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请魔入瓮-第3部分

是他,呃、的确不是他。
因为所有的攻击都被另外四人挡住了,那四人呈四角以保护的姿态将他护于中间,相对于他的安逸另外四人却是分狼狈,从他们出的青色星气来看,四人都是星介级强者,但此刻他们却是无一丝强者风范,此刻,四人中无一人的衣服是完整的,不是被风刃划破就是被火球烧出一个个小洞洞,更有其中一人丝焦乱,显然是被电弧电的。
地面上的鲜血以及他们嘴角的血丝都表明他们都受了不轻的伤,但他们仍然无任何退却,牢牢护着中心的人,拼力阻挡着四周的攻击。
转眸思索,既然这出手的四人都是星介修为,那刚刚出星落级攻击的一定是他了,那个被保护的人。
但是有星落级修为的人需要星介级的拼死保护吗?
再次看向那道傲岸的人影,眼中已有了丝丝明了,看来刚刚他的出手已是勉强,那昙花一现的威压已说明了一切,他,一定受了重伤。
脑海中那道人影再次一闪而过,他好像那时也受了重伤!他会是那个白雾中的他吗?
心中暗暗猜测着,眼中却还是有些疑惑,这个人,如此风度,怎么看都不觉得会是一个受了重伤的人啊。
正在紫浅看向那银男子时,猜测他是否是真的受伤时,听到一人出嘶吼。
“小心!”
只见无人上方突然出现一道极为粗壮的五彩光芒,目标,银男子。
此时那护在四周的四人正奋力抵抗着那延绵不绝的攻击根本无法抽身相助,如果银男子真的是重伤无法出手,那后果绝对是不容乐观的。
在对方的吼声还未出时,一直注意着银男子的紫浅便已现了那道攻击,并快速做出了决定,救人,要知道这可是一个星落强者啊,无论他是否是那个人,救他,绝对是正却德选择,更何况她还想依仗那四个星介强者走出这星月魔林呢。
瞬间分析了利弊,做了决定,紫浅便毫不犹豫地急速冲向银男子,同时手中的火魅迅速射出,在那千钧一之际缠住银男子的腰身,将他拉向自己。堪堪避过了那危险一击。
那四人刚从自家主子遇险的惊吓中醒过来,还没来得及庆幸主子被救,便看见了令他们目瞪口呆的场景,突然都停了动作,即使被风刃火球击中也毫无感觉。
他们的主子,他们的主子竟然......
第十二章 被吻了?
( 原来紫浅由于匆忙救人,力度没有把握好,而那银男子可能也没有想到有人救自己,所以毫无准备地撞向紫浅,紫浅无法支撑这冲力,于是两人一起倒在地上。ww***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他们现在眼对眼,鼻对鼻,嘴对嘴。
对于这种况,两人大眼瞪小眼,就这样没反应了。
紫浅盯着对方水晶般的紫色眸子,那眼眸清澈动人,但若深窥就能现它如大海般深邃,难窥其丝毫秘密,那里有着奇异的魅力,摄人心魂。
透过这双眸子,紫浅看见了自己的倒影,那半边紫红的脸庞真的很丑陋,但是,男子的眼中却无丝毫厌恶,或者说无丝毫绪波动。
直到唇上传来一阵刺痛,紫浅才惊醒过来。
被吻了?!反应过来的紫浅,小宇宙爆了。
丫的,本小姐好心好意的救你,你却恩将仇报耍起流氓了!
眼中闪过寒光,紫浅毫不犹豫地提脚踹出,但身上的男子好像早已知道了她的动作,在她行动的前一秒已放开了紫浅,优雅地起身。
紫浅见自己一脚没踹中,愤恨地站起,正想再去给他补上这一脚的,哪知刚刚已经消失的攻击又出现了,所以紫浅不得不去抵抗这些攻击,同时还不愿地护着旁边的人,若让他就这样死去,那自己刚刚救的人不是白救了,并且自己的吻不也是白丢了?所以,紫浅心中很憋屈,很愤怒,无法对旁边的人泄,那就让这些攻击承受她的怒火吧。 她相信这些攻击是可以消除的,因为刚刚那一强大攻击出后便出现了片刻停歇,这说明这些攻击也是需要力量支撑的,而那力量并不是无穷无尽的。
紫浅猜测刚刚那一攻击所消耗的力量太大,所以那些力量一时无法补充上,于是就出现了停歇。
既然如此,那就有胜利的希望。ww
那边四人也开始抵抗着,并渐渐向紫浅他们靠拢,他们完全机械地抵挡攻击,脑中却还想着刚刚所见的画面。
他们的主子,高高在上强悍尊贵对女人从来是毫无反应的主子竟然吻了一个女子,呃、应该说是女孩,还是个浑身脏乱面容丑陋的女孩,虽然那女孩救了他们的主子,但他们还是觉得这世界玄幻了。
也难怪,紫浅也就只有十三岁,还是个小女孩,而且火域的炙烤让原本就略显娇小的她显得更加瘦小许多,怎么看都是个小孩子。
并且在与连城交手时受了伤,衣衫有些破碎,更是沾了血迹,再加上她脸上的胎记,怎么也无法把她与那个高贵的人想到一块去。
惊讶的四人与正在泄怒火的紫浅并未注意到那双一直平静无波的紫眸开始出现波动。
夜离墨看着那道奋力护着自己的身影,从来波澜不惊的心开始受到波动,平静的心湖泛出丝丝涟漪。
其实在她刚到时他便已经知道,只是并未感觉到她的恶意,并且自己也无暇分身,在那道力量光线射向自己时本想再次强行运功的,即使那样对自己伤害很大,却也不能坐以待毙,只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救自己。
当自己与她的唇相接时如受蛊惑般想要探索更多,她的面容很丑陋,身上更是有血腥混合着草药的味道,但自己却是丝毫也不觉厌恶。
看着她的眼神从惊异转为愤怒,自己万分留恋地放开她,就知道她是不能轻易去惹的,果然自己刚起身,她的脚就踹出了,看着她那愤恨的模样自己却觉得十分可爱。
尤其是在她现没踹中自己后那表明显就是想要再补上一脚的,自己还在想要不要就让她踹一脚撒气呢,哪知那些攻击又出现了,看她那凶狠模样一定是把那些攻击作为泄对象了吧。
看着她对敌时仍不忘保护自己,突然就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除了自己的手下,又曾有谁如此保护过自己呢?
夜离墨感受到了自己的绪波动,自己也觉得很吃惊,在那种环境中长大,早就练就了自己冷酷无刀枪不入的心境,今天却因这个小女孩而做出如此不可思议的举动还有想笑与温暖的感觉!
不由自嘲一笑,自己的心本来就是冷的,又有什么资格说温暖?
紫眸在次转为最初的平静,那最深处是能冻结灵魂的万年寒冰。
然而,那眸底的寒冰在身前的女孩拼命抵抗着攻击时,又开始在无知觉中渐渐融化,紫眸荡漾,流转出缕缕温柔。
这个女孩,衣衫狼狈,但身上却有着傲气凌然的斗志,她的修为根本无法抵抗这些诡异的攻击,但她丝毫不退却,她的身上有着自信与孤傲。
突然觉得她与自己是那么的相似,不同的是她还有着一颗温暖的心,而自己……呵呵!
夜离墨突然勾唇笑了,这个女孩真的吸引了他,那一瞬,他感到了自己心弦的颤动。
我的心是冷的,冷了多久呢?或许自己也不记得了吧,现在,为你暖一次可好?
看着这个娇小的女孩,心中不知觉间下了决定。
从今以后她只属于他,谁也不能抢。
这个决定无疑是霸道的,直接就人家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被他决定了所有权,也不管人家当事人同不同意。反正,他做的决定就是理所当然。
就如前一刻还自嘲自己没有温暖的资格,后一刻就觉得让自己的心为某人而暖,总之这就是一个阴晴不定的主。
做了决定,夜离墨如个得到心爱之物的孩子般开心地笑了。
不巧那正拼搏着往这边靠拢的最前面的一人看见了这温暖的不掺任何杂质的笑容,立马也不攻击也不抵抗了,反而傻气的用手揉揉自己的眼睛,是真的吗?那个从来都挂着邪气凛然的笑容的脸上真的会出现如此纯净温暖的笑容吗?
他傻傻的盯着他家主子看,后面的人怒了。
“墨笙,你不要命了是不?”
“啊!墨瑾,你快看主子笑了!”
“滚!主子哪天要是不笑了你再跟我说。
墨笙还想再说什么的,却见主子看向自己,虽然主子的目光怎么看怎么清澈如水,但他却是胆战心惊,急忙不再看主子,卖力地攻敌。
夜离墨收回看向墨笙的目光,转向紫浅,见如此娇小的她却要抵挡着那么多攻击,不由心疼了。
她现在既然是他的,那就应该受他保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她反过来保护他。邪佞勾唇,自己何时沦落到竟然让自己看中的女孩保护的地步?
“你走吧,别管我,冲出去有墨笙他们挡着你应该能逃出去。”她应该先到安全的地方,等他们解决了这里出去了,他再去找她。
他的声音很好听,声线华美中有着男子独有的磁性,却又带着独特的韵味。
若是在正常况下,紫浅或许会觉得听这声音是种享受,但此刻她却是怎么听怎么觉得刺耳。
逃?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让自己放弃同伴逃(紫浅已经把他们当作并肩 ...
(作战的同伴了),不抛弃,不放弃,是她对同伴的宗旨。
“闭嘴!”
第十三章 你,我要了
( 夜离墨被紫浅的突然呵斥噎了下,不过瞬息反应过来,不由玩味一笑,这还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呵斥呢。ww
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为一个刚认识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着想,却换来对方的斥责,真是一个有趣的小丫头,看来自己的决定没有出错。
她那声闭嘴中透出的坚定让他知道她不会离开,她不愿意放弃他。心中丝丝异样,眸中溢出笑意,真是个可爱的小丫头。
既然她不走,那么无论如何自己也决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但是在如此况下不受伤怎么可能,毕竟紫浅只有星魂级的修为,现在她面对的是星介级都难以对抗的攻击,自己一人就已勉强,更何况还要护着一个人。
受伤在所难免,最具伤害力是那五彩光线,所以偶尔有些风刃火球来不及抵挡紫浅也就任其落在了身上,这并不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但紫浅觉得没关系,夜离墨却是十分有关系。
自己刚刚打算要好好保护这个小人儿不让她受到伤害,下一刻她就受伤了,还是为了保护自己。
清澈的紫眸突然变的幽深暗沉,了解的人都知道有人要倒霉了,不过现在他针对的不是人。
万物皆有因,敢伤他的人,那他就灭了这些攻击的因,让它再难在天地间出现。
银色的丝开始无风自动,属于星落级的威压开始缓缓出现。
“主子,不要!”
墨笙四人全都焦急地大吼,但夜离墨却是置若罔闻,不顾一切地运转着功力。
在身后人的气势一开始变化时,紫浅便感觉到了,不过并未出声,现在见到墨笙四人的焦急而他却置若罔闻,紫浅的脸彻底的阴沉下来了。
“你敢!不要命了你就给我动手试试!”
正在强行运功的人听闻此,猛然一滞。
“噗!”
一口鲜血染红了众人的眼。
“主子。”
墨笙四人不顾一切地往这边冲来。
“火魅,莲之守护!”
一朵莲花凭空出现,笼罩着众人,阻挡着攻击。
紫浅站在那里看着赶来的墨笙扶了快要倒下的夜离墨,墨瑾从怀中拿出了一粒药丸让他吃下,吞下药丸他倔强的不让别人扶,自己站着,摇摇欲坠却能让人相信他不会倒下。
此刻正面看着他才开始真正的打量他,刚刚被他吻时自己完全被他那双紫色的眸吸引了而没有注意他的模样,但那样美丽的眸子不知道需要多么美丽的容颜才能配得上!
现在看着他的面容却并不俊逸,可以说只能算是平凡,但就那样平凡的面孔镶嵌上紫晶般的眸子却是十分和谐,看着让人分外舒服。
平凡却不平庸,略显冷硬的棱角,紧抿的薄唇,为那平凡的容颜增了份魅力,紫金衣袍掩映着修长的身躯,却掩不住那极致的华贵与张狂。
但是此刻他唇角残留着的殷虹血丝,衬着那苍白的唇,使他添了一份柔弱少了一份强势。
看到这样的他紫浅心中不由一痛,仿佛觉得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是高高在上受人仰视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己站着都略显艰难的。
紫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在意他,为什么会想保护着他不想他受伤,自己并不是个好人但在他让自己离开时不仅没有离开还为他的放弃而愤怒,为什么看着他受伤自己会着急,看着他倔强地独自站着会为他心痛,会猜测是什么的经历使他如此坚强,为什么自己这么在意他?自己与他跟本就还算不上认识啊!
难道是因为他像那个白雾中的身影?不过又很快被否定了,那个身影的确让她震撼,但她对其只是一种好奇,只是想知道那人是谁,为何会在那虚空中,又为何,一次次把自己推出,为何……总之,并不是因为他像那道身影。
不知道为何,但是心底那怎样都无法忽略的担忧与心疼却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她在意着他,她不想他痛,不想他伤,她想要他永远都是初见时的高高在上华贵无双。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略带清冷的眸看向那仿若清透实则幽深的紫眸,在那里,她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的倒影,心突然颤了下,突然有了种莫名的感觉,突然想要那双无双的眸中只有自己。
被如此想法给震惊了下,但是却也明白了,这个男人,若不抓住,或许以后某天自己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中,自责自己今日没有抓住他,但是,她不想将来会有那一日。
轻勾唇角,心动不如行动,这个男人,她紫浅要了。
若是别人一定不会如此,对于一个还是陌生人的男人怎能如此呢?
但是,她是紫浅,不是别人,她是随心而动的紫浅。
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什么太多世俗顾忌。
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什么缠缠绵绵的爱。
在她的世界里,有的只是,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遇到某个人,不早不晚,恰巧赶上,恰巧让她心动,仅此而已。
在她的世界里,有的只是,她紫浅想或不想,做或不做,而没有能与不能,该与不该。
现在,就在这里,遇到他,不早不晚,恰巧赶上,仅此而已,既然已经想了,那又为何不可?
没有太多的原因,无需必要的顾虑。
或许是初见是那一道遗世独立的背影已悄悄地烙入心中。
或许是那个不经意的吻触动了灵魂。
又或许是那紫色的眸吸引了心神。
再或者是他让自己离开时流露的浅淡的关心滋润了心田……
总之,就在这短短的时刻里,自己心中已留下了他的影子。他,已被自己一不小心就放入了心中。
如此,已是足够,足够她做了决定,那……
“我不管你是谁,你给我听着,你的命是我救的,你,我要了,黄泉碧落你都逃不掉。”
紫浅盯着夜离墨那好看的眸强势宣布。
墨色的眸里出现一种叫做认定的东西,她只是说出自己的决定,无关他的态度。
同意也好,拒绝也罢,这个男人她已经认定,至少目前是的,所以,他只能是她的,就算现在他不同意,她仍坚信着结果是不会变的。
所以,她会让他同意,只是早晚问题,早,最好,若晚,她亦奉陪。
她的人,她自己去争取,有何不可!
两个人,同样的霸道,同样的决定,只是一个心中认定不容反驳,而一个,霸道宣布出声不论拒绝。
第十四章 情定
( 一句话,交付了一颗心,认定了一段。ww
一句话,暖了谁的心,定了谁的。
一句话,愤怒了一些人的心。
“你休想,救了主子又怎么样,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打主子的主意。
墨笙四人同仇敌忾的瞪着紫浅,要不是看在她的确救过主子的面上,他们真恨不得吃了她。
原本还对她心存感激的,哪知她却如此的无耻,竟敢趁机打主子的主意,有他们在想都别想。
主子是如此的尊贵,又岂是她一个小丫头能够肖想的?曾经,就算有再多女人喜欢主子,也只能深埋于心,而不敢有丝毫表露,现在,这个不知从哪出来的一个小丫头竟敢如此,竟敢大不惭地说主子她要了,她以为她是谁,主子岂是她说要就要的......四人越想越愤怒,在他们的眼中,主子是最尊贵的。没有人能配得上主子,至少,目前为止,那个人还未出现,这个女孩也不能,即使她救了主子!
对于墨笙四人的愤怒与话语,紫浅毫不在意,只是直视着夜离墨,想要知道他的答案。
而夜离墨也只是盯着紫浅。
因为他根本没听见墨笙他们说的话。
她说‘你,我要了,黄泉碧落都不放开’。
夜离墨此刻心中涌出一种叫做幸福的感,满脑子都是紫浅的这句话在回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会觉得老天并没有遗忘自己,而是送给了自己最好的礼物,就是把她送到了自己身边。ww
幸福,以前对自己来说是最奢侈的事,他不懂那是什么,也不需要懂,但现在却明白了。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自己爱的人也深爱着自己。
是的,是爱。他决定了,要爱她,爱这个突然闯入他生命中的女孩。
遇上她,一次次做出让自己也出乎意料的决定。但是,这样的结果,很好,不是吗?
或许我们相遇的时间很短,或许我们曾经不相信一见钟,但如今我只想永远陪着你,守护着你。
“我相信,黄泉碧落你永远也逃不掉。”语气中的霸道无须质疑。
无太多的话语,却已认定了彼此,如此已是足够。
紫浅抬头看着夜离墨。
“你,是我的了!”
“你,是你的了!”
夜离墨亦是开口,相同的话语从两人口中吐出,不惊心动魄,却彼此有了最坚持的那个人。
不再多说,紫浅抬步走向夜离墨,把手搭在了他的脉搏上。
夜离墨看着她的动作并未阻止,眸中带笑,性感的唇邪佞地上扬,只是想到自己的伤势,扬起的唇角略微僵了下,不过随即恢复坦然。
紫浅此刻是低着头,所以没人现她眼中的怒火足以燎原,但随着对夜离墨伤势的更深了解,怒火渐渐转化为了心疼。
体内筋脉无一处完整,庞大的星力横冲直撞,会有多大的痛苦可想而知,可他却仍是一派云淡风轻,这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做到。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倔强,这么让人心疼。
这个男人,是她的,她要让他好好的。
抬起头,眼中已是平静一片,并未说一句话,只是平静地看了一眼夜离墨,但就这一眼,却让他刚恢复坦然的唇角再次僵了下,心中出现了一丝莫名的忐忑。
“你的属下丟魂也不看时候,小心再也回不来。”
正处于石化状态的四人听闻此,想到刚刚主子带来的震惊,以及他们刚刚还有骂她,对视一眼,齐声到:
“属下墨笙(墨瑾、墨羽、墨夙)拜见女主子。”
夜离墨对于他们的‘识趣’很是满意。
紫浅看着他们道:
“我的火莲支撑不了多久,把你们的力量注入这朵莲花中可以多支撑些时间。”
紫浅将手中的火莲交给仍有些不再状态反对四人,也不管他们在思考什么,见他们有些木然地往火莲中输入力量,便不再管他们,转身回到夜离墨的身边。
“这防御还能坚持多久?对你可有伤害?”原本不会关心人的他,关心起她来却理所当然。
“有他们四人应该还能坚持段时间,这是火莲的自主防御对我没有伤害。”
的确,当时见夜离墨吐血内心受到很大波动十分焦急,火莲感受到了她的焦急就出现了自主防御,自己脑海中自动出现了莲之守护。也正是如此才让她更甚地认识到自己对他的在乎,因为那是先于身体,心里最深的呼唤与焦急。
听紫浅如此说,夜离墨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趁机现把你的伤稳定下。”
“恩。”
夜离墨盘膝而坐,心中却是长舒一口气,没怒,真好。
下一刻又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下,自己何时如此在意别人怎样了,不过看着眼前这道小小的人影,在意的是她,可以。
夜离墨开始静心调息,只是却不是调息自己体内的伤势,而是把自己体内乱串的星气弄的更乱了。
而紫浅,他哪里知道紫浅哪里是不怒,只是心疼他,而把怒火都记在了那些伤害他的人身上。
她紫浅从来都是个护短的人,敢伤她的人,她必会百倍讨回来。
愤怒,但她更知道夜离墨星落的实力却被伤成这样,那么他们的敌人一定很强,至少不低于星落的修为,因为她现夜离墨所受的伤是从正面直接攻击而致,那就不会是偷袭。
夜离墨也不是会自愿让人欺负的主,那就说明对手,很强。
再强又如何,伤了她的人,总有一天会要还回来的,等着吧。
现在,她需要做的就是治好夜离墨,提升自己的修为。
第十五章 异变
( 相对与紫浅与夜离墨之间的互动,正在向火莲输出力量的墨笙四人却是满心震撼与不可置信。ww
那个温柔笑着的人真的是他们的主子吗?
原来,主子也会如此的笑,也会如此的开心。
原来,主子也会温柔,也会有绪波动。
有些纠结地看着紫浅,是这个女孩让主子如此吗?她又有何不同,有何能耐让主子如此?
想到刚刚自己等人叫她‘女主子’竟然叫的那么自然,无丝毫犹豫,只是因为主子的认可吗?
他们真的不明白了,但是,无论如何,主子的决定便是他们的选择,他们的一切只源于主子。
内心千回百转,这片天地突然有些寂静。
不理会一旁面色怪异的四人,看着静坐调息的夜离墨,想了想,紫浅从琉璃珠中拿出一物递给夜离墨。
“把它吃了,对你的伤应该有帮助。”
夜离墨睁眼看着紫浅的手心,那里静静躺着一粒晶莹剔透的莲子,不同于普通的莲子,它散着青色的光芒,使他的手都笼罩在一层青光中,小巧玲珑,让人爱不释手。
它散着淡雅清香,不浓郁,却萦绕胸怀,让人分外舒爽。ww
就连正在向火莲输入力量的四人,都被这香味吸引,忍不住看过来。
这是火莲的莲子,共有六颗,当时火莲归顺后,莲台,莲蓬及莲子自然都归紫浅所有了。
这莲子并非是真正的莲子,而是火莲凝结的能量结晶,十分温和,不仅对伤口有好处还能增进修为,并且无任何副作用,这种宝物拿出去定是有价无市的,若传出去,多少人会为之趋之若鹜,但是,再好的宝贝现在在紫浅眼里都不及夜离墨一丝重要。
只可惜夜离墨伤得实在太重,这莲子也只能一时的稳定他的伤势,紫浅也没有办法,毕竟她才刚到这个世界,还有许多不知道的,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治好他。
夜离墨看了一眼紫浅并未多,她的即是他的,他的也是她的,他们不需分彼此。这莲子目前对他还是有些作用的。
紫浅见夜离墨直接就要将莲子放入口中,满意一笑,他们之间不需要其他的,有心就足够,他若说了推迟或感谢的话,那自己过许真的要考虑他值不值得自己如此对待了。
自己要的是一个两心如一的人,若彼此之间连最基础的信任与依赖都没有,还要客客气气的,那还叫爱人吗?
庆幸的是他没让自己失望,这就是自己所选所要的男人。
值得用心去交换的男人。
夜离墨就要将莲子放入口中,此时,异变突生。
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夜离墨手中的莲子便不见了。
片刻呆愣,却见他们所面临的攻击就这样消失了,四周又恢复到紫浅之前所见的一样,那五彩光线全都静止不动,再也没有了之前凌厉的攻击,就像是化作了这森林美丽的装饰品。
而那些火球风刃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仿若之前从未出现过。
若不是他们刚刚的确还在战斗着,若不是自己身上伤口仍传来疼痛,他们或许就要以为刚刚一切只是幻觉了。
先不管那些攻击怎么消失了,毕竟这是好事,谁也不想一直被围攻着。
但是刚刚怎么回事?夜离墨手中的莲子就那样消失了,他们只是感觉到有什么一闪而过,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但是现在周围除了他们六人就是那些花草树木了。
紫浅收起火莲,问他们:
“你们看清是什么了吗?”
她修为是他们中最低的,她没看清并不代表他们也没看清。
墨笙他们并未回答,而是看向他们的主子。
他们的确看见了影子,并不十分清楚,只敢确定那是一只浑身白色的小动物。
他们相信他们的主子一定看清楚了,毕竟那东西直接从主子手上抢东西,主子若还没看清,说什么他们也不相信。 他们不需询问,看到主子的那张脸上又出现了他们所熟悉的邪佞笑容,就知道主子看清了,并且那小东西要倒霉了。
从他们主子手上抢东西,无异于是虎口拔牙啊!
虽然主子现在受伤,还那么严重,但仍不是谁都可以惹的,主子很记仇!
“是个很可爱的小东西。”
可爱?紫浅挑眉,对夜离墨的话语不置可否。
或许可爱,但更多的是可怕吧。
能够穿过莲之守护,并且没有对莲之守护造成任何破坏,更是在四位星介修为高手眼皮底下从星落级修为的手中抢走东西,只是眨眼之间。
虽然夜离墨受了严重的伤,但是除了不能使用星力,感知力,反应能力都还在的,却还是毫无防备地让那小东西得手,究竟是多么‘可爱’的小东西能做到如此。
紫浅对那小东西感兴趣了,但没说什么,她相信夜离墨会给她满意的答案的,不是盲目相信,而是直觉。
直觉相信夜离墨知道那是什么,并且有解决办法。
第十六章 转变
( 夜离墨的确看清楚了那小家伙,在它一进入莲之守护之内,他就现了,可它的速度实在太快,他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从自己手中拿走莲子,甚至它拿到莲子后还停顿了一下对他甩了甩尾巴,像是炫耀与挑衅,而紫浅也就是在它停顿的那一下才现它的存在,不得不说它的速度很快。
夜离墨现它的隐匿能力十分强,并且敢肯定它刚刚一直在这附近,但他们中却无一人现,直到莲子的香气把它吸引出来,一出来抢到莲子又立即隐匿起来。
但是既然出现过了,再想隐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现在它拿的还有莲子,那清香是怎么也遮不住的。
现在就在身后的那棵树上。但是他不急,他会让它乖乖地自己出来的。
夜离墨现了,另外五人自是十分机敏的,但见夜离墨没表示,他们也都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他们都觉得从夜离墨手中丢的东西,他一定有办法拿回来,这些真的不是他们该操心的。
“哎呀,打了这么久有点累了,墨羽,做点好吃的犒劳下你主子我吧!”
墨羽嘴角抽搐,主子,打了半天的是我们吧,你嘴馋了就直说。
但墨羽只敢在心里说,若是被他那恶魔主子听到了他怕自己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主子受伤本就严重,又在墨夙被电弧击中时强行出手,更是雪上加霜,主子现在的确是比他们所有人都累。
毫不犹豫地动手准备吃的(他也不敢犹豫啊)。
还好知道主子嘴馋,他走哪都事先在储物戒指中放许多食材以备不时之需。
墨瑾他们自觉给墨羽打下手,没办法,谁让墨羽做的东西太好吃了呢,可除了主子谁也叫不动他,现在他们又要有口福了。
有些惊讶的看着众人的转变,看着他们忙碌着拾柴生火,哪有一点高手风范?
尤其是夜离墨,刚刚还一副冷酷邪佞,尊贵无比,不容侵犯的模样,她以为他定无法容忍自己手中的东西被如此抢走,认为他会马上采取行动的,哪知转眼间却是一副累极了的模样,侧身斜躺在地上,手中玩转着不知从哪弄来的不知名的野草,惬意欣赏着墨笙等人忙碌着他准备美食。
要多随意就有多随意,要有多慵懒就有多慵懒。却是让他显得随性洒脱,更是多了分野性疏狂,甚至那唇角漫不经心的笑让他显得邪魅起来。此刻他竟将高贵慵懒邪魅疏狂这几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合的完美无缺。他究竟是怎样做到的?当然,这并不是他刻意为之,而是骨子里散的气质!
想到他的伤势,他应该很累吧!刚想再拿出一粒莲子给他。便听见他的声音。
“丫头,过来。”
紫浅也不忸怩直接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吃惊只说明自己还不了解他,不过她会慢慢去了解的,而且自己很喜欢这样的他,该正式的时候正式,该放松的时候就放松,虽然他们现在还在星月魔林,还面临着未知的危险。
见紫浅虽然吃惊,但很快就接受了,夜离墨眼中划过一丝笑意,这个他想要共度一生的女人让他想要在她面前毫不掩饰地展示全部的自己。
“丫头,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下吧,等墨羽做好吃的我叫你,墨羽做的东西很好吃。”夜离墨看着紫浅透着些许疲惫的面庞,想到他这么小的一个丫头应该很累了。
紫浅挑眉,丫头?他就那么缺丫头?算了,看在他关心自己的份上就不和他计较了,自己从来到这个世界上除了受伤昏迷就没休息过,这星月魔林无白天黑夜之分,也不知过了多久,自己又是打架又是受伤的的确有些累了,是要好好休息一下。
“这粒莲子你先吃了吧。”
“你先留着,以后再用,收好吧,不然又要被那小家伙抢走了。”
如此紫浅便收了起来。
“它还在?”那莲子的清香已经消失了,难道是它吃下去了?
夜离墨对紫浅挑了下眉,妖娆一笑,并未回答。
“你先好好休息,醒了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东西出现。”
见他装神秘,紫浅也不再说什么,于是直接钻到夜离墨怀里抱着他睡了起来。
看着怀里的小人儿有着哭笑不得,本是怕她会和别的女孩子一样害羞,所以只说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哪知她直接就钻到自己怀里了,这惊喜的确不小。
的确,她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怎能把她与那些女人相比呢,她是那么的独特,她可以霸道地说他是她的,如此独特的她是他的,是他夜离墨的。
抱着怀里的她,他真的觉的好充实。
细描着紫浅的眉目,她真的好精致,那完好的半边脸美的惊心动魄,另外半张脸上紫红色的胎记却是将这如画容颜毁去。他怜惜地吻了吻那半张丑陋的脸,不管以前她怎样,她为什么一个人来到如此危险的地方,以后她就是他的全部,他要守着她,宠着她。他的心,为她而暖。
紫浅睡觉一向很警惕,她感受到了夜离墨温暖的目光,感受到他毫不嫌弃的吻,觉的好温暖,这个怀抱让她有安全的感觉,于是放松自己,带着笑容沉沉睡去。
不远处忙碌的四人看着主子抱着怀中的女孩,温暖地笑着,那画面有着说不出的温馨,让人不忍去破坏,他们不自觉地放轻了动作。
虽然对于紫浅他们不甚了解,但是主子喜欢就好。
他们为主子感到高兴,主子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让他温暖地笑着的人。
主子一直都是笑着的,无论是在外冷酷的笑,浅淡的笑,邪佞的笑,还是偶尔在他们面前的随性的笑,痞气的笑都是毫无温度,脸上带着笑,但主子眼里从来都没有笑容,他们知道在那些笑容的背后,在那双紫眸深处看不见的地方有的只是冰冷与寒意,只有对着他们时才会少些冰冷。
他们一直希望有一个人能够温暖主子那千疮百孔的仿佛被封印了的心。
现在这个人终于出现了,所以即使她面容丑陋,即使她修为连他们都不如,他们还是愿意接纳她,尊敬她,只希望她能让主子多一些现在这样的笑。
主子不曾接纳过任何一个女人,现在认定了必定是全部的付出,但是他们相信这个女孩,他们觉的她的身上有着如主子相同的气息,相同的高贵与执着,她既然认定了主子也定会毫无保留,这从她毫不犹豫地拿出莲子那中宝物为主子疗伤就可看出。
她或许是值得他们相信的,他们愿意把主子交给她。
第十七章 名字风波
( 紫浅是被一阵香味给诱惑醒的。ww
睁开眼见不知何时自己已被夜离墨抱到火堆旁,此时,火堆上正架烤着一只全羊,上面传来阵阵香味,光这香味就让人垂涎欲滴,再看上面金黄的光泽,紫浅都感觉到肚子的叫嚣了。
夜离墨见紫浅迫不及待的模样,一阵好笑。
“丫头,…”话还没说完呢,就被紫浅幽幽的声音打断。
“我没有名字吗?”他叫她丫头会让她有种怪异的感觉。
她的话说完,众人沉默了。
反应过来,紫浅也默了,他们好像都还不知道彼此的名字!
她总是习惯性地说你,而他叫她丫头,他们想的都是彼此的人,而忽视了名字。
墨笙他们看着沉默的主子,都憋着笑。
他们伟大的主子啊,都已经和别人定下终身了,却还不知道别人的名字……
这也没什么好吃惊的,毕竟他们这才第一次见面,可第一次见面就私定了终身,就勉强算是并肩作战了,可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这的确是主子一贯的行事作风,他们的主子不愧是一朵万年奇葩,现在另一朵奇葩出现了,正好凑一对,所以他们不奇怪,真的不奇怪。只是很想笑而已。
瞥了眼憋笑的四人,紫浅闷闷地道“紫浅!”
紫浅有些郁闷,他们这样算不算刚刚认识啊?当然,虽是郁闷却绝不会因此而对自己的决定有丝毫动摇,这一世,既然已经选定了他,而他亦爱着她,那就不会因任何事而改变。ww
无论是紫浅还是紫星怡都是近乎偏执的人,认定了,除非是自己死亡,否则绝不放手,而现在,在这异世她认定了这个人。
郁闷,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并不是一个对待感随便的人,更何况前世还因而死,这世原本的紫浅也是因殇而放弃生命,那自己更不应该这么快就动的。难道自己真的是这么容易一动的人?
可是遇到他,看到他温暖的笑容,看着他的眸中纯粹的关心,无一丝对自己面容的厌恶,依靠着他的怀抱,她就止不住的心动。
或许是自己刚刚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想找个对自己温暖的人依靠,或许受到紫浅以前因面貌受人嘲笑的影响,毕竟是女孩子,以前的紫浅再坚强也会在意别人对她的嘲弄,就是因为如此,在连奕表现出不厌恶她的面貌时,她才会将一颗真心交付,所以现在见夜离墨不在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