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河(黑蕾丝系列)-第8部分

「你应该清楚。」我的声音很刺耳。
「为什麽我应该知道?」
「是你们造成这件事的,你和卡尔,你们制做了这个复制品,你知道它们之间的差异。当我在你房中戴上它时,你知道发生了什麽事。」
「我们干了那事?」
「全因为这张面具。」
「西德尼。」他失望地说。「你实在令我失望。」
「该死的,我才难过呢,我知道每件事都有问题,每件该咒诅的事都不正当。这件事情存在着某些极疯狂的原因,其实你非常清楚,卡拉戴那玩意到底要搞什麽。」
「我不知道。」欲火从他身上熄灭了。「我累了,我要上床睡觉。」
第二天,玛莎看上去有些病奄奄的,并且还有些轻微的咳杖,她给我们划了搜寻范围。我们留她一人在那里,点了一小堆火,并堆积了大量的木柴。寒冷和潮湿正在侵袭我们。
到了洞外,罗瑞叫住马森和我。他凝望着我俩,脸部有点不自然。「我建议我们最好跟在卡拉後面,」他说。
「为什麽?」马森说。
罗瑞痛恨地说∶「都是你干的好事。西德尼,跟我来。」
我盯着卡拉,她正漫无目的地朝一个跟玛莎指示完全相反的方向蹒跚而去。她似乎正在唱歌。天空蔚蓝蔚蓝的,太阳暖融融地照耀着,几缕云彩在天如撕裂的薄绢,在下方的森林升腾起雾气,潮湿的树丛中散发出细长如幽灵般的柱状蒸气,缓缓向上飘向宽阔湛蓝温暖的空中。
「我认为,我们应该紧随卡拉,」我缓缓地说道。「我很担心她的状况。

我们三个人带着不安的情绪尾随卡拉。
她一直往前,没有回头,大概察觉到我们尾随其後,然而她似乎并不在意我们的存在,不时停下来采一朵山间小花。她曲曲折折地前进慢步着,直至走到一处上方矗立着一块短小绝壁的地方。
水顺着边缘流泻下来,在晴朗的天空中出了一道圆弧。在覆有粘土、青苔的潮湿的岩石上生长着蓝色小花,小巧的红褐色马儿雀跃着在岩石间喧嚣地啁啁而鸣。
我看见一只蜂雀,听到它振翅、悦耳的嗡嗡声。
转向左边的瀑布,一道深邃的裂缝嵌在岩石中,上面有一连串不稳固的石阶沿续向上,卡拉开始攀缘这些台阶。
我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很高兴他们会扶我一把,龟裂渐渐变成一根烟囱般。碎裂岩石,偶尔崩落到我们脚下,卡拉向上攀登着,彷佛她的双脚有翅膀似的。我们不得不努力跟上。
我无法爬上最後的顶点,卡拉如何能登上简直是个谜,连罗瑞都无法爬上去,直到马森让他危险地踩到肩上,这样罗瑞才攀上顶端。
过了一会儿我冷静地想,他是否会把我和马森留在那儿。不过他很快伸出一只手,我紧紧靠在岩石上站稳,将手掌弯成环状,鼓足吃奶的劲,把他向上托去。罗瑞一把抓住他,把他拽了上去。
随後两个男人再凭蛮力硬把我拖上去。
「我希望这是你拥有一个女人的唯一手段。」我反唇相讥道。
卡拉对这一切熟视无睹,突然我们失去了她的踪影。
我们开始搜索,寻找她的踪迹,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嘈杂声,黑压压的蝙蝠从坚硬的岩石中间直愣愣地扑窜出来。一道狭窄笔直的裂缝,我们钻了进去。
马森说∶「玛莎应该在这里。」
「那你回去把她接来,英雄。」我接口道。
黑暗中,在我们前方,卡拉尖声叫喊着。
「别离开,」马森大声喊道。「我们就在这儿。」
罗瑞从口袋中掏出蜡烛点燃,我们环顾了一下周围环境。
我们正位於一条狭窄的隘口中,它正好转向右边。我们凑到一起慢慢挪动着,大量的蝙蝠飞出来,当它们鸣叫着冲我扑过来时,我竟愚蠢地俯身紧贴马森的胸膛,同时紧紧接住头上的帽子,我不想让自己的头发被它们缠住。
罗瑞的蜡烛引着路。地面开始急剧下倾,我们穿着靴子的脚不住滑动着。
「救命!」卡拉叫喊着。
「快点!」我激动地说。
「不。」罗瑞的声音很冷酷。「我们不要因为她而陷入困境。」
我们朝前慢慢推进着,努力滑下陡峭的斜坡。狭窄路口渐渐开阔了一点,我们一边稳健前进,一边紧抓旁边岩石的边缘。
卡拉正在呜咽啜泣。
「我们马上过来。」罗瑞高声喊道。
忽然一阵狂风扑面吹来,夹杂着浓烈的尿味使我感到一阵头晕眼花。风呼啸着,在通道的墙之间来来去去撞击着,我发觉自己突然紧抓住罗瑞的皮带。
他哈哈大笑。「开始了」他温柔地说。「上帝,开始了。」我意识到他正在平服一个巨大的马蚤动。
「发生了什麽事?」我问道。声音听上去很惊恐。
「跟着气味走,西德尼,别害怕。」他的声音充满了兴奋,我松开了他。
他突然停住了,地板在我们脚边截断,出现一个洞岤,卡拉的呜咽声自洞中传上来。
罗瑞将蜡烛小心放到地上。他趴下来细察着石洞的四周,然後拿出手电筒向下照着。「你受伤了吗,卡拉。」他十分柔和地说。
「罗瑞,」她低泣地喊道。
「你就待在那里,亲爱的,告诉我,下面是什麽?」
「快帮我起来,我不喜欢这里,拉我上去。」
「就是这个洞岤,亲爱的,现在用不着赶回去了。」
风狂啸着自洞中吹上来,呼、呼、呼。
「是哪条路,卡拉?要不你在下边穿过这个洞,再沿着这条通道走,好吗?」罗瑞向上晃动着手中的电筒,并照射到斜槽顶部的对面,在较远的那侧,狭路延续着。
「拉我上去。」
「究竟面具对你说了些什麽?」
我浑身的血一下子凝固起来。不知不觉从刀鞘中抽出刀压在罗瑞的脖子上,他向前趴着正逼近洞岤,他非常惊异以至於全身僵硬住了。
我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向後拽紧抵在刀尖上。「卡拉。」我大声叫道。
「哎,是西德尼吗?玛莎在吗?」
「不在,甜心,紧紧地支撑住。等下我们会扔下绳子,你受伤了吗?」
「没有,不太厉害,吓死我了,西德尼。」
「放心的,我们有三个人,别害怕。」
「我究竟在这里做什麽?」她抽噎地讲。「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当我跌下来时,还以为是场梦呢。」
我向後挪了挪,离开了洞边缘,让罗瑞坐起来。烛光中他睇视着我,失色的脸孔闪闪发光。「救她出来。」我说。
「西德尼,她知道该往哪里去。」
「快拉她上来。」
他哈哈大笑。「我可以用这把刀杀死你。」
「假如你这麽做,马森就会把你推下洞,他一直在寻找这种机会。」
罗瑞从背包里拿取绳子。
我将身体伸进洞口,手电筒向下照射着,并将绳子降到我能看见的地方。
卡拉向上望着我,那张脸惊恐而惨白,到处是深邃的黑暗。
「告诉她,」罗瑞说,「把绳圈套在身上。」
「准备好了吗?」我问。
「准备好了。」她对我微笑,惊恐未消地笑了笑。「好了,」我对男人们说。
他俩慢慢拖着,卡拉稳步升起,最後终於扶她向上越过了洞口。
我伸出手臂紧搂住她,并将她脸上的头发向後拂去。「现在好点了吗?」
我喃喃低语。
「我很好,真抱歉像个孩子一般。」
「今天你一直有些不太清醒。」我小心地说。「我们看见你徘徊而去,便尾随在你身後,接着你发现了这个山洞,太了不起了,卡拉,这很可能就是那个洞岤,那个不同寻常埋藏面具的山洞。」
「不要再到那可怕的洞里去。」
「当然不去。」
突然热辣辣的兴奋传遍我全身,溶化着各条血脉。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有寻求真相的欲望。第一刻真正相信,确信了那个面具、洞岤,相信了寻找维卡巴姆芭的可能性。
我转向这两个男人。「听着,」我说。「这是玛莎的特权,杰克和其他人今天下午便回来。我提议我们快回营地,告诉玛莎,为这里的一切做准备。我们再多带些蜡烛和煤油灯。」
「我们还没有看见图画呢?」马森说,他指了指照相机,我知道为了这一切他准备了彩色胶卷和闪光灯。
「我们清楚正是这地方。」罗瑞说,他的眼睛闪闪生辉。他一把抓住卡拉,发轻声地吻着她的双唇,「亲爱的可人,」他欢呼着自鸣得意。「是你把我们正确地引到这里。」
卡拉的脸泛起淡红色。我想她一定记不起昨晚的事,她不清楚自己做过什麽。
********
事态逐渐好转起来。玛莎休息之後重又恢复了体力,我们几乎全都兴奋得病态了。采访洞岤的激昂已使我和其他人一样牢牢陷入它的控制之中,虽然我不会原谅罗瑞在洞中对待卡拉的态度,但我能理解此事。
这是一种狂热。
我们强迫自己等下去。我们决定第二天一早就把营地挪到洞岤处,我们将给其馀人留一个讯息,并沿途上做上记号。
日落前一小时,他们终於爬上了山,当天色渐渐转暗,我们全都吃饱,鼓胀着胃躺在烟雾缭绕的洞中聆听着马森忧郁地吹口琴时,罗瑞要我到外面去走走。
「我认为没这个必要,」我快乐地说。
「别蠢了,西德尼,我想同你秘密地谈谈。」
「从玛莎那里出来还湿的呢,亲爱的?」我柔和地说。
「我们只是谈话。」
「真奇怪,究竟有多少婉言描述性茭的方式。」
「西德尼,请给我一分钟。」
我凝视着他。「那把裤带扣紧了,哈!」
我们来到外面,肩并肩坐着远眺月亮,身下被月光照亮得空无一物。「我刚才和玛莎谈了谈,」罗瑞说,「有关卡拉的事。」
「关於卡拉什麽?」我故意令自己的声音充满钦羡,「她非常健壮、活泼,不是吗?」我敏感地察觉到他的腹股沟,「你葧起得太快了。」
他勉强地笑笑,「这从这说吧,」他修正道。「你看,我们必须承认这面具存在某些颇具魔力的东西,它能指引道路。」
「我怎麽知道!」
「因为你戴过它,那就是你怎样知道走出礁湖的原因。」
真是可笑,我还没有完全忘记那段压抑的过程。我不喜欢它,我憎恶要逃脱控制的意念。
我保持着冷静。「它在欺骗我们,」他温和地说,「我也试过它。」
「在森林中?」
「你准备再试试它吗,西德尼?」
「不,决不。我喜欢掌控自己的一切,亲爱的。」
「卡拉也是,要知道,她并不记得一切。我记得,你也记得,但她却记不住,所以她是使用面具最安全的一人,它不会伤害她。」
愤慨迅速在我心中膨胀,「嘿,嘿,嘿,」我尖声说道∶「这是一点小功劳,不是吗?」
「卡拉同意了,玛莎也同意。」
「难道玛莎让自己的继女去迎合这面具?」
「别胡说,西德尼。难道你不明白我为什麽要告诉你这些吗?因为当她受制於它的影响时,我要在她左右保护。」
出现一阵短暂的静寂。「你是指你要干她,」我纠正道。
「没错、我是这意思,那就是为何我要向你说明的原因,我欠你太多了。

「你不欠我任何东西。」
「你千万别这麽想,我清楚其中的差异。你是一位极其不同寻常的人,西德尼,我极想知道,这着棋是否值得。」
我沈默了,难道他认为我是支蜡烛?我值这个价码?
「玛莎已接受了你来干她的女儿。」我终於说道。
「是的,很显然此次游戏即将结束,我知道她们不存在任何血缘关系。卡拉也没有被收养,不过尽管如此,还是令人困窘地接近了乱囵的地步。我一开始和卡拉发生关系,便停止了和玛莎的关系。」
「你永远都存在一个难题,」我慢吞吞地说。「当可能有效或无效时,你如何向同你发生性关系的这俩个女人交待?」
「我已经从陪伴玛莎中获得了极大的利益。她是一位多才而性感的女士,任何与她共享床第之乐的男人都会感到骄傲。她比我年长十岁,可这却成了一种特殊享受,为了增加我们寻找维卡巴姆芭的机会,虽然会遗憾,但我们可以终止这种关系。然对你,我却没有把握。」
「我?」
「一旦放弃了你,也许以後我就再得不到你了!」
我动了动後背,地面上升起的寒气直透脊心。「谁说你拥有我了?」
他随之伸出温暖的手抚摸我的脸庞。「西德尼,」他以一种低沈谴责的声音说着,充满了消遣。
我敏感地将脸往後让开,「那麽你与卡拉的关系,突然变成了一夫一妻制的忠贞。」
「我并不想这样。但我认为卡拉不会容许我再和你一起,坦白地说,是在利用我的身体。但我非常想要你,西德尼,我总想念你,我需要床、香槟、餐馆以及在你陪伴下一次又一次地性茭,同你调笑,刺入你体内,令你呼叫。」
「我很难相信你的话。」
「你当然如此,其他的女人易受我骗,卡拉便是其中之一。你有没有想过我发现了你令人兴奋的讥诮见解。」
「别吹牛了。」
「别把我圈入大恶狼的框框,当然我是一只大恶狼。不过是小猪仔们自己打开了门,亮着灯,除了你。」
「我想你已经把我当佳肴吃了,也许是我的记忆在夸张。」
「事实上是你允许我进来的,你可以说不,你说过别在今夜。」
「你给了这句过分自信的话一个全新的含义。」
「我并不是佯装同你一起,我没有对你说谎。我就是这种人、傲慢、自负,易激动、不正直、有野心、爱操纵。我喜欢危险,我是说我喜好这种情况,我对危险嗤之以鼻,西德尼,这是我的恶癖。」
「你选择了一种奇特的职业。」
「我清楚自己想得到什麽,能干什麽,必要时我能够一再忍耐。我的工作就是要自己不断进入险境,我不会干罗马人的精工细活,或者挖掘海盗埋葬的财富,西德尼。到目前为止,我在南美洲前後已工作了十年,我被射中过,被逮捕过,也被鞭打过。我还被蛇、毒蝎,有一次竟被一只毒蜘蛛咬过。」
「哎呀。」我说。「我能得到你的亲笔手稿吗?」
他纵声大笑起来。「我可能与你恋爱了。」他说。「别放弃我!」
********
第二天我们搬迁了营地,我们实在弄不明白这洞岤将告知我们什麽,或者面具能有怎样的帮助,然而我们每个人都兴奋得情绪高涨,神经紧绷。
我们将一根绳子绑到先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岩石裂缝中。可怜的卡拉并不相信在我们没有推她的情况下,自己竟独自上去。我们不希望她辨不明方向或害怕,她已如愿所期地改变着,显示出一种大胆、自信,彷佛她已得到了一些秘密的知识。我认为这是一种十分准确观察事物的方式,她也变得有些权威了,其馀的人现在都是她的部下,我们必须依赖她的进展,而且她也谦虚地容忍了我们。
坦率地讲,她需要自己的屁股不断作响。
我不明白罗瑞是如何忍受这些的,她绝对的拥有他,她常炫耀他,尤其向玛格丽特和我。简直是疯了,我可以说玛格丽特最不想得到他,我不明白她怎会知晓他和我之间的事我们一直都很小心谨慎。罗瑞所讲的那些事令我肉麻不安,但我尽量不予理睬,至少卡拉还有理由不反对玛莎,在玛莎面前她依然和从前一样,温顺、和善充满挚爱。
因此玛莎根本看不出我们其馀的人能看到的一切,这女孩变化太大了。
杰克看出来了,他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注意了罗瑞一会儿,我想杰克不会再受罗瑞的魔力影响了。
尽管昨天去过那里,我们发现还是很难找到山洞的入口。相似又复杂的地情形简直令我们感到困惑,直到玛莎把自己的手伸进里面,表情愤激地倚靠在岩石上。
「嘿,同胞们,」当我们准备进洞时我喊道。「嗨,假如我们全都进去了,发生了什麽事,比如掉下来一块岩石或别的什麽?谁来援助?」
一阵沈默无语。
「什麽援助?」罗瑞问。「你是指我们穿越丛林时的应急电话?」
「只要两天便可下山到佩伯那里了。我们已随身备足食物和水,那地方有入气孔,昨天我们在那里感觉到了强劲的风。」
风在狂呼,并不令人喜悦。
玛格丽特说∶「玛莎,我有幽闭恐怖症,我根本不喜欢这地方。马森以後会给我看照片的,我就待在外面等,我累了,正好休息一会。」
意见被采纳,她舒舒服服地待在自己的背包,大伙的吊床,烹调器具以及我们所有的衣物堆中。我们背着最简单的配备进入洞岤,排成一列纵队前进,玛莎领头因为这是她的探险队,罗瑞紧随其後,彼此以绳系结而行,他又按顺序把杰克结在一起,如果玛莎跌落,这俩个男人马上可以救她。
其馀的人随後排列着,没有系绳。我们越过了卡拉曾跌进去的那个坑,我再次察觉到气流环绕着巨岤不停地鼓动着,在我看来,空气中充满了意识,彷佛山洞在呼吸。事实上,我受了惊吓。
我们拎着两盏点亮的煤油灯,提着一桶备用的油,它们要比蜡烛和手电筒经济多了,我们的电他贮藏量很有限。
通道依旧狭窄,并迂回曲折地伸入大山的中心。周围乾燥,十分暖和,两壁闪闪发亮,细小的石英石、水晶将灯光反射成了无数星光。
我们继续前进,下行进入山里。中心某处传来轰轰隆隆的声音,深沈有规律听上去好似脉搏跳动,彷佛这座山是有生命的。
「什麽东西制造出这种声音?」我惴惴不安地询问科林。
「我想是风。」
「这地方很难了解吗?」
他没有回答。我发现他非常沈默寡言。「这就是所有的沙岩?」我询问。
「石灰石,」从他喉咙里传出低沈的回答。「亚马逊河流域拥有极其古老的防护岩,这里曾是一个内陆海,绝大部分的堆积物自那时起一直受到侵蚀。
像这些零星的暴露部分一直保留至今。」
「你是如何看待那张面具的?」我说,我发现他是一个难於了解的男人。
他一直把自己封闭得紧紧的,与个性外向的罗瑞恰好是两个极端。
科林缄默了一会儿,接着他近乎粗率地说。「我觉得它无关紧要,亦或你也这麽看,它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一切鄱在发展着,时间和环境改变了它们,含义也就变了,事物间的天平在不断地变迁,这就是我为何成为一名考古学家的原因。」
「你真令我迷惑!」
他轻蔑地瞥了我一眼。
********
经过几条狭道我们终於抵达那个洞岤。墙壁潮湿、发亮,从顶部悬垂而下的钟|乳|石几乎碰到了从下面向上生长的石笋。马森边走边用自己的刀轻叩它们,当他从牙齿缝中吹出口哨时,产生了独特的洞岤音乐。
当我们准备下一步的计划时顺便吃了点肉和饼乾。
「卡尔在这儿就能帮助我们了。」玛莎边说边责难地扫了我一眼,「那些卖给他面具的男人曾向他仔细地描述过这地方。」
这时卡拉说∶「我要戴面具。」
------------------------------------------------------------------------------------------
第五章
他们要我和卡拉待在一块,玛莎强调着。她应对卡拉负责,她不想让她单独和罗瑞在一起。
当然她并不清楚罗瑞和我之间的事。
我尽量离他俩远些,其他人全都沿路返回,我们一直朝它隆隆作响的内部走去。
隆隆的声响,徐缓而低沈。
罗瑞从背包里取出面具,卡拉面向他微笑着,他俯下身吻着她的双唇。她的脸孔在灯光下朦朦胧胧,她喜欢拥有他这种特权。
他把面具载到她脸上。
「印加族人」!
红棕色的身体,肥胖而健壮,穿着羊毛和棉编织的衣服。皮制的短帮鞋,耳朵上穿了耳孔,嵌入了金属大耳环。
太阳的汗,月亮的眼泪。
卡拉说∶「你和她已经开始了。」
「她?」罗瑞说。
「要她往前来。」
一阵缄默无语,「我想她是指你,亲爱的。」罗瑞说。
我不情愿地朝前走,卡拉一付受惊吓的模样。
「我将看着你,」她说,同时交叉着双臂。
罗瑞转向我。
「噢不,」我说。「我不想玩这些游戏。」
卡拉等待着。
「她想让我们干,」我声音沙哑地说,「这是变态。」
「西德尼,别害羞了,这又不是第一次。」
「我不愿这样干,」我的视觉模糊不清,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我开始半梦半醒地向前倒去,罗瑞一把抓住我的身体,扶靠在他身旁。我的头後垂着,可是虚弱的身体却牢牢靠着他。
「这就是你想要的?」他问卡拉。
「这是我必须拥有的。」她答道。
「我又不要戴面具,」我乾渴的嘴巴喃喃低语着。「为什麽要我承受这一切。」罗瑞的腹股沟用力挤着我,充满着欲望。
罗瑞脱掉我的衣服,我浑身上下没有自制力,犹如好变形的物体。那种从山脉中传来的轰轰敲击声听起来就像在我的血液中。
我平躺在地,罗瑞全身赤裸地趴到我身上。他的脸色闪闪发亮,欣喜若狂。卡拉站在他身後,他俩的身子缠绕在一起。
「不,」我可怜地喊道。
双手捧着他的阳物,不断地抚弄使它迅速鼓动肿涨、葧起。
下面的花瓣张开了,我变得湿润。
他们柔和地拨弄我的|乳|房,吸吮着它们,我张开臀部,手指插进了我的荫部,他们转身趴到我的膝上。
一些潮黏黏的东西在我肛门上蠕动着,我止不住抽泣起来,荫道快被刺穿了。我听见得意的笑声,手指在体内不停搅动着,强迫产生违反自己意志的兴奋。
只有我的思想还在负隅顽抗,只有这一角落仍然属於我本人。他们支配着我,这个面具控制着我。
嘴唇爱抚着我的|乳|头,紧紧地捏压着我即将熔化的荫唇,每一个角落都被亲吻着;摺皱的阴肌,挣扎的阴肌,兴奋而肿涨的阴肌,因渴盼而变得湿漉漉的。
我终於被一样东西插入荫道,纤细修长,蜿蜓蠕动,我摇摆着,头发沾满了泪水。
现在某些硕大的东西,正在用力推进来。我悲痛地高喊着,粗硕而光滑的玩意仍然在用力推,不断抽动着。摺皱的阴肌沈溺於兴奋之中,我哀号着。
他俩得意忘形地狂笑着。这是一种丝丝声、简短、而又幸灾乐祸、他们特有的笑声,面具控制了我,我被鸡J了。
罗瑞始终兴奋地用手指在我荫道紧收的地方玩弄着。还有她的手指,我恨她。
假如可能我早就逃走了,我的四肢如死了一般,沈重地倒在地面。
她故意挑逗着我的阴D,我的後部一阵痉挛,罗瑞低声咕咕噜噜的,更用力挤压着,双手扒开我的臀部,以便在灯光下能看清被他弄出来的那份销魂愉悦。
我感觉着他从葧起到平息的过程,他的性茭高嘲伴着山脉那轰轰作响的鼓动节拍,然後从我体内撤退出去。
魔力消退了,我呜咽着将脸埋进地面的碎石里。
我翻了个身,面孔被泥土、眼泪和分泌的鼻涕弄得脏兮兮的。「你们这些杂种。」我哽咽着骂道。
卡拉已脱下面具,她的双目歪斜成杏仁状,在苍白的脸颊上显得那样漆黑,她身体弯曲着横过我直到躺在我身上,赤裸的後背碰到我的腹部。
她用脚跟着地抬起身体,罗瑞跪在她双腿中间,他那长而坚挺、潮湿的男根再次有力地竖立起来,他毫不犹豫地插入她体内,她呻吟着,扭曲着。
他急促地要着她,她欣喜若狂,贪婪地要着,在我面前显示出得意洋洋的表情,我逮到机会便从他们身下逃脱出来。
我浑身哆嗦着捡起衣服,我憎恨刚才发生的一切,我竟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它屈从了其它的意志,而不是我的,他亵渎了我的人格攫走了我的完整,夺去了我的决断自由°°我无力阻止这一切。
我的头脑中仍然充斥着各种各样文明的死法,我看见瀑布,明白有必要清洗一下已被他们的游戏玷辱弄脏的身体,我的头脑中仍然充满了想死的念头。
我离开洞岤,瀑布就在那边,自岩石的顶部流泻而下。
我全身赤裸站在瀑布下面,任冰冷的流水抚慰我肮脏的肌肤。这种令人无法忍受的寒冷真是极大的幸福,我僵立在清水中,它冲透我的秀发,扑到我脸上,流进口中。
「你在干什麽?」
马森站在那里,注视我,「走开,」我说,刺骨冰凉的水流泻到双|乳|间,它们或许已变成了大理石,在微弱、摇曳不定的灯光下如此凉而苍白。
口中有股酸酸的味道,我喝了许多水。
马森对我的全裸不屑一顾,「快别洗了!」他说,「後面究竟发生了什事?」
「猥亵。」我说道,暗自窃笑。
「难道你也在做这些游戏吗?」
「印加皇帝!」我说。「你感觉不到吗?」
他把我从瀑布中拖了出来。「你会被冻成冰的,蠢货,」他笨拙地脱下自己的衬衣替我擦乾身体。
水自秀发中流淌下来,落到双|乳|之间,然後被荫毛接住。它又从我的腹底滴落到地面上。
马森一只手拿着自己的衬衫替我浑身上下粗略地擦着。「快穿上衣服,」
他说。
我浑身颤栗着,开始穿衣服,我又冷又怕只想回家。他看着我的表情始终顽固且愤怒。
我们往回走到中心大厅,「唉,很好!」卡拉响亮地说。「我们走这条道,西德尼。」
我们终於来到了绘有壁画的那个洞岤,也就是采金矿工人曾告诉卡尔找到面具的地方。
科林和罗瑞显得不知所措,马森拍摄着相片,玛莎欢喜地直鼓掌,卡拉坐在地上微笑着似乎要睡着了。杰克站在一旁静静观赏着,我有种感觉,他并不相信这里即将发生的事。
我也不信。
它们多半是无峰驼和红褐色美洲骆马。平坦的脊背、长颈,毛发蓬松竖耳的无峰骆驼看得很清楚。它们全都翘着略微弯曲的短尾巴,看起来栩栩如生、画得很流畅,一个有点人形的轮廓出现,清晰地挤着巨|乳|内的奶汁,一头牛犊将鼻子伸到挤奶人身边。
「这些壁画历史很古老。」罗瑞大喜,他拿出一把外科手术刀样的东西,刮了些微颜料放入一个小塑膝盒内。
「你意思是那些从维卡巴姆芭逃出来的人创造了这一切?」我疑惑不解。
「不,那是发生在一五七零年。这里的一切还要古老,大约早一百年。」
「你怎麽晓得的?」
「这是专业的直觉,你赞同吗,科林?」
「当然,我们将考查它的所属时期。这些刮削下来的碎屑将告诉我们答案,我们还会回来。」
「我们将权威性地回来,」玛莎说。「你们将有权向外宣称发现。」
「我认为可以先将它假想是印加族人的,」我对已发生的一切尚未整理就绪,仍然愠怒在心。我并不怪昏了头的卡拉和罗瑞,我只是气自己,竟然失去了理智。
玛莎说∶「把面具放到岩棚上。」
「不,」卡拉说。「就把它放在这儿。」
一根石柱在洞岤中央竖起。卡拉拿着面具将它放到了柱顶,正合适。柱高大约有四英尺到五英尺左右。
假如靠後远看,它看起来就像一个人。
卡拉说∶「我希望你们全都离开。我要单独思考一下。」
大家按她所说照办,我赶上玛莎,「有句话,」我说。
她眼神明亮。「什麽,西德尼?现在你将真正获得你的所需,我感激那一切,我感激你所做的帮助我们实现梦想的一切。」
「我根本没想帮忙。我从不认为这是正确的。难道你没看见卡拉身上正发生着变化?」
她沈默了一会儿,「卡拉不同於别的女孩,」她恬静地说。「她非常害羞,缺乏自信。我很高兴看到她那麽自信,罗瑞不会对她有任何伤害。」
「罗瑞是个无赖,压根不会付出丝毫真情,」我说。「他只关心维卡巴姆芭,他在利用她。」
她扭过脸盯着我,「我很惊讶听到你说这些,你和其他人一样。」
「什麽意思?」我愚钝地问道。难道这头母牛在暗指我与他的男人在别处干了?
「西德尼,你是个新闻记者。人们互相利用并不一定是坏事,我认为对卡拉而言,这是一个绝好的体验,充满生命活力。」
「X爱怎样?」我不讲理地说,越来越生气。
「你嫉妒了?」玛莎双目盯着我。「我不明白你为何这样。」
「我不以为这是让卡拉经历X爱的途径。」
「她不是C女,假如你是指这个。我发现你的态度很令人惊异,听起来你就像一个主日学校的老师。」
我无地自容。也许玛莎是对的,我憎恨那种利用权威、道德妨碍我性茭的自主,X爱是为获求快乐,尽管没有一个人赞成我的观点。
事实上,卡拉让自己成了个球。我不喜欢这个球因为我正被推向界外,我怀疑假如我一直待在界外,我将不知如何自处。
时间已很晚了,我们一部分人神秘地等待在黑暗中,一部分人返回洞外好让玛格丽特恢复信心,告诉她我们已实现了第一个目标。
卡拉决定独自留在有面具的室里过夜。其馀留下的人沿通道撤退一小段距离,玛莎要求和科林、罗瑞待在一块。
马森暗示我爬回岩顶,我们拎了盏加满煤油的灯,拿了来福枪。
其他人并不在意我们离去,由於找到了藏面具的洞岤,他们兴奋得像孩子一样。在这样的马蚤动、兴奋中,我很不自在。现在我开始思念那些苍蝇,那可爱的河流。我讨厌这山。
马森和我不声不响地出发了。我们几乎悄无声息地吃力地往陡峭的斜坡上爬,向等待在外边的玛格丽特走去。
仍是一片沈寂,我的心有规律地跳动着,也许这是山脉中央的敲击声。马森带路,低着头观察着每个下足点。他的背包挂在肩上,我扛着来福枪,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就像我长出了荫茎或其它什麽东西。
空气沈闷,令人很不舒服。我的皮靴感到好重。黑漆漆的静寂朝我逼近,我的双肩都累弯了。
我思索着芳香浴和绸缎被单,不料被稍稍绊了一下,猛抬起手臂碰到了一些轻如羽毛的东西。
我往後一缩却什麽都看不见,没有蝙蝠,不是爬虫,我触到了一些黏住手指的东西。
「马森,」我叫道。拚命甩掉那玩意,用力把手往裤子上擦着,我的视觉一片模糊。
「马森,」我尖声喊道。
「啊?」他看过去不太清楚,模糊糊的轮廓。
「这是什麽?」我本想说,这儿发生了该死的什麽事,但那样听起来太易引起恐怖了。
「又碰到你的同伴了?」
「这倒悬下来的是什麽东西?」
他伸出手碰了碰那灰色无知觉的东西。
「我想是蜘蛛网。」他说。
我慢慢靠近。「你认为,」声音粗粗地说,「在这儿结网的蜘蛛会很巨大吗?」
「我喜欢看见你害怕,西德尼,不像其他女人。总体而言,我不喜欢女人受惊吓的样子。但在你身上它看起来却富魅力。我认为你应该在此引路,你不是要求平等吗?」
我走在前面,皮靴发出嘎嘎声。蜘蛛网越来越密,最後我只好挥动汤姆的砍刀将它们除去。
「为什麽来时路上没有这些?」我问。
「不知道。」他点燃一根雪茄。
我们继续前进,蜘蛛网越来越密。我再次停住脚步,感到很热。满身大汗,一方面是因为走路,另一方面显然是恐惧。
「马森。」
「哎,青蛙。」
他那漠不关心的语气是意料中的,这脿子养的,正因我崩溃的神经幸灾乐祸,「你一直在小心吗?」
「因为你在前面,所以我一直观赏着你的臀部,它可爱地摇摆着。我要告诉自己的孩子,它看起来多麽诱人。」
「我认为此时应尽快出去,不应该待在蜘蛛网搭的窝里。」我停住口,惊愕自己有这麽多想法。
「你意思是我们迷了路。」马森轻松地说。
「我们最好回去,」我声音粗哑地说,山脉发出低沈的轰轰声。
「我想你是对的,这儿有点窒息,你先走,猫咪,再让我好好看着你。」
我刚才砍掉的网重又织补起来。我始终把砍刀握在胸前,左手拎着油灯。
我实在不喜欢这一切。
蜘蛛网渐渐增厚。当我劈开它们,它们就像垂软的帐幕摇荡着轻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