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参见大祭司祭司殿下好多情-第1部分

《参见大祭司祭司殿下好多情》
第二十八次出神
阳光散落在杜兰圣帝大学的操场上,绿茵茵的草地上两个粉色的身影躺着
“小扇?小扇?小扇?纤姬扇!”一声怒吼,操场旁的小树林中飞出几只小鸟操场上的其他人侧目,以怪物的眼神看着怒吼的人,下一秒是不可置信,再是迷恋
“什么?”纤姬扇将头从手臂中抬出,看着身边的人一脸迷茫,碧绿色的瞳中弥漫着一层雾气,配上绝色的容颜,妖娆绝代
“哎!纤姬扇,你就那么无视我啊好歹我也是杜兰圣帝的第二美人!”凌兮遥一脸不满,看着纤姬扇的眼神委屈可怜,加上可爱无比的容貌,像一只受伤的小鹿
“我比你漂亮!”纤姬扇勾起唇角她是杜兰圣地的第一美人,所以绝对可以无视她
“是啊长这么妖孽!”凌兮遥撅起了小嘴,自己刚刚差点陷入了纤姬扇的笑容中
“怎么?兮遥不喜欢吗?”纤姬扇皱了皱眉,突地忧伤起来哎~美人的魅力就是让人无法抵挡,这不,凌兮遥缴械投降
“喜欢,喜欢,怎么不喜欢!”凌兮遥看着纤姬扇叹了口气
“你到底有什么事?”纤姬扇看了看天空,有一种极其不安的感觉在心头缠绕,几乎让自己窒息
“这是你本星期的第二十七次出神~!”凌兮遥的的看着纤姬扇
“是吗,这么多次?我怎么不知道?”纤姬扇抿了抿唇
“你是不是太累了?这次的预言就别去了,太累了!”凌兮谣住了纤姬扇冰冷的手她和纤姬扇从小就呆在一起,她们都是孤儿,她一直以姐姐的身份自居,可是每次照顾她的还是纤姬扇,这次她要出国留学可是却没有钱,纤姬扇只好同意杜兰圣帝大学魔法部的预言杜兰圣帝远不是外人看来的简单,还有一个魔法部以文学部为头衔,招收有异能的人,她拥有操控水的能力,而纤姬扇则是预言,她拥有预言师最纯正的血统,因为她的眼睛是碧绿色的,但是那儿总是有一层雾环绕,预言师的眼睛应该是世界上最澄澈的
“没事的”纤姬扇安慰的笑了笑,又抬头看向天空,皱着好看的眉,又陷入沉思
“第二十八次出神”凌兮遥无奈的摇摇头也随着纤姬扇看着云朵
“有什么好看的!”在坚持了十分钟后,凌兮噎了
预言师内的第七感
“你知道哪儿有一个湖,湖水是碧绿色的,上面有一层雾环绕?就像”纤姬扇突地回头看向凌兮遥,凌兮遥呆呆的看向眼前放大了好几倍的绝色脸庞,碧绿色的瞳孔上面猛地一层雾在刹那间似乎散粳瞳孔折出七彩的光
“就像什么呢 ?艾!你不要看着我发呆!”纤姬扇还在苦思冥想那个湖到底像什么
“就像你的眼睛!”凌兮遥鬼使神差的来了这么一句,看着纤姬扇恢复原样的眼睛,抿了抿蜜色的唇
“你知道在哪吗?”纤姬扇皱了皱眉
“怎么了?这和湖有什么关系?”凌兮遥看着纤姬扇一脸的担忧,猜到是有不妙
“找到那个湖!月至中天之前,否则我们”纤姬扇想着刚才出现在脑海中的情景,紧抿着唇
“可是那湖好像是是禁地的,哪儿有魔法阵,我们进不去!”凌兮遥叹了口气
“可以,我们现在就走!”纤姬扇随手做了一个阵,不顾凌兮遥的诧异,拉着她走了
====================================================================================
杜兰圣地学院后山
“为什么要到这来?”凌兮遥看这样前一层薄薄的隔膜,皱着眉这个魔法阵只对魔法部的学生有效,别的学生进去了看到了完全是别的景象但是这个魔法阵有很强的魔法元素,像是有一个人的灵魂在看守,这个人的灵魂所含有的魔法元素在她之上
“预言师的第七感!”纤姬扇双手扶上淡淡的隔膜,碧绿色的瞳中是看不清的雾
“你会空间魔法阵!”凌兮遥惊讶地看着纤姬扇点了点头空间魔法是一种十分稀有的魔法元素,拥有空间魔法元素的人可以任意移到一个自己去过的地方包括含有阵法的地方,但是前提是你的魔法元素在魔法阵所含的元素之上
这蛇好漂亮!
“就是现在”纤姬扇手指在薄膜上画着奇怪的图案,口中不知呢喃着什么,下一秒,纤姬扇收回手指,眼前的禁止魔法阵显现,然后魔法阵纹路碎裂,薄膜化成分陈在空气中飞扬着
“你,你”凌兮遥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纤姬扇,全身上下笼罩着冰冷的气息,有着君临天下的霸气,刚才她破了魔法阵就意味着,那个人的灵魂,被纤姬扇,打散了,永无还生可能
“走吧!这林子中有太多的齿(丸子:一种极其邪恶的生物,具有强大的魔法元素)”纤姬扇一挥手,二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
禁地中心,雾绕湖
“这,就是那个湖!”纤姬扇看着碧绿色的湖水,上面环绕的雾淡淡的一层却始终让人看不清湖中的情况
“你还有多少我不知道?”凌兮遥紧咬着下唇,看着纤姬扇雾蒙蒙的眼睛
“别咬了,会咬出血的!”纤姬扇看了眼凌兮遥,冷冷的说道,然后看着湖面不语
“小扇?”凌兮遥从未见过如此冷漠的纤姬扇
“退后!”纤姬扇将凌兮滛后一拉,手指一勾,一道保护屏障立在二人面前
“轰”“哗啦~”水面上一个大水柱冲开了淡淡的雾
“啊~”凌兮遥再看清楚水面上的生物后大叫起来
“这蛇好漂亮!”纤姬扇则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水面上两条蛇,一条蛇纯黑色,一条蛇纯白色,相互交缠着,看着凌兮遥的眼神充满敌意,再看向纤姬扇时,充满好奇
“人类!”白色的蛇开口说话了!
“你们?是人类?”黑色的蛇也开口说话了!
“小扇?蛇啊他们他们会说话!”凌兮臆不了了
“是,你们就是守护湖底时空隧道的?”纤姬扇感觉到空间魔法元素在这儿很强大,一定有时空隧道
“想不到她知道!那她会不会是那个人?”白色的蛇红色的瞳孔倒影出一只九尾狐和一只兔子
“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黑色的蛇有些不可置信的问白色的蛇
穿越了!应该说重生
“九尾!”两只蛇同时喊道,没有注意到纤姬扇越来越冷的眼神
“你们的名字”纤姬扇微微眯了眯眼,透出狐狸般的狡猾,却还有着天神般的高贵
“我叫相濡!”白色的蛇看着纤姬扇的眼神,有些怕怕的说
“我叫以沫”黑色的蛇也有些怕怕的
“小扇?”凌兮咬着纤姬扇不撒手
“你们怎么会在这?”纤姬扇看着移至中天的月,透出阴冷的气息,吓得凌兮遥松开了纤姬扇的手
“送你去该去的地方!”两只蛇同时回答,然后化成了很小的样子,缠在了纤姬扇的两只手腕上
月光洒在湖面上,金色的光在碧绿色的湖面上跳跃着,落在纤姬扇身上,原本黄铯的卷发开始演变,银色的光华从发根处开始下泻,不出片刻,纤姬扇的头发传承了高贵华丽的银色
“小扇!”凌兮遥诧异地看着纤姬扇的头发变成银色
“只是开始而已!我们该走了!”纤姬扇拉着凌兮逸身一跃,跳入湖中
铺天盖地的黑色,巨大的不安包围着两人,两人陷入昏迷
=================================================================================
“族长!恭喜族长,是个小姐!但是”一个沉稳的女音,带着担忧
“是公子,将知道这事的人全解决了!”一个低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纤姬扇从黑暗里解救出来时,听到的就是这就话瞬间明白她穿越了,不,应该说是重生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她的性别被改变了?好笑!
“爹爹!为什么要说妹妹是弟弟呀?看那,妹妹在笑,为什么有些轻蔑?”一个稚嫩的女音传来,就像是凌兮摇时候
“遥儿,你还小”还是那个低沉的男音
“哦~”女孩有些失望的说道
关于这个大陆,一定要看
亲们,现在有丸子来给亲们介绍一下这个大陆,亲们要好好看了,要不然亲们看不懂后文亲们,丸子的口述能力有点差啦,亲们勉强听听吧
关于这个大陆的国家
杜兰圣地大陆总共有四个国家:沧月国,晨珠国,霜露国,落霞国每个国家都有大祭司殿下,每个国家所含有的魔法元素不同而且,这个大陆的每一个男人只可以有一个妻子,一个家庭也只需生两个小孩,必须是一男一女,多了的杀了但是,也可以存在情人之类的所以就有私生子
关于魔法
沧月国的魔法元素是地元素,就是说,拥有土地的地方,沧月国的人就可以在用完魔法后,在大地中汲取魔法元素
晨珠国的魔法元素是风元素,就是在有风的时候,晨珠国的人就可以汲取魔法元素
霜露国的魔法元素是水元素,没有水,霜露国的人便不可以及时的补充魔法元素
落霞国的魔法元素是火元素,作用可以不用说了吧丸子有点懒,嘻嘻
魔法元素含有量等级:银基,承印级,金基,继金级,玉石基,乾玉级,琉璃基,黑琉璃级,澄琉璃级(最高级别)
战争
在战争中,魔法含量级别高的人对低的人有压倒性的优势,高与低之间的差距会直接对低级别的人造成伤害,但是若是还有武器防备武器咒语阵法参战的话就不一样了
祭司
每个国家都有三位祭司,大祭司与两位使徒祭司,大祭司是五百年才会出现一个,而使徒祭司则在大祭司出世后,从而在四国交界处的山上产生,是双胞胎这个大陆有个奇怪的习惯,若一个家族有位女祭司,则要斩杀这个家族的所有人,除了祭祀,所以纤姬扇出生时被私改性别祭司的寿命是永生的,每个祭司在出生后五年会进行记忆传承,传承所有前任祭司的记忆
沧月国的大祭司有一头银色的头发,银色的瞳孔,两位使徒祭司与常人一样,使徒祭司没有名字,沧月国统称使徒祭司为“褐”
晨珠国的大祭司有一头紫色的头发与紫色的双瞳,两位使徒祭司叫做“空”
霜露国的大祭司有一头淡蓝色的头发与淡蓝色的双瞳,两位司徒祭司叫做“蓝”
落霞国的大祭司有一头酒红色的头发与酒红色的双瞳,两位使徒祭司叫做“赤”
预言师的级别
大陆上有一些人除了祭司外也拥有预言的能力,预言师的级别分为:卜测师,神算师,通灵师,天命师,掌控师(最高级别,可任意赋予任何生物生命)
名称
杜兰圣地大陆的人总会在姓名前加上家族的称号
沧月国的国主叫做杜那德-维天,家族名为杜那德,名字叫做维天
晨珠国国主叫做兰斯利-柯勒,家族名兰斯利,人名柯勒
霜露国国主: 圣瑞-汤扬,家族名:圣瑞,人名:汤扬
落霞国国主:帝特-月息,家族名:帝特,人名:月息
这个大陆上的人及其的崇拜九尾狐,还有纯色的蛇,指没有别的颜色,只有一种颜色的蛇
三年后
“族长,公子是预言师的消息要不要传出去?”床上的美妇人虚弱地问
“不用,皇家的人估计已经知道了,你不知道有光晕吗?”低沉的声音饱含着无奈
“族长,给他起个名字吧!”美妇人便是纤姬扇的娘,雨若溪
“纤姬扇!”纤姬扇的爹爹,纤姬夜
=========================================================================================
三年后
“娘啊你怎么老是抱着我不撒手!”纤姬扇看着抱着他一直笑的老娘,满脸黑线
“娘啊你怎么老是抱弟弟不抱我!”纤姬遥不满的看着纤姬扇与雨若溪
“因为,我比你好看咯!”纤姬扇挑起一缕银色的发,狐狸眼微微弯着,可爱得不得了
“福泊斯-纤姬扇!你不可以像个女孩!一直呆在娘亲怀里!”纤姬遥撅着嘴,看着雨若溪瞬间黯淡的眼神时,忽的明白一件事,也闭嘴不语
“福泊斯-纤姬遥,我告诉你,本少爷才三岁,怎样!不像你,都七岁了,还那么白痴!”纤姬扇瞟了纤姬遥一眼,挑衅的往雨若溪怀里钻去
“你!哼!”纤姬遥暗自骂道:“小屁孩,欺负我!好歹我也是杜兰圣地的第二美女!”
“娘亲,爹呢?”纤姬扇玩着手腕上的两个镯子
“你这镯子!哪来的!”纤姬遥看着纯白色与纯黑色的手镯,忽的想起那两条蛇
“爹送的!”纤姬扇看了眼纤姬遥,有些不屑的说,“昨天的事你都忘了!笨死了,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姐姐!”纤姬扇看着远方来的一抹白色的身影,微微眯了眯眼
“娘,爹来了,你想就这么抱着我吗?”纤姬扇笑得邪气横生
“哼!我要告诉爹爹你欺负我!”纤姬遥朝那抹白色跑去,从亭子中看,那抹粉色扑入了白色
不一会儿,纤姬夜就来到了亭中看着立在一旁的雨若溪,点了点头,朝纤姬扇行礼道:“臣,福泊斯-纤姬夜参见大祭司”
“丞相请起!”纤姬扇回头,银色的魔法袍上讲究的金色纹路,透着高贵神秘
“多谢大祭司殿下!”纤姬夜起身,看了眼才小小年纪就早已气质不凡的小女儿,有些愧疚的笑了笑
“爹爹抱抱!姐姐欺负我!”纤姬扇扑入了纤姬夜的怀中,有些委屈的说
“遥儿,不是叫你别欺负弟弟的吗!”纤姬夜回头呵斥纤姬遥,弄得纤姬摇嘴觉得老高:“爹爹!明明是弟弟欺负我啦!”
可怜的褐,史上最冷漠
“扇儿怎么会欺负你,扇儿才三岁!”纤姬夜揉了揉纤姬扇的头,淡淡得笑着,雨若溪无语的看着偏心的纤姬夜
“爹爹啊”纤姬遥摇着纤姬夜的手
“好了!算了吧,就算是扇儿欺负你,你也太没用了,对了,你的使徒祭司今天会过来他们叫褐”纤姬夜抱起了纤姬扇,向大厅走去留下纤姬遥恶狠狠地看着
“笨蛋!”纤姬扇朝纤姬姻了个口型,她从一开始就明白,纤姬遥和她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自己,而她和纤姬遥在一起主要是因为纤姬仪水系魔法,对恢复有很大的作用(丸子:亲们应该猜到纤姬遥素凌兮宜吧)
“你等着!”纤姬遥暗暗地说着
============================================================================
福泊斯家族议事大厅
“参见大祭司殿下!”纤姬扇一到门口,就有两个人跪在脚边朝他行礼
“在哪?”纤姬扇冷冷的扫过地上的人,十分简短的说了一句,他才不会和这些人浪费口舌
“使徒祭司殿下在里面”下人回到
“大祭司殿下,您应该穿大祭司袍”纤姬夜站在纤姬扇身后提醒
“不用!”纤姬扇还是两个字回了,走向里面
“参见大祭司”10岁大小的两个人跪在地上,正规高贵的使徒祭司袍上绣着魔法阵
“名字!”纤姬扇坐在主位上,看着地上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
“褐!”二人同时回答
“很好!”纤姬扇勾了勾唇角,可惜二人一直低着头跪在地上,没看见啊~纤姬扇笑的次数加上出生时的笑的那一次,三年内不超过三次
“起来!”纤姬扇又是两字,跪在地上的人起身,却还是低着头
“抬头!”纤姬扇有些不悦,在看到两人的相貌时候,微微眯了眯眼,长得还算清秀,长大了也是个让万千少女追逐的对象
“大祭司殿下,请随我们到皇宫”两人同时说出口
“不去!”纤姬扇回了这么一句就消失了,地魔法元素的人可以靠大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办?”一个人问另一个
“不知道”另一个人冷冷的回答
“在这住下吧!哥?”小的人看着老大
“只有这样了!”老大叹了口气,他学不来纤姬扇的冷漠
“那,去找福泊斯族长”小的那个朝外面走去,老大也跟了上去
“福泊斯族长,大祭司殿下拒绝去皇宫”大褐(丸子:呵呵,内个,暂且,咱们就这么称呼吧)来到还在厅外等的纤姬夜面前,有些委屈的说
“福泊斯族长,那我们只能在这儿告诉大祭司殿下一些关于国家的事了”
“好,我去安排”纤姬夜无奈的走了,他这个“儿子”啊一来就欺负使徒祭司
“哥~为什么大祭司殿下这么冷漠?”小褐可怜的看向大褐
“我怎么知道!听上一届祭司说,他可能是从以前现在,以至于未来,最冷漠的祭司了”大褐叹了口气,好无语,他们好悲哀~
“不是吧!哥,我不要做使徒祭司了!”小褐这句话刚出口,一股血腥味涌上喉咙,然后殷红的血便顺嘴角流下来
“啊弟弟”大褐惊慌地看着
“作为使徒祭司,使命便是永远尾随大祭司殿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一个声音从天际传来
消失了?找不到?
“多谢大祭司殿下不杀之恩”褐跪在地上
“既然你们是使徒祭司,就必须跟随大祭司,下一任大祭司殿下不愿去皇宫,那你们就留在这里,好好保护他,他若出事,你们”上一任大祭司宇文哲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华美的林园中,银色的发飞舞着,绝美的脸庞挂着淡雅的笑,银色的瞳孔中是深不见底的危险
“是!”褐郑重的回答然后宇文哲的身影便消失在林园中
“哥,你说,大祭司殿下会怎样对我们?”小褐调息后,咬着下唇,似乎刚才的教训让他成熟不少
“找他两年”大褐猜测殊不知他倒是猜对了
====================================================================================
两年后,福泊斯家族后院
“大祭司殿下!”少年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园中响起
“别找了,大祭司殿下想出现时必会出现!”少年温润的嗓音在炎炎的夏日中如一缕风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你怎么还在喝茶!”小褐生气的说,嗓音又嘶哑了一分
“喝茶!”大褐到了杯茶给小褐
“快去找大祭司殿下!”小褐喝了口茶,有准备喊
“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大褐感受着纤姬扇的魔法气息,可是一点也感受不到,作为大祭司的使徒祭司,除非大祭司死去,否则无论多远都可以找到
“感受不到是吗?”小褐无奈的说
“对,大祭司殿下怎么了?”大褐有些担忧
“他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小褐站起身,看着天空微微抿了抿唇
“你说隐藏气息?大祭司殿下才五岁!”大褐惊讶的说
“是啊”一个稚嫩好听的声音传来,,亭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参见大祭司殿下!”褐跪在了地上
“起来了,本殿下可不消美人没人看!”纤姬扇戏谑的声音传来,褐两人额角滑下三道黑线,扯了扯嘴角
“是”褐站起了身,两年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脸庞更加的清秀,俊美
“你说,你们长这么好看,到了霜露国是不是会被抢?”纤姬扇才五岁的面庞上却是与年龄不符的邪魅的笑
“殿下,你要关心自己的”小褐看着才五岁就美得不像话的容颜,有些嫉妒的说
“没关系的,本殿下还要…”纤姬扇突然阴冷冷的笑了起来褐两人被吓得倒退好几步,两个人终于知道了,纤姬扇根本就没有那么冷,而是极其的腹黑,黑到无与伦比啊~(丸子飘过,顺口说:虽然他长得很白~)
“殿下!我突然想起来你已经五岁了!”大褐看着纤姬扇依旧痞痞的笑容,有些懊恼
“怎么?”纤姬扇挑了挑眉
杜那德-维天
“殿下,你要进行记忆传承了!”小褐抿了抿唇
“那又怎样?”纤姬扇看着像他们几人跑来的纤姬遥,晓得J诈
“很痛的!”大褐很同情的看了眼纤姬遥
“没关系啊”纤姬扇转了转左手腕上的黑色手镯
“小扇!小扇!”纤姬遥边跑边喊
“殿下,她真的很烦”小褐皱了皱眉
“褐,你说,她是不是喜欢你”纤姬扇看向褐兄弟两
“不是!”褐同时回答
“小扇”纤姬遥刚刚跑到纤姬扇面前刚开口说小扇就被褐打断
“放肆!大祭司的名字岂是你可以叫的!”小褐冷冷的开口
“参见大祭司殿下”纤姬遥反应过来,不甘心的行礼
“什么事?”纤姬扇并未叫纤姬遥起身
“皇上说殿下五岁的生日明日就到了,今日皇上来请您去皇宫”纤姬业偷瞥向大褐
“褐,告诉维天,本殿下要去换预言袍”纤姬扇说完就越过纤姬遥,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纤姬摇姐,请起,殿下只是很忙,忘了而已”大褐温润的嗓音在纤姬遥耳边响起,琥珀色的瞳孔里倒影着纤姬遥满脸通红的可爱涅小褐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
---------------------------------------------------------------------------------------
福泊斯家族大厅
“参见大祭司殿下”满屋子的下人跪在地上,中间一抹明黄站在那,格外显眼,身后两个差不多十岁大小的孩子也单膝跪着
“殿下”那一抹明黄开口,温柔的嗓音像他的容貌一样美好,修长匀称的身材,温柔的的眉眼里还有着帝王的威严,只不过周身含着危险的气息
“立威吗?”站在门口的纤姬扇,眯着好看的狐狸眼,如樱花瓣柔软的唇微微勾起,银色的长发已被竖起,华贵的预言袍长长的裙摆托在地上,绣着奇怪的魔法纹
“皇上,何时回宫?”纤姬扇稚嫩好听的嗓音传入,维天依旧笑得温柔
“都下去吧!朕要和大祭司殿下好好谈谈”维天对所有人说
“是!”所有的下人行了礼后便退出了
“皇上有什么事和本殿下说?”纤姬扇在所有的人走后就不想再装了,直接走到了位子边
“没有,殿下今天要进行记忆传承的”维天也坐了下来
“是啊”纤姬扇笑得邪气
“你为什么会出生在夏天?”维天不再笑得温柔
“为什么?本殿下怎么知道!”纤姬扇把玩着手镯
“沧月国的人,只会在春天出生”维天褐色的瞳孔里倒影着纤姬扇的笑容
“那,你是说我是落霞国的人?”纤姬扇看着维天
“落霞国的人只会在夏天出生”维天没有这么承认,只是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
记忆传承
“你只要知道,本殿下是沧月国的下一任大祭司,只有本殿下可以保证沧月国在这五百年内不受侮辱”纤姬扇说完跳下椅子,一个转身,长长的裙摆飘起,银色的发在空中飞舞着,划下一个好看的弧度,稚嫩脸庞上是睥睨天下的狂傲
“你”维天被眼前这一幕绝美的景震慑,看着纤姬扇的眼神不再怀疑,依旧挂上了温柔的笑
“该走了”纤姬扇留给维天一个背影,银色的瞳再转身的一刹那折出紫色的光华
“好”维天温润的声音响起,然后二人便消失在大厅
--------------------------------------------------------------------------------------
皇宫,归尘殿
“大祭司殿下,下一任大祭司殿下到了”层层的白色纱嵯绣着一朵朵白莲,连殿中的空气中都含着白莲一样清幽的气息,很好闻的味道
“恩,让他进来吧!”不出纤姬扇所料的清冷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哀伤
“殿下,进去吧”维天走了出去
“白莲?”纤姬扇看着朵朵的白莲,勾起一抹浅笑,若白莲般纯洁美好
“进来吧”又是清冷的声音,没有刚才的忧伤
纤姬扇挑开层层的轻纱,走到了里面,看到的便是这一副情景,阳光落在宇文哲银色的头发上,跳跃着落入他银色的瞳孔里,绝美的容貌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金色,若神邸般美好高贵,又有着白莲的清冷优雅
“你就是下一任大祭司吗?”宇文哲回头,在看到纤姬扇的时候,眸中闪过一丝惊艳
“是,纤姬扇,我的名字”纤姬扇勾起一抹浅笑,像罂粟花绽放时的美丽
“你不像别的孩子”宇文哲也笑了,有着白莲绽放一刹那的妖冶
“大祭司注定的与众不同”纤姬扇抚了抚银色的发
“是啊注定的与众不同”宇文哲有些感慨的说,开始在地上缔结魔法阵
“很痛吗?”纤姬扇突然想起褐他们说的记忆传承会很痛
“也许,有一点吧”宇文哲不确定的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如莲般的娇羞
“那开始吧”纤姬扇站在魔法阵中间,空中呢喃着褐教的魔咒,而宇文哲则将脑海中整理出的历代的大祭司的简介精华与大祭司一直传承下来的地之珠植入到魔法阵内
“你能告诉我怎样才不痛吗?”纤姬扇突然问道
“传承时候不可以分心的,小心我们都走火入魔!”宇文哲清冷的声音对于身体内烈火熊熊的纤姬扇似一股清泉
“那,为什么很热?”纤姬扇皱着眉
“力量的涌入与融合而产生的热”宇文哲停止了传输
“完了?”纤姬扇讶异的说
“没有,魔法阵会慢慢给你传输,后面也许会痛”宇文哲坐在一旁,执起一杯茶,慢悠悠地喝着
这人是变态咋地!
“身体力募得涌入一股力量,我快承受不住了”纤姬扇对手腕上的相濡与以沫说道
“恩,你的身体不应该是这种情况,你不是四项极限吗?(丸子解释下:四项极限指的是一个人含有四种魔法元素——地风水火)”以沫问道
“是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承受不住”纤姬扇皱了皱眉
“也许,你在晋级”相濡猜测的说道
“你以前是什么级别的?”以沫问道
“琉璃基”纤姬扇努力的在调节身体内乱窜的魔法元素
“那下一级是黑琉璃级?”相濡几乎就要大喊了(丸子解释下:介个,为毛那条蛇那么鸡冻素因为还有最后一级他不知道,亲们原谅这只白痴的蛇相濡:丸子,我喜欢吃人肉丸子的)
“他什么时候是琉璃基的了!”以沫不可置信的问
“九尾从出生来就是这么惊世骇俗”相濡摇了摇头,假装很儒智(丸子:亲们表误会,儒智呢是指迂腐和弱智相濡:哇呀呀!丸子我咬死你…)的说
“好了!”纤姬扇吸收了魔法阵中的所有后,将所有的魔法元素归类放在身体里,形成褐色,紫色,蓝色,红色的四个小球,还有一个黑色的小球,是暗魔法,具有极强的攻击性,但是在使用时也会给本体造成一定的伤害,如果不好好控制,就会是一个人进入魔化阶段,成为半兽人
“可以了?痛吗?”宇文哲看着纤姬扇问道
“不痛啊”纤姬扇笑了笑
“那就好,沧月国的人就交给你了”宇文哲放心的笑了笑
“恩”纤姬扇开始探知自己身体内的魔法元素,蓦地发现什么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宇文哲也发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他探知不到纤姬扇的魔法元素含量!是没有,还是在他之上?他宁可相信后者
“呵呵”纤姬扇突然邪气的笑着,他发现自己身体内的魔法含量只要在自己想要时,就会拥有,是不是说,他可以获取任何的魔法元素了,还是无止境的
“你…”宇文哲看着笑的邪魅的纤姬扇,说不出话来
“这个阶段,是不是叫澄琉璃级?”纤姬扇抚着桌上的莲花雕刻
“你是,澄琉璃级!”宇文哲惊讶的说,澄琉璃级他在一本古书上看过,至今为止澄琉璃级只有大陆创始人——九尾做到了几位大祭司也只是停滞在琉璃基道黑琉璃级中
“是啊本殿下什么时候成了掌控师?”纤姬扇奇异的看着桌上刚被自己拂过的莲花,只是意念中闪过消这花是活的,结果这朵含苞待放的花似有了生命,竟绽放开来,还散发着莲独有的清冷气息
“好变态!”相濡吞了吞口水
“九尾什么时候正常过?”以沫也吞了吞口水
“你说,以后我们要是一不小心惹了他,那后果是不是”相濡不敢再往下说
“很惨就对了”纤姬扇抬起手腕,看着两个镯子,笑得妖娆
晋级之快
“既然你已经进行了记忆传承,那我也就走了”宇文哲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纤姬扇的手镯,抿了抿唇
“慢着,我刚刚到澄琉璃级,对于调控魔法还不够熟练,你教我吧!”纤姬扇拉住了宇文哲的衣袖,可怜兮兮的涅,任谁都拒绝不了
“前几任大祭司的记忆不都在吗?”宇文哲温柔的说道
“不要,太多了,太简单,我不要啦!”纤姬扇干脆耍起了小孩脾气,利用他的年龄优势
“那你现在真正属于哪个级别?”宇文哲蹲下身来
“乾玉级“纤姬扇想了想回答
“乾玉级?你有很好的底子,可是为什么你会跳三级?”宇文哲有些讶异纤姬扇的速度
“我是琉璃基的级别,但是对于魔法的合理运用还在乾玉级”
“你是天生的魔法含量?”宇文哲问道
“算是吧”纤姬扇突然想起背后那个奇异的火红色映纹,也许,自己的魔法含量在穿越时是隐藏在映纹中的,但是这个映纹因为只有他一人知道而已,只有在发动魔法时才会出现,这个映纹已经深入骨髓了
“那你算是天才了,可以将魔法运用能力修炼到乾玉级”宇文哲淡淡的笑着,有些赞赏的说道
“也许吧”纤姬扇看了看手上的相濡以沫,突然想起相濡和以沫都是在叫他九尾?九尾不是大陆的创始人吗?,而且是一只九尾狐
“那你为什么会连跳二级?者再杜兰圣地大陆是不可能的,魔法级数有极其严格的规定”宇文哲看着散发着幽香的木雕莲花,皱了皱眉
“问他们!”纤姬扇抬起了手腕,相濡和以沫化成的手镯在阳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吸引了某只雕的注意
“有事?”相濡恢复原形,巨大的蛇身使得大殿有些拥挤
“笨蛋,你不知道变小些吗!”以沫变成了一只小巧的黑蛇,盘在纤姬扇的左手掌上
“相濡,你的确很笨那!怎么就让你跟了本殿下?”纤姬扇叹了口气
“介个…”相濡变成了和以沫一般大小的白蛇,盘在纤姬扇的右手掌上
“你们是?”宇文哲吃惊地看着两只蛇
“蛇啊笨死了,还有比我笨的诶!”相濡很开心的说,换来的是纤姬扇与以沫的白眼
“你想问什么?”以沫吐着猩红的信子,红色的瞳孔里是宇文哲若有所思的涅
“你们是圣兽?”宇文哲在想了老半天后,才问道
“不知道!”以沫丢了一句
“那,是你们帮助…殿下的?”宇文哲不知道该称呼纤姬扇什么,只好称呼为殿下,毕竟记忆传承后,纤姬扇就是名副其实的大祭司殿下
“是”相濡赶在以沫开口前说道
“叫我小扇就行了”纤姬扇友好的笑了笑,像春天的阳光,照暖了宇文哲五百年来孤寂的心
“好”宇文哲也笑了,白莲般的美好,不再是清冷的气息,有着血莲般的温暖
精灵国?还是国王!
“以沫,你觉不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而且那种眼神应该是饥饿的”相濡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四周,回头看向以沫
“有一点”以沫闭上了眼,开始感知四周的魔法波动
“什么!本王才不是东西!”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一只金色的雕落在窗上,高高的抬着头,一副傲慢的样子
“对,不是东西”相濡点了点小巧的蛇头
“你才不是东西!”金色的雕反应过来,回骂道
“你是谁?”以沫看着金色的雕,红色的瞳孔里倒影着金色的雕,“该死,竟然看不出来他是什么!”
“以沫,你也没看出来吗?”相濡问道
“哼!你们怎么可能看得出来本王高贵的身份”金色的雕再次傲慢的开口,稚嫩的语气中尽是嚣张
“原来是一个小屁孩”纤姬扇笑道
“你…”金色的雕在看到纤姬扇时,呆住了,十几秒钟后才知道纤姬扇在骂他,“你才小屁孩!”
“小屁孩骂谁呢!‘纤姬扇狭长的狐狸眼中闪着一抹算计的光
“小屁孩骂你!“金雕想都没想就开口了,然后才知道自己被套进去了,碧绿色的瞳孔里闪着愤怒的火焰
“对”纤姬扇淡淡的笑着,看了眼相濡以沫,相濡和以沫也很默契的化成了手镯,呆在纤姬扇的手腕上
“你欺负我!我要告诉枝晨”金色的雕突然变成一个才八岁大小的小男孩,坐在地上哭着,碧绿色的长发披散着碧绿色的瞳孔被蒙上了一层雾,,可爱的涅让人看了心疼,情不自禁地想安慰
“乖,别哭了,告诉我,你是谁?”纤姬扇走到男孩身边,稚嫩的嗓音柔柔的,有让人温暖的味道
“我是精灵国的国王,我叫罗曼可-魈焰凄”魈焰凄断断续续的说,看着纤姬扇舍不得移开眼
“哲老师,你说,他是精灵国的国王吗?‘纤姬扇看着才八岁的孩子,问宇文哲
“哲老师?“宇文哲听着这个称呼,有些好奇的挑了挑眉
“对呀,你不是我的老师吗?“纤姬扇回头看向宇文哲,银色的长发拂过魈焰凄的面庞,好闻的香味钻入魈焰凄的鼻中,带着曼陀花的诱惑
“叫我哲吧”宇文哲看了眼魈焰凄左眼角碧绿色的泪痣,“他就是精灵国的人,但是不是国王,就要看他身上有没有皇族的映纹了”
“在哪儿?”纤姬扇看着魈焰凄仔细的找着
“在…肚脐上”魈焰凄脸红的说,看着纤姬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个,就不看了枝晨是谁?”纤姬扇转移话题
从来就没讨厌过
“枝晨恐怕是精灵国的大祭司,拈枝晨”宇文哲解释说道
“拈枝晨?褐怎么没说还有一个精灵国?”纤姬扇皱了皱眉
“精灵国一直与世隔绝,那的人爱好和平,而且精灵国是在大海的一个岛上,几乎没有人可以到达的海域除了空间魔法强大的人和水魔法到达琉璃基的人”宇文哲看着魈焰凄一脸的好奇
“我很好奇你怎么来的?”纤姬扇问道,正中宇文哲心意
“枝晨带我来的”魈焰凄回答道
“那他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还是在别的国家?而且,你是精灵国的国王诶!”纤姬扇看了看太阳,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了,怕是外面的褐要急疯了吧
“枝晨说要我来找沧月国大祭司”魈焰凄看了眼宇文哲,“你就是了吧!”
“刚才是,现在不是”宇文哲清冷的回答,像一只与世独立的白莲
“那怎么办?谁是大祭司?”魈焰凄看着与拈枝晨给自己看的沧月国大祭司一模一样的宇文哲,皱起了眉毛,一副又要哭的样子
“我”纤姬扇勾起一抹笑,看着魈焰凄
“你?你是男的!”魈焰凄大喊道
“是”纤姬扇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你是女的,这样我就可以…就可以…”魈焰凄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鞋最后就没有了
“就可以什么?”纤姬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