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8部分

上挑,笑问道
“所以,娘子,跟我回府吧!你说过会对我负责的”
“……”这是秦小狸第几遍听到这句话了?
秦小狸当真不知道在他人的印象中那么沉默冷峻雷厉风行的颜封绝居然可以如此无聊的同他不停的重复同一个话题,重复到这会儿居然开始对她耍无赖了?
在颜封绝铁杵磨成针的精神下,秦小狸终于以非常不情愿的口气,答应同他回府了
其实某人早就答应了,只不过,她主动了那么多次,就连第一次都是她反扑倒的,如今不掰回一局,以后嫁过去,特别是以后还要面对王府那么多人,还有面对颜封绝的皇兄,母后,等等等等等,如何得了?

第三十八章:奇门遁甲,五行八卦
迷雾缭绕,树影斑驳,虫鸣声从深处传来,幽暗而清远
颜封绝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桥秦小狸的手在森林中行走着,迷雾森林如何产生的无人知道,只知它是一个移动的空间,来无影去无踪,只有精通此道者方能寻到它,而制造此迷雾者必须精通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之术
要破解并从中逃离出去的人,更是必须技高一筹,一旦被破解,四周的迷雾便会散却,天气转晴,被困在此地的所有人都可以从中出去了
然而迷雾森林还存在着风雨雷电,随时有遇险的可能,更何况那白衣男子根本不可能只在此地布下一个阵法迷局
秦小狸前世对这些古人的学问并无了解,从颜封绝的口中才知道——
五行八卦分别为:
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五行名稱:金水木火土
天干五行:甲乙木丙丁火戊己土庚辛金壬癸水
地支五行:寅卯木巳午火申酉金亥子水辰戌丑未土
天干方位:甲乙東方丙丁南方戊己中庚辛西方壬癸北方
地支方位:寅卯東巳午南申酉西亥子北辰戌丑未中孅br /> 八卦:乾兌胝鹳憧掺蘩|br /> 这门学问着实深奥,秦小狸知道即使她智商再高,一时半会儿是无法破解的
如今只能靠颜封绝了,只见颜封绝拉着她每走一步都要观望天时,查看地理位置
“封,如何了?”秦小狸跟随着颜封绝朝前走着,见他时而蹙眉时而严肃的涅,也不忍打搅他,直到颜封绝退下来,她方才询问到
颜封绝望了望天,紧紧的握住了秦小狸的手,“娘子,半盏茶后便是子时(晚上12点),到时决不可离开我半步”
秦小狸见颜封绝如今严肃正式,虽不知到时会发生何事,但还是点了点头
颜封绝眸光暗沉的望着漆黑的天际,伸出手揽着秦小狸的腰,将她深深的搂进了怀里,他上次不知自己误入了迷雾森林,更不知自己将秦小狸一人留在了此地,这次无论如何,他都会带她出去!
好不容易才再次相见,他不想再和她分开
秦小狸伸出手回抱着颜封绝,将头埋在了他的胸前,“封,我不会离开你的,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
夜色已经暗淡,虫声入耳,两人静静的抱在了一起,火光幽幽的照耀着这一片小天地,他们如今已经站在了阵法的中心,子时一到便是破阵之时
“娘子,你听我说”颜封绝抚摸着秦小狸的长发道,“若是到时遇到了危险,你定然要记住下面这些——
奇门遁甲是易学中衍生出来的一个影响较大的占测门类它大约产生于汉魏以后
奇门遁甲以后天八卦,洛书,二十四节气时,空数相配以构成基本格局和构架♀个格局和构架是多维的〖测时把具体时日置于这个格局之中,判断以某一点为中心,宇宙中具体时间具体方位万物的流变规律并构成的吉凶环境,从而给人们提供抉择行为的动向和时间的依据
”奇门遁甲“就是由”奇“,”门“,”遁甲“三个概组成
”奇“就是乙,丙,丁三奇;
”门“就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
”遁“是隐藏的之意,
”甲“指六甲,即甲子,甲戍,甲申,甲午,甲辰,甲寅,
”遁甲“是在十干中最为尊贵,它藏而不现,隐遁于六仪之下
”六仪“就是戍,已,庚,辛,壬,癸
隐遁原则是甲子同六戊,甲戍同六已,甲申同六庚,甲午同六辛,甲辰同六壬,甲寅同六癸№外还配合蓬,任,冲,辅,英,芮,柱,心,禽九星
奇门遁的占测主要分为天,门,地三盘,象征三才
天盘的九宫有九星,中盘的八宫(中宫寄二宫)布八门,地盘的八宫代表八个方位,静止不动,同时天盘地盘上,每宫都分配着特定的奇(乙,丙,订仪(戊,已,庚,辛,壬,癸六仪)
这样,根据具体时日,以六仪,三奇,八门,九星排局,以占测事物关系,性状,动向,迭择吉时吉方,就构成了一个特有的门类——奇门遁甲
遁甲为兵而设,为阴象,为诡道,故取诸遁,谓其遁于六仪之下而不见其形也
甲为至尊之神,宜藏而不宜露,宜和而不宜乖,宜生扶而不宜克制所喜者惟土,所憎者惟金也惟其喜土也,故奇门始起之宫例,以六戊随之,甲逆而戊亦逆,甲顺而戊亦顺,如形之与影,两相时随不相离
惟其憎金也,故有乙之合以伺其内,有丙丁之制以咸其外
乙者,用之同气;丙冬乃甲之子嗣,如手足之情心腹臣子之情君父鼎足之形成,而后甲有苞桑之固矣
先王之建业亲诸侯,其义亦准诸此
故阴阳顺逆者,造化之定理;戴九履一者,河洛之精蕴′以八门,八神列矣;加以三盘,三才正矣;重以三奇,三光耀矣;积时置闰,岁功成矣;一节三元,二十四气备矣
以六十时干为经,以四时八节为纬,九一二四六八三七五,相摩相荡而四千三百二十之局成矣
大之为风云龙虎之机宜,小之为动静行藏之趋避,范围天地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百姓日用而不知虽其中不无诡谲荒唐悖于圣贤之论,但取其生克制伏近于理者,著之于篇,以前民用而辅易道之所未备
至于书符诵咒,似为不经
而临事仓皇,可以反凶变吉,避难除危亦行师整旅之要,故以投录凡欲教为子者之思孝,为臣者之思忠,不至于前有谗而弗见,后有贼而不知,未始非治平之一助也
到时为夫会先行破解,趁着阵法最弱之时,你从生门冲出去,一直往东北方向跑,便能离开这儿”
“那你呢?”秦小狸一听这话,心中顿时一顿,他叫她先走?
“为夫不会有事的,莫不是娘子不相信为夫的能力?”颜封绝挑眉笑了笑,伸出手在秦小狸的脸上捏了一把,“娘子,为夫的心意与你相同,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为夫都会找到你的,所以,乖乖听话”
秦小狸知道这地方没那么容易出去,上次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去的,但是她被劈成了萌兽却是真实存在的,她不想再次变成狐狸了,而且,她相信颜封绝
她根本不了解这些东西,若她留下,只会给颜封绝添乱,也会让他分心
所以——
秦小狸下意识的低下头在颜封绝的怀里蹭了蹭,噌的颜封绝的伤口一阵火辣辣的疼,当真是痛并快乐着
等她意识过来她居然对颜封绝做出了“小狸儿”才会有的动作时,脸上一阵窘迫,颜封绝开始愣了愣,继而笑了起来
秦小狸的这动作倒是让他想起了小狸儿,他的小狸儿定然还在这森林里,等将娘子安全的送离了此地,他必须回去找到他的小狸儿

第三十九章: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时间在缓缓流逝,两人并肩而立的站在树木环绕之中,火把燃烧着,时而发出轻微的声响,十指相扣的手紧紧的握着,直到漆黑的夜空渐渐闪现一缕白光
颜封绝忽然将秦小狸搂进了怀里,在她的唇上印上了一个重重的吻,天空纵横变色,时而电光闪烁,时而狂风呼啸,凌乱了两人的发梢,却无法分开两颗相连的心
颜封绝放开了秦小狸的手,“娘子,记住为夫的话”
语落,大雨倾盆而下,颜封绝身形一闪已经站在了十米开外的地方
雷光闪动,漆黑的树林被照耀的如同白昼,树枝纵横交错着,秦小狸唯一可以看清的就是那个如同站在宇宙的中心,万物皆为他所动的男人,墨发飞扬,衣袍猎猎飞舞,屹立于天地之间
他不会有事的!
秦小狸深深的望着他,眼神中闪烁着不容置疑的绝对信任,一道闪电劈下,将颜封绝的脸庞照耀的越发俊美无双,焕发出璀璨的光芒,秦小狸清晰的听到了颜封绝的那句话——“走!”
“封,我在外面等你若你三个时辰还未出现,我定回来寻你,同生共死,不离不弃!”秦小狸的声音通过呼啸的狂风传了出去,交杂着雨声散落在森林之中,颜封绝听到了,他听到了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同生共死,不离不弃!娘子,等我!”
听到了颜封绝的回复,秦小狸不再犹豫,转身就朝方才颜封绝教她的方位,急速飞奔而去,她知道,只有她安全了,他才会安全
她等他,若是等不到,她死也要死进来,同他死在一起!
那抹倩影渐渐消失在了雨中,直到再也看不见,颜封绝这才收回了他那温柔的可以腻死人的视线,望着轰隆作响,雷光闪烁,大雨倾盆的天际,扬唇一笑,琥珀色的双眸之中,乍现寒光,以树枝为剑,在周身筑造出了一个强大的包围圈
夜幕如同巨网,试图将所有人困在其中,然而,就在这网的中心,闪现了一个以颜封绝为中心的强大气超冷然狂傲的气势足以与天相抗衡
迷雾森林外,不远处有一间竹林小屋,琴声悠扬
竹林小苑,风声悦耳,泉水叮咚,清泉清澈见底,与那迷雾森林之中的惊心动魄却是截然不同的
一身着青衫涅约莫十二三岁,长得眉清目秀的少年提着水步入了小屋之中,望着不远处的森林账折,用清泉煮了茶,沏好了端进了那传来阵阵悠扬琴声的小苑内
隔着竹帘沏着茶,轻笑道,“公子,似乎有人误闯了景门,这会儿有趣了”
屋内的琴声顿了顿,继而曲调一变,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婉转清冷,却是不曾回上一句话
秦小狸一路飞奔,躲过了朝她劈射而来的雷电,即使以往经过特殊训练,但滂沱而来的大雨还是模糊了她的视线,脚下步伐移转,终于瞧见了所谓的生门,继而朝东北方向狂奔而去
彷佛两个世界隔着一层纱幔一般,秦小狸刚冲了出去,世界忽然变得明亮了,然而,就在她踏出去的一瞬间,大地彷佛就要塌陷了般,地表开始皲裂,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秦小狸心中一惊,急速朝外跑,试图寻找安全的落脚点,无奈大地塌陷的速度实在太快,坠落坠落,整个人如同一片落叶般朝深不见底的洞岤内坠落……
秦小狸紧咬牙关,身子却只能是不受控制的下坠,失重的感觉让人如坠地狱
她不能死,绝对不可以!
然而,此地没有任何支撑点,有的只是无底的深渊,秦小狸不知的是,方才她在奔跑之时,踏错了一步,误闯了另一道门,进入了白衣男子布下的另一阵法
该死的!
就在秦小狸放声诅咒之际,腰间猝然一紧,不知何时从哪儿竟腾空冒出了一条白色的绸带,将她的身子紧紧的禁锢住了,绸带捆着她的腰部,将她缓缓的拉了上去
她蹙眉抬头,却瞧不见绸带的尽头,更不知用这绸带之人究竟是救她之人,还是……
无论是何种可能,秦小狸此时清楚的知道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若她想活下去,那么,这条绸带是她生还的唯一借助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双脚落地了
秦小狸刚站定,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属于少年的特有的轻笑声,回过身只瞧见一眉清目秀的少年,调皮的朝她账折,双颊带着浅浅的酒窝,对着她道,“这位姐姐,我若不救你,你便是要掉下去的了你可得好好的谢我一谢呢”
“……”秦小狸一时无话,少年却并不介意,自来熟的账折,“姐姐可以叫我吟画姐姐你应该庆幸,我和公子就住在这附近呢”
秦小狸对这些并无兴趣,她的的只有还在迷雾森林里的颜封绝,她道了谢,便不再言语,一心只放在了那个如今站在外面,那个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森林之上
吟画账折睛,似乎并不在意秦小狸不会理自己,他家公子也从来不同他说话,他已经太久没遇到一个会说话的活人了
“姐姐,你是如何跑到那里头去的?”吟画笑意盈盈的望着秦小狸,秦小狸依旧不曾答话,这热情似水的少年,当真让她这除了颜封绝,待谁都是冷情冷意的人无力招架
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了一阵琴声,吟画蹙了蹙眉,漂亮的脸蛋垮了下来,似乎很是不情愿,望着秦小狸叹了口气道,“姐姐,我家公子找我了你若有事需要帮忙的话,你可以从这儿往前走二十里路,穿过一片竹林,就可以啦要来找我哦~”
吟画账折,露出那两个可爱的酒窝,阳光闪啊闪,照着他的那稚嫩的脸庞十分可爱,秦小狸正欲开口,他已经身形一闪,方圆十里都无他的踪妓
秦小狸见识过烈风烈火的轻功,如今看来却不及这个少年的二分之一……
清风微凉,秦小狸安静的站在森林之外望着那片寂静的森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她的心寂静无声,抬头望了望天,距离他们约定的三个时辰还有多久?

第四十章:吟画怨念了
漫长,究竟有多漫长
秦小狸就这般在这了无人烟的森林外站了整整三个时辰,颜封绝依旧没有出现,她的心渐渐凉了下来,却始终坚信着,他绝不会有事!
森林外的天色已经又暗了下来了,夜晚降临了,秦小狸深深的望了眼那个有着颜封绝的地方,那披在身上的外袍还残留着颜封绝身上的气息,他没出来,她便回去寻他!
拉了拉身上的那件袍子,在自己的腰上系上了一个结,撕下了一块布条将头发扎成了马尾辫,干净利落的如同上了弦的弓箭,随时待命!
秦小狸将手放在了小腹之上,宝贝们,听话点,妈咪答应你们,过了今日,一定好好养胎!
风声寂寥,身影稳缓,长发飞舞,衣袍飒飒飞舞
三个时辰,秦小狸并非只是站在此处焦急的等待,她清楚的知道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三个时辰,她在脑海中将颜封绝告诉她的关于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的要领全都过滤了一遍,不得不说这是一门深奥的知识,她如今能做到的只是懂些皮毛,现学现用
迈开步伐,仰望星空,寻找方位,以此重新闯进森林之中,眼前的树木彷佛移动的人群,她走的越近,它们移动的速度越诡异,耳边是各种虫鸣鸟叫声,到最终她真正的走了进去的时候,眼前的景物变动的越来越快,万花筒般在黑夜中旋转着,根本无法找到出路
秦小狸蹙眉,如此这般下去,她根本寻不到路,更不可能找到颜封绝
她知道自己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件筹码了,却不知变回人身后的自己,是否还能再次使用她对动物的召唤,但是,让动物给自己带路,这无疑是闯进去最简洁明了的办法
没有了爪子,说的也不再是动物的语言,召唤它们的一直都是特有的音乐,现如今,她迫切需要的便是一种可以召唤它们的音乐
变幻莫测的森林,迷雾缭绕,如纱似梦,又开始扩散了开来,折瞧不清十米外的景物,秦小狸立在原地,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可以利用制造出声音的道具,却全被一一否定了,脑子在思考,她那双醋黑如墨锐利的双眸也始终不曾有任何懈怠
就在她的脑海中闪现一抹金光时,不远处忽然闪过一道身影,下一秒,一根利剑便毫不犹豫的急速朝她飞射了过来
秦小狸眼明手快,一个翻身急忙躲闪,就在她躲避过去的瞬间,四面八方都响起了破空而来的刺破声,迷雾中有无数把利箭从无数个方向朝她——
飞射而来!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该死!
千钧一发之际,清亮的琴瑟之声冷清中带着狠戾,仿若来自天际,一波震动瞬间控制住了所有的利箭,在距离秦小狸仅有几十厘米的地方退下来,唰唰唰的落了一地
秦小狸回身,透过迷雾若隐若现的望见了一白发如雪的年轻男子正坐在琴前弹奏着,音调清凉,凉的比这夜还有凄清冷寥
不知是古人皆有戴面具的习惯,亦或是真有何见不得人的,秦小狸瞧不清那男子的容貌,却瞧见了立在那男子身后,正对着自己折的吟画,那双眼睛得意的朝秦小狸诉说着,“姐姐,今日,我救了你两次”
这二人究竟是何人?
秦小狸朝二人走了过去,既是三番两次搭救自己,自是没有再不理会的道理,而且,这二人似乎对这迷雾森林的一切了若指掌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秦小狸抱拳毫不做作的谢过,那发如雪的男子却不曾抬眸瞧上她一眼,只是渐渐收了琴音
吟画折朝着秦小狸笑了笑,站到了那男子身后,在秦小狸闪过诧异的眸光中按动了那藤椅的机关,那竟是一把轮椅
“姐姐,不要再乱闯了,你进不去的”吟画推着那男子的轮椅,瞬间又不见了踪迹,若不是空气中还飘散着那尚未散去的回音,当真让人觉得不过是做了一场梦
进不去?
秦小狸扬唇冷笑,只要她的封还在里面,就没有她进不去的地方!
正当秦小狸准备再次闯入,刚踏进了另一块区域的时候,吟画不知何时已经托着腮嘟着嘴靠在树旁不满的蹙着眉瞧着她了,“姐姐,我都叫你不要乱闯了啦你比我还不乖耶!”
“你可有办法进去?”她是非进不可的!
“姐姐,你为何如此想进去呢?你能跑出来就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我就是看你居然可以跑到景门,这才救你的耶,你居然又要跑进去℃是的”吟画嘟着嘴噼里啪啦的继续抱怨着,“姐姐,你知不知道,你还害我被公子责怪了呢,他本来就不同我说话了,现在更是理都不理我了,你要负责啦!”
“……”
“不过姐姐,如果你真想进去的话,你就去求公子咯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秦小狸一蹙眉,吟画已经站起身,闪到了她的面前,贼兮兮的凑到她的耳边道,“公子房里有幅画,里面的女子长得和你一模一样哦”
一模一样?
“所以,在公子对我冷战,你又开始乱闯,我救不了你的时候,我就冒着性命之忧,和公子说啦没想到公子居然真的会来救你耶!”吟画双眼亮晶晶的眨巴着,渴求的望着秦小狸,他真的是许久未说话被憋坏了,“姐姐,你和公子以前定然是相识的,你看在我救你的份上,你和我说说撒”
“我并不认识你家公子,也不知道什么画”她现在只想进去找她的封!
“姐姐,你怎么可以如此待我?”吟画一听秦小狸的回答,脸一下子又垮了下来,除了他家公子,他这辈子就没有见过第二个人,好不容易遇到了,为何却比他家公子还——冷漠!
他怨念了~
“吟画……”
吟画正无比怨念的画着圈圈,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欣喜若狂的抬起了头,“昂?姐姐,你是在叫我的名字么?”
“你可是在叫我为你姐姐?”
“是啊”吟画迷茫的望着秦小狸,他不明白了,姐姐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了
“那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弟弟了”
“真的么?那你会和我讲话么?会和我说外面的事情么?会带我去吃好吃的么?”
“自然!”
“姐姐,你真是太好了!”吟画的怨念瞬间转化成了兴奋,他开始幻想了……
正幻想着外面的花花世界之际,秦小狸的声音再度响起了,“吟画,我可是你姐姐”
“是!”
“姐姐有需要,你是否要帮忙?”
“自然”
“既然如此,带我进迷雾森林”
“……”姐姐,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吟画再度怨念了,他居然把自己给卖了,还兴高采烈的数钱,不带这么耍他的啊

第四十一章:重回迷雾森林
吟画被秦小狸三两句的就给带入了她设下的陷阱之中,待吟画反应过来时,除了怨念,便是纠结,过了好半日,方才幽幽的开口无奈道,“姐姐,不是我不答应,而是我根本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秦小狸盯着眼前这个白兔一般眼神无辜的小少年,吟画被瞧的浑身不自在,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可怜兮兮的道,“我道行不够,进去会被雷劈成兔子的”
“……”道行不够?劈成兔子?
秦小狸有一瞬间的错愕,蹙眉走到了吟画的面前,瞧了好半天,她知道这个世界的事已经不能用科学去解释了,若是可以,她便不可能穿越,更不可能被劈成狐狸,“吟画,你……”
正当秦小狸欲说出何事的时候,吟画少年老成的叹了口气,“姐姐,你别问了我不可以告诉你的”
秦小狸不再言语,她是非进不可的,“你家公子可有办法?”
“公子自是有办法的”
“带我去找他!”
“……”他可以说不么?
清风吹佛,静谧而清幽,空气中带着淡淡的竹香
吟画带着秦小狸不过走了半盏茶的时间便走出了迷雾森林,时间看似暂短,其中却不知吟画带着她绕过了多少门道
此时,二人已经走进了一片小竹林外,远远的便听到了一阵琴声,飘扬的曲调中竟带着一丝缠绵的凄凉,一种由外而内的感伤袭人入骨而来
吟画听到这首曲子,轻声叹了口气,公子已经多久未弹过这首曲子了
“姐姐,你跟紧我”吟画说着朝竹林内走了进去,秦小狸眼见着这片景物移动变幻的比迷雾森林还快的竹林,在吟画的面前,渐渐显现出了一条小路,而小路的尽头,是一间小竹屋,琴声正是从那儿飘出来的
然而,当秦小狸朝竹林迈了一步的时候,琴声戛然而止了,除了风声和脚踩在竹叶中的声音外,再也听不见任何动静
吟画仿若并未听见似的,依旧带着秦小狸朝里走,到了竹屋时,才对秦小狸说道,让她站在外头等,他自己则朝竹屋内走了进去
半盏茶后,吟画挎着一张哭丧般的小脸出来了,“姐姐……”
“我懂了”秦小狸为人处事一向追求速战速决,但这次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颜封绝多在里头一刻,她心就越不安一分,里面的境况究竟如何了,她无从知晓若不是她不了解这些古人的东西,她何须如此束手无策?
为了颜封绝,没有她不能做的事,如今里面的人是她唯一的消,她绝不会轻易放手!
秦小狸一撩长衫,吟画惊愕的瞧着秦小狸朝着竹屋的方向直直的跪了下去,大叫了一声姐姐,急忙去扶她,却听秦小狸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道,“小女子的相公被困在了迷雾森林之中,不求公子出手相救,但求公子将我送回迷雾森林之中!”
秦小狸这辈子就没给人跪过,即使以往训练的再苦,被打的再惨,都没有
今日一跪,他若愿意帮忙,她记他一份恩情,来日有机会定然相报;若他不愿,那她决不强求,此时便走!
“你,相公……”屋内传来了一阵极为嘶哑的声音,彷佛声线被凌空截断了般,竟有种含血的颤抖含在其中,秦小狸听的心头一颤,竹门已经打开,那一头白发即使在黑夜中也显得极为夺目
“红尘多缭乱,是该忘却了……”
空气中还回荡着那男子的声音,然而秦小狸折之间,却已经处在了另一个环境之中,雷电交加,暴雨凌乱而下,她进来了,真的进来了!
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让人瞧不清眼前的事物,然而,颜封绝却在那风雨交加中,瞧见了那抹紫色的倩影
颜封绝不曾料到秦小狸竟会如此之快的跑回来了,当他看到那抹倩影在朝自己飞奔而来时,他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喜,这个女人,要他如何说她才好?
但是,这一刻他的心被狠狠的撞了一下,一股暖流从丹田流向了身体的每个角落,内力瞬间提升,那光圈的光芒开始由渐渐愧的弱势朝强势转变
他们皆不知,森林内外的时间并不同步,外头三个时辰,在这儿不过才半个时辰而已,颜封绝本就受了伤,加上一直在强行运行功力,内功受损,否则,这半个时辰,他完全可以打破这结界了
不想一耽误,秦小狸居然跑回来了,颜封绝唯有甜蜜又无奈的苦笑了,他知道,他真的知道,这个女子,他这辈子,下辈子都不愿放手了
既然她回来了,那他定可护她再次平安离开
一想到此,颜封绝再次提力,却不知是有人在作怪还是何事,雷电暴雨突然加大了,天空中的云层不断聚集朝颜封绝那儿劈射而去
秦小狸大惊,大叫着,“封——!”
然而,颜封绝却一个字也听不清,秦小狸似乎看到颜封绝在和她说话,但是她也一个字也听不清
颜封绝周身的包围圈,阻断了和外界的一切声音交流
秦小狸焦急的想靠近,却被密集的雷阻挡着,无论如何也无法靠近,就在此时身边响起了一道轻柔的声音,“姐姐,外面有人在布阵”
“吟画?!”秦小狸回头,竟真的瞧见了眉清目秀的朝着自己折的吟画,“你如何进来的?”
“因为我发现有人在布阵,怕姐姐有危险啊”吟画朝四周望了望,眼睛闪闪发亮的继续说道,“我可是冒着被劈成兔子的危险进来的,姐姐你要奖励我哦!”
“你——!”秦小狸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何曾遇到如此厚脸皮还天真无邪的让人无法去责怪的人的
她不喜欢和人交际,然而这个铭画,即使你不搭理他,他也还是会快乐的自言自语下去的,毫无心机的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吟画见秦小狸不说话了,也不在意,望着颜封绝,朝秦小狸努了努嘴道,“姐姐,我进来是告诉你破阵的方法的”

第四十二章:为你重为兽
“姐姐,我进来是告诉你破阵的方法的”吟画望着颜封绝朝秦小狸努了努嘴,“他一个人的功力还不够姐姐,要破此阵离开这里,你得重新变成灵狐,用灵狐的灵力助他一臂之力才行”
“……”秦小狸冷眸盯住了吟画,“你究竟是谁?你为何会知道我曾被劈成灵狐?”
“姐姐,难道你不奇怪为何我要如此帮你么?”吟画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啊眨,话还未说完,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秦小狸下意识的一个翻身躲开了,吟画却猛然之间不见了踪迹
“吟画?”
“姐姐,我在这里”吟画在地上蹦跶了两下,转了个圈,望着自己的缩小了的雪白白的身子,很是无奈,“我就知道我一进来就会被劈成兔子的”
“你……”
“姐姐,你修炼的还不够,根本就不该在此时变成丨人的所以艾你变成丨人后,很多你身为灵狐公主的灵力都不见了要破解此阵,离开这里,必须得借助你身上的灵力呢”吟画继续无奈的瞧着自己的兔子身,伸出爪子抓了抓自己那条短的要命的尾巴,“我和姐姐一样,在不该变成丨人的时候变成丨人了,我就知道我一进来就会被劈回去的”
“你会说人话?”
“姐姐,修炼到我这种程度,就会说人话了,可惜,都没有人和我说话,我要是随便说人话,肯定也会把人吓跑的”
轰——
又一道闪电凌空将夜色劈成了两半,外头布阵的人似乎在加大功力,眼见着颜封绝腹背受敌,秦小狸再也顾不得许多了,对着吟画道,“告诉我变成灵狐的方法!”
“姐姐,看到那颗大树没?你到那里被雷劈两下就会变回去了但是,姐姐,你要再次变成丨人大概还需在提升两层灵力,不过呢,你要修炼到我这种会说人话的程度,应该是快了”吟画继续嘀嘀咕咕的说着,秦小狸已经朝那颗大树跑了过去
电光闪烁,巨雷顺着大树劈到秦小狸的身上,浑身没有一丝痛觉,秦小狸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告诉颜封绝,她就是小狸儿
又一道雷劈下,秦小狸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变鞋手不见了脚也不见了,剩下的只是她原本熟悉的那个胖嘟嘟的身子和四只爪子
变回灵狐不过是转眼间的事情,秦小狸望着自己的身子有些无奈,但是也仅仅是无奈而已,她早晚会变回人的,现在,她最需要做的就是助颜封绝一臂之力,破了这迷雾森林中的阵法,安全的从这儿出去
“姐姐……”吟画跳到了秦小狸的身边,张那双兔子眼惊讶了,“你的原型竟然如此庞大啊”
秦小狸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身为人身的秦小狸对万兽或许没有威慑力,然而身为狐身的她,却完全可以让万兽对其俯首称臣,她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但她确实具有这个能力
秦小狸的这一瞥顿时就吓得吟画一蹦,蹦到了几米远的地方,无辜的望着她,确实是很庞大啊
“告诉我,该怎么做?”秦小狸现如今没有时间和吟画计较这事,留着以后有的是时间算账,只要它是禽兽中的一种,她就有的是办法
“气沉丹田,等感觉到有一股子力量从头顶涌出来的时候,就朝那个包围圈外的景门,就是西南方那儿冲过去,你在外头助力,他在里面运功,此阵就可以破解了但是……”吟画话还未说完,秦小狸已经迈开四条腿朝那方向跑了过去
气在身子的四周游转着,秦小狸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奔跑起来竟如风般迅速
吟画一时间被秦小狸移动的速度惊到了,等他反应过来时,秦小狸已经站在景门那儿,完蛋了!
吟画心里大惊,冲着秦小狸大声的喊了起来,“姐姐,不是那里!你听我说……”完字还未从吟画的口中说出,四周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风退雨顿了雷也不打了电也不闪了
颜封绝周围的攻击力全都消失了,他渐渐收回了内力,朝秦小狸那儿望去,却再也寻不到秦小狸的影子了,就在此时一个白毛沾染着雨水,有些脏兮兮的身子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小狸儿?”颜封绝错愕的瞧着那个趴在地上伺身上的雨水的小东西,它何时出现在这儿的?
娘子呢?
他的娘子呢?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颜封绝的思路,抬头,但见一道雷电朝他临门劈了下来,那速度快的让人根本无法避开
眼看着那道雷就要劈到颜封绝的身上,秦小狸不知哪儿来的速度和力气,竟生生的冲了过去,将颜封绝撞倒在了一旁,雷电已然到了眼前,两人只觉得眼前一道白光,下一秒钟,便却还是不可避免的昏死了过去……
站在不远处的吟画伸出爪子蒙着眼睛不忍看他犯下的错,他都没有说完,没有说完啊
他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多说几句话而已,怎么就搞成如今这般涅了翱
天气转晴,黑夜散去了,吟画跳到了秦小狸和颜封绝的面前,一双兔子眼满是愧疚,这可如何是好翱
公子,只有公子才有办法!
吟画急忙转身朝外跳去,找公子,赶紧找公子去,这次就算他再被公子冷落,也是他活该!
迷雾森林内,颜封绝和秦小狸昏迷不醒
迷雾森林外,一袭青衫站在山顶上的杉雪舞眼见着眼前,带着面具锦衣白袍的男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生生的吐出了一口血来
“宫主!”
“无碍”白衣男子挥了挥手,他受的伤绝对比颜封绝要重,若不是吟画话未说完,那么此时全败的便是他了!
“颜封绝,我终是小瞧了你了!”白衣男子拿起一缕长发,凌空截断,让其随风飘散而去,他策划了如此之久的计策,竟是败的如此彻底“罢了罢了,现在本就不是取他性命的时候舞,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必要取得颜封绝的信任,随他回到穿云国”
“是,宫主!”杉雪舞躬身应道,身形一跃,朝迷雾森林飞了过去
没多久,就找到了尚在昏迷中的颜封绝和秦小狸,一人一狐这都昏迷了,却还紧紧的抱在一起,让她不由的想起了那日青楼外的场景,心里顿觉嫉妒
女人一旦嫉妒起来,总是异常疯狂的,颜封绝,宫主暂时还不让她动,但是这只胖狐狸,她从怀里掏出了一粒黄铯的药丸,就朝秦小狸的嘴里塞了进去
冷笑了声,硬生生的将一人一狐给分了开来,吹了声口哨,没多久就出现了几名黑衣男子,扛起颜封绝随着杉雪舞消失在了森林之中
虫鸣鸟声婉转,雨水顺着碧绿的树叶滑入了大地,榕树之下,只剩下那蜷缩成一团的雪白的身子静静的躺在原地……
衫雪舞不知,她这次看似破坏了颜封绝和秦小狸的无耻决定,在后来的后来,几乎让她歇斯底里的疯掉……
------题外话------
PS:下次变人就彻底了,俺怎么感觉一变回狐狸,收藏就会狂掉?
别掉啊~伤不起了啊
用写小狸的伏笔方法写雪舞,嗯哪,乃们都说俺的伏笔都在虐女主,以后艾俺都用虐女主的伏笔法提前预示虐女二,这样乃们就不用担惊受怕了,就等着爽歪歪吧~
不埋小狸的,埋雪舞的,偶也~
不埋伏笔,俺蛋疼(虽然俺木有)~

第四十三章:究竟是谁利用了谁!
阳光穿过葱绿的竹林,暖暖的照在竹屋前蜷缩成一团趴在地上的秦小狸身上,秦小狸打了个哈欠,懒懒的眯起眸子,舔了舔爪子,竹屋内的琴声又响起了,那个男人似乎很喜欢弹琴,而且总是弹些让人心生感伤的曲调
她醒来便在这竹屋里了,那时旁边还趴在一只红着眼睛的兔子,它叫她姐姐
然而,秦小狸却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张眼睛望着这陌生的环境,伸出爪子,似乎把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是什么呢?
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就在此时,房门被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架银质的轮椅,她顺着轮椅朝上望去,白色长袍遮盖了双膝,顺着膝盖而上,袍上绣着清淡的竹叶,似乎有种竹香在空气中弥漫了开来,银白的长发柔顺的垂在胸前,再往上却瞧不清他的容颜,只有一张印着竹叶的半月型面具,遮盖了他的整张脸
“公子……”秦小狸愣了愣,身边的兔子居然会说人话
吟画已经从床上跳了下去,跳到了雪无殇的轮椅前,回身望了眼秦小狸,奇怪的问道,“公子,姐姐怎么变得呆呆的?”
她变的呆呆的?
她何时呆了?
这到底是哪儿?她又是谁?为何兔子都会说话?
雪无殇那双深蓝的双眸静静的倒映着秦小狸的身影,纤长的轻轻一动,轮椅已经朝秦小狸那儿使了过去,他朝她伸出了手,秦小狸账折,朝他爬了过去,他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轻柔的抚摸着她背上的毛发
秦小狸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了他的怀里,不知为何,这种感觉好生熟悉,似乎从前也有人这般抱着她,抚摸着她身上的柔软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