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都市之三宫七院-第20部分

这种罪?这和她在警械练时,学习野外生存训练时,简直根本不是一回事!对于钱钱嘴里的特别能吃苦?美女警督有了新的认识,更是上了人生中又一堂难以忘记的课
不过,每当南宫柔柔心中都开始有所动摇的时候,她便会不由自主的看一看身旁边的臭男人,暗骂几句后,将有些后悔的心思抛诸脑后,继续做一个称职的人民警察,心中时刻记赚自己是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而这两个臭男人是违法犯罪的劫匪!
一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满身泥巴的中巴车终于抵达了秀水乡,正巧,今天竟然还是秀水乡赶集的日子,乡里的街道上人很多,叫买叫卖的商家,还有大包小包购物的百姓,热闹的很
不过,对于逛街这种事情,南宫柔柔完全属于女人中的特例,她是最讨厌逛街疯狂购物,眼前这种乡下的集市,她更没有半点兴趣
钱钱更不会有心思赶集,越离家近,他反而心中越着急,请示过好像喝醉酒昏昏欲睡的神医,钱钱又和拉客的毛驴车夫讨价还价,最后便宜了两块钱成交后,三个人终于坐上了并不太大的毛驴车,开始了又一段新的旅程,不过,这一次在毛驴车上,醉酒的神医更没有半点形象的直接往上一躺,睡着了
钱钱所在的村庄叫苟屯,距离秀水乡二十多公里,三个人坐了两小时的毛驴车,便再次开始步行,因为崎岖的山路毛驴车已经无法前行,又走了近一个小时后,南宫柔柔终于瞧见了钱钱嘴里的家!
indo.onload = function({ //indo.onload 打开网页就运行
var str=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innerT//这里是整个页面代码 也可以指定id
str=str.replace(/
第八十六章 苟村奇遇记
第八十六章苟村奇遇记
月思行
苟屯是一个典型的岭南山区里的贫困村子,山里不缺石头,只要有力气就不愁房子住°点看书
当钱钱领着神医逍遥和南宫柔柔终于在傍晚时分步行进入村庄时,远远望去,村子外面的石墙上刷着各种各样的标语:一间摇摇欲坠,满是窟窿的石头房子墙上,用白灰歪歪扭扭粉刷着“社会主义好,允许一少部人先富起来……”
一位背着孩子的农妇正坐在家门口收取晾晒好的山货,她的身边围了四五个孩子,都正不停的嚷嚷“娘,俺饿!俺饿……”而她家的墙上却正好有非逞目的标语晃人眼球:“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
还有一位老汉坐在自家门口寂寞的吸着旱烟,身上穿着不知道是六几年的破旧军装,已经洗的发白,补丁上套着补冬眼神中充满了岁月的留痕,身后自家墙壁上同样刷着醒目的标语:“一人结扎,全家光荣!”
接下来,随着钱钱在前面带路,南宫柔柔便不断在心中默念墙壁上的标语……
大力发展养殖业,振兴第三产业经济;努力建设四个现代化,早日实现小康生活;母猪配种,请到秀水乡林开水家!
美女警督脸下黑线直冒,这种现在只能在电视上才会重温的情景,今天竟然活生生的就在眼前,不得不让南宫柔柔真的是大吃一惊同时,心中衍生出一丝对天朝政府整天在媒体大肆渲染出来的经济繁荣是不是徦象?毕竟天朝盗版猖獗,造假横行,都已经泛滥成灾,成为百姓人人共知的事实………
“汪汪!……”
“汪……”
“妈呀!有狗……”
正当美女警督还在留意这些稀奇古怪的标语之际,突然从道边窜出几条颜色各异的家狗,几声狗吠在她身边响起,吓得南宫柔柔三魂皆冒,天生怕狗的她尖叫着直接抱住了身边的救命稻草,娇躯颤抖着靠了上去
“喂!你抱我干什么?”
被冷不丁抱住的神医眼瞧着被吓得脸色苍白的美女警督,有些疑惑的问道
“谁……谁愿意抱你这个臭男人,人家……人家从小就怕狗,混蛋!钱钱,快把狗赶跑!”
平日都强势的南宫柔柔此时小脸煞白,吓得连脸都不敢抬起
“哈哈!”
听到这位敢开枪杀人的美女警督竟然怕狗,神医大笑起来
“王大爷,您吃过饭了吧!”
就在这时,三人路遇一位拄着树枝当拐棍的老头,钱钱马上热情的问候道
“噢,是钱钱艾你终于回来了,快回家看看吧!”
老头仰脸瞧见是钱钱,先是一愣,随即面色怪异中说道
“哎,王大爷您慢慢散步,我这就回家!”
聪明的钱钱此时也瞧出王大爷眼神中的不正常,心中更加焦急的和王大爷打过招呼后,便快步向家中跑去……
“唉!……造孽啊”
就在神医逍遥和南宫柔柔也给老人让开道路,错身而过后,明显听到背后传来老人的唉叹!不多时,一颗茂盛的大榆树进入视线,大榆树下有一个用石头砌成的小院子,两间石墙茅草房应该就是钱钱的家
一进院落,冷冷清清,南宫柔柔好像终于明白钱钱为什么那样在意八万块钱,而且就算有钱之后,依然会如此节省着花!答案就在她的视野中……
低矮的房子估计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院子里干干净净,不是指多么整洁,而是空荡荡,根本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甚至连所谓的能出售的废品都没有,院子角落里堆放着一些劈好的干柴,紫堆旁边好像是一个养猪的猪圈,不过!里面已经没有猪,噢,柴堆上还有到三只正在到处找食的芦花鸡……看到这里,可谓是锦衣玉食的美女警督就再也看不下去了,她的心中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凄凉悲伤情绪,因为她瞬间瞧见了飘散在地上的冥钱!
“你们是什么人?”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喝斥声,南宫柔柔扭脸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农妇,身边还领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估计是因为经常在田里耕种,农妇脸色晒的黝黑,衣着也是粗布衣衫,而她身边的小男孩正好奇的盯着突然闯进来的神医和美女警督,当然,目光却紧紧的盯着南宫柔柔手中的茶叶蛋和矿泉水
“哦,这位大嫂,我们是钱钱的朋友!和他一起回来的,您是?”
知道神医喝的烂醉,怕引起误会,美女警督自然上前搭讪道
“噢?我是钱钱的邻居,你们是钱钱的朋友?”
农妇上下打量着美女警督,瞧那细皮嫩肉的涅,明显是城里人,所以她表情中有些怀疑,不过,她马上惊醒南宫柔柔说钱钱回来了,便惊讶之后,马上扯开嗓子喊道
“艾钱钱你这臭小子终于回来了,他……”
正在这时,矮小的石屋内传来了钱钱的哭声,谁说男儿有泪不轻掸,只是未到伤心处
当南宫柔柔第一脚跨步迈进钱钱的家门槛时,差点摔了趔趄,因为她没有想到钱钱家门和房间的地面竟然海拨如此悬殊,这一脚就好像直接踏进深渊般的感觉∫好一只大手及时的扶住了她的腰,才没有让她出糗,不过,对于身边神医的好心,她只当臭男人想占自己便宜,故作姿态而已
由于是傍晚,房间内光线非常阴暗,狭小而且还有一股潮湿的霉味,因为没有任何摆设显得更加空旷,房间是按照灵堂布置的格局,但也没有那种所谓的花圈寿衣,仅仅就是在正对门的位置处摆着一张石桌,石桌上正供奉着一张逝者的灵位,桌上还摆着个用来上香的石碗,两盘供品,一盘里装着三个干干巴巴估计已经没有水分的苹果,一盘里装着三个发个霉长了毛的黑面馒头此时的钱钱正跪在房间的地上,无声的抽泣着……
“钱钱!你还知道回来啊先别跪在地上哭,钱借到了没有啊借到了就赶快去救你妹妹吧!再不去,可就晚了!”
农妇进门后看到正跪在灵位的钱钱也是一愣,随后便毫不客气的上前照点指着钱钱的脑袋臭骂起来,当然骂人归骂人,她还是提醒钱钱当务之急需要做的事情!
“啊是杨大嫂,小妹人呢?”
杨大嫂一语点醒梦中人,钱钱猛得惊醒后,迅速的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焦急的问道
indo.onload = function({ //indo.onload 打开网页就运行
var str=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innerT//这里是整个页面代码 也可以指定id
str=str.replace(/
第八十七章 小妹(上)
第八十七章小妹(上)
月思行
“杨大嫂,小妹人呢?”
钱钱惊讶的问道√噬澳门在线百家乐
“你还知道有个妹妹啊唉!你们那个死鬼老爹活着时候拖累你们还不算,死后也将你妹妹推进了火炕!当初不是你在苟二愣子面前耍横说自己去整钱还帐吗?”
杨大婶一脸的无奈叹道
“是啊我那天是和苟二愣打赌约定一个月内,我出去搞到八万块钱还给他们,我妹妹就不用嫁给村长的儿子了!现在还差两天到一个月期限呢!”
钱钱腾然间从地上站起,那朴实的脸上也露出怒意
“狗屁,苟二愣那是苟扒皮喂的一只癞皮狗,得谁咬谁!你们家欠的是苟扒皮的高得贷,你和苟二愣打赌算怎么一回事?你才离开家的第三天,苟二愣就又亲自带人来要债,没钱就想带走小妹,你爹那老病秧子退药病情本就加更,看到苟二愣要抓小妹,就从床上爬下来与其争执撕扯,结果被苟家的人推倒在地上,又开始大口吐血!可能是看到你爹快要死了,苟二愣也害怕了,骂骂咧咧的离开了结果没出三天,你爹就死了,你这个挨千万的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小妹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连给你爹买付棺材安葬的钱都没有,她趴在你爹床前哭了整整一夜,最后还是我们几个邻居看不过去了,一家出了十块钱,找到村东头的林木匠用你们家的门板还有床板凑和着给你死鬼老爹打了一口棺材!然后就埋在你家地头……可是,那个吃人不吃骨头的苟扒皮竟然带着一伙人跑到你爹坟头上去,还拿着锄稿,说是违反了国家丧葬管理条例要罚款5000,否则就当场命人刨坟,而且如果不给你老爹火化的话,就要扒你们的房子,抽回你们家的地,取消你们家领取救济款的资格!小妹吓坏了,先是扑到你爹坟头上护着不让刨坟,可是她那小身板哪能拦得住啊让那些壮劳力一拨拉一个跟头,眼瞧着这伙人已经开始刨坟,小妹情急之下只能哭着跪在苟扒皮的面前求他,唉!可怜的小妹,为了不让苟扒皮刨你爹的坟,只能哭着答应嫁给苟扒皮的那个儿子,而且怕小妹反悔,还让她在文书上按了手印哼!……十里八乡谁不知道苟村村长的儿子是个白痴,苟扒皮说是给他儿子娶媳妇,还不如说看上小妹漂亮,想当扒灰佬……这不,今天早上“三七”刚过,苟扒皮便派苟二愣来家里将小妹抢去和他儿子拜堂成亲了白天苟家摆了一天的喜宴,现在快晚上了,小妹肯定还没有被苟扒皮祸害,你还不快去苟家救回小妹!”杨大嫂明显是一个整天闲着没事八封的女人,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将事情的经过讲述出来
“啊苟扒皮你个王八蛋,我要去砍死你!”
杨大婶的话讲完后,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愤怒和仇恨,平时呆滞木讷的钱钱仰天大吼着冲进了旁边的厨房内,短短的三秒钟便听到锅碗瓢盆哗啦一声掉在地上,随后便见钱钱手里拎着把柴刀就冲了出去……
“你这混蛋,他要去砍人,为什么不拦住他!”
如非亲眼所见钱钱家的窘境,如非亲眼闻听杨大嫂的讲述,南宫柔柔如何也不会想到在这穷乡僻壤,会有如此愤怒的事情发生!等这位胸大无脑的美女警督回过神的时候,钱钱已经拎着刀冲出院门了所以,她便将矛头对准身边的臭男人!
“我为什么要拦着他!砍人就砍吧,你觉得那些人不该砍吗?再说,你不是人民警察吗?怎么不去为民除害,伸张正义呢?”
神医仰脖喝了口二锅头酒,看到南宫柔柔将矛头对准自己,丝毫不相让的反唇相讥道
“呀!都是你这个混蛋气的,姑奶奶怎么忘了我还是一名人民警察,不行,我不能看着姓钱的再罪上加罪,我要去阻拦他!姓钱的,你给我站住……唉哟!……”
南宫柔柔神经果然大条,专心听杨大婶讲述钱钱家中经过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突然回醒起来,马上扭身向外追去!不过,她因为情急忘记了自己刚刚进钱钱家中时,是一脚踏空的感觉,如今往外面走需要高抬腿,还当一马平川的结果可想而知,天色昏暗之下,美女警督直接被高高的门槛绊倒,扑嗵一声摔倒在门前!
“唉呦!大妹子摔疼没有?这乡下的门槛高的很,你得抬高脚,慢着点走路,来!我扶你起来,……”南宫柔柔摔了个结结实实,趴在地上疼得直唉哟,原本以为身边的神医会及时上前扶自己起来,可是等了许久,神医连理都不理她,反而是杨大嫂走过来将自己扶起!
当南宫柔柔被杨大嫂扶起来,左右四顾,突然发现神医竟然不见了,再往院子里瞧,发现这个拎着酒瓶狂饮的臭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钱钱家院门外了』过杨大嫂,南宫柔柔顺手将手中的茶叶蛋递给了杨大嫂身旁边口水直流的小男孩后,连身上的灰土都来不及扑打便追了出去气不打一处来顿时恼羞成怒的南宫柔柔指着神医的背影边追边骂道:“喝!喝!迟早喝死你,你……你个混蛋,冷血,我都摔倒了,你为什么不扶我!我……我跟你没完!”
屋内,杨大嫂痴痴的望着越追越远的南宫柔柔,感叹的道:“唉,这城里的女人真是享福啊不但身上衣服料子又滑又软又漂亮,瞧那细皮嫩肉的涅,都能掐出水来,啧……啧!看这女人的年纪估计比我都大呢,皮肤竟然比小妹的还要好?真是没天理啊唉,老娘这辈子是完了,儿子,你听到没有,等你长大了,一定给老娘娶个城里的妇人做老婆!”
“噢!娘,娶老婆做什么?”
正手捧着茶叶蛋,不舍的吃,只是捧到鼻子部闻香的小男孩疑惑的问道
“笨蛋儿子,娶老婆当然是生娃啦!”
杨大嫂眼睛一瞪,怒斥道
“那生完娃呢?”
不论城里的孩子,还是山里的孩子,每天都会太多的为什么?
“生完娃?那就再给娃娶媳妇!”
杨大嫂很是郑重的教育着儿子道
………………
苟村!
顾名思议,村里的姓苟的占据了60%以上,因此,苟村村长的位置自然不会花落旁家,现在的苟村村长叫苟盛,村支书老迈不管事,苟盛一人独断专行,支手遮天,许多村民背地里都称呼他苟扒皮
苟扒皮家中有五个兄弟,人称苟村五狼,自己排行老大
老二叫苟宝,是一个名付其实的地痞,人称苟二愣,快四十岁的人了,第一个媳妇让他打得喝药完上吊死的,第二个媳妇从苟扒皮花钱从越南给他买回来的,最后也被*得跳井自杀了,苟二愣在村里欺男霸女,作恶一方,可谓人愤天怨,却毫无办法,甚至是路边的狗看到苟二愣经过都会躲的远远的
老三苟玉,秀水乡的派出所户籍管理员,他的工作也是苟扒皮花钱去黑水县花钱打通关系买回来的,乡派出所有人时刻通风报信,苟家兄弟在村子里可以说一家独大
老四苟军前几年入的伍,苟家兄弟传言他家老四在部队混的不错,已经找到了靠山,挂上军衔了……
老五苟伟正在上大学……
今天是苟家大喜的日子,苟扒皮给独生儿子娶媳妇,四里八乡的人都知道苟扒皮的儿子是个连吃饭都要别人喂傻气巴咧的白痴,可是,苟扒皮就是有能耐,竟然给自己的儿子娶了个村里最漂亮的小姑娘——钱小妹!
indo.onload = function({ //indo.onload 打开网页就运行
var str=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innerT//这里是整个页面代码 也可以指定id
str=str.replace(/
第八十八章 小妹(中)
第八十八章小妹(中)
月思行
苟村村长家中办喜事,这种大事,整个秀水乡人尽皆知,就连秀水乡政府里的干部,也由一位副乡长亲自带队跑来给苟扒皮贺喜,如此可见苟家五狼在这一代的势力也不容小覻°点看书
穷山沟的婚礼仪式可没有那么讲究,也不分中式,西式只要主家摆出丰盛的露天酒席,然后酒席开始前再放几挂大红鞭炮,找个主婚人直接当着众道贺宾客的面,让新人拜过天地,儿媳妇给公公婆婆点过烟,改口叫声爸妈就算礼成!
就算婚礼仪式简单,但是苟家的露天酒水喜宴也是从清早六点,一直摆了傍晚临近
最后一轮酒水宴罢,前来忙喜的近亲友朋家的毛头小伙子们也都喝的昏昏糊糊,纷纷叼着香烟叫嚷着收拾酒宴上租借的桌椅板凳,处理那些存留下的残羹剩菜,当然,时不时也将那些启封的酒再对着嘴灌上两口,村长家的喜宴菜可以不怎么好,但是烟酒绝对必须是村里N.1,平日里都不舍得买盒烟抽的小伙子们,今天总算抽个够……
“*T的,全村人一个不少,家家最少五十,就村西头苟二娃子家的小媳妇抠抠嗦嗦拿了三十块来喝喜酒,真***的丢我们苟姓大户的人!……”
满身酒气,嘴里叼着竹牙签的苟扒皮光着膀子,坐在自家房内一张大圆酒桌前,桌上酒菜都都没有动几口,但是人都基本上走光了
酒桌上已经没有外人,只余下苟扒皮和他的老婆,此时的扒皮正用手壶嘴对嘴喝着上好的茶水,一边翻看着面前的礼单臭骂道
“可能是因为上个月,二娃子结婚,咱们家随礼也随了三十,他们是照着那三十回的吧?”
苟扒皮的老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起来就是那种夫唱妇随的农妇
“*,你个老娘们懂个吊,苟二娃他算个鸟,我一个村长随了他三十,算很给他面子,要不是看他也是苟姓本家,我惯他个鸟,那天他结婚要不是他爹娘拖老支书来请我,我都不稀的去!咋的,他这结婚还不到一个月,按照规矩,我随了他三十,苟二娃如果识趣就应该回咱家六十,这叫喜事成双!”听到老婆说出原因,苟扒皮更加生气的骂道
正在这时,房间门被人大力推开,贺二愣从外面晃晃悠悠走了进来,一瞧大哥正在怒火头上,马上嘿嘿笑道:“大哥,不就是一个贺二娃子吗?你等着,他敢如此不给大哥你面子,我贺二愣让他知道知道咱的历害!明天找个时间,我叫上苟赖几个好好教训一顿二娃子!要是他还不识趣,的,老子找人轮女干了他媳妇!”
瞧见苟二愣从外面醉熏熏的进来,对于自己兄弟的狠话,苟扒皮并没有在意,而是关心的问道:“老二,把爸妈送到家了吗?”
“嗝!咱爹?你还不知道吗?这回高兴又喝高了,说咱哥五个就我没出息,所以把我臭骂一顿撵回来了,老三和老三媳妇陪着回去的,没事!你和大嫂放心好了!”
苟二愣很是委屈的挠了挠他那昨天岁剃的秃头说道
“二弟,你快坐下来吃点吧!从大清早就开始忙,到现在连口热乎饭都没有进肚呢?我去瞧瞧厨房里还有什么热乎的菜没有,给你端过来!”正在这时,苟扒皮的老婆很是温柔善良的边说边站起来
“嘿嘿,还是大嫂心疼我,不用麻烦了,这不是有满桌子菜吗?我凑和着吃两口就行了!”
一边回答着苟扒皮老婆的话,苟二愣一边直接用手撕下来只鸡腿,边啃边端起桌上的酒碗坐下,然后大吃大喝起来
苟二愣啃完了两只鸡腿,风卷残云的吃了许多菜喝了半瓶白酒后,旁边苟扒皮也将今天礼单看了一遍,然后将礼单交给老婆后说道:“老二,一会儿吃完饭让你大嫂给你拿六千块钱和几条好烟,你留一千零花,余下五千连并几条烟你明天早上都交给老三,然后按照今天这些乡里干部随过来的礼单双倍还回去,像朱乡长,周副乡长,还有派出所牛所长每人都回一千吧!”
“*,大哥,每人回一千,这也太多了吧?朱长久那货以为是乡长就牛起来了,连来都没有来,竟然让副乡长周喜来捎过来了一百块钱,你竟然还给他也回一千,逢年过节,你也从没有少喂过他们,现在竟然越来越惯得他们了吧?”
酒足饭饱后,正拿过牙签盒倒出一根牙签,然后翘着二郎腿投牙的苟二愣直接被大哥吩咐的事气到了
“你懂什么?你以为他们这些人是专门从乡里跑来喝喜酒的吗?乡长副乡长的礼金是那么好收的吗?退双倍,你拿堂堂乡长是要饭的呢?这也就是咱们秀水乡钱比较实,像黑水县城那边这一千块算个啥啊这里面的歪歪道哪是不会懂的,别罗嗦,就按我的吩咐做就对了!”苟扒皮看到自己兄弟那急头急脑的涅,顿时喝令道
“嗯!好吧!我明天把钱给老三……”苟二愣挠着头啮着牙道
正在这时,房门外传来忙喜的人的声音
“村长大伯,二愣叔,桌椅板凳,盘碗我们都收拾好了!”
听到喊声,苟扒皮从椅子上站起,挺着那鼓鼓酒肚,一支手不停的揉着肚皮,一支手从桌上拿起一条香烟,迈步来到院子里一瞧,果不其然,人多力量大,活干的也快,院落里已经收拾的妥妥当当,东西都归整好了,只等明天专门找人往回送了
“呵呵,不错吗?接着……”
苟扒皮很满意,所以脸上也露出呵呵和善的笑容,随后便将手中的一条香烟丢到了离他最近的小伙子手,笑道:“苟赖,把这条烟给小哥几个都分了吧!”
“谢谢村长(大伯叔)”
看到整条烟,对于烟瘾很大的这些小年青,简直就是堪比看到白粉的瘾君子般欣喜,一个个兴奋的连声谢谢
“好了,好了!今天先到这吧,明天早上再来帮着往回送家伙……”
发完喜烟好,苟扒皮仰脸看了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但挥手赶人了
“啊这就得走了,我们还没有闹洞房呢!”
对于苟扒皮的撵人,十多个小伙子脸上都显得很失望,正在一盒一盒分香烟的苟赖直接开口问道
“*!找揍是吧?闹什么洞房,我侄子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能经得你们这些小兔崽子闹吗?都***的给我滚!再不滚的话,老子一个个给你们开瓢……嗝!”正在这时,一手拎着酒瓶,一手拎着个小黑袋的苟二愣从房间内晃悠悠走了出来,听到这帮小子要闹洞房,顿时破口大骂道
“艾二愣叔又喝多了,大家快溜……”
总有能震住这帮年青小伙子的,而苟二愣就是苟村的混混老大,他一出现,十多个小伙子马上灰溜溜逃之迢迢
看到十多个小伙子都迅速离去,苟家院子里顿时显得清静了许多,只有苟扒皮家的两条黑贝大狼狗正在不停的啃着骨头
“大哥,那我先走了,你晚上悠着点来,小心我侄媳妇疼的把你踹下床……嘿嘿!”
苟二愣也和苟扒皮打着招呼离开了,临走时话里有话的嘿嘿笑道
“*,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别当我不知道你这这段时间天天去韩寡妇家里,快滚!”
自己今晚将要做的事情被弟弟调侃的尴尬,让苟扒皮直接脱掉右脚的拖鞋朝着快速逃离的苟二愣丢了过去,却没砸着
苟二愣临离开前的话,还是让苟扒皮微醉的脸上露出几分奈人寻味的神情,目光也瞄向了新房那间因为透着光亮,而映出的一个娇小玲珑身影,嘴角得意的笑道:“嘿嘿!钱家这小妞,是个男人都会喜欢,老子被别人戳脊梁骨骂扒灰佬也值了……”
indo.onload = function({ //indo.onload 打开网页就运行
var str=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innerT//这里是整个页面代码 也可以指定id
str=str.replace(/
第八十九章 小妹(下)
第八十九章小妹(下)
月思行
金榜提名时,洞房花烛夜!
人生两大喜事,应该是皆大欢喜才对,却因为新娘泪挂双腮,不时的抽泣几声,显然已经是无泪可落的悲伤欲绝涅,看得人心凄然……
新娘子看起来也就才十五六岁的年纪,皮肤没有兵过和使用任何护肤品豹,终日在阳光下暴晒而略显黝黑,一双特别有神的水汪汪超大眼睛比那些在整容里开过眼角戴着美瞳的人造美女更自然,更加迷人°点看书
秀挺的鼻梁,嫣红的小嘴,若不是那深锁的月牙弯眉紧皱成团,若不是那流过太多的眼泪早已经哭红的大眼睛,若不是那不知多久没有睡好而发黑的眼眶,还有那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显得稍瘦的脸颊,这位小小新娘子若是让专业造型师稍稍帮助其轻施粉黛,估计会马上引来万千粉丝追捧喜爱的偶像明星!
这就是美丽女孩的魅力……
凝目望上去,她是那种有着自然纯朴气质的美丽精灵,如果说她和传说中的美丽精灵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这位女孩的耳朵不似精灵的耳朵那么尖尖竖起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杨大嫂所说为了保护死去爹爹不被刨坟才委屈无助的答应嫁给苟扒皮儿子的小妹,也正是钱钱拼着命抢劫银行也要拿到八万块钱回来解救的受苦受难的妹妹——钱小妹!
清晨,钱小妹便被苟二愣带人从家里硬生生抓到了苟家,而且被警告说,如果她不乖乖的听话,就马上派人去刨坟,十五岁的小妹虽然因为家境原因较其它同龄孩子更显成熟,但面临如此危难之际,唯一能够依靠的哥哥钱钱还不在身边!
无助恐惧,悲伤的情绪让她直接变成了任人摆布的玩偶,拜完堂后,她便被苟扒皮的儿子扯着红绸领进了洞房
整整一天时间,钱小妹有如行尸走肉般的坐在床边,她盯着面前不远正翘着屁股跪在地上来回乱爬玩钵球的苟世,也正是村长苟扒皮的白痴儿子,更是早上刚刚和自己拜过堂的男人……
咣铛一声!
新房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推开,一身酒气的苟扒皮从外面晃晃悠悠的闯了进来
“呵……呵…………爹……来陪…………球…………”
门被撞开,让正趴在地上弹钵球的苟世仰起来脸,瞧见进门的是自己的爹,苟世也不起来,直接歪着头傻笑一阵,很是费力的说出一段不明不白的话
“咳!……儿子,你娘叫你呢,好像有玩具给你呢!”
苟扒皮先是打量了一下坐在床边的钱小妹,然后略显无奈的瞧了瞧地面上趴着白痴儿子苟世说道
“呵……噢!娘……玩具!……去!”
苟世一听苟扒皮的话,果然上当,马上从地上爬起来,迈着扭扭曲曲的步子从新房门出去,然后直奔正屋……
看到碍眼的白痴儿子离开,苟扒皮快速而轻轻的将门带上,并且插上了插梢,然后扭脸满脸色眯眯的搓着手直接向床边的钱小妹走去,嘴里还略显轻薄的道:“嘿嘿,乖儿媳,我儿子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他虽然和你拜堂成亲,却无法和你洞房行夫事之事!可是,老子我又想快点抱上孙子!所以,没办法,我这个当老子只能受点累,替儿子跟你同房播点种子,怎么样?只要你能给我们苟家添后生娃,以后你就是苟家的大功臣!吃香的喝辣的,钱任你花,有享不尽的福………”
“不要!你想要干什么?”
听到苟扒皮的话,钱小妹惊恐万分,本来还以为苟扒皮*着自己嫁给他的儿子,却不想这个应该是自己公公的苟扒皮竟然敢如此大胆的想披灰!原本就精神恍惚的钱小妹更是吓得扶着床边连连后退……
“嘿嘿!小美人,两年前老子就已经瞧上你了,只是你当时太鞋没办法吃进嘴里,不过!现在,哈哈,你这朵小花,老子今晚摘定了!”酒壮色胆,*欲暴涨的苟扒皮此时将本性暴露出来,瞧着钱小妹那楚楚可怜的涅,便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死在这里!”
突然,原本正在不停后退的钱小妹恐惧表情一收,掩藏在新娘礼服袖子中小手猛得探出来,将暗在身上的一把女孩家做针线活用的剪刀横在脖子上,瞪视着苟扒皮娇斥道
“哼!给老子玩自杀这套把戏,你还嫩了点吧!”
钱小妹以死威协的办法果然让苟扒皮止住了脚步,只见苟扒皮眼神微眯,眼中**非但没有熄灭,反而更加炙热起来男人都是如此,越得不到的东西,越会勾起他们的占有欲
“有本事你就往走一步试试,看看我敢不了自杀!”
钱小妹表情非常平静,手中的剪刀直接狠狠的压在脖子动脉附近,丝毫不给苟扒皮任何进*的机会!
“哼!钱小妹,你敢自杀吗?你如果自杀了,我明天就带人去把你爹的坟刨开!你信不信?”
苟扒皮一脸J笑的道
“你……你卑鄙!”
看到苟扒皮耍无赖,钱小妹气得浑身颤抖骂道
“*,老子卑鄙,既然你如此欲寻短见,我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现在老子也烦了,我***这就叫人,连夜去刨你爹的坟头,你看我做的到,做不到?”
苟扒皮好像突然对钱小妹失去了兴趣般,扭身直接拨开房门的插栓,然后推开门就要往外走……
“艾你不放去……啊你混蛋,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救命……”
眼瞧着苟扒皮要去刨自己老爹的坟,钱小妹顿时慌神,也顾不得多想,就想跑到门口去拦住苟扒皮,却不想正中苟扒皮的圈套,眼瞧着钱小妹的手探过来要扯自己的衣服,苟扒皮顺势直接抓住钱小妹的手,然手猛力往怀里一带,趁机夺下钱小妹手中的剪刀丢到院子里,拦腰便将还在挣扎的小妹抱起……
“嘿嘿!老子就喜欢这样的小妞,够味,乖儿媳,我会很疼你的,等会就让你晓得老子我有棒……”将钱小妹自杀的凶器丢掉后,苟扒皮抱着钱小妹迈步走到床前,直接将其往床上一丢,刚要将身体压上去对钱小妹进行女干污时,突然苟家的两条狼狗狂吠起来
随着两条狼狗的叫声,一个略显疯狂的叫喊声在苟家大院内响起……
“苟扒皮,你个王八蛋,卑鄙无耻的东西,我要杀死你!”
indo.onload = function({ //indo.onload 打开网页就运行
var str=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innerT//这里是整个页面代码 也可以指定id
str=str.replace(/
第九十章 杀鸡取卵
第九十章杀鸡取卵
月思行
(差几朵鲜花就上榜单了,有鲜花的帮投一两朵)
钱钱拎着菜刀一路狂奔,人刚刚闯进苟家大院,便眼瞧两条黑背大狼狗狂吠中向自己扑了过来!心急妹妹的安危,钱钱怎么会后退,毫不犹豫的迎着两条大狼狗挥刀就砍,菜刀直接正巧砍在冲到自己面前的大狼狗鼻子上,鲜血四溅°点看书
“嗷!……嗷!”
一刀砍中狼鼻,顿时让大狼狗从汪汪狂吠变成了嗷嗷号叫,尾巴也夹到了两股后逃之夭夭,狗怕恶人,钱钱挥刀砍伤一只大狼狗后,迅速挥刀向另一只大狼狗身上砍去,不过,一刀砍空,却将恶狗吓得扭头就跑!
“啊哥哥,快救我!”
这时,小妹的呼救声从张贴着大红喜字的新房内传出……
“小妹别怕,哥哥来救你了!”
听到小妹的呼救,钱钱马上拎着沾满狗血的菜刀冲进新房,正好眼见光着膀子穿着个大裤衩的苟扒皮正要从后窗往外跳……
“想跑,砍死你!”
三江四海恨,一刀了恩仇,钱钱一个箭步冲上去,举刀就砍……
“啊我的手……”
一声惨叫,苟扒皮的身体虽然躲过了钱钱凶狠势猛的一刀,可因为他下跳时需要用右手撑一下窗台借力,身体跳下去了,但右手却没有及时收回来,正巧被钱钱的菜刀犹如剁萝卜般,一刀剁下来
“苟扒皮,我钱钱说过,敢碰我妹,老子就要你命,有种别跑……”
已经动了杀心的钱钱并没有因为砍下苟扒皮只手而停下,连拔两下才将砍在窗框的菜刀拨出来,眼瞧着苟扒皮不顾断手之痛还想逃跑,钱钱正要跳过窗户继续追着砍杀,却被身后小妹拉扯住
“呜呜……哥哥,不要杀人,杀了他,你要偿命的,如果你被抓起来,小妹身边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好妹妹,哥对不起你!我回来晚了”
钱钱扭脸看着妹妹楚楚可怜的涅,心疼的探手将妹妹头上被扯乱的头发揽到耳后,鼻头一酸,眼泪围着眼圈转了转道
“哥,你可算回来了,咱爹他临走前,说想见你一面,可是都没有见到……呜……呜!”
危急时刻,哥哥终于回来救下自己,钱小妹心中所有委屈都化作泪水,她那瘦弱无助的肩膀终于有了依靠
“嗯,事情我都听杨大嫂说了,哥知道小妹受委屈了,哥这次回来会给你,给咱爹报仇的!”
钱钱看到妹妹哭的那么伤心,眼眶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落下
…………
“杀人啦!快来人啊快来救命啊”
正在这时,估计是今夜无眠的苟扒皮老婆听到了动静,直接从屋内跑出来站在院子里大声叫喊起来
“哥,你砍了苟扒皮的手,他们苟家不会善罢干休的,我们快跑吧!”
听到苟扒皮的老婆正在院里大叫大嚷,小妹探出右手抹干了眼泪紧张的说道
“不怕!走,跟哥回家……”
听到苟家邻居都已经吵嚷着开始呼喊往这边跑,钱钱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一边安抚妹妹,一边扯着妹妹的手快速的逃离了苟家
…………
钱钱兄妹二人一路狂奔,终于跑回了家
钱小妹虽然看起来瘦弱娇鞋因家中老爹久病卧床,自小便懂事的她和哥哥一起承担家中的活计,所以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纤弱,她跟着哥哥刚刚跑回自家院门前,便惊讶的发现自家院子里竟然升起了火堆,而且两个陌生人正在那里吵架!
原来,当南宫柔柔被杨大嫂扶起来后,愤怒的追出去,就已经看不到钱钱的影子本以为跟在神医后面,就可以找到钱钱,结果让她想发火的是,神医竟然领着她左拐左拐跑到村里唯一一家小商店买了瓶酒,还买了很多给死人祭奠的物品,随后就这样悠闲得意的拎着东西返回到钱钱的家中,接下来,神医也没有闲着,竟然根本不拿自己当外人,顺手将角落里的干柴抱到院子中央点烯篝火,然后亲自动手将钱钱家的三只芦花鸡给杀掉,拔毛,去掉内脏,然后用绿竹杆串起后,直接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你个混蛋,我要去追姓钱的,阻止他杀人犯罪,你凭什么领着我围着村子兜圈子,还跑去小商店买酒?”
南宫柔柔抱膝蹲在火堆旁边,气鼓鼓的瞪视着正忙碌着烧烤食物的神医埋怨道
“我又没让你跟在我后面!你不去拦着钱钱,非要跟着我干什么?……”
神医逍遥一边慢慢的翻转着正在炙烤的烧鸡,一边丢给南宫柔柔白眼道
“人家路痴,怕走丢……”
南宫柔柔委屈的一撇嘴小声的说道
“路痴,那就别瞎埋怨”
神医逍遥摇了摇头无语道
“哼,当我不知道?你是故意的…………混蛋!你不是说自己没钱吗?那你哪来的钱买酒,还买了这么多冥钞?快还我钱…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