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残风落几重伤-第10部分

景子大婶做的饭团特别好吃。”她不必要地多了这句话。
”馋啦?“桔梗用弓轻轻地敲了一下岚的脑袋。”小馋猫。”
妈妈笑了,这两个人儿,到底还是孩子。“为什么拿妈妈的弓箭呢?你们不知道那对妈妈来说很重要吗?”话虽是这样,但却毫无一丝责怪的意味。孩子们的世界是可爱的,也是大人们无法理解的。
“桔梗姐姐想要练习。ww她说要做优秀的巫女。”岚趴在小方桌上眼巴巴地看着妈妈把饭团放进盘子里。
“嗯,就是这样。”
“那你从明天起就带着小岚练箭法吧。”雨晴答道。“上末吉大叔家去拿两把弓,箭自己家里有。”
末吉大叔是村里最好的武器制作者,也是唯一一位武器制作者。
桔梗蹦蹦跳跳地跑出了院子,兴奋地连晚饭都不想吃了。岚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显然对美食更感兴趣。
“怎么啦,小岚。开饭咯。”雨晴端上一些酱菜:“爸爸出去给别人除妖了,要很晚才能回家哦。咱们可以先开饭,今天晚上吃酱菜哦。”
“哦。”岚还是没精打采的。单纯的是酱菜还勾不起她的食欲来。
“明天妈妈会做饭团吃哦,鸡肉饭团。”雨晴一眼就看透了岚的小心思:“所以今天要好好吃饭才行啊。”雨晴狡黠地笑了:“今天不吃点东西做下铺垫,请问明天怎么能吃出鸡肉饭团的香味?”这番话可能是胡扯,但是竟然让岚听话地抓起筷子,老老实实地吃起了饭。
“慢点慢点……哎呀!我竟然忘了……还有米饭啊。”雨晴端上米饭:“酱菜很咸啊,别吃坏了嗓子。”
岚从桌子上抬起一张幽怨的小脸,脸上分明写着“你为什么不早早告诉我”这样的字样。嗓子被咸的发疼,她郁闷地塞了几口米饭后开始对付饭团。
临睡前,桔梗终于回来了,手里拿了两把弓。显然,自己又要成她的陪练了。岚无奈地叹口气,钻进被窝。
嗓子还是有点痛,会生病吗?岚胡思乱想着睡着了。
【有木有觉得小阿岚好萌啊好萌啊好萌啊啊啊啊!!!!最稀饭岚岚咯~话说,长评神马的尼萌不要来一发?】
【刚才发现我很对不起众多给我画画的亲……因为每个人画完我都会挑出一堆毛病来。……汗颜,我是完美主义者……
十六夜和岚。点评下(虽然我是图废),第一眼看到觉得岚在吹擀面杖(抱歉……),还是带着流苏的擀面杖。。。笛子上十二个孔都飞哪里去了。。。
然后摆弄一下,发现岚的手被悲催地安反了。。。
还有时间问题不大对,岚穿的是巫女服,但是岚在认识十六夜的时候不是巫女,十六夜死掉后才成了巫女。
别的都大赞!怒顶!小月干的漂亮!】
(图在贴吧里 )
第八十五章 弓与箭
(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岚就后悔自己吃了太多酱菜了。酱菜太咸了,她的嗓子都哑了。
“咳咳……咳咳……”她的嗓子痛的要命,咸坏了嗓子的感觉真的好难受。
“怎么了?小岚?这么早就起来,怎么回事?”雨晴惊诧,这小丫头,平时睡到日上三竿都难起来的主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咳咳……喉咙痛。”岚哑着嗓子答道。真该死,自己昨天晚上脑袋是不是坏掉了啊?怎么会想到去大口吃酱菜?
“喝点水吧。”桔梗轻手轻脚地站起来,从一旁的缸子里舀了点水递给岚:“慢慢喝,水有点凉。别凉坏了肚子。”
虽然是凉水,但是喝下去很清爽,喉咙接触到清凉的水,感觉很舒服。
经过雨晴的一番捣鼓,岚到底还是喝下了自己自小一直反感的东西——药。
苦苦的,黑色的液体被她强行地吞咽进喉咙中。药当然很难喝,但是妈妈也不让吃糖,害怕她蛀牙。——妈妈说蛀牙很痛的。
经过苦药的“洗礼”后的喉咙不那么疼了。但是也没好受到哪去。药有种清凉的感觉,凉凉的,很爽快的味道。ww
岚叹着气把药碗放下,虽然喉咙痛,但是她不后悔。嘴上说的好好的:“下次再也不吃这么多酱菜了。”但是心里全然没有一点后悔的意思。
“幸好妈妈和姐姐都不会读心术。”岚吐着舌头,偷笑了一下。“早饭一定更要吃好了,姐姐今天肯定会拉着自己出去练一天箭的。”
早饭是粥,白米粥。尽管是最普通的东西,两个女孩都还是吃了个精光。风卷残云般呼噜呼噜喝完了粥,连忙穿上衣服鞋子,桔梗拿着两把弓,岚拿着两筒箭,两人如一阵风般跑出去。
“小岚,你说哪里能练箭呢?”“那棵树,时代树应该可以吧?那棵树长的好高的,可以练箭哦!”
两个女孩一路小跑,跑到时代树下。桔梗跃跃欲试地背上一筒箭,手执一把新弓开始了实验。
桔梗的弓是黑色的,岚的弓是白色的。这样会很好分辨。
桔梗搭上一支白色的箭。“喀拉喀拉……”弓很硬,也很难拉开。桔梗用了很大力气才勉勉强强地拉开弓。再学着妈妈的样子一松手,箭上并没有像妈妈射出的箭那样,被深紫色的灵光所包围。只是箭尖锐处带了一点点浅紫色的光。箭也没射多远,软软地飞了一点距离就脑袋朝下,扎在了地上。桔梗显然有点泄气了。
“没关系,再来一次!”桔梗自我鼓励道。“第一次而已,不算什么!”
“那个是当然的。第一次当然不算什么啦。失败乃成功之母,这句话好像挺准的。”岚答道:“加油吧……”
她显然对练习射箭没有任何兴趣。
“弓和箭,是互相搭配的角色。如果只有弓而无箭,则失去其意义。如果只有箭而无弓,则失去其能力。‘桔梗说道。
”你的意思是?“
”你是弓,我是箭,咱们俩一起练习怎么样?一起练习才有意义嘛。“桔梗一定要拽着自己的妹妹入坑。
”如果姐姐你就要我跟你一起练习我是没什么异议的啦。但是你之前说的那个我可不赞同!谁说只有弓而无箭就会失去意义?“
”难道不是那样的吗?弓箭弓箭嘛。顾名思义,就是弓和箭啊。“
”……你觉得不能这么用嘛?“岚用弓敲了敲地面。”怎么失去意义了?一样能打疼人吧。“
桔梗沉默……
……
”我也来试试吧。“岚拿起弓,捡起那支被桔梗射到地上的箭:”物尽其用才是嘛。“
物尽其用的结果是很悲惨的,因为岚一样失败了,同时还挂了彩。
弓弦打破了她的手背。殷红的血滴落在地上,如同朵朵曼珠沙华。
”不要紧吧?“桔梗担心地问道:”都是我不好才……“
”没事。“岚笑笑:”是我太笨了。“
”包扎起来吧,要不然会……“
”不用,这点小伤没关系的。不过是擦伤,一会就好啦。“
”可是……“
”桔梗姐姐。我是弓,你是箭。弓不能害怕伤害和挫折,弓要保护箭,不是么?“
”……“桔梗细嫩的小手抚在岚的手背上。
”我要尽力来保护你。“双手重叠,小小的女孩定下了誓言,虽然童稚,但一样永恒。
第八十七章 思梦
( 岚最近练箭练的很累。所以自然而然地睡的很沉很沉。
“小岚练箭练的怎么样了?”身为神主的父亲问了桔梗一声。得到的是桔梗模糊的“嗯”声。想必桔梗也累了。
“桔梗练的很不错哦。”妈妈宠爱地摸着小桔梗的脑袋,轻轻地帮疲惫的女儿解开发带:“看来你也累了呢。”
两个女孩虽然还都是孩子,但是也能看出来,都是美人胚子。桔梗如墨般的长发挥洒,顺着肩膀轻柔地滑落。
“夫君,小岚的脸色总是那么苍白呢。看起来像是有病,但身体却一点都不差呢。”雨晴心疼地摸着岚苍白的脸,喃喃道。
“诶?小岚不健康吗?”桔梗爬到一旁睡着的妹妹身边,端详她的脸庞:“确实是有点病态呢。但是小岚每天都很有活力啊。”桔梗抬起了头。
“都睡觉吧。”父亲沉稳的声音响起:“雨晴,明天还要去水鸟村除妖呢。赶紧睡吧。倒是可以让小桔梗和小岚跟咱们一起去。”
“可是……她们还不会用灵力啊。”母亲的声音显然有点迟疑。“要是……”
“水鸟村村长说了,不过是一只大蜈蚣。只有点毒素而已,而且还放不出毒雾。她们能射箭就好,让她们去玩玩也行啊。天天出去玩,她们的身手应该不错啊。”
“嗯!我们很厉害的哦!小岚会爬树,我会游泳!”桔梗兴冲冲地说道。显然,她对这种事情非常的感兴趣。果然是小孩子,对这种事情都当成玩。
“爸爸,妈妈。小岚跟我说过……”桔梗小声地说:“她说……她没做过梦。”
但显然,父母没有听见。桔梗也没大注意,糊里糊涂地睡着了。
但……岚今夜竟然真的做梦了,她做的是噩梦。
岚本来不爱做梦,但是一做梦绝对是噩梦。
她梦到了……洁白的寿衣穿在自己和桔梗姐姐的身上,桔梗姐姐的左肩沾着殷红的鲜血。她疯狂地冲向前,试图碰到桔梗姐姐的身体……
但她一次次地摔倒。地上带刺的藤蔓如蛇般扭动,尖刺深深地刺进她的身体,流出的血竟然是黑色的。
藤蔓缠住她的四肢,她的身体。她痛,但却无法出声。
好痛!
好痛!
她好痛啊!好痛!谁来救救她!
从梦中猛然惊醒,夜风吹进了茅屋。桔梗姐姐安然地睡在她身边,搂着她的脖子。她浑身都是冰冷冰冷的冷汗,教夜风一吹,浑身仿佛沁入了冰水。
夜漆黑漆黑的,仿佛万千张牙舞爪的鬼魅。岚忽然很想哭,她莫名地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恐惧感。
不能哭!不能哭!岚提醒着自己。但还是有点忍不住……
沉默一段时间,她努力地克制自己的眼泪不流下来。闭上眼睛,接着睡觉。
“为什么我会这么寂寞?因为我不快活……为什么我不快活……因为我好寂寞……”一首小曲在岚的心中悄然回荡,有种难以言表的辛酸味道,但岚却不记得任何与这首曲子相关的故事。
“我一定忘了什么吧?我一定……忘了什么……”终于,她的泪水顺着面颊悄悄流下,渗进发丝,悄然而无痕。
夜深深,天茫茫。寂寞无情话凄凉。
夜或许很深,世人讲遍世态炎凉。谁能注意如此一个幼小姑娘的心伤?更何况,她根本就不知道为了什么而伤心。
只有忘记了的人才知道忘记的伤痛。只有拥有的人才知道拥有的漫长。
或许,她只配拥有伤痛。
第八十八章 噩梦成真
( 早上起来的时候,岚发现自己全身都是冷汗。ww风一吹冷极了。头发也都被汗粘在了脸上,非常狼狈。
“呦,小岚怎么啦?”桔梗看到妹妹一身汗,掩嘴笑道。“是不是晚上做了噩梦?”当然,桔梗是认定岚不会做梦的。所以她是做好得到否定答案的心理准备的。
“嗯……真的做了“噩梦”呢。”岚撩开粘在脸上的头发,有点别扭地答道。“第一次呢。睡着了后感觉好像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似的。明明睡着了,但是感觉自己没有睡着。”
“梦到什么了?”桔梗带着几分笑意问妹妹。“什么噩梦啊?”
“……”岚一脸别扭。真的要说嘛?真的要说嘛?!说出来真的没问题么?
沉默良久,小别扭怪决定接着沉默。还是不说的好,有些话该烂在心里的。
“小岚!桔梗!做好准备哦,下午出发。”父亲从屋外走进屋:“准备好你们的弓箭。下午出发,去水鸟村除妖。算是你们的第一次除妖哦。做好准备啊。”
“哦!是!”桔梗显然精神百倍。她对这个很是热衷。
“……”岚沉默了。
“小岚,要坚强。别太相信你的梦境。都说梦是反的,梦中梦到的越坏实际上越好。”桔梗握住岚冰冷的手:“梦毕竟是假的。”
“我当然知道。”
“小岚,不舒服就别去了。”雨晴直截了当地说。“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话,遇见妖怪不仅不能帮上任何忙,还会伤害到自己。如果为了新鲜而受伤,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孩子不能那么娇气,做个梦怎么可能就不舒服了?”父亲的话刚刚出口就被封住。
“我去。我没事。”岚撇嘴,自己怎么可能有事。不过是个梦而已。
经过一番除妖方面的临阵磨枪后,俩女孩被父母带着出了门。因为除的妖怪根本不强悍,带上女儿们不过是让她们长长见识而已。
水鸟村。
“你们……真的能够除掉那只蜈蚣妖怪吗?”村长担心地问道。“还带了两个小孩子……真的不要紧吗?”
村长明显是认为这一行人破罐子破摔了。打不过妖怪,怕孩子没处养,打算一起死了。
“没问题啊。”雨晴微笑:“请带我们到妖怪的洞岤前吧。”
妖怪的洞岤离村子不远。黑洞洞的,洞内阴风阵阵。甚是诡异。
“平地起风,断非常物。”父亲断定道。“雨晴,把朱砂拿来。”
白色的石罐里盛着红色的朱砂,父亲用手指沾上朱砂,在洞口画了一个六芒星阵。比了一个剑指,双目微闭,浅紫色的灵力就覆盖在了朱砂之上。朱砂散出鲜血般的光泽。照亮了桔梗的左半肩,仿佛真的是血。
!!岚在那一刻,仿佛什么都听不见。梦中……梦中的……梦中……的姐姐!
肩膀上的……血!
接下来的事情岚不知道,血冲击着她的大脑,呼呼作响。她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也听不见父母的惊呼。
下一刻,蜈蚣的长脚贯穿了岚的右腹。殷红的血喷涌而出,染红了白色的衣衫。
岚的弓箭摔落在了地上,箭洒了一地。反应过来最快的是桔梗,手疾的射出一箭。正中蜈蚣的背部。
蜈蚣吃痛,发狂般甩起后半身。小女孩的身体宛若一个破旧的布娃娃一般,被甩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好痛啊……是肋骨断了么……岚咳出一口血,只觉得身上好疼。
果然……噩梦成真了吗……
第八十九章 哀伤之心
( “小岚!”雨晴张弓搭箭,瞄准妖怪的心脏就射了过去。ww一支细弱的竹箭上竟然附增了浓厚的浅紫色灵力。那是真正强大的巫女所爆发出的灵力,破魔之光。
破魔之箭击中妖怪的后背,正中心脏。大蜈蚣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叫,随即化为飞灰。
“区区小妖怪,竟然被打的这么狼狈——”“闭嘴!她还只是个孩子!”雨晴的脸上明显有点愠怒。“不要永远都拿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别人,你懂吗?”雨晴急忙跑到小女儿身边。看着满身是血的孩子,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岚躺在地上,浑身几乎没有一处不疼。她甚至能感觉到黏热的血液在自己脸上,身上流淌。肋骨可能真的折断了吧……为什么连呼吸都这么痛……
耳朵也被伤到了么……为什么什么也听不见……只能听见嗡嗡的声音……眼前一片血红,世界仿佛都被染红了。
“我……我要活下去……”岚痛苦地在心中呐喊着。“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证明她还没死。但带来的是剧烈的痛楚。五脏六腑仿佛都要被撕裂了,她吐出的是血,而不是体内的浊气。
她除了嘴角流出的血外,浑身几乎毫无一丝生气。冰冷冰冷的。
她感觉不到任何东西。身体的痛感仿佛被隔绝了。倒是耳中的嗡嗡声变得越发真切。
“万岁!万岁!”她渐渐识别出来,那是高呼“万岁”的声音。
“姐姐她不会有事吧?”蕾一如既往的沉不住气。
“不……不……不会吧?”凌竟然开始犯结巴。
”不会有事。“萤轻轻地说。”姐姐怎么可能会有事呢?一个假的身体,一个重生的生命。你们难道指望死人再死一次吗?“
”……“
是啊。死者就是死者。永远不能改变。
”姐姐是要觉醒了嘛?“
”是的。“凌默默地看着水晶球。”姐姐之所以在五岁才能觉醒,是因为她的灵魂非常特殊。“
”特殊?“
”在五岁那年会有一场劫难。真正的五岁也好,虚假的五岁也好。“
”真正的……虚假的……”
“姐姐五岁的时候,受到了一生中第一次的重伤。”凌说话的声音有点暗淡。“母亲在她五岁的时候去世。当时你们还都是不懂事的小孩。她五岁,我四岁。”
“现在记得妈妈的样子的人只有我和姐姐了。而我们在那次战斗中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没有任何能力的姐姐却受了重伤,差点就丧了命。姐姐做的很好。保护了我们。”
“而当她守护十六夜的时候,第五年。她其实遇到过一次劫。”
“怎么了?”
“我不知道。这可能就是她的命数。如果她这次能安然无恙的话……”
“会怎么样?”两张兴奋的脸凑了上来,凌无奈的叹了口气。往椅背上一靠。
“算她运气。”凌语不雷人死不休。
但是谁知道呢?岚她现在什么都听不见啊。
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浑身几乎都被蒙出了汗水。没有感觉,只有一种深深的感情弥漫在心里。
那种情感,名曰哀伤。哀伤的力量,仿佛要撕裂她的胸膛。
第九十章 死亡游戏
( “你难过么?”在绝对的虚无中,岚能听到一个声音。ww而且是只能听到一个声音。
她沉默了。什么是难过?什么是哀伤?之前听到的“万岁”又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让她来到这里?又是什么致使她如此迷茫?
……一切都可以不重要,一切都可以了结。
“回答我,你难过么?”声音不大,却有些尖利刺耳,仿佛一根根细针穿刺进她的耳膜,刺得耳膜阵阵刺痛。
她爬起来,捂住双耳,用力地摇着头。有点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双眼,眼前的世界变得凌乱而破碎。而她的发带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身上的血迹竟然也全部消失掉了。
洁白的衣服让她看的有点触目惊心。很刺眼的纯白。朵朵茉莉渐渐淡去,变成蓝色的花朵。
“为什么……会这样……”岚吃惊地睁大了双眼。一切都仿佛在瞬间发生了改变,宛若一根细细的线。而这根线的线头就是那只蜈蚣妖怪。
“如果你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不知道自己难过与否的话,请过来。”虚无的世界中,缓缓地走出一个蓝衣女子。女子的长发用蓝色的珠子攒成的发簪轻挽,轻柔地披撒在肩头,相较幼小的女孩子相比,蓝衣女子更加温婉。
不知什么时候,岚的面前多出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
“孩子,过来。”女子招手。岚愣愣地看着她。
有种温热的感情在她心里蔓延开来。那种感情叫做熟悉。
熟悉的脸,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
“您是……”
“咱们来玩一种游戏好吗,孩子。”女子的声音温婉甜润:“如果你赢了的话我会送你一些东西。”女子手里拿着两个骰子,正在不停地抛动。
岚仿佛被魔怔住了一般,愣愣地坐下,仿佛一只木偶。
“比大小,最简单的东西。我们来掷骰子比大小。这个游戏应该不错。”女子纤手抚过一堆堆在桌子旁边的东西。东西是一片片的。宛若一张张黑色的纸片。
“这些是你的东西。如果你赢了的话就可以让你拿走。当然,这叫人类的赌博。”
“妈妈说过,我们巫女不能赌博。”岚有点胆怯。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妈妈?”女子的眼底闪过一丝轻蔑。”愚蠢的孩子,竟然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秘密。“
敏感的岚察觉到了女子眼底那如水般的淡淡哀伤。
“规则你知道么?”
“知……知道。”
“你还是个孩子,你可以输掉,但是如果你输的超过三十次的话……灵魂就会被吸走。明白吗?”
“……开始吧。”女子将骰子扔进一个竹筒,又将竹筒丢给岚。
竹筒里的骰子没有掉出来。岚有点吃惊,这女人果然不一般。
哗啦……哗啦。岚摇动竹筒,头上的冷汗滴落。她从来不做这种事情。这样是有违妈妈对她的教诲的。但是想到刚才那位女子眼中的轻蔑,她更多的是诧异。
“一个六点,一个五点。十一……点。”岚给出了自己的得数。
结果是输了。对方打出了少有的十二点。
十八次赌局,十八次失败。岚有点头疼。自己真的赢得了吗?
“还你。”女子手一挥,桌子,椅子,还有骰子全部消失在虚无之中。“在这种情况之下,懂得产生疑问,这证明你……还配的上这个最优秀的灵魂。”
“最优秀的灵魂……”
“三界之中,唯独你的灵魂是最特殊的,也是最强悍的。可惜你的身体……不是天女之身。”女子素手攥住了纸片,沉默一会,默然地将纸片洒向岚。
“你……你要干什么?!”岚惊呆了,这不是胜之不武吗?
“你赢了!属于你的东西是要还给你的!”女子的声音又一次传来,而那幽蓝色的身影却越来越虚幻。
黑色的纸片化作洁白,又化作流光利剑,刺进岚的大脑。
宛若白热的刀子生生刺破皮肤!阵阵剧痛让岚几乎休克。
她只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却不知道,虚无后的,便是真实。而那蓝衣女子,在离开她之后,悄悄地流下了滴滴清泪。
“……孩子。”
第九十一章 归来之时
( 一道道炽热的光芒直射进她的大脑,阵阵剧痛刺激着她的神经。ww滴滴冷汗落下,砸在虚无的地面上。
真奇怪。明明这里是虚无的世界,为什么还会有踩在脚下的东西呢?疑问在岚心中展开,但并没有蔓延。疑问的味道浅浅淡淡,仿佛归于无。
过去的记忆在她眼前飞快浮现,仿佛有轮子在飞快转动。道道过去的光影显现在她脑海中,有快乐,有悲伤。
大部分的记忆都是很简单的修炼。没有什么特殊的存在。
“这是……我的过去。”岚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存着几分惊恐,几分惊讶。自己的过去真的只是这样的吗?
“记忆不会给你带来很浓重的悲伤。它们的任务是承载着过去,让你走向未来。”女子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你看到的是过去的灰色生活。那一切都是你自作孽。自己作践自己的人,到底有什么美好?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保留的?为何还在这世间徘徊。”女子的声音中,温柔不复,反之则是浅浅淡淡的忧伤。
“我……我没有!我绝对没有!”岚反驳道:“如果说刚才你给我看到的东西是我生活中的灰色,为何你知道,过去的我的生活中不曾有亮色存在?!伤心的事情也好,高兴的事情也好!幸福的事情也好,都是只属于我一人的过去!”
沉默良久,女子的声音不再出现,而岚的记忆依旧在播放。
她看到了她生活中真正有意义的存在。
很小的时候,大概在自己三岁吧。她抱着幼小的妹妹冲妈妈微笑。
四岁的时候问妈妈为什么自己会长大,为什么自己会是姐姐。
五岁的时候为了自保,没命地逃生。
一直长大,一直试图变强。在失败中成长,在鲜血中洗礼。
过去的真正记忆在她眼前浮现。不知何时,她已泪流满面。
她看到自己如若修罗般从冥道之门中走出,原本红润的脸颊白皙如玉,却已然不似生者。浑身上下全被鲜血染红,宛若红嫁衣。脸上的是鲜血,黑红黑红的颜色。但眼底却流着泪。
那是她对生的渴望。眼底闪动着绝望的光,祈求的光。那是她对活下去的希望。她没有现在的高贵与傲骨,她只想……
活下来啊!
是的,她只想活下去。作为一个平凡的女子。或许拥有奇特的力量是上天的恩赐,但她想以平常的心态来活下去啊!
活下去。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岚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过去,口中轻轻地念道。
她看到了自己面对杀死十六夜的人们的样子。她的眼底没有愤恨,只有狠毒。
拥有本宫过去所期望的东西,而不珍惜者,由本宫将汝等消除。
拥有生命,乃是天之恩赐。拥有恩赐的人,为何不在意这恩赐呢。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岚不信天,但是她对于事实是尊重的。
沉静地掷出灌注了念力的笛子,笛子如击碎蛋壳般轻易击碎了人的脑壳。鲜红的鲜血,白花花的脑浆洒了一地。
她如若死神般轻盈地走过。无视满地的污秽。
“孩子,知道了吗?这是你的任务。”女子的声音慈爱而温暖。
“保护桔梗。直至她成长,成为一个强大的巫女为止。”
“不是……”女子再度现身。温暖的手指轻触岚的额头。岚猛然发现女子竟然比自己高了一点。
“保护桔梗,直至她衰老,病死。此乃你的止境。”女子飘然离去,但岚额头处,那点温暖,持久不去。
该回去了。
第九十二章 回归
( 当岚再次醒来时,她简直要疯掉。
自己竟然被泡在了黑色的药水里!虽说身上还穿着浴衣,但腿还是露着的啊!
浴衣只能遮住上半身,虽说她长得不高,能掩盖腿部,但说一千道一万,岚就是不适应这样。
虽然得到了记忆,她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但是……
她非常想要杀了自己或者砸了这个泡着自己的木桶。两件事都干也可以。
但是理智战胜了她的冲动。她不是个笨人,也不是个粗人。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肋骨阵阵作痛,显然伤得不轻。药水是给她疗伤的,对她倒没什么害处。
不行,不能这样,起码不能这么泡。岚处于半凌乱半疯狂的状态。沉默良久,岚默默地坐回了盆里。
连换洗衣服都没有,让她怎么起来啊?岚真的处于窘境当中。
这绝对是她一生最囧的事情没有之一。即便说现在杀了她,但是让她穿上她的衣服,岚也会好不容易地答应的。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她会面临两种死法。
囧死或被杀死。如果被囧死的话岚还不如最初一刀抹了自己的脖子。岚愤愤地给了自己的肋骨一拳。结果是喉头一片腥甜,咳出来的竟是殷红的血。血滑入黑色的药水,淡漠无痕。
最后还是得感激桔梗,听房间里有了岚的咳嗽声,连忙抱着换洗的衣物走进来,解决了岚的囧问题。
“小岚?换上衣服吧,这里有点凉……”桔梗把衣服放在一旁的小桌上:“还疼吗?”
“不疼了。”她抱起衣服,拉上布帘子开始换衣服。”谢谢啊。“
衣服是自己穿了很久的和服,岚熟练地穿上。日子该过还是一样的过,自己不过是看到了自己的过去而已,多了一些力量,多了一些头脑。
头发用发带扎住,岚带着三分别扭看着镜子中幼小的脸。
”这是我的选择,做一个孩子。“岚轻轻地说道。
想到自己被打飞的时候的样子,岚竟然奇怪地想笑。自己怎么可以那么笨拙地被甩出去,而且还是被一个杂碎。
用力地压迫自己的笑声的感觉不好受,肋骨传来了一阵阵的痛楚,尚未好全的伤口又有复发的趋势。
痛是死的嫁衣,死是痛的终结。岚拉开帘子,闪身走了出来,手指着药水:”那是什么药?“
”不知道,起码对你没有什么害处吧,你的脸色一点都不好。“
不用看岚也知道自己的脸色是多么不好了。苍白的脸色,虽说自己已经习惯了看着这样的自己,但在人类眼中自己肯定是有着几分病态的。
她带着浅淡的笑意看向桔梗的惊愕。活了不知多久的她素来平淡地看待这个世界,她接受一切事实。包括自己可能被识破。
”没关系。”岚实在不会扯谎。
”妈妈说……如果你还是不舒服的话就去睡一会觉。“桔梗的脸上满满的是担心和关怀。
关心的温暖,熨烫着岚的心底,心中竟然有了点点的痛意。
”……“岚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小岚……“桔梗忽然猛地抱住她:”相信姐姐……姐姐一定会保护你……你吓死姐姐了…是我这个姐姐太没用了。“
岚知道,脸上的那片潮湿是桔梗滴落的泪滴。
”桔梗姐姐,谢谢你。“
她闭上眼,觉得好安心,好踏实。
哈哈,有人愿意为我而落泪呢。
看来……活着也不是那么无趣啦。有人在乎你,那就是一种难言的美好。
哪怕,是通过灵魂的欺骗与买卖。
第九十三章 小日子小过
( 伤口自然没那么容易就能痊愈。ww在痊愈的期间,岚就过起了无聊的生活。说好听点叫休养,说难听点叫混吃等死。
岚当然不介意混吃等死。因为这个词语对于她而言仅仅有“混吃”才是主打。等死?她不确定这个身体是不是会被自己啪嚓一下打碎。
觉醒,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又熟悉又陌生的概念罢了。明明感觉自己前一刻还是个小孩子,下一刻却莫名奇妙地懂得了好多她原本不懂的东西。
她觉得自己仿佛一只口袋,被胡乱地塞进了好多自己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她努力地理清头绪,努力地在了解着自己的过去。
她每天都在睡觉。在睡梦中整理自己乱成一团的思绪。她的日子基本在天天的睡眠中度过。
在睡了四五天后,思绪基本理清。ww一个清晨,当她头重脚轻地舀起水,倒进水盆的时候,从水中的倒影中看到自己的时候她有点吓了一跳。
在睡梦中看到的,都是正常的自己。猛然地看到这副小孩子的模样真的很不适应。她费力地把脸盆端到地上,端详起自己的模样。
头发有点乱,因为好久没梳了。瘦削的脸庞却因为过度睡眠而有些浮肿,乍一看真的有点大病初愈的感觉。
把手伸进水盆,乍一下的冰凉刺激了一下她的神经,刷刷洗完脸,整理好乱蓬蓬的自己,便坐在门口等着桔梗出门练箭。
太阳刚刚出来,东方射出金黄铯的光芒。好美,真的好美。
岚愣愣地看着太阳,不觉得刺眼。奇怪,原先看着太阳……都会刺痛得流下泪水啊。但是……今天不一样。
因为我是我,又不是我。
岚愣愣地想着,目光中有几分迷茫。
迷茫?久违的味道啊。这种东西,从来不属于她。也不应该属于她。但是……为什么会有一两分浅淡的幸福呢?
胡思乱想着。就这样,打发着时间,直到桔梗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啊?小岚你醒啦?”桔梗有一两分慌乱:“身体……不要紧了吗?”
“嘿嘿,不要紧啦。”岚揉了揉后脑勺。“桔梗……姐姐。”她说出后面两字的时候竟然有几分勉强,但却说了出来,听起来不免有一份奇怪。
“能带我……去练箭吗?“
桔梗的眼中闪过一丝吃惊。一贯不爱练箭的妹妹今天竟然……天啊这不是梦?
“抱歉,小岚。你的伤还没好……爸爸妈妈不让我带你去练箭。”桔梗的声音中丝丝惭愧:“抱歉。”
岚深吸一口凉气,只觉得肋骨阵阵剧痛。喉头一甜,咳出一大口鲜血。把桔梗吓了一大跳。
“爸爸妈妈!快来帮帮小岚啊!她……咳血啦!”桔梗忙扶住岚的肩膀。瘦瘦的肩膀中的骨头硌得她的手有点痛。
咳血了吗……我怎么不知道呢?
岚的神色愈来愈茫然,眼前一黑,整个人软倒在桔梗的怀中。
双眼一翻,整个灵魂坠入无尽的黑暗!
【大家很有必要想一下,那个蓝衣女子是谁……】
第九十四章 两头
( 已经一个多月了。ww岚拂去弓柄上的一层灰,有些气闷。一个多月里她没有得到出去玩的许可,无奈之下只得天天在家看。以她的学习经验竟也学会了点拉弓搭弦的基础方法。
真羡慕桔梗额……有妈妈教射箭,这下保准被她超过了……岚趴在窗子往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不由得一阵气短。不过这倒不是正事。射箭这种人类的攻击方式,当真入不了她的“法眼”。好吧,虽说巫女射出去的箭基本都是破魔之箭。嗯……好像还有封印之箭吧。
当务之急,莫过于找到自己的两件东西。玉佩和笛子。是自己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到,不是自己的东西也没什么必要觊觎了。
岚靠在墙上。肋骨伤尚未愈合,右臂不敢太高地抬起,因为断骨摩擦势必会带来阵阵剧痛。
没关系,这种痛,她已经受过好多次了。当养父母问之时,她能很平静地说一点都不痛。
岚的眼中有种淡淡的愁。无奈地看向地上的一堆药材,药草的根部还有没有去掉的泥土。她自己觉得自己还是多做点事的好。
“人类只能活几十年,在这短短的几十年里,可要做好每一件事哦。”十六夜在好多年前跟她说的话响在她耳畔。自己虽然受伤在床,若是自己原本的身体也没什么,偏逢用的又不是自己的身体。
算啦,能做什么做什么吧,这家人的人品还是不错的。岚“认命”地收拾起了草药。切根的切根,剥皮的剥皮。
虽然在风族贵为女皇,但什么粗活她都会选择自己来干。没有人服侍她,至多有的,是侍卫和手下。美其名曰是在保护她,但最终的结果傻子都看得出来,不是一帮人烦她烦的要死,就是她保护一帮保镖。
岚揉揉太阳岤。这样也不错啦。巫女的本职工作是斩妖除魔,但另一方面却并非凌厉地战斗,而是另一种温柔的能力。
治疗。用这些药草,搭配出它们各自独有的药效,来为人治疗。岚闭上眼睛,嗅着药草的汁液擦在手上发出的阵阵浅淡的香味。桔梗虽说有妈妈指导着射箭,但却没有她这种融汇贯通的学习方法。
“哈~桔梗姐姐是弓,我是箭。”
沉默良久,她又笑道:“其实可以不用这样。”
当然,没人听见她说了什么。因为屋子里……没有人。
“我可以保护桔梗,也可以被她保护。我可以做最强的后盾,也可以做最强的攻击者。”
她伸出一只手掌,手上冰凉的雾气在浮动。犹如一片轻纱。
她已经完全感觉不到风的凉意……
因为力量在觉醒。昔日的风之女皇的威力在这个幼童的身上,依旧能重现。
甚至不需要现出本身。
【放上我之前对于岚恢复记忆的分析。
在这里给大家发个我的分析。关于九十章的主要点:
【而她的发带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身上的血迹竟然也全部消失掉了。
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告诉大家,她现在是白衣服,头发没有扎,联系之前的故事想想,这个造型是虾米?
大家肯定知道。是岚正常的真实模样。也就是在预告着岚在恢复正常。】
【洁白的衣服让她看的有点触目惊心。很刺眼的纯白。朵朵茉莉渐渐淡去,变成蓝色的花朵。】
真实形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