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15部分

椅子上的周斯涵一眼,还好她始终是那样文静地坐着,微笑着看着自己,梦里的一切没有再现。
周傲宇振了振精神,握住了肖魅的手,两人一起站在神甫台前。
牧师庄严地看着他们两人,然后询问周傲宇道:“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周傲宇深深地望了肖魅一眼,“我愿意。”
牧师转向肖魅:“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肖魅嘴角缓缓勾起一丝微笑,“我愿意。”
周傲宇取出戒指,慢慢推进肖魅的无名指,肖魅也为他戴上戒指,他凝视着她,深深地在她唇上吻下。
教堂里的来宾都欢呼着。
只有周斯涵一个人坐在那里,流下了寂寞的泪水。
叶伟泽握着她的手,默默地替她擦掉了泪水。
周斯涵别过头,看着叶伟泽,微微一笑。
周傲宇挽了肖魅的手,两人缓缓走出教堂,在众人合影后,肖魅抛出了花球。
周斯涵接到了花球,她抱着花球,在众人的起哄间,却对着站着人墙之外的周傲宇微微一笑,她看到周傲宇的目光朝自己这个方向望来了,便笑得愉悦了起来。
肖魅注意到了周傲宇的目光,轻轻咳嗽了一声。
周傲宇立刻回过眼光,拉着肖魅的手道:“我们回去吧。”
“等等。”周斯涵却突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走到他们面前,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甜美的微笑,“大嫂,我可以跟你单独说几句吗?”
周傲宇心里蓦然升起不祥的预感,他立刻攥紧了肖魅的手,紧张地说道:“斯涵 穿越火线帖吧,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面说吗?”
“女人之间的话题,当然不能当着你面说了。”周斯涵甜甜一笑,伪装成无辜的样子。
肖魅心里微微起疑,于是说道:“傲宇,斯涵既然有话要跟我说,那就让我单独跟她说吧。”
周傲宇颇为无奈,只能松开了肖魅的手。
周斯涵拉着肖魅走到教堂的一角,她的眼角瞥向那些玩闹悠悠的人群,嘴角勾起一丝讥嘲的冷笑。
“你有什么要说的?”肖魅冷然道。
“今天到场祝贺的人很多啊。”周斯涵眼睛望向教案前来来往往穿梭的人们,却故意转移着话题说道。
“你到底要说什么?”肖魅扬起了眉毛,颇有些不耐烦了。
周斯涵摸着肚子,笑得很甜地说道:“嫂子,我马上要去美国了……不会再给你和我哥制造麻烦了,不过在我走之前,我要告诉你个秘密,你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肖魅愣了一下,心里涌起不祥的预感。
“我想我不说你也猜到了,”周斯涵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没错,这个孩子就是我哥的。”
肖魅整个人僵住了,直到看着周斯涵带着得意的笑,慢慢从她身畔走开,她整个人还是僵直着没有知觉。
周斯涵笑得愈发甜美可人,然后转身走了出去,融入了热闹的人群中。
欧阳佩珊原本正酌旋在一堆客人之间,转眼见到周傲宇一个人站在那里,于是走了过去,问道:“肖魅呢?”
“斯涵说要和她说几句话。”周傲宇只觉得自己手足都冰凉了,很无奈地说道。
欧阳佩珊往教堂那条小路瞥了一眼,就看到肖魅和周斯涵的身影,她有些不放心,于是走了过去,刚好和得意笑着走出去的周斯涵撞了个满怀。
周斯涵瞟了她一眼,若无其事地走了开去。
“怎么了,她刚跟你说什么了?”欧阳佩珊抓住肖魅的手,只觉得一片冰冷,她看肖魅的脸色不对,不禁急着问道,和周斯涵这几次接触下来,她对这小女孩的心思可是太觉得凛然了,欧阳佩珊也是个厉害角色,但她的厉害从不加掩饰,她从没见过像周斯涵一样可以把心思遮掩得这么严实的人,光看表面,她给人印象就是个害羞有些自闭的小女孩,谁会想到她做事可以这么机关算尽呢?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禁为肖魅担心,肖魅真正是活得“真”而且没有心计的人,她这个样子怎么能跟周斯涵斗?
“没,没什么……”肖魅扶着胸口,好半天才让自己平静下来,说出这一句话。
“肖魅你不要瞒我,有什么事说出来才好解决。”看肖魅脸色,欧阳佩珊怎么可能相信会没什么事,她急匆匆地说道。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可是肖魅却只是重复这一句话,慢吞吞地往人群中走去了,只急得欧阳佩珊在她身后狠狠地跺了跺脚。
ap.
第七十一章 精疲力竭
肖魅坐在床上,推开厚厚的窗帘,隔着玻璃窗眺望楼下。
各色的霓虹交织,浮在空气里的似乎就是挥之不去的一种暗红。
洗完澡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但是心却还是沉甸甸的。
肖魅听到脚步声,于是侧过头,看着爬上床从后背抱住自己的周傲宇,她却只是轻声问道:“斯涵的孩子是你的?”
轻轻的一句询问,犹如一声闷雷敲击在了周傲宇的心底,让他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抱着肖魅的手,无奈地苦笑,终于明白周斯涵的全盘计划。
做了那么多年兄妹,他发现自己竟然是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妹妹,自己从小到大自以为是在保护着她,他似乎从没有想过,她需不需要自己保护?
从一开始在自己酒里下药,到告诉自己怀了孩子,然后又一手欺骗叶伟泽去美国,在自己新婚的时候再告诉肖魅这个消息,她所有的计划都做得滴水不漏,她就是个魔鬼,自己得不到,就要让他们永远生活在地狱里。
“她说是我的。”周傲宇觉得自己没有力气再编织谎言了,他*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肖魅也难得得冷静,也许是一直的争执也让她觉得精疲力竭,所以她也只是很平静地问:“你觉得是吗?”
“我不知道……肖魅,你记得有个晚上我彻夜未归,我撒谎说去看球吗?那天就是她在我酒里下了药……肖魅,你不要笑我,我知道自己做得很丢脸,身为一个男人,我其实一直被自己妹妹玩弄在鼓掌之间……”
肖魅看着他,嘴唇微微抖动着,眼睫上沾了泪珠,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对眼前这个男人是爱、是痛恨还是怜悯。
“那你为什么不让她流掉这个孩子?你为什么要让她留着他?”肖魅爬过去,揪着她睡衣领子对他喊道,她终于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了最后一丝的歇斯底里,也是她最后一次感情的宣泄。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悔恨的泪水,到底是为了自己而流,还是为了这两个为了自己争斗得死去活来的女子?
“还是因为你根本也想要这个孩子……”手,颓然放开,肖魅颓然倒在床上,眼睛空洞地望着天花板,眼泪顺着眼睫落下,掉在鲜红的结婚锦被上,一圈圈涤荡开来,浸染了鲜红的锦被,殷红如血。
“我怎么会想要这个孩子?”被击中了心里最不堪去面对的问题,周傲宇不禁嚷了出来,他看着肖魅,看着此刻软弱无力的她,他心里有十二分的愧疚和怜惜,却叹了口气道,“一个孩子健康的成长,必须要有正常的家庭和氛围才行,一个那样出生的孩子,如果万幸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还好,如果知道了身世,根本不可能去面对的。我怎么可能会疯到去带这样一个生命来到世上?”
肖魅看着他,苦笑道:“看来你 凌天咒最新章节还是有几分理性的,倒出乎我的意料。”
肖魅言辞中再明显不过的讽刺让周傲宇如坐针毡,他看着肖魅,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获取她的谅解了。
两个人都沉默着,房间里死一般地寂静,只听见两人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肖魅,就是我谎称在看球的那天晚上,她把我叫出去,然后在我酒里下药了,”周傲宇无奈地说道,“直到她怀孕到家里已经瞒不住了,她才告诉我这个消息,并且说会把这个孩子说成是叶伟泽的,和他一起去美国,她表现得是那么楚楚可怜,肖魅,在那一瞬我不忍了你知道吗?”
“你一向心软在不该心软的时候。”肖魅冷冷地说道。
周傲宇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说得没错,我总是在不该心软的时候心软,我没想到这只是她的又一次报复而已,她选择在今天告诉你这个消息,就是要让我们永远活在地狱里,她一手设置的地狱里,她想让我们永远无法谅解,只要我们还在一起,我们就会一直痛苦下去。”
“果然符合她一贯的行事风格啊。”肖魅冷笑道。
周傲宇再一次无奈地*坐在了沙发上,“肖魅,尽管我也痛恨这样软弱的自己,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她正是抓住了我们的软肋,知道我们绝对都不会把这件事弄大,所以她才会那么肆无忌惮地向我们挑衅。”肖魅以手肘支撑在床上,长发微微地拂动着,犹如她无依的内心,“而且,关键是,傲宇,她吃定了你,知道你无论表现得对她怎么强硬,你都会在最后纵容她的。而这一次,你还是纵容她了。”
周傲宇脸有惭色,无奈地再次说着抱歉:“对不起。”
肖魅站了起来,背对着他,脸上有着一闪而逝的戾气,“周傲宇,我早说过,这三个字我不想再听见。”她说完就往屋外走去。
“你要去哪儿?”周傲宇连忙抓住了她的手腕,急急地追问道。
肖魅推开他的手,瞥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道:“回书房睡。”
“又要分房睡吗?”周傲宇只觉得自己的反应很无力。
肖魅手叉着腰,“我可以在知道所有事之后,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和你生活在一起——如你妹妹所愿,我会生活在她为我们创造的地狱里,并且甘之如饴。只不过,今晚,你必须给我一个喘气的空间。”
周傲宇心乱如麻,无声默认。
肖魅拿了被子后往门口走去,只是走到门口时,轻轻地回首,看到周傲宇脸如死灰的情景,不禁叹了口气,她顿了顿,却只能说道:“晚安。”
红色的顶灯依旧在闪烁,红色的锦被依旧绚烂着它璀璨的颜色,只是这一对新人,再也不会有着拥抱着它的幸福时刻了……
ap.
第七十二章 孤军作战
第一部魅惑#183第七十二章孤军作战
上一章下一章返回本书返回目录
又是个寂静的早晨。
肖魅推开书房的门,果然看见空荡荡的卧室,叠得整整齐齐的新婚被子——无论心情怎么糟,这个男人都保持着整洁的习惯。她的目光移到餐桌上,果然不出她所料,豆浆和她喜欢吃的豆沙包已经放好。
肖魅扶着门,虽然咬着嘴唇,可是却也无法制止她突然涌出的那种想哭的感觉,生活太久了,久得就好像彼此之间成了一种习惯,她渐渐依赖这种习惯,实在害怕再次孤独地生活。
肖魅走进卫生间,他的剃须刀放在台子上,上面有点血迹,估计他又刮伤自己了——这个粗心的男人,心里有事的时候一定会在脸上留个伤口。
她放下剃须刀,拿起牙刷,今天早上他又刷了自己这支黄铯的牙刷了,这个男人啊,又不是色盲,怎么总是分不清红色和黄铯牙刷的区别呢?她看着还沾着泡沫的牙刷,不禁笑了起来,这一笑里就带了太多的柔情。她拿水冲刷干净了牙刷,开始慢慢地刷牙,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才忽然意识到原来一晃眼间岁月已经行进了那么多年。
肖魅刷好牙、洗完脸,走到餐厅慢慢喝着豆浆,咬着豆沙包,一个人觉得太寂静了,于是又拧开了电视——这个年代的电视未必能给你提供什么太有用的消息,更多时候它是个让人打发时间的道具。
“叮咚”有人按门铃。
肖魅不禁讥讽地扬起了嘴角:“难得这个时候还有人想起我啊?”她拖着拖鞋走过去,凑着猫眼一看,见是肖明,于是又歪了歪嘴唇,拉开门的同时无限感慨道,“真是张没有新意的脸啊,就知道除了你会上门就不会有人记得我这个孤寡老人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肖明走进屋,颇有些大惊小怪地嚷道,“新郎第二天就去工作了?未免太现实了点吧。”
“昨天不就一个形式?我和他都老夫老妻了,你当能有多少情调呢?”肖魅继续啃她的豆沙包,顺便丢给肖明一个卫生眼。
肖明笑了笑,说道:“姐,我和凯特准备回去了。”
“这么快?”肖魅脱口而出,随即觉得有点失态,于是拖长了声音道,“别误会,我不是舍不得你,我只是以为我可以看到我的小外甥出生。对了,凯特肚子都那么大了吧,还能坐飞机?”
“能的,我们都咨询了医生才做的决定,其实我逗留的时间已经比预期的长了,那边还有很多工作等着我做呢,放心吧,三四个月后,等凯特生产了,情况稳定了,我们会抱着你的小外甥回来的。”
肖魅转转眼珠,“恩,反正你都决定好了,我还能说什么呀,跟爸妈说过了没?”
“恩,说过了,你知道他们从来都不会对我的决定说什么的。”
“也对,”肖魅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了,于是耸肩道,“从 与仙女同居的日子sodu小到大,他们都觉得你是他们最放心的儿子嘛。”
肖明也笑得有些局促,“其实,姐,你是不是还怪我?”
“那些都陈年旧事了,你姐记性没那么好。”肖魅懒懒地说道。
肖明这才笑得轻松了起来,就好像背负了多年的担子,终于放下,他觉得由衷的放松。
“就知道你是为了我这句话才巴巴地赶来的吧?”肖魅不满地“切”了一声,“好了,那些过去的事,我早就不记得了,你也别记住了,多累人啊你说。”
肖明点点头,搓搓手,过了一会才问道:“姐,最近周斯涵没有再找你麻烦吧?”
肖魅眸子深处一黯,但她实在不愿再让自己的事拖住弟弟的行程,于是笑着说道:“你没看她已经怀孩子了,也准备去美国了?说不定她还和你们坐同一班航班呢,总之她是烦不到我了,你姐姐啊,终于可以安心过点小日子了。”
“那我就放心了。”肖明又和她寒暄了一句家长里短,这才告辞离开。
肖魅懒懒得瘫在椅子上,看着弟弟远去的背影,只觉得放下了多年来一直郁积的一件心事,她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原来恨一个人,真的也是辛苦的。
只是,肖明也离开了,从此之后,真的是自己孤军奋战了吗?肖魅从楼上眺望着肖明离去的身影,只觉得一种空落落的孤单感徘徊着,无法挥去。
那天白天肖魅始终都打不起精神,对着电脑敲了几行字,就奄奄一息地趴床上睡觉去了,她也没想到自己这一觉会睡得这么长,直到周傲宇回来,拍了拍她的脑袋,她才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身来,看到周傲宇,特纳闷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下班了,所以回家了啊。”周傲宇宠溺地笑笑,“来,起床吧,我做好晚饭了。”
“晚饭?”肖魅这才真的大惊失色了,自己竟然从上午睡到晚上?这真的太夸张了吧?
周傲宇拉着她从床上坐起来,顺便给她披上了一件外衣,牵着她的手坐到桌边,桌上已经是热气腾腾的饭菜了。
“你最喝的罗宋汤哦,当然,时间所限,我只能拿番茄酱加料了,不能是纯正的番茄了,下次有时间一定让你尝尝什么叫十个番茄炖出来的罗宋汤。”他的笑容很灿烂,温暖得肖魅几乎掉了眼泪,放开他和他妹妹的纠葛不谈,他的确是个很好的丈夫。
“肖明要回去了。”肖魅喝了口汤,闷闷地说。
“这么快?”周傲宇正往他碗里夹芹菜,闻言微微有些吃惊。
“我都打趣说他可能和斯涵坐同一架班机了。”
周傲宇听到周斯涵的名字,眸子没由来地一黯淡,虽然还佯装镇定地继续夹菜,可是他的神情已经被肖魅尽收眼底了。
“要难过就难过吧,没必要在我面前压抑着。”肖魅淡淡地说,脸上一派轻描淡写,心里却是波澜壮阔。
ap.
第七十三章 永远的妻子(上半部结局)
当所有的争辩都失去了意义,都所有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两人的关系犹如燃尽的烟蒂,没有了燃烧时的灿烂,只有了余烟袅袅的无力。
肖魅一个人躲进书房的时候,她看着电脑屏幕,心里飘来飘去无数的念头,最后她闭上了眼,决定必须好好想想自己的人生,不能再这样得过且过地过下去了。
肖魅第一个想到的还是那个孩子,她觉得无论出于什么立场都应该阻止周斯涵把那个孩子生下来,抛开一切不说,单以那个孩子而论,当他懂事之后,他将怎么面对自己的人生?
“我不会太多管闲事了吧?”当肖魅有那样的念头时,随即又不禁自嘲。
但是周斯涵这样肆无忌惮地告诉她这件事,是不是就吃准了她会袖手旁观一个人默默忍受这一切呢?
“不行,我还是必须去阻止这件事的发生!”肖魅自言自语道,眉宇间有了坚毅,在她睡下去的时候,心是格外安定的,因为她已经决意好了明天要做的事。
第二天,肖魅早早得起床了,早得刚好和买早餐回来的周傲宇撞了个满怀。
“你今天怎么起得那么早啊?”周傲宇有些吃惊地问道。
“因为昨天睡得比较早。”
“我看到你房间的灯亮到十二点啊,很早吗?”周傲宇一边放下豆浆一边说道。
肖魅横了他一眼,“我可是关了门的,你怎么知道我的灯亮到什么时候?”
“拜托,灯光会顺着门缝里渗透出来的么。”周傲宇喜欢和她这种吵嘴似地争辩,这让他很有亲切感,心里也觉得很愉快。
肖魅一瞥到他嘴角的笑意,意识到自己早上的话实在多了点,于是闷下头,不和她说话了。
“对了,肖魅,我们公司每年都有年假的,照例可以让我们呢出去旅行,你喜欢哪里呢?是去西欧北欧还是就欧洲一个国家?”
“你又婚假又病假的还有假啊,你怎么假那么多?”肖魅随口顶道。
“这倒奇了怪了,哪个老婆不希望自己老公假期多点可以陪自己啊,怎么你就希望我天天上班去呢?”周傲宇逗道。
“因为我不想被饿死。”肖魅白了他一眼。
“放心吧,你老公还不至于让你饿死的。”周傲宇笑道。
肖魅就不想和他说话了,她慢吞吞地吃着早餐,一直磨到周傲宇已经吃了早饭离开,她才开始迅速地啃掉剩下的糕点,回到房间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
“恩,肖小姐,很久没看到你出门啦?”刘羽冰一看到她就打招呼。
肖魅横了他一眼,懒得跟他搭讪,知道他废话多,三言两语估计就得耽搁自己不少时间,于是一掌把他推一边去了,自己雄赳赳气昂昂地出门了。
肖魅打了个电话给叶伟泽,想约他出来见面,但是他的电话却一直是无人接听状态,好不容易终于有人接电话了,却是个陌生的女声,肖魅确定那不是周斯涵的声音,纳闷地问道:“请问,是叶伟泽的电话吗?”
“你找伟泽?他昨天已经坐晚班飞机去美国了。我是他母亲,您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达吗?”
肖魅心一寒,他没有想到他们动身的速度竟然可以这么快,一旦到了大洋彼岸,自己就没有办法接触到叶伟泽,更没有办法说服他让周斯涵流产了!
“呃,是这样的,我是他的一个朋友,”肖魅心想她既然不知道自己就是他的大嫂,那么自己就干脆装无知下去,问道,“我知道他要去美国了,他前些日子还问我借书,我刚想给他送去,他怎么那么快就走了呢?”
“呵呵,这主要是为了歉疚这孩子的女朋友了,你有什么书,要不我帮您转交吧?”
“哦,不用了。谢谢,麻烦您了。”肖魅挂了电话,心里冰冷一片,她已经知道他们走得如此匆忙,多半是出自于周斯涵的主意,她既然有胆在自己面前把真相挑破,那么就会选择立刻离开,防止多生枝节,她对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郁闷,无奈之下只能回家。
傍晚周傲宇准时回家,看到闷闷坐在那里的肖魅,于是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发,温柔地问道:“怎么了?”
肖魅甩开她的手,冷冷地说:“你是不是早知道?”
“早知道什么?”
“周斯涵昨天晚上已经走了。”
周傲宇沉默了一下 狂化主神最新章节,然后说道:“是的。”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觉得……这没什么必要吧。”
肖魅闷闷地生着气,不说话了。
周傲宇有些无所适从地站在一边,过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晚饭想吃什么,我去煮吧。”
肖魅有些气闷,豁然站起来想要发火,可是头却一阵晕眩,她整个人从沙发上滑落了下去。
“肖魅!肖魅!”周傲宇吓了一跳,慌忙抱住她,掐她人中,看她还是没有醒转的样子,连忙背起她,往楼下跑去。
他把肖魅放到车里,慌忙地往医院开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肖魅的意识有些复苏,她有气无力地拍着周傲宇的手问道。
“带你去医院啊!”周傲宇急着把她带进了医院,直到诊治后,他把肖魅放在椅子上,走近医疗室问医生道:“请问我太太是得了什么病?”
“哦,没什么大毛病,”那医生从一堆病历卡中探出个脑袋,特平静地说道,“你太太只是有些贫血罢了,平时要注意给她补血,另外——”
医生顿了顿,周傲宇又特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你最好带她去妇科检查一下。”
“怎么,她得了什么妇科疾病吗?”
那大夫横了他一眼,眼神里的责怪很明显,“你太太怀孕了,我只是让你去妇产科给她做个全面检查而已。”
“她怀孕了,真的?”周傲宇喜出望外,他连忙跑回休息室,抱住肖魅,重重地亲了她一下道,“肖魅,你知道吗?你怀孕了!”
肖魅乍闻这个消息,心里却喜忧参半,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
“肖魅,”周傲宇看到她的反应,对她心里所想也就了然,他握住她的手,但被肖魅躲开,周傲宇再次用力,不给她逃脱的空间,他看着她,眼神是格外地温柔,“肖魅,过去的事过去的就让让它过去吧,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我记得我给过你太多机会,是你一直不珍惜。”肖魅含着泪,在这一刻她才微微释放了内心的无助。
“我知道你不想听我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现在的想法,不过,肖魅,就算你看在孩子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可是,你还有另外一个孩子。”肖魅噙着泪,无助地说道。
周傲宇不禁头疼,但此时此刻他的眼里的确只有肖魅和他们的孩子而已,周斯涵和她的孩子就如同他们的离去,被他暂时放诸在了脑后,他抱住肖魅道:“我周傲宇只有一个孩子,那是肖魅和我的孩子。”
“但是……?”
“肖魅,和斯涵间的一切的确不是在我主观意愿下发生的,我承认我犯了个错,就是不该在送斯涵去医院的时候心软,那个时候我就该坚持让她把孩子打掉的,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想斯涵自己也会懂得守住这个秘密的,她告诉我们只是想让我们痛苦,但是,肖魅,我们不能痛苦,我们必须好好地过我们接下去的人生。你、我、还有,我们的孩子,一起好好地过,好不好?”
肖魅犹豫着,生怕自己会再犯下一个错误。
“肖魅,相信我,我会是个好父亲,也会是个好丈夫。”
肖魅嘴角扬起一抹笑,尽管有些苦涩,却也带着些愉悦,“我相信,自从我嫁给你以来,家务我基本就没有插过手,真的没有见过你这么爱整洁的男人,家里的一切你都整理得井井有条,衣服也从来都是一尘不染,我倒经常打翻个咖啡、蛋糕屑乱掉什么的,你都不会说我,自己就把房间清扫了。我烧菜那么糟糕,厨艺根本比不上你一半……而且你还有个不错的工作,呵呵,其实在别人眼里,像我条件这么差劲的女人,嫁给你真的是癞蛤蟆吃到天鹅肉了吧?”
“只是他们不知道我有这么大一个缺点而已,”周傲宇淡淡一笑,“世俗的眼光,也就只能看到那些外在条件罢了。肖魅,能娶到你是我的荣幸,你不虚伪、不娇柔,那么真性情一个人,而且是那么有名的一个作家……我希望,你能做我永远的妻子。答应我,好吗?”
清冷的医院夜里,因为彼此的相拥,而让空气变得柔和。
谁也不知道,他们接下来的命运会如何,不过,至少,这一刻,他们是温暖的。
ap.
第一章 再相见
一年过后。
肖魅站在窗前,回忆过去种种,一切如梦一般。
这一年的生活,是出乎她意料的平静,也是出乎她意料的幸福,当她抱着十月怀胎出生的儿子时,她恍惚中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做了母亲,当人生突然跨进了另外一个阶段,她反而有些不适应起来。
因为坐月子的时候养得太好,肖魅现在已经胖了很多,不过过去的她太过干瘦,这一胖非但不难看,反而让她显得容光焕发起来。
“又在发呆了?”周傲宇走过来,从后面抱住她,微笑着问道。
“恩,又是一年了,算一算,我都快三十岁了,人生真是过得快啊。”
“呵呵,这有什么?反正我永远大你两岁,再说,生了小俊之后,你看起来反而年轻漂亮了,我却老了呢,我看过几年你看起来就只有二十三四了,而我呢,却苍苍老去了。”
“你啊,真是越老嘴越滑了,说,是不是又在办公室钓小姑娘了?”
“冤枉,自从我结婚了之后可是修身养性,早就忘了拈花惹草为何物了。”
肖魅横了他一眼,自然不会跟她较真,她望着远处,目光似乎落在了大洋彼岸,她明白,自己现在平静祥和的生活全拜那个女人的离去所赐,如果她回来,那么一切都会改变,她所拥有的一切,会再一次化为乌有吗?
“别想那么多了,小俊又在哭了,估计是饿了要吃奶了。”
现在在肖魅的心里,儿子可是第一位的,周傲宇这么一说,她就立刻把忧虑放到一边了,慌忙跑过去,抱起儿子。孩子叫周俊,主要是他长得很像他老爸,而嘴巴下巴又融合了肖魅的俊秀,正是因为他一出生凯特就称赞道:“这孩子长得真俊。”于是周傲宇就决定给他取名叫周俊了,还颇不怀好意地认为周俊一旦送进托儿所,就会引得无数小姑娘的争抢,他这辈子估计跟他老爸一样,都是桃花缠身的。
肖魅自然懒得理他的臭美,只是她看着周俊的时候心里会有难得的安定,人生种种,似乎都是虚幻,只有怀里的小生命给了她极大的安定感。
周傲宇依旧过着他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涯,关于他的升迁什么的肖魅自然是不大关心,她依旧过着她安静的生活,写写字、带带孩子,她的行事一如既往地低调,没有人知道这个烧饭买菜、带孩子做家务的普通欧巴桑是那个有名的作家“紫色魅影”。
这一日她在街上走着,突然间感觉到身后很奇怪的脚步声,当她快的时候身后的脚步也会跟快,而她慢下来的时候对方也慢下来,她有些警觉,于是加快了脚步往旁边的小路走去,猛然回头,就和身后的人撞上了。
对方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一身黑风衣,敞开露出里面的高领白色羊毛衫,戴着黑超墨镜,看不清长相。
“你是谁?干嘛跟着我?”肖魅冷冷地问道。
“呵呵,看来我么是太久没见面了,久得竟然会让你认不出我来。”那男人边说着边摘下了眼镜。
肖魅看着他,突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你是……你是……”
记忆突然潮水般涌来,那些往事,都仿佛是前世的记忆,直到她流出了泪水,“金旭言?”
“是我,肖魅。”
“你怎么会回来?你怎么会来找我?”肖魅退了两步,情绪几乎失控。
金旭言温柔地挽住她,“肖魅,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吧,这样吧,我们找个咖啡馆,我再把这些年我的事都告诉你,好吗?”
肖魅定了定神,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好吧。”
金旭言便和她找了个附近的咖啡馆,两人坐下,肖魅忽然觉得这样的时光很熟悉,还是上学的时候,他们就是这样默默对坐着,经常两人各拿一本书看着,面前都放着一杯咖啡,一般他是爱尔兰咖啡,而她的则是拿铁,偶尔喝一口,然后彼此再放下书,微笑着看着彼此,那样的时光,小资得几乎让她觉得不属于这个世纪的记忆。
“晓杉她死了。”
“死了?”肖魅不可置信地张大眼,“怎么会?她今年也才二十九而已啊。”
“三年前她就诊断出芓宫癌,她很坚强,一直和病魔做斗争,直到一个月前她才 召唤鸟人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去世的。她离开后,我也就没有心情再在英国待下去了,其实你知道的,我还是恋旧的,所以我还是回国了,我觉得在这里我才能找到一些亲切感。”
肖魅却还是沉浸在这个噩耗里,心情异常地沉痛。
“肖魅,我知道,不论如何,你们也曾经是最好的朋友,知道她的事情,你一定还是会难过的,不过她走的时候很平静,她觉得自己已经对自己生命做到了最后一分努力,所以她也不后悔了。”
肖魅双手交叉做祈祷状,眼睛里含着泪水,“我知道她很坚强,她一直是那么倔强不服输的一个人,什么事都要拼尽全力去争取,我只是不知道,七年来我知道她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她的死讯。”
“其实这么多年她也试图联系你,但是你一直躲着我们,”金旭言叹了口气,“时到今日,你还恨我们么?”
肖魅苦笑道:“人都已经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旭言,时间一向是让人遗忘的最好的工具,都这么多年了,我也经历了很多事,过往的事,我也不会怎么记得了。”
“对了,这么多年,你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丈夫是证券公司经理,刚刚生养了个孩子。”
金旭言微微一笑,“你生孩子了?记得你以前一直说你不喜欢孩子的。”
肖魅淡淡一笑,“那时还小,整天说些不负责任的大话,其实我生了孩子才觉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孩子的确是生命中重要的一环,如果缺失了那么她的生命是不完整的,旭言,呵呵,不怕你笑,现在我一天不见我孩子都难过得慌,就好像缺了什么似的。”
“你真的变了,”金旭言看着她,眼角带着淡淡的、隐含着忧伤的笑意,“女性柔和的特点在你身上可是越来越明显了,以前的你就跟个假小子似的,我可从来没想到你会说出这些话来的。”
“毕竟,你认识我的时候我才十几二十岁啊,可我们现在都快三十岁了。”肖魅一句轻轻的磋叹,两人想对无言,一瞬间感觉到了时光的无情,在一眨眼间,竟然已经过了七年,两个曾经最熟悉的人,到现在,竟真有陌路的感觉。
“对了,你先生是个怎么样的人,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去你们家拜访吗?我很想了解你现在的生活。”
肖魅淡淡一笑,“最好以朋友的方式,只要不提我们过去的关系,我想他还是很乐意交你这个朋友的。”
金旭言听出她语气里微微带的戏谑成分,知道她对过去的事的确已经放下了,微笑道:“看到你生活得好我就放心了。”
“怎么,难道在你想象里,我会生活得很差?是嫁个弱智的丈夫,一笑一口大白牙,然后拖着五六七个孩子,按个头高矮依次站开?”
金旭言忍不住大笑出声,笑过之后他不禁摇头道:“还是只有你知道怎么逗我笑,你知道吗?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么笑过了。”
“骗人吧你,这么多年,你过得不要太好,好得都快把我们这群老朋友忘记了吧?”
金旭言凝视着她,“不,肖魅,不管过多少年,我都不会忘记你的音容笑貌,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穿着那件红色的衣服,在冬天雪地里跌跌撞撞跑着的情景,那一幕,不管过了多少年,只要我一回想,就会很生动地出现在我面前。”
肖魅微微变了神色,倒并不是因为她为金旭言描述的情景感到多少动容,反而是她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回忆,她淡淡地说:“是吗?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时候不早了,我先生也该回来了,我该去婆婆家把孩子接回来了,就这样吧,再见了。”
“这么久不见,不多坐会吗?”金旭言眼里明显有眷恋。
但是肖魅却一点也不想再维系与这个人的丝毫暧昧,她站起身,往门口走去,不带一分迟疑。
只座位上的金旭言,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淡淡的一抹微笑。
肖魅不知道,在她和金旭言坐着说话的时候,周傲宇刚好开车经过,他的目光无意地掠过咖啡馆透明的玻璃,突然间失了神,只因他知道肖魅极烧外出,也没什么异性朋友,可是这个人看她的眼神,即使他隔了这么远还能感觉到不寻常,他是谁?不会是肖魅红杏出墙的情夫吧?
ap.
第二章 不速之客
肖魅抱着孩子回家,看到周傲宇在厨房忙活,她淡淡一笑,把孩子放到婴儿车上,蹑手蹑脚地走过,抱住周傲宇的腰,笑道:“今天晚上又做什么好吃的?”
“酸辣汤,也是你爱喝的。”周傲宇把汤端出来,放在桌上,装作有意无意地问道:“对了,你下午去干嘛了?”
“没干嘛,就在隔几条马路上的公园散散步,你知道,我没灵感的时候就会一个人出去走走静一静。”
“没遇到什么人?”
肖魅听他语气古怪,抬起了眼睑,“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周傲宇索性就承认,“是,我看到你和一个男人在咖啡馆里说话,你们很熟?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一个朋友?”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的朋友我有几个认识的?”
“那是你不想认识吧,我平时的社交活动你有几次一起出席的。”
“那是我不喜欢,你知道,在一群陌生人间,强作欢颜,让我觉得很奇怪。”肖魅耸肩道。
“我说你这样和世界隔离下去可不好。”
“我可没有隔离,我就是不喜欢虚伪的交往。”肖魅固执己见。
周傲宇也不试图与她真争辩了,知道这是他们两个人生观的差异,是无法勉强相同的,转念一想,怎么又被她岔开了话题了呢?于是说道:“嗨,老婆大人,你还没交代清楚,那个男人是谁呢?”
肖魅横了他一眼,“交代什么,大学同学,很多年没见刚好遇到而已。”
“就这样么?我看你他看你的眼神可没那么简单啊!”
“我说你当时在哪儿啊?连人家看我的眼神你都看得清楚?你当你是青光眼啊!”
周傲宇看她有点生气,也就不吃这莫名的醋了,笑着岔开话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