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白虹贯日-第4部分

青年一手持玉剑遥指余希,一手拿出了一块灵石略一用力便捏了个粉碎。
“看你捏碎一块灵石一点不可惜的样子,想来是身家不菲,这样吧,你给我一百万块灵石,我就将此人交给你,如何?”余希在阵法内坐在了一把竹椅正sè而道。
“小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要让你明白,惹恼了我秦渠梁的代价,六佾剑阵”紫袍少年说罢便舞动起玉剑,一时间余希便见玉剑发出了数道剑气。
剑气离剑而出,攻击着阵法,阵法之上泛起了一道道白光,但余希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想到了一些事情。
“六佾剑阵,这家伙难道是诸侯嫡子,听其说话的口音像是营国之人,看来是营国长公子。不过我虽然是营国之人,但一入修真界便不用受这层礼数的束缚,不过就算不用遵守礼数我亦没理由与之敌对,书院的破灭并非他之过错。”余希想到了这里便开口道:“长公子还是速速回去,在下并不愿与你为敌,还请您自重”。
“看来一入修真界,凡人礼数都算不得数了。罢了,此次先放过尔等,别让我再遇到。”紫袍少年听闻余希一些话似乎想起了一些事,自己进入修真界以来仍然太过在意自己的凡间身份,以至于心高气傲,发生了不少争斗。而刚才同乡之音传入耳朵,紫袍少年便有一丝泪水慢慢留了一下来,这一次他要割舍掉凡间的身份来冲击仙道的荣耀。
紫袍少年转身而去,而余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便开始查看晕倒的蓝袍青年。
第十三章 有朋自远方来
“你是谁?”从昏迷中醒来的赵余义面容苍白但却带着戒意看着余希。
“我是此座阵法的主人,道友还是先养好伤再说其他。”余希笑着脸sè却是不变镇定自若地说道。
赵余义听闻余希此言脸sè一阵变幻似乎想起了什么事,于是抱拳说道:“多谢道友搭救之恩,在下一时糊涂未能分清,还望见谅。”
“好说,好说。”余希见此人此刻面sè依旧苍白伤势严重便不打算问些什么只是示意他赶快打坐调息养好伤势,赵余义见余希这般出言行事便卸去了一丝防备之心,开始于阵法之中打坐修炼起来。
数rì过后,一把飞剑像一道长虹于阵法之外舞动,一会儿挽出一朵剑花,一会儿似蛟龙于云中翻腾,看似炫目至极。
“赵道友好剑术。”余希轻轻拍了拍手掌着在阵法之外舞动的飞剑笑着说道。
“区区小术,不值一提。”赵余义收起飞剑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
余希听闻此言倒来了一些兴致,便出言问道:“道友认为何为大术?”
“白虹贯rì,气冲霄汉。”赵余义见余希此问便斩钉截铁地答道,其脸上浮现出一丝坚毅的表情。
“哈哈哈哈,道友豪气在下佩服,可惜此处却无热酒助兴。”余希话锋一转露出了一丝遗憾之sè。
“我等修士并非俗人,何须酒,一腔热血便足以。”赵余义说着说着露出了激动地神sè,似乎很久没有到能谈话的人一般。
“道友你这么一说但让我有些明悟,进入修真界这一段时间以来,虽然感觉自己得到了强大的力量,但是感觉失去了某种东西,变得有点不像自己。今天遇到道友才发现自己过于在乎自身得失,而少了一腔热血,年轻人若没有一股热血还算什么年轻人,还谈什么与天竞zì yóu。听道友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余希似乎被赵余义的话所触动,想起当年在书院之内羡慕刺客游侠的rì子,一时间热血便涌了上来。
“道友倒是真xìng情,若是不嫌弃,我赵余义今天便交了你这个朋友。”赵余义说罢便伸出手来。
“好,我余希今天也认了你这个朋友。”余希说着说道伸出了手和赵余义握在了一起。
两人手我再一起一起,余希便感觉一股热血从赵余义手中传来然后自己也开始变的热血沸腾起来,热血豪情也许就是这样吧,余希这样想着。
过了很久,余希恢复了常sè,开始和赵余义讨论朝宗会之事,余希对他说出了自己修建阵法出租换取灵石的想法,赵余义当即表示要去山中去帮他招揽客人。余希听闻此言略感过意不去,打算和他同去,但赵余义却说余希修为过低,没太多手段没必要以身犯险,余希见此便不再执着,只是将当初得来的数道符篆分了一半给了赵余义。
……
“白道友,你说这里真会有一座客栈么?我怎么只感觉到了一股猛兽的气息?”一位练气期七层左右身着黑衣的年轻修士看着远处光秃秃的山峰有些疑惑地说道。
“王道友,你觉得赵道友会骗人吗?”一位练气期七层的jīng悍修士淡淡说道,似乎对此黑衣修士的疑惑并不在意。
“可是这里根本感应不到修士存在的气息?”黑衣修士放开神识少朝四周扫了扫仍然不放心地说道。
“两位可是来住店的?”一道淡淡地声音传来,使得两人心头一震,两人一阵紧张纷纷掏出了兵器。
“两位不必疑惑,此处正是正下所设的客栈。”这时余希将阵法现形了出来。
两人见到此幅情景疑惑才略有所消,只是对山中之物仍然有些在意,便轻声地说道:“道友可知道此山之中有些什么?在下总感觉一阵心悸”。
“此山之中居住了一群喜爱生灵血肉的噬血蚁。”听闻此言两人神sè又是一变,转身便yù走。
“两位不必在意,我这阵法能隔绝生气,此山之中的噬血蚁是无法感应阵法内之人的,只要不在此山附近打斗散发出强烈的生气便无甚大碍。”余希见两人有些在意山中之物便解释道。
“原来如此,此座山内的噬血蚁对旁人来说是祸害,但对道友来说还是此阵的守护者,道友真是好算计。”jīng悍修士停了余希一番话便疑虑全消,笑着说道。
“白道友,难道我们就真的这么住进阵法,你就不怕他略催动阵法谋害我俩?我看这阵法的威势不凡,至少抵挡练气期八层修士,就算遇到练气期九层修士也能抵挡片刻。”黑衣修士暗中给jīng悍修士传了一道音而没让余希发觉。
“此片山中难觅安全之所,再说还有赵道友的介绍你还担心什么,难道你觉得赵道友会暗害我俩,你还记得自己的命是谁救的吗?”jīng悍修士听到黑衣修士的传言浮现了一丝怒sè,狠狠地说道。
“两位是否先进来再说。”余希见两人站着不动神sè有些变化,微笑着说道。
两人交了一些灵石,余希则给了两人两块玉符,让他们各自寻找满意的房间。片刻过后后两人选定了远离余希的两间在付了一些灵石然后就此住了下来。
两个人打算住在此处等到朝宗会开始,每人给余希交了一百块灵石之后,于自己的房间一阵布置之后和余希打了一个招呼便出去寻宝了。
“一个人一百低阶灵石,十个人一千,一百个人一万……”余希计算着出租阵法房间的收益,一时间掉入了灵石堆之中,不知不觉露出了痴呆的表情。
“余道友,余道友。”一阵急切的声音传来,余希转头一看才发现赵余义出现在了阵中,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便有些脸红。
“失态了,一不小心便沉浸在了灵石的魔力之中。”余希摇了摇头自嘲道。
“看来已经有客人前来光顾了,不过此次回来却是有事和你商量。”赵余义正sè地说道。
“何事?”余希见赵余义一脸认真的表情便有些在意地问道。
“我在山中发现了一处隐秘的阵法,凭我一人之力无法开启,但又不想惊动他人,只好来请道友帮忙。”赵余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说完便盯着余希生怕余希不会答应。
余希听闻此言想了一会儿,神sè有些变化,最后咬了咬牙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
“能否等我几rì。”余希轻声说道。
赵余义见余希这般言语。心中一快石头落地便露出笑颜,笑着道:“不急,只要道友答应,哪怕是十天半个月也能等”。
“不用十天半月,七rì过后我便陪道友同去。”余希淡淡地说道,但体内却是一股热血涌起,让身体有些发热。
赵余义见余希说好时间答应下来,便转身而去,其步履轻快,似乎得到了余希的允诺显得有些兴奋。
当赵余义离开之后,余希进入了打坐之中,开始思索起来。
“如今我才练气期五层,只是略懂一些阵法,若是临时遇敌便只能通过赵道友拖延时间了。”余希想着不拖后腿的办法,但是想了许久也只想到了让赵余义拖延敌人自己慢慢布阵的方法,一时之间余希倒是有些郁闷。
“把破魔箭带上或许能有些帮助,可惜不能将此座阵法都搬去。嗯,破魔箭,阵法?”余希自言自语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
七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余希将阵法有扩大了一些,整个阵法出去余希所居已经有了十五个小房间。余希在阵法之上设置了一道法术,投入五块灵石便会有一块玉符出现,拿到玉符便可进入房间居住一rì,若是投入一百快灵石便可以一直居住。余希担心别人发现不了,还有阵法之前树立了一块招牌,上面用法术刻了一行歪歪斜斜的大字。
一rì五灵石,一百灵石永久居住,若想住店请将灵石投入阵法之中,此阵能抵挡练气期九层修士攻击,阵外之山又有噬血蚁为邻,实乃安全的居家之所。余希刻完字自己认真地审视了一番,自我感觉良好便回到了阵法之中认真调息,做好探险的准备。
片刻过后,一道长虹从远处飞来,化为一道人影落在了阵法之前,此人便是余希一直等待的赵余义。
余希似乎感应到了来人,便睁开双眼,站起身来,走出了阵法。
第十四章 破阵
郁郁葱葱的青山之中,突然出现了两道身影,惊起了一片飞鸿。
余希抬起头看着丛林中被惊起地飞鸟,目露一丝忧郁之sè。赵余义此刻注意到了余希的表情当即宽慰道:“余道友无需在意,此座山峰妖兽不少,群鸟惊飞乃是常事”。
“倒是我多心了,继续走吧。”余希闻言松了一口气,便收回目光继续跟着赵余义身后继续走着。
走了片刻,两人看到了一段长而陡的石阶,石阶上长满了青苔,似乎这条石阶很少有人走过的样子,而石阶上的青苔似乎有某种隔绝神识的能力,让两人看不出来石阶究竟是什么材料构成。
“要上去吗?”余希似乎有些疑惑看了赵余义一眼。
“当然。”赵余义说罢便率先走了上去,似乎对这一切颇为熟悉。
走在青苔石阶上,余希险些滑了一跤,之后只得动用体内的灵气来保持均衡,当余希走过数十级台阶之后便发现自己经消耗了小半法力,一时间余希停住了脚步思索了起来。
赵余义走在余希前面,但走了一段时间发觉余希的气息慢慢变淡便停下步向下望去,这时赵余义发现余希正坐在离自己数十个石阶的石阶之上一动不动,似乎在想着什么问题。
“余道友,可是发现了什么异常。”赵余义见余希这副模样便询问道。
“赵道友难道没察觉这石阶有些诡异,似乎能慢慢吸收我们体内的灵气。”余希转过头望着赵余义正sè而道。
“吸收灵气?道友是在说笑吧,这段石阶我可是上去过一次的,虽然需要灵气保持身体平衡,但从来不曾感应到石阶吸收灵气?道友莫非是累了,若是累了便休息一下再上去,我倒是不急。”赵余义笑着说道,似乎没感应到什么异常。
“既然这样继续走吧。”余希说罢便站起身来继续走着,便走便调节着体内的灵气,虽然感觉所耗灵气比开始减少了不少,但似乎依旧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只是余希没法发现这处不对劲来自哪里便不再思考跟上了赵余义的步伐。
走到台阶一半时,余希已经耗光了体内所有的灵气,而赵余义仍然在往上走着。“练气期五层和八层的差距便是这么大了。”余希露出了苦笑自语了一句便拿出了几块灵石开始补充灵力,片刻时间过后灵石化成了粉末随风吹散,余希感应着身体内充盈的灵气便站起身来,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小半个时辰过后,当余希踏上了最后一个石阶便发现了赵余义坐在一道古朴的石门之前打坐调息,余希见此亦盘坐在地开始打坐恢复灵力。
片刻之后余希便睁开眼睛便发现赵余义已经站起身来,望着石门露出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余希顺着赵余义的目光看去,便发现这是一道古朴的石门,石门大约三尺宽,八尺来高仅仅能供两人同时通过。石门之上有不少凸起,看似一道道掌印,似乎就像很久之前此门之中关门了一位绝世凶人,而绝世凶人突破不了此道屏障便在门内留了不少掌印。
余希看了看掌印便发现了其威势不凡,顿时之间对是否破开此门有些疑虑。
赵余义看到了余希脸上的表情,便笑着道:“此门之上的掌印看上去已经有了不少年月,而两界群山十年才开放一次,只有练气期修士才能进入,难道余道友还担心此中有活人?”
“倒是我多虑了。”余希听闻此言便发觉自己似乎太过小心了,便自嘲的笑了笑。
“此处的阵法便全看道友了。”赵余义笑着说道,看其神情似乎对余希抱有极大的信心。
听闻此言余希便不再多言而是走上前去,在离石门二尺处盘坐了下来。
余希盘坐在石门前,闭上了双眼伸出了双手触摸到了石门之上便感觉触摸到了一潭湖水,有种不规则的波动不断传来,当余希想要捕捉那种奇妙的波动之时却发现怎么也抓不住。
“这样不行,用神识感应试试看。”余希这样想着,立刻将神识外放想要凭此感应出此门的一些奇异之处,但余希刚刚将神识放了出来接触到便感觉脑袋一根针狠狠地刺了一下疼痛异常,当即将神识收了回去。
赵余义看着余希脸上出现了痛苦的声sè不由得关心地问道:“怎么了?余道友,若是不行便不必继续了。”
“没事,只是略伤了一点神识。”余希脸sè露出一丝苍白,但有一股不服输的气势却出现在了心中。
“老大爷,看你了。”余希心中默念了一句,便开始感应体内的‘破’字,这次余希感觉它似乎比以前好处了一点,也许是自己修为提升了一些的缘故吧,余希这样想着。
当余希体内的灵气与‘破’字连接在一起之后余希便发现体内的灵气之中出现了一种异常的力量,这种力量蠢蠢yù动似乎有一种要打破一切的感觉,但这种不感觉不仅不让余希害怕反而让余希有了一种能战胜一切的信心。
当余希体内这种异常力量出现之后余希便感觉这座似乎活了过来,门中如水的波动都开始避开余希双手所在的地方,余希发现这种情况便再次放出神识,将神识蔓延到这片没有异常波动的门板上,很快余希便发现这看似密不透风的石板之上有这一丝长长的缝隙。
余希感应到这一破绽便收回了灵气,收起了神识,站起身来,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若有所得的笑容。
赵余义见余希这副表情便知道余希有所发现,不由得急切地问道:“道友可有所发现?”
“将力量集中于一线,灌入门中,此阵可破,不过最好是用剑术,要一气呵成。”余希发现了此间破绽收起功法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并指了指破绽的位置。
“剩下的交给我了,道友先做些调息,看我来破开此阵。”赵余义听闻此言露出了笑意,不知道是为发现阵法破绽而高兴还是因为一直依靠余希而自己无所事事而不好意思。
余希闻言便旁坐在了一旁,静静地打坐恢复,而赵余义此时却祭出一把长剑,嘴里念叨着不知名的咒语,手中不停的掐着法诀,一时之间长剑之上泛起了一道淡淡的青光,但余希却从那淡淡的青光之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和一股冲天的豪气。
当剑上的青光越来越浓,赵余义的神sè也变得紧张,额头上一时落下一滴滴汗水,但赵余义虽然紧张但眼神却充满坚定,就算汗水滴落到眼睛也一眨不眨。当剑上的青光的浓度到达一个极限之时,赵余义动了,只见他轻轻挥动了此剑,一道青sè剑气便没入了石门,其没入的位置确实和余希说的破绽之处一毫不差。
当赵余义挥出这一剑后便瘫坐了下来开始打坐恢复,似乎刚才那一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看着剑气没入石门之后,石门依旧没有反应,余希的脸sè却有些不好看。
“难道还不行么?”余希看得很清楚,那一道剑气的确完美的找到了那处破绽,但是为何门没开余希却有些不是很明白了。
“余道友别急,我似乎听到了某种声音。”离石门比较近的赵余义淡淡地说道,似乎已经恢复了不少力量,面sè变得红润起来。
余希听闻此言便闭上了双眼,突然余希便感觉一股极小的轰鸣之声从远处传来然后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余希听到了这奇异的声音便睁开了双眼,这时余希便到石门分成了两道,缓缓地缩进了两边的石壁之中。
余希和赵余义见此彼此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发现自己激动地神sè,两人不禁大笑笑起来。
当笑声还在这片山林回荡之时两人已经进入了石门中,片刻之后回声消失于林中,而石门也慢慢地关闭了起来。
第十五章 浮空石与小白鼠
余希和赵余义从门中走了进去发现一面一片黑暗,余希见此便准备使用火球术照明,不过当余希正准备施法之时赵余义制止了他。レww&レ
“山腹之中常有异常之气,遇到火极易爆炸,道友还是谨慎点好。”说罢赵余义便施展了灵目术。
余希听闻此言便停止了施法,同样施展了灵目夜视之术。
在双眼能看穿黑暗之后,余希发现脚下是一条陡峭的石阶路,而且石阶浮空而立,但不少石阶都有损坏之处,似乎稍不小心一脚踩重便会跌落到山低。
“浮空石”赵余义见到浮在空中的石板有有些兴奋地说道,脸上出了一丝激动的神sè。
“这些石头很厉害吗?”余希面露不以为然之sè好奇地说道。
“浮空石不用灌注任何法力便可以浮空,是制作飞行灵器法宝最好的材料,可惜我没并不能将它们取走。”兴奋劲过后赵余义似乎冷静了过来露出了一丝遗憾的神sè。
“这又是为何。”余希听完赵余义说明浮空石的作用后有些心动,但赵余义转头说出了不能取这些石头反而让余希有些纠结了。
“浮空一般只会出现几块,传闻只有一种地方说浮空石会大量出现。”赵余义正sè地说道。
“哪种地方。”余希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一副颇为感兴趣的样子。
“绝迹之地,传说这种地方都存在于山腹之中,走到下山底和返回都只能通过浮空石一步一步的走,不能飞行,亦不能跳跃,连攀登石壁返回也不能。”赵余义淡淡地说道。
“既然这样便不取浮空生了,我们先走下。”余希听到赵余义说的话当即熄掉了取浮空石的心思。
余希和赵余义小心翼翼的逐步向下走,因为害怕踩空,因此花了半刻时间才来到山低。
走到山低,余希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山底只有几丈宽呈现一个整齐的方形,就像有能工巧匠jīng细的切割过一般。
当余希还在扫视四周时赵余义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余希跟着赵余义走了过去便发现角落之处有一道拳头大小的泉水眼,带着灵气的泉水不断涌出地表,而泉眼之中有一只白毛小仓鼠正在泉眼之中开心的泡着澡喝着泉水,其神情似喝醉了酒一般,见两人到来却没有任何反
应。
“灵眼,这便是灵气聚集之地灵气的另外一种变化,在此处打坐修炼要胜过外面不少。”赵余义淡淡地说道,但似乎并是特别在意,反而看着泉眼之中的小仓鼠露出了一副感兴趣的神sè。
“这小家伙似乎这片空间的主人。”余希笑着说道,似乎并不打算将‘小家伙’请出泉眼。
但树yù静而风不止,虽然余希并不打算将它请出,但它似乎听到了两人说话的声音,一个机灵突然便从泉眼之中跳了起来,对着余希呲牙咧嘴,一副你别惹我的模样。
当余希蹲下身去准备逗逗这小家伙之时,它便如同见了鬼魅一样的拔腿便跑,而余希似乎小孩子心气发作便跟着它身后,一连追了好几十个圈。最后小家伙望着余希露出了一副算你狠的神sè便贴着某处石头用头轻轻碰了碰,一扇一人高的石门便就此打开,小家伙跑进石门回头看了一眼余希,其模样似乎有些挑衅,就好像在说‘你来打我啊’。
余希此时似乎智商被小仓鼠拉低到了同样一个层次,便头也不回的冲进了石门,一副要与小家伙决一死战的模样。
在赵余义准备叫住余希时石门已经突然关闭,赵余义在石门外使了几道法术见不能破便开始一寸一寸仔细探查此地,藉此知道破门之法。
……
“疼疼疼。”余希进入了山洞便双眼一片漆黑似乎一头撞到撞到了某个硬物之上发出痛苦的叫声,当余希适应这片黑暗之后再次开启夜视之术便发现了自己刚才撞到了一根铁链。
铁链共有五根,颜sè陈旧,其上似乎还存在着某些灵力波动,看上去是用了困住某个厉害的人物。顺着铁链余希看到了一具白骨,白骨的四肢和颈部都被铁链锁着,铁链的一边连着则墙壁,余希试着动用法力在墙壁之上打了一拳便发现墙壁有避法的效果,这便难怪此人不能逃离此处。
余希看着白骨的sè泽便断定此人死去了不少年月,而白骨之上的衣物却栩栩如新看来颇为不凡,不过余希见此衣物却没有妄动。
“小生意外进入此地,不小心打扰前辈沉眠,诚惶诚恐,还望前辈不要怪罪。”余希面容严肃地对着尸骨磕了三个响头。
就在余希磕完头的刹那,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余希面前一块巴掌大的石板滑了开来,一本拳头大小的小书便出现在了其中。
余希见此露出了激动的神sè,再次对着死去的前辈表示了感谢。
拿起这本小书,余希便感觉如同触摸到了jīng致的丝绸,手中有一种柔顺滑腻的触感,一时间舍不得放开手忘了打开此书。
短暂的失态过后,余希恢复了正常,打开了此书便发现第一页写四气归元诀几个古朴的大字。接着向下翻去,余希脸sè越来越激动,最后发出了‘哈哈’的大笑声。
“原来此物是五行诀的后半部,我就说怎么五行诀的修行怎么事倍功半,原来缺少一半,难道是关押前辈之人拿走前一半去祸害此界修士的吗?”余希自语道,似解决心中一个大难题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不过余希开心有个小家伙便不高兴了,此时它正躲在这片狭小的空间内某个余希不易察觉的角落偷偷看着余希,见余希得到了宝贝便心生不悦,便打算爬到余希的头顶送余希点‘礼物’,但是但他还未爬到余希头顶的墙壁壁便打开了连着此片空间另外一道石门。
小家伙这次没有进入石门,而带着惶恐不安的神sè从墙上爬了下来围着白骨打着转。
这时‘嘶嘶’的声音响起,余希便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妖气从从石门之中传来了出来,似乎有一条修为jīng深的蛇妖居于其中,余希望了望着片小空间,露出一丝无奈的神sè,此片空间,只有半丈宽,一丈长,一丈高,并不足以施展开身法灵活走位躲避攻击。
时间并不容余希多想,一转眼一条水桶粗,数丈长,长者黑sè鳞片的妖蛇便游了出来。虽然此地狭窄,但此蛇却如蛟龙戏水般活动自如,在余希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便用蛇尾将余希缠绕住,然后不断缩紧着身子,似乎要将余希活活箍死。
在被妖蛇缠绕的刹那余希便心道不妙,但时机已经晚不及释放任何法术,随着蛇妖越缠越紧余希便感觉灵气流通不畅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不一会儿余希便感觉头晕眼花。
余希知道此时不能睡着,但就算不断地提醒着自己当也无法抵挡住来自灵魂的困意。
当余希昏死过去之后,妖蛇并却没有张开血盆大口立即吃掉余希,而是为了庆祝自己捕获猎物而高兴的扭动着身子。
这也难免它如此,经过无数年没有食物的黑暗牢笼生活之后捕捉到了猎物,任凭是谁也会高兴地手舞足蹈。但是它却有些过了,在为自己庆祝的过程过它似乎想同时报当初被囚禁之仇,于是将余希扔在了地上用尾巴将铁链锁着的白骨打了个粉碎。
就在它因为报的大仇得意洋洋之时异变却产生了,粉碎了一地的白骨之中,一股股令人恐惧的气息传来了出来,这些气息汇集到了一起最后化作了一位身白袍须发鬓白面sè癫狂的老人。
黑sè妖蛇见到了老人如同见到老鼠见了猫,躯体因为紧张不安而抖动,于是藏起头颅紧紧的缩成了一团。
“我因走火入魔自困于此,而你却偷走我一半道诀引来敌人攻击我,但你知道为何他依旧将你困于此而不放你出去?”老人淡淡地说道。
巨蛇发出了一丝悲鸣声似乎表示并不明白。
“背叛了第一个主人,便有可能着背叛第二个主人。你因我开启灵智,今天便与我同去吧。”白袍老人轻轻地说道,但眼中却有一丝落寞之sè闪过。
老人简单的对着妖蛇一指,不带一丝烟火,巨蛇的身体慢慢的由实变虚,最后化为了一道淡淡的黑光浮在了老人的脚下。
“你得了我前半部经书,如今如此找到了后半部,算是与我有缘。但有因便有果,承我之情,便要还我之恩,此次你若是能去的了上界便为我这几件事吧。”老人看着余希笑着说道,但却不知道是因为功法有了传承而高兴还是因为找了个能帮助自己了却生后事之人而高兴。
老人说完轻轻一挥手余希便被送出了石门,同时被送出来的还有一直与余希斗气的小家伙,但此时小家伙却因惊慌躲进了余希的怀中。
片刻之后余希慢慢恢复了意识,但余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便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这一下让余希感觉到了疼痛,但余希却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反而高兴了起来,而呆在余希怀中的小家伙见余希自己抽自己耳光也开心了起来。
“去上界之后,去五行谷,找四时君吴季的直系后人,并保证其安全。”余希确定自己还活着之后发现脑中多了这么一段信息,但回想事情的前前后后便很快明白了过来。
“大概是前辈救了我吧,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下一定不会忘记前辈的嘱托。”余希轻轻地说道,面对石门再次给前辈磕了几个响头。
第十六章 异变
当余希和赵余义走入石门后片刻,整座山突然躁动了起来,成群的妖兽都离开了自己的领地向着石门之处狂奔,这群妖兽在狭小的石阶上挤在了一起,努力的向上爬着,有些妖兽就算被挤到了石阶之外掉了下去仍然再次向上爬。レww&レ
来到了石门之前的妖兽带着渴望的神sè不断敲打着石门,石门发出了‘嘭嘭’的响声,石门之前容身之处太小,而众多妖兽都为了争夺一寸立锥之地而大打出手,这争斗超出了平常领地猎物的争斗,也远比在石阶之时激烈,就连平rì不喜争斗胆小怕事的妖兽也参与了其中。
一头立于石门之前的大猩猩张牙裂嘴,不断挥舞着拳头,将它身边两只妖犬头颅砸了个粉碎,但是他还来不及高兴,一头妖猪便将他撞下了山崖……
地面的妖兽争斗的激烈,天空之中的飞禽也不遑多让。这一群群千奇百怪的飞禽离开了各自的安乐窝,围绕山峰不断的盘旋,不时有不少血肉和残破的羽毛从空过落下。
山中发生的这些异变,余希和赵余义两人并不知晓,但此山的动静太大,不少在此山附近或者更远处的修士都发现了此处的异常,短短一短时间内山脚之处便聚集了一群修士。
……
“余道友,可否找到出去的办法?”赵余义此时正神sè不安的盯着某处,有些不安地说道同时手中不断结着某种法印朝某处发出了一道淡淡青sè剑气。
“此处灵气过于浓郁,反而让体内灵气有些紊乱,也许要花费不少时间。”余希快速地说道手中动作虽然慢但有条不紊。
一声闷哼之声响起,赵余义吐了一口鲜血,脸sè变得有些苍白,结着法印的双手变得颤抖了起来,手上发出的青sè剑气越来越淡,最后青sè剑气渐渐消失,赵余义昏倒到了地上。
赵余义的倒下让余希心神一片震动,本来体内灵气混乱的他此刻更是感到灵气于体内的经脉之中很冲乱撞,周天循环也变得奇怪起来,一会儿运转的十分快,一会儿运转的十分缓慢。原本余希每次进行周天循环都会保持好五行灵气的均衡,但此时大量高浓度灵气自动灌入体内却是没法再次保持平衡,余希感觉只感觉经脉被大量灵气强行拓宽,经脉疼痛异常,下一刻身体似乎就要爆炸。
“既然想要涨爆我干脆就将灵气全部吞噬掉,死了也做一个饱鬼。”余希盘坐地上面sè疯狂恶狠狠地说道,手中不断地掐着法诀,打开了周天岤窍和全身经脉全力吸收灵气,这时只见周围的灵气全部朝余希立身之处汇集了过来形成了一道旋风,而余希端坐在风眼之中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将灵气不断吞噬了进去。
余希此刻似乎处在了一种清醒与不清醒之间的状态,既能感受到经脉骨骼的破碎之声,感受到那撕心离肺的痛疼,但却感觉感觉不到身体存在的质感,似乎自己的神魂的神魂漂浮到了空中,**盘坐于地面,两两分离了开来。
余希发觉了这种情况之后感到一阵惊慌,不由得伸出双手触摸自己的身体,但却感觉不到一种实感,只感到了一阵虚无。
余希发觉这种情况便朝下望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正盘坐在地依旧在结着法印,而周天经脉之中的灵气全往一个岤窍涌了进去,那个岤窍发出了耀眼的紫光,刹那之间照亮了整个身体。紫光照耀之处,原本破碎的经脉,骨骼此刻更是完全粉碎开来,但破碎过后紫光散去一条条新生的经脉和骨骼又重新开始慢慢生长。当周身灵气开始变得稀薄,周天循环开始变慢,余希便感觉身体有一股吸力传来,将自己吸了回去。
余希还来不及感应身体发生的变化,此时异变又起,原本灵气爆发的灵泉眼,此刻散发出了一股带有妖气的灵气,余希怀中的小仓鼠突然变得双目通红,余希见此便施展了一道法术将他封印了起来一手抄起昏倒的赵余义踏上了浮空石。
“可恶。”当余希踏上浮空石之时,妖气便的更加浓郁,很快的布满了谷底开始慢慢上升,看着即将淹没身体的妖气,余希露出了一丝无可奈何的神sè,走在浮空石上却只能按部就班一步步的走,却丝毫急不得。
余希走在浮空石之上想着如何解决这片妖气之时却听到了头顶上传来的一阵石门破碎之声,余希定睛一看便发现自己进来的那道石门已经破碎,不少石块跌落下来,但同时跌落下来的还有一头头红着眼的妖兽。
“糟糕。”余希在心中说了这么一句便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妖气进入了自己的体内,自己的身体便不听使唤,脚步变得轻灵,飞快的踏着浮空石,转眼之间便走出了石门,来到了山顶的八角楼顶之上,这时这股妖气便从余希体内蹿了出去,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这家伙想让我成为众矢之的。”余希恢复了正常抱着赵余义,看着山下便发现山顶盘旋的飞禽和山脚的修士都在注视着自己,余希从那些火辣辣的目光之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善之意,一时之间便不打算走去而是放下赵余义开始打起坐来。
“小子,下山交出宝物,本大爷可以留你一命。”一位肥头大耳的布袍修士拿着一根气势不凡的长棍指着余希大声叫道。
余希闻言默不作声也不做任何反应只是继续打坐,但山顶盘旋的妖禽虽然不开口,但是却朝余希俯冲了过来。
首先冲着余希飞来一头飞鹰,这头鹰双翼展开约丈许,双爪如钩,双眼闪着凌厉的光芒,拍动着翅膀震动着空气形成一道狂风,狂风接着化为无数风刃朝着余希飞了过来。
余希见此面不改sè,不动声sè的拿出一张弓搭好一根破魔箭朝着飞鹰shè了过去。破魔箭于空中划出了一道白光其周围环绕了一团血sè之云。
风刃遇到血sè之云便如雪一般融化了开来,而此时破魔箭依旧不停息于半空之中将飞鹰击落。飞鹰落在了地面了便变成了一副骨架,只有几只全身鲜红的几只蚂蚁停留在其骨架之上嘴中衔着些许血肉。
一头妖禽死掉并没有让其他妖禽却步,而余希则是盘坐于楼顶不断shè出箭,片刻过后便只见十几只妖禽的骨架掉落了在地上,当然还有数百只血红sè的蚂蚁于山林之中四处觅食。
余希的这一番动作似乎震慑住了天空的飞禽,他们不在于山顶盘旋而是飞入石门之中,而山脚处的修士见余希这番动作也变了变sè。
“破魔箭噬血蚁。”有位眼尖的修士似乎看出了余希使用的手段,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sè。
“派几个人盯住他,其他人跟我进山猎杀妖兽。”领头的修士发现余希似乎是个棘手的货sè,山中妖兽大多进入石门,便打算暂时放过余希专心猎杀妖兽。
领头修士说罢便一马当先冲入了山中留下了几个实力比较弱的修士站在了山脚之下远远的盯着余希。
余希端坐于楼顶之上,此刻却是一片平静,似乎山中之事皆与他无关。余希盘坐山顶,开始内视便发现周身经脉比之前坚韧不少,虽然看似与之前没太大差别但在呼吸吐纳之间发现自己所吸收的灵气接近之前的两倍,也就是说之前要花一个时辰布置的阵法现在半个时辰只需要半个时辰。
余希见众位修士此刻忙于猎杀灵兽无人干扰自己便直接无视了山脚之下的几位修士开始慢慢布置阵法。
“大哥,这小子好像在布置阵法,怎么办?”山脚之下一位眼尖的灰袍修士似乎发现了余希的动作,大声的叫喊着。
“这小子的命有妖兽值钱吗?别管他做什么,只要盯住他就行,等猎杀妖兽之后再解决他。”领头的壮硕修士淡淡地说道。
“可是……”灰袍修士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被壮硕修士双眼一瞪便将话吞了进去,只是神sè之中仍然有一丝不安的神sè。
第十七章 莫烈
“大哥。レww&レ要不我们进?那群妖兽一个个冲了进去,莫非里面有什么宝物?”一位马脸修士一边猎杀者妖兽一边说道看其模样解决个把低阶妖兽似乎不费吹灰之力。
“楚老弟,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进去的好,继续在外面猎杀妖兽就足够了。对妖兽来说是宝贝的东西对我们修士来说却并不一定。”壮硕修士淡淡地说道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但随后摇了摇头继续猎杀着妖兽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