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东方铃雨夜-第71部分

莉的手中聚集,扫起的劲风甚至吹倒了周围的黑松树。
  “然后,我的愿望变成了替姐姐复仇。”
  “然后我找到了那个凶手,爱丽丝。”
  她手心的魔力不停的变幻颜色,异常的刺眼。
  “她是个善良而软弱的人,没错。”
  “有一点冷漠,有一点骄傲,又有一点孤独。”
  “但是,她是个善良而软弱的人。”
  “她喜欢人偶,她不喜欢孤独。”
  “但是,她是个善良而软弱的人。”
  “遇到她之后,我相信是她杀了姐姐。但是,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这样的她,最终的目的竟然是毁灭自己,多么可怜而又卑微的人。”
  “她是个善良而软弱的人。”
  “这样的爱丽丝,救了你的命,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救了你的命,芙兰朵露·斯卡雷特。也救了你自己的命,帕秋莉·诺蕾姬。”
  “这样的爱丽丝,是我一直追寻的人,我追寻着,然后我永远也追不到她了,蕾米莉亚。”
  “我看到了她的眼睛,她的头发,她的手指。那里没有一丝光芒,有的只是吞噬光芒的心。我看到了她的悲伤,她失去悲伤的心。”
  “但是,她是个善良而软弱的人。”
  “善良没有错,软弱也不过是原罪。”
  “所以,我无法原谅你,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你听清楚了吗?”
  “无·法·原·谅·啊!!!!!”
  帕秋莉双手向下一推,一个巨大的法阵凭空出现在她的身前。
  “金木水火土!”
  “轰轰轰轰轰——”
  一团又一团精纯的元素之力从法阵中飞出,流星一样的朝着黑森林里被洪水淹没的蕾米莉亚砸去。
  “轰轰轰轰轰——”
  仿佛下了一场流星雨,帕秋莉的异常可怕,地面被轰得破破烂烂,洪水被炸得四溅,中心地带变成了一个深坑,散开的洪水不停的朝那里汇聚。
  “呼呼——”
  魔力卷起的旋风吹得帕秋莉紫色的长发高高飘扬,仿佛是镜中城堡中的紫罗兰。
  她举起的一根手指上方,浮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赤色的光照的她的面容异常冷峻。
  “禁忌!”
  几乎有一座房子那么大的火球,朝着先前的中心地带压下去。火球还没接触到地面,强大的风压和温度就已经让洪水蒸发了,黑森林也着起了大火。
  帕秋莉冷漠的表情变得无比悲伤,眼泪静静的流下。
  “用你的灵魂,向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赔罪吧,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看着火球渐渐的压下去,帕秋莉闭起了眼睛。
  突然,火球猛地抽搐了一下,一个漩涡自火球的表面出现。
  “嗤——”
  一柄血红色的长枪自红球中射出,被破开的火球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什么!?”
  帕秋莉脸色一变,她勉强用魔导书挡了一下,但是长枪却直接洞穿了魔导书,狠狠的刺中了她的肩膀,将她推出很远才消散,帕秋莉像是一只鸟一样坠落到树上。
  “轰!”
  被洞穿的火球也爆开了,强大的魔力肆虐着黑森林。
  “比起我的觉悟,你还少了一些呢,帕琪。”
  蕾米莉亚捂着左手,硬接火球并且掷出超负荷的这只手,暂时已经无法使用了,紊乱的魔力已经破坏了里面的脉络,就算是吸血鬼的自愈能力一时半会也根本无法恢复。
  深红色的血不停的自蕾米莉亚碎裂的衣袖里滴下,她白色的洋装几乎变成了红色。
  “真是强大的魔力,看来我来晚了呢。”
  “谁!?”
  蕾米莉亚刚喘了口气,就听到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她立即警觉起来。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也有个问题。”
  “请问,你是吸血鬼吗?”
  蕾米莉亚找到了声音的主人。
  那是个身材高挑的少女,银白色的短发在夜风中微微飘动,冷漠而平静的琥珀色眼睛神秘而不详。她戴着一双银色的手套,和她的头发一样耀眼。
  她站在一棵树的树顶,身后是巨大的血色月亮。
  “我乃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斯卡雷特家主。报上你的名字,不请自来的客人。”
  “斯卡雷特啊,好像是一个消失很久的吸血鬼家族呢。”
  “不错!”
  “既然是吸血鬼,那么对不起了。”
  银白色头发的少女微微一侧身,她的右手出现了一把银色的匕首,血色的冷芒自匕首尖渗开。
  下一瞬间,蕾米莉亚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不适,她惊讶的发现,树尖上的少女已经消失了。而她眼前,无中生有的出现了数十把银色匕首,每一把都指向了她的要害。而她的脑后,也感到一阵寒气。
  银色短发的少女,握着一把同样的银色匕首,顶住了蕾米莉亚的后心。
  这种匕首蕾米莉亚曾经见过,是专门对付吸血鬼的破魔匕首,银质的匕首对吸血鬼的杀伤力异常的强大,有些甚至可以彻底毁灭吸血鬼。
  “遇到了吸血鬼猎人吗,真是糟糕。”
  “勉强算是吧,吸血鬼猎人什么的。”
  冷峻而刺眼的银色光芒,在黑森林里闪耀。
  不知何处,幽深而闭塞的宫殿里。
  “公主,‘那两件东西’到现在为止已经失落了很多年了吧。”
  “你记得很清楚呢,永琳。”
  “您不打算收回‘它们’吗?”
  “我并不觉得需要,至少现在是这样。而且,有需要‘它们’的地方。”
  “您已经看到一切了吗,公主。”
  “和你看到的一样,永琳。”
  “呵呵,不愧是公主。”
  “那么,你先下去吧,永琳,我有些乏了。”
  “早些休息,辉夜公主。”
  沉静的夜风,自阴影里清澈而陌生的眼睛里吹出,黑暗中的世界变得越发不安和遗忘。
  如同十六之夜,迷茫而**的血色之月。
  a
  a
  
Mk.2 Silver Fate
  “那么,就这样结束了。”
  银发少女轻叹一声,手上往前一送,同时蕾米莉亚前方的匕首也射了过来。
  似乎已是避无可避了。
  “嘁,真是麻烦的人。”www!
  蕾米莉亚临危不乱,迅速的做出了决定。
  “必杀技——”
  “!”
  蕾米莉亚身子一蹲,双手抱住脑袋,翅膀收了起来,整个人缩成一团。
  “喂喂,这犯规的吧?”
  蕾米莉亚一蹲,刚巧不巧的避过了身后的一刺,她面前的匕首也大多落了空,少数的几把却也刺不进蕾米莉亚的衣服。
  银发少女刺了个空,她轻巧的翻了个身,落在蕾米莉亚面前,只是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原因无他,实在是蕾米莉亚的这一招——真心有点萌。
  “打不过的吸血鬼大小姐,就选择了卖萌吗?真是可怕的觉悟呢。”
  银发少女略微思考了一下,得出了结论。
  “喂,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看你的表情就知道是很糟糕的事情。”
  蕾米莉亚露出脑袋,瞪了一眼表情奇怪的少女。
  “嘁。”
  银发少女又甩出几把匕首,流星一样的刺了过来。
  “!”
  蕾米莉亚的魔力所剩无几,她只得又使出这一招。
  “当啷——”
  虽然姿势奇怪,但是银发少女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招确实让她有些无从下手。蕾米莉亚本身实力不弱,她把剩下的魔力全用来防御,银发少女一时之间也奈何她不得。
  但是,魔力不可能无限制的消耗,银发少女略微一观察,便发现了弱点所在。
  她轻巧巧的走到蕾米莉亚面前,蹲下身子,揪住蕾米莉亚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放下我!”
  被揪住领子的蕾米莉亚气得脸色通红,大骂道。
  没错,这一招是先判定所防御的东西是否能对主人造成伤害,来调节魔力输出的,已达到节省魔力的目的。但是银发少女这么一弄,虽然没有丝毫杀伤力,但是却让蕾米莉亚威严散尽。
  虽然也毫无威严可言吧。
  “虽然先前就觉得是,认真一看还真是个小女孩啊,突然有点失去兴趣了。”
  银发少女仔细的盯着蕾米莉亚看了许久,失望的叹了口气。
  “我不杀小孩,你走吧。”
  “你才是小孩!”
  蕾米莉亚气得七窍生烟,红着脖子大叫。
  “不是吗?”
  银发少女放下了蕾米莉亚,把手放到她的脑袋上,然后平行着推到自己身上,停留在了自己腰间的位置。
  “这么点高,不是小孩吗?”
  “本小姐都几百岁了!”
  “才这么点高。”
  “呜呜——长得不高不是我的错……芙兰!你怎么不来帮我!”
  蕾米莉亚泪目着抱头蹲下,突然想起了一旁打了许久酱油的芙兰朵露。
  “我觉得这个姐姐没有恶意啊。”
  芙兰朵露抱着昏迷的帕秋莉,认真的说道。
  “再说,芙兰现在没有力气,帕琪也昏过去了,芙兰现在不想打架。”
  “你这家伙!”
  “她说的没错,你不必紧张,我只是感觉到有些不详的气息,过来看看而已。”
  银发少女微微一笑,收起了她的匕首。
  “那你还动手!”
  蕾米莉亚狠狠瞪了她一眼。
  “首先,我确实是个吸血鬼杀手。”
  银发少女漫无目的的扔着手中的匕首,说道。
  “只是,你现在受了伤,乘人之危不是我的作风。”
  “哼,假仁假义的家伙。”
  “嗤——”
  突然,一阵劲风从蕾米莉亚脸颊边刮过,刺得她面颊生疼。
  “动物?不,看样子是受到恶魔气息影响而变成了魔物。”
  擦着蕾米莉亚脸颊飞过的银色匕首,将一只黑漆漆的猫头鹰钉在了黑松树上。黑猫头鹰挣扎了几下,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吱——!”
  “呼唤同伴吗,这家伙。”
  蕾米莉亚盯着这只猫头鹰,暗自心生警惕。
  只要和恶魔沾上关系的东西,都是十分神秘而恐怖的。就算是吸血鬼,也不愿意去触碰。
  “交给我吧,这些东西。”
  血色的月下,一片黑蒙蒙的影子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
  “以我之名——”
  银发少女手中出现了一张白色的卡片,她闭上眼睛,暗自默念。
  “!”
  银发少女双手一张,睁开的眼睛变成了妖异的血红色,她的身边出现了无数把血红的匕首。
  下一刻,蕾米莉亚又感到了突兀的不适,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那数不清的匕首已经像箭雨一样扑向了黑影,随即黑影在凄厉的叫声中一消而散。
  “这个人类,好强。”
  蕾米莉亚看得出眼前的少女是个人类,但是她从未见过如此强悍的人类。
  而且她的能力,异常的神秘。蕾米莉亚从未见到她是如何出招的,匕首就已经刺穿了敌人。
  如果她一上来就认真的话,蕾米莉亚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虽然蕾米莉亚从来不是会害怕的人,但是她还是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是敌不过眼前的人类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蕾米莉亚警惕的问道。
  “你不是吸血鬼猎人吗?”
  “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以我的名义。”
  银发少女看着蕾米莉亚,表情淡然。
  “等你伤好了,我会来找你的,做好觉悟吧。”
  蕾米莉亚盯着少女,心里面升起了一个念头。
  “本小姐有个提议,能请你跟我合作么,吸血鬼猎人。”
  “合作?我跟吸血鬼有什么好合作的。”
  银发少女哑然一笑,拒绝道。
  “是吗?”
  蕾米莉亚似笑非笑的扬起嘴角,眼睛突然变得异常深邃和不详。
  “至少,我们的目的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样的,不是吗?”
  “目的?你什么意思。”
  “我能看到哦,你,‘银色的不详之月’——”
  “断断续续的‘不详之命运’。”
  银发少女脸色微变,她向后一跳,背靠上一棵黑松树,银色的匕首指着蕾米莉亚的眼睛。
  “你是什么人?”
  “我?”
  蕾米莉亚微微一笑,行了个提裙礼。
  “我乃‘命运玩弄之人’,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这是我的妹妹,‘命运消失之人’芙兰朵露·斯卡雷特。”
  “遇到了有意思的人呢。”
  一瞬间,银发少女出现在了远处的树顶上,无数银色的匕首像是飞燕归巢一样像她飞去,又诡异的消失在她身前。
  “那么,下次再见吧。”
  话音一落,银发少女瞬间消失了。
  “芙兰,你能看见她的移动轨迹吗?”
  蕾米莉亚神色严肃的看着银发少女消失的方向,低声问道。
  “完全看不到呢,姐姐。她给芙兰的感觉好像一开始就存在于那里一样。”
  “是么?”
  蕾米莉亚沉思了一下,问道:“那么,芙兰,我让你观察她的‘目’,你能看到吗?”
  一开始,蕾米莉亚就发现了银发少女的气息,她悄悄的让芙兰做好准备,一有危险就直接捏碎她的‘目’。
  在芙兰朵露的眼睛里,所有事物都有着属于它们的‘目’,而这所谓的‘目’,即是事物的毁灭之点。
  芙兰朵露能捏碎她所看到的‘目’,也就是使这个事物的‘毁灭’变成了现实,自然事物也就被毁灭了。
  换句话说,芙兰朵露拥有着破坏一切事物的能力。
  这个能力无疑是强大而可怕的,只是芙兰朵露的身体和精神有缺陷,她不能完全的使用这个能力。比如她曾经无意识间差点捏碎爱丽丝的‘目’,后来却被G
  imoi
  所阻止。
  所以说,芙兰朵露的能力并不是无敌的。但是,她能看到‘目’,就证明了她有着毁灭的潜力。
  “芙兰能看到她的‘目’,但是有些奇怪。”
  “奇怪?怎么说。”
  “这个姐姐的‘目’,好像不止一个……芙兰也弄不清楚,总之怪怪的。”
  “不止一个?”
  蕾米莉亚讶异的看着芙兰,说道:“芙兰,你没看错?”
  “没有,芙兰看得很仔细的。”
  “这样的话……”
  蕾米莉亚并不是足不出户的大小姐,反而她见多识广,能从一点端倪判断出事实的雏形。
  “原来是这样,我大概明白了。”
  “真是神秘而又可怕的能力啊,‘平行于时间轴的行走之人’吗。”
  “芙兰,带上帕琪,看来我们要在里世界停留一段时间了。”
  “知道了。”
  另一边,黑夜之下的小镇里,一个银色的影子停了下来。
  银发的少女回到了她的房子里,她给自己泡了杯茶。
  血色的月光,从有些浑浊的窗棂射下,掉进清幽的茶杯里,将茶水变得有些异味。
  “世界上真的有这种能力吗,不可思议。”
  银发少女摇摇头,突然吐了一口血,暗红色的血块里夹杂着茶叶。
  “今天没有控制好强度吗……真是容易伤到自己啊,我的能力。”
  银发少女叹了口气,用纸擦去血迹,扔进了垃圾桶里。
  “那个吸血鬼大小姐,的确让人有些在意啊。”
  银发少女靠在沙发上,出神的望着血红的月亮。
  “要考虑和她合作吗?凭我自己,恐怕还真的找不到‘那东西’。”
  “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银发少女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蕾米莉亚那仿佛看透一切的眼睛。
  “不过,在那之前,我可是一个吸血鬼猎人呢。”
  银发少女淡然一笑,一只匕首从手中如电光一样射出,银色的光芒照亮了整间屋子,随后匕首没入了墙里。
  “我会找到你的——”
  “那不该存在的,月时计。”
  a
  a
  
Mk.3 Lsolation Faith
  魔法学校,原第九班宿舍。
  清冷的月光支支吾吾的如蚯蚓一般爬行,从暗淡的窗棂爬下,然后停留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
  这么说也许不准确,确切来说,房间里还有仅剩的一个人。
  因幡帝。
  这是第四天,她再没见过她的朋友,比那名居天子以及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
  圣白莲告诉她,她们只是有事离开了而已,不过,帝并不那么想。
  虚无的星尘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所追求的不过是无色的凋敝。
  因幡帝坐在爱丽丝的床上,这里空无一人。对面比那名居天子的床上,也是空无一人。
  比那名居天子断掉的绯想剑被帝用胶水粘了起来,挂在天子床边的墙壁上。
  罪恶和不罪恶的气息,不会再从绯想剑里渗出。
  不罪恶的月光,在黑暗之中变成某些跳动的心脏。
  因幡帝从窗子往下看,圣白莲离开的身影隐没在角落里。
  “当啷——”
  突兀的,墙壁上的绯想剑掉了下来,断裂的剑刃刺进了下面的桌子中,冒出无色的血。
  因幡帝怔怔的看着断裂的剑,心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难受,又好像失去了什么似的迷茫。
  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了桌子上,绿色的眼睛盯着因幡帝看了良久,随即又消失了。
  “连你也要离开了吗,小黑。”
  因幡帝默默的看着黑猫离开,她闭上了眼睛。这个乐观的女孩实在无法露出一丝笑容。
  她只感到莫名的难受。虽然圣白莲等人三缄其口,但是她还是有着近乎于事实的直觉。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她再也不会见到她的朋友,她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了。
  就算将来见到了,恐怕也非旧时之人了吧。
  她有这样的预感。
  “笃、笃——”
  突然,第九班的门被敲响了。
  “是我,小兔子。”
  因幡帝打开了门,外面站着的是腰间挂着酒葫芦的伊吹萃香。
  “萃香?有什么事吗。”
  伊吹萃香稍稍观察了一下因幡帝,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有点事情要离开一段时间。”
  “你也要走吗?”
  “族里面有些事情,我得回去一趟。”
  伊吹萃香看着眼前女孩淡然而孤独的表情,有些不忍的转过头去。
  “就算只剩你一个人,要坚强些,帝。再说,她们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呢。”
  “我能感觉得到。”
  因幡帝胸前挂着的胡萝卜缺了个口,让人莫名的不舒服。
  “她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伊吹萃香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
  “路上小心,萃香。”
  “嗯。”
  伊吹萃香摇摇头,转身离开了。
  萃香走的不快,她慢慢悠悠的从城堡里出来,又慢慢悠悠的在黑夜里前行,直到魔法学校的门口,那里有一个黑影等着她。
  “圣白莲老师?有什么事。”
  伊吹萃香看着眼前的人,问道。
  “要走了吗,伊吹萃香。”
  圣白莲脸上露出了神圣的微笑,说道。
  “啊,我该回去报告了。”
  伊吹萃香盯着圣白莲的眼睛,淡淡的说道。
  “不错呢,作为鬼族未来的接班人。”
  “多谢夸奖。”
  “那么,你的观察,不,考察如何?”
  圣白莲眯起眼睛,声音里露出不明意味的味道。
  “魔法学校啊,真是个可怕的地方呢。”
  伊吹萃香拔下葫芦,喝了口酒。
  “哦?这从何说起。”
  “我无意评论对错,也没有资格评论。只是你们能如此冷静的舍弃掉那些人,这份冷静有些让人可怕啊。”
  “你指的是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和比那名居天子吗?”
  “不止是她们。”
  “那是属于必要的牺牲,为了这个世界。”
  圣白莲的声音充满了神圣的庄严。
  “五大贤者陨落的里世界,已经如此不堪了吗。”
  “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谈论并没有意义。何况,我们只是做能做的事而已。”
  “呵,果然是可怕的人呢,无论是实力还是心境,圣白莲老师。”
  “多谢夸奖。”
  伊吹萃香看着圣白莲脸上万年不变的笑容,只觉得令人厌恶。萃香眼珠转了转,突然微笑起来。
  “圣老师,有件事情我想请教一下。”
  “哦?有问题尽管问。”
  “是关于龙大人的。”
  “龙大人?什么问题。”
  圣白莲虽然还在笑着,眼睛里已经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现在的龙大人,并不是那‘左神之龙’吧?”
  “嗯?你什么意思。”
  “我指的是,这好像是冒牌货呢。不,也许这么说不准确,我的意思是‘他’并不完整,是吗?”
  “我觉得该重新考虑对你的评价了,伊吹萃香。”
  圣白莲收起了笑容,神色冷漠的看着伊吹萃香。
  “‘他’确实有‘左神之龙’的气息,但是未免太淡了一些,而且,有些驳杂不纯。”
  “请小心考虑你说出的和你将来要说的话,伊吹萃香,这会影响到你们鬼族的未来。”
  “呵呵,请放心,这并不是谁告诉我的,只是我自己看出来的,我的特殊能力。”
  “是么?”
  “那么,我倒是想问,这个‘龙大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也会关系到鬼族和魔法学校的关系,圣大人。”
  “他确实是他,也可以说不是。”
  “哦,这样吗。”
  圣白莲说的模模糊糊,但是伊吹萃香却是听懂了似的点点头。
  “说到气息,他身边的那个女孩,我指的是‘红美铃’,气息比他还重一些呢。看来你们是做好准备了。”
  “鬼族的未来值得期待啊,有你这样的人。”
  圣白莲叹了口气,说道。
  “呵呵,多谢夸奖。那么,我走了。”
  “别急,我出现在这里可不是仅仅来和你告别的。”
  圣白莲恢复了习惯性的笑容,笑眯眯的说道。
  “哦?还有什么事吗?”
  伊吹萃香停了下来,转头问道。
  “请回去做好准备,里世界可能要有些不安定了。”
  “请具体一些,我才能告诉你鬼族会做的决定。”
  圣白莲冷哼一声,深紫色的发尖渗出冷漠的气息。
  “真是左右摇摆的种族呢,怪不得能延续到现在。”
  “圣大人,你的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更何况,小小的鬼族,还不至于让我动摇。”
  伊吹萃香沉默片刻,点点头。
  “你确有这个资格,圣白莲大人。”
  “回去告诉那些大人们吧,真正的战争就要开始了。”
  “是‘她’吧,那个五贤者之一的弟子。”
  “哦?我有些佩服你的能力呢,伊吹萃香。”
  “我只是闻到了一些气味而已。比起这些,我更好奇你们怎么面对‘她’,‘她’可是那个人的弟子啊。”
  “那位大人的做法是错的,过去也是,未来也是。”
  “所以,她一系的人,都是错误的。”
  “这就是你们剩余下来的人的觉悟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
  “想不到有一天,能看到五贤者的内乱啊。”
  “这么说并不准确,准确来说,是那位大人的弟子单独的作乱。”
  “我会报告他们的。”
  “希望你们好好考虑,不要做出后悔的事情。”
  圣白莲半带微笑半带威胁的说道。
  “‘五贤者的里世界’已经沦落至此了吗。不知道,现在还有谁还活着。”
  “确实沦落了,不过也轮不到你来评价,伊吹萃香,请注意你的言行。”
  “我说的有错吗?”
  “并无错误,但是请记住,你们和我们一样,也不过是一群在夹缝之中苟且偷生的家伙而已。”
  “我承认,你说的并无错误。”
  伊吹萃香的神情落寞下来,说道。
  “请做好准备吧,无论是站在我们这边,还是作为敌人站在另外一边。”
  “我们会站在你们这边的。”
  伊吹萃香并无犹豫,表明了立场。
  “虽然觉得那位大人的消逝很可怜,但是目前我们并不认为她是对的。”
  “里世界和现世,是永远无法理解的存在。”
  “里世界和现世,永远无法相容。”
  两个人,异口同声说出了相似的话。
  “看来你真的有足够的觉悟啊,圣大人。”
  “哦?怎么说。”
  “你曾经在那位大人那里学习过吧,这么否定自己的老师,没有问题吗?”
  “并无错误,是老师她太天真了而已。”
  “这么说来,‘她’算是你的同门了?”
  “可以这么说吧,大概是师妹一级的人物。”
  “这样的话,我就放心的回去报告了。再见,圣白莲大人,将来在战场上我们会出力的。”
  “我会记住约定的,鬼族。希望你们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会的。”
  “那么回去做好准备吧,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并且,我们不会失败——”
  “即使面对的是背负我老师亡灵的人——”
  “物部布都!”
  a
  a
  
Mk.4 Contrary Blade
  里世界某处的小镇里,蕾米莉亚一行人暂时住了下来。
  帕秋莉一直昏迷,而芙兰朵露又没什么主见,自然一切都是蕾米莉亚做主了。www*
  蕾米莉亚推开门,发现帕秋莉靠着床坐了起来,怔怔的看着手中断成两截的月牙饰品。
  她的眼睛依然是深紫色,但是却给人一种褪色的感觉,仿佛那里只有一潭死水。月牙的尖泛着暗红色,那是伤口上沾到的血,不仅仅有帕秋莉自己的,更多的属于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
  心里面流出的血,比什么都要沉重。
  帕秋莉感觉手里的饰品很重,沉重到她举不起手臂。她不想看到这个已经碎裂的东西,又不能不看。
  碎裂的已经碎裂,就如同回忆永远只是回忆一样。
  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
  帕秋莉像是淹没在冷色的猫眼里,变得陈旧而冷漠。
  饶是蕾米莉亚,也不禁说不出话来。
  “她在哪里。”
  帕秋莉没有看蕾米莉亚,她把脑袋转向了窗外,那是一片血红的月光。
  她的声音平淡而渺远,不带有丝毫的愤怒。帕秋莉现在想着的,只有见到那个人。
  虽然她不知道见到之后要说什么,或者能说什么。
  “没有必要,帕琪。”
  蕾米莉亚摇摇头,说道。
  “就算你见到她,你又能做什么?”
  “她不会原谅我们的,包括你,帕琪。”
  帕秋莉沉默着,握紧了手中断裂的饰品,白皙的手掌被刺破了,鲜血沿着饰品弯起的角流下,消失在黑暗的世界里。
  “她在哪里。”
  帕秋莉没有动摇,她的眼神沉重而坚定。
  “我劝过你,帕琪,不要做无意义的事。”
  蕾米莉亚重复着先前的话,表情冷漠。
  “我再问一遍,她在哪里。”
  “好吧,如果你觉得这么做会舒服一些的话。”
  蕾米莉亚伸手一指,脸上是淡淡的嘲讽。
  “那边,吸血鬼之城的方向。”
  “嗖——”
  下一瞬间,帕秋莉就消失了。
  “姐姐,芙兰找到吃的了!诶,帕琪去哪了?”
  芙兰朵露抱着一个袋子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却没看到帕秋莉。
  “她出去散散心,一会就回来。”
  蕾米莉亚看着芙兰朵露,突然叹了口气。
  要是能像芙兰朵露一样,整天开开心心,什么烦恼都没有,那该有多好。
  不过,她又摇了摇头。
  作为蕾米莉亚,她必须要负担起这些沉重的觉悟,这是属于蕾米莉亚的命运。
  “姐姐,我觉得等以后见到爱丽丝姐姐,我们要向她道歉。”
  “哦?为什么。”
  芙兰朵露的话蕾米莉亚微微一愣。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能感觉到爱丽丝姐姐很悲伤。”
  “芙兰,你要记住。”
  蕾米莉亚轻笑一声,背起双手,微仰起头。
  “作为罪人,就要有罪人的觉悟。”
  “不要去乞求怜悯,因为我们没有这个资格。”
  “更何况,作为斯卡雷特家族的吸血鬼,不允许低下你高傲的头!”
  另一边,黑暗的森林里,帕秋莉正在飞速飞行着。
  月光很淡,几乎看不清路。而帕秋莉却丝毫不节省魔力的飞行,在完全看不清道路的情况下是有危险的。
  她丝毫不顾这些,只是不停的加快速度。
  她根本不知道爱丽丝具体在哪里,只是一股劲的往前冲。
  帕秋莉把注意力全都放在飞行上,因为她需要回避一些问题。
  如果速度慢下来,犹有余力的她就会忍不住去思考,思考作为罪人的觉悟。
  越想,她就越无法原谅自己。
  爱丽丝那时的眼睛,不停的在她脑海里出现。
  那双淡蓝色的眼睛充满着悲伤与绝望,她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气,仿佛那是一具尸体。
  这双眼睛,将帕秋莉的心撕碎了一次又一次,如同她怀里断裂的月牙。
  帕秋莉跳过月光,她飞得越来越快。
  突然,她感到了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她立即停了下来。
  “这一定是她……我……”
  帕秋莉停了下来,她害怕了。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爱丽丝。
  近在咫尺,她却始终无法跨出这一步。
  但是,不去的话,她就要离开了。
  帕秋莉咬咬牙,飞了过去。
  血色的月光像是被碾碎的眼睛一样残缺不全,斑驳着在黑暗的森林里生根发芽,渐渐变成一个冷漠的影子。
  那是一个蓝色的人偶,怀里有一本暗色的魔导书,她的肩上趴着一只不详的黑猫。
  那个人偶的眼睛里,有的只是冷漠与冷漠。
  帕秋莉落到地上,她不敢去看那双眼睛。
  “我……对不起,爱丽丝……我……”
  帕秋莉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的道歉。
  她对面的人偶毫无动静,依旧以同样的眼睛看着她。
  “你……能不能跟我回去?我们好久不见了……”
  “我真的很担心你!一直都很担心……知道你活着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
  帕秋莉语无伦次的说着话,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你不在,我一个人看书,很孤独……”
  “嗤。”
  人偶冷笑一声,生涩而冷漠的话语从她机械的嘴里掉出。
  “孤独?”
  “你完全没有觉悟啊,帕秋莉·诺蕾姬。”
  “将我亲手从悬崖上推下深渊的正是你们啊,现在又和我说孤独什么的,你不觉得可笑吗?”
  “你孤独,你难受,可有人想过我的感受?”
  “爱丽丝……”
  帕秋莉的眼睛顿时黯淡下来,她想不到任何借口去开脱。
  把她们从深渊里拉上来的是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然后她们为了爬上更安全的土地,把爱丽丝当做垫脚石踩下了深渊。
  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说这些话?
  “反正我失去的东西太多了,再失去一两件,也没什么关系。”
  叫做嗳丽丝的人偶淡然的说着话。
  “我承认,在现世的回忆是我重要的东西。”
  “我一遍又一遍的回想那些过去的事情,在我孤独的时候。”
  “那些回忆告诉我,并不是没有人在意我。爱丽丝,你不是一个人。”
  “讽刺的是,那些回忆现在却变成了我的噩梦了呢,帕秋莉·诺蕾姬。”
  “现世的你们,给了我回忆。而里世界的你们,却亲手抹黑了我的回忆。你说,这是不是所谓的命运呢?”
  “爱丽丝,你别这样……”
  “我怎么了?”
  爱丽丝冷笑起来。
  “信任我的同伴就死在我的面前,我眼睁睁的看着匕首一刀一刀的刺进她的身体,刺进她的额头,那些血像噩梦一样沾在我的身上。”
  “因为我的胆小,因为我的害怕,因为我的无知,害死了我的同伴。我很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冲出去和她一起死。”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说的没错,我是个软弱的人。”
  “爱丽丝,求求你别说了……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帕秋莉捂着耳朵,眼睛里泛起了泪花。
  “无聊。”
  爱丽丝不想再说,她转身便走。
  “爱丽丝!求求你了……”
  帕秋莉一把拽住爱丽丝的手,她的手冰冷而毫无生气,仿佛是断掉的墓碑。
  “放手。”
  “跟我回去吧,爱丽丝……”
  爱丽丝突然转过头,露出一个冷漠而孤独的侧脸。
  “你愿意,陪我一起下地狱吗?”
  “啊?”
  帕秋莉一时没反应过来,短促的叫了一声。
  “如果我跟你回去,真祖会立即杀掉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也包括和她们在一起的你,你愿意吗?”
  冰冷刺骨的夜风,吹得人战栗不安。
  “我……”
  帕秋莉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对于她自己,帕秋莉并没有什么想法。但是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也会死,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虽然对于蕾米莉亚的背叛感到无比的愤怒和伤心,但是和蕾米莉亚相处时间很长的帕秋莉,无法真正抛弃她。而芙兰朵露,更只是无辜的小女孩而已。
  帕秋莉明白蕾米莉亚的做法,她只是想保护芙兰朵露和帕秋莉而已。
  真祖的实力让她们无法反抗,而蕾米莉亚只是选择了一个让帕秋莉无法接受的方法而已。
  虽然这个方法,是最有效而直接的。
  牺牲掉一个人,总比三个人都死好吧?
  这样的价值观能说得通,但是帕秋莉怎么都无法接受。
  为什么为了她们,就要牺牲掉无辜的人?三个人的命,就一定比一个人沉重吗?更何况,这是将她们三个人从深渊里拉上来的人。
  说到底,不过是懦弱的自私罢了。
  蕾米莉亚和自己,都是不可原谅的自私的人啊。
  “这样的地狱,滋味如何?”
  爱丽丝轻笑一声,眼睛里尽是嘲讽之色。
  “我……”
  “放手吧,帕秋莉。”
  突然,爱丽丝的声音恢复了以往的沉静和平和,她淡淡的说道。
  “我能理解蕾米莉亚的选择,但是情感上永远也无法接受,永远。”
  “这是作为‘善良’和‘软弱’的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最后为你们做的一点事情。”
  “今天之后,那个软弱善良的爱丽丝就死了。剩下的,只有名为爱丽丝的恶魔。”
  “再见面,我们就是敌人。我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你们。”
  帕秋莉感到手里一空,爱丽丝已经消失了。
  残余在她手上冰冷而微热的温暖,在血色的月光下消失殆尽。
  帕秋莉怔怔的站着,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掉落,无声无息的消失在黑暗的大地上。
  她明白,她再也见不到那个有点冷漠却又善良可爱的人偶了。
  断裂的命运像是她手中的月牙饰品,沾满了鲜血的缺口永远也无法契合。
  a
  a
  
东方铃雨夜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