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请魔入瓮-第12部分

人也是一脸幸灾乐祸。
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如此吧!
第六十八章 风波乱
( “暝风,这里就交给你了。ww”紫浅言现在是事不关己了,她只是来带走阮翼的,有暝风在这,她相信琼玉一定会有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是的,主子。”心有无奈却是不敢言,自冥殿创立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任务对象潇洒离开,冥殿杀手却要对自己的雇主动手,好吧,谁让紫浅言是他的主子呢!
所以琼玉悲催了,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脚?看琼玉就知道了。
琼玉眼睁睁看着紫浅言与墨瑾离开,再不甘却也无能为力,她的能力也是有限的,更何况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暝风!
早知道她就不请冥殿杀手了,可冥殿是最神秘的杀手组织,他们接的任务无一次失败的,只是他们一般不出手,要知道为了请动他们,尤其是冥殿的杀神瞑君,她可是耗费了不知多少精力财力。
想到传闻中瞑君的可怕之处,她突然害怕起来。
她也不傻,她的依仗是阮家,但直到现在阮家都无人出现,只说明,阮家放弃了她,或者说阮家随着对紫浅言了解的越来越多,开始忌惮了,却又想拉拢,而她琼玉,此时俨然成了阮家的弃子。
总之,阮家,她依靠不上了。
旁边,还有个自己家族的人,但她更不期望,所以只能靠自己。
“呵呵,瞑君,我自动取消任务可好?”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她并未给紫浅言造成任何伤害,而且阮翼也已被紫浅言带走,所以希望暝风心软能够放过她。
但是,即为瞑君,冥殿的杀神,又怎会心软?他不出动则以,一出动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人。ww
不过以往都是为执行任务杀人,而今日是为了执行命令而杀人,不巧的是要杀之人时自己的雇主而已。无论如何,瞑君出剑比饮血不会变。
“呵呵,我瞑君岂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直接把琼玉的意思侥幸希望给抹杀。
不再给琼玉说话的机会,暝风一挥手,原本对向紫浅言的攻击瞬间转向了琼玉。
前一刻她还在因紫浅言被围而高兴,下一刻她便和紫浅言转换了位置,不同的是,紫浅言对于她会如何连看一眼的兴致也没有。
面对攻击,琼玉脸上难看到极点,明知道自己无力抵抗,却仍咬牙自己面对,不向一边的神影族人求助,眼里是满满的倔强。
为何,族人将她抛弃,到了阮家她靠着自己努力去的到自己想要的,到头来还是被抛弃?她不甘,她愤怒,却也无可奈何!
一直以来所有人都以为琼玉只是一个有心计又谋划却无丝毫修为的夫人,此刻在生命受到威胁时,看着她手中浓烈的紫光,才知道,原来,不止紫浅言一人在隐藏。这或许与那人口中的神影族以及小姐有关吧!
虽是然有着不错的修为,但以一己之力对抗数十冥殿杀手精英,片刻间琼玉身上已满是伤痕。
眼看支撑不住,琼玉变得一脸决然,她不想死,她还有儿子女儿,但是,她也绝不会向任何人求助。
对于这样的她,瞑君无丝毫同情,杀手的血本来就是冷的,更何况他是冥殿的杀神。
而一旁的黑衣老者,那个神影族人却是有些动容,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位小姐仍是一点都没有改变,那时,他还只是族内的一个守门人,依稀记得她被驱除家族,却仍是一脸倔强,即使知道只要她开口向影主求助,她还会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姐,可她从始至终都不曾开口,一离开,便是几十年。
想到曾今影主对她的喜爱,叹了口气,她,终还是小姐。
其实这么多年影主还是思念着小姐的,若是有一天被影主知晓自己看着小姐受欺而不相助,那……
老者想想就觉得一阵心颤。
“阮家,你们可想清楚了,若是我神影族小姐喋血在你阮家,我族怒火可是你们能承受的了的?”黑衣老者对着阮家大院说完,便加入了战斗协助琼玉。
灌注星气的声音在阮家上空久久传响,但整个阮家仍是一片寂静。
原本已经走出阮家的紫浅言闻言却是停下了,略微沉呤了下,看了眼亲密地拉着她的手的阮翼。
“墨瑾,你先带翼儿回浅月!”
“不行,我跟你一起。”墨瑾说的斩钉绝铁,主子让他跟来,他若把浅言一个人留在这,回去了主子还不要扒了他的皮!
“翼儿也要和浅言姐姐在一起。”阮翼拉着紫浅言的手,漂亮的眼中也是充满坚定。
“翼儿,跟墨瑾哥哥回去好好养伤,姐姐一会就回去好不好?”
阮翼抿着唇,虽不赞同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墨瑾...”
“浅言,你不离开,我绝对不离开。”知道紫浅言要说什么,但是他绝对不会同意的,听到刚刚那人对阮家说的话,他便知道阮家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了,浅言要回去接援暝风他们,这一去定是危险的,他怎放心此时离开?不为主子,他也不会离开。
“浅言姐姐,让我们跟你一起吧,翼儿也能帮忙呢,你看!”阮翼清秀的小脸上有着一抹略显成熟的坚毅,那是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坚毅。
紫浅言与墨瑾都有些惊异地看着阮翼手上绫绕的浓郁的蓝色星气。他才七岁啊,月星上资源并不富足,甚至可以说短缺,而他只是个并不受宠的少爷!看着那坚毅的面庞,紫浅言心疼,这孩子究竟吃了多少苦才会如此,如此的懂事,而今他唯一爱他的娘亲却为自己而死,可是他却丝毫不曾怪过自己。
以后,她会为他遮风挡雨。
“翼儿,可有其他人知道?”如此天赋,在这样的家族中若无人庇护也会是致命的伤害,幸运的是她马上就要带走他了。
阮翼摇头,娘亲从来都不让他告诉别人他的修为,族内所有人都欺负他,都骂他是没用的废物。
“嗯,那我们一起进去吧,墨瑾,翼儿就交给你了,保护好他。”
三人又迅速往雪姬房间后面的小院子奔去。
第六十九章 这天、要变了
( 在紫浅言他们听到神影族的黑衣老者的话,打算回来的同时,阮家所有人也都听到了,并且为之议论着。ww
此时,阮家大厅里聚集着阮家几位老祖还有阮家家主长老等人。
“老祖可知这神影族有何来历?”阮经天作为一家之主,除了会对紫若依乱了分寸外,其他时候还是得当的,因此,他的家主之位还未丢,现在正满脸慎重地向各位老祖询问着。
“无论她是何来历,琼玉终究还是你夫人,并且她还是若凤若琪的母亲,总不能让她就在阮家内被杀吧,你可真糊涂!”老祖叹气,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老祖教训的是,经天这就让人拿下贼人。”他不想救琼玉,琼玉曾经蛊惑他杀害依儿,虽然他不后悔,可琼玉害依儿之心让他恼怒,如今,琼玉的小动作他都已知晓,想到紫浅言毁了湖心小筑,而琼玉炸了紫若依的坟墓,甚至连依儿的尸体都不知在何处,他就愤怒无比。
恨不得立即杀了琼玉,但是为了家族他不能,而且,知道是琼玉炸了依儿的坟墓后,他还要留着她找到依儿。
看着阮经天离开,老祖又是叹了口气。
阮经天经过层层筛选当上家主,无疑是出众的,因为他的出众,他们放心隐退。此次因晶石碎裂回归,看到如今的阮家,他们知道,一直以来他做的也很好,一直让家族位于四大家族之首,但是,只要事关他的妻子紫若依,他便不再是那个人人尊崇的阮家家主。ww
他的情,他们都看在眼里,只是,情至深,便已疯狂,他的爱,错了方式,错了对象,只是希望他能早日醒悟过来吧。
今日,他明明知道无论如何琼玉都不能死,不说那突然出现的神影族,就是光她是三个孩子母亲,也不能让她就这样死了,这一切他都明白,却只因琼玉让人炸了紫若依的坟墓,他便放手不管。也幸亏他最后醒悟了过来。
那个女子,他也见过,也无怪他会如此,唉!那女子若不是喜静避世不出,若被世人知晓也必是一番祸害。
自古红颜多薄命,也幸亏紫若依早已死去,再美貌也终是化作了一培黄土。唉,女子太过出众也未必是好事啊!
一旁其他老祖见其隠露担忧,也不由跟着叹了口气。
“唉,大哥还是不要太过担忧,相信经天还是有分寸的。”
“我并是不担忧经天,实在是家族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不得不担忧啊!”
老者踱步走到窗前,看着如碧的天空。
“晶石碎裂,星月魔林内情况如何现在还不知晓,紧接着那丫头又大闹家族,现如今神影族也出现了,神影族啊!月星这天,怕是要变了!”
此话一出,让所有人都是一震。
“大哥,何出此言?星月魔林与我族大有渊源,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只要拿下那丫头了解情况,一切都不足为惧。”
“你想的太简单了,神影族,这个神秘的组织我们的罪不起,那丫头也不是好对付的,你们,一直都被她给骗了啊。”
“大哥,神影族的确不能得罪,但那一个小丫头而已,有什么难对付的。”
“据我近日调查所知,紫浅言五岁时母亲去世,在阮家一月被欺负至傻驱离家族,剩下的便是家家户户嘲弄丑女傻子紫浅言,然而无论别人怎么传,紫浅言都从来不曾出现过,正常情况下一个传言若没了主角,一段时间后便会消停,但关于她的传言至今还在继续,这不奇怪吗?然后就是她十二岁时突然出现被连弈接纳,那时她仍是个傻子,但现在呢?她如何你们也都看见了。那七年她在哪?为何会突然不傻,是真傻还是假傻?为何突然就变得如此出众,?这些,你们都没想过吗?她离开时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娃娃,如何生存下来的你们也没想过吗?”老者的声音毫无起伏,然而落入众人的耳中却是让他们惊出一身冷汗。
他们想到了星月魔林外初见时那个冷清的女孩,然后在家族内的嗜血,还有这些年关于她的丑闻满城风风扬扬,然而她生活在哪做了什么他们竟都一无所知,是他们的疏忽还是有人故意为之?留影而无形。若真如此,这小丫头真是可怕。
原来,月星上的四大家族,不是,是月星上的所有人都被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给骗了,自古月星上何人能够如此?
“不要说隐退了你们就不知道这些事,连家那点心思你们又如何不知,一切,只不过是因为她是紫若依的女儿却不是经天的罢了,只是如此失了棵好苗子,还让家族添了个难缠的敌人,这是经天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啊!”其实,他最大的错误是当初不该娶了紫若依,那个女子不是他能驾驭的。后面的话老祖并未说,一切都发生了,再说也无用。
“大哥,大不了我们直接出手将那小丫头抹杀了,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神影族毕竟不属于月星,我们救了琼玉,他们也不会再怎样,毕竟琼玉是经天的夫人,而且还有几个孩子。”
被称作大哥的老祖并未回答,静静地看着蓝天。
想到一直守在紫浅言身边的白衣男子,还有在星月魔林外见到的紫袍男子,那群人,绝对不简单,而神影族突然出现也并不平常,一直在阮家后院的一个夫人,如今却是神隐族那个神秘组织的小姐,一切真的会那么简单吗?
月星,是个与世隔绝的星球,可是今日频频有外人到来,是哪里出了问题?
曾今,经天因担忧那紫衣男子是来自外面星球的某个势力而不敢动手,最终因紫浅言而得罪,但现在又出现了一个神秘的神隐族,是巧合吗?
神隐族,阮家古书中就有记载的神秘组织啊,怎么会突然来到了这里?
一个个问题接踵而来,老者看着天空良久无声。
这样的蓝天还会有多久,这天,怕是就要变了啊!
第七十章 战(一)
( 紫浅言与墨瑾三人到达时,战斗已经进行的如火如荼。ww
暝风也已加入了战斗,对战那个神影族黑衣人。面对对方诡异如影的身法,暝风已隐落下风,但他是杀神,一身肃杀狠戾却是压制着黑衣人。
琼玉却是眼看要支持不住了。头发散乱,满身是血,却仍是抵抗着,从那个神影族人加入时她便知道,只要自己能坚持下去,就一定不会死,阮经天一定会来就她,神影族,他们不敢得罪。
看着眼前局势,紫浅言毫不犹豫地让暝风选择撤退。如果说之前她来去阮家毫无顾忌,但现在情况对他们十分不利,如今如果阮家选择动手,他们绝对不会那么容易离开。而且,她坚信阮家会动手,只因那个莫名出现的神影族。
见暝风要退出战斗,那黑衣人却是紧紧缠住他,不让他脱身,自己作为神隐族人,有着神隐族的骄傲,却是久久拿不下一个后辈,这让他颜面何存?
他俨然忘了,他只是神隐族最底层的存在,甚至连真正的神隐族人都不算。
“墨瑾,,你去帮助暝风,速战速决。”感受到远处隐隐有人往这边赶来,紫浅言立即作出决定。
那些人的气势隐隐让她有了压力,定时不弱,他们必须快点离开。
“主子,不要管我,你们先离开。”暝风也明白,当前情况虽看起来他们是占上风,但实质上他们已处于非常危险的时刻。
紧抿着唇,紫浅言并不理会暝风,不知为何,她竟心里隐隐生出不安。
墨瑾加入战斗,瞬间就让黑衣人重伤倒地,而琼玉也已倒地,但所有人都没有趁胜追击将他们斩杀,而是迅速退到紫浅言身边,将她围拢,却是并不撤退。ww
因为,阮家救援来了!
只有十几个中年人散开站在四周屋顶上,将紫浅言他们围拢。
但是,也就这十几人给人的压力比上次青龙队几百人合成的气势还要大。十几人衣着朴素均是一身淡色青衣,衣上绣着青龙。
看着半空中的阮经天,紫浅言眼中有着冷色。
阮经天一挥手,屋顶上便有两人飞身而下。
见此,紫浅言一身冷哼。
同时手中紫光一闪,那两人只来得及救起那一重伤的黑衣人,而琼玉却已在紫浅言手中丧命。如不是那黑衣人离他们太远,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既然走不了,那就打!
“暝风,带着阮翼,找机会离开。”
不给暝风反对的机会,紫浅言走出冥殿众人围拢似的保护,丢给他一句“这是命令。”
墨瑾一直都紧紧护在紫浅言身边。
见琼玉已死,阮经天无丝毫动容,竟敢炸依儿的坟墓,那就该死,只是她死了该去哪儿找依儿?这笔账有被记在了紫浅言身上。
但是,阮经天不在意自有他人在意。
“娘亲!”两道撕心裂肺的呼唤不约而同地响起,两道身影快速掠向被青衣人带走的琼玉。
从青衣人手中接过琼玉,那是一男一女,微眯了眼,紫浅言知道那应该就是琼玉的儿女,男的是阮若琪,只是不知哪女子是阮若雨还是阮若凤。
两人发现琼玉已经没了生机,女子顿时悲声大哭,而男子却是目眦欲裂地转向紫浅言,就要冲过去。
然而,阮经天却是让一青衣人拦下了他。
“若琪,退下。”阮经天厉声呵斥。
看着拦在自己身前的青衣人,阮若琪转向阮经天,目光沉痛。
“爹爹,她杀了娘亲,是娘亲啊。”声音中有着指责,他并不知晓这里发生的一切,知道娘亲的小丫鬟跑来告诉他,他才与妹妹若雨立即来此,可是,来到后之看见了了无生息的娘亲。
娘亲在也不会宠溺地唤他琪儿,再也不会为她亲手缝衣,再也不会……他失去了娘亲,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娘亲,可是现在爹爹却是在阻拦他为娘亲报仇。
爹爹在这,可是他却没有保护好娘亲,阮若琪觉得这个爹爹突然陌生起来,娘亲死了,而爹爹好像也不是以前的爹爹了,一切,都是那个丑陋的女孩,他应该称其为妹妹的女孩。
看着阮若琪眼里的沉痛以及对自己的失望,阮经天皱眉,毕竟是自己最得意的儿子。
“来人,把小姐与少爷带下去。”
“不用人带,我们自己会走。”狠狠丢下一句话,阮若琪抱起琼玉与阮若雨离开,没有回头看阮经天一眼,好似,至此便是路人。
此时阮经天的眼里只有紫浅言,并未注意到阮若琪的变化。
居高临下地看着紫浅言,阮经天眼里是永远都不会变的憎恨与杀意。不过如今紫浅言已知原因何在,仅仅回之于冷笑。
“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阮经天阴狠地盯着紫浅言,一字一句,杀意凛然。
“废话真多,动手吧!”紫浅言并未说话,而是墨瑾冷冷地来了句。
阮经天退后,那些青衣人一起出手,顿时,一片青光闪烁。
紫浅言凝了眼,竟然都是星介修为。
“暝风,保护好阮翼。”说完向墨瑾使了个眼色便头也不回地随着墨瑾飞至上空。两人都明白,他们必须首先打开一个缺口,让暝风带着阮翼先冲出去。
护于紫浅言的前方,墨瑾手中银剑挥舞,比对方更加浓郁的青光直撞而上。
两者相撞,这片天地成了青色的世界,一片飞沙走石。
在一片青光中,紫浅言纹丝不动,缓缓伸出玉手,旋出一朵小巧玲珑的莲花,巴掌大小,火一样的颜色,分外美丽。这是尽紫浅言最大的能力所能化出火莲,是她所能发出的最大攻击。
在青光弥漫中,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朵莲花。
第七十一章 战(二)
( 毫不犹豫地将火莲推出,顺着墨瑾刚刚挥剑的方向。她知道,墨瑾那一击也是尽了最大力量,所以对方的力量也一定会因那一击而出现短暂的停滞,而她要的就是那短暂的一瞬。
在火莲推出的瞬间,紫浅言一挥手,冥殿所有人立即护着阮翼跟在墨瑾与紫浅言追随火莲冲去。
火莲冲破青光,直向前面一位青衣人冲去,那人手中的青光还未完全消散,那是上一击将要消散的余力。
火莲势如破竹,快速冲向那名青衣人。
不过,看着眼中急速放大精致火莲,那人眼中闪过轻蔑,只是凝聚少许力量迎了上去。在他想来,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也就星魂修为,其攻击有何可忧?
那人伸手握住手掌大的火莲,就欲用力量将其震碎。
紫浅言要的,正是如此。
眼中划过冷意,一抬手。好似某种引动。
“嘭!”
红光弥漫,冲破了一片青霞。
红光中,墨瑾白衣飘然,极速向前冲去,手中银剑不停挥舞,一片又一片的青霞闪现攻向四周,那些青衣人却是从容应对,墨瑾修为再高也毕竟只是一人,而他们却是十多人,每人修为都不比墨瑾差太多。
紫浅言手中亦是紫光不停闪烁着。
一切只是瞬间。
此时的情况是墨瑾冲在前方,暝风等冥殿众人护着阮翼紧随其后,没人注意到紫浅言却是立于后方不再前行。
红光青霞交错中,前方传来一声惨呼,那惨叫声凄厉无比,激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颤。
“莲生无疆!”
紫浅言立于半空,双臂张开,墨发飞扬,紫衣缭绕。一朵一朵莲花从她四周出现,绕她旋转,然后四散开来,飞向那些青衣人。
看着那密集的莲花,青衣人不由凝了神色,不得不集中心神凝聚力量,从而无法及时救援那惨呼之人。也正是那人的惨呼让他们不敢小觑这小巧的莲花。
当他们的力量撞上那火红的莲花,却是发现了异样,那莲花根本就是无丝毫攻击力,在他们力量的还未到达时便已开始暗淡消散。
此时发觉却是为时已晚,十多人的力量就这样穿过那虚幻的火莲空中相撞。
“轰!”天地一片动荡,十多个星介修为的力量,在这月星上已是将近极致的力量了。此力量一撞,四面八方的挤压,青光灿烂,升至高空。
于是,四方皆动,各家族,各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
待青光散尽,恢复清明,才看清此时的场面。
墨瑾暝风等人已位于包围圈的外方,而他们方向的那个青衣人已经倒地,浑身鲜血,却是已经毙命。那人右手衣袖全无,裸露在外的只剩一截白骨,这便是他惨叫的原因吧,用手接火莲,便是此后果!
四周的青衣人都是嘴角渗出鲜血,他们可都是尽了全力,相互之间不相上下,反噬自是不小。
紫浅言立于下方,周身淡淡的火莲虚影缓缓消散,口中溢出一丝鲜血。原本她正立于力量中心,幸亏在使出‘莲生无疆’后便迅速落地,并及时召出火莲护体。不然怕是此时的她早已灰飞烟灭的,那力量绝不是她能承受的。饶是如此,她还是受了重创。
“浅言!”墨瑾一声呼唤,想到刚刚的情况他就是一阵后怕,他极力对敌,以为她会跟他一起冲出来,却不想她竟如此。
轻拭唇角,紫浅言笑的妖娆,这伤,值得。
墨瑾他们找准方向往外冲,而她必须留下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如今,她成功了。
轻扫了一眼身边倒地的几位冥殿杀手,紫浅言再次笑了,却是眸光冰冷。他们是为她而死,当时他们冲在后方,却在那力量相撞时护在了她的周围。
“暝风,走,护好翼儿。”紫浅言低着头,声音悠悠,却让所有人心头吹过一阵冷风,无关任何,仅是寒。
深深看了紫浅言一眼,暝风咬牙便带着阮翼以及剩下的冥殿杀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知道即使他们留下也不会有什么帮助,他要尽快回去找魄来援助。
对于暝风的离开,并无仍何人阻拦,他们的目标是紫浅言与墨瑾。
看着再次将紫浅言围拢的青衣人,墨瑾眸光如冰,却是看向不远处的无人之地。
伸手入怀,一朵绚丽的烟花升空。
看着这绚丽的烟火,所有人都出现了瞬间的愣神,他们都知道,这是一种信号,明显是寻求救援。
紫浅言知道,墨瑾这是在呼唤墨笙他们,相信暝风回去后冰与魄也会快速赶来。
“青衣卫都退下吧。”墨瑾一直所看的地方走出阮家几位老祖向青衣卫发出命令。
“老祖?”看着迅速退下的青衣卫,阮经天不解,难道又要放过他们吗?这种情况下断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他是得了老祖的允许才动用青衣卫,如今又是为何?
“经天,青衣卫不能毁在这里。”青衣卫,十多个星介修为强者组成,从不轻易动用,一旦动用必能成功,却不想此次出动,伤敌一分自损八百。究竟是青衣卫不够强大还是只因为对方是那丫头?他们之前让阮经天动用青衣卫只是想救出琼玉,让神隐族看出他们的诚意,只是如今的结果早已出了意料,琼玉已死,那神隐族人也受了重伤。
老者眼中划过一道冷光,想到那神隐族人修为并不高,或许,自己的决定是错的,既然琼玉已死,虽是紫浅言所杀,他阮家也脱不了干系,既然已经得罪,那那个神隐族人就不能在留,不然必为祸患。
对于神隐族毕竟是外星的势力,以月星的隔绝,暂时大可不必担忧,但是,紫浅言。
这丫头的确不简单,无论如何,既然已经敌对,那今天必须在她羽翼未丰前抹杀,不然将来必为大患。
所以,他们决定自己动手将其抹杀。
第七十二章 战(三)
( 见青衣卫退下,墨瑾立即来到紫浅言的身边。ww
然此刻他们的对面却是阮家老祖,每一人都有着与墨瑾相等的实力,甚至更甚。
“速战速决,在他们救援力量到达之前要结束。”说完几位老祖便一同出手,全部是浓郁的青色。
墨瑾毫不犹豫地提剑迎上。对方立即分出两人对战墨瑾。而另外两人冲向紫浅言。
紫浅言冷笑,还真看的起他们啊,四个星介巅峰修为之人一同出手,只是不知若墨瑾墨笙都来了究竟是孰嬴孰弱。
面对对面两人的强势出击,只有星魂修为的紫浅言只能不断躲避,但星介巅峰修为的出手又其实一个星魂巅峰能对抗的?转眼间她便已受了对方一掌,受伤颇重,鲜血渗透衣襟。
那边墨瑾同样是苦战着,一人对两个不比他差的人,此刻也是白衣染血。
余光见紫浅言一再受伤,墨瑾眼中闪过疯狂。
“魔之剑!”
手中的银剑迅速放大,渐渐变的通体青碧,一丝丝渗人的寒气从中溢出。
对战的两位老祖大惊失色,他们原本以为墨瑾只是从其他星球偶然来此的某大势力的公子,所以才会小小年纪修为就如此之高,因此之前并不敢过于得罪。
但从出动青衣卫开始他们便做好打算,月星几乎与其他星球隔绝,所以即使杀了他,他所属的势力也不一定会知道,而他本人即使有修为也是应该没什么经验很好对付。等杀了紫浅言与墨瑾,在他们的力量前来救援时,他们可以再将其一点一点的抹杀,在月星,在阮家,无论那几人多么强大他们也有一定的把握将其抹杀,到时一切神不知鬼不觉,他阮家还会是月星上最强大的家族,谁也不敢得罪......
但交手后,他们才发现自己错了,并且错的离谱。
的确,墨瑾跟着夜离墨一路走来又岂会没有战斗经验,又岂是那么容易抹杀的?
有资格跟着夜离墨,并且成为他最得力的助手,没有一定的能力怎么可能?
现在,眼前泛着寒光的巨大黑剑让四位老祖心寒。这样的攻击。这样的力量,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手中握着巨剑,墨瑾原本就漆黑如墨的眸子此刻更是宛若黑洞,寒如冰,墨如汁,杀意凛然。
巨剑扬起,带起阵阵风声,墨色剑身上青雾雾缭绕带着淡淡的浅橙**,散着深冷的寒意。
青中泛橙的气流化作一道巨大的匹练飞速射向对面两位老祖。
两位老祖眼中满是慎重,联手对抗这气势磅礴的匹练。
两者相撞,无声无息,时间仿若出现了片刻停滞。之后在轰然的响声中两名老祖倒飞了出去,而墨瑾亦是脸色苍白急速后退着。
极力停稳身形,墨瑾立即来到紫浅言的身边,将其护在身后。
此时的紫浅言已是伤痕累累,紫色轻纱早已半边暗沉。
立于紫浅言身前,墨瑾单手持剑,直指原本对战紫浅言的两位老祖。
而那飞出的两位老祖此时也已回来,唇角带血。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墨瑾那一剑的力量会如此之大,那力量已经突破了星介!
六人间出现了片刻僵持。
眼中闪过狠戾,四位老祖手中青光再次凝聚。
同时,墨瑾手中的巨剑也缓缓扬起。
青中染橙的匹练再次出现,却是比之前的小的许多,然四位老祖仍是慎重而待。
可是立于墨瑾身后的紫浅言却目含担忧,因为她清楚地看见墨瑾持剑的手在轻微的颤动。
“噗!”
匹练消散,手中青碧巨剑亦是缩小恢复成那精美的银剑然后缓缓消散。
一击已是极限,在这星力眼中匮乏的月星,能够发出一击‘魔之剑’也只是靠着自身修为。此刻身体里的星力消耗殆尽,甚至连幻化出银剑也无法做到。
大口吐着鲜血,身体一阵虚脱,五脏六腑是揪心的疼,对方的攻击就在眼前,墨瑾却是咬牙站在紫浅言身前,不让动半步。
主子不在时,女主子他守护。
他相信,主子一定回来。
主子到达之前,他一定要护好女主子。
他不能辜负主子的期望。
漆黑的眼中一片平静,深处却有着决绝。
再次抬手,墨瑾手中淡淡青光闪烁,却始终无法凝聚力量。
此时,对方的攻击已是近在眼前,可是墨瑾仍然不肯让动半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紫浅言直直扑向墨瑾,两人一起倒地借着惯性向一旁滚去。
对方的攻击擦着紫浅言的裙摆而过,却仍有丝丝力量落在了紫浅言的身上,让她又是一阵气血翻涌,鲜血不停从口中溢出。
墨瑾迅速从地上爬起,扶起紫浅言,紧锁着眉。
主子怎会还未到?以正常情况来看应该已经到了,就是算到主子快到了,他才敢用全身的星力使用‘魔之剑’,可如今,主子未到,他却将自己陷入了万难之地。
“浅言?”语气暗含担忧,不知她如此瘦弱的身体是否能够坚持下去。
用衣袖擦下唇角的鲜血,不要墨瑾的搀扶,紫浅言冷冷地看着那已转过身来的四人。
无论如何不能让墨瑾因她在这出事,并且,她还未找到娘亲与爹爹又怎能让他们如意?
心中不停呼唤着火魅,希望能够唤醒它,只有火魅醒来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火莲的威力。现在只有火莲或许还能阻挡他们的攻击一二,可是现在她的身体状况已经无法使用火莲,火魅是火莲之灵,能够自主用火莲进行攻击。
让她失望的是火魅上次被烈界中大门上那暗色的怪异力量伤的太重,无论怎样都唤不醒它。
眼看对方再次攻击又要成型,紫浅言眸中却又平静了下来。
额头一粒紫光闪烁,她打算再次使用上次山洞中娘亲所说的力量,她们独有的力量,唤醒她的守护之灵,虽然不知会产生什么后果。
闭着双眼,额前紫光闪烁愈加炽烈,口中溢出的鲜血愈加的多。
看着紫浅言满面决绝,口中鲜血成片,眸光不停闪烁,突然好似下了某种决心,坚定了起来。
第七十三章 战(四)
( 无视自己现在的危险处境,墨瑾微闭着眼,墨发飞舞,眉心一道艳红的印记缓缓出现。
同时,就在紫浅言要进行呼唤时,手腕处传来一阵灼热。
然后一个软软的暖暖的小东西扑入她的怀中,打断了她的呼唤。
睁眼看着眼前熟悉的小家伙,紫浅言来不及惊喜,就要把小家伙扔出去,因为阮家四位老祖的攻击已经到达。
一直闭目的墨瑾,此时咻地睁眼,那眸,寒如冰,不带任何情感,与之对视,仿若一道利刃划向灵魂。
手中黑色雾气笼罩,然而,还未待墨瑾有所动作,下一秒,小家伙已直接从紫浅言怀中跳到她的肩上,同时传出稚嫩却包含愤怒的声音。
“竟然伤我娘亲,找死!”
对面是一片弥漫的青光,紫浅言眼前却出现了大片的五彩光线。
紫浅言转头看向肩头的小家伙,却见它五彩琉璃的眸正愤怒地盯着阮家老祖,眼中流光轻转,美丽却带着奇异的波动。
青光与五彩光芒相撞竟立即被分解,同时五彩光线也消融。
片刻后,青光五彩光芒全部消失。
墨瑾手中凝聚的黑雾悄然消失,谁也没有发现,他有恢复了那眸中含笑,温和淡雅的公子模样,那一瞬间的寒冷,仿佛只是一不小心的幻觉。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紫浅言肩头的小家伙吸引。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小家伙,那五彩光线是它发出的?它是怎么做到的?那可是四个星介强者的合力一击啊!
感受到众人的注视,小家伙有些傲娇地扬起自己的短尾巴。大眼睛中闪过缕缕神奇,那模样让紫浅言忍俊不禁。
听到紫浅言的笑声,小家伙又一下子扑到紫浅言的怀里,欢快地叫着,娘亲,娘亲......
闹腾两下后,趴在紫浅言怀里,睁着琉璃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她,仿佛在说,我厉害吧,我厉害吧,快来夸奖我吧,来吧...
紫浅言只是抱着它浅浅地笑着,冷清的眸看向满面震惊的阮家老祖。
得不到紫浅言回应的小家伙循着她的视线看到了阮家老祖,再回家看了紫浅言衣衫上浸透的鲜血,小家伙又怒了。
他们伤了娘亲!
众人只见眼前白影一闪,下一刻阮家老祖每人脸上都多了几道爪痕。
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四位老祖真的觉得不可置信,看着回到紫浅言肩头的小家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就那样轻而易举地化掉他们的攻击,现在又抓伤了他们,那速度,让他们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一生尊贵无比,被抓脸面还是头一遭,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这和直接甩他们一把掌没有什么去辨别,心中恼怒万分,却是不敢有所动作。
看到四位老祖脸上无法掩饰的惊惧,墨瑾觉得好笑,刚刚还不可一世要将他们赶尽杀绝的四人就这么被一个小家伙给吓住了。不过,他也被吓住了,小家伙竟然这么厉害!而且小家伙不是在星月魔林中消失了吗?难道是浅言进洞曾找到了它?可是,浅言从星月魔林出来时手中并未有它啊,那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墨瑾疑惑了,不过不管它是从哪冒出来的,但至少解决了他们目前的危机,而他也不用动用那力量。
再次出现僵持,此时四位老祖眸光闪烁,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与此同时,紫浅言脑海中却传来了小家伙的声音。
“娘亲,快跑,宝宝打不过他们。”软软的声音中溢满委屈,好不容易这些时日积累的力量,刚刚那一击又消耗差不多了,一定要让娘亲做好吃的好好补偿它。
在小家伙想着好吃的同时,紫浅言却是听到那委屈的话语,刚有些放松下来的紫浅言顿时又僵了身体,有些僵硬的转头看向肩头的小家伙。看到的是一双对她无辜眨巴的大眼睛。
于是紫浅言无奈了。现在怎么办?
不动声色地看了眼眸光闪烁似乎正在考虑怎么对付他们的四位老祖,紫浅言知道他们被刚刚小家伙的连续两手给吓到了。
其实,她知道小家伙发出的五彩光芒与星月魔林中的五彩光线是一样的,它并不是把对方的力量给消融了,而是分解,然后又被小家伙的速度给惊到了,他们此刻是但担忧着小家伙儿不敢动手,但若被他们发现小家伙现在对他们产生不了威胁时自己与墨瑾一定又会陷入为难,怎么办?
看了肩头的小家伙一眼,心中有了思量。
冷清的眸中染了狡黠之光,紫浅言心中与小家伙对话。
宝宝可有什么方法可以吓吓他们?
一听这话,小家伙五彩的眸,亮了。
有啊,有啊……
在小家伙欢快回答的同时,阮家四位老祖身后突然涌现一片片小火球,甚至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一位老祖的头发竟直接被火球给烧焦了。
几位老祖直接跳开所站之地,面色谨慎地看着身后。
紫浅言与墨瑾也是一愣,下意识地看着周围,寻找着暗中存在的人。
“嘻嘻,娘亲,好好玩,我烧,我烧,烧死他们……”
听着脑海中小家伙欢悦的声音,紫浅言呆呆收回四处查看的目光,当看到肩头跳来蹦去,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家伙,再看一边狼狈躲避不时冒出的火焰,一边谨慎查探四周的几位老祖,紫浅言不由哑然失笑。
小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爱啊,她真的是觉得越来越喜欢小家伙了,她捡到宝了,哈哈。
现在四位老祖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那‘暗中存在’的人给吸引了,根本就没再注意紫浅言他们。
墨瑾原本也是警惕着四周的,可当看到紫浅言唇角明显邪恶的笑意,在看欢愉的小家伙,忍不住嘴角抽搐,原来是她们搞的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