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3部分

宇没有说话,只是肩膀微微**。
“原来我还是太愚蠢……相信了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童话……”肖魅嘴角扬起,苦笑着摇头,“对不起,周傲宇,我没有心情陪你们玩这个游戏,让我来见证你们兄妹有多么深情……反正现在离婚也容易的很,傲宇,我们离婚吧。”
“不,”周傲宇突然抬起了头,他拉住了肖魅的手,以一种乞求的语气说道,“肖魅,我们可不可以不离婚?”
“那你想怎么样?就为了让你摆脱你妹妹的纠缠,牺牲自己做你的盾牌吗?”
“不,肖魅,我爱你。 王者何惧sodu”
肖魅的手轻轻放在他的脸上,嘴角却带起一抹苦笑,“周傲宇,你觉得现在这个时候我还会相信你吗?”
周傲宇咬着牙,嘴唇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怎么可能爱我?周傲宇,他喜欢的不是鲜艳的玫瑰,就是夺目的牡丹,我只是一朵太不起眼的小花,只是你一时惶急了抓住的救生艇,如果不是佩珊选择了蒋高翔,你根本不可能看到我,所以,这个时候,你说爱我,不觉得只是对我智商的侮辱吗?”肖魅凝视着他,眼泪慢慢下滑,嘴角却一直带着笑意,一抹自嘲的笑意。
“肖魅,对不起。我是不爱你。”握着肖魅的手,慢慢松开。
肖魅苦涩地一笑,将手自他脸上自上而下地带过,转过了身,“我明天就会搬走,至于离婚,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就通知我吧。”
周傲宇没有说话。
“周傲宇,你不要觉得你欠了我的,现在男女在一起,可不一定是男的占女的便宜,以你的相貌,恩,就当我免费包了个帅哥吧。”肖魅抹掉眼泪,又是一脸倔强笑意。
周傲宇抬头看着她,她不美的相貌,她平凡的身材,她总是那样倔强笑着的深情,一点一滴,突然涌上心头。
“肖魅,也许我还来不及爱上你,可是我已经喜欢和你结婚的感觉,我喜欢我们吵着嘴,我喜欢你总是那么倔却总那么乐观的神情……肖魅,我们可不可以不分手?”
肖魅看着他颓丧的表情,听着他带着哀求的言语,心几乎就要在那一瞬软了下来,可是想到他对自己的欺骗,想到和自己注册的这个男人和妹妹之间那种暧昧,她就觉得自己介入了一场非常荒谬的骗局,自己还要心软干什么?心软得再陷入他的陷阱一次吗?
“今天晚上我睡书房,明天我会租房的信息,如果明天能租到房子,我后天就会搬走了。”肖魅的语气很平静,她一向是那种外柔内刚的女人,因此在这个本应该伤心的时刻她显得很冷静。
周傲宇看着她的淡然,突然就有一种绝望,他知道他挽留不住肖魅了,其实他也的确没有任何立场去挽留她,向她求婚本来就是为了躲开周斯涵苦苦相逼的一种逃避,可是他忽略了,她不是摆设,也不是那种只需要有个表面光鲜婚姻的肤浅女子,那么多日的相处,他明白了,她对于感情是那种宁缺毋滥的人,那么,她答应了自己,也该是对自己有感情的吧?
“肖魅,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对你的欺骗,可是你能不能当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真正尝试着去爱上你,去接受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肖魅嘴角扬起一丝轻蔑的笑,她忽然想起了那个男人,他也曾经那样哀伤地说着类似的话,这一晃眼,当时的肝肠寸断,竟已经过了多少年呢?
“周傲宇,你该知道我不是个大度的人,对于欺骗我的人,我一向是不会原谅的,所以,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以你的条件,应该还可以去找其他条件更好的女人,也许总有一个女人,会不介意你和你妹妹的事,不过——那个女人注定不会是我。”肖魅长眉扬起,脸上覆盖了一层寒霜。
肖魅话说完,就摔门进了书房。
“那个男人一定让你伤心了吧?”——打开的电脑,“星之轨迹”给她发了这样一条消息。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肖魅拼命敲击着键盘,她突然觉得这个人一直在窥视着她的生活,是他在自己电脑里装了什么软件,还是在房间里安装了猫眼?她突然很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到底怀着什么样的居心——因为她就快被这荒谬的世界折腾疯了。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给她回消息。
“星之轨迹”的头像黯了下去,如同这个突然黯淡的世界一样。
肖魅无力地摔倒在书房的沙发上,一滴冰冷的泪缓缓地从眼角滑落,她不得不承认,她对周傲宇是有感情的,他也的确伤透了她的心,如果就如同他们结婚时说得合则聚不合则离,那么她的心大概不会这样痛吧?
她翻了个身,把自己环抱了起来,如同多年前的记忆一样,她觉得这个世界变得很冷,昨天的笑靥,就好像为了让今天映衬得更惨淡,所有的希望,都只是让她更加绝望而已。
ap.
第十章 罗生门
第十章罗生门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肖魅刚站起身,一条小毛毯就从身上滑了下来,她抬起眼,若有所思地望向门口,知道周傲宇昨天晚上一定进来过了,这条小毛毯就是他给自己披上的,不过事到如今,他无论怎样的示好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她正想着今天该去哪儿看房子呢,一条消息就撞了进来,她翻开手机一看,居然是周斯涵的,她约她见面。
“呵,真不知道她想跟我说些什么。”
肖魅从书房出来,看到已经给她做了早饭的周傲宇,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可怜兮兮的样子,就跟一叠旧衣服没洗似皱巴巴的,她可没领情,面无表情地吃了早饭,说了声:“我出去了。”拎起包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周傲宇早吃好了,不过是为了磨蹭时间寻思着怎么跟她开口说话,见她往外走,一着急连忙站起身来,几乎把桌子掀翻了。
“不昨天说过了,今天看房子吗?”肖魅扬起嘴角,给了他个很轻蔑的笑容,她突然起了点坏心,就想把他给予自己的欺骗和痛苦通通还回去,在离婚前,能多折腾就多折腾他。
“你……真的决定了?”周傲宇结结巴巴地问。
肖魅微微一笑,“我说过的话,有反悔的时候?”说罢,她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周傲宇颓然坐倒在凳子上。
肖魅去了周斯涵所说的星巴克,看到她一袭白衣,清爽宜人,安静地坐在那里的时候,真让人感慨美女其殊,岁月静好。
“你和你哥的事,我都知道了,”肖魅坐下,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能那么执着地喜欢一个人,其实在这个越来越浮躁的社会里已经很难得了,不过斯涵,你喜欢错人了。”她看着眼前的女子,眸子里带着怜悯。
“嫂子,我知道错了……”周斯涵的大眼睛里,楚楚地含了热泪,她抓住肖魅的手,哀求道,“我求你不要离开哥哥,一切都是我的错,不关哥哥的事。”
她的反应实在是大出肖魅的意料之外,周傲宇不是说她对他的爱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会用各种手段逼走他身边的女人么?可是为什么今天她会在这里苦苦哀求自己不要离开周傲宇?
“一切都是我的错,嫂子,我只求你留在哥哥身边。”
肖魅看着她,眸子里有了狐疑,她试探着说道:“斯涵,难道你不希望我离开你大哥?难道……难道,你不希望他永远留在你身边?”
“不,”周斯涵捧着脸,眼泪顺着指缝流了下来,“他是我的哥哥啊……嫂子……”
肖魅心里的疑窦更大了,她握住周斯涵的手,把它们摊平放在桌上,凝视着她的眸子,“斯涵,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你哥哥?那幅骷髅画是不是你送的?你是不是攻击过我的电脑?”
周斯涵的眼睛里却带着清澈的迷惑,“大嫂你在说什么?什么骷髅画?什么攻击你的电脑?”
肖魅的心“咯噔”一下,难道不是她做的?那么又会是谁?
周斯涵的眼泪依旧不断地从眼眶里落下,但她的神情已经平静,她反握住肖魅的手,一字一顿地说道:“大嫂,我的确很喜欢我的哥哥,但那只是妹妹对哥哥的喜欢,现在我们都已经长大了,我当然懂得区分这种喜欢和爱的区别。只是大哥……大哥……他还……”
肖魅怔了一下,“傲宇怎么了?”
周斯涵摇摇头,“嫂子,我约你出来,就是不想你为了我和大哥起什么误会,大哥对我,也许在你们眼里有些过度的关心,我想那大概是他大了我八岁,小时候爸爸又经常不在家……所以他总怕我受什么人欺负,处处保护我吧。其实我现在已经二十二岁了,我知道怎么样保护自己,哥哥也该有他自己的生活了。嫂子,哥哥虽然有过很多女朋友,不过他肯主动去注册的大概就你一个吧,所以你不要……跟他有什么误会……好吗?”
肖魅怔怔地看着她,为什么她和周傲宇说的是同一件事,却是两套说辞?看现在周斯涵的样子,她分明是想让周傲宇不要那样保护她过度,她想拥有自己的生活,可是周傲宇却说她一直用尽方法把他身边的女人逼走?到底谁说得是真的?
“嫂子,嫂子?”周斯涵轻声叫道。
“诶”周斯涵回过神来,勉强笑了笑,“谢谢你跟我说的这些话,我和你哥哥之间的问题,我们会自己处理的。不过斯涵,不管事情会怎么样,那都与你无关,你不要为此觉得自责或难过。”
天云演义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
“恩?”周斯涵明媚的大眼睛里有了迷惑。
肖魅叹了口气,看她的眼神,明明也就是个孩子而已啊,拥有这样眼神的人,会是一个可怖的人吗?
肖魅和周斯涵分手后,一路上默默地在想着这件事情。
她摸出电话,终于决定去找一个人,一个她虽然不想打搅却不得不问的人。
“喂,是佩珊吗?”
“……”
十分钟后,蒋高翔开车来接他,看着他那辆锃亮的小跑,肖魅眼睛里不禁有了羡慕,随即自嘲自己果然也是俗人一个,稍微花点银子的东西就能耀了她的眼睛。
“佩珊让我来接你。”蒋高翔一抹头上的汗,有些可怜兮兮地说道。
肖魅忍不住失笑,“唐先生你那么忙,不用亲自来接我的,我自己可以坐车过去,或者派个司机来就可以了嘛。”
“那个……你是佩珊最好的朋友,不能怠慢……再说我今天也有空。”
“你是老板,当然不像我们这些可怜的工薪阶级,天天都可以放假啦。”肖魅拿他打趣,看他那副内向羞涩又老实巴交的模样,真的很难相信他会是一个颇具影响力的it业的老总,不过她也算了解他是个很内秀的人,只要谈起那个行业的问题,他一定会滔滔不绝、自信得不得了的样子。
肖魅跳进车里,拉上了保险带,对于欧阳佩珊的想法,她多少是可以猜到的,她是一个那么漂亮、骄傲的女人,从来只有她甩人,没有人甩她的经历,对于周傲宇,虽然也是她主动离开他,不过她对周傲宇的确有过一段时间的迷恋,而周傲宇却没有把心思放在她的身上,因此即使她结婚,对于周傲宇她也有解不开的心结,特别是自己和周傲宇在一起了,估计她连带着对自己也怨恨起来,让蒋高翔来接自己,既是一种炫耀,也是一种示威,她在告诉自己,她过得也不错不是?
“佩珊,什么时候你能不那么虚荣了,估计你也就过得是真正的幸福了。”肖魅轻轻地自言自语着。
“你说什么?”蒋高翔以为她在跟自己说话,于是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肖魅扬起嘴角,笑了起来。
蒋高翔看着她的笑容,突然有这么一瞬的蛊惑,她实在是算不上美人,可是她笑起来却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就好像夏天的阳光,亮得让人睁不开眼来。
车子很快就到了他的豪宅,虽然肖魅下了车兀自脸色还苍白,还是很真诚地对蒋高翔说:“高翔,你是不是也该提高一下自己的车技?”
蒋高翔的车技真不是盖的,那家伙,开车就跟开飞碟似的,肖魅也算是见过很多刚考了驾照就到处飞车的人,真没想到蒋高翔也和那群毛小子是一个技术等级,看来有钱有地位不等于他在所有方面都比常人出色,肖魅决定在这方面好好检讨一下自己的认识水平。
蒋高翔笑得也算随和,没有一丝恼羞成怒的感觉,也没有肖魅期盼中他会拿钱砸死自己,只是说道:“这几年没有自己碰过车了,所以有点手生,本来想亲自去接肖小姐以示诚意,谁想反而让你受到了惊吓,我在这里说声对不起。”
肖魅也笑了起来,从一个人的语言里你可以看到他的内涵,所以肖魅觉得蒋高翔可比周傲宇有内涵多了。
蒋高翔带着她去见了欧阳佩珊,穿过长长的、华丽的走廊,他们来到埃及风格的客厅里,欧阳佩珊正赤足踩在白色的地毯上,一件金色的a字长裙突出了她非常精致的锁骨,一段时间不见,她就进化得像贵妇了,看来一个人的气质过来是*环境浸滛而成的。
“佩珊。”肖魅吸了口气,尽量摆出个她觉得还算轻松的笑容。
欧阳佩珊懒懒地点点头,却只是抬眸看了蒋高翔一眼,蒋高翔就很心领神会地笑了一笑,“你们两姐妹很久没见面了,应该有很多私密要聊,我就不掺和了,我想起公司还有点事,那我先回去了。”他转过身,往屋外走去。
“他对你挺好的。”肖魅看着欧阳佩珊道。
“还成,否则我也不会嫁给他不是?”佩珊唇线一弯,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周傲宇对你也挺好的啊,怎么不见他这么对我呢。”
肖魅一听扯正题上了,头皮就有点发麻了。
“是不是和他有什么问题,才想到姐儿们了,”佩珊真是聪明人,总是一言中的,她的笑容渐渐变得非常值得玩味,“是不是对于他,有些吃不准了?”
ap.
第十一章 对峙
第十一章对峙
那个下午,肖魅就光坐那里看着欧阳佩珊在那里高谈阔论了,她一挥手,“我口渴了,给我倒杯水去。”肖魅就巴巴地去给她倒水了,跟个小跟班似的,不过长期以来,她早就习惯了把自己掩盖在自己欧阳佩珊的光辉里,她自己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跟她说得那样,是因为妒忌她才对周傲宇“下手”了。
“佩珊,我发誓,你跟傲宇交往的时候我真的对他一点想法都没。”肖魅不得不第n次起誓。
欧阳佩珊的美眸在她脸上徘徊,然后嘴角扬起一丝复杂莫名的微笑,“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肖魅在她的目光下,竟然觉得自己有点心虚了,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
“说吧,你和他之间有什么问题了?”欧阳佩珊估计是看肖魅已经被她为难到一定阶段了,于是转过了话题,只是嘴角依旧带着那抹难测的笑意。
“你觉不觉得……其实傲宇心里一直藏着另外一个人?”尽管已经和周傲宇撕破了脸皮,不过肖魅还是不想抹黑周傲宇,只是试探着问道。
“那不就是你吗?”欧阳佩珊的眸子亮了亮。
肖魅头上三根黑线,“佩珊你明明知道不是的。”
“怎么不是,我看我和傲宇交往的时候,他看你的眼光就和别人不同嘛。”
肖魅无可奈何地摊开了手,“佩珊,你要纠葛这个问题多久呢?”
欧阳佩珊轻轻一笑,“好了,说正经点的。”
肖魅满怀期待地看着她,她心里真的很乱,突如其来的两份说辞让她不知道到底该去相信谁,可是无论相信谁,到最后受伤害都是她自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想确定到底是谁对自己撒了谎,是因为她内心深处,对周傲宇还有期待吗?
“傲宇是那种很能吸引人的男人,我不否认我和他的交往是多少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欧阳佩珊的眸子里有了怅惘,随即苦涩地一笑,“可惜事实证明我失败了,他的眼睛里的确总藏着另外一个人的影子,在我的婚礼上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我以为我找到答案了,不过看来还不是。”
肖魅听到她的话,心里一沉,难道周斯涵说的话是真的,其实是他的心里一直藏着妹妹的影子,是他钳制着她让她得不到自由吗?
“看来,我们还是一样的,都是那个女人的手下败将。”
肖魅听到欧阳佩珊这么说,知道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又是站在统一战线上的朋友了,因为他们都被同一个男人伤害了,虽然这样的同盟让她觉得有点悲哀,不过她心里也是感到安慰的,她实在是不喜欢欠着别人的感觉,到现在她的心觉得疼痛之余也觉得安慰,因为她终于把这份情偿还清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欧阳佩珊的手握住了肖魅的手,就如同他们当初在大学里或者毕业后的几年一样,她们之间又恢复了亲密无间的情况。
“我不知道,”肖魅的瞳仁里有深深的迷惘,“走到这一步,我看我必须得离开他了,除此之外,我还能有什么选择?”
“肖魅,也许当初我就该告诉你,傲宇这个男人是罂粟,你碰他不得,到最后他除了给你深深的痛,什么都不会再有。”欧阳佩珊淡淡地说道,“只可惜你根本连让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她的语气里,终究还是带着一丝怨怠。
肖魅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挠挠头,最终也只能说句:“对不起。”
欧阳佩珊送肖魅出了门,肖魅回头看着她,伊人一身金色晚装,静静*在白汉玉的墙壁上,身上带着她以前不曾有的平静。
肖魅不禁微微一笑,不管佩珊对于过去的生活还有什么怨言,现在的她过得比她以前任何时候都踏实,不断交织的分分合合固然在彰显着她个人的魅力,不过随着她年纪的增长,这也只能让她觉得身心越来越疲倦吧,她不禁感谢蒋高翔,是他适时地出现给了自己好朋友一个安定富裕的生活环境。
不论欧阳佩珊是怎么想她的——她都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好的朋友。
想到这里,肖魅不禁又高兴了起来,特没心没肺的、一股脑儿把周傲宇带给她的烦心事丢一边去了,她又拿出了那经常安慰自己的办法:本来嘛,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和执着到底的感情, 蓉沉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自己高兴过、难过过,也就算不枉这趟经历了。
肖魅回到了家里,看到了周傲宇正窝在沙发上吸烟,白色的沙发上被烫了个洞,看到那个黑乎乎的洞,肖魅眉毛一扬,本来想发火的,可是眼前却不合时宜地掠过周斯涵洁白的身体上那些被烫烂的伤口,她眉头一紧,想到了周斯涵抓着她的手苦苦恳求她不要离开周傲宇的可怜神态,还有她在周傲宇面前那种不安和恐惧,难道……难道……
一个清晰的想法在她脑子里猛然形成,周傲宇的形象也顷刻间在她面前扭曲,她仿佛看到了一个自小畸恋着妹妹、一直控制着妹妹生活的年轻人,却又因为自己的名誉而维持着和其他女人交往,甚至因为心里的阴暗面而不断折磨着妹妹,是的,只有因为这样,周斯涵才会这么怕他!
想到这里,肖魅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就扯上来了,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跨到周傲宇面前,一把夺下他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周傲宇先是微微惊讶于她的举动,接着嘴角又习惯性地扬起自嘲的微笑:“你今天去哪儿了?真去找房子了?”
“我今天去看佩珊了,看到她现在这样,我想我庆幸于她当时的选择。”
“那么你是后悔自己的选择了?”
肖魅淡淡一笑,“我也不后悔,至少提起这么一遭,我也算结过婚了不是?”
“你不恨我?”周傲宇的眼神懒懒的,还带着点不可置信。
肖魅摇摇头。
周傲宇笑了起来,“肖魅,你知道吗?随着每个人的长大,在社会上经历的增多,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活得不那么纯粹,都会带着心计,都会为了自己的目的去牺牲别人的利益,可是肖魅,你却是我见过最最纯粹的人,难道你真的都不恨那些伤害过你的人——包括我吗?”
肖魅的眼神迷惑起来,“难道你希望我恨你?”
周傲宇笑了起来,摸了摸她的头,“当然不是,只是——肖魅,我舍不得——”
肖魅心里一酸,但是当她的目光瞥到那只还在冒烟的烟蒂,眉头一轩,一种莫名其妙的叫做“正义”的感觉在心里盘旋着,终于发展成了蓬勃的怒气,她突然瞪着周傲宇道:“周傲宇,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你妹妹身上的那些伤是不是你造成的?!”
周傲宇愣了一下,猛然坐了起来,目光直直地盯着肖魅,他的声音忽然抬高,“你听谁说的?谁告诉你这些的?”
“这么说,你妹妹身上的伤真是你造成的?”肖魅抓住了他的话柄,高声质问道。
“是不是周斯涵告诉你的?是不是她跟你这么说的?”周傲宇有些癫狂的趋势,他拼命晃着肖魅的肩膀问道。
肖魅在他的摇晃下几乎要像个鹞子一样断掉了,她缓了口气,一把推开周傲宇,怒目圆睁,“你干什么?!难道揭穿你的真面目你恼羞成怒了吗?”
周傲宇喘着粗气地看着她,却没有说话。
“我跟你说,不是周斯涵告诉我的!是那次她在我们家换衣服我无意中看见的!”
“她身上有很多伤?”周傲宇抬起一根眉毛。
“周傲宇,你别给我装傻!”肖魅真有点怒了,尖声叫道,“我跟你说,斯涵她什么你的坏话都没有说,她只苦求着让我别离开你!周傲宇,我真没办法想象,你妹妹这么柔弱一个女孩,你怎么下得了手?!你心理阴暗!我看你需要的不是结婚而是心理医生!”
“哈哈——哈哈——”周傲宇居然放声大笑起来,只是笑声里带着一种奇特的苍凉。
肖魅连着一大串的话语抛出,就站那儿喘着气,盯着周傲宇。
“是,肖魅,我告诉你,我就是这么心理不健全、心理阴暗的人,我对我妹妹有不正常的企图,我还经常地虐待她,为了掩盖我的丑陋面目,我还威胁她不告诉你们真相!我经常换着女朋友,我喜欢欺骗你们,肖魅你也不过就是说两句情话就缴械头像的俗女一个啊!哈哈哈哈——”周傲宇放声大笑起来。
“啪——”肖魅再也忍无可忍,一个巴掌甩他脸上了,拽了包,转身就跑出了门。
周傲宇默默地看着她离开,笑声渐渐变轻,终于轻到细微不可闻的地步,他的笑声渐渐压抑成了哭声,不知何时,他已经泪流满面。
ap.
第十二章 离人的眼泪
第十二章离人的眼泪
肖魅出了门,才发现自己蠢到什么地步了,自己是带了包,可是却把最重要的钱包丢房间里了,再上去见周傲宇?这无疑是个极让她不乐意的主意,于是她硬了头皮,心里打定主意,大不了坐霸王车直接跑到爸妈家歇一晚上,至于之后的事,走一步是一步吧。
肖魅一个人散漫地在街上走着,街上的霓虹流光溢彩,一串串的情侣在她面前经过,唯独她像这个城市的局外人,她忽然觉得孤独,原来一个人是不会觉得孤独的,只有已经习惯了另外一个人的陪伴却突然失去那才是最寂寞的,她坐在路边的椅子上,闭上眼,眼前浮现的却是她和周傲宇相处的时光,她这才感觉到,原来这一个月的欢愉真的让她渐渐淡忘了曾经的伤痛。
“真可惜啊。”她的眉头微微簇起,这原来只不过是另外一个骗局,可至少她也开心过吧,直到现在,她都很难相信周傲宇会是这样一个人,但事实摆在她面前,却由不得她不信。
该怎么办?真的就离婚,从此低头不见吗?
虽然话说得潇洒,可真走到这一步,她还是犹豫了,而所有的犹豫大概都缘自于她的不舍吧?
“小姐,你为什么哭了?”
肖魅听到一个带着磁性的声音说,她缓缓睁开眼,嘴唇尝到咸咸酸酸的味道,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又流泪了。
“七夕这个日子,不该哭哦。”
原来今天竟是七夕,肖魅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自己偏偏要在这一天闹着去离婚,真他妈的是个巨大的讽刺。
她抬起眼看着对她说话的人,出乎她意料的这是个年纪非常轻的男孩子,他有着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以及笑起来诱人的弧度。
在这个孤寂的夜里,有这么好看的男孩子搭讪,在那一瞬肖魅绝对以为自己碰倒了卖春的了——毕竟人大了,那种白马王子的幻想越来越被现实的肮脏代替了——她有些无奈地皱皱眉,话说自己就蹉跎成这样了,让个鸭子觉得是个可以下手的对象?
肖魅抬起头,擦掉了眼泪,淡淡一笑,“也许我是不该哭的,不过我也不打算接受你的服务。”
“服务?”那个男孩子的眼睛里浮现出迷惑,过了一会他似乎才反应过来,脸登时涨得通红,“小姐,你误会了。”
“那你告诉我在七夕这个日子里,你这么一个漂亮的男孩子,不陪着你的女朋友,跟我这个老太太唠叨什么啊?”一对付陌生人,肖魅可牙尖嘴利兼自我挖苦起来。
那个男孩没有因为她的刻薄而生气,只是非常礼貌地、眼神里还带着一点忧伤地说:“这个日子,她不想陪着我。”
“恩?”肖魅愣了一下,
那个男孩微微一笑,他笑起来唇线上扬,眼神深邃,真是个非常迷人的孩子,让肖魅不禁笑了起来,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有什么企图,这个夜晚就让他陪着自己吧,反正谁吃亏还该是个未知数呢。
“这么说我们说都是伤心的人了?”她伸出手,“那我们就认识一下吧,我叫肖魅,你呢?”
“我叫厉南星。”男孩子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子很亮,真像启明之星。
肖魅的手和他握在一起,他的手纤长、白皙,她看着他那双保养得比自己还好的手,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他一定是出来做援助交际的——真可惜啊,那么可爱的一个男孩子啊——肖魅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冷嘲着笑了起来。
“我请你去喝酒吧。”厉南星看着她,轻轻叹了口气,“我想我们都需要酒精的迷醉。”
——是把她灌醉偷光她身上的一点零钱和信用卡还是只蹭她一顿酒钱呢?——肖魅在心里饶有趣味地想着,不过她这人本就喜欢经历奇奇怪怪的事,这些危险的想法反而让她更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于是她笑了起来,“好啊。”
肖魅挽住他的手,感觉他的似乎有点不自然地僵硬,不禁又笑了起来:难道他是今天才出来干这行的?看来果然是自己赚得比较多啊。
厉南星是那种酒喝得越多眼睛越亮的人,肖魅看桌上摆了一堆酒瓶后才开始后悔了,发现自己实在是低估了这个小子,再这么喝下去不但自己撑不住了,估计连她的包也要遭殃,她不得不按住他还在倒酒的手,讪笑着说 奶妈疼你帖吧:“我说酒入愁肠愁更愁,我们就别再喝了吧?”
厉南星看着她,他的眼睛里有种异样的光芒,肖魅盯着他的眼睛看,在那瞬间有脑袋重重晃动了一下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醉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心情那么不好呢?”他的声音很温柔,配上那样的夜色和醉人的红酒,肖魅终于忍不住倾吐了她内心的烦恼。
“我只是发现……我丈夫心里喜欢着另外一个女人,接着我的生活里就发生了些奇奇怪怪的事,尽管他告诉我那只是那个女人因为嫉妒的所为,可是很多事却让我不得不相信,其实他根本就是爱着那个女人,却因为……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而选择了我,其实在他眼里,我就是个挡箭牌,就是个……”肖魅再也说不下去了,眼泪已经唰唰地流了下来,她以为自己不会哭呢,却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什么会觉得如此疼痛。
“你为什么觉得别人的话就是对的呢?”
肖魅一阵迷糊,眼睛微微眯起,看着眼前的厉南星,觉得他这个问题很怪,可具体哪儿怪,她又说不上来,她想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认同别人的话呢?----先是自己看到了周斯涵的伤,接着是欧阳佩珊告诉自己周傲宇的确心里爱着一个人,接着自己就和周傲宇争执,虽然周傲宇承认了,可细细回想起来,那完全可能是他盛怒之下一时的发泄——也就是说,从头到尾她没有确切的证据是证明周傲宇是那样一个人,她的精神突然一振。
厉南星看着她,眼神依旧如同雾气般迷茫,嘴角却已经溢出一丝浅笑,“看起来你好多了。”
肖魅轻轻一歪头,眼前的人似乎都她的心理活动了若指掌,她的心情略好,也就有了多余的精力去好奇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你为什么……好像很了解我似的?”
厉南星微微一笑,“你记不记得一个叫‘星之轨迹’的?”
肖魅一怔,随即失声道:“难道,难道你就是……?”
厉南星微笑着点了点头,“否则你要在这样一个大晚上碰倒我这样一个帅哥可很容易哦。”
肖魅心里嘀咕了一句:我还当你是卖春的呢。
“我可是你的读者哦,忠实的那种。”厉南星勾起嘴角,笑得勾心夺魄的。
肖魅对他虽然没有特殊的感觉,不过还是被他那一笑迷惑得七荤八素的,凭心而论,他的确时候长得很帅那一类型,和周傲宇那种桀骜不驯的帅气还不同,是特别清秀特别斯文那一类型,她心说这个七夕让她碰到他,不至于孤单潦倒在街头,大概是上帝看耍她耍得够了,也终于给了她点福利吧。
“真的?”她故意刁难,“那你能把把我写的书都说出来吗?”
“你第一本书是《夜的狂想》,是在98年出版的,那本书的发行量是……”令肖魅吃惊的是,厉南星居然真的对她的经历和作品如数家珍起来,她不禁吃惊地张大了嘴。
“所以,你现在相信我了吧?”厉南星微微一笑。
“可是我现在的私人生活……为什么你也知道?”肖魅忍不住问道。
厉南星略带神秘地一笑,“因为你的qq空间啊,只要看你的文字,就知道你今天心情怎么样,虽然你没有直接地写着,不过我感觉得出来你最近应该碰到了一个男人,你们热恋甚至闪婚,不过最近你们应该吵架了,是为了个女人?”
“你真的——看得出来?”肖魅吃惊了。
“当然。”厉南星微微一笑,“而且我还看得出来,你爱那个男人,即使他做错了事情,你也会原谅并且坚持你的爱。”
“我会原谅他?”肖魅迷惑地看着他。
“原不原谅不是我说的哦,而是你自己决定的,”厉南星笑得很神秘,“刚才我只说了一句‘为什么你觉得别人的话就是对的呢’,你就会突然间兴奋起来,这说明你已经选择了不相信别人的话,而要相信自己的心喽。”
“你还真能看穿人的心。”肖魅笑了起来,随手抓起一瓶酒,往自己酒杯里加了酒,“那么——干杯吧。”
厉南星也举起了酒杯,眸子里有一丝略带痛苦的笑意。
“干杯!”
夜,更深了,摇曳的红酒,就好像离人的眼泪。
ap.
第十三章 决定
第十三章决定
肖魅和厉南星一直喝酒喝到凌晨2点,他们看着大堂里穿梭不定的人群,直到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的冷清,然后他们想对微笑了起来。
“走吧。”厉南星说。
肖魅也觉得喝得差不多了,那手指捂着太阳岤道:“好吧。”她伸手想去摸信用卡,不过厉南星已经提前叫了侍应生,拿他的卡刷了。
肖魅有些惊讶,但还是保持了镇定的笑容,站起身道:“那我们走吧。”她大概真的酒喝多了,站起身的时候晃了一晃,厉南星连忙扶住了她,他的动作是很绅士的,小心翼翼地扶住肖魅的胳膊,没有与她的身体发生其他接触。
肖魅微微一笑,“没事,估计是坐太久了,所以头有点晕。”
“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肖魅真是有点醉了,她微微一笑道:“你什么都知道,那你该知道我住哪儿吧?”
厉南星微微一簇眉,“我不知道。”
肖魅叹了口气,目光望的是周傲宇家的方向,却只能无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能去哪儿。”
“那么,我开车载你兜风吧。”
肖魅愣了一下,心说你不至于把我载哪儿就卖了吧,不过想想自己卖价估计也好不到价钱,于是耸耸肩,“好啊。”
肖魅是个车盲,不过当她第一眼看到厉南星的车时就感觉得到这车绝对是价值不菲的名车,她张大了嘴,“这车你的?”
“是啊,怎么了?”厉南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还特奇怪地看了肖魅一眼。
“没什么,只是奇怪你这么年轻怎么就会有这么名贵的车……”
厉南星淡淡一笑,“反正不是我自己奋斗的。”
魅点点头,心里愈发肯定了自己邪恶的想法,这个年轻人估计做得就是不法的行当,毕竟帅而多金的白马王子只会出现在电视剧或者书上,现实生活里你看到这样的分子,必须要怀疑他到底是骗子还是小偷。
“上车吧。”厉南星钻进车里,肖魅迟疑了一下,也坐了进去。
“想去哪儿?”
肖魅淡淡一笑,“你随便开吧,开哪儿是哪儿。”
厉南星就开着车漫无目的地绕了起来,他的车是可以转换成敞篷的,肖魅就抬起了头看着夜空,心情渐渐变得舒畅。
“你说,如果我想知道我丈夫和那个女人说的话到底谁真谁假,我该怎么去确认呢?”
“最直接的方法,当然应该去找他们身边的人,这样你就可以了解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厉南星微微有些走神。
魅却完全没有察觉,只是沉浸在了自己思绪里,过了一会,她声音坚定地说,“停车。”
“恩?”厉南星楞了一下,下意识地踩了刹车。
“我想下车。”
“这里?”厉南星看了看这荒芜的马路,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我想一个人走走。”肖魅可就这脾气的主儿,想到干什么就干什么,管别人接不接受,于是她语气坚定地又重复了一遍。
厉南星也很坚持,“这里很危险诶,还是我送你一段路吧,至少到闹市区吧。”
“如果我遇到歹徒算我倒霉吧,”肖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坚持,于是故做轻松地笑笑,“不管怎么说,厉南星,今天晚上谢谢你,如果没有你,估计晚上我还一人以泪洗面呢,现在好了,我又知道我该做些什么了。”
厉南星看着一脸乐观坚毅的她,心里也萌生好感,笑着说道:“你真是不一样。”
肖魅推开了车门,下车前一刻她突然回头,问他道:“问你一句话,你要老实回答我,厉南星是真名吗?”
厉南星有些奇怪地点点头,“是啊。”
肖魅露出个很妩媚的笑容,“谢谢。”
厉南星在那一刻真正对这个女子产生了兴趣,他有些纳闷地看着她:“为什么谢谢我?”
肖魅略带神秘地一笑:“秘密哦,那我走了。”她转过身,很坚定地往前路上走去了。
厉南星背着手枕在椅 天道界燃文子上,看着肖魅挺得笔直的脊背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