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请魔入瓮-第1部分

《请魔入瓮》
第一章 暗夜星陨
( 夜,微凉。星,微光。
这个看来静谧祥和的夜却总透着一丝不为人知的诡异。
星界大楼仿佛被暗夜笼上一层黑纱,处处透着神秘。
星界,一个让世界为之胆寒心颤的组织。无人知晓其成立于何时,只是在三年前这个组织突然崛起,而后一直立于世界巅峰。其亦正亦邪,所作所为全凭其领导者喜好,因而成为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组织。
人们胆颤于星界却是魂颤于其领导者,这并不是说他是多么的残暴狠历,相反却是几乎无人知晓其人。
三年来,各个国家、组织,倾尽手段要找出他,然而,三年的时间,几乎整个世界的出动,只换来一个“星”字。
星,为其领导者之名。却不知是男是女。当然,没有人会认为这样一个立于巅峰的人会是女子。
然而,事实终是其实,不会因谁相不相信而改变。
星,星界的领导者,是一个女子!
星界大楼内,一女子迎窗而立,风撩起秀,仅一个背影便已是绝世风华。也是这个背影,让人一眼后便再也不敢抬头,只有一个背影,却透着王者之气,让人不由臣服,而此刻那四周绫绕的寒气仿若要把空气冻结,让人难以呼吸。
“你不该怪我,你因明白我是一个男人,只有我才配得上这世界巅峰之位,我又是那么的爱你,只要你让位于我,我们在一起该是多么好。可你为什么那么无,不肯接受我?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一个听来清秀儒雅的声音响起,虽是曲调平缓,却也怎样都无法忽视那歇斯底里的意味。
说话者长相娟秀,却也不缺男子气概。单单是立在那就可吸引无数美女的眼球。不过可惜,他眼中的疯狂与阴狠破坏了一切美感。
“呵呵,我还以为你会忍的更久些呢,真是让我失望啊!”
清冷如玉的声音响起,女子缓缓转过身来。
时间定格,那是怎样一张容颜啊!
什么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此刻都显得太过苍白无力!这是造物主最完美的杰作!本就美的惊心动魄的容颜在唇角那抹艳红血液的渲染下更是魅惑迷离。
浅紫色的衣裙勾勒着完美的身躯,衬着那雪白的肤色,让人有种眩晕的美。ww
娇躯微斜,倾靠在身后的落地窗栏上,左手扶着栏杆,右手的高脚杯中微微荡漾的红酒在略有昏暗的灯光下有种近乎妖艳的魅红。
那冷清的眸,小巧的鼻,微勾的唇,精致的容颜带着丝丝冷艳却又极尽慵懒,就好像一只暗夜初醒的狸猫,勾魂夺魄。
纵使是早就见过,心中更是想念了千百次的男子也免不了再次呆懈痴迷,以至于一时无法理解女子的话语。
见此,女子轻蔑地勾起唇角。
“夜离,星主之位已归夜月,而你也到了赎罪的时候了。”
女子略带嘲弄的声音终于惊醒了夜离。
“赎罪?哈哈!自古成王败寇,而今你中了我的‘噬心‘还有什么资格让我赎罪?不过你若服从于我,我或许可以考虑放过你。”
说到此处,夜离仿若已看见万众服拜,而眼前这倾世绝美的女子也为自己所拥有的场面。思至此,不觉纵笑出声。
无视夜离的张狂,轻抿了口杯中的红酒,动作优雅而魅惑,眉眼浅淡却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慵懒。看的夜离又是一阵心驰神往。
“‘噬心’吗?夜离,或者说南宫御可还记得你的未婚妻紫星怡?”
红唇微掀,带着冷艳的弧度,吐露的话语却是让对面的男子心中一颤。
“未婚妻?紫星怡?你怎么知道她?”夜离有些警惕了,那个名字始终是他心中的一把刀。
轻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那潋滟的红色,她一直都知道,里面有着穿肠毒药,可是她却甘之如饴,冷清的眸中有着淡然与死寂。
“怎么知道她?对啊,紫星怡已在三年前的那个夜晚被你杀了,而今只有星界的星主‘星’,世上早就再无紫星怡。”
“你什么意思?”夜离的心中突然有些不安了。
随手将酒杯放在窗边的柜台上,却因力量的不稳而落地,出清脆的破碎声,一如三年前她的心。
“什么意思?你可又真的知道紫星怡的面貌?我留你三年够了,现在你该去向我父母道歉了。”
说完再也难以压抑‘噬心’的毒性,又吐出大口鲜血,而后不管夜离的惊恐双手结印。
“爆!”
伴随着娇喝声,四周的空气一片扭曲,整栋大楼尽然也开始扭曲,轰然的响声中,星界大楼倒塌,只留一片废墟。
远处夜月带领星界众员,见星界大楼倒塌均是满脸悲痛,服拜大呼。
“星主!”
声音凄厉痛苦,划破这迷离的黑夜。
星界大楼倒塌的瞬间,紫星怡笑了。
爸爸妈妈,我为你们报仇了,女儿不孝,多让仇人逍遥三年,不是无法报仇,只是不忍心。不忍心,不舍得……
幼时就知他南宫御是紫星怡未来的夫,后来小小的紫星怡离家拜师学医,却已将心交付。
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因心觉不安而回家,不见爱女如命的父母,只有血流成河的紫月堂。
那血,是父母与堂内所有人员汇流而成。
那血,迷乱了漆黑的夜。
那血,灼伤了紫星怡的眼。
那血,烙入紫星怡的心。
跌跌撞撞地寻找着父母,却只寻得遍地残骸满目殇,昔日繁盛的紫月堂成了如今的修罗战场。
心创,神殇,紫星怡已无精力去想那么多。
未流一滴泪,对堂三拜,毅然转身离开。
紫月堂已灭,紫星怡已死,明日,活着的便是为复仇而生的‘星’。
纵然颠覆了这世界,也必要将仇人千刀万剐。
第二日星界横空出世,这本是紫星怡学医时闲来组成的暗势力,现公诸于世只为报仇。
报仇,结果却是仇人正是自己的爱人,自己本想托付终生的未婚夫,只为得到那子虚乌有的紫月秘籍与紫月堂。
一个月前,不知谁传出得紫家紫月秘籍便可立于华夏甚至世界之巅。自此紫月堂再无安宁。
面对众帮围击,紫月堂无力回天。
紫月堂没了,紫星怡‘死了’,而其幕后黑手却是紫月堂堂主的好女婿,紫星怡的好未婚夫。
他想要得到紫月堂。完全掌握,而不是依靠紫星怡。
那一刻,紫星怡觉得在父母死去时已跟着死去的心再次凝结成冰,很冷!
但最终还是因为是他而难以下手,父母没了,她只有他了,自己愧对父母,而把他收到自己身边。
三年来他一直暗中寻找着紫星怡想永绝后患,却被她 ...
(抹了一切痕迹。三年来对他的所作所为更是失望,在他终于忍不住下了‘噬心’时喝掉,只是觉得好累,一切都该结束了…
终于,陷入昏暗。
……
不知过了多久,好似几个世纪那么长,又如只有一瞬间。
紫星怡缓缓睁开双眼,入目的是白茫茫一片。
“你醒了?”
直到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紫星怡才现自己身后站着名少女。
红衣似火,身段婀娜。
“你是谁?这又是哪里?”
“我叫紫浅,这里是无望之界,是我唤你来的。”
“为何?”
少女并未回答,而是转过身来。
紫星怡惊异,那正是自己的脸,只不过整个左脸都被紫红色的印记覆盖显得异常丑陋可怕。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只是一时难以说清,但你已死去,现我能给你个新的生命活下去,你愿不愿意?”
“新的生命?”
“对,抛掉你以前的种种,做一个全新的,没有仇恨纠葛的你,可以活出自我的你…”
少女说着,身影却慢慢淡去,而紫星怡也再次陷入昏迷。
第二章 白雾中身影
( 一道流光划破寂静的虚空,冲向那遥远的未知的方向。
近看那美丽的流光,却见其中包裹着一道倩影。
女子平躺着,在急速前进的流光中,她却仿若处于静止的空间里,浅紫色的长裙淡然飘逸,有着安雅飘逸的美,有着高贵与妖娆,此时,她双手静垂在身体两侧,墨色的如瀑的长自然下垂着。
再看那精致绝伦的容颜,不是紫星怡又是谁!
此时的紫星怡双目紧闭,细长的睫毛在晶莹的眼帘上投落一片浅浅的暗影,小巧的鼻翼恰到好处地镶嵌在如玉的脸庞上,微抿的红唇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即使在昏迷中也透着一丝冷清与孤傲。
此时的她就静静地躺着,宛若一个睡美人,但是,那眼角眉梢隐约流露的傲气让人不敢有丝毫侵犯之意。
流光仍在急速前行着,而她,就随着这流光在虚空中飘荡着。
流光飞逝,虚空无。
紫星怡是在一股强大的引力拉扯之下苏醒过来的,感受到自己不受控制的冲向某处,那拉扯之力几乎让她的灵魂撕扯开来。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折磨之后,终于,撕扯之力消失,紫星怡感觉自己的灵魂有了依附,突然有了心安的感觉,就像是游离在外的游子突然回到了家。
然而,还未来及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又一阵撕扯之力突然袭来。不过,这次是往外拉扯。
空间一片凌乱,飘浮的灵魂起伏跌宕,紫星怡觉得自己好似被卷入了风暴之中。
不过这风暴不是一般的风暴,而是时空风暴,费力睁眼,模糊中看到那一条条时合时开的空间裂缝,以及交叉相布的时空乱流,感受到那些乱流撕扯着灵魂之体,被迫着穿过一条条空间裂缝。ww紫星怡忍不住有些眼角抽搐,不就是自己会一些时空异能,至于这样折磨自己吗?
乱流中,紫星怡感觉自己几乎要被撕扯成虚无,灵魂直接受创,那疼痛遍布神经的每个角落,无法忽视,撕心裂肺。
强忍着灵魂的疼痛,保持这意识不散,终于在她将要麻木时静止了下来。
心中微微松了口气,看着自己所处的一片空间白雾茫茫,然而依稀能辨出这片空间周围依然强势的风暴以及一条条宛若黑洞般的裂缝,暗暗庆幸,幸亏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不过转念一想,时空风暴中心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呢?
正在紫星怡疑惑之时,好似听到不远处传来压抑的**声,若有若无。透过白雾,勉强能够看到一个人影盘膝而坐。
难道也有其他人如自己一般被卷入了这里?有些好奇地抬步想要去查探。
这时,那人仿佛也感受到了紫星怡的存在。
“滚!”
一字吐出,寒冷至极,仿若能把人灵魂冻结。
一个字,却有着绝对的强势与压迫,仿佛一个主宰遥遥俯视着他的臣民。
一个字吐出,同时一股强大的气流出现,直接把紫星怡推出了这片来之不易的安逸之地。
刚出来便在次受到空间风暴的袭击,同时,那股吸力再次出现。遭受着来时的痛苦,紫星怡再次原路返回。
此时饶是紫星怡淡然冷清的性子也有了骂人的冲动,明明自己都死了还要这样折腾。感受到灵魂撕扯的疼痛,更是恨不得把那臭男人给拉过来尝尝她现在所遭受的痛苦。
那个男人,受伤了还敢如此狂,她可听出了那个‘滚’字带了颤音,明显压印着莫大的痛苦,那种况下还对她出手,痛死他活该。
在怨愤中再次被拉扯回到了那个让她安心的地方,不过这次她不安心了,而是欲哭无泪,那另一股力量再次将她推离了出来。
咬牙在风暴中漂浮,紫星怡想到了无望之界中的紫浅,这就是她说的新的生命吗?!看来生命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如上次一样,又回到了那片安静的白雾之地,但这次紫星怡乖乖呆在那不敢再随意动了,生怕那个神经男人再次疯把她推了出去,一次次在空间风暴中穿梭,她不知道是否是该幸运自己还有命!
然而,即使她没动还是被男人现了,这次连‘滚’字都没有了,直接扬手,一道黑气穿透白雾直接让她瞬间回到了原点,紫星怡现在有些自我安慰。嗯,不错,这次几乎是秒回。没有了灵魂撕扯的痛苦。
然后,再次认命的在那莫名的推力中回到白雾之地,再次,在男子抬手间,秒回……
如此反复了几次,具体几次紫星怡都懒得去在意了,从一开始的愤恨到现在的淡然。
没事,就当自己空间旅行吧,看这空间风暴多好看,一般人还真没机会‘享受’,反正现在自己不是还‘好好’的吗?而且,一次次的‘穿梭’中好像灵魂更加凝实,不知是疼痛麻木了还是怎么,反正现在连疼痛的感觉几乎都没了。所以,淡定。
紫星怡淡定了,那男子却不淡定了。
再次感受到那道一次次被自己推出的灵魂出现在自己开辟的空间结界中,白雾朦胧中男子浑身散修罗气息。这是他的专属之地,岂容他人一次次闯入?
若不是自己现在受伤太重,那个灵魂他早就让她魂飞魄散了,一次次绕过她,她却冥顽不灵,那就怪不得他了。
强忍着身体内蚀骨的疼痛起身转向那个灵魂,原本冰冷嗜血的眸看到那道灵魂时确实一顿,透过白雾,他只看到一个背对着他的背影,那背影模糊中隐约可以看出绝代风华,然而让他诧异的不是那倩影的美丽,而是看明白了那灵魂一次次来此的原因。
额头青筋隐隐跳动,男子薄唇紧抿,若是在正常况下管她什么原因,如此一次次打扰他疗伤,他二话不说也会抬手灭了她,但是自己如今的状况……算了,便宜她一次吧!
紫色衣袍白雾中若隐若现,说不出的华贵,然而那气势却是暗沉冷酷。衣袖一扫,紫星怡便又感受到了那已然熟悉的力量,贝齿轻咬着红唇,还是有着一丝不甘,转头,这次却看到了那道站立的身影。
透过浓浓白雾,那人看不清容颜,但那挺拔修长的身影却是顶天立地,无语,无动作,仅仅是静立在那,却是风姿翩然。那人,是个实体,是真真正正的人,而非如自己办只是灵魂!
看着那模糊的身影,紫星怡觉得他就是这天地的王者,所有人都该臣服在他的身前。
远远的,她却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散出的冷酷嗜血以及那蔑视一切的傲气,心中微动,仿佛能够想象到白雾掩饰下的容颜是多么的夺人心魄,然而,来不及看更多,她已经离开了那里,回到了原点。
现在,她已经猜到了这让她感到安心的地方就是紫浅的身体,那是一种感觉。
现在,再次回到这里,想到那道仿若遗世独立的身影,心中有了死好奇,第一次有些想要那推力出现,再次到达那男子所在之地,然而,良久,她又失望了,那她一直排斥推 ...
(力再也没有出现。
紫星怡良久无语,此时啥冷清啥气质她都不想要了,从容淡然更是没有了,她只想指天潇洒地来句:老天,你玩我吧?
刚刚一直想那推力消失,它却一直出现,现想它出现是却消失了,这不是玩人是什么?
紫星怡郁闷无语,而那白雾中的男子在她消失后突然喷出大口鲜血,半跪在地,满面痛苦……
第三章 重生
( 此时紫星怡的身体与灵魂慢慢融合,经过多次空间风暴的淬炼,得到强化的灵魂竟然与身体毫无阻碍地完美相融。ww
同时,她好似进入一个人的生命里,看着她的命印记。这个人是紫浅。
星界,一个神奇的世界,不是二十一世纪的组织。
这是一个有众多星球组成的世界,紫浅知道的有黎星、绮星、逸星、蓝星以及月星。
其他几星均为黎星的附属星球。就如月球围绕着地球,月星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星体。
而月星中有阮、连、赫、阡陌四大家族平分秋色,其中,隐隐以阮家为最。
而紫浅就生活在月星上的阮府里,她是阮家唯一嫡出的小姐,本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因脸上骇人的胎记而招人唾弃,阮家不承认她的存在,其母紫若依为她命名紫浅。
五岁前紫浅在母亲的庇护下生活还算幸福,然五岁时母亲病逝,后遭人欺负致傻,阮家更无她的立足之地。
无奈之下离开阮家,却被连弈接纳。
连弈,连家二公子。月城众少女的梦中人。
公子人如玉,绝伦世无双。
传闻这位公子不近女色,却独独对紫浅护着宠着,自然而然,紫浅一颗芳心就这样遗落。
却不想,一切都是虚假意,只为她是阮家嫡女,不受宠也有大用,结果便是遭受囚刑之苦。
心若死灰。但她还有未完的使命,于是找来紫星怡代她活下去。
但紫星怡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世人眼中的紫浅。而真正的紫浅能力绝不输于四大家族年轻一辈中的任何一人。
她一个女子,以一十四岁未及荓的年龄创造出了一个神话。她拥有着旁人无法想像的势力,一身功力早已傲视年轻一辈,除了四大家族中家主、长老类人物能对她产生威胁,其他人已是不足一提。
有着出色本领,却因为母亲的话选择隐忍,却因为单纯的性子而不愿暴露。
紫若依死时紫浅还小,但却依稀记得紫若依说:
儿,娘亲爱你,但如今娘亲不得不离开了。
儿,你和别人不同,母亲无法给你欢快的童年,是母亲对不起你。
儿,记得要成为强者,这里不是属于你的地方,他的女儿就该站在世界顶端。但你要记得在未成为真正的强者前你不能向世人展示你的一切…
儿,若要活下去必须学会伪装…
我的儿要做那沙漠之心,坚强,没有水也活得漂亮,没有母亲也要快乐成长。
……
那时紫浅太小,并不懂紫若依所说为何意,但也开始学会伪装,开始坚强,装傻,组建自己的势力,开始逼着自己在忐忑中走母亲所说的强者之路,追逐着沙漠之心。
虽不太明白娘亲所说何意,但知道娘亲让她这样做一定有原因,所以她把强者之路当做自己的使命。
看完一切,紫星怡就像真的亲身经历过一样,那对母亲的眷恋,对阮家的憎恨,对连弈的感,那痛那伤,与南宫御给紫星怡的一样,因而一切感觉越真实。
即使强如紫星怡也难以负荷这两世的感而昏迷过去。
不知又过了多久,意识缓缓归体,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更有火一样的温度炙烤着皮肤。
即使是闭着眼睛紫星怡也能猜到自己在哪,这应该就是连弈囚禁紫浅的地方。
入目赤红一片,这是属于火的世界!
赤红的石头铺成一片,好不壮观。然而近观却现,这“石头”在涌动,还不时的冒着气泡。天啊!这哪里是石头,分明是成片涌动的岩浆。
同样,上方也是赤红一片,却是火焰,燃烧于石壁上,甚至悬浮于半空中,一簇簇,一片片。
奇怪的是,中央并无一丝火苗。却有一女子双手被火焰形成的锁链锁住四肢,悬浮于空。
女子身着火红的衣服,好似与这片世界已融为一体。
此时,女子低垂的头颅缓缓抬起。
看着眼前的一切,紫星怡不由泠然一笑。
紫浅困于连弈,所以自甘被困于此,不然,一个小小的烈焰领域又如何能困的住紫浅呢?
想到画面中所见到的睿智坚强却是善良的女子,她是那么的优秀怎么就被一个连弈给毁了呢!
“紫浅,既然你给了我生命,我便接替你的一切,从今以后,我便是紫浅,待看我如何笑傲天下!”
喃喃自语,紫星怡,应该是紫浅周身出现睥视天下的气势。
看着锁住自己的火链,紫浅眼中出现一丝戾气,自己何时被如此对待过?
“星魂波,给我破。”被束缚的手腕上紫色光芒一闪而逝,锁链却是应声而断。
得了自由紫浅并未立即离开而是仍旧立于空中查探这片火域。
这并不是平常的火域,这里的温度明显比正常火域要高很多。
感受到这火狱的不同,冷眸划过一道厉色,想到刚刚一次次把自己推出去的力量,应该就是这火狱的功劳吧。好个连家,好个连弈!
突然想到了白雾中那道傲岸的身影,是他最后的那已挥袖帮了自己吧!若不是他自己也许无法与紫浅的身体如此完美融合。
但是,紫浅心中生不出一丝感谢,想到那人身上散的冰寒之气,她知道,他一定不是有意帮助自己。
那个男人,是谁?为何会以实体立于紊乱的空间中?他好像受了不轻的伤!
不过,那人应该很强大,又是如何受伤的呢?
压下心中的那丝怪异的牵挂与好奇,紫浅开始思量这火狱。至于那那个怪异的男人,有缘自会相见,而且见了还不知是敌是友呢,毕竟他可是一次次把她往‘死地’推啊。
抛掉对那男子的好奇,他们谁又不认识谁,还是先关心自己的状况为好。
看着四周通透的红色岩石,那一簇簇跳跃的火焰,涌动的岩浆。
紫浅的眼,亮了。
这里,有宝贝。
想到此处,紫浅兴起了一丝趣味。能让紫浅感兴趣的东西的确不多。
摘下耳坠,如樱桃般的珠子有着红润的光泽,这是紫若依留给紫浅的琉璃珠,就好似一个储物空间,当然,比一般的储物空间要高级很多,这个储物空间可装除生命物外的任何东西,包括这火焰岩浆。
“收!”
璃珠不断放大,然后如鲸吞般吸收着火焰。
不一会儿,这儿真的只剩下赤红色的石头了!
同时,地底出现一个大裂缝,炎炎温度从裂缝里散出。
收好琉璃珠,紫浅毫不犹豫跃进裂缝之中。
越下沉,温度越高,将近下降了半刻钟有四五千米的距离才到底,此时的温度即使是紫浅也难以忍受。
紫浅眼中的兴味 ...
(却是更浓了。
抬步向温度最高的地方走去,随着不断深入,周围一切由赤红渐渐转为黑红,可见其温度之高,紫浅额头也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骤然停步,紫浅笑了,没想到竟有这种好东西。
粉嫩的花瓣灼灼生辉,青色的莲蓬无风自曳,静静地悬浮在碧玉般的莲坐上。妖冶的莲花清纯中透着妩媚,正是火莲。
火莲,连家传说中的镇族之宝,曾惹多少人眼红窥视,却不想被镇压在此。
看来连家无人能收服这火莲呢!思至此,紫浅不由玩味一笑。
“既然你连家无福享受这宝物,又把它送到我面前,若再不收下实在有违我的风格,所以,现在我不得不说要很开心地笑纳这份礼物了!”
这火莲便是你连家还的第一份债吧。
第四章 连家的野心
( “弈儿,你那边怎样了?”
“启禀父亲,那紫浅现已在烈焰领域洗髓十日,等再过一段时间七七四十九日圆满之时便可进行血精凝固。ww”
“哈哈,弈儿,做得不错,等拿到血精破解其中秘密我连家便是这月星的第一大家族了。”
这里是连家密室,墙壁上镶嵌着颗颗夜明珠散着昏沉幽光,给这密室增添了一份阴深诡异。
此刻,密室中正坐着三人,中间座位上是一位看来忠厚慈和的中年人,一眼便给人一种平和心安的感觉,然而此时他脸上那怎么也忽视不了的张狂笑意以及眼中充满计谋的精光破坏了这份祥和的面孔。
此人正是连家家主连城。
在连城的下位两旁端坐着两位年过古稀的老者,正是连家大长老与二长老。
同时,密室中央站着一位身穿雪白长袍的男子,二十岁左右,面容姣好,温润如玉。
从刚刚连城唤其为‘弈儿’,并且能够与族长、长老一同处于密室这等机密之地,不难猜出此人正是备受连家重视,同时又让让紫浅痴恋心碎的连弈。
也难怪紫浅的一颗芳心会遗落在他的身上。俊美的面容带着浅浅的笑意,那眸如暗夜里的星辰引人夺目,如雪的长袍,修长的身躯,说不出的温雅。若说芝兰玉树也不过如此吧!
如此温润的姿态,宛若仙人,不沾尘埃。这便是月城万千少女迷恋他的原因吧。
但是,他真的是那么的美好吗?
能够如此面不改色地说出‘洗髓’这等残酷之语,仙人的外表下又是怎样一颗心?
细分他与连城的对话,原来,连弈接近紫浅只为取其血精!
取血精,壮家族,连弈的目的原来在此。连家的野心还真不小。
只是可怜了已经香消玉损的紫浅,如若知道了连弈的真实目的,想来她是至死也不会瞑目的吧。
此刻连城父子正沉浸在得取血精壮大家族的美好场景中,而两位长老却在皱眉思索。
“家主,你难道不觉得此事太过顺利吗?”
大长老开口说到。
听了大长老的话连城不禁收了笑容蹙眉沉思。
“长老可是现有何不妥?”
“紫浅纵然再不堪,如何不受阮家欢迎,可终究还是阮家嫡女,有着最纯净的血脉,按理说嫡系子孙无论如何都不会被驱除家族,即是是被家族抛弃也是直接抹杀而不会放任在外。”
“的确,即使是一个小家族也会明白嫡系子孙流落在外会对家族造成何种威胁,这些阮家那些老狐狸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们仍放任紫浅在外,其中必有猫腻。”二长老也接着说到。
两人的话语中都有着一丝忧虑,他们担心这是阮家的计谋,毕竟阮家这么多年牢坐第一家族之位,实在不可小觑。若说他们会让嫡系子孙流落在外如此低级的错误,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阮家。不可不防,其心思,不可不猜。
“听两位长老如此说的确让人生疑,当初弈儿接近紫浅时可谓明目张胆,以阮家那小心谨慎的作风不可能不怀疑弈儿的动机,可他们却毫无动静,这实在匪夷所思。”
“此事我们必要慎重对待,若成,我族便能够一飞冲天,若败...”
接下来的话大长老并未说出口,但所有人已经明白了其意思。
若这败只是提取血精的失败于他连家并未有任何损失,但是,若真是阮家的计谋,一不小心,连家就有可能落入万劫不复的地位!
阮家,第一家族,绝对是不可轻易得罪的。他连家如今作为不可谓不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
但富贵险中求,不是吗?
连城神色变幻莫测,两位长老亦是满面严肃。只有连弈,平静无波,温雅如玉。
寂静,良久。
“弈儿,你对此事有何看法?”最终还是大长老打破了这有些压抑的气氛,出口询问一直端立一旁侧耳倾听的连弈,可见对其重视!
“弈儿认为,紫浅从出生开始就不被阮家接纳,这么多年阮家上层更是不曾关注这嫡女一丝一毫,好似这嫡女根本就不存在,外界一直谈论摒弃的是紫傻子而并非阮姓嫡女,所以弈儿想会不会是阮家认为他们的嫡女早已身亡?”
看到连城开始皱眉,连弈脸上仍是风轻云淡,继续说下去。
“又或许阮家真的是太掉以轻心,想想即使是阮家也无法做到凝固血精,人们都认为这只是传说中的存在,而我连家也只是借助火莲这天地圣物才勉强做到,阮家不曾注意尚可说的过去。”一字一句,娓娓道来,有条不紊。
“弈儿,你还是涉世太浅,阮家嫡女是否存活于世他们又岂会不知?”连城训斥到,虽然连弈分析的有条有理,但却只是看到了表面。
“父亲教训的极是,孩儿受教了。”连弈浅淡回声,并未因连弈一家之主的呵斥而有任何慌乱。好似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能够如此的从容淡定,不变的温润淡雅。
看到连弈的态度连城与长老都满意的笑了,不愧为连家重点培育的对象,不骄不馁,虚心受教,如此出众的气质心态,值得培育。
“父亲,弈儿觉得此事大可不必如此担忧。”
“为何?弈儿可是有何想法?”连城与两位长老都有些疑惑地看向连弈,期望他能够有好的建议。
在连家,没有人会忽视连弈的任何想法,虽然事实上他还算得上只是个孩子。但是,除了经验有些不足偶有促使有些想法不够全面外,他的智谋,胜于连家任何一位长者。
因为,哄骗紫浅,利用火莲取其精血壮大家族的想法就是连弈提出的。
除了他,无人想到如此。毕竟此方法早已失传。
“想那阮家对待紫浅的态度就已十分让人费解,孩儿刚刚已经说过了,紫浅姓紫而不姓阮,并且提取精血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所以大可不必担忧。”
连城三人面面相觑,原来刚刚连弈说了那么多并不是毫无目的的,他前面的话只是为现在所做准备,这心思之深沉...
三人虽然还是不懂连弈的意思,但看着连弈那胸有成竹的模样,他们知道连弈已有了主意,只是并未打算告知他们,如此说只为让他们放心。
不管连弈是什么主意,他们相信他,他们时刻都看着连弈的成长。
连弈的出色就是他连家的进步。
三人赞赏地看着连弈,不再担忧。
尤其连城想到如此值得骄傲的儿子,不由敞怀大笑。
“哈哈,管它阮家如何,现在紫浅在我们手里,又有火莲相助,还有何要担忧的。”
听闻此,尤其想到火莲,众人眼中都是充满笑意。
“走,火域况怎样。”
四人一同去往火域。
第五章 收服
( 紫浅看着眼前的火莲,想着该如何收服,若在平时大可不必如此麻烦,以紫浅的能力,直接武力收服即可。ww
然而此时在火域炙烤了十日的紫浅已是十分虚弱,能力已是不及平时的十分之一,武力收服已是不可能。
既然武力无法使用,那只有智取了。
万物皆有灵,更不要说火莲这种天地宝物了,火莲中一定是孕育着莲灵,所以,只要收服了莲灵即可。
但一般灵物灵性都是十分强大的,火莲之灵几乎是这颗星球灵性最高的,其收服难度可想而知!
知其难而为之实为紫浅之最爱也!桀骜的性格让紫浅对火莲有着势在必得心理。
仔细观察这火莲,或许是因为感觉到了有人靠近,火莲摇曳着,四周妖冶的气息更加浓烈。
集中全部精力融入火莲中,一丝一毫的探测,不放过任何地方,然而一遍探测后,紫浅蹙紧了眉头。没有!没有莲灵的存在!
不死心,紫浅再次将全部心神融入火莲中闭上眼睛,以比第一次慢了一倍的速度查探,两个时辰过去了,紫浅已是大汗淋漓,脸色苍白无比。
以精神力探测火莲内部本就是十分耗费精力的,而紫浅在本身疲惫不堪的状态下连续使用两次精神探测已是达到了极限。
看着眼前妖冶的火莲,难道要放弃?
放弃?不,紫浅的字典中不允许出现放弃这个词!不放弃,不倒下,紫浅身上爆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气势,自信,任何时候都不屈服。ww
好似受到这种气势的感染,火莲停止了摇曳,昂然挺立,傲然绽放。
看着静立的火莲,紫浅眼睛亮了,她知道莲灵肯定是存在的,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反应,但自己已经探测了任何地方,即使是火莲根源,但紫浅相信自己的探测不会出错,到底问题出在哪?紫浅疑惑了。
连家布下的阵法镇压着,莲灵根本无法离开!
紫浅皱眉思索着。
莲灵,镇压,眼前的火莲丝毫没有莲灵的气息,但从刚刚火莲的反应来看莲灵肯定还在火莲之中,但有莲灵存在的火莲是那么好镇压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从紫浅出现到现在一直都没见莲灵的反抗,问题就出在这!
紫浅脑中好似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总抓不住。
抓不住的念头紫浅也就没再多想。
实在不行就用武力,现在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
虽然原本打算智取,但智取除了莲灵这个入口也无其它办法,而且莲灵也不是那么好收服的,更不用说现在连莲灵在哪都不知道,所以现在智取显然是不可能的。
智取不行那就直接武力,现在紫浅身体虽是十分虚弱,但若用上紫浅的修为加上紫星怡的武功异能,也未必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说动手就动手。
“星魂罩。”
紫浅手中出现一个由星力凝结成的淡紫色光球,将星魂罩推向火莲,慢慢将火莲笼罩在其中。
就在火莲快要完全被笼罩时,莲身突然喷出簇簇火焰,火焰贴向光罩内壁,试图以炙热高温融化光罩,然这倾注了紫浅所有星力加注异能空间禁固的光罩又岂是那么好融化的?
无视不断增加的火焰,渐渐地星魂罩将整株火莲完全笼罩,看到成功了,紫浅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只要星魂罩能将火莲束缚住,就可以慢慢再将其收服了,之所以要慢慢收服,实在是紫浅现在太虚弱了,若不是有坚强的意志作支撑,她早就倒下了。也幸亏莲灵没有出现,不然以紫浅现在的状态还真对付不了。
星魂罩一点点收缩,眼看就要将火莲束缚了,这时,异变突生。
只见火莲的莲心处突然射出一红一青两根丝线般的东西,同时原本凝实的火莲变得虚幻起来,就好似一朵莲花形状的火焰。
原本十分坚固的紫色光罩却在这两根青红丝线刚刚撞上时,便立即碎裂开来,化作星星点点的紫光,消散在空气里。
破开了光罩,丝线并未停止,而是急速射向了紫浅。
两色丝线急速靠近,放大,墨色瞳孔急剧收缩。
此刻,虚弱至极紫浅已经没那个能力去避开这致命一击了。
千钧一之际,在二十一世纪星界中生死徘徊中训练出来的敏捷让紫浅瞬间作出反应,一个后翻,以十分狼狈的姿态在地下滚了近五米远,终是险险地避开重要部位,两根丝线穿肩而过,遭此一创,一口浓浓的鲜血再也忍不住地喷出,原本冷清的眸子也有些黯淡焕散。
用手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紫浅立即看向一击之后收回的丝线,以紫浅现在的状态,若再来这样一击,那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幸运的是一击后丝线便没再出现,但紫浅知道自己若再去攻击那火莲,必定会是血溅三尺。
虽是受伤,紫浅却是无任何沮丧,相反晶莹的眸中透出的是绝对的傲气,盯着火莲,既然莲灵已经出现,那就好解决了。
“火莲之灵,我知道你是骄傲的,不甘屈服的,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一、我离开,从今以后绝不再打你任何主意,而你就继续被连家这样镇压千年万年甚至更久。”
停顿了一下,紫浅继续语气平淡地说道。
“二、跟我走,我定带你笑仰九天,踏遍星域,我们一起走向世界的顶端。我想你应该明白,只有与我融合你才能摆脱连家的镇压,该如何抉择,你自己考虑清楚。”
看着又恢复如初的火莲,紫浅冷笑。
“不要想着杀了我,告诉你,我,不是那么好杀的。”
伴随着紫浅的话语,她的周身绫绕着冰寒的气息,四周空气流动的也似乎缓慢起来。
说完深深看了眼火莲,紫浅便不再理会火莲就地而坐,闭目调息了。
此刻,紫浅无疑是狼狈的,丝凌乱,脸色苍白如纸,菱唇凌裂,加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