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请魔入瓮-第11部分

是如自己所想般的脆弱,所以也就同意了。
至于墨笙墨夙与冰魄早在浅阁出事时就赶往了连家。
一路紫浅都是默不作声,连家她原本只是想慢慢消磨他们的力量,等解决了阮家的事后再来对付,但现在看来是她忽视了什么。
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温雅如玉风度翩翩的公子,连弈,她怎将他忽视了呢?那个忍耐的城府可谓极深,或许是他现了什么。
紫浅感觉有些头痛,连弈,不好对付,在阮家事还未解决事她还不想对上他,但现在不对上显然是不可能的,可是阮家那边一定也马上有动作的,这几日阮家因她知晓星月魔林之事正在找她,但因浅月过于隐蔽而无果,不过她猜测阮家这几日一定会有其他动作的。希望不是如她想的吧!
看来虽然经历的岁月的侵蚀,四大家族还是难以撼动的,现在还未正式开始对战,浅阁的力量就折损,看来她还是要好好谋划番才是。
即使再困难,连家害死紫浅的那几人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他们杀害紫浅是为了壮大连家,那她就毁了连家,这是她刚接受着身体是就对这身体许下的誓。
阮家,第一家族……
在紫浅心思千回百转中,一行人到达了阮家。
看着那一片混乱的战场,此刻紫浅才知道浅阁真正的损伤有多大,浅阁人员不多,不到百人,但个个都是精英,但如今几乎是死伤过半。
墨笙墨夙也在其中,不过他们对战的竟是两位阮家老祖。
紫浅眯了眼,连家竟连老祖都已出动,这行为……
无论他们是出于赫因,但是那死伤过半的浅阁人员无疑是刺激到了紫浅。
在紫浅为浅阁的死伤而怒,为老祖出动而震惊时,夜离墨的紫眸却是凝固在某处。
不远处的楼阁上,一道身影孑然而立,月白色长袍,身体修长,风吹动衣角,恍若就要羽化登仙。
即使相隔很远,夜离墨仍是能准确抓住那人暗敛的沉稳,看那年龄,只有二十岁左右,可却有如此风度,并且在这资源贫乏的月星上已是星魂初阶修为,实属不易,这人,若是敌人,还能算的上是个不错的对手。
突然,夜离墨想到了一个名字,连弈。那个曾与他的有关系的人,面容平静无波,紫眸却是略显深邃。
对于连弈能让夜离墨给出‘不错’的评价,也是实属不易,因为相对月星来说,连弈已是十分出众,但是比之其他,实在差的太远,他与墨瑾他们也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更枉论与夜离墨相比,但是,原本不该放入眼中的人,却因与那人又了关联而注意起来……
了解了眼前的战况之后,紫浅立即让墨瑾墨羽加入,却是看向夜离墨是,顺着他的视线亦是注意到那抹白影。
紫浅的眸,冷了。
果然是他搞的鬼。
“。”夜离墨的声音平静无波,但这几日两人的相处却是让紫浅听出一丝波动。
有些疑惑地看着那紫眸,却在注视到那眸中的一丝细微波动时,轻笑出声。
她的墨啊,原来是吃醋了呢,她不就是多看了连弈几眼嘛!真是个醋坛子!
紫浅不知道的是,若是别人,夜离墨并不会太在意,但那人是连弈,是他还未出现事曾进紫浅心中的连弈,是小岚那小丫头十分推崇的连弈,他如何能不在意 。
在夜离墨与紫浅注意到连弈的同时,连弈同样注意到了他们。
唇带浅笑,眸漆如墨,连弈飞身往他们所在的地方而来,空中的身影翩然如仙,在连家所有人眼中有着绝对的信服与尊崇。
避过战场,立于紫浅与夜离墨不远处,白衣卓然,不沾尘埃。
略一打量了紫浅与夜离墨一眼,在眸光落在夜离墨身上时,唇角微勾,眸底却多了慎重。
迅速收了在夜离墨身上的目光,转向紫浅,看着这个几日不见的女孩,内心一阵恍惚,这还是他以前所厌恶的那个丑陋的女孩吗?
容貌还是一如既往的丑陋,但那身上的气质已然是天差地别。
是火狱大劫重生还是以前她掩饰的太好?傻子,是突然不傻了还是一直都不傻?废物,突然有了不弱与自己的修为,被家族遗弃却突然有了如此番茄的势力,这些岂是一时两时能够拥有的?
紫浅,这个以前让厌恶万分的女孩,他突然不懂了,她究竟是为何?他突然有了兴趣,以前她对自己的感究竟是真是假?
心中思量着,连弈面上却是一片温雅,绝世公子,吐出的话语亦是温润无比,却是瞬间让夜离墨沉了眸。
第六十三章 连弈 紫忆浅言
( “,这些日子可有想念弈哥哥?”语气中有着关心与呵护。
一听这话,紫浅有瞬间愣神,以前连弈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更何况如今两人之间可以说是已经完全摊开,他如今这话是何意?
紫浅因连弈的话而出现片刻呆愣,但这在夜离墨眼里有成了另外一层意思,暗沉的紫眸凝聚了寒意。
夜离墨的变化落入了连弈的眼中,漆黑的眸底染了笑意,唇畔的笑容更加温和了,看来他的猜测没有错。
没有注意到夜离墨的变化,紫浅看着连弈亦是勾唇,管他究竟如何,要玩,她奉陪。
“弈哥哥,这些日子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弈哥哥呢。”无时无刻不想灭了他为这身体的主人报仇。
连弈与紫浅两人都明白对方不安好心,说的话也都是冷嘲暗讽,不过这所谓的‘冷嘲暗讽’只是在他们自己看来罢了,听那对话,不了解内的人免不了会思绪纷飞,而不巧,夜离墨就是不了解之人。
“呵呵,喜欢往弈哥哥怀里钻的小丫头终于长大了!”连弈感叹般,一脸欣慰。
这话?紫浅黑线了,看着连弈那披着羊皮的笑容,终于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有些小心地转头看着身边的夜离墨,脸色正常,还好!
对于紫浅的小动作夜离墨自然看见了,不由觉得好笑,听着两人的对话他的确在意,不过在意的是他自己怎么就没在连弈之前遇到紫浅,现在,他自是百分百肯定心中只有自己,连弈这么明显的挑拨他又怎会看不出?
转向连弈,眸光不善,她就说连弈怎么突然冒出那些话呢,原来是挑拨离间,自己还傻傻的配合。
夜离墨虽没表现怎样,但紫浅心中却有了恼意,对连弈的恼怒,对自己行为的懊恼。
“是啊,长大了,不长大如何看清你的本质。”紫浅不想喝他在这忽悠下去。
“原来已经被看清了本质啊,只是不知是否看的透彻?”温润浅笑中漫不经心的话语,让人无法揣测他究竟在想什么。
不过紫浅也没有打算去揣测他想什么,晶亮的眸直直看着连弈,勾唇一笑。
“能否看的透彻我并不知道,不过……”后面的话紫浅并未说下去,眸光却是看向了连弈身后的战场。
此时的战场由于墨瑾墨羽的加入,浅阁被压的局面开始反转,两人的实力足以与连家老祖娉美,没有老祖的阻拦,两人已然是战场中最强的存在,由于浅阁之前处于绝对的劣势,两人虽强也不能立即扭转局面,但如此况下,局面的扭转只是时间问题。
紫浅倒想看看连弈是否还会让两位老祖出来阻拦墨瑾他们,如果那样,阮家内部就是一个空壳,她到要看看他会如何选择。
不过令紫浅失望的是,连弈好似对于战场如何并不感兴趣,有好似这样的结果在他的意料之内。
连弈的确是知道现在的战状,也的确是在他的意料之内,不过他现在眸中看见的不是战场,而是紫浅。
以前的紫浅根本就不敢直视他,偶尔不经意的目光触碰她都会娇羞不已,但现在,她就那样直直地看着自己,毫无畏惧,微勾的唇,冷清的眸使那原本丑陋的面庞镀上一层流光,变的引人注目起来。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她,以前与自己在一起时都是她伪装的,她从未在自己面前展示过最真实的自己?
想到这,连弈的心中居然起了丝丝怪异,竟然有种急切地想知道以前她对自己的感是否是真的,以前她眼中真切的谊他看的清清楚楚,但现在,对自己她的眼中只有冷清疏离,本该自己所拥有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她身旁人的身上。
那道傲岸的身影突然变得刺眼起来。
漆黑的眸中瞬间闪过一丝流光,紫浅看见了,却不知是何意,以为连弈又是有了其他什么暗招。
然而,夜离墨却是知道,那流光名为占有。
伸手拉过紫浅,挡住连弈的目光,夜离墨第一次出声。
“,让浅阁的人回来。”
紫浅有些诧异,不过却知道夜离墨必有他的原因。
“好。”毫不犹豫,没有质疑。
看着在墨瑾两人的保护下有序退出战斗的浅阁众人,再看紫浅对夜离墨毫不掩藏的信任,连弈的眼深了。
而同样,看着在连弈挥手中撤退的连家众人,紫浅的瞳孔亦是一阵紧缩。
只因,两位连家老祖竟然站在连弈的身后,以守护者的姿态,面露尊崇。
老祖,是在宗族中比族长还要尊贵的存在,可现在,却对一个小辈如此姿态,为何?
看来前几日他们并未对付浅阁是因为其内部生了什么,难怪从冥殿暗探得来的资料中,另外三族都因星月魔林之事有了各种动作,其中赫家因她的传信动作较小,但亦有,唯独连家,就如什么事都未生一样,甚至是镇族之宝火莲被自己得到,除了刚开始连城的追杀外再无其他表示。可是,连家究竟生了什么?她竟一点消息也未收到?
夜离墨知道的并没有紫浅那么多,见浅阁的人都收回,夜离墨直接让冰带她们回去,对此,冰亦是无异议。
直到浅阁的人都退完,一旁只是看着夜离墨的连弈才开口。
“呵呵,那些人挑衅的连家多日,本想给个小小教训的,却不想被公子识破。”
并未理会连弈,夜离墨低头看向紫浅。
“我们也回去吧。”
“嗯。”现在收了浅阁,他们也没必要留在这了,连家一定有什么问题,尤其的连弈,看来回去要好好查探一番了,而墨应该是现了什么,不然不会突然让她收了浅阁。
见紫浅答应,夜离墨牵着她的手开始往回走。
但是,站在连弈身后的两位老祖同时阻在两人前面,同时,并未离开的墨瑾四人也立即来到两人身前,迎向两位老祖。
“退下。”连弈温雅的声音响起,如玉,却是让两位老祖瞬间退下。
“呵呵,连家的大门随时为两位敞开,请便。”
看着那两道相携离开的身影,连弈眸内变换莫测,周身突然出现了丝丝冷意,让他身边的两位老祖心中不由瑟缩了下。
“去查查那男人是谁,与紫浅是何时相识的。”
“是。”两位老祖恭敬领命立即离开。
那个男人出乎他的意料,他的所有准备都因他而打破,不过,没关系,因为他改变了要灭了紫浅夺回火莲的打算。
,可不要忘了你的弈哥哥才好,我们,来日方长……
第六十四章 再往阮家
( 跟着夜离墨回到浅月,从夜离墨口中紫浅了解到刚刚浅阁人员若不及时收回可能就难以收回了,因为夜离墨现那周围隐隐有几道强悍的气势,比之他也丝毫不弱。***
对于夜离墨的话紫浅很是震惊,连家何时有了如此力量了?想到刚刚连家老祖对连弈的态度,紫浅觉得连弈身上一定生了什么,但具体是什么还要去查探。
若说之前夜离墨觉得连弈在月星上还算不错的,但现在,夜离墨却有了种看不透他的感觉,要知道自从出道以来,能让夜离墨看不透的人可谓屈指可数。
所谓看不透并不是说连弈有多强,只是刚刚,夜离墨曾用心去探测连弈,可是他的探测却遇到了阻拦,连弈的身上仿佛被陇上一层薄雾,是真非真,看得见摸不着,难探虚实,在月星上遇到这种况让他有些震惊。
尤其是在靠近连弈时他体内那道神秘的力量开始活跃起来,若不是当时他死死压住就会被连弈现了,要知道他的伤势作时有一定规律的,但现在,那个连弈,只是靠近他便能牵引他体内的力量,他与那人有何关系?难道他们已经找到这里了?
夜离墨自从来了月星,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星球,生活是二十多年来最放松的日子,或许是太过放松了而没想到他们或许会找到这里,看来是该警醒了。
并不知道夜离墨想什么,紫浅靠着夜离墨那宽阔的胸膛,听着胸腔有力的心跳声,想到他说的连家那比之他也不弱的气势,不由想起了他的伤。
“墨,墨瑾说你也不知道你体内的那道力量是什么?”那日询问了墨瑾却没有跟夜离墨说,但如今这局势,墨的伤势是个问题,她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微眯着眼,清澈的紫眸突然深邃了起来,化作一个漩涡。ww
“嗯,那是一种十分神秘的力量,带着邪恶的气息,是我们所有人都未见过的,我体内的力量只有细线般的一丝,但若现世,绝对是毁灭性的,并且到目前为止我不曾找到这力量的一丝弱点,除了作时,我根本就找不到她隐匿在我体内何处。”
夜离墨无疑是骄傲的,但他对体内的带着邪恶的神秘力量的确一筹莫展。
见紫浅微锁着眉头,夜离墨轻握着她的手。
“,你放心,我暂时虽不能将它驱除体内,但它也奈何不了我。”
闻紫浅狠瞪了他一眼,前不久因那力量吐血的是谁?她可忘不了当时自己受到的惊吓。
原本凶狠的眼神在触到夜离墨化作深泉的紫眸不由软了下来,是该说他狂傲呢,还是该说他自信呢!
“是谁让你找那些草药的?难道他没告诉你其中有一味就是克制这力量的吗?”紫浅疑惑了。
“当时况紧急,并未来及细说。”听了紫浅的话,夜离墨来了兴趣。
“荼暝花,世上最神秘的花,它是纯洁与邪恶的结合体,可克制一切邪恶之物。”紫浅只是简略说了下,对于荼暝花她也不了解,更是不曾见过,只是前世医书中有着简约的记载。
“荼暝花!”夜离墨低声重复,突然脸上扬起一抹笑容,微勾的唇,斜挑的眉,紫眸中荡开缕缕幽光,勾勒出七分邪气三分魅惑,明明是笑着,却让人读出一分嗜血的味道。
这是紫浅从未见过的摸样,此时的他不再是面对他的温柔,不再是对他人的高贵冷漠,也不再是偶尔的散漫,此时的他邪气凛然却又魅惑无比,身上环绕的却是修罗气息,这样的他让人不敢直视。这样的他让人想逃却又不敢移步.....
这才是真正的他,是遇到紫浅之前,作为魔主的他。他是魔,不容侵犯的魔,魅惑人心却让人飞蛾扑火的魔。他是无心的魔!
而今,紫浅是他的心。
见到这样的他,紫浅冷清的眸中亦是蹦出杀意,她当然知道墨为何如此,那个伤害墨的人,当他的力量有了克制,那墨的回归之日,便是那人的还债之时。
荼暝花!两人的心中都有着势在必得。一个因它能克制那邪恶力量,一个因它能救他。
无论是化身为魔还是杀意凛然,都只是一瞬间。
现在紫浅更想早日治好夜离墨解决月星上的一切,然后离开,因为她相见那从未谋面的父母了。
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不长,可是心中的牵绊却是越来越多,却是幸福。
想来如今虽是有着诸多困难,身边却总有身影相伴,而前世,立于世界巅峰,却是孤寂最终生无可恋。
前世,自己没有保护好亲人,这世,无论如何她都要守护好身边的人。
……
又是几日过去,紫浅让冥殿暗中查连弈没查出什么,阮家那边却是来了消息。
此时房间中紫浅手中正拿着一方锦帕,看着上面一个个血字,紫浅身上的冷意越来越重,紧抿的红唇透着丝丝凌冽。
任夜离墨从手中拿走锦帕,紫浅心中却是真正起了杀意。
曾因娘亲还在世有放了阮家之心,但现在……眸光中有着森冷,有些人,不可放。
心中下了决定,离开夜离墨的怀抱,紫浅向门外走去,一不。
“,我陪你去。”他也看了那锦帕,知道她要去干什么。
紫浅停了下,压下心中的杀意,回头给了夜离墨一个笑容。
“墨,放心,我只是去把人带回了,没事的,你就在浅月等我,我去去就来。”
紫眸微沉,静看了紫浅一秒。
“,记住,只是把人带回,现在还不适与他们交手。”的能力虽然强,但还是不足以抵抗着月星上的最大家族,阮家,若要灭,他会帮她,但现在不是时候。
“墨,我知道,放心吧,我一会就回,等我。”紫浅轻笑,她没打算这个时候与阮家硬碰,现在她要对付的是连家。
见紫浅答应,夜离墨微微放了心,目送紫浅走了出去。
紫浅刚走出房间,夜离墨的声音又传来。
“把墨瑾带上。”还是有些不放心啊!
“好。”回答的毫不犹豫,她只是不想他担心而已。
目送着紫浅离开,紫眸中满是温柔,若知道会生什么,他无论如何也是要跟去的,只是一切都已不能改变。
第六十五章 琼玉
( 紫浅与墨瑾再次到达阮家,看到那锦帕后紫浅便打消了放过阮家的想法,但现在还不适合动手,所以这次他们这次是悄悄进去的,整个阮家都在谈论紫若依坟墓炸开的事,并未任何人注意到他们。ww***
凭着紫浅与墨瑾的身手,两人轻而易举地就从锦帕的说明中找到雪姬居住的房间。
两人并未进房,而是直接转入房间后面的柴房。看到柴房房门大开,紫浅身上出现丝丝冷意。
进去,并未看见本该在此的人影,紫浅紧抿着唇,脸寒如冰。
回身,毫不意外见到屋外围着一群人,个个一身黑衣,面无表,明显是经过训练的专业杀手。
看到这些人,紫浅突然想到了冥殿,冥殿是个杀手组织,但里面的人个个有血有肉,执行任务时化身杀神却仍能面含微笑,平日里也如正常人一样,谁也不会知道他们是杀手,那才是最让人惧怕的杀神!
至于眼前这些看着是杀手的人,紫浅眸光冰冷却是面容含笑。
走到门口,斜靠在门栏上,手中玩转着一枚不知何时采摘的柳叶,看着墨瑾游刃有余地与这些人战斗,脸上冷清的笑意,一片漫不经心。
“琼玉,故意把我引来怎么又不敢出现了?若不想你的人都倒下就给我出来。”说话间手中的柳叶化作武器直直射向一面墙壁的拐角处。
若她猜的没错的话,那锦帕是她故意让其留落在自己的手中,为的就是除掉自己,若说之前还有些事不太明白,但此刻却都已明了,她来,只因那血帕的的字的确属于雪姬。
阵阵掌声从拐角处传来,走出一位美貌的妇人,看着已没入墙壁的柳叶。妇人转身面色古怪地看着紫浅。
“不愧是她的女儿,几年不见你真是要让本夫人刮目相看了!也不枉本夫人等你这么久。ww”
“原来娘亲离开这么多年,阮经天还未娶妻啊!”紫浅并未看向夫人,自自语般的声音却是让妇人脸色难看无比。
这是她的痛处,斗了一辈子,无非是要那个主母的位置,可紫若依都死了那么多年,她还只是一个夫人,这不是**裸的嘲笑她连个死人都不如吗?
“哼!还真以为你是她,容貌不及她万分之一,虽有修炼天赋却马上就要被我给扼杀了,哈哈!”原本还算美貌的容颜却因她张狂的笑而扭曲起来。
“琼瑶,看来你还真崇拜我娘亲啊!”紫浅轻蔑地瞥了她一眼,句句都把娘亲放在高位上,还自以为自己很不错。
“我崇拜她?紫若依那贱人...”
“墨瑾,下饺子。”
“噗通!”
原本愤怒的琼玉听到声音,下意思地转头去看,看到的画面却是让她的脸色更是难看。
只见原本与墨瑾打斗的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全部倒地,现在有几个正在旁边的湖水中扑腾着,而墨瑾手中还提着一个面色惨白的黑衣人,看那架势正是要往湖中丢去。
这下琼玉终于明白紫浅刚刚口中的‘下饺子’是何含义。
“臭丫头,你不要太过分!”那些人都是她精心培养的,少一个都会让她心痛,现在全都倒在她的面前,她感觉自己心在抽搐,这是她的私有力量啊!
紫浅静静地靠在那,眉眼浅淡,极尽慵懒。而墨瑾仍在听话的下饺子,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你难道连他也不管了吗?带出来。”
“墨瑾,停下!”
墨瑾毫不犹豫地丢下又一个刚被提起的人,退回紫浅身边。而那湖中已有了一半人在扑腾了...
墨瑾一离开立即有人去湖中捞人,只是不少人早已断气,看的琼瑶又是脸色铁青。
紫浅立起身,走到院中,打量那个被带出来的男孩。
男孩七八岁左右,眉清目秀,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一身白衣血迹斑斑,看着那明显的鞭痕,紫浅拧了眉。
“你是浅姐姐?”男孩灵动的眼看向紫浅,秀气的小脸上有着淡淡的疑问,丝毫不因自己的处境而恐慌。
“阮翼,姐姐带你离开。”看着男孩灵动的双眼,紫浅觉得自己的心中有根弦被触动。轻勾唇角,化作温柔的弧度,这个弟弟,她认了。
转身,看向琼玉,带着一丝戾气。她的弟弟,她会护。
琼玉丝毫不在意她的戾气,一脸自信,就等着她来求自己,求自己放了这个她要找的孩子。
一开始她还不自信紫浅那样冷清的模样会因雪姬的请求就会救这个孩子,但从紫浅出声,她便知道她成功了。
“琼玉,你就那么自信?”紫浅冷笑。
“你不想救他吗?”
“琼玉,你说你先是让阮浩天来惹阮经天怒,再用阮翼逼雪姬出面抹黑娘亲想激怒阮经天杀我,却不想雪姬宁死也不让你得逞,一计不成又炸我娘亲坟墓,做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要我的命,可现在我还好好站在你面前。如今又想用一个小孩来威胁我,我只能送你两字。”
“没用!”墨瑾应声和道。
这一和不要紧,得了紫浅一个赞赏的眼神,却是让琼玉几乎抓狂。
她精心密谋想要拿下紫浅,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不想所有计谋都在她辛苦想要算计的人口中完完全全的暴露出来,并且还得了对方两字‘无用’的评价,这让她如何不狂不怒!
愤怒的琼玉在看到紫浅那冰冷的笑容时,突然冷静了下来,她岂能是三两语就能打倒的?
“紫浅,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那死了的娘亲去哪了?”琼玉看着紫浅,笑的高深莫测。
“哦?难道你知道娘亲在哪?”紫浅问的漫不经心,心中却是微恼。
“当然知道,但是……”琼玉故意停顿,但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已经将她的意图表现的十分明显。
“但是……,你说如果阮经天与阮浩天知道你拿他两兄弟当枪使会如何?”紫浅笑的一脸玩味。
“你敢,难道你不要他的命了?”琼玉立即指着被绑的阮翼色厉内荏吼道,她不明白明明很在意紫若依的紫浅突然不关心紫若依了。
如果家主知道这些都是她做的,尤其自己家还炸了紫若依的坟墓,家主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对于琼瑶突然的惊慌,紫浅毫不意外,现在这月星上应该无人知晓娘亲在哪,至少她敢肯定娘亲并不在月星,可笑,琼玉竟然还妄想一次威胁自己!
看着琼玉指的阮翼,紫浅一脸为难。
“他嘛...”紫浅拉长了声音,微锁着眉头。
第六十六章 瞑君 紫忆浅言
( 看着紫浅的模样,就在琼玉以为自己的威胁起作用了时,紫浅声音突然转历。***
“拿下她。”墨瑾应声而动,琼玉还未从欣喜中反应过来便已倒地。原来墨瑾瞬间封了她的修为。
同时,紫浅急速冲向捆绑阮翼的几人。
“空间禁锢!”
眨眼之间,紫浅已经带着阮翼回到墨瑾身边。松开阮翼被绑的双手,将他交给墨瑾,自己却走向倒地的琼玉。
那边几人刚反应过来,便见自己手中的人质已经到了对方手里,想要冲上去,却在看到紫浅而堪堪止步。刚刚是怎么回事?他们竟然瞬间不能动弹!看着那个一步步走向自己主子的丑陋女子,他们竟然不敢上前。
琼玉惊恐地看着一步步走近的紫浅,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紫浅会突然出手,并且成功了,眼看紫浅就要到自己身边了,她真的怕了。
突然眼前黑影一闪,眼前的琼玉消失了。
“神隐族的人,不是你一个小娃娃能动的。”声音苍老却有力。
紫浅看着不远处已经站立的琼玉,眸光闪烁了下,转向琼瑶旁边的黑衣人。
一身黑衣,面容苍老,头花白,眼中却是精光闪烁。
这人转眼便解了墨瑾所下的封印,不可小觑。
“神影族?”紫浅面容冷清,月星上并不存在这样一个宗族或组织。
“小娃娃,神影族不是你能得罪的。”那人一脸高傲,对他口中的神影族十分崇敬。
“这人修为刚到星介,但是身影十分诡异。”墨瑾告知紫浅他所知道的。
听到墨瑾的话,那人不由禀了神色。
“小娃娃,你们走吧,年纪小狂傲可以,但记住,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原本是想留下他们的,但那个白衣男子让他犹豫了。
“不行!”一旁的琼玉听闻那人要让紫浅离开立即出声。
紫浅已经知道了她所做的一切,一定不能让他们离开。
“小姐!”那人虽是叫着小姐,却是无丝毫尊敬,甚至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不满。
“呵呵,亏你还能叫我一声小姐,既然如此,本小姐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琼玉一甩衣袖,同样不给来人好脸色。
“哼!”来人脸上难看地退到一边,叫她小姐是给她面子,还真以为她是族内曾经的小姐了?看她有何能耐能留下那白衣男子。
“琼玉,让你的人都出来吧。”今天本来只是打算带走阮翼的,但琼瑶自己送上门来,她也不介意收了她的命,这个女人为了那个位置残害娘亲欺辱雪姬更是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她,该死!
至于那个什么神影族,不惹她,他们互不干涉,对上了,她也不怕。
“你们出来,把她给我拿下,生死不论。”
琼瑶话仿若是对空气说的,却是冷眼看着紫浅,就如看一具尸体。
她还有王牌没动,刚刚是因为太过小看紫浅而着道,现在,她毫无惧意。
“呵呵,夫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但是,命令我们,你,还没资格。”原本浅笑的声音,突然一个转折,冷了下来,顿时宛若寒风扑面。
琼玉原本正为此人的话而高兴呢,哪知对方突然一个转折让她还未来得及绽放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琼玉看着凭空出现的白衣人,正要怒,却在触到对方那冰凉的目光时堪堪忍住。
“呵呵,还请暝君出手帮忙拿下这贱人,剩下的一半定金一定及时奉上。”琼玉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内心却是愤恨无比。自己花了大价钱请他来却还要看他的脸色,愤怒却又不能对她泄,只能愤愤地看向紫浅。
暝君出手,她一定有死无生!
仿佛是琼玉口中的定金取悦了那所谓的暝君,他终于将那冰寒的目光从琼瑶身上移开,开始打量此次的任务目标,紫浅。
看到紫浅唇角勾着的笑容,暝君竟然笑了起来,冰雪化去,莲花绽放,独有一份清娆的魅力。
“呵呵,还真是个胆大的小丫头呢!”
听闻此话,紫浅原本清浅的笑容突然转变,邪气凛然。
其实在琼玉开口称他为瞑君,紫浅在心里就笑了。
“臭丫头,死到临头了还敢笑!”琼玉迫不及待的要看紫浅血溅三尺的下场了。
一句一个贱人,一句一个臭丫头,呵呵...
“唔,真的要死到临头了呢!墨瑾,你说呢?”
“浅说的极是。”墨瑾淡声回应,无论浅做什么,他护好她即可,在场所有人还没一个能让他放眼里。
琼玉以为紫浅真的是怕了,笑的一脸得瑟。
而一旁的瞑君却是看出了紫浅的漫不经心,丝毫未将琼玉的威胁放在眼里。突然他心生怜惜了,这样一个有趣的小丫头就要消逝在自己手上了,真是可惜!
“小丫头,莫不是认为这位公子能护的了你?”瞑君突然想要看看这个小丫头害怕的表了。
右手缓缓伸出,再次十多个黑衣人凭空出现,将紫浅他们包围。
明显可以看出这批黑衣人比刚刚那批强了不止一点两点。他们就站在那,但你若不注意便会忽视他们的存在,他们面容平和却是眼神冰冷。
“现在呢?他可还护的了你?”瞑君一脸笑意地询问着紫浅,仿佛不是来杀她,而是来与她聊天的。
紫浅挑眉,却是笑的更为邪气。
一旁的琼玉对瞑君的态度捉摸不定,却又不敢出声催促,只是希望着他能早点动手。
“你真不怕?”见紫浅毫无惧意,瞑君腾地收了笑容,目露寒光。
“动手!”周围黑衣人迅速动了起来。
瞑君在一旁冷眼注视着紫浅,她旁边的人虽强大,但他的暝杀也不是好对付的,当这小丫头现她依靠的人护不了她是会怎样?瞑君想到此处。不由愉悦地笑了起来。
其实他错了,紫浅从来都是谁也不靠,她靠的,只有她自己。
第六十七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紫忆浅言
( 看着围绕着他们好似正在布什么阵的黑衣人,紫浅仍是邪气地笑着,毫不为自己的处境担忧。ww
转眸看向瞑君,甚至一贯清冷的目光中也带着淡淡的笑意。
“你可确定,要向我动手?”浅淡的声音带着一丝玩味与戏谑。
这什么态度?是要面敌的人该有的态度吗?他要对她动手还用怀疑?不是已经在行动了吗?
“如果你能让我的雇主收回这个杀你的任务,本殿或许就不会再向你动手了。”瞑君亦笑的一脸玩味,没想到这次任务竟然遇到如此有趣的人,不愧是让他亲自出动的任务,这一趟来得不亏。
如果可以他还真想留她一段时日玩玩,不过可惜,可惜...他亲自接的任务又怎能失手?
紫浅装模作样地看了琼玉一眼。
“与让她不再想杀我相比,我觉得还是你不杀我的可能性大些。”她可是知道琼玉究竟有多想杀了自己,想要她在有可能杀了自己的况下放手,无异于登天。
“哦?”这下瞑君惊异了,难道他看起来很好说话?
看也不看已然组成的队形以及对方快要成型的攻击,紫浅面上一片云淡风轻,抬手轻向瞑君打了个手势,很小的动作,避过了所有人,却巧妙地让瞑君能够清楚看见。
只是一个手势,却是让一直从容不迫带着玩味笑容的瞑君失了脸色。
“住手!”就要出的攻击悄然散去,毫无声息,就如从未出现过一样。
令行禁止不过如此吧!
“瞑君,怎么回事?”一直满怀高兴的琼玉见瞑君突然让人停手,顿时不悦了,紫浅都还没死,怎能停手?
丝毫不理会琼瑶的不悦,瞑君越过周围的黑衣人,一步步走向紫浅,面如寒冰。
“你究竟是谁?”接任务之前,他就已经调查过了她只是阮家一个不受宠的嫡女,家族内斗像这种事很正常,只是因为对方的雇金过多而自己又无聊了才会选择亲自出手,只是没想到她竟然知道那个暗号,那个他一直知晓却从未见人使用过的暗号。
紫浅并未回答,只是带着笑意的眸光看向瞑君。
“现在可是觉得让你不杀我的可能大些?”
瞑君薄唇抿出一份冷厉肃杀,再也没有了刚刚的戏谑玩闹。
“退下!”吐字如冰,带着冷意i的眼直直盯着紫浅。
周围的黑衣人应声退后,不再包围紫浅与墨瑾。
被惊的琼玉见此不干了,她费劲心思把紫浅引来这里又重金雇来冥殿杀手,如今,击杀紫浅的机会就在眼前,她如何肯放弃。
“瞑君,我雇你来是杀人的,你这是干嘛?还不快动手。”
咻地转头,漆黑的眸充满杀意扫了琼瑶一眼。
“闭嘴!”两字瞬间让琼玉白了脸色,不敢再语。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眸中有着冷意却是严肃万分。
紫浅轻笑,仍未回答,只是伸手递给他一件东西。
瞑君并未伸手去接,只是看一眼紫浅手中之物。
那是一块玉形令牌,十分小巧,在阳光下散着莹玉光泽,玉牌上一个‘冥’字尤为显眼。
待看清何物后,瞑君突然正了脸色,单膝跪地。
“暝风参见主子。”见暝风跪下,身后的黑衣人做着同样的动作,齐乎‘主子’。
“暝风?你就不检查下真伪?”紫浅略微有些惊异,这玉牌是魄给她的,但她从未用过,暝风一眼就能辨明它的真伪?
“主子多虑了,这玉牌独一无二是绝对仿制不出的。”
魄是他们的殿主,但只有他们少数几人知道,拥有此玉牌的人才是他们真正的殿主,只是他们从未见过殿主,却不想是他今日的执行任务对象。
“如果我说它是我捡的呢?”紫浅好奇了,看暝风这态度,竟然毫不犹豫就认定了她是他的主子,凭物认人,可物毕竟是死的啊,他就那么肯定?
听闻此暝风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有那么好捡,尤其她刚刚打的暗号,那可是独一无二的,不同身份之间暗号可都是有区别的。
墨瑾也在一旁暗地吐槽,浅原来早就知道他们是自己人,难怪不让自己动手呢。
“主子,暝风都跪了这么久了,是不是可以起来了呢?”不理会紫浅白痴似的话语,暝风一脸委屈。
“咦!你怎么还在跪着啊?我有说不让你起来吗?”冷清的目光带着淡淡的戏虞。
暝风不动声色地起身,内心却是泪流不止,您也没让我起来啊!知道紫浅是在报复他刚刚的态度,可他又不知道她就是殿主!有泪无处诉...
“最好别再心里腹诽我,有精力还是想想怎样向你的雇主交代吧。”
被紫浅一提醒暝风仿佛才想到旁边还有位雇他们杀主子的‘雇主’呢。
一旁的琼玉仿佛也才被惊醒过来,满脸的不可置信,自己花钱雇来的杀手却叫自己想杀的人为主子,这让她如何接受!
“瞑君,任务你已接又要反悔不成?”琼玉满脸厉色,现在在阮家,即使瞑君是紫浅的人她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这样戏弄她让她如何好过?纵然如此,她也不会让他们好过,要知道冥殿的招牌可是在那。
“呵呵,琼瑶夫人,你说...”暝风笑的一脸玩味,这女人竟然让他来杀自己的主子,现在还敢拿冥殿的信誉来威胁他,不错,真的不错。
见暝风一脸笑容,琼玉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不由下意识地接到。
“说什么?”
“你说,如果雇主都不在了,冥殿还算不算失约?”暝风已是收了笑容,脸寒如霜。
一听此,所有人都笑了,甚至那个始终站在一边仿若看戏般的自称神影族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