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参见大祭司祭司殿下好多情-第5部分

他的修为,他都察觉不到,他身为大祭司一出生就带有玉石基的魔法储存,现在已是乾玉级的实力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而那个七月似乎也是····
“我···你猜不到的,我回去学校的”纤姬扇不想多说,刚刚好到了以罗伊家族,于是立即跳下了马车,落颜诀抿抿唇,有些的,想了一会儿,才笑着下了马车,既然他不说,那就算了嘛,他好好的就行,而且他也没有过问的权利
传闻中的超级大boss(三)
“维恩,维恩···”纤姬扇一回去就大喊维安
“公子,皇太子他在练功场”夕翘立马迎了上来
“对他说一声,我后日回国,传信给宇文大祭司”
“是”夕翘立刻走了,纤姬扇看了看天空,澄澈依旧,只是,不久就要变天了
“相儒,以沫,我想这世界啊~”纤姬扇朝笑得妖娆,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的相濡·以沫被惊醒
“怎么了主子?”相濡问道
“这···你个笨蛋,一定是有事咯,要不怎么会让我们醒过来!”以沫骂道
“以沫,去查一查灸不氿的身份”
“灸?”
“不氿?”
相濡,以沫两条蛇一个说姓氏,一个说名字,那表情,【丸子(怀疑):内个,蛇似乎没有表情啊~纤姬扇(鄙视状):你终于知道了···】要怎么震惊怎么震惊
“怎么?”纤姬扇皱皱眉,难道是什么很大的人物?
“传闻中的超级大boss啊~”以沫感叹着
“古往今来九尾大人的后继者,而且才三万岁而已”
“三···万岁?还是而已?”纤姬扇惊讶的看着手上的镯子,不远处的走廊上的人看着纤姬扇一阵奇怪
“南艺,你说,紫公子没有事把?”南华右手捅了捅一边的南艺
“不知道,南妮,你怎么想?”南艺问花痴状的南妮
“别问这死丫头!她笨死了!”南浩骂道
“你小子想死啊”南妮怒视南浩
“怎么了···”南浩不甘示弱的吼道,这边的动静越闹越大,纤姬扇视线扫过去,不满的皱眉,一甩衣袖走了
“你看你!都是你!”南妮吼南浩!
“明明是你!不是你是谁让紫公子走的!”
“是你····”掐架继续···南艺与南华对视一眼,满是无奈
=================================================================================
百味楼
“你知道吗····今天可真是精彩啊”许多的人都巴拉巴拉的说着今天的事情,百味楼好不热闹
“我就知道主子还会来的”七月浅浅笑着,刹那间竟是美得不可方物,很像某人,却不知道是谁,纤姬扇以后的看了眼七月
“南桥小公子的事情主子还未解决呢”
“也对!这个老妖怪害得我都忘了,说罢”
“是···霜露国的人”七月说到此,自己就皱起了眉
“霜露国?南桥和霜露国有什么关系?”纤姬扇在房间踱着步
“这··恕属下无能,人已经····”七月低下头
“跑了?”纤姬扇眯起了眼,都可以在她的栖君阁逃跑,真是不简单啊···“他即使要逃跑,又怎么 会说是霜露国的人?”
“是祭祀殿的人,褐到了晨珠国”
“原来,祭祀殿的都有独特的魔法波动,还好褐的魔法波动让我藏起来了”
“褐说,接主子回国”
“刚刚好,我也要回了,七月随我回晨珠国”
“是···”七月低首浅笑
是什么人?
第二日
“来了没?”纤姬扇刚到百味楼,所有的人又看着他,准备行礼,纤姬扇摆摆手,“你们倒是生疏了”
“谢紫公子”大家都是明白人,有自己去吃自己的了,只是不再那么放肆
“小二,领我去包间”
“是嘞!紫公子请”小二领了纤姬扇上了楼,入了包间,众人这才放开了胆子
“老师”纤姬扇一进去,灸不氿就在那儿等着,纤姬扇知晓了灸不氿的身份,不敢怠慢
“嗯,【倾国元代】在这”灸不氿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朵蓝色的小花,三瓣的白色花瓣,包裹在蓝色的水魔法光球中,但是寒冷的气息还是侵入人骨
“这倒是好东西了”纤姬扇看着水魔法球
“识货!这可是我叔叔送我的”灸不氿嘴角挂这笑容,怎么看怎么甜蜜
“哦,七月,过来”纤姬扇直接破入魔法球,自己调集体内的魔法元素做了个保护罩,渡级的草药之所以难得还是应为不好采摘和保藏,需要有极高魔法储存才可以做一个可以防止渡级草药枯萎的保护罩
“····你”灸不氿在一边压抑的看着,对于纤姬扇修为之高,他是有所察觉,但是,为什么他可以直接破入魔法球倒是令他很是惊讶,叔叔给他的魔法球是只有那个世界的人才可以破除的,要不然就是····不可能的,他身上一点气息也没有,难道是上面来的?
“怎么了?”纤姬扇挑挑眉,将【倾国元代】递到七月手中
“没怎么,我先走了,会学校,记得十岁的时候去找我”灸不氿心神不宁的给纤姬扇下了个搜寻印记,及立刻消失不见了
纤姬扇看着掌心的一颗红痣不满的皱着眉:“还以为他现在可以教我,结果还是等到十岁,日子都快到了,怎么突破啊”
“怎么了主子?”七月问
“没有”纤姬扇手指在空中一划,空间出现一条裂缝,纤姬扇钻入裂缝,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七月看着纤姬扇消失的地方,无一丝改变,拐着浅浅的笑,像一株摇曳的白莲
“都是这个境界的了,不远了,两年时间对于你来说很简单的吧”
=============================================================================================
三日后,归尘殿
“说罢”纤姬扇懒散散的靠在贵妃椅上,半眯着眼看着欲说还休的小褐
“殿下,我可以和颜乐公主出去玩吗?”
“宫里没有颜乐公主,只有希乐公主”大褐慢悠悠地说
“····你···”小褐难得的一次红了脸
“天黑之前回来”纤姬扇闭上了眼
“谢谢殿下”小褐开心的一笑,立即欢快地跑了出去
“殿下怎么可以这么纵着他?”大褐担忧的看着小褐离开的背影,回头时看见纤姬扇面色不正常的苍白,“殿下!”
“咳咳咳···”纤姬扇突然咳出血来,大褐立即慌了,他与纤姬扇的灵魂交识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一会强一会弱
冲击失败!暴露!
“来人!快来人!去长华山将敬天大祭司请来!再将宇文祭祀请来!快!将褐使徒祭司找回来!”大褐立即吩咐所有人当他再次探查他与纤姬扇的灵魂交识是,发现它已奄奄一息,而且跳动得极为奇怪,就像是少了什么东西
“怎么了?”刚出去的小褐立刻折回来,看见大褐怀中口吐鲜血的纤姬扇也立即慌了起来,探查灵魂交识时发觉了一样的情况
“怎么办?”
“怎么了?”宇文哲很快出现,以福伯斯家族的路程到这里,利用传送符咒也是要半个时辰,因为福伯斯家族外围的魔法防御阵很是难解,除了福伯斯家族的血脉可以直接传送,外人一律的开启阵法,开启阵法极为耗费时间,但是二人也管不了为什么宇文哲这么快就来了,有了救人的就好
“宇文大祭司,大祭祀殿下他····”
“我看看”宇文哲立即开始检查纤姬扇的体内,发现他的魔法元素球全都碎裂,更让他为之惊讶的是,他有七个魔法球,还要惊讶的是,她是女的【丸子(害羞状):关于宇文为虾米晓得小扇扇是女的···介个问题····人家不好意思说拉···纤姬扇(恶心状):你去死!去!死】
“怎么了?”看着宇文哲精彩的表情,褐不由得更加紧张
“请了医术最好的敬天大祭司了吗?”
“请了,长华山不似福伯斯家族,怕是快到了,对了,宇文大祭司怎么来的?”
“我····”宇文哲不好回答,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
“这都是什么话?太诡异了”
“敬天大祭司,虽然您曾为祭祀,但是,大祭祀殿下的东西您不可以随意侮辱的”大褐不怕死的开口,殊不知隋敬天是历代大祭司中脾气最怪,修为最高,修复术学得最好的一个
“褐···”宇文哲的的开口
“啧啧啧···使徒祭司的脾气和大祭司的脾气最像了,不知道这一代大祭司如何”隋敬天并未生气,而是笑了起来,接着两个面目俊美的少年挑起了层层黑色的纱幔,走来一个国字脸的男子,双目的散发出灼人的光芒
“敬天老师”宇文哲除了在尤纳斯学效习,还有另一个老师就是上一代的大祭司,每一代大祭司似乎都有这个传统,因为五岁到十岁之间是需要有人教导的,而杜兰圣地是很在乎尊师重道的
“小哲在呢来来让开,让我看看”隋敬天在看过纤姬扇后,表情同宇文哲一样的精彩
“老师”宇文哲低低的喊着,“借一步说话”
“好···”隋敬天立即和宇文哲到了外面
“怎么看?”宇文哲问
“决不可声张”隋敬天皱着眉,宇文哲渐渐放松握紧的拳头,散开了凝结在手中的魔法
“为何?”
“福伯斯家族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完全绞杀的,而且以现在大祭司的实力,报不报仇还说不准,报仇的话,不管如何都是我国吃亏,只是我很奇怪,为何有那个深蓝色小球?”
“这个我也不知道,褐色是土之魔法,蓝色是水之魔法,青色是风之魔法,红色是火之魔法,紫色是空间魔法,黑色是····黑暗魔法,深蓝色···倒像是雷电”
上心了
“或许是,似乎古书上有过记载,被雷电击中的修炼者可储藏一丝的雷电之力,这么多的雷电之力是怎么储藏的啊~”宇文哲看着隋敬天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想歪了
“老师,重点不是这个,而是怎么救人”
“哦哦··怎么救人···怎么救人···怎么救···”隋敬天在原地踱着步
“老师,不知道可不可以找到渡级草药【煌斯释尔】”宇文哲此话一出,隋敬天站在原地一脸狂喜
“对啊也只有【煌斯释尔】可以有这么大的修复能力了!”隋敬天想了想又冷下了脸,“你找不到啊渡级草药也只有天物志中提过,而且没位置”
“这···”宇文哲皱起了眉
“如此一来,只有看造化了”
“造化?”
“ 看这一代的大祭司有米有那么强的意志力和运气,有的话会自行修复”
“这···”
“糟了,时间到了,小哲,你要早点回长华山,要知道你在外面呆太久会保证不了长生的”
“老师?”
“你以为大祭司可以生来长生?若不是长华山的特殊地理位置养着,则么有那么好的底子长生,而且还可以看看以前五百年间和你斗得死去活来的人啊”
“老师,我不回去了”宇文哲浅浅笑着
“为什么?是因为你的褐吗?我知道,长生的时光无人陪着,孤寂啊···我走了!”隋敬天忽然悲伤起来,身子渐渐虚无,长华山的传送阵传送出来的只是一个分身,时间到了还是要回去的,
“是,送老师”宇文哲行个礼,立在内殿的外面,透过层层的沙曼看着床上第一次穿绿色衣衫的小小身影苦笑着摇头,“最终还是逃不过啊”
“宇文大祭司,敬天大祭司怎么说?”大褐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看着大褐焦急的脸,曾几何时他也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清秀少年关心自己
“等我回来”宇文哲叹口气,总是不让人省心,看来又要去亚特兰斯一趟了,只一会可不会向上一次那么丢脸了,还要叫那个小子主子!
----------------------------------------------------------------------------------------
亚特兰斯,潘神殿
“怎么了?”舞凌乱看着宇文哲挑挑眉,好看的桃花眼笑的弯了起来
“【煌斯释尔】”宇文哲也不和他客气
“叫主人”
“一次就够了,我可记得我们打赌是叫一次就够”
“不是说叫主人吗,没说一次”
“我可记得我问你是不是叫你一声主人,你可是点头了的,赌约书还在的”宇文哲难得的笑得像只狐狸
“旭离猖!你耍赖!”舞凌乱不满的大叫,谁又想得到一直高高在上的潘神也可以像个小孩
“那又怎么样?”宇文哲,哦!不对!应该是兰斯利——旭离猖,旭家少子,一直不为人所知的旭东审最疼爱的小儿子
“你!你!你!···”
“我如何?”旭离猖挑衅一笑,“快点【煌斯释尔】”
“你要哪个干什么?虽然幻界的渡级草药有一些,但是像这种上品药草,还是修复系的,是极为少见的啊”
“救纤姬扇”
“她怎么了!”舞凌乱收起胡闹的表情,极为严肃的说
“冲击化羽阶段失败,体内的魔法球全碎了”
“什么!这么厉害,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应该是基础不稳,但是对她也是有好处的,这一回过后,她的身体会更加的坚固,魔法的纯度会更高,而且有经验了,下一回也不会乱试这倒是让我吃惊,她哪来的那么多的魔法元素,别人做了几千年的事都不行,她倒是可以了,而且是在杜兰圣地那么魔法贫瘠的土地上”旭离猖说着说着,语气染上了一丝丝的温柔
舞凌乱听了,不满地开口:“离猖,你上心了”
“你也是,这一会,我们是同时背叛对方”【丸子(揶揄):广西不简单第···舞凌乱和旭离猖:你去死!我们是纯纯的友情!我们要正常!我们要小扇@】
关系混乱中
旭离猖从亚特兰斯会到归尘殿时,纤姬扇的面色已经惨白若死灰,“你们出去,任何人都不可以进来!”旭离猖朝褐和一屋子的人吼道
褐倒是第一次见这个一直很温和的大祭司生气,虽然很害怕,很担忧纤姬扇,但是识趣的和一屋子的人出去了
“你啊~这么不让人省心!以后要怎么办?潘神殿里不可以没有人的,你都已经签了契约了,怎么还这么就放弃了呢?”看着沉睡的纤姬扇,旭离猖抚平她皱起的眉毛
“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就去冲击化羽阶段呢?这可不是好玩的”旭离猖叹了口气
“你怎么可以放弃呢?”旭离猖感觉到刚才还很活跃的纤姬扇的生命迹象突然缓了下去,旭离猖立刻着急起来,掏出【煌斯释尔】却不知怎么让沉睡中的纤姬扇吸收能量
“你倒是····”旭离猖忽然双目一亮,利用土魔法将手中的【煌斯释尔】变换为一颗丹药,用水魔法包裹了含在口中,直接渡了过去
“你倒是···很自觉”纤姬扇在旭离猖的唇还未离开的时候,忽的睁开双眼,双目含笑,飞快的咬了口旭离猖,在旭离猖呆愣之际,乘虚而入
被吻的旭离猖脑袋已经成浆糊了,这个···是什么情况?他被····吻了?
“怎么?”纤姬扇离开旭离猖的唇,妖娆一笑,面前的人,面色泛红,绝色的容颜,双眼迷离,红润的唇,“还真是诱人犯罪啊这的人怎么都这么的····”纤姬扇无奈的摇摇头,她是正常的美少女的额,这么没的孩纸摆在这···【丸子:你确定是孩纸?纤姬扇(思考中):似乎不是】
“你····怎么醒了”旭离猖很久之后找回了思绪,脸更加的红,立刻改变了半趴在床边的姿势,站了起来,转过身去
“七月要什么时候才说出实情?”纤姬扇半坐起来,靠着床上挂金丝帐的檀木棍,半眯着眼,冰冷着脸色,银色的长发无风自动,她正在吸收【煌斯释尔】的能量
“你没事?”旭离猖恢复过来,依旧是一株遗世独立的白莲
“不出点事,怎么可以引出潘神殿唯一的长老,旭离猖?”
“你都知道?”旭离猖喃喃
“自然,既然签订了潘神契约,自然是有潘神殿的记忆传承,你为何才十五?”
“宇文大祭司是我的生父,他死了,我代替他的,我有预言师的血统,加上潘神殿的帮助,做十年的大祭司还是可以的”
“你的目的是在什么?保护沧月国?似乎潘神殿不是救世主”
“找一个人,潘神殿需要一个新的潘神,来改变潘神殿,也要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则”
“你是说我吗?”
“嗯,小扇好聪明!”旭离猖开心地笑着,洁白无瑕
“那九尾大人和潘神殿是什么关系?”
“九尾大人就是开创潘神殿的人啊”
“这样啊”纤姬扇忽然有些累了,看来她的事情太多了,这次到杜兰圣地绝不是那么的简单,“你见过九尾大人吗?”
“小扇说胡话了,九尾大人百万年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有九尾大人的画像吗?”纤姬扇皱眉,百万年前消失的九尾大人,是她的祖宗啊
“没有,九尾大人不许人拜他”
“哦,那算了,麻烦!”纤姬扇咒骂一声,发现因为【煌斯释尔】自己的魔法更为纯净,本体吸收的魔法元素是不纯净的,所以只有积少成多来提纯,但是一提纯后体内就没有多少了,所以很少有人提纯魔法元素,都在寻找一些低级的,但可以提纯的草药
“小扇,本来就没什么事对不对?”
不简单的
“我的恢复能力很强的”纤姬扇从床上下来,看着掌心的红痣不满的撇撇嘴,从袖中掏出历代大祭司一直传承的簪子在掌心划了一下,鲜血立即流了出来,一个复杂的金色魔法阵显现在手掌上,“真该死!尽然到了这么高的修为!”纤姬扇不得已将簪子竖在胸前,簪子爆发出黑色的光芒,瞬间成为一把长剑,悬在半空中,纤姬扇将鲜血滴在较,舰即颤抖起来,发出轰鸣声,“乖··不激动”纤姬扇柔柔的说着,那把剑慢慢的歇了下来,一颗红色的珠子从剑尖升起来,周围包裹着七彩的光芒,珠子表面覆盖着刚才纤姬扇手掌上那种复杂的魔法阵,纤姬扇看着珠子,口中念念有词,那颗珠子化作液体,又渐渐成为莲花的形状,纤姬扇一弯右手中指,那朵莲花便印在了纤姬扇光滑洁白的额头上,更添几分妖异
“这个是···”旭离猖好奇的看着
“身为大长老,竟然连潘神殿的守护器都不知道!”纤姬扇一挥衣袖,那把黑色的剑化为一只乌黑通透的簪子,纤姬扇将头发竖起,疏下一点刘海,盖住莲花
“不是那个!我是说那朵花”
“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去销毁灸不氿的追踪魔法阵,但可以改变”纤姬扇一甩刘海,自我陶醉着,我就是绝无仅有·天下第一·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貌赛潘安····(以下省略三万字···)
“灸?不氿?”旭离猖一脸的惊讶,“你怎么惹上潘神殿的第一代长老?而且,他还是尤纳斯学校的校长啊”
“嗯,你是第几代长老?第二代吧···”纤姬扇无语了,怎么差这么多艾一个都几万岁了,一个才十几岁
“嗯·····你还是挺厉害的,灸不氿的追踪阵都可以改”
“他下的是最简单的阵法你知道吗?连最简单的我都破不了啊而且还是靠着【潘神的诅咒】”纤姬扇有些颓败的说着
“你不要这么想艾他是自己修行得几万年的老妖怪艾二十二对翅膀啊小乱也有二十二对,只是,小乱是继承的居一大半,他才几千岁,修炼不出什么成果,等你继承了潘神殿,你会比小乱强多了!”
“你是说现任潘神么?那他不做潘神会修为大退?”
“你不是有继承的记忆吗?”
“实力越高,你知道的越多,但是你是知道了,我顶多知道最基础的,知道你是大长老还是冲击失败造成记忆传承的自我保护,开启了下一阶段,获得了纯正的魔法元素,加上自身恢复能力的强大,我才活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艾怪不得,好险,看你下一回还这么做呢!小乱如果不加快修炼的会修为倒退,若果他加快修炼,可以努力保持原来的水平,一直到他到了原来的水平才可以生下一对翅膀”
“哦,这样啊”纤姬扇点点头,看来这两年我得很努力了!事情还很多啊”纤姬扇叹了口气,心中无限感慨,早在她先前的世界里,她就预言到了,她的老祖宗给她找了不少的事情去做,可是···为什么老祖宗要选她呢?
“是艾要成为潘神殿的继承者,还得有最后的一场考验,你十岁自己去亚特兰斯时估计小乱会对你说把”
“那···考验是什么?舞凌乱的考验是什么?”
“不会很难的,就是让你找出什么宝物的,要不就是在限定的时间内修炼一部功法,要不就是击败上一任的潘神,小乱的就是这个,他当时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没想到那潘神自杀了”
“说了什么?”纤姬扇觉得舞凌乱是一个不好惹的人!
“我不知道,小乱没和我说的”旭离猖耸耸肩
她不跪三天,本殿下便不救
“褐!”纤姬扇高声喊道
“参见大祭司”褐急急忙忙从外面跑进来,看着回复的纤姬扇一脸狂喜
“送宇文大祭司会福伯斯家族”纤姬扇冷冷地说,褐讶异于纤姬扇忽然改变的性格,但是命令还是要听 的
“宇文祭司,请”褐二人将旭离猖送达大殿门口,纤姬扇稚嫩好听的声音传来
“宇文老师,既然打开了,那么没有心的人就不会有感情”
“····知道”旭离猖顿了顿,身子不可见的一抖,终是不回头的走了
“殿下?”大褐看纤姬扇面无表情的抓着心口处的衣服,绿色的魔法袍在黑色的帷幔中格外显眼
“没事,一会儿德妃会过来,不许放行”纤姬扇睁开银色的眸子,冰冷一片
“是”褐二人恭敬地说
“德妃现在正是受宠的时候,只说我睡了便可”纤姬扇走到内殿
“是”
----------------------------------------------------------------------------------------
“去通报一声!说是德妃来了”德妃的贴身小宫女趾高气扬的对归尘殿的一个婢女说
“大祭祀殿下正在午睡德妃娘娘请回”小褐冷冷的开口
“德妃娘娘回吧~殿下睡着呢”大褐谦谦有礼的说
“怎么,本宫来了大祭祀殿下也不给面子么?”德妃嗲嗲的声音,让人皱眉
“做作女人!仗着皇上现在的宠爱,就为所欲为了吗?大祭司的地方岂是你可以撒野的!”小褐不懈的看了眼德妃安纳娜——胡修容,安纳娜家族倒是在莫迪波家族败了之后荣登第一家族,而且实力堪比福波斯家族,恐怕是后面有人撑腰啊
“大胆!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使徒祭司,竟敢辱骂德妃!”那个小丫头吼了起来
“汝等不过妃子!祭祀殿下乃是国之守护者!皇上之手足!岂容汝等冒犯!”大褐直接用起了古语,这边是位高者的权利,古语也只有大祭司与使徒祭司,各国之皇和和继承人,再就是修为十分高的人和学问十分高的人
“你!”即摆出了古语,那就是提醒使徒祭司乃是大祭司手足,心意相通,而且也是有预言师的能力
“汝等还不快滚!”小褐杀气腾腾地看向那个小丫头,那小丫头立刻吓得说不出话来
“还请大祭司殿下救救我哥哥”胡修容跪在归尘殿外
“德妃?”褐二人同时皱眉,小丫头惊讶的想去扶胡修容
“跪下!如不是念在你是族中之人早就不在了!向祭祀殿下道歉”
“娘···”小丫头还想说什么,就被胡修容的眼神下到了,立即跪了下来
“请大祭司殿下舅舅我哥哥!殿下不救,臣妾就在这跪上三天”胡修容仍在跪着
“来人!将皇上请来”褐冷眼看着,只是这事还得和皇上说
============================================================================================
“皇上驾到!”太监间隙的嗓子在半个时辰后响起,胡修容本是娇生惯养的,跪了一个一个小时身子已经有些颤抖,而且夏日的太阳已经将他原本雪白的肌肤晒得泛红
“修容!”皇上一下步辇就奔向胡修容,面上关心之色傻子都识得
“参见皇上,皇上···”胡修容原本嗲嗲的嗓子已经沙哑,倒是好听不少
“你有什么事和朕说就是,为何跪在大祭司的殿外?”维天演的倒是极为真实,但若是真的关心,也就不会故意呆在太后宫中,不让通报的人进去,一直到半个时辰后
“臣妾相求殿下救救臣妾哥哥”
“朕”维天心疼的扶起胡修容
“满着,她不跪满三天,本殿下便不救”纤姬扇身着高贵的祭祀长袍,金色线秀的魔法阵透着肃穆,银色的长发被一根黑色的簪子竖起,在阳光下闪着冷冷的光芒
三个承诺
“皇上不必再说,本殿下心意已决!”纤姬扇冷冷的开口
“皇上别管臣妾了~”胡修容隐忍的说
“皇上!皇上!不好了!丽妃娘娘她!她!小产了!”过来通报的太监一脸惊惶
“朕,去去就回!”丽妃虽不是大家族,但是他父亲是一元猛将,胜利,只有大祭司绝对不够,没有也不行,但是主要的还是将士所以维天只好面色阴寒的走了
“褐!回去!”纤姬扇看了眼胡修容,暗叹一声时机未到啊
“殿下!求殿下救救臣妾的哥哥”胡修容大喊,因为嗓子缺水不适而咳嗽起来
“是吗?那德妃有什么值得本殿下去就你哥哥?既然来求本殿下,那一定非是寻常”
“···殿下要什么”胡修容咬咬唇,安纳娜家族只有哥哥一个男孩,其他的都是女生,哥哥自小对她百般疼爱,还为了她以后不被家族中的人欺负,而去让父亲将她送到宫中,借助家族力量逼维天册封她为四妃之一
“三个承诺即可”纤姬扇看着天空计算了下时间,应该是下午一点,毒辣的太阳啊
“······”胡修容为难的低头
“若是不想,就算了,本殿下要去观星台”
“殿下!····可以”终是狠着心答应了,家族的事情一会再讲吧,若是哥哥死了,那么要家族又有何用,没有继承人,而且哥哥是通灵师,家族一定也会这么答应的
“说罢,怎么样?”纤姬扇走入归尘殿,立刻有宫婢扶着虚弱无力的胡修容入了归尘殿
“不知殿下可否荣臣妾喝口水?”胡修容无力地说
“倒水”纤姬扇又卧在了贵妃椅上,只是和胡修容隔了层层的沙曼,胡修容入了归尘殿就是后背发冷,殿中飘扬的黑色纱嵯绣着十分美丽的花朵,只是血红的颜色看着人心惊肉跳
“谢殿下”喝了水润了润嗓子,胡修容的声音才好听了些,还好不是那种嗲嗲的,“哥哥他前几日因预言之事超过自身实力陷入昏迷”
“这件事···很难解决,怪不得你找上本殿下,本殿下三日后去,至于你答应本殿下的,日后再议,不会超过安纳娜的势力范围和接受程度”
“谢殿下,···那臣妾告退”胡修容本想求纤姬扇现在就去,但是一想到,以他哥哥的情况来看,只有同为预言师而且修为高的纤姬扇山才可以救了,自己也不可蹬鼻子上脸在,只好退了下去
“嗯已经是有身孕之人,本殿下不想背上谋杀皇嗣的罪名”纤姬扇说完,银色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留下呆愣的胡修容,在原地挂着喜悦的笑容
=======================================================================================
观星台
“殿下,你上观星台做什么?现在又不是晚上”褐皱眉
“观日晚上请皇上过来,要变天了”纤姬扇站在观星台上俯瞰天下
“是”
“将维安看紧点,不过三年,几乎每日都有不该出现的人,那件事还是要查,南桥不会与人结怨”纤姬扇将簪子拔下来,在手中摩擦着
“是,殿下,三生门那边有消息说有个人花七千两黄金买紫阡陌的底细,而栖君阁那边则有人出三万两的黄金杀紫阡陌,一个人的底细三生门没查出来,但是想杀你的人是柯舒文”
“知道了”纤姬扇淡淡的回了一句
留不得的人
三日后纤姬扇到达安纳娜家族少主家族胡修缮的邱胜阁
“参见大祭司殿下”纤姬扇一下马车,所有的人都出来接见
“起来吧,带本殿下”纤姬扇冷漠地开口
“谢殿下”所有人起来后,胡修容立即带着纤姬扇奔往邱胜阁
“殿下”纤姬扇在邱胜阁前止步不前,银色的瞳中闪着光,胡修容看不真切纤姬扇在阳光下绝美的容颜
“走”纤姬扇感觉到一股极为强悍的力量,似是在为压制自己而设,纤姬扇冷冷一笑:“不自量力!”
到了邱胜阁内,纤姬扇先是看了眼布局,极为不悦的皱眉,真的是为了设计自己!纤姬扇看着一边急急忙忙奔向躺着的胡修缮,似乎她毫不知情,纤姬扇眯了眯眼,无论是否知情,敢设计自己,死不足惜!
“德妃再扑在你兄长身上,本殿下如何救治?”纤姬扇走近了看胡修缮,发现竟是美男一枚,只不过没有他身边的几位好看,只是这里环绕的魔法元素···有趣有趣!纤姬扇嘴角弯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殿··殿下”德妃看着纤姬扇后背发凉
“外边候着,预言师的秘法!”纤姬扇呵斥到
“····是”胡修容迟疑片刻,对上纤姬扇不悦的目光后,立刻闪了出去
“那就来看看,你看到了什么”纤姬扇是掌控师,在预言师中有一个规矩,在每个人成为预言师后要立即在体内种植一株极为奇特的魔法感应,高出自身一级的预言师可以直接攻破自己的防御线,看到自己曾经预言过的内容,现在纤姬扇就直接动用自己无比强大的灵魂攻破胡修缮的灵魂防线
“不堪一击!”纤姬扇乃是最高级的预言师,对于胡修缮这种通灵师,没有让自己强大的灵魂直接秒杀了他的灵魂就算是不错的
“灵魂锁定?可惜!只是一个小小天命师下的而已!”纤姬扇到了这个大陆上无人可及的掌控师,即使是大祭司也没有她这么强大的灵魂与资质,其他的大祭司顶多就在于天命师,但是天命师与掌控师之间的差距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所以那个天命师下的锁灵阵并未对纤姬扇造成多大伤害
“竟然敢跨级,而且是连跨两级,企图改天命!好笑!怪不得受了这么重的伤呢!看来天下只有我可以救你可惜···”纤姬扇看出了胡修缮在很久前就对她做的手脚,“怪不得次次刺杀都知晓维安的准确位置啊~而且专门针对我,只不过你这次想借柯舒文之手杀我?若不是我无意之中启动防护阵还真让你算计了··你说说!实力不过还硬是要改变柯舒文的想法,在我回来的路上引出地震···”纤姬扇抬高手掌,掌心凝结着一个淡蓝色的水球,寒气逼人,“你这里啊~太热了,你知道的太少了啊~即使是十个天命师也挡不住我的脚步”纤姬扇将淡蓝色的水球推入胡修缮的心口处,眸中划过一丝玩味的笑,撤掉了屏蔽障,淡淡的声音传到千里之外的某人耳中:“预言师最脆弱的便是心脏啊~这本古法也只有沧月国有,你是将死之人,我便告诉你这个秘密啊”
“来人!”纤姬扇看着失去生机的胡修缮对外大吼
“殿下····”胡修容立刻冲了进来,看着一脸冰冷之色的纤姬扇,身子颤抖着,不敢去看床上的胡修缮,她很怕那么疼爱她的兄长就这么死了
“越级改天命,心脉俱损,魔法沮散,没有【煌斯释尔】,救不回来了”纤姬扇淡淡的说完,从袖中掏出帕子擦着手指
“哥··哥···”胡修容捂着肚子,一脸的痛苦之色,在那双淡褐色的瞳中盛满着不一样的情绪,纤姬扇神色一暗,虽然她不是什么保护国家的伟人,但是既然有着大祭司的名号,这责任她还是要担的,又是一个留不得的人!
“本殿下立刻回宫,若是胡少主有后人,可交与本殿下教导,也是有预言师的血脉的”纤姬扇用土魔法将刚才的帕子化为灰烬,眸色深沉的看着胡修缮的尸体,一甩衣袖走了,暗道这天变得早了
变天,长谈
皇宫,归尘殿
“请皇上!”纤姬扇一回归尘殿就对褐冷冷的吩咐,褐察觉主子变得极为冷漠,也不好撞枪口,只好去维天那里,可是维天在丽妃那儿正忙,这会子去,维天一定在烦躁中,他可不要去讨骂,使徒祭司终不是大祭祀殿下,皇上惩罚一下的权利是有的
“是”褐二人对视一眼,极为无奈的退了下去,赶往维天那儿
淑房殿(丽妃住区)
“皇上··皇上,臣妾对不起你,皇上···”丽妃哭得伤心
“没事的,孩子可以在有的,没事的”维天皱着眉头,丽妃的父亲那儿怎么交代?
“皇上,使徒祭司求见”
“朕,先去一会,丽妃好好休息”维天看了眼丽妃,扶着她躺在床上,就立刻走了出去
“参见皇上”褐二人行礼
“什么事?”维天心中不安,纤姬扇从未找过他当面说事情,只是书信来往,他说无大事可不必麻烦,这一会?
“殿下想请皇上过去”大褐说到
“来人,摆驾去归尘殿”
归尘殿
维天到了殿内,纤姬扇就对过来几封书信
“这个事请,皇上怎么处理?”纤姬扇看着维天,她拿出的几封书信是胡修容和她哥哥胡修缮的书信,里面的内容看完之后自会明白,****之事显而易见,只是不知道这个帝王会怎么办,自己的女人被染指
“安纳娜家族不以为惧,如今也只是靠着后起之秀胡修缮的才智才有如此成就,胡修缮已死,成不了气候”韦天看着书信面无表情
“你这么快就知道了?”纤姬扇斜了斜眼,这是她的危险信号
“胡家少主的死早就传遍皇城,朕有怎么会不知道”维天温和的笑着
“嗯”纤姬扇垂着眼帘,安纳娜对于维天没什么,对于纤姬扇可是有大好处虽未有三个承诺的兑现,但是从维天口中得知,胡修缮是安纳娜家住支柱,纤姬扇更为开心,这安纳娜家族就是囊中之物,要知道安纳娜家族有三件天下至宝——酷似夜来香的渡级中品提升身体素质的草药【花语步梏】,未让其吸食天地灵气之前就是寻畴的形状的圣器【包罗万象】可以在短时间内吸收大量的魔法元素以补充主人的魔法元素,而且还可以将其他的魔法元素转换为自己想要的,有极高攻击力的圣器【落星攻破】,和【包罗万象】一样未吸食天地灵气之前就是一把寻常弓箭连上界的人都会垂涎的至宝,可惜无人识得,只有她以掌控师的能力耗费了几乎所有的灵魂之力才知道的现在不知潘神殿的考验是什么,但早作准备是她的风格
“那么,落霞国异常动向皇上要注意,还有霜露国,晨珠国蠢蠢欲动,看来是要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