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请魔入瓮-第10部分

紫浅如此他也是在不懂了,他以为紫浅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罢休的。不过,现在离开的确是最明确的选择。
那些仍带伤的守门人想拦却有心无力,今天几乎所有人都到了后院,至今也无人现这些守门人受伤。
站在阮家门前,抬头看着炎炎烈日。娘亲,你在哪里?儿一定会找到你的。娘亲,儿已经长大了,再见面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墨瑾,我们走回去吧!”
看着那率先而行的清傲身影,墨瑾抛掉心头的担忧,快速跟上。
熙熙攘攘的街道,叫卖声,谈笑声,此起彼伏。
走在路边,无视别人的指指点点,紫浅淡声询问。
“墨瑾,墨是何人所伤?为何他的体内会有一道破坏力极强的力量?”
原本因别人指点紫浅的容貌而不满的墨瑾听闻自己主子的伤势,又是愁绪满怀。
“主子是被魔王所伤,体内的破坏力量主子也不知是什么,就是那道力量阻止着主子的恢复,并且加重着主子的伤势,我们曾多次想将那力量驱除,可都失败了!”墨瑾越说越担忧,那道力量该怎么驱除呢?
“你也不用过于担忧,我一定会治好墨的,麒麟果与荼暝花一定会找到。”并未询问他口中的魔王是谁,到时自会知晓,她现在只关心墨的伤势,原本是来找荼暝花与麒麟果的,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阮家,她还会再来的。
“嗯,浅也不必太过着急,一道小小的力量暂时还是奈何不了主子的。”主子的变态只有他们知道,那些伤势暂时还奈何不了主子,但时间久了……
“嗯!”紫浅只当墨瑾是在安慰自己。
两人一路欣赏着街道上满目玲琅的商品,原本对紫浅容貌指指点点的人见她毫无反应,而且那冷清的气质让他们也心生惧意,最终都不在关注他们。
墨瑾却是奇怪,原本以为紫浅会伤心难过甚至大雷霆的,现在怎么好像从阮家出来后心越来越愉悦了,这是怎么回事?浅不是很在意她娘亲吗?墨瑾真的不懂了。
“墨瑾,你有没有听到冰的声音?”
“啊!”他一直在思考浅是真开心还是假开心,哪里顾得去听什么声音啊!
抬眼见前方不远处好似围着一群人,她若没听错,冰的声音应该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往那片人群走去,墨瑾也紧跟其后。
还未待紫浅靠近,便又听见了冰略带刁蛮的声音。
“怎么?敢看本小姐却不敢承认?”语气里是满满的戏谑。
“你,你胡说什么?我家公子好好走路是你自己突然跑来说少爷偷看你。”
透过人群,紫浅看到冰一袭白衣站在人群中央,满面戏谑,而他面前一位小厮打扮的少年正面红耳赤,满面焦急。小厮身旁站着位青衫公子,由于背对着紫浅,看不清他的相貌如何,但光那气度已是不凡!
环顾四周,很容易便看到了魄,墨夙与墨笙三个男人正面露无奈地看着中央的冰,紫浅立即就明白了,冰又是兴致来了,调戏哪家倒霉的公子呢!对于冰的性格,有时她还真有些头疼。
“你的意思是说本小姐不知廉耻,自己跑来勾引你家公子吗?”冰装出一副很伤心很难过的样子。原本就清秀美丽的脸庞再配上一副备受欺凌的羸弱摸样,立即就勾起了众多围观群众的保护欲,一片指责声此起彼伏,全部对向那青衫公子主仆二人。
一旁的墨笙墨夙二人对此效应是膛目结舌,他们觉得以后还是少惹冰的好!至于魄,早已是见怪不怪了,认识千层不变了冰块脸。
“好了,清玉,你先退下。”淡淡的声音如春风般拂过心头,凉凉的,轻轻的,让众人的指责声不自觉地轻了下来。
“公子!”清玉并不愿退下,这个女子太过刁蛮,他怕公子的性子会吃亏。
“退下!”仍是春风般的声音,无任何变化,那个叫清玉的小厮却是不敢再语,面露不甘地退到青衫公子的身后。
见此,紫浅不由玩味地勾起了唇角,越过人群,在冰与那位公子说话之前开口。
“冰!”
第五十七章 回家
( 听到紫浅的声音冰与墨夙他们都转向了紫浅。***
“主子(浅)!”连带着那青衫公子也看了过来。
看着那青衫公子,紫浅不由暗赞一声,好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如画的眉,温和的眸,带着三分笑意的唇,这样的人,一见便有春风拂面之感,如此佳人,难怪冰会起了调戏之心。
再看那春水般的眸,即使见到紫浅半面残颜,也仍是无丝毫转变,依旧是柔柔的笑意,对此,紫浅亦是勾唇回应,对这男子又是高看几分。
眸光扫过男子腰间的流苏玉佩,心中划过一丝恍然,更是加深了笑意。
“这位公子,冰若是有哪里得罪的地方,纯属小女儿家的玩闹,浅在此说声抱歉,还望公子不予计较,浅不慎感激!”
“主子,干嘛要跟他道歉啊!”冰在一旁很是气恼地瞪着那青衫公子,别以为你长得还算不错就就可以接受主子的道歉,同时,冰也很懊恼,怎能让阁主为自己道歉呢!
“冰,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又调皮了”看着紫浅似笑非笑的表,冰淘气地吐了吐舌头,退到紫浅的身后。
青衫男子见这个紫衣女孩明明比这个叫做冰的白衣女子小上许多却说冰是小女儿家的淘气,不由觉得好笑,再见这女孩冷清的气质如此出众却被那丑陋的印记毁了容颜,心生怜惜。
看了一眼在紫衣女孩身后的冰对他龇牙咧嘴威胁似的抡起粉嫩的小拳头,轻笑出声,醇厚优雅,让那个挥拳的小丫头又是呆了呆。
“这位小姐不必客气,冰,很可爱!”春风般的声音,带着温雅的笑容,柔柔的目光落在冰古怪的小脸上,又是惹来冰的瞪视。ww
看着这个瞪着大眼睛的古灵精怪的女孩,青衫男子觉的她真的好可爱,没想到第一次出来就遇到这么有趣的人儿。
冰与青衫男子的互动,紫浅当然知道,冷清的眼中溢出笑意。
“赫公子好风度,可愿到寒舍小酌一番?”
“小姐相邀,赫容岂有不从之理!”垂眉扫过自己的玉佩,心中已是了然。
“公子(主子),不行!”两道反对的声音不约而同响起。
清玉觉得这些人竟然识得自家公子身份,一定是有备而来,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公子又怎么能答应!
冰觉的浅月怎能让一个陌生人去?尤其还是这个让她不喜的人。虽然开始时被他容貌吸引,但现在他竟然接受阁主的道歉,尤其他还敢说她可爱!可爱这个词该用在威武无比的她的身上吗?!所以,冰决定了,她讨厌他了!
不理会两人的反对,紫浅与青衫男子赫容说笑着走向浅月,墨瑾墨笙等人紧跟其后,那暗自不满的两人见状立马跟上,两人都打着相同的主意,一定要看好自家主子,不能让别人不良心思得逞!
同时,冰的大眼睛散着狡黠的光芒,浅月,我的地盘我做主,等着接招吧!
走在前方的男子温和的眸闪过一丝忧色,刚刚心里那丝不安,是因为家里吗?
围观的众人见几位主角就这么离开,都是目瞪口呆,就这样?尤其是一些女子,那么出色的男人就这样被那个丑女人给请回去了?!早知她们就早点行动了!
芳心碎了一地!
……
浅笑轻语中,一行人到达浅月,赫容惊异于这里的美丽,而紫浅一眼便抓住了岸边垂柳下的那道身影,银紫袍,独一无二。
眉眼带柔,唇角微勾。
“墨!”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夜离墨仿佛听见一声呼唤穿越亘古而来,打断了那遥远的记忆。
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浅笑晏晏。冷硬的心立即就柔化开来。
“你回来了!”
半日相离,别时他重伤昏迷,归时一句浅浅的归来便让感动盈满胸怀,这是家的味道。
“冰,先带赫公子进去。”紫浅眸光定格在夜离墨身上,话却是对冰所说。
冰看着翠柳下的夜离墨,对着紫浅调皮一笑,转向赫容时却是变了样。
“你进不进!不进就走。”冰这一路上对赫容是半点好脸色也无,除了小厮清玉愤愤不平,其他人已是习以为常。
赫容别有深意对看了一眼夜离墨便掠上了水榭,身姿翩然,看的冰又是一阵牙痒!小子,早晚让你栽在姐姐手里!
赫容没有注意到冰的愤恨,脑海中想的是那个银紫袍的男子。这一路他已差不多了解紫浅冷清如月,看来容易相处实质却是很难有人能真正走进她的心中,而刚刚那个紫袍男子无疑已是走进她的心中,不然她也不会一见到他就冷清退却,变得温软起来。
那个男子绝对不简单,看来他出来的的确太少,何时出现了如此多有趣的人自己竟然不知道!
这边赫容心思千回百转,冰愤恨跟上,其他人也都离开了。这个时候他们还是识趣离开的好,尤其墨笙他们深刻了解自家主子的变态腹黑,所以在紫浅开口之前便溜了。
紫浅见夜离墨眯眼看着已经掠上水榭的赫容,不由好笑。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可爱!
“墨,我回来了。”
“嗯,我们回家吃饭。”收回目光,走过来,自然的抱起紫浅。
“你就没有其他要说的?”挣脱他的怀抱,紫浅挑眉。
再次将紫浅按进怀里。
“说什么,吃饭,饿了!”埋在他的怀里,听着他胸腔心跳的声音,紫浅痴痴地笑了。
不再说话,抱着怀中的人儿掠上水榭。他知道她的意思,她身上的血腥味很远就能闻到,但他不问,无论她做什么他都会支持,看到她安然回来,已是最大的满足。
至于那个青衫男子,他相信她。
第五十八章 餐桌上的硝烟(一)
( 待紫浅与夜离墨进去,见到的是赫容与墨瑾他们愉悦相谈的场面。ww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只是不见冰的身影,这让紫浅有些奇怪。
不理会屋内众人,夜离墨直接抱着紫浅将她放在饭桌旁的椅子上,然后自己也坐在了紫浅旁边的椅子上,自始至终,夜离墨的眼中都只有紫浅。
对此。墨笙四人只能在心里苦笑,以前主子眼中还有他们,自从浅出现后,主子眼里只有浅了。
魄,维持着他的冰块表,无所谓。
赫容,作为客人,他又能说什么!
“都坐下吃饭吧,赫公子,这里可没有客人与主子的区分!”紫浅说话间已动筷为夜离墨夹菜。
几人纷纷落座,只有赫容的小厮听闻自己也要与自家公子同桌,吓得仓皇跑了出去,大家也都没管他,小岚会处理好的。
“浅还是直接叫我赫容吧!”赫容坐下,优雅拿筷,如此待客还是第一次见到,但正是她的独特勾起了他来此的兴趣。这样的朋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刚说完话,赫容便感到一束冰寒的目光射向自己,惊愕抬头,却见众人都在吃饭。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紫浅瞥了一眼夜离墨,唇角微勾,并未回应赫容的话。
“冰呢?”
“她说她要去厨房帮忙。ww”明明都做好了,还用帮什么忙...后面是墨笙的嘀咕声,当然在座的都听见了。
紫浅正奇怪呢,冰会做饭!她怎么不知道?却见门口冰手中端着一盘菜走了进来。
只见冰带着盈盈笑意,端着盘子,直接走到赫容的面前,将菜放下。
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中,冰施然一笑。
“赫公子,来者是客,在街上小女子多有得罪,故特地为公子做了这道菜赔罪,还望公子不要嫌弃!”
除了夜离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冰端来的这道菜上。
只见白色的瓷盘上,碧绿与金黄相映衬,色泽很是鲜美,碧绿的一眼便能看出是青菜,但那金黄的圆圆的东西,原理他们实在分辨不出那是什么。
所有人都面色古怪的看向冰,这菜虽然看起来不错,闻起来也很香,但他们还是直觉这菜有问题,冰不喜赫容,这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事实,现在却亲自做菜,还赔罪?以冰那性格?
夜离墨自若地吃着自己的同时不忘为紫浅布菜,魄撇了眼赫容面前的菜然后继续面无表的吃着,墨瑾四人也同时低头吃着自己的装作没看见那道色香俱全的菜,只有紫浅勾着唇角看着冰与赫容,直到感觉到身旁的寒气越聚越多才低头吃着那个掉进醋缸男人为她夹的菜。
将所有人的表收在眼里,冰的小脸上满是得意,低头却见赫容不曾动过她的菜,顿时...笑的更开心了。
脸上是如花笑意,说出的声音却是凄苦无比。
“赫公子可是不原谅小女子,人家,人家真的好伤心。呜呜...”
“冰小姐多想了,赫容并没有怪小姐的意思。”仍是带着笑意,一片温润淡雅,但赫容的心了却在苦笑,所有人都知道这菜有问题他又岂会没想到?尤其是冰那脸上毫不掩饰的笑意,可谓明明确确地告诉他着菜有问题,可他却不能不吃!
“既然公子不怪我那快吃吧,尝尝我专门为你做的菜咋样!”冰将专门这两字咬的很重,听得众人小心肝又是一颤。
看着这‘看起来’还不错的菜,赫容仍是噙着三分笑意,默默地拿起筷子夹了一片青菜,吃就吃吧,应该吃不出什么大问题!
“对,赫公子必须得多吃点青菜哦!保证你吃了第一根就再也不想吃其他了,只会想吃第二根,第三根...”
再也不想吃其他?!赫容手一抖,青菜落入盘子,继而又面不改色地夹起一个金黄铯的丸子。
眼见这次就要送入口中,冰又出声了。
“等下!”
赫容淡定地将丸子放入碗中,抬头看向冰。
“冰小姐可是还有什么问题?”
“我只是想问问赫公子难道不想知道这菜的名字?不想知道它是什么做的?”听着这话,看着冰脸上阴测测的笑容,不觉瞥了眼那道菜咽了咽口水。真的能吃?众人觉得还是不要开口默默吃自己的好。
“谢谢冰小姐的心意,是什么赫容并不想知道,赫容更愿去品它是什么,认真对待冰小姐的心意。”知不知道都是要吃,还不如直接吃了来的痛快,真等她说了,不知自己是否还能吃的下去!
“可是我偏要告诉你。”冰笑的一脸邪恶。
“听好了,这道独一无二的菜叫做龙头凤爪...”众人一听,还好,不是十分不能接受的名字。
紫浅挑眉,边吃边等冰的下文。
果然。
“肠穿肚烂黑心丸...”噼里啪啦,一片竹筷落地声。
夜离墨正在夹菜的手也是一僵,然后淡定地将所夹之物往口中送去。一路众多视线的追随,目瞪口呆地看着夜离墨将食物放入口中,细嚼慢咽,然后吞下。再在众多僵直的目光中又夹了一个放入紫浅的碗中。
“还不错,,你尝尝。”
真的不错?看着紫浅碗中的黑色丸子,冒着热气,黑的几近,光脑海中全是 肠 穿 肚 烂 黑 心 丸 几个大字,一致转头看向冰,会不会是她弄错了,这盘他们吃的才是所谓的‘黑心丸’?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众人觉得胃中一阵翻涌,却时强忍着。
几人的目光全都凝聚在紫浅身上,眼见她将碗中的丸子夹起,不由心都有些忐忑,应该不是吧!冰要整治的是赫容,不会弄错的,而且他们相信冰一定不会戏弄浅的,一定不会,不会……心中祈求着!
第五十九章 餐桌上的硝烟(二)
( 眼见紫浅将丸子放入口中,而冰还无任何表示,不由都转头看向她。***
“你们都看我干吗,主子吃的菜又没问题,又不是我做的。”众人低头,找回自己的筷子,在心里为赫容默哀。
赫容低头看着自己碗中晶莹剔透的丸子,为自己默哀,她主子吃的不是她做的,意思就是自己吃的是她做的,有问题?她就这么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嘻嘻,名字勾独特吧,这可是我想了很久才想到的。还有哦!这道菜的材料也绝对是独一无二的,是...”
“停!冰小姐,赫容觉得你还是先看看大家的意见再决定它是由什么材料做成的吧!”龙头凤爪...肠穿肚烂黑心丸!的确够独特,一般人真的是需要想好久的!独一无二的材料?他真的不知继续听下去自己还能不能如此淡定,至少是看起来!
冰转头看向墨瑾等一脸不赞同的表,撇了撇嘴,她还没玩够呢!
“其实材料真的很不错,哎!算了不说了!”思想**上翅膀的几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是满头黑线。他们的思想真的不受控制了,所以看着满桌丰盛的食物,却是兴致缺缺了,只有夜离墨紫浅还有那个一直冰块表的魄仍是面不改色的继续自己的吃饭大业。
“你可一定要把这特意为你做的菜吃完啊!”
看到冰离开自己身边也坐在桌上开始用餐了,赫容松了口气,可一低头看见自己面前的‘黑心丸’又愁了,这真的能吃?抬头看墨笙四人正一脸猜疑地看着自己面前这道菜,不由计上心来。ww
“即是如此独特的食物,赫容又怎能独食?因与大分享才是!”边说边将自己面前的菜推向中央。
此话吓得墨笙等人又是一个瑟缩。
“即是冰为赫公子特意而做,我等又岂敢动用!”墨夙笑的一脸谦逊,不动声色地将赫容的小心思给扼杀在摇篮中。
“赫公子,你那盘菜是我做给你的,墨笙他们小岚做的有,一会就来,你先吃吧!”此话一出,立即迎来一片附和。
赫容低头,夹着丸子,好,我吃!可由于冰的一番话,看到这丸子他就会自我脑补,实在是难以张口啊!算的上养尊处优的他没有闻声变色已是极限。
“,想不想吃?”
“嗯,看起来还不错的,尝尝。”
一直面不改色的赫容,这下真真切切的将惊愕显示在脸上。
只见夜离墨在赫容面前的盘子里夹了一粒丸子放入紫浅碗中,而后自己又夹了一个放入口中,墨瑾四人紧紧瞪着自家主子。
赫容的第一反应是看向冰,却见冰正悠闲自在地吃着,丝毫不因自家主子吃了她做的东西而变动,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满头黑线,立即将那个他曾夹起又放下的丸子放入口中。
入口即化,口齿留香不过如此,然味同嚼蜡就却是赫容现在最真实的感觉,他现在想自己要不要佩服夜离墨与紫浅了,他们怎么就敢!
正在这时,小岚走进来了,原本带着笑容走向紫浅的她不经意扫了眼饭桌,突然收了笑容停了下来,气鼓鼓的瞪着冰。
“冰小姐,我明明跟你说清楚了那盘蟹黄虾丸是给小姐与姑爷的,你怎么给了别人?”
小岚现在很不满,天知道她在带人打扫小姐的房间时看见那一滩血渍吓成什么样,当时看见姑爷躺在床上,想着会是姑爷受伤了,可想起姑爷提着她扔开时的强悍,她觉得那也有可能是小姐的血,想知道,可有不敢问那恶魔姑爷,所以她就特意做了一上午的蟹黄虾丸为小姐姑爷补身子,哪知冰却把它给了别人...
一见小岚要飙了,冰有些着急了,她什么都不怕,就怕冰那张绵绵不绝的小嘴...
“小岚,我怎么会把你用心做给你家小姐东西随便给别人呢!都是这位赫公子从小缺爱长大缺钙,从来没见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就把它抢去了,我也不满,可人家来者是客,我也没办法!”
冰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摸样,让小岚信以为真,天大地大都没有她家小姐大,客人又怎么样?客人就能抢她特意为小姐做的东西啊!不满地瞪了赫容一眼,跑到他面前将那份丸子端到自家小姐面前,然后闷不吭声的出去,本来想来告诉小姐,那个叫清玉的家伙惹怒了小璃被丢到水里了,但现在她觉的这两人一伙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活该掉水,这个家伙也掉进去多好...小岚一肚子的愤懑。
赫连这回真的是目瞪口呆了,他遇到的这些都是什么人啊!小姐少爷独特,丫鬟更是刁蛮,现在连一个厨房丫鬟都是如此-有个性!
回过神来见墨瑾等人都一脸同地看着自己,暗叹一声,女人不好惹啊!然后又恢复了他的招牌式的温润笑容。
“赫容原来还不知道冰是如此之好,放心,赫容明白了,一定不会辜负冰的一番心意。”赫容对冰笑的温柔,却是让她浑身不舒服。
怎么突然从冰小姐变成冰了!他们很熟悉吗?还有她除了整他还有什么心意?那笑容为嘛会让她有掉入冰窟的感觉...
看着这个笑如春风的男人,冰觉得自己有点晕晕的,于是,撕掉他那虚伪笑容的愿望更强烈了!
“冰,别闹了,吃完饭我们还有正事要谈。”
“嗯,主子,我也有事要告诉堂主。”
一旁的赫容默了,感他们都知道冰这小丫头在闹啊...他好想问,有没有人把他当客人啊!为了不再受打击,思量再三,还是保持微笑不语的好。
于是,一顿饭在众人千姿百怪的表中快速结束了。
只有赫容独自哀伤,蟹黄虾丸,他记住了,还有这个闹事的小丫头!
第六十章 嫁娶
( 结束午饭,冰也正了脸色,开始步入正题了。***
“赫公子便是赫家少主吧!只是不知为何世人对赫少主提及甚少?”紫浅窝在夜离墨怀了,极尽慵懒。
她想,以赫容如此风姿,又是赫家少主,若要论起来,甚至比连弈更甚一筹,可为何只有连弈公子人如玉的称颂而无赫容的丝毫传!
对于紫浅一眼便识破了自己,赫容一点也不惊讶。一脸温雅的笑意。
“赫容只是赫容,与他人无关,又为何要被提及?”
这话让一直只关注紫浅的夜离墨不由抬头多看了他一眼。
“赫公子真是好气度!是浅愚钝了!”
看着这个气质冷清却因那个抱着她的男人而眉眼浅笑的女子,他想,若她是愚钝的话世上恐怕再难寻得聪慧之人了!
“浅说笑了,赫容自幼少有走出家族,唯幸此日能与众位相遇为友。”
“姓赫的,你别在那自作多,谁与你是朋友啊!”毫无疑问,总不时与赫容作对的就是处处看他不顺眼的冰。
转头对上冰讽笑的目光,赫容温和的目光突然亮若星辰,那样的目光直直撞入冰带讽的眼底,让她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
“噗!我怎么感觉冰一遇到赫公子就炸毛了呢!”墨笙见冰有事没事地找赫容的麻烦,忍不住笑出来了。
下一刻真的有人炸毛了,墨笙是追悔莫及!
“你才炸毛呢,你就是一只没毛的公鸡...”
没毛的公鸡?怎么炸毛?众人面面相觑,询问的目光看向仿若被摸了尾巴的母老虎般几乎要跳脚的冰。ww
冰却是毫无所觉,瞪着一脸苦相的墨笙。墨笙心底哀嚎,他怎么就忘了冰是不能惹的呢...想到刚刚餐桌上的赫容他就一阵胆寒。
紫浅有些无奈地扶额,冰以前虽调皮可也没到如此程度啊,难道她的记忆出错了?
“冰,你也不小了,是该嫁人了,我觉得赫公子不错,墨,你觉得呢?”
“嗯!”夜离墨把玩着紫浅晶莹剔透的手指,回答的漫不经心。
“那好,就这么定了。”
......
这两人,这两人当着人家的面就把别人的终生大事给定了?就这样不管别人同不同意?
墨笙四人虽说对自家两位主子时不时的奇葩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可还是被小小噎了下,看来他们的修为还是不到家...
冰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紫浅,红润的小嘴微张。她的堂主打算就这样把她给卖了?!
“我不同意!”冰这次是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表达她的抗议。
对于冰的抗议,紫浅并未出声,而是扭头看向仍是勾着唇角带着三分笑意,温雅如玉的赫容。
原本赫容也因紫浅的话在心底惊异了下,还未来得及思考紫浅何出此,便见冰的极尽反对,突然他觉得逗逗这小丫头也不错。脸上的笑容不由深了几分。
“赫容谢过浅的成全,不日定当以厚礼迎娶冰。”
冰僵硬地回头看着赫容,面容极尽狰狞。
“姓赫的,你说什么!老娘不威你还真以为我是病猫了,看鞭!”
一条银色的长鞭带着风声甩向赫容,只见白影一闪,赫容已避开长鞭到了门外。
“姓赫的,有种你别跑。”冰挥着长鞭迅速追了出去。
追出去后见赫容正立在水域上空,青衫随风而动飘逸优雅,唇角噙着淡淡笑意,温和的目光落在冰的身上,他的背后是蔚蓝的天与翠色的柳。见到这样的他,冰更是气愤,如此可恶的他却偏有一副如此好皮囊,真是浪费!
毫不犹豫挥鞭迎了上去。顿时,一片平静的水域喧嚣了起来,水浪升起又落下,一青一白两道身影空中翻飞...
屋外打的热闹,屋内却一片清净,墨笙四人与魄充满兴致地观战。
紫浅斜躺在夜离墨怀里,微勾唇角,不再语。冰,我能做的不多,仅此而已,愿君安好!
夜离墨看着怀里的紫浅,他又如何不懂她?
她终是会随他离开这里,而冰与魄就是她在这里的牵挂,因此,她想为冰找个依靠,而这个依靠,赫容无疑是最佳人选,不光赫家少主的身份,就是赫容这个人也是番茄的。
如今这样打闹,无论结果如何,终是有着不一般的分的。况且他们也不是不可能,赫容眼里有着对冰的纵容,而冰也唯独对赫容不同,虽然这种不同有点让人不置可否,但却是存在着,谁也不能说这种独特是种感,只是那俩当事人并未现罢了。而,只是在其中加了点调料!
外面打闹的两人,最终以冰气愤回屋而收场。
冰只有星尘高阶的修为,而赫容已是星魂初阶,冰几乎很难碰到赫容,所以‘战斗’迅速结束。
赫容从容回屋,嘴角的笑容明媚起来,好久没有如此放松过了,原本因家族之事存在心里的一丝担忧此刻也被冲散了。
“浅,赫容出来已经够久了,是时候告辞了。”
紫浅从夜离墨怀里坐起来,瞬间恢复了淡漠冷清。
“赫容,星月魔林的事你大可不必担心!”这才是她邀他来此的真正用意,不过与初衷有了细微的变化。
一直面容温雅的赫容闻却是严肃了起来。
“浅此话可是属实?”星月魔林的事太过重要,他作为少主也了解了况,家族近日因此事是人心惶惶,一不小心家族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地步,所以他不得不慎重对待。
“不日将会登门拜访,冰,送一送赫容吧!”
紫浅并未给赫容明确的答复,但是他已经相信了她,不为其他,只因她身上总有一种让人信服的魔力。
在冰不愿的相送下,赫容起身离开,不去询问太多,既然浅说了会去自己家族,那就一定有她的意图,他们虽勉强算得上朋友,可还没有到无条件给予帮助的地步,更何况事关星月魔林。
这边冰送赫容又是热闹番茄,尤其是见到那个宛若落汤鸡的清玉后,在清玉的不满中,冰‘热热闹闹’地送走了赫容。
在赫容离开后紫浅向魄与墨夙他们了解了连家的事,浅阁已经开始进攻连家,当然只是在连家外围游击,以他们现在的实力还无法与连家正面对抗,但是如今连家内部被星月魔林闹的人心惶惶,根本没太多精力放在浅阁的进攻上,此时正是打击他们的好机会。
墨笙墨夙出手伤了几个具有危险性的连家人物,在暗中保护着浅阁人员的安全。而冥殿也已做好准备,夜晚将动手!
第六十一章 爹爹
( 待其他人离开,紫浅静静窝在夜离墨怀中,享受着这片刻安宁。ww
同时,脑中不忘考虑这事,想着墨笙他们刚刚说的连家。
连家,她就要一点点的磨灭它!
谈到连家,突然就想起了阮家,紫浅眯眼,今天在阮家她看似愤怒,但心中却在思量着每一件事。
今天她原本只是娘亲以及为夜离墨找药,但是,生的一切却是出乎意料,这一切的背后应该是有一双隐藏的手在暗中操作着,从雪姬的出现到娘亲坟墓被炸,有关娘亲的一切被挑出,这一定是有人特意为之,那人会是谁?
抛掉那隐藏的人,还有阮浩天的话是她始料未及的。
从阮经天与阮浩天这俩兄弟所说之话以及雪姬所说之来看,她,紫浅,应该不是阮经天的女儿。记得娘亲曾说过‘他的女儿就该站在世界顶端’,那个他才是自己的亲身父亲吧。紫浅想,他一定很出众,不然如何能俘获娘亲的芳心?她想...
“!”夜离墨略微有些讶异,除了对他一直都是冷清的,不动声色的。可现在他从的脸上看到了温柔,期待,想念...究竟想到了什么?
被夜离墨的呼唤惊醒,紫浅也是微怔了下,那个人,从未见过,不知是谁的人,竟然让自己想得入神,竟然满是期待...随即又坦然,只因他是父亲,那是骨血里渗透的感。
“墨,我突然想放过阮家了。”看到那个空旷的坟墓,她觉得自己对阮家不再那么恨了,当然,阮经天还有那个什么琼玉夫人,她绝不会放过,竟然敢谋害她的娘亲,不可饶。
“嗯?”身上淡淡的杀意他感受到了,但为何又要放过?她与墨瑾在阮家生了什么?
紫浅突然伸手环住夜离墨的脖子,吻上他的唇。ww
“墨,我开心!”
夜离墨挑眉,加深了这个吻。良久才放开紫浅。
带紫浅平稳了呼吸,现屋内就剩她与夜离墨两人了,也没在意。
“墨,娘亲或许并没有死,不,娘亲肯定没有死,我肯定能找到娘亲,我还要找到爹爹。”
紫浅半边白皙的小脸因兴奋带着淡淡的红晕,说话间眼角眉梢都是满满的笑意。
从未见到过这样的紫浅,夜离墨看的不由有些呆了。这样的退了冷清,少了机智,就如一个快乐满足的小女孩般,灵动可爱。
是因为亲吗?夜离墨想起了她的遭遇,不由一阵心疼,更加抱紧了紫浅,她一定是十分渴望父母的爱吧。
“墨,你要帮我找娘亲和爹爹,他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不然是不会把我丢在这的。”紫浅总是能在兴奋中快速找回自己的头脑,略一分析便能明白其中一二。
“嗯,我们一起把娘亲爹爹找回来。”只要她开心,即使是翻遍整个星域,他也要找出她的父母。
紫浅回身抱着夜离墨,得他如此,又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
“墨,等你的伤好了,我陪你做你想做的,再找到娘亲爹爹我们就一起游山玩水,踏遍星域,做最幸福的一家人好可好?”刚来到这个世界,她满心抱负想要遨游九天,但现在她只想平平淡淡地和他厮守到老。原来,爱,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好,你想去哪我都陪着你。”
两人都知道那一天或许很遥远,但都不点破,他们相信那一天总会到来。
靠着夜离墨那宽阔的胸膛,听着胸腔有力的心跳声,紫浅突然想起了他的伤。
“墨,墨瑾说你也不知道你体内的那道力量是什么?”
微眯着眼,清澈的紫眸突然深邃了起来,化作一个漩涡。
“嗯,那是一种十分神秘的力量,带着邪恶的气息,是我们所有人都未见过的,我体内的力量只有细线般的一丝,但若现世,绝对是毁灭性的,并且到目前为止我不曾找到这力量的一丝弱点,除了作时,我根本就找不到她隐匿在我体内何处。”
夜离墨无疑是骄傲的,但他对体内的带着邪恶的神秘力量的确一筹莫展。
见紫浅微锁着眉头,夜离墨轻握着她的手。
“,你放心,我暂时虽不能将它驱除体内,但它也奈何不了我。”
闻紫浅狠瞪了他一眼,早上因那力量吐血的是谁?
原本凶狠的眼神在触到夜离墨化作深泉的紫眸不由软了下来,是该说他狂傲呢,还是该说他自信呢!
“是谁让你找那些草药的?难道他没告诉你其中有一味就是克制这力量的吗?”紫浅疑惑了。
“当时况紧急,并未来及细说。”听了紫浅的话,夜离墨来了兴趣。
“荼暝花,世上最神秘的花,它是纯洁与邪恶的结合体,可克制一切邪恶之物。”紫浅只是简略说了下,对于荼暝花她也不了解,更是不曾见过,只是前世医书中有着简约的记载。
“荼暝花!”夜离墨低声重复,突然脸上扬起一抹笑容,微勾的唇,斜挑的眉,紫眸中荡开缕缕幽光,勾勒出七分邪气三分魅惑,明明是笑着,却让人读出一分嗜血的味道。
这是紫浅从未见过的摸样,此时的他不再是面对他的温柔,不再是对他人的高贵冷漠,也不再是偶尔的散漫,此时的他邪气凛然却又魅惑无比,身上环绕的却是修罗气息,这样的他让人不敢直视。这样的他让人想逃却又不敢移步.....
这才是真正的他,是遇到紫浅之前,作为魔主的他。他是魔,不容侵犯的魔,魅惑人心却让人飞蛾扑火的魔。他是无心的魔!
而今,紫浅是他的心。
见到这样的他,紫浅冷清的眸中亦是蹦出杀意,她当然知道墨为何如此,那个伤害墨的人,当他的力量有了克制,那墨的回归之日,便是那人的还债之时。
荼暝花!两人的心中都有着势在必得。一个因它能克制那邪恶力量,一个因它能救他。
无论是化身为魔还是杀意凛然,都只是一瞬间。
现在紫浅更想早日治好夜离墨解决月星上的一切,然后离开,因为她相见那从未谋面的父母了。心,除了夜离墨有多了份牵绊,却是幸福。
第六十二章 前往连家
( 自那日赫容离开后,该对付连家的还是对付这连家,而紫浅与夜离墨两人和几日生活却是十分惬意,浅月的环境寂静优美,非常适合居住。ww
在这样的环境中,夜离墨整日陪着紫浅,两人之间越来越有默契,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让另一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而这几日,紫浅也趁着这闲时很好地吸纳这身体的记忆,了解这个世界,同时也从夜离墨那里了解了许多她以前不知道的事。
同时,她时不时去烈界看望小家伙,不过可惜,小家伙一直没有要苏醒的迹象,它好像在进行某种蜕变。
……
几日悠闲的时光眨眼而过,这日,从冰那得到的消息打破了这安宁的时光。
对付连家前几日还十分顺利,或许是因为他们之前根本没有将浅阁这个突然出现的组织防灾眼里,又或许真的是被魔林牵扯住无暇顾及到浅阁的挑衅。但近几日,连家好似突然开始重视浅阁,竟然派了众多高手来对付浅阁,虽有墨笙墨夙的暗中保护,面对对方突然增强的力量,浅阁还是损伤不少。
这下,紫浅如何能忍受?她一直注意着浅阁众人的安全,因为那些力量是她离开后用来守护她在意的人的而今损伤,而且还不轻,因为一般的损伤冰一定不会告诉她的。
现在紫浅毫无疑问亲自赶往连家,随性的当然少不了夜离墨以及墨瑾墨夙,至于夜离墨紫浅本不想让他去的,但他要陪着他,而且近几日相伴紫浅也现他即使是受伤后也不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