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13部分

一开始我的确是想让你离开他的,你知道伟泽是个很单纯的人,我的确很怕他被人骗。”
“那么,你现在不怕我是骗他的吗?”周斯涵眼睛瞬不都瞬一下地盯着他,嘴角带着冷漠的笑。
“如果你一开始就哭哭啼啼跟我说你的孩子是伟泽的,也许反而引起我的怀疑,可是你却撇得如此清,怎么能让我不迷惑呢?”叶斐淡淡笑道,“周小姐,这个孩子真的不是伟泽的?”
“不是!”周斯涵冷冷地说道。
叶斐的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扣着,盯着周斯涵,他的目光中有种慑人的威力,让周斯涵心里隐隐地不安。
“周小姐,你坚持这么说我也无可奈何,不过请你相信,以我的能力,调查清楚整件事并不是太难的事。”
周斯涵脸色数变,她蓦然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调查吧,恕我不奉陪了!”她旋过身,从咖啡厅走了开去。
外面的阳光很刺眼,周斯涵的心里突然涌过一阵无力感,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对抗所有的人,她第一次觉得有些乏力。
叶斐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手指依旧节奏地扣在桌上,眉头轩着,沉默不语。
“董事长,既然她否认了这个孩子是少爷的,那么我们就不必再考虑她了吧?”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走了过来,弯腰咨询道,他很瘦削,眼睛很有神,看起来就是个非常精明能干的人。
叶斐笑了,“这女孩子这么冷傲决绝……我倒有几分喜欢,不,你去调查一下她,我需呀确定她的孩子是不是伟泽的。”
而周斯涵和叶斐在博弈的时候,周傲宇已经去了公司,他踏进公司的时候就引起一致围观,老总李远明更是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傲宇你的病假还没到呢,对了,还有你的婚假,哈哈,这么快就回来了?放心,你的位置我给你留得好好的,不会让人窃取的。”
周傲宇听到四周一片嘘声,他明白其中包含的意味,有些恼怒地扬了扬眉。
他明白自己是怎么爬到这个位置上,就因为李远明和他父亲是昔日的战友,不过那又如何?在座的有多少人可以拍着胸脯说他们活到现在,一直是*自己实力,没有半点*关系?再说*关系怎么了,如果自己没有一点能力,李远明又真的会让自己一步步地升迁至此?
不过周傲宇也 球场预言师最新章节知道自己做事太过泾渭分明,他对自己喜欢的、看重的人一向是纵容的,而对自己看不惯的也素来不留台阶,这导致了他在公司里明里暗里敌人几乎是一样的多,不过他一向是个骄傲的人,以前对这些根本就不在意,只是不知为何,他现在突然觉得自己该收敛一下张扬的行事作风了。
“是这样啊?呵呵,一时闲着没事干,就来看看啊。”周傲宇笑得很厚颜无耻,“顺便跟你们说一下,我健健康康地出院了呀,我的婚礼还是会照常举行的,该送红包的一个都不能少啊。”
“好啦,别以为我是你伯伯就不会骂你啊,”李远明亲昵地在他后臀轻轻踹了一脚,“快回去吧,别捣乱了。”
周傲宇还真是没地方去,挠了挠头死皮赖脸地说要在公司和同事们一起奋斗,虽然他知道这么说一定会招来一致的鄙视,不过比起不冷静状态下可能和肖魅发生的唇枪舌剑,他还是决定选择前者。
磨蹭到傍晚,周傲宇知道自己还是熬不过了,平日里他虽然舌灿莲花,可还是这一次他的确做了最亏心的事,想到要面对肖魅,如何要说谎说得滴水不漏,他不禁有些胆战心惊。
周傲宇回家打开门,房间里竟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声。
“肖魅?肖魅?”他试着叫了两声,却没有人回答。
她不会一气之下又离家出走了吧?周傲宇这样想着,不禁憎恨自己干嘛懦弱地躲在办公室里,回家哪怕吵架至少也能拦住她,他正胡思乱想中,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喂,喂……肖魅?”周傲宇握着手机的手有些轻微地发抖,他的口气里,惊惶中加着温柔。
“刚才婚纱店的打电话来,问我们还需不需要那件婚纱,所以我就赶过去了,不过我现在觉得我穿这件有点不大合适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周傲宇当然不会拒绝她现在的任何一个要求,当即点头答应,问明地点后,飞车赶了过去。
他走近婚纱店的时候,肖魅正背对着他,看着镜子里穿着婚纱的自己……
那件绿色的单肩的婚纱……
周傲宇凝视着她的背影,记忆突然清晰了起来,他微微张开了嘴,内心极度地震惊。
他想起了母亲说,这件婚纱是斯涵选给肖魅的……
他想起了斯涵说,哥,有一天我穿着这件婚纱做你的新娘好不好?
他终于想起来了,在周斯涵十四岁那年,他带着她逛街,路过一家婚纱店,她指着这件款式的婚纱,微笑着问他:“哥,有一天我穿着这件婚纱给你做新娘好不好?”
往事的碎片,突然地飘落,而在记忆的尽头,他突然泪流满面。
“傲宇,傲宇,你怎么了?”
肖魅扭过身,看到满脸泪水的周傲宇,她惊慌失措地问道。
ap.
第六十章 我恨你
“没,没什么……”周傲宇连忙拿衣袖擦干了眼泪,掩饰道。
肖魅怔怔地凝视着他,眼神异常地复杂,她知道自己已经对这个男人中了毒,明明知道他彻夜不归另有隐情,明明知道他流泪一定是为了其他人,可是她却通通都不想记得,她只是想把自己所有的感情炽热地、毫不保留地为这个男人喷发,这样猛烈的感情她从未爆发过,即使那曾经的有限一次,却也刻录了太多的年少轻狂和自以为是,她只是没想到在她快三十岁的时候再一次经历这样浓烈的感情,而且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对他竟然怀有越来越浓烈的爱情,明知道在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感情只会让她如同飞蛾扑火,再一次烧到自己,可是她这样注定为爱而生的女子啊,即使知道前路满是荆棘,却也不顾一切,义无反顾地向前走去了。
周傲宇本以为她会生气,谁知等半天也没听到她发火,不禁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这一眼他却不禁被她的眼神所震慑,他看得出来她眼神里包含的深情,他的内心一阵强烈涌动,也许他从没有想过肖魅对他的感情是如此之深,在他心里,多少还是觉得肖魅和他的结合更多是权衡了彼此的利益,他隐隐觉得,虽然周斯涵用尽了各种卑劣的手段,可她对他的感情才是浓烈绝望得不带任何杂质的,可是直到此刻,他方才觉得肖魅对他的爱一点也不比周斯涵的少。
“肖魅,对不起。”他情不自禁地握住她的手说道。
肖魅微微一笑,这个笑容里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意味,“我希望以后,再也不要听到你说‘对不起’三个字了。”
“我,不会的。”——人的誓言往往是脆弱的,周傲宇尽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付出了真心,可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却不知道自己还将说多少“对不起”,还让两个爱他的女人为他流了多少泪。
“肖魅,我觉得这件礼服不是很衬你——要不我们换一件吧?”周傲宇说道。
肖魅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以前你怎么不说呢?现在才提出来?”
“呵呵,那段时间忙,没时间细看嘛,这件礼服是很漂亮,可是太恬美了——不适合你,”周傲宇从一堆婚纱礼服里选出一件火红的礼服,微笑道,“其实相比于绿色,红色才是更适合你的颜色,你学不会保留,学不会宁静,你一旦投入一件事就会把自己所有的都付出——”
“红色,一直是种热烈而绝望的颜色。”肖魅怔怔地望着那件礼服,眼睛里有了泪。
“从今天起,我希望它只是热烈而愉快的颜色。”
肖魅抬起头,目光刚好与周傲宇相遇,她扬起嘴角,努力地笑了笑。
周傲宇走过来,握住了她的双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吗?相执莫忘的手,又怎能抵御住时光的洗礼?
周斯涵此刻正卧倒在床上, 全职玩家在异界全文阅读刚刚去厕所吐过一番,胃部不断地踌躇收缩让她精疲力竭,她没有想到怀孕是件那么辛苦的事情,她真的后悔留下这个孩子了——他又不是我哥的孩子,我为什么要留下他?
周斯涵抚摸着肚子,看着桌上她和周傲宇的合照,眼神里有着一缕一缕的绝望和怨恨,可是——他和肖魅就要结婚了啊,自己如果不留住这个孩子,又怎么能执行自己的计划呢?
她想象着肖魅和哥哥此刻应该正柔情蜜意,而自己却一个人在这冰凉的房间里,怀着一个她不爱的男人的孩子,承受着无穷尽的折磨,她的眼神里恨意更深:肖魅啊,总有一天,我要你为把夺走的我的幸福加倍偿还!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周斯涵一看是叶伟泽的号码,更是没有了好颜色,她蜷缩在床上,冷冷地问道:“什么事?”
电话那头是叶伟泽委屈的声音:“你为什么说孩子不是我的?你真的不想跟我走吗?”
“是!”这几天她身心俱疲惫,对叶伟泽曾经有过的不忍和一丝动心此刻也被折磨得烟消云散,她现在想起他就只有忿恨,“从头到尾都是你一相情愿,我根本就没想过跟你走!”
“可是这个孩子一定是我的呀!你的第一次——”
周斯涵恨得牙痒痒的,“我说了他不是你的!你为什么还非要承认这个孩子呢?难道你就那么喜欢戴绿帽子?”
“那孩子是谁的?是谁的?”
“我一直爱的是谁你不知道吗?”周斯涵幽幽地说道。
“不,你骗我,你骗我!”
“是,叶伟泽,从我们认识那天我一直在骗你,但请你听好——现在我跟你说得全是真心话——我不爱你,也从来没爱过你,这个孩子也不是你的,”周斯涵嘴角带着苦涩的笑容,却一字一顿地说道,“叶伟泽,我本来是想骗你,让你当这个冤大头,不过最后我还是良心发现一下,你走吧,去美国吧,我永远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电话那头许久的沉默,接着周斯涵听到了叶伟泽压抑的哭声,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心有点疼,就好像被小提琴的丝弦划过,那样一阵阵的心疼。
周斯涵挂了电话,把手机丢在一边,四肢大张躺在床上,眼睛空洞洞地望着天花板,她知道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一个那么爱她的人了。
叶伟泽挂了电话,躲在柜子边无声地哭泣,自从他母亲过世后,他一旦伤心就只能躲进柜子里哭泣,因为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温柔地体恤他的脆弱,抚慰他的伤心,父亲认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是不该掉泪的,他甚至讥嘲他也许自己更该把他生成一个女儿。
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忽视我?欺骗我?内心的憎恨犹如火龙瞬间吞噬了他的心脏,叶伟泽抿着嘴唇,兀自噙着泪的眼睛里已经写满了忿恨。
ap.
第六十一章 哥哥,我坏了你的孩子
“哥哥,这是你的孩子哦。”
周斯涵摸着小皮球一样鼓出来的肚子,带着迷醉的笑意,抬头看着周傲宇,轻轻地笑道。
“不,不!”
周傲宇惊叫着醒来,倒把睡在一边的肖魅吓了一跳,她拧亮了灯,睡眼惺忪,“怎么又做噩梦了?你这几天老做噩梦……”
周傲宇抹了抹额头上的汗,那天的事情后他一直心绪不安,他是了解周斯涵的,她疯狂之下什么事都可能做出来,虽然一次未必就会导致怀孕,但是……但他又不敢联系她,可能这真的是做贼心虚吧!
“没什么……你睡吧。”周傲宇看着肖魅,笑得温柔,可是他的眼神却闪烁,生怕被她看穿自己的心虚。
肖魅迷惑地看着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傲宇,你是不是瞒我什么事了?”
“没有,你别自己吓自己了。也许我是婚前恐惧症呢。”周傲宇以玩笑的口吻掩饰道。
“去你的!”肖魅拿肘一击他佯怒道。
周傲宇摸着胸,陪笑道:“好了,好了,你睡吧,我去喝杯水。”
肖魅实在是有点累,于是也就没有多问,倒下便睡着了。
周傲宇翻身下床,走到客厅的饮水机前倒水,汩汩的热水漫出,直到烫了他的手,他才惊觉,捧着自己被热水烫红的手,他不禁摇头苦笑,想到一直让他不能放心的周斯涵,他不禁叹了口气。
“叮叮——”深更半夜的,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周傲宇心里陡然一惊。
“喂——?”
他想赶紧去接,可是肖魅已经接起了卧室的分机,睡意朦胧地问道。
周傲宇紧张地看着她,连手里的热水洒了出来他都没有注意。
“傲宇,是妈——”
周傲宇也许该庆幸刚才在床上折腾过度,才让今天的肖魅这么困倦,否则她一旦警觉起来那么他将注定无法收场。
傲宇强作镇定地放下水,接起了客厅的电话。
“妈,什么事?”
“斯涵她一直吐,不知道是不是胃病又犯了,我们想带她去医院,她死都不肯,傲宇,斯涵平日最听你的话……要不……”
周傲宇眉一轩,心沉了下去,他意识到自己最担心的事终于要发生了。
“我马上来!”周傲宇拿起衣架上的衣服,换掉睡衣,他看了看又趴在床上睡着的肖魅,又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轻轻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才转身走了出去。
肖魅听到他的关门声,才轻轻睁开眼,她长长的眼睫轻轻抖动,然后再合上,长长叹了口气。
周傲宇驱车回家,周母一看他,就紧张地抓住他,“傲宇,斯涵她——”
周傲宇看到卫生间的门紧闭着,只能透过毛玻璃看到里面的灯光,隐隐还听到周斯涵呕吐的声音和冲水的声音。
周傲宇走上前,一拧门把手,感觉到从里面反锁了,他用力拍了拍门, 抗日得从小抓起燃文道:“斯涵,你开门!”
房间里的周斯涵没有动静。
“斯涵,你胃不舒服哥带你去看医院,别吵了爸妈休息,好吗?”周傲宇放缓了语气,温柔地说道。
卫生间里还是没有动静。
“傲宇,斯涵她是不是……?”周父眼神里有种当警察的警惕。
周傲宇脸色有点发白,他更用力地拍了拍门。
“啊”地一声,周斯涵突然打开人门,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长长的头发垂在脸的两边,脸色苍白,看起来就好像令人疼惜的一个洋娃娃。
“斯涵,我带你去医院吧。”周傲宇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然后回身对父母说道,“爸,妈,你们先睡吧,我带斯涵去医院就可以了。”
他不容听到父母的意见,拉着周斯涵就走出了房间,只听见母亲在背后喊道:“要不要给斯涵带衣服?”但他们都没有回头。
周傲宇拽着周斯涵上车,开向市中心医院,他脸色铁青,过了一会才问道:“斯涵,你是不是怀孕了?”
周斯涵没有说话。
“是不是上一次……?”周傲宇只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
周斯涵还是不说话。
周傲宇突然停下车,他看着周斯涵,眼睛布满血丝,“斯涵,是不是……?”
周斯涵抬起头看着周傲宇,大大的眼睛忽然溢满了泪水,“哥,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给我留一个纪念……你要结婚了,我不想阻拦你……我只是……”
“斯涵,”看着她如此楚楚可怜的表情,周傲宇只觉得自己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他用力敲了一下方向盘,“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
“哥……”一串一串泪水珍珠断线般落下,周斯涵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
周傲宇抿着唇,他用力踩下油门,继续往前开去。
“哥……不用去医院了……”周斯涵凄然道。
“不!我们要去!”
周斯涵从他坚毅的表情里似乎看出了什么,她惊叫道:“不,不要!哥,哥,我不要去医院了!”
周傲宇不回答她,只是向前开去。
周斯涵抢上去,用力踩下了刹车,她看着周傲宇,泪流满面,“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我已经不去爱你了,我只是想留下你的孩子,这样也有错吗?”
“斯涵,这孩子不能留下!”周傲宇停了车,看着她,满脸地无奈,“斯涵,你能不能听哥一次,不要再这么任性?我们已经错了一次,不能再错一次!你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把这样一个孩子带到世界上,以后你要怎么面对他?告诉他他是我们**的产物吗?”
“哥,我可以跟叶伟泽走,我不会让孩子知道他的亲生父亲是谁得……”
“斯涵!”周傲宇看着她,满脸的痛惜和无奈,“你会为自己今天的决定后悔一辈子的!”他继续踩下了油门,往茫茫黑夜中驶去。
ap.
第六十二章 穷途末路
这几天我扁桃体化脓,引起高烧不断,一直在医院挂针,挂得医生都找不到静脉可以下针了,所以不能及时更新,请大家谅解,我可是一出院就立刻码字了,看我这么拼命的份上大家就都给几个收藏和订阅吧~~~~~~~
~~~~~~~~~~~~~~~~~~~~~~~~~~~~~~~~~~~~~~~~~~~~~~~~~~~~~~~~~~~~~~~~~~~~~~~~~~~~~~~~~~~~~~~~~~~~~~
周斯涵扑过来去扳他的方向盘,车子在高速公路上歪歪扭扭地向前行进,周傲宇终于还是怕出事,踩下了刹车。
“斯涵……你到底要怎么样?”周傲宇垂下了头,满是无可奈何。
“哥,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生下属于我们的孩子。”
“可是那是罪孽啊,斯涵啊,这个孩子,会遭天谴的。”
“哥,如果有罪,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吧!”
周傲宇抱住周斯涵,她伏在他的怀里大声哭泣,似要把所有的委屈和不幸都发泄出来,而周傲宇则无望地望向了沉沉的天际,他的内心里一片沉寂,他感到了绝望,感到了无奈,挣扎了这么久,只有这一次他才终于觉得自己走到了穷途末路,他已经没有办法相像如果这件事曝光之后,自己怎么面对肖魅,怎么面对父母,甚至怎么再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
周傲宇不愿意再想,可偏偏思绪却如奔腾的野马,牵引着他不断地发散思索着,最终他咬了咬牙,推开了痛哭流涕的周斯涵,凝视着她道:“斯涵,你骂我虚伪也好,懦弱也罢,但不论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我的的确确不能让你留下这个孩子的。”
周傲宇深吸了一口气,心里仅剩的怜悯和不忍被他抛下,他以理智重新审视这个问题,知道只有打掉这个孩子让所有事情回到原点才是解决事情的唯一办法,于是他决定不再犹豫,只是坚定地踩下了油门。
“不!”周斯涵一声尖利的惨叫,可是她却绝望地发现这并没有换回他的一丝丝迟疑和怜悯,她的心在那一刻有点发冷,她以为自己可以用这个孩子拴住他的心,她以为自己故意表现的委曲求全可以让他心软,他的确心软了,却仅仅只是一瞬间,他现在表现的刚硬让她心寒,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她也的确在落泪,在那一瞬间她的确是那样的心灰意懒,她花了那么多心计、忍了那么多痛苦又如何,心已经变了,她又怎么挽回?
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着,掠过的冷风,沉默的两人。
医院就近在咫尺了,周斯涵抬起头看着在黑夜里熠熠发光的几个红色大字,悠悠地说道:“哥,你真的打算让我进去吗?”
周傲宇绷着脸没有说话,按在方向盘的上手却已经微微发抖。
周斯涵看着他发抖的手,眼睛里却有微弱的亮光在跳跃,就好像一个濒死的人突然抓到救命的稻草,她也猛然抓住了周傲宇的手,颤抖着声音说道:“哥,你真的……要那么做吧?”
周傲宇看了她一眼,就这一眼,终于 异能师异界纵横帖吧让他的心志动摇了,在他记忆里,从小到大,自己一直保护着这个妹妹,连一滴眼泪也舍不得让她流,可是现在让她饱受折磨的人也正是自己啊!
周斯涵看到了他的犹豫,她更加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嘶声道:“哥,我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求求你,放过我吧……”这句话,犹如针扎一般,让周傲宇的心几乎绞痛起来,他几乎也分不清,到底是谁把谁逼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
“哥,求你了……”周斯涵抓住他的手,大大的眼睛楚楚地流着泪,可怜兮兮地乞求道。
周傲宇看着她,从小到大每次她做错事,也总是这样求着自己,而这一次是她求得最恳切的一次,明知道自己不该纵容她的任性,可是他却无论如何再也狠不下心把她拽进医院去了。
周傲宇*在椅子上,疲倦地闭上了眼。
周斯涵有些忐忑地望着周傲宇,她看着那样倦怠的哥哥,心里也是歉疚的吧?她想起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对自己说过,她想给她哥哥一辈子的幸福,可是她现在所给予的大概是一辈子的折磨吧?她明白自己的自私,也觉得是那样的歉疚,她甚至有点怀念起那个和肖魅在一起的大哥,因为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看见的大哥才是笑得真正愉悦和无忧无虑的。
周斯涵轻轻伸出手,去抚摸他眉间的郁结,连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有多自私有多疯狂,如果周傲宇知道了真相,只会更加不会原谅她,可是这是她现在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她不能失去周傲宇,即使他结婚,她也要他的心里医院对她怀有歉意,永远记着她,永远放不下她。
“如果我带你回家,你打算怎么跟爸妈说?”周傲宇睁开眼,看着她,轻轻地问道。
“我会说这是叶伟泽的孩子,我会想办法把他带回来跟爸妈说的。”
周傲宇的眼角噙出一滴泪水,他的口吻也平静得如同死水,“斯涵,你觉得为你的任性,要让那么多人承受欺骗,你任性吗?”
周斯涵轻轻一颤,“我……不知道。”
“斯涵,你要知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因为我是你哥哥,可是别人却未必肯包容你。”
“哥哥……”周斯涵嘴角溢出一丝苦笑,“为什么你就一定要做我哥哥呢?”
“斯涵啊,世界上有多少夫妻,即使曾经爱得多么浓情蜜意,最后还为了一点利益弄得头破血流,而我们做兄妹有什么不好呢,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无论发生事,我都会保护你,你又何苦一定要消弭我们身上这层最亲的血缘关系,而强迫我们成为恋人的关系呢?”周傲宇摸着额头,无奈地说道。
“可是,哥哥,我只想成为你的恋人……”周斯涵哭泣着,无助地抓着周傲宇的手,恳切地说道。
周傲宇仰天长叹了口气,把车调转出了医院,在那一个调转间,他的心绪也发生了极强烈的变化,原本他一心想处理掉这个孩子把这件事掩盖过去,可现在他还是决意要面对这件事情。
ap.
第六十三章 人生只如初见
周傲宇把周斯涵送回了家,父母依旧担忧地没有睡着,听到响动声就打开了卧室的门。
周傲宇把周斯涵推回了她自己的房间,装作若无其事地对父母说道:“医生说她最近疲劳过度,导致胃痉挛,休息一下就好了,爸妈,今天很晚了,你们早点休息吧,具体什么事我明天再跟你说。”
“傲宇,你要跟爸说实话……”周父周平眸子里流露出深刻的担心,他看着儿子,忧心忡忡地问道。
“爸,”从小到大,周傲宇对父亲都怀着一种莫名的敬畏,他看着父亲,就无法那样轻松地说出那些谎话,他顿了顿,说道,“爸,很晚了,有什么事等我明天回来再说好吗?肖魅一个人在家也会担心的。”
周平看着儿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周傲宇便下楼开车,刚才种种犹如一场噩梦,直到现在,他才喘了口气,他又怎么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当机立断、让周斯涵流掉孩子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他却在最后一刻心软了,是冤孽吗?大概是吧。
周傲宇默默地回家,看到肖魅还躺在床上,他叹了口气,反正知道自己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此刻反而横下了一条心,他知道自己是个多么自私的人,他想留下肖魅,如同留下他自己的救赎,却又舍不得放开周斯涵,他知道自己如同玩火的人,总有一天会玩火自焚,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那么就让他和周斯涵一起去死吧!只要肖魅还活着,她还好好地活着就好。
“回来了?”肖魅听到响声,坐起了身,拧亮了床头的台灯。
周傲宇默默地脱掉鞋子,走到床前,点了点头。
“斯涵怎么了?”
“她怀孕了。”
石破天惊的一句话,肖魅的眸子突然掠过阴霾,她的声调也紧张了起来,“怀孕?谁的孩子?”
“叶伟泽的。”周傲宇也奇怪自己怎么可以那么若无其事地说出谎话了,他的声音沉静,仿佛在陈述一个本来就存在的事实。
“叶伟泽?”肖魅的眼睛里兀自有怀疑,“可是斯涵并不怎么喜欢他啊?”
“所以她在犹豫要不要留下孩子。”周傲宇脱掉外衣,躺到床上,“我还没跟爸妈说,你知道他们这个年纪的人都很传统,未必能接受自己女儿未婚先孕,很晚了,我也有些累了,什么事都留到明天再说好吗?”
肖魅看着周傲宇躺下,没有说话,只是她的眼睛里涤荡过阵阵的担心。
次日,肖魅去楼下买了早餐,她叫醒周傲宇,等他刷牙洗脸后,将一根油条递过,问道:“傲宇,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傲宇接过油条,咬了一口,才慢吞吞地说道:“我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情况下有的孩子,斯涵只是告诉我,叶伟泽 魂兽传奇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想带她去美国,而她还在犹豫要不要孩子,我对父母那边还是说斯涵有胃病才这么呕吐的,不过爸已经怀疑了,不过昨天晚上那么混乱……我想今天下班了再跟他们说清楚。”
魅咬着馒头,心里有种她自己也说不清的不安,这件事来得太突然,而让她真正不安的是,自己竟然就想这么接受了周傲宇的解释,换作以前的自己,不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调查真相的吗?她看着周傲宇,心里涌过既温柔又担忧的情绪,她明白自己越来越爱这个男人,也越来越沉溺在了他充满真实和谎言的世界里,明明知道他说得一切可能是谎言,孩子的父亲可能是……但她还是害怕去戳穿真相,粉饰太平有意义吗?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我吃好了,上班去了,晚上见。”周傲宇对肖魅微微一笑。
肖魅兀自有些走神,听到他的话才惊觉过来,连忙点了点头。
周傲宇看着魂不守舍的她,心里有点痛,他想起了曾经认识的肖魅,那时的她是多么有棱角的一个女子啊,为了他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那些刺都拔光了,把那些棱角都磨平了,就好像一只丢掉了刺的刺猬,是不是从此之后都只能注定受着伤害?自己不是说过要保护她不再让她流眼泪的吗?为什么话刚说出口,自己就食言了呢?
“怎么了?”肖魅看他站在门口发呆,微微一扬嘴角问道。
“哦,没什么。”周傲宇回以一笑,他走出房门,来到电梯里,当电梯门合上的一瞬,他忽然觉得眼睛很酸涩。
肖魅一个人圈在家里,望着楼下周傲宇拿了车开出小区,她嘴角徐徐上扬,露出一抹苦笑,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只被养着的金丝雀了,在这个周傲宇圈着的笼子里,她享受着他给自己的温柔、关心和快乐,对于他可能隐藏的真相她已经越来越麻木,越来越不想知道真情?她想到了肖明给自己的评价:姐,你丫就是个外强中干的人,你外表很强,内心很软。她把头*在窗上,苦苦地一笑。
这日,周斯涵在下楼买餐巾纸的时候,突然就被人拿一块布蒙在口鼻上了,她试图挣扎着,但是她明晰的大眼睛却渐渐阖上,她看不见了眼前的景物,看不见了……
“老爷,我们已经将她弄晕了,下一步——立刻送医院吗?”
“是,是,我们立刻过来!”
领头的人一使眼色,众人将周斯涵拖上车,载着她的车绝尘而去。
而在周斯涵昏迷的那一刻,她却似乎看到了周傲宇向她跑过来,那还是他十六岁时的光景,他操起一块砖头就跟着几个比他高一个头的歹徒扭打起来,边打还在叫着:“斯涵,不要怕!有哥哥在!”所以当她晕厥在地的时候,她的嘴角反而扬起了一抹微笑。
人生只如初见。
ap.
第六十四章 达成交易
“老爷,从周小姐体内取出的绒毛和少爷的毛发na比对过,证明这个孩子是少爷的。”
“果然和我所想的一样。”
“那么,老爷,接下来该……拿周小姐怎么办?”
“孩子是叶家的,我当然要留下,至于她本人的去留,就由她自己决定吧。”
在周斯涵迷迷糊糊间,她似乎听到纷乱的脚步声,有人说话的声音,但是她的意识却总是模模糊糊的,无法抓住一个信息点。
直到许久之后,她才从昏迷状态苏醒过来,慢慢地坐起来,茫然地打量着四周。
这是一间非常豪华的房子,就好像童话里的灰姑娘突然变成了公主,她有了天鹅绒般柔软的床和被子,有着水晶的吊灯和……鞋子?
周斯涵微微翘起嘴角一笑,起身穿着拖鞋,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楼下,一个老人对她颔首微笑。
周斯涵一看到他,登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她扶着楼梯扶手,慢吞吞地走下楼,默默地坐在他对面。
“我让人检查过了,你肚子的孩子是伟泽的……”叶斐话刚说到一半,大门“轰然”被人撞开,一个人莽莽撞撞冲了进来,叫嚷道:“爸,所有事都是我的错……你别为难斯涵……”
叶伟泽刚进来,看到对坐着的周斯涵和叶斐,登时就僵住了。
“我没事。”周斯涵快速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又扭过了头,双手环抱着膝盖,默默地垂下头。
叶伟泽吁了口气,他走过去坐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只觉得她的手异常的冰冷,他看着父亲,兀自很怀疑地问道:“你把斯涵绑到这里来做什么?”
叶斐脸上笑容不减,“既然你来了,正好,这场对话终是需要三个人参加的。”
“爸,算了吧,斯涵她不想跟着我,你又何苦勉强别人?”叶伟泽脸上的紧张立即被他抹去,他放开了周斯涵了的手,颇有些强装着冷淡地说道。
“她想不想跟着你,你我无权勉强,不过周小姐,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们叶家的骨肉,我想知道你有什么打算?”
“这孩子是我的?”叶伟泽眼睛里有无可掩饰的惊讶,他没想到周斯涵那天那么斩钉截铁地否认后,竟然还是被告知这个孩子是自己的。
周斯涵脸有些微微地烧起来,她却依旧沉默着。
“斯涵,如果这个孩子是我的,无论如何我都要留下他,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有权决定这一点!”
“可孩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周斯涵有些恼怒地看着他。
“那么周小姐,你现在能告诉我你的打算了吗?”
“叶先生,”周斯涵看着叶斐,口气放缓了很多,“孩子是无辜的,我绝对不会伤害到他,之前我的确是想一个人抚养他,但这段日子我发现我不 民间的那些鬼事儿全文阅读得不考虑我的家人和很多关于这个孩子的现实问题……叶先生,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绝对不想凭借这个孩子而试图嫁入您这样的豪门,我只是想让伟泽陪着我告诉我的父母这个消息,让他们知道这个孩子不是私生子就可以了……我也不需要和伟泽有着什么正式的法律关系,可能只是个让我父母安心的形式上的婚礼就行,这样就不会发生让您担心的我是为了财产而来的问题,不是吗?”
叶斐听着周斯涵的长篇大论,反而心下有些踌躇了起来,他自觉也算阅尽人事,可是对于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却始终看不透,任何人做事都有目的,可是她的目的却似乎是千方百计不进叶家的门,那么她兜了这么一大圈,到底是为什么?
叶伟泽看着坐在身边的周斯涵,明明她离自己那么近,可是他却觉得她离自己是那么远,在她眼里,自己究竟是什么?
“叶先生,我知道您想安排伟泽去美国,那么在我生下这个孩子之前,我想我也可以陪着他去,生下这个孩子之后,孩子我会留给你们,我以后的人生都将与你们无关,这样可以吗?”
“你不需要任何赡养费用?”叶斐还是禁不住狐疑地问她。
周斯涵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那你到底要什么?”
“叶先生,其实有时候把事情想简单点可能更好些,”周斯涵面对着叶斐侃侃而谈,和平时那么羞怯寡言的她相比,仿若变了一个人似的,可谁又说得清到底那张是她的真面目,哪张不是呢?
“我和伟泽,只是和现在很多的男女一样,不小心吃了速食的感情,现在我们都没有能力去抚养这个孩子,所以我们需要借助您的力量,可是只要解决完这个孩子的问题,他还是他,我还是我,我不需要你们为我的生活负任何责任,我这样说,您明白了?”周斯涵淡然地笑道,她的表情很洒然。
叶斐的手拄着拐杖,扬起一根眉毛打量着周斯涵,嘴角却不禁露出一丝苦笑,也许自己是被这个女孩传统的长相和家庭背景欺骗了,没想到她也是个生活方式如此前卫的女孩,也许正如她所说,把问题这么理解那么一切都容易理解多了。
“好,周小姐,你说得这一切我们都会完成,而且我也保证,你会在美国接受到最好的产前照顾。”
周斯涵点点头,那表情分明是“交易达成”,两人分明的默契却伤害了一边的叶伟泽,他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当事人,为什么一切都好像与他无关,一直以来,他似乎都是那个被漠视的那个人,他再也无法忍受房间里赤裸裸的交易气息,他“腾”地站起身,撞开了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但是周斯涵和叶斐却都没有在意他的离开,他们只是相对淡淡一笑,然后举起茶杯,以示交易达成,也许骨子里,他们是真正相似的,都是那样冷血的一双人。
ap.
第六十五章 未来
“你决定相信那小丫头?”房间里,一个中年妇女揉着叶斐的肩膀,兀自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雅若,刚才我们在客厅的对话你不该都听到了吗?又何必多次一问?”
郑雅若一挑长眉,“可是我看那丫头古怪的很,不免有些担心。”
“我看她说得倒很有道理,是我们把她的来意想复杂了,其实她的态度很明显,她不喜欢伟泽,只是一个人没有力量去生下和抚养一个孩子,所以不得不仰仗我们的帮助,这就是全部事实。”
“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她不去流掉这个孩子,非要生下这个孩子不可呢?”
“这……”叶斐迟疑了一下,随即淡淡一笑道,“也许有她自己的原因吧,不过我们就大可不必花力气去猜了。”
“可是……”
“雅若,你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怎么对这个小女孩,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