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25部分

?”
“是,我是去了……因为我的女朋友也是……小姐。”刘羽冰说到最后,颇有些咬牙切齿,脸上涌起羞辱的颜色。
“对不起。”肖魅没想到他的回答是这样,立刻道歉道。
刘羽冰看着她——这是他第一次以这样的神态看着她,没有了平日的嘻皮笑脸也没有了一分八卦的样子,有的只是一种空洞洞的悲哀——无奈地说道:“我们不像你们,受过良好教育,在这个城市也是举目无亲,我们注定了只能是活在这个社会最底层的人。”
肖魅看着刘羽冰,眼里带着怜悯,也许她从没有想过他的一张脸下还隐藏着另外一张脸,八卦和嘻皮笑脸都不是他的本质,在他内心深处隐藏着深深的悲哀,不过说到底,谁又能了解另外一个人那么彻底呢?即使是睡在身边的人都不可以,何况是个路人呢?
“其实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等我们都攒了一些钱,然后我就可以带着她回我家乡看我父母,再结婚生娃。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连我这么简单的愿望你们都让我实现。”
“我们……怎么妨碍你的愿望了吗?”肖魅有些摸不着头脑。
刘羽冰看着她,神情里带着愤怒,“就是你丈夫!本来菲菲已经答应我不出台了……可是你丈夫却又……”
“你说什么?!”肖魅如五雷轰顶,她的手捏成拳头垂在身侧,紧紧咬着嘴唇,脸色已经成了惨白,却还是强忍着没有失态。
“是的,今天早晨我看到他从菲菲房里走出来!”
肖魅心里五脏俱焚,但她不想大半夜的在这里发泄出来,徒惹人笑而已,她深吸了两口 末世之觉醒者帖吧气,淡淡地说道:“我想你一定看错人了,傲宇昨天晚上在家。”
“肖小姐你!”
“好了,很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肖魅关门欲送客。
刘羽冰把手撑在门上,眼里透着愤怒,“你干嘛不相信我说的话?”
肖魅咬着嘴唇,用力地把门顶上,“说不说是你的自由,相不相信是我的自由,好了,你不想我投诉你的话就赶快给我走吧。”
肖魅“啪”地一声关上了门,她反转过身,贴在门上,心里的悲伤一点点蔓延,但是在悲伤覆灭自己之前,她还是先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周傲宇回来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肖魅递给他一杯参茶,再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再这么让你天天奔波下去,估计你先要垮了。”
周傲宇捧着参茶,感受到它的温度,心里也一暖,柔声道:“这么晚还不睡?”
肖魅轻轻“嗯”了一声,问道:“斯涵出什么事了?”
周傲宇不禁迟疑,斯涵的事让他觉得难以启齿,他直觉上不想把斯涵的这层私隐告诉肖魅,但是这个想法又让他警醒,什么时候他和肖魅之间已经有了隔阂?
肖魅看他脸色,不着声色地问道:“怎么,不想告诉我吗?”
“有些事,我觉得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周傲宇无可奈何地说道。
肖魅便没有追问下去,她看着他,说道:“但有些事,你必须知道。”
“什么事?”周傲宇下意识地问。
“我和金旭言的孩子的确在当年就流掉了,那个他带过来的六岁的孩子只是找来气你的,他今天已经在电话里给我承认了。至于肖明他为什么那么说,我现在还没有问他,但他的的确确说了谎。”
“是吗?”周傲宇看她说得那么斩钉截铁,也不禁信了她,毕竟他知道肖魅的性子是不屑于说这样的谎的。
“对不起。我应该相信你的。”周傲宇道歉了,可是言语里却没有包含多少感情,那样的平平淡淡,也许这次的事已经在他留下了裂痕,再也复原不了了。
肖魅对他这样的反应果然有些失望,但是多少也在她预料之中,她冷冷地说道:“接下来,我要问你第二件事,你昨天晚上在哪儿过夜的?”
周傲宇心里“咯噔”一下,没有说话。
“这个指甲油瓶的主人是不是叫菲菲?”肖魅出其不意地递给了他那瓶指甲油。
“你怎么知道的?”周傲宇脱口而出,随即后悔,无奈地说道,“刘羽冰跟你说了什么吧。”
“这么说是真的了?”
周傲宇黯了脸色,没有说话。
“是因为跟我吵架心情不好吗?”
周傲宇一怔,想了一下说道:“肖魅,菲菲的确是我认识了很久的朋友……她虽然是在那种欢场做的,不过并不像其他女孩子那么庸俗。如果我说我昨天的确在她房里睡,可是我们什么也没发生,你相信吗?”
肖魅看着他的眼睛,然后说道:“我相信。”
周傲宇有些意外,“你真的相信?”
“如果是谎言,这未免太拙劣了,我相信你真的要说谎,会编个更完美的谎言的。”
那个晚上,他们看似都相信了彼此、原谅了彼此,但躺在一起的时候,却为什么觉得有了一层薄薄的隔阂?
ap.
第四十八章 夺子之战
隔了一天的傍晚,肖魅亲自下厨,做了四菜一汤等着周傲宇回家。
但周傲宇却一个打电话说不回来了,肖魅一句话也没多说,挂了电话招呼李嫂吃饭。
李嫂看她脸色难看,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等周先生回来了吗?”
“他不回来了。”肖魅低头吃饭,淡淡地说道。
此刻的周傲宇正在家里,站在周斯涵和叶伟泽之间,他把周斯涵护在身后,对叶伟泽礼貌地说道:“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谈可不可以?”
“小兰是我的女儿,我想来看看他也不可以?”叶伟泽笑得很挑衅。
周斯涵的眼睛里闪着愤怒,但是微微颤抖的身体还是显示了她不可抑制的恐惧。
“但是你和她现在已经没有婚姻关系了,要不要来探望女儿也是该事先征得我们同意吧?”周傲宇义正言辞地说道。
叶伟泽扣了个响指,“可是我这次回来就是拿回我女儿的抚养权呢!所以,以后看望她,恐怕就是你们该争取我的同意了。”
周父早已气得脸涨得通红,“你这个小伙子……以前我是看你人品还不错才同意把斯涵嫁给你,可是你……不但抛弃了她,现在居然卑鄙得连孩子也要抢走!”
叶伟泽笑了一笑,没有回答,把一个公文袋放在椅子上,“总之我已经跟法庭递交申请了,孩子到底跟谁恐怕也不是由你我说了算吧?”
周傲宇没有动气,他深信一点,叶伟泽始终是爱周斯涵的,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抢走孩子,恐怕还是为了再次接近周斯涵,引起她的注意吧。
“文件就放这儿吧,叶伟泽,我们能借一步说话吗?”
叶伟泽斜睨了着他,邪魅地一笑,点点头答应了。
周斯涵抱着小兰,带着惊恐的光芒看着走出房门的两人,她越抱越紧,直到周母扼住她的手臂,提醒小兰快要窒息了,她才回过神来,看着母亲,猛然间嚎啕大哭起来。
周傲宇和他一前一后地走下楼梯,问道:“就在车里谈吧?你车还我车?”
叶伟泽淡淡一笑道:“随你。”
“那就我车吧。”周傲宇打开了车门,两人都坐了进去。
周傲宇便把车开了出去,潜意识里他想离开家越远,说这些话才好,他并不想父母听到。
“要跟我说什么?”叶伟泽点了支烟,玩世不恭地笑。
周傲宇看着他,恍然觉得他也变了很多,但他相信一个人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从他无可救药地爱上周斯涵开始,他就注定了,无论高兴、憎恨、嚣张,都是围绕着斯涵的,既然他爱她,他就有把握说服他不伤害斯涵。
想到这里,周傲宇心里已经渐渐了有了谱,他成竹于胸地说道:“我想你刚回国,可能还不了解斯涵的情况吧?”
“虽然我回国不久,不过也知道她到现在为止都住在家里,没有找到工作是吧?她根本没有能力抚养小兰。”叶伟泽冷笑道。
周傲宇说道:“没错,她是没找到工作,不过你应该知道,以我的职位,如果我想给她安排还是能办到。但我没有这么做,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怎么会知道?”叶伟泽嗤之以鼻。
周傲宇心道:他果然还不知道。他看着叶伟泽,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她从回国开始,精神状况就不稳定,我不想让她承受更多的压力。伟泽,我相信你还是关心斯涵的,而且你也有了自己的婚姻,所以我不希望你因为一时之气而毁了两个人的生活,你该知道小兰对斯涵有多么重要,如果你抢走她,她可能真的会崩溃的。”
“是吗?”叶伟泽撇了撇嘴,冷笑道,“我可没看出来小兰对她有那么重要。再说她是我和他的女儿,你不也该希望我带走她吗?”
周傲宇气恼地说道:“你在胡说什么?我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斯涵好,这个孩子对她那么重要,我当然要让孩子留下!”
“如果你真的是为了斯涵好,就应该到她身边去吧?”叶伟泽嘴角的笑意,更加邪恶得任意恣睢。
周傲宇不禁语塞。
“以前因为血缘的关系无法结合,现在为什么还要逃避呢?”
周傲宇狐疑地看着他,心里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周斯涵安排来演一出苦肉计的了,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五点钟后咱俩去紫禁城全文阅读,他现在对肖魅和周斯涵都已经不能完全地信任,叶伟泽做出一副要抢孩子的嚣张态度,会不会是激起他对周斯涵的保护欲望,而把他推向周斯涵呢?
叶伟泽看着他怀疑的眼色,轻轻一笑,却没有辩解。
“要说的就这么多,”叶伟泽把烟蒂丢出窗外,淡淡地笑道,“走了。”
周傲宇看他推车门要下车,想起最紧要的事还没说,连忙拽住他说:“不管你是什么用意,不过我必须要和你强调,斯涵的精神状况真的不稳定……”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想说出周斯涵偷窃的事情,何况她那个玉坠的案子还没有调查清楚,他不想把妹妹的私隐曝晒在他面前,说到这里便顿下了。
“她的精神一向不稳定,特别是在你面前。”叶伟泽淡淡一笑,推开车门走下了车,往他们小区走去。
他又点了支烟,从背后看去,只见烟雾寥寥,他忽然觉得叶伟泽老了,那是一种从心底里散发出的疲倦和苍老,和一年前那个干干净净的男生差别太大了,他的心底有过怜悯。
但是这件事并没有就这样完结,周傲宇和叶伟泽外出的时候,叶伟泽的新任太太马丁玲就尾随着上门了。
周平开了门,看到这个陌生的女人,莫名地问道:“请问你是?”
马丁玲嚣张地把他推到一边,径自冲了进来,目光落在周斯涵身上,冷冷地问道:“你就是周斯涵?”
周斯涵点点头。
“我是叶伟泽的太太马丁玲。”
“是你……”周斯涵的眼睛里有了雾气。
“既然你已经和那臭小子结了婚,那么就别让他纠缠我们女儿!”
马丁玲的目光却已经完全锁在了周斯涵怀抱的孩子身上,她目露凶光,长长的指甲徘徊在小兰稚嫩的脸上,“这就是你跟伟泽的孩子?”
周斯涵下意识地一缩,让孩子脱离了她指甲可触及的范围,淡淡地回答道:“是的。”
“我告诉你,一年前你没有凭借着这个孩子进门,现在也别想*着这个孩子重新夺回他!”马丁玲恶狠狠地威胁道。
周斯涵脸上带起一抹轻蔑的笑,“我从来没想过*这个孩子去夺得什么,如果你能让他别跟我抢这个孩子,那就是大善了。”她抱着小兰,小心翼翼地绕过她,从椅子上拿起那份文件,丢给她道,“告诉叶伟泽,把他这份争夺抚养权的文件拿回去!”
马丁玲脸上流露出狐疑之色,“他……要抢孩子的抚养权?”
周斯涵转过了身,冷冷地说道:“我对这个人没有什么感觉过,也不想和他有瓜葛,叶太太我想你也不会希望有这么个孩子介入到你们中间去,所以我劝你还是跟叶伟泽说,收起他突然萌起的想法吧!”
马丁玲不相信似地打开文件夹,翻看着文件,确定了的确是叶伟泽决定夺取孩子抚养权的申请书后,她气得一把丢掷到椅子上,“他居然商量都不跟我商量!叶伟泽,你给我等着。”
周斯涵冷笑着往房间走去。
马丁玲自讨没趣,对着她的背影喊道:“周斯涵,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周斯涵都懒得理他,其实除了周傲宇和父母,她的确是不屑于理财任何一个人,更不会在他们面前流露出自己的软弱。
肖魅一个人在家等,心中有种惶惶的失落,她觉得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正在失去,却又懵懂得不知道那是什么。
门拍响的刹那,她的情绪波动明显,周傲宇回家的喜悦立刻盖过了晚饭时的不快,她兴高采烈地去开门,却看到了金旭言,他还带着个小男孩。
“你?”肖魅有些失望,基于关心,她还是问道:“你母亲的事都处理好了?”
金旭言点点头,“老家的房子我送给二叔公他们了,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就如他们所愿好了。”他话说得很轻松,可是眉宇间还是有怅惘,毕竟他把他人生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给抹去了,从此之后他就成了一个没“根”的人。
“他是?”肖魅看着那个小男孩。
金旭言看着那个小男孩,目光中流露出怜爱,“他就是我欺骗了周傲宇的那个孩子。”
肖魅看着那个孩子,终于知道周傲宇为什么要误解了,因为那个孩子的神气竟然像足了她,小小年纪就有一种苍凉的骄傲。
ap.
第四十九章 斯涵,出来!
“他……”
金旭言苦笑一下,“很像你是吧?”
肖魅迷惑地点点头,随即冷冷地说道:“你还真够下本钱的,找到这个孩子真不容易吧?”
金旭言摇摇头,他的笑容很温暖,也很苍凉,“肖魅,你不记得大学时候我们助学一个家庭吗?”
“记得……”肖魅讶异地说道,“难道他就是当年那个女孩子的孩子?”
金旭言点点头,淡淡一笑,“你选她做帮助对象时,不就说过她和你有几分像吗?”
“她现在怎么样?”肖魅虽然气愤于他的偷梁换柱,不过听他提起当年的事,不免又问了一句。
金旭言抱起孩子,黯然道:“她第一次嫁的老公死了,留下她跟这个孩子,后来她又改嫁了另外一个村的男人,就留下这个孩子,前些年我回国,去了以前我们去过的地方走过……就看到这个孩子,我觉得他挺可怜的,就把他抱回来了。我本来想带他回英国的,但是晓杉不喜欢孩子,而我娘又误以为这是我和你的孩子,所以把孩子放她那儿养了。”
“所以刘羽冰才会那么说?”
金旭言愣了一下,“谁是刘羽冰?”
肖魅这才想起刘羽冰只是从村里人口中知道金旭言,但金旭言并不和他熟悉,淡淡一笑道:“说来也巧,他和你同村的,在我们小区做保安。”
金旭言看着孩子,表情很苦涩,“虽然我不曾爱过晓杉,但是那么多年下来,我已经把她当作亲人,看着她离世,我很难过;我母亲……的去世,我更加没办法接受,现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剩下了这一个亲人。当时我拿这个这个孩子欺骗周傲宇是不对,但是我看着母亲病情加重而我却无能为力我觉得很无助,所以我才迫切地想要你回我身边……”
也许是他的表情太悲痛,让肖魅都不忍责怪他,可是想到他卑鄙的手段让她和周傲宇起了误会,她还是有些气愤,于是淡淡地说道:“你得到了什么,终究要失去什么,人生本来就是公平的。”
“肖魅,为什么你也要这么说呢……你明知道我是爱你的……”金旭言突然激动了起来,他拉住了她的胳膊,那个那个孩子也跟着来添乱,一边扑向肖魅,一边哭着喊着说要“妈妈”。
“拜托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肖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楞了,不由地往后退去,结果脚后跟被房间里的一双拖鞋绊到,整个人就坐倒在了地上。
“你们在干什么?”被叶伟泽的忽然到来搅乱了心情的周傲宇正闷闷地回家,结果又被他看到了这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他看着坐在地上一脸惊慌失措的肖魅,还是直觉上的选择了护住肖魅,他拉着她的手将她扶起,冷冷地注视着金旭言道:“你来干什么?这里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家,我不希望有人扰乱它的平静。”
金旭言自知失态,抱着孩子退开一步,说了声“抱歉”。
“现在很晚了,金先生,孩子估计也困了,你们先走吧。恕不远送。”周傲宇没心情跟他绕弯子,直接下了逐客令。
金旭言也无奈,“对不起。”他抱着孩子走向电梯的身影有些萧索,肖魅看着不禁恻然。
周傲宇看着她的眼色,轻轻地哼了一声。
肖魅立刻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走到沙发那边坐下。
周傲宇冷不丁地说道:“那个小孩,和你还真是很像啊!”
肖魅知他脾气,知道如果自己强要辩解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只会让两个人再吵一架,然后再各自神伤而已,也许下次自己拿个na报告给他更有说服力一些,他看周傲宇脸色很差,于是岔开话题说道:“今天很累么?”
“恩,”周傲宇点了支烟——平时他都是在门外吸的,除了心情特别差的时候,才会在客厅里吸烟——面无表情地说道:“叶伟泽回来了。”
肖魅脑子转了三百六十度,差点没想起这人是谁,等回过神来不免惊讶,“他回来做什么?难道是想和斯涵重归于好?”她心里说你就是因为这样心情不好的吧?但是让她奇怪的是,此刻她也没有刚开始知道他们兄妹不伦恋情时天崩地裂的痛,相反的,甚至觉得这已经和她日常买菜多少钱一斤一样正常了。她不禁苦笑自己 弓霸天下全文阅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麻木了。
“倒不是,他已经再结婚了,他只是想抢回孩子的抚养权。”
“我想抢不抢回孩子抚养权是其次,他还是放不下斯涵,也许现在他觉得那是恨,可是我想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明白他还是爱着斯涵的。”肖魅说道。
周傲宇见她秉持和自己一样的观点,不禁微微一笑,“你和我想得一样。”
“可是,”肖魅喟叹一声,“他已经再结婚了,以他的个性,大概也不会去主动改变自己的命运的,很可悲啊。”
周傲宇注意了肖魅说这句话时的神态,心说:那么你会不会主动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呢?
肖魅看到他的眼色,猜到了他的心思,却没有说话。
他们现在越来越熟稔彼此的心事,却也越来越像最熟悉的陌路人。
这一夜,他们还是无法获得安宁。当深夜一个电话划破了夜寂静的长空时,肖魅睁开眼,看到周傲宇接完电话一脸的紧张,她拧开灯,淡淡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爸说今天叶伟泽的新任妻子也去家里,还对斯涵说了些威胁的话。妈不放心斯涵,半夜起来去她房间看了看,却发现现在斯涵不见了!”
肖魅也一惊,她心想以斯涵那么执拗的个性不会真做出什么傻事。于是也顾不得去妒忌周傲宇为周斯涵如此的紧张,披起衣服就说道:“那我们快去吧!”
“我们?”周傲宇却无由地呆了一下。
肖魅下床去拿衣架上的衣服,丢给周傲宇道:“其他的事我也不想过问,但找人的事总人多力量大吧?”
周傲宇心里一动,有种很惭愧的感觉。
肖魅见他还在发愣,又催了一句:“快点吧!出去时轻点,别惊动了李嫂和小俊。”
周傲宇这才如梦初醒地点点头,起身穿衣服。
二人顶着冷风默默无言地下楼拿车,周傲宇打开车门让肖魅上车时,看到她一脸疲倦却焦急的神色,心里再次一动。
“怎么了?”肖魅看他神情不寻常,以为他是在担心斯涵,于是安慰道,“我想斯涵虽然任性,但应该还是会为孩子考虑,不会做太让人担心的事的。也许她只是心情不好,出去走走。”
周傲宇勉强一笑,却没有说话。他的心里在那一刻产生异常复杂的感觉。
二人迅速赶到周傲宇父母的家中,那里已经是灯火通明,周父一脸担忧,却还在不断慰藉着周母。而周母则整个人已经瘫软在了沙发上,一看见周傲宇,就拉着他的衣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真是作孽啊!斯涵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妈,没事的,”肖魅坐下来安慰她,“傲宇认识的朋友多,一定能找到斯涵的。而且斯涵也比以前懂事多了,她可能只是出去走走,怕你们担心,就没跟你们说而已。”
“哎,这孩子能跟你一样懂事就好了。”周母叹了口气。
肖魅替她擦了把泪,对周傲宇使了个眼色,“那我们出去找找吧。”
傲宇点头刚要出去,突然转过身来,他的眼神掠过一丝讶异,然后他快步走回周斯涵的房间,大步迈向她床边的那个衣柜的门,把那些大衣什么的掠开。
肖魅和周傲宇的父母都奇怪于他的举动,肖魅扶着周母来到周斯涵的房间,在灯光的照耀下,他们看见了周斯涵环抱着自己缩成一团躲避在衣橱的一角,只是她把自己裹成那么小一团又混在衣堆里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肖魅刚想问周傲宇他怎么知道周斯涵躲在这里,但是她一抬头看见周傲宇的眼色就觉得自己的问话多余了,因为那一眼包含了太多的怜惜、伤感和维护,任何一个人看见这个眼色都会明白他对这个女孩儿爱得有多么深,于是她吞下了她要说的话,默默地、带着伤感地凝视着眼前的人。
“斯涵,出来!”周傲宇把他宽大的手伸向了缩在一角的周斯涵,他的声音温柔里带着威严。
周斯涵还在发抖,还在啜泣,但是她看着周傲宇,半晌,却还是伸出了手,就如一阵风一般,猛地冲进了周傲宇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量在哭泣,她说:“哥,我怕。”
ap.
第五十章 酒吧女菲菲
肖魅默默地扶着周母,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
也许,直到这一刻,她才看清他们之间的羁绊,其实并不是自己能动摇的。
当一分爱,融化成了亲情,已经蔓延在血液的每个部分,又如何能抽离?
她相信,这一幕,在他们的人生中,已经发生过太多次,所以周傲宇才会知道周斯涵就躲在衣橱里。
突然间,她很想笑,原来从头到尾,自己都不能介入到他们中间去,只因为他们的羁绊已经太深,爱也已经太沉。
所以,在那一刻,她对周斯涵曾经做过的事再没有了恨意,甚至有了设身处地的怜惜,如果她是她,那么爱的一个人被别人抢走,她是不是也会想方设法地夺回来呢?
她应该是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的啊,可是为什么到现在心才痛得这么厉害呢?是因为,自己以为自己已经在周傲宇心里有了分量,到头来却还是输得这么彻底吗?
周傲宇猛然想起父母和肖魅都在场,他的神色不禁变得尴尬,轻轻推开周斯涵,语气里带着点斥责:“你怎么躲在衣橱里不出声呢?你知道爸妈有多担心么?”
周斯涵低垂着头,半晌才道:“爸,妈,对不起。”
周母看到女儿没事,心放下了大半,但她看到周傲宇和周斯涵的举动,对他们感情已经知道始末的周母不禁担心周傲宇和肖魅的感情,连忙说道:“既然斯涵没事,那么肖魅、傲宇你们先回去吧!”
周傲宇点点头,“好的。”他回过头,又不放心地嘱咐道,“你已经大了,别再这么任性了,小兰的事我会帮你解决的,你就别担心了。”
斯涵在父母面前不敢过多流露自己的情绪,于是乖乖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走吧。”周傲宇看着肖魅说道。
肖魅其实很想说一句:“你就留下来照顾斯涵吧。”她觉得只有这样才算是照顾自己的自尊,否则就这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她实在觉得自己像个傀儡木偶,但是她看着周父周母,却还是咽下了这句话。她想他们只要不是瞎子,对他们不同于普通兄妹的感情也是有所察觉的,周母催促他们走也是为了给自己留点面子,那么她又何苦让在场的人都下不了台呢?所以,最后她就淡淡笑着点了点头。
周傲宇对她的平静有点意外,但随即涌起的却是不安,但在父母面前他也不能多说什么,只好对二老嘱咐了几声不要太担心,自己会处理云云,再和肖魅一起走了。
“肖魅……”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周傲宇有些心虚,试图解释。
肖魅却淡淡地说道:“解释就是掩饰,其实你和斯涵的感情已经用不着解释,我都看明白了。”
“肖魅,我只是把她当妹妹。”
肖魅微微一笑,“这句话骗得了别人,骗得了你自己,却骗不了你的心,你问问你自己,真的只是把她当妹妹吗?”
肖魅显得很平静,很平静地、一针见血地指出他话语里的矛盾,让周傲宇讪讪地不知道从何说起。
肖魅便把头撇向窗外,并不时地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苦笑着心想:什么时候,我是不是要摘下这个戒指了呢?
周傲宇伸出一只手握住肖魅,却没有给她任何温暖的感觉。
车里的空调开得很暖,可是两个人的心却渐渐冷了下去。
这一段风雨飘摇的路,也许终是要到了终点。
第二天,周傲宇去上班,肖魅在家里做家务,生活和往常一样,看似没有任何变动,却如一个碎裂了的花瓶,从内部已经悄悄地纹裂,直到有一天哗啦破碎,只是不知道这一天,却在什么时候到来?
肖魅在下楼时碰倒刘羽冰,看到他依旧充满愤懑的眼神,不禁心里一动,提出个连她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念头,“我能看看你女朋友吗?”
“你还不相信我说的话?非要确认一下?”刘羽冰恼怒地说道。
“不是这样的。”肖魅淡淡地说道。
刘羽冰看她神色,不禁觉得迷惑,傻乎乎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肖魅摇摇头,扬起一抹笑靥道:“我只是想看看,那个女孩儿长得什么样。”
尽管刘羽冰对肖魅表现得相当迷惑,因为如果她是因为不甘老公去找小姐,而去找菲菲算账,不该气得火冒三丈的样子么?可是她却一直表 逐官最新章节现得那么平静,平静得就好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如何如何。他喜欢上菲菲的时候,也是经常出入那样的场所,看惯了那些女人的争吵打骂,却从没有看到如肖魅这样平和的。
“那个……你不会伤害菲菲吗?”刘羽冰挠着后脑勺问。
肖魅失笑道:“我为什么要伤害呢?真的,你相信我,我只是想这个女孩儿。”
肖魅终于说服了刘羽冰,在那个下午他带着她去看菲菲,坐在这个浓妆艳抹看起来异常成熟的女孩儿面前,她感觉到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你就是周傲宇的妻子?”菲菲点了支烟,涂着夸张眼影的一双眼睛瞟着他。
肖魅没有说话,她只是很用心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儿,她的眉眼、她的五官,是的,尽管她的神态和她完全不同,可是在她身上却还是可以清晰得看到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你知不知道你看起来很像一个人?”肖魅忍不住说道,却更接近自言自语。
菲菲扬起嘴角,自嘲却不无伤感地说道:“我知道,我看起来像他的妹妹对吗?”
肖魅一惊,“你知道?”
菲菲淡淡一笑,“原来你也知道。”
肖魅忽然沉默了,原来谁都知道周斯涵在周傲宇心里的地位,包括自己,可是自己却固执地不肯承认,不肯放手,到底是谁在执迷到底是谁的错?
菲菲慢悠悠地吸了口烟,用眼角斜睨着肖魅,眼神中竟然带了怜悯。
“他的确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可惜他不是属于我们的。”菲菲如是说。
肖魅的手紧紧攥起,戒指的纹路在她掌心烙下了印。
肖魅看着菲菲,问道:“那么请回答我,那天晚上你们真的什么也发生吗?”
菲菲扬起嘴角,笑得一脸轻蔑,“我想我知道周傲宇为什么会娶你了,你真的是很天真啊。你觉得一个正常的男人到这里来找小姐是干什么呢?”
“啪”有一样东西在她心里轰然碎裂,肖魅的脸色微微得发白。
菲菲静静地看着她,微笑道:“肖小姐,恐怕我不得不告诉你些真话,虽然这些真话很残酷。我认识周傲宇有六年了,他是个很大方的男人,这里的小姐恐怕有一半都收过他不错的小费,所以大家也都乐意陪他。我知道,他心里有人,以前我一直很奇怪,像他这么样个又英俊又有钱的男人有什么爱不起的女人,后来我知道,因为那个女人是他妹妹。我看过他妹妹的照片——在他皮夹子里——呵呵,很奇怪吧?本来这个位置是放他女朋友照片的。老实说,以前我多少是对他有些幻想的,我们这群欢场中的女孩子——你知道,最后也无非是想赚点钱,找个好男人嫁了,不过后来我就明白了,他无非是把我当作他妹妹的替身,当他抱着我的时候,当他在吻我的时候,当他……”
菲菲瞥了一眼肖魅,看她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于是及时地住了口,淡淡一笑道:“总之,说这个男人很深情吧?的确。可是那只是对他妹妹的。而对我们来说,那只是灾难。一个喜欢着自己妹妹的人,我们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肖魅神情平静,平静得接近于死寂。
“其实你也好,我也好,都只不过是他生活中的摆设罢了。”菲菲望向站在门口的刘羽冰,淡淡一笑道,“你应该学我一样,找个对你好的男人了——也许你不爱他,可是至少他会对你好的。”
肖魅顺着她的目光望向刘羽冰,不禁若有所思。
菲菲起身微笑道:“今天的见面的确让我意外,我以为你会找我算账的,不过没想到你却那么平静,挺让我佩服的,换作我是你就绝对做不到,也许这也是周傲宇为什么会娶你的原因吧。”
她的话看似客气,可是句句带刺,肖魅不是听不出来,但她不愿多说,在她提出见菲菲之前她就预想到了这一切,只是她想多了解这个男人一点,在他们结婚之前,在他们认识之前,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他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菲菲看着发着呆的肖魅,轻轻地一笑,笑容里带着小小胜利的狡黠,可是更多的是一种化不开的悲伤,她走向在门口等着她的那个男人,那个卑微的、没有钱的男人会是她要找的那个人吗?也许不是吧。她的感情早已经给了另外一个男人,现在即使她要再跟别人,那么这个人也至少也给她物质保障吧?
ap.
第五十一章 怪才律师陈成
肖魅抱着个枕头坐在沙发上,看着在沙发上打滚着玩儿的小俊,嘴角微微弯起一道弧线,眼睛一眨,长长的睫毛上就挂了泪珠。
“我回来了。”周傲宇如同每天一样下班归来,肖魅立刻撇过头,擦掉了眼泪,再扭过头,已是往日一般的淡淡的笑容,“回来了?”
傲宇放下包,径自走到书房里,他要收一封夏洛飞的邮件,他一直向夏洛飞陈述周斯涵的病情,他不想把周斯涵的问题扩大,但又需要个人去治疗斯涵的病,所以他只有求助夏洛飞。
“对了,刚刚打开邮箱的时候看到一封信,好像是法院的传票什么的,怎么了,你公司出事了吗?”肖魅刚从菲菲那里回来时,想起很多天没开邮箱了,于是就去开邮箱,不料拿到了这样这样一张传票。
周傲宇一听到“法院”,神情立刻紧张起来,他慌忙冲了出来,将传票夺了过来,又窜回了书房。
肖魅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表情有些无奈。
周傲宇关上门,打开信封,不出他所料,这果然是法院对周斯涵偷窃商场玉坠的一张传票。他握着传票手一紧,几乎要将它捏碎。
“怎么办?”他反反复复地在内心问自己,他绝对不能让周斯涵被判有罪,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状况,而如果她的精神状况被公开,她又如何在这个立足?想到这里,周傲宇霍然站了起来,推开门匆匆地往外走。
“去哪儿?”肖魅看他如一阵风地旋出,惊讶地问道。
“我……出去一趟。”周傲宇无奈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开门走了出去。
肖魅的目光落在书房,刚才周傲宇出去得急了,连电脑也没关,此刻那个电源的光点一点点地在她眼前扩大,如同一个巨大的诱惑,不断在召唤她去触碰,肖魅虽然不想刺探周傲宇的隐私,但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坐到他的书桌前。
夏洛飞的邮件还打开在电脑的桌面上。
肖魅逐行逐行地看下来,不由觉得触目惊心,她望向门口,似乎明白了周傲宇为什么总是那样忧心忡忡的样子,以她对他的了解,如果他知道周斯涵为了他患上这样的病,甚至会因此身陷牢笼,他是绝对不会抛下她的。
“也许……是时候我该离开了吧。”肖魅轻轻地对自己说,她望着小俊,眼色温柔,不论如何,她对周傲宇并没有愤懑的情绪,他给自己的两年的婚姻生活,终究是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小俊就是他给予自己最好的礼物,而且这两年的跌宕起伏,虽然最后她还是知道自己留不住他的心,可是那也终比生活里总是一片空白的好吧?
肖魅慢慢地关了周傲宇的电脑,然后为它盖上平时防尘用的布,突然觉得就如同为他们的感情盖上了一层布,从此一切变成前尘往事。
肖魅走出周傲宇的书房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笑的,尽管那抹笑是如此苦涩。
“周斯涵,你终是赌赢了。”她想起了一年前周斯涵的绝然离去,也许就是为了她和周傲宇的感情做的一次堵住,而事实证明,她终于赌赢了,周傲宇还是放不开她,对她的挂念还是在一年后释放。
“现在,我就要把你所做的重新再给你一次吧?”肖魅笑了,拉开窗帘望着窗外,阳光洒落到她的脸上,却有晶莹的泪珠,缓缓地滑下。
周傲宇匆匆赶回家,看到正在收拾桌子的母亲点了点头,问道:“妈,斯涵呢?”
周母看周傲宇满脸的忧心忡忡,不由地问道:“出什么事了么?”
“没有,”周傲宇立刻否定,他急中生智说道,“是我给斯涵找了份工作,我来看看她乐意不乐意的。”说完他就直冲周斯涵房里,看她正一脸宁静地摇着摇篮,心道我心急如焚的,你倒稳坐泰山啊!斯涵,你究竟知不知道这个问题有多严重?
他生怕在家里说这个问题还是会被父母知道,于是一拉斯涵,大声说道:“斯涵,上次客服那份工作可以了,客服部经理想见你一面,你快跟我走吧。”
周斯涵瞥了他一眼,脸上带起淡淡微笑,似乎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她若无其事地站起身,走到屋外,很平静地对母亲说:“妈,那我跟哥先出去, 牧歌行sodu你帮我照顾小兰吧。”
周母握住她的手,一脸地担忧,语带双关地说道:“斯涵,你也大了,有些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