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妹妹恋人-第8部分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感到宁静,这么多年,我真的累了。肖魅,我想要一种平静的生活,而这种生活只有你才能给我。”
肖魅凝视着他的眼睛,她的眼神温柔,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犹如化开了一江春水。
夜很静谧,肖魅微微*坐在床上,周傲宇的头枕在她怀里,懒懒地挤出半个笑容,三十岁的男人了,看上去却依旧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肖魅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然后望向窗外,眼里的温柔没有褪尽,就已经换上了一骗寒霜,每当深夜时她就无可避免地想到过去的事,想到她站在窗外,看着那个全心全意爱着的人,怀里却搂抱着另外一个人……
记忆里那天的雪似乎下得很大,上海似乎有很多年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她就那样站着,直到屋子里的人看到她,惊慌失措地叫了一声:“肖魅!”
她转身就跑,跑啊跑啊,跑到连她自己都丧失了知觉,殷红的鲜血洒落在雪上,一朵朵绽开来,犹如凌寒自开的梅,艳到了极处,也凄到了极点……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她再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当人渐渐长大,心态也会变的吧,年轻时那么轻易放弃的东西,如今却想用尽全力抓住,哪怕不择手段……
肖魅慢慢望向窗外,她想到昨天她去医院,拿到医生正式下来的化验报告。
“肖女士,我很遗憾地告诉你,化验结果,你并没有怀孕。”
“怎么会?我两个月没来了。”
“那恐怕是你太想要一个孩子的错觉了吧,你还年轻,如果你们想要孩子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你再耐心等段日子吧。”
当听到那个消息,她如同湮没在冰冷的水底,一种窒息感让她无法呼吸。
当她看到周傲宇那张欢喜、期待的脸,她最终还是没 重生纪事帖吧有忍心说出真相,她还是告诉了她的父母他怀孕了……
就在刚才,她目睹了周斯涵对周傲宇那样强烈扭曲的恋爱,她感到害怕,她不知道自己如果没有这个孩子,那么她的胜算还能剩下多少。
“周斯涵,既然你也同我耍过心眼,想让我离开傲宇,那么也别怪我这次以牙还牙……”黑夜里,肖魅细长的眼睛有着慑人的寒意。
嫉妒,可以把任何一个善良的女人变成魔鬼。
第二天肖魅约见了周斯涵,她坐在咖啡桌边,安静地搅动着咖啡杯,看到周斯涵走进来,她微微抬起头,“你来了。”
周斯涵坐下来,此刻的她已经不需要伪装,所以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已经完全收起,冷冷地与她对视,丝毫不掩饰她的憎恨。
“你约我出来干什么?”周斯涵冷冷地问。
肖魅淡淡地说:“我只是劝你收起不正常的感情,如果你真爱你哥哥,就该放他一条生路。”
“真正逼死他的不是我,是你!”周斯涵横起了眉。
肖魅的口吻还是淡淡的,“你还是不明白吗?在周傲宇眼里,你只是他的妹妹,他是个活在现实中的人,他不会像你一样失去理智,他会该爱他该爱的人,组织一个正常的家庭。我的存在正好给了他一个救赎的机会,而你的存在对他来说就是痛苦。”
周斯涵的眼睛里现出痛苦,“你胡说!”
“其实你心里该很清楚,害傲宇那么痛苦的人是谁,难道你觉得这样子还不够,你一定要把他害到身败名裂、走上绝路才甘心吗?”
绝望蔓延在她的瞳孔里,而她的笑容却平静得令人生怜,“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让我陪他一起去死吧!”
“啪”肖魅再也忍无可忍,掴了她一巴掌,她看着周斯涵,怒气横生,“你真是我见过最自私的人,在你的世界里,难道除了你自己和周傲宇谁都没有吗?”
周斯涵捂着脸,含泪看着她,俏丽的脸庞上却依旧带着倔狠的神色。
“你就没有想过你爸妈?他们辛辛苦苦把你们养这么大,你就是想让他们知道你们兄妹**然后一起去死的消息吗?你让他们后半生怎么度过?”
“我……”周斯涵第一次辞穷了。
“自以为爱的最伟大的人,其实就是最自私的人,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所谓纯粹的爱情,每个人都应该在爱和婚姻里承担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
周斯涵的眼神迷惘,像极了一个茫然的孩子,在她成长的道路上,一直是这种扭曲的人生观在支配着她的行为,她从来只觉得自己是真爱,便变得理直气壮,却从来没有想过,她这样做到底在伤害多少人?
肖魅往外走去,周斯涵无意识地拦住了她。
肖魅停下脚步,抬眼看她,虽然没有说话,可是眼神里已是质问。
“我这么做……真的错了吗?”现在的周斯涵,似乎又变回了她们初次相见,那个在她眼里楚楚可怜的女孩子。
“你当然错了!你错在根本不知道是爱,却妄自用爱的名义是伤害别人!斯涵,你本是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又何苦因为这丑恶的爱让自己面容变得可怖,让自己灵魂变得丑陋!”
“我的爱从来就不是丑恶的!”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周斯涵的眼睛也经历了迷惘、坚定、而后重新变回了倔狠,她用力推开了肖魅,却惊讶地看到她就从二楼的台阶上滚落下去……
肖魅的笑容突然变得灿烂,她看着周斯涵,似乎在告诉她:她注定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
ap.
第三十三章 流产
第三十三章流产
肖魅流产了。
周傲宇赶到医院,看到了坐在一边的周斯涵,他的眼睛里带着厌恶。
“不是我的错!”周斯涵冷冷地申辩道。
可是周傲宇已经不想再和她说话,他直接奔向了肖魅的病床,仿佛站在一边的周斯涵只是空气。
周斯涵感觉到周傲宇的擦肩而过,甚至不再的停留,她猝然地回头,伸出手想抓住他的衣服,却只感觉到衣服的布片从她的手里溜走。
她看着周傲宇头也不回地跑过,心里的绝望,如同湖水般湮没了他,从来没有一次的经历让她觉得,她真的要失去周傲宇了,这个从小到大她最最爱的人。
她望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肖魅,却觉得她似乎在对自己冷笑,如同她从楼梯上掉下去的那一刻,她笑得灿烂而且自信,她在宣告她会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吗?
周斯涵站在那里,她想离开,但是却又不甘心宣布自己这次彻底的失败,于是她就站在那里,如同一个浴血的勇士,即使奋斗到最后一兵一卒,她都不低头,不服输。
“对不起。”周傲宇握住肖魅的手,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有一次次的道歉,眼泪掉了下来。
“没关系,我们还年轻,还会有机会的……”肖魅淡淡地笑,如同冬天盛开的那一支梅,不显眼、不艳丽,却有一种傲骨,一种不服输的倔强。
周傲宇把她的手摊开,贴在自己的脸上,只觉得一种深入骨髓的沁凉,而他的心也冷到了极点,大概也没有一次他是如此深刻感觉到周斯涵对他的畸恋的可怕,他欣喜地看到一个小生命的出现,却又如此残忍地在她面前消失,这种落差让他无法忍受,他只觉得心里有种被剥空了的残忍,一离一离的绝望将他吞噬。
“魅儿,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闻讯而来的肖母心疼地走到床边,抓住女儿的手。
“没什么,就是自己不小心从楼梯上滑下来了。”肖魅淡淡地笑。
周傲宇退到一边,她越是这样的轻描淡写,他的心就越疼,他憎恨自己的软弱和摇摆,结果却伤害了那样一个爱他的女子,他望向门外,望向那个还是倔强等着他出现的身影,也从来没有一次他是如此坚定地想挥别这个身影,他想保护住身边的人,也想让他们三个人都从这样的漩涡中解脱出来。
周父和周母也到了病房门口,他们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儿。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周母红了眼圈,看着女儿的神色格外伤感。
“对不起。”周斯涵再不情愿,也不得不低头道歉。
“你先回去吧。”周父平静的话语里透着威严,让周斯涵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她低着头穿过长长的走廊,往医院外的门口走去,那里有一团光亮,仿佛在引导着她走向一个未知的未来。
肖魅看着她从医院里离去,虚弱苍白的脸上,带着若有若无、却又格外苍凉的笑意。
肖明赶到医院看到姐姐,一句话也没有说,直到两方家长都离去后,他才把周傲宇叫到了男厕所,然后从里面反锁了门。
“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他生生地诘问道。
“对不起。”周傲宇依旧只能说这三个字,除了这三个字他还能说什么?
“你答应过好好照顾我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而肖明,再也抑制不住了脾气,冲口而出怒斥道。
“对不起。”还是这三个字,周傲宇低垂着头,犹如一个漏了气的皮球,再也没有了以往的骄傲和自信。
鬼途仙路帖吧肖明攥着他的衣角,把他撞到了厕所的墙上,他反挑着眉,“我告诉你,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她!”
“你要怎么办?”周傲宇虚弱无力地问他。
“我早劝她离开你了,是她自己倔不肯离开,可现在你回报她的是什么呢?是她失去的那个孩子,还是她伤得千疮百孔的心?”肖明的眼睛逼视着他,不容他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周傲宇的眼神散乱,他不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是在这一刻他慌乱了心神。
“这一次,我会带她离开。”肖明忽松开了他的衣领,满脸鄙夷地看着他,却是不容质疑地说道,“我不会再给你和你妹妹伤害她的机会。”
“不!你不能带她离开!”周傲宇就好像突然从一个噩梦里醒了过来,他软软地从墙上滑落,此刻却非常用力地抓住了肖明的裤脚,眼神坚定地嚷道。
肖明看着他,叹了口气,他蹲下身,扒开了周傲宇的手,“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肯对我姐好一点呢?”
周傲宇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他望着墙壁,再望到窗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疲倦,几乎就想从这个混乱的事件中逃开,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离开,他必须对整件事负责,无论是受伤的肖魅、还是固执如斯的周斯涵,她们都需要自己,他必须振作,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他就真的一点一点振作起来了。
周傲宇回到病房,他看着肖魅,便又是那样温文的笑意,不见了刚才的一丝彷徨和落魄,他就跟任何一个心疼妻子的丈夫一样,温柔地安慰着她,静静地陪着她。
直到肖魅催促着他离开了病房回公司,他才依依不舍、十分不放心地走开。
“你觉得幸福了吗?”肖明看到周傲宇离去,他望向肖魅,叹了口气地问道。
“我觉得……幸福了。”
“你会幸福吗?”
“我会。”
肖明再无了言语,他看着姐姐,仿佛看到了六年前一样的倔强和固执。
“谢谢。”隔了半晌,肖魅轻轻说道。
“既然是你让我做的,我一定会帮你把戏演足。”
“所以,他一定会更加觉得欠了我的吧?”肖魅的脸上带了一丝苍凉的笑,“得到孩子,再失去孩子,我就是要让他感到这样锥心的痛,只有这样他才会感觉到他欠我的,他永远欠我肖魅的。”
肖明看着姐姐,看着她脸色苍白,却依旧是那样一副倔强好胜的神态,心里只有一阵阵的心疼,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你也走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好吧,有什么麻烦记得打我手机。”
肖魅点了点头。
肖明也走后,一个脸上戴着面罩的医生走了进来,她有着十分窈窕的身材,摘下面罩的那一刻她的面容让人惊艳。
“佩珊。”肖魅笑了起来。
“虽然我不是这个医院的医生,不过这医院我上上下下全认识不是。”欧阳佩珊坐她床边,脸上表情似笑非笑,“为了他,你可真是演得一出好戏啊,这么卖力,值得么?”
“佩珊,不是你自己说过,感情这种事,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我说过的话,你倒记得清楚,想当初你劝我不必如此的执着,想不到你自己却比我还执着。
“怨我么?”肖魅调皮地笑了。
欧阳佩珊摇摇头,笑道:“到了这个时候,我还能怨什么?你的确比我,更爱周傲宇啊!”
ap.
第三十四章 胴体
第三十四章胴体
周斯涵木然地回到家,走进浴室,反锁上了门,打开了浴缸上的水龙头,然后她就对着镜子,一件件地除下衣服,直到镜子里的她完全裸露。
二十二的身体,即使身体的主人姿色平平,那也是散发着诱人的活力的,更何况她还有着如此姣好的面容和曼妙的身体曲线。
周斯涵的手,从脸上摸起,一寸寸地延至脖子、腰间,她的眼神平静,就好像在审视着一具与自己无关的胴体。
她有着一张很标准的鹅蛋脸,眉梢眼角,都透露着淡淡的书卷气,静静地伫立着,便宛若古画卷上的仕女,面容秀雅,气质温婉。
她的手放在脖子上,她的脖子修长,轻轻颔首时就仿佛湖里的天鹅,她知道自己低头这个姿态很美,很多人都喜欢她这一低头的温柔,可是,此刻,她却高傲地扬起了脖子,目光如同奔腾的火焰,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的手渐渐放下,落在了自己的胸上,她的胸围不大,但和她的身材形成一个很漂亮的比例。
周斯涵的手慢慢绕过胸部,摸着自己的肩膀,从那里开始,她的身上就慢慢布满了伤痕,那些伤痕,代表了她的罪,她的罚。
爱上自己的亲哥哥,爱上与自己血缘最近的亲人,恐怕这也是原罪吧!
当她想到这些,就会以肉体上的折磨去消减内心的痛楚,长年累月,谁也不会想到有着这样一张秀气的脸庞、总是羞涩微笑的小女孩,衣服下的身体会是这样的伤痕累累,如同她那千疮百孔的心。
如今,伤痕已经遍布了她全身,可是那种爱恋,却无一丝消除,犹如穿透她琵琶骨的链条,动一动固然痛楚无比,可是抽掉它,她也不能生存。
温热的水漫过她的足背,周斯涵侧过脸,才发现浴缸里的水,不知何时已经满了。
周斯涵淡漠地一笑,抬起腿,迈进浴缸,然后躺下,把脸漫在水里,水泡一个一个从水底扑腾上来,水沿着她的鼻子钻进去,她感觉到了窒息。
周斯涵的眼睛睁得很大,空洞得仰望着天花板,眼前飘过无数个幻影,许多她也无法抓住的记忆,犹如快放的电影,忽然从她眼前拖过。
她又看到了自己缩在墙角时,胆怯地哭泣着,求着那个不断压近的黑影,可是那个变态的歹徒却只是滛笑着,一步步地向自己走近。
“滚开!”
她听到了,她听到周傲宇的喊声了,然后她就望向声音来的那个方向笑了,她知道在她人生最困境的时候,他都一定会赶到,他都不会离开自己。
周傲宇和那个歹徒扭打成一团,最后那个歹徒落荒而逃,而周傲宇不顾自己满身的伤,却只是紧张地抱着她,问道:“斯涵,没事吗?有没有伤到哪里?”
周斯涵记得自己笑了,那个笑,就犹如肖魅从楼梯上跌下去的那一刻,明明是要经受可怕的事,可是只要想到那是为所爱的人做的,却是发自内心地灿烂。
水一缕一缕,从她口腔、鼻腔漫进,她终于忍不住,难受地坐了起来,却兀自被水呛得不住咳嗽。
“你曾经说过,你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现在你为什么就要走了呢?”周斯涵抱住腿, 梅山之袁洪新传最新章节望着浴室的墙,她的眼神由迷惘而渐渐坚定,偏执地带着倔强。
周斯涵霍然从水里站起,晶莹的水珠从她年轻的身体蹦下,她伸出手,取下放在衣架上的一套浴衣,披在身上,就因为那些伤痕,让她无法穿着任何一件带着性感的衣服,可是那亦如何?比起周傲宇每一次痛惜的眼神,那些都太渺小。
周斯涵湿淋淋地从浴缸里迈步走出,打开了门,意外地看到母亲已经站在那里了,满脸担忧地看着她。
斯涵看她脸色,大意知道他是不会骂自己的了,可是这种感觉却让她惘然若失,从小到大她甚至是希望父母能打骂自己的,可是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们先责怪的那个人也肯定是周傲宇而不是自己,他们对自己,有时候就是太客气了,客气得甚至不像一家人。
“斯涵,妈知道你的性子,你总是不多说什么,可是心里自然有你的主意。肖魅的事,妈也不想多说你什么,哎,我只是担心你哥,好不容易安定下来,这会儿不会又起波澜吧?”
本来她顶多昧着自己良心说一句“不会,你看哥对她不是更心疼了吗?”可是这会儿,他却怎么也说不出这句话来,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有着毒蛇撕咬一般的疼痛,只要一向到周傲宇径自绕过自己奔向她身边的身影,他就头疼欲裂,因此现在的她,也就只能死死咬着嘴唇了。
周母对她的反应显然觉得有点奇怪,但终究还是认为她太过自责而不肯的多说话,于是又长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也许一切都是命啊——”
周斯涵听到母亲这样的感慨,心里觉得有些奇怪,她看着母亲,不知不觉间,那个坚强的女人竟也会认命了,从前不服输的劲儿已经渐渐变得淡了,她看着母亲,心里有些悲伤地觉得母亲原来也老了,她突然想到肖魅那句话:你就没有想过你爸妈?他们辛辛苦苦把你们养这么大,你就是想让他们知道你们兄妹**然后一起去死的消息吗?你让他们后半生怎么度过?
斯涵忽然觉得恐惧,她抱住了母亲,眼泪打湿了她的衣襟。
“别怕别怕。”周母却只是当她是个孩子,她被吓到了,急需要她的安慰,因此她轻轻拍着周斯涵的背安慰她。
肖魅掉下去之前那个笑容……血迹……医院……
周斯涵的眼泪突然不再流淌,她就这样睁着眼,盯着母亲身后的灰墙,眼神狠狠的,仿佛眼前的就是她的敌人。
周斯涵回到房间,迅速拨打了叶伟泽的电话,固然她猜到了他在这场战争中一定扮演了出卖者的角色,可是她要打赢这场仗,还必须再利用他一次,想到叶伟泽,周斯涵的心里就轻松多了,她有信心可以再次迷惑他,把他再次争取到自己的阵营当中来,她这么想着,便在和叶伟泽约定了时间和见面地点后,跳起来开始换衣服——她挑的是一件粉红色的过膝裙子,扎了一条白色的丝巾当点缀。
周斯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犹如刚才洗澡前仔细地打量,镜子的她还是那样清纯漂亮,粉红色非常衬她的肤色,让她看起来如同一只粉嫩的苹果般可爱,她对着镜子便邪恶地笑了:肖魅,你以为,你丢失一个孩子就算赢了么?告诉你,你永远抢不走我在我哥心里的地位!
ap.
第三十五章 利用
第三十五章利用
周斯涵打扮得漂漂亮亮得去和叶伟泽见面了。
叶伟泽显得有些不安地坐在咖啡座后面,他已经听说了肖魅流产的消息,而且他也知道了是周斯涵推她下楼梯的,虽然他是答应了周斯涵去诱骗肖魅出轨,但是他的确是喜爱肖魅的文字的,而且在接触中也深刻感觉到她是个真诚坦率的人,他觉得愧疚,他决定一定要说服周斯涵放弃她那些疯狂的计划。
“你还是早来了。”周斯涵看到他,露出个很可爱的笑容,这让叶伟泽很没志气地把刚才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他心里想:就再拖几分钟吧,先不要把她惹生气再说。
“我怕你等。”
“你对我真好。”周斯涵在他对面坐下来,看着他,眼神里似乎有感动。
叶伟泽却明白她的感动是虚假的,可是即便如此,他也很想在她的眼神里沉迷下去。
“我问你,你是不是出卖了我,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了肖魅?”
叶伟泽有些赧然地说道:“对不起……不过我觉得她说得是对的。”
周斯涵眉毛一扬,“她说什么?”
叶伟泽猛然抓住了她的手,凝视着她说道:“斯涵,你真的不应该沉浸在对你哥的畸恋中这么下去了,这对你,对他,对其他人都没有好处!”
周斯涵虽然早料到他会这么说,不过现在一听到眼神还是忍不住眼神一冷,她压抑住了自己的脾气,淡淡地说道:“可是你从认识我那天起不就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吗?你说过你会帮我的,你不能食言!”
叶伟泽心口一窒,眸子也不由黯了下来,“斯涵,难道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不,我当然感觉得到,”周斯涵凝视着他,眼神里流露出脉脉的温情,仿佛她真的感受到了叶伟泽的一片深情,她却又叹了口气,“你是除了我哥之外对我最好的人了。”
“如果你给我机会,我会对比比对她更好的!”叶伟泽急了,争辩道。
周斯涵看着他,眼睛里默默流出一滴泪,她的神情让人异常怜惜,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其实放在男人身上也很适用,周斯涵知道自己什么样子让叶伟泽最抗拒不了,最能做出违反理性的事情,因此她作出了最楚楚可怜的样子,果然让叶伟泽的鲜血“轰”地一下往脑子上涌,他伸出手擦掉了她的眼泪。
“斯涵,你如果和我在一起,我绝对不会让你掉一滴眼泪。”信誓旦旦的,叶伟泽保证道。
周斯涵苦笑道:“可是你现在就让我掉泪了。”
“我?”叶伟泽迷惑地看着她。
“泽,你要相信我,我的确是恨肖魅夺走我哥,我也做过很多想让他离开我大哥的事情,但是我绝对不会狠毒到推她下楼梯的,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叶伟泽的眼神变得柔软,却还是带着一点的不相信,毕竟他知道周斯涵爱她大哥爱得有多深,随时都会为此失去理智,也许平时的她是不会作出这么恶毒的事,可是谁又说得准当时她是不是清醒的呢?
周斯涵凝视着他,眼泪掉了下来,“你不相信我?”
“我……”叶伟泽慌乱地躲避着她的目光。
周斯涵叹了口气,望着窗外,“泽,我现在的确是无法爱上你,可是我想我们至少也是朋友吧,我也只能对你袒露我的心声,我也以为——你会把我当朋友的,可是为什么 生化之我是僵尸sodu你根本都不相信我?”
有个强烈的声音在叶伟泽心里在说:我不要当你朋友,我不要只当你的朋友!可是当她看着周斯涵,看着她柔嫩的脸庞时,他的心又软了,不管她再怎么想出邪恶的办法,可是在他眼里,她的确只是个无助的、被爱冲昏了头脑的小女孩而已,他叹息道:“不,我相信你。”
周斯涵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你真的相信我?”
“真的相信。”叶伟泽郑重地点点头。
“谢谢。”周斯涵握住了他的手,这是第一次她主动握住他的手,叶伟泽登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可是……”周斯涵眼神里却又黯淡了下去。
“怎么了?”叶伟泽的思路彻底被她牵引了,丧失了思维的能力。
“现在所有人不相信我,我大哥,我爸爸,我妈妈,肖明,大嫂的爸爸妈妈,他们都怪我把大嫂推了下去,所有人都谴责我,我很难过,泽,我觉得自己很无助……”
叶伟泽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想保护她的情绪,他拉住了她的手,“斯涵,他们不相信你没关系,我相信你就可以了,如果他们都不原谅你,那么你就到我这里来,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周斯涵绽开一丝淡淡的笑靥,腮上的眼泪却还未干,像极了一朵带着水珠的玫瑰花,让叶伟泽看呆了。
“傻瓜,”周斯涵亲昵地叫道,却又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我也不想背着冤屈过一辈子啊,泽,我知道你在医院里也有熟人,你能不能让人带出一份我大嫂的身体治疗报告,我……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证明我清白的……”
叶伟泽刚刚心里燃烧着的热火猛然被一盆冷水浇灭了,他再笨也知道周斯涵还是在利用自己,可是看着周斯涵柔媚的眼神,抓住她柔荑般的小手,他心里叹了口气道:即使再让你利用一次,只要能待在你身边,看到你的笑靥,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吧。
“好。”
周斯涵听叶伟泽答应了,笑容绽放得更愉悦了,“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她抬腕看了看手表,“现在不早了,这样吧,你送我去地铁站好不好?”
以往她提出要走是绝对不会让他送的,叶伟泽这一次真的是惊喜过望了,忙不迭地答应,乐颠颠地跟在她身后,往地铁站走去了。
这个咖啡馆离地铁站还有段挺安静的小巷要走,叶伟泽握着周斯涵的手,当真是心猿意马,真想抱住她,吻吻她的樱唇,却又根本不敢,于是就这样一直安静地走着,话也不敢多说一句,他忽然觉得周斯涵停下了脚步,正侧过脸纳闷地想问为什么时,周斯涵突然踮起了脚,在他的脸上印了个吻。
叶伟泽摸着脸,几乎惊呆了地看着周斯涵。
周斯涵扶着他的胳膊,慢慢地站回到原来的角度,她看着他,真诚地说道:“谢谢。”
“斯涵……”叶伟泽话也不会说了,巨大的幸福感已经冲垮了他的语言神经。
“呵呵,你要一直听我话,对我好哦,也许有一天我真的会爱上你呢。”周斯涵笑了,然后丢下傻在那里的叶伟泽,蹦跳着往地铁去了。
“我等着这一天。”叶伟泽痴痴地看着她的背影,喃喃道。
周斯涵跳上地铁的电梯,那一脸笑容就变成了厌恶,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餐巾纸,用力地擦了擦嘴唇,然后丢在了地上,看着它被那么多人踩来踩去,直到污秽不堪。
ap.
第三十六章 幸福
肖魅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看着床前的月光如水,她想着自己写了这么多年,可是也真没想到自己生活,竟然会比更加精彩,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呢,她不禁有些自嘲地笑了。
“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周傲宇走了进来,这几天他是一下班就赶过来,称得上是风雨无阻了,不过肖魅心里却并没有感动,因为她知道这是他源于愧疚——可如果他知道这个孩子根本不存在,他还会对自己这么好吗?
“恩,在想些事情。”
“是关于斯涵吗?”虽然难开口,不过周傲宇还是说了出来。
肖魅楞了一下,她现在倒的确没有在想周斯涵的事情,不过难得周傲宇提了出来,她也乐意听听,于是她就顺水推舟地点点头。
“妈说这几天她一直就心情不好,斯涵虽然任性,也做了很多让人无法忍受的事,不过我始终相信她的心不会那么恶毒,在杀死一个无辜的孩子后还无动于衷。肖魅,对不起,我知道你大概又不喜欢我为我妹妹辩护了,可是我真的想那天她肯定是错手,她一定不会是诚成心的。”
肖魅听着他为周斯涵的辩护,可是让她自己也惊异的是她竟然非常平静,也许是她早料到了周傲宇的态度,他虽然在表面上完全疏离了周斯涵,可是他对她,终究还是怀了很深的感情,她必须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一步步地分离掉他和她的纠葛。
周傲宇看了一眼肖魅,见她静静地望着自己,不怒、不恼、不笑、不喜,态度平静得让他觉得有些心冷,他禁不住抓住了她的手,长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说这些的,是我没有体谅到你失去孩子的心情……肖魅,我知道在这件事中,自始至终你都是那个最无辜最受害的人,是我对不起你……”说到最后,周傲宇的声音不禁有些哽咽。
肖魅看着他,这些日子他明显得瘦了,夹在自己和妹妹之间,估计他也很不好受,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叹息道:“你瘦了。”
周傲宇捉住她的手,放在脸上轻轻抚摩,肖魅的手比起其他女孩子来,是显得有些大,而且有些粗糙——但正是这样才显出她的刚强——他的心里竟然渐渐盈满了苦涩的感动,肖魅给了他,的确是其他女人无法给予的安心。
肖魅便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凝视着他,她实在不愿意打搅这一刻宁静温馨的时光。
周傲宇睁开眼,看着肖魅,带着歉意地微微一笑,“你看我跟你说了这么多,结果把正题都忘了,我想等你这次出院,我们补办一次婚礼怎么样?选在你喜欢的那个教堂,穿你喜欢的白色婚纱?”
肖魅扬起嘴角微微一笑,“不早说过那些都是仪式,不需要这么浪费吗?”
“虽然只是些仪式,不过我知道,如果没有这些,你还是会遗憾的。”
肖魅的手轻轻抚摩着他的脸,苍白的脸上带着些许幸福的笑意,她看着床边那个面容清俊的男子,知道自己此刻对他深深的眷恋,她轻叹了口气,“傲宇, 僵尸小子之僵尸兵团sodu我多么希望你一辈子都对我这么好。”
“会的。”周傲宇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一辈子有多长呢?我们都不知道。
尽管我们都不相信誓言,却还是乐于听到另外一个人对自己的信誓吧?
肖魅抬起眼睫,轻轻地笑了。
“咳咳。”门口有人在咳嗽。
肖魅抬起头,看到站在门口的欧阳佩珊,她脸一红,连忙从周傲宇怀里挣扎了出来,坐到床的一边,嗔道:“佩珊,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
“我怕你们这么投入我说了你们也发现不了啊。”欧阳佩珊似笑非笑地说道。
“佩珊。”周傲宇站起身来,面对她他显得有些不自在,甚至是有些局促地搓着手,显示着他内心的紧张。
欧阳佩珊不禁有些惊异了,她以前认识的周傲宇可是风一般自由的男子,他总是显得那么飘忽,谁也抓不住他的影子,而他又总是那样自信,面对任何一个前女友的苛责他似乎都能应付自如,嬉笑面对,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周傲宇,他显得脆弱、不自信,甚至带着深深的不安,而她忽然感觉到恍然若失,她爱过的那个周傲宇似乎不存在了,那个即使她婚后也不住在她心里涤荡而过的影子突然间就消失了,她在感到怅惘的同时也不禁觉得一阵轻松。
“怎么了?看到我很紧张吗?”欧阳佩珊笑了,一如既往的美丽和自信,还有一点小小的调侃。
周傲宇扬扬嘴角,算是回敬了一个笑容。
“放心,我又不会打击报复你,我只是真心为你们感到高兴而已,你这么麻烦的人啊,也只有肖魅受得了你。”欧阳佩珊伸了个懒腰,调侃着笑道。
周傲宇淡淡一笑,“当然了,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聪明的一个。”
欧阳佩珊轻轻笑笑,便将这个话题带过,毕竟时光能抹平一切,而蒋高翔又对她是如此之好——她非常明白自己是哪种女人,她当然有自己的事业,但同时她也需要优越的生活,她不需要自己的丈夫给她多么波澜壮阔的爱情,只需要他对自己的宠爱,以及他能给予自己优越生活的能力——只是她也的确对周傲宇付出过超过她理智的感情,所以她才会在发现他不爱自己时候那么黯然神伤。
“怎么样,婚礼定在哪一天?”
“那还要看肖魅哪天能出院了。”
“恩,依肖魅的情况,估计再过个半月就可以出院了吧,这医院床位紧,可从来不会故意拖着不放人的。”
肖魅一推欧阳佩珊,“你啊——”
周傲宇看着友好如初的二人,不禁静静地微笑了。
门外,有双妒忌的眼睛,犹如不散的阴魂,她嫉恨着屋子里的一切,包括肖魅,包括欧阳佩珊,他们都曾经是企图掠夺她的爱的人,只是当她让叶伟泽将蒋高翔介绍入欧阳佩珊的交际圈子,就成功地让欧阳佩珊移情别恋,可是她如何才能让肖魅滚开?!
ap.
第三十七章 算计
第一部魅惑#183第三十七章算计
上一章下一章返回本书返回目录
叶伟泽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拿着遥控板,随意地换着频道,电视机里只有乱七八糟的电视剧和整齐的广告,他的眼睛却掠到窗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喂,是周叔叔……?好……”他接到一个电话,整个人却突然精神了起来,他从床上跳了起来,从衣柜里拿出件外套披上,就要往屋外走去。
“伟泽你又要去哪里?”
他刚走到楼梯口,就被身后一个女人叫住了,她看起来约莫三十七八岁,保养得甚好,穿着一件黑色中裙,披着粉红色的外套,脖子上一串晶莹的珍珠将她的脸衬托得愈加粉润。
叶伟泽一手撑在扶手上,回头懒懒地看着她,“又有什么事吗?”
“伟泽你从大学毕业这一年来总是这么无所事事,你为什么不去你爸公司跟着他学点事呢?”
叶伟泽耸耸肩,“我早说过我对做生意没兴趣。”
“伟泽!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不能就因为这样虚度你的人生啊!”
叶伟泽冷笑着看了她一眼,“我恨你?为什么?”他不等她说完,就顺着楼梯溜了下去,甩着钥匙往自己的车子去了。
叶伟泽开车去了医院,从他口里那个“周叔叔”那里接过了一份复印件,然后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在外人面前,他永远笑容温暖,眼神纯净,犹如一棵标准的温室里长大的花草。
他拿着那份复印件就回到了车里,然后翻开来看,他仔细地看着,渐渐地眼神就变凝重了,虽然这份文件伪造得很巧妙,但他毕竟是五年医科毕业的,还是看出些了端倪,他叹了口气,合上了文件,默默点了支烟,看着车窗外。
他该怎么做呢?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很难的抉择。
他想到了肖魅那天晚上说过的话,然后再想到了周斯涵说话的话以及那个突如其来的吻,他不是傻瓜,当然知道那是周斯涵有一次利用,只是他心甘情愿地掉入她的陷阱,只为了求得她的一次回眸而已。
他闭上眼,把烟从窗口丢掷了出去,在烟蒂闪耀着火花滑落半空的时候,他已经开着车离弦箭一般冲了出去。
叶伟泽走到了肖魅的病房,左右看看没人,就开门闪了进去,然后迅疾地锁上门。
“你?”肖魅正*在床上,闲散地看着虹影的《英国情人》,听到脚步声,把眼睛从书页里移开,看到他,微微抬了抬眉。
叶伟泽看了看四下无人,快步走近并关上了门。
肖魅感觉到他神情的不寻常,于是微微坐直身体,“怎么了?”
“你没有怀孕对不对?”叶伟泽把那份报告放在了她的面前。
肖魅瞥了一眼报告,没有说话。
“那么说,斯涵真的 法师传奇最新章节是冤枉的?”叶伟泽尽管压低了声音,但是语速却很急促。
肖魅微微皱起了眉,淡淡地说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的!”叶伟泽语气更急了。
肖魅看着他,眼神里带着怜悯,她淡淡地说道:“怎样做,对我们都好,不是吗?你应该还没把这件事告诉斯涵吧?所以在你心里,你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