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母女-第56部分

摇着我的胳臂撒娇道:“那表哥赶快兴奋啊!我也要吃表哥的津液。”我只好笑道:“表哥一个人是兴奋不起来的,还要靠你的帮忙,你愿意帮助表哥兴奋吗?”艳红有些迫不及待的叫道:“我愿意,愿意,快一点啊!”我不再迟疑,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看着她渴望的眼神,我微微一笑,用手扶住自己的鸡芭,对准了她的阴沪,缓缓的抵了进去,一边看着她的神情,等到她喊痛了,我便好停下。可是鸡芭已经顶入一大半了,艳红只是“吃吃”的吸着冷气,虽然眼眉蹙结在一起,有些痛楚的样子,却没有显出特别疼痛的表情来。我便一用力,把鸡芭整个压了进去。这下艳红才“唉……哟……”呻吟着,喊出痛来。我一边蠕动着屁股,使鸡芭在她的荫道内慢慢的旋动着,使她慢慢的适应,一边狐疑的问道:“艳红,你开始不痛吗?”艳红已然渐渐的适应了身体内插入的鸡芭,把自己的臀儿也开始扭动着,听了我的话,她喘息了一下,说道:“嗯,开始也是痛的,不过还不是很强烈,只是最后你一下插了进来,我才觉得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一下塞进了我的心里,把我的身体撑得涨涨的,让我把五脏六腑都想要吐出来,所以才忍不住叫起来。”我心中暗想,艳红应该还是Chu女啊,可是还是害怕她不小心上了别人的当,还是小心的问道:“好妹妹,你以前有没有和别人这样过呢?”艳红一下听懂了,大叫道:“我才不会随便和别人这样呢!表哥你怎么这么侮辱人?”说着,她用手拧住了我肋下的一块肉,用力拧着,在她的大眼睛里也带上了泪花。我被她拧得只皱眉头,却也放下心来,急忙安慰她道:“艳红,你误会表哥了,表哥怕你上了坏人的当。”艳红“噗哧”一笑,松开了手,说道:“除了你这个坏人,我才不会被人骗呢!”我看着她梨花带泪的俏模样,爱不自禁,把鸡芭猛力的抽锸了几下,笑道:“竟然敢说表哥是诱骗小女孩的坏人。”艳红张大着嘴,急促的“嗯嗯”呻吟着,两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脊背,等我缓下来,才喘息着说道:“好表哥,我错了还不行嘛,表哥不是坏人,是送给小女孩X福的大好人,行了吧?”我就是喜欢艳红这副伶牙俐齿的样子,听她说得不禁笑了起来,想了想还是问道:“好妹妹,你平日里在学校是不是经常运动?”艳红眨巴着大眼睛,想了想说道:“是啊,我很喜欢运动的,有时候运动之后,我的小|岤还会痛痛的呢!”我彻底放下心来,心知她大概是在过量运动中把Chu女膜撕裂了,自己也不知道,再加上她经常锻炼,身体的承受力强,所以这第一次也没有显得多么痛楚。我用手扳住她的肩膀,屁股用力的一顿急速狂抽猛插,直让艳红翻白眼珠,两手也没有力气再抱着我,放在两边随着身体摆动着,不住声的叫道:“啊……啊……好……好表哥……妹子……受不了了……慢……慢一点……啊……“她的头发散乱着,把沙子都甩了起来,头上沾满了沙粒,嘴巴张得大大的,长长的涎液从嘴角流了出来也不知道,一副快要疯癫了的样子。我看她挣动的厉害,干脆把着她在地上打了个滚,想要让她坐到我身上去。艳红骑在我的身上,却更是兴奋,像是真的在骑马一般,用手“啪啪”的拍打着我的胸膛,嘴里“啊啊”的叫着,身子一颠一颠,可是我的胸前不一会儿就被她拍红了一片。我被她感染,也是更加的兴奋,却还是用手紧紧的按着她的大腿,唯恐扭动得太过剧烈,一不小心便会出轨了,自己暂时平息着心中的激动,等待她没了力气再把她这匹劣马给驯服。不过,现在倒是骑手被压在了马的身下。艳红扭动着,渐渐不再那么剧烈了,往我的胸前一趴,扳着我的身子,想要把我翻到她的身上去。我便抱着她翻身上去,还没插得几下,她又在下面兴致大发,使劲的掀着我的身子,想要到上面来。我便只好再打个滚,就这样一上一下,我们俩的身上,头上都沾满了沙子,却还是一无所觉的在沙滩上滚来滚去,这小妮子果然平日里喜欢运动,我都有些累了,她还是浑身都是劲。我看着她颇有些赞赏的意味,艳红却眯缝着眼睛,看也不看我,只是凭着自己的本能在那里扭动着身子,真正像是一匹烈马,又像是一条鱼落在了沙滩上,拼命的翻滚着。忽然之间,我觉得自己的脚一凉,原来不知觉间竟然差点滚到海里去了,我兴致一起,干脆抱起她的身子,让她把腿盘在我的屁股之上,半蹲着慢慢的走动起来。艳红站起来身子却是发软,吊在我的身上,屁股向下坠着,我只好用手捧着她的屁股,使自己的鸡芭不至于脱落,行走之间,把她的屁股推动着,使自己的鸡芭始终插在她的荫道之中,顶着她的花心。艳红便把手吊在我的脖子之上,头埋在我的怀里,一点一点的唱着一曲胡言乱语之歌。我继续走着,她初始还没有发觉,等到她的屁股触到了水面,才一下惊叫了起来,急忙睁开了眼睛,把自己的屁股拼命的往上抬。我停住了脚步,站立在海水之中,海水被太阳晒得温温暖暖的,洗浴着肌肤十分的舒服。可是平日里非常喜欢游泳的艳红此时却似变得怕水起来,屁股一沾到水便极力的向上提,就被我的鸡芭重重的抵到她的花心,她的身子便是一酸,屁股又向下坠落,然后又是一提。她迎着海风不住的尖叫着,在这空旷的环境里,她反而越叫越是过瘾,反正也没人听见,只是有几只海鸟飞过。我倒是觉得很是舒服,不用太大力气便能次次抵到花心,让艳红状似疯狂,而且海水涌动着,我的肌肤不再是那么的敏感,本来想要勃发的念头又被压了下去,我尽情的享受着鸡芭抽锸在她阴沪里的快感。艳红终于放弃了,身上没了力气,不是我托着她的屁股,真的就掉了下去。我又往前挪了两步,海水冲击得我已经有些摇晃起来,我们的腰部已经被淹在了水中,我挺动着鸡芭,从她的荫唇里便“汩汩”的向外冒着小水泡,使周围的海水变得激荡起来。可是因为海水压力的缘故,这样抽锸很是费力,不一会儿我就气喘徐徐的,只好把鸡芭抵在她的荫道里,只是慢慢的磨旋。艳红索性松开了我的脖子,把手张开,仰面躺在了海水之上,她的腿还盘在我的腰间,整个人就漂浮在那里,随着海水一荡一荡。艳红睁开了眼睛,带着一丝陶醉中的迷茫说道:“好表哥,我真的好舒服!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我就像是漂浮在云端一样。“我也深情的看着她,说道:“好妹妹,你也带给了表哥从未有过的快乐!”艳红用手轻轻的划动着海水,导引出一圈圈的波纹,向远方传送,海风吹拂着我们的肌肤,真是说不出的惬意。艳红缓缓的说道:“表哥,你知道吗?刚才我感觉自己几次被你的鸡芭插的死了过去,可是后来却又被你的鸡芭插的活了过来。你真的让小妹知道什么是X福了!”我在水下捏着她的屁股,笑道:“表哥就是要给你X福啊!”一边又把鸡芭顶动了起来。一阵海水涌动,我的身子站立不稳,竟然向前倒了去,艳红尖叫着,被我压在身下。我急忙抱住艳红的腰,吻住了她的嘴唇,屏住了呼吸。艳红的腿始终盘在我的腰间,直倒入了水中。我们在水中紧紧的拥抱着,屏住呼吸,唇与唇紧紧的贴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彼此都露出了笑意。终于,她摇着头,表示忍不住了,我们才一起浮出了水面,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忍不住都哈哈的笑了起来。我抱住她的身子重新走上了岸,把她放在沙滩上,这次她的全身都是湿漉漉的,真的成了一条刚从水中出来的美人鱼了。我把她的腿曲起,自己用手撑地,鸡芭急剧的抽锸起来,经过刚才的歇息,我的欲火更加的想要爆发了。艳红开始还是剧烈的扭摆,晃动着身子,不住的挺着臀儿,过了没一会儿,她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活泼,只能象征性的还击一下而已。她微弱的“哦,哦”叫着,汗水和津液汩汩直流,在这沙滩之上,津液落了下去就不见了,可是湿漉漉的海沙把她的肌肤给磨砺的通红。我“呼呼”的喘着粗气,展开着最后的冲刺,鸡芭在荫道里急进急出,我浑然已忘却了身在何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顶进去,再顶进去。艳红的呻吟声越来越低了:“喔……好……好妙……紧……爽……喔……”我只觉一阵妙不可言的快感传遍了自己的全身,下体低沉,一阵热流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艳红瘫软在地上,手无力的搭在我的屁股之上,腿被我撑开的大大的。我趴在她的身上,无力的喘息着,双腿跪在她两腿之间,就像一只青蛙一样。鸡芭插在她的荫道之中,白色的液浆顺着她的荫唇流淌下去,流过她不住收缩的肛门,滴在沙滩之上。(十四)仲夏夜,一个晚上,天气闷热,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刚才偶尔想了一下,鸡芭竟然高高的耸起了。我干脆跑下床去,出了房间来到艳丽的房间门前,轻轻的推开了门,自从我和艳丽开始Zuo爱之后,她便告诉我晚上睡觉不再锁门了。我来到床前,才看见艳丽正用一双大眼睛似笑似嗔的看着我,原来她也根本没有睡着。艳丽张开双臂,我便伏了下去,压在她的身上,抱住了她的身子。艳丽抱紧了我的背,在我的耳边轻诉道:“好情郎,妹妹好想你啊!”我用手把她的内衣向上推起,露出她那浑圆绵软的玉||乳|,抓在手里轻轻的揉着,说道:“好妹妹,我也是想你想得睡不着啊!”艳丽眼神有些痴迷,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梦中一般,说:“我刚刚正在看着窗外的明月,盼望着此时此刻你能在我身边该有多好。然后我便听到了门响,看见你走了进来,好哥哥,这不会是在梦里吧!”我看着窗外,天空是格外的明朗,一轮明月斜斜的挂在天际,向大地撒落着如水般的银光,像一条条匹练,把大地笼罩在一片似梦似幻的氛围之中。说来也奇怪,我在自己屋里怎么都觉着不舒服,可是现在看着窗外,却觉得世界是那样的美丽。夜半无人私语时,正是Zuo爱好时光!我看着身下艳丽妩媚的大眼睛,娇翘的琼鼻,微启的朱唇,带着一丝潮红的白皙面颊,心中又怜又爱,有情有欲,真是说不尽的喜欢。艳丽把鼻子凑在我的胸前深深的吸着我身上的气息,说道:“好哥哥,告诉妹妹这是不是只是一个美梦啊?”我爱怜的看着她,用手抚摸着她光滑如锻的肌肤,低下头,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了她的鼻尖,微微的一用力。艳丽尖叫一声,挣脱了,用小手轻轻的捶了我一下,叫道:“表哥你竟然咬我?”我笑着看着她,说道:“咬你是让你知道这不是梦,表哥明明一个大活人在你的身上,你竟然沉浸在自己的梦里,你说该不该咬?”艳丽脸儿一红,靠在我的怀里,深情的说道:“人家只是太想你了嘛,害怕这只是梦。”我轻拍了一下她圆滚滚的臀儿,笑道:“打起精神来,和表哥一起寻求那快乐的巅峰!”艳丽的脸儿更红了,我的胸膛都能感觉到她脸上的热度,她扭捏着,轻声吐出了一个“嗯”字。看着她的娇态,我不由心神一荡,手开始向下摸索,顺着她耸立的玉女峰向前穿过平滑的小腹,来临密密的森林,越过隆起的小丘,便跃进了夹着一道细细涓流,津津留着温泉的所在,在此逗留片刻,又重新出发,来到了最初的地点。艳丽脸颊烫热,樱唇半启,连连的喘息着,一双媚眼如泣如诉,如喜如嗔,趴在我的怀里,饥渴的吻着我的肌肤。我用手梳理着她的乌发,温柔的笑道:“好妹妹,想哥哥的鸡芭插入你的蜜|岤了吗?”艳丽抬起头,眼眸中春情荡漾,从唇间吐出了一声“嗯……”,音色之妩媚让人为之而醉。我轻轻的把她的腿分开,笑道:“好妹妹,那我可要进军了。”艳丽轻舒粉臂,盘在我的身上,蓁首轻轻的一点,咬住了嘴唇,屏息等待着我的冲击。如果说一开始我只是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可是现在却逐渐的感受到了情欲交融的美妙。如此良辰,如此娇女,人生至此,还有何求!我爱抚着她的背脊,温柔的吻住了她的唇,用舌扣开她的齿关,在她眼神迷离之时,屁股一沉,便把鸡芭顶进了她的荫道之中。“扑哧”一声,竟溅起了了水响,她早已经是嗳液横流了,现在艳丽的荫道比起最初已经涨大了许多,鸡芭在Yin水的滋润下,毫不费力的便插了进去。艳丽的脸儿更是红润了,她把小嘴张开,用力的吸吮着我的舌,不肯放开,臀儿也开始在我的身下扭动起来。我缓缓的把鸡芭抽送,并不急躁,却是尽量每一下都深深的插入,抵住她的|岤心,轻轻的磨上一磨,一边旋动着鸡芭,一边再慢慢的抽了出来,并不全部抽出,只出的一半,再把小腹上提,鸡芭厮磨住她的荫唇肉壁,慢慢的插送进去。艳丽闷声“唔唔”着,一边吮吸着我的舌,一边把臀儿轻轻摆动,摩擦凑合着鸡芭的抽送,小手在我的背上抚摸着。我把嘴唇从她的唇上费力的挪开,被她吮得我的舌都有些痛了,我微微气喘着,柔声问道:“好妹妹,舒服吗?”艳丽轻声的“哼……哼……”着,用鼻声轻诉道:“舒、舒服,好哥哥,你总是让人的魂儿都要飘起来。”我看她有些极力压抑自己快感的意味,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好妹妹,既然舒服,为什么今日不见你叫嚷呢?”艳丽的嘴唇微微的颤抖着,牙齿在里面轻轻的磕碰,呻吟道:“我……我不敢,我害怕惊醒了隔壁的红妹。”我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哈哈一笑,说道:“不要紧的,我还以为什么呢!红妹惊醒了,我来对付就行了。”“啐……”艳丽轻啐了一声,嗔道:“你可不要这么说,红妹的性子烈,你勾引我是容易上手,她可就没那么简单了。”我心中暗笑,艳红性子是强了一些,可是那是对外、对家人可是单纯得很,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不是很容易的便被我搞定了,不过,艳红可真是一块璞玉,倒要好好的雕琢才是。我却不告诉艳丽,只是笑道:“小孩家心性,你就看我的手段吧!”艳丽却是真的担心起来,用手在我的背上拍了一下,说道:“你千万不可强来,艳红出了什么事,我可不饶你,再说,你有了我一个还不知足吗?竟然还打小妹的主意。”我见她神情有些黯然,便深情的望着她如水般的眼眸,柔声道:“傻妹妹,哥哥的心你还不知道吗?”艳丽的眼眶有些湿润,脸上却绽放出了幸福的笑,急忙道:“好哥哥,看你急的,小妹怎么不知道你的心呢,我只是担心你会和小妹发生矛盾,那可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我轻轻的吁了口气,笑道:“那倒不怕,我就怕你不知道哥哥对你的好,听你那么一说,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艳丽更是感动了,她的眼神有些迷离的说道:“好哥哥,你知道吗?是你第一次让小妹知道了这做人的美妙,因为有了你,我的好哥哥,我才发现这个世界原来是那么的美丽。”我不禁暗叫惭愧,艳丽这样的女孩,你对她好一些,她就会把你当作她的全部,可是她的心也是极容易受伤的,我以后还要好好的待她才是。我不由笑道:“我们光顾说闲话了,鸡芭在蜜|岤里都有些受凉了。”艳丽的脸儿一红,轻声道:“好哥哥,小妹怎么舍得它受凉呢?蜜|岤暖和着呢,小妹还、还一直流着Yin水呢!”我哈哈笑着,不再多言,把鸡芭快速的插送起来,在她小小的蜜|岤里横冲直捣,东顶西窜的自由活动着。“嗯……哟……美啊……妙呀……我的……蜜|岤……啊……”艳丽闭上了眼儿,媚声滛叫了起来。我也觉得鸡芭在小|岤里是妙趣横生,爽到了极点,刚才和艳丽的一番对话,使我更加明了身下这个女孩对自己的心意,使我不禁有了一种把一个女孩身心全部征服的快感。鸡芭喝了蜜|岤中的甘露之后,似乎更加的粗大了一些,把小|岤胀得满满的,肉壁儿紧紧的撑开,一晃,一动,都有一种美妙的声音传出,“噗嗤、噗哧”作响。艳丽也到了最为快活的时候,不停地晃动着身躯,哼声不绝,她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感觉,忘记了自己害怕被人听见的初衷,声音逐渐高亢起来:“嗯……喔……美呀……快……用力……啊……“她的两只小手似乎也没有了力气扒着我的身子,从我的背上滑落了下去,随着身子的晃动,扭摆个不停。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洒进,艳丽雪白的肌肤上洒上了一层银光,还透着肉欲的粉红。她的面容看起来是那样的纯洁而又妩媚,她的身子扭摆着,既是欲望的诉说,又是一种深情的倾诉。她在舞动着自己的快乐,毫不掩饰的展现着自己作为一个女人达到的快乐巅峰。我的心中充满了对艳丽的爱意,这是属于我的女人,她正在毫无保留的向我奉献着自己的全部。我不由更加急速的把鸡芭抽锸着,用尽自己的气力把她送上那快乐的颠峰。“嗯……嗯……咯咯……好美啊……好哥哥……把我搂紧一些……好爽……啊……“艳丽的身子一阵的颤动,浓浓的浆液已经从她的小|岤深处涌了出来。我双臂使劲,把她的身子紧紧抱在自己的怀里,臀部一压,不让Yin水溢出,把鸡芭插在荫道里不停的搅动着。只听“噗哧”一声,却不是Yin水发出的声音,而是有人发出了一声笑,只听她说道:“我还以为是地震了呢!原来是你们两个在做好事!”(十五)我和艳丽都是一惊,急忙抬头向门口看去,却原来是艳红俏滴滴的站立在那里,脸儿红扑扑的也不知看了多久。艳丽急忙想要把我推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叫道:“红妹,我们…”艳红皱着眉头,说道:“姐姐,是不是这个大坏蛋在欺负你啊,你等着,我告诉妈妈去。”说着,做势就要转身。却把艳丽急得不轻,一推我,说:“你还不下去。”然后转向艳红道:“红妹,不是那样,你千万别叫醒妈妈。”我却赖在她的身上不肯下去,鸡芭还插在她的荫道中不肯拔出,又用手捻住了她的||乳|头,看着艳红逗她。艳红强忍着笑,表情显得很是奇怪,追问道:“那姐姐,你们这是在作什么啊,刚才我明明听得你在呻吟的。”艳丽急得也不知该怎么对这个小妹解释,偏偏我还赖在她的身上,||乳|头被我捻捏着,高嘲的余劲还未消退,身体还是格外的敏感,小|岤中又变得痒痒起来,只好绷直着腿,强自忍受着不让自己扭动。我看着艳丽焦急的样子,忍不住笑,急忙叫道:“艳红,你个小妮子,看把你的姐姐急成什么样子了啊,还不快过来。”艳红这下才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一边笑,一边还说着:“我看姐姐还是很舒服的样子啊!”艳丽在我身下立时什么都明白了,气急之下,狠狠的在我的肋下拧了一把,气道:“原来你早就把这丫头驯服了,还让我替你担心半天。”我哈哈笑着,握住了她的手,说道:“所以我才更加的清楚你对哥哥的爱意啊,倒是这妮子,戏弄了你半天,该当如何?”我向艳丽使了个眼色,从她的身上跳了下去,把正在笑得合不住嘴的艳红抱过来按在了床上。艳丽坐起了身子,恶狠狠的去挠着艳红的痒痒。艳红在下面挣扎着,想要躲开艳丽的手,却被我按牢着,只好叫道:“好姐姐,好哥哥,饶了我吧。”我笑着不说话,艳丽用牙咬着嘴唇,忍着笑,狠狠的说道:“饶了你?让你再看笑话,今天是饶不了你了。”我和艳丽配合,两个人三下五除二的把艳红扒了个精光,艳丽用两手再加上两腿,紧紧的压住她的双手,大屁股坐在艳红的胸脯之上,她的荫道因为用力,张开着,从里面还流出白色的滛液滴落在艳红的胸前。我把艳红的两腿夹在自己的两肋之下,让她动弹不得,用手指轻轻的揪着她细细的荫毛。艳红花枝乱颤,喘息着在下面说道:“好哥哥,好姐姐,我不反抗就是,你们放开我吧。”艳丽此时却来了兴致,笑道:“想让我们放你却不是那么容易,今天就是要让你受一受折磨。”说着,她用腿跪压着艳红的双手,腾出手去抓住艳红的两个娇俏的Ru房,轻轻的爱抚着,感受着与自己的不同,艳红的Ru房富有弹性,绷的很紧,而她的却是绵软而细滑。艳丽第一次摸着同性的Ru房,不由显得很是兴致勃勃,学着我的样子,用手指捻捏着||乳|头,把Ru房抓在掌中揉捏着。艳红的身体也有了奇异的感觉,虽然以前也摸过姐姐,可是现在却显得格外的美妙,不由张开嘴喘息着,闭合着的荫唇也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的小小洞口。我把食指的前端轻轻的插进她的荫唇之间,用指肚小心的搓磨着那一个小小的肉粒儿,感受着它在我的指下渐渐的变硬,葧起。我又把另外一只手从姐姐的肋下伸了过去,在她的胸前抓捏住了她饱胀的Ru房,在手里揉动着。艳丽也开始喘息着,她干脆趴下了身子,用自己的Ru房抵住了艳红的Ru房,||乳|头都抵住了对方绵软的部分,使得她们两个都扭摆起身子来,四个Ru房都被压得扁扁的,在中间蹭磨着。艳丽更是兴奋,低下头,张开了嘴唇,竟然吻住了艳红,还把舌尖也探进了艳红的口中。艳红初始还不习惯,后来也渐渐的热烈起来,两张湿润的红唇,吻的啧然有声,舌尖吐出,带着长长的涎液,却又一下被吮进了口中。我没想到艳丽竟然会这么热烈,看的是心潮澎湃,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让她把屁股抬高,露出还淌着滛液的阴沪,把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插入其中,抠挖了起来。艳红的阴核在我的捻动之下渐渐的变得坚硬起来,我便把手指也插入了她的荫道之内,抽送着。艳丽被我抠挖得身躯晃个不停,两个Ru房更是磨的舒爽,把个屁股摇摆着,使我的手指在里边插的更深。我的两只手都有了着落,可是鸡芭却涨挺挺的立在那里,很是难受,我不由笑道:“你们两姐妹谁先安慰一下我的鸡芭啊?”艳丽抬起了头,喘息着说道:“好哥哥,忘了你的宝贝了,我刚刚来过了,这次就让艳红先吧。”说完,她从艳红的身上翻身下去了。艳红伸出被解放了的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头压低,把个小舌头急匆匆的塞了过来。我吸吮着她的香舌,手分开了她的两片荫唇,鸡芭对准她的已然Yin水流个不停的阴沪,用力一顶,“噗哧”一声,便捅了进去。艳红松开了我的脖子,呻吟了一声倒了下去,却又想起了什么,急忙叫道:“表哥,你上次说要让我尝尝你的津液的,却没有给我尝,这次你一定要记着啊。”我把她的两腿抬在胳臂弯处,大力的抽送着鸡芭,一边笑道:“好啊,表哥这次一定记得让小妹尝尝我的津液味道。”艳丽在一边啐了一口,笑道:“你整天就会骗我的红妹,欺负她小,也不知弄了些什么手段让她这么驯服,还要吃你射出来的东西,那东西有什么好吃的,想想都恶心哦!”我正在耸动的畅快之际,手紧紧的抓着艳红的腿,不让她胡乱踢蹬,这小妮子一旦兴奋了,就像一匹烈马一样,无暇应付艳丽,只好说道:“好妹妹,你可冤枉我了,难道你不喜欢哥哥的鸡芭吗?你也听到了,是红妹一定要吃的。”艳红在我身下剧烈的摆动着身子,气喘吁吁的竟然还为我辩护着:“姐姐,你冤枉表哥了,是我喜欢表哥才愿意这样的,你知道吗?表哥竟然吃我的蜜|岤里的Yin水呢,还说很好吃,所以我想表哥的肯定也会好吃。”艳丽瞪大了眼睛,叫道:“你吃红妹的蜜|岤?我也要你吃我的!”作出一副不许你偏心的娇模样。艳丽在下面竟然拍手叫道:“好啊,好啊,表哥的鸡芭插我的小|岤,嘴巴吃姐姐的蜜|岤,嗯,我要吃姐姐的嘴巴,这样大家就都不用闲着了,有趣啊!”我不禁也有了兴趣,虽然在家里的时候,和姐姐还有小妹有时也曾同榻而眠过,不过姐姐性情温婉,小妹稚幼,都比不得艳红的鬼灵,而艳丽虽性子娇柔,内里却也是淘气的。想及华姨的滛浪,不由暗想果然还是家教渊源啊!我又把鸡芭顶住|岤心,狠狠的插了两下,跪在艳红的腿间,把她的腿放下,手抱住她的腰,让她的身子慢慢坐起,自己缓缓的向后躺倒。艳红比我还要着急,推着我的身子,一边还不住的旋动着屁股,口中叫着:“喔……喔……又可以骑马了……姐姐快来!”我松开艳红的腰,仰面躺下,笑着招手让艳丽过来。艳丽爬上我的身子,两腿叉开跪在我的胸脯上,然后把一个湿淋淋的阴沪逐渐的靠近了我的嘴唇。她的两片荫唇还是没有合拢,那红红的肉缝还在吐着亮晶晶的口水,原本躺倒的荫毛也被Yin水浸的立得直直的,倒挂在阴沪之上。少女阴沪那特有的腥香带着一丝潮气冲进我的鼻子里,让我觉得大是兴奋,早早的就吐出了舌头,向前探着,准备伸进她的蜜|岤里好好的品尝一番。这时,艳红却夹着我的鸡芭,快速的摇晃着屁股,叫道:“姐姐,你要转过来,我要亲你的嘴巴。”我只好用手托着艳丽的屁股,吃力的帮她转过身子,平时艳丽的身子简直柔若无骨一般,现在却是沉的要命。艳丽转向了艳红,屁股有些别扭的撅起,向下慢慢坐的时候,阴沪却没有对准我的嘴唇,而是用荫唇夹住了我的鼻梁,大概觉得很是舒服吧,她竟然骑在我的脸上,把我的鼻尖夹进她的荫唇之中厮磨了起来。我在下面大口的喘着粗气,觉得鼻子被压得重重的,Yin水顺着鼻梁骨淌下,把鼻孔都快给塞住了,害得我不敢用鼻子呼吸,只怕把Yin水吸进去,眼睛就看着她的股沟晃来晃去,红红的荫唇不时把Yin水带的洒在眼睑上。艳红也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在下面加劲的颠动着自己的屁股,把我的鸡芭给压得酸酸的。她看着艳丽已经坐好,不待艳丽说话,便把一张小嘴压了上去,把她姐姐的嘴唇含在口中,津津有味的吸吮着。一双手还自发的抓住了艳丽的两个大Ru房,这下可好,她还有了缰绳,更加颠动的带劲。艳丽被爽的头都有些晕眩了,手足无措之间,便也抓住了艳红的两个溜圆的Ru房,狠狠的抓揉着。我在下面实在是忍无可忍,都快要透不过气来了,两手上托,托住艳丽的屁股,往前一些,使她的阴沪对住了我的嘴唇。我把嘴张开得大大的,把她的荫唇整个的含在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直把艳丽吸的身体猛地一个痉挛,嘴还被艳红含着,叫又叫不出来,便两手用力狠狠的抓了一下。艳红倒是松开了口,“啊”的发出了一声尖叫,身子向上一提,却又狠狠的向下一坐,把我的腿差点都给震的没有知觉了。我只觉自己的嘴里不多时便已经满满的都是Yin水了,偏偏仰面向上,不好吞咽,只能艰难的蠕动着喉咙,一点一点的咽下去,却是再也无法向内深吸了,只好吐出她的荫唇,把舌头伸了进去,用力的舔着。艳丽的荫唇之间,那一颗小小的珍珠甚是有趣,硬硬的却又光滑异常,我的舌尖一碰上去,艳丽的屁股就是一抖,想要往上逃走。害得我的手一会儿得向上托着她的屁股,一会儿又得抓着不让她跑掉。艳红和艳丽现在倒是较上了劲,两个人也不亲吻了,都抓着对方的Ru房,狠力地揉着,嘴唇张开,一声赛一声的“啊……啊……”叫着。艳红也不再象刚刚骑上去那么英姿飒爽了,倒像是经过一场恶仗一般,无力的坐在我的身上,只是偶尔想起才扭动一下屁股,还得我一心二用,一边舔着艳丽的蜜|岤,一边还的向上挺动着鸡芭,插着艳红的小|岤。我见她们两个人都没有多少力气了,艳丽先前就已和我来了一场盘肠大战,艳红虽然身体好,可是却没有停歇,一直在我的身上颠跳着,小|岤每一次都被我的鸡芭洞穿进去,早已是浑身酸软无力了。我想,终于轮到我这个骑士来发发威风了,可怜我这么半天竟然是一直被人骑在身下。我拍拍艳丽的屁股,托着她送到一边,艳丽松开了抓着艳红Ru房的手,瘫软在那里喘息去了,也顾不得自己的Ru房还被艳红扯的生疼。艳红却还舍不得放开她的Ru房,侧着身还抓在手里,眼睛眯缝着,头来回乱摆着,嘿嘿的傻笑着。我坐起了身子,感觉自己的脸上,嘴唇间,身子下巴到脖子里全部都是艳丽流出的Yin水。我掰开了艳红抓着艳丽Ru房的手,笑着对艳丽说道:“你看这丫头,都快要晕死过去了。”艳丽却也比得艳红好不了多少,听了我的话也不回应,只是从鼻子中微微的哼了几声算是听到了。倒是艳红还伸手胡乱抓着,叫道:“我要奶奶,我要奶奶!”我抱住她的腰,把她的身子放倒,想了想,还是没有把鸡芭抽出来,而是把她的腿抓着向她胸前一屈,用手压住,鸡芭深深的顶在荫道之中,狠狠的压着,在里面抽动起来。“啊……啊……”艳红随着操动的频率抑扬顿挫地滛叫,一声快似一声,一声紧似一声!鸡芭在荫道里涨的挺挺的,我一圈圈的转动着屁股,鸡芭在荫道里旋动着,左右的撞击着肉壁。转了几下之后,我又把鸡芭插在里面一撅一撅的向上挑动,用鸡芭的根部使劲的压着她的阴Di。艳红大口的喘着粗气,身子象蛇一样的扭曲着,臀部向上抬着,做着最后的挣扎。终于她“哇”的喊了一声之后,身子一僵,松软了下去,叫道:“噢…嗯…饶命……啊……我要死了……大鸡芭哥哥……饶…饶了小妹吧……唔…舒服……啊……舒服死我了……啊……“她平展着身体躺在那里,嘴唇无力的哆嗦着,连番的高嘲一浪高过一浪,她的身体都疲乏了,一个接一个的高嘲把她给融化了。我抽出湿淋淋的鸡芭,扭头看向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的艳丽。鸡芭突突的颤着,像要待人而噬的蟒蛇。艳丽正看的是惊心动魄,心神激荡,浑身燥热难耐之下,拼命的扭动着自己娇柔的身躯,嘴巴大张,吐着热乎乎的香气,瞪着一双媚眼儿,射出饥渴的目光。我不待她动作,便移到她的腿间,双手捧住她的臀儿,鸡芭抬高,对准她的阴缝儿,一下便洞穿了进去。然后也不歇息,高起高落,每一下都是力道十足,动作是越来越快,越插越深、越插越狠。艳丽感受着愈来愈加强烈的快感,渴望的眼神已变得迷离而分散,长辫子甩动着,两||乳|也不停地晃动,配合那传来强烈磨擦的快感,细腰玉臀不停地向上挺动摇摆着,发出阵阵的滛声浪叫,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单。其实我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可是艳丽娇媚滛荡的样子让却愈加的兴奋,便更加使劲的把鸡芭插入她的荫道深处,她越呻吟得销魂,我冲刺的便越快速。艳丽的身子摇摆着,就如激流中的一叶小舟,鸡芭在小|岤中抽锸磨蹭带来的快感象浪潮般一次又一次的淹没着她,阵阵酸麻舒爽的快感向全身扩散开,那种剧烈的滋味使得她不禁忘情地娇呼浪叫∶“喔……喔……太……美了……我……喔……天……啊……顶……死我……啊……了……噢……又……啊……顶到……啊……了……啊……啊……“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快要不受控制了,却听得艳红在那边颤悠悠的呻吟道:“表哥,记得我要吃津液哦!”我急忙强忍住一口气,把鸡芭抽了出来,送到艳红的脸前,鸡芭哆嗦着,就要喷射而出了。艳丽却晃悠着凑了过来,呻吟道:“好哥哥,我也要吃!”艳红张开了小嘴,含住鸡芭,轻轻的一吸,艳丽却伸出细巧的舌尖,舔住了鸡芭的底端。我再也忍不住,鸡芭向前一顶,便觉腰间一酸,Jing液便喷射了出去,艳红猝不及防之下,不禁“唔”的一声,Jing液从她张开的小嘴处向下滴落着。艳丽见状,用手抓着鸡芭就往自己的嘴里塞,可是鸡芭连连的射着,从艳红的口中出来,直射了她们两个满脸都是。我们相视一眼,不禁都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艳红一边咳着,一边舔着自己唇边的Jing液说道:“表哥的津液果然很是好吃哦,我以后可要每天都吃哦!”我用手一抚额头,做仰面栽倒状,她们两个嘻嘻笑着,凑了过来,一边一个被我搂在怀里,我忽然想到,如果把华姨也拉到床上一起来,不知该是何等的快活情景。(十六)第二天一早,我醒来只觉的自己浑身被压得酸痛,仔细一看,才发现艳丽和艳红一人压住了我半边身子,两人还各把一只手压在了我的脖子上,好象害怕谁会吃亏似的。我勉强把身子从她们之间挤了出来,这两姐妹还睡得正沉,昨夜她们两个都是那么的疯狂,也不知道各泄了多少次,看来是累得不轻。我含笑看着这两姐妹睡觉的样子,她们的性格不一样,睡着了也各是不同,艳丽睡得安宁,面色显得很安祥,呼吸很轻,似有似无的样子,身子静静的一动不动。一条大辫子摔在背后,黑油油的像是一条小蛇。她的手还保持着刚才搂着我脖子的姿势,身子趴着,一条腿曲着,一条腿伸直,从臀沟里露出半段红红的肉缝儿。艳红却在我起身后,也翻了个身,睡得仰面朝天,四肢张的开开的,嘴巴睡着了还嘟嘟着,显示着她好胜的性格,两只眼睛在眼睑之下还溜溜的滚动,睡着了也不得安生。两只挺拔结实的Ru房如小兔一般,随着她的一呼一吸,在微微的颤动着。腿儿张开,那嫩嫩的阴沪整个显露着,两片荫唇依旧张开,里面的嫩肉儿微微的蠕动。在荫唇的周围,还有一些凝结了的,白色的斑块。我不想打搅她们姐妹二人的睡眠,悄悄的下了床,伸了个懒腰,捡起了扔在地上的衣服套上。出的房间,客厅里静静,厨房里传出了做饭的响动,原来是华姨早已起来在准备早餐了。我想起了昨晚临睡前的那个想法,心神一荡,现在趁着那两姐妹还在睡觉,正是跟华姨说这件事的好时机。厨房中,华姨穿着一件宽松的露肩长裙,显得她很是丰腴,尽显着成年妇女身体的饱满。艳丽姐妹如果说是初放的花朵,那么华姨就是那成熟的尽显着诱惑的果实,让你忍不住要一口吞在腹中。我踮起脚尖,悄悄的向她身后摸去。哪知道华姨先前一直不动,却在我的手快要触到她的臀部时,却猛地一个转身,拿着一个饭勺向我的手上敲去。我吓了一跳,急忙闪躲,避开了这突然袭击。华姨却继续拿着勺子向我的肩上敲去,一张俏脸,面如秋水,竟然有几分肃杀之气。我连遭袭击,看着华姨严肃的样子,却不知道自己一大早哪里触了她的霉头,急忙把勺子抓在手中,叫了一声:“华姨?”华姨把勺子抽了抽,没有抽动,冷冷的一笑,鼻中“哼”了一声,说道:“你还有脸叫我华姨,我倒要问你,你什么时候又把红儿给弄上了手?你说,你究竟对我们母女是什么居心?”我不由心下明白,看来华姨昨夜也未曾睡得好觉,现在一来是质问我不经她允许就对艳红下手,二来是在我的身上发发昨夜的怨气。只怕那个假棒棒昨夜又不得轻闲了。我不由暗中一乐,脸上却不敢带出笑来,作出一副可怜之极的样子,说道:“华姨,你可真真错怪你的好侄儿了,你先听我说,听完了,我再任华姨打骂,决不反抗。”说着,松开了手里的饭勺。华姨把勺子在灶上一磕,银牙轻咬,狠狠道:“我倒要听听你个小冤家还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