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24部分

地说道。
“金旭言,我结婚了,而且有孩子了,我现在有了我自己的生活,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孩子,我们也有过孩子啊!”金旭言也激动了起来,“何况你现在的生活幸福吗?周傲宇能理得清和他妹妹之间的纠缠吗?”
“你又怎么会知道……”肖魅怔了一下。
“有关于你的事……我怎么会不不了解得清楚……”
“你在调查我?”
“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关注你。晓杉在世的时候我只能远远地隔着那些资料眺望你,晓杉在病的那段时间也一直鼓励我回来找你,她一直对当年的事很愧疚,而我,应该说满带着愧疚的爱回来,我想请求你的原谅,我想弥补你的幸福。”
“不可能的,破掉的衣服是不可能补回去的。”肖魅挂断了电话,痛苦地用双手捂住了头。
周傲宇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红灯亮起,他只好在一个十字路口停顿,随意地望出车窗外,却惊讶地发现与他并行的那辆车上那张熟悉的脸。
“傲宇,好久不见了。”那个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注视,于是侧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他的面貌一如往昔,带着小男孩似的纯净,可是周傲宇却总觉得他有什么地方改变了,是他看人时的目光?还是嘴角带着的那抹笑意?
“好久不见,叶伟泽。”
叶伟泽的副座还坐着一个人,因为隔着一个人,所以周傲宇看不清这个人,但从模糊的身线上应该可以判断出是个女人。
“哦,她是我的新婚妻子——马丁玲,下次有时间我会带她去造访你的。”
周傲宇又是吃了一惊,他开口想说些什么,但是在十字路口上终究不能久待,当黄灯亮起的时候,叶伟泽轻松地吹了个口哨,微笑道:“那下次再见了!”他的车向前驶去。
而周傲宇在犹豫要不要跟车上去时,后面的车已经等不及在催促了,他只好把车往左打去,脑子里乱哄哄的,也不知道自己要开到哪里去。
当最后他的车停下来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车开回了家,他抬起头,看着那熟悉的楼层里透出的光亮,那一瞬,心有种被温暖到的苍凉。
ap.
第四十三章 峰回路转
当周傲宇抬头看着家里的灯光时,却无意中看到了打开窗户往下看的周斯涵,他们的目光隔着十余米的距离接触到,然后,再也没有分开。
“斯涵。”周傲宇拿出手机,默默地抬头看着她,对着话筒叫道。
“恩?”周斯涵拿着手机,站在窗口眺望,在她的角度是看不见周傲宇的脸的,但是她看着他的车,心里却已经有了莫名的安定。
“我看到……叶伟泽了,他回来了。”
“是吗?”现在周斯涵的眼里、心里只有着周傲宇一个人,“叶伟泽”这三个字在耳边抖落,但她却丝毫没有在意,甚至都没有想起这个人是谁。
“而且……我看见他现在的妻子了。”周傲宇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但是他怕她如果没有心理准备可能到时候会受到更大伤害,所以才吞吞吐吐地说了。
周斯涵微微扬了扬眉,淡淡地说道:“我早料到他会再结婚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罢了。不过他过得怎么样,那都与我无关了。哥,你该知道,他在我心里,从来都不重要。”
周傲宇心里一动,不知怎的他突然有些可怜起叶伟泽了,为自己爱的人做了那么多,却被自己爱的人这么弃如敝屣,表面上看似周斯涵抱着孩子孤苦伶仃地回国,而他则风风光光地迎娶新人,实际上又是谁受的伤害比较多呢?
“斯涵,你不要这么说……毕竟他也是你孩子的父亲。”
周斯涵刚才的温暖的心境慢慢被冰透,她不想再提到这个名字,不想再想到自己女儿身上流淌着这个人的血液,她声音透着些萧索地说:“哥,你到这儿来就时候想告诉我这些的吗?”
“不——”周傲宇叹了口气,他思绪很紊乱,自己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周斯涵轻轻一笑,犹如玉帛撕碎的苍凉,“哥,你要记住,不论何时何地,我都会站在你那边。我以前是不好……现在也许也做不回你希望我希望我做的那个单纯的小女孩了,可是不管我花多少心计,伤害多少人,我只是希望哥,你爱我啊!”
周斯涵的剖白多多少少让周傲宇的心里有了触动,特别是在遭受肖魅的欺骗之后,他的心情正低落到极点,周斯涵的这几句话让他的心得到了安慰,他抬起头看着站在窗口的周斯涵,禁不住眼眶有点湿。
“妈叫我吃饭——哥,我出去跟他们说你回来了,一起上来吃饭吧?”
“不了!”周傲宇猛然被点醒,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见到父母,毕竟自己再怎么伪装,还是无法掩盖内心的失落的,他从来不习惯让别人为自己担心,于是他断然拒绝了,开车掉头离开。
周斯涵看着哥哥的车逐渐远去,手机一直传来忙音,可是她却固执地不肯挂上,就这样保持着一个姿势,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
周傲宇开着车,依旧漫无目的地在路上兜着,心中一种紊乱的悲凉越扩越大,在他来不及想的时候,他已经掏出了手机,拨打了家里的电话。
守在电话旁边的肖魅迅速地抓起话筒,紧张地问道:“是傲宇吗?”
周傲宇一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他望着苍茫的前方,眼神茫然,嘴角带起一抹轻笑道:“肖魅,这个三人游戏我玩倦了,我退出。”
“什么退出?”话筒那边的声音嘈杂,肖魅生怕自己没听清楚,紧紧抓着话筒问道。
周傲宇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把手机关闭,丢到了另一张椅子上。
肖魅坐在电话机边,黑暗笼罩了她,她锃亮的眸子在暗夜里渐渐黯淡下来。
周傲宇开着车,来到了他以前常去的酒吧,径自走到角落的一个位置,叫了一打酒,坐在那里一个人就开始喝起了闷酒。
“傲宇,一年多没看你来了,怎么现在又有空来了?”一个打扮得很妖娆的女子看到她,便从吧台里走出,娉娉婷婷地走到他身边,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周傲宇抬头看了一眼她,嘴角一撇,轻笑道:“菲菲?你还在这里做啊,我以为你早就另谋高就了。”
菲菲夹着烟,吸了一口,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这种场所去哪儿不是一样?做生不如做熟对吧?”
周傲宇又喝了口酒,听到她这么说,扬起 洪荒之玄龟逍遥录帖吧嘴角笑了笑。
“听说你结婚了?”菲菲旋身坐在他的对面,涂着鲜红指甲油的在他坐的小台子前轻轻划着圈,嘴角带起一抹值得玩味的笑。
周傲宇伸了个懒腰,“也许我真的做错了,我根本不该结婚的——结婚实在是太烦了。”
菲菲眸子深处有一闪而逝的光芒,脸上却还是带着不变的娇媚的笑容,“怎么,吵架了?”
周傲宇摇摇头,又灌了一大口酒。
“走吧,我们去跳舞吧!”菲菲媚眼如丝,她挽起他的手,看他诧异神色,娇笑道,“来这种地方就是要寻开心的不是吗?把那些烦恼的事放开吧!”
周傲宇努嘴轻轻一笑,这个时候他的确需要一些外界的刺激来彻底放松一下自己,所以他也没有拒绝菲菲的要求,二人一起来到舞池上。
菲菲就像舞池里的妖精,她不盈一握的腰如水蛇般扭动着,不时地对周围艳慕的男人抛过媚眼,周傲宇带着轻嘲的笑意看着这一切,随意地扭动着自己,外套被他脱去抛在舞池的地上,酒精、妖精、灯光,这一切让他迷醉,他就犹如回到了二十岁放荡的青春岁月,在这样的放纵中得到了极致的快乐。
这一晚他就和菲菲喝酒、跳舞,最后醉醺醺的他被菲菲扶到了酒吧上的小房间。
菲菲如蛇一般地缠绕在他身上,他们两个滚倒在一张廉价的床上,就在周傲宇吻着菲菲的嘴唇时,她浓烈的香水味突然刺激到了他的神经,让他在那一瞬清醒过来。
菲菲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周傲宇坐起身,扶着墙走到卫生间,用冷水仿佛扑自己的脸,他转过身,菲菲已经递过来一块干净的毛巾。
“不行了?”菲菲嘴角带着冷嘲的笑,“还是觉得我配不起现在的你了呢?”
周傲宇坐到了床上,慢慢扣起了衬衫的纽扣,“菲菲,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现在的我——已经结婚了。”
菲菲推开了窗,看着来来往往的男女,“你觉得来这里玩的人有几个是没结婚的呢?”
“别人我不知道,也管不着,不过我一旦结婚,就认为双方都要遵照婚姻的协议,不能背叛对方。”
菲菲凝视着他,她又点了支烟,盘腿坐在床上,淡淡笑着说道:“也对,不管再怎么玩,你们终究还是要回家的。走吧!”
周傲宇看着她,觉得心里歉然,披上了西装外套,又坐了下来,“说实在的我现在从这里走出去,都不知道该去哪里,要不我就在这里跟你聊天到天亮吧?”
菲菲眸子微微一亮,却仍不无自嘲地说道:“开个房间聊天?我都不知道我的工作性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纯洁了。”话虽这么说,不过她还是穿好了衣服,*在墙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直到最后都困倦地睡着了。
周傲宇睡得并不沉,清晨外面车子发动的声音就让他苏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眼坐起身,看见合衣躺在自己身边的菲菲,沉沉睡去的她显得很恬静,浓妆也难以掩盖她犹带着稚气的脸庞,对于周傲宇来说,他和她根本不是两个世界的人,他认识她的时候她才十六岁,就因为她年纪太小,他也是和她这样聊到天亮。
岁月,有时候,就好像一个轮回,在我们渐渐走远,以后过去的碎片都已经遗落时,却不知道,一切,都会峰回路转。
这一夜,周傲宇没有回去,肖魅也打不通电话,她不愿惊扰他人,就这样在沙发上枯坐了一夜,当天亮时有阳光射进时,她站起身走到镜前,幻想着自己会不会就这样一夜白头,但事实上除了满脸的倦色,她的头发并没有雪白。
这个时侯,她只想找个人来倾吐自己的忧伤,而这个人是能理解自己的、不会向外宣扬自己的事的,她拨通了欧阳佩珊的电话。
肖魅喂好了小俊,嘱托给李嫂照顾好他,然后就拿着包出门了,欧阳佩珊开着拉风的跑车,看见她,摘下墨镜,肆意地一笑,她穿着红色的皮装,脸上妆容精致,比起一脸颓废的肖魅,恰似年轻了好几岁似的。
欧阳佩珊看到她憔悴的样子,虽然有些诧异,但一转念也想到了七八分,她打开车门,微笑道:“想去哪里?”
ap.
第四十四章 擦肩而过
“你说什么?菲菲在陪客人!你胡说!菲菲明明答应了我不出台的!”
周傲宇还未走到楼下,就听见一个男子愤怒嘶吼的声音,看来他也真巧,竟然就碰见了一个对菲菲爱慕的人。
呵,她们这样环境的人,真的能答应不出就不出么?
周傲宇在心里冷嘲了一声,但随即心里也浮现出一丝歉疚,他分明觉得自己虚伪得厉害,在自己寂寞时也经常找她们来陪伴,可其实内心里还是瞧不起她们的。
她们出卖肉体来换取金钱,可是他们这群表面上风光上的白领还不是出卖劳动力来换取金钱,本质上有差别吗?
周傲宇苦笑了一下。
“她……她在哪里?我不相信!我要去找她!”
周傲宇听着那男人的口音,突然觉得有点耳熟,于是走下两格楼梯,看清了那个在争执的男人的侧脸,不由吃了一惊,因为那个男人他竟然也认识,就是他们小区的保安刘羽冰。
周傲宇一想到如果被他撞见了那自己可就尴尬了,连忙蹑手蹑脚地下了楼梯,刚想从后门绕出去,不料楼下的争斗已经惊醒了菲菲,她从楼上走下来,站在高处的阶梯,俯视着楼下的人道:“什么事啊?大清早的就这么吵。”
“菲菲……”刘羽冰一看到她,就很欢喜地跑了上去,抓住她的手,“他们说你在陪客……肯定不是的对不对?”
菲菲却一脸厌恶地甩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说道:“叫你不要来找我了,你怎么还来?我就是在陪客人!”她往下扫了一眼,看到了还没来得及走的周傲宇,但时候她也是个知情识趣的女人,知道大部分来这里的人不希望别人知道,于是拉着刘羽冰走上楼,“大不了你来看看!”
周傲宇这才呼出一口气,快步冲出大门,开着自己的车离开了这里。
却不料,刘羽冰在被菲菲拽上楼时一个无意地晃眼,看到了他的背影,刘羽冰的眉头轻轻勾起,觉得这个人非常地熟悉。
周傲宇开车回家换衣服,虽然他并没有真正做出出轨的事,但心里却还是惴惴,心想自己一个晚上关机去酒吧放浪形骸,不知道会不会再次产生一个蝴蝶效应,这样的想法让他觉得很累,但同时他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回不去以前那种完全不负责任的生活状态了,因为他已经三十岁了,已经有了家庭,这就是他必须负的责任。
周傲宇有些忐忑地打开门,迎接他的却是房子里的一片清冷。
他看着抱着小俊的李嫂,明知道肖魅又要出去干嘛,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句:“肖魅呢?”
“太太很早就出去了。”
果然是这样的答案!
周傲宇压抑住自己的怒火,走进卧室换了身衣服,把这套满是酒气味的衣服丢到洗衣机里,跟李嫂说了声:“帮我洗一下。”
“周先生……”
昆仑最新章节
在周傲宇正要出去的时候,李嫂叫住了他。
“什么事?”他纳闷地回过头。
“那个……我家里有点事,我想这星期请几天假。”
“非请不可吗?”周傲宇有点头痛,心想为什么所有事都要挤一个时间段来,他摆了摆手,决定把这个包袱丢给肖魅,“等肖魅回来你跟她说吧,反正家里的事就让她做决定。”
此刻的肖魅正和欧阳佩珊在一个酒吧里喝得酩酊大醉。
“你啊,就是对感情太认真了,才把自己搞得那么为难,其实要我说,现在你跟了金旭言也不错,反正他现在也有钱有地位了,而且对你也算一情深,你想想啊,你都快三十了,又不是什么漂亮得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他还一直苦苦地找你,说明也是有感情的对吧?”
“你总是把一切都拿实际利益来衡量,是不是太现实了?”肖魅醉眼迷离,趴在台子上看着她,朦胧中看欧阳佩珊更能发现她的美,结婚后她更加散发出一种成熟的气韵,比以前更加吸引人了。
“现实有错吗?”欧阳佩珊横了她一眼,理直气壮地说道,“依我看,三四十岁了还跟小女孩一样,以为只要有爱情就能战胜一切,那才是可悲呢!”
“但是,傲宇,又有什么不好呢?”肖魅晃着酒杯里的酒,呢喃着说道。
“呵呵,他的确没什么不好,而且长得比金旭言还帅点,不过就是有个麻烦的妹妹,三天两头的勾搭着他往外跑。”
“斯涵……”肖魅叫着这个名字,又叽叽咕咕地傻笑起来。
欧阳佩珊看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喝两杯就醉的德行,不禁摇了摇头。
后两个高大英俊的异国男子看到她,亲切地叫她名字。
阳佩珊看了在身边醉酒的肖魅,微微有些尴尬,但她看到他们,还是立刻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她接受他们的拥抱、亲吻,然后笑容满面地答应周末去参加他们的聚会的要求,三人寒暄了几句,她才坐了下来。
“他们是谁啊?”肖魅揉着太阳岤,醉眼朦胧地看着她。
欧阳佩珊眉宇间掠过一丝慌乱,但笑容还是维持着淡定,“普通朋友,见个面打个招呼嘛,外国人的礼节方式嘛。”
魅也不留意,她又猛喝了几口酒,就醉得趴倒在台子上了。
欧阳佩珊看着她头发凌乱,跟破絮似地摆在台子上,虽然她觉得三十岁的肖魅还是这么信奉爱情的确很傻,可是她又禁不住有些羡慕她,至少她一直过得很真实,而自己一直考虑了那么多现实问题,却唯独遗漏了自己的内心。
在中午的时候,周傲宇还是不放心地回家了一次,结果还是没看见肖魅回来,他气冲冲地离开,却不料与他擦肩而过的,是送肖魅回来的欧阳佩珊,一上一下的两部电梯,也许正如肖魅和周傲宇的命运一样。
ap.
第四十五章 出轨证物
欧阳佩珊送肖魅到家后,把她放沙发上,嘱托李嫂照顾好她,自己就先离去了。
肖魅躺在沙发上,脑子里混混沌沌地闪过无数念头,总觉得有什么极重要的东西被自己遗漏了,她拼命想抓住的,却总是如轻烟般从手指间溜过。
“……他说他很爱她,他说会守护她……”萧亚轩的《他》响了起来。
肖魅忍住头痛,把手机贴在耳边,懒懒地问道:“喂?”
“肖魅,是我。不知道周傲宇有没有跟你说了,不过我想为你自己的错误先道个歉。”
肖魅因为醉酒,一时听不出来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于是又问了一句:“你是谁啊?”
“我是金旭言。”电话那头的人带着些许无奈地说道。
“是你……什么事?”也许醉酒的确是件让人愉快的事,起码你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甚至那些让人痛苦和攸关的人都变得不那么重要。
“那天我对周傲宇撒了个谎,我带了一个六岁的男孩子,并谎称是我们的儿子。”
“你……你说什么?”肖魅刚刚还是带着醉意的,但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经吓出了一声冷汗,整个人就清醒了,她跟个弹簧似地弹了起来,但人终究是虚弱的,这一惊诧,又瘫软在了沙发上了。
金旭言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你这么做就是为了离间我和傲宇吗?”肖魅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是你不知道这样的谎话很容易被拆穿吗?只要我告诉傲宇……”
“但至少我现在知道你还没有告诉……也就是说周傲宇没有坦诚地问你对吧?”
肖魅冷冷地说:“他问我了,只是我误会了他的意思而已。”
“我承认我这么做是很蠢,我也不想再用这样卑劣的手段破坏你们夫妻的关系了。”金旭言叹气道,“总之,我只想做一个守望者,如果他对你不好,我才会带你离开。”
肖魅挂了电话后,不禁思绪良多,不能否认的,她对金旭言刚才的那番话很是有些感动,这么多年下来她一直记恨着他,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又何尝不是难以忘情于他。在她的内心深处,这么多年也在等待着他乞求自己原谅的那一刻。
但是,这又是她所真正期待的吗?
她想打电话给周傲宇,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误会,但是又有些踌躇,毕竟周傲宇不是最难接受她有个私生子的事实,而是她在昨天被他问到会选择谁的游移,那么自己现在该怎么跟他解释呢?一个电话会不会太草率?
最后,她发了个短信给周傲宇,说一切都是误会,具体的等他回家再说。
说到底肖魅还是个自尊心过强的人,她觉得除了当面说清楚这件事是误会之外,通过电话或者短信都显得很轻率,而自己是不是和婚姻之外的人有过孩子这样的讨论也不想被其他人通过电子等途径知道,所以她还是选择了等周傲宇回家再解释。
周傲宇是到下班后才看到这条短消息的,一来工作一直实在很忙,二来夏洛飞发回了邮件,他详细地附上了一些与周斯涵“恋兄”心理相类似的案例,也包括一些“强迫性偷窃”案例,最后他在邮件里写道:
“斯涵之所以偷窃应该是潜意识里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她知道一旦她出事你就不能放开她不管,其实还是一种强迫占有的心理。
傲宇,虽然说这些话我觉得心有点酸,不过我还是必须得说,因为这种病例通常是双方的,在治疗斯涵之前,你应该扪心自问,你对她的感情真的只是兄妹之情吗?
其实,你们现在已经被证实没有血缘关系,即使结合也是没有罪的。当然,你已经结婚,任何一个决定不仅牵涉到三个人的幸福,而且也关系到两个孩子。
所以,傲宇,你要慎重地做决定啊!”
周傲宇关了邮件,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酸涩,其实他也隐隐想到周斯涵之所以去偷窃,就是为了让自己去保释、甚至训斥她,以此让自己再次介入到她的生命里,他忽然想到昨天他在车里时候和周斯涵通的那个电话,她说的每一句话此刻清清楚楚地在他耳边响起:
“哥,你要记住,不论何时何地,我都会站在你那边。我以前是不好……现在也许 三分钟英雄sodu也做不回你希望我希望我做的那个单纯的小女孩了,可是不管我花多少心计,伤害多少人,我只是希望哥,你爱我啊!”
周傲宇几乎是从座位上跳起来,他现在才真正理解了周斯涵说的话——其实她两次偷窃都是在神智清楚的时候犯下的,包括她来公司应聘、到家里喂养孩子,都是她计划好的,可是说起来这些计划背后,都只是她可怜的想多见自己一面的愿望而已。
“斯涵……我真的可以回应你的爱吗?”
周傲宇快下班的时候才看到肖魅的这条短信,他的眉毛一扬,心道:我和你之间又还有什么误会呢?真的还可以解释吗?
但他还是决定跟往常一样回家了,只是当他从车库里走出时,迎面碰见刘羽冰时微微有些不自在。
而刘羽冰也没有跟往常一样跟他笑容可掬地打招呼,一脸冷冰冰地叫了声“周先生”还撞了他一下,才绕过他离开了,倒让周傲宇有些七上八下的,也无心去怪他,只想到:难道早晨他已经看到我了?
虽然他问心无愧,却也知道这些事是绝对的有嘴说不清的。
但他总不至于主动去问刘羽冰自投罗,因此只好沉默着回到了家中。
肖魅正抱着小俊,一看到他回来,便小心翼翼地把小俊放到了小床上,蹦到他面前道:“傲宇你进卧室吧,有些事我想和你说。”
傲宇顺从地走进房间。
肖魅关上了门,凝视着周傲宇,说道:“傲宇,我知道你为什么会误会我了,我和金旭言的确有个孩子,可是他走的时候已经意外流产了,那个六岁的孩子是他找来故意气你的。”
周傲宇一脸怀疑地看着她。
“这是真的,当时肖明也知道这件事。”肖魅用手挽住了他。
但周傲宇却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出来,冷漠地说道:“我已经打电话给肖明证实过,可是他说你和金旭言的确有个那么大的孩子。”
“这怎么可能?”肖魅锁起了眉头。
周傲宇无奈地说道:“你不会告诉我金旭言连肖明也串通起来骗我吧?你怎么说也是他唯一的姐姐,而且他又是那么想弥补自己所做的错事,没理由栽赃陷害你吧?”
“肖明他……”肖魅退了一步,满脸的不可置信。
周傲宇摇摇头,“肖魅,我曾经是那么信赖你,可是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你说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了。”
肖魅看到他心灰意懒的神情,心底第一次觉得无比的恐惧,也许是以前的争吵太多,让她觉得无论如何他总能包容自己,但是这一次,她却分明觉得有什么东西变了,这种变化让她觉得说不出的恐惧。
“周傲宇,我发誓我从来没有骗过你。”肖魅三个指头向上,作出发誓的动作,但话说完,连她自己也觉得矛盾了,因为她曾经用假怀孕骗过周傲宇。
周傲宇摇摇头,苦笑道:“肖魅,我不想翻旧账,也不想跟你吵,那个孩子的事,我也不想追究下去了,今天晚上我就睡客厅吧。至少让我冷静一下。”
“不,傲宇……”肖魅想挽留,但是自尊心又不允许让她说出软弱的话,她站在那里,表情带着些忧伤,又带着些倔强。
周傲宇侧过了他的脸,避免和肖魅目光的对视,“我累了,想先洗个澡。”他脱下西装,却不妨“当”的一声,有个小瓶子滚落了下来,“骨碌碌”地一直滚到了肖魅脚边。
肖魅弯腰拾起,递近眼前,竟是一个很精致的指甲油瓶子,从用了一半的含量和微微卷起的商标,可以看出这是另外一个女人使用了很久的东西,而且也一定不会属于周斯涵——周斯涵是不会用这么妖冶的颜色的。
“这是?”肖魅不敢相信地看着周傲宇,他们结婚以来虽然为了周斯涵屡次大动干戈,但是他也知道这不是周傲宇主观想接受的事情,婚前他风流的个性完全收敛,让她对自己的婚姻、对周傲宇一直充满着信任感,但是现在这个指甲油瓶的出现,是在告诉她他又故态复萌了么?难道昨天晚上他彻夜未归是在除了周斯涵之外另外一个女人那里度过的吗?
周傲宇看到指甲油瓶,也是脸色大变,心想难道是自己误拿了菲菲的指甲油瓶?
ap.
第四十六章 有哥在,我不会让任
“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肖魅颤抖着声音问。
“在一个老朋友那里过的。”
“你所指老朋友就是这个指甲油的所有者了?”肖魅晃了一下那个瓶子。
周傲宇觉得很尴尬,他知道自己照直了说她也肯定不会相信,但是如果要他撒谎,他又觉得很疲倦,他把衣服挂在衣架上,在这短暂的动作中已经让他下定了决心,他淡淡地说道:“的确,她是个女人,但是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总之我问心无愧。”
肖魅被他的态度气到了,她大声地说道:“那么我说,我也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周傲宇正拿了衣服要去浴室洗澡,听到她的话不禁在门口顿了一下,但是他还是没有停留或者回头。
浴室的蒸汽冉冉升起,周傲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被雾气一点点地模糊,直到最后再也看不清自己。
肖魅站在浴室门口发了一会怔,手里捏着的指甲油的瓶子,直到指甲钻到了自己掌心,她才觉得痛。
周傲宇穿好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看见还站在那里发呆的肖魅,眼神里流露过不忍,但又不愿自己先道歉,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直到周傲宇的手机铃声响起,才打破了这样僵持的气氛。
“你电话。”肖魅离他手机近,于是随手拿了起来递给他。
傲宇一看是周斯涵的电话,心里不由一紧,他看了一眼肖魅,有些在意她的在场,但又不愿回避显得自己心虚,于是他还是接起了电话。
“哥,哥……我好害怕……”电话那头的周斯涵在哭泣。
“斯涵,你怎么了?”周傲宇紧张地问道。
肖魅一听是周斯涵打给他的,不禁留意。
“哥,这里好黑……”周斯涵还在哭泣,带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
“斯涵,镇定一点,告诉哥,你到底在哪里?”
“这位先生,”周斯涵的手机被人拿走,一个冷漠的男声传来过来,“你是她的哥哥是吧?她在商场偷窃了价值两万多元的玉石吊坠,我们询问她到现在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执意要打电话给你。希望你可以配合我们调查,如果她能把吊坠交出来,我们可以和商场那边协商,让她免于起诉。”
“什么,两万元的吊坠?”周傲宇登时一个头有两个大,一开始周斯涵还只是偷偷商场里不过几百元的日用品,现在居然发展到偷那么贵重的吊坠,以前自己还能保她让她免于留下案底,这一次自己也没有把握了。
周傲宇匆匆问了地址,挂上电话开始换衣服。
“斯涵出事了吗?”——周斯涵前两次偷窃,一次周傲宇隐瞒了她,一次她还在天津,自然都不知晓,她从周傲宇突然变化的脸色里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于是主动把外套递给他,一边又紧张地问道。
傲宇点点头,披上外套。
肖魅拉开抽屉,掏出一打钱放在他兜里,“晚上取钱也许不容易,如果有需要钱处理的地方,就尽量拿钱处理。”
周傲宇捏着钱,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感动,他很感谢肖魅在这个什么没有给自己增加任何麻烦,反而如同自己的后盾一般,坚强地守护在自己身后。他对她点点头,“我先去处理一下,你在家里等我消息。”
肖魅在他眼里看到凝重,纵然心里有很多疑窦,但也没有追问,只是坚定地点了一下头。
周傲宇驱车去了公安局,在短短一个月里他已经第二次进这种地方,连他自己都觉得荒唐。
他走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蹲在角落里的周斯涵,她环抱着自己,不停地在瑟瑟发抖。周傲宇忽然想起,似乎是夏洛飞说过,喜欢环抱自己的人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
他叹了口气,脱下外套,披在周斯涵身上,把她扶了起来,同时望向值夜班的警察,不卑不亢地说道:“请问我妹妹发生了什么事?”
“她偷窃个东明商场一条价值两万的玉石吊坠,这一切被监控录像录下,但是在她身上并没有搜出吊坠,而且在审问她的过程她一直一言不发,直到一个小时前才开口说要打电话给你。”一个警察侃侃而谈。
另外一个警察则有些担心地看着 虚行神话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他,“你妹妹在精神方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她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周傲宇瞪了他一眼,他抓住第一个警察的话柄,咄咄逼人地说道:“既然没有找到东西,凭什么就说我妹妹偷了东西?”
那警察摇了摇头,示意同事把监控录像再播放一遍,停格在周斯涵趁店员不备,把一个客人之前看的吊坠塞在了口袋里的画面上,冷冷地望向周傲宇说:“你还有什么好说?”
周傲宇点了支烟,“请问我妹妹是不是当场被抓住的?”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谨慎地点了点头。
“那么请问她有什么时间把吊坠藏起来?”周傲宇一边抽烟,一边在找警察话语里的漏洞,他自己充当了辩护律师,一心替妹妹洗刷污点。
“也许是她把吊坠藏在商场里的什么地方了。”
“那么,请问商场里都有监控录像,为什么没拍下这一幕?”周傲宇抓住了最大的漏洞,立刻反客为主地发问。
“这个……”
“总之,”周傲宇抓住了周斯涵的手,感觉到透骨的沁凉,他不禁一阵心疼,但更坚定了要保护她的决心,他冷冷地斜睨着二人,“你们找不到东西,休想诬告我妹妹!”
这两警察也许没想到周傲宇这么难对付,尴尬地沉默着。
“既然没有犯罪事实,那么我要带我妹妹走也是合法的吧?告诉你们,我妹妹身体虚弱,你们这地方那么阴冷,让我妹妹折腾出点病来,看我怎么告倒你们!”
前段时间的确有闹得沸沸扬扬的警察不理一个因为卖滛而被捕的女子回家看女儿的要求,导致她的女儿在家饿死的丑闻,而这个警察为此被革职,两警察又是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挺尴尬地挥挥手,“好吧,我同意你们先走,不过案件一旦有进展我们还是会随时会打搅二位的。”
“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一定会配合的。”周傲宇露出个得逞的笑容,拉着周斯涵就嚣张地离去了——倒不是他刻意如此,而是他对这些zf机关工作的人带着天生的反感,你表现得越是让人难以琢磨越嚣张他们反而越不敢动手了。
周傲宇把周斯涵带到车上,立刻踩下油门,开出一段距离后,才放慢车速,耐心地问她:“斯涵,你是不是真的又偷窃了?”
周斯涵抱着车里的一个垫子,兀自在瑟瑟发抖,她听了他的话却没有反应,直到过了很久才慢慢地点了点头。
周傲宇的脸色一下凝重了起来。
“那么吊坠呢?”周傲宇追问道。
周斯涵看着他,目光里写着一种很难描述的微光。
“斯涵……你不和我说,我帮不了你的……”周傲宇有些无奈,但他必须要收拾残局。
周斯涵的眼泪慢慢落下,她依旧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却说了句让周傲宇出乎意料的话,“哥,叶伟泽打电话来说要和我抢小兰的抚养权。”
“叶伟泽?”周傲宇楞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时候会牵扯出这个人,他立刻想到上次在街上的那次偶遇,既然他已经新婚,为什么又要和周斯涵这样纠缠不清?对他们这群企业家二代来说,如果孩子是男性,或许还会重视些,可是小兰是个女孩子啊,那么大概只有一个解释了。
周傲宇看了周斯涵一眼,淡淡地说道:“斯涵,我想那是因为……他还爱着你吧。”
“爱着我?”周斯涵的眼神迷惘。
“因为爱,所以才会恨你,才会想抢走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斯涵,你不要多想了,相信我,他不会伤害你,也不会真正地把小兰夺走的。”周傲宇一边开车,一边安慰着精神状况不是很稳定的周斯涵。
“是这样么?”周斯涵的神情里还带着惊恐。
周傲宇不忍心看她这么害怕,他伸出手,按在她冰凉的手背上,“斯涵,有哥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周斯涵猛地扑到他的怀里,嚎啕大哭,“哥,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能再没有小兰……”
周傲宇只好停下车,他温柔地摸着周斯涵的长发,柔声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小兰的,我会跟叶伟泽谈谈的。我相信,自始至终他都是爱你的,他舍不得伤害你的。”
ap.
第四十七章 隔阂
肖魅坐在家里,她的表情很恬静。
也许是她知道即使担忧也没有用,而且她也相信周傲宇能妥善地处理好问题。还有,心里有过太多倦怠,凝聚到最后反而就平静了。
面对过那么多风雨,这一次,即使暴风雨要来,她也想静静地等待。
其实不管如何,她都有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支撑,她牵着小俊肥嘟嘟的手,嘴角流露出温柔的笑意。
门铃被按响。
肖魅才从自己沉思中回过神来。
“傲宇这么快就回来了吗?”她自言自语道,走过去在猫眼上一看,却是刘羽冰的脸。
“有什么事吗?”肖魅有些质疑地抬高了声音问道,却没有开门。
“我想和您谈谈您丈夫的事。”刘羽冰的脸上是和往日完全不一样的凝重,;连语调都有些变了。
肖魅意识到他一定是看到周傲宇离开才来找自己的,她迟疑了一下,说道:“什么事,明天说不可以吗?”
“明天说当然可以。我只是怕您丈夫今天晚上又去做不该做的事而已。”
肖魅一怔,她想起刘羽冰似乎总是知道许多事的样子,她犹豫了一下,终于打开门让他进来,“什么事说吧。”
刘羽冰就站在门口,也没有要进来的意思,他看着肖魅,开口道:“肖小姐,你是个好人,你那么好的女人,其实应该配一个更好的人的,周傲宇根本配不起你。”
肖魅淡淡地说:“你想说什么?”
“我看到您丈夫昨天在夜总会开房间。”
“哦?”肖魅立刻想到了那个指甲油瓶,但她脸上却维持得波澜不惊,“那我请问你,你怎么会知道呢?是不是你也去夜总会了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