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9部分

的毛
她抬头望着他,账折,在他身上蹭了蹭,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竹香味,似乎不该是这种味道的
秦小狸不知自己怎么了,只是失去了记忆的她,就这般在这儿住了下来,转眼便是三日后
这三日,她最爱做的事就是趴在竹屋外晒晒太阳,听着屋里的男子弹琴,他似乎总在压抑着什么,曲调中始终带着淡淡的忧伤,这种忧伤不知不觉感染着她,心中彷佛也缺了一角,却是不知究竟是什么
一曲终了,秦小狸趴在地上,伸了伸爪子,朝竹屋爬了进去,她知道这个男人叫雪无殇
银雪白发,何以无殇?
她用爪子推开了门,张眼睛望着他,缓缓的爬了过去,顺着矮木几爬到了他的怀里,歪着脑袋在他的怀里蹭着
雪无殇低头望了她一眼,伸出修长的手指,掌心顺着她的毛发,轻抚着她的背,阳光暖暖的好,散落在那白袍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秦小狸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脑袋在他怀里拱了拱,寻找舒服的位置,睡觉
不知为何,她越来越嗜睡了,肚子里还似乎有东西在动,那感觉好奇妙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间,秦小狸似乎听到抱着自己的人,声音沙哑的说了几个字,她清不清楚,彷佛其中有“对不起”三个字
阳光太好了,秦小狸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再次醒来,已经忘了雪无殇曾在她耳边的低语的那几句话了
就算记得又如何?
她大抵也是不明白其中的意思的
秦小狸这边暖暖的好,穿越别馆那儿却已早已乱了套
烈风的伤,一箭穿过胸膛,幸而他的心脏天生长偏了的,自救兵到了之后,和杉琉云再次恶战了一超两败俱伤的情况下,两边皆收了兵
烈火将一切交给了属下,抱起烈风策马就朝城外的院落奔去,墨帘和迅雷皆会医术,只要寻到他们,烈风的伤多少可以得到控制,谁知,还未到城外院落,就在小树林中瞧见了已经昏迷过去的两人
将两人就醒后,两人竟都是茫然的不知发生了何事
来不及多加询问,四人分头行动,迅雷留下先替烈风治疗伤势,墨帘赶回院落寻找小狸儿,烈火前去寻找颜封绝
结果寻到第二日傍晚时分,小狸儿和颜封绝皆毫无线索,直到属下禀告,说是有一名女子带着昏迷的颜封绝回来了,现已安排在别馆住下了
烈火带着昏迷的烈风赶回别馆,墨帘和迅雷也在同一时间赶了回来
烈火跑去见颜封绝时,瞧见房里的杉雪舞时,蹙着眉盯着杉雪舞瞧了许久,这个女子,他自然认得,正是爷要他和烈风寻找的女子,但是……
“多谢姑娘的照料,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请姑娘先行回房,这里有属下照顾便好”烈火说的异常委婉客气,这个女子,出现的太过巧合,而且这次他们的计划竟然被对手察觉了,若不是爷留了一手,想必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杉雪舞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不愧是颜封绝手下的得力干将,然而,口中却是轻声细语道,“既是如此,那小女子先行告辞了”
“爷!”待烈火确定杉雪舞已经离开了,这才走到了颜封绝的床前
方才,他看到爷的手势,知晓爷的意思是让他将那女子赶走,那时,他便知晓爷早就醒了,只因那个女子还在身边而一直假装昏迷而已
颜封绝猛然睁开了双眼,阴寒的双眸中闪过的戾气,看得烈火的心跳了跳,“爷!”他跟随颜封绝如此多年,见颜封绝有如此戾气的时候,也不过两次而已
颜封绝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手,眸中寒光四射,“烈火,若是可以,本王此时最想做的便是杀了那个女人!”
“爷,她不是爷一直寻找的女子么?为何……?”
“她配么?”颜封绝冷眸一笑,“本王本欲放她一马,既然她定要送上门来寻死∫火,严密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本王倒想知道,最终,究竟是谁利用了谁!”
“是!”烈火不知为何颜封绝会如此厌恶那个女子,然而,颜封绝如此做定然是有的打算的,他需要做的只是服从
------题外话------
昨天学校电缆线断了,今天还在修,对于昨天的断更真的很抱歉,现在在网吧,哎~

第四十四章:娘子,等我,一定要等我!
“还有,看紧墨帘和迅雷,细作就在他们二人之中!”
听到颜封绝这话,烈火吃了一惊,“爷,这如何会?”
“如何会?呵……”颜封绝冷笑,“烈火,本王也想知道如何会?他们二人皆是跟随本王多年之人,若不是此次,本王留了一手……”
“是,爷!”若墨帘和迅雷二人当中真的有人有问题,莫说是爷,就是他,也绝不会饶过这背叛欺主之人,更何况,烈风现在还身受重伤躺在床上!
“烈火,派人前去院落百米外东南方向的地方寻找小狸儿,寻到后,暂时不要将它带回来,让人将其严密保护起来,决不能让它再受一点伤”
“是,爷!”烈火应声道,却见颜封绝双眸盯着窗外,似在思考着何事,他从不曾见过爷如此犹豫不决的神情
终于,颜封绝开口了,却只是道,“退下吧……”
烈火从不是多话之人,见颜封绝如此,知道他定然是心中有事,却不愿多说,爷的事,他从不会多问,只躬身应道,“属下告退”
烈火离开了,颜封绝下了床,透过窗望着迷雾森林的方向,手掌不知不觉已经握的渗出了血来,娘子,等着为夫!
他知道秦小狸此时定然还被困在迷雾森林之中,然而他无法在此时将她带出来,事情到如今已经越来越复杂,他不愿她出来后,面对这些危险
他害怕她再次不管不顾的冲回来寻他,她回来的那一刻,除了心中的震撼和势必要保她安全的决心外,他竟第一次产生了恐惧
他害怕失去她,从来未曾如此害怕过失去一个人
等事情告一段落了,他就会去找她,会去将她带出来,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娘子,等我,一定要等我!
竹屋内正躺在雪无殇的怀里晒着太阳的秦小狸,忽然打了个喷嚏,口水不偏不倚的朝雪无殇喷了过去,竟惹的雪无殇微微的扬起了嘴角,伸手抬了抬秦小狸的爪子,拿起桌上的手帕将她喷出来的口水擦拭了干净
秦小狸账折,她眼花了么?她似乎看见他笑了
当日午后,颜封绝正在烈风的房内看望烈风的伤势,烈火神情有些隐晦的走了进来,颜封绝坐在桌前,抿了口茶,等着烈火开口
“爷,属下赶往院落百米外的东南方向,那儿并没有任何森林,更未寻到小狸儿,倒是瞧见杉琉飞和杉琉灵躺在地上,属下已经将二人带回来了”烈火清晰地听到了茶杯碎裂的声响,低头不再言语,他知道小狸儿对爷有多重要,然而,此时……
烈火正不知道如何再开口时,坐在桌前的那抹紫色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踪迹
马蹄凌乱,狂风吹乱了紫色的长袍,颜封绝挥动着马鞭,朝那儿赶去,然而,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不见了森林,不见了迷雾,徒留下空荡荡的一片空地
“娘子——!”
“小狸儿——!”
两声嘹亮的叫唤声穿越层层白云,冲上了云霄,惊起了身后的飞鸟,却无人回应,颜封绝恨的一拳砸向了地面,鲜血淋漓
趴在地上正无聊的看着不停地在自己面前蹦跶的吟画的秦小狸,耳朵一动,似乎听到了什么熟悉的声音,重重的击中了她的心,突然心口有点闷
“吟画,你可有听到什么声音?”秦小狸已经渐渐的习惯了吟画的鼓噪,吟画翘起兔子尾巴,竖起两只长耳朵,动了动,摇了摇头道,“姐姐,什么都没有艾何来的声音?”
没有么?
为何她总觉得有人在叫她?
黑夜渐渐降临,星光点点,月光散落
颜封绝不相信,不相信他的娘子和小狸儿会就此消失了,他顾不得尚未恢复的身子,在四周布下阵法,试图再次寻找到迷雾森林的所在地,然而,至始至终的一片荒芜
娘子,你说过等为夫的!
你说过的!
为何?
颜封绝不吃不喝的布阵,寻找,无人规劝的了,几天几夜,终于体力不支的累倒了下来
烈火无奈,爷这般下去如何得了?
然而,爷想做的又有何人阻止的了?
杉雪舞见颜封绝倒下,心中不由得冷笑了起来,那迷雾森林本就是来去无踪的,宫主亦是寻了好几年方才根据五行八卦之法,天时地利之下寻到了这么唯一的一次,布下了阵法
再遇,又有何人知晓会在何时?
不知这颜封绝如此执着的寻找那迷雾森林作何,若是为了那只小狐狸,就算他寻到了又如何?她早已给那只小狐狸服下了消除记忆的药物
她厌恶他们那幸福的涅,既然天下人负了她在前,她又为何不能负尽天下之人!
杉雪舞还记得,那个美的不可尤物,如雪般纯洁淡然,素雪纤尘的少年在月色下一曲终了,她欢乐的一舞跳罢,对他说起外人对他的评价时,他只是淡然轻笑的对她说,“神童不过是虚名罢了,若是论起计谋攻略,倒是穿云国的三皇子颜封绝更甚一筹”
杉雪舞那是只是调皮的折道,“这世上不会再有人比我们更幸福的了,就是那颜封绝当真如此厉害,也不会比我们更幸福的”
可是,如今呢?
凭什么她要经受这些苦痛,而颜封绝却可以一帆风顺?
没有人可以在她不幸的时候,再得到幸福!
尤其是颜封绝!
醒来后的颜封绝,不顾任何人的阻拦,再次前去寻找,几乎派出了手下所有的人,他们如今本就在穿云别馆,架尘国国都内,处境有多危险,不言而喻
幸而杉琉云的损失比颜封绝的还要惨重,一时即使在他的地盘上,倒也不敢在轻举妄动
杉琉飞由于杉琉灵的精神受了严重的刺激,而一直站在他的身后出谋划策的杉雪舞和连清末一时都消失了,他即使想动颜封绝,也只能咬牙忍下
一时间,架尘国的几番势力经过这么一番恶斗,似乎全都归于平静了
颜封绝依旧没日没夜的出去寻找秦小狸和小狸儿,直到一只鸽子落在了穿云别馆的院落内,烈火拿了信寻到了还在外头奔波的颜封绝……
颜封绝接过信,双手紧握在了一起,一动内力,手中的信迎风而化作了粉末
“烈火,烈风的伤势如何了?”
“谢爷关心,风命大,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
“回国吧”
“是,爷!”
颜封绝翻身上马,望着四周的一切,许久,终于收回了视线
娘子,小狸儿,无论天涯海角,我定然会寻到你们!

第四十五章:公子凝殇【二更
翌日,七月的天竟转向了阴凉,颜封绝从秦小狸住的鄀云阁走了出来,最后回身望了一眼,带上秦小狸的画像,出了大门
门外,三排步兵,三排骑兵都已做好了出发的准备,烈火牵来马,紫袍飞扬,颜封绝翻身上了马
烈风伤势尚未痊愈,颜封绝特意让烈火替他准备了辆马车,烈风本不愿意,只是点小伤而已,他又死不了
然而,在烈火义正言辞的说出这次让他坐马车的目的后,烈风冲的比谁都快的,上了马车,瞧的烈火真怕他胸膛上的伤口再次裂开
马车的车厢,被一分为二的分成了两截,墨帘和杉雪舞坐在里座,烈风和迅雷坐在外头,烈风时而盯着这个,时而盯着那个,盯的不亦乐乎,全然一副一人盯三犯人的涅
烈火不放心,换了马,充当了车夫,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朝穿云国驶去了
杉琉飞得知颜封绝竟如此光明正大的回国了,杉琉灵的精神还不稳定,经常痴痴傻傻的大喊大叫着,他恨得将自己的书房给砸了个彻底,一直想往上爬的杉琉灵手下的丫鬟翡翠趁机向上爬,竟在不久后,被杉琉飞纳为了妾侍
杉琉云在当日竟带着人拦住了颜封绝的去路,不为别的,只为同他最后喝上一杯,最后的诀别,从此往后,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一路往回走,似乎到处都是小狸儿的身影
他从来不愿参与这些尔虞我诈之中,若是可以,等一切都结束了,这王爷不当也罢,到时,寻个地方,带着娘子和小狸儿隐居起来,也好
路过那家客栈的时候,颜封绝特意要了那间上次他们居住的房间,奈何那只喜欢吃烤|乳|鸽的小狐狸已经不在身边了
路过地蒙国时,正巧是夜间,他瞒着所有人,一人去了地蒙国丞相家,吓得那丞相衣衫不整的迎了出来,将如何寻到小狸儿的事完完整整的对颜封绝说了一遍
另他意外的是,小狸儿是为了寻他,才故意送上门被抓的
离开地蒙国界,去了上次遇到秦小狸的地点,此时那儿已不再是迷雾森林所在地了,无处不在的回忆,然而佳人如今现在何处?
暖暖的阳光,总让人产生嗜睡的情绪,这很正常
然而,秦小狸发现,她最近越来越肥了,特别是肚子,瞧上去,怎么都像是有了几个月身孕的人
而且,她居然经常干呕,没胃口的只想吃酸的东西
“吟画……”秦小狸趴在地上伸出爪子踹了踹躺在自己身边正眯着眼睛晒太阳的兔子,吟画一蹦三尺高,“怎么了?怎么了?”
“我以前是什么样的?”
“翱”吟画两个耳朵瞬间就束了起来,账折,“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和公子是在树林里捡到姐姐你的”
吟画半真半假的说道,虽然它不明白为何公子不让他告诉姐姐,姐姐还有个相公的事,但是,公子这么做,定然是有公子的理由的
“吟画,你去问问你家公子,我可否离开这儿,出去走走”秦小狸总觉得她不该就这般在这儿呆着的,虽然在这儿生活的很安逸,甚至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有股力量越来越强大了,然而在这儿呆的越久,她的心越不安
“姐姐,你想离开这儿?”吟画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姐姐一走,又没人跟他说话了,他会被憋死的!
“嗯,我总觉得有什么人在找我”
“……”吟画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叹了口气,“姐姐,你等等,我去问问公子”
吟画跳进去没多久后,又跳了出来,跳的速度竟比跑的速度还快,如同利箭一般就飙到秦小狸的面前,兴奋的叫道,“姐姐,姐姐,公子说,你想去哪儿,我们陪你一同前去!”
秦小狸账折,瞧着眼前的兔子蹦跶蹦跶,忽然一道白光打在了那只蹦跶到了半空中的身子之上,秦小狸一惊,但见那只白兔渐渐显现了人形,不一会儿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已经一身雪衣的站在了秦小狸的面前
吟画自己也愣了愣,直到瞧清楚自己的涅,顿时兴奋的大叫了起来,“姐姐,姐姐,我终于修炼成丨人了,再也不用怕雷劈了”
“……”
清风从车帘外吹了进来,流苏在车帘上晃动着,吟画兴奋的坐在马车夫的位子上赶着车
秦小狸从竹林出来已经三天了,明明一开始是她想出来的,然而出来后,最兴奋的却是吟画,一路上也不知要去哪儿,就知道驾驶着马车一路狂奔
秦小狸曾在脑海里恶补了一幅画面,一只兔子坐在马车前,爪子里抓着马鞭驾驶着一辆马车,那情景真的是太,无法形容了……
雪无殇还是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窝在他的怀里,秦小狸打了个哈欠,拱了拱身子继续睡觉
雪无殇见怀里的小东西又蜷缩成一个球,窝在他的睡着了,伸出手掌替她顺了顺毛,小狸儿,我唯一能做的便是带你去寻他了
闭上眼,雪无殇似乎看见了曾经那笑靥如花的女子一袭粉衫的在他的琴声中飞舞旋转,却终究化作了清风,无迹无踪
行驶了一段时间,马车渐渐的退下来,车帘外传来吟画越发兴奋的声音,大叫着就掀开车帘,“公子,姐姐,我们到了”
秦小狸打了个哈欠,两只爪子向前,两只向后的伸了个懒腰,抬眸望见了一座城门,城门之上镶嵌着两个大字——“云京”
“公子,这儿便是穿云国的都城了”吟画双眼亮晶晶的望着人来人往的城门,人潮喧涌的大街,络绎不绝的人群,这便是他向往已久的人类的世界了,他要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做很多很多事情
“小狸儿,你要寻的人便在此地”雪无殇抚了抚秦小狸的头,那声音犹如天籁,动听轻柔的让人深陷
秦小狸张眼望着他,为何说她要寻的人便在此地?
莫不是她要寻找什么人?为何她不记得了?
“进去吧”
“是,公子!”吟画清脆的声音响起,放下车帘,赶着马车就进了城
秦小狸趴在车窗上望着繁华热闹的大街,账折,这场景似乎是有些熟悉的,马车一路行驶到了一家客栈前,客栈约莫有六七层楼左右,与四周的建筑物相比,要高出许多,想来在云京是有些年代和地位的
店小二见有人前来,吆喝着就迎了出来
此时正值午后,客栈内吃饭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坐在大厅内,听着说书人的或真或假的故事
吟画跳下马车上前指手画脚的说了两句,便转身返了回来,爬上马车,动手就将车上的轮椅搬了下去
轮椅并不轻,然而吟画那么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年搬起来竟是丝毫不费劲,瞧的跟在身后的店小二愣了愣,再看吟画的眼神便越发恭敬了起来
此时正值穿越国三年一度的“千绝盛会”,云尘大陆各地身怀绝技精才艳艳的人皆在此时从四面八方朝云京赶了来
而他们这“盛源客栈”正是每三年固定来招呼这些前来参与比试的人的
这其中武艺高强之人,自是大有人在,然而连小厮都有吟画这般气质和功力的却并不多见,店小二在客栈多年,人来人往,只这一两眼便瞧出了,这来者绝非池中之物
车厢内,秦小狸本欲自己爬下去,雪无殇却已将她抱入了自己怀中,没人瞧清他是如此移动的,只是,顷刻间,他们已经坐在了轮椅之上
吟画刚推着雪无殇步入店中,那台上说书的忽然停止了,一时间正听得兴致盎然的客人都蹙起了眉
却见那说书人下了台,跌跌撞撞的朝雪无殇这儿走了过来,秦小狸蹙眉瞧着那似乎有些过度惊喜而扭曲的脸,转身缩进雪无殇的怀里,打了个哈欠,或许这一时半会儿的,她是回不了房睡觉的了
“公……公子,可……可是玉面琉璃,公子凝殇……”
吟画账折,好奇的望着那看到自家公子激动的比他瞧见人还难以自控的人,挡在了他的面前,不再让他靠近,“你如何认得我家公子的?”
“当……当真是……”说书人的手脚已经开始颤抖,不知是激动的还是紧张的
此时,客栈内所有的目光都已经被吸引了过来了,一个个带着惊艳的眼神交头接耳的望着雪无殇,一时间原本让人昏昏欲睡的午后,就这般热闹了起来
“吟画……”
“我家公子要休息了,烦请各位借过”
秦小狸打了个哈欠,这群人也不知怎么回事,如此聒噪,或许这便是雪无殇宁愿留在小竹屋的原因了,被人如此追捧,未必是件好事
吟画话一出,那些即使对雪无殇再好奇的人也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
这世间论计谋武艺容貌,这穿云国封王颜封绝绝对是惊尘大陆公认的第一人
而与颜封绝齐名的,放眼惊尘大陆也唯有一人而已,此人便是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公子凝殇
自古便有,冰封三尺,绝杀天下;凝殇一曲,雪落银发之说
公子凝殇,以琴御人,即可杀人与无形,又可以曲治人,救人与五音之中;更是对药物毒物无一不精,有惊尘第一神医之称;传闻,公子凝殇还可御万兽
如今得见真人一面,确实是如想象般,超凡脱俗白衣胜雪出尘如仙般的人物,通身气质,高雅空灵,让人顿觉心情舒畅
无论好事坏事,只要有人感兴趣,那么传播的速度总是异常之迅速的
不过半日时间,公子凝殇亲到云京参加“千绝盛会”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惊尘大陆,一时间不为别的,就为了见雪无殇一面的文人雅士也开始朝云京涌了过来
消息传得如此之快,颜封绝那儿定然不会毫无风声,更何况颜封绝的身边,还有个天生喜好八卦的烈风
封王府,鄀狸阁
云淡风轻,天气微凉
看着颜封绝一日比一日,日渐消瘦下去的身子,烈火有些无奈,爷一回来立即吩咐他回府去准备两个房间,一名鄀狸阁,一名鄀云阁
而爷更是进宫回禀了这次前去架尘国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之后,只要有空闲的时间,不是亲自去寻找,就是派他们这些绝对信得过的人前去寻找那画像上的女子和小狸儿
再这般下去,可如何是好?
“爷——”
不得不承认,皮厚的人命较之他人都会大一些,烈风受了如此之重的伤势,在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调理后,竟已恢复的十之**了,大老远的还未瞧见他的人,就听到他拖长了语调,十转九弯的声音闯了进来
“风!”烈火蹙眉,真想将这弟弟的脑子撬开看看,里头究竟装了何物
“哥,你先别骂我”烈风窜出一个脑袋,脚下生风的冲到颜封绝的面前,立定站好,伸出两根手指比划道,“爷,我要告诉您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您要先听哪个?”
哐嘡嘭——某人挨了一脚!
“哥,你干嘛踹我?”
“你给我正经点!”
“爷,我哥他欺负我你要替我报仇,狠狠的打他,扁他,揍他!”烈风举着拳头义愤填膺的抗议着,却见颜封绝瞥都未曾瞥他一眼,顿觉受伤,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咳了一声,终于正经了
“爷,既然如此,我先说好消息吧”烈风走到桌前,迅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了个干净,“这好消息嘛,便是——我今日出去巡游的时候,我听人说传说中的那个和爷齐名的公子凝殇竟然住进了‘盛源客栈’,于是,我便跑过去瞧瞧热闹谁知,我竟然见到小狸儿了”
烈风话一落,忽然一阵风从身边刮了过去,烈风缓了缓神,但见那抹紫色身影已不在房中了,“哥,爷去哪儿了?”
“‘盛源’客栈”
“可是,我坏消息都还没有说啊”烈风大叫着冲了出去,“爷,你等等艾你听我说完再走啊”
------题外话------
前天学校的电缆断了,断更了一天
今天加更一章4千字的大章补偿
感谢送了1颗钻石;
jsnh19299送了1颗钻石;
jingjingji13送了2朵鲜花
jenhui送了1朵鲜花
jenhui送了1朵鲜花
我看看明天有木有时间,我继续二更去~爬去码字了!

第四十六章:王爷找来了
“公子凝殇”四字一出,顿时让本就客似云来的盛源客栈更是人满为患,店小二忙绿的焦头烂额,掌柜的却是不亦乐乎,秦小狸瞧着掌柜的钱袋装的满满的,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舔了舔爪子,将吟画叫道了自己的面前,附耳说了两句
当日,掌柜的便吩咐店小二给雪无殇换了两间最好的上房,包括吃喝皆是全客栈最好的,而且一切免费的,不收任何银钱
吟画屁颠屁颠拎了一只烤|乳|鸽跑了回来,“姐姐,你好厉害啊我将你和我说的告诉了那掌柜的,他竟真的吃住费全免了耶”
秦小狸早已逮住那只烤|乳|鸽,整个身子压上去,张嘴就咬了上去,利用雪无殇赚钱,她没收取其他的银两也就算了,若是连吃住都要不来,貌似有些说不过去了
张嘴猛啃烤|乳|鸽,咬了几口有些奇怪的盯着眼前的烤|乳|鸽,为何她会如此喜爱这玩意?
吟画还在那儿叽叽喳喳,秦小狸吃完后,伸了个懒腰道,“吟画,你先省着点说话吧,等会儿有的你应付的”
“昂?”吟画不明所以的望着秦小狸,那方秦小狸已经爬到床上去了,吃了就睡,秦小狸伸出爪子遮住了双眼,肚子越来越大了,她都怀疑自己还是狐狸么?这都成猪了
不过半日的时间,吟画总算明白秦小狸和他说的那句话的意思了,也明白为何秦小狸会特地让他和掌柜的要一个最顶层,视野最开阔,最不易让人接近的厢房了
雪无殇生性清冷,不爱多言,即使有礼,却让人感受的到他的疏离,自然不喜应付这些上门求见,轻则舞文弄墨,重则舞枪弄剑之人
因此,招待那些上门求见的文人雅士的任务便光荣的落在了吟画的身上,吟画很少见到如此多人,一个个都是求见自家公子的,他自是兴奋
为了不打扰到雪无殇,他特地让掌柜的在楼下设了个房间,接待这些上门求见之人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上门求见的每个人,他都得应对,他自然明白公子是不会接见这些人的,他挡得也得挡,挡不得还得挡
如今,在应付了几十位文人雅士,江湖剑客后,他那张眉清目秀的小脸已经垮的和大饼似的了,好不容易关上门,喘了口气,他急忙跑去了秦小狸那儿
“姐姐,我知道你有法子的,你救救我吧,楼下还有那么多人要求见公子的,我如何应付的了翱我嗓子都快哑了”吟画苦兮兮的坐到了桌前,拿起茶壶不停的喝着水
秦小狸睡的昏昏沉沉的,这会儿也算是被吵醒了,起身抖了抖身上的毛发道,“楼下还有多少人?”
吟画起身从窗户上朝下望了去,越瞧眉蹙的越紧,“楼下早已经坐满了,除去我方才拒绝的那些人,大概还有一两百人”
“你如何拒绝他们的?”
“就说公子不喜见客啊可是,他们还是不肯走,非要纠缠着不可”
“笨蛋!”秦小狸冷眸瞥了吟画一眼,“你去和掌柜的说,让他搭建两个擂台,再和那些前来求见的人道,让他们自行比试,文的在左,武的再右,最终优胜的两人,你再和他们比试一超赢了你的,方可见你家公子”
秦小狸见吟画愣愣的,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一两百人,等他们比试结束了,一来大家都累了,二来两个人总比两百个人容易对付,三来你莫不是赢不了两人?若你赢了,自然不会再有人来求见你家公子了”
“……”吟画听的眼睛唰的就亮了,“姐姐,好计谋耶,我这就去!”
秦小狸见吟画喜滋滋的朝楼下跑去了,动了动身子,也爬下了床,朝雪无殇的房间爬了过去,他明明不喜见人,为何还要带她到如此人潮汹涌的地方来呢?
他说带她来找人?
究竟是找何人呢?
当颜封绝到达“盛源”客栈的时候,客栈内的文武比试正进行的如火如荼的,颜封绝刚迈进客栈,立即有眼尖的人认出了那抹紫袍下俊美无双的容颜
“封……封王……是封王驾到了!”不知是谁开的头,一时间比武的停止了,比文的也停下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站在门口,那一抹身着紫袍,如神邸降临,在阳光的照射下让人无法直视的人的身上
断断续续的开始有人行礼,颜封绝却只是蹙着眉在人群中寻找那一抹白色的身影,众人见颜封绝不语,皆是面面相觑,却也不敢多言
就在此时,烈风和烈火也策马赶到了,烈风眼尖的一眼便瞧见了那正好奇的盯着他们瞧的吟画,他很想说出那个坏消息的,但是瞧见颜封绝变得冷酷不苟言笑的脸庞,他有些的,他说出来的后果,咽了咽口水,他沉默
“烈风!”就在烈风咽口水的同时,颜封绝那性感冷然的声音响了起来,烈风被冷的哆嗦了一下,只听颜封绝道,“小狸儿在哪儿?”
“爷,我……”
“说!”
“我瞧见小狸儿和那边那个小子呆在一起”烈风手指一伸,直指吟画,吟画账折,在他看见颜封绝的那一瞬间,他就很想遁逃的
他自然知道,来人是姐姐的相公,他有些心惊,要是被他知道自己隐瞒姐姐,姐姐有相公的事,他会不会被姐姐的相公一掌拍死?
瞧姐姐相公那冷酷阴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神情,他觉得很有可能
就在他往后缩的瞬间,烈风的手指已经指在了他的身上,再睁眼,颜封绝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无限崇拜,无比悲催,艾姐姐相公的轻功怎么可以比他的还厉害?
颜封绝隐约记得这个少年,那日他瞧见他家娘子的时候,这个少年似乎就在娘子的身边,他不曾想过,在可能找到小狸儿的同时,还可以找到他的娘子,心中一时不免有些激动!
当颜封绝的眸中闪过一抹璀璨时,吟画却被吓的转身就跑……
姐姐,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你相公再找你的啊

第四十七章:醋意滔天
气氛很压抑,压抑的让人喘不上气来,至少被颜封绝逮住了的吟画是这样觉得的,风从门外溜进来,掀起了楼上的窗纱,然而,却无法给人带来一丝清凉的感觉
周围的人都诧异的望着凌空而起颜封绝拎住了那个正往楼上溜的少年,不明所以的面面相觑,谁也不明白这期间终究发生了何事
烈风轻咳了一声,他从不知爷可以如此勇猛,逮人这种事,不是一直由他来做的么?
那儿烈火脸色也微微变了变,回过神来,立即开始清超其中认识烈风烈火的人也不少,他们亲自动手清超而且封王在此,他们自然没有留下的道理
即使不愿,也只能改日再登门拜访雪无殇了
吟画望着客栈大堂内的人一个个全走了,心下更是不知颜封绝会将他如何,他不过是没有告诉姐姐,姐姐有相公的事,罪不至死吧!
就在吟画的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各种死法的时候,颜封绝开口了,语气阴骘中带着一些急切,“我娘子在哪儿?还有小狸儿呢?”
吟画听到这话愣了愣,难道姐姐相公不知道姐姐就是小狸儿?
看姐姐相公的这涅,并没有打算找自己算账,只是……
吟画望了望颜封绝还伶着自己衣领的手,姐姐相公实在太粗鲁,得磨磨性子才行,所以,他决定了,不告诉姐姐相公,小狸儿就是姐姐的事
“我不知道姐姐去哪里了,但是小狸儿现在就在楼上,那就是那个房间,但是呢……”吟画指了指楼上的房间,还想继续说下去,这边颜封绝已经松开了他的衣领,没兴趣再听他的废话,身形一跃就上了楼
吟画不悦的蹙起了眉,姐姐这相公,粗鲁也就罢了,还这么没有礼貌,真是一点都没有他家公子好!
秦小狸爬到雪无殇的房间门口,这才想起雪无殇听不懂自己的语言,有些无奈的正想回房,却听到房内有动静,伸出爪子就推了进去,隔着屏风猛然发现,刚才的声响很像是水声,莫不是正巧遇上他在沐钥
身子停在了半途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呆在外间等着雪无殇沐浴完毕,然后再说其他的事,就在小狸儿在雪无殇的房内趴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背后有声响,回过头一瞧,门已经被踹开了
而里屋内的雪无殇自然也听到了动静,白衫一披,人已经坐在了轮椅上,出现在了门口,秦小狸眼见着自己的身上多了一条绸缎,落入了雪无殇的怀里
雪无殇身上的水渍还未全干,几滴水顺着他的发梢落在了秦小狸的身上
秦小狸甩了甩脑袋,就注意到了门口那双阴寒的如同万年寒冰的双眸,正紧紧的锁在自己的身上
好生俊美的男子,美的霸道,美的张扬,似乎在哪儿见过似的,只是这眼神……
秦小狸蹙了蹙眉,好奇怪的感觉
颜封绝的眸光越来越深沉,寻了如此之久的小狸儿居然躺在另一个男子的怀中,他已是不悦,而此时,小狸儿看着他的眼神仿若看陌生人一般,更是让他怒火中烧
这气氛紧张而压抑,很有剑拔弩张的气势
小狸儿收回在颜封绝身上的视线,望向了雪无殇,她在询问他
雪无殇伸出手抚了抚小狸儿的毛发,这举动却让颜封绝的双眸几乎喷出火来,对着小狸儿大叫了一声,“小狸儿,过来!”
秦小狸被这突如其来的爆吼声吓了一跳,眯起眼睛瞪过去的同时也在吃惊那男人如何知道她的名字的
这男人怎么这么凶?
莫不是雪无殇就是带她来找他的?
若是这样,秦小狸瞪了颜封绝一眼后,缩进了雪无殇的怀里,这么凶的人,她为何要寻他?
“小狸儿!”即便是喜怒不形于色的颜封绝,在寻秦小狸寻了那么久后,得到的却是秦小狸如此这般冷淡的态度,一时也被气着了
雪无殇此时也终于开了口,“封王”
“小狸儿!”颜封绝丝毫不理会雪无殇,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只是盯着秦小狸的一举一动,秦小狸继续往雪无殇的怀里缩
秦小狸怀疑她现在如果跟这男人回去,很有可能会被他一奖了
雪无殇眼见着这两人搞成这样,他该做的都做了,最后的结果如何,却不是他能控制的,扶了扶小狸儿的毛发,“小狸儿,去吧,他是你要寻的人”
秦小狸不理,将头埋进了雪无殇的怀里,爪子死死的抓着雪无殇的衣物,他若是将她送给这个男人,她肯定她会逃跑的!
颜封绝将秦小狸的这些举动全都收入了眼中,双手不由得紧握成了拳,他寻了如此之久,得到的就是这般的结果么?
“小狸儿,你当真不愿跟我回去么?你当真要跟着那个人么?”颜封绝的声音低沉的如幽谷,让人听不清其中的情绪
然而,秦小狸却在听到他的这两句问话后,不自觉的颤抖了两下,就连肚子也莫名的一痛,似乎有东西在自己的肚子里捣乱
“小狸儿……”相比于颜封绝如夏日里暴晒的愤怒,雪无殇的态度则犹如冬日里的飘雪,温柔细致的
秦小狸抬起了头,有些许犹豫,她内心深处似乎是想和那人回去的,但是她的脑子却清楚的知道,她不想跟那人走
这种矛盾的心理,似乎是第一次出现
烈风烈火吟画不知何时也已经站在了门口,烈风就知道会出事的,这对爷来说果然是个坏消息,但是不曾料想爷会暴怒到如此地步
“公子凝殇”这次,颜封绝是看着雪无殇在说话,雪无殇抬眸,两人的视线相撞在了一起,顿时让周围的四个人都感觉到了不一般的气息
“封王”
颜封绝忽然扬起了一抹淡笑,“素闻公子琴艺双绝,不知此时可是前来参加‘千绝盛会’的?”
话题突然被拉开了,站在门口的三人皆是一愣,雪无殇却只是轻柔的如同一丝尘埃般回答道,“封王过奖了,何来的双绝,不过是闲暇时无聊的消遣罢了我此次前来,并非为了‘千绝盛会’”
“那是为何?”颜封绝的视线落在了秦小狸的身上,而雪无殇的手也落在了秦小狸的身上,身为当事人的秦小狸,将头埋进了雪无殇的怀中,当起了缩头乌龟

第四十八章:你走我跟
雪无殇微微扬起了嘴角,却并不言语,修长的手指在秦小狸的身上拂过,眼见着颜封绝的双眸越发冰冷,心中多了些许无奈
颜封绝并未因雪无殇的沉默而有一丝发作,他的双眸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