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4部分

和高高昂起的头,忽然觉得这个瘦弱的女子体内似乎含着一种他也看不清的力量,那是一种很硬的感觉,他不能体会得很清楚,却在那一刻很欣赏这个女子,他似乎渐渐懂得了周傲宇对她的迷恋,那不是相貌上的,而是基于一种性格的欣赏。
肖魅的脚步很轻快,每一次她想清楚了自己该做的事,就会特别得愉快、特别坚定,哪怕前面的路上是荆棘一片,她都觉得自己有力量可以把它们铲除、消灭。
夜晚的空气,还是带着浑浊的味道,吸一口似乎都带着汽油味儿,肖魅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去追查到底,可是自己该怎么下手呢?谁才该是最了解周傲宇的人?
肖魅想了一会,很快得到了答案,于是她就站在马路中间,自信地笑了起来。
而在她身后,厉南星点了支烟,看着这个倔强女子的背影,忽然觉得她的美和某人完全是两种风骨,可是却是一样吸引他的目光,那么那个男人,估计也是怀着和他相同的心意吧?
肖魅拦了辆出租车,让它往市区开去,厉南星就开着车,不疾不徐地跟在她身后,直到看到她安全进了市区,才把车拐到了另外一个岔路口,那炫目的银灰色,渐渐融入了夜的寂静。
肖魅回到了父母家,她妈半夜被人吵醒,心情本就不佳,结果一开门看到是肖魅,那脸就有点诧异了,“肖魅,你怎么半夜三更地回家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肖魅尽量用轻松的笑容面对着母亲,“我房子热水器坏了,这么晚我也找不到人修,所以我就回家来了。妈,热水器还开着吧,我想洗个澡?”
“哦,还开着呢,你房间我一直铺着呢,你洗完澡就去睡吧。”肖妈妈连忙说道,她看着女儿拿了套睡衣走近浴室,连忙返回卧室,拍醒了还在那里昏迷不醒的老头子,“你说女儿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怎么突然回来了?”
肖爸爸正睡得迷迷糊糊呢,哪儿能去想那么多,于是含含糊糊地回答道:“她都这么大了,你就别管她了。”
“是不是你女儿啊?”肖妈妈抽了一下他,想想不放心,拖着拖鞋敲了敲浴室的门,问道:“肖魅,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事,妈,你别多想了。”隔着淅淅沥沥的水声,肖魅回答得异常平静,她洗完澡,看到母亲等在她房里,白色的灯光下,她看到自己的房间还是维持着自己离开时的样子,一点灰尘也没有,可见母亲是天天打理着的,她心里一暖,差点落下泪来。
“肖魅,你就跟妈说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吧,妈虽然老了还能扛得住,你不说妈可更担心啊。”
肖魅沉默片刻,抬起头微微一笑:“妈,没事呢,就这月没钱付水电费了,所以回家避一避,怕您说我没出息呗。”
“哎,你这么大了,也没个正经工作,也没个男朋友,你说妈怎么能不操心呢?”
肖魅按住母亲的手,“妈,别说了,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的。”
肖妈妈看着女儿,摸摸她的头,“你啊,从小脾气就特倔,什么事也不跟妈说,妈担心着呢!”
肖魅勉力一笑,“妈,这不还有弟弟吗?他可比我有出息多了,想想他你就不操心了呗。”
“每次都拿肖明做挡箭牌,你啊——”肖妈妈无奈地点了点她的额头。
肖魅淡淡一笑,“妈,我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她推着母亲走出房间,然后轻轻关上了门,躺在床上,闻着被子熟悉的味道,四年里孤寂的时光突然间徘徊在心头,让她几乎要哭了出来,她不是天生叛逆,也不是天生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反叛,她只是被逼到没有办法,躲起来写作未必不是一种逃避,因为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世界的残酷。
肖明,肖明……想到弟弟的名字她的嘴角带起一抹冷笑,她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他了呢?大概从他出国后就没见过了吧,她从来没有想过,在利益面前连亲人也可以背叛得如此彻底,她闭上了眼,逼迫自己不再想起那些往事,她告诉自己,自己要做的只是明天,只是去周傲宇父母家一次。
ap.
第十四章 追查
第十四章追查
第二天肖魅醒来,走到家里的院子里,看见父亲正在那里逗鸟玩儿呢,她笑了一笑,走上前拍了拍老爸的肩膀,“爸。”
肖爸爸扭头看到是她,表情突然变得很诡异,从怀里拿出个小本本塞到肖魅手里,肖魅低头一看,是本工行存折,迷惑地问道:“爸,这是?”
肖爸爸压低了声音,“跟爸老实说了吧,是不是手头紧张了?”
肖魅哭笑不得,“不是的……”
“这是我的私房钱,密码是我的生日,你省着点花,老爸下月还想买只八哥呢……”
“咳咳!“
肖魅刚想说话,就听到一声严厉的咳嗽声,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个人是谁,立刻把存折藏到了袖子里,回头笑着说道:“妈。”
肖妈妈的目光锐利地往肖魅的手一扫,却只是淡淡地说:“该吃早饭了。”
按照妈妈的行事作风,肖魅知道她肯定会在自己面前不动声色,回头老爸的耳朵就该拉长几公分了,她忍住笑,一本正经地回答:“知道了。”
肖魅吃完早饭,偷偷地存折留在了父亲的枕头下,拿了自己的包就出门了,看到母亲还有些忧色的脸,她微笑道:“妈,这几天我都住家里,你可别嫌我烦啊。”
肖妈妈听她话,心想女儿年纪大了,终于想到家里好了,不由激动得老泪纵横的。
肖魅看妈妈激动的样子,也跟着有些激动,心想小时候一直觉得妈妈更疼肖明,不过现在看来真是自己小心眼了。
不过下一秒那老太太就露出真实的面孔了,掐着她的胳膊道:“下次要回家千万别再半夜三更回来了,你妈我心脏不好,可惊不得吓。”
肖魅既要忍笑又要忍痛,表情不由十分扭曲,她挣扎了好久才甩开老太太的手,连忙蹦跶着出家门了,她打算去周傲宇爸妈家走一趟,不查明事情真相她是绝对不会死心的,虽然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完全明白她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这个真相的原因,只是一意孤行地要向前走去。
肖魅来到周傲宇家时只有周妈妈一个人在家,她看到肖魅有些惊讶,随即一张老脸笑得跟朵菊花似的,“肖魅,你怎么来了啊?来之前怎么都不打声招呼?”
“因为刚好经过这里,所以想来看看您的,也来不及通知您,您看我做事就这么没头没脑的。”肖魅笑得一脸无辜。
周妈妈拉她进了屋,肖魅当然早有准备地把买来的高丽参放到了桌上,微笑道:“妈,送您的。”
“你看都一家人了,还送这些干什么。”周妈妈拉着她的手,对她当真是十分喜欢。
肖魅在她温情脉脉的注视下倒有些不习惯了,心里跟做贼似地不自在,于是尽快扯到了她想要了解的话题,“妈,傲宇说他是毕业于复旦大学的,和我还是校友呢,还说他上学时就注意到了我,您说这是不是真的啊?”
“傲宇这孩子,”周妈妈提到儿子,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他哪儿是复旦的啊,明明是交大的嘛。”
“是吗?他是那届的啊?回家我可得拆穿他。”肖魅装作不在意地问道,心脏却扑扑直跳。
“他大学毕业证我还收着呢,我拿给你看看啊。”周妈妈笑着往里屋走去了。
“吧嗒”突然钥匙孔转动了一下,肖魅心一跳,心想千万不要是周傲宇回家了,那碰到他自己可窘大了。
门“啊”地一声打开,进门的却是周斯涵,她一瞥到坐在客厅里的肖魅,微微怔了一下。
“斯涵你回来了啊。”肖魅轻轻舒了一口气,微笑着打招呼。
周斯涵淡淡地点了点头。
“斯涵你怎么回来了?”周妈妈从房间里走出来。
周斯涵一眼瞥到她手里拿着的周傲宇的毕业证,奇怪地问道:“妈,你拿哥的毕业证干什么?”
“肖魅不想知道你哥哪儿毕业的吗?你哥啊,从小就不老实,这会儿,学历也撒谎了。”周妈妈自然不知道这两小姑娘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只是特憨实地笑着说道。
肖魅有些紧张地看了周斯涵一眼,似乎生怕她看穿自己打什么主意。
“我今天换班呢,嫂子,你想多了解我哥点嘛?到我 乱晋龙啸最新章节屋来我跟你说吧。”周斯涵拉着肖魅进了屋,然后关上了门。
上次肖魅来他们家,还没来得及看周斯涵住的房间,现在四下一打量,只觉得她布置得十分清雅,紫色的印花窗帘,白色的家具,一床淡黄铯的被褥,除此之外就是放在台上的一堆书和一台电脑,她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一时又说不出来。
周斯涵坐在床上,垂下了眼帘,“嫂子,你和哥吵架了是吗?”
肖魅心里一惊,“你怎么知道?”
周斯涵抬起眼睛看着她,那一眼带着说不尽的伤感,甚至还带着点绝望,惊呆了肖魅,她情不自禁地问道:“斯涵,你怎么了?”
周斯涵又迅速地垂下了眼帘,“嫂子,你这次来是为了调查哥哥以往的经历对吗?”
肖魅被她说得有点心虚,僵在那里,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嫂子,哥哥从小就是个特聪明成绩特好的人,待人也特好,你根本没有必要去调查什么的。”
肖魅却听出她语气里的不寻常,低头看着她,突然发现她没说一句话几乎就在倒抽一口冷气,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似乎在忍受着剧烈的疼痛。
“斯涵,你等等。”肖魅走过去,蹲在她面前,慢慢捋起她的衣袖,一直卷到她肩头,她惊讶地看见她肩膀上的伤痕,肿起来几乎有一指高,她几乎要尖叫起来,但是顾忌到屋外的周妈妈,于是慢慢放下了她的衣袖,轻轻说道:“你跟我来。”
她拉着周斯涵走出屋子,果然看见周妈妈有些不放心地站在厅里,看着两人,似乎想笑,但又掩饰不了担心,“肖魅,斯涵,你们这是怎么了?”
“妈,没事,因为傲宇说斯涵老沉默寡言的,这性格在公司可不好,所以让我多来开导开导她呗。”肖魅一口谎话说得贼溜。
周妈妈这才放了心,笑道:“那是的,斯涵这孩子从小就很内向,不太跟人说话,我和她妈妈都担心她以后怎么和别人相处呢,你能多开导开导她,那也挺好的。”
“妈,我想和斯涵去买点化妆品,您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这你们年轻人的事,你们去吧。”
肖魅心里舒了一口气,心道她如果真答应了自己可不知道怎么处理呢,她拉着周斯涵,来到附近一个幽静的公园,她看着周斯涵,郑重地问道:“斯涵,你可以不把我当你嫂子,而只是一个朋友来对待吗?你能不能告诉我真相,这些伤到底是谁弄的?你为什么一直要忍气吞声?”
周斯涵垂着头,纤细的手紧紧地攥着衣服,明亮的眸子里顷刻间噙了眼泪,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斯涵,你越软弱只会让别人越敢欺负你而已!你该懂得保护自己啊!“肖魅急道。
周斯涵摇摇头,以哀求的语气说道:“大嫂……你就别问了好吗?”
肖魅急了,脱口而出,“是不是周傲宇,是不是他弄的?”
周斯涵凄然摇摇头。
肖魅对她的不言不语十分无奈,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才能帮助她,皱着眉头喊道:“斯涵,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嫂子,我知道你是好人,不过这些事……你还是不要牵涉进来比较好。”
“为什么?!”肖魅本就是个纯粹得有点过头的人,这么多年幽闭写作的生活更让她避免了社会的浸滛,她一急起来就跟个热血少年一样,为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少女打抱不平起来,她也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只一心想拉着周斯涵脱离魔爪了。
“大嫂,我说了……你不要问了,”周斯涵眼睛楚楚含泪,“大嫂……如果你要离开大哥,我不会阻止你,也许……这也不是不好……”说到最后两句,她的声音已经压到很低。
肖魅警惕地问道:“为什么?”
周斯涵却又又是摇头。
肖魅的手攥成了拳头,她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就是周傲宇干的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折磨自己的亲生妹妹?难道是因为他怀着这样畸形的恋却又想控制着她让她不敢说出去?自己要怎么办才能拯救这个可怜的女孩?
肖魅想了很久,终于决定,还是先到周傲宇学校走一趟,彻底了解一下这个人再做打算。
ap.
第十五章 面具
第十五章面具
肖魅思考了一路自己该以什么身份跑资料室去呢,伪装成记者调查某有作J犯科嫌疑的周傲宇?还是直接开门见山说自己是他老婆帮他拿学籍卡的?结果她刚迈进资料室说出“周傲宇”名字时,那个常年把头埋在资料里几乎发霉了的老头抬起眼,把一份资料丢她面前了,还唠叨道:“又是这个人,不知道他惹了多少……”
肖魅心里晕了一下,只觉得自己愚蠢无比,在她之前估计有很多女人跑来调查他了,想起自己跟那些女人一般庸俗,她就无比鄙视自己,不过既然人已经到了这里,不看资料是不是太亏了,于是她把资料一摊,就这么看了起来,这不看还好,一看就感叹开了,周傲宇还真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啊,除了成绩是那一片红艳艳的锦绣,各种嘉奖更是如数家珍,她几乎就要忘记她来这里的初衷了,就跟个感叹老公有多么出色的黄脸婆一样几乎要骄傲起来了,不过当她看到周傲宇在大三时候有个警告处分时候,眉头就簇了起来,抬头问老头道:“大爷,您知道……周傲宇大三这个处分是怎么回事吗?”
“大爷?!”结果那老头就跟内分泌失调似地尖叫起来,让肖魅怀疑他是不是练了某种宝典,“我有这么老吗?”
肖魅连忙眯起眼仔细打量,心想千万不要是自己眼花看错年纪了,这一打量他就看清了,原来他除了有点秃头有点发福穿衣服有点老土以外,基本上年纪应该判断还不到四十吧,她心想这个时候可得罪不得此人,连忙陪笑着说道:“这位大哥,我不有点近视吗?对不住啊。”
那个资料室大叔才气哼哼地说道:“那会儿我也刚来学校没多久,所以这件事我还是很有印象的,这个周傲宇平时看上去也挺文质彬彬的,嘴巴也甜,对哪个职工都是老师前老师后地叫,可是那次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把他一同学给打了,下手还不是一般地狠,如果不是他父母求情,估计他直接就被退学处理了,哪里只是个警告啊。”
肖魅越听心越惊,难道周傲宇真的是那种平时看上去于常人无异,其实心里隐藏着黑暗的因子,总是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爆发吗?
“那,大哥,除了这件事,周傲宇还有什么事您记得吗?”肖魅小心翼翼地问。
那大叔推推眼镜,“其他事啊……倒没什么了,基本上他还是一个特优秀的学生,学习好,工作也积极,待人也礼貌。”
肖魅有点失望,但有不死心地问道:“那……那个被他打的人叫什么,您还记得吗?”
“这个嘛,我倒记得,好像叫夏洛飞,平时我看那两小伙子也挺好的啊,那次就不知道怎么了。”
肖魅追问道:“那个夏洛飞我怎么可以联系到?”
那大叔特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我……?”肖魅想了想,掏出一张已经准备好的伪造的警察证,递他面前了,用特神秘的语气说道,“你不知道吧?周傲宇在公司犯事了,牵涉面还挺大的,其实我就是来调查他的。”
那大叔的眼神立刻就变严肃了,也用一种非常诡异的语气说道:“其实我也早觉得这学生不对劲了,虽然他都毕业了七八年了,不过我一直怀疑他有问题呢。”
“什么问题?”肖魅也来了兴趣。
“我看这人对谁都一张笑脸吧,不过内心一定特阴郁,说不定还有犯罪因子呢,你是没看过那个被打的学生,那张脸跟翻花似的,简直都看不出这是谁了……还有啊,我记得当时看过在拘留所的周傲宇,他居然还特镇定,那一脸戾气,简直都让我不认得这就是那个平日彬彬有礼的周傲宇了……”
虽然肖魅对这个大叔的话还有点将信将疑,但是这留校警告不会是假的,而那大叔说得那么详细,即使有点夸张,应该也有50%的真实度吧,如果这一切是真的……
肖魅的心沉了下去,她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资料室的了,只不过当她抬起眼看着明晃晃的阳光时,她忽然觉得有一种很想哭的冲动,泪水似乎满溢了她的内心,只要一个憋不住,就会汹涌而出。
她慢慢低下头,突然看清不远的树边*着一个人,大概是刚刚直视过太阳,她看东西还是有点晃,连忙揉揉眼睛,却还是看不清, 不灭武尊帖吧真的会是他吗?他怎么会到这里?
周傲宇就站在离她十几米的地儿,*着树,带着懒洋洋的笑看着她。
肖魅慢慢走过去,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觉得自己舌头都打结了。
周傲宇微微一笑,“你去找我妈问我大学的事儿,我就知道你来干嘛了,你想知道我什么事直接问我就好了嘛,何必绕这么大个圈子。”
“好,”肖魅抓住了他的话,直截了当地问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打夏洛飞?”
周傲宇脸一沉,他微微眯了眼,表情很无赖,“没什么原因,那会儿热血方刚着呢,就跟他吵了,然后谁也不服输就动手了呗,谁让那小子那么不欠揍,几下就被我打趴了,结果我就成了施暴者,而他就成了受害者呗。”
肖魅一直盯着他的眼睛听他说话,她虽然是个高度近视者,但是近距离凝视一个人的时候却是格外炯炯有神的,给人极大的压力,直到周傲宇说完后,她一直沉默着,这无形的气场反而让周傲宇格外不安起来。
“你丫给我说谎!”肖魅突然咆哮起来,就跟个原子弹在青海湖里炸了似的,“周傲宇,你以为你说这么个破谎就能骗得了我?”
周傲宇表情特无奈,“那你让我说什么?”
“不是我让你说什么,而是你该跟我说什么,”肖魅特一本正经地看着他,眼神里有了伤感,“周傲宇,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了什么事,不过我感觉到,在你内心一定蕴藏着什么让我们不知道的东西,甚至让你自己都不知道,也许那就是潘多拉的魔盒,突然有一天打开了,你内心的邪恶就会爆发,你会伤害其他人来获取你内心的平衡,对吗?”
周傲宇咬着牙,“肖魅,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
肖魅摇摇头,苦笑道:“周傲宇,就因为我不了解你所以我才会跟你结婚,我这辈子总是认错人,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她转身要走,却被周傲宇拖住了她的手。
“肖魅,你能不能真正地听我说一次?”
“你想说什么?”肖魅回答他,却没有回答。
“我真的不是你说认为的那样的人。”
“你觉得我认为的你是怎么样的人?”
周傲宇哑然了。
“傲宇,我对你已经没有其他要求了,我想你大概也是经历过什么做事才会那么极端,我记得我第一次看你,就觉得你眼神里隐含着什么,你即使在笑,你的眼神却不是开心的,长久以来我都以为那是我的错觉,可是我现在渐渐明白,其实你一直戴着面具,在你不羁浪漫乐观的面具下究竟是怎么样的脸呢?”
周傲宇怔怔望着肖魅,似乎为她说出这番话而震惊。
“傲宇,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样对待你妹妹,斯涵明明是那样一个无害柔弱的少女,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她?”
周傲宇的嘴角慢慢溢出一丝笑,那抹笑在他脸上显得格外诡异。
“我本来想努力去证明你不是那样的人,不过看来我失败了,傲宇,关于你骗我和你结婚的事,我不想怪你,毕竟如果不是我对你还有着这样那样的虚荣心的话,我也不会答应你。”肖魅苦苦一笑,“只不过现在我必须和你离婚了,而且我想跟你说,如果爱是真诚的,即使对方是你妹妹,那也是没错的——爱是没错的,但是如果你只是想去控制对方虐待对方来发泄你内心的阴郁的话,那真的是很大的错误。”
周傲宇的眼神里渐渐裂化开一缕一缕的绝望,“看来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
肖魅深深地凝视了他一眼,“你说得对,不过我也希望你停止你对斯涵的暴行,我不是她,我不会那么忍气吞声,如果你继续那么做,我一定会采取法律手段。”
“哈哈——”周傲宇又笑了起来,如同他们上一次吵架一样,是又绝望又癫狂的笑,“你尽管去采用好了,看最后到底是谁输谁赢。”
“哼!”肖魅愤然甩开他的手,决然地往学校门口走去了。
周傲宇特无奈地看着她离开,一回头,看到一个秃头发福的大叔正抱着一叠资料,猛然看到他,吓得资料掉了一地,然后仓皇逃跑,那些飞扬的资料,犹如落雪,渐渐笼罩了他。
ap.
第十六章 我是她老公
第十六章我是她老公
肖魅拦了一辆出租车,气冲冲地打开门,回过身,刚好看见追出来的周傲宇,她决然地轩起了眉,钻进了车子,重重地关上了车门。
周傲宇冲过来,拼命拍着车窗,他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是肖魅已经不想再听,她把头别了过去。
“司机,快开车吧!”她丢了一张百元大钞过去。
在出租车绝尘而去时,肖魅回头看着周傲宇,他锲而不舍地追着她的车,但是最后他们的距离终于还是越拖越远,她就这样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格外伤感。
“小姐,你要去哪儿?”
当司机问出这个问题时,肖魅竟也楞了一下,自己该去哪儿呢,周傲宇的家是回不去了,自然也不会去他爸妈家了,最后她只能颓丧地说出了她父母的地址。
肖魅下了车,慢吞吞地往家里走去,不过当她站到门口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她看着门口那辆豪华的轿车,眉头微微簇起,心里意识到了什么,向前的脚停顿住。
“啊”家里的门被打开,一个戴着黑边眼镜、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向门外看了看,他的目光落在肖魅身上,一时间两个人都僵在那里。
时光似乎停止了,在肖魅眼里,只有在六年前那个笑得阳光灿烂的少年才是她的同胞弟弟,而如今站在她面前的人,她却已经认不出他是谁。
久许久,他才轻轻叫道。
肖魅猛地就折过了身,往外走去。
肖明却已经冲了过来,抓住了她的手,低声道:“姐,难道真的过去了那么多年,你还是没办法原谅我吗?”
肖魅茫然地看着他,“我不是无法原谅,肖明,我只是无法相信。”
肖明的脸色一黯,“今天我是带女朋友回来给爸妈看得——凯特已经有三个月身孕了,姐,爸妈年纪都大了,我们这样一直不和,他们看着也难受的吧?”
肖魅咬住了嘴唇,没有说话。
“姐,就算你还在恨我,今天就当看在爸妈面子上,别弄得这么难堪好吗?”
肖魅看着他那张忧伤的脸,忽然就想起小的时候,每次肖明做错了事,也总是这样抓住自己的手苦苦哀求自己,那张圆圆的苹果似的小脸,那双水汪汪得跟个女孩子一样的眼睛,突然就那么清晰地浮现在了她眼前,而以前每次她都会答应帮他隐瞒甚至顶罪,在六年里的那么多时间里,当她回忆起这些时,心里却只有着无比的伤感和忿恨,是不是就是因为自己替她隐瞒了太多次,就让他以为他无论做什么自己都是会无条件帮忙、无条件原谅他的?
肖魅甩开了他的手。
“肖魅。”肖妈妈走了出来,看到他们姐弟俩的情状,眸子也黯了下来,本来挺精神一老太太就突然间老了几岁似的,她走过来,拉住他们姐弟俩的手,按在了一起,几乎是乞求地说道,“今天你弟弟带他女朋友来了,你不要弄得太僵好吗?”
肖魅亮晶晶的眸子盯住肖明,刻骨铭心的痛和伤感清晰地在她的眸子滚过,让肖明不得不别开了头。
肖魅再看向母亲,看着母亲乞怜的眼神,她的心软了下来。
肖魅走进屋里,肖明忙不迭地跟凯特介绍,“凯特,这是我的姐姐肖魅。”
肖魅望向凯特,她的身上明显有着中西混血儿的特征,一头亚麻色的头发,头发被细致地打理,她有着东方女子的面庞,可是面部线条更加清丽,弯弯上扬的两道细眉很锐利,她是一个美女,却没有娇媚的金丝雀的感觉,她给人的感觉是知性的——那正是肖明喜欢的类型。
“你好。”肖魅对她伸出了手。
“你好。”凯特也微笑了——她的中文很流利。
肖魅觉得自己就好像收起了爪子的猫,那么多年下来,她峥嵘的个性早已被打磨地干干净净,只不过她拒绝被这个庸俗的世界同化,所以她才躲了起来,而此刻她不得不从自己那个小屋里走了出来,重新面对那些现在的、过去的伤痛,只不过为了那些她更在乎的人,她不能尽情宣泄她的脾气,她只能那样礼貌地笑着,说着一些 我的穿越任务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无关紧要的话题,她也不知道那样到底是成长还是庸俗化,可她却清晰地知道一点,自从她被周傲宇带出自己的那个世界之后,她就不能再躲回去了。
凯特听着肖明介绍肖魅的经历,对肖魅的特立独行十分佩服,她毕竟是在美国长大的,思维方式都是西化的,没有那些关于职业和成就成正比的观念,反而觉得肖魅很敢于活出自我,于是握着她的手问长问短,态度十分亲昵。
肖魅微笑着回答着凯特,连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个小姑娘是十分喜欢的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双胞胎的缘故呢,对东西的喜欢都这么相似——肖魅突然自嘲地扬起嘴角,笑了一笑。
而肖明就好像捕获了她的念头一样,眼神变得尴尬起来。
“肖魅,你男朋友一定特别喜欢你。”以凯特的习惯的,她对亲近的人都是直呼其名的,她也是无心地说出这一点,却让肖明和肖魅同时黯了双眸。
“我……我还……”肖魅本来想说“我还没男朋友呢”,结果她的话语顿在一半,因为她看到了推开门走进来的周傲宇。
突然间,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喉咙有点哽噎。
“你是?”肖母注意到女儿的目光,迷惑地望向周傲宇。
周傲宇掏出两张结婚证,打开来在他们面前晃了晃,然后说道:“我是你女儿的老公。”
一句话,差点没把房间里的二老吓得鸡飞蛋打。
肖魅笑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可是她却偏偏笑得那么愉快,就好像觉得他们是两个人界的叛逆,注定要联手去吓唬这世间与他们关联的人。
肖妈妈立刻抢了结婚证书去看,然后递给老头,对照无误后,她就审讯似地责问肖魅了,“你!你……什么时候去注册的!你怎么主意那么大!也不跟你爸妈商量一下!”
肖魅只是笑,只是笑得越来越苍凉。
“阿姨,我知道我们没跟您说是对您的不尊重,其实我很早就提出想见你们一面,只是肖魅一直不允许……”周傲宇一句话,就把所有责任推肖魅身上了,他望向肖明,目光里有着迷惑,“他是……?”
“我是肖魅的弟弟肖明。”
“哦,是这样吗?肖魅竟然从来没有提起过你呢,原来她还有个这么大的弟弟啊。”
肖母想到肖明和肖魅那些纠葛不清的事,不禁叹了口气,随即把注意力转移到周傲宇身上,看他一派仪表堂堂的模样,倒也有些见猎心喜,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和肖魅认识多长时间了?”
周傲宇看了肖魅一眼,然后转过头,又是那样温文的笑容,“阿姨,我叫周傲宇,骄傲的傲,宇的宇,我和肖魅是在一年前认识的,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她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和她在一起很快乐,不过和她结婚是一个月前才决定的,因为经过一年的相处,我觉得她很正直开朗、爱恨分明,她就是那种我想找来结婚的人,本来我是想跟你和叔叔说过再注册的,但是我又怕你们会对我有意见——肖魅是个孝顺孩子,她一定会犹豫的,所以我觉得先斩后奏了,希望你们不要怪我。”
“怎么会,怎么会……”肖妈妈都快笑得合不拢嘴了。
肖魅和肖明同时在心里叹了口气,心道:老妈看见帅哥就流口水的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啊?
肖魅一直笑着看着他,她很像看看他的戏可以演到什么时候——他可真是个无可挑剔的演员啊!
“我在文登咨询公司市场部的经理,”周傲宇适时地递出一张名片,态度谦恭,笑容加分。
肖魅看着老妈的眼色,知道她已经差不多认可这个“未来女婿”了,她轻轻摇了摇头,对周傲宇狠狠使了个眼色,示意着他快点给她滚出去。
可惜周傲宇却视若未见,继续跟他父母推销着自己,直到两老都已经被他俘获得差不多了,他把目标转移向了肖明,问了他的近况,然后跟他谈论着现在经济情况以及他就业的方向,他就好像个天生的演说家,总能轻而易举地俘获人心。
肖魅坐在旁边,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ap.
第十七章 不会原谅
第十七章不会原谅
当周傲宇已经说到约双方父母见面时,肖魅终于忍无可忍,使了个眼色,把周傲宇叫了出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肖魅把他叫出去,小心翼翼地看四下无人,立刻凶相毕露,劈头盖脸地问道。
周傲宇笑得很无赖,“你说我想干什么?!”
“我们不是谈好离婚了吗?你今天这么做又是什么意思?”肖魅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的心思了,正如他此刻的眼神一样,深得让她看不见底。
“谈好?”周傲宇揶揄一笑,“好像一直是你在说吧,我什么时候答应过?”
肖魅一时哑然。
周傲宇笑得很J诈,“所以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我还是你老公吧,我约丈母娘岳父去吃饭有什么不对?”
“你?!”肖魅气得扬起了眉,“无赖!”
“谢谢。”周傲宇笑得厚颜无耻。
“我现在就跟他们说明真相!”肖魅气冲冲地往回走。
“你想干什么?”周傲宇一把拽住了她,他的神情有了些许的焦虑,但当肖魅回眸看他时,他却又恢复了那样懒洋洋的笑容,只是一双眸子深邃。
肖魅把他猛地一拽,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周傲宇连忙抱住了她。
肖魅愤然地挣脱。
周傲宇也没有强求,只是把手插在口袋里,笑得懒洋洋的,“我说你啊,做事说话总是那么不看场合,现在你弟弟也回来了,我又是个让你父母那么满意的女婿,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不是很好吗?你何苦去破坏这气氛,让大家都不高兴呢?”
肖魅轩了轩眉,但神情已经不如刚才坚决。
“肖魅,其实我们的婚姻本不就是协议婚姻吗?只要这婚姻对我们都是有利的,我们没理由去破坏是不是?”
“我没看出哪里对我有益。”肖魅气愤地说道。
“那我问你,你现在有没有相好的了?”
“我凭什么告诉你!”肖魅甩了他一个白眼。
“那就是没有的了?”周傲宇笑得很邪恶,“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和我维持着这段婚姻呢?我也没有让你这么丢脸吧?”
肖魅横了他一眼,“可你让我恶心。”
“肖魅,有些事,是不能只看表面现象的。”
“那你告诉我,真相是什么?“
周傲宇摇摇头,笑道:“肖魅,你只要记住,不要相信你所看见的,也不要相信你所听见的,你要相信你的心。”
“我的心告诉你是个坏人。”
周傲宇摇摇头,“肖魅,你真的相信吗?”
肖魅怔了一下,看着周傲宇,他的眼睛沉如秋水,带着说不出的沉痛,竟让她的心战栗了一下。
“肖魅,我不能跟你多说什么,但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做过你说认为的那些事,我虽然不是好人,但也绝对不会是你所认为的那样变态的人。”
“真的……不是吗?”肖魅有点憎恨自己意志的软弱了,为什么在这个男人的三言两语下自己又动摇了呢?
周傲宇苦笑道:“肖魅,你该知道这件事我很为难,因为它涉及到我妹妹的名誉,所以我不能多说什么,可是我是真的真的没有打过她。”
“那么……你爱她吗?”
“肖魅,她是我的妹妹。我对她,永远不会有超越兄妹之间的情感。”周傲宇很诚恳,他的眼睛告诉肖魅他并没有在撒谎,这让肖魅迟疑了起来,难道说谎的那个人是周斯涵?
“我们回去吧。”周傲宇拉住了她的手,望向她家的方向,“你爸妈都该担心了。”
肖魅想到刚才母亲哀求自己原谅肖明的神情,心微微软了,自己的任性,最终伤害的只有父母而已啊!她甚至真的在犹豫,要不要陪他演完这出戏了。
周傲宇拉着走回家里,看着肖父肖母已经肖明和凯特,微微一笑道:“肖魅刚怪我不亲自来呢,她这人就是这狗脾气,不肯跟家里人讲自己的事——我可不觉得这是个好习惯, 鸿蒙传说澳门在线百家乐5200所以爸,妈,你们也要原谅我这次突然的造访吧?”
肖母对他已经有了十二分的欢喜,听他说得有礼,更是喜上眉梢,拉着他手道:“阿姨欢喜的很呢,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时候和你家里人见一面?”
“上星期肖魅和我一起回家见我父母了,我们本来约定这周让两家人见一见的,妈你看这星期六好不好?”
“好母忙不迭地答应。
“肖明,你这周六有没有时间?不忙吧?”周傲宇的眼睛晃向肖明。
“不管怎么忙,姐的婚事我一定要参加不是?”肖明笑得恣睢,但是当他的目光接触到肖魅时,两个人却都显得有些生硬了。
肖魅送走周傲宇时,周傲宇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不会回家来,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改变主意,毕竟你在你爸妈家住太久可会露馅的哦——何况现在租房子也不便宜呢!大不了以后你睡卧室我睡书房。”
肖魅回头看了一眼父母,点点头道:“我会考虑的。”
周傲宇这才一笑,吻了吻她后离去。
周傲宇这一走呢,家里可就热闹了,肖母死逼硬套要让肖魅说什么时候认识周傲宇的,为什么两个人就不声不响地结婚了跟家里人招呼也不打一个,肖魅不胜其烦只好添油加醋把她和周傲宇之间说得有多么青梅竹马情比金坚两情相悦私定终身,到最后肖母终于满足了,长叹一口气道:“女孩子不比男孩子,那会儿肖明不带女孩子回家妈倒也不担心,你可我就担心着你嫁不出了——还好,周傲宇这孩子看起来还不错,挺精明能干的应该也顾家,哎,看到你们都有了归属,妈这心里一块石头才算放下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