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10部分

和周傲宇在一起,你会幸福。
ap.
第四十三章 录像
凯特捧着肚子,小心翼翼地走进卧室,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尽管和肖明还没有正式地结婚,不过她早确认彼此都是真心相爱,那张凭证是否存在倒变得一点也不重要了,而对于这个即将到来的小生命她也是满怀着期待和憧憬。
她看着肖明全神贯注地对着电脑,便不愿打搅他,轻手轻脚地走近卧室,眼神无意中一瞥,却惊讶地发现肖明并非如她所想的在设计程序,而是很专心地在看一段录像。
凯特瞥了一眼,看见是个男人刷牙、洗脸、换衣,很平常地开始了一天的生活,接着男人出门,这个时候他一抬头,整张脸便正对着了镜头。
“诶,这不是周傲宇吗?”凯特认出了屏幕里的人,不禁讶异地嚷道。
肖明被她的惊叫吓了一跳,慌乱地起身,结果把放在电脑台上的咖啡撞洒了,他又立刻紧张地去找抹布。
“肖明,你这是在干什么?”凯特因为身形不便,也就没有去帮忙,只是迷惑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把他的一举一动拍下来?你在监视他吗?为什么?”
肖明收拾好了台子,把抹布丢到浴室,再看了看确定爸妈已睡,才回身拉上门,对凯特承认了事实:“我的确在我姐家安装了摄像头监视周傲宇的一举一动。”
“肖明,你那是在窥探别人隐私!这不道德!”凯特毕竟是在美国长大的,对于个人隐私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于是不满地撅起了嘴唇,看着肖明的目光便带着深深的茫然。
肖明连忙走过去,蹲下身扶住她的膝盖,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轻声道:“凯特,我知道我这样做不道德,可是你相信我,我只是在非常事中采取了非常的处理方式。”
凯特皱起眉,一脸的不理解。
肖明吸了口气,在考虑着要不要跟凯特解释这件事,却又怕牵涉太多,不禁踌躇不下。
“肖明,你看!那是——”
肖明一怔,回过头去,原来他刚忙着跟凯特解释,并没有按下暂停键,因此监控录像还是播放了下去。
凯特目瞪口呆地看着周斯涵抱着周傲宇说爱他,她瞠目结舌地说道:“他们不是亲兄妹么?肖明,他们……”
肖明也呆了一下,然后发疯似地跑回椅子上,把带子倒退,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一幕,直到周斯涵脱衣服,他不得不把头撇了开去。
“还好……周傲宇他拒绝了……”凯特却目不转睛地看着,不住地和肖明说着,口吻里却还是难掩惊讶,“可是周斯涵……她难道不是周傲宇的亲妹妹吗?她、她太疯狂了!”
肖明已经把脸转了回来,看着周傲宇拒绝后开门离去,周斯涵裹着被单木然地站在原地。
“还好……”肖明拍了拍胸口。
“肖明,这是怎么回事?”凯特迷惑地看着他,随即察觉了什么,问道,“你是不是早知道?所以才会用监控器来监视他?”
事到如今,肖明知道也没有再隐瞒下去的必要,他走回床上,把宽大的手按在凯特的手上,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是的,我的确很早就知道了周傲宇和他妹妹之间有着不寻常的感情,只不过他们两个都有着不一样的说辞,我只是为了查清楚真相,才会趁着出入我姐姐家的时候把监控仪装在了他们客厅的角落里。”
凯特点点头,可是脸上还带着一丝难以置信,“不过……不过周傲宇和他妹妹……那你姐姐?”
“是,”肖明沉痛地叹了口气,“她也知道,甚至一开始她就知道了所有的事,我也劝她离开他,可是她深爱着周傲宇不肯离开,所以我只能通过自己的方式帮助她。”
凯特一时还难以消化这么多事,她只觉得一切都太过匪夷所思。
“肖明,你看——”凯特的目光又被播放的录像吸引了,她指给肖明看。
肖明回过头,却看到周斯涵的木然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非常诡异的笑容,即使已经是隔着镜头,可是他们两个还是感到了一丝寒意。
周斯涵手一松,那身被单就滑落了,她慢慢地捡起衣服,一件件地穿上,刚才那个为爱痴狂的人仿佛不是她似的,此刻的她显得非常的平静,她甚至拿起拖把把房间拖了一遍,然后把衣橱、餐桌都擦了一遍,她摘下发夹走进卧室,因为肖明的镜头仅仅能拍到客厅里的,所以不知道她去卧室干了什么,只是她出来的时候,脸上再次带着那一抹诡异的微笑,但下一瞬她却抹着眼泪,一副很伤心的样子走出了门。
凯特被她多变的神情弄得目瞪口呆,不禁抓住了丈夫的手道:“她……她太可怕了,她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确切是为了什么,但一定不是好事。”肖明阴沉着脸道。
“我们要不 他成了她全文阅读要把这个给肖魅看?”
肖明点点头,但看了一眼屏幕,很快又犹豫了,他不知道肖魅是否晓得了周斯涵脱衣诱惑周傲宇的事情,如果就这么告诉她,到底是对她好还是会破坏掉她结婚的心情呢?
明摇头道,他顿了顿,“至少要让我试探姐姐的口风,看她知不知道整件事再说。”
“肖明,我不明白,肖魅既然知道所有的事,为什么不肯离开他呢?这个男人和他妹妹纠缠不清,这是有罪的!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嘘——”肖明把食指竖在唇边,拉着妻子的手,让她平静下来,他凝视着肖魅数道,“我知道,可是我姐姐是个固执的人,她一旦决定就不会改变,凯特,我无法改变我姐姐的固执,我就只能帮她。”
“你……打算怎么帮她?”凯特的眼睛里已经有涤荡不去的担忧。
“感情的事,我们外人能帮到的不多,”肖明叹了口气,感觉到自己在这件事上的乏力,不禁觉得恼火,“周斯涵是个太能演戏的人,之前我也几乎被她文静害羞的假象给骗了,我想现在能做的,就是监视着她,不让她用什么阴毒的方法伤害我姐姐。”
第二天,肖明把带子放在手提袋里去找了肖魅。
肖魅听到门铃声,对着猫眼看了看,然后打开门,懒懒地笑道:“哟,你今天来找我又是什么事啊?是送礼钱吧?”
“你想得美呢。”肖明有些不自然地笑道,他走进屋,关上了门。
肖魅察言观色,笑道:“怎么了?有事跟姐说?”
“姐,我问你,最近周斯涵有没有找你麻烦?”
“最近?”肖魅挑挑眉,淡淡一笑道,“她老实很多了。”
“是吗?”肖明有些担忧地看着姐姐,“姐,你有事就跟我说,不要兜着,好吗?”
肖魅微微一怔,然后盯着肖明,沉声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肖明神色有些不大自然,毕竟偷窥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他犹豫着拿出了带子,然后放到了v播放器里。
“那是什么?”肖魅警觉地问。
“你看了就知道了。”肖明低着头,闷闷地说道,他一狠心,按下了播放键。
肖魅看着屏幕,画面质量不是很好,就好像楼道里那种摄像器拍的一样,她眯着眼看了一会,辨认出画面里出现的房间正是自己家,她愣了一下,尖叫道:“肖明你个大变态,你安装摄像仪偷窥我们家干嘛?”
肖明神色很尴尬,“那个……姐姐,其实,我不仅仅是在你们家安装了摄像头,而且我在周傲宇车里也装了个窃听器。”
肖魅越听眼睛睁得越大,“你这小子,去美国六年,怎么净染上这些恶趣味?”
肖明头上汗都出来了,“不是,姐,我是怕周斯涵这人太阴险,又耍什么阴招……我不是防范于未然嘛……”
肖魅怔了一怔,想想倒也有道理,可是一想到头上有这么个摄像头,自己吃喝拉撒岂非全都被人看去了,她脸一红,怒道:“不管怎么说,你小子给我拆下来!我可不想被人窥视着生活!”
肖明擦了擦汗,谨小慎微地说道:“姐,我就在客厅里装了摄像头……卧室里你们干什么我是看不到的。”
“废话,万一在客厅呢!”肖魅想也没想,就接下去说道。
肖明无奈了,又擦了擦汗,唯唯诺诺地说道:“那个……姐,你们可以收敛一下。”
肖魅板着个脸,还待训斥,肖明一想自己和她都乱七八糟地说了什么呢,倒把正题给忘了,连忙扭过头,按了快进键,放到周斯涵和周傲宇那段,对肖魅数说道:“姐,你看了这个后估计就不会怪我了。”
肖魅狐疑地看了一眼屏幕,当她看着周斯涵抱住周傲宇时脸就僵住了,看了看屏幕下的时间,难道就是那天……?
“我不要看!”肖魅几乎脸充血了,自己丈夫和小姑什么什么了不算,难道自己还要恶趣味地去欣赏吗?她怎么想也接受不了这个事情。
“姐,你别急啊,你看下去啊。”肖明只好在那里努力地灭火。
肖魅有些焦躁地踱着步,偶尔扭头看几眼屏幕,周斯涵揭破她的“阴谋”,以及脱衣服勾引周傲宇都让她怒火中烧,如果不是肖明拦着,估计她就会直接把电视机砸了,她怎么也想不通周斯涵哪儿来的这么大毅力,真是得不到周傲宇不甘心吗?难道她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别人的眼光,她有没有想过事情闹大之后她以后怎么生存呢?
“如果你真的要说,我也无奈,斯涵,从这一刻开始,我问心无愧。”最后的最后,当肖魅听见周傲宇说出这句话,开门离去的时候,她突然泪流满面。
ap.
第四十四章 车祸
“姐,事情都很清楚了,一直都是周斯涵一厢情愿,我觉得周傲宇做到这一步,也算难得了。”
肖魅横了他一眼,“你丫就同性相吸去好了,你是不是也特别想有个女人这么勾引你啊?”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口气已经趋于缓和,这几天一直困扰她的心事因为这盘录像带而烟消云散,她也没有想到,周傲宇在知道了真相之后还是选择保护自己什么也没说,甚至还能真心地接纳自己,而他对周斯涵的拒绝态度也变得如此坚决,她口气虽然还强硬,可是心里却已经溢满甜蜜。
肖明只能狂擦汗,“姐,这玩笑你在这里所说就好了,我可不想让凯特听见,别看她怀孕五个月了,跆拳道功夫可没丢下,估计一脚还能把我踹床下去。”
肖魅嘴角卷起一丝弧度,“看你这么卖命帮我的份上,我不会在凯特面前说你什么坏话的。”
肖明看着肖魅,“那么姐,你打算怎么做?”
“我暂时还没想好,不过有一点,这件事我们知道就可以了,我不想把事情扩大。”
“姐,你还打算忍下去?”
肖魅苦笑道:“若不这样,又能怎样,把这件事宣扬得人尽皆知,让傲宇声名扫地?说不定这正遂了周斯涵的心愿,可是我不会让它发生。”
肖明点点头,表示赞同肖魅的话。
“其实我以前最不能确认的是傲宇的心意,既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之后的日子,我只要牢牢地抓住他就可以了。”
肖明沉默了片刻,问道:“那么,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肖魅微笑着看着肖明,“自然是有的,你和凯特多陪陪周斯涵,傲宇不在她身边,她该多寂寞啊。”
肖明看着姐姐,一瞬间她就好像恢复了所有的生气,他不禁微笑了,“我知道了。”他的口气里也有了狡黠。
肖魅微笑着目送肖明离开,盘腿坐在沙发上,心里盘算着怎么嘉奖周傲宇一下,她突然想到一件事,不禁跺了跺脚,“忘记让肖明把那该死的摄像头拆下来,那臭小子说只装在客厅,天晓得他会在哪里都装上。不行,我得把他揪回来。”
肖魅这样想着,便匆匆出门,大概她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而太愉快了,以至于连走出大门时刘羽冰叫她她都没有听见。
一个多小时后,周傲宇开着车回小区来了,看见刘羽冰,他照例摇下车窗,对他很友好地一笑。
“周先生,我刚看见肖小姐急匆匆地走了,好像有什么事似的。”
“是么,”周傲宇怔了一下,随即笑道,“以后你该叫周太太,而不是肖小姐,知道吗?”
刘羽冰心里嘟囔道:一个让我叫周太太,一个让我叫肖小姐,我到底该叫什么啊?他看周傲宇摇上车窗要走,连忙又叫道,“对了,周先生,前些天,怪我一时多嘴,跟肖小姐说了有个漂亮女孩子从你房间里哭着跑出来……”
周傲宇狠狠白了他一眼,心里实在后悔对他那么友好了,早知道他嘴那么多自己就不该搭理他,他不好立刻就翻脸,只好勉强说道,“那是我妹妹……那天我就训斥了她几句,她个性内向,就容易想不开……”
“是啊,肖小姐那天也这么说,总之都怪我多嘴,对不住啊。”
“没事没事。”周傲宇挥挥手,摇上车窗那脸就阴下来了,心里想想肖魅这几天是有些不对劲,原来是这臭小子胡说八道了一番,看来以后要考虑给他烟的时候要不要在里面夹杂点硝石。
周傲宇停好车走上楼,一个人在房间踱了踱步,心里想想还是不放心,肖魅个性那么冲动,万一她做出什么傻事怎么办?他这么想着就给肖魅打了个电话,不料她的手机声音在卧室里响起。
“这个粗心的家伙……怎么又不带手机了?”周傲宇对于她的丢三落四功夫算是领教了,总是越在关键的时候越会忘记带联系工具,他叹口气,目光落在v机上,也是无心之下的好奇,他想知道肖魅一个人在家看什么碟片,于是就按下了播放键,可是他的目光落在屏幕上,呼吸就急促起来,那让他极度想遗忘的一幕又重现在他面前,让他迅速地摁下了停止键,然后拿出带子,疯了似地把它毁坏丢进垃圾桶。
“这是谁干的……这是谁干的……”周傲宇犹如一只关在笼子里的狮子,愤怒地在狭小的空间里走着。
七彩剑诀燃文是斯涵!一定是她!如果那天她引诱到了他,那么这盘带子会更加滛秽不堪吧……周傲宇想着想着就冷汗淋淋,愤怒之下,他立刻打了个电话给周斯涵,约她到了江边的一个公园,冷风渐渐让他冷静下来,可是心里还是有股无名的火,对妹妹的怜爱愧疚渐渐被厌恶和恼恨所代替,他急于想摆脱这种不正常的日子,回到正常的生活的轨道上,因此他等待着周斯涵,心里格外焦躁不安。
周斯涵依旧准时出现,她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裙子,清纯气质中混合着几分浪漫,黑色的长发被风吹起飞扬着,她看到周傲宇,却故意对他脸上流露的怒气视而不见,甜甜地笑着说道:“哥,你找我什么事?”
周傲宇冷冷看着她,“斯涵,这是我最后一次单独见你,我警告你……以后你再敢耍什么心眼或者伤害肖魅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周斯涵脸上流露出委屈的神色,“哥,我怎么她了?为什么你每次总是维护她而骂我?你明明知道,最爱你的人是我啊!”
“以后你不要再跟我说这样的话!如果还是这么执迷的话,斯涵,我不想我们连兄妹也做不成。”
“做不成就做不成!”周斯涵赌气道,“我又从来不想做你妹妹!”
周傲宇和她怎么说都说不通,心里焦躁起来,狠狠地说:“好吧,我的话就到这里为止,你要怎么做都是你的事,可是如果我发现你再做得过分,我只会把你当成一个敌人来对待,不会再把你当成我妹妹!”
周斯涵扁扁嘴,做出一脸要哭的表情。
周傲宇厌恶地皱皱眉,转身走向自己的车里,任周斯涵怎么叫,他都不肯再回头了。
周斯涵的眼泪掉落到唇边就已干涸,她那无辜的双眸突然间就多了一层阴霾,让她整个个人看上去格外阴郁可怕:肖魅,一定又是你在我哥哥面前说了我的坏话,你想让我哥讨厌我、疏远我?不,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她坐在江边,一个人望着被工业用水污染的江水,无数个坏主意在她心里冒着泡,最后她终于抓到了一个主意,她知道,有一个人,无论如何是不会背弃她的。
周斯涵摸出了手机,拨打了叶伟泽的电话。
周傲宇急匆匆地开着车回家,他打了个电话给肖魅家,可是肖妈妈却告诉他肖魅并没有回来,他不禁惶急,不知道肖魅去了哪里,生怕这个任性的女子竟会一声不响地消失在自己生活里,于是他开着车在街道上兜着,明知道这样找到她的希望很渺茫,可是也不肯放弃内心唯一的指望。
窗外的景色一一地褪去,周傲宇焦急地搜寻着,有没有那个穿着红色格子衬衫黑色七分裤总是拖着一双拖鞋的短发女子,可是街上一一掠去,竟然都没有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
路灯绿了又红,红了又绿,而周傲宇没有发现自己看错了拐弯的路灯,当他打弯的时候,突然眼前竟黑压压的暗了一片,他惶急地抬头,才发现与自己对冲而来的竟然是一辆大卡车。周傲宇连忙向右打方向盘,可是却根本无法躲开两车相撞的命运,只听“轰”地一声,他只觉得自己被翻了个七荤八素,脑袋装在车窗上,在他失去知觉的前一刻,他却兀自想到:肖魅,你在哪里呢?
鲜血染红了他的视野,他有些困难地往车窗外看了一眼,看着围得越来越多的人,他们看着他,犹如围观一只珍惜动物,他肺里的空气似乎都被他们剥夺了,每一次呼吸都牵动得肋骨生疼,在这个时候是不是该晕去比较合事宜呢?可是周傲宇却偏偏是个命硬得一塌糊涂的家伙,他困难地摸出了手机,自己拨打了医院电话,在说出了撞车地点后,兀自坚持等待了许久,意识才渐渐、渐渐地麻木掉……
此刻的肖魅,正指挥着肖明把摄像头拆掉,周傲宇大概从没有想到,肖魅已经回了家,他拼命找她,却没有想到她就在家里。
肖魅听到电话响声,一边不放心地看着肖明有没有“偷工减料”,一边心不在焉地接起来了电弧“肖魅?……我是……我丈夫周傲宇出车祸?……他在哪个医院?我马上就去!”
电话被她丢下,她拿起衣服就往外冲去,但猛然想到极要紧的事,又立刻折回,火急火燎地打开保险柜,把所有的现金存折都兜起来,往医院冲了过去。
“姐……姐……”肖明待要叫她,她却早已跑得没有了影踪。
ap.
第四十六章 不再爱你
肖魅匆匆地赶到医院,她脑子里一直盘旋着医生告诉她的话:你的丈夫周傲宇出了车祸,他的脑部受到撞击而出于昏迷状态,虽然经过抢救性命暂时无忧,但是如果三天后他无法从昏迷状态中苏醒,那么他的心脏功能还是会衰退,可能会做一辈子植物人,也可能还是会死亡,你要做好准备。另外,希望你到医院来为你丈夫交好手术费及住院费。
肖魅跑到医院,心慌意乱地给肖明补交了医疗费用,往他病房赶去的时候,因为地滑狠狠地摔了一跤,她也来不及感觉疼痛,爬起来继续往前跑,当她气喘吁吁地跑到三楼的隔离病房看到周傲宇时,她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周傲宇躺在那里,一张脸惨白得没有了血色,肖魅记得她无数次和他的甜蜜和争执,无论他开心、无赖、生气、无奈,都是那样活生生地出现在她身边的一个人,可是突然间他就再也没有了生机,她想到他随时可能永远离开自己,不禁冷得全身都发抖起来。
明是跟着她来的,他看着躺在病房里的周傲宇,知道他还在抢救隔离期,他们是无法入内探望的,这对恋人,很可能就隔着这层玻璃而生死离别。他为他姐姐命运的多舛而感到难过,却也只能轻拍她的肩以示安慰。
肖魅牢牢握着拳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如同每次遭遇不幸一样,她习惯把下颚绷得紧紧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
她的手摸着玻璃,就如同抓着周傲宇的手,她让自己坚持着,也给周傲宇鼓着劲,她不相信周傲宇那么坚强一个人会挺不过车祸,就如同她每一次都能在伤害后变得更顽强一样。
“要告诉伯父伯母吗?”尽管肖明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问题的时机,但他们必须有一些要解决的事情,所以轻声地询问着肖魅的意见。
肖魅眉一挑,眼神中流露出十分刚毅的神色,她转过身看着肖明,一字一顿地说:“一定要告诉他们,哪怕他们心里伤痛……也不能让他们遗憾。”
肖明知她的言下之意,这很可能成为二老见儿子的最后一面,即使让他们知道了感到伤痛,也不能让他们无法见到儿子最后一面而抱憾终身,他看着姐姐,眸子里充满了伤感,却也带着深深的敬佩,经过六年的磨砺,她更加坚强也更加冷静,即使在自己最伤痛的时候,还能以惊人的理智来处理这些问题。
肖明拍了拍她的肩,叹息道:“我知道,我去了,对了……周斯涵,要通知她吗?”
肖魅的眼睛里闪出如尖刀一般锐利的神色,几乎让肖明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他声音有些发软地说道:“那么就先不通知她吧?”
肖魅摇了摇头,沉声道:“她是傲宇的妹妹,也是傲宇这辈子……最挂心的人,必须通知她,何况告诉爸妈之后也是隐瞒不住她的……”她眼中的尖锐忽然化作了致命的忧伤。
肖明看着姐姐,只觉得异常的难过,却对她的处境无能为力。
“去吧。”肖魅转过身,目光重新落在周傲宇身上,这一次她的眼睛已经不打算离开周傲宇半分。
“好,我去了。”肖明叹了口气,从楼梯上跑了下去。
肖魅看着周傲宇,刚才屏住的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她感觉到自己内心钻心的疼痛,想到可能离开周傲宇她就有种窒息的感觉,可是她还是昂起了头,把眼泪逼了回去,她看着周傲宇,努力让自己绽开一丝笑容:傲宇,你一定要坚持,你还没有跟我说过你爱我,我们的婚礼还在等着你,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就离开我……
此刻,周斯涵正和叶伟泽在咖啡厅里坐着,虽然周斯涵是个善于压抑自己真实情感、把自己伪装成乖乖女的人,可是刚刚被周傲宇这样严词拒绝过,她也无法马上就保持冷静,因此在那个时刻,她虽然尽量保持着优雅的礼仪坐着,手里的小勺子漫不经心地搅着咖啡,可是她的眼睛里却有着无法压抑的怒火。
叶伟泽看到她这副神色就已经明白了,他懒懒地把西服解了两个扣子,倚在椅子上,以漫不经心的口吻问道:“怎么,你是不是又在你哥哥那里碰壁了?”
周斯涵白了他一眼,一副你知道了还问的架势。
叶伟泽望着窗外,带着些自嘲的笑容说道:“说吧,这一次又出什么馊主意想让我帮忙了?你知道我这人一向是最热心的,一向不会拒绝漂亮女士的建议,何况你这小脑瓜里经常会出些让我觉得惊异的想法。”
“我很生气!为什么他就要一心一意地喜欢着那个女人?她年纪又大,长得又不好看,也没工作,身材也跟洗衣板一样,我不知道我哥到底爱她哪点?”
叶伟泽听着,嘴角勾起一丝坏坏的笑容,却没有回答。
周斯涵白了他一眼道:“为什么不说话?难 主站测试作品C最新章节道你不赞同我说得话?”——她把从周傲宇那里受得气全发泄到叶伟泽身上了。
叶伟泽淡淡地笑道:“没有,我只是很高兴你越来越不在我面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了,我赞同你说的话——如果仅仅是以外在来评判她的话——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两个人相爱,未必只和外在条件有关?”
周斯涵还是气鼓鼓地看着他,但眼神里流露出迷惘的神色。
“你是没有看过肖魅的书,所以你无法理解她是个内心有多少丰富感情的女人,你无法感知到她的内涵和经历了无数风雨却依旧保持真实的美好,所以你才会疑惑周傲宇为什么会爱上她。”
“这么说你也会爱她喽?”周斯涵没有想到叶伟泽会当着自己的面表扬另外一个女人,不禁气愤地接口道。
叶伟泽深深地看了周斯涵一眼,自嘲地笑道:“如果她给我这样的机会的话。”
周斯涵怒道:“你?!”
叶伟泽却已站起了身来,“斯涵,也许这一次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以前我总是希望自己的痴心能等到你的回头,可是我错了,我的迁就和忍耐只换来你一次次的无视而已。斯涵,你本来是一个美好的女孩子,我不想再看着这份畸形的爱恋和妒忌毁了你的美好——所以除非你放弃你对你哥哥的执着,否则我再也不会来见你了。”
周斯涵没想到他突然对自己摆出这么一道,目瞪口呆之余更有点不知所措,她也不知道自己该生气还是该挽留他,正在犹豫间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里那个消息对她来说简直是五雷轰顶,让她顿时对一切都丧失了思考能力,她也没注意自己突然抬高的声音,只是对着电话那边宣泄:“你说什么?我哥出车祸……很严重?不,不可能!”
叶伟泽本来已经准备离开,听到她接电话的声音又停下了脚步,她回过神,看到周斯涵脸色苍白,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我这就过来!”周斯涵把电话塞到包里,就匆匆往店外跑去了,连撞到叶伟泽都浑然不觉。
叶伟泽不禁苦笑着摸摸被撞疼的手臂,摇头道:“斯涵,果然一碰到你哥哥的事,你就再也看不到我了啊。”他看着周斯涵跑出门,焦急地想拦辆出租车,于是走到停车区域,把自己的车开了过来,对着周斯涵道:“来吧,我送你去医院。”
周斯涵看了看来往的车里都没有空车,于是顿了顿足,“好吧。”她上车,迅速地系上保险带,对叶伟泽说了医院地点,又焦急地问道:“你知道那个医院么?就是……”
“我知道那个地方。”叶伟泽懒懒地笑道,他和周傲宇没有交情,自然也不关心他的生死,也许他死了更好呢!
周斯涵赶到病房前,呆呆地看着哥哥,她从知道了周傲宇出车祸的时间就大致猜到他是在离开公园后出的意外,她的内心有着无比的自责和伤感,可是面对着周傲宇的时候,她的大脑却顷刻间变成了空白,无法思索、无法说话,而在那空白过后,她的情绪突然崩溃,她拍着窗户,狠狠地哭泣说道:“哥,你给我醒来啊!你不许睡着!你答应过我要一直照顾着我的,你想食言吗?”
此时周傲宇和周斯涵的父母还没有赶到,只有肖魅和肖明站着,肖魅看着发疯一样的周斯涵,尽管她已经泪流满面,却还是冷冷地说道:“如果你想你哥早点好,最好给我安静点!”
周斯涵却对她的劝诫充耳不闻,她只是用力拍着窗户,哭喊着说道:“哥,对不起,我不该和你说那些的,是我害你出车祸的!你给我醒来啊,你给我醒来啊!”
肖魅面色一冷,“你说什么?傲宇出车祸跟你有关吗?”
周斯涵咬着嘴唇不说话。
肖魅冲了过去,抓着她的衣领拼命摇曳她,“你说,你对傲宇做了什么?你难道真的要逼死她吗?”
叶伟泽从旁边走过来,轻轻拉下了肖魅的手,低声道:“这次不关斯涵的事,只是意外,她只是太自责了。”
肖魅恶狠狠地瞪着她,意思说反正你们是一伙的,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
周斯涵犹如失了魂一般,趴在窗前,呢喃着说道:“哥,是不是因为我爱你是有罪的,所以上天要惩罚我们呢?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不惩罚我呢?”
肖魅看着周斯涵失魂落魄的样子,虽然还是痛恨着她,却也知道她内心的伤痛定不输于她,一开始的不冷静渐渐消失,她退开了两步,避免自己和她再次起冲突,不安的眼神再次掠向病房:傲宇,你会醒来吗?
周斯涵呢喃着说完,突然又激动起来,她仿佛竭尽了全力,扶着玻璃,绝望地呐喊道:“哥,如果你是在惩罚我……那么好吧,只要你醒来,我就发誓——我不再爱你!”
ap.
第四十六章 留守
周斯涵说完最后一句,仿佛用掉了她所有的力气,然后她整个人软瘫了下来,叶伟泽冲上一步,抱住了她,他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疼惜和怜悯。
“噔噔”肖魅听到了脚步声,她回过头,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肖明也顺着她的眼光看去,结果看到了刚走上来的周伯父和伯母,从他们的表情上看,他们应该已经听到了刚才周斯涵说的话。
肖魅想说什么掩饰过去,却发现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面对今天的局势她自问已经尽了力,却还是无法阻止该发生的事的发生,她看了一眼周傲宇,心道:傲宇,你应该是希望我做些什么的吧?你一直那么痛苦地维持着这些关系,只为了不让你的父母知道伤心吧?既然你不醒来,我就该帮你做点什么吧?如果你醒了,可不要偷懒哦。
她迈上一步,刚要对受惊的二老说些什么,却看到周母一把拉住周斯涵,脸色有些惶恐地说道:“肖魅,你别听斯涵胡说……她跟傲宇感情好,看傲宇出事了,就在那里胡言乱语了。”
肖魅不禁苦笑,她早知道周斯涵和周傲宇的关系了,当然知道刚才她说的是她最发自真的话,但是很快她眼神里带了疑惑,从周母的反应来看,难道她早知道了周斯涵和周傲宇的事?她的手心不禁满是冷汗,是的,作为一直相依为命的母子三人,她不可能对周斯涵和周傲宇的事毫无察觉,她一直在伪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不错,作为一个母亲,或者说个性有些柔弱的母亲,面对着子女这样的感情,她除了装聋作哑、自欺欺人地默默监视着之外,她能做什么?也许不论做什么,都会伤害到倔强的周傲宇和偏执的周斯涵吧?
“傲宇他……”周父走到窗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禁不住有些老泪纵横,毕竟人越老感情就会越脆弱,即使他年轻时候做的是最考验神经和耐力的缉毒警察,却也无法接受老年丧子的打击,尤其实在儿子婚礼前夕。
“傲宇他只要度过这个危险期就好了,爸,这几天我都会守着他的,你放心。”肖魅走过去,扶住他安慰道。
周斯涵本来一直半躺在叶伟泽怀里,呼吸急促,听到肖魅的话她突然又激动起来,拽着她的胳膊,嘶哑着喉咙说道:“谁让你陪的?我要留下来陪我哥!”
肖魅看着周斯涵,此刻她发现自己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是看着周斯涵,眼神里带着怜悯和无奈,她忽然明白了周傲宇一直看着周斯涵的眼神,她的确是爱他的,那种爱强烈的爱,在经历了世俗洗礼了的他们身上是看不见的,所以明知道他不能爱她,可是面对着她那样炙热绝望的爱,他没有办法不动容,没有办法不感动。
“你胡说什么呢!”周母一脸紧张地走过来,把周斯涵拽到了自己身后,一脸歉疚地看着肖魅道,“你一个人会很辛苦的,这样吧,我们都轮流照顾着傲宇吧。”
肖魅明白他 都市游仙最新章节们父母对儿子的关心,自己强把他们拒之门外那也是不人道的,她淡淡一笑:“妈,你放心吧,在傲宇醒过来之前我一定不会让自己累垮下的。”
周母摸摸她的手臂,眼睛里充满歉疚和慈爱。
肖明接到凯特的电话,于是退到一边,低声道:“傲宇出车祸了……我在医院陪着姐,你记住不要让爸妈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肖魅听到肖明打电话的声音,于是走了过去,轻声说道:“你先回去吧,毕竟家里还有更多你要照顾的人。”
肖明一怔,随即摇头道:“凯特懂得怎么照顾自己,这里情况混乱,姐,我还是陪你一起处理会比较好一些。”
肖魅有些固执地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知道怎么应付的。”
但肖明此刻表现得却比她还要固执,毕竟他刚才才见识到了周斯涵突然迸发出来的疯狂,他可真是怕她会做出什么事来伤害肖魅,在这个混乱的时刻,他不能丢下肖魅一个人离开,他摇了摇头拒绝。
肖魅看他那么坚持,也就没有勉强他离开。
“斯涵,你太激动了,妈先带你回家吧。”周母目光里有一种深深的悲哀,她扶着周斯涵,往楼梯下走去。
而这个时候的周斯涵,又表现得如同一个软弱无依的孩子,她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嘴里也不知道呢喃着什么,她对周围的事务仿佛都失去了感觉,定定地望向一个虚无的点,整个人软瘫在了母亲怀里。
“阿姨,我有车,让我送她走吧。”叶伟泽走了过来道。
“你是?”在刚才混乱的情况下,周母并没有注意到叶伟泽,此刻看到他,不禁有些惊异。
“我是斯涵的……好朋友。”叶伟泽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这么说道,他不待周母同意,从她手里接过了周斯涵,而周斯涵也没有反抗,就这么乖乖地任由他扶着下了楼。
“肖魅,我相信傲宇会没事的。”叶伟泽回头,对肖魅微微一笑道。
肖魅也回了他一个笑容,“谢谢。”
周斯涵离去后,医院里恢复了平静,医生走出来告诉他们可以进去探望周傲宇了,这几天他都可能昏迷着,如果三天后无法醒来那么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周母听到医生的话,不禁晃了一晃,周父连忙扶住了她。
而肖魅早就听过了这样的话,所以反而承受得住,她对肖明使了个眼色,然后回身对周父周母道:“爸,妈,这几天就由我和肖明轮流守夜吧,肖明,你先送爸妈回去吧。”
周母老泪纵横,她抓住肖魅的手,嘴唇颤抖着,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周父脸色铁青,他对肖魅点了点头,“那么就辛苦你了。”
肖魅淡淡地、疲倦地一笑,她目送着他们离去,然后换上隔离的服装,走进了病房。
ap.
第四十七章 初夜
叶伟泽把周斯涵扶到自己车里,然后踩下了油门,他有些担心地看着周斯涵,从刚才下楼梯开始,她就仿佛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或者说,一具艳丽的傀儡娃娃,她乖乖地任人摆布,却仿佛没有了自己的灵魂。
她的灵魂,难道也跟着周傲宇一起走了吗?
叶伟泽的心里掠过一丝恐惧,他宁可看到周斯涵千方百计地使坏去拆散周傲宇和其他女人,也不想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
叶伟泽把车开到了他们家楼下,正要替她解开保险带的时候,周斯涵的大眼睛里却突然涌现出恐惧,她尖声叫道:“我不要回家!”
叶伟泽楞了一下,“怎么了?”
周斯涵整个人蜷缩了起来,“我不要回家……我不要见他们……”
“斯涵,”此刻的周斯涵在叶伟泽眼里,又成了一个需要怜惜的娃娃,他的眼神里充满痛惜,只恨不得把她所背负的自责和伤痛抢过来背到自己身上,却也知道自己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带我走吧……”周斯涵看着他,眼泪婆娑,可怜兮兮地哀求着他,就好像每一次她求他做什么事总是这样的表情,只是这一次她哀求得比以往都更加强烈,让他根本无法拒绝。
“好吧,你要哪儿?”
“去哪儿……都可以……”
叶伟泽只好又踩下油门,漫无目的地在街上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