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29部分

欧阳佩珊放下杯子,看着周傲宇,叹口气,“我知道,最近很多人都看到我在那种地方出没,他们以为我性饥渴是吧?”
周傲宇觉得回答这个问题有些尴尬,不过他还是觉得不痛不痒的安慰是没有必要的,他必须直切主题,“是不是蒋高翔忙于工作,太过忽视你了?我觉得你应该跟他说一说这个问题,两夫妻间还是最需要沟通的。”
欧阳佩珊嘴角徐徐浮起一丝微笑,笑容里带了几分讥嘲的味道,“我跟你说,其实每个人都变态,就是变态的程度和内容内容有所不同?”
周傲宇怕她太尴尬说不出来,于是拿自己开涮道:“难道他和我一样,也喜欢自己的妹妹?”
欧阳佩珊横了他一眼,嘴角上翘道:“很庆幸,她没有妹妹。”
“那么?”
欧阳佩珊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俯身过来,她在他耳边轻轻留下了一句:“他那方面不行了。”
周傲宇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她。
欧阳佩珊淡淡一笑,恢复了原来的坐姿,“所以,你明白我最近为什么要那么做了吧?”
周傲宇觉得难堪,毕竟他不想介入人家夫妻间最隐私的部分,但是他又不能逃避这个话题,于是他只好问道:“看过医生了吗?”
欧阳佩珊摇摇头,笑道:“你不知道他那人有多要面子,在工作的时候他都把自己绷成一张弓,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放进去,他不会让人知道他那么难堪的一面。他甚至跟我说,只要我不跟他离婚,随便我做什么都行。所以饥渴的我当然只有那么做了!”
周傲宇看着欧阳佩珊,自始至终他都觉得她是个好女人,自己不能和她在一起是性格上的、背景上的不同而造成的,他看着她,眼神带着怜悯,“不,我觉得你根本不是性饥渴,而是爱饥渴,你只是被蒋高翔的这句话伤害对吗?我相信,你是爱着蒋高翔的。”
“哈哈哈哈……”欧阳佩珊被他这句话笑出了眼泪,他看着周傲宇,“你觉得我这种人,会去爱一个人吗?”
周傲宇只觉得现在的欧阳佩珊带着一种极度的自怜自弃的情绪,以前的她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展现她脆弱的一面,他叹口气道:“佩珊,你想知道你在我眼里是什么样的人吗?我觉得你既聪明又漂亮,非常懂得自己想要什么和为自己争取什么,而且你也非常渴望爱与被爱。”
一句话,击中了欧阳佩珊的心房。她看着周傲宇,慢慢地,一串热泪落了下来。
ap.
第六十四章 在洪流中,我们都渐渐长大
周傲宇还要和欧阳佩珊说些什么,但是他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一看是马丁玲的号码,只好接了起来,和她简单说了几句,隔了十几分钟他又接到了周斯涵的电话。
“好了,今天和你这番谈话后让我整个人都放松了。”欧阳佩珊微微一笑,她挥手结了帐。
“我也谢谢你跟我说的一切,如果不是你,我想我很可能一直都误会了肖魅。”
“你有事先去忙吧。”欧阳佩珊在账单上龙飞凤舞地签了字,抬头对周傲宇说道。
“哎,这件事我是必须得去的。不过佩珊,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不要再去买春或者干什么其他自暴自弃的事了,如果你确定你是爱蒋高翔的,你就好好地和他一起把眼前这个问题解决;如果你已经不爱他了,或者他的态度让你受不了了,我觉得你还是和他离婚吧。以你的条件,就算是再婚也能找到不错的。”
“谢谢,我知道。”欧阳佩珊展颜一笑,她付好账,对周傲宇说道,“那我们走吧。”
周傲宇点点头,说道:“你直接送我到家吧。”
欧阳佩珊瞥了他一眼,“你妹妹又出事了?”
“算是吧。”周傲宇苦笑道。
“你上辈子真是欠她的。”欧阳佩珊耸耸肩。
欧阳佩珊送周傲宇去了他住的地方,周傲宇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让她把自己放路口就可以了。
“你不是怕你妹妹看见吧?”欧阳佩珊同意他的意见,却还是忍不住揶揄。
“算是吧。”
欧阳佩珊无奈地笑了笑,耸耸肩,让周傲宇下车之后,自己开车走了。
周傲宇长舒了口气,往自己住的小区里去了,然后慢慢地走进自己住所,打开门,就看到屋子里坐着的三个人,分成两方,彼此之间剑拔弩张。
“叶伟泽,叶太太,你们来了啊。”周傲宇不顾周斯涵敌意的目光,友好地跟他们打招呼。
马丁玲笑得矜持:“这位就是周先生?上次没有见到,想不到这么一表人才,我看了你的住所了,装修得不错,看起来你一定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人。”
“呵呵,叶太太也很大方啊,的确比我妹妹适合叶先生多了。”周傲宇和马丁玲一唱一和地唱着双簧,装着好像是初次相见,客客气气地互相恭维。
“不知道叶先生伉俪这次来我家,是为了什么事呢?”周傲宇不动声色地坐到一边,装作不在意地问道。
“其实这次,”马丁玲深情望了叶伟泽一眼,“我是陪我先生一起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我先生愿意放弃对小兰的抚养权。”
“真的?”周斯涵楞了一下,她的目光快速地掠过坐在一边的叶伟泽,然后望向周傲宇。
马丁玲微笑着说道:“没错,虽然我的先生也很爱惜这个孩子,但是他知道这个孩子对斯涵的意义比对他大。另外,他还愿意出一笔抚养费,来让小兰过上更好的生活。”
周斯涵诧异地看着他们,她不仅惊异于叶伟泽放弃了抚养权的争夺,更惊异于马丁玲态度的和善,这和她们初次相见她留给她的印象差太多了。
周傲宇连忙微笑着上前,“我很感谢你们能做这样的决定。”
“不过这笔钱我不需要。”周斯涵紧跟着他的话语,接上一句说道。
“我知道周小姐一定不会接受这笔钱,但是为了让小兰能更好地生活,我希望您能接纳这笔钱。”马丁玲不急不躁,徐徐地说来。
“不,我不需要!”周斯涵加强了语气。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倔!”一直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叶伟泽突然开口了。
马丁玲见事态有所变化,她快速地和周傲宇做了一下目光的交流,微笑着说道:“如果周小姐执意不要,那我们也不会勉强。但是只要以后小兰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我们夫妇一定会帮忙的。”
周斯涵觉得她受到了羞辱,尽管马丁玲一直说得在情在理,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对着马丁玲这样的态度觉得羞辱,她觉得他们是在炫耀他们的优越,但自己不是乞丐,还不需要施舍!
周傲宇争取在事态变化前控制住整个局面,他连忙说道:“伟泽,我知道你一直是对斯涵很好的,所以我也 异界神孽帖吧一直相信你不是想夺走小兰的抚养权,我跟你保证,我以后会照顾好小兰和斯涵,我不会让小兰受伤这样的事再次发生。而叶太太那么好的一个人,我也希望你好好珍惜。”
“其实,”周傲宇顿了顿,说道,“伟泽,你和斯涵之间根本是个错误,我想你也明白我的话。不要说你们之间本来就缺乏感情的基础,即使你们真心相爱,这样的门第差距也会给你们的婚姻带来极度不稳定的因素。斯涵不能在你的生意上帮你,不能在你的家庭里做到酌旋,她只是斯涵,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我希望你明白。”
叶伟泽霍然抬起头看着周傲宇,他没有想到周傲宇能说出这番话,的确一针见血地说出了他和周斯涵之间的问题,他和她的婚姻,也许更像是自己年轻时**燃烧过的证明,而其实他的人生轨迹是从他一出生开始就安排好的,他从来就不够勇气去叛逆这样的人生,周斯涵是他人生唯一一次的叛逆,但是他失败了。
他看着周傲宇,突然笑了,他淡淡地说道:“也许你说得是对的,我和斯涵之间,本来就是我的一厢情愿。她是个天使,却只是对你而言。而对其他人而言,她就更像是个魔鬼。她对我就一直是那么残酷、冷漠,她磨掉了我的自信,在整整一年间我几乎都是*酗酒过日子的。”
他说得很平静,却同时让两个女人动容。
周斯涵的心隐隐作痛,她忽然意识到,有很多东西一旦印记在岁月里,就是很难磨掉的,也许她从来没有爱过叶伟泽,但是他却曾是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他们共同生活了一年,从他们认识开始,叶伟泽就一直在付出,付出到最后什么也没办法付出了,他只能放她走,他忽然觉得对眼前的这个人很愧疚。
“虽然我放你走了,可是我的心里始终无法平静,我试着把你当成一个陌生人过,但我做不到,我还恨你,抑或说着我还爱着你。”叶伟泽看着周斯涵,却握住了马丁玲的手,在马丁玲的记忆里他从没有主动握过她的手,而这一次她突然觉得叶伟泽的手不但秀气,而且也很温暖。
“丁玲,对不起,其实我和你结婚,与其说我爱你,不如说我只想报复,报复周斯涵曾经给我的伤害。”
马丁玲淡淡一笑,“我知道。”
“我回国,我想抢回孩子的抚养权,其实也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报复你曾经给我的伤害。我不想否认,到现在我还爱着你,或者说,我还恨着你。我和丁玲自结婚后其实一直没有做过交流,当这几天她一直在和我说着,我突然明白了,斯涵,我爱你,但那都已经过去的事了,我现在的妻子是马丁玲,她才是那个能和我荣辱与共的人,无论我怎么样,她都会在我背后支撑着我。”叶伟泽回眸看了一眼马丁玲,那一眼带着无法伪装的感情。
周斯涵的手扭得很紧,这几天她已经从周傲宇的态度里学到了什么,但是她不愿深想,但是现在叶伟泽的这番话却不得不让她开始想,她想到了她在和叶伟泽去美国前和他在车里说的那番话,那个时候他们是相互了解的,因为那个时候他们都是没有长大的孩子,而现在,叶伟泽已经长大了,自己却固执地不肯长大。
“斯涵,我曾经那么爱你,也那么地恨你,更加恨周傲宇,我觉得是他控制着你,让你不能正常地去爱一个人。但我现在想说,他也许是我们中间最痛苦的人。斯涵,他太珍惜你,太爱护你,不忍心让你受一点点的伤害,他爱你,就像疼爱着自己的小女儿。但是,你已经长大了,也该放你哥哥拥有自己的生活了。”
“我……不要……”周斯涵的拳头捏得很紧,眼泪从她的长长的睫毛滑下,她之所以痛苦,就是因为她知道叶伟泽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但她却无法想象,她失去了周傲宇,生活将会变得怎样。
“斯涵,我放弃小兰的抚养权,我也马上要回美国了,你能让给我看看女儿吗?”叶伟泽的表情格外得伤感,“在美国的那一年我根本就没有好好地看过她。”
周斯涵犹豫了一下,但她看着叶伟泽那么恳切的表情,她的心颤抖了,她转过身,从卧室里抱出了小兰,递给了叶伟泽。
叶伟泽抱着女儿,将她贴近自己的脸颊,一滴眼泪滑落到她的脸上,他听见了,他听见女儿在叫他“爸爸”,他想他一定不会听错。
ap.
第六十五章 发狂的刘羽冰
叶伟泽抱着女儿,感受着孩子赋予他的前所未有的情感。
马丁玲看着他,周斯涵看着他,周傲宇也看着他,他们被父女之间自然流露出的情感所感动,却也为他们注定的分离而感到黯然神伤。
“谢谢。”半晌,叶伟泽把孩子换给了周斯涵,他看着她,眼神里流露出的还是那种波涛汹涌的情感,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轻轻地说了一句,“再见了,斯涵。”却蕴含了他最深德感情。
周斯涵抱着小兰,看着叶伟泽和马丁玲相携而出,他的背影那样孤单而寂寥,突然间她觉得很心酸,她觉得再见欠了他太多,而以后也无法弥补,她突然有一股冲动,觉得有些话必须要现在就对他说,如果错过了这个时机,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伟泽!”她冲着他的背影喊。
叶伟泽的身体明显地颤抖了一下,但他没有回头,用一种尽量压抑而平静的语气问道:“还有什么事没说吗?”
斯涵的胸口剧烈起伏,显出她极度激动的内心,她明白这是最后一次了,她必须得说出心里的话,否则会让他们都留下遗憾,“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话。”
叶伟泽望向马丁玲,马丁玲笑得温文又大方,“没关系,你去把。”
叶伟泽这才转过身,对周斯涵道:“好吧,那我们就去里面的房间谈一下吧。”
周傲宇看着他们两个走进房间,替他们关上了门,回头看到站在门边的马丁玲,她的笑容已经缓缓地凝结了,一张俏丽的脸上渐渐覆盖了寒霜。
“我们也出去说会话把。”周傲宇适时地说道。
马丁玲看着他,眼神里才慢慢又了笑意,她点头道:“好吧。”
周傲宇虚掩着门,和马丁玲走到楼梯间里,他看着她,微笑道:“我让你温言安慰这叶伟泽,看来你做得不错,卓有成效啊!”
马丁玲淡淡一笑,“其实那天晚上你说得对,其实是伟泽本身就不想抢走斯涵的抚养权,他爱她,自然不会舍得伤害她,而我要做的,就是给他个下台阶,让他觉得我能给他理解和——这些都不是斯涵能给他的。”
周傲宇莞尔一笑,“理解和,正是每一对夫妇所需要的,我倒觉得你和叶伟泽的个性很互补,你一定能帮助他成为一个成功人士的。”
“希望如此。”马丁玲淡淡一笑,“其实对我们来说,婚姻里的双方如果相处得还算愉快,就是上天对我们最大的恩赐了。老实说,我一直觉得伟泽德个性过于软弱,但是直到刚才他说那番话的时候我才被震撼到。我觉得他不是软弱,而是比我们更坚强地坚持着他的所爱,为了爱情,他甘愿受尽委屈。”
“很感动吧?”
“没办法不感动,”马丁玲做了个抹泪的姿势,却是笑着说道,“也许他这辈子最记挂的人始终是你妹妹,但是能和他相互扶持这过一辈子的人始终是我。”
“你也很坚强。”周傲宇看着她,微笑着说道,“而且也很成熟。”
“谢谢,你也是。”马丁玲笑着回敬道,她瞥了一眼屋内,“不知道他们在屋子里说些什么?”
“我相信他们会谈好的。本书转载55885文学
马丁玲看了一眼周傲宇,她看到了这个男人脸上泛出来的光彩。
周斯涵和叶伟泽在屋子里,周斯涵抱着小兰,她心里感觉到有一些话必须要告诉叶伟泽,否则她将永远无法消弭内心的愧疚。
“有什么要说的?”叶伟泽看着她,眼圈有点发红,但是他还是扬起唇角,强装着微笑问道。
周斯涵把小兰放在婴儿床上,回身看着叶伟泽,也扬了一下嘴角,勉强让自己保持着笑容,说道:“伟泽,我知道我自己是一个多么自私的人,我一直利用你对我的爱在伤害你,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不用了,你不记得你自己说过,对不起是没用的吗?”
周斯涵看着叶伟泽,隐隐的有些伤心,她淡淡一笑道:“我知道我们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无可挽回,其实我只是想跟你说,在我离开美国的时候,在你答应让我带着小兰的时候,我真的差点就爱上了你。”
“差点?”叶伟泽苦笑。
周斯涵走上前,她的手轻轻抚上他的脸颊,她 笑谈大唐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凝视着他的眼睛,他的气势已经变了,可是他的眼神告诉她,他还是那个眷顾着她的爱的少年。
“是的,伟泽,我想如果不是我的内心有这样一个沼泽,我一定会爱你的,因为你一直对我那么好。其实你值得比我更好的人去爱。”
“谢谢,”叶伟泽点了点头,他看着周斯涵,眼神里有了奇异的温度,“斯涵,你变了,从前的你是不会照顾倒别人的心情的。我知道你跟我说这番话,只是想让我心里更好过些,那么斯涵我告诉你,我真的觉得现在好过了很多。我明白了,当初如果我再坚持一步,也许你就会爱上我的。”
周斯涵微微一笑。
“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叶伟泽的笑容里带着轻松,“重点是我的确努力过了,而我也不再有遗憾。”
“我知道那些说着分手之后还是朋友的话很虚伪,而且我也知道以后我们不会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那么我就希望你能过得幸福吧。”周斯涵诚挚地说。
叶伟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笑道:“你也是。虽然我怀着很矛盾的心情说这句话,因为我知道如果你和周傲宇在一起,那么就意味着另外一个女人注定要伤心。而且,肖魅恰恰是我尊重的一个人,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换作以前,周斯涵听到他这么说一定会生气,但是现在,她已经学会尊重别人的意见,她微微一歪头,淡淡一笑:“每个人都有他们最重要的目标,并且会实现这个目标而牺牲其他东西。对你来说,那是你的事业和人生,而对我来说,就是我的哥哥。”
叶伟泽听着她说完这句话,怔了很久,半晌他才叹道:“斯涵,我总以为我爱你是很深的,现在才发现根本比不了你对你哥哥的爱啊!”
说罢,叶伟泽推开门往客厅走了出去。
突然,一个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近,他一下抢过周斯涵手里抱着的那个孩子,然后冲进了屋里,抱起了小俊。
“你干什么?!”周斯涵认出那个人竟然是刘羽冰,她惊叫了一声,扑上去想把孩子抢回来。
但是叶伟泽的力气却大惊人,他一甩手,就把周斯涵甩得老远。
“没事吧?”叶伟泽也反应了过来,他拽住刘羽冰的胳膊,白忙之中还问了周斯涵一句。
周斯涵被甩倒床角,头磕在柜角,微微擦破了皮,但她看到小兰他们还身处危险中,哪里顾得上那么点小擦伤,她边大叫道:“帮我把孩子抢回来!”边爬起来再次冲刘羽冰扑去。
这一声叫登时惊动了在楼梯角的周傲宇和马丁玲,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跑了过来。
而叶伟泽在一个疏神间,也被刘羽冰以肘撞开,只见他抱着两个孩子,飞快地往上一层楼梯跑去。
“站住!”周傲宇刚刚跑到家门口,就看到这一幕,他连忙追着刘羽冰上了楼梯,周斯涵紧跟着也追了上去。
马丁玲却是一个箭步向前,扶起了叶伟泽,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110的号码,迅速报警并简要地说了现在的情况。
“对了,你通知肖魅一声,用我的手机……”叶伟泽刚被这一肘砸得不轻,他忍住腹痛,对马丁玲说道。
“肖魅?”马丁玲还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但是看他说得郑重,于是就把他的手机接了过来,找到她的名字拨打了过去。
周傲宇跟着刘羽冰一直跑到天台上,他看着刘羽冰抱着两个孩子一直退到天台边缘,生怕自己逼过去他会一个失足会掉下来,连忙在原地站定,对着刘羽冰说道:“刘羽冰,我知道你恨我,但你不应该拿孩子撒气啊!他们是无辜的!”
刘羽冰残酷地笑了,平时老实憨厚的脸此时却显得格外狰狞,“谁让他们是你的孩子?他们活该!我告诉你,我现在就把他们从这里丢下去,让你亲眼看着失去他们的感觉!”
“不要!”周傲宇惊恐地大叫道。
周斯涵此时也爬到了天台,她听到了刘羽冰的话,整个人几乎都战栗着要昏厥了,只能颤抖着声音道:“你要……你要多少钱,我们给你,求求你不要伤害孩子!”
刘羽冰摇摇头,冷笑着说道:“钱?你们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我把这两孩子从这里丢下去,你能用钱买得回来吗?”
ap.
第六十六章 罪人
“我告诉你,你如果把孩子丢下去,自己也是要犯罪判死刑的!”叶伟泽和马丁玲一起爬了上来,叶伟泽看着他抱着两个孩子,皱紧了双眉,大声威慑道。
刘羽冰看着叶伟泽,目光冷峻,冷笑道:“我最讨厌你这种穿着西装的瘪三,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
叶伟泽踏上一步,“你有什么气往我们身上撒!拿孩子出气算什么英雄?”
“我不算英雄……哈哈,我就是要让你们尝尝,失去最亲的人的滋味!”
叶伟泽大怒,大步向他走去,周傲宇连忙拦住了他,低声道:“别逼得太近了,当心孩子!”
叶伟泽胸脯气得起伏,但是碍于孩子的安全,只能站在原地,冷冷地盯着刘羽冰。
“刘羽冰,你站近点。”周傲宇生怕他一个失足就跌下去,于是温言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相信你是个好人,你不会伤害无辜的孩子的。而且,你也要告诉你一件事,是关于菲菲的——”
“菲菲?”刘羽冰一听她的名字,情不自禁地走近了几步,但是随即他意识着什么,又退开了一步,冷冷地说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骗我?”
“我没骗你,”到了这个时候,周傲宇知道菲菲是唯一能唤回他一丝清醒的人,于是狠了一条心说道,“菲菲喜欢的人是你啊!”
“你说谎!”刘羽冰虽然情绪强烈地否定了,但是眉宇间却有种迫切,这种迫切让他忍不住走近了几步。
周傲宇看他走近,暗自里舒了口气,连忙继续说道:“我没有说谎!刘羽冰,你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去问问菲菲吧?如果你现在走了极端,那么你就是不给自己机会,也不给菲菲机会!”
刘羽冰有些意动,他神色间产生了犹豫。
叶伟泽看到机会,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几乎就要拉住刘羽冰的胳膊了,但是刘羽冰猛然发现他的企图,又退了一步,后脚跟踏空,已经有半个身子悬在外边了。
在天台上的四个人都是惊出一身汗。
周傲宇连忙叫道:“快进来!”同时他神色冷峻,向叶伟泽挥了挥手,示意他退后。
叶伟泽心有不甘,但为了孩子的安全,还是退了下来,马丁玲拽住他,低声嘱咐道:“冷静点,否则只会伤到孩子。”
刘羽冰狰狞地笑道:“周傲宇,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总之,我今天就要把你孩子摔死在这里!”
“嘀嘟——嘀嘟——”警车的声音逐渐清晰了起来,刘羽冰回身看了一下,当看到围拢上来的警车的时候,他狂笑道:“你们还叫来了警察?你以为警察就能阻止我?”
“刘羽冰,你冷静点!”周傲宇看他的精神状况越来越不稳定,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掉下去,他的心跳得很快,但是却必须保持冷静,他感到了自己的压力,但是他必须坚持下去,他的声音里蓦然加大了力度。
刘羽冰冷漠地看着他,却慢慢地向后挪动了脚步。
周傲宇站在那里,他的心越跳越快,在某一刻他很想冲上去拦截住刘羽冰,但是理智克制着他必须站在那里,他的拳头捏得很紧。
“刘羽冰,你走近一点儿!”猛然,一个声音响了出来。
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周傲宇的心就被这一句话震了一下,他的心灵就像得到了,极度紧张的精神蓦然得到了舒缓。
他回过头,他的笑容很温柔,眼睛里几乎带着泪花,“肖魅,你来了?”
周斯涵看着肖魅突然出现在她和周傲宇中间,她注视着小兰的双瞳慢慢地移到他们身上,神色变得有些呆滞和忧伤。
肖魅对周傲宇匆匆一笑,接着又望向了刘羽冰,厉声道:“刘羽冰,你先迈进来!”
在这群人中,刘羽冰唯独对肖魅是没有恶感的,甚至是有好感的,在他的认知里,只有肖魅是平等地看待他的,他不由自主地迈进了一步。
肖魅见他迈进,不仅一喜,连忙说道:“刘羽冰,我相信你是个好人,今天你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一时糊涂!你走进来,我们绝对会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刘羽冰看着周傲宇一眼,神情间又出现恨意,他的脚步没有动。
肖魅快速地掠过周傲宇一眼,急速地说道:“刘羽冰,我知道 凡尘之虚本还无全文阅读你喜欢菲菲,所以你恨周傲宇。可是我想告诉你,你真的误会他们了。我相信他们那一晚什么也没做过,而且菲菲是个聪明的女孩,她知道在她的生活中谁是该被珍惜的,而谁只是个遥不可及的渴望。”
“你说谎……你说谎……”刘羽冰呢喃道。
“我为什么要说谎?我也是这个事件的受害者!但是我对我爱的人有信心,我相信他说的话!如果你也爱菲菲,你为什么不相信她?”
“我……我……”刘羽冰逐渐被肖魅带进了个思维的圈子,他的神情出现紊乱。
肖魅看自己说的话有效,她加紧了言语的攻势:“刘羽冰,你走进来!把孩子放下一切都还可以说清!但是如果你真的把孩子丢下去,就一切都没有重来的机会了!如果你爱菲菲,就不要做错事!”
刘羽冰的脚步往里迈了几步,就在众人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小兰的哭声却搅乱了一切——小兰的伤口还没愈合,刘羽冰在剧烈震晃下让她的伤口又流血了。
刘羽冰逐渐平静下来的神情又出现紊乱的状况,他立即退回到天台边,并且是抱着小兰的那边胳膊朝着外边,眼看小兰就在他的手下摇摇欲坠……
“小兰!”周斯涵和叶伟泽同时一声惊叫,周斯涵登时就崩溃得要大哭起来。
“刘羽冰,”肖魅在极度慌乱后反而镇定了下来,她冷冷地说道,“刘羽冰,你不也该说冤有头债有主吗?你抱的那个小姑娘,是周斯涵和叶伟泽的女儿,和周傲宇无关,你放下她!”
周傲宇听她这么说,不由一惊。
而周斯涵则带些不信地看着肖魅,她没想到在这么危险的时刻,肖魅竟会替她的女儿求情。
“不错,她不是周傲宇的女儿……她不是……”刘羽冰喃喃地说着这句话,抱着小俊的胳膊开始往外倾斜,这一下,反而将小俊置于更危险的境地。
肖魅看着儿子,心痛如同刀割,但她现在只能抱着能救一个是一个的想法——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她只有担忧地望着小俊,继续说道:“没错,她和周傲宇没有关系!你先放了那个小女孩子!至于其他的,我们再慢慢谈!”
刘羽冰的目光望向周斯涵,混沌的目光却渐渐清晰,仿佛才在这一瞬他认出了她是谁,这种目光让周斯涵觉得浑身发冷,心里渐渐有了不祥的预感。
“刘羽冰,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要为难他们!”周傲宇适时地插上一句,他看着越来越处于危险边缘的两个孩子,手心已经沁出了冷汗,却兀自不敢轻举妄动。
“哈哈……孩子是无辜的吗?她根本是有罪的!”刘羽冰冷冷的一句话,却击中了周斯涵,让她浑身都战栗了起来。
刘羽冰的目光慢慢移向小兰,他的笑容如同撕裂了的寒风般阴冷,“没错,她的父母都是有罪的,所以她就要替他们受过!”
“你胡说什么?”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周斯涵冲他喊道,她就要扑上去抓住刘羽冰,但叶伟泽抱住了她,让她在原地无法动弹。
刘羽冰扬起下巴,冷冷地说道:“周斯涵,你敢说你是无辜的吗?你不和我一样为金旭言卖命吗?”
“你说什么?”周傲宇不料刘羽冰说出这样一句话,虽然担心着孩子的安危,他却还是忍不住说道。
刘羽冰的目光瞟向周傲宇,隐隐带着歹毒的得意,“周傲宇,你没想到吧?你最疼爱的妹妹,其实一直都在背地里暗算你!”
“不要说了!”周斯涵被叶伟泽紧紧抱着,却还是歇斯底里地喊道,她的脸上都是泪花儿,声音已经沙哑了,样子已经接近癫狂。
“哈哈,你不是和金旭言串通了,拆散你哥哥和你嫂子的婚姻吗?他不是教唆你扮演患有偷窃症吗?你忘记你偷玉坠时那个接应你的人是谁吗?”
“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周斯涵拼命捂着耳朵,挣扎着说道。
周傲宇看了一眼妹妹,目光中带着不知道是责怪还是可怜她的情绪,但是内心里却有一种极度疲倦的感觉延展开来,原来他自以为做的那么多能挽救她的事,在她眼里也许只不过沦为一丝嘲笑;从头到尾,她都在算计他,自己付出那么多真心,也许只是枉然。
“你这样的人,根本就是有罪的!”
ap.
第六十七章 陨落
“你这样的人,根本就是有罪的!”
刘羽冰的话,刺透了周斯涵的心,她站在那里,犹如失措的孩子,茫然地望向在场的其他人。
刘羽冰哈哈大笑,“没有错,你是有罪的,我也是有罪的!既然如此,干脆就让我们一起去死吧!”
说罢,刘羽冰就带着两个孩子,纵身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不要!”天台上的五个人同时冲了过去,肖魅站得最近,她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刘羽冰抱着小俊的那只胳膊!
“不要放手!”肖魅紧张得连声音都变调了,她几乎是在乞求着他不要放手,同时用尽了自己全身所有力量去拉他!
而其余四个人此时也冲了过来拉住刘羽冰,周斯涵更是恳求他把孩子还给他们!
刘羽冰看着她,神情暴戾,他冷冷地说:“有罪的,必须得到惩罚。”他左手一松,小兰就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垂直掉落了下去!
“不要!”周斯涵一声撕心裂肺地尖叫,世界在旋转,在陨灭,她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她看着女儿往下掉,她却无法拉住她的胳膊,她会看见什么?女儿摔得头破血流吗?不,不要!是的,她有罪,她也为自己的罪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周斯涵再也无法承受这一切,晕倒在了天台上。
“而你是无辜的……所以你不该受到惩罚……”刘羽冰望向肖魅,他的神情里留了最后一丝温情,他说罢松了右手,他也顺着小兰掉落的轨迹下坠!
刘羽冰在杀害了一个婴孩的同时,同时也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但是他却留下了小俊!
周傲宇听到了儿子的哭声,连忙抢上前,抱起坐在天台边缘哭泣的小俊!他眼睁睁地看着小兰和刘羽冰下坠,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小兰在下坠,刘羽冰也在下坠!
在他生命的最后,他听到了耳边小兰的哭声,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自己也是这样在母亲的怀里哭泣,如果听到自己的死讯,他的母亲也会伤心吧?他忽然把身体蜷缩了起来,犹如刚出生时候在母体里一样,仿佛那是最安全的一个姿势。
小兰掉落的时候,被楼下的抢险工作人员用布篷接住,而刘羽冰的垂直下落力太大,他的身体贯穿了布篷,砸在冰冷的地上,鲜血染红了地面。
“孩子还有呼吸!快送去抢救!”抢救人员紧急布置着。
肖魅一直保持着匍匐着、手向前伸的姿势,她整个人似乎都僵硬了,仿佛还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肖魅,起来吧!你能做得都做了……”周傲宇一手抱着孩子,蹲下身来搀起肖魅,他的眼睛里有泪,但他强忍着悲痛把话说完整。
肖魅依旧没有动,她到现在都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她以为自己能把事情处理好,可是刘羽冰还是在她面前跳楼了,而且还把小兰掷了下去!
马丁玲捂着胸口,她一时也无法承受刚才发生的事情,虽然发生意外的人都与她没有太切身的关系,但是她却从这场人伦惨剧里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她看着叶伟泽抱着昏厥的周斯涵,心里有一些妒忌,但是善良的本性让她为周斯涵悲伤,她明白周斯涵醒来会面对着什么,所以她宁可周斯涵昏厥的时间更长一些。
“丁玲,你扶斯涵一下。”
马丁玲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听到叶伟泽的话,直到他再重复了一遍,她才回过神来,匆匆奔过去抱过周斯涵,却兀自有些不信地看着叶伟泽,她认为以叶伟泽的个性,一定会把周斯涵放在第一位的,可是他现在怎么会把周斯涵交给自己?
叶伟泽脸色沉重,“我小兰怎么样了。”
马丁玲点点头,在那一刻她觉得她和叶伟泽像是站在了同一战线上的战友。
叶伟泽把周斯涵交给马丁玲,对她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快步下楼去了。
周傲宇含着泪对肖魅说道:“一切都已经发生了,肖魅,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走吧,小俊还需要你照顾。”
“小俊”这两个字就好像电流一样,蓦然刺激了肖魅的神经,想到刚才几乎就要失去小俊,她神经质地跃起身来,紧紧地抱住小俊,眼泪汩汩地从她眼里落下。
周傲宇腾出另外 娱乐圈神话帖吧一只手,搂住了肖魅。
肖魅在他的怀里,突然纵声大哭了起来,就像个孩子,尽情释放了她的软弱。
“回家吧。”周傲宇轻声地说道。
几乎就有那么一刻,肖魅要动摇了,她也不想为了自己的骄傲,放弃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但是她在一瞥眼间,看到了还在昏厥的周斯涵,她想到了刚刚坠楼的小兰,一股强烈的内疚击穿了她的心。
“不,傲宇,斯涵比我需要你。”肖魅抱过小俊,把周傲宇推向周斯涵一边。
周傲宇的手一直抓着肖魅,似乎生怕他一松手肖魅就会离开似的,但是当他看着周斯涵苍白无血色的脸时,他感到了他对周斯涵的责任,他握着肖魅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肖魅感觉到他的手离开,她觉得难过,但是却也欣慰,周傲宇终于做出了他的选择,尽管这未必是他最想要的,却是他不得不去做的。
肖魅抱着小俊走向楼梯口,小俊一直回头,喃喃地叫着“爸爸”,这让肖魅感到一阵揪心的痛苦,但是她觉得自己必须对周斯涵负责,以前是因为她剥夺了她的爱情,而现在她是内疚自己无法救起小兰。
这种沉重的负疚感让她无法再心安理得地占有着周傲宇,这让她觉得自己的幸福是偷来来,她的快乐是建立在另外一个人的痛苦上的,所以她必须放弃周傲宇,让他回到周斯涵身边。
肖魅最后望了一眼周傲宇,他正紧张地抱着周斯涵,但是她知道他的目光里有一部分是望向他的,于是她淡淡一笑,抱着小俊快步地下楼去了。
周斯涵在周傲宇的怀抱里苏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看到周傲宇,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问道:“小兰呢?小兰怎么样了?”
周傲宇看了马丁玲一眼,登时为难地无法回答。
“小兰死了?小兰死了对不对?”周斯涵的瞳孔因为惊恐而收缩,她死死地抓住周傲宇的胳膊,仿佛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不,她被接住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马丁玲冷静地回答。
周斯涵看了马丁玲一眼,眼泪缓缓流下,“你没骗我?”
“没有,叶伟泽刚赶去医院看小兰了。”
周斯涵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站起,她挣扎着往后走,“哪家医院……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斯涵,那里我和叶伟泽都会看着,你自己现在照顾好自己最重要。”周傲宇有些担心地说道。
“不!”周斯涵仿佛崩溃了似地大喊起来,她看着周傲宇,语无伦次地说道,“哥,她是我的女儿,我的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