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东方铃雨夜-第66部分

 “呵呵……哈哈哈哈,圣老师,我的确和你差太多了。”
  爱丽丝突兀的冷笑起来,阴森的笑声让圣白莲感到了一丝不安。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的目标不是你的话,会怎样呢?”
  “你说什么!?”
  还没等圣白莲反应过来,爱丽丝就掏出了一只发亮到极点的人偶,刺眼的光芒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人偶的身体也在不停的颤动,仿佛有什么东西马上要出来一样。
  “你不要命了!”
  以圣白莲的眼光,一眼便看出了那是什么。
  那只人偶体内被注入了大量精纯压缩的魔力,如果魔力正常流到倒还好,可是如果魔力像疯了似的互相冲撞,一旦这个脆弱的容器不堪重负,崩溃了的话,下场便是恐怖的大爆炸。
  如果是圣白莲自己对上的话,她根本不惧这种等级的攻击,很轻易的躲开或者防御掉,甚至于直接压制魔力流动就好,可最大的问题是,这里是医院,如果这个大炸弹在这里爆炸的话……
  她根本就不敢想这种后果,而且极度紊乱的魔力已经让她来不及进行压制了。
  圣白莲瞬间抓过那个人偶,下一刻便消失了。
  “呵呵,看来是我赢了呢。”
  爱丽丝微笑着,洁白的牙齿咬着那把滴着血的匕首,还能活动的右手推开了门。
  “轰!!!”
  不知多远的地方,传来的惊天动地的爆炸,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
  一个瞬间,圣白莲就带着人偶出现在了大海的上方,她直接用魔力引爆了人偶。
  烟尘散去,圣白莲丝毫没有受伤。在确认没有其他的东西之后,她便又闪身朝着魔法学校的方向赶去。
  当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她看到了某些东西。
  医院的大门上,数十个人偶把二十四班的三个学生钉在上面,其中两个学生的胸口插进了两把匕首,爱丽丝正冷笑着把嘴里咬着的滴血的匕首插进一个戴眼镜的学生的胸口。
  “就是你,偷袭的吧?”
  爱丽丝残忍的一笑,把匕首拔出,又再次插了进去。
  “这种感觉,慢慢享受好了!”
  “救命!!!不要啊!!”
  喷溅而出的血液染红了爱丽丝幽蓝色的眼睛,她得意的笑了起来。
  爱丽丝巧妙地避开了要害,三个学生虽然看起来很惨,但是并没有死亡,他们甚至还有力气哼哼唧唧的惨叫。
  “你回来了啊,圣老师。现在可以救他们了,我不会妨碍你的。”
  爱丽丝满足的一笑,扶着受伤的手臂退到了一边。
  “你这是何必,爱丽丝。你会受到惩罚的。”
  “我只是不想对不起任何人而已。”
  “更何况,他们不过是一群败类而已。”
  爱丽丝啐了一口,捂着受伤的手臂,转身便离开了。
  圣白莲看着爱丽丝离去的身影,神色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a
  a
  
Ev.31 Strange Bottle
  天子和爱丽丝的事情闹得很大,很多人都看见了被钉在医院门口的二十四班三个人,所以魔法学校不得不暂停了比赛,来对这两件事情作出处理。
  首先是二十四班,恶意造成天子受重伤,之后还一度想置她于死地,事情性质恶劣,品德低下,故直接开除出魔法学校。
  “关于爱丽丝,袭击老师,还恶意伤害住院的学生——”
  “是我放爱丽丝过去的,她并没有袭击我。”
  圣白莲举了举手,说道。
  “更何况,那三个败类居然敢偷袭我的学生,我没有亲自动手就很给她们面子了。爱丽丝的话,是我让她这么做的。”
  事实上,爱丽丝和圣白莲在医院里动手,不少医生和护士都看到了,但是他们并没有说出来,而是选择了沉默。
  学校的几位理事员也清楚事情多半不是这样,但是圣白莲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们也没有办法。
  爱丽丝看了圣白莲一眼,后者朝她微微一笑。
  “那么,圣白莲教师玩忽职守,罚一年工资。爱丽丝同学的话,不做出其他惩罚,但是预选赛禁赛三场!”
  “三场?”
  “唉,看来第九班完了,本来她们希望比较大的。”
  “三场啊,比那名居天子小姐受伤了,而爱丽丝小姐又被禁赛,只剩下因幡帝小姐了,她们怎么打?”
  不管下面议论纷纷的学生,理事员宣布完消息就直接离开了,看来赛事也并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改动。
  “嘁,这帮家伙真是不通情理。”
  爱丽丝身边,八坂神奈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肩上还扛着满脸通红睡着的伊吹萃香。
  “喏,这个小家伙被我喝倒了,不过她的酒量还真不错,我也差点招架不住。她说有个红有三比她还能喝,我倒是很好奇,红有三是谁啊?”
  “红有三?夏亚咯。”
  爱丽丝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啥?”
  “嗯?我有说什么吗?”
  爱丽丝疑惑的看着神奈子。
  “哦,大概是我听错了。对了,爱丽丝,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把萃香给我吧,我带她回去。”
  “嗯。无论如何,加油。我们明天要去其他城市看看,难得来一次里世界,不逛逛就可惜了。”
  “一路平安,替我向早苗带个好。”
  “你也小心。”
  早苗提前回去了,她直接跑出来估计不少人开始担心,她得回去报个平安。
  爱丽丝拖着酒醉的萃香找到红美铃,把萃香扔给了她。
  “爱丽丝,你们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
  爱丽丝直接回头走掉了,她似乎心情不好。
  第九班的宿舍里,气氛很低沉。
  爱丽丝和因幡帝面对面的坐着,谁都没有说话。
  “帝……”
  爱丽丝并不为她所做的事而后悔,她只是不想对不起任何人。
  爱丽丝似乎第一次仔细的观察她眼前这个兔耳女孩。赤红的眼睛凝聚着某种没有改变过的感情,她脖子上挂着的胡萝卜项链仿佛星空的掉下的彗尾,分离着流在血液里的迷惑。
  她们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第二天第九班的比赛有两场,前提是第一场赢了的话。
  爱丽丝一个人站在屋顶的高塔上,太阳像是被碎玻璃扎穿的眼睛,沾满了雨水和凋落的花瓣,看上去像是腐烂的苹果。那苹果仿佛一直悬在看不见的空中,血斑一样掉在纱布似的云彩上,抹黑掉后面躲藏着的心脏。血金色的阳光从受伤的瞳孔中缓缓流出,仿佛一种极度寂静的声音:从黑洞洞的医院窗户里爬出,掉落在长满青苔的墓碑上时听到的咳嗽声。
  这阵光芒让爱丽丝有了奇异的不适感。这些光芒仿佛透体而过,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仿佛根本没有她这个人一样。苹果朝着她掉了过来,然后从她的指缝间掉了下去,在地上摔成四散的星屑。
  掉落在塔尖的灰屑不安分的撕扯,像是破布一样发出“嗤嗤”的声音,飘落到爱丽丝脚上的圆头皮鞋上。
  她不再穿高筒靴,她甚至不知道过去穿着它的是谁,以及以后的是谁。
  那么,她现在又是谁?
  昨晚和因幡帝交谈的话一直在她的脑海里盘旋,仿佛是一只寻找尸体的秃鹫,兀的坠下到高塔上,被高塔尖尖的顶刺穿,干枯的喉咙发出“嗤嗤”的冒泡声。
  第九班,不,因幡帝的比赛已经开始了,爱丽丝闭上了眼睛。
  她没有去看,也不打算去看。
  天子仍在昏迷,爱丽丝被禁赛,如果第九班不想弃权的话,就只有让因幡帝一个人独自出战。
  “那么,你相信我吗,爱丽丝?”
  爱丽丝承认她做不出回答。
  她是那种敏感而陌生的人,讨厌承诺,而往往后悔的孤僻的人。
  爱丽丝像是长眠于深冬的风筝,永远不会让任何人牵着她飞起来,却又睁大着眼睛编织着自己冻结的骨架。
  “我相信你吗?我不知道。”
  她闭上了湛蓝的眼睛,金色的风吹得她的裙子微微扬起,像是掉进鳄鱼口里的蓝色蝴蝶。
  因幡帝并不是擅长战斗的类型,这点她和帝自己都知道。但是,这又和信不信任有什么关系呢?
  爱丽丝的蓝色眼睛像是一只无处不在的囚笼。只要她一睁开她,便能看到那幽冷的铁条,困着自己,也困着外面的世界。
  微风中,爱丽丝听到了欢呼的声音。
  她跳下了塔尖,转身消失了。
  不远处的赛场,因幡帝擦着脸上的血迹,在红美铃的搀扶下走下了赛场。
  第二轮的对手明显比第一场强了不少,但是依旧不是帝的对手。但是,以一敌三的她,也付出了受伤的代价。虽然受伤不重,但是消耗的体能和伤口在下午的比赛上势必会极大的影响她的实力。
  到了下午,爱丽丝依然没有出现。
  因幡帝深吸了口气,走上了赛场。
  “爱丽丝这个混蛋,她居然还没有过来?”
  红美铃怒气冲冲的喊着,捏紧了拳头。
  “咕嘟。”
  伊吹萃香拔下她腰间挂着的酒葫芦,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
  “你错了,美铃。”
  “比赛,开始!”
  裁判的话音刚落,因幡帝就直接冲了出去,受伤和没有完全恢复的体能不允许她做持久的战斗。
  “我错了?难道爱丽丝有事情要做么?别逗了,她都被禁赛了。”
  红美铃瞪着说话的键山雏,后者睁开眼睛,轻轻的瞥了一眼场上的因幡帝。
  “爱丽丝和因幡帝都在战斗,各自的战斗。”
  “切。”
  完全不明白雏在说什么的红美铃,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赛场上。
  “下去吧!”
  因幡帝拼着受伤,一团赤**法将对手击出了场外。
  “帝也真够拼命的。”
  红美铃叹了口气,不忍的说道。
  获胜之后的因幡帝,咳嗽了几声,示意下一个对手上场。
  每次淘汰一轮,对手的实力都会上升一大截。虽然目前因幡帝还没有遇到强过她的人,但是给她造成麻烦已经足够了。体能的巨大消耗让她行动变得迟缓,魔力的供给也渐渐跟不上。
  第二场比赛,足足僵持了将近半个小时,因幡帝才获胜。
  此时的她已经浑身湿透,血和汗水混杂在一起流下,在她的脚下形成浑浊的痕迹。
  “最后一个了吗……”
  因幡帝甚至已经快睁不开眼睛,巨大的疲劳感让她昏昏欲睡。
  “第三场比赛,开始!”
  似乎是不忿被因幡帝连续击败两人,第三人上来就抢攻,金黄铯的魔力直接轰向了因幡帝的肩膀。
  “嘭!”
  因幡帝毫不闪避的直接被命中,她惨叫一声摔了出去。
  她并不是不想闪避,而是刚才迟缓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反应。
  不过巨大的痛楚让她稍稍清醒了些。因幡帝咬咬牙,捂着受伤的肩膀冲了上去。
  十分钟的激烈战斗之后,因幡帝还是赢了。
  因幡帝整个人像是泡在血水里,她的意识已经很不清晰了。但是,她的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她无声的笑了起来。
  那边的人群里,她看到了转身离去的爱丽丝。下一秒钟,因幡帝直接昏睡了过去,砸倒在赛场上。
  第三场比赛在明天早上,因幡帝有一个晚上可以休息。而仅仅一个晚上,根本就不能让因幡帝恢复,她甚至于是在比赛前半个小时被红美铃叫醒的。
  红美铃扶着因幡帝走到了赛场,她叹了口气,说道:
  “帝,放弃吧,你已经到极限了。”
  红美铃能感受到因幡帝一直颤抖的身体,不是由自己扶着的话,帝现在估计都无法自己走路。
  “更何况,爱丽丝根本就不在意你,她都没有来看过比赛,也没有为你加油。这样的队友,不要也罢,你又何必坚持为她们比赛?”
  “呵呵,谢谢你,美铃。”
  因幡帝露出一个笑容,头上的兔耳微微跳动。
  “但是,我是队长,就算为了天子,我也要赢下去。而且,爱丽丝并不是你说的那样冷血的人。她只是在自己的赛场里战斗,并且,我相信她已经赢了。”
  “你怎么跟雏说一样的话,我又听不懂。算了,你自己小心。”
  “我知道了。放开我吧,该上场了。”
  美铃点点头,放开了手,因幡帝顿时一歪,差点直接摔倒。
  因幡帝伸出手,示意不用扶她。她颤颤巍巍的走上赛场,余光看到了早已坐在休息区的爱丽丝,露出了一个绝美的笑容。
  “哼,你倒是终于来了。”
  红美铃气哼哼的在旁边坐下来,不过她却觉得爱丽丝变得有些不一样。
  爱丽丝沉静的靠在椅子上,金色的头发星光一样四散,面无表情的看着赛场上的因幡帝,冷冰冰的湛蓝眼睛仿佛沉睡在深海的棺木,冷得可怕。
  “比赛开始!”
  裁判话音一落,因幡帝往后一跳,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胡萝卜项坠,低声说了几个字:
  “爱丽丝,现在,我能相信你吗?”
  声音细不可闻,但是爱丽丝却明明白白的听清楚了,正如前天晚上她听到的那样。
  “你能够相信我吗,爱丽丝?”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像我现在这种东西,能去信任谁或者是被谁信任。我或许已经不是人类了,直接叫我恶魔也不错。”
  “不,爱丽丝,我相信你。”
  “不必,连我都不相信我自己。”
  “爱丽丝,你或许是恶魔,也或许是别的什么东西,但是除此之外,你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第九班的成员!”
  “呵,那又如何?”
  “天子受了重伤还不肯下场,那是为什么?她有的不仅仅是绯想剑,还有答应了第九班同伴的承诺。”
  “那是我的错误,我不该离开的。”
  “这不是重点,爱丽丝。你在离开的时候,是信任我们的,而我们也回应了你的信任,不是吗?”
  “如果这种所谓的信任会换来受伤的话,还不如不要。”
  “受了伤可以医治,但是心呢?背叛和不信任带来的伤害,远远超过身体上的伤害。”
  “请你试着相信我吧,爱丽丝。我不祈求你现在就能信任我,我现在给你承诺,我会赢下明天的两场比赛,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如果我赢下来了,就请你信任我。”
  “你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你信任了我,那么,爱丽丝,请让我也能够信任你。”
  “……”
  爱丽丝睁开了眼睛,幽蓝色的瞳孔仿佛燃烧着深海里孤独的火焰,她看到了因幡帝脸上的笑容。
  “那么,请暂时信任我,因幡帝。”
  下一瞬间,因幡帝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仿佛一个提线木偶般被人操控着。但是,她却露出了不明意味的笑。
  因幡帝完全放松了对于身体的掌控,只是尽力睁开眼睛,她要看清楚这份幽蓝色的信任。
  因幡帝的身手突然灵活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受伤的人。但是,对方也是经历了三场淘汰赛的人,实力并不是很差。
  尽管如此,因幡帝还是击败了对手,第二场也在十分钟之后由因幡帝获得了胜利。
  “帝她……隐藏了实力吗?”
  红美铃大张着嘴,惊讶的说道。
  “不,帝确实已经到了极限了,恐怕是——”
  坐在一边的伊吹萃香把眼光放到了爱丽丝身上,而键山雏也在看着爱丽丝,脸上露出难以意味的表情。
  第三场战斗很激烈,但是因幡帝的优势渐渐明显起来。
  突然,因幡帝的身形一滞,差点被对方的魔法击中。
  红美铃注意到了爱丽丝的表情,她脸色异常苍白,左手在不停地颤抖。
  她的左手在之前和圣白莲的战斗中被折断了,她几乎是咬着牙一直在忍着痛楚。
  由于爱丽丝动作的短暂停顿,眼尖的红美铃便看见无数的隐隐约约的丝线从爱丽丝的双手延伸而出,然后绞缠在因幡帝的身上。
  爱丽丝,是把因幡帝当成了人偶在操控!
  红美铃顿时感到莫名的震撼。因幡帝居然完全放心把自己的身体交给爱丽丝来操控,要知道现在的因幡帝,爱丽丝想让她怎么做就怎么做,就算是马上让她自杀,她也无法阻止。
  这是如何沉重的信任?
  “帝,请你也,短暂的信任我吧!”
  爱丽丝猛地一咬,她苍白的嘴唇顿时被咬得鲜血四溢,更加剧烈的痛苦暂时压下了左臂的疼痛。她再次抬起头,幽蓝色的眼睛变得更加深邃和冰冷。
  红美铃不动声色的走到爱丽丝身边,和伊吹萃香以及键山雏一起,有意无意的挡住爱丽丝,不让人注意到她的异状。
  感到自己的身体又变得灵活起来的因幡帝,自然也注意到了爱丽丝咬破了她的嘴唇,她顿时又微微的笑了起来。
  “你输了。”
  因幡帝轻叹一句,背负着两份信任的她,已经不是面前的这个对手所能阻挡了的。
  下一刻,因幡帝灵巧的闪开对手的一拳,侧身一脚把对手踢出了场外。
  “第九班,获胜!!!”
  “哇!!”
  “因幡帝小姐好厉害!!”
  “居然一个人连打三场,帝小姐,你是我的偶像!”
  “我好像看到了爱丽丝同学也来了,看来她们不像传说的那样不和啊?”
  裁判宣布获胜的声音也异常的激动,他完全没想到因幡帝居然能坚持下来,这是何等的决心和毅力才能做到的?
  比赛完成的一瞬间,爱丽丝便出现在了因幡帝身边,抱住了直接摔下来的她。
  “爱丽丝,你回应了我的信任啊,谢谢你。”
  “没什么。”
  爱丽丝稳稳的抱住因幡帝,自己嘴唇上的鲜血和因幡帝身上崩裂的伤口中流出的血混在一起,滴落在她的手上,让她的手感受到了温热,仿佛抓住了悬在空中的那只苹果。
  “第九班吗,就让我暂时相信你们吧,因幡帝,比那名居天子。”
  “呵呵,这样最好了。”
  因幡帝微微一笑,扶着爱丽丝勉强的站了起来。
  “走吧,我可是很饿了。”
  “我也差不多。”
  爱丽丝扶着因幡帝离开了,而一直看着她们的红美铃,似乎有些明白了雏所说的话。
  金色的阳光,照到了一只停留在塔尖的鸟。那并不是黑沉沉的秃鹫,而是一只美丽的,冠蓝色的樫鸟。
  P.S.:本来昨晚就写完了,大半夜的断网还真是。。。继续感谢往逝如湮的打赏。。话说另外一个是你的小号吧--
  a
  a
  
Ev.32 Dark Eyes
  晨光四散的清晨,魔术圣夜的预选赛开始了倒数第二轮的赛程。
  经过前四轮的比赛,还剩下了四支队伍,一支是因幡帝一人连胜三场的第九班,一支是每次都是一挑三获胜的第八班,一支是曾经在黑森林里和第九班并肩作战过的十四班,还有一支则是没什么名声的十七班。www*
  比赛的对手是抽签进行,第八班和十四班各自派出一人去裁判那里抽签。
  “上帝保佑,上帝一定要保佑——千万千万不要抽到那个小魔女!”
  森近霖之助不停地推着眼镜,冷汗从他的额头细细的渗出。他迟迟不敢伸出手去拿签。
  “千万不要是她……千万不要是她……”
  “喂,我说你抽不抽?”
  “抽!我这就拿……”
  可是当他把手放到签上的时候,他又犹豫了。
  “这根好像是——不不,这根更像……哇啊!到底该抽哪根啊!”
  “你小子烦不烦,快点抽!”
  “算了,死就死吧……拼了!”
  森近霖之助赌上自己所有的运气,颤抖着伸出了手。
  “啊?怎么是十七班,我已经等不及跟爱丽丝她们交手了。”
  森近霖之助旁边,一个红发女孩嘟着嘴,似乎很不满意的样子。
  “算了,赶快解决掉那个十七班得了。”
  说完,那个红发女孩扔下签,直接跑掉了。
  “哦,抽到了十七班啊……哈哈……让我来抽抽看……”
  “白发的小子,你已经不用抽了,八班的抽到了十七班,你们就剩下第九班咯。”
  “不……我想我一定是听错了……这是来自世界的恶意,试图迷惑我的心智,我可是要拯救世界的人,怎么会在这里倒下!”
  裁判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崩坏的白发少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要超越世界,我绝不认同这个卑劣的结果……”
  “拿好吧,这是剩下的你的签。”
  森近霖之助使劲闭着眼睛,但是签上写着的“九班”却像针一样不停的扎着他的眼睛。
  “我绝不认同啊!!!”
  “喂,好像那个小姑娘已经等着你们了。”
  裁判好心的提醒了霖之助,他机械般的转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东西。
  赛场上,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微微仰着头,似乎在看着天上消散的星光。
  而在森近霖之助的眼里,那个少女却是对着他露出了嗜血的笑容,她的嘴角还流着鲜血,恶魔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瞪着他。
  “不要啊!!”
  霖之助像是坏掉了一样,大嚎着跑到了他们的休息区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这个Boy真不给力……算了,youtwo先上,defeaat那个gi
  l去!”
  “呃……”
  乔治老师面前的两个少年面面相觑,随即一脸死灰的开始猜拳。
  “我赢了……你先上咯。”
  虽然赢了,可是这个少年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高兴的表情。因为他知道,他很快就会和已经颤抖着挪上赛场的那个少年在地狱里见面的。
  “请、请开始吧。”
  少年颤抖着,开始了宣战。
  而他对面的那个金发少女则是一动不动的眺望着天空,湛蓝的天空在她湛蓝的眼睛里变成了一只蓝色的蝴蝶,零落,悬置。
  虽然明知不敌,但是被如此的轻视,少年也动了一丝火气。他深吸口气,朝着金发少女冲了过去。
  十四班也算是很强的队伍了,在魔法学校也小有名气,真正对上的话没人敢轻视他们。
  但是,金发少女却是一动不动的望着天空,强烈的魔力流动激起的劲风吹得她的头发飘扬起来。
  疾冲而来的少年脸上浮起了一层疑惑:她到底在看什么?
  他不禁微微抬头,同样的看向了天空。
  湛蓝的天空深处,隐约可见深色的斑点。仿佛是大海深处的洞,从未有人见过的未知之地。
  而下一秒,他便发现自己躺在了外面的草地上,呆呆的望着天空。
  “第一场,爱丽丝同学胜利!”
  爱丽丝依旧微仰着头,金色的太阳从她的发尖流下,变成散落一地的粉末。
  “你还好吧?”
  同队的少年拉起了躺在草地上的他,问道。
  “我没事,那个小恶魔手下留情了。”
  他拍拍身上的灰,脸上却露出一个怪异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会感到有些……孤独?”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站在台上的金发少女,摇摇头走开了。
  “第二场比赛开始!”
  “喝!”
  这次的对手学聪明了,上来直接使用魔法进行远程攻击。
  爱丽丝背起了手,眼睛也闭上了。
  “可恶,居然敢这么轻视我!?”
  少年猛地催动魔力,正准备一口气发动强威力的魔法时,突然感觉自己的双手不受控制了,全身的凝聚起来的魔力也消散一空。
  他惊恐的睁大眼睛,发现自己身上早已缠满了几近透明的丝线,自己就像一只困在蛛网上的蝴蝶,等待他的只有死亡的命运。
  不过,他只感到身子一晃,下一分钟场下的乔治老师就接住了这个被扔下来的学生。
  “虽然知道你们不是那个gi
  l的对手,但是这也sofast了吧。”
  乔治老师叹了口气,示意一直在角落颤抖的森近霖之助上场比赛。
  “快去啦,早点输了早点havelunch去!”
  “不、不要!我会被这个魔女吃掉的!她是世界的恶意,要毁灭我这个希望的光芒——啊啊啊!”
  滔滔不绝的霖之助被乔治老师一扬手扔上了赛场,他直接吓得坐在场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森近霖之助死命的颤抖着,生怕爱丽丝会暴起伤人。
  “他们两个莫名其妙就输了,这个魔女一定是想虐待我……不要啊!”
  “哦,原来你是想要我虐待你啊?”
  爱丽丝转过身来,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变得幽蓝而冰冷,仿佛是深海里沉睡的铁棺。
  霖之助感到眼前一黑,瞬间自己所在的场景发生了变化。
  漆黑昏暗的天空下,血液和铃兰一起飞舞,撕裂的大地上面到处是喷发的岩浆和四溅的内脏。
  无数没有头颅的人类拿着刀剑互相劈砍。刀剑相撞发出的声音非常奇怪,不似金属相碰的铿锵声,反而……像是笑声?
  “咯咯——咯咯——”
  木偶一般的笑声,像是漂浮在血湖上面的陈旧八音盒,重复着单调的杂音。
  整个世界仿佛都失去了光芒,所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与血腥。
  爱丽丝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湛蓝。而她对面的霖之助,满头大汗的后退着,眼神慌乱而没有焦距,直到他退到平台边上,“嘭”的一声掉到场外,他的眼睛才恢复了清明。
  “那么,是我赢了。”
  爱丽丝行了个提裙礼,转身便离开了。
  她稍稍感到有些对不起霖之助,刚才她不小心释放了一些她一直压抑着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她也说不清楚是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身体就渐渐起了变化。而G
  imoi
  的变化,以及在黑森林发生的事情,又使得这种变化变得更加复杂而诡异。
  刚才她释放的,除了杀气之外,不可避免的掺杂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不过还好这些东西还很微小,并不足以产生什么影响。
  乔治老师终于收回了严肃的表情。
  刚才他虽然没有看到什么,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一瞬间的不协调。而他的本能告诉他,这种不协调非常可怕。
  “比赛结束!恭喜第九班获胜,并且获得参加魔术圣夜的资格,希望你们为学校争光!”
  而另外一边,第八班与十七班的比赛也结束了,结果不出意料的是第八班获胜。
  不过有一点要提到,第八班上场的是键山雏,她的对手只是在看了她一眼之后,就直接认输投降了。
  这样一来,魔法学校的预选赛就结束了。得到资格代表魔法学校参加魔术圣夜的两支队伍是第八班与第九班,两天之后还有一场第八班对第九班的表演赛,这场比赛不设置名次,单纯是给落选的学生展示她们的实力。
  “那边,发生了什么吗?”
  离开赛场的爱丽丝,被一股独特的气息吸引,转过头看向了远处的赛场。
  那里是第八班和十七班的赛场,不过赛事已经完结了,人群都已散去,只剩下空荡荡的赛场。
  爱丽丝走了过去,站在空无一人的赛场上。
  阳光照在她的身上,但是她却感觉到一阵冰冷。
  “这里,好浓的黑暗……”
  她睁开眼睛,周围的光线似乎变暗了不少。
  “是她留下来的痕迹吗?”
  爱丽丝看向了第八班离去的方向,键山雏被红美铃和伊吹萃香围在中间,听着她们在说什么,时不时微微点头。
  “键山雏……你到底是什么人?”
  爱丽丝跳下了赛场,在这呆了几分钟,她的心境就变得有些冷漠和阴暗,心情也莫名的不舒服起来。她惊讶于自己的变化,却又不知道原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阳光坠进冰冷的赛场里,好像被吸收了一样,失去了所有的温度和亮光。仿佛,那里有着浓得化不开的黑暗。
  a
  a
  
Ev.33 Solitary Doll
  星光沿着淡黄铯的窗帘滑下来,掉落在比那名居天子抖动的眉毛上,坠进她绯红的眼睛里。
  “Fi
  fly……”www@
  她看到了把椅子搬到窗子边坐下的爱丽丝,低声喊了一句。
  “我的名字是爱丽丝,天子。”
  爱丽丝拉起了窗帘,说道。
  “好吧……Fi
  e——不,爱丽丝,比赛怎么样了?”
  “比赛啊。”
  爱丽丝把抱起椅子,放到天子的床边,自己坐了上去。她抓起床头的一只苹果,右手拿着一把水果刀,转过头来看着天子。
  “要吃吗?”
  “可以的话,我是很饿了。”
  “削苹果的话,我其实不太行。”
  虽然是这么说的,爱丽丝还是把刀横了过来,贴着苹果开始削皮。
  “比赛的话,后天是和八班的表演赛。”
  “哦?这么说我们都赢了?”
  “啊,帝一个人打了三场。”
  “帝?她的话……”
  “嘶——”
  突然,爱丽丝削到了手指,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如你所想啦,天子,我一直睡在你旁边的床上,你都没有发现我,好伤心~”
  天子转过头去,因幡帝正坐在旁边的床上,捧着脸做一副哭泣状。
  “心情不错啊,小兔子。”
  天子微微一笑,说道。
  “呵呵,睡了一觉感觉好舒服。爱丽丝,还真是不能勉强你做这些事情啊,明明你控制帝牌‘兔子人偶’的时候好灵活的。”
  “我不会削苹果还真是对不起了。但是,撕绷带我倒是会呢。”
  爱丽丝瞪了一眼因幡帝,顺便把眼神落在她贴着绷带的脸颊和裹着绷带的手臂上。
  因幡帝顿时感到一阵冷气,她赶快跳下床拿过爱丽丝手里面的刀和苹果,快速的削起来。
  “我削给你们吃好了吧?柜子里有止血绷,自己贴咯爱丽丝。”
  “你们在说什么?”
  天子满脸疑惑的听着她们没头没脑的对话,不知所云。
  “没什么。”
  爱丽丝从柜子里取出绷带,小心的贴在自己划伤的大拇指上。
  “哦……对了,爱丽丝说你打了三场是怎么回事,帝?”
  “这个啊,因为爱丽丝她——”
  “因幡帝,如果你不想现在死一次的话,就乖乖削你的苹果。”
  爱丽丝冰冷至极的语气瞬间包围住了因幡帝,把她冻得瑟瑟发抖。
  “嗯?爱丽丝怎么了,你倒是接着说啊。”
  天子看了爱丽丝一眼,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我——”
  “我倒是想说啊!问题是那家伙为什么要跟杀了我似的……”因幡帝苦着脸想道,从刚才开始,爱丽丝就用杀死人的寒气和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因幡帝感觉自己再说一个字的话就会被爱丽丝给吃掉。
  “没什么,天子。只是我不想打,让帝去而已。”
  “是吗?”
  天子怀疑的看着她们两个,问道。
  “喏,吃你的苹果。”
  因幡帝把削好的苹果塞到了天子的嘴里,后者呜呜呜的说不出话来,只得慢慢嚼着苹果。
  “嗯?又怎么了?”
  因幡帝正准备去洗手,却发现爱丽丝那双冰冷的眼睛还在盯着她。
  “你难道没看见,这里坐着一个照顾了你们一天极度劳累和饥饿的美丽小姐吗?”
  “哦?谁啊,在哪?”
  因幡帝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似模似样的四处寻找。
  “你是故意的吧?该死的兔子。”
  爱丽丝恶狠狠的瞪着因幡帝。
  “我可不知道整天坐在这里要么发呆要么打瞌睡,再要不就装深沉的看看风景,这么一个无聊的大小姐劳累在哪~”
  “我哪有打瞌睡?”
  “喏,地上你的口水还没干呢。”
  因幡帝似笑非笑的朝地上一指,爱丽丝急忙往下看。
  “在哪?”
  “这还没有打瞌睡么,大小姐?”
  “切,该死的腹黑兔。”
  爱丽丝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她。
  “哟,看来你们挺有精神的嘛。”
  圣白莲推开门,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
  “我本来还打算自己去的,看来现在泡汤咯。”
  “去什么?”
  爱丽丝问道。
  “就是有人请吃饭啦。”
  圣白莲摊摊手,一脸吃亏的样子。
  “你们醒了的话,就一起去好了,我本来还打算自己一个人吃的……”
  “哼,自私的女人,小心长胖。”
  爱丽丝不屑的冷哼一声,抱起了手。
  “谁会请我们吃饭啊?”
  因幡帝皱起眉毛,问道。
  “十四班啊,那几个可怜少年。”
  圣白莲笑着看向了爱丽丝。
  “看我干什么?”
  “因为他们要感谢你的不杀之恩啊。”
  “呃……”
  因幡帝和天子都无语的看向了爱丽丝。
  “看来他们对你的印象还真够深刻的啊,爱丽丝。”
  “估计当时爱丽丝下手挺狠的。”
  “哼,无聊,谁会去。”
  “好吧,我开玩笑的。那几个少年见到爱丽丝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敢请吃饭?是我和龙掏腰包啦。”
  “这样还差不多。走了,吃东西去。”
  爱丽丝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的换好了鞋子。
  “喂喂,爱丽丝你至于吗?”
  “我可是真的饿了,有没有苹果吃。”
  “呃……好吧,天子,我们也走咯。”
  “嗯。”
  “那个,圣老师,请问您们这是……”
  不知道什么时候,满脸无奈的护士小姐站在了圣白莲的后面。
  “哦,我们出去喝酒吃肉。”
  圣白莲非常诚实的说出了她的目的。
  “病人好像是不能吃这些东西的吧……”
  “嘛嘛,人生的道路上有的时候也要歇一歇不是吗——”
  圣白莲一边和护士小姐大扯特扯,一边使劲给爱丽丝三人使眼色,示意她们赶快跑出去。
  三人果然不负众望,一溜烟就不见了。
  “好了,圣老师,她们都跑掉了,您就别眨眼睛了。”
  护士小姐捂着额头,苦着脸说道。
  “呃……那个,再见。”
  下一秒,圣白莲也消失了。
  医院的外面,爱丽丝三人正等着她。看到圣白莲终于跑了出来,她们都松了口气。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们是有多难缠,经常跑医院的她们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圣老师,很帅哟~”
  因幡帝伸出大拇指,赞道。
  “这种时候意外的像个老师啊。”
  “你们两个真是……”
  圣白莲无语的看着她这三个学生,明智的没有说话。
  “话说,帝,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你连续打三场,按我看的话——”
  “按你看的话,我撑不过的,是吗?”
  因幡帝看着被爱丽丝背着的天子,微笑起来。
  “嗯,不过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别在意。”
  “我知道。你看得很准,天子,真打的话我不可能撑得过去。”
  “可是这个小兔子是队长啦,你们两个都没法参加比赛,只能她自己硬生生去抗咯,真可怜。”
  圣白莲用怪怪的语气说道。
  “唉,辛苦你了,帝。”
  天子叹了口气,抱歉道。
  “别这么说。看着你那么拼命,我也不得不拼一下了。而且,最后也是靠着爱丽丝才撑下来的。”
  “爱丽丝?你们做什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