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东方铃雨夜-第44部分

着幽幽子飞了过来
  “爱丽丝,放弃吧……”
  幽幽子走到爱丽丝面前,伸出了手
  “……”
  爱丽丝冷冷一笑,闭上了眼睛
  “时间:XX——”
  “空间:梦境第二层——”
  “天气:XX……”
  “击杀者:西行寺幽幽子……”
  “能力:阳月之力中阶……”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隐隐响起了一些不明不白的吟唱声
  “风力:XX……”
  “击杀者魔力运用级:中上级……”
  这个声音忽远忽近,幽幽子有些慌神
  “谁!你是谁!”
  “击杀者心跳呼吸防御能力……”
  这个声音一直在吟唱,不停的念着一些似乎毫无意义的数据不过,爱丽丝却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击杀决心:完全……”
  “吟唱阶段,末……”
  “爱欲之河流转生死,爱乐受,爱有,爱无常——”
  “于是,六道轮回,苦海无涯——”
  “一击必杀:轮回剑!”
  爱丽丝的身前,突然现出了一个身影,然后刺出了一剑
St.30 魂魄
  魂魄妖忌最近心情不错
  一大早,他就在后院练习场练起几手锦
  横劈,直刺,反手一削,最后还舞了个剑花,然后院子里的木人就变成了一块块的碎片
  突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不慌不忙的反手一剑,就将飞来的东西稳稳的接在了巾上
  是一瓶酒
  稍稍一闻,妖忌就忍不住大为赞叹
  “好啊死小子,平时有那么好的酒不拿出来给你老爸尝尝!”
  来人正是魂魄妖忌的儿子,正担任着西行寺家近卫家臣的职务
  “爸,这瓶酒也是昨天家主给妖夜的礼物之一,您老人家喝醉了没看见”
  “……算你有孝心”
  妖忌摇摇头,一仰脖把酒灌了一大口,然后问道:“妖夜那小姑娘呢,跑哪去了?”
  “妖夜啊……”
  他苦笑了一下,一副无奈的样子:“那孩子看来比家主和星子夫人还着急呢,又跑到星子夫人那里去了”
  “这小姑娘,真不让人安生”
  妖忌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脸上却是满面笑容
  “是艾她天天跑到那边,就等着星子夫人的孩子出生……唉,真是的”
  “要我说啊——”
  妖忌眼珠一转,突然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儿子笑了起来:“你们俩在努力一点,给妖夜生个弟弟妹妹不就行了嘛~”
  “爸!”
  对于妖忌的为老不尊,显然他儿子已经没什么办法了
  “不说了不说了,我妖夜那小姑娘去”
  妖忌摇摇手,转身就离开了
  西行寺星子的园子里,她正倚靠在门上,怔怔的望着樱花零落的西行妖
  不知道是喜还是悲,亦或是无喜无悲,她的脸上凝结着一种化不开的思绪
  良久,她轻叹一声,转身回了房间
  “小妖夜,不要在外面着凉了,快进来吧”
  轻柔柔的声音透过了园子,让站在外面的魂魄妖夜笑了起来
  “星子夫人早上好~~”
  恭恭敬敬的行完一礼后,妖夜兴冲冲的跑进了星子的房间
  “星子夫人,我又来啦~”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点进来,着凉了怎么办?”
  星子象征似的训了妖夜一句,然后赶快找了件衣服给妖夜披上
  “嘿嘿,星子夫人最好了”
  妖夜显然已经习惯了星子对于她的宠爱,几下穿上衣服,就在星子旁边跪下来,把耳朵贴到她的肚子上,小声哼着:“宝宝艾宝宝艾为什么还不出来给姐姐看看呢,姐姐好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呢……”
  “噗嗤——”
  星子被妖夜的动作逗笑了,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妖夜银白色的短发,笑道:“妖夜艾你比我们这些做父母的都着急呢说不定这孩子出生了,反倒和你最亲了”
  “翱星子夫人,是真的吗?真的吗?”
  妖夜显然被这一句话蛊惑到了,不停的抓着星子的衣袖摇晃
  “是是是,小家伙出生了一定认你当最亲的姐姐~”
  “耶~!”
  妖夜兴奋的跳起来,忍不住到院子里跑了好几圈,才又气喘吁吁的回来
  “妖夜艾你这么吵,吵到星子夫人怎么办?星子夫人,老头我给你道了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妖忌已经来到了院子里面,向着星子鞠了个躬
  “哎,妖忌你别那么说,这孩子每天来陪我我很高兴呢”
  星子急忙拉过被妖忌吓的瞪着眼睛的妖夜,出声道
  “是,老头知道了不过艾妖夜你以后要注意一点”
  妖忌直起身子,妖夜才看到他脸上全是笑意,根本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
  “爷爷,你这个坏人!”
  妖夜朝着妖忌狠狠地吐了个舌头,然后转身栽到星子的怀里,不再理会妖忌
  “你看吧,小妖夜生气了妖忌艾你可真是的”
  星子也朝着妖忌做了个鬼脸,笑着拍拍妖夜的脑袋
  “呵呵,老头子先告退了妖夜,你也跟我走吧,我有些事和你说”
  妖夜并不是什么事都不懂的小姑娘,她听出了妖忌语气里的严肃,立马从星子的怀里跳出,整了整衣服,恭恭敬敬的朝着星子行了一礼
  “星子夫人,妖夜先告退了~”
  说完,俏皮的账一下眼
  “好好,你们先去吧小妖夜,有空再过来玩啊”
  “嗯!星子夫人保重身体哦~”
  说完,妖夜就拉着妖忌的手蹦蹦跳跳的走了
  “孩子艾你有这个小姐姐,可真是幸运呢……”
  星子再一次望着西行妖,眼神变得迷离起来
  而另一边,妖忌却带着妖夜来到了剑道场
  “爷爷,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妖夜年纪虽鞋但也由他的父亲教授了一些锦,对这里也算得上熟悉不过,她却不明白她的爷爷为什么要特意把她叫到这里
  妖忌没有理会妖夜,而是抬起头,眯着眼,远远的看着那颗“妖魔之树”西行妖
  良久,他出声了
  “妖夜,你很喜欢星子夫人的孩子吗?”
  “嗯,很喜欢很喜欢,就像我的亲弟弟妹妹一样的喜欢!”
  一说到这个,妖夜就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么,你有足够的觉悟吗?”
  “唰!”
  妖忌回身一剑,剑尖指在妖夜的额头
  “你有去保护那个孩子的觉悟吗?”
  “你有哪怕是失去一切,也要保护她的觉悟吗?”
  “告诉我,魂魄妖夜!”
  几朵零星的樱花飘落而下,静静的落在巾
  妖夜缓缓的摇了头
  “爷爷,我不知道什么东西叫做觉悟”
  “啪!”
  突然,妖夜伸出她小小的手掌,猛的握住了悬停在她面前的剑刃
  “但是,我绝对会保护那个孩子,哪怕是付出我所有的一切!”
  掷地有声
  鲜红的血液,从颤抖的剑刃上滑落,染红着她小小的誓言
  “妖夜,不愧是我的好孙女……”
  妖忌被妖夜的意志深深地震撼到了,忍不住暗自赞叹
  “那么,赐汝守护之剑”
  妖忌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一把剑,递给了妖夜
  “是!”
  妖夜双手捧过,小心翼翼的收下
  “爷爷,我有个问题……”
  妖夜把秸起后,眨巴着眼睛看着妖忌
  “嗯?什么问题?”
  “这把剑……”
  妖夜拔出妖忌给她的剑,反复看了看
  “为什么这么锌”
  妖忌给她的剑,只有半个她那么长,跟玩具似的
  “哈哈,你才多大,用这把剑不正合适嘛”
  “爷爷!”
  妖夜气得直跺脚,狠狠地瞪着妖忌
  “别看啦,真正的守护之剑还在老头子这里呢你要保护那个孩子,我不也得保护家主和星子夫人嘛”
  “哦……”
  妖夜总觉得有种被骗的感觉,不过她只是瞟了妖忌几眼,没有说出来
  “爷爷,我问你个问题”
  “你这小妮子今天怎么那么多问题……”
  “爷爷!”
  妖夜气得跳到妖忌背上,狠狠地拔着他脑袋上为数不多的几根白头发
  “哎哟哟,疼疼疼——乖孙女,有问题尽管问,千万别客气!”
  “哼!”
  妖夜这才跳下来,拉了拉衣服,问道:“爷爷,你说我们魂魄家最厉害的锦是什么?”
  “最厉害的……锦?”
  妖忌陷入了沉思
  “爷爷,你说嘛!”
  “嗯……要说最厉害的,当是‘轮回剑’莫属了”
  “‘轮回剑’?爷爷你知道怎么练吗?”
  “嗯,严格来说,这不单单是招式,更是一种剑意”
  “我不懂……”
  “这一招,既要求头脑要好,更要求对剑的领悟要极高,目前还没有一个人练成这招”
  “领悟我还能理解,但是锦怎么会要求头脑呢?”
  “嘿嘿”
  说到这,妖忌不好意思的傻笑起来
  “爷爷,你别顾着笑,快说啊”
  “咳咳——因为这招艾从招式上说就是计算”
  “计算?”
  “计算对手的能力性格习惯,所处的方位,天气……等等一切一切因素”
  “真是麻烦……”
  “嗯,问题还不止如此”
  “哦?”
  “这些东西只要是头脑比较好,对对方比较熟悉的,总是能算出来的要这么简单,也就不叫做绝招了”
  “还有更难的吗?”
  “嗯在计算这一切实际的东西之后,还要计算那些看不见的东西”
  “看不见的?”
  “在之前的计算上,推行剑意,直至无极之道……最后,你的计算会瞒过天道,逆转因果也就是说,你的这一剑在刺出去之前,它的结果就已经决定了,那就是——”
  “必中!也就是:一击必杀”
  “哇,真是厉害……”
  “不过,施术者也会因为搅乱天道,会被天谴反噬而死,决不得善终”
  “……”
  “总之,这个招式很麻烦,也很困难,代价也非常大”
  “嗯,我记住了爷爷,我去练剿!”
  “嗯”
  看着妖夜急匆匆的离去,妖忌心中总有些莫名的预感,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什么
  日月流转,转眼到了西行寺星子生产的那天
  天上纷纷扬扬的白色死蝶,并不能让妖夜感到任何的惊恐或是害怕
  她不明白这些东西是什么,也不需要明白
  她魂魄妖夜要做的,仅仅是保护那个孩子,这就够了
  妖夜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手里的剑也越握越紧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而她却没有注意到:妖夜的巾上,隐隐泛出了血光,仿佛一张嘲笑的破碎面孔
  这决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实际上,妖忌之前拿给妖夜的那把剑,正是魂魄家代代流传的守护之剑,楼观剑
  正因为代代使用,所以原本很长的楼观剑被磨损得只剩下三分之一
  不过,长年沾染血气的楼观剑,却早已起了一些不明不白的变化
  其他人没有注意到,妖忌却早已把楼观剑的变化看在眼里
  “天意,吗……”
  他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全身的剑意喷发出来,整个人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
  还没等妖忌做出什么行动,异变就发生了
  “扑通!”
  仿佛心脏跳动的声音,一股强烈的心悸感从远处袭来
  突然,一个接一个的人毫无征兆的倒下,然后毫无征兆的失去呼吸
  当然,也包括魂魄妖夜
  她只感到一阵强烈的心悸,然后就四肢一轻,意识迅速变得模糊起来
  “妖夜,妖夜!”
  就在妖夜意识就要消失的瞬间,她听到了一声隐隐约约的叫喊
  “谁,是谁……”
  “妖夜,记得你的誓言吗?”
  “誓言……”
  “你手中的剑,以及你肩上的责任!”
  “我……我是……我是魂魄妖夜!”
  “我要保护那个孩子,哪怕是失去所有的一切!”
  “这是我,魂魄妖夜——”
  “至死的誓言!”
  妖夜感到稍微回复了一点力气,她死死地抓着手中的楼观剑锋利的剑刃深深的刺破了她的手掌,以及某些不知名的东西
  鲜血滴落在雪色的死蝶之上,却仿佛波纹一般荡漾开来,诡异非常
  “嘭”
  随后,小小的魂魄妖夜也倒了下去,没有了任何呼吸与心跳
  西行寺家的最后一个人,也失去了她的魂魄
  不过,死寂的天地之中,隐隐约约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轮回剑’,术式开始……”
  然后,一切又重归于死寂
St.31 侵蚀
  有那么一种动物,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伪装自己,不让敌人发现
  其实,伪装是动物的本能,并不只有特定的哪一种才会2m
  而人,自然也会
  自七岁生日之后,世界观崩溃的幽幽子,已经慢慢习惯了
  自然,世界就是那样,由不得她习惯或者不习惯有区别的,仅仅只是是否开始伪装,或者说是“适应”而已
  至少,她现在能每天笑着和仆人们打招呼,以及和家主请安了
  虽然不知道心里面是不是在笑
  在她的园子后面,有一座小小的坟墓坑是她亲手挖的,墓也是她亲手填上的,而里面躺着的人,自然是那个人
  魂魄妖夜
  从一开始的椎心泣血,每次来这里都哭的昏厥,直到现在的能笑着拔掉坟边的野草,这变化连幽幽子自己都想不到
  人艾真是有着可怕的适应能力
  无论是哭也好,或者是笑也好,幽幽子是明白一点的那就是:自己是绝对得不到,也不该得到原谅的
  姑且算是,作为一个恶魔仅剩的一点自知吧
  今天,幽幽子也打算来看看被她亲手杀死的这个其中之一的冤魂
  和往常一样的笑着来到魂魄妖夜的坟墓前,幽幽子却呆住了
  矮小的坟上,躺着一个女孩
  银白色的短发,破烂的衣服,面容却隐约让幽幽子觉得有些相似
  从年纪上看,大约八九岁的样子
  简直和妖夜死的时候年纪一样
  仔细看看女孩的面容,幽幽子莫名的舒了一口气
  虽然有些相似,却不是“魂魄妖夜”
  幽幽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舒了一口气,有种放松的感觉
  这算是犯罪者对受害人的愧疚吗?
  幽幽子简直觉得好笑
  犯罪者,自己配吗?
  自己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恶魔,仅此而已
  摇了摇头,幽幽子不再想这些东西她叫来仆人,把女孩背到了魂魄妖忌的房间
  “大小姐,这是?”
  妖忌看见幽幽子带着一个女孩进来,奇怪地问道
  不过,当他看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就像一根钉子一样钉在原地不动了
  “这个女孩……从哪里来的?”
  良久,妖忌才开了口
  “是我从——‘妖夜’的坟那边‘捡’到的”
  “……”
  妖忌盯着这个女孩,眉头紧锁
  “若是可以的话,就麻烦你照顾她吧,我那边不方便……”
  “就当做孙女一样的照顾就好了……”
  “是,大小姐”
  妖忌鞠了一躬,然后目送着幽幽子离开了
  “……”
  看着在床上睡着的女孩,妖忌涌出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你就叫做‘魂魄妖梦’好了,我的孙女……”
  不管如何,妖忌算是下定决心,把女孩当做自己的孙女照顾了
  说起来事情有些奇怪,“魂魄妖梦”醒过来之后,就特别喜欢幽幽子和妖忌,简直把他们当做了最亲的人一样
  这让幽幽子感到了莫名的心慌
  她一直和魂魄妖梦保持距离,但是,却也十分关心她
  由于来历不明,“魂魄妖梦”受到了不小的排挤但是,她却从来只是默默的忍受,没有告诉过妖忌和幽幽子
  就这样,魂魄妖梦在西行寺家的生活开始了,直到“梦”的“终焉”
  镜头回转,来到爱丽丝这边
  眼前突然出现了个人影,爱丽丝不由得一惊仔细一看,是个十几岁的女孩,银色短发,绿色修行服
  “难道是……”
  爱丽丝灵光一闪,突然想起来在西行妖的树上挂着的那些人里,并没有看见“那个人”
  “妖梦!”
  爱丽丝大声喊着,那个女孩稍稍侧了一下头
  有几分相似,却明显不是魂魄妖梦
  女孩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刺出手中的“轮回剑”
  叫很奇怪,巾歪歪斜斜的,剑尖也不住颤抖,似乎没有多少力量,也没有瞄准的方向
  但是,就是这样奇怪的剑,给幽幽子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感
  她并没有来得及注意到使剑的女孩是谁,就被这一烬罩住了
  “避不了避不了避不了——!”
  这一剑,不仅仅是带着死亡的威胁,更多的,还有着“宿命”的味道
  幽幽子只能满脸冷汗的,看着剑一寸一寸的靠近自己
  “噗”
  终于,筋深的没入了幽幽子的胸口
  直到现在,幽幽子才看清使剑的人
  “你你是——”
  幽幽子的脸色惨白如纸,却带着一丝疑惑与难以觉察的解脱
  看到幽幽子如此反应,爱丽丝脑子里灵光一闪,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魂魄妖夜!你是魂魄妖夜!”
  女孩退一下,侧过脸来看了一眼爱丽丝
  “不,你不是妖夜……妖梦?也不对……你到底是谁?”
  被剑刺中的幽幽子,双眼失去了焦距一般的吼道
  “呼……”
  女孩深吸一口气,终于吐出了话
  “妖夜又如何,妖梦又如何……”
  “我的职责,仅仅是保护幽幽子大小姐罢了不过,很对不起她,我又失败了呢,呵呵……”
  女孩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却充满了苍凉的意味
  “你……”
  爱丽丝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女孩突然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看着爱丽丝
  “爱丽丝……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是吧?”
  “嗯……”
  爱丽丝看着她,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师父大人,我很对不起你,又有事情麻烦你了”
  女孩突然给爱丽丝鞠了个躬
  “师父?难道你是……”
  “算是吧”
  女孩露出个复杂的表情,再次鞠了一躬
  “师父大人,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幽幽子大人的事情,就麻烦您了……”
  “嗯?”
  爱丽丝不经意间往下看,突然发现女孩自腿开始,整个人仿佛粉末一般渐渐碎裂了
  “你——怎么回事?”
  “呵呵,师父大人,这便是那招的‘后果’了……想不到在爷爷的帮助下‘消失’那么多年,算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瞒过了天道,却还是没有办法……”
  女孩说着爱丽丝听不懂的话,然后伸出手,把刚才她用的一把短剑递给了爱丽丝
  “师父大人,这是我们魂魄家的守护之剑——【楼观剑】,我就交给您了,消能给您一点帮助吧……”
  “幽幽子的话,不是已经解决了吗?这只是她的梦吧?”
  看着女孩正一点一点的消失,爱丽丝忍不住大声吼道
  “你赶快停下来艾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不,这是【天谴】,没有任何办法的,因为我违背了【天道】……”
  “至于幽幽子大人,刚才我刺中的那个,不过是【一部分】而已,根本于事无补……而您说的【梦境】,其实并不准确”
  “这里,已经是【梦境】与【现实】混杂的世界了……咳咳——”
  没说几句话,女孩几乎已经消失殆尽了
  不管眼前这个人是妖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人,爱丽丝只觉得撕裂一般的难受
  “快给我停下来!我还什么都没教过你啊”
  声嘶力竭,爱丽丝仿佛回到了那个灰暗的过去
  “不,师父,您已经教我很多东西了……”
  “我记得您问过我一个问题:【‘命运’这种东西,是注定好的吗?】,而现在,我觉得我可以告诉您答案了”
  “【命运】,是注定好的,但是却是可以改变的……所以,师父大人,请您不要退缩”
  “再见了,师父大人……”
  “……”
  “……”
  西行妖的树枝下,最后一具缺失的【人】,已经被挂在上面了
  那个【人】的面容,一半是魂魄妖梦,而另一半爱丽丝不认识
  “好痛艾那是我的一只手呢”
  西行妖下,隐隐约约出现了一群人
  每个人,都是一模一样的面容,都是那个,名叫“西行寺幽幽子”的脸孔
  而之前被女孩刺中的那个“西行寺幽幽子”,却变成了一只断掉的手,掉落在了地上,然后灰飞烟灭
  “【返魂蝶】——”
  “【八分咲】!”
  天色变得更加的黑暗,甚至滴答滴答的下起雨来
  吟唱声过后,天地之间一片死寂,仿佛暴风雨来之前的叹息
  随着天色变得越来越暗,“世界”的生气也越来越低
  或许,当世界完全变黑的时候,就是西行寺幽幽子的【梦】完全侵蚀【世界】的时候
  那时候,或许所有人,都会活在幽幽子的【梦】里吧
  爱丽丝,该何去何从?
St.32 成长
  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曾经是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明白的小女孩
  有母亲,有长辈,有妹妹,一切都那么美好,或许,只要这么美好的生活下去就好了zxSm
  她觉得自己不需要所谓的【成长】
  因为,【成长】意味着就要承担没完没了的烦恼,以及没完没了的磨难
  消,永远都不要【成长】就好了
  可惜,消之所以叫做【消】,不过是因为这只是人们对于不可实现之物的美好【愿望】罢了
  【愿望】毕竟只是【愿望】,那是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东西自这个词被定义下来,就背负着【不可能】的命运
  所以,残酷的现实完全违背了爱丽丝的美好【消】
  妹妹消逝,母亲和长辈不知所踪,魔界崩溃,变成了支离破碎的星空尘埃
  之后,利用朋友,甚至背叛朋友,把蕾米莉亚芙兰朵露和帕秋莉她们完全变成了自己的利用物品
  自己,究竟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到现在为止,爱丽丝得到的,只有她最不想得到的东西
  那就是【成长】
  无尽的挫折与折磨,让她这个小女孩迅速蜕变成长为冷冰冰的少女
  只不过,这个【成长】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她并不是一开始就明白这些事情的,只不过现实逼迫着她去接受,去【成长】
  这算是,不可违抗的【天道】,吗?
  她迷茫过,痛苦过,崩溃过,也逃避过而最终,却是【死神】的怜悯让她得以重生
  这算不算是另一种的嘲笑呢
  在经历这一切过后,她明白了,也不得不明白了一些东西
  迷茫,逃避,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所以,她不会再逃避
  所以,她无法容忍西行寺幽幽子的逃避
  “嘭!”
  烟尘之中,一个人影倒飞出来,狠狠地摔在地上
  金色长发,蓝色的衣裙,正是爱丽丝
  直到狠狠地撞上一棵树,爱丽丝才退下来
  “噗”
  再次吐出一口血,她冷冷的站了起来
  面前的不只是一个【幽幽子】而只有元素之力初阶的她,只是比一般人强一些,根本无法与阳月之力中阶的幽幽子相抗衡
  更何况,这里并不只有一个【西行寺幽幽子】
  “来吧,爱丽丝……放弃那些无谓的【现实】,活在美好的【梦】中吧……”
  “铮!”
  一抹魔导书,爱丽丝抽出长剑,狠狠地插在地上
  “我无法原谅逃避的人,所以,幽幽子,抱歉了”
  “我不会输的!”
  “喝!”
  爱丽丝低喝一声,右手握住长剑剑柄,直接拖着长剑朝着幽幽子飞奔而去,剑尖陷入地面的长剑在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火花
  “真是的……”
  【幽幽子】摇摇头,然后伸出手,撑开成掌,掌心对着爱丽丝
  “黄泉【锁魂月】!”
  “哧——”
  幽幽子五个手指的指尖冒出一点红光,然后五道红色的光束激射而出
  “哈!”
  爱丽丝右手一挥,长皆下而上划了个月牙,夹杂着烟尘和魔力的雾团扑向了幽幽子的光束
  “爱丽丝,在搞什么呢……”
  夹杂着魔力的烟尘之中,【幽幽子】无法辨明爱丽丝的方位
  “【锁魂月】!”
  五道光束再次激射而出而这次,爱丽丝出现了
  在射出的五道光束下面,爱丽丝弓着身子,贴着地面冲到了【幽幽子】面前
  “魔偶【深海中的人形】”
  爱丽丝扔出一个冰蓝色的人偶,直直的朝着【幽幽子】飞去
  【幽幽子】仅仅是稍微一惊,立马就收回神来她双手一点衣袖,两把折扇便出现在手中
  “你在小看我吗?”
  两把折扇在飞过来的人偶的额头和腿部各点了一下,然后【幽幽子】把折扇折起来,扇尖狠狠地戳在人偶的腹部
  “……”
  爱丽丝似乎早已料到似的她并不吃惊,只是两根手指搓了一下
  “砰!”
  冰蓝色的人偶发出了一声沉重的爆炸声,变成一团巨大的蓝色雾气狠狠地炸开了,周围的温度瞬间变低了,甚至还结起冰来
  周围的【幽幽子】被冰蓝色的雾气冲击到,身形一滞,然后迅速被冰封了起来,变成了一座座的冰雕
  爱丽丝并没有得手的喜悦,而是迅速抽出【妖梦】给她的那把【楼观剑】
  在接过来的时候,爱丽丝就发现这把看似磨损严重的旧剑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她把【楼观剑】插到地上,手里掐了个诀
  “剑技【空禁阵】!”
  这是妖忌教过她的锦,她融合了一些自己的东西,做了改动
  “禁!”
  随着她一声喝下,以插在地上的【楼观剑】为中心,一圈圈波纹状的东西荡开,侵蚀到了那些被冰封的【幽幽子】
  “这难道是……”
  被封在冰里的【幽幽子】,感到了一丝危机
  “乓!”
  仿佛是钵碎裂一般清脆的声音响起,环绕着【幽幽子】的魔力被一荡而空
  也就是说,现在的【幽幽子】处于完全不设防的状态
  爱丽丝可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她迅速退了几步,站定身形
  “唰!”
  她双手一抛,数十个大大小小的人形飞出,悬停在她的周围
  爱丽丝双手交叉,一点亮光从交叉的双手中透出
  “喝啊”
  一声怒吼,爱丽丝疯狂的鼓荡起全身的魔力
  “不够不够……还不够啊”
  魔力不停的聚集,甚至突破了元素之力的初阶,冲进了中阶
  “还不够啊”
  爱丽丝狠狠地吐出一口血,继续疯狂的催谷着浑身的魔力
  “乓!”
  又是一声碎裂,爱丽丝的眼角和嘴角都流出了鲜血
  聚集在爱丽丝手里的亮光发生了变化从一开始的纯白色,渐渐融进了一些彩色的光芒,变成了五彩的耀眼光芒
  “吱——”
  爱丽丝手中的亮光在剧烈的颤抖,发出了尖厉刺耳的声音
  她双手一转,把亮光拢在了里面而奇怪的是,爱丽丝周围的那些人偶身前也亮起了一团团五彩的光
  “【幽幽子】,接招吧……”
  眼睛一闭,爱丽丝双手向后一扯
  “嘿,抱歉了呢,抄袭了你的法术……”
  爱丽丝嘴角荡起了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
  “邪恋——”
  “【灭世之眼】!”
  这一招,是爱丽丝从帕秋莉的绝招改过来的,所以沿用了大致相同的名字
  或许,也有那么一点怀念的意思吧
  与此同时,相隔不知多远的另一个世界
  “翱”
  “帕琪,你怎么了?”
  蕾米莉亚疑惑的看着身旁的好友,关心的问道
  “刚才那是……【她】的气息?”
  “乓!”
  帕秋莉脸色突然变得惨白,直接撞碎窗子飞了出去
  “帕琪这是怎么了?”
  蕾米莉亚的帕秋莉的安全,立即追着飞了出去
  “你……你在哪里!”
  帕秋莉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天上乱飞,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似的
  飞了良久,却什么也没看到
  而那一瞬间的感觉,却再也没有触及到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帕秋莉终于退下来,怔怔的悬在空中,痴痴的看着不知名的远方
  “为什么……”
  “帕琪,难受的话就哭出来吧,没什么的……”
  一只手搭上了帕秋莉的肩膀,轻轻拍着她
  蕾米莉亚心里面知道,这恐怕只是帕秋莉自己幻想出来的感觉罢了
  就连帕秋莉自己,心里也十分明白这件事
  但是,这要她如何去接受?
  “蕾米,我没事”
  故作坚强的语气,但是掩饰不了话里面剧烈颤抖的声音
  “帕琪……”
  “我没事,真的没事……”
  “帕秋莉!”
  蕾米莉亚终于看不下去了,扳过帕秋莉,让她正对着自己
  “没事……我真的没事……”
  满面泪痕
  尽管帕秋莉不停的擦着眼泪,也死死咬着嘴唇,可是根本无法抵挡住它的决堤
  长久以来被深深压抑的思念,此时无可避免的爆发出来
  “呜啊啊”
  椎心泣血的嘶吼,让蕾米莉亚的被深深震撼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帕秋莉哭的泣不成声
  眼泪混杂着咬破的嘴唇溢出的血,回忆一般的坠落
  “可恶的老天,你究竟干了些什么!”
  如果说蕾米莉亚是第一个打开帕秋莉心房的人,那么爱丽丝就是第一个彻底走进帕秋莉心房的人
  在帕秋莉心里,她已经是比亲人还重要的位置了
  一直以来,帕秋莉都深深压抑着自己的痛苦,反而笑着鼓励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
  毕竟,这是【她】给予她们崭新的命运啊
  当然,作为至交的蕾米莉亚自然不会不知道帕秋莉一直在勉强自己蕾米只不过没有说出来,而是默默的的着帕秋莉眼见帕秋莉终于爆发了出来,蕾米莉亚反倒感觉安心多了
  虽然,这个【安心】却让蕾米莉亚自己都感到无比的心酸
  “呜啊啊啊啊”
  突然,蕾米莉亚被一股庞大的魔力震开了
  “帕琪,你——”
  “该死的臭天……”
  帕秋莉双手上指,泪痕满面的脸上涌现出无尽的愤怒
  “去死吧!”
  “帕琪!”
  “嘭!”
  巨大的火球从帕秋莉的双手之间升起,耀眼的光芒让蕾米莉亚都不得不护住眼睛
  “死啊”
  双手一挥,巨大的火球就狠狠地砸向了天上,隐没在云层之中
  “扑通”
  仿佛一颗石子投入大海之中一样,隐没在云层之中的巨大火球只是响起了一声轻微的爆炸声,就再无踪影
  “……为什么……”
  帕秋莉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声音也变得像风干的树枝一样干涩
  “为——”
  双眼一闭,帕秋莉就昏了过去
  “可恶!”
  蕾米莉亚暗自咒骂了自己一句,立马飞过去接住了帕秋莉
  “该死的命运艾你还真让人愤怒呢……”
  蕾米莉亚一边抱着帕秋莉往回飞,一边叹了口气
  回到爱丽丝这边
  爱丽丝在启动法术之后,也涌起了一股奇妙的怀念感,不过也只有一瞬间
  而眼前,击败【幽幽子】才是要做的事
  “去吧!”
  双手一推,一股巨大的五彩光束从爱丽丝的手中喷射而出不止如此,爱丽丝身边所有的人偶,都喷出了相同的五彩光束
  “吱——”
  仿佛灭世一般,数十道狂暴的五彩光束夹杂着刺耳的破空声,狠狠朝着【幽幽子】们激射而去
  “轰!”
  西行妖下,发生了前所未有的爆炸
St.33 雨铃
  毁天灭地的光束过后,周围的房屋都被震碎成一堆瓦砾而身处其中的【幽幽子】,可能也不好受吧
  “啪”
  脱尽全力之后,便是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爱丽丝脚下一软,便坐倒在了地上zxSm
  “结束了吗……”
  轻咳了几声,她吃力的仰起头,朝上一看
  铅黑色的浓云死死地压在头顶,空气仿佛抽干了一般压抑
  难道……
  “还真是不错,吓了我一跳呢”
  “嘭!”
  一股魔力震荡开来,卷起的强风吹散了光束卷起的烟尘,露出里面的人影
  大群的【幽幽子】不见了,只剩下一个【幽幽子】
  而剩下的【幽幽子】伸出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把五彩光束挡在外面
  “居然只剩下我这个【核心】,你还真是超出了我的意料啊”
  手一挥,光束就像被狠狠拍了一下,烟消云散
  “不过,再强也只是元素之力而已,你小看了我呢”
  【幽幽子】衣袖一震,整个人飞了起来,悬停在爱丽丝面前
  “我……终究还是要失败吗……”
  看着眼前散发着铺天盖地的魔力的【幽幽子】,爱丽丝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
  刚才的那一击,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现在的水平,自己也被魔力的反震弄得受伤不轻,更不用提反击的事了
  那么,是失败吗?
  “爱丽丝,我决定先让你沉睡”
  连续被爱丽丝拼命的反击,【幽幽子】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丝怒气
  突然,爱丽丝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幽幽子】
  在这最后一刻,爱丽丝突然想通了一个问题
  “你,不是什么【幽幽子】……”
  “你是【西行妖】,吧”
  “!”
  【幽幽子】浑身一震,面色迅速变得死灰而惨白
  “不!我是【幽幽子】!不是什么【西行妖】!”
  “呵……”
  爱丽丝只是冷笑一声,冷冷的看着情绪激动的【幽幽子】
  “我不是,我不是啊”
  毁天灭地的魔力如暴风一般席卷而来,包裹住【幽幽子】
  “【返魂蝶】——”
  “【九分咲】!”
  远处的【西行妖】突然变得异常灿烂,上面的樱花也迅速盛开,仿佛一片粉色的后
  “好美的樱花啊……”
  爱丽丝并没来得及欣赏樱花的美景,【幽幽子】可怕的攻击就来到了
  爱丽丝眼前的世界,被一片血红色的光束所覆盖
  “真是,不甘心哪……不过,这次我可没有逃避,应该有脸去见她们吧”
  很不甘心的,爱丽丝闭上了眼睛,手里紧紧攥着她的那本《G
  imoi
  》
  “呼——”
  光束还未接触到爱丽丝,强烈的冲击波就把她震得昏死过去
  大片大片的鲜血从嘴角喷出,然后洒落下来,浸透了那本《G
  imoi
  》
  然后,紧随其后的血红色光束淹没了爱丽丝
  “铮!”
  异变陡生
  从爱丽丝的身上爆出一团前所未有的金光,血红色的光束瞬间就被吞没的干干净净
  “什么!”
  金光没有消散,而是继续向着四周散射而去,连漆黑的天空都被照亮了片刻
  【幽幽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她也顾不得什么了,爆发出所有的魔力
  “【返魂蝶】——”
  “【十分咲】!”
  随着她的怒吼,西行妖完成了最后的绽放,墨染的樱花占据了一片天地不仅如此,西行妖上也挂满了风铃,“叮当叮当”的响了起来
  然后,金色的光芒狠狠地撞上了西行妖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