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东方铃雨夜-第33部分

东西不止这一件”
  帕秋莉伸出手,把自己睡帽上的一个金黄铯的月亮状饰品摘了下来
  “喏,你偷走的现在又多了一件了”
  帕秋莉把那个饰品放在手心,伸到了爱丽丝前面
  “……哼,你说不定也偷我的东西了”
  爱丽丝从腰间的口袋里拿出两个人偶
  “喏,暂时被你偷走而已,以后我会拿回来的”
  放在爱丽丝手心的,一个是上海,另一个似乎是未完成的人偶
  “这个未完成的,你要好好照顾”
  “哼”
  帕秋莉一把抢过两个人偶,顺便把那个饰品塞到爱丽丝怀里,转身飞了回去
  “要你管”
  低低的嘟哝一句,帕秋莉回到了地上
  刚一碰到地面,帕秋莉就昏了过去
  长时间的超负荷运行魔力,她再也撑不住了
  “砰!”
  清脆如钵破碎的声音,爱丽丝抬起头看了过去
  芙兰朵露周围,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漆黑
  那并不是黑夜,而是什么都没有的空洞
  什么都没有
  在芙兰朵露那把剑的周围,一切东西都会走向毁灭
  一切都会不复存在
  芙兰朵露似乎很吃力的举着那把剑
  “禁忌【莱瓦汀】!”
  黑色的恶魔尾巴,仿佛是那漆黑的过去
  以及漆黑的未来
  此时,这片要消失掉一切存在的漆黑,朝着爱丽丝接近了
  “噗”
  这片漆黑,插进了爱丽丝的心口
  从她的心口处,她的身体,以及周围的一切,开始摧枯拉朽一般的粉碎着
  爱丽丝笑着,双手握住了那把漆黑的剑
  “以后,好好和你姐姐活下去”
  “不要像我一样”
  爱丽丝体内涌出最后的魔力,无尽的黑色雾气从芙兰朵露身上流向了爱丽丝
  爱丽丝的身体在渐渐破碎,而芙兰朵露的神情,却渐渐恢复了正常
  当芙兰朵露重新睁开她那清澈的双眼之时,爱丽丝已经几乎完全消失了
  “爱丽丝姐姐!”
  她急促的喊了一声,然后看到了最后的一点东西
  是一只白皙的,挥手告别的手掌,转瞬即逝
  但是,那把剑的毁灭不会因为爱丽丝的消失而停止
  在爱丽丝完全消失之后,那把剑周围的空间也渐渐开始破碎
  整个城市,都开始渐渐破碎
Ch.33 风神
  早苗从来都是个无信仰者
  这倒不是与生俱来,而是受她的“妈妈”影响的
  早苗曾经想信仰某个神,然后就跑去告诉了她的“妈妈”
  早苗记得,她妈妈告诉了她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所谓信仰呢,不过是脆弱的人类想找点依靠罢了,没什么好稀奇的”
  早苗妈妈,一边做着饭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
  “脆弱?人类怎么会脆弱呢,妈妈,人类不是世界上最强的动物吗?”
  早苗觉得无法理解
  “是艾最强”
  早苗妈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远远的看了一眼黄昏色的窗外
  “同时,也是最弱的”
  “人类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黑暗,所以他们必须要找一些东西来信仰,借此稍微填补一下心里面的空洞”
  “那那个被信仰的神岂不是很可怜?”
  早苗咬着手指,很认真的思考
  “可怜?怎么说?”
  早苗妈妈对于早苗的想法有些惊讶
  “你想艾如果说人类是以这种理由去信仰神的,那么神岂不是被欺骗了吗?”
  “一直被蒙在鼓里的神,还笨笨的去保佑人类,真可怜”
  “噗嗤——”
  早苗妈妈笑出声了
  “妈妈,有什么好笑的嘛!”
  “没有没有……”
  早苗妈妈摸摸她的头,笑道
  “我倒是觉得,如果神知道有早苗这样的孩子,它会很高兴的”
  “是是吗?”
  “不过呢,我觉得神没什么值得信仰的”
  “哦?为什么?”
  “她们不过是靠着人类的信仰而存在,和人类也就是相互利用……况且——”
  早苗妈妈叹了口气
  “不过都是一群可怜存在的罢了”
  “我不明白,妈妈”
  “呵,你才这么鞋怎么可能明白”
  “哼!我不小了!”
  “是是是——”
  直到现在,早苗也没有信仰
  都是一群可怜人罢了
  所以,早苗其实根本不相信她真正的妈妈是被神奈子杀掉的
  因为,她们都是一群可怜人
  无论是神奈子,还是诹访子
  尤其是,在知道她们的过去之后
  “神奈子大人,您还是告诉我真相吧”
  一直在发呆的早苗,从神奈子的结界里站了起来
  “真相?什么真相?”
  神奈子略微有点吃惊
  “没有必要瞒我,神奈子大人”
  早苗虽然站得摇摇晃晃,但是眼神很坚定
  “我不相信您,会做出这种事来您这么说,无非是想让我以复仇的心态活下去,在您‘离开’之后是吧?”
  “……”
  十几年的生活,早苗虽然不是了解神奈子的全部,但是神奈子是如何一个人,无论如何早苗都是一清二楚的
  “……哈哈——”
  神奈子突然笑了起来
  “诹访子猜得对,我根本瞒不了你”
  然后,早苗得到了她想知道的东西
  不过,却远比她想的简单
  当初,早苗的父母确实是在车祸中去世了,而神奈子只不过是刚好路过而已
  “唉,真是可怜……”
  神奈子远远的看着车祸现超叹了口气
  有的时候,人类的东西总是会毁掉人类自己
  比如车子,比如撞上早苗家车的那辆高速跑车
  正当神奈子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看到了某些东西
  车祸现场的旁边,有一个淡淡的白影
  并不很清楚,只是一个淡淡的影子,仿佛是一个女性的轮廓
  那个淡淡的影子,忧伤的看着损毁的车子里面
  原来,车子里面除了已经死去的两个大人,还有一个孩子
  那个影子依旧在深深的看着车子里的孩子,带着深深的眷恋
  神奈子觉得心口很酸
  她一咬牙,用自己的神力救下了那个濒死的孩子
  在那之后,那个孩子成为了孤儿,没有亲属愿意收养她
  然后,神奈子就收养了她当然,抹掉了她那一段的记忆
  “或许,那一瞬间我只是为了神明的自觉,才去做的吧”
  神奈子告诉了早苗事实,略带嘲讽的说道
  “可惜,我不过是个被人唾弃的神明罢了”
  “不”
  早苗走到神奈子前面,看着她
  “您是一个伟大的神明,永远都是”
  早苗伸出双手,抱紧了神奈子
  “原谅我,神奈子大人,我不能叫您‘妈妈’但是,您一直都会是我的妈妈”
  “……”
  神奈子什么都没说,只是也抱紧了早苗
  “轰——”
  城市的另一边,传来了一阵阵的爆裂声
  “神奈子大人,那边是?”
  “早苗,其实很多事情的原因都很简单”
  神奈子看了一眼,说道
  “比如说爱丽丝,她仅仅是为了作为‘姐姐’的责任,就打算牺牲掉一切,包括她自己”
  “为什么?”
  “爱丽丝的妹妹是位伟大的神明,为了所有的生灵,牺牲了自己但是,贪得无厌的生物们,还没有享受完神明的庇护,就开始打起主意来”
  “然后,她就不相信神明了当然,我也是”
  “您本来就是……”
  “呵”
  神奈子冷笑一声
  “早苗,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神明们,都是一群可怜的人”
  “嗯,记得”
  “所谓神明,都是被人类圈养的待宰羔羊罢了挥之即来,弃之即去”
  “当耗完了最后一点剩余价值之后,就被抛弃了”
  “……那,爱丽丝她想做什么?”
  “她仅仅是痛苦于没有保护她的妹妹,想把她复活当然,复活一位神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她的妹妹”
  “……”
  “对于这一点,爱丽丝自己是最清楚的费那么大功夫,借‘恶魔之眼’芙兰朵露的手来毁灭掉自己,试图去完成‘那个仪式’,不过是稍加安慰罢了”
  “我不明白”
  “爱丽丝的肉体,是她妹妹的神之体的部分化成,可能爱丽丝觉得自己有愧于她妹妹吧,选择了以这种方式去向她的妹妹道歉”
  “您为什么不阻止她?”
  “这是她自己的意志,也是她作为魔界公主的骄傲我没有资格去阻止”
  “早苗艾你可是让诹访子为之骄傲的后代啊”
  神奈子突然仰起头,轻声说道
  “神奈子大人!您……”
  早苗觉察到了某些事情
  “呵呵……我也该去和诹访子见面了……”
  神奈子温柔的看着早苗
  “……”
  “好好活下去,早苗,作为一阵‘奇迹之风’……”
  神奈子一转身,就化作了一阵星光,湮没在了浓浓的黑雨之中
  “哗啦——”
  黑雨仿佛大了几倍,隐隐夹杂着清脆的破裂声
  早苗远远的看过去,城市从某处开始渐渐碎裂了
  这个熟悉的城市,此时渐渐变得陌生
  熟悉的人,熟悉的事,熟悉的过去
  全都变成了不熟悉的未来
  或许,已经没有未来的也说不定
  “神奈子大人,您说要让我活下去,但是……”
  早苗能看到,芙兰朵露的那把怪异的黑色之剑已经插进了爱丽丝的心口,一如神奈子所说
  “为什么,神明要为人类付出那么多,却得到这种结果?”
  从爱丽丝的心口开始,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渐渐碎裂
  “爱丽丝,神奈子大人,诹访子大人……一个个都是那么好的人,为什么都是这种结局?”
  早苗不明白
  神奈子消失了,诹访子也消失了
  而爱丽丝,也即将消失了
  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世界?
  为什么付出的人,得到的却是恶报
  为什么种下善因,却得到恶果
  帮助别人,难道不对吗?
  拯救别人,难道不对吗?
  为了利益,就可以舍弃掉一切吗?
  难道,没有人拥有一个纯净的灵魂吗?
  难道,没有人拥有灵魂吗?
  神明们都怎么了?
  人类们都怎么了?
  这世界怎么了?
  早苗完全不明白
  翠星石消失了,水银灯不知下落,自己又变成孤身一人了
  “神奈子大人,您说我要作为‘奇迹之风’活下去,但是……”
  “但是,我完全无法相信会有‘奇迹’存在艾这个世界……”
  早苗冷笑着,看着黑色的雨水从自己指缝间流下
  “那些强大的神明们呢?那些强大的人类们呢?为什么没有人来改变眼前的这一切?”
  早苗的心渐渐冷了
  “我不信仰神明,从来都不”
  “我只信仰自己,以及亲人”
  “有什么奇迹之风,尽管刮起来好了”
  “给我刮起来啊”
  早苗怒吼着,她红着眼睛怒视着黑色雨水浸透的世界
  “说什么不知所谓的‘奇迹’……倒是给我出现啊”
  早苗衣服上的丝带,微微飘了起来
  此时,远隔千山万水的某处小屋之内
  “哇啊艾真是好久没有过这么清爽的风了”
  某个头发胡子全白的老人,眯着眼睛坐在桌子前,一副享受的样子
  “嗯,看来又多了一个真正的神”
  他在面前的纸上,似乎写着什么东西
  “虽然还不成熟……成长起来,或许会是真正的‘奇迹之风’也说不定”
  写了半天,似乎完成了工作
  “趁着有这么舒服的风,补个觉好了……睡觉睡觉——”
  他爬回了床上,缩到了被子里
  “小小的‘奇迹之风’——”
  “加油吧”
  回到破碎的城市
  早苗身边的风,越发的大了
  没一会,已经是铺天盖地,变成了一只无比强烈的龙卷风,卷进了一切
  无比强烈的风,席卷着每个人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
  爱丽丝消失的地方,掉下了一只怀表
  这是爱丽丝一直随身携带的
  此时,那只怀表在强烈的风中,指针在微微的晃动着
  早苗仿佛失去了意识一般,呆呆的立在风暴的中央
  “呜——”
  强烈的风,毁天灭地一般
  怀表的指针始终在晃动着,但是始终没有跳动
  风暴还在渐渐扩大
  早苗的眼睛里,隐隐失去了光彩
  突然,风暴之中,隐隐出现了一个人影
  淡淡的白色影子,以及身后的白色双翼,白色的长发
  她飞到早苗前面,认真地看着早苗
  似乎是叹口气的样子,她伸出手指点了一下早苗的眉心,然后转身飞到了那块怀表之前
  她捡起怀表,深深的凝视着爱丽丝消失的地方
  良久,她低下头,拿出那块怀表
  伸出手指,在空中划着不知名的轨迹,怀表的指针开始剧烈跳动了
  食指一点,她完成了自己的动作,而怀表的指针跳动了
  没有向前,也没有向后,而是向着上方,跳动了一格的位置
  似乎是很无法理解的事情:原本是平面的表盘,上面的指针却朝着立体的方向上跳了一格
  做完这些之后,她蹲下身子,轻轻的把怀表放在地上,然后再次看着前方
  然后,愈来愈大的风暴,席卷一切
Ch.END 风秋之惑
  现世的清晨,一如既往的清晨
  湛蓝的天空之中,淡淡的漂浮着几朵白云,时不时有只鸟飞过
  “是莲子艾早上好”
  早茶店的老板,对着推开门的女孩打了个招呼
  “阿姨,今天也很早啊”
  宇佐见莲子,笑嘻嘻的跳进了早茶店
  “还是老样子吗……哎呀,哈恩小姐这是怎么了?”
  老板正打算吩咐店员去弄早餐,突然看到了莲子身后迷迷糊糊的玛艾里贝莉·哈恩
  似乎是没睡醒,玛艾里贝莉半睁半闭眼睛,一只手抓着莲子
  莲子把玛艾里贝莉拉到桌子旁边,扶着她坐下
  “阿姨,我的还是老样子梅丽的话,来份红茶点心吧”
  莲子想了想,对着老板说道
  “嗯”
  老板点点头,略微注意了一下玛艾里贝莉
  “哈恩小姐……不要紧吗?”
  “没事,她只是没睡好”
  莲子摇摇头,也坐了下来
  “唔……我去给哈恩小姐做点醒神的东西吧”
  “谢谢阿姨”
  老板走了进去,留下宇佐见莲子和玛艾里贝莉两人
  “梅丽……”
  莲子略微有点的的摇着玛艾里贝莉
  “嗯?”
  梅丽,也就是玛艾里贝莉,稍稍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莲子?”
  “你好像有点……”
  莲子拄着下巴,细细的观察着梅丽
  “感觉有点奇怪……”
  “是吗”
  梅丽摇摇头,使劲撑着眼皮,张开眼睛
  “莲子,昨晚我好像做了很多梦”
  “哦?”
  “很多血,到处都是血……”
  梅丽闭上了眼睛,幽幽的说道
  “我还记得那个冰凉的触感……一个怪物冲进房间里面,先是杀掉了你,然后就是我……”
  莲子默默的听着,没有打断她
  “天空中一直下着黑色的大雨……黑色的云好像要压碎我们一样……”
  “整个世界,都开始崩溃……”
  梅丽睁开了眼睛,略带惊恐
  “呵呵,够了,梅丽”
  莲子笑笑,打断了她
  “那毕竟只是个梦,不是吗?”
  “或许吧……”
  梅丽折,表示同意
  “莲子,还有哈恩小姐,你们的早餐来罗~”
  就在这时,老板端着一个盘子出现了
  “来,二位慢用~”
  “谢谢~”
  莲子接过盘子,把其中一份放到了梅丽面前
  “好好吃一顿吧,梅丽”
  “嗯”
  清晨略带青涩的阳光暖暖的从窗子透进来,洒到了餐桌上
  梅丽没有告诉莲子,她觉察到了境界的某些变化
  硬要做个比喻的话,原来是黑色的境界,现在变成灰色了
  总之,是起了很奇怪的变化
  而且,她并不觉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只是个梦
  咬了一口蛋糕,嘴里还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不管如何,现在一切都好,这就够了
  就算有血腥味,蛋糕的甜味还是充斥了口中,一股暖暖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果然,食物有着改变一切的能力呢,莲子说的没错”
  这么想着,梅丽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呵呵——”
  看着梅丽终于有了活力,莲子笑了起来
  她也有些事情没有说出来
  昨天晚上,她也做了一样的梦
  或许那就不是梦
  宇佐见莲子,她可以随时随地感知自己的位置,以及时间
  而昨晚和今天,她感觉到了奇怪的东西
  没有位置而且,没有时间
  或者说,昨晚到现在,时间起了某些微妙的变化
  时间起了变化?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尽管从来没有出过错
  算了,现在一切安好
  这就够了
  “哎哎,莲子你干嘛呢!”
  往梅丽的盘子里抢过一块蛋糕,莲子一口便吞了下去
  “嘿嘿,我看你吃得一副满足的样子,忍不住嘛——喂!你怎么也抢我的!”
  “哼,这叫做以牙还牙!”
  “哎呀呀,真是有活力呢”
  一旁的老板看着二人闹得不亦乐乎,笑着摇摇头
  她把手中的最后一只杯子擦干净,放到了柜台上
  “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呢”
  灿烂的阳光,映在了纯净的钵杯上
  虽然是清晨,但是街上人并不少人们都在悠闲的逛着街,享受着这温暖的阳光
  布料店的店长,看到了熟悉的人影,笑着迎了上去
  “啊呀,这不是帕秋莉小姐吗?您早”
  “嗯,店长也早”
  紫发紫袍,正是帕秋莉
  不过,她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眉宇间有一股淡淡的忧伤
  “今天想买点什么?”
  店长习惯性的问着,不过却仔细的瞟着帕秋莉
  “嗯?怎么了吗?”
  察觉到店长的异样,帕秋莉问道
  “艾对不起我只是觉得您有些奇怪……对了,您帽子上那个金黄铯的月亮呢?”
  帕秋莉淡淡的一笑
  “丢失了,不小心”
  “哎呀,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我一直觉得那个饰品很好看呢”
  “嗯很重要的东西,却就这么丢掉了”
  帕秋莉微微仰起脸,阳光下的她略显憔悴
  “对了,那位‘人偶怪人’小姐没有和您一起来吗?您们向来都是一起的”
  “她啊”
  帕秋莉笑了笑
  “去其他城市演人偶剧了,很多孩子们喜欢她呢”
  店长听了,脸上露出明显的失望
  “那可真是可惜……我和我家孩子一直都非常喜欢她的人偶剧,但是以后可能很难看到了”
  “哦?你喜欢她的人偶剧?”
  “嗯!”
  店长用力的点头
  “那位小姐的人偶剧和其他的不一样,总觉得有些什么特别的东西……”
  “特别的东西?”
  “嗯……”
  店长苦苦的皱着眉,在想着怎么形容
  “对了!就像是在演真人剧一样,那些人偶都有着活生生的气息,我能感觉到她们很开心,看的人也会很开心”
  “呵呵,是吗?”
  “嗯!每次看完,我们都会觉得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帕秋莉的脸色略微好了一些,她走到一些布料前面
  “也许,是因为她真正的喜欢着那些人偶,而不是把人偶当做赚钱工具吧人偶也回应了她的感情,不是吗?”
  “嘿嘿,还是帕秋莉小姐厉害,一下就说中了我的感觉”
  店长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着
  “对了,您需要什么?”
  帕秋莉从怀里拿出一个有些不完整的人偶,给店长看了看
  “我想给这个人偶做一件衣服,你帮我看看哪种布料好一些”
  “没问题!”
  店长接过人偶,仔细的看了看
  “您的人偶似乎有些不完整呢……衣服的话,这个红色的,或者这个蓝色的都不错”
  “蓝色吧,我比较喜欢这个”
  “好嘞!”
  店长拿起那块蓝色的布料,仔细的包好,然后给了帕秋莉
  “店长,多少钱?”
  “呵呵,您尽管拿去,不用钱的”
  “这……”
  “没事没事~”
  店长笑着摇手
  “我们都是‘人偶怪人’小姐的人偶迷,不是吗?”
  “……”
  帕秋莉怔了一下,随即转身出门
  “谢谢了,店长你是个好人”
  “不用客气,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
  “我没有说这个”
  帕秋莉仰起脸,说道
  “嗯?那是……”
  “没什么”
  她摇摇头,走出了店门屋外的阳光,一如既往的温暖
  帕秋莉并不打算直接回去
  蕾米在收拾着东西,而芙兰起的太早了,被蕾米训了一顿,让她乖乖回去睡觉
  “芙兰,待会我们还要赶路,你起那么早待会会打瞌睡的!”
  “什么嘛,芙兰要帮姐姐收拾东西的!而且,姐姐你不也起那么早吗?”
  “切,小孩子就应该回去睡觉!”
  “姐姐和我一样高,也是小孩子!”
  “呃……可恶!你这孩子居然敢这么说!”
  “哇啊姐姐不敢了,芙兰这就乖乖睡觉去!”
  芙兰朵露吐吐舌头,迅速跑回了房间,缩回了床上
  蕾米莉亚摇摇头,顺便看向了一个放在桌子上的人偶
  “这个……还是让帕琪自己带着吧”
  芙兰朵露没有了某些记忆,而灵魂上的家族诅咒也莫名的消失了
  说是莫名,其实蕾米莉亚还是知道为什么消失的,只不过现在去提起这件事,也没什么意义了
  而且,她看到了某些东西的变化
  自己芙兰朵露以及帕秋莉的命运,暂时消失了
  用“消失”两个字的话,或许不大准确确切来说,是被“隐藏”起来了
  虽然感觉不到,蕾米莉亚还是能隐隐觉察里面的意义
  那些“大人物”们,暂时应该察觉不了自己的行踪了
  后面要做的事,就是找个安全的地方,不用再流浪下去了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自己也不用再演戏了
  演那出每天让自己心灵流泪的戏
  不知道,这算是谁给的礼物
  一份对于蕾米莉亚来说,无可比拟的礼物
  街上的帕秋莉,此时退下来
  因为,她遇见了一个熟悉的人
  “早苗妈妈——艾不对,神奈子大人,你好”
  “帕秋莉小姐,早啊”
  来人正是八坂神奈子
  此时,她正在挑选着某些东西
  “青蛙布偶?”
  帕秋莉对于神奈子的品味,产生了很大疑问
  “可不是我想要的,这种玩意……”
  神奈子对于帕秋莉那奇怪的眼光,感到浑身发麻
  “都是诹访子那个家伙,喜欢这种奇怪的玩意……我就无法理解了,这么丑的玩意,居然会有人喜欢”
  神奈子拉着个脸,絮絮叨叨的说着
  “而且艾早苗居然也喜欢这个……天呐,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越说越激动,神奈子都快仰天长啸了
  “神奈子大人,请淡定”
  帕秋莉觉得自己完全能理解神奈子的想法
  “唉……算了算了,买就买吧”
  神奈子嘟囔着,一边很不情愿的把两个青蛙布偶塞进口袋里
  “诹访子大人和早苗小姐都好吗?”
  帕秋莉偷偷一笑,问道
  “嗯,这两个家伙好着呢!大清早的就去逛街了……为什么都是逛街,我却要跑来买这些玩意啊啊啊”
  “神奈子大人,请淡定”
  “唉……”
  神奈子叹口气,转向了帕秋莉
  “那么,帕秋莉,你和蕾米莉亚她们……打算离开吗?”
  “嗯”
  帕秋莉点点头
  “我们得离开了,毕竟我们是别人的房客,还一直欠着房租呢”
  虽然是开玩笑的话,但是神奈子却感觉到一阵阵的心酸
  “帕秋莉,你……”
  “没什么,神奈子大人,她是以自己的意志去的,我们应该为她高兴,不是吗?”
  帕秋莉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声音略显颤抖
  神奈子仔细的盯着帕秋莉,沉默良久
  “对啊”
  神奈子开口了
  “我们这些得到礼物的人,没有资格去评说送礼的人”
  “让我们从噩梦醒过来的她,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我们应该高兴才是”
  帕秋莉淡淡的笑着
  “高兴……吗”
  神奈子走出门去
  “我该走了,帕秋莉”
  “嗯”
  “祝你们一路顺风”
  “神奈子大人,也祝你们一路顺风”
  神奈子略略吃惊的看着她
  “你们也打算走,不是吗?”
  “呵呵,看出来了啊”
  神奈子笑得有些难受
  “总觉得,这片土地,有着很多想和不想回忆的东西……还是离开比较好”
  “对艾很多想和不想的回忆”
  帕秋莉喃喃自语
  清晨的晨风,带着几丝微凉的气息街道旁边的树,叶子都渐渐黄了
  帕秋莉捉住一片飘舞的黄叶,放在手心
  “秋天了,呢”
  “嗯”
  神奈子也出神的看着黄铯的树叶
  “凋敝的季节,亦或是——”
  “收获的季节,对吧?”
  “嗯”
  “再见了,帕秋莉”
  “嗯,神奈子大人也再见”
  神奈子转过身,淡淡的说道
  “帕秋莉,还是想开一些吧我能感觉到,你的内心正在哭泣”
  “喔,是吗?”
  “哭泣的风,从你心里面吹了出来呢”
  “不会的”
  帕秋莉,淡淡的摇头
  “心这种东西,早就死掉了”
  “死掉的东西,会哭吗?”
  “……”
  推开门,蕾米已经收拾完了东西,而芙兰朵露正靠在她肩膀上打瞌睡
  “回来了艾帕琪”
  “嗯”
  打了个招呼,帕秋莉把桌上的那个人偶收到自己怀里
  “那么,走了吗?”
  蕾米看着帕秋莉,语气略微奇怪的问道
  “……”
  帕秋莉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的从客厅走开,走遍房间的每处角落,然后又回到客厅
  “走吧,我们欠了那么多的房租,再不走的话房东大人应该生气了”
  “嗯,欠了很多很多的房租了”
  蕾米莉亚轻声说道,然后把芙兰朵露摇醒
  “芙兰,醒醒,和房东大人做个告别吧”
  “唔……好的”
  蕾米莉亚和帕秋莉先走出了房间,芙兰朵露最后出的门
  芙兰朵露站在门外,定定的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里面
  她把双手做成喇叭状,搭在嘴前,用尽全身力气大喊
  “爱丽丝姐姐,谢谢你!”
  吹过的风,卷起凋敝的黄叶
  亦或是,收获的黄叶
  东方铃雨夜第二部『现世之惑』,至此完结
St.1 幽梦
  微凉的露
  或许不是露,只是单纯的,模糊空间的雾状物体
  雾非敞,几乎看不到自己脚尖zee
  听到了低诉
  缓缓的,幽幽的,似远似近,忽远忽近
  似乎在自己耳边,又似乎在自己脑海
  或许,似乎是自己的
  罪人在低诉,忏悔的低诉
  脚边的花妖艳似火鲜红的花瓣仿佛浸透了溅出的鲜血
  雾气又浓了
  那是死者的眼泪
  或是忏悔,或是罪恶,又或是仇恨
  罪人的泪水,化作了挥之不去的雾
  似乎永无止尽的路,永无止尽的雾,以及永无止尽的花
  妖艳的花,仿佛野草一般开满遍地
  这是彼岸花,开在此岸与彼岸的交界,以死者眼泪为食,尤其是罪人的眼泪
  漫山遍野的彼岸花,仿佛是鲜血的后一般
  所有的愤怒,仇恨,嫉妒,罪恶,善良,眷恋,不过都是彼岸花的养料
  这里,什么都有
  也什么都没有
  很多的灵,永无止尽的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迷眠,迷路之刑”
  迷茫之人,将永远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没有尽头
  迷茫的出生,迷茫的成长,然后迷茫的逝去
  毫无方向,如似迷路
  当受重刑
  当路行至尽头,便是一条河
  此河,谓之三途
  这是每次轮回所必须度过的一道难关
  河里的水不知流向,只是静静的流淌着
  雾非敞,河宽也无法猜测
  一条隐隐的舟,在河上缓缓漂着
  到达这里的灵,将等待引渡
  背负“业”重的灵,乘舟之后,由于比较重,舟会下沉,此时划舟之人便会将此灵扔下舟
  在三途河上掉下水,可不是什么好事
  曾经有灵被扔出舟之后,拼死抓着舟不放手不过,这个灵最终还是沉下去了
  平静的河面,突然伸出成千上万只惨白的手臂,将它狠狠拉了下去,水花都来不及激起
  而所负“业”轻的灵,乘舟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能安全的到达彼岸
  当然,这是惯例,偶尔也有比较特殊的情况
  “各位客官,快点上船啦~~咱要出发了——”
  小野凇町,作为划舟人,更喜欢别人称呼她为“死神”
  照她的话来说,就是:“那当然了,你不觉得‘死神’比较帅嘛?”
  此时,她站在船头大声呼喊着,手也挥得老高
  “再不上船的客官,就得等下一拨了哦~~咱可是手动划,慢着呢~~”
  于是,无数的灵纷纷往船上挤
  似乎是由于职位稍高一些,小町的舟比其他的要大一些,可以称呼为“船”了
  “哎呀,抱歉抱歉,等下一拨吧咱送完这拨就下班罗~~”
  小町挥出手中的巨镰,挡住了后面的灵
  “各位~~”
  小町急匆匆的跑到船头,“轰”的一声把镰刀挂在船头,大声喊着
  “咱开动咯~~”
  发令似的一喊,她开动了船
  河水非常的平静,小町只是稍微划了几下,船就自己慢慢的前行了
  然后,小町就有空做她的事了
  “这位客官,请付钱~~”
  笑眯眯的凑到一个灵前面,小町伸出手来
  灵不能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小町
  “我知道您的想法啦,您又说不了话,只要按照咱的话去做就好了~”
  小町很耐心的解释
  那个灵愣了一愣,然后往腰间掏,掏出一只袋子
  按理说,灵是带不了什么生前的东西的,只能带走自己执念最深的东西
  当然,小町只是为了方便,一概把这些东西称之为“钱”
  小町接过袋子,随意抛了抛
  “唔……居然是金子,咱赚大了的说”
  虽然是这么说,小町却把袋子还给了那只灵
  “沾满了血水和眼泪的金子,晦气~咱可不要”
  小町食指一勾,挂在船头的巨镰瞬间出现在了她手中
  “这么重的‘业’,咱可载不起——抱歉罗~”
  轻轻一挥,那只灵就被小町用镰刀撞出了船
  那只灵在空中慢慢的下落,仿佛一张纸片一样但是,当触到三途河的河水只是,却猛的沉了下去
  仿佛一团金子掉进了河里一般,一沉到底
  看见后面的灵似乎有些马蚤动,小町拍了拍手
  “大~家~不用怕,咱只是收一点小小的费用罢了,没事的~”
  走到下一个灵前,小町笑眯眯的伸出手
  “客官,请付钱~”
  这回递到她手里的,还是一个袋子
  “哇艾居然还是金子,咱今天运气真好~”
  小町把袋子在两手间抛来抛去
  “执念吗……似乎是因为穷困,无法医治重病的亲人……这位客官,您还真是缺钱呢”
  小町笑笑,把袋子抛了回去
  “那末,还是还给您好了下一位~~”
  这次,是一支笔
  “嗯……不被人理解的文字,迫害至死……哇啊艾是个会写字的人呢,咱可真是佩服不过,咱可不会写字,笔还是还给您吧——哇啊”
  小町为了好玩,把笔在手上转了几圈,差点不小心弄飞出船外
  “好险好险……接好,您的笔”
  走到下一只灵面前,小町拿到了一把刀
  刀刃上,似乎还冒着血光
  “哇艾这可真是霸气的玩意……作为将军,杀了成百上千人,却救了国家的成百上千人吗……嗯……唔……哇啊艾咱最烦这种事了!”
  小町气得抓着头发,嘴里乌鲁乌鲁的抱怨
  “虽然这刀不错,不过还是不及咱的镰霸气……本想还给您的,但是您的‘业’不重不轻,这可得由映姬大人来裁决了所以啦,咱就先没收了哦~可以抱怨,但是抱怨也没用喔~”
  小町把刀放回了她自己的“船长室”,然后继续走向下一只灵
  今天,小野凇町的船,依旧在三途河上慢慢的漂着有安心待在船上的,依旧也不乏被扔下船的
  “哎~呀——终于到了!”
  把船靠岸,小町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虽然才是第二班,但是咱有点累的说……那末,翘班吧~”
  小町四处望望,正准备偷个小懒,却看到了某些东西
  “……”
  小町握紧了镰刀,转过身来
  “看来,咱今天不能偷懒了”
  握紧镰刀,她回到了船上
  “偶尔,还是得认真工作一下”
  这回,小野凇町的船仿佛火箭一般,在三途河上疾驰着
  三途河的渡口,成群结队的灵依旧在等着渡河
  小町的船靠岸了,不过这回却有些反常
  她挡在渡口,没有让任何一只灵上船,而是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
  似乎找到了目标,小町眼神微微一缩
  “你,上船吧”
  小町让某一只灵上了船,然后就开动了船
  出发,却不像来的时候那么迅速,而是像往常一样缓慢,甚至更慢一些
  小町默默的站在船头,手拄着她的巨镰
  看似是饮着对岸,不过小町的眼神却有些迷茫
  身为一个引渡者,或者说一个死神,小町觉得这是自己第一次感到迷茫
  小町的眼前,是浓浓的雾,和静静的三途河水
  “这里是此岸和彼岸的交界,三途河”
  小町开口了,不过更像是自言自语
  “这里是交界,汇集着生与死,以及挣扎”
  小町转过身来,眼神炯炯的盯着船上那只默默的灵
  “彼岸花开得越来越漂亮了,但是咱却不怎么高兴”
  确如她所说,比起以前,现在的彼岸花不仅漂亮,数量也多了很多
  “彼岸花开的漂亮,意味着罪人的眼泪越来越多”
  “迷茫之路的迷路者,也越来越多”
  “咱的工作,也越来越重,偷懒都很难了”
  小町看着那只灵
  “那末,这位客官,您是属于那种呢?”
 〃“……”)
  “呵”
  小町笑了笑,说道
  “还是由咱来说吧”
  “哧!”
  一声破空,小町的镰刀停在了灵的额头之前
  “之前说的那几种,您都是,但也都不是”
  “您既迷茫,也不迷茫既罪恶深重,也没有罪孽”
  “正体不明”
 〃“……”)
  小町的镰刀几乎要划到灵的身子了
  两人一直僵持着
  “砰!”
  小町手下一沉,镰刀狠狠地砸进了船身,她转过身去
  “迷眠”
  小町幽幽的声音传来
  “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而做的努力,那仅仅是欲望的体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