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请魔入瓮-第7部分

追丢下他们的无良主子。
第三十七章 磨人的小丫头
( 日影疏斜,烟华霭霭。ww
垂柳轻扬,微波鳞漾,若隐若现间,一座小巧的水榭庄园毅然临于水中央。
这是一片不大的水域,正值盛夏,朵朵清莲风中摇曳,香气弥漫,醉了烟波。
岸边杨柳依依,如含羞带怯的少女,翩翩起舞,迷了芳华。
远处,群山环绕绵延起伏,烟雾迷蒙,夕阳西下,沾了红霞。
水中,轻纱漫漫,调皮的风儿与串串风铃嬉戏,叮叮咚咚,在这烟波浩渺中宛若仙音。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水榭里传出。
“冰小姐,这么久了小姐怎么还未回来?”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清脆动听却隐含一丝担忧。
“小岚,放心吧,你的小姐一会就到,我们出去等着吧!”
印着翠柳的门帘掀开又垂下,帘上的柳条随着帘动轻扬,划出优美的弧度,分外逼真。
两位少女从中走出。
一身白衣的冰,清爽利落,娇俏迷人,俨然已经打理过了。旁边一身翠衣的女子,眉目灵动,配着那圆圆的小脸十分的俏皮可爱。
她应该就是冰刚刚口中的小岚。
两人立于水榭的栏杆旁,看着岸边的道路。
直到看到几个黑点由远及近,小岚高兴地挥动小手。
“小姐!”
一路上被受‘马蚤扰’的紫浅听见小岚的声音,立即松了一口气快步走向水榭,纵身掠过水面停在了冰与小岚面前。ww
小岚惊讶了,以前自己叫小姐时小姐也没这么积极啊,今天,小姐好迅速!
夜离墨看着逃似的紫浅,不由出低沉悦耳的笑声,他的实在太可爱了。
魄无视夜离墨的独自傻笑,跟在紫浅身后也掠上了水榭。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怎能想到这个明明华贵无双的男人会是如此。
墨笙四人很无奈地看着自家主子,这一路或许因紫浅的‘袒露心迹’而激动不已,原本不喜多的主子,话突然就多了起来。
什么不喜欢的红衣,美其名曰那是鲜血的颜色,紫色才是最适合她的颜色。当时他们好想说:谁不知道紫色是主子你最爱的颜色并且常年紫袍加身?
什么什么时候能长大,竟然还问她是不是受到虐待了,不然怎么身板如此之小。墨笙他们也想说:人家浅本来就还是个小女孩,身板小很正常!
………
像这样他们以为永远不可能从主子口中出来的话现在是层出不穷。
噢,对了!主子还问了连弈是谁,浅说的那句‘看在连弈的面上’他还记得很清楚,看来当时也不是完全不在状态嘛!
并且主子在问连弈时那浓浓的醋味他们都闻到了。
不过可惜,面对主子的问题浅一开始回应的是大大的白眼,最后连白眼都懒得给了。可主子还是乐此不疲。
所以,现在墨笙他们觉得自己真的很无奈,他们沉着稳定的主子,哪去了?
眼看紫浅掀开门帘就要进去了,夜离墨终于停止了笑,带着墨笙他们掠上了水榭。
夜离墨一掠上水榭便听到从内传来絮絮声音。
“小姐,你怎么能把自己弄的满身是血!”
“小姐,阮家哪个不长眼的又派人刺杀你?”
“小姐,你把他们全灭了吗!”
“小姐……”
“小姐……”
夜离墨掀帘进去看见的就是紫浅以手抚额,很是无奈的状态。
旁边的冰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来了句“你家小姐身上的血都是她自己的,你别瞎猜了。”
完了………
这是紫浅听到冰的话的第一反应。
果然,
“啊!”
众人都忍不住嘴角抽搐,这叫声也太…太中气十足了吧。冰直接捂着耳朵跳开,满是惊恐地看着小岚。
“小姐,你怎么能把自己伤成这样呢?呜呜…”什么叫把自己伤成这样!她没自虐倾向啊。
“小姐,伤哪儿了?”她能说她伤脑了吗!
“小姐,你痛不痛?”真的,她现在很头痛!
“小姐……”……
“小姐……”……
……
“停,停!”
小岚张着圆圆的小嘴,看着自家小姐挥手让自己闭嘴。
于是,小岚委屈了。
“呜呜,小姐,你又嫌小岚啰嗦了?呜呜…小岚也是关心小姐嘛!…呜呜…呜呜…”
看着小岚圆圆的大眼睛里饱含泪水,紫浅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过分了,毕竟她也是关心自己嘛!
可是转头看到其他人的表,紫浅肯定了,她真的一点都不过分。
这个磨人的小丫头,她该拿她怎么办??这实在是个问题。
自从把她买回来后,她真的觉的是挑战自己耳朵。至少这具身体的主人是这样觉的的,现在她也亲身体验到了。
无奈地安慰这个貌似很委屈的小丫头。
“小岚,小岚我不是嫌弃你,只是你就让小姐我这样在这站着?”
小岚看着紫浅一身血衣,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快速收了泪珠。那速度,让人咂舌。紫浅觉的比现代的水龙头还先进,收放自如!
“小姐,衣物我都已经准备好送到浴池中了,你快去洗漱吧,小心伤口。”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们的耳朵终于不用受折磨了。
然而,下一刻。
“啊!”
惊天地,泣鬼神!
第三十八章 姑、姑爷
( 被吼一跳的众人很是无力地看向小岚,这又是怎么啦?!
却见小岚正用她那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夜离墨。ww***
于是正要去浴池的某人又头疼了。
都怪这磨人的小丫头,她把墨都忘了!
听着她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声,紫浅很庆幸,会来浅月都是熟人,不然都会被她的小丫头给吓跑的!
无视瞪着自己的小丫头,夜离墨直接走向紫浅。
然而,还没走到紫浅面前,他就被拦住了。
看着以老鸡护小鸡的姿态将紫浅护在身后的小岚,夜离墨很是好笑,是该说这小丫头衷心护住呢还是说她愚昧幼稚呢!
越过小岚看着一脸无奈的紫浅,夜离墨直接一手拎着小岚的肩膀,就像丢沙包般丢向冰。然后,毫无阻碍地走到紫浅身边。
紫浅看了一眼被冰接住的小岚,再看着身边这个狂妄黑心的男人很是无语。ww人家不就是拦了他下吗?他至于把人家当沙包丢吗?
看懂紫浅的意思,夜离墨很是无辜地以眼神传递,她拦的是我通向你的路。
好吧,算她没说,拦他走向她的道路者,一律扫除。
这边两人以眼神传意,那边被接住的小岚终于回过神来。
她怎么就这样被丢了呢?她要保护小姐的。
在她那神仙般的思维里夜离墨肯定是阮家派人追来的杀手。
啊!小姐!
看到夜离墨已经站到紫浅身边了,小岚立即推开扶着她的冰,又要扑过去,她决不能让小姐在她面前再受伤害。
冰满头黑线地拽着小岚。
“冰小姐,你干嘛拽着我?快放开,小姐危险!”
可怜她还担心着她家小姐呢,却不知她家小姐只因她的‘拦路’就把她给卖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你家小姐危险了?”
“现在没有,但你没看见杀手已经到了小姐身边吗?小姐马上就有危险了。”小岚说着扑腾的更厉害了。
马上就有危险了?紫浅瞪着小岚,她哪里得罪这小丫头了,她要这样诅咒她?
看着扑腾的越来越厉害的小岚,冰哀叹:“小岚,你有见过这样名目张胆的杀手吗?”
对哦!小岚傻傻地看着夜离墨,他并没有如传中的杀手般穿着黑衣,一身杀气。相反却是一袭紫袍让他显的尊贵无比。
但是,但是他那邪佞的笑容正对着她让她觉的好可怕。并且他那奇特的紫眸,与众不同的银,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
不行,不能让小姐呆在他身边。
冰刚庆幸她终于消停了,正要松手。一不留神,小岚就挣脱了她,插到了夜离墨与紫浅的中间,气势汹汹地瞪着夜离墨。
而冰一觉她挣脱了便觉不妥,现她的意图只来及说句“他是你家姑爷!”
这下终于清静了,某岚呆呆地转头看向冰。
“姑、姑爷?”
冰现在有杀人的冲动。
没好气地把她从夜离墨与紫浅身边拽开,不是她想拽。而是这房间里气压太底了,她怕再不拽她就见不到活蹦乱跳的小岚了。
那个男人,那笑容太灿烂了,但那冷气放的也太多了,这一屋子也就是这个傻傻的小丫头没感觉。
“是,是,他是你家姑爷,所以呢,你就不要插在人家中间了”
小丫头还是有点呆愣。
“我,我怎么就有姑爷了呢?!”
拉开了她后冰就懒得再理她。任她自己在那愣,冰开始安排魄与墨笙五人处理伤口洗漱。
夜离墨也跟着紫浅离开了。
屋子里只留下还想不通她怎么就有姑爷了呢的小丫头。
第三十九章 你们、还好吗
( 夜离墨跟着紫浅到达浴池。ww***
说是浴池却是天然的温泉,烟雾缭绕,两道水源潺潺流入,清澈见底。
紫浅见夜离墨也跟入浴池不由站在浴池边缘用那冷清却如星般晶莹的眸看着他。
回应她的是琉璃剔透的两汪紫色清泉。
不跟你我跟谁去?这是夜离墨弱弱的呐喊。
略带好笑地看着这个在外面还腹黑的不可一世的男人现在却是如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般,清澈透明。
当然,紫浅知道他就是故意在她面前这样,好让她心软。她才不吃这套呢。
“小璃。”
外面应声走进一个秀气的小丫鬟。
“小姐。”
“你带他去房间休息。”
“这位公子,请跟奴婢来。”虽自称奴婢,声音却是不卑不亢。
不理会小丫鬟。
“。”声音很是幽怨。
紫浅没好气地瞪他,在魔林中不知呆了多久了,他们一行人明明就他伤的最重,他却偏偏是一身华贵丝毫不见狼狈,而他们却是狼狈到极点。现在其他人都忙着打理自己,就他能够先去休息,他还不知好歹。
夜离墨看着原本总是带着冷清气息的她现在却是瞪着自己,模样如此娇俏,不由开心了。
想到紫浅需要好好洗漱一番休息,于是‘哀怨万分’地看了紫浅一眼,跟着小璃走了。
见夜离墨出去了,紫浅开始脱衣进入浴池。
不是她怕他看她的身子,作为二十一世界老大的她思想还算开放,再说了,就自己这育不全的小身板她觉的也没什么好看的,并且他是她的男人,即使他在身边她也不会扭捏。
她之所以让他离开,只因他们在魔林中呆了不知道有多久,而他一直都未休息,他还有那么重的伤呢,所以她想让他先去休息一下。
紫浅想让夜离墨休息,可人家不愿意!
一路跟着小璃,在她的带领下进入一间房,看着那简约却雅致的装扮,夜离墨明白这应该是刚刚收拾出来的闲置房间,思至此,不由蹙眉。
“你带我去的房间。”随意的话语,却是不容反驳的决定。
小璃略有诧异地看了眼这个身姿傲岸的男子,在看到那霸气凌然的紫眸不由心中一颤。迅速低头,稳了心绪。
“公子请随小璃来。”语气仍是仍是不卑不亢,听不出任何绪波动。自的在一旁为夜离墨指路,并未因任何理由去拒绝这个在别人看来无理的要。
随意带一个男子进入自己小姐的闺房,怎么想都是不妥的,但是小璃却是心思巧妙,知道这个男子的重要性,因为小姐再如何在意一个人也不会随意带他回浅月,对于小姐来说,浅月就是她的家,能够带回来的都是家人。
更重要的一点,看到那不容置疑的紫眸,小璃便明白,即使自己拒绝也不会有任何作用,那还不如少浪费点口舌。
心中有着思量,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只是小璃却不知道,她的小姐已经换了人,所谓家与家人,只因为眼前的他。
夜离墨对于小璃乖巧的带路觉得理所当然的同时又有些赞赏这小丫头的机灵,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丫头,想到冰和魄,紫眸划过笑意,他的看来也不简单呢。
紫浅的房间。
火红的帷幔上朵朵梅花傲然绽放,风扬起轻纱梅花若隐若现,勾勒出缕缕飘逸。
屋内的摆设装饰很是淡雅别致。
虽然觉的屋内一切都还不错,但是他总觉的这不适合。
是冷清高傲的,但这屋内却处处透着小女儿的温软,尤其是那火红帷幔与的气质太不相符,就如她那身红衣。
只有那梅花,傲然于骨,凌寒独放,很是适合。
突然,他觉的他应该多了解下。
“你去把小岚叫过来。”
“是。”对于夜离墨的命令没有任何质疑。
小璃出去了,夜离墨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美丽的景色。
这里真的很美,远观山,近观水,品莲香,赏柳韵,思晚霞,宛若水墨画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还真会找地方。
有多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呢?好像从魔君逝去后就没有了吧!
想到魔君,不由想到那些人。
你们,还好吗?等着我回去,这次,决不心软。
魔君的恩还了,再回去,你们…
小岚一进入房间,便看见了红色帷幔后的紫影。
只一个身影,却让她觉的仿若一座高山毅在眼前,高不可攀。同时,那个身影此时浑身散着阴沉黑暗气息,让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忍不住想要逃。
但是想到小姐,他是小姐的姑爷?她还是忍住了,顶着压力出声。
“姑、姑爷?”这种氛围下说话对她的考验真不是一点两点。
听到声音,夜离墨转过身来,收了浑身阴沉的气息。这小丫头不错,没被吓跑。她还未进来他就感觉到了,故意不收敛气势还以为她会被吓跑呢。
在这浅月,他能感觉到并没有多少人,除了几个最为普通的小丫头,就只有三个还算有些独特的人。
那个小璃,也是修炼者,修为不高,但 贵在冷静玲珑,很会处事。
这个小岚,并没有修为,却有着一颗单纯而顽强的心。
还有一人,他感受到了,那人,不好说,但绝对是比这两个小丫头更值得注意。
嘴角扯出一抹邪佞的笑容,看来他的还需要他去挖掘呢。
第四十章 恶魔姑爷
( 小岚怯怯地看着突阴沉退去尊贵傲岸的夜离墨。ww***
“你真的是姑爷吗?”不应该是弈少爷吗?当然后面的是她的嘀咕声。
本以为夜离墨听不见的,哪知……
“你说什么!”字字阴冷,紫眸深处荡出一抹冷色。
小岚不由打了个寒颤。
“啊!没,小岚没说什么,姑爷找小岚有什么事吗?”呜呜…这个姑爷好可怕,还是温柔的弈公子好。
夜离墨压下心中的不愉。
“你给我讲讲的事。”
说到小姐小岚一下子有了胆气,开始愤懑地诉说小姐的遭遇。
……
说完后小岚有些不解地看着又转向窗外的夜离墨。
他不是姑爷吗?听到小姐的遭遇难道不该觉的气愤吗?难道他是骗小姐的,他并不喜欢小姐?…
小岚越想越离谱,想到最后她觉的自己的心中有个小宇宙在燃烧,他怎能如此对小姐?
“你…”小丫头要爆了,要为自家小姐打抱不平,俨然忘了刚刚的害怕。
“再给我讲讲那个连弈吧。”这个多次被提起的名字让他不得不注意了。
呃、小丫头卡住了,他的声音不再阴沉,很是平静,但就是这种平静让小丫头泄气了,这种平静让她觉的心跳都要停止了。呜呜,她不想呆在他身边了,太可怕了,小姐快来救我啊。
可惜,她家小姐并未听见她的呼唤。
看了眼仍是看着窗外的人,不对,恶魔,这是小岚的定义,小岚咽了口口水,开始讲诉她听到的关于连弈的一切。
讲完了,又久久不见回应。小岚皱着肉肉的小脸,作赴死状喊了声“姑爷?”她好想出去,这儿气压好低好低啊,她受不了了。
“恩,你出去吧。”
好似从胸腔出的声音,又好像那声音根本就不曾出现过。
小岚没管那么多,终于可以出去了,她要告诉小姐,这个恶魔姑爷好可怕!
小岚出去后,夜离墨仍是久久站在窗前。
他为她的心疼,阮家,那些伤害过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他要宠着爱着的岂容他们如此欺辱?阮家,很好,在魔林外他认为可能是与家族闹了点小矛盾,现在看来他真是大错特错了。阮经天,想到那个满脸厌恶憎恨看着的人,他的确不配作的父亲。
阮家那些曾派人刺杀,伤害的人他都不会放过,还有那些曾嘲笑容颜的人,他会让他们后悔的。
,是他夜离墨的女人,是他护着的女孩又岂能白白让这个小星球上人给欺负?
他的,谁都不能伤害,即使是他自己都不可以,不舍得,他们竟敢?等着他夜离墨的怒火吧。
银无风自舞,紫眸深邃幽暗,脸色却是平静无波。
连弈,公子人如玉,绝伦世无双?他倒想会会这个倍受小岚那小丫头推崇的公子是如何的三头六臂,小丫头说话时那崇敬他想忽视也忽视不了,再加上之前她的那声嘀咕“不该是弈公子吗?”让他想起了曾说过的‘看在连弈的面上。’,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却是阴冷至极,竟敢打他的的主意,不可饶恕!
他好像忽视了他后出现吧!
对他的意他知道了,他不会怀疑,但是对于别人他可没有什么耐心。连弈吗?他要看看这个人人称颂的公子值不值得他正视。
,是我的,黄泉碧落逃不掉,其他人,统统靠边站,来一个斩一个,来两个凑一双。
他不反对有人喜欢,因为他的值得人喜欢,但若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动歪主意,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想着他的,想着从小岚口中听到的一切,心里对自己有些责怪,他怎么不早些出现,守着她,护着她,让她不必经历那些痛苦。
不过,现在,他来了,是该为讨回公道的时候了。
就这样,窗前一道身影迎风而立,良久,良久!
迎风而舞的银色丝为他增了一分飘逸,退了一丝幽暗。
火红的帷幔为这压抑的房间增了一抹活力。
第四十一章 只因他喜欢
( 紫浅走进房间便看见了小岚口中的恶魔姑爷,也感受到小丫头说的可怕。
现在的夜离墨就如死水般平静,却浑身绫绕一层压抑黑暗的气息。
想到小岚说他问了有关她的况,是因为她吗?
“墨,怎么不休息?”
直到紫浅开口,夜离墨才转过身来。
走过去,抱着紫浅。
感受着怀中小小的她,却要承受那么多,亲人的抛弃,世人的辱骂,紫眸深处更冷了。
“!”是我不好,是我没早点来到你身边,没有好好保护你,让你受委屈了。
听到夜离墨语气里的自责与冷意,紫浅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墨!这不怪你,那些人,我不会放过的。”傻瓜啊!怎么会怪他,那时他并不知道有她的存在,而她也还没来到这个世界。
对于紫浅的话夜离墨并未有说什么,她是他夜离墨的人,由他宠着护着,他的人还容不得别人欺负了去。ww
那些曾今生的他改变不了,但是以后,只要他在谁也妄想伤她一丝一毫。
知道自己的话对夜离墨起不了什么作用,他那么傲气,一定容不得她被人欺负,即使那时他们还未相遇,有些无奈地从夜离墨的怀抱中离开转移了这个话题。
“墨,你是先休息还是先洗漱!”
并未回答她,夜离墨看着眼前的紫浅。
紫纱于身为她的冷清高傲添了一分慵懒,同时为小小的她添了一丝成熟魅惑,现在她的气质融合的更加完美,此刻你会忽视那半面残颜而觉的她是耀眼夺目的绝代风华。
无关容颜,是气质的吸引。
夜离墨很是满意紫浅的紫衣,他们是一体的,衣服当然也要穿同一系列的,况且,真的很适合紫色。
见夜离墨盯着自己满眼惊艳,紫浅很是坦然。
其实,她也不知自己怎么回事,原本小岚为她准备的是这具身体最常穿的火红色。但是穿衣时突然就想起了他说不喜她的红衣,并且让她穿紫色,于是她就让小岚临时换了这身紫纱。
当时小岚吃惊的嘴都可以装下一个鸡蛋了。那模样,现在想想都让她觉得好笑。
她想等她这一身穿出去肯定会引起冰她们的震惊的,毕竟以前紫浅除了红衣不穿其他颜色,有一次冰说她更适合穿白色,因为她总透着一丝纯净,时常会给人一种单纯的错觉。
其实,她知道,那个紫浅是真的十分单纯干净,不同她母亲紫若依的纯净,她完全就如一张白纸,虽然她强求着自己变强,组建自己的势力,却是始终不曾让那张白纸沾上一丝杂质,她的心实在太过纯净,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被连弈欺骗,也不会一次次饶过那些想伤害她的人。
她组建了冥殿与浅阁让冰与魄去管理一切,她却从不插手。
她穿红衣表现出喜欢红色其实也只是想用红色这种火一样充满热的颜色来温暖她那颗孤独的心。她一直渴望温暖,却只能用红色来掩饰来抚慰自己。
而今,这身体的灵魂换了,对衣物颜色她并无要求,只因他喜欢,她便穿。
“,你好美!”对于紫浅,夜离墨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冷厉,此刻更是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
赞叹声把紫浅的思绪从回忆中拉回。
听到他的赞叹,虽然自己的半面残颜,但她知道他是真心的,并不是安慰,因为不需要。更因为他爱她,所以会喜欢她的残颜觉得她美丽。
他是她的男人,夸她很正常,所以紫浅很淡定。
“你先去洗漱下吧,然后回来休息,不用找我,我要去密室解决一些事。”
见紫浅对自己的赞扬无动于衷夜离墨并不觉得惊讶,他就猜到会如此。并没有问紫浅要去解决什么问题,轻拢了下紫浅的丝,夜离墨便出去去浴池了。
唉!他的确需要洗漱一番好好休息了,受伤后的确有些熬不住了,这伤虽然不能拿他如何,可还是有着不小的影响,看来得加速找到药材疗好伤,因为,他有了,他要以最好的状态去保证她的安全!
紫浅见夜离墨离开,虽然他极力掩饰,她还是感觉到了他的疲惫。
墨,我会医好你的。
紫浅走向了屋后的密室。
“小璃,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我。”
“是,小姐。”
精致的水榭庄园在烟波浩渺的水雾中若隐若现,却是在不觉间,换了主人。
第四十二章 战兽烈
( 这边夜离墨洗漱过后,便嗅着带有紫浅气息的被褥陷入了沉沉的睡眠。ww
他有好久都没好好休息了,现在在紫浅的气息包裹中睡得分外安心。
另一边,紫浅进入了密室,拿出了烈珠。
她要去唤醒烈,找到小家伙,这么长时间了,她有些担心小家伙。因为以烈珠为媒整个烈界都归她所有,所以眨眼之间她便到了洞口,毫不犹豫直接走入洞中,这次没有丝毫阻碍便到达了漆黑大门前。
立于大门前,紫浅并未着急进入。
转身看向那遍布裂痕的通道,眸光有瞬间暗沉,这里让她知道自己还很弱,她必须要加强,要走娘亲所说的强者之路才刚刚开始。
娘亲,每每想到那个温柔的女子,心总会不自觉的柔软起来,曾今,这具身体答应的一切她都会一一应承下来。
收了思绪,伸手轻轻推开那曾今邪异的大门,而今,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不是问题。
烈界是个小世界,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实体,所以现在烈界可以说是被她随身携带,而外面的星月魔林只是个普通的森林了,不过那些参天树木,相信不久就会有许多强大星兽入住,再次成为真正的魔林。
随着烈珠的指引,紫浅来到了那尊星兽雕塑前。
环顾四周,一切如故,壁画美丽却忧伤,那蕴含一个人的荣辱兴衰却事关整个人类的生存。他,值得尊崇。
烈珠出淡淡柔和的光芒将雕塑包裹。然后雕塑竟然轻轻移动了下。
随着雕塑的移动,雕塑后面的墙壁上缓缓打开了一道门。
收了烈珠,进入门内,依旧是亮如白昼。
看着这一片明亮的地方,虽然现在是烈界的主人,她也还是不明白这些光亮是从哪来的。
往前走,一个大大的水池出现,水池里的水竟然都是浅蓝色的,并且那水池也竟是一种|乳|白色的犹如白玉的材质构成。
蓝水玉池,让人不忍涉足。
池中央有个大大的碧色玉台。
衣袂翩飞,紫雾缭绕,紫浅已经落在了那碧玉台上。
玉台中央,那团白光分外明显。
小家伙?这不就是从她手中飞走的小家伙吗?
冷清的眼中闪过疑惑,不该是战兽烈吗?
难道这小家伙就是烈?可那雕塑及墙壁的烈模样明显不是如此!
怎么回事?
突然想到钟铭皓月的话。
‘战兽烈伴吾一生却只余魂魄一丝,现吾将其封印在此,星华滋养再塑肉身,只愿千载过后能重临大地,守护人间。’
星华滋养再塑肉身?紫浅思索。
难道是因为重塑肉身改了模样?
但是从那接触不长的时间便可看出小家伙是刚出身不久宛若孩童。若是陪伴钟铭皓月的战兽烈绝对不会如此。
可刚出身的孩童能口吐人,还十分流利?
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紫浅的眸子闪着灼灼星华。
难道、难道是重塑肉身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意外?
想想觉得很有可能。毕竟当初战兽烈只剩一丝幽魂。虽然钟铭皓月为它重塑肉身重临大地作了充分准备。但是悠悠万载岁月谁又能保证不会生什么意外?
或许是曾今受创太过严重,虽能复活,却是宛若新生,曾经的一切都随曾今的肉身破灭而逝去,现在的小家伙,不再是星兽烈,而是一个全新的生命。
或许有一天当它足够强大,灵魂能够突破桎梏达到一定境界时能够再次拥有它作为战兽烈的记忆。
又或许如她一般受到外界刺激能够记忆复苏。
这些,怕是当初钟铭皓月也没有想到吧!
无论如何她答应过钟铭皓月要让烈重临大地,更何况它还是她的小家伙。
不论它是谁,战兽烈还是她的小家伙,以后她都会保护着它成长。
见小家伙还在修复自身,知道这里对它来说是最好的疗伤地方,毕竟这里是钟铭皓月特意为它准备的。紫浅便不再停留,等它伤好后自会出来。
现在她要好好去了解下烈界,烈界本就是为小家伙所设,就是采摘了个火龙果怎会伤的如此之重?
她需要弄明白。
第四十三章 烈界
( 这次是回到密室,通过烈珠,将烈界的所有况都反映到精神海里,沉心去了解。***
约半日时间,终于把烈界了解的差不多了,紫浅震惊了,却也是满意万分。
这烈界真是个宝藏。
奇花异草多不胜数,对于她这个学医者真是天大的宝藏。
真的犹如一个原始森林,存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参天树木详尽地阐释了它存在的年代久远。
然而,它与那些原始森林走十分的不同。
竞相绽放的花朵,姹紫嫣红,潺潺流水,飞悬瀑布,还有那如装饰般的五彩光线,一片祥和美丽。
不同于原始森林的野兽遍布,到处都是毒虫蛇兽,阴森暗沉。这里明媚祥和,只有小家伙也就是战兽烈一只兽类。其他全是花草树木。
相同的是两者都十分危险,或者说烈界更为危险,毕竟在原始森林中,只要你有一定的本事就能活着出来,而在烈界,若不是掌握它,想活着是无望的。这点从一直以来无任何一人能够从中活着出来可以看出。
而紫浅在掌握它后更进一步了解了它的可怕。
现在回想当初她进入星月魔林再遇到夜离墨之前并未遇到任何危险,真是幸运,或者已经不能用幸运来形容了,如果那时她单独遇到烈界的危险,别说掌握烈界了,说不定她现在连星月魔林的养料都做不成,已经成为尘埃了。
实在不是她不够自信,而是这烈界太过可怕。
五彩光线,能量暴肆,一定时间会突然而动,让你防不胜防。
花朵妖娆,香气弥漫,一不小心便是肠穿肚烂。
珍果常见,却是结界遍布,一个不经意的闯入,便是粉身碎骨。
瀑布飞悬,却是幻境连连,或许尸沉水底你还会觉得是在与人笑宴宴。
树木参天,衣摆相连,从此世间不现。
……
即使幸运地逃过各种危险,也会因这是一个隔离的小世界而出不去。这里的一切是不容透露出去的。
那些探险者应都是在这些危险中消逝,连灰尘都不剩。
因为这里的空气中不知含有什么,无论是树叶脱落还是生物死亡,都会在空气中直接被分解,什么都不留下,维持着这里的美丽祥和。
烈界的布置让紫浅心惊,处处致命,可见钟铭皓月对战兽烈的重视,他是将烈当作未来他不在的世界里世界的守护者来对待着,重视着,保护着。
留下四将守护它,却不想时光的齿轮转动,一切的忠心守护都已烟消云散。
更不想那些用来保护烈的措施却会给烈带来伤害。若是原本的烈,这些让人心惊的危险它真的不会看在眼里,但现在,它是小家伙,只是一只正待成长的幼兽。
或许因为它的本质仍是战兽烈,对钟铭皓月所布置的结界有一定的免疫力,才会安然地打开一路的结界之门让他们也能够一路尾随,安然到达这山洞。
但是,毕竟不是烈,烈界中有些结界仍不是现在的它所能抗拒的,所以才会在采摘火龙果时被那强大的结界所伤,因为它的不普通,能够存活却也重伤,修养至今。
而冰与魄进入魔林的地方正有一个重叠小结界,单层杀伤力并不是太大,但若一层层下来,绝对是无力升天。他们刚勉强闯出一层满身狼狈就被紫浅带离的,不然恐怕他们刚入魔林便要喋血在此了。
让她有些不解的是夜离墨他们遇到的攻击,五彩光线中有电弧,火球风刃的攻击,这些在烈界中并不存在,而且她现那着攻击是有目的的,好像是人为操控。
烈界中除了他们并无其他人!还有就是小家伙了,但它那么小!
等小家伙出来再问问吧。
烈界,这些危险现在对她来说都不是问题了,她是主人,已经掌控了这里的一切。
烈界是用来给烈生活修养的地方,但这么大的地方就一个烈会不会太孤单了?所以她得考虑是不是要给烈加一些伙伴了。
当烈界成为了兽界,不知墨与父母的敌人能不能够抵抗?
紫浅扬起一抹略显邪恶的笑容。
做好打算,她也该回去休息了。
会到自己的闺房,看着床上那个身影,不觉露出温柔的神色。
轻轻掀开被褥一角,钻入夜离墨的怀抱,感受到他的温暖与安全,放松了容颜,不复冷清却显柔和,沉沉睡去。
在她闭上眼时却没现身边人嘴角的笑容,满足写在了脸上。
夜离墨与紫浅在休息。
另一边因紫浅一句话而忐忑的四族却实在没心去睡觉。虽然现在已经夜深。
四族就与魔林对峙着,却没一个人敢去查探下。最终见魔林久久内有反应,只好留些人守在外面,其他人回去商讨对策。
孰不知他们守的已是一个空壳,尤其连家阮家,他们的危险不会来自魔林,而会来自那个一直被他们忽视欺辱,被他们一直看不起的女孩。
他们安宁的日子,或许不多了!
第四十四章 清晨
( 阳光越过窗子,懒洋洋地睡在了屋地上,为房间添了一份光亮。***
轻纱漫动,鸟语丝丝,莲香摇曳。
这是一个明媚柔和的清晨。
睁开眼,便见紫雾潋滟,一抹化不开的温柔轻轻荡漾,让她几乎要沉溺其中。
“睡的可好?”昨晚她深夜才回来,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可能是刚睡醒不久的原因,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喑哑,透着丝丝魅惑。
紫浅一阵心驰恍动,暗暗嘀咕一声‘妖孽’。辛亏他的容颜还算平凡,不然她不知会有多少敌,但现在即使容颜平凡,可他的魅力绝对是无与伦比的,还是免不了要招蜂引蝶。
在后来某一天,她十分后悔今天的想法,什么叫还算平凡的容颜?什么叫招蜂引蝶?统统推翻,妖孽,招的自是妖怪。
皱皱小巧的鼻子,墨是她的,只要那些蜂蝶敢来,她绝对会让好心地为各种花草树木增些有机肥的。
看着这个温柔浅笑的男人,紫浅眸中闪过绝对的霸道。
“男人,你是我的!”要是敢给她有什么蜂呀蝶呀的,哼哼…
好笑滴看着怀中霸道的小女人,那皱着小鼻子的模样可爱极了,语气却是霸道无比,男人?他的退了冷清原来是这么的可爱啊!
但是刚刚突然打了个寒战是怎么回事,谁在打他的主意,好看的眼危险的眯起,是他们吗?
见夜离墨没理她,紫浅不乐意了。
一个翻身,扑到他怀里,把他压在了身下,拿着漆黑如墨的眼睛瞅着他。
“呵呵,女人,我是你的还用怀疑?”
呃,她不怀疑,只是大早上的无聊。
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她才觉自己做了什么。
默默的起身,默默地对自己说:这不是我,这不是我…这真的不是我。我怎么会做这么幼稚的事?竟然为莫须有的人吃醋!幸亏他不知道。
狠狠瞪了眼这个男人,都怪他,到底他给她灌了什么**,遇到他,她感觉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微微思索了下,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不想了,起床,他是她的无须质疑。
夜离墨看着那起床的小身板,很是无奈,其实他很想把她扑倒啃啃的,但她这么小让他怎么下口啊!他不是圣人,但他也不是禽兽啊!
所以夜离墨在欢愉又带着点别扭的绪中跟着起床了。
他们刚洗漱完毕,简单吃过早餐,小岚便进来说冰、魄与墨笙他们在前厅等待。
因为他们起的有点晚,所以早餐并未与冰他们一起。
到达前厅也就是昨天他们刚来所进的房间,看见了那等待的六人。
“小岚,你带着小璃去集市上买点吃的,一下来了这么多人食物应该不太够用。”
“好的,小姐。”小岚出去找小璃了,但是却在想难道姑爷他们要在这长住?虽然是姑爷,可毕竟还没取小姐进门啊!小岚纠结中…
单纯的小岚并未意识到她家小姐是故意让她离开的。
小岚太过单纯,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以前的紫浅把小岚当好姐妹什么都告诉她,但唯独创建了冥殿与浅阁没告诉她,不是不相信,只是希望小岚能继续单纯下去。
现在她愿意为紫浅继续守护着小岚的这份单纯。
知道冰与魄一定会询问她失踪这段时间的况,她不想这个单纯却总爱胡思乱想的小丫头担忧。
六人分坐两边,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