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都市之三宫七院-第21部分


提到糗事,南宫柔柔也挺尴尬,马上转移话题恨恨的道
“蛇皮口袋里全是钱,想要买卫生巾自己去拿!”
神医逍遥一指钱钱的家里,银行劫匪们一共装满了两个蛇皮口袋,钱钱在直升机上洒完一个口袋后,想再洒第二口袋时,却被南宫柔柔冲过去拦住了
“不行,那是脏款,必须全数返还银行……你怎么知道我要买卫生巾?啊色狼卑鄙无耻下流……”南宫柔柔一脸正气神情刚要慷慨陈辞,却突然猛得惊醒神医怎么会知道自己想买包卫生巾,因为她下身的卫生巾又被月潮浸湿了,非常难受
“胸大无脑的女人!”
神医再次讥讽道
“混蛋,你才没有脑子呢,你是酒精中毒无可救药……”
南宫柔柔又要抓狂
“……”
神医很识趣的保持沉默,静静的翻烤起架子上的烧鸡
……
“嗯,好香,闻起来好有食欲,本小姐还真饿了,等会儿,我一定能啃掉两只鸡大腿!”
看着被烤的外焦里内的烧鸡,腹中饥肠辘辘的南宫柔柔不由自言的直吞口水的再次发表心愿
“对于只吃不干活的人,鸡大腿没有你的份!”
神医瞅了南宫柔柔一眼,刚刚自己忙着杀鸡,收拾鸡的时候,这位美女警督就知道坐在那里傻傻的瞧着也不帮忙,现在竟然好意思开口要吃鸡大腿,直接丢过去鄙视的眼神
“哼!现代社会,早提倡男女平等了,男人下厨做饭给女人吃,天经地义,我将来要嫁的老公,必须会给我做美食,而且……”
为了给自己根本不会做饭大找借口的南宫柔柔突然住口,说到自己要嫁的老公条件时,她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个时不时在自己脑海里萦绕的白衣男人!
钱钱也带着妹妹走进自家院子里,看到神医正在忙着烧鸡,钱钱肚子早就咕咕叫开了
“傻小子,愣着干什么?都不饿吗?还不快过来吃点食物……”
钱钱已经习惯了逍遥的行为怪异,但他晓的这个看似酒鬼的男人有着强大的实力,所以略显呆愣一下便点头拉着妹妹来到篝火旁边坐下,一脸真诚的冲着神医逍遥说道:“谢谢你,逍遥大哥!”
“谢我?”
神医眼皮微抬,瞧着钱钱问道
“嗯,如果不是你把我从银行里救出来,并且这么快赶回来,我妹妹……我妹妹就会被苟扒皮那个王八蛋毁了!”
钱钱一脸激动的道
“这只鸡烤好了,你们先吃吧!给你……”
没有回应钱钱诚恳的致谢,迅速的拿起竹架上的烧鸡,神医逍遥好像也不怕烫,直接探手从鸡身上撕下来两条鸡腿,递到了钱钱面前
也不客气,伸手接过神医手中的鸡腿,钱钱并没有大口开啃,而是直接将两只喷香的鸡腿递给了身边的小妹道:“妹妹,你快趁热吃!”
“哥,我不太饿,还是你先吃!”喷香的鸡腿在前,小妹也是一天水米未沾唇,但还是推加到哥哥面前小声的道
“呵呵,没事,哥今天在黑水悬城吃的很饱,你肚子都咕咕叫了,还说不饿,快吃吧!”
indo.onload = function({ //indo.onload 打开网页就运行
var str=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innerT//这里是整个页面代码 也可以指定id
str=str.replace(/
第九十一章 鬼火焚身
第九十一章鬼火焚身!
月思行
或许现在社会中,很多人瞧见钱钱和妹妹相互推让鸡腿,感觉很平常,无趣!
但若将这情景和为了父母的遗产对簿公堂,唇枪舌剑,甚至大打出手的那些兄弟姐妹们相比较,不知道是否可以验证出,人性最本源的那种血缘亲情并未被变态的社会完全泯灭!
“两只鸡腿,一人一个,吃完还有!”
神医逍役神中滑过几丝赞许,适时的开口命令道√噬澳门在线百家乐
正在来回推让的钱钱兄妹齐齐罢手,双双瞧向说话的神医!
纷纷点头,然后也都不再说话,垂首默语无声的啃起鸡腿来,鸡腿入口即化,唇齿留香,不知道神医用了什么烤制手法,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材料,喷香的鸡肉中竟然透出淡淡的花香,仅仅一沾唇便让两兄妹再也无法释口
看着钱钱两兄妹吃的如此上劲,南宫柔柔流露出极度羡慕啊
口水直流的她只能着急的往肚子里咽,然后略显小声的向钱钱问道:“姓钱的,这个混……他烤的鸡腿好吃吗?”
“嗯!太好吃……”
已经塞得满嘴鸡肉的钱钱哪有功夫回答南宫柔柔的问话,只能鼻腔里嗯声点头后,继续大嚼起来,说不饿,那是假话!
而坐在哥哥身旁的钱小妹更是有点怯生,南宫柔柔一问话,她微微抬起头来,瞧着面前这个漂亮的大姐姐,也只是猛的点了点头,随即便低下头快速的啃起来
南宫柔柔很委屈,狠狠的白了神医逍遥一眼,被忽视的感觉让她有些抓狂,瞧着那对自己浑不在意的涅,连问自己吃或不吃的臭男人,就恨的牙根痒,就在这时,神医再次探手将烧鸡的胸脯肉连同鸡脖一起撕下来,递给了已经吃掉一个鸡腿的钱钱后,终于着急了谁让自己肚子不争气,她还是放下架子,有些委屈的吱唔道:“……没有鸡腿吃,鸡翅膀总可以吧!”
听到南宫柔柔的话,钱钱兄妹两人都是一愣,随即将目光投向依然在用心烧烤的神医,只见神医连头都不抬,直接将烧鸡一只鸡翅膀撕下来,递给了将鸡大腿啃得只剩骨头的钱小妹,然后扭脸白了美女警察一眼道:“你这样连饭都不会做的女人还想吃鸡翅膀?这有鸡屁股,要不要?”
“啊你这个混蛋,竟然要让本小姐吃屁股,不会做饭的女人怎么了?这么多年过来了也没饿死我,姑奶奶不吃了还不行吗?”再次被神医鄙视,气得南宫柔柔大不姐脾气压制不赚愤怒之中瞪视着神医逍遥骂完便扭脸生闷气,如果从正面瞧过去,肯定会发现,美女警督那双倔强的眼神中水雾开始弥漫,从来都是被别人高看一眼,特别是在男人面前向来倍受追捧的美女警督今天可算霉运临身,遇到两个让她头疼的男人,实在是被折磨的痛苦不堪特别是和神医针锋相对时,自己每每都会败得遍体鳞伤
“哥,这位姐姐估计也是饿了,我的这个给她吃吧!”
看到两人吵嘴,善良纯朴的钱小妹刚想将自己手中的鸡翅膀递给南宫柔柔时,却被钱钱拦住了
“小妹,你快吃吧!哥去过城里才知道,城里女孩不会做饭的原因,大多都是因为她们都喜欢绝食,听说这样能减肥!”钱钱看似木讷,却自然不傻,一路之上,美女警督和神医逍医人战火不断,自己早已经能做到充耳不闻了
“姓钱的,找揍是不是,本小姐哪里胖了?”
听到钱钱的话,南宫柔柔终于找到了出气筒,矛头直指钱钱!
“咳,不胖,你一点都胖,而且身材特别好,呵呵……”
美女警督发怒,钱钱马上憨笑中打哈哈道
“哼!算你识相,你比某个混蛋的眼光强多了,不过,你妹妹的身材才是真的好啊让我羡慕死了……”钱钱的话让南宫柔柔心中终于找回点自信,很是得意的道,不过,随即瞧着钱钱身旁边正在低头啃鸡翅膀的钱小妹那瘦瘦的身型,顿时眼中冒光十分羡慕的道
“有病”
钱小妹那是明显的营养不良,南宫柔柔竟然羡慕的如此涅,顿时让在场的两个男人双双翻了个白眼,神医逍遥更是从齿缝里崩出两个字后,也懒得呆在火堆旁边,而是站起来扭身去角落里捡拾干柴
“你才有病……嘻嘻!……啊好烫……烫死了!呼……呼……”
对神医逍遥的讥讽向来都是有来不往非礼也的南宫柔柔突然住嘴,因为神医站起身去拾干柴,却将手中烤好的烧鸡放置到一旁,肠肚齐鸣,闻着喷香的烧鸡味道早已经垂涎许久的美女警督毫不客气的探身抓过串着烧鸡的竹棍,直接撕下最后一只鸡翅膀,也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张嘴就咬,结果被烫到了舌头不过,喷香柔嫩的鸡肉还是很快让她忘记了疼痛,一只鸡翅膀竟然三口并做两口便被她吃了下去,然后毫不客气的向余下的部位发起了进攻,样子比狼吞虎咽的大男人也丝毫不逊色
拾柴回来的神医只是看了一眼狼吞虎咽的美女警督,并没有说什么,将余下两只也基本上烤好的烧鸡都涂上了盐巴,然后都一一撕开,分给了三个饿死鬼投胎的家伙
“哥,逍遥大哥都只忙着烤给我们吃了,他还没有吃呢!”
非常懂事的钱小妹抽空起身去屋里拿出一个热水瓶,给每人都倒了碗水后,心细如发的她瞧着神医逍遥将最后一只鸡也全部都分给了哥哥,自己和南宫柔柔后,便扯了扯钱钱的衣服小声的说道
“唉呀,对不起!我……我只顾着自己吃了,逍遥大哥,你也一天都没吃东西,这个鸡腿你吃吧!”
钱小妹的话钱钱和南宫柔柔同时愣赚钱钱更是猛然惊醒,连连自责的道
“哼!不吃那是不饿,谁说他一天没有吃东西,那两瓶酒不是东西吗?酒可是粮食精,一个酒鬼有酒就足够了,迟早喝死他!”
虽然吃着神医逍遥烤好的烧鸡,感觉这是自己长这么大吃过的最好的美味,但却不表示南宫柔柔会放过任何反击的机会
无视南宫柔柔的讥讽,神医朝着钱家兄妹晃了晃手中的酒瓶道:“没事,我有酒就行,你们兄妹快吃吧,吃完就去你父亲的坟前祭拜一下,顺便道别”
“道别?”
神医话音刚落,钱小妹马上惊讶的道
“对!道别,不要以为坏人都像电视上的那么笨,动不动就会傻傻的跑出来送死,其实能够为恶一方的坏人,他们都有足够的智慧和手段,钱钱把苟扒皮的手砍下来,他们竟然没有马上带人冲上门来报仇,这足够说明苟家人中有真正的智者,所以,你们兄妹在苟村已经再无安身之地……”神医眼神微眯,淡定中将成破利害讲述出来
“嗯,逍遥大哥说的很对,钱钱愿意带着妹妹跟逍遥大哥离开这里!”
听完神医逍遥的分析,钱钱低头沉思许久,才抬起头目光坚定的道,虽然他的表情中有些留恋,但是,那种对未来的憧憬反而更加炙热
“哥,如果我们跑了,咱爹的坟怎么办?苟扒皮会带人去刨坟的……”
钱小妹听到哥哥也决定要走,扭脸留恋的瞧了瞧从小长大的破石屋,女儿家心思中还是有很多顾虑的提醒道
“哈哈!放心,一切有我,他不是想刨坟吗?哼!我会让他永远记住刨别人家的坟,是会的鬼火焚身的!”
indo.onload = function({ //indo.onload 打开网页就运行
var str=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innerT//这里是整个页面代码 也可以指定id
str=str.replace(/
第九十二章 不做大哥好多年
第九十二章不做大哥好多年
月思行
山里夜色很美,清新微湿的空气,明月当空,草丛中的虫鸣,相互交织在一夜黑幕中,让人心头上出远离尘世的喧嚣√噬澳门在线百家乐
一男一女大半夜跑来的坐在草地上,挨的很近,女人搂着男人的胳膊,似乎很亲热,让人浮想联翩……
难道他们是准备野战!
不,野战已经开始,还很激烈,但不是XX,而是另类的野战!
“你搂着我的胳膊干什么?”
“借条胳膊用用,有什么了不起!”
“你靠我这么近干什么?”
“你以为我愿意啊人家有点怕!”
“怕?”
“今天是八月十四号,鬼节,鬼门关大开之日”
“鬼节怎么了?不管是烧纸钱送祝福,还是捧雏菊寄哀思,活着的人一起思念过去的人,送去对先人的祝福,是人灵性的自发,是感情的延伸,也算这种越来越变态的社会中唯一全民共同拥有的一种信仰它的存在,是让活着的人好好去珍惜每一天,不要愧对社会和朋友,不要愧对自己的亲人,因为,总有一天,你也会和他们相见,到时候,你可以自豪的说,在人间是好汉,在阴间也算鬼雄!”
“世上真的有鬼吗?”
“问一问自己的心!”
“混蛋,你是说我心里有鬼!”
“有没有鬼,过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了……”
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在神医逍遥和南宫柔柔,夜色撩人,但是两人完全没有半点恋人之间的暧昧,反而是不停的针锋相对,你来我往的争执,相互攻击,仿佛是乐此不疲,估计也是消磨掉两人独处的尴尬
远处,钱钱兄妹二人正在父亲的坟头祭拜,摆上新鲜的供品,大量的冥钞银元宝等物品被两兄妹堆到了坟头焚烧着,由于没有风,缕缕青烟直升上夜空,久久盘旋不散……
“在那里,快点!别让钱家兄妹跑了!”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闻声望去,果然瞧见有大批的村民举着火把正向这边围拢过来
“哥,是苟扒皮他们带人来了!”
钱小妹吓得脸色苍白,直接抱住钱钱的胳膊
“妹!不别怕,有逍遥大哥,肯定会没事!咱们继续给爹烧纸吧!下次再回来不知道要多少年以后了”对于远处大批赶来的村民,钱钱出奇的镇定,毕竟在银行大劫案中见识过真正的大超现在这种村子里的小打小闹,反而让钱钱有种极强大的适应能力,适者生存,也许就是钱钱未来成功之路上最牢固的基石
少顷,这伙人终于跑到近前,五六十人的涅,每人手里都拿着镐头铁锹铁叉,甚至还有几个身强力壮的车轴汉子竟然拎着两把匝刀!
这伙人冲到近前,不容分说,将钱钱兄妹围在当中,为首的一个汉子,四十岁上下的年纪,身量中等,墩实精壮,腆着个肚腩,身上散披着蓝色的西装外套,外套的袖子上商标明显可见,三个丝织汉字:“范思哲”里面是一件洗的有些泛黄的白背心,下面是一条肥大的大裤衩子,没穿袜子,脚上蹬着一双脏得不能再脏的白色牛筋底的软帮布鞋,嘴上叼着香烟,因为刚刚跑过来,微微气喘中,香烟的烟头部位一明一暗显得夜色中的萤火虫般醒目
“钱钱,你个*日的东西,竟然敢拿刀砍掉了我哥的手,今天宝爷我就要你的命!”
汉子冲到钱钱近前,将嘴里的香烟吐在地上,探手怒指着钱家兄妹破口大骂道
“苟二愣,你是不是人!我临走时,说好一个月期限还你们钱,你***竟然强行抓我妹妹回去成亲,我没有砍死苟扒皮那个王八蛋,算他跑的快!你不是想要我的命,来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钱钱看到苟二愣,更是两眼喷火,如果不是身后妹妹拉着,他早就冲上去动手了
见钱钱面对自己带这么多人来也不胆怯,苟二愣眼神一闪,想起临来时大哥苟扒皮的嘱咐,阴狠得意的冷笑道:“姓钱的,你有种,现在老子懒的和你动手,不然的话,苟村的老少爷们都会说我苟二愣人多欺负人少,D,别着急,你砍伤村长,乡里派出所马上就来抓你,今天不但要刨了你死鬼老爹的坟,还要抱你整局里蹲大牢,我看你到时候嘴还硬不硬……”
正在这时,神医逍一然间站起,拎着个酒瓶子晃晃悠悠的来了正在跳脚骂街般的苟二愣面前,也不说话,先是咕咚咕咚喝了两口酒,然后就那样醉熏熏的盯着他看
“你……你想干什么?”
为恶村里的苟二愣竟然被面前的酒鬼瞧的心里直发毛,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身上的“范思哲”也掉了下来
“你谁翱”
神医逍翼熏熏的涅,好像连身前的人涅都瞧不清的问道
“我和钱家兄妹说说话,你算哪根葱?哪里来的酒鬼,别在这里找揍啊滚一边去!”
回过神来的苟二愣,细细的打量完面前的这个比自己高出半头的家伙,短衣短裤,手里拎着瓶二锅头,一脸醉熏熏的涅,明显是个喝多的酒鬼,如此一来,苟二愣的胆子又壮起来了,毫不客气的道
“嗝!……钱钱叫我一声大哥,他家的事我当然要管,怎么?不行吗?”
神医逍役皮都抬不起来,却还很仗义的说道
“哈哈!姓钱的,你真是个二百五,去外面这么长时间,竟然还认了大哥,要认你也认个人模狗样的大哥啊瞧他这熊样,整个一酒鬼还能做人大哥!外乡人,我告诉你,钱钱他家的事情你少管,这里是苟村,你也四处打听打听,我苟二愣的名声如何,再来挡横,别一个不小心被打的个腿断胳膊折,最后大哥没做成,还得爬出苟村!”
“说完了!”
神医逍遥冷冷的问道
“*!说完怎么的,没说完又怎么样,马上给老子……”
苟二愣感觉哪里不对劲,却想想自己带了本家五六十口子人,大哥三弟正在等派出所的牛所长,所以他毫无惧色的指着神医逍遥的鼻子骂道
“咔嚓”
“澎!”的一声……
话音刚落,神医突然出手,探手抓住苟二愣指着自己的食指,直接扭断,然后手中的二锅头酒瓶直接照着苟二愣的脑袋砸了下去……
“啊”
横行村里的恶人终于有了恶报,苟二愣被直接开瓢,惨叫声中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神医逍遥一脚正踹在心口,直接将他踹到了山沟边上一条水沟里,说是水沟,其实就是下大雨后在洼地中存留下来的水,白天各种牲口,鸭鹅都在这里饮水凫水,所以很脏!而苟二愣就是被踹得仰面朝天的摔进水沟中,虽然水沟很浅,却淹没了他的身体,等他扑腾着从水中站起身来后,也喝了不知道几口水被呛的咳个不停,满脸的污泥,比落汤鸡还在狼狈凄惨……
“哼!我已不做大哥好多年,如今好容易当一回大哥,你竟然敢不拿我当盘菜,纯粹就是找死!”神医逍遥一脚将苟二愣踹进污水沟后,冷哼一声道
原本周围同来的苟姓本家兄弟都被惊呆了,这个外乡人太猛了,面对着几十号人,敢一上来就动手打人,特别是听到神医逍遥的话,不做大哥好多年后,几个准备冲上来的毛头小伙子都相互对望一眼,叫苟赖的小年青更是有些惊讶的喝道:“你……你是混道上的?”
indo.onload = function({ //indo.onload 打开网页就运行
var str=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innerT//这里是整个页面代码 也可以指定id
str=str.replace(/
第九十三章 混天上人间的
第九十三章混天上人间的
月思行
(月月回来的有点晚,更新晚了)
“嘿嘿!嗝……我不是混道上的,而是混天上人间的……”
神医逍遥晃晃悠悠的直指苍天嘿嘿笑道°点看书
不过,他的话却让许多小青年误解,起到了意想不到的震慑作用,只见一个个都开始低声议论起来,随着交头结耳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些小青年的脸上越恐惧
“天上人间?”
“噢,赖子,你忘记了吗?赵老二家的小六子过年时回来时,好像说过天上人间的事情吗??说他在天京市辛苦一年的工资都不够去天上人间玩上一回,说那里的女人个个漂亮的迷死人不偿命,听说还会什么媚术,就是T***比别的窑子都贵,应该就是那个天上人间吧!”
“是啊青头说的没错,我也听小六子提起过,天上人间是天京市出了名的销金窟,咱黑水县城里的在水一方,找个小姐全活一百五,可是这些钱连天上人间的门都进不去!”
“是啊是啊想想在水一方的幕后老板在黑水县城都已经是支手遮天的人物,而这个天上人间还能天京市那种大地方混的风声水起,想想它背后的势力能小吗?我猜都会是那些超级大人物……”
缓过劲来的苟二愣从污水沟里爬上来,头在流血,心口窝处也隐隐作痛,但是,本就是愣头青的他在如此多人面前,绝对不能掉了架,否则以后在苟村还怎么称霸!
“啊敢偷袭宝爷,我今天废了你!”
苟二愣毫不犹豫的夺过一把铁锹,抡起就照着神医逍遥砸过来……
“小心!”
眼瞧着凶神恶煞般的苟二愣*起了家伙,躲在钱钱身后的钱小妹心中紧张的娇声喊道
不过,显然她的的有些多余,只见神医逍遥面对拍下来的铁锹丝毫无惧,身体轻轻往左边一跨步,伸腿照着苟二愣的左膝盖便是一脚!
“咔嚓”清脆的骨折声那么刺耳,紧接着便是苟二愣的惨号声……
“啊我的腿……”
不知道神医逍遥用了多大的劲,苟二愣那条绷直的左腿竟然生生被踢折了,本来只可以往前屈伸的膝盖,如今完全反转向后¨去重心的苟二愣由于惯性作用直接摔了个狗啃屎,手中的铁锹也飞了出去,巧合的是正好落到了神医的手中,直接用铁锹照着苟二愣的脸就是一耳光!
用铁锹扇耳光,后果可想而知
“对于你这样的恶棍,小惩不如除恶,除恶不如让你痛不欲生,下辈子记赚恶人自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神医逍遥一边说着,又是几记铁锹抽过去,这种耳光太恐怖了,几下之后,苟二愣的脸就变成了血红模糊的猪头,五窍流血,眼神呆滞,俨然是被打傻了
“住手!你个混蛋快椭,下手这么重会出人命的!”
正在这时,眼瞧着神医逍遥再次要伤人性命,不愧是人民警察,美女警督直接冲上进行阻拦
神医逍遥冷眼瞧着扯住自己胳膊的南宫柔柔,毫不客气的怒喝一声:“这样的垃圾你也救,滚!”
“你才滚呢!……我是人民警察,虽然他是垃圾,可是也有人权的,他的罪行量刑自然会有国家法律制裁他,你没有权力这样做!”
美女警督愤怒异常,却依然正义昂然,丝毫不让步的道
“哈哈,法律制裁?好……好!我不管,接下来,我就睁大眼睛看看你这位人民警察如何用法律制裁他们?”被面前这位有些2有些执着的美女警督气乐了,神医逍遥很是无奈的将手中的铁锹丢到一旁边,然后扭身便走,跑到一旁边坐在那里喝酒去了
“你……”
眼瞧着神医退到一旁,南宫柔柔也没料到神医会这样,有些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
就在这时,远处再次跑来一伙人,前面为首的除了几名派出所民警外,便是一只手吊在胸前的苟扒皮∑着主心骨到来,几个小伙子马上略带哭腔的喊道:“大伯,三叔,你们可算来了,二愣叔被他们打了!”
苟扒皮听到自家兄弟被打,顿时怒火冲上顶梁,不过,横行苟村这么多年,正如神医逍遥分析的一样,他绝对没有那种鲁莽和白痴,谁说坏人都是喜欢往枪口境的傻13?真正的坏人往往都是有些常人难以企及的头脑,但见他高声喝道:“苟赖子,你们看准是谁动的手吗?咱们乡里派出所的牛所长亲自连夜赶来,给我主持公道!定然不会让一个罪犯逃走!”
“嗯,村长大伯,俺们都看准了,就是那个拎着酒瓶子的外乡人打的!”
几个毛头小伙子同时指向坐在远处的神医逍遥
“老二,我是你大哥?你怎么样了?给哥说句话啊”
“二哥,二哥,你醒醒?”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听到自家兄弟被打,原本齐头并进的人群中突然急步冲过来两个人一个就是吊着个胳膊的苟披皮,一个就是穿着身民警制服的苟玉〗兄弟齐刷刷的扑到苟二愣身旁边,才发现自己的兄弟已经被打得不成丨人样子,特别是那张脸,早已经变成了猪头,人也昏死过去半天了
看着兄弟被打成这涅,苟扒皮那自来胸有成竹的情绪瞬间失控,探手点指着被包围的钱家兄妹,还有神医逍遥和南宫柔柔咆哮道:“今天有一个算一个,你们谁也别想走!”
“牛所长,您看看,我哥被钱钱砍掉一只手还不算,现在我二哥也被打成这样,你一定要给我们苟家兄弟做主啊”苟扒皮的狠话刚刚落下,他的三弟苟玉也迅速的站起身,直接向已经走到近前的二级警司秀水乡派出所的所长牛雨控诉道
苟村发生大案,这位正在乡里应酬喝酒的牛所长满身酒气的带着两名手下警员匆匆赶过来,平日里他和苟家兄弟关系不错,每次来苟村公干都会受到苟扒皮的热情款待,更因为苟玉还是他的手下,更是没有少得到苟家的好处
牛所长走到近前,蹲下身扒开苟二愣的眼皮借着火光一瞧,确实,苟二愣已经被打得不成丨人样子,马上大怒道:“竟然下这么重的手?老苟村长,我看苟宝这伤挺重,估计会有脑震荡,先找几个人把他抬到村外我的车上,让小李先把他送乡卫生院,如果不行抓紧直接往县里送!”
“嗯!大哥,牛所长说的不错,先救二哥要紧!”
站在牛所长旁边的苟玉也是焦急亲兄弟的伤势,马上抬头道
“好!好!先救二愣要紧,苟赖青皮你们几个小年青快点抬着二愣去村口,牛所长的警车在那里!……还有,苟安,你也先跟着回去,去我家让你堂嫂拿一万块钱跟你们去乡卫生院,现在医院急救没个万八千的不算事……”苟扒皮还能分清事情缓急,仇恨的目光未熄,却开始马上安排村民救自己的弟弟……
“小苟小郭,把他们四个人都给我先铐上!”
眼瞧着几个小年青的将苟二愣抬走,牛所长扭回身冷冷的打量起四个人,特别是在眼神飘过离自己最近的南宫柔柔脸上时,眼神中闪过一道异彩,马上挥手喝令身边的苟玉和另一名民警上去铐人所长下令,眼神中恨意滔天的苟玉第一个毫不犹豫的冲向躲在远处的神医逍遥,旁边的村民早就告诉他了,就是那个正在喝酒的酒鬼将自己的二哥打成重伤……
“都给我站住”
正在这时,美女警督突然开口喝道
indo.onload = function({ //indo.onload 打开网页就运行
var str=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innerT//这里是整个页面代码 也可以指定id
str=str.replace(/
第九十四章 刨坟
第九十四章刨坟
月思行
“你是什么人?”
南宫柔柔冷喝之后,两名民警皆都汀脚步,因为美女警督那种不怒自威的形象完全让他们感觉到了压力°点看书 同样,下令抓人的牛所长也是眉头紧皱,定睛细细打量之后,才惊觉南宫柔柔身上那股警察特有的英姿飒爽,虽然没有穿着警服上衣,但她上身的紧身T恤,还有下身的警服裤子,明显都是公安系统的制服难道面前这个的女人也是警察?想到这里,牛所长为了不至于惹到不该惹的人,还是很小心的问道
“我是天南省凤凰市市局副局长南宫柔柔!”
南宫柔柔一脸严肃的说出自己的身份
“……外省的警局领导?不对吧?请出示你的证件!”
听到南宫柔柔报出自己的身份,牛所长倒吸了一口凉气,市局副局长,比自己这个派出所所长大着不是一星半点想到这里,牛所长还真有些紧张,可是转念一想,马上察觉到不对劲,首先,天南省凤凰市市局局长怎么会跑到岭南这里的穷山沟里?难不成她和这姓钱的家有亲戚?不可能,如果有亲戚,姓钱的一家岂会过的如此窘迫?其次,堂堂一位市局副局长出行,至少会有专车,专门的警员陪同,可是瞧遍了四周,哪有半个警员随从的影子☆后,无论他的警衔多高,官多大,跨省办案,都必须提前知会当地的警方给以协助配合,至少也会有当地的警察陪同,可是,面前这个女人竟然是孤身一身,衣衫不整,甚至连警服外套也没有,瞧身上那沾灰挂草的涅,倒是像深夜和男人跑到野外悠会打野战后的涅,没瞧她那嘴唇都被亲的红肿起来(吃烧鸡烫的)……
“这个……我的证件没有带在身上!”
听到证件,南宫柔柔习惯性的往上衣兜里一摸,才恍然想起,自己的证件放在上衣兜里,银行大劫案时,脱下去便再也没有来得及穿上,只能脸上略显无奈的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马上往上面拨打电话,查一查就能知道,我的警号是……”
“哈哈,还说不是撒谎,明明知道这种穷山沟里是没有信号的,还要让我查你的身份,你以为山里的人都是这么好骗?开什么玩笑?你这样的岁数能当上市局副局长,那我还***是省厅厅长呢?”
牛所长哈哈大笑,断定南宫柔柔是在撒谎后,心中悬的大石也会放下,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凤凰市和他秀水乡八杆子打不到,虽然同属公安系统,却根本不是一个省份的,谁也管不到谁
“你……你这是什么工作态度?身为人民警察,一定要严格按照法律制度办案,调查取证,搞清楚事情真相后才可以抓人”
没有想到自己亮出身份非但不好使,反而遭到如此鄙视,南宫柔柔顿时急了
“*,老子干警察这么多年了,还用你个娘们教吗?现场人证凶器都在,伤者已经被送往乡卫生院抢救,打人凶手就在眼前,我难道抓的不对吗?钱钱夜闯民宅,手持菜刀将村长苟盛一只右手砍掉,这还不能抓吗?钱小妹以嫁给苟村长的儿子苟世为借口,先后诈骗了苟家十多万元钱,这还没应该抓吗?你当众冒充警察,还拿不出证件来证明自己的身份?难道不能抓吗?”牛所长毫不客气的脏话出口,然后例举出大堆的理由,四个人无一遗漏,竟然全都有非常合理的犯案理由
“身为警察,你要有法可依,执法必严,不应该这样随意冤枉好人,那两个臭男人被抓也就算了,可钱小妹的诈骗罪名从何而来?”
南宫柔柔表情越来越冷,突然想起刚刚神医说过的话
“说她是诈骗自然有人证物证,这里有份钱小妹亲自签字画押的文书,还有她和村长儿子苟世的结婚证书,已经是苟家的儿媳妇,竟然还敢骗婚,并且伙同自己的哥哥砍伤要阻拦她的公公,你说这不是诈骗是什么?”牛所长冷哼一声,十分得意的道
“这完全是属于诬蔑,你说什么?钱小妹和村长儿子的结婚证!”
南宫柔柔眉稍都立了起来,这简直就是光天化日捏造诽谤,她突然有种被气乐的感觉
“结婚证在我这里,那个小贱人已经和我儿子属于合法夫妻!”
苟扒皮直接从身上掏出准备好的结婚证示意给所有人看
“哼!钱小妹,你今年多大?”
南宫柔柔气得鼻子都歪了,扭脸朝着躲在钱钱身后的钱小妹问道
“我今年十五!”
听到南宫柔柔的问话,钱小妹紧紧的抓着哥哥的回答道
“听见了没有?这就是你所说的有法可依,她今年才仅仅十五岁,还未成年,国家婚姻法法定年龄女孩必须满二十周岁才可以登记结婚,我问你,他手中的结婚证从哪里来的?你们乡民政和派出都是干什么吃的?”
南宫柔柔愤怒的指责让牛所长等几位派出所民警冷笑中南宫柔柔投去鄙夷的目光,或许也只有南宫柔柔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不晓得乡下这点早已经公开的潜规则……
现代社会中,在农村,有许多还不到法定年龄的小情侣大多都是奉子成婚,他们经城以举行婚宴而不登记的形式“结婚”虽然这种婚姻形式还不受法律保护,但是,等孩子一降生,像准生证落户,结婚登记等因为不够法定年龄等等原因,这一系列罚款的流程下来,派出所和计划生育办公室却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而苟扒皮更是因为弟弟苟玉就是秀水乡派出所的户籍管理员,近水楼台先得月,虽然钱小妹才十五岁,但却可以轻易的更改她的年龄办理登记手续
“你说干什么吃的?*,少***罗嗦!有什么话回到所里再说,都给我铐上……”眼瞧着南宫柔柔露出鄙夷之色,牛所长顿时急眼,毫不客气的指挥手下铐人!
“你这警察队伍中的败类,还讲不讲王法?”
南宫柔柔怒指着牛所长骂道
“哈哈,在秀水乡这一亩三分地,你还想和我讲王法,告诉你,我就是王法……”
终于撕破脸的牛所长毫不掩饰自己的猖狂!
眼瞧着警察已经将钱钱铐上,苟扒皮终于能抓住机会开始报复,几步便冲到钱钱父亲的坟前,一脚将祭奠用的供品踢飞四散,然后朝身后人群喊道:“苟延,三虎,你们几个拿镐头的都给我过来把坟刨坟!哈哈……钱家兄妹,我要让你们在蹲大狱之前,先亲眼瞧着自己老爹被刨开……”
“村长,真……真的刨啊”
几名被招呼过来的村民都略显疑虑中缩手缩脚,毕竟刨人家坟头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干
“*!废话,三虎子你***还是不是个党员,把镐头递过来,我刨第一镐……”
瞧见几个拿镐头的村民迟迟不愿意下手,苟扒皮急眼了,脸色一冷,毫不客气的单手抢过三虎子手中的镐头照着坟头压顶的红砖刨了下去……
镐头砸在压坟顶的红砖之上,预料中红砖碎裂的声音没有出现,坟内突然升出一股青烟,同时传出一种非常刺耳的吱呀呀声音,这种声音就好像多少年未开启过的沉重大铁门被大力推开时,那快锈住的门轴转动的声音…………
indo.onload = function({ //indo.onload 打开网页就运行
var str=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innerT//这里是整个页面代码 也可以指定id
str=str.replace(/
第九十五章 闹鬼
第九十五章闹鬼
月思行
苟扒皮一镐下去,出事了!
当空的明月突然被一团黑云遮赚坟地四周突然刮起刺骨的寒风,这种风根本不是夏日里那种从东南西北八面吹来的暖风,因为是从地上涌上来的阴风°点看书
阴风阵阵,伴着那些夜空中那些异响,举着火把的村民猛然间惊恐的发现,浸湿了煤油的火把竟然全部自行飘忽不定间齐刷刷的熄灭,随着火把全部熄灭,刹那间整个坟场四周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
“啊火把怎么都灭了?”
“怎么回事?”
“……”
人人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就在大家纷纷惊慌四顾之际,一阵仿佛若地狱般爬出来的鬼啸响声,,坟地四周腾然间窜起一人多高的绿色鬼焰!
“妈呀!鬼火……”
“有鬼,快跑啊”
“闹鬼了!”
鬼焰升腾,将众人的脸都照绿了,很容易都瞧见一张张极度恐慌的脸就在这时,同样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带头刨老钱家坟头的苟扒皮两股打颤,丢了镐头刚刚想跑,脚脖子突然被什么缠赚直接将他绊了一下,然后便扑嗵下摔了狗啃屎
“啊鬼啊……”
人都有个习惯,当身后传来声音的时候,大多会选择扭脸往后瞧,苟扒皮借着绿色鬼焰往后一瞧,当时就吓的魂飞魄散原来不是什么东西缠住了自己脚脖子,而一只腐尸的手从地上钻出来硬生生的抓住了自己的脚脖子,这只手正非常有力的将自己往地底下扯……
突然,整片坟地的鬼火好像被下达了集合的命令般,都冲向倒在地上的苟扒皮,每一个绿色鬼焰都会以飘忽不定的速度直接穿过苟扒皮还在挣扎的身体,数十朵绿色火焰集合在一起,仅仅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