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14部分

你偏偏那么多心思呢?”
“正是因为这个小女孩让我觉得猜不透,所以我才不免多个心眼啊。”
“我已经让力行他们查过了,她的父亲叶平曾经是个缉毒警察,后来升到局级,现在已经退下来了,母亲刘如眉就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她也就一直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大学毕业在银行工作,和这个城市很多中产家庭的孩子一样,也正是因为她这样的家庭背景让我以为她会是个很传统的女生,谁料到两次的接触下来,她都让吃了一惊呢。”
“你对她很感兴趣?”
“呵呵,你不会还吃个小女孩的醋吧!”叶斐微微一笑,亲昵地扭了一下郑雅若的耳朵。
郑雅若淡淡一笑,“我只是为伟泽担心罢了,他那么单纯,哪里会是这样厉害的女孩子的对手呢?”
“你倒是一直很为他操心,可是他却一点也不明白啊。”叶斐长叹了口气。
“那是当然,毕竟,他妈妈生前,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周斯涵从叶宅离开时,拒绝了让他们开车送自己离开,她一个人默默地从他们的私人花园离开,走出一段路的时候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车,叶伟泽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周斯涵抬起眼睫,平静地注视着他。
“上车!”
周斯涵没有挪动脚步。
“我让你上车你听见没有?!”叶伟泽抬高了声音。
周斯涵却还是没有动。
叶伟泽不耐烦了,直接上前把她拖上了车,关上了车门。
“你这算什么意思?你不爱我,为什么执意要生下我们的孩子?既然孩子是我的,为什么你之前一直不承认?”叶伟泽咄咄逼人地逼问。
周斯涵咬着嘴唇不回答。
“周斯涵,我不知道你这次又想利用这个孩子干什么,但我告诉你,我不会再成为你手里的那颗棋子的,除非你说清楚你心里究竟在打什么注意,否则我不会跟你去跟你父母说明什么我就是孩子父亲的!”
周斯 法碎诸天最新章节涵霍然抬头,默默地凝视着叶伟泽。
叶伟泽有些不耐烦地拍着撤出车窗道:“你说话啊,你给我说话啊!你刚才不是很能说话吗?现在哑巴了吗?”
车窗在叶伟泽用力的拍打下,簌簌地摇晃抖动着。
“伟泽,对不起。”过了许久,周斯涵终于轻声说道。
“又是对不起,”叶伟泽苦笑道,“周斯涵,究竟是你天真还是我天真?你真觉得这三个字会有什么用吗?”
“伟泽,我承认从前的我太固执,一直只看到自己所想爱的,而对身边的好统统都忽视掉,一开始知道有了你的孩子的时候,我很痛恨这个孩子,所以我一直那么强烈地否认这个孩子是你的,我就是怕你会继续介入我的生活……可是渐渐的,我就觉得,我根本就无法一个人面对生活,面对这个孩子,伟泽,我恳求你的原谅……”
叶伟泽看着她,眼睛里还是带着质疑,“如果你说得都是真的,为什么你还是不愿意和我结婚?你明知道我愿意和你结婚,愿意抚养孩子,为什么你要这么说?”
周斯涵捧着脸大哭道:“你让我有什么办法?我根本不知道你家庭是那么富裕,我骨子里的最后一点尊严让我不想乞求着进你们的家门!”
叶伟泽看着她,心里却在犹豫着自己到底去相信她、安慰她还是继续保持着警戒和距离,他看周斯涵哭得可怜,终于还是于心不忍,摸了摸她的头发道:“好了,别哭了,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会对你和孩子负责到底的。”
周斯涵兀自在哭泣,指缝里流露出的目光却已经显现出狡黠。
两人在车里静静地待了一会,直到周斯涵渐渐止住了哭声。
“斯涵,未来的人生,你是怎么看的呢?”
周斯涵听他突然这么问,不禁愣了一下,她扭头看他,看他只是望着前方,目光似乎在眺望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她忽然觉得经过这段日子,身边的少年已经渐渐成长,再也不是那个被她呼之即来、挥之则去的纯白少年了,她心里突然涌过一种复杂的心绪,想了一下,说道:“对于未来,我真的不知道。”
“你啊,一直在为难自己,为自己选了那么一条难走的、基本上不可能成功的路,又怎么会有明晰的未来呢?”叶伟泽轻轻笑了。
周斯涵听到他这么说,觉得觉得有点意外,她总是一个人扛着所有事前进,尽管她一直利用着叶伟泽帮她,可他也的确是唯一能了解真正的她却还能接受她的人,事过境迁之后,他更像她一个盟友,一个她唯一可能可以说些真心话的人,“是,我承认我自己很蠢,那么你呢?”
“我?”叶伟泽笑得风轻云淡,“如果我看得到自己未来,我就不会无聊得帮你做那些事了。”
“你倒是很了解自己。”
“我的缺点是虽然了解自己却从来不会去为此做些什么去改变,而你,虽然用尽所有方法去改变,却未必真的了解自己在干什么。”
ap.
第六十六章 道别
在那个下午的攀谈里,周斯涵第一次有了放松自己的感觉。
“你好像明白了很多事。”周斯涵微笑道。
“我说过,我只是个会了解自己却不会为此做些去改变的人,”叶伟泽无奈笑道,“就算明白了又怎么样,注定我要走着我父亲为我安排的路,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那么如果让你自己选择,你会怎么走呢?”
叶伟泽一愣,眸子里又流露出浓浓的迷惘之色,“我不知道,其实我只是想带着我心爱的人远远离开这里,也许到英国一个小镇,每天悠闲地散散步就可以了,真的,我对这个世界没有野心,也不想让别人打搅到我。”
周斯涵莞尔一笑,“伟泽,这只是你的一个梦罢了,要你的梦,好像必须有物质上的保障,脱离了你的父亲,你想过你有什么能力去做这样的改变吗?”
叶伟泽轻轻摇头,苦笑道:“我真的不知道。”
“伟泽,也许等到有一天这些问题你不再是回答我不知道的时候,我可能才会有可能去爱上你吧。”
叶伟泽楞了一下,随即微笑了,“是啊,连自己未来都不知道在哪里的人,又有什么能力给予爱的人幸福呢?斯涵,也许你没有错,我的的确确是个没有用的人啊!”
“伟泽,你不是没有用,其实你不必那么反抗你的父亲——相反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悠悠,伟泽,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那么幸运都有那么高的悠悠的——而你,可以凭借着这个悠悠比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走得更远。”
“斯涵,”叶伟泽不禁笑了起来,“其实我想说,你善解人意起来的时候,真的比很多女孩子都要温婉可人……”
“你下一句大概就是我偏执起来,也比很多女孩子都要偏执自我对吧?”周斯涵了然地一笑。
叶伟泽微微弯唇一笑。
两人就一同*在车上,不说话,却有种格外的静谧,让他们疲倦的身心得到了休憩。
“接下来要干什么?”
“跟我回家。”周斯涵淡淡地说道。
“回家?”
“作为孩子的父亲,你不能不给我爸妈一个交代吧?”周斯涵嘴角溢出一丝狡黠。
“好吧,那我们走吧。”叶伟泽在开车的刹那,很无奈地对周斯涵笑了笑,“我发现我还是按你的意思在行事了,是又一次地利用吗?”
“你说呢?”周斯涵轻轻歪了歪头。
叶伟泽终是跟着周斯涵回了家,他们推开门的时候面对的急成一锅粥的一家人,周父周母周傲宇肖魅正准备报警找人的时候,诧异地看着他们两个笑着牵着手回来了。
“爸斯涵笑得很含蓄,“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叶伟泽。”
“上次在医院见过……没想到你真是斯涵男朋友啊?斯涵,上次问你你还不承认……”周母又惊又喜,连忙拉着叶伟泽坐下了,虽然是跟女儿说话,眼睛却全是打 娶个督军做老婆最新章节量着叶伟泽。
“恩,趁现在大家都在,我还有件事要宣布,”周斯涵脸微微飞红,“爸,妈,希望你们不要不高兴……其实我怀孕了,我和伟泽会马上注册的,而且他马上要去美国读书了,我也会跟着过去的……”
周父周母的确是被她这么一连串的消息快雷晕了,差点没反应过来,只等她说到最后一句,周母抓住了她的手,“斯涵,你怎么都不跟家里说一声……你真的、怀孕了?要去美国?”
“妈,”周斯涵故意撒娇道,“这个……不也来不及跟你说嘛,怀孕的事很突然……我和伟泽都没做好准备,刚好他要去美国读书,所以我就打算跟他一起过去了,妈,过阵子我们就回来了,你们放心吧。”
周父脸色有些阴郁,他看着叶伟泽,“小伙子,你的工作是什么?”
“我?哦,我在我爸爸企业工作……我父亲叶斐,是蓝炎斐公司的董事长……”叶伟泽把家里的情况概要说了一下,然后很抱歉地说道,“其实我很早就想来看二老了,斯涵一直说要等我们情况稳定点,结果上次又碰到斯涵哥哥的事,虽然我来了医院,也没有跟伯父伯母好好打个招呼,我知道十分抱歉。这次去美国读书的事,我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也准备让斯涵跟我一起过去,结果刚好有了孩子的事……所以我只能在情况下来到伯父伯母家,我也知道很唐突,但是事到如今,我希望能得到伯父伯母的谅解,可以吗?”他心说自己这个时候表现得越沉稳越容易赢得老人的心,虽然谎话说得自己有点心跳过速,不过总还是不慌不忙地把话说完了。
肖魅坐在一边,她的眉头微微打了个结,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里有隐情,周斯涵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决定和叶伟泽一起走了呢?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孩子的问题?她看了周傲宇一眼,却发现周傲宇把头低得很低,他的眼睛里隐隐有着无奈和失落。
周父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婿”自然是不放心的,嫌在场人太多,干脆把他拖到卧室里盘问去了,周斯涵想到父亲从小盘问自己和哥哥的手腕,看着叶伟泽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禁失笑,但她一转眼看到周傲宇那么失落地坐在一边,心里一痛,那么笑意就这么沉了下去。
“真的……要走吗?”顾忌着肖魅和母亲在场,周傲宇不能过多宣泄自己情绪,只能淡淡地问一句。
周斯涵撇过了目光,轻轻地“恩”了一声。
“这么远……会回来吗?”
“会的。”周斯涵感觉到眼睛微微的酸涩。
肖魅坐在一边,听着他们兄妹简单的对答,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她觉得只有周斯涵不在的时候,她和周傲宇似乎才能称得上亲密无间,当周斯涵一在场,她和周傲宇之间就好像隔了什么,而只有他们两人才是真正了解彼此的。
“会在参加我的婚礼后再走吧?”
“会的。”
周斯涵再也没忍住,一滴眼泪掉了下来。
ap.
第六十七章 豪门
周斯涵抬起手,拿手背擦干了眼泪,微微扬起嘴角,走进卧室,亲昵地趴在父亲的背上,撒娇道:“爸,你别再审人家了,他又不是犯人,你看把他吓的。”
周平自己也觉得好笑,回身捏了捏女儿的鼻子,“还不是你搞突然袭击把你爸吓的。”
“爸,我哪儿有吓你,你和妈不整天催我早点找个男朋友,这不找了嘛,你们又这么大阵势地不乐意了。”
“让你找男朋友……可没让把孩子也找了啊!”
“爸——”周斯涵羞红了脸。
“有你这么说话的嘛!”周母刘如眉听到卧室里他们的谈话,连忙走过来,拍了老头子的背道。
“爸,你要不要让伟泽把他的户口本、大学毕业证、财产证明书都复印一份给你看看?这样你才会放心?”周斯涵笑道。
“好啊,小丫头,敢开你老子玩笑。”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一扫前几日的阴霾。
客厅里,只有周傲宇的背影是寂寥的。
“很舍不得她走吧?”肖魅的目光扫过卧室里的周斯涵,她的声音很轻,仿佛漫不经心地一问,却惊了周傲宇的心。
周傲宇待要否认,可是他看着周斯涵的笑靥,心里却如苦海翻腾,一种别离的苦痛纠葛着他,让他再也无心多说。
肖魅咬着唇,在周傲宇的心里,谁为轻,谁为重,她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吧,为什么自己就是鼓不足勇气,去谴责他、去离开他?
“呵呵,这倒好了,你大哥和大嫂刚要举行婚礼了,这又马上轮到你和伟泽了。”两人各怀心思间,周母已经笑着拉着卧室里的几人走了出来。
傲宇连忙收起刚才的一脸惆怅,站起身,勉强笑着扶着母亲坐到沙发上。
叶伟泽斜睨着他,怀着一脸恶毒的趣味,他倒很想看着他在这个时刻还是如何掩饰他的悲伤、强作欢颜下去的。
“你说斯涵这个孩子,你早点说不就不会让我和你爸瞎操心了吗?”周母微笑看着周斯涵,一脸的温柔和宠溺。
“妈——我不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嘛……”周斯涵脸红红的,一脸羞怯,这又不禁让叶伟泽联想起了她面对自己父亲时那么凛然不惧的神情,周斯涵真是个让他无法琢磨清楚的人吧,外表的胆小羞涩,内心的强大凛冽,真是有趣的对比。
叶伟泽望到坐在周傲宇身边的肖魅,看到她勉强维持的笑靥下那双眸子流露出来的忧郁,他不禁叹了口气,他对肖魅还是怀着十分的歉疚的,而且他也清楚比起周斯涵,肖魅其实恰好是相反的,她外表总是那样凛冽强悍,可是内心却是那么柔软,他为自己对她造成的伤害感到抱歉。
“伯父,伯母,要不我带你们去我家看看吧?这样,让我父亲也见见你们。”叶伟泽适时地提出建议。
“哦,这样也好啊。”周平兀自还是有点不放心的,既然叶伟泽提出这个建议,他当然也就同意了。
“大哥,大嫂呢?”叶伟泽故意装得一脸无辜地望向周傲宇。
“那好吧。”周傲宇有点勉强地说道。
“那我们走吧!”叶伟泽站起身,“伯父伯母可以坐我车,大哥,你能自己开车的吧?”
周傲宇如何感觉不出来叶伟泽处处在针对自己,想到他也是明了自己和周斯涵的关系,他不禁觉得一阵尴尬。
“时候不早了,现在去打搅会不会太唐突?”周母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爸睡得晚,您放心吧。”叶伟泽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对啊,伟泽,这个时候再回去,是不是太打搅了?”周斯涵其实是不想把整部戏演得太逼真的,她只是想让父母安心而已,可不想又再去和叶斐那个老狐狸打交道的,刚好母亲如是说,她也就顺水推舟了。
“你爸对我不放心呢,不让他去我家怎么让他安心?”叶伟泽一揽周斯涵的腰,俯在她耳边轻声耳语道。
周斯涵只觉得在一家人面前表演这么亲昵的动作让她很尴尬,连忙推开了他,“那……好吧。”她不敢去看周傲宇的脸色,果然周傲宇的脸已经阴得比锅底还黑。
叶伟泽则笑得跟偷吃了厨房里糕点的小贼一样,他对周傲宇这个三心两意搞**的家伙实在是有几分鄙夷,因此能抓到机会让他吃瘪他一定是不会错过的。
“我们下去吧。”叶伟泽牵着周斯涵的手,小心翼翼扶 霸途1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着她下楼梯。
肖魅看了一眼还在发呆的周傲宇,没有理他,径自下楼了。
周傲宇不得不振作起精神,跟着他们下楼了。
叶斐倒没想到叶伟泽会把周斯涵一家人都带过来,不过郑雅若倒是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可以见见这家人,她看着周平和刘如眉都是很普通的工薪阶级模样,一旁的周傲宇看上去倒是颇为英俊有气质,而肖魅相比之下相貌上自是逊色了许多,但是她眉宇间有种洒然的气质,倒也让人不敢小觑。
“这是我爸,我妈,我哥周傲宇,我嫂子肖魅。”周斯涵一个个做着介绍,最好歉然道,“今天这么晚了本来不该来打搅伯父伯母的,不过伟泽坚持要让两家熟悉一下,所以……”
“呵呵,是该熟悉一下了,”叶斐爽朗地笑道,“二位是我对不起,我一直忙于公事,也没很多时间关心我儿子,所以更加抽不出时间来去看望二位了,如果不是这次我安排伟泽去美国读书,而他坚持要带上令爱,我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的话,恐怕我们认识的时间又要推迟了。”
“其实我们斯涵一直很乖的,这次——”周母生怕对方父母轻贱了自己女儿,连忙说道。
“呵呵,我知道,斯涵是个很好的女孩子,相反的,我要为我儿子的鲁莽抱歉,他一直接受的是西方教育,所以可能行事开放了点,我还怕你们接受不了。”
“不会,伟泽是个很乖的孩子,我们二老看着都挺喜欢的。”周母听他这么说,在心里松了口气,随即微笑着表扬叶伟泽道。
“我一直没听斯涵提起她还有哥哥,你叫周傲宇是吧?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郑雅若微笑着问道。
“哦,我是在一家证券公司做部门经理的。我太太是个自由作家。”周傲宇淡淡地答道。
“那真是年轻有为了。”郑雅若笑道。
“哪里,又怎么能和伟泽比呢?他既然在叶伯父公司做事,将来一定会子承父业了,相比之下我也就是个小小的打工者,哪儿能跟大老板比呢?”连周傲宇也没察觉,在不知不觉间,他的话语里带了小小的敌意。
郑雅若如何听不出来,只是笑了一笑没有接口。
两家寒暄了一阵,叶斐看周平一直没有开口,于是转向他问道:“周先生是对这两孩子的事有什么不满吗?从进屋到现在,我还没见您说过话?”
周平一直阴沉着脸没有说话,现在才不得不开口道:“一直到你们家来之前,我都不知道你们家是这么有钱的大户,我希望你们知道,我们只是普通的工薪家庭,我以前虽然做过公安局长,但现在已经退下来了,和老伴两人都是闲赋在家的普通老人,我的儿子和女儿,也只是普通的白领,我们这样的家庭恐怕实在很难和你这样的家庭相配,我也担心我的女儿,我和她妈妈只是希望她结婚生子,有普通人的幸福就可以了,我绝对不希望她攀龙附凤,有些东西不属于我们的就不该属于我们。”
叶斐和郑雅若对望一眼,两人倒都有些佩服周平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平和了。
叶斐随即淡淡一笑,“其实周先生,因为我经营了那么多年公司,的确比一般人有钱些,但除了这一点,我和所有父母都是一样的,我也希望我的孩子幸福。伟泽这个孩子呢,人很单纯也很善良,不过就是有那么一点不认真、对什么事都不太上心,我很难得地看到他对你们女儿这么喜爱,费尽了心力地跟我争取,所以我才对他们两个的事这么乐观其成。您放心吧,我的钱还是会用于慈善事业的,至于伟泽,我还是会让他从底做起,让他一个人自己奋斗,我看这点,他恐怕还要和您的儿子傲宇好好学学。”
叶斐的平易近人倒是周平没有想到的,他怔了一下,随即笑道:“看来倒是我多虑了,另外关于斯涵跟着伟泽去美国的事……老实说孩子长那么大,第一次出那么长的远门,加上她的身体——我们二老真的很担心。”
“伟泽去美国读书是我知道斯涵和他事情之前做的安排,而且我想美国那儿可能有更好的医疗条件,是我没考虑周全……”
刘如眉轻轻推了周平一下,说道:“女儿去那么远,我们的确有些担心,不过如果斯涵自己也同意的话,我们二老是不会反对的。”
周斯涵默默地看了一眼周傲宇,垂下了头道:“爸,是的,其实我自己也想去美国看看……毕竟我长那么大,还没出过这个城市呢。”
ap.
第六十八章 挑衅
肖魅的注意力完全在周傲宇的身上,这个房间里其他人的一举一动,在她眼里都等同于空气,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何时周傲宇在她心里已经占据了这么重要的地位,她只看到随着周斯涵的一句话,周傲宇轻轻地一震,她扶住他的背,却隐隐能感觉到他后背渗出的冷汗,她垂下了眼睑,心里一痛。
“斯涵,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爸也不会再阻止你的了,儿女大了,总要离开父母身边的了。”周平扶着周斯涵的手臂,无奈地笑着,却又带着几分欣慰,“虽然爸妈不舍得,不过还是应该放你飞出自己一片蓝天的嘛。”
“爸,谢谢。”周斯涵看着父亲,微微地一笑,她的眼角有意无意地掠过坐在一边的周傲宇,看着他微微改变的脸色,她的心也掠过疼痛。
“既然如此,那我们两家就算议定了,择日给他们完成婚礼吧?”叶斐笑着说道。
周平点点头,“刚好我儿子的婚礼也放在这几天,那么等办完傲宇的婚礼我们就着手斯涵和伟泽的事吧。”
“哦,是吗?那可真是双喜临门哪!”叶斐豪爽地大笑。
“其实斯涵还小,我和她妈妈都还舍不得她这么早出嫁呢。”周平看着女儿,眸子里带着不舍。
“那还真是对不住了,伟泽,你可是抢了别人父母的掌上明珠啊。”叶斐假意沉下脸对儿子说道。
叶伟泽在旁边轻笑,眼前的一切其实都已经幸福得超出他的想象了,他没有想到父亲会这么友善地答应他和周斯涵的婚事,也没有想到自己心爱的女子会真的怀着自己的孩子,他其实是个很不贪心的人,他只是希望把这一刻的幸福更加延长一些,他实在害怕眼前的一切都会如同肥皂沫般消失殆尽。
郑雅若也在旁边友好地笑着,她对这家人是有着极佳的好感的。
“时间也不早了,伟泽,你送他们回去吧。”叶斐吩咐道。
“恩,好的。”叶伟泽从旁边的沙发站起身来,礼貌地走到周平和刘如眉面前,“伯父,伯母,我送你们回去吧。”
“我们坐傲宇的车回家就好了。”周平不想麻烦他,于是顺口推脱道。
“你们五个人坐傲宇的车太挤了,而且我的车能不颠簸些,适合斯涵现在的身体。”
也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傲宇只当叶伟泽在鄙夷自己车的廉价,脸登时沉了下来。
“那好,那就再麻烦你一次吧。”周平也不敢拿女儿的身体开玩笑,于是说道,他边说边友好地拍了拍叶伟泽的肩,他这一辈子阅人无数,也看得出叶伟泽是个单纯良善的人,女儿跟着他只怕只有欺负他的份儿,因此也就心安。
一行人离开后,郑雅若看着叶斐,轻声道:“你真的打算同意他们的婚事了?”
“怎么了?”叶斐嘴角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没有,只是我觉得以你脾气,对方又是个普通家庭,你不会答应才对。”
“呵呵,”叶斐笑出了声,今晚他的心情看起来非常愉快,“对方如果是个企业家族,我当然会更乐意看着这段婚事达成,不过既然伟泽选了这样的家庭,我除了确认他没有被骗之外,其他也的确也做不了什么了吧?何况你看对方家长,也是个极让人尊敬的人呢,我可很乐意与这样的人成为亲家。”
“你能这样想,我也就安心了。”郑雅若微微一笑,笑容里充满柔情。
叶伟泽送他们回家后,嘱咐周斯涵道:“你早点休息吧,现在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你肚子还有一个小生命呢。”
“恩,我知道。”当着父母的面,周斯涵不能拒绝他的关怀,只能很温柔地笑笑,但她瞥向周傲宇的目光里充满了尴尬。
“我们也走吧。”周傲宇挽了肖魅的手,默默无言地从楼梯上走了下去。
叶伟泽快速地掠了周傲宇的背影一眼,嘴角带笑,说道:“那伯父,伯母,我也先走了。”他也追着周傲宇的脚步下楼去了。
“他还真是个不错的孩子呢。”刘如眉笑着对周平道,却没注意到周斯涵已经黯了脸庞。
“走那么快干什么,触景生情吗?”叶伟泽在楼底下追上周傲宇,颇有些嚣张地冷笑着说 穿回古代做大侠sodu道。
周傲宇浑身颤了一下,但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哦,我忘记了,你还哪儿有脸说话?”叶伟泽挑衅地说道。
周傲宇沉着脸道:“我心情不好,你最好别再惹我。”
叶伟泽才不理他,反而踏上了一步,说道:“我这辈子最痛恨三心二意的人,你既然有了一个这么爱你的妻子,为什么你还占有欲强地想要控制你妹妹?”
“你不要再说了!”周傲宇压抑地咆哮道。
“伟泽,你走吧,不要再说了。”肖魅无奈地说道。
“不,我偏要说!你丫这种男人就是欠揍!”叶伟泽抬高了声音,“周傲宇,我早就想骂你了,没错,一直以来是周斯涵在用各种手段破坏你,可是你扪心自问,如果不是你给她希望,她会不会那么固执地一直陷在里面?如果不是你对她也有着非常强的控制欲,她会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周傲宇软弱地垂下头,“是我错了……”
“我知道斯涵不爱我,可是那有怎么样?我会一心一意爱她,照顾她,给她幸福!而你呢?你给爱你的人是什么呢?”叶伟泽举起肖魅的手,“你看看她,她才是你的妻子,一个为了爱你什么都肯付出什么都肯隐忍的妻子!为什么你不去珍惜她?为什么你却还要记挂别人?”
肖魅从没有想到那个初认识时还软弱无依的少年竟会变得这么强势,她忍住眼泪,撇开头道:“伟泽,你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不要再说?为什么不要再说?”叶伟泽却似被激发了所有的怒气,在这一瞬间喷啸而出,“我就要说,周傲宇,你实在太贪心了!你总是想同时占有两份感情,你以为这叫什么?你以为你这样做叫情圣?你丫根本是自私!你只为自己想,却从不为两个深爱你的女人想!你以为她们这样斗来斗去很好玩?你看不见她们的伤口吗?”
叶伟泽戳着周傲宇心脏的位置道:“在这里!在这里早就伤痕累累了!身为一个男人,就是不该让他爱着的那个女人去哭的!我尽我所有努力去拯救斯涵了,我会带她去美国,我会给她安静的生活!”
周傲宇依旧是退缩的,他被叶伟泽戳着、倒退着,“我知道……”
叶伟泽拽着他走到肖魅面前,“不,你不知道!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肖魅,跟她结婚,答应给她幸福!那么你现在就不该为周斯涵要跟我去美国在这里失魂落魄,而应该微笑着,给你眼前的人幸福!”
周傲宇抬起眼睑,默默注视着肖魅,一行清泪,从他眼角滑出,叶伟泽这番话不是在他的内心没有震撼,可是他该如何向他们说明,周斯涵怀着的那个孩子其实是他的?只要一想到这点,他就觉得浑身的罪孽都无法洗净。
肖魅也看着他,她内心也有个声音在呐喊,叶伟泽的话同样给了她极深的震撼,是长久以来她对周傲宇的爱太没有要求了吗?自己纵容着他去想另外一个人,自己纵容着他为另外一个人黯然神伤,是自己在这段爱情里摆的姿势太卑微了吗?
“周傲宇,你应该感谢我,是我让你在两难的选择里得到了解脱,现在我希望你做好你能做的,不要再去伤害无辜的人了!”叶伟泽说完之后,喘了口气,注视着肖魅道,“对不起,我能为你做的事就只有那么多了,以前的事我觉得很抱歉,但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弥补了。”
肖魅看着他,这个少年纯洁的、热烈的情怀让她感动,她微微一笑:“其实你早已经弥补了,你不用一直觉得歉疚的,你知道吗?比起以前缺乏主见的你,现在的你真是很有魅力。”
“谢谢。”叶伟泽对着肖魅微微鞠躬,仿佛当周傲宇是空气般地存在,“你知道吗?除了我妈,你就是我最尊敬的女人,你这样的好女人会有很多人爱的,不用——一直这么委屈自己待在这个人身边。”
叶伟泽说完,就走到自己车里,开着车扬长而去。
黑夜里,相对默立的两人,终于,半晌,热泪从肖魅脸上滑下,她淡淡地说道:“傲宇,你说我们是不是该分手了?”
周傲宇整个人僵住,黑夜里,他的身影变得萧索。
“肖魅,你说真的吗?”
ap.
第六十九章 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
“我们先回家吧。”肖魅看着这样的他,心里终究不忍,于是也不想在这里一直僵持下去,但让她原谅他,恐怕又不是那么容易,因此她淡淡地说一句,“别让爸妈看见担心。”
周傲宇颓丧地点头,此刻的他完全丧失了他们初见时的锐气,就好像一把生锈了的刀,让人再也无法相信它锋利时候的光芒。
车上的两人都没有说话,就好像回复了他们之前吵架时的再次恶性循环,只是他们也不知道,这一次只是又一次的循环,还会是他们关系的终结吗?
周傲宇停好车,肖魅如同往日一样,等着他上楼。
两人默默无言地一起上电梯,进家门,隔着一点距离坐在沙发上。
肖魅随手按了电视的遥控板,电视上不知又是哪个纯情少女在那里散发着春天的气息:“我好晕!我真的晕了!……”一连十三个晕,先让观众晕了个够。
肖魅望了周傲宇一眼,见他依旧没有说话的意思,于是起身,“我先去洗澡了。”
周傲宇低垂着头,却只是一把抓住了肖魅的手。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肖魅强作冷漠地问道。
周傲宇却突然起身,把她压在了墙上,他的吻很霸道很用力,尽管肖魅试图推开他,却被他牢牢抓住不放。
“肖魅,不要离开我……”他喃喃重复着,眼神迷离。
肖魅竭力避开他的吻,强作镇定地冷冷地说道:“周傲宇,叶伟泽说得没错,你就是个占有欲特别强的人,你不是爱我,也不是爱周斯涵,你只是想霸占着我们,不想让我们离开你身边。周斯涵变成今天这样,恐怕也有你一半功劳吧!”
周傲宇被她的话刺激到了神经,突然离开了她,但他只是低着头站在她面前,沉默着没有说话。
“没事了?那我洗澡去了。”肖魅试图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
周傲宇依旧沉默着。
肖魅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走近卧室去拿衣服。
周傲宇看着她弯腰在衣橱里拿衣服,他的喘息声很重,就好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他突然如同一只小豹子似地窜了过去,在肖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她压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肖魅受惊嚷道。
周傲宇不说话,只是动作很大地在脱她的衣服。
肖魅真的是有点吓到了,她猜不到周傲宇此刻的想法,就在一瞬他好像变成了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人,他态度的强硬让她害怕。
“傲宇,你怎么了……?”肖魅试图腾出一只手去阻挡他猛烈的动作,却被他乘势抓住,反扣在床上。
“傲宇,傲宇!”肖魅真的害怕起来,但她的呼叫并没有让周傲宇恢复理智,他迅速地脱掉了她的衣服,整个人就欺压了下去,瘦弱的肖魅在他身下 进化法则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就如一件易碎的工艺品,她似乎能听到自己骨骼在他大手的揉捻下“格格”作碎的声音,她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他碾成碎片,又被整合在一起,破碎和整合之间,只有她越来越模糊的意志。
其实自从周傲宇上次车祸以来,他们之间一直没有做过,此刻周傲宇疯狂而剧烈地动作着,肖魅只觉得一阵一阵剧痛袭过她的身体,让她深深皱了眉头,她的手指滑过周傲宇的后背,长长的手指甲留下一道道伤痕,但周傲宇除了闷哼几声,竟硬是没有呼痛。渐渐的,当疼痛被涌过的情欲所代替,他们之间的伤痕似乎又消弭在一次次无望却合拍的X爱里。
肖魅不知道为什么心灵已经那么远,身体还可以这么接近,但是渐渐消失的疼痛终于让她在灵魂深处呼出了一口气,攥着周傲宇后背的手也不那么紧了。
“肖魅,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他在她的身体里,眼睛里紧紧逼视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
肖魅咬着牙没有说话。
“肖魅,你告诉我不会离开我!”周傲宇加大了力度,那样狠狠地、却游离着伤感地逼问道。
肖魅还是固执地看着他,眼睛眨也不肯眨一下,那样一脸倔强,却带着让周傲宇绝望的力量。
“肖魅,你告诉不会离开我……”最后一遍,已经带着深深的恳求。
滚烫的身体,突然被一滴泪所沁冷。
肖魅看着周傲宇,心里疼痛,她发现自己还是看不住他伤心,她看着他,终于还是开了口:“傲宇,我不会离开你……”
周傲宇笑了,他的笑容,看起来单纯满足如同孩童,只是那一笑里带了太多的凄凉。
夜,依旧深沉,迷离的灯光下,是个绝望得等待救赎的灵魂。
“肖魅,我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挽留你在我身边了……我知道我是个罪人,我甚至都没有资格让你留在我身边……可是肖魅,失去了斯涵我固然心痛,失去了你将无法生活啊……”周傲宇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久久地、向上天祈求着,无法入眠。
而肖魅裹着被子,背对着他,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黑夜中蹁跹抖动,犹如一只脆弱的蝴蝶,眼泪顺着她的睫毛,一滴滴地下落,打湿了她的枕头。
周傲宇看她的手又伸出了被子,于是探过身,替她捻好被子,无意中看见她的眼泪,他伸出手,轻轻替她拂去,“肖魅,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话都不配,我是个自私而且软弱的人,叶伟泽说得对,我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去爱,可是求你,不要离开我……”
肖魅突然转过身,抱住了周傲宇,动作之激烈倒让周傲宇吓了一跳,她的眼泪沁凉,“傲宇,也求你,不要再这样对我……”
周傲宇抚摸着她的长发,他只觉得内心刀割般疼痛,“对不起……。”
ap.
第七十章 秘密
接下来几日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周傲宇渐渐接受了周斯涵去美国的事实,至于那个他自以为属于他们的那个秘密,也被他刻意地抛弃在了记忆之外,每日他只是忙着订酒席、勘察教堂、确定礼服等等事情,而终于,他也等来了和肖魅步入礼堂那一天。
周傲宇穿着黑色的礼服,静静地站立在神甫台前,他抬头看着耶稣受难的十字架,心里祈祷道:主啊,我知道我是个罪人,但请你宽恕我这一次,我答应了给肖魅幸福,请让我做到这一点吧。
他听到了身后微微的喧哗声,于是回过头,他看到了由肖父牵着慢慢走近的肖魅,她穿着红色的婚纱,如同无数次出现在他梦中的一样,她淡淡笑着,那身婚纱犹如火焰一般,灼烧了他的眼睛。
周傲宇从肖父的手里接过肖魅的手,深深地凝视着她,眼神流露出感动的神色,他感激上苍,虽然他背负那样的罪恶,但是最终还是给予了那么爱他的人。
肖魅对他微微一笑,那灼烧他视线的红色似乎又浓烈了起来,梦里的景象再一次在他眼前晃过,让他眸子里闪过恍惚,他不禁瞥了坐在一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