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参见大祭司祭司殿下好多情-第7部分

聪明!”纤姬扇御风而下,“神器【归途】”
“【归途】?看来这尤纳斯学校财大气粗呢!专门争对土系魔法元素的吸收神器”
“算得什么!”纤姬扇轻蔑无比,在幻界是遍地的高攻级的,神器都是明码标价,圣器倒是很奇怪,为什么在幻界那么强大的地方都是找不出多少圣器,只有很大的势力,或者少数人在一些弧顶时代空间碎裂时存留至今的遗址中探险时冒着生命危险得到一把圣器
“殿下···”大褐无语,他的殿下现在还没有一把神器啊
“这很正常”纤姬扇无所谓的耸肩,要知道,以灸不氿的身份和实力,弄个几百把的神器都是小case的,就像她现在一样,潘神殿中异宝无数,光是通往弧顶遗址的空间门都有八扇
“殿下···”褐二人同时无语
纤姬扇倒是不管他们了,从大褐手中接过【归途】把玩着,真的是其貌不扬,灰不溜秋的,在阳光下仔细看时才会看见一丝丝光芒,但是其中蕴含的土系魔法元素不容小觑,只是这【归途】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在杜兰圣地消失了,纵使是皇家探子遍布大陆也没找到一颗【归途】,因为【归途】是一种不易濒的神器,一个不小心就会毁坏,而制造这种神器必须要一种材料,但是这种材料只有幻界才有,那就是仙人羽,也就是纤姬扇化羽后翅膀上的羽毛,在杜兰圣地,由于面位压制,是不可能展开双翅的,除非你有通往幻界的空间密门,在空间密门的周围有幻界的魔法元素,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内展开双翅以提升战斗力,而纤姬扇由于有【潘神的诅咒】,其中蕴含大量潘神殿的暗魔法元素,所以可以度过化羽劫展开双翅,但时间不是很长,而且用一次就要消耗他现在实力的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留了下来做保命的底牌,但是灸不氿不会为了一颗【归途】而是用空间密门,至少空间密门开启时间是需要魔法支持的,就是一秒也要耗费大量的魔法元素,那么····纤姬扇微眯双眼,看来这归途是不久前才得到的,怪不得旭离猖也不知道,其他的三个院子也一定有神器,而且也会用到仙人羽,改天要去造访,如是真的如此的话,尤纳斯为什么悬在空中的迷我就要揭开了···纤姬扇突然阴森森的笑着,小狐狸在大褐怀中醒来时就看见纤姬扇这么笑着,于是眼中饱含戒备
“殿下,这狐狸的眼睛是橙色的”小褐低头时正好看见
“是吗?”纤姬扇恢复正常,不温不火的眼神在银色的眼中就变成的寒冷
“啧啧啧···”大褐笑了起来,“竟然是五级巅峰,在小小的幻阵中受伤啊”
“褐,把它给我,是只母的?还是公的?”纤姬扇接过小狐狸,准备查看一番,岂料那狐狸刚恢复就张牙舞爪了,“好好好,我不看,是母的就折,公的就战次”见那小狐狸眨一次眼,纤姬扇点点头,直接将小狐狸往空中一抛:“接着,带她洗个澡,以后就叫桃木”
那小狐狸吓个半死,在空中睁大了眼,还好大褐接住了,大褐笑着将桃木抱在怀中:“你得乖乖的,否则惹了殿下就没好果子吃,今个也就是你的毛发弄脏了他的祭祀袍两次,差点将你摔死”桃木不满的呲牙,那眼神分明是说:“怎么会摔死”
“呵呵,好聪明,也许是九尾狐?殿下可是直接在你身上包裹了【触地雷暴】”大褐笑眯眯的说完,桃木瞳孔一缩,立刻乖乖的趴在大褐怀中
木不惜归来(3000字)【求推荐求收藏】
纤姬扇在育才院住了下来,但是看着阁楼的牌匾上写着怡园春就不舒服,怎么那么像传统的妓院名字宜春院呢?于是一个不舒服之下毁了牌匾,改了归途的名字,所以第二日灸不氿亲自来时,面色不善
“沧月祭司,你把【归途】呢?”
“哎呀呀~你怎么对我如此生疏,不是叫晨珠大祭司颜诀的吗?叫我小扇把”纤姬扇抱着桃木在林子中散散步,散着散着就回到了院子,就看见了灸不氿,于是纤姬扇就笑得妖媚的走过去
“还请沧月祭司注意一点”灸不氿心中暗骂,这烟绯衣是龙阳之好,怎么着纤姬扇也是!
“啧啧啧”纤姬扇边啧啧边摇头,“真不明白,本殿下哪都比校长帅,怎么那落霞大祭司还是觊觎校长呢?”
“不知道沧月祭司有这种嗜好”灸不氿看了眼桃木,眼皮一跳
“错!本殿下只是好奇而已”纤姬扇一耸肩,朝屋内走去
“沧月祭司,在尤纳斯就要守规矩,你就不是什么祭祀大人,而我是你的老师”灸不氿皱着眉头严厉的呵斥
“那麻烦老师叫我小扇,你叫我沧月祭司,不就是拿我当大祭司,让我摆架子给你看么?”纤姬扇回头狐狸眼阴冷的扫过灸不氿
“&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小扇,为师不和你贫嘴,【归途】在哪?”灸不氿心中泛寒,不悦的眯眼
“在屋顶”纤姬扇抚着桃木的皮毛,感叹万分,她是不是也算一只兽呢?那人兽相恋····纤姬扇摇了摇头,不得不说九尾老祖宗他缺德缺德到最高境界了,这天道违的,要不是有后门,她都死几万次了啊~
“真的?”灸不氿看着桃木舒服的样子,抿了抿唇
“老是不相信我~哼!自己看去不就好了!”纤姬扇不客气的离开了,灸不氿微微挣扎后,还是身形一闪,到了屋顶,看见那颗黝黑的珠子还在,松了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阁楼,就动用空间符咒消失了
“殿下,你这么气老师,以后布置作业的时候就惨了啊”褐二人同情纤姬扇
“放心,你家殿下我是无所不能的”纤姬扇毫不在乎,就是要幻界得东西她都拿的回来
“····”二人无语,纤姬扇无所谓的笑了,抱着桃木飞到屋顶,捡起那颗珠子,撇撇嘴角:“老狐狸!就知道你不会不捡便宜”
校长室
“去将不惜大师请来”灸不氿对着传讯镜说
“我在这儿呢”沉稳略带磁性嗓音传来,木不惜凭空出现,身材修长,面冠如玉,一头栗色的长发,典型的日本美男,漫画主角啊~
“木叔叔”灸不氿低头掩去眼中的光芒
“嗯···不氿有什么发现?”木不惜相对大小孩子一样的摸摸灸不氿的头,笑得温柔
“你能不能不要将我当做小孩子了!”灸不氿忽然暴怒,拍开木不惜的手,双目迅速红了起来,原本有些可爱的娃娃脸显得狰狞
“不氿····”木不惜一愣,没料到这种情况,随即笑了起来:“对对对,我的小不氿都有起晚岁了,不是孩子了”说罢又忍不住想去摸摸灸不氿的头,在灸不氿的逼视之下放了下来
“不惜,我在你心里算什么?”灸不氿想问这句话很久了,但一直没机会,若不是现在纤姬扇的是关乎九尾大人,木不惜也不会现身,他也不会有机会问,“你说,我到底算什么!”
“····不氿怎么了?”木不惜很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继而有完美的笑着,“不氿是我的小不氿艾七万年前从雪山捡回的小不氿”
“原来是这样,我只是···只是···”灸不氿似虚脱了一般,摇摇欲坠,木不惜眼中上过一丝不忍,但掩饰的极好
“他对你就那么重要?”
“对艾九尾大人是我的全部”
“今日没有关乎他的事你也不会回来吧!都是为了他不惜动用空间密门耗费全身力量,你真不怕死啊~他不过是一只九尾狐而已!你是人啊~是人!他是一只妖,妖····”“啪”
灸不氿与木不惜都呆在原地,灸不氿捂着已经通红的左脸,丝丝火辣辣的感觉,很痛,但是不及心上的伤口木不惜的右手还在空中抬着,微微颤抖,张了张口,想说那句一直想说的话,但良久却是一句:“我不允许你这么玷污九尾大人!”
“在你眼里,我比不上他一根毫毛把,你爱了他多久了?嗯~我对于你来说只是一个排遣寂寞的工具把,对不对?”灸不氿低着头,声音嘶哑
“不是的,不氿,我···我···不氿··你痛不痛?”木不惜装不了完美,还是忍不住的去看灸不氿的伤
“这点小伤,不氿受得了,谢木叔叔赐教,我们···谈正事”灸不氿躲过木不惜的手,恭恭敬敬的立在一旁,从房间的暗格中拿出一颗珠子递给木不惜
“····不氿····九尾大人他···”还想说什么,但又不知说什么,木不惜接过珠子再也无暇顾及其他,面色出奇的凝重
“人在哪里?”
“四季路春路”
“····我先去了,这是药”木不惜立刻催动体内不多的魔法元素,因承受不住而虚弱的倒了下来,灸不氿立刻接住木不惜,扶起之后不悦的皱眉,又退回一旁
“还请,木叔叔不要开玩笑,时间不多”疏离的语气让木不惜心中一痛,看了眼在身后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灸不氿,木不惜发动阵法,消失了灸不氿呆呆的看着木不惜离开的地方,嘴角含着苦涩的微笑:“原来,他才是最重要的”
归途(莫有忘记把~~,小扇扇的住处撒)
“褐!来人了!去门口接去”纤姬扇正在自己的房中给桃木训话,突然灵光一闪,就朝在桃林中玩耍的传音,二人虽不解,但是还是到了四季路春路的路口处
“你们?”刚到的木不惜就看见站的好好的褐
“殿下要我们来接老师”大褐温文尔雅的说
“哦····”木不惜眼色一暗,跟着褐入桃林,歪歪扭扭的走着
“殿下今日无聊,就布了个小阵法”
“【花葬】还是小阵法?这可是与【万花杀】一级别的阵法了”木不惜面色不改,心中打鼓;这【花葬】依我全胜时期不是问题,但是现在的他由于消耗太多,刚才有动用魔法,一进去必死无疑,这个大祭司到底是什么人,尽然这么高的算法,我都以遮掩天机了,怎么还会推算出来让人来接他?
“呵呵,老师博学多才,【花葬】不及【万花阵】有名,当年落霞国大将军偶得天赐【万花阵】,以一阵法杀敌十万,从此【万花阵】威名流传出去,但那大将军一夜暴毙,未留下布阵之法,这【万花阵】世人也就不知如何去布阵,但后世也有人用过,但都一夜暴毙了,【万花阵】可以群攻,也可以单独攻击,威力强大,只是需要植物····到了,想必老师也是知道的,我说的多了倒是卖弄了”大褐微微笑着,将木不惜引到大厅
“我去找殿下,说是老师来了”
“不必了,我这不来了吗?岂有让老师等学生之礼?”纤姬扇一袭红衫飘着来了,银发被控制到及腰的长度,用【潘神的诅咒】竖着,用来遮掩其中的暗魔法,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偏偏又美得惊人
木不惜再看见纤姬扇的一刹那就呆住了,思维陷入混乱:那是,九尾大人吗?
纤姬扇挑眉,这人怎么搞的?呆了?她不知道她和她的老祖宗长的是一模一样艾本还想玩玩,但是遇到这位一直追随着九尾的木不惜就不行了,他是世界上知道九尾长相的二人之一,一个是圣殿的老家伙,反对九尾的第一人
“老师?”纤姬扇拿手在木不惜面前晃着,木不惜回过神,挂着欣慰的微笑看的纤姬扇后背发凉,
“我叫木不惜,你叫我不惜叔叔就好”
“木不惜?这名字好熟悉的感觉?从哪见过?”纤姬扇低头思索
“天物志”
“对对对,就是你写的天·物·志·····”纤姬扇扭曲的表情让木不惜很是的,这孩子怎么了?不会生病了吧····
攻受这件事呢3000【求收藏推荐啊】
“那么····,灸不氿老师····”纤姬扇想了想还是问出口的好,否则憋死了
“·····那是我收养的孩子”提到灸不氿,木不惜神色暗了下来
“····真的?”纤姬扇吩咐褐将天物志拿来
“嗯”木不惜点了点头,很好奇为什么纤姬扇这么问
“那么····在本书的第三十二页第七行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纤姬扇看着那一句吾爱不氿所寻,好看的眉毛纠结在一起
“什么?”木不惜夺过书一看,满色一黑,“这是我的通心灵兽写的”
“通心灵兽?那就是说你想的就是他相的咯?”纤姬扇挑眉,看着木不惜点了点头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不会有人抢那丫的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纤姬扇立刻说,“对了,你今天来干什么?”
“来问问小扇这颗珠子哪里来的”木不惜将黝黑的珠子拿了出来
“咳咳咳···哦哦哦····那个··啊我想起来了!我还有衣服没有收”纤姬扇搞怪的说
“殿下的衣服我会叫专人来收的,我想讨论学术可好?总不能殿下在学胁么也学不到”不温不火的挡回去,纤姬扇一脸痛苦的坐了下来
“你说快一点,我不想被外面的那一位劈死”纤姬扇嘟嘟囔囔
“外面那一位?不氿?”木不惜回头时,灸不氿就站在门口,可爱的娃娃脸又恢复以前的精美,那双眼中的热烈再也掩饰不住
“他说的是真的?”灸不氿声音颤抖
“不氿~乖,一会儿回去说”木不惜没有正面回答,温柔的语调却是有肯定的味道
“好,我等你回来”灸不氿含情脉脉,纤姬扇在一边看着火了,一拍桌子,木不惜灸不氿同时看去,不同的是,灸不氿威胁,木不惜是担忧
“你们谈,你们谈!呀~外面天气真好,我出去转转撒··哈哈哈···”纤姬扇立刻闪了,灸不氿给了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继而又含情脉脉
屋外的纤姬扇抱着桃木欲哭无泪,委屈的表情看的桃木都有些小心疼了,于是拿圆圆的脑袋蹭着纤姬扇的脸蛋
“你倒是乖巧,可是那是我的屋子吗!这两个J夫滛····夫!”纤姬扇不满,绝色的小脸配上这个表情,那是绝世小受艾在空中的某人看的心痒痒
“楼上的那位!不对,空中的那位,下来喝杯茶呗~”纤姬扇眼中精芒一闪
“聪明,发现我了”维安施施然落下,动作一气呵成,完美无瑕,精致的眉眼加上皇家的贵气,美男艾纤姬扇又郁闷起来,她现在要是可以恢复女生,一定呀把维恩吃干抹净!
“不是还有一天才可以来吗?你怎么突破阵法的?”
“不是艾那个人放我进来的”维安看见纤姬扇怀中的小狐狸,准备去摸一摸,岂料那小狐狸朝他凶猛的龇牙咧嘴,立刻将手缩了回去
“谁?”纤姬扇摸了摸桃木的头,“她叫桃木,只有我可以动的,褐他们桃木都不怎么喜欢”
“校长艾校长似乎很着急的样子,急忙忙的冲过来了,也是飞来的,看来你的林子布的阵法校长都不喜欢呢”
“嗯,校长在我这,在屋子里,你去找他么?”纤姬扇很想知道那两个人在他的屋子里面干什么啊~~~千万不要有儿童不宜的场景啊【丸子:好吧,我承认我邪恶了,但是····】
“不去了,我找你”维安柔柔的笑着,纤姬扇苦闷更胜,丫的,这么好资质的小受呢!
“找我干什么?”纤姬扇在想屋里面真的···那么谁是小攻谁是小受啊
“殿下,如果我说我很想你你信不信?”维安问的小心翼翼
“信艾因为我也在想你啊”纤姬扇随口说道,她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屋里面的两个人身上,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兴奋,她已完成一个人
“真的?”维安声音微微颤抖
“比珍珠还真,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想你想的快死了”纤姬扇看着紧闭的门暗骂一句,回头是正对上维安兴奋无比的眼神,“我说你怎么这么的激动翱”纤姬扇奇怪的问
“····我喜欢你”维安思考良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本来他是不想承认的但是面对纤姬扇是心跳不自觉加速,见不到纤姬扇时又十分想他,知道他也想自己是会是如此的幸喜,简直将男男相恋的惊世骇俗旺季里
“哈?”纤姬扇大脑当机,呆在原地,在维安看来这是快乐的,于是维安将纤姬扇拥入怀中
“我这到这样很不好,你是男子,我也是男子,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了,我就是喜欢你,想你,你是大祭司,我是太子,我迟早会死,你是永生的,我知道你喜欢我后我很开心,我知道我很自私,若果我不和你说你也不会知道,你在我死后就不会那么的伤心·····”
纤姬扇在维安怀中一阵无语,这孩子,什么跟什么啊~想得这么远,但是为什么这么的感动呢?想抱着维恩呢?为什么?····纤姬扇现在脑袋里面是一片浆糊,索性不管不顾的抱着了,维安后面的话她一句也没听见了
屋内
木不惜与灸不氿深情对视良久
“不惜,我很久以前就想这么叫你了,可是我不敢”灸不氿声音颤抖,似是要哭
“我····不氿乖,不要哭”叹了口气,木不惜主动的抱住灸不氿,轻抚着他的背
“我只是太···不可置信,我喜欢了你六万年”灸不氿在木不惜怀中颤抖着,正在享受时木不惜将他拉了出来,面色不善的问,
“你七万岁,怎么只有六万年,还有一万年呢?”
“·····嗯····我是晚知兽,一万岁时才知事的那一种啊”娃娃脸加上哭红的双眼,无辜的表情,木不惜忍不赚轻轻吻了上去,唇齿相依,空间迅速升温
“呜呜呜····”灸不氿张眼
“该死的!”一向温文尔雅的木不惜也骂起来,他忘了这时纤姬扇的地盘,一会儿有人进来怎么办?于是一个抬手间,二人已化作流星消失在天际
桃林
纤姬扇看着消失的二人松了口气,“终于走了~”正在庆幸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被别人抱着,纤姬扇额头滑下三道黑线,“维恩,放开我”
“不放,我怕以后没机会抱了”
“····”准备发狠的纤姬扇突然心软,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骂人的话就成了:“乖乖的,以后有的是机会给你抱,那现在把我放开好不好?有人来了”
“哦”维安不舍的放开手,仔细地看着纤姬扇近在咫尺的容颜, “小扇长得太好看了”
“天生丽质难自弃啊”纤姬扇自恋的笑了笑,一甩银发,朝桃林的外围飞去,维安立刻跟了上去
桃林外围
“你就是个大骗子!说什么只爱我一人!骗子,那个男的怎么回事?”一个长相不错的男子就这旁边男子的耳朵
“宝贝,放手艾好疼啊···”那男子哀嚎着,虽然揪别人耳朵的那个男子一脸的凶狠,但是下手还是轻了,于是被揪得人立刻一把将那男子拥入怀中,亲了一口
“宝贝,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你要信我···你不信我,我发誓给你看,我若是负你我就天打五雷···”
还未说完,较小的男子就捂住发誓的人的嘴,那个小攻嘿嘿的笑着,问着娇小男子的手,“乖乖,下回别往这跑了,这里是大祭司的地盘,辛亏守门人不在,要不就死定了,走吧,我们回去”
纤姬扇满脸的黑线了,今天的桃林很热闹啊~攻受大殿啊~
谁耍谁
“小扇····”看着无语的纤姬扇,维安晃了晃纤姬扇的手
“放他们走”纤姬扇丢下一句话直接不见了,维安呆在原地大喊纤姬扇的名字,可是没人答应,准备去找发现空中的阵法开始恢复,维安左右摇摆不定
“回去吧”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声音,但维安知道是纤姬扇的,于是不再犹豫,发动魔法【化土】走了
归途
“殿下,你怎么了?”褐看着在大厅中抓狂的纤姬扇有些的
“没事,我很好!啊啊啊啊啊啊····天哪,你个畜生!怎么可以这么玩我!畜生····”纤姬扇突然大号起来,吓得小褐都不免身子一颤,大褐更不用说了,直接扑了上去,一脸悲切
“殿下···你怎么了啊殿下~~殿下啊···你不可以就这样丢下褐的!”
“离我远点!说什么呢”纤姬扇丢了一个鄙视的眼神给褐,“你家殿下我像是疯了的人啊”
“嗯···”大褐点头
“你丫的!褐你说你家殿下我像不像!他是疯子不用管了”
小褐看了眼悲切的大褐,又看了眼恢复正常的纤姬扇,终于一脸冰冷的将大褐拉了过来丢出去了
“干得好!”纤姬扇点了点头,想去摸摸怀中的桃木,这才发现怀中空空的,立即四下寻找,“桃木呢?桃木?桃木···”
“殿下,怎么了”听见纤姬扇在喊什么,大褐冲了进来
“桃木不见了,快去找”纤姬扇催动空间魔法【瞬移】消失原地,褐二人也立刻跑了出去寻找
桃林
“吱吱··吱·吱吱吱”桃木在叫着,纤姬扇正在空中俯瞰,漫天的粉色中一抹小小的白色在穿梭,快如闪电
“啧啧!好品种,竟然是风电狐,血脉不错呢,听闻风电狐最通人性,而且智慧挺高的”纤姬扇从空中降下,华美的不像话,在小小的狐狸眼中,犹如天神,桃木欣喜地叫着,冲向纤姬扇
“怎么了?这么恐慌?”纤姬扇摸了摸桃木
“吱吱吱····”桃木低低的回答,可惜纤姬扇听不懂,抬手去摸桃木时,袖子落下来,洁白的手臂很是好看,桃木舔了舔嘴,想咬一口,但是纤姬扇皱着眉,她的手臂上空空如也,镯子呢?再换只手抱桃木,另一只手臂上也是
“该死!相濡以沫不见了!”纤姬扇低声咒骂,这个时候,传来很熟悉的声音
“你说,她看到我们会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将那只狐狸找到就是了”
“该死的!敢伤我们,若不是那狐狸还有些用处,我就把它给···”
“把她给什么?”纤姬扇立刻飞向声源,阴森森的看着眼前的二人,就是刚才在林子中打情骂俏的那两位,不知怎么破了【花葬】
“额···小···”那娇小男子准备说话,高大一点的男子将娇小男子拥入怀中,挂着笑说:“乖乖,不要说话”
“你们是谁!”纤姬扇目光泛寒
“你那狐狸伤了我的宝贝和我,你说怎么办?”高大男子 一副傲慢的样子
纤姬扇想要动手,突然接到一股极为熟悉的灵魂波动,看了眼在高大男子怀中偷笑的娇小男子,纤姬扇也改了表情,笑了起来,高大男子眼中升起一抹恐惧,吸了口气,努力维持面上的傲慢
“你想怎么办翱”
“把那小狐狸给我!”
“好····”纤姬扇笑得越发温柔,那高大男子已经有后退的趋势
“···那个,你给我啊”高大男子吞了吞口水
“你丫的找死!”本来小狐狸还的纤姬扇真的会将她送出去,听见纤姬扇骂人,于是就放松了竖起的耳朵纤姬扇调动风系魔法托起桃花瓣,花瓣高速的旋转着朝相拥的二人而去,高大男子将较小的男子推出怀中,不出片刻花瓣已经将他的衣服划得破破烂烂,身上全是小伤口
见花瓣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高大的男子立刻大叫:“主子,主子,是我艾我是以沫艾以沫!”
“哼!以沫?找死!欺负我的小狐狸不说,还假冒我的人!”纤姬扇加快了花瓣的转速高大男子被打得狼狈不堪,较小的男子看不下去了
“主子,给个教训就够了,别伤了他”
“哼!相濡出口,我便不再为难你!下回别在我的林子里上演那么恶心的戏”纤姬扇收了手,丢下一棵草药抱着桃木闪人了
以沫不怕死的朝纤姬扇的背影喊道:“主子,我和相濡是真心相爱的啊~~~”还要说什么,迎面飞来的桃花瓣让他立刻噤声
“你看看你!主子哪是那么好骗的,早就说了你的伪装术不管用!”相濡无奈的为以沫处理伤口
“我一定要好好学习伪装术!哼···嘶··轻点啊···”他哪里知道是身边最爱的人把他卖了呢?
校草榜,万世媚瞳3000【求收藏,推荐】
“褐,我出去咯!一会儿回来啦”纤姬扇抱着桃木给褐打了个招呼就闪人了,褐都来不及阻止
“为什么拦着?”小褐无声无息的飘过来
“忘了告诉殿下他仇人在呢”大褐皱眉,怎么办,柯舒文在去年的时候入学到现在还没有回国呢
“殿下改头换貌了”小褐鄙视的看了眼大褐,又无声无息的飘走了
---------------------------------------------------------------------------------------
步成院
“看那~公主殿下,那就是有名的天才,以罗伊——南桥”柯舒文在学院混得还是不错的,狐朋狗友一片,追她的人一群
“用魔法化形的?长大了以后也是这个样子啊”柯舒文看着不远处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却有十八岁身高的南桥,满眼迷恋
“公主殿下,怎么样?那可是出名的校草哦~”
“我早就知道了,你是新生,忘了我是谁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
“没事没事的,你知不知道校草榜?”
“这个···我才入学七天······”
“呵呵,十大校草,前四名是大祭司,目前还没见过霜露大祭司和沧月大祭司,但是我国的大祭司和落霞祭祀都见过了,你觉得他们两哪一个好看?”
“这个···不好说呢,晨珠大祭司出尘绝俗,落霞大祭司热烈如火·····”
“我还是喜欢落霞大祭司多一点,因为他会笑,但是落祭司不会笑”
“还有别的校草呢?”
“这个嘛····年年在变,今年的应该有四国的皇太子和南桥,还有一个就是精灵国的大祭司了,很难见到,也许会来也许不会来,今年听闻回来,来的话就有他,不来就没有”
“还有着一个啊~~~~我都不知道呢”
“你是新生嘛,不知道的还多着,以后跟着我好好学就是了”
“公主殿下,我发现你人好好诶!”
“真的吗?呵呵····”
纤姬扇在半空中听着二人的对话都快吐了,还有人赞美柯舒文?好吧好吧~这孩纸被骗了,原谅她啊纤姬扇怜悯的看了眼那个新生,忽然嘴角挂一抹玩味的笑:“有趣有趣····我该如何出晨”
“我们去校园中转转,指不定看得见沧月大祭司哦,听说他是冲破禁止进来的,昨天没见到,今天指不定可以看得到,他总会出来逛逛的吧~”
“也好”柯舒文想了想,笑着和那新生一起走了,纤姬扇挑眉:“刚刚好啊”
在校园中,大多看起来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或者是二十几岁,真是美好的年纪,魔法不可以缺少啊【丸子:这两者似乎没什么关系啊 ~】看来长的寿命就是好,还有长的青春时代
“看那!校草榜上的沧月国皇太子维安!好帅啊~~~”
“你看那儿!是落霞祭祀烟绯衣啊~~好妖娆····”
“南桥啊可爱死了!好想抱着他哦~~”
“啊呀呀~~~三大帅哥在一个地方!不行了,我不行了,我要被迷死了····”说罢还真的有人晕倒了,纤姬扇无语,这是什么情况啊
“你看那是谁!帝特——月如歌啊又来一个帅哥,月光美男啊····”
纤姬扇刚到广场那边就听见无数女生的尖叫,再听见月光美男时也朝月如歌看去,清冷如月华,高洁如浮云,啧啧啧,美人兮····后面是什么?诶丫丫···忘了
在四个人聚齐了以后,纤姬扇觉得天气骤然好很多,如果自己再去会怎么样呢?纤姬扇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他是第一美人啊····
“快看那儿!”有人看见了纤姬扇,仰着头惊呼
“哪儿?”旁边人不知所以
“仙人啊天上有仙人!”
“仙人?在哪!啊····仙子!快看!”所有人抬头,包括四大美男
阳光落在纤姬扇头上,银色的发折射着孤傲的光芒,银白的长衫衬托的纤姬扇高贵无比,绝色的容颜镀上一层金色,圣洁与妖冶并存
“那是不是沧月大祭司?”
“笨蛋!一定是了,没想到这么的美”连男生中都有人赞叹,于是乎,纤姬扇坐稳了第一校草的头衔
“太子殿下”纤姬扇施施然落下,近距离的去看更加美丽,将那四个人比了下去,其实外貌不差多少,主要的是纤姬扇的气质,总是让人忍不住的想去靠近一点,在靠近一点,这种现象是由于纤姬扇掌控师的身份,纤姬扇叫它【式】,:“本殿下还不知我已成仙子了”
“大祭祀殿下”维安温和一笑,所有人惊呼!
“维安太子笑了!”
“这样才对呢~维恩要多笑笑”纤姬扇也温和的笑着,狐狸眼眯了起来,“维恩在这里干什么?”纤姬扇看了眼其他三人,最终将目光停在月如歌身上,他就安静地站在那里,可是你永远无法忽视他,这也是一种【式】,纤姬扇挑眉,她很想知道是什么造成了月如歌的这种【式】
“我们在等校长艾小扇不是的吗?”维安又笑了笑,有一次造成丨人群的轰动,在维安入学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他笑一次艾怎么的说,这沧月皇太子和沧月大祭司的关系蛮好的啊~
“校长并未通知,你明天要去学习,记住”纤姬扇也笑着,只不过邪魅妖娆,眼角的光扫着月如歌
“哦哦”维安点了点头,也朝月如歌看去,暗自比较,忽然生气起来
月如歌抬起头,正对上纤姬扇意味深长的狐狸眼,纤姬扇看着月如歌的双眼,一瞬间的迷失,她看见了一轮孤独悬在天空的月,又很快恢复回来,玩味的眼神让月如歌又低下头
纤姬扇晓得高深莫测,轻轻在维安耳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小心月如歌的眼睛”
“知道”维安点了点头,虽然不明白,但是他会听话
“嗯,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走了”纤姬扇声音高了起来,朝众人摆出招牌式笑容,成功的迷死万千少女后,御风而行
“哇塞!连离场都这么的有型啊····潇洒无比啊···美男就是美男啊”
维安在纤姬扇走后,看了眼低着头的月如歌,心下疑惑不解,皱了皱眉,继而看向一直盯着纤姬扇离开的烟绯衣,不满的朝他一瞪,烟绯衣也挑衅的瞪回来
纤姬扇再回去的路上一直笑得很阴险,嘴中呢喃:“万世媚瞳,哈哈,这也让我遇到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殿下怎么了?”回到归途后,纤姬扇还在念叨,小褐偷偷将桃木引了出来,问这只听得懂人话,但不会说人话的狐狸
“受打击了?”大褐问,桃木摇摇头
“那被别人欺负了?”小狐狸直接鄙视大褐,那眼神分明在说:“你个笨蛋,从来只有纤姬扇欺负别人,哪有人可以欺负纤姬扇啊~”
“那······怎么了?捡到宝贝了?”这一会小狐狸没摇头,而是犹豫不决的样子,大褐想了想又问
“你的意思是,不算宝物,但是对殿下有很大的吸引力?”小狐狸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
“什么东西值得殿下这个样子?”
“褐!”
“在!”
“去查一查具有万世媚瞳的条件”
“什么?哦····是”褐二人听见这个词还是惊讶了一番,怪不得,万世出一次的万世媚瞳呢,但是万世媚瞳又不是殿下的,为什么殿下这么的激动呢?
“桃木,你回殿下那去吧,等一下又找不到你,她会骂人的”大褐准备摸一摸桃木的小耳朵,桃木凶猛的呲牙,大褐把手缩了回来
“讨厌!还是我给你洗的第一次澡呢!还不让我摸了”
“褐~”小褐不耐烦的看了眼大褐,朝纤姬扇的房间看了眼,大褐立刻和小褐走了,他可是很怕屋里面的某人发飙的
维安过往的情史
褐再出去后一连两天未归,刚好维安又到她的院子来学习皇家秘术,纤姬扇无暇顾及褐,她对于褐还是放心的,而且还有相濡以沫两大高级妖兽跟着
“殿下,这个就是受学的老师”维安带着一个满是书卷气的中年男人到了院子里
“微臣杜那德——维奇见过大祭祀殿下”那男子行了个跪拜礼,纤姬扇这才明白为什么皇家秘术不必的尤纳斯学校的其他人学习到,我勒个擦,教课的是皇族本宗
“老师请起,叫我小扇便好”纤姬扇虚扶一把
“谢殿下”维奇站了起来,面色一正:“殿下,臣即将教授你皇族秘术,消殿下好好学习”
“三爷爷,你这么严肃干什么?”维安不满的嘟囔道:“三百多少的人了,还这么爱玩!”
刚说完,维安便觉得头上一麻,“哎呦”一声,去看一脸怒气的维奇:“好啊~你个死小子!三爷爷我一天不打你,你还敢说起我来了!”
“哎呀···三爷爷,我只是不习惯你这么严肃艾会吓到大祭司的”维安讨好地看着维奇
“哼!现在解释···完了,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和婉婉的事的”维奇得意洋洋的表情甚是搞笑,纤姬扇弯弯嘴角,很好奇婉婉是谁
“那个···殿下,婉婉是我三爷爷的媳妇的妹妹,布威斯——叶秋婉”维安小心翼翼的给纤姬扇解释,很怕纤姬扇误会的样子
维奇察觉到这一点,觉得古怪,但是又想到维安毕竟还不大,这种事情难免会害羞的,根本没往那个层面想,于是又说:“你这小子,说得这么没干系干什么?三年前还不是说你非婉婉不娶的嘛?提亲好几次的,若不是我还想再看看婉婉,你估计和婉婉那都定亲了”
“三爷爷!别说了!”看着纤姬扇玩味的笑容和逐渐冰冷的眼神,维安立刻阻止维奇
“你还害起羞了,还什么羞啊~我最近看你不错的,不如大祭司在这儿给你们两定个亲再说啊”维奇不怕死的再点火,维安有一种杀了维奇的冲动,他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想纤姬扇告白,纤姬扇与以积极的回答,现在好了,维奇非要把叶秋婉提出来,这是不好办了
“可以啊”纤姬扇笑得温柔十分,心中纠结不已,为什么自己那么的不爽呢···为嘛翱不就是维安以前喜欢一个女人嘛··想娶她嘛···自己为什么这么这么的不开心,维安又不是我的人,纤姬扇想到这里,心下一愣,忽然开朗了,既然这样,那就让维安成为我的人,那不就得了,反正迟早也是我的,这个维奇,专门来给我找不爽,看我不整死他
维安听纤姬扇这语气打了个冷颤,但维奇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滴严重性,纤姬扇往往在最温柔的时候狡诈,心情也最不爽,刚好褐二人不知去向,她正着急,找个人发泄也是好的
“哎呀呀!真的!那太好了,有大祭祀殿下的祝福,这小子和婉婉的感情一定会一直美满,你这小子有福气艾还不谢谢大祭司”维奇笑呵呵的
“··谢···大祭祀殿下”维安吐了吐口水,在纤姬扇无敌温柔的眼神下,说完这句
“你这小子怎么了!这么害怕的样子!怎么,不要和婉婉定亲了?是怕成亲后婉婉欺负你?哎呀,怕是吗··婉婉我自小看着长大的,你和他也算是青梅竹马,她的脾性你还不知道,婉婉的名字和人一样温婉可人,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