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22部分

她也没看见什么,于是耸耸肩,就往家里走去。
“傲宇,我回来了!”肖魅大开门,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却不料映入眼帘的是周傲宇一张冰冷的脸。
“你怎么了?”肖魅有些忐忑地问道。
ap.
第三十四章 争执
周傲宇的脸色很难看,他瞥了一眼抱着周俊、看气氛不对偎在墙角的月嫂,强忍住怒气,对她说道:“今天你先回去吧。”
“可是,晚饭……”月嫂有点犹豫,“我还没做呢……”
“我们晚上出去吃。”周傲宇冷冷地说道。
月嫂又挺犹豫地看了肖魅一眼,看她也不说话,于是把小俊放在卧室的婴儿床上,这才轻手轻脚地出门去了。
肖魅走近周傲宇,“出什么事了?是斯涵吗?”——在她印象里,大概也只有周斯涵会让她和周傲宇的关系陷入僵局。
“斯涵是不是又做什么事了?”肖魅见他不说话,忍不住追问道。
周傲宇摇了摇头,冷冷地说道:“不,是金旭言。”
“金旭言?”肖魅心里登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来干什么?”
周傲宇就又沉默了,他的眼神里燃烧着屈辱的光芒。
“他说……了什么?”肖魅从周傲宇的眼神里已经捕捉到了她最担心的信息,她不禁退了一步。
“他说了有关于你们孩子的事。”
肖魅的脸色登时灰败,“他……他怎么可以这么做?”
“肖魅,”周傲宇愤怒地扬起下巴,“你不是说和我坦诚的吗?为什么却隐瞒了这最重要的事?”
肖魅不禁退缩,“我是怕说了……你接受不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让我面对着金旭言好像一个傻瓜!”
肖魅满腹的委屈,眼泪在眼眶里不住地打转,但她努力噙着没让它们流下来,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却偏偏死撑着不肯认输,“那么你呢?斯涵的事你不也没告诉我吗?你不是让我面对着她像个傻瓜吗?”
“周斯涵”这三个字是周傲宇的死岤,他一被击中就如同躺着的海龟——怎么做也翻不了身,他脸色一黑,“可是……”
“可是什么?”肖魅扬起了尖尖的下巴,“为什么只许你对我有隐瞒?而我却不可以呢?更何况那都过去了!傲宇,我们不是说过忘记过去的事重新再开始的吗?”
“可是那真的过去得了吗?”周傲宇的眼里有了一丝迷惘,还有无法平息的愤怒,“即使你认为它过去了,可是金旭言并不这么认为啊!他还不是找上门来,说要弥补你、带你走么?肖魅,你老实回答我,我是不是只是你的一块浮木?如果你真的想跟他走,我不会阻止你的!”
肖魅本来心存歉疚,但被他几句话却激起了怒气,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当初是谁想把我们的婚姻当作浮木的?”
周傲宇冷冷地看着她,“肖魅,你终于还是说出了心理话对吗?其实你一直是介意当初我为了躲避斯涵才跟你求婚的对吗?”
“难道我不该介意吗?”肖魅反诘道。
“你该,你应该。”周傲宇的笑容苦涩里带着自嘲。 亚斯洛之催眠师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
肖魅看到他这样的神情又有些心软了,这件事怎么说的确是她不对,周傲宇又是个人如其名这么傲的一个人,被金旭言这样一激将是很难再保持着平静的,但要她服软又一时拉不下这脸,她犹豫了一下说道:“对不起,这件事我是该早告诉你……但我真的是怕你接受不了,傲宇,我们的婚姻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我真的不忍心去破坏它。”
但周傲宇的脸还是惨白惨白的,估计是被金旭言和肖魅连番“践踏”后受的刺激实在不小,一时恢复不过来,他跌坐在沙发上,一挥手道:“因为斯涵的事,我们的婚姻一直没办法平静下来,我想你之所以没有离开就是因为那个男人没有回来吧?现在他回来了,而且那么殷切地想和你复合,他有学识有地位,如果你要走,我也不会阻止你的!”
“周傲宇!”肖魅真的是怒了,她一指卧室,“你倒说得轻巧,那小俊呢?小俊怎么办?你以为这段婚姻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吗?”
“小俊还小,他还不知道他的亲生妈妈是谁……可是……”周傲宇想到刚才那个小孩子的眼神,不禁痛苦。
“周傲宇,原来你已经给他密谋找后妈了?”肖魅的自尊心大受打击,一时也没有仔细去体会他说这话时伤痛的表情,恶毒的话已经脱口而出,“让我猜猜,那位幸运的女士是不是周斯涵?”
周傲宇勃然大怒,“肖魅,你还是不相信你我吗?洛飞也是你找回来给我做心理治疗的!我已经为此作出很大努力了,你究竟还要我怎么做?”
肖魅看到他那么大火,心里不禁也有些怵,她不想把她和周傲宇的关系弄到不可收拾,于是叹了口气说道:“傲宇,我不想你做什么……我只是不想再让过去的事纠葛到我们中间了。”
“我看那是不可能的……”周傲宇苦笑道,“那些事是不可能说过去就过去的,肖魅,一个错误就足可以毁掉一个人的人生啊!”
肖魅正要说什么,突然间周傲宇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他不得不终止他和肖魅的谈话,接起了手机,电话那头是父亲惶急的声音。
“傲宇……斯涵在超市偷窃被抓了!”
“什么?偷窃?”周傲宇简直觉得那是天方夜谭。
“今天是你妈出院的时间,我必须要去医院接你妈,所以只好让你去保释斯涵了……而且我怎么也不可以相信,家里又没有缺钱,斯涵偷东西干什么呢?”
“恩,我知道了,”周傲宇安慰父亲道,“也许只是误会呢!您安心地去医院接我妈吧,公安局那边我去搞定……是哪个公安局?……哦,我知道了。”
肖魅在一边听着,待周傲宇挂了电话,她有些惊惶地问道:“又出了什么事吗?”
“恩,”周傲宇点点头,“肖魅你在家照顾好小俊,我去去就来。”他穿上外套,以不容人质疑的速度冲了出去。
ap.
第三十五章 偷窃
肖魅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么冲了出去,而她只能坐在家里等待消息,她看着婴儿床上的小俊,突然想到自己该为他准备些吃的了(因为肖魅身子过瘦,奶水不足,一直是母|乳|配着奶粉给孩子吃的),而且月嫂又被周傲宇支开了,过会他回来总得吃晚饭的,于是她就起身到厨房,先给孩子泡了瓶奶,正准备烧晚饭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可是她一听到对方的声音就差不多已经火冒三丈,几乎就想立刻挂了手机。
“肖魅,对不起。”但金旭言却总懂得以不变应万变的道理,他以他那带着磁性的声音,带着一丝丝忧伤地向她说着抱歉,这让光火的肖魅也不能马上挂了手机了。
“我知道我突然这么去找你先生是很冒昧,肖魅,我本来也以为我可以放下我们当年的感情,你已经找到了你的幸福,我应该为你祝福的。可是这些日子的接触,让我越来越割舍不下……”
“你以为你是谁?琼瑶吗?!”肖魅却已经懒得听他文绉绉的话,大吼道,“金旭言,你别再给我戴着情圣的面具就能让我原谅你,你当初为什么选择晓杉,我一直碍着你的面子没给你挑明,你不就是贪她有钱吗?没错,晓杉人又漂亮又有钱,你选她我也能理解,换作我估计也会动摇的,但是你选择了也就选择了,别再回来破坏我的生活了可不可以?”
手机那头没有说话,金旭言一副任你骂任你打的德行让她没了脾气。
过了一会,金旭言才开口道:“如果你真的幸福,我是不会打搅的。可是肖魅,你真的幸福吗?”
肖魅被他的言语击中,但她还是不愿在金旭言面前承认什么,她说道:“我幸不幸福关你什么事?”
“我想给你幸福。”
肖魅真是气得要把手机摔了,她想当年那个腼腆书生意气的男孩子去哪儿了,今天的他着呢么脸皮那么厚,那么肉麻的话都说得一套是一套的,她冷冷地说道:“旭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要再接近我,我想我既没钱又没貌,还是个已婚妇女,已经拖着个一岁大的孩子了,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接近我的理由,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搅我的家庭。”
“肖魅,其实你也很清楚,我接近你没有任何目的,我只是……很想挽回我曾经丢掉的最珍贵的东西。”
肖魅已经没脾气跟他继续说下去,忍无可忍地挂了手机,抱着小俊到客厅给他喂奶水,却连孩子已经喝洒了都没有察觉。
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才把她已经飘了很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怒气冲冲地按了接听键,看也没看号码就劈头盖脸地骂:“你又打来干什么?”
“肖魅,我是跟你说,斯涵这事有点麻烦,我今天晚上可能要晚点回来,所以你不用等我了,早点吃饭睡了吧。”
“是……傲宇?”肖魅有些错愕。
“否则你以为是谁?”周傲宇反诘道。
“哦,没什么……”虽然肖魅知道这个掩饰很傻,不过这个当口她还能说什么其他的?只好希望那个周傲宇把心思都放在了周斯涵身上不要来关注自己这几句话才好。
果然,周傲宇还是如她所愿地没有深究,淡淡地说道:“那好,先这样吧。”就挂了电话。
肖魅挂了手机,嘴角不由带了一丝苦笑,虽然周傲宇不追究让她很侥幸,但同时也很失落,她自嘲道:“在他心里,终究,还是斯涵最重要吧!”
这个时候,周傲宇正待在公安局里,为周斯涵的档案上不能留下案底而到处通融,他拉住了那个把周斯涵带到这里的公安说道:“我想这肯定是个误会,我妹妹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而且我们家又不缺钱,她怎么会透东西呢?”
“可是她的的确确把美宝莲的唇彩、眼影装在了口袋里,并且还试图偷偷离开超市,报警器嘶鸣了,保安当场把她抓住,而且搜出那些东西的,周先生,这些都是无可辩驳的啊?”
周傲宇沉默了,摸出一根烟抽着。
“那么一定要留下案底吗?”周傲宇皱紧了眉,以恳求的语气说道,“我妹妹才二十三岁,如果人生上留下这么个污点的话,恐怕会影响她以后工作的啊!”
“但她偷窃是事实,我们也不能 乱世拳宗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徇私枉法。”
周傲宇瞥了一眼见左右没人,就偷偷塞了包烟过去,“只是个小案子嘛,拜托您就高抬贵手吧!”
周斯涵偷的东西总体价值不高,那公安本来也无心追究,于是接了烟,脸上表情却还是不变,淡淡地说道:“你妹妹这次情量微小,又是初犯,那就不追究了,希望以后你好好管教你妹妹吧。”
“我会的,我会的。”周傲宇卖忙不迭地说道,然后牵了周斯涵走出了派出所,他一直拉着她到车里,似乎生怕再沾上晦气似的,开出了好长一段路,才问道:“斯涵,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去偷东西?”
周斯涵面无表情地说道:“刚才你已经不是听那警察说过好几遍了吗?干嘛还要我重复一遍?”
“你最近是不是缺钱?这样吧,我先给你点,然后再给你安排份工作。”
周斯涵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哥,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怕我的事烦着你?”
周傲宇不禁语塞,他顿了一下才说道:“斯涵,你要明白,你的人生是属于你自己的,任何人都不值得你去赌上你自己的人生。”
“可是我觉得值得。”
周傲宇不得不把话题再次带回这次的事情上,“斯涵,你告诉我,你到底干嘛要去超市……拿那些东西?是不是你拿了之后一直精神恍惚所以忘记付账了?”
周斯涵淡淡地说道:“随便你怎么想吧。”
“斯涵!”周傲宇有些焦急。
可是周斯涵却只是在苍白的脸上勾出一丝淡漠的笑意。
周傲宇看着她,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我先送你回家吧,这事就不要在妈面前提起,如果爸问起,你就说是你一时精神恍惚忘记付账了,完全是一场误会。”
“你怎么说就怎么做吧。”周斯涵还是那样冷淡地笑着,这表情却让周傲宇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他看着周斯涵,声音也有些困难地说道:“斯涵,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
他顿了顿,下定了决心说道:“你也该正视现实了!是,如果我早知道我们不是亲兄妹也许我就会释放我的心去爱上你,可是……我并不知道,就为了逃避这份错爱我才娶了肖魅,但我和肖魅在相处间已经产生了感情,这个时候我虽然知道了你不是我的亲妹妹,但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了,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必须对自己的家庭负起责任。而斯涵,我知道你也许不甘心命运这样的愚弄,但是命运已经这样安排,你就应该正视它,不要再把自己囚禁起来!”
周斯涵却还是很平静地笑着,往日那个在他面前总是情绪波动的她仿佛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哥,我没说还要困着你啊,我的人生要怎么过是我的自由,就好像今天你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我不留案底而跟他们磨那么久的。”
周傲宇看着妹妹不禁心惊,他害怕周斯涵完全放弃了自己,而他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自我毁灭呢?不,大概没这么严重吧?也许只是自己吓自己?周傲宇想送走周斯涵之后,打个电话问问夏洛飞了,但是一想到夏洛飞是肖魅特意安排在自己身边的,他心里就有了微微的抵触,于是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气氛出奇地平静。
等周傲宇把她送回家,又对二老解释了一通之后,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肖魅正坐在床上看书等他,一看到他回来就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周傲宇倦怠地说道,“我去洗个澡,你先睡吧。”
“吃饭了吗?饭都在锅里暖着。”
傲宇淡淡地应允了一声,就往浴室走去。
肖魅看着浴室里的灯亮起,听着哗啦啦的水声,觉得心里挺无奈的,但是她一想到以前那么多难关都熬过来了,这一次的难题自己一定也能解决的吧?这个想法登时让她勇气倍增。
这时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翻开一看,是金旭言的短讯:
“明天,能不能来我母亲家一次?”
但这一次,肖魅毫不犹豫地删除了短讯,然后关上了手机。
ap.
第三十六章 奔丧
命运里,总有一些无法避开的东西。
肖魅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见金旭言,却不得不因为他们命运里存在的那些羁绊而再次见面。
当这几天金旭言打她电话她一直不接、消息一律不看直接删除后,这一天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她顺手接了起来。
“肖魅,是我。”
耳朵里又传来金旭言的声音,肖魅马上就要挂机。
“我妈死了。”但金旭言抢先说了这句话,让肖魅摁在按键上的手停顿了下来。
“我妈死了,是肾衰竭。”金旭言的声音很平静,但那种平静下却蕴含着刻入骨髓的痛。
“怎么会?”肖魅失声道。
“是真的,前几天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让你来看看我妈,她在弥留的时候还一直念叨着你的名字……”
想到以前金旭言母亲对自己的好,肖魅不禁热泪盈眶。
“可是你一直拒绝接我电话,也是我自己傻,早点找个其他号码打给你,就会让你……”
“我没想到是这样,”肖魅心里歉疚,她真心实意地说道,“对不起。”
“我妈的葬礼就在明天,你知道乡里的规矩,都是选坟地葬的……我想你能过来吗?”金旭言的声音里涤荡着深刻的悲哀,“我妈生前一直想看到你,这个愿望她没办法实现,我就想在她入土之前……”他说到这里已经哽咽了。
肖魅动摇了,她想到了很多,虽然金旭言对她不起,但是金旭言的母亲却没有对她不起,她生前一直待自己很好,在金旭言和晓杉结婚去英国后,她一直拒绝和这个唯一的儿子联系,她年轻守寡,*自己拼命的工作养活儿子、供他上大学,却又因为认为儿子做了有违道德的事,而拒绝和这个唯一的亲人联系,她去世前想见自己一面自己却没有去,想到这里她觉得非常歉疚。
“是……明天?”当肖魅说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发疼。
“是。”
“我知道了。”
肖魅挂了电话,决定去天津参加金旭言的母亲的葬礼,她知道这样做周傲宇一定会介意,但是她做事只求问心无愧,如果她这次不去,她知道自己一定会负担着对金旭言母亲的歉疚到很久的。
肖魅这么决定后,就打了个电话给周傲宇,但是他的手机却是关机的,她不禁焦急,但想到这是周傲宇的上班时间,也许他召开紧急会议什么的必须关机,于是想了想,就写了个短信告诉他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就抱着孩子去了父母的家里。
“哎呀呀,你和小明这两个没良心的孩子,常年在外都不回家来看看,你说小明他在美国也就算了,你怎么就在同一个城市还这么不勤快啊?”肖魅的母亲一看到她就咋呼开了。
肖魅哭笑不得,“妈,好像上个星期我们才去商场扫货吧,你可是买了个真皮的包和皮大衣,硬是把我上个月的稿费花光了。”
肖母便“嘿嘿”地笑了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那今天找老娘又是什么事啊?”
肖魅把孩子往她怀里送,然后说道:“妈,我要出趟远门,傲宇在开会一时联系不到,我只好把孩子往你这儿送了,过会傲宇看到了我的短信会把孩子接走的。”
肖母接过孩子,却仍迷惑地看着肖魅,“什么事这么急?”
肖魅犹豫了一下,说道:“金旭言的妈去世了,我想去参加她的葬礼。”
肖母的脸一板,“你还和那个人有联系吗?他不是去英国吗?怎么又夹着尾巴回来了?是不是被那个陆晓杉给甩了?”
肖魅无暇去解释那么多,只是说道:“妈,金旭言对我不起,但他妈妈并没有对我不起,你们也见过的,其实他妈妈是个特好的人,而且她病逝前一直想见我,那会儿我没去看她,所以现在想想挺难过的,想去送送她。”
肖母听着也挺伤感的,喟叹道:“说得也是,他妈妈是个外柔内刚的人,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她还能熬着抚养大一个孩子,还把他培养成了大学生,我也挺尊敬她的,那会我还跟你爸也说,跟这家子做亲家倒是不错,这会儿她好不容易可以享点福,怎么就去了呢?”
肖魅黯然。
“去吧,也是该送送她的。”肖母抹了抹眼泪。
妖魅夫妻最新章节“恩,谢谢妈。”肖魅很感激母亲的理解,她知道老娘虽然总是强悍得跟个坦克似的,其实心比什么都软,她一定能理解自己这么做的原因。
“对了,傲宇他知道你和金旭言之间的事了不?”肖母一边送着她往外走,一边不放心地问道。
肖魅神色微微一黯,“他都知道了,不过他说以前的事都可以不介意的。”
“孩子啊,”肖母拉着她说道,“男人表面上说不介意,那是装着豁达,所以啊,你得跟傲宇好好解释清楚,千万别让他对这次事有什么误会。”
“妈,我知道。”肖魅勉强展颜一笑,跟母亲挥了挥手,就踏上了行程,一路上她的心都沉甸甸的,也不知道是因为金旭言母亲的去世,还是因为刚刚母亲说的这段话。
周傲宇开完会,也来不及开机,径自去了父母家一趟,他主要是担心爸妈再出个什么事,也怕周斯涵再惹出什么状况。
他一回到家,推开门,看到父母正特和谐地在厨房里捣腾,他记得以前父亲是个大男子主义特重的人,厨房被他画圈为禁地,从来不屑进入,这次母亲病后,他所有的态度都变了,鞍前马后的,就生怕把母亲累到。
周平听到响动声,扭头看到儿子,于是就推开厨房的门走出来,问道:“你怎么来了?你的媳妇儿和孩子呢?”
“我刚下班,就顺路来看看,妈的身体还好吧?”周傲宇有点心不在焉地说道。
“恩,还好。”周平回头看了看还在忙碌的妻子,表情很温柔。
“对了,斯涵呢?”
“哦,她在自己房里,这些日子除了吃饭外,她都在自己房里寸步不出,”周平脸色有些凝重,“傲宇,你看……斯涵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会的,我想主要是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她心情不太好,”周傲宇勉强笑着安慰父亲,“过段时间我给你找到份工作,让她有所寄托,她应该就会好多了。”
平点点头,一指周斯涵的房间道,“傲宇,那么……你就她吧。”
周傲宇轻吸了口气,慢慢地走向周斯涵的房间,敲了敲门。
“进来吧。”房间里传来周斯涵如玉碎般冷冽的声音。
周傲宇闻言推门而入,他看着周斯涵坐在床边,一脸木然地摇着摇篮,小兰躺在摇篮里,头上的伤势还没痊愈,比起养得白白胖胖的周俊,小兰实在是清瘦多了,这对婴孩来说也许未必是好事——起码在周傲宇的观念里,孩子都应该是胖乎乎的。他看着周斯涵这样的精神状态,也实在是有些担心小兰,父母毕竟年事都高了,身上又有病,他们又怎么能照顾好小兰呢?
“斯涵。”周傲宇走进来,顺手关上了门。
“今天这么有空?”周斯涵抬起脸,又是那样一脸带着冷漠和嘲讽的笑意,“不回家吗?”
“过会我会回去的,我只是想先来看看你们。”
“有劳关心,放心,死不了。”
“斯涵,你能不能不要再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周傲宇有些无法忍受了,“昨天我说过的话难道你一句也听不下去吗?”
“你昨天说过什么?”周斯涵冷笑道。
周傲宇看了一眼小兰,他决定把小兰作为最后的赌注,希望能激起周斯涵的母爱,并能支撑着她走出现在桎梏自己的心魔。
“斯涵,不管你怎么想我,可是你总得顾忌到小兰吧?”周傲宇走到摇篮边,说道,“你觉得你这样的情绪能让小兰健康地成长吗?”
周斯涵低着头没有说话。
周傲宇觉得丧气,他已经没有耐心、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让周斯涵“正常”起来,刚好这个时候他听到父亲在叫他,兀自不放心地看了斯涵一眼,才不得不走出了房间,随手就把自己的公文包放在了周斯涵的床上。
周斯涵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直到听到他关门的声音,就好像被按下了启动键的机器人,突然间活跃起来,她快速地打开他的公文包,摸出他的手机,开机,看到上面跳出的几个来自肖魅的未读短讯,她迅速浏览了内容,然后将短信删除将手机放回了周傲宇的包里。
“斯涵,可以吃饭了!”当周傲宇打开门的时候,周斯涵又恢复了刚才那个低头不语的动作。
ap.
第三十七章 我当然记得
周傲宇回家的时候还在想怎么跟肖魅解释今天没有回家的问题,推说自己有应酬还是实话实说?不过让他诧异的是自己也没给家里打电话,肖魅怎么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问他?这个疑问一直到他回了家才解开,因为他一推开门,家里竟然是空无一人!
周傲宇把每个房间的灯都摁亮,叫着肖魅和小俊的名字,可是却没有得到回音。
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周傲宇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出一声冷汗,连忙拨打肖魅的手机,好半天肖魅才接了起来,他听到手机那头嘈杂的声音,不禁皱眉,“肖魅,你现在在哪儿?”
“在火车上。”
周傲宇又是楞了一下,“火车上?你要去哪儿?”
“不都在短信里跟你说了么?”
“短信?”周傲宇反抗了一下手机,确定没有她所说的短信,于是说道,“没有啊!究竟出了什么事?”
“金旭言的母亲死了,她以前对我很好的,明天下葬,所以我想去送送她。”
“金旭言……的母亲?”周傲宇脑子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就有点怒气冲冲了,他的母亲死了你去奔丧,这算哪门子事啊?
“他母亲生前对我很好,所以这一趟我必须得去。”
周傲宇差点就要把风度这两个字踢得远远的、破口大骂起来,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说道:“那你干嘛不跟我说声,就这么匆匆忙忙地走了?”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他母亲明天就下葬了,所以我不得不走,我下午打你电话了,可你一直关机,而且我也发短信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收到。”
“小俊呢?你不会把他带去参加葬礼吧?”周傲宇非常不满,但又不能发泄出来。
“我把小俊放妈那儿了,我以为你看到短信后就会去接他的。”
周傲宇挂了电话,只好又气败坏急地出门,去了丈母娘家。
周母把孩子交给他的时候还一边唠叨着:“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我差点就想让小俊睡我们家了!”
周傲宇真是一肚子没地方发,一脸乌云密布地抱过了小兰,跟个机器人似地蹦出一句话:“那,妈,我们先回去了。”
周母跟着他走到屋外,才说道:“刚才在他爸面前我不好多说什么,他以前也是挺喜欢金旭言那孩子的,结果他抛弃我们家肖魅把他气得半死,差点没心脏病发作去见马克思了。我了解我们家女儿的心思,她是绝对不可能原谅金旭言那个人的,更加不可能再和他有什么瓜葛,但那孩子重感情,金旭言他母亲生前对她挺好的,所以她才去……你别多心。”
周傲宇心里苦笑:就跟我和旧情人跑去哪里春宵一度后回来说我们是纯洁的,肖魅能不多心么?他也不想在周母面前多表现自己的真实心情,淡淡地说道:“她已经跟我说过了,我知道的。”
“傲宇啊,你们要好好过日子……千万别为了这件事起争执……”
周傲宇看着这个平素里很强悍的丈母娘此刻眼神里流露出的柔弱,他不禁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都是为孩子操碎了心,他心里有些难过,真心实意地说道:“妈,你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个跟肖魅吵架的,她的心性我是了解的,很纯粹很顶真,所以我相信她……”
周母这才流露出释然的表情,她一直目送着他们开车离去,许久许久,才喟叹道:“小魅,妈是真的希望你能得到幸福啊!”
火车到达天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肖魅本来打算先找个旅馆凑合一晚,明天再想办法找车去金旭言他们老家,因为金旭言住的那地方已经是山沟沟了,估计打的的话也到不了,还得自己走一段,可是又怕到时候没办法赶上老人家的葬礼,思来想去她还是打了金旭言的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并且在车站,问他有没有办法来接自己。
金旭言二话没说就赶来了,一个小时后肖魅看他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了候车厅,四处打量了一下后朝自己飞奔而来。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金旭言的脸上分明写着疲惫和哀伤,可是他的眼神却很明亮,仿佛肖魅的出现给他带来了阳光似的。
肖魅有些慌乱地说道:“我来是因为伯母……和你没有关系。”
金旭言眼中的光彩并 法神传承sodu没有消失,但他也没有接茬,他觉得那样可能会让肖魅觉得更难堪,于是说道:“我家你以前也来过,那段路是不好走,你过会要当心点。”
肖魅点点头。
金旭言便接过她的行李,其实肖魅什么也没有多带,只是在自己随身小旅游包里塞了钱包、手机充电器和一身换洗的衣服而已,她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让金旭言帮她拿着了行李。
一路上两人都默默无言。
金旭言便使劲找话题:“你看这城市里修路,三天一大修两天一小修的,这农村里三年也不见得有什么改变。你说这怎么就那么不公平呢?”
“也许这就是城乡差别吧。”肖魅说道。
金旭言又说道:“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到我家,我妈想好好款待你来着,结果厨房灯黯,她老人家硬是没看清有蚂蚁爬到了锅盖上,我记得你盯着那盆一直飘着蚂蚁的很久,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喝了下去。我妈觉得特不好意思,你走了后就使劲在我面前夸你,说你跟那些矫情的城里姑娘不一样,能为了我吃苦。”
“是吗?”
“还有,国庆那会,本来我们计划好去泰山旅游的,结果我家出了麻烦,乡里一直就欺负我们孤儿寡母,那一次更是想找机会在我们家必经之路的那块地上造房子,你二话不说,就跟我回去了,还跟个小泼妇似地和乡长他们吵得一塌糊涂,那气势把他们也就吓住了,一直说你这城里来的大姑娘厉害。我妈从那件事之后就更加喜欢你了,说你平时斯斯文文的,没想到吵起架来这么厉害。
肖魅听他提起往事,那些画面又慢慢得在她记忆里鲜活了起来,她有些伤感,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是吗?我还以为自己暴露了泼妇的本性,会让你妈不喜欢我呢!”
“怎么会?我妈早年其实也是特安静特腼腆的人,是我爸去后,她为了生活才把自己武装得那么强,她一直说你像她,她是那么喜欢你……”
肖魅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对不起,我本来早该来看她的。”
金旭言担心地看着她,“不,其实错的是我……如果不是我当初那么做,伤害了我生命里对我最重要的两个人的话……”
肖魅再也无法遏制住自己悲痛的心情,放声大哭起来。
金旭言大概开了半个小时的车,然后把车挺在一个简陋的停车处,带着肖魅的行李下车,替她打开了门后,说道:“接下来这段路车是开不进去了,你也要小心点跟着我走,千万别摔倒了。”
肖魅点点头头,跟在他身后慢慢走着,可能是真的太久没走过这样的路了,肖魅觉得这里崎岖的路比自己记忆里还要难走,有好几次她几乎都要踩空了,勉强才把自己稳下来,但是好运还是没有眷顾她太久,在一个拐弯的时候她一个趔趄,就要往路边的田里倒去。
金旭言听到身后的响动,急忙回身,抓住了肖魅的手,把她拉了过来,肖魅一个前冲,栽倒在他怀里,她在他怀里抬起头,在那个时刻,他们的距离不过0.01厘米,但是肖魅还是及时地从他怀里跳脱出来,离得他远远的,不敢跟他眼睛直视。
黑夜的山路里,两个人就这样默立着,没有话。
“哎,”最后还是金旭言打破了沉默,“还是你走前面吧,你走后面不放心。”
“好吧。”有了刚才的经历肖魅也不敢嘴硬,便低着头往前走了,她听到金旭言的脚步声就在自己身后慢慢地响起,每当自己的脚步落下再抬起,就会听到他相同节奏的脚步声,只是比他慢了一拍,在寂静的路上,这竟也像一种极佳的默契,肖魅心念一动,却不敢让自己多想下去。
“到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金旭言一指前面,“你还记得吧?我家就在那一带。”
肖魅抬起头,盯着前方那一簇灯光,热泪慢慢盈眶,“我记得,我当然记得……”
金旭言在她身后,看不到她的表情,却也察觉出了她语气里的不寻常,他叹了口气,“那么……我们进去吧。”
“再等等吧!”肖魅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千里迢迢地赶来,却在门口迟疑了,只要没有看到的一刻,她都有种金旭言的母亲并没有去世的错觉,如果真的看见了……她闭上眼,过去的一扇门似乎就此永远地关上了。
ap.
第三十八章 守夜
第二部妹惑#183第三十八章守夜
上一章返回本书返回目录
金旭言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他也没有多说话,就这样默默地站在她身边,不知何时飘起的微微细雨,他就撑开了伞,遮在她的头上。
“进去吧!”却连肖魅也不好意思他站在雨中陪着自己默立,于是侧过脸,勉强一笑说道。
金旭言点点头,撑着伞带着她往家中走去。
肖魅看他始终把伞撑在自己一侧,而他却全无遮盖,不禁说道:“旭言,你也进伞里来了。”
金旭言摇摇头,“不必了。”
肖魅也没有再说。
二人一起来到他的家中。
金旭言家里平素人丁甚为冷落,孤儿寡母的十分凄凉,却也不知此时从哪里涌来一大堆的亲戚,都不像奔丧的,根本是来喝喜酒的。
肖魅对于金旭言这帮势力的亲戚十分不爽,正眼也懒得看他们,直接往他母亲的房里走去了。
“旭言啊,她不是你以前带回来的媳妇儿吗?怎么这么没礼貌,看到三叔公也不叩拜一下?”一个白胡子老头吹胡子瞪眼的。
肖魅直接想把窗也关上,她听到那个自称“三叔公”的老头的话,嘴角上扬,露出一丝轻蔑的笑。
这个老头儿,貌似以前在那房子的事上也刁难过他们母子俩,明明家境不错,可是金旭言母亲没办法了跟他借钱的那会可没见他给我什么情面,这会儿金旭言发达了,他老人家就趁着奔丧来巴结了,对于这样的势力小人她打心眼里看不起的,可是不可否认这世界上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肖魅重重地把窗关上,脆弱的玻璃摇摇晃晃,以示抗议。
“她不是我媳妇……”金旭言抬眼看了一眼肖魅,淡淡地笑着说道,“她只是我一个好朋友。三叔公,你年纪大了,还是好好休息吧,别给我妈守夜了。”
“这哪行啊,想你妈活着的时候,我没好好待她,这心里悔啊,谁知道她去得那么早,让我弥补的机会也没有……”
金旭言的脸上还是带着那样淡淡的笑意,让人看不出喜怒,“三叔公,我妈地下有知,一定也会体谅你的心意的。”
他又和几个围上来的亲戚寒暄了一句,然后大步流星地往母亲的卧室里走去了。
肖魅盘腿枯坐在金旭言母亲的遗像前,表情很忧伤。
金旭言看着她,就好像回到了少年时感情最纯粹的时候,不再有那么多尘埃沾染,这乡村里的风,这简陋房间里的气息,从他心底深处慢慢挥发,几乎让他忘了这么多年他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东西。
金旭言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母亲的遗像,心里被一种非常忧伤的情绪所纠葛。整理发布于w
他想到了父亲尸骨未寒的时候,乡长那帮人就以自己家里没有可以耕田的男丁为由,硬是要把自己家仅有的一块地给拿走,还没来得及走出悲痛的母亲就拼劲全力地和他们争执乃至撒泼。
他永远记得那个夜晚,路灯荧光似地黯淡着,几十支火把却是把他家前面那块地照得通明,五岁的自己胆怯地躲在院子后面,看着母亲披头散发地在一群五大三粗 斩歌燃文的男人间声嘶力竭地叫着、嚷着,为了维护孩子的生活,她把所有的温柔化作了面对生活的强悍,面对着那些横眉竖眼的男人们,她柔弱的双肩没有因为恐惧而发生一丝颤抖。
而到底,那块地还是被他们抢走了,在愚昧的乡下,作为弱势群体的他们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