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魔法圣骑士-第4部分

透支。”
一旁听到这个消息的艾鲁和莎拉也终于放下心来,艾鲁起身送牧师离开,莎拉则留了下来。莎拉轻轻的将手中的鲜花插在床头的花瓶中,“你知不知道,你受的伤有多重!你已经昏迷了十天了!比格斯和艾鲁大叔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完全昏迷了。。。他们把你送到大教堂的时候,牧师们都说你的身体几乎已经完全被狂暴的能量摧毁了。。。大家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前几天北郡的萨缪尔修士还来看过你,为你带来了一套全新的战甲。。。”
斜靠在床头,听着莎拉絮絮叨叨的话语,不知怎么,岳林突然觉得很温馨,很温暖。应该说自从来到艾泽拉斯大陆后,这是岳林的身心最放松的时刻。
“莎拉,”岳林轻轻地说道。
“嗯?”莎拉疑惑的回头。
“谢谢你,谢谢你在矿洞的奋不顾身,谢谢这么多天来你的照顾,”还有谢谢你帮我撕开了心头笼罩的迷雾,岳林心中默默的想到。
“我们是朋友啊!”莎拉笑道,如此的温暖迷人。
艾鲁大叔很快回到了房间,看着躺在床上脸色依旧苍白的岳林,艾鲁心中叹了口气,真的是好险,艾鲁到现在还后怕不已。
原来,卡洛尔和罗伊,带着昏迷的三人离开后不久,就在静谧花园墓场遇到了前来支援他们一行的艾鲁等人。
夜色镇的大战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在城镇中爆发,从守望堡突然返回的一支法师队伍成为了整个夜色镇的救星。准备攻城的狼人,显然并没有料到会从背后出现一支强大的法师队伍,措手不及的狼人立刻陷入了苦战,就在这时,大量四散奔逃的狼人出现在了夜色镇的外围,首领被击杀的恐慌立时蔓延,狼人大军顿时崩溃了,指挥官芬罗斯重伤逃离。
解除夜色镇的威胁后,艾鲁急忙率领部队前往罗兰之墓支援,却在半路上遇到了卡洛尔一行人。在得知岳林留下来一个人独自面对着四名黑骑士,众人都是大惊失色。在罗伊的带领下,艾鲁和比格斯一行匆匆上路,却又遇到了追击而来的三名黑骑士。在见到黑骑士的当场,比格斯就发狂了,因为黑骑士的出现意味着岳林的阻挡失败了,那么岳林会怎么样?就在比格斯赤红着双眼要和黑骑士拼命时,一股强大的圣光从罗兰之墓的方向爆发而出。突然出现的圣光令所有人大吃一惊,艾鲁顿时大喜,这表明岳林至少暂时还是安全的。突如其来的变故,显然令黑骑士也措手不及,黑骑士们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退却了。
当艾鲁等人匆匆赶到罗兰之墓时,发现岳林静静的躺在昏暗的空地中央生死不知,他的前方依稀能看出一具尸体的模样,旁边一匹被斩断腿脚的骸骨战马在痛苦的嘶鸣!岳林已经完全昏迷过去了,不停从破损的铠甲缝隙里渗出的鲜血,和地上纵横的沟壑都昭示着刚刚那场生死大战的激烈程度。不过岳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艾鲁和比格斯连夜将岳林送到了暴风大教堂救治,才保下岳林的命。就算是有着大教堂众多牧师的全力救治,岳林也一直昏迷了十天之久才苏醒过来。
看着依旧虚弱的年轻人,艾鲁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管怎样总算是醒过来了不是么?
三天后,岳林终于能顺利下床了,十余天的昏迷令岳林浑身乏力,但不管怎样,总算能走出房间,到外面传说中的暴风城花园区去看看风景了。
坐在花园区的一角,看着数不清的鲜花盛开的景象,听着耳边清脆的鸟鸣声,岳林心中一片宁静。只是这里有些疑惑,花园区似乎并没有暗夜精灵的存在,随后岳林不由得捂住额头,现在才什么时间,暗夜精灵还没有和人类结盟呢。
“头痛么?”看着岳林轻抚额头的动作,一旁的莎拉轻柔的说道,随后一双白嫩的手,轻轻的在岳林的太阳岤附近揉按起来。
三天的寸步不离,让岳林和莎拉之前,产生了一些暧昧的气息,虽然没有挑明,但是两人却很享受这种氛围。
“哎呀,我们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呢。”一句善意的调笑声,从岳林和莎拉的身后响起。回头一看,一脸笑意的比格斯和亚伯正站在他们的身后。
“才。。。才不是呢,我去拿些点心。。。”莎拉微红着脸急忙跑回屋里。
“比格斯。”岳林看着来人,无奈的笑了笑,从躺椅上站立起来。
比格斯却立刻上前给了岳林一个大大的拥抱,一旁的亚伯也微红着眼睛上来和他们拥抱在了一起。
“你这家伙,你知不知道,那时我真的以为你已经。。。不过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一定要杀了艾尔罗那个混蛋!”比格斯看着眼前已经大为好转的岳林,激动地说道。
“对不起,岳林,如果不是因为我,黑骑士也不会袭击你们。我。。。”亚伯满脸懊悔。
“亚伯,这不是你的错,谁也想不到黑骑士会在那个时间对我们发动袭击。”岳林摇了摇头。
“可是。。。”亚伯显然还是难以释怀。
“没有可是,我们是朋友,对吗?”岳林凝视着比格斯和亚伯郑重的说道。
“当然!”“没错!”两人重重的点了点头。
“对了,夜色镇现在怎么样?”岳林问道。
“不怎么好,虽然狼人没有攻陷夜色,但是森林中还是有很多人都流离失所。另外艾尔罗已经有了足够的准备,他拿出大量的粮食来救济平民,现在他在平民中的声望很高,我们也没有更多的证据证明他和黑骑士间有联系,所以无能为力。不过好消息是乔纳森现在成为了守夜人的副统领,在艾鲁大叔的帮助下,有一小批守夜人倒向了他。另外,鉴于这次暮色森林的狼人大规模暴动,暴风城也会适当的增加夜色守备军的力量。”谈起夜色镇的现状,比格斯有些心情低落,显然还在为艾尔罗的事情耿耿于怀。
“艾特,罗伊,卡洛尔他们呢?”岳林连忙扯开话题。
“艾特伤愈之后就回到了守备军里,罗伊被诅咒之地返回的法师团看中了,他们前段时间来暴风城看过你,不过那时你还没有醒来。两天前,他们已经跟随守备军出发去了诅咒之地,卡洛尔现在是一直守夜人小队的队长,另外,”比格斯嘿嘿笑道,“另外,亚伯坠入了爱河,认识了一个名叫伊莉莎的女孩,现在正打得火热。”
一旁的岳林看着亚伯略带羞涩的笑容,也不禁露出会心的笑意。亚伯应该是已经遇见了他未来的妻子,那个他爱的如此之深的女孩,也是未来他堕落的根源。还是要叮嘱亚伯分外小心啊,想道这里,岳林开口了。“亚伯,比格斯,你们要格外小心那个摩本特,我总觉得他还会对你下手!另外,我会和艾鲁大叔谈谈,暮色森林里有这样一个危险存在,夜色镇太不安全了。”
第十四章 心路
午后的阳光温暖而不强烈,穿过幽静的花园小径,岳林和莎拉正并肩漫步在暴风的街头。神圣的肃穆的大教堂,神秘而优雅的法师塔,还有坚如磐石的暴风要塞和庄严宏伟的英雄谷,走在这座完全由巨石建造而成的人类都城,岳林也不禁赞叹人类的创造力。在英雄谷前,大量的工匠正在辛勤的工作,在努力建造着暴风城五英雄的雕像,岳林看着眼前这群衣衫褴褛的工匠,这群饱含着热情依旧为了暴风城的重建在努力工作着的人们,一阵深深地无力感袭来。即便岳林很同情范克里夫,很不齿暴风城的贵族的所作所为,但是岳林还是无能为力,暴风城没有足够的金币来支付眼前这群辛劳的人们的薪资,这是一个死结,早就已经系上的死结。游览暴风城的兴致瞬间消失不见,岳林心情低落的和莎拉回到了艾鲁大叔的家中。
回到家中的岳林和莎拉恰巧遇到刚刚返回,一脸凝重的艾鲁。
“什么!艾尔罗竟然受到了嘉奖!”比格斯满脸震惊的看着刚刚带来消息的艾鲁,一旁的莎拉和亚伯也满脸的不可思议。
“是的,评估团认为这次的夜色镇防御战中,艾尔罗表现出了很强的统御能力,知人善用,功勋卓著。”艾鲁也是满脸的苦笑,这算是怎么回事,最有可能引发整个灾难的罪人成了最大的英雄。
“那家伙和黑暗魔法师的联系呢?还有那具黑骑士的尸体,难道那群该死的评估团的成员都是瞎子么?”比格斯愤怒的大吼。
“他们认定黑骑士的出现只是恰逢其会,而黑暗魔法师。。。摩本特·费尔消失了,我们没有证据能证明那个摩本特·费尔是黑暗魔法师。”艾鲁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会这样。。。”莎拉满脸的失望。
“艾鲁大叔,另外一个坏消息呢?”静静地听着艾鲁阐述的岳林,轻轻的问道。
是啊,艾鲁大叔说带来两个坏消息,还有一个呢,大家都紧盯着艾鲁。
“暴风城决定裁撤夜色守备军。。。”踟蹰了一下,艾鲁还是沉重的说出了第二个坏消息。
相对于快要发狂的比格斯而言,岳林的反应实在是太过于平静了,“理由呢?”
“评估团认为狼人的首领已经被击杀,其余的狼人根本不足为虑,与其空留着夜色守备军,还不如用来增援守望堡。。。”艾鲁疑惑的看了眼岳林,显然并没有预料到岳林的反应会如此的平静。
唉,岳林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在刚才听到艾鲁大叔说道了暴风城评估团成员的名字时,岳林就已经大致猜测到了这个结果。卡特琳娜·普瑞斯托,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幻化而成的暴风女伯爵,这个名字作为曾经的资深游戏玩家,岳林怎么可能不清楚。岳林心中有些无奈,即便自己知道这一切又能改变些什么,没有解除黑龙魔法的龙语石板,而自己更不是温德索尔元帅,谁会相信自己?与伯爵的头衔相比,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一位骑士的地位相差太大了,如果是自己的导师或许才能相提并论吧。
已经入夜很深了,一缕轻柔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在漆黑的屋里。静静地躺在床上,岳林还在回想着白日里艾鲁大叔带来的消息。
艾尔罗被暴风城嘉奖,使得他的声望达到了制高点,而相对应的守备军的裁撤,却斩断了乔纳森和卡尔洛的后援,一涨一消之间,夜色镇的形势陡然逆转。相对于暴风城的嘉奖,之前艾鲁和岳林的推测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就连索里加尔都不禁产生了些许疑虑,更何况是普通人。艾鲁大叔是随军牧师,比格斯是守备军军人,裁撤过后,他们还能留在夜色么?如果他们都离开,乔纳森和卡洛尔能照顾好亚伯么?还有莎拉。。。心乱如麻的岳林起身站在窗前,拉开厚厚的窗帘,透过窗户看着被夜色笼罩着的暴风城,远处大教堂的大理石尖顶笼罩在皎洁的月光中,庄严肃穆。暴风城光鲜的外表下隐藏着多少令人作呕的血色交易,看似平静的王国下又酝酿着怎样的暴风骤雨。
满腹心事的岳林心中充满了无奈,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的确有些志得意满了,成为了导师的弟子后,岳林一度觉得自己也是“权二代”,在击杀死亡骑士之后,岳林觉得自己已经很强了。可是想想自己面对的敌人,黑龙公主、暴风公爵,自己无论是地位还是力量都还是太弱小了。在这个波澜壮阔的混乱时代里,只有自己手中掌握着足够强大的力量,只有手中有足够大的权利,才能保证自己的话语权!既然弱者有罪,那我就要成为能主宰自己命运的最强者!
清晨,叽叽喳喳的鸟鸣声,拉开了新一天的序幕,早早起床祷告的艾鲁,发现身着铠甲的岳林刚刚从外面返回。
“你在训练?”
“恩,太长时间不运动,整个人都要锈住了。”岳林笑了笑,坐在艾鲁大叔的对面。
“看来昨天的事,还是给了你很大的触动。”
“算是吧,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岳林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出石匠兄弟会的消息。
“那就好,我真的怕你会和比格斯一样的消沉。”艾鲁舒了一口气。
比格斯在昨天知道了全部的消息过后,先是暴怒,紧接着就开始沉默不语,随后就消沉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有些事也许我确实是无能为力,但是我不希望自己一直无能为力。”岳林郑重地说道,“昨天的事,事实上也教会了我很多,没有对等的地位,就没有对话的资格。所以。。。”
“所以?”艾鲁疑惑道。
“我希望能尽快的赶往洛丹伦,”那里能让我成就梦想,岳林心中想到,波澜壮阔的画幕即将拉开,洛丹伦!
‘咔嚓’一声从身后传来,岳林急忙回头,是莎拉,地上有着一个摔碎的杯子。
“对不起,我。。。我。。。”脸色苍白的莎拉不停地道着歉。
“没事,”岳林几步来到了莎拉面前,轻轻的将莎拉拥进怀中,“莎拉,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啊,没。。。没什么。。。”猝不及防的莎拉听到岳林的话语,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我一直想问你,你愿意跟我一起去洛丹伦。。。恩,去寻找你的父亲么?”岳林轻轻的问道。
“我,我愿意。”听着岳林略显仓促的掩饰,莎拉终于喜极而泣。
‘啪啪啪啪’一阵掌声从两人的身旁响起,比格斯、亚伯和艾鲁大叔都面带微笑的看着两人。莎拉如受惊的小兔子般,急忙窜出岳林的怀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恭喜你!岳林。”比格斯上前给了岳林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有,谢谢你!”
“嗯?”岳林有些奇怪比格斯的谢意。
“就像你说的,夜色镇发生的一切,我现在无能为力,但是我不希望在将来我依然无能为力!”比格斯的眼中流露出了坚定的眼神。
艾鲁和亚伯在一旁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笑意。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传了进来,岳林略显疑惑的看向艾鲁,艾鲁显然也没有料想到这么早就会有访客。
打开房门,三名穿着正式的暴风城官员走了进来。
“您好,尊敬的艾鲁修士,我们为了向岳林骑士颁发荣誉奖励而来。”为首的官员向艾鲁轻轻地施礼。
十分钟后,比格斯和亚伯还在看着客厅桌上的房契和一小箱金币发呆。
“艾鲁大叔,这是什么意思?”比格斯问道。
“很明显,这就是政治。我的导师是银手骑士团的副统领,不论艾尔罗和他身后的人物如何对我不满,都不能也不敢消抹掉我的功绩!士官长的军衔是我的战功,而一处暴风城的房契和一箱金币就是对于之前我差点死掉的补偿。”岳林冷笑。
“。。。”艾鲁轻轻的点了点头,显然也赞同岳林的看法。
“对了,亚伯,之前我一直担心你在夜色镇的安危,毕竟你不是战职者,而艾鲁和比格斯很可能也会被调离夜色。既然有了这处房子,你不如搬到暴风城来吧,反正我很快就要离开,这房子也没什么用处。”岳林突然说道。
“这,这怎么行!”亚伯急忙站起。
“怎么不行,你要是放不下那个女孩就把她也接到暴风城来啊。”
“对啊,对啊,这样我也可以放心点,毕竟那个摩本特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对你下手,乔纳森和卡洛尔现在已经自顾不暇,哪里还能照顾到你。”比格斯也插口道。
“恩,是个好办法,毕竟黑骑士不可能大摇大摆的进入暴风城。”艾鲁也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亚伯有些不知所措。
“别可是了,别忘了,我还欠你的医疗费呢,这就算是抵医疗费了。”岳林大手一挥把事情定了下来。
第十五章 离别
岳林站在教堂区的运河桥上,就能嗅到一股浓郁的烟尘气息扑面而来,矮人区的矮人们,显然还没有响应暴风城节能低碳减排的伟大号召,完全没有可持续发展的任何迹象。笼罩在烟尘和浓雾中的矮人区显得乌烟瘴气,和整个暴风城清净整洁的格调如此的不谐,难怪那些暴风城的贵族们纷纷逃离这附近的居所。
岳林五人顺着运河街走进矮人区的中央,一路上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和呼呼的风箱声充耳不绝,空气中弥漫着淡灰色的烟尘和浓郁的金属气息。走在这样的矮人区街头,让岳林有种步入描述二十世纪初期伦敦生活的老电影中的错觉。
“岳林?”莎拉轻柔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打断了岳林的思路。
“恩?”岳林显然一时并没有缓过神来,向前望去,原来自己走神的这段时间已经被众人拉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岳林,来,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著名的锻造大师--格瑞曼德·艾尔默。”艾鲁大叔正一脸笑意的站在一位矮人的旁边,向岳林示意。
看着眼前这位有着棕灰色浓密胡须,略显秃顶的强壮矮人,岳林的嘴角不自主的抽动了下。格瑞曼德·艾尔默,这个名字岳林怎么可能不知道,当初游戏中圣骑士千金马任务就是被这家伙从自己微薄的钱包里整整坑走150金币代工费!(说实话,月落已经记不起来千金马任务一共需要多少G了,因为那时候需要的材料太麻烦,只依稀记得好像并不比直接买便宜多少,而且特别繁琐,那时候跑到这跑到那就为了那帅气的金色战马啊!)
“你好,艾尔默大师!”虽然岳林的心中依然在为当初的150金币滴血,但是这毕竟毕竟不是游戏,而且有求于人就得低头的道理,岳林还是懂的。
“唔,还不错的小家伙。”艾尔默从嘴角中挤出几个字来。
三个小时后,从艾尔默的锻造屋里走出的岳林,心中不停的在滴血。整整1500金币啊,那可是整整1500金币!足够在艾尔文森林买上一小片庄园的金币,却仅仅够一具铠甲的订单。虽然岳林穿越以后从来没有在金钱上有过任何困难,但是并不代表着岳林对金币没有概念。一件定金就要1500金币的铠甲,锻造出来后的全价需要多少?这简直就要人命!如果不是暴风城的奖励和昨晚突然来到的一大笔金币,岳林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金币,来定制这套昂贵的铠甲。
陪同着岳林走出房间的众人也都难掩心中的震撼,“岳林。。。岳林,那可是1500金币,不是铜币!”依旧被刚刚拿出的金币晃花眼的比格斯,张大了嘴巴。
“我知道,”岳林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是导师在听说我的骑士铠甲居然被一名黑骑士直接划破后,就立刻来信让艾鲁大叔带着我重新定制一套属于自己的铠甲。”
艾鲁突然在昨晚为岳林带来了导师加文拉德的信件,随信而至的还有存储在暴风银行的近万金币的存储凭证。在听说了岳林在暮色森林的遭遇之后,加文拉德显然也为自己让岳林独自试炼的贸然举动后悔不已。信虽然很短,但是却充满关爱之意,加文拉德显然不想岳林再陷入这样的生死之地,信中加文拉德为岳林修改了前往洛丹伦的路线进程。在之前,加文拉德希望岳林从暴风城出发,经由铁炉堡,再前往湿地一路北行到达洛丹伦,这样消耗的时间虽然很长,但是对于岳林来说却是最好的人生体验。但经历了夜色镇事件后,加文拉德希望岳林直接从暴风港乘船前往洛丹伦。
完成导师的嘱托,送上门给艾尔默再次宰杀的岳林还是有些郁闷不已。
“是不是在想既然要离开,为什么还要在暴风城定制铠甲?”一旁的艾鲁看见岳林满脸郁闷的表情,笑道,“因为,为你锻造战甲的材料就在暴风城!”
“在暴风城?”岳林满脸疑惑。
“准确来说是暴风城为你的导师加文拉德准备的战甲材料。”
“什么!”岳林满脸震惊,以至于声音都略显颤抖,“艾鲁大叔,你是说这件铠甲本来是为导师锻造的。”
“岳林,不要辜负加文的一片苦心啊!”艾鲁轻轻点头。
“。。。”心中涌出一阵感动,岳林完全没有想到,导师竟然将原本属于他的战甲送给了自己。
一直到回到艾鲁大叔的家中,岳林心中依旧激荡不已,难以平静。
“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许久,看着岳林渐渐平静下来的比格斯终于忍不住发问。
“导师原本希望我在铠甲完成后,跟随暴风城开往库尔提拉斯的商队船只一起出发,前往洛丹伦。但是现在,我改变了主意”岳林轻轻的摇了摇头,看了看身边的莎拉,“我不希望自己变成温室里的花朵,我不希望辜负导师的期望,所以我还是决定能经由铁炉堡、阿拉希从陆路北上。至于铠甲,锻造完成后,再让人送到洛丹伦好了。”
“那莎拉呢,也跟着你一起上路么?”亚伯问道。
“恩!”岳林回过头,看着莎拉正坚定地望着自己,两人的双手紧握在一起,“我们一起上路。”
“好了,别伤感了。”望着神情低落的比格斯和亚伯,岳林轻轻的用拳头锤了一下比格斯和亚伯的胸脯。
“比格斯,我真心的希望我从洛丹伦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有能力审判那些有罪的人。记住你的梦想!希望我再回到暴风城的时候,我们能一起收复整个暮色森林!亚伯,照顾好自己!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位伟大的炼金师!记住,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岳林眼中略带酸涩的拥抱住了比格斯和亚伯。
暮色森林依旧昏暗,身着铠甲背负大剑的岳林正站在乌鸦岭镇外的墓园中,他的不远处莎拉静静地跪在一片由三座小墓碑组成的墓地前。
“妈妈,还有哥哥姐姐,我要离开了,请保佑我,保佑我找到父亲,还有请保佑父亲和岳林都平平安安。”莎拉轻轻的把手中的鲜花放在三座墓碑前,站起身来,走向不远处的岳林。
“等等,莎拉。”望着眼前双眼微红的莎拉,岳林突然拉住莎拉的手,重新带着她来到了墓地前。
“您好,拉迪摩尔夫人。请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莎拉,这是男人的誓言,是骑士的誓言!”岳林单膝跪在莎拉母亲的墓前,郑重的说道。
转过身来的岳林,被突然冲入怀中的莎拉紧紧抱住,泪水不住的从莎拉的眼中落下。失去亲人的痛苦一直压抑在莎拉的心头,只不过从来莎拉都是以坚强的一面示人。在听到岳林在母亲墓前的誓言后,莎拉一直压抑着的悲痛,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出来。莎拉紧紧地拥抱着岳林,就仿佛怕岳林会消失一样。过了很久,哭累了的莎拉终于坚持不住,沉沉的睡去。轻轻的将莎拉抱起放在马车上,岳林回望着墓园,静静地向莎拉母亲的墓地方向鞠了一躬后,驱马离开了这里。
再次来到矮人区的岳林几人,还是无法适应这里浓郁的烟尘气息。一路无言的穿过矮人区,众人终于来到了位于矮人区北段的地铁站口。拥挤的人群,嘈杂的声音,这一瞬岳林有种回到了地球的错觉。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列车前的众人,听着列车即将出发的蒸汽铃声,淡淡的伤感,在这分别的前夕终于开始弥漫。
“谢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艾鲁大叔!”站在列车前的岳林,庄重的向艾鲁行了骑士礼,随即紧紧地拥抱了下艾鲁,“保重!愿圣光保佑您!”
“比格斯,还有亚伯,照顾好自己!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岳林用力的拥抱了下比格斯和亚伯,转身上了地铁。
站在车厢里的岳林,轻轻的向车厢外的艾鲁他们挥手告别,随着地铁站里蒸汽铃声的再次响起,列车缓缓地驶离。窗外比格斯他们的身影终于消失不见,岳林低落的坐倒在了包厢内的床上。艾鲁大叔他们觉得很快就能再相见,可是,熟知未来的岳林却清楚,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洛丹伦之行究竟会怎样,岳林也心中没底。
一双温暖的手紧紧握住岳林的手,岳林抬起头,莎拉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岳林紧紧地将莎拉拥入怀中,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既然我来到了这里,那就别想让我再认命,不论未来有多困难,有多危险,我都会坚定的闯下去!
第十六章 铁炉堡见闻
随着蒸汽铃声的再一次响起,在地铁车厢里憋闷了近两天的岳林和莎拉对视了一眼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单调无聊的地铁之旅终于结束了。原本岳林还期望能在漫长的隧道中观看到传中的尼斯水怪,可是整个隧道从头至尾都是完全被巨石封闭的密封空间,窗外的景象从头至尾一成不变。
走出位于铁炉堡城边缘的隧道出口,岳林顿时一愣,眼前出现的景象和自己所想象的并不相符。巨石和钢铁造就的坚固壁垒,显然不是侏儒的风格。岳林疑惑的环顾四周,除了隧道入口处的几个侏儒就再也没有其他侏儒的身影。难道此时的诺莫瑞根还尚未沦陷?
作为矮人精湛石工的典范,铁炉堡是矮人建造在白雪皑皑的丹莫罗山顶的最坚固的堡垒,历经战火,却从未陷落。环形的城市高大而宽敞,实在是难以想象矮人是怎样在丹莫罗的高山中建造出如此宏大的都城。由于整座城市被建造在山体之中,所以铁炉堡终年不见阳光,城市的街道布满了燃烧的火盆和为数不少的魔法灯。在热心的矮人卫兵的指引下,岳林和莎拉穿过几条小道,来到了整座城市的中央。虽然在游戏中就知道铁炉堡的中央是一座巨大的熔炉,但是真正的见到时岳林还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一条宽阔的钢铁巨石大桥横贯整个铁炉堡内城,桥下鲜红粘稠的岩浆不住的翻滚,几个巨大的钢桶悬吊在岩浆的上空,一条条赤红的缎带从中倾泻而下,流进位于岩浆上部的大熔炉中,沸腾的钢水在熔炉不住的翻腾。回过神来的岳林,无奈的看着身旁已经被惊呆了的莎拉,这样的景象却是太令人震惊了。轻轻的拉着,还没回过神的莎拉,岳林来到了位于钢铁桥中央大锻砧前。
沸腾的岩浆带来的热气不停地冲刷着岳林的脸庞,周围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也不住的传入耳中。这时一个矮人迎了上来,“人类,白银之手的圣骑士,你有什么需要效劳么?”
“您好,我受暴风大教堂高阶牧师艾鲁大人所托,来将一件物品交给铁炉堡铁匠公会。”
“那边的小家伙,艾鲁有什么东西,还需要一位银手骑士亲自送来。”边上一个正在忙碌的灰发独眼矮人立刻回到。
“请问,您是?”岳林立刻问道。
“我是埃隆努斯·冷钢,”灰发矮人来到了岳林的面前。
“埃隆努斯大人,东西并不适合在这里。。。”想着空间行囊里的那件物品,岳林略有迟疑。
“这么秘密?”冷钢愣了下,轻声咕噜了句,“格鲁,带这位骑士去锻造房,我一会就来。”
岳林跟着这位后来出现的灰发独眼矮人来到位于内城区锻炉边上的一间锻造间中,不一会冷钢也来到了这里。
“好了,小家伙,这里有着侏儒法师设置的防御魔法,绝对安全,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秘,拿出来吧。”迫不及待的冷钢立刻出声。
看着岳林拿出的盒子,两位矮人锻造大师都皱眉不已。眼前的盒子完全用光铸铁打造,上面附着着强大的圣光封印,需要用光铸铁封印的盒子里,究竟放着什么?
就在岳林轻轻的拂去圣光封印的一瞬间,一股黑暗力量从密封的盒子中弥散开来。
“这。。。这是。。。”两位锻造大师显然都无法理解眼前出现的一幕,充满圣光力量的光铸铁居然无法阻挡住从内部散发而出的黑暗力量,这简直是无法理解的事情!原来,盒子内放着的正是岳林在暮色森林杀死的死亡骑士的武器。
“这把武器你从哪得来的?”看着盒子里这把散发着黑暗力量的大剑,冷钢立刻发问。
在听了岳林诉说的整件事情的经过,特别是这把剑居然直接划破了岳林附着圣光的战甲后,冷钢倒吸了口气,这样的武器简直就是为了克制圣骑士的圣光之力而铸造的。
“大师,请小心!”看着冷钢忍不住想拿起这把武器,岳林急忙开口。
“我有些见猎心喜了。。。”愣了一下,冷钢摇了摇头,取出随身携带的锻造护手戴在手上,再轻轻的拿起这把大剑。
“这把剑很强大,但是似乎并不是一件成功的作品。”旁边的格鲁努斯仔细观察了片刻,轻轻的摇了摇头。
“什么!这还不是成功的作品?”乍听此言的莎拉忍不住心中的惊讶,岳林也是心中大惊,如果这都算不上成功的作品,那成功的作品会有多强大?银手骑士们对待这样的对手还有什么胜算?
“的确,这把武器的确是件失败品,只不过锻造者自己似乎都没有弄懂该怎样才能铸造成功。”冷钢也为这把武器定了性,随后又呐呐自语,“还有,这件武器的材质很奇怪,似乎有些奇怪的东西掺杂在其中,而这种锻造手艺和我们矮人很相像,但又不是黑铁部族的手艺。”
和矮人很相像的手艺,这句话瞬间令岳林眼中精光一闪。北极,诺森德大陆,那里的钢铁矮人和矮人同宗同源,如果是这样,那就对了。暮色森林里出现的死亡骑士果然是从诺森德来的,而不像艾鲁大叔他们推断的那样是兽人留下的残余。可是证据,该死的,需要证据,岳林心中大为焦急,自己该怎样向他们通报这个消息?
一旁细心地莎拉,发现了岳林的焦躁不安。虽然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但莎拉还是轻轻的走到岳林的身旁,握住了岳林的右手。
片刻后,冷静下来的岳林,歉意的看着为自己担心的莎拉,转头看向冷钢,“大师,银手骑士团的铠甲需不需要做出改动来应对这种武器?”
“你的意思是这种武器被大规模装备了?”听着岳林的话,冷钢也是一愣。
“我不知道,但是既然出现了,我们就必须做好准备,不是么?”岳林严肃的说道。
埃隆努斯和格鲁努斯都点了点头,“我们会动员整个工匠协会,尽快的研究出解决方案,请放心!”
“谢谢两位大师!”岳林虔诚的向两位锻造大师鞠了一躬,毕竟这关系着无数银手骑士的生死。一旦瘟疫之战爆发,手持这种武器的死亡骑士简直就是圣骑士的天生克星。会不会就是这种武器的出现,才使得莫格莱尼死后,银手骑士团被迅速击溃,岳林忍不住的想到。
在和两位锻造大师告别后,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眼看着今天已经无法上路,岳林和莎拉来到了铁炉堡最出名的旅店,石火旅店。
还没走近石火旅店,岳林和莎拉就听到了一阵阵豪迈的笑声,和一刻不停歇的争论声。走进石火旅店,岳林和莎拉立刻嗅到了浓浓的酒气,环顾整个旅店,大群的酒客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热烈的讨论着这样那样的话题。难怪澳门在线百家乐中总说,酒馆是最好的打探消息的地方,像石火旅店这样整天不停人来人往的地方,各种消息都会快速的传播开来。
在向旅店的矮人招待定下两个房间后,岳林将身上沉重的铠甲换下,穿着轻松的便服,来到酒馆的大厅中。岳林需要来打探一些消息,以便来安排明天的行程。
坐在酒馆的吧台旁边,向招待要了一杯矮人麦酒,岳林一边品尝着这种和啤酒很相似但又略有不同的麦酒,一边向招待打听着最近前往塞尔萨玛的各种消息。
“骑士先生,你要前往塞尔萨玛?”不知什么时候,一位强壮的金发矮人出现在了岳林的身旁。
“别误会,骑士先生,我是灰须商队的商人,布瑞克·灰须,”看着满脸警惕的岳林,布瑞克急忙解释道。
“你有什么事么?”岳林听着灰须的解释,又看到侍者的点头示意,也放下心来。
“是这样的,我们商队明天正好要要前往塞尔萨玛,不知道骑士先生有没有兴趣跟我们一起上路。”布瑞克赶忙发出邀请。
“商队?为什么要邀请我?”岳林疑惑道。
“是这样,最近路上不太平静,经常有一些巨魔和狗头人袭击商队,所以。。。”布瑞克解释道。
“巡山人不管么?”岳林大为惊奇,丹莫罗是矮人领土的腹地,巡山人居然不能保证商队的安全?
“巡山人毕竟不能一直跟随着商队,总会有疏漏的时候,最近霜鬃巨魔和狗头人都发狂了似的攻击来往的商队。”布瑞克也是苦笑不已。
“这样么?我需要和我的同伴商量一下,”岳林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和莎拉商量一下。在和莎拉商量之后,岳林觉得似乎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行程,片刻后,岳林回到了吧台旁边,“布瑞克先生,我们答应了。”
“非常感谢,骑士先生,那我们。。。”布瑞克大喜过望。
“明天一早,我们在铁炉堡的城门口碰面吧。”
第十七章 出发
回到旅店二楼卧房里的岳林不由的在心中赞叹矮人工匠的精湛技艺,仅仅是一层房门就将旅馆的喧嚣完全隔断在了室外。
静静地躺在床上的岳林,眉脚处却凝结着一丝愁绪,这丝愁绪从北郡开始就一直缠绕在岳林的心头。在北郡跟随加文拉德训练时,岳林取得了光芒四射的成绩,三个月的时间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转变成了银手骑士团的一名圣骑士,可以说岳林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拥有了很多人一生才能有的实力。但是也正是在那时,一丝淡淡的忧虑就一直缠绕在岳林的周围,因为岳林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升级的。但是随着自身等级不断提升,各种技能的不住涌现,岳林很快的迷失在了周围其他骑士学徒的羡慕和赞扬声中,这丝忧虑被完全的抛在了脑后。
直到再次回到暮色森林,从未经历过真正战斗的岳林对这个世界的实力划分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岳林疯狂提升的等级和不住涌现的能力已经完全将加文拉德震撼住了,这些表现给了加文拉德错误的信号。完全没有想到岳林会有金手指的加文拉德,一厢情愿的认为岳林是对圣光的领悟足够深,对力量的理解足够透彻,才能这样快速的提升自身的实力。所以加文拉德认定岳林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所缺乏的仅仅是足够的历练,是将已经掌握的力量和技巧运用进实战中去。这也是加文拉德放心的留下岳林一个人,独自返回洛丹伦的原因。
紧接着,岳林返回暮色森林时,利用自己强大的技能和能力大败狼人的岳林更是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已经强大的梦里。罗兰之墓旁,死亡骑士的突然来袭,以及死亡骑士在战斗中展现出来的各种技巧,对自身力量的把握和运用,将真正的战斗风格完完全全的展现在了岳林的面前。如果不是最后的突然爆发,岳林恐怕就死在了那里。
在暴风城苏醒之后的岳林,就一直在考虑着原因。在离开了暴风城后,一种奇怪的浮躁感就一直萦绕在岳林的心头。直到今日,岳林才明白这种浮躁感的来源--自己的等级。岳林呆呆的看着脑海里浮现的人物面板,那个自从离开北郡之后就一直定格在四十的等级。岳林叹了一口气,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自己的等级再也无法提升呢?困惑不已的岳林,思索了半晚上也没有任何的头绪,终于在邻近天明时,昏昏沉沉的睡去。
清晨的石火旅店没有了酒客的喧嚣声,显得格外宁静,坐在旅店大厅角落里的岳林正皱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