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7部分


杉琉云岂是平庸之辈?
他一到立即激起了那些已经被烈风烈火控制住了的他自己的属下的奋起反抗,有主帅坐镇,杉琉云属下的士兵立即斗气高涨了起来,一时间,烈风烈火被前后夹击,伤亡惨重
等假“烈风”“烈火”赶到的时候,烈风烈火带领的几千兵马已然伤亡过半,烈风烈火的身上也挂了不同程度的伤
然而,即使有援兵也无济于事
烈风烈火他们身边的人倒下的越来越多,从外一直铺到了内,直到最后只剩下了那么几个人围城了一圈,浴血奋战
“风,你带人先走!爷那儿定然出事了!”一剑刺穿胸膛,鲜红的血液四溅而出,将烈火那本就染得通红的长袍渲染的越发鲜艳
烈风不语,只顾着对付那些如狂蜂般涌来的侍卫,一剑一个,严肃的脸庞在火光下闪烁着嗜杀的光芒,与平日那个嬉皮笑脸的人如若两人
“风——!”
“哥,你吵死了!”烈风不满的嘟哝了一声,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渍,这些人的血脏死了,恶心死他了
烈风还在不满的嘟哝着,忽然噗嗤一声,利刃刺入**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风——!”烈火眼睁睁的望着烈风的胸膛被染成了血红色,双目欲裂的大吼着冲到了烈风的面前,抱住他倒下的身躯
烈风账折,摸了一把自己的胸膛,手指上一片猩红,一箭穿心,哪个王八蛋居然暗箭伤人,他娘的好痛艾有木有?
“风,你忍住”烈火双手一用劲,将箭截断,却不敢就此拔出来
烈风望着烈火那变了色的脸,嘟哝的问道,“哥,怎么办,我受伤了……”
“……”烈火还未回答,巨大的声响从四周传了过来,屋顶上突然窜出了很多黑衣人,手起刀落,屋顶上的弓箭手应声而落
这是颜封绝以防万一,留的最后一手!
迷雾森林,雾气云绕,夜色如墨,斑驳了树影
秦小狸被那一袭浅月色白袍男子抱在怀里,两人的身影都隐藏在了迷雾之中,若隐若现,自秦小狸醒来,发现自己被这浑身散发着桃花香味的男人抱着时,脸色便阴沉了下来
她有些不满的抖动着身子想离开那人的怀抱,她着实不喜欢被颜封绝以外的男人碰触,正别扭了,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秦小狸心中一紧,停止了挣扎,她和颜封绝的坐骑也算是熟人,从这马蹄声中便知是颜封绝来了
也不知这变态的男人想做什么,望着这迷雾环绕,阴森诡异的地方,秦小狸的脑海中渐渐浮现了一副画面
上次她被追杀遇到颜封绝,最终被劈成一只小兽的坏境竟与此时是如此的相似
身后抱着秦小狸的男子,忽然搂紧了秦小狸的身子,凌空跃到了树上,身形一站定便从怀中掏出了一片树叶
一首语调诡异的曲子便从身后传了出来,那节奏那音调异常的骇人,如同无数吸血的蚂蝗攀附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一时竟让秦小狸浑身白毛尽数竖起
颜封绝听到这声音,立即勒紧了缰绳,停在了原地
就眼前的所见,他若没猜错,这定然就是汉朝后就已失传了的三才**阵
三才**阵:
用石蟾蜍,石蛇等等,总共三六一十八个,而方位是按照天地人三才摆放♀种阵法源于先秦,主要以释放浓雾来迷惑并且困死人
此阵异常难以破解,入阵者,可谓九死一生
那人是摆明了,在挑战颜封绝的极限
颜封绝正犹豫之际,那男子突然将秦小狸抛了起来,那拳成一团的小身子顿时就出现在了颜封绝的眼前
“小狸儿!”颜封绝眼见着秦小狸从高空中坠落而下,大叫了一声,策马毫不迟疑的就朝森林内秦小狸的所在地狂奔而去
听到颜封绝那带着嘶吼声的叫声,秦小狸真是恨死自己了,但是身子还是不受控制的朝下坠落
风从耳边刮过,毛发被吹的四散而开,眼睛渐渐的被风迷的怎么也睁不开,失重的感觉几乎让人窒息,一颗心始终处于紧绷状态,秦小狸眼看着自己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就这般摔下去,孩子,她的孩子!
一股子不知从何处散发出来的,带着强大力量的气息从丹田处瞬间爆发了出来,空气中一个女子姣好的身形在迷雾中若隐若现的闪现了出来……

第三十三章:王爷吐血,小狸狂化(变人了)
自由落体的速度,迷雾不见影的森林,颜封绝的眼中只剩下那白绒绒的一团,他说过不会再让他的小东西受伤的
眼看着秦小狸就要摔下去了,颜封绝双脚蹬在了马上,强行运行了尚未完全恢复的内力,凌空而起,那道紫袍蹁跹的身影就这般不管不顾的朝着秦小狸飞扑了过去
不知从哪儿冒出的石蟾蜍,石蛇也在同一时间朝颜封绝飞扑了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终于——
将那小东西搂进了怀里!
颜封绝的身体却在重力的作用下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身上本就来没经过处理的伤口瞬间裂开,痛楚麻痹了他的神经,一时竟是不得动弹
秦小狸望着紧紧抱着自己那两只手臂,账折,从颜封绝方才的位置到她这儿少说也有近三千米,就算古代轻功再如何了得……
颜封绝……
秦小狸转过身子趴在颜封绝的怀里,望着他那张不过一天不见,却带着掌印和伤痕的脸,心里涩涩的竟是那么想哭
她好想叫叫他,好想告诉他,可是,她却做不到
“小狸儿……”颜封绝扬了扬唇角,揉了揉秦小狸的头,忽然搂噗的吐出了一口血来,吐的秦小狸一头一脸都是血渍,浑身雪白的毛亦被染成了血红色
颜封绝——!
眼前的人就这么在自己的面前倒了下去——!
颜封绝——!
秦小狸心中大恸,撕裂般的喊叫道,突然方才消失了的那股强大的力量瞬间又回到了秦小狸的身上
风云变色,电闪雷鸣,四周的树木风雨飘零,暴雨从天而降,一时间滂沱而下,迷雾森林雨水冲天,唯有秦小狸的周身被一圈金色的光圈包围了,那强大的力量开天辟地阻碍了圈外一切的侵袭
如珍珠般大小的雨点砸在了那尚还静立在树上的男子身上,月色白袍染上了水渍,却不减他身上清冷的韶华之光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那面具之下浅蓝色的眼眸如海水般深沉
颜封绝已经入了他的局,身受重伤强行运用内力加上他特意为他布下的这些阵……
白衣男子清冷的眸子落在那金色的光圈之中,他当真是……
就算如此,又如何?
白衣男子的眼神越发冷漠,转身踏在早已做了记号的所在地,衣袂如月,消失在了夜色雨雾之中
金光渐渐隐退,风也渐渐的退,雨也顿了,黑夜又恢复了原来的涅,雾气在四周萦绕的,如梦似幻
秦小狸账折,望着自己的涅,细长葱白的手指,白皙似雪的肌肤,修长的身子,变……变回来了?
秦小狸变回人形的第一反应就是朝自己的肚子看去,两个多月,肚子还没有成型,幸好宝宝们都很乖,经受到这么大的冲击都没有一丝反应,秦小狸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这宝宝们是得有多懒啊
松了一口气,总算放松了下来,这才意识到自己浑身赤(河蟹)裸裸的毫无遮蔽物,顿时脸色顿然绯红
偷偷瞥了颜封绝一眼,见他还在昏迷之中,秦小狸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疑惑的蹙起了眉
难道是她看到颜封绝倒下去,一时太过激动,竟然又变了回来了?
又瞧了颜封绝一眼,依旧毫无反应,一时脸色冷了下来,秦小狸此时冷静下来后才意识到,就算她的体重加上重力加速度,她也没有那么重,重到可以把他砸的吐血!
难道是,他身上还有其他的伤……
抬眸朝方才那白衣男子所在的地方望去,见他已然消失,心中的杀意也随之先行收了起来,收回视线,放在了颜封绝的身上
只要变回了人,就没有她“狸猫”办不到的事情!
夜色迷蒙,依稀可以看见周围的环境
秦小狸将颜封绝扶了起来,将他身上的外袍脱了下来,穿到了自己身上,她真的没有在别人面前全(河蟹)裸的习惯
此时,两人的身上皆是**的,秦小狸甩了甩头发,伸手摸了摸颜封绝的额头,还好并未有发烧的迹象
本打算立刻就离开这诡异的森林出去寻医的,然而,方才还瞧得见的出口,这时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秦小狸寻了一会儿,也寻不到任何出去的道路
望着还昏迷不醒的颜封绝,秦小狸皱了皱黛眉,伸手将他身上的衣物脱了下来,不把衣服脱下来检查,她根本不知道他到底伤成了什么样
秦小狸执行任务多年,是见多了各种伤痕闻多了血液见惯了死亡的人,然而颜封绝的身上,那触目惊心的鞭痕还有那被烧焦了的胸膛上的皮肤……
该死的!
这男人到底干嘛去了!
她还以为他只是受了轻伤,谁料到,他竟将自己搞成了这幅涅!
搞成这副涅,居然还那么不要命的冲过来救自己!
他是白痴么!
他到底懂不懂得怎么照顾他自己!
秦小狸冷着眸子,竟是又气又恼,真想狠狠的扇他两巴掌,但是,此时最主要的是处理他身上的伤
半个时辰后,某个山洞内,裹火噼里啪啦的燃烧了起来,秦小狸将颜封绝扶了进来,取来找到的水,想喂颜封绝吃下方才她寻来的野生三七
三七主要用于功用补血,去瘀损,止血衄,能通能补,功效最良,是方药中之最珍贵者三七生吃,去瘀生新,消肿定痛,并有止血不留瘀血,行血不伤新的优点;熟服可补益健体
喂了半日,这人硬是吞不下去
秦小狸深深的望了他一眼,取了一些将草药放入口中,咬碎了喂到了他的嘴里,喂了三两次总算让他吞下了一些
正咀嚼着再次凑到了他的唇上,以舌头撬开他的牙齿给他灌草药的时候,她抱着的人突然有了动静
懒得理会,继续给他喂药
颜封绝迷糊之中只感觉到有人在与他唇舌相依的喂他吃东西,那唇中的气息竟是如此熟悉,他试图抓住那种感觉,却怎么也抓不赚心中骇然,急忙强迫自己睁开了双眼
唇上软软的,有舌尖在自己的口中搅动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亮如金星,黑如醋栗的双眼
那女子账折,长长的睫毛扫在了他的脸上,酥酥麻麻的有些痒,颜封绝蹙眉,下意识的就欲将人推开,却瞥见了那女子眼神中的那一丝狂傲甚至于嘲讽的轻笑
总算是醒了,害得她的了如此之久,有这么没用的男人么?
秦小狸喂完了药,离开了颜封绝的唇,坐在颜封绝的面前,拨动了下面前的裹火,加了点柴火,回头瞧他已从一开始冷漠的涅变成了如今这副望着自己的痴愣样,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吃惊的表情
嗤笑了一声,将那火上她刚逮到的正烤着兔子递给了颜封绝,努了努嘴
颜封绝依旧没有一丝反应,只是盯着秦小狸,这个女子……
这个女子……
从她的眼神和作风来看,他可以肯定眼前的这个女子不是那个墨雪舞,那么,她是,她是……

第三十四章:王爷生闷气了
火光将整个山洞照耀的亮堂堂的,洞内除了火把燃烧发出的噼里啪啦声,唯有风声飘过,静谧的夜,静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
秦小狸见颜封绝只是呆呆的望着自己,理都懒得理会自己递给她的兔子肉,轻笑了声,收回手,自行吃了起来
见到她至于那么吃惊么?
颜封绝望着秦小狸那张在火光中鲜活灵动的娇颜,猛然站了起来,下一秒却因身上的伤和体力不支又倒了下去,秦小狸眼明手快的就闪到了他的面前,扶起了他的身子,责怪的嗔了他一眼,将他扶坐到了地上
颜封绝却根本不顾自己的伤,趁着秦小狸只顾着照顾他,一个翻身就将秦小狸压在了身下,秦小狸账折,望着近在咫尺的俊颜,伸出手抚上了他那掌印尚未消退的脸庞
颜封绝一愣,只听秦小狸嫌弃的道,“男人,才多久没见,你怎么变得这么丑了?”
颜封绝蹙眉,丑?他寻她如此之久,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他变丑了?
“嘿,你先起来,别压着我”她不喜欢被人压,就算喜欢,肚子里的宝贝们也不一定乐意呢
“你说什么?”某人的脸瞬间冷了下来,语气中更是带着一股子的怒气
“……”秦小狸蹙眉,伸出手就欲推开他,这男人,莫名其妙生哪门子的气?
她都还没冲他发火呢!
见到秦小狸的举动,颜封绝的脸色冷的越发阴沉,她就这么不喜欢自己碰她,难道她真的只是将自己当成了解药,当时无论遇到谁都可以霸王硬上弓?
颜封绝一想到这事,心里忍不住就涌上一股怒火,恶狠狠的压上了她的唇,恨不能将她吃了再打包
秦小狸见他因自己而如此生气,身上又受了那么重的伤,想发火也无处可发,苦笑着护好自己的肚子,让颜封绝发疯去了
渐渐的不知是吻动了情了,还是许久不见得相思,颜封绝的唇渐渐向下滑去,手也不规矩了起来,秦小狸只披着颜封绝的一件外袍,里头根本就是真空的,心中一惊,怀孕前三个月禁房事,而且还是在此时,她伸手正欲阻止,颜封绝已经早她一步,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俊颜埋在她的脖颈处,一字一句似谴责又似埋怨委屈的低语道,
“为何要跑?你所谓的负责就是吃完就跑!”
“本王寻了你如此之久,你躲哪儿去了!”
“你可知有个女子以你的名义引本王前去?”
秦小狸忽然笑了起来,从不知道那个动不动就揉自己的头,做起事来雷厉风行的人也有这样脆弱敏感的一面
抽出了其中一只护着自己的肚子的手抚摸着颜封绝的发,秦小狸像哄小孩子一般轻声哄道,“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躲什么翱
她这不是被雷劈成了小兽,还费尽心机跑到他身边对他负责了么?
但是,被劈成小兽这件事,秦小狸知道她是无法对颜封绝说出的,古人大多封建,若是让他知道了,指不定就将她当成什么妖怪了
“走!本王带你回国,择日禀明了皇兄,封你为妃!”颜封绝忽然站起身,拉着秦小狸就欲往外走,全然忘了此时他们身处的境地
秦小狸被猛然拉了起来,冲进了颜封绝的怀里,听到这话,心里却是暖暖的,望着他认真的样子,当真只有无奈的在心里腹诽了,真是个白痴!
“你就不怀疑我的身份?说不定我是哪国的细作,又或者是别人故意安排来勾(河蟹)引你的人?”秦小狸窝在颜封绝的怀里,搂着他的腰一字一句的说道,她知道这个男人的防备心没那么容易放下的,此时的冲动只能证明他的在乎,和不愿去多想
颜封绝低头,勾起了秦小狸的下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她的唇上印上了一个深深的吻,再放开,望着她的眼睛,他那坚定的眼神中只诉说着四个字,我相信你!
在她面前,他不是穿云国的封王,他只是颜封绝,仅此而已
火光将两人颀长的身形拉得更长了,延伸到远处紧紧的连成了一体,火光映照着两人的脸庞,那么鲜明那么清晰,到处暖洋洋的
够了,这就足够了,秦小狸知道要让从小生活在那种坏境中,随时要提防身边所有人的颜封绝,做到如今这一步真的够了
正如秦小狸一样,她的身份也不容许她轻易相信一个人,特别还是在如此特殊的情况下遇到还发生关系,如今又在这种情形下出现的人
“封,你要当爸爸了”秦小狸将脸深深地埋在了颜封绝的怀里,不知是火光的原因还是什么,脸上有些烧
颜封绝愣愣的感觉着胸膛的温度,还是觉得不真实,虽然被碰到的伤口还有些疼痛,爸爸?这是何种语言?说实话,他对秦小狸的话听的似懂非懂的
就因这古今言语的差距,让颜封绝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懊悔不已,他居然错过了得知自己当父王的第一时间!
此时的他只当是伤的太重出现了幻觉,还有,他的小狸儿呢?
他终于从兴奋中回过了神,他的小狸儿不见了
“那个……”颜封绝开了口,竟是不知如此称呼秦小狸,秦小狸抬头望着他犹豫的涅,莫不是他不要她肚子里的宝宝
“秦小狸!”秦小狸不满的离开了颜封绝的怀抱,转身坐到了另一边
颜封绝望着胸膛上的温度消失,望着秦小狸冷下来的脸,却不知她为何生气?
莫不是她如此善妒,知晓他宠爱一只小狐狸,而生了气?
若是别的女子如此善妒,那颜封绝定然是不会前去理会的,然而若是此人是秦小狸,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她嫉妒了,便是证明了,她是真的在乎自己
颜封绝站在原地越想心情竟是越舒畅,连身上的伤都忘记了,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小狸一听,他居然还笑!
怒火中烧,拿起一根树枝就朝他飞射了过去,颜封绝闪身一躲,秦小狸越火,看他笑得这么欠扁妖孽的涅,那伤肯定是没什么大碍了
既然如此,别怪她不客气了!
捡起正在燃烧的树枝,只当暗器,朝着不会伤及他要害的地方飞射了过去

第三十五章:斗嘴
颜封绝眼见着秦小狸的怒火越燃越旺盛,却不知自己哪儿犯了错,只得躲闪,一时间山洞内火光冲天,四处燃起了火苗
秦小狸见颜封绝居然还敢再躲,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着他就砸了过去,颜封绝从秦小狸脸上的冷意中看出,她是真的生气了
这会儿反而不躲了,站在原地,任由那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朝自己的胸口砸了过来
颜封绝突然的不避让,反倒让秦小狸心中一揪,这个笨蛋!
意识和动作同时反映,第一反应便是急速闪身朝颜封绝扑过去,颜封绝也被秦小狸的举动吓到了
于是,两个明明可以随便用其他方法拦下那块石头的人,硬生生的用自己的身体去替对方阻挡,若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是暗器或者刀剑,想必这两人还是会蠢到这种地步的
颜封绝搂着秦小狸,背上总算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传来了一阵闷哼
秦小狸翻了个白眼,这哼哼也哼的太大声了点,颜封绝是什么人,就算别人对他动刀子,他也是镇定自若的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人,此时却被一个小石头砸的哼出了声?
对这男人,她怎么就这么心软了?
明知道他不会受伤的,还是下意识的挡到了他的前面了,秦小狸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疯了!
“爱妃,本王错了……”
“……”秦小狸瞬间乐了,这男人居然会道歉?还用这种可怜兮兮的语气,挑了挑眉,故意得寸进尺道,“第一,我不是你的爱妃;第二,道歉还自称本王,没诚意;第三,你错哪儿了?”
“……”颜封绝猛然抬起了头,冷眸盯着秦小狸,那寒冷如海水般深沉的瞧不见底的眼神看得秦小狸心里有些发毛,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
秦小狸账折,想离这脸色突然阴沉的颜封绝远点,却被他霸道的禁锢着,一动不能动,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只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颜封绝似笑非笑的勾勒出了一抹浅笑,就算不摒弃脸上的掌蝇那脸部线条也是漂亮的让人羞愧,“当日可曾有人说过,要对本王负责?莫不是有人打算食言而肥?”
“我是说过,但是……”秦小狸话还没说完,颜封绝已经接了下去,挑眉轻笑道,“你不做本王的爱妃,莫不是消本王以妾礼迎娶你进门?”
“……”妾礼?他居然让她做小妾?
秦小狸对着颜封绝的脚一脚就跺了下去,正色道,“我不管你是王爷还是皇帝,只要我没有不要你,你就这能是我的男人,你若是胆敢再有其他妻妾,我告诉你,我秦小狸就算是下地狱也定然会拉上你!”
颜封绝冷眸望着秦小狸正色严肃的涅,整整望了一盏茶的时间,忽然大笑了起来,将秦小狸紧紧的搂紧了怀里,“本王此生定不负你,若有违誓言,迎娶其他女子,定到遭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秦小狸账折,面对颜封绝的认真,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将他拉到了没被火把殃及到的地方,“你给我好好的休息会儿,亏你还是常年带兵打仗的,竟能将自己搞得失血过多昏厥过去没见过你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
颜封绝扬起了一抹笑,乖乖的坐到秦小狸铺好了稻草的软席上,视线开始在忙碌着的秦小狸身上打转,这才发觉她身上穿着的是自己的外袍,这才想起方才自己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她里头是未着衣物的,唇角的笑容瞬时僵硬了,眼神危险的如同猎豹般盯住了秦小狸,她莫不是又被人下了药物?
秦小狸注意到了颜封绝的眼神,抬眸对上了他的眸子,那眼神中的寒意让她愣了一愣,这男人又怎么了?
“娘子,你身上的衣物是怎么回事?”
“……”颜封绝对自己称呼的突然改变,让秦小狸很是哭笑不得,明明是个那么冷漠铁血的男人,怎么到了她这儿便是一会儿一个样,还异常的听自己的话了?
而且,连她穿什么都要管了?
秦小狸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物,“如你所见,这是你的外袍别想太多了,我正好被困在这迷雾森林,想出去的时候误入了水潭,又正好遇到了受伤的你,就把你抬进来了”
“你一直在此地?”怪不得他寻她如此之久,都毫无线索,“娘子,你可曾在我的身边瞧见一只小狐狸?”
“……”秦小狸身子一僵,捡起身边被丢出去的柴火,边点燃边镇定自若道,“小狐狸?什么小狐狸?我从未从这儿出去过”
“当真?”那小狸儿去哪儿了?
“你不信我?”
秦小狸这话一说,顿时让颜封绝变了脸色,深怕秦小狸有所误会,窘迫的否认道,“本……”颜封绝轻咳了一声,转变了对自己的称呼,问道,“为夫绝无此意!”
“不知娘子,你从何得知本……”颜封绝连续轻咳,想起方才秦小狸对自己的称呼,疑惑的询问道,“为夫的姓名的?”
颜封绝的咳嗽声咳的秦小狸唇角的弧度越扬越大,其实她真的只是说说而已,他完全没有必要改变自称的,但是做惯了孤儿,有这么一个人如此在意自己,感觉真好
秦小狸拨弄着手上的火把,“那晚你自己告诉我的”
她撒谎了,而且撒起谎来,连眼睛都不曾障一眨,狡猾如狐的最高境界,莫过于此
她还是在乎颜封绝的想法的,就算他不在意,若是被外人得知,她曾被劈成一只狐狸,那么多她对颜封绝终究是有些阻碍的,所以,不说最好!
正当两人还在山洞之中,情谊延绵的时候,洞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喧闹声,颜封绝和秦小狸同时警觉了起来,对视了一眼,熄灭了刚点燃的火把……
漆黑的山洞中摸索进来了两道身影,看身形便知是一男一女,颜封绝下意识的将秦小狸护在怀里,秦小狸悄然一笑,握住了他的手,她现如今并不是那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狐狸
“太子哥哥,你怎么样了?”
洞外的声音清晰了起来,颜封绝和秦小狸听到这声音,皆是一愣,两人心有灵犀的对望了一眼,他们没去找他们算账,这一对兄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新仇加旧恨!
秦小狸揉了揉手腕,扶着自己的肚子,宝贝们,妈咪现在要干正事,你们自个儿当心点!
杉琉灵扶着被假“烈风”“烈火”射中了肩膀的杉琉飞走了进来,他们一路溃逃,竟无意中闯入了这个森林,一时间竟是走不出去了
冤家路窄的,正好闯到了颜封绝和秦小狸的栖息之地

第三十六章:小狸威武
昏暗的环境中,那两个身影越靠越近
秦小狸头也未回,眸中的寒光如凶狠的猛虎般直视着那两人,低声询问道“封,你身上的伤,是他们弄的?”
颜封绝只觉得有趣,他家娘子这是打算替他报仇么?
他还是第一次尝试被人护在身后,不由的挑了挑眉道,“若为夫说是,娘子打算如何?”
“如何?”秦小狸的唇角逐渐扩大,她还真没打算如何,“欺负我的男人,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秦小狸此话一出,回握了一下颜封绝的手,从怀里掏出她方才出去替颜封绝采药的同时自己采集草药制出的安胎药吞进了口中,一串动作完成之后,身形立即如矫健的猎豹一般彪了出去
颜封绝微微扬眉,秦小狸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对付杉琉飞两人,绝对的绰绰有余
有娘子如此护他,夫复何求?
秦小狸身形移转的极快,她的能力,速度,招式,让她出手的同时绝对可以顾及的到自己肚子里的宝宝们,她没有那么头脑发热的拿孩子们的安全开玩笑,多年的习惯使得她做事之前,会做好全盘考虑
杉琉灵刚扶着杉琉飞坐下,立即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风声,刚一回头,肚子上已经严严实实的挨了一脚,那一脚力度之大,踹的她直接飞起撞到了岩壁上
杉琉飞大惊,秦小狸这方已经一脚驾到了他的脖子上,黑暗中,杉琉飞只能瞧见自己的眼前站着一个人影,那黑如醋栗般狂傲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嘲讽的轻笑,似乎在嘲笑他的不堪一击
“来者何人?竟敢偷袭本太子!”杉琉飞被秦小狸那眼神中的不屑激怒了,头脑发热的也不顾自己的性命还在秦小狸的脚下,冲着她就大嚷了起来
秦小狸脚下一用劲,顿时让杉琉飞踹不上一点力气来,“太子?就你这脑残之人也配做太子!”
“你大胆!”
“大胆翱”秦小狸扬唇一笑,如黑夜中的“我还有更大胆的时候!”
语音一落,秦小狸突然松开了杉琉飞,在他的伤口上狠狠的踩上了一脚,疼的杉琉飞直接昏了过去
“真是没用!”秦小狸厌恶的瞥了那杉琉飞一眼,转身朝刚被她踹出去,如今还躺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的杉琉灵走了过去
她没记错的话,杉琉灵抽了她整整十鞭子是有的,而且,还有她身上的一块皮呢!
她这人就是小心眼,谁打的她,她不十倍奉还,她就不叫秦小狸了!
视线在四周扫了一眼,瞥见了左手边的一根藤蔓,伸出左脚轻轻一勾,藤蔓凌空而起,秦小狸伸手准确无误的将其握在了手中,试了试韧度和粗细,不错,至少可以保证她抽个十鞭八鞭的
杉琉灵眼瞧着有人朝她走了过来,那强势狠辣的气势竟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四周一片漆黑,密封的如同一个无法逃离的容器,她突然发了疯一般的大叫了起来,朝着秦小狸就冲了过去
秦小狸一惊,杉琉灵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张开嘴就欲咬她,就在杉琉灵张嘴的一瞬间,颜封绝剑眉一蹙,脚下的一块石子已经在黑暗中飞射了出去,百发百中,正中杉琉灵大张着的嘴巴
下一秒,颜封绝已经如鬼魅般闪到了秦小狸的面前,将她搂进了怀里
秦小狸账折,只瞧见杉琉灵痛苦的倒在地上,拼命的用手抠着自己的嘴巴,那块石子显然已经深入了她的喉咙
“娘子,可有大碍?”颜封绝瞥都懒得瞥杉琉灵一眼,只是扶着秦小狸的头发,担忧的轻声询问道,如此残暴的女人,到这时候了竟然还想着伤人,若是他的娘子受一点伤,他定然整个架尘国陪葬!
秦小狸摇头,视线还停在杉琉灵的身上,杉琉灵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就朝秦小狸走了过来,唇角的血渍不停的流到她自己的身上
山洞外的月光照了进来,落在杉琉灵的身上,长发披散,衣衫上满是血渍,那涅就如发了疯的女鬼般
颜封绝眼见着杉琉灵还敢靠近,眸光越发阴冷,大有就此解决她的打算,秦小狸却握了握颜封绝的手,示意他先不要轻举妄动,杉琉灵此时的表现不太正常
“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杉琉灵走到了秦小狸的面前,双眼无神的就跪倒在了地上,朝着秦小狸不停的磕头
颜封绝眸光深沉,将秦小狸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冷冷的盯着此时正在发疯的杉琉灵,冷肆的目光扫过,在杉琉灵不停的低头磕头的时候,竟在她的发丝内发现了一只石蝎子的尾巴
秦小狸的视线几乎和颜封绝的一到落在了杉琉灵的发丝上
——三才**阵!
他们竟被相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了,竟然都将那个白衫男子布下的阵给抛在了脑后
秦小狸一想起这事,脑海中猛然浮现了颜封绝朝她飞扑过来时,有几只石蟾石蛇也朝颜封绝扑了过去,心中大骇,急忙拔开了颜封绝的衣物
没有,没有,什么也没有!
秦小狸蹙着眉却并没有放下心,山洞幽暗唯有一点儿月光照耀着四周,秦小狸的一双手就这般在黑暗中沿着颜封绝的身上摸索着,直到被颜封绝抓住
她抬头,却听颜封绝声音嘶哑的唤了声,“娘子……”
“封,你的身体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秦小狸异诚肃的询问道,口气中透着严厉,她随不熟悉阵法,却在以往的特训中接触过各种草药毒药毒物,那些东西非同小可
“你再乱摸下去就有了”颜封绝捏了捏秦小狸的脸颊,“娘子可是在找这些东西?”
说着,从随身系在腰间的香囊中拿出了一只盒子,盒中躺着的俨然就是方才的那几只毒物,“就这些还伤不得我”他不过是擅自移岤换位,急火攻心,才会昏迷吐血罢了
秦小狸瞥了一眼那个用他那只空余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乱捏着做着幼稚举动,口气神态却狂妄自傲的男人,翻了个白眼,这当真是一个人?

第三十七章:娘子,跟为夫回府吧!
杉琉灵还在不停的磕头,佟佟佟——
清脆的声音的在寂静的黑夜之中显得格外突兀,嘴里更是在嘀嘀咕咕的求饶着,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秦小狸伸手一把抓住了那正在她脸上动手动脚的颜封绝,“封,别玩了”她现在又不是小狸儿,他一直摸她的脸干嘛?
“娘子,跟我回府吧……”颜封绝的手还是放在秦小狸的脸上,伴随着杉琉灵那不和谐的求饶声,他的声音却显得异常的性感魅惑
秦小狸将他的手拉了下来,余光落在了杉琉灵的身上,这男人肯定知道的,“她怎么回事?”
“‘三才**阵’加上致幻草会使人产生幻觉”颜封绝伸出另一只手继续抚摸着秦小狸的脸,秦小狸无奈的再次将他的手拉了下来
“你是说她现在产生了幻觉?”
“娘子,跟我回府吧……”颜封绝现在的心里眼里只有秦小狸,其他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先把秦小狸拐回家了,再教训其他人也不迟
“你等等!”
秦小狸正说着,声音忽然响起了一道大吼声,杉琉飞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瞧见杉琉灵如今的涅,只当是秦小狸和颜封绝对其做了什么,不顾身上的伤捡起一把火把就朝他们扑了过来……
颜封绝眸光一冷,谁现在敢打扰他和小狸的?找死!
地上石子随着他的脚飞跃而起,朝着杉琉飞的脚腕就砸了过去,扑通一声,杉琉飞应声而倒,撞向了一旁,再次昏了过去,火把也咕噜噜的滚到了颜封绝和秦小狸的脚边
不知是火把的缘故,还是杉琉灵哪里又受了刺激,跪倒在地上的杉琉灵一跃而起,朝着秦小狸又扑了过去
嘭嗵——
杉琉灵再次撞向了岩壁!
秦小狸动了动脚腕,还当她是那只除了吃只会躺在床上打哈欠养胎的狐狸呢!
火光照在秦小狸的侧脸,明媚动人,带着狠戾的眸中是一如既往的狂傲不羁
杉琉灵倒在地上艰难的动了动身子,不知是被踹清醒了,还是致幻的效果消失了,再抬起头透过火光看清了秦小狸的脸旁的瞬间——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不死!为什么!为什么!他是我的,他是我的!不!不对!他不喜欢我!他不喜欢我!都是你!都是因为你!”
杉琉灵发狂了般的又叫又笑,忽然,她安静了下来,诡异的望着秦小狸,扬起了一抹嗜血阴深的诡笑,“你知道么?我把他一刀一刀的给剁了,给剁了!然后熬成了汤,吃了下去!吃了下去!我看还有谁敢看不起我的,还有谁敢不喜欢我的!我要把你们全都杀了!全都杀了!长得漂亮的男人全都该死!全都该死!”
“……”秦小狸望着杉琉灵的疯狂样,听着她此时正说着的那些恶心的话,眼中的厌恶越来越浓重,这女人以前到底做过什么?
被伤害,讨回公道是必要的,但是,若是被伤害过,就如此丧心病狂的报复,恕她无法谅解!
“封,这个女人还有用么?”秦小狸转过身,颜封绝已经握紧了她的手,将她搂紧了怀里,“娘子若是不喜欢,杀了便是”
虽然杀了对计划有点影响,但是娘子想要的,别说改些计划,就是倾城相予也在所不惜
“她这般残暴,以前定然经历过些什么……”秦小狸望着那发狂着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的人,自认为并无做过任何对不住她的事,如今唯一的解释便是,这公主和那长得与她一模一样的女子,有仇了
敌人的敌人有可能成为同一阵营的人,她的那个梦魇绝不可能是空岤来风的,而且那日那个怪老头在她耳边的话还声声在耳
现在要杀了这变态女人易如反掌,但是杀人并不是最好的报复手段,留着吧,她相信总有一天,这杉琉灵会派上用场的
“封……”
“嗯?”颜封绝挑了挑眉,乐此不疲的准备再次将手伸向了秦小狸的脸,突然就听到秦小狸在叫自己,若无其事的又捏了上去
秦小狸无奈了,由着他去了,“封,点了他们的岤道吧,听着聒噪!”
颜封绝轻轻一动,一阵风声越过,两颗石子从地上一跃而起,一左一右分别朝杉琉飞和杉琉灵飞了过去,山洞内又恢复了原本的安静氛围
“封,你可有办法离开这儿?”她寻了如此之久也寻不到路,她相信颜封绝如此淡定自若,定然是有办法的
谁知,颜封绝捏着她的脸的手顿了顿,异常认真的注视着她的双眼,“娘子,你可害怕?”
“有何好怕的?”秦小狸微微扬了扬,勾起一抹邪肆的笑,若是怕就会没事,那么她绝对会怕,但是明显,这种假设不成立
怕,不过是为自己找个借口而已,而秦小狸最懒的地方就在于替自己找借口
“娘子,为夫发现,为夫越来越喜爱你的这种睥睨狂傲的神情了”多少年了,他一直未曾娶亲,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可以和他并肩而立的女子
如今,他知道,他寻到了
秦小狸扬唇笑了笑,莫不是你当初并未错将那个与我容貌如出一辙的女子认成是我,只因你喜爱的不是那种柔弱的女子?
是谁说的,世间男子皆爱那种柔弱的让他们护在怀里宠爱,动辄哭哭啼啼的女子的?
“所以呢?”秦小狸秀眉轻轻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