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19部分

而不见,处之泰然。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周斯涵已经无心再追问有关她身世的事,她伏在父亲怀里,呜咽着哭了出来。
“斯涵,你的确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是把你当成我亲生女儿疼爱的,再这么追究过去的事,有什么意义呢?”
周斯涵伏在父亲的怀里,感觉到他身上折射出的熟悉的混合着烟味、汗味和些许血腥味,那是她熟悉的味道,并不好闻却总能让她安心,她也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咄咄逼人追问过去的事了,即使知道了又也有什么意义?想到刚才可能失去父亲的后怕,,她就觉得,只要留住此刻,她还能做个伏在父亲怀里的乖女儿就好,她*在父亲的腿上,乖乖地点了点头。
“斯涵,你的性子,比我想象得更倔强些,这种性子不是说不好,只是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稍微让自己圆滑些没有坏处。”
周斯涵已经听不清父亲在说什么,她只是点头,只是想留住这一刻的静谧。
“斯涵,你的嫂子是个好人……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和她不和,你哥哥夹在中间也不好做人……”犹豫了一下,周平还是说道。
周斯涵突然怔了一下,她抬起头看着父亲,不知道父亲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心里有些微微地害怕,欲言又止,她不怕任何人知道她和哥哥之间的事,却只怕在父亲心里失去了那个乖乖的女儿的形象,她忽然发现,自己是那么渴望得到父亲的爱,并不逊于她想掠夺的哥哥的爱。
“斯涵,虽然你很少表现出来,不过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那么喜欢肖魅,不过她也难得了,你哥之前车祸,你妈现在的病,都亏着她照顾着,爸爸希望你们能相处得好些。”
周斯涵凝视着父亲,确信着他并不知道哥哥和自己之间的事,她在心里轻轻舒了口气,答道:“我会的。”她看着父亲,不放心地说道,“爸,我带你去里面包扎吧。”
“这么点伤势没事的,”周平站起身,还踹了两下椅子以示自己没事,他回望了一眼二楼,“你去照顾你妈还有小兰吧……哎……”他拍拍周斯涵的肩,目光里有了 巨星是怎样炼成的燃文沉重和倦怠,“斯涵,你也长大了,不能再是在爸爸和哥哥保护下的小女孩了,你该对你自己的人生有所承担了,和叶伟泽的婚姻爸也一直来不及好好问你到底是怎么了,不过接下来你就要一个人生活、照顾女儿了,所以你要学得坚强点,要更懂得怎么面对生活。”
“我懂的。”周斯涵觉得心一跳,随即眼睛有点酸涩,她背过身抹了泪,轻轻点了点头。
平看着娇弱的女儿,长叹了一口气,拖着伤腿,一瘸一拐地往回家的路上赶了。
周斯涵看着父亲的背影,觉得异常内疚,她凝视着父亲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外,再疲惫地转身上楼。
“斯涵。”肖魅站在楼梯拐角的地方等她。
“你站在这儿干什么?”周斯涵的脸上立刻覆盖上严霜,整个人都变得强势起来,她警惕地看了她一眼,突然站到她的位置,往下一看,刚好是她刚才和父亲说话的位置,她回身冷冷地对肖魅说道,“刚才你什么都看到了?”
肖魅点点头,“我看得出,至少你还关心你的父母,所以我们答应爸,化掉干戈怎么样?”
“想让我和你化掉干戈么?”周斯涵冷冷一笑,抬高了声音,“不可能!”
肖魅淡淡地说道:“你觉得还这样斗下去有意义么?一年前周傲宇就选择了我而不是你,现在我和傲宇有了爱的结晶,而小兰也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即使你不是他的亲生妹妹,可你觉得你还有赢的空间吗?”
周斯涵咬着唇不说话。
“斯涵,其实你本来可以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的,你为什么要一直被这层心魔覆盖着呢?你有没有想过,你对傲宇真的是爱情么?即使曾经是,那么现在还是么?你有没有想过,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真正地从这段错误的感情里走出来呢?”
“我对他的,从来就不是错误的感情,”周斯涵的声音并不大,但透着异常的坚定,“你想劝我放手,不会那么容易的。”
肖魅长叹一口气,“为什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执迷不悟呢?”
周斯涵阴沉着脸不理她就往楼上走去,但肖魅挡住了她的路,“我要看小兰了,你让让。”
“如果你还惦念着你的女儿,还为她着想的话,也该为她想想,你这么不负责任地把她带到世界上来,你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成长,有没有考虑该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呢?”
周斯涵冷冷地抬头看了她一眼,“肖魅,我和我哥哥只是因为一个错误而没有开始,如果他早点知道我不是他的亲生妹妹,他一定会娶我的!而现在,他知道了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他一定会重新衡量我和他的关系,该考虑的是你而从来不是我!”
“你说什么?”肖魅微微变了颜色。
周斯涵冷笑道:“你以为我去美国的这一年他就遗忘了我,全心全意地去爱你了么?不,他一直记着我,否则你问问,在我生日那天他在哪里?他是不是在外滩给蛋糕插蜡烛?那是过去八年我生日一直庆祝的方式。我和他,才是生活在一个世界的人,而你永远无法介入我们的世界。”
ap.
第十九章 混乱的人生
第十九章混乱的人生
肖魅坐在刘如眉的床边,黑暗勾勒出她瘦削的身影,月光散散地落在病房里,她的脸色也淡的如那残月一般。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呢?”黑夜中,她冷冷地笑,月光掉落在她的眸子里,更是寥寂,她觉得有些冷,于是站起身,取了件衣架上的衣服披在身上,却还是无法驱赶走内心深处的冷意,她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母亲,确信她没有什么事,于是推开门下楼。
她把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走到附近的一个便利店,买了一瓶温热的奶茶,然后付账离开,她推开便利店的大门时,轻轻仰首,望着挂着一轮寒月的天际,轻轻叹了口气,冰冷的水汽就在她的口气下冻成了雾。
肖魅淡淡笑了,垂下头,任黑色的长发蔓盖了视线。
肖魅带着奶茶从医院一层经过,往二层病房走去,却被一个人叫住:“肖魅,这么巧?你也来看病?”
她回过头,看到正在打点滴的金旭言,她怔了一下,想想还是走了过去,坐在他身边那个空位置上,“怎么了?”
“有点烧。”
“多少?”
“三十九度。”
“这么高?”肖魅微微张了张唇,随即张望左右,“怎么没人陪你来挂针?”
金旭言苦笑道:“孤家寡人一个,又是深更半夜的,能麻烦谁呢?再说只是发烧挂针这点小事,我还能搞定。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熬夜喝咖啡胃痛?”
“哦,不是,”和金旭言说话,肖魅总有点魂不守舍,她回过神来,连忙摇头道,“不是,是我婆婆病了,我来守夜的。”
“这样,你婆婆没事吧?”
“是高血压一时没控制住,现在应该稳定了。”
“哦,”金旭言伸出手,很自然地抚了抚她的黑眼圈,“看你又熬出黑眼圈啦,你现在可不年轻了,不能和以前一样总是熬夜了。”
肖魅有些不自然地推开他的手,坐得稍微远了点,说道:“我知道……那我先上去了。”
“哦,好吧。”金旭言眼神里有了明显的失望,但他脸上还是带着温文的笑意。
肖魅本已经站起身,可是一回首,看到金旭言这样的眼神,突然想到那么多年前他们每一次分手,金旭言都是这样,虽然舍不得,却总是会说“好的”,他会一直望着她,直到她走得很远,他的眼神也是和现在一样,尽管舍不得,却总是会克制着自己的失望,微笑着看她前行。
她环顾空落落的房间,三三两两地散落着几个人,金旭言一个人坐在那里,显得格外孤清。
“对了,刚买了热奶茶,你要不要喝喝暖暖胃?”肖魅把刚买的热奶茶抛给他。
金旭言扬起了暖暖的笑靥,“我记得那个时候你看了那本《一杯热奶茶的等待》,就特别喜欢在冷的时候喝奶茶,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你总是会去买两罐热奶茶,你一罐我一罐,我们在图书 乡村妹儿苏小北燃文馆一边看书一边喝。”
肖魅微微皱起了眉,“旭言,这些过去的事你不要再提了好吗?”
金旭言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资格再提,可是对我来说,那些记忆却像就在昨天发生那样清晰,也许是人老了,总是喜欢回忆过去的事,现在才知道,过去那些清澈的时光是再也回不来了的。”
肖魅杵在那里,既没有回身,也没有上楼,她的心绪有些凌乱,金旭言那番话勾起了她的记忆,在她心底某处飘荡着莫名的细细的忧愁。
“可我也知道过去的事无法挽回,我已经受到了报应,”金旭言长长叹了口气,他看着肖魅,眼神中涤荡着温暖,“肖魅,我祝你幸福。”
肖魅依旧没有回身,却开口问道:“你说的报应,是指晓杉吗?”
金旭言摇摇头,“我最大的报应,是永远无法获得你的原谅。”
肖魅全身震了一震,嘴唇微微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她疾步走出挂针的房间,往二楼奔去,她米黄铯的大衣在黑夜里掀起一轮海波。
金旭言无奈地笑笑,握紧了手心的那杯热奶茶,那股熟悉的温暖的味道,渐渐浸滛了他全身。
是夜,周斯涵伴着女儿在家里的床上躺着,卫生间响起开灯、倒水再关灯的声音,她知道是父亲洗好脚准备上床睡觉,她听着父亲走动的时候前后脚落地声音明显不一样,她转了个身,背对着门,觉得眼睛有点酸酸的,她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甚至包括了自己糊里糊涂和叶伟泽有的这个女儿,无缘无故地去美国,然后又这样地回来,她开始不明白了自己做这一切的意义,为什么当初自己像着了魔一样去做这一切,可是自己又得到了什么呢?
也许是第一次,周斯涵不得不对自己的人生做出反思,她这么多年一直把生活的意义牢牢地系在了周傲宇的身上,当她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失去周傲宇时,她就迷惘了,她不知道自己接下去该如何生活。
“神啊,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呢?”周斯涵走下床,跪到在桌边,月光如水沐浴在她的身上,此刻的她圣洁得仿佛圣女,那些丑陋的罪恶仿佛都不属于她,如果所有的罪恶可以停止在此时,如果,如果。
女儿的哭声让她回到了现实,周斯涵起身,走回床边,抚着女儿稚嫩的小脸,一滴眼泪掉了下来,“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你的妈妈是个太糟糕的妈妈,她不懂得怎么规划自己的人生,她把自己的人生弄得一团混乱,现在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生活正常起来!有这样的妈妈,以后你该怎么生存呢?”
小兰越哭越响,搅乱了周斯涵的心神,她的手放在女儿的脖子上,在那一瞬,她真的想掐死女儿,让她们都获得永远的解脱,但是她混乱的心神被周平一句:“斯涵,小兰怎么哭得这么厉害,是不是伤口发炎了?”而打乱,当周平推门进来的时候,她的手无力地垂落了下去。
ap.
第二十章 意外重逢
第二十章意外重逢
周斯涵打着哈欠在早餐店门口买早饭,她是个对口味十分依赖的人,十几年来她一直喜欢这家早餐店的口味,即使人再多,她也会派队等到自己要买的早餐为止。
昨天晚上小兰的伤口有些轻微的发炎感染,当她和父亲抱着小兰跑到附近医院时,医生说幸好及早赶过来了,晚了发炎严重的话对这么小的孩子影响是无法预计的。
周斯涵看着拿着单子在验血室和诊断室跑来跑去、腿脚还明显不灵便的父亲,她觉得鼻子有点酸,那种在父亲受伤时就不曾消除的愧疚感那一刻又深深萦绕着她,她想到了自己回来后父母一句话也不敢多问她,尤其是母亲,处处陪着笑脸,生怕伤了她的自尊心,母亲身体不好,但还是帮她带着孩子,自己那么大了,非但不能赡养父母,还要他们为自己这样地操劳,那一刻她一直被对哥哥固执的爱情蒙蔽的其他感情突然都涌了出来,她真切地觉得自己那么多年所做的事恐怕都是错了的。
对于其他人,有了那一瞬的觉醒,也许就会放弃那些错误的固执,真真正正地为自己的人生规划一次。
但是对于周斯涵来说,她对周傲宇的爱已经浸滛了太多年,那些包含了对兄长的依恋、对异性的爱慕的复杂情感混杂其中,固执如她,已经无法抽离,所以尽管对于父母有着歉疚,却实是无法放弃对周傲宇那样的感情,更何况现在她知道了自己和周傲宇没有血缘关系,这么多年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问题已经消弭,让她又怎么甘心放弃?
可是,尽管她告诉了周傲宇她不是他的亲生妹妹,周傲宇冷漠的表情却让她心冷,仿佛她是不是他亲生妹妹已是无关紧要。
她当然不知道周傲宇在知道真相后心里起过的那些波澜,只是面对着她,他必须得故做冷漠,他不能给她更多的希望,因为他必须对他的家庭负责。
“没事了,斯涵,我们带小兰回去吧。”周平拿到小兰最后的报告,对着女儿说道。
“爸,对不起。”周斯涵低下了头。
周平楞了一下,随即宽许地一笑,“傻孩子,对爸爸说什么对不起呢?”
“爸,如果我有用点,现在这个年纪就该我照顾你而不是你照顾我还有我的女儿了。”周斯涵眼圈红了。
“傻孩子,对父母来说,无论孩子多大,都还是孩子啊,何况,”周平长长叹了口气,脸上的皱纹似乎又深了一些,“我对你们是有亏欠的,以前我一直扑在自己工作上,以为自己这样做很伟大,很值得,后来才知道其实自己是对不起对自己最重要的人,我真的是做错了啊……”
“爸,”周斯涵腾出一只手,挽住他的臂膀,“你没错,在我和哥哥眼里,你一直是那么伟大的。”
周平苦笑了一下,“其真正伟大的是你妈妈啊,她一个人撑起这个家不容易,她苦了一辈子,现在好不容易有点清福可享,想不到……”他皱起了眉,那种彻心的苦让他的皱纹更深。
周斯涵站在队伍里,想着父亲当时的表情,心不禁痛了一下,闹腾了一夜,已经快天亮了,她索性也就没有睡,出来买了早饭。
“老板,我要两杯豆浆,两份炊饭。”好不容易轮到她,周斯涵朗声说道。
“对不起,小姐,豆浆只有一份了。”那老板略带歉意地说道。
“什么?”周斯涵两道柳叶眉竖起,“我排了这么久,你告诉我豆浆卖完了?”
“要不您换豆腐羹吧?”
“不要!我要喝的都是豆浆,为什么要换成豆腐羹?”
“其实豆腐羹味道也不错……”
“你这老板怎么这样!我要的是豆浆,听见没有?”
“可是豆浆卖完了!”
“你!”
“扑哧”旁边一个年轻人听得笑了起来,然后把自己手里的豆浆递给她,“既然这位小姐一定要喝豆浆,那就把我这份给她吧,反正我喝豆腐羹和豆浆都没关系。”
“谢谢。”周斯涵面无表情地接过,口里说着“谢谢”,可是脸上却没有一点感激的表情。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帮了你的忙你怎么连点感激的表示都没有呢?”
周斯涵的眼睛只注视着师傅在包炊饭,连抬眼看都没有看他一下,冷冷地说道:“我刚不已经说过‘谢谢’了吗?”
“小姐,你大概还不知道感谢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吧?真正地感谢别人不是冷冰冰地说声‘谢谢’就可以的,你要发自内心的给个笑容,然后说一声……”
重生王者传说帖吧
“你这人啰不啰嗦?”周斯涵不等他说完,霍然抬头,冷冷地正想数落他,可是她的眼睛一落到他身上就愣住了,“夏洛飞?”
“嘿嘿,看来你记忆不坏嘛,一别这么多年,没有不认识我啊!”夏洛飞嬉皮笑脸的。
周斯涵顺手接过她的早饭,跟他一起往外走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个就早啦,来了也有大半年了。”
斯涵点点头,猛然又拉长了脸,“你刚才就认出了我吧?说那么多是不是故意调侃我?”
“是啊,呵呵,看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冷冰冰的,老实说,你长那么漂亮,不带点笑容是很可惜的啦。”
周斯涵看了他一眼,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以她的美貌,自然一直是不乏追求者的,只是每当那些男生故意和她搭讪接近时,她是一直觉得反感的,可是夏洛飞这么和她嬉皮笑脸的时候,她却并不觉得反感,就和当初一样,她对他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对了,你鼻子好多了吧?”周斯涵也不知为何,突然问道。
夏洛飞有点意外,他摸摸鼻子,目光里流露出若有所思的光芒。
“怎么了?”周斯涵听他不说话,于是追问道。
“哦,没什么。”夏洛飞笑了笑,“不过这里可是留了道坎呢?你说我那么英俊的脸蛋破了相,可怎么补偿呢?”
周斯涵又拉长了脸,“你不会想追究我哥哥吧?”
夏洛飞明明看她还脸上带着笑意,马上又阴云密布了,心想这丫头还真是喜怒无常,立刻摇头,笑道:“别那么没幽默感啦,要追究我早追究了。对了,这些年你还好吧?你哥哥还好吧?”
周斯涵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淡淡的笑靥映在她脸上,虽然还带着疲态,却已经美得让人迷炫,“我们都还好。”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小区里,夏洛飞打量四周,喟叹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还是住这里啊,我记得我大学时候还来过呢!”
“恩,哥哥有了自己家庭,已经搬出去。”
夏洛飞察言观色,看她虽然说得平淡,可是神色却有些微微的黯淡,他心中明了,却装作不知情,笑着问道:“这样啊,傲宇那小子,看起来一副花花公子范儿,却还是迫不及待结婚了呢!对了,你呢?大美女斯涵,一定很多人追求喽!”
周斯涵眸子里掠过黯然,但却不在意地笑笑,“是,我结婚了,有个一岁的小女孩,不过,我又离婚了。”
“怎么会这样呢?”夏洛飞做讶然状,“你这么漂亮的姑娘,谁居然这么有眼无珠,把你抛弃啊?”
“这是双方的选择。”周斯涵走上台阶,站在电梯前面,回眸对夏洛飞一笑道,“怎么,你想不想还来参观我们家?”
“既然这么巧遇到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夏洛飞理所当然模样地跟了过去,站在她身边,一起等着楼梯,却还是问道:“是吗?既然这么快就离婚,当初怎么会决定结婚呢?做这个决定会不会太草率?”
“当初结婚就是草率,所以离婚是迟早的事,与其拖着让大家都痛苦,不如早点割断比较好。”
电梯到了,二人一起走了进去。
“恩,你对感情倒很干脆。”夏洛飞赞扬道。
周斯涵苦笑了一下,心道为什么她对哥哥的感情就是没办法那么干脆地割舍呢?
电梯很快到了,夏洛飞和她一起到房间门口。
“我敢说爸看了你一定很吃惊。”周斯涵眨眼笑道,表情很调皮,就跟她这个年纪的女孩一样,可是连她也很吃惊,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了,她也不知道夏洛飞有什么魔力,在她身边自己总能觉得特别的放松和开心。
“对了,伯母在家不?我还特别怀念她的饭菜呢,她的玉米烙真好吃。”夏洛飞说着,仿佛已经吃到了香甜的玉米烙似地,拿舌头舔了舔嘴唇。
周斯涵表情一黯,“我妈妈住院了。”
“住院?怎么会?”
“她高血压一下复发了……”周斯涵说得吞吐,她内心在那一刻多了许多愧疚,她也想到了母亲这么多年的操劳,而自己却什么忙也没帮上,现在母亲在住院,陪在她身边的是肖魅,而不是自己这个女儿,她更觉得难过。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夏洛飞道歉道。
“没什么,又不关你的事。”周斯涵坚强地扬起了笑靥。
两人说话间,周平拉开了门。
ap.
第二十一章 相处的能力
第二十一章相处的能力
“我渴了……”
清晨,肖魅被刘如眉的声音叫醒,她慌忙起来,挪到她床前,“妈,你要喝水吗?好,我这就去拿。”
她腾得站起身,一件衣服“哗啦”落地,同时一个小罐子摔在地上。
肖魅楞了一下,弯腰捡起,认得正是自己昨天晚上买的那种奶茶,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机短讯,发现了一条来自金旭言的消息。
“谢谢你的奶茶。这一罐就当我还你的人情。”
她拾起那件掉落在地的衣服,米黄铯的西装,正是金旭言昨天晚上穿的。
“傲宇,傲宇来过吗?”
肖魅楞了一下,随即领悟,金旭言披在自己身上的是男装,难怪周母会以为周傲宇来过,她不想惹她疑心,于是答道:“大概吧……大概看我们都睡着了,所以又回去了……妈,你不是渴了吗?我这就去拿水。”
肖魅心急火燎地冲出去拿水,走到半路才发现自己没拿杯子,不禁苦笑了一下,又折回去拿了杯子,倒了水再回来。
肖魅喂周母喝了水,问道:“妈,你饿吗?我去买早饭。”
周母摇摇头,只是指了指身后的枕头,示意她要坐起来。
肖魅立刻扶起她,拿个枕头垫在她腰上。
“肖魅,你是个好媳妇,妈知道。”
肖魅听她突然说这个,楞了一下。
“傲宇这孩子,有时候做事没谱点,但其实他是个很好的孩子,他对父母很孝顺,也疼爱他的妹妹,更加疼爱你和孩子……”
肖魅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妈,你别说了,我知道。”
“还有斯涵,小时候她爸爸总是不在,所以我和傲宇可能把她宠得厉害了些,有时候她的确很任性,但请你看她年纪小的份上,多包容她。”
“妈,我知道。”
周母却猛然握住了她的手,神情严重得让肖魅有些害怕,“肖魅,答应妈一件事。”
“妈,什么事都等您病好了再说吧?”
周母摇摇头,“我这身体,谁知道会不会一下子就去了呢。所以什么话都说前头比较好。”
“妈,不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肖魅皱住了眉。
“肖魅,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事,不要离开傲宇,好吗?”
肖魅楞了一下,她直直地看着周母,似想知道这个一直沉默寡言的母亲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但她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自己要让这个善良慈爱的母亲伤心吗?她摇摇头,对母亲说道:“放心吧,妈,除非万不得已,我不会轻易离开傲宇。”——肖魅这么说,其实已经给自己留下了退路,她心说,如果傲宇真的要和斯涵在一起,那么就是“万不得已”吧。
刘如眉没意识到她在和自己玩文字游戏,舒了口气道:“那,妈,就放心了。”
“妈,我去买早饭吧。“肖魅 网游之侠义天下燃文挣脱了她的手,有点像做贼似的,快步走出了病房,直到走出医院,她才重重地舒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何,现在让她许下这样的誓言,就如同将一块石头压在她心底,让她十分压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
难道我想离开傲宇了吗?她对自己说。
当周平看到夏洛飞时,愣了很久,毕竟当年他只是在处理周傲宇打人时匆匆见过他几次,而那个时候他的脸上多半缠着纱布,事隔那么多年,他怎么认得出他??于是问周斯涵道:“斯涵,这位是?”
“哦,爸,他叫夏洛飞,是哥当年大学同学。”周斯涵微微一笑。
“哦,这样啊,欢迎,”周平拉开了门,让他们两个进来。
夏洛飞环顾四周,“这里还真是没怎么变啊。”他的目光落到在里屋的小兰身上,脸上露出很欢喜的笑靥,走过去抱起她,“好可爱的孩子啊,斯涵,这孩子长得像你,以后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周平在一边看着,不免觉得夏洛飞太“奔放”了些,哪儿有第一次上门来就这么把别人家当自己家的?
“爸,洛飞哥以前一直在我们家玩的,他和哥感情很好的。”周斯涵看出父亲的不满,立刻解释道。
“这样啊。”周平才有些释然,他微微一笑,“你们年轻人聊着吧,我老头子先去吃早饭了。”
“恩,伯父吃饱点啊。”夏洛飞又开始没上没下了。
周斯涵忍不住娇嗔道:“你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呵呵,你不是还叫我哥哥么?所以啊,对着可爱的妹妹和小侄女,我怎么会把自己当外人呢?”夏洛飞一副非常喜欢小兰的样子,不住逗弄着她,而小兰似乎也喜欢这个叔叔,“咯咯”地直笑。
“对了,斯涵,我回国开了家心理诊疗所,有空来参观。”
“心理诊疗室?”周斯涵有些意外。
“对啊,我后来改读心理系了,专给别人解决心理问题的。”夏洛飞笑眯眯地说道。
“这样吗?”周斯涵一歪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个上午夏洛飞逗留了很久,周斯涵把他送走后,周平对女儿说道:“他倒也是个不错的人呢,斯涵,我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他?”
“爸,你说什么呢!”周斯涵红晕上脸,“我跟他只是刚碰到而已,何况我一直只是把他当哥哥。”
周平笑了笑,便没插嘴。
周斯涵回到自己房子,抱起了小兰,问道:“小兰,你喜欢夏叔叔吗?”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不太与人交际,身边也没什么朋友,而夏洛飞,可以说,是她人生中第一个朋友,而现在,他似乎也是唯一一个还能让她笑的朋友,和他在一起,她总是觉得很开心,而她能感觉到夏洛飞也很愉快。
“其实,是不是除了哥哥之外,我还有能和别人相处的能力呢?”她第一次觉得迷惑了。
ap.
第二十二章 猜疑
第二十二章猜疑
“洛飞,我第一次那样强烈地想要离开斯涵,就是一种非常不想负责任的想法,一种‘她以后怎么样都和我没关系’的想法。”周傲宇躺在椅子上,倾诉着自己的想法。
“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想法呢?”夏洛飞淡淡地问道。
“当她告诉我那个秘密,其实小兰并不是我的孩子,而真的是她和叶伟泽的孩子的时候。”
“怎么,你以前以为那是你和斯涵的孩子?”夏洛飞心一跳,但还是保持着极度冷静的态度问道。
“是,因为她曾经……”周傲宇犹豫了一下,但基于他对夏洛飞越来越信任的心理,他还是坦然说道,“在我酒里下过miyao,其实我也不确定我和她有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但是当她告诉我她怀了我的孩子后,我几乎要崩溃了,我想她不知道我这一年受的心理煎熬和折磨,所以当我发现小兰不是我孩子后,我觉得那一种被最亲的人骗了的感觉,让我无法忍受。”
“所以,她骗你她有了你们的孩子,她为什么这样做?”
“因为她恨我离开了她吧!她想让我永远活在她为我制造的地狱里。”
“为什么你觉得那是地狱呢?那也许只是她对你的过度依赖和爱而已。”
“如果爱会变得这么可怕……那么就是地狱,我妈因为我们的事躺在医院里了,我爸也被车撞伤了,我的确很怕我身边的人再受到这样的伤害,可是她还是那样不依不饶地缠着我……洛飞,我觉得恐怖。”
“恐怖?”
“是的,我不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事,我不知道我的心脏还能不能坚强到承受她说做一切带来的后果。”
一个下午,夏洛飞都很安静地听着周傲宇的陈述,只是这一次他的恐惧盖过了他的忧虑,他以前所担忧的对周斯涵的爱情现在发展成了对她疯狂行为的恐惧和疏离,他的感情里带的更多是憎恨。
“傲宇,”在听他说完后,夏洛飞给了他很长一段的冷静时间,然后开口道,“听我说,如果问题仅仅是你对周斯涵过度的关注和爱的话,那还是很好办的,因为我感觉得出来,你的世界里多了肖魅和小俊后,你的感情已经有了正常的转换渠道,你对周斯涵的感情本来可以向着健康的方向走去。而现在,你却开始憎恨和厌恶她,这恐怕并不是一个好的开端,这无疑还会让你陷入以前的圈子,那就是在情感上过度地关注她。”
“那我该怎么办?”
“你说你最近才知道周斯涵其实不是你亲生妹妹,对吗?”
周傲宇点点头。
“也就是说,其实现在你可以在感情上,把他当作一个你的陌生人,不再把她当作你的妹妹,你试着从这个角度上去想想看?”
周傲宇闭上眼思索着,突然间让他不承认周斯涵这个妹妹让他很不习惯,当他把周斯涵当成一个陌生人时,所有爱恨都被删除,他的内心忽然空落落的,但却又有着超乎寻常的平静 英雄无敌之崛起sodu。
当他再睁开眼时,他觉得自己面临了一个新的世界。
“怎么样,轻松很多了吗?”夏洛飞问道。
周傲宇点点头,“整个人忽然就轻松了。”
“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吗?”
“以前我把自己放在斯涵的世界里太过重要的位置,我以为她离开我不行,所以我也承担起她生活的所有方方面面,可是忽然间,我才知道,原来我已经可以放下她了,当我决定把她当成一个普通人对待时,我觉得就像卸下了很重的负担,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傲宇,”夏洛飞满意地笑了起来,“我敢说你对你妹妹的心结已经打开了,现在就是斯涵的问题,要让她也彻底放下你才行。”
“那……我该怎么办?”
夏洛飞莞尔一笑,“放心吧,我有我的办法可以处理,你就好好关心你的老婆孩子去吧。”
周傲宇回到家,看到正洗好澡在吹头发的肖魅,于是关切地问道:“妈那边没什么吧?”
“恩,爸在那里照顾着,已经没什么事了。”肖魅说完,又继续吹头发。
周傲宇在她身边站了一会,觉得挺没意思的,于是说道:“你不打算问我这些时间去哪儿了吗?”
“恩,你去哪儿了?”肖魅顺着他的话语问。
“最近我都在看心理医生。”
魅淡淡地回答,并不意外的表情。
“医生说,我已经差不多康复了。”
“是吗?那很好。”肖魅吹干了头发,走出浴室,坐在沙发上。
“你最近对我很不关心?”
“哦?是吗?”肖魅翻开一本杂志浏览着,头也不抬地回答,“大概是家里发生太多事,我没办法把注意力都放在你身上的缘故吧。”
周傲宇心说:是因为金旭言回来,所以你没办法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吧!尽管他有这个想法,但他并没有立场去指责她,因此他沉默了。
周傲宇走到卧室,拉开衣橱想换件衣服,却无意间看到一件陌生的米黄铯西装,他顺口问道:“这件衣服是什么时候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哦,那件啊,是一个朋友的,他借我披了一下,所以我拿回来洗了打算还给他。”
周傲宇暗自拿那件西装比了比,再回忆了一下金旭言的身材,他的身材大致就是穿这样比例的衣服,他捏着衣服,不禁妒心又起。
“傲宇,你换一下衣服,晚上你去陪夜吧?”
“恩,怎么?”
“爸毕竟上了年纪,又有腿伤,还是你去陪一夜比较好,明天我再替你。”
“好吧。”周傲宇看了她一眼,神情落寞:她是不是不希望我在家?他也懒得换衣服,有点赌气地说道:“去了!”见肖魅也没有反应,就重重摔上门走了。
肖魅听到关门声,微微抬起头,一抹笑意若有若无地挂在脸上。
ap.
第二十三章 幻灭
第二十三章幻灭
周斯涵带着孩子去医院看完母亲时,正好遇到了换班而来的周傲宇,他们彼此望了一眼,彼此竟然都觉得尴尬。
“哦,妈,我想抽根烟。”
“妈,我先回家了。”
两个人竟然同时找借口,话音一落,两人对望一眼,气氛更加尴尬了。
周母看在眼里,只能深深叹了口气。
“斯涵,妈有我照顾着,你放心吧,你还是……带小兰先回去吧,小孩子不应该太频繁在医院里。”周傲宇敛了神色,强作镇定地说道。
斯涵慌忙站起身来,抱着女儿往外走。
“哎,斯涵,你先留着吧,这里就我们母子三个人,妈就把话说明了吧。”刘如眉叹息道,“你们从小感情就很好,这点是一直让我欣慰的,但是随着你们年龄渐长,你们还是那样形影不离……我虽然担心,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我只但愿这是我的多心,可是那天我听到你们的对话……”
周傲宇和周斯涵都沉默了,双双低着头,避开了彼此的目光。
“傲宇,”周母泪眼婆娑地望向他,“你告诉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傲宇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望向母亲,说道:“妈,因为我比斯涵大八岁,小时候她一切都是我照顾的,对她来说,我难免又是兄长,又充当父亲般的角色,结果我对她照顾得太多了,是我害得她没有了和外界正常接触的能力,害她只能依附我。所以,斯涵才会错误地觉得她喜欢我,甚至撒谎说小兰是我的孩子来牵绊住我。不过,妈,你放心吧,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我和斯涵,永远都是最好的兄妹。”
周斯涵听到“兄妹”二字,轻微地颤动了一下。
“其实,”周母有些为难地说道,“妈也许是做错了。以前我一直不肯说斯涵的身世,是我怕斯涵会因为觉得自己不是我们亲生的孩子而难过……可是如果我早点说,其实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们可以在一起,这样是不是更好一点?”
周傲宇看了周斯涵一眼,又扭头看向母亲,淡淡地说道:“妈,你别说了,这些都过去了,你忘记了我已经结婚了有孩子了吗?而斯涵她还年轻,我相信她迟早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周斯涵的脸色微微发白,但她一直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周母看着二人,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气氛陷入了沉寂,还好小兰的哭声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
“小兰哭了,大概她也不习惯这里的气味吧……斯涵,你还是带着她回家吧。”周傲宇找到了个合适的借口,于是说道。
“好吧。”周斯涵抱着孩子的手蓦然收紧,她没有反驳,转身走了。
“傲宇,你去送送她吧。”周母一向心疼这个养女,看她那么伤心的样子,于心不忍,于是对周傲宇说道。
“妈,她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我送了吧?”周傲宇却推脱。
“傲宇!”周母有些生气了。
“好吧。”周傲宇不敢 九龙重生全文阅读违逆母亲,跑了出去,追到正在往楼梯口走的斯涵。
“斯涵!”他叫住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