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东方铃雨夜-第39部分

梦,然后走了进去
  “幽幽子,找我有事么?”
  拉开门,爱丽丝看见幽幽子正坐在桌子前面看着她
  “……唉”
  幽幽子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
  “爱丽丝,你果真是变了好多……”
  “是吗?我可没觉得我有什么改变”
  爱丽丝听到了,然后坐到幽幽子对面
  “你的眼神,坚定了很多但是,神色,却憔悴了很多”
  “是么”
  幽幽子略带的的看着爱丽丝,双手不安的握在一起
  “爱丽丝……能否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改变这么多”
  幽幽子并不消得到什么答案,她只是仅仅想表达自己的疑问罢了
  爱丽丝歪歪头,表情充满了陌生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呢?”
  “……”
  虽然预料到了结果,但是幽幽子还是很难过
  为什么,她们之间不能互相信任呢?
  爱丽丝眼神一闪,她注意到了幽幽子的表情
  “其实,告诉你也没关系”
  爱丽丝把手搭在桌子上,说道
  “我不过是,看清了一些东西而已一些我一直逃避,却逃避不掉的东西”
  爱丽丝看着光滑的桌面,上面清晰的映着一张充满着嘲笑的面孔
  那不是自己么?
  “一直以来,我都太天真了”
  爱丽丝的声音充满着回忆的意味
  “一边动手杀人,一边却在痛恨自己的手”
  “结果,什么都没有做成,甚至差点放弃了”
  “嘭!”
  爱丽丝一拳砸在桌子上
  “这样的我,对得起‘她’么?”
  幽幽子眉头一皱,她注意到了爱丽丝话中出现了一个“她”
  “所以,我抛弃了我的天真”
  话毕,爱丽丝坐回了原地,面孔恢复了冰冷
  “但是,屠杀的话……”
  幽幽子注意到爱丽丝的目光越来越冰冷,她急忙打住话头
  “我并不是反对的意思,毕竟是那些军队首先要攻打这里的但是,你如此屠杀的话,我怕你走进邪路……”
  幽幽子的声音很轻,她以一种很的的眼光看着爱丽丝
  “邪路?”
  爱丽丝眉头一挑,冷冷的笑了起来
  “杀掉那些那些手上沾满鲜血的军队,难道有错吗?”
  “但是,他们毕竟也是活生生的生命……”
  “那么,被他们活生生剥夺掉的生命,该怎么算?”
  幽幽子话头一滞,隔了一会,她才继续说道:
  “他们做的固然是错事,但是他们的家人……”
  “哼……”
  爱丽丝冷笑几声
  “既然敢做这种事,就得有觉悟!”
  “爱丽丝……”
  幽幽子略带忧伤的看着爱丽丝她觉得,爱丽丝现在的想法有些极端,人也变得冰冷,完全不像刚见到她的时候那么温和
  “幽幽子”
  爱丽丝似乎看出了幽幽子在想些什么,说道:
  “不要对我抱有什么期望”
  爱丽丝站起身,憔悴的身影越发的冰冷
  “过去的爱丽丝,已经死了”
  爱丽丝银牙一咬,脸露狰狞之色
  “被她自己,亲手捅死了!”
  拉开门,然后又狠狠关上,爱丽丝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爱丽丝……”
  幽幽子无力的伸出手去,却什么都抓不住
  “她是抱着怎么样的觉悟,去做这些事的……”
  幽幽子不想说自己能体会爱丽丝的心情
  因为那完全是假话
  没有经历过,而去给予虚伪的同情,对于被同情的人来说,是莫大的讽刺
  但是,幽幽子确实能体会到爱丽丝的感受
  因为,她自己的过去,也并不是阳光灿烂的
  或者说,是一片黑暗来的恰当
  当然,她并不打算让爱丽丝知道
  自己,或许已经走出了阴霾而幽幽子消看到的,是爱丽丝不深陷在她自己的阴霾里
  幽幽子走了过去,靠着门渐渐坐下
  “爱丽丝,不要迷失了自己啊……”
  她喃喃的说着,看向了自己苍白的手
  “真是可笑,我还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
  幽幽子静静地坐着,不再说话了
  而门的另一边,爱丽丝也靠着门静静的坐着
  “迷失自己,吗……”
  爱丽丝听到了幽幽子的低语她抬起头,冷冷的阳光正照在她缠满绷带的手上
  “我已经没有资格去拥有自己了,所以,迷不迷失无所谓”
  她笑了笑,站起身来,离开了
  几个小时之后,便到了傍晚
  “嘭!嘭!”
  西行寺家的后院,传来了一阵阵的声响
  “哎呀,小姑娘这么有G情?”
  妖忌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看到了正在练剑的爱丽丝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嘭!”
  爱丽丝冷冰冰的回了一句,然后继续手上的练习
  “唉,小姑娘怎么像个刺猬似的,真不可爱”
  妖忌咂咂嘴,一脸失望的坐到一旁
  “让你失望了,真是对不起啊”
  “喝!”
  爱丽丝一用劲,把一个练习用的木头人削成两段了
  妖忌吓得脊背一凉,赶忙缩了缩身子
  “小姑娘,你的手不要紧吗?”
  妖忌赶忙打圆场
  “手?”
  爱丽丝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
  “那种东西无所谓了”
  “嘭!”
  又是狠狠的一剑,深深的刺进了木头人的腰间
  “你要是这么练下去,或许身体素质会提高,但是手臂会废掉的”
  妖忌收起了笑脸,正色道
  “我都说了无所谓”
  爱丽丝丝毫不为所动
  “能提高实力,其他东西都无所谓手臂废掉,大不了做一个假肢”
  “……”
  妖忌不知道该说什么
  爱丽丝,简直就像放弃了自己一般
  如此不顾一切的提高实力,她到底为了什么?
  “爱丽丝,你这样做会让关心你的人伤心的”
  “……哈哈哈哈!”
  爱丽丝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妖忌老头,你这话真有意思”
  “有什么好笑的?”
  妖忌可不觉得好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关心我了,没有”
  爱丽丝冷冷的笑着,说道
  “所有关心我的人,都已经死掉了”
  “不,不是这样的……”
  “不是?”
  爱丽丝睁大了血红的眼睛
  “幽幽子大小姐,妖梦,还有——”
  “还有你是么,妖忌?”
  爱丽丝冷冷的看着他
  “妖忌,你敢说你不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接近我,然后所谓的‘关心’我么?”
  “……”
  妖忌没有说话
  “可是,妖梦和——”
  “妖梦?她关心我,是因为我是她的‘师父大人’,而不是因为我是‘爱丽丝’,不是么?”
  “……”
  “而幽幽子,恐怕是缺一个洋娃娃,然后就让我代替了她对我的关心,不过是出于一个主人对于自己的玩具的关心,同样不是因为我是‘爱丽丝’,不是么?”
  “……”
  妖忌无言以对
  “哈哈哈哈……这个虚伪的世界,果然还是那么令人生厌啊”
  爱丽丝把手中的剑狠狠插进了木头人的胸膛,然后转身离开了
  “拯救世界?拯救人类?哈哈!”
  “我会让你知道,你的决定是多么的愚蠢,小白……”
  爱丽丝离去的背影,以及她的意志,阴冷的让人生寒
St.14 死蝶
  幽深之夜,月冷星零
  幽幽子睡不着
  一想到爱丽丝,她就不得不想起以前的自己Sg
  放弃一切的,绝望的眼神
  与其说是绝望,不如说是极其强烈的欲望吧
  当欲望强烈到一定程度,或许就会变成某种意义上的绝望
  幽幽子不懂剑道
  但是,她从爱丽丝挥出的刃上,看得出某些东西
  坚决,以及一往无前
  不带一丝犹豫的,砍像她的杀戮对象
  无论怎么样,幽幽子都无法把这个景象抹去
  “不对,这样是不对的……”
  幽幽子自言自语着,站起身来
  拉开门,映在她眼前的赫然是巨大的樱花树,西行妖
  “西行妖”这个名字,并不是樱花树原本的名字这个名字,仅仅是人们对于这棵妖异之树的称呼罢了而它真正的名字,则没有人知道
  夜晚的西行妖,散发着妖异的气息
  盘曲虬龙的树枝之中,飞着几只妖异的蝶
  带着淡淡的荧光,蝶在西行妖之上徘徊
  那并不是普通的蝴蝶
  仔细看的话,隐隐约约能从蝴蝶的翅膀上看出一张狰狞的人脸
  逝者,死之蝶
  飘荡的死蝶,不过是刚刚逝去之人残存的灵魂罢了
  雨中逝去的,便会化为雨灵而在这深夜之中,心怀怨恨的逝者,便会与命运绞缠,化作死蝶
  奇怪的是,只有在西行妖的周围,才能见到死蝶
  或许,是西行妖给了逝者最后一点存在的证明
  真是讽刺
  幽幽子冷笑一声
  “嗒嗒嗒——”
  园子外面,传来了一个呆滞的脚步声
  仿佛是机器一般,机械的踩着地面
  “吱呀——”
  木门被推开,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幽幽子眯起眼,看清了来人
  穿着一身白色的厨师服,正是西行寺家的某位厨师
  厨师呆滞的睁着眼睛,洁白的厨师服上染着一抹一抹的暗红色血迹
  而他的肩头,团几只死蝶
  死蝶翅上的人脸,分明对着厨师狞笑
  幽幽子面无表情因为,她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为什么逃不了……”
  厨师喃喃的说着,右手握着的菜刀上滴下血迹,一只死蝶停在了刀尖
  “为什么……”
  “嘭嘭嘭——”
  厨师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仿佛是带着无尽的怨恨和不甘,他的脚步声格外沉重
  而越靠近西行妖,厨师身上的死蝶也越来越多
  西行妖,在阴冷的夜风中展开了它的枝条
  无数只死蝶从西行妖幽冷的枝干之间飞了出来,园子里顿时荧光璀璨
  漫天飘舞着璀璨的死蝶,仿佛是群星降落地面一般,煞是好看
  不过,没有人觉得赏心悦目
  死蝶翅上无数张狰狞的面孔,吃吃的笑了起来
  无数的死蝶,渐渐向着厨师靠拢
  厨师没有挣扎,只是死死的看着一只只飞过来的死蝶,一只只停在他的身上
  很快,厨师的身上停满了死蝶,只剩下脸了
  死蝶齐刷刷的扇着翅膀,上面的人脸同时狰狞的笑
  然后,在厨师不甘和恐惧的眼神中,一群死蝶向着他的脸飞过来
  “……”
  幽幽子使劲摇着嘴唇,即使她已经把嘴唇咬破了,一丝血迹从嘴角流下来
  “我……再试试吧……”
  很是无力的,幽幽子吐出了几个字
  她朝着停满死蝶的厨师走了过去,而厨师也看到了她
  厨师的脸色变得更加毫无生气,眼睛里满是怨恨
  “都是你!你这个妖怪!”
  厨师尖厉的叫声撕破了夜空
  “别过来!”
  幽幽子没有理会他,而是苍白着脸一步步走过去
  “你为什么不去死?”
  厨师怨毒的眼神从死蝶之中射了出来
  “你死了,我们就能多活一段时间了!”
  “我只是想救你……”
  幽幽子无力的辩解
  “你这个该死的人……不,该死的妖怪!”
  厨师的嗓子都哑了,他还在拼命的叫着
  “别过来!我宁愿死在西行妖之下,也不要被你这个妖怪杀死!”
  厨师想挥出拳头,但是他的双手已经牢牢被死蝶占据,丝毫不能动
  “我只是想救你……”
  幽幽子惨然的笑着,伸出手去
  她白皙的手在夜空中划过,碰到了厨师的身上
  “啊”
  仿佛是新生儿被活活扼死的惨叫,死蝶们尖叫着四散,然后消失
  仅仅一瞬间,厨师身上的死蝶就消失殆尽
  厨师没有说话,因为他已经说不了话了
  在幽幽子触碰到他的一瞬间,他就面色一黑,失去了生命
  “嘭”
  厨师的尸体倒在了地上,渐渐融进了西行妖下的土地
  “我,又杀人了吗……”
  幽幽子伸出手,白皙的手心里,隐隐泛出红色
  她惨然一笑,转身回了房间
  闭上眼,全是刚才的画面,幽幽子更加睡不着了
  “这个时间,应该没有人吧……出去走走好了”
  幽幽子站起身来,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仿佛是天生属于黑暗,幽幽子即使在黑夜之中,也完全能看清东西
  当然,幽幽子从来没有为她的这个天赋高兴过
  一路小心的避让着可能出现人的地方,幽幽子毫无头绪的在夜色之中游荡
  “嗯?这里是……”
  猛地一怔,幽幽子突然发现了自己来到了某个地方
  是个小园子
  园子里面,零零乱乱的插着几个残缺不全的木偶,地上还有木偶的断肢锋利的断面,染着几丝红色
  幽幽子知道她到哪了
  她稍稍走进一些,却听到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她走了过去,在屋子的门外退下来
  “我不是故意要杀你们的……”
  “我是为了自己的梦想……”
  “小妹妹,你的家人呢……什么?被我杀了?”
  “…………我这就送你去见他们……”
  “啊”
  屋里的人惨叫一声,从自己的梦话里面醒了过来
  “……”
  “滴答滴答——”
  仿佛是什么东西滴落的声音,在夜里格外清楚
  “……”
  隔着门,幽幽子能感觉到里面的人在颤抖
  “滴答滴答——”
  “……呜——”
  尽量压低声音,但是抑制不住的抽泣声还是隐约传了出来
  “哗啦——”
  听声音,里面的人好像掀起了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呜呜——”
  越来越大的哭泣声从被子里闷闷的传了出来
  幽幽子静静的在门外站着,静静的听着
  “嘭!”
  屋子的门被一脚狠狠踹开,里面的人提着一把搅了出来
  银色的长剑,卦滴着血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它的主人的
  屋里的人并没有看见隐藏在夜色中的幽幽子,而是径直冲到了那几个残缺的木偶面前
  “啊”
  凄厉的一声怒吼,那人拿起手中的长剑,疯了一般的挥砍
  “嚓嚓嚓——”
  那堆泛着冷光的残缺木偶,在剑影中化作一堆堆碎片
  手臂上缠着的白色绷带渐渐变成红色,隐隐有红色的液体从中间溢出
  那人顿了一顿,手中的剑“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我不能放弃,我不能放弃……我已经……”
  “没有退路了!”
  那人颤抖着手,捡起了剑
  “即使是下地狱……”
  急速的横斩,将一个木偶一刀两断
  “即使是变成一个恶魔……”
  手臂上的绷带断裂了,露出两只浸透鲜红的手臂
  “即使是世界毁灭了……”
  手臂上的鲜红沿着流到了巾
  “我也有要完成的事啊”
  “嘭!”
  猛烈无比的一剑,狠狠的把地面砸出了一条深缝
  那人身子一晃,连同她手中的剑,一同摔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每天,你都是这么入睡的吗……”
  幽幽子从黑暗的角落走了出来,一脸怜惜之色
  “自己的冰冷和意志,是以无尽的噩梦来换取的吗……”
  她蹲了下来,伸出手抱住了昏迷的人,丝毫不在乎那人手臂上的鲜血染红自己的衣服
  “被你爱着的人,一定会很幸福吧,爱丽丝”
  幽幽子抬起头,一颗浅浅的流星划过
  “你说是不是,紫?”
  寂冷的夜,幽幽的死蝶,静静飞过
St.15 一重
  十六年前,西行寺家
  寒冬之夜,飘荡着片片雪花
  雪下的很大,西行寺家白茫茫的一片,映着冷冷的月光2m
  西行寺家主在自己的房间里走来走去,眉头紧皱
  他的拳头捏的很紧,手背上青筋暴露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西行寺夫人已经怀孕七个月了,今天是生产的日子
  他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这是西行寺家,有了新生命
  西行寺家主觉得这是无比的讽刺
  当然,这毕竟是他自己的孩子,要说一点都不高兴,那倒也不是
  其实,是有另外一件事
  在他的妻子怀上这个孩子的这段时间,西行寺家发生了诡异的事情
  凡是和他的妻子,西行寺夫人接触过的人,无一例外莫名其妙的死亡
  有的是当场暴毙,有的是不久之后离奇死亡
  总之,没有一个活下来的,除了他自己
  家主总有种不祥的感觉
  他妻子肚子里的孩子,是一个恶魔
  家主没有把这件事公布于众,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至于西行寺家死了人,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而西行妖,也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这段时间,到西行妖下自杀的人越来越多,尸体堆积成山,而西行妖却开出了许多灿烂无比的樱花
  西行寺家主不想要这个孩子或者说,他害怕这个孩子
  但是,西行寺夫人并不同意
  “你会后悔的”
  西行寺家主,曾经这么对着他的妻子说过
  而她的妻子,只是默默离开了
  前去照顾西行寺夫人的仆从,一批又一批的更换,没有人怀疑
  因为,这里是西行寺家
  冷冰冰的雪封住了窗子,西行寺家主的眼神越来越冷
  “这个孩子……不该要的,不该要……”
  他呆滞的摇着头,心里面翻起一股股的不安
  而今天,是那个孩子降临的日子
  西行寺家主的不安越发强烈了
  突然,他疑惑的抬起头
  外面……似乎太安静了?
  推开门,他呆住了
  外面飞扬的大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漫天飞舞的蝴蝶
  散发着淡淡的荧光,璀璨的翅膀上是一张狰狞的人脸
  死蝶
  漫天飘舞的死蝶,替代了降下来的雪
  庭院里,屋顶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死蝶
  死蝶翅膀上的狰狞人脸,千篇一律的狞笑着
  西行寺家主感到浑身冰凉
  死蝶的出现,不仅仅是逝者的证明更多的是,预示着即将到来的死亡
  一股冷意从他的脑门直透心底
  “……”
  远处的西行妖,诡异的扭动着它幽冷的树枝,仿佛在舞动一般
  一阵淡淡的雾,弥漫了起来
  他瞪大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急急忙忙的向着西行寺夫人的生产房跑过去
  “啪”
  感觉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家主往下一看
  一具尸体,上面团几只死蝶
  尸体,是西行寺家的某个仆人,家主倒是认得不过,尸体的表情却十分扭曲
  眼睛死死的瞪着,仿佛要从眼眶中爆出一般,面部的肌肉扭在一起,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可恶!”
  家主咬咬牙,跨过尸体继续向前跑
  先前停在尸体上的几只死蝶,缓缓的飞了起来,朝着家主离去的方向飞了过去
  弥漫的雾,充斥着不明的意味
  当家主到达她妻子的房间之前时,他已经快要崩浪
  一路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尸体
  靠近这间房子的人,无一例外的暴毙
  而附近的死蝶,越来越多了
  家主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要……不要……”
  他颤抖着手,搭在门上
  他不敢打开门,怕看见他不想看见的东西
  家主十分爱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在进入西行寺家,并且得知一切之后,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消沉,或者疯狂,而是很平静的接受了
  她不但接受了,还积极的劝说着周围的人,勇敢的面对一切
  “有了你,我才能振作起来啊……千万,千万不要出事……”
  家主颤抖着声音,缓缓的说着
  在西行寺家这种地狱之中,有那么一个身心都美丽若蝶的人,西行寺家主觉得这是上天对他的眷顾
  他尽自己的一切可能去爱自己的妻子,倾尽一切
  家主搭在门上的手,越发抖得厉害
  一只又一只的死蝶,从他旁边飞过,进入了屋子
  “不要啊”
  他猛的一拉,把门打开了
  房间里,密密麻麻的全是死蝶
  死蝶翅膀上的狰狞人脸,千篇一律的对着他狞笑
  他觉得自己快崩浪
  然而,他看到了令自己永远也无法接受的事
  自己的妻子,睁着一双不甘和恐惧绞缠的眼睛,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
  “……”
  家主默默的走过去,跪倒在妻子旁边
  他把手搭上了自己妻子的身体
  冰冷若蝶
  眼光下移,他注意到了妻子的手指
  西行寺夫人的手指破了一个口子,尚未凝固的鲜血还从伤口处涌出
  而自己的妻子旁边,静静的躺着一个婴儿
  婴儿不哭,也不叫,仿佛死了一般
  突然,家主看到了某些东西
  婴儿的身后,隐隐出现一对翅膀
  并不是天使的双翼
  翅膀上,是一张狰狞的人脸
  婴儿的眉心,有一点血迹
  飞舞的死蝶,仿佛见到了宝物一般,围拢在婴儿身边
  再仔细一看,西行寺家主明白了妻子的手指为什么会破了
  地面上,墙壁上,乃至于天花板上,全都是血淋淋的扭扭曲曲的红色字迹
  “死!”
  “诅咒你!”
  “为什么不死?”
  “给我死!”
  “怪物!”
  “恶魔!”
  “我憎恨你!”
  “诅咒你的灵魂!”
  “诅咒你一辈子!”
  “诅咒……”
  “诅咒诅咒诅咒诅咒诅咒”
  “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密密麻麻的血色字迹,写的满满的都是歇斯底里的诅咒
  字枷的鲜血还没有干,而是沿着墙壁流下,或者滴下,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仿佛一只流着血泪的眼睛
  “哈,哈哈……”
  西行寺家主冷笑着跪了下来
  受到自己母亲的诅咒,真不愧是“恶魔”啊
  “叮当——”
  西行妖缓缓摇动着树枝,传来了一阵渺远的铃声
  “叮当——”
  家主觉得这铃声格外的耳熟
  “叮当——”
  他知道这是什么了
  “叮当——”
  那是祭祀死者之时,巫师手中抽搐的黑铃
  “叮当——”
  被死蝶围绕着的婴儿,睁开了眼睛
  婴儿的眼睛里,没有对新世界的欣喜,也没有对陌生世界的恐惧
  有的,只是刺骨的冰冷,以及无尽的黑暗
  婴儿看向了西行寺家主
  家主只觉得四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挤压着他,快要把他压成一块肉饼了
  “呃啊啊啊啊”
  他不甘心
  为什么自己要遭受这种噩梦?
  为什么那么善良坚强的妻子要遭受这种劫难?
  善良坚强的母亲被自己的恶魔之子诅咒而死,而母亲临死之前诅咒了自己的孩子
  莫大的讽刺
  西行寺家主想笑,但是笑出来却是扭曲的声音
  “哈……哈——哈——”
  仿佛动物临死之前的低嚎
  四周的压力越来越大,有几只死蝶已经朝着他的方向飞了过来
  自己,要死了吗?
  不甘心
  不甘心,为什么要死在这个恶魔手里?
  我要报仇
  替死去的人报仇
  替妻子报仇
  替自己报仇
  报仇!
  他奋起全身魔力,赌上性命的爆发出来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还躺在妻子的房间里
  睁了睁眼,他突然发现了什么问题
  自己的左眼,看不见东西了
  尽管身体无比疼痛,尽管身边是一具具的尸体
  他知道,自己从“恶魔”的手里活下来了
  周围的死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去了
  那个“恶魔之子”,正挨着她母亲的尸身,睡得正香
  家主的闭上的左眼不停的流出鲜血,他没有在意
  以一只左眼为代价,他从“恶魔”的手里活了下来
  他现在很想大笑
  自己活下来了,能替死去的妻子报仇了
  他现在很想大哭
  因为,只有他自己活下来了
  偌大一个西行寺家,只有两个活人
  或许说是一个人和一个恶魔,也未尝不可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走到妻子的尸体面前,死死的盯着那个熟睡的婴儿
  他拿出一把匕首,对准了婴儿
  突然,他停止了动作
  “哈哈,我要让你活下去,哈哈哈哈——”
  他改变了主意
  “我要让你活下去,让你这个恶魔背负着一辈子的诅咒活下去”
  “我以你父亲的名义,诅咒你一辈子,恶魔!”
  家主扭曲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一个被自己的母亲和父亲诅咒的恶魔,好好活下去吧!”
  家主弯下身子,抱起了婴儿
  “在你没有被整个世界诅咒之前,千万不要死唷~”
  家主左眼流出的鲜血滴在地上,瞬间就变成了冰冷的冰块
  “活下去吧,身负诅咒的恶魔!”
  屋外的大雪,寒冷刺骨
St.16 坟墓
  睁眼看去,墙上隐隐约约还有暗红色的痕迹
  “过了这么久,还是能看得见啊”Sg
  幽幽子明白自己又做那个梦了
  背负着最恶毒的诅咒存活下来的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那个梦吧
  她却嘴角轻扬
  “以前的话,或许我会感到难受,但是现在……”
  幽幽子站起来,打开门,暖暖的阳光照亮了阴冷的房间
  “我反而高兴自己能做这个梦呢”
  她伸出手,手心洒满暖黄铯的阳光
  “‘无论是怎样的过去,都是自己存在的证明’谢谢你,紫”
  幽幽子对自己的好友满怀感激正是她,让自己明白了存在的意义
  为自己,以及为他人,无论是怎样的自己
  回想起这些话,幽幽子觉得西行妖也不是那么可憎了
  万物都有自己生存的法则,无论是人类,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只不过,西行妖的存在和人类的存在相冲突了而已既然有冲突,就需要有人去消弭掉冲突
  那么,谁去做呢?怎么做?
  仅仅需要考虑这些问题罢了
  无论是什么,都是值得去爱的
  诅咒自己的父母亲也好,杀人的西行妖也好,沾满鲜血的自己也好
  幽幽子不觉得有什么需要憎恨的
  这是她的第一个朋友教她的,她牢牢记住了
  虽然她朋友说这个的时候表情有些奇怪像是向往,又像是怀疑
  “呼——”
  晨风吹过,西行妖展开了它的枝条
  幽冷的枝干上,盛开着零星的暗红色樱花,更多的是惨白色的花骨朵
  “你是爱着人类呢,还是恨着人类呢,西行妖?”
  当然,没有人回答幽幽子
  幽幽子走到园子里,慢慢的踱着步
  晨风缓缓的吹着,卷起几片飘落而下的樱花樱花随风飘荡,粘到了幽幽子的眉心
  幽幽子伸出手,把自己眉心上的樱花拿下
  “……”
  那片暗红色的樱花,上面却沾染着新鲜的红色
  幽幽子靠在墙上,默默的看着手中的樱花,不知道在想什么
  “师父大人,你一直站在这里干什么?不进去找幽幽子大人吗?”
  墙外,幽幽子听到了有人说话
  “不,不用了妖梦,我要去镇子上买些东西,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去我去!师父大人请稍等,我回去拿剑!”
  “嗯,我在门口等你”
  然后,就是一阵远去的脚步声
  幽幽子转过身,隔着门凝视着那个远去的身影
  这个人,拥有着和自己相似的灵魂仿佛就是过去的自己
  幽幽子扔掉手中的樱花,走回了园子中
  “爱丽丝……我不会看着你远走越远的……”
  西行寺家门口,爱丽丝觉得自己等了很久了
  她并不在意,只是一心想着今天要去做的事
  “咚咚咚——”
  爱丽丝回过头,看到了一个银色的蘑菇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
  “师父大人久等了——”
  艾不是蘑菇,是魂魄妖梦
  爱丽丝揉揉脑袋,自己似乎没睡好
  当然,睡得好就奇怪了
  爱丽丝自嘲的笑笑,然后转过身去
  “妖梦,该走了”
  “嗯”
  妖梦背着两把比她自己还长的剑,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你带两把剑干什么?”
  路上,爱丽丝问道
  妖梦晃着银色的短发,回答:“一把用来杀敌保护师父大人,一把用来备用爷爷说了,师父大人是个迷茫的孩子,需要保护的”
  “……”
  爱丽丝眼角一抽,冷哼一声
  “师父大人……我哪里说错了吗?”
  妖梦可怜巴巴的张眼睛,看着爱丽丝
  “没……错也不是你的错”
  爱丽丝有些受不了这个眼神,转过脸去
  “喔……那就好”
  妖梦放心的舒了口气,然后立马转移了注意力
  “师父大人你看你看!那只蝴蝶好漂亮——”
  话音还没落,妖梦就蹦蹦跳跳的去抓蝴蝶了
  “……真羡慕啊”
  爱丽丝远远的看着妖梦的身影,叹了口气
  抛开一切情感与责任,爱丽丝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她也有自己未知好奇的世界
  虽然,这个世界已经崩浪
  “我这样已经死掉的人,只能远远的羡慕这些孩子呢”
  爱丽丝突然感觉很累
  一阵强烈的阳光照了下来,爱丽丝不得不眯起眼睛
  “!”
  突然,她眼前兀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长长的白发,相似的面容
  “……”
  又见到了吗?
  “她”伸出手来握住自己的手,把什么东西交到了自己手上
  那是一把刀,刀刃永无止尽的滴着新鲜的血液
  “她”猛的一拉,拉着爱丽丝的手刺向了自己
  “噗”
  如一个梦爆裂的声音,鲜血四溅,染红了爱丽丝额前的刘海
  “她”瞪着双眼,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身体不由自主的倒下
  爱丽丝伸出手去,想抱住要倒下的“她”
  “啪!”
  “她”伸出手,把爱丽丝的手打到一边
  “嘭”
  终于,“她”在倒地的一瞬间,变成了一具尸体冰冷的尸体,结结实实撞到了冰冷的地面
  连最后的机会,都不给吗?
  爱丽丝不禁冷笑
  “这是我自己的觉悟,不是吗?”
  仿佛如心魔一般的频繁出现,爱丽丝已经习惯了
  虽然习惯,但是每一次都会在她那脆弱的心上割一刀
  她是习惯了被割上一刀,却永远无法习惯割伤的极度痛苦
  满脸的不在乎,但是爱丽丝还是不禁死死按住了自己的心口
  发尖上沾染的新鲜血液,缓缓滴下
  “师父大人~~您看我抓到了什么?”
  妖梦抓着一只有些奇怪的蝴蝶跑了回来,兴冲冲的想让爱丽丝看
  “哎?师父大人您的头发怎么有些红色的东西……”
  “怎么,不好看吗?”
  “没没有……师父大人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这样也很好看的……”
  妖梦脸色有些绯红,嘀嘀咕咕的说着
  “呵呵……给我看看吧,你抓到的蝴蝶”
  爱丽丝笑笑,伸出手去
  “嗯!”
  妖梦仿佛得到鼓励一般,把她抓到的那只蝴蝶放到爱丽丝手心里
  确实是只奇怪的蝴蝶
  蝴蝶的双翅周围,隐隐的散发着一阵荧光,就算现在是白天,也能隐约看到
  而最为奇怪的是,蝴蝶的双翅上,是一张狰狞的人脸
  “这是什么蝴蝶……”
  爱丽丝看着蝴蝶,觉得有些不舒服
  “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想不起来”
  妖梦摇着脑袋,眉头皱成了“八”字
  “……算了,我们走吧,不管这只蝴蝶了”
  爱丽丝手一扬,把蝴蝶放飞
  妖梦点点头,两人继续上路了
  那只蝴蝶重新飞上天空,扬了扬翅膀,然后突然化成一堆灰烬,随风四散
  大约两个个小时之后,两人就到达了某个小镇
  小镇虽然很热闹,但是镇上的人却有些奇怪
  并没有安心和幸福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迷茫
  “师父大人,这个镇子也是被战争波及的范围”
  似乎看出了爱丽丝的疑问,妖梦小声解释道
  “哦,是这样”
  爱丽丝点点头,然后问了个问题
  “妖梦,那为什么西行寺家的人都那么快乐呢?西行寺家未必不会被战争波及啊”
  “这个问题的话,我倒不是太明白”
  妖梦挠挠头,有些勉强的说道
  “西行寺家的人,好像一直都很快乐,他们也都经常在一起玩什么的,我也不太明白至于战争的话……”
  妖梦吸了一口气
  “西行寺家,是永远不会被波及的”
  “永远不会?”
  爱丽丝很是不解
  “嗯,这是爷爷告诉我的原因的话,我就不知道了”
  “哦”
  爱丽丝只得暂时把心里的疑问压下去
  “那么,去买东西吧”
  “嗯”
  两人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药草店
  由于之前卖药草的那个村子被战火摧毁了,爱丽丝只能选择到其他地方买草药,去进行她的研究
  “老板,麻烦按照单子上写的,给我抓一些药吧”
  “稍等……”
  药草店的老板是个满脸憔悴的中年汉子,眼睛时不时睁开一下,其他时间都是闭着的他结果爱丽丝的单子,稍微看了一眼,就扔给手下的伙计去做了
  “师父大人,您需要药品的话,我那里有,不用来这里买的……”
  妖梦看了看药草,说道
  “我只是想买一些去做研究罢了,并不是需要药”
  爱丽丝摇摇头,回答
  “嘿嘿,那倒是我乱想了……师父大人果然厉害艾还有做药草研究呢”
  “……”
  爱丽丝歪歪头,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说道:
  “妖梦,我是西行寺家的大夫,不需要做些药草的研究吗?”
  “……艾对不起,师父大人……”
  妖梦一惊,连忙道歉
  “没事”
  爱丽丝摆摆手,又转过身去挑拣药草了
  “怪不得能那么开心呢,原来是西行寺家的‘人’!”
  爱丽丝她们旁边,一个人冷冷的说道
  “……怎么?”
  爱丽丝眉头一挑,看了过去
  “哼哼,没什么,只是觉得好笑而已一群不知道什么叫做战争的生物……”
  那个人扫了一眼爱丽丝他们,转身便离开了
  “……师父大人,别管他,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妖梦皱皱眉头,拉了拉爱丽丝的衣服
  “妖梦,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买点其他东西,待会回来这里找你”
  爱丽丝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说道
  “哦……师父大人请小心”
  妖梦倒是没有多想,只是有些的爱丽丝的安全
  “没关系,有危险我会叫你的”
  爱丽丝摸摸妖梦的脑袋,转身走了出去
  “……”
  妖梦脸红到了脖子根,呆呆的看着爱丽丝离开了
  “……这边吗”
  爱丽丝飞快的在屋顶上穿梭,远远的看着药草店说话的那个人在街上走着
  在那个人拐进一条小巷之后,爱丽丝猛的蹿了下去
  “嘭!”
  突然的一声,那个人发现自己眼前多了一个人
  定睛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