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残风落几重伤-第3部分

玩着小犬夜叉由白色变成黑色的长发。“好了,我们走吧。”“嗯!”
空地上,岚正满头大汗翻着自己袖子里的东西。
“哎?我不是把沙包放进了这里了嘛。等等,我再找找……”岚坐在地上,翻起袖子里的东西,周围堆满了岚从袖子里掏出的东西(话说岚的袖子是仓库吗?)“好,找到了!”岚终于找到了那个沙包。岚手一挥,风把地上的东西卷了起来,塞进了岚的袖子。“我们就玩这个吧。”“好!”“接着!”“哈哈!”……(话外音:话说这都能玩起来,岚真是有童心啊……
岚有点非人类(思维搞怪,不像人类一样),但是声明一下哈,岚绝对不讨厌人类!还有就是,岚是一个比较纠结的人物!尽管强大,但是世界上还是有克制她的东东!所以小岚的文也绝对不是玛丽苏啦!~严格来讲应该是伪苏!味素?……随便……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第二十一章 危险在逼近
( 岚和十六夜同许多小女生一样,也是爱吃甜食的人。ww加上一个小犬夜叉,(呃……我估计小孩子都爱吃甜食)每日的甜食“开销量”必然是要增加的。这不,岚的优秀厨艺又可以派上用场了。
岚坐在厨房里,从茶叶桶中抓出一把茶叶,用木锤子敲成粉末。岚熟练的揉开了面团,把茶叶粉末加进面团里,直到面团变成了绿色。
加蜂蜜、放进炉子里烤……岚的这一系列动作完成的驾轻成熟,现在的她完全不像一位皇者,而就像一位普通的女孩。岚今天换上了一件普通的小碎花和服(人类身体),乌黑的青丝用一条绣着茉莉的头带松松挽就,更显格外美丽。
“呵呵,这茶叶还是不错的呢,好香喔。”岚拍拍手,拍掉手上的面粉。“岚,你的厨艺还是那么棒呢。”十六夜笑着说道。“喔,你的厨艺还像当年那么差呢。”岚依旧不改毒舌的老习惯。“说什么啊!谁厨艺差啊!”十六夜最讨厌别人揭她的老底。“切,当初我教某人做饭时,某人差点把厨房给炸了,要不是有我在,恐怕某人现在就不能站在这里跟本宫斗嘴了。”
十六夜哭笑不得,心说:“这家伙的记忆力还是这么棒啊。”手不留神把一筐鸡蛋打翻了。岚迅速在鸡蛋落地之前接住了所有的鸡蛋。(这得多快啊)“拜托了,你出去吧,别再给我添乱了。”岚哭笑不得,十六夜在厨房里制造混乱的天赋绝对一流。“你就等着吃吧,出去等,好吗?”岚恨不得求爷爷告奶奶了。(岚有爷爷奶奶吗?)
好不容易送走了十六夜,岚吐出一口气,用锅铲将做好的茶糕铲出锅。端起做好的茶糕走出门去。却没注意背后一双阴险的眼睛。“犬夜叉!十六夜!搞定喽!来吃吧!”岚笑道。
“唔……好吃好吃!”小犬夜叉不停地往嘴里塞着茶糕。“慢点吃,别噎着。”十六夜拍着儿子的后背,顺手塞了一块茶糕在自己的嘴里。岚看着盘子里越来越少的糕点,也拿了一块慢慢吃起来。“犬夜叉,等会我做和果子喔,你慢点吃啦。”岚转身又进了厨房。
岚一进厨房,就发现不对劲了。原本扣着面糊的白瓷盆被移动了位置。在岚出门时盆上朝着左边的玫瑰花竟然朝向了右边。
“有人动过我的盆!”岚心中大惊。但一贯的谨慎令她压制住心中的惊诧,她从左手的袖子里掏出一双银筷子,缓缓地搅动着盆中的面糊。银筷子变成了黑色。
“有人要给我下毒!不,恐怕是要害十六夜和犬夜叉!是谁?”岚迅速冷静下来,在厨房里翻找起来。终于,在炉灶后面发现了她要的东西——一个小瓷瓶。
瓷瓶上贴着一张纸,纸上写着两个字“砒霜”。
!!岚的脸色霎时间变的苍白,她的手不自觉的捏紧,直至把瓷瓶捏得碎成粉末。她清楚,她所盼望的平静日子将一去不重返了。从今天起,她要怀疑身边的每一个人……
城中,大殿。
一个男人正兴奋的低语:“成功了,主公,我把毒下在了那个女人做点心的面糊里了。”“很好,我会奖赏你的。”这个人竟然是十六夜的父亲!
满天星斗,在那一刻都躲进了乌云里。
悲剧啊……为什么这个网不让打茉莉hua?花字只能去掉……
第二十二章 暗斗!危险
( “岚,是你逼我这么做的……”十六夜的父亲脸上露出一缕阴狠的笑容,令人不寒而粟。ww
厨房里,岚脸上的平静依然如旧,沉思良久,她拿起已经变成黑色的银筷子,冲洗干净,用一双木筷子来继续搅拌着有毒的面糊。她已经决定了,这件事不跟任何人说,以免打草惊蛇。“这件事,本宫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岚咬了咬牙,用有毒的面糊继续做起了和果子。
揉面、包糖、下锅……本来很简单的步骤却不知为什么在岚的心里显的格外艰难。岚把做好的点心从锅里取出来,装在一个食盒里。“做好了吗?让我尝尝!”小犬夜叉欢呼着跑进来。岚顿时无语,这孩子也太能吃了吧,刚才吃了那么多的茶糕还不够吗?更何况这是有毒的诶……(半妖的食量怎能用人类的标准来计量?)“别吃了,再吃你就要长蛀牙了。”(半妖也会长蛀牙?那铁碎牙如果是蛀牙的话怎么办?)岚淡定道:“你要是爱吃的话我明天再做。你最好赶紧去运动。”岚把食盒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不是多啦a梦!)“运动?什么运动啊?”“负重跑。负重绕这座城跑十圈。背着这个。”岚从袖子里顺手拿出一个铁球,递给小犬夜叉。(岚的袖子有多重啊?)“……我不要啊……”抗议无效,小犬夜叉欲哭无泪地背着那个铁球开始了绕城跑的长征。“对了,不仅是今天,以后每天都要跑。能锻炼你的臂力。”“啊??!!”小犬夜叉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岚,岚淡定道:“跑吧。”(犬夜叉的臂力是这么训练出来的!)
打发走了小犬夜叉,岚开始思考:“到底谁会做这种事来害我们呢?寝宫里早就没有了仆人,所以不可能是我们身边的人干的。宫门口是有侍卫的,不过他们一般不会进来……我不过出去了不到半小时,能叫我听不见他的动静的人侍卫中恐怕没有……那么,我在二十多年前听十六夜说过,这城里有一支队伍,是城主的护卫队。他们的功夫据说都不错……倒有可能是他们干的……如果是他们干的,那么十六夜的父亲也逃不了干系!”岚黑色的眼瞳里闪过一丝阴狠,如果真是十六夜的父亲干的,那么她也不会手下留情。二十多年前刹那猛丸的事已经叫它认识到了什么叫“斩草不留根,春风吹又生”。她不会再留一个安全隐患在自己和十六夜、犬夜叉的身边。
岚飞快地走出了屋子,她要确定自己的推理。而在自己的袖子里的那盒有毒的和果子就是试金石!
城主寝宫外。
“我要见城主。”岚一脸平静地说道。“进来吧……”岚走进这间屋子,嘴角挑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岚又开始搞怪了……叫小犬夜叉来负重跑!后期还有很多喜感的剧情,就像把奈落大大用针“针灸”成了刺猬……
第二十三章 虎毒尚不食子!
( 偌大的宫殿里点着三支蜡烛,显得格外阴森。ww岚平静地掀开门口的纱帘,走进了这间阴森的屋子。“城主大人,我做了和果子,想叫你尝尝。”岚平静的声音在这阴森的屋子里回荡,显得格外空灵。
“如果是城主下令下毒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拒绝吃的!如果不是他下的毒,恐怕他真的会吃……吃了就吃了吧,有他在,我也不敢放心地去查这件事。”岚的大脑飞速运转,暗暗打定了主意。
“呵呵,谢谢了。难得你有这份心,可我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咳咳……什么都吃不下……”岚的手微微抽搐了一下,脸上依旧优雅地微笑着:“既然城主大人不舒服,那我就不强求了……也好,您好好休养生息吧,也能够更好地做自己的事情。ww”岚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平静,但难免话语里带刺。“这一次我做的和果子全给你带来了,犬夜叉和十六夜嫌太腻,不想吃。看来我的手艺也退步了呢……”岚脸上依旧是那副招牌式的优雅微笑,但藏在衣袖里的右手已经紧紧地捏成了拳头。“呵……呵呵……”城主脸上的笑容越发不自然起来:“好,那你就……”“当然是先回去了,要不然十六夜她们会等急了呢……”岚淡定地走出了这座阴森的屋子。
“可恶!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竟然能对自己的亲女儿、亲外孙下杀手!”岚恨恨地坐在自己的卧室里想道。“这些人类真是不可理喻,虎毒尚不食子啊!城主这老家伙,比老虎还狠!”岚气愤地一拳击在墙上,把墙砸出了一个坑,但自己的手也流血了。岚完全无视掉自己流血的手,继续抱膝坐在地上,气愤地想着对策,但气愤的心情令她实在没有办法冷静地思考。
“女皇陛下。”一声呼唤把岚从思考拉回到现实。“纶月?你怎么来了?”岚眼睛不睁,头不抬就猜出了来者的身份。“我估计您在为什么事情发愁,想来帮帮您。”“十六夜的父亲想要杀掉十六夜和犬夜叉,我该怎么办?”岚用力做着深呼吸,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
“如果他要杀人的话,那您就先下手为强。”纶月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我明白,可是我一看到他,就会想起十六夜……我不忍心……”“斩草不留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您明白吧?您要是不忍心,那就交给我来办!”“我明白了,你回去吧。”岚终于恢复了平时的镇静。“是,属下告退。”纶月的身影渐渐虚幻,直至消失。
“岚,明天我们出去玩怎么样?”十六夜问岚:“我可是好多年没出去了呢。”“对呀对呀,大姐姐,我也想出去玩啊!”“……好吧……明天去爬山!”“哦也!”
岚是霸气的女皇陛下哦,有手下的!岚这个人设是小岚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脑子差点想抽筋……大家安慰小岚一下好吗?
第二十四章 战斗即将打响 第二十五章 战斗
( 岚答应带他们出去玩可不仅仅是出去玩,她在心中早已经做好了准备。ww十六夜的父亲如果想要杀掉他们,那么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来派人杀掉她们,那么这就是削弱城主兵力的一个好时机!如果城主想在野外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他们,肯定会派出士兵中的精英(岚殿的实力不可小看),岚可不相信会有什么人类能打败自己。所以如果把来追杀她们的士兵全都杀掉,城主的兵力损失一定很大。
第二天。
“妈妈!妈妈!起来嘛!”一大早,小犬夜叉就开始叫唤:“快点嘛!妈妈!”岚满脸黑线地站在院子里(岚不睡觉):“犬夜叉,你至于那么兴奋吗?你想出去玩,跟我说一声就好,至于兴奋过头吗?”岚无语地看着小犬夜叉脸上像熊猫一样的两个大黑眼圈:“你一宿没睡吧?不就是出去玩吗?至于那么兴奋吗。”“可是我除了那次跟你去西国外,从来没出去玩过啊!”小犬夜叉一脸无辜的看着岚。
岚的心里猛然痛了一下:“好吧……那我们今天就出去好好玩玩!”“哦也!”
“岚,走吧?”十六夜总算是梳洗完毕,走出自己的房间。ww“嗯,什么都不要带了,尤其是吃的。”“……”“我们去爬山啊,山上有很多能吃的东西的。”
……
岚背着十六夜和犬夜叉,降落在山顶上。“不是说去爬山吗?怎么在山顶降落了?”小犬夜叉问道。“……你要是爱爬我把你放下去你慢慢爬,对了,还要背着这个。”岚淡定地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大铁球,比上次那个大三倍。(岚的袖子是什么?
“算了吧……我还是不爬了吧……”小犬夜叉彻底无语了。十六夜看着岚的举动,笑的肚子发疼。
岚敏锐地感觉到,她身后的树丛里有人在动。“果然来了……吗?”岚轻笑道:“来了就来了,还躲躲藏藏个什么?”
话音刚落,一队蒙面人就杀了出来!
“呵呵,有趣哦。”岚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不过是一群人类而已,这还不是重头戏,她感觉得到,这场戏的主谋还在树后躲着呢。
“呵呵,就当先作个热身运动吧。”岚平静的把十六夜和小犬夜叉给推到自己身后,不慌不忙的开始迎战。
“看刀!”一个蒙面大汉抡起大刀,向岚砍来。岚用手接住刀,回手就是一脚,狠狠的踹在对手的肚子上。岚看在对方是人类的份上,并没有用任何武器,也没有用风,只是单纯的在肉搏。
“啊!”一声惨叫响起,岚的手很准的扣在了对方的脉门上。“十六夜,带着犬夜叉快走!”岚不想让十六夜和小犬夜叉看到她杀人的样子,但就是这个决定坏了大事。
又是一队蒙面人杀了出来,他们的目标却不是岚,而是小犬夜叉!战斗中的岚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件事,但是十六夜注意到了。
“小心!”十六夜本能的挡在了儿子身前,挡住了那本该刺进了儿子身体内的利刃。
!!鲜血触目惊心!
刹那间,一切都仿佛变成了慢动作。
岚脸上平静如故,但下手渐渐变快,变狠了起来。“犬夜叉,你带着你妈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记住,你已经长大了,要保护你妈妈!”“嗯!我是男子汉,要保护妈妈!妈妈,你振作点!”岚心中划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妈妈!妈妈!醒醒啊!”岚的心头一紧,不会的,十六夜不可能死的,不会的。这应该是失血过多,陷入休克才对。岚狠狠一脚把面前的对手踹飞,迅速跑到十六夜跟前,检查起十六夜的伤势来。
岚的脸上闪过一缕绝望,十六夜果然没死,但是这伤恐怕没救了。岚强迫自己保持平静,但这件事情对今天的她却是那么的困难。岚眼底闪过一丝绝望的阴毒,好久没杀人了,今天就让她大开杀戒吧!
不过,岚杀还是杀,但是旁边的孩子还是不能无视的。岚不能让这么小的孩子看见这么残酷的事情。岚把小犬夜叉打晕,淡定的从袖子里抽出笛子,脸上露出了残忍的冷笑。
“来吧!都来吧!本宫今天就叫你们尽兴!”岚的眼底满满的都是狠毒的目光,没有怨恨,没有愤怒,没有痛苦,有的只是狠毒。既然他们找死,就索性杀个痛快!
这两章不长,就叫小岚合一了……
第二十六章 何为情?何为爱?不解之谜何时圆?
( “大家上啊!不怕她!”城主的护卫队疯狂的冲上来,围住岚,试图仗着人多势众来围剿岚,更何况这群人从小就被灌输杀身成仁的疯狂理念,面对着冷酷的岚竟然能够疯狂的向前冲。ww
“呵呵,有趣。”岚的黑瞳中写满了狠毒,但更多的可能是悲哀吧?哀莫大于心死,岚恐怕是悲哀到了极点,才会这样大开杀戒的。
岚抓住手中的碧玉笛子,将力量灌注进笛子中。笛子在岚的手里渐渐泛出青芒。“大家不要怕,那不过是她的妖法!今天我们带了辟邪除妖的狗血!就把这妖女碎尸万段!”“狗血?”岚哭笑不得。要是在平常的她,说什么都会嘲笑两句,反驳回去,但今时不同往日,十六夜重伤,生命垂危,她真没有那种和这群小丑们玩闹的心情。
“无聊,去死吧。”岚脸上渐渐平静下来,这可是他们先发疯的,不怪她心狠手辣。岚一甩手,碧玉笛子脱手甩出:“咣当!”盛狗血的坛子被带着岚的力量的碧玉笛子击碎,岚一回手,稳稳接住还沾着血的笛子:“真无聊,我的笛子都脏了,那么就用你们的肮脏的血,来为我的笛子增添一点美丽的血红吧!”岚冷酷的微笑,在常人的眼中竟是那么的可怕,岚一贯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不得不承认,岚的微笑实在是很美,但又就同时像盛开在三途河畔的三途河之花——曼珠沙华一样,美丽、华美,而又致命。ww
曼珠沙华花语:花开无叶,叶生无花,生生世世,永不相见。在日本传说中,此花便带上了死亡和分离的不祥色彩,较常用于丧礼,又被称为死亡之花。
岚平静的微笑,她的心中只有杀戳,伤害她和她的朋友的人,就不可饶恕。对于不值得拯救的人,岚绝对不会有一丝同情心。
岚继续往笛子里灌注力量,笛子发出的力量越来越盛。岚又是一甩手,笛子击向对面的敌人,青芒闪过,眨眼间,城主的护卫队员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青芒切割的身首异处了。
岚的脸色渐渐回归平静,她接住笛子,平静的擦拭去笛子上的血污,声音也还是那么平静:“城主大人,出来吧,这场戏剧该结束了。由你导演的这场戏剧已经可以落幕了,在落幕之前,让我们来做个决断。”岚平静的看向身后的树丛,脸上又渐渐浮起冷酷的微笑。
“啪!啪!”两声鼓掌声在岚身后响起。“呵呵……你的实力还是不可低估啊,甚至能找到我。但你犯了一个大错,就是背向我——你的敌人。”城主缓缓走出来。
岚微笑:“我并没有犯错。我背向你是因为我不屑于正面对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杀的人,不配让我正对。最重要的是,尽管我背对你,但是你的武士有能力伤害我吗?你的武士全军覆没,我连一根头发都没受伤。”岚微微有点愤怒:“本宫真想拿刀砍了你,只是你不配做本宫的刀下鬼!”
“呵呵……十六夜那个傻丫头,竟然被妖怪迷住了心智,还生下了一个半妖,真是我们的耻辱。你杀了我得了!”“住嘴。杀你脏了本宫的手。”
“那你的意思是不杀我了?”岚微微皱眉:“我不用手杀你,不代表我不能用别的东西杀你。”岚右手展开,白雾拓散,显出了莲化真身。
“看在你是十六夜父亲的分上,我给你一个不见血的死法。”城主的脸瞬间变的煞白:“你想怎么样?”“不怎么样。让你憋死。”
“憋死?”岚的手里风力开始集结:“风,就是流动的空气。空气,就是你需要呼吸的东西。我让你呼吸不到空气,把你置于真空中,不超过五分钟你就死了。”岚平静的可怕。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城主的脸色渐渐发紫,这个女人真的要他的命!岚平静的看着痛苦挣扎的城主:“狠毒?我就是狠毒,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狠毒?”
岚平静的看着城主在挣扎中死去。心中的疑问渐渐展开:“爱情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十六夜能够用自己的命来守护自己的爱情?为什么她能够无视众人的白眼生下犬夜叉?为什么?为什么?这就是她永远不能够知道的谜题吗?”
第二十七章 别
( 岚蹲在十六夜身旁,撩开衣服,检查她的伤势。十六夜感觉到了疼痛,眼睛微微睁开:“岚……不要为我费劲了……我已经……没救了……”十六夜脸色苍白的可怕,连说话都十分困难了。“你撑一会,我给你上点药。”岚在袖子里翻找起来。
“不要浪费了……我真的没救了……”十六夜虚弱的咧开嘴微笑了一下。岚的心中忽然剧烈的疼痛起来,痛的她几乎无法呼吸。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命运如此弄人?让她懂得了善良,懂得了珍惜后,上苍却把自己的好友的生命夺取?为什么让她失去自己最信任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岚脑子里全是“为什么”这三个字,但自己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咳咳……岚……拜托你一件事……”“什么事?”“求求你……在我死后……好好照顾犬夜叉……他是个……善良的孩子……他虽然是半妖……但绝对不像妖怪那么坏……你可以教导他,陪伴他吗?”十六夜的目光里写满了乞求。
“我会的。我会尽力保护他,教导他的。”岚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族里有规定,不容许族人在守护结束后留在人界,更不容许族人把人界的人或妖带回族里。作为风之女皇的岚,也一样不敢违反,因为这条规定是她自己定的!但面对这样一个濒死的母亲的哀求,她又怎忍心拒绝呢?
“十六夜……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呵呵……一向最聪明的岚也来向我无问问题了……问吧……”十六夜浅笑,调侃道。
“什么是情?什么是爱?什么东西驱使着你嫁给犬大将,无视众人的白眼生下犬夜叉?”“你这哪是一个问题啊……好吧……我就回答你吧……”
“情和爱这两种东西……需要你自己去推敲……去理解……不过你那种木瓜头……恐怕一生都不会理解了吧……”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岚一起长大的孩子被岚调教的在任何时候都能淡定的调侃别人。“一生?我不是人类。我是不老不死的风。还有,我不是木瓜头!”
十六夜微微睁眼:“岚,如果你还是那样单纯的追求力量,那么你就算永远不死也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会嫁给我的夫君,为什么会生下犬夜叉。更永远无法懂得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岚平静的看着十六夜:“好吧,不过我不相信会这样。”
十六夜微笑:“我的化妆盒呢?就是夫君送我的那个贝壳小盒……”岚从自己的袖子里摸了出来,递给十六夜。
十六夜轻轻的把口红涂在自己的嘴唇上:“夫君……我来见你了……”
十六夜的眼睛闭上了,永远不会再睁开。这个美丽的人类女子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她去了!
有点悲伤……大家有爱看悲文的读者吗?爱看悲文的就尽兴来看这一章吧!哦吼吼吼吼吼~
第二十九章 三途河之引路者
( 岚走进三途河之门,三途河之门瞬间关闭。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岚的身体与十六夜的灵魂被传送进了三途河。岚感觉的到,十六夜的灵魂在脱离她的控制,这就是生死分界——三途河的威力。
“唔……这里是……哪里?”十六夜的灵魂渐渐幻化出一个有点虚幻的人形。“三途河。只有死人才能来到的地方。”身后一个声音回答了她。
“岚?你也死了吗?”岚不理她,缓缓蹲下,用手抚摸着盛开在三途河边的一朵朵血红的花:“花开无叶,叶生无花,生生世世,永不相见。这就是三途河之花,指引死亡的彼岸花,曼珠沙华。传说死者闻到它的花香能回想起自己前世的所有记忆。”
十六夜疑惑地看着岚:“什么?难道死后会忘记自己的记忆吗?”“人类与妖类的灵魂是会转世的。你前世的身份是十六夜,但是你前世的前世的身份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可是我……我……没有闻到曼珠沙华的香气……”
岚的手突然轻轻的抖了一下,据她所知,亡者死后如果能闻不到曼珠沙华的香味,那么就意味着这位亡者拥有灵力。可是她陪伴了十六夜这么多年,却从来没看过十六夜的力量啊!
“你很好奇吗?为什么我没有死也一样能够陪伴你进入三途河。”岚转身看向十六夜。“嗯。”
“三途河里承载着死人的灵魂,死人的时间流向是不同于活人的。”“那么说你已经死了?”
岚汗,这家伙的理解能力有多差啊……“我当然没死,我要是死了能跟你在这里悠闲的谈笑风生?我说过,死人的时间流向不同于活人。我是风,当然不是人。所以我没有时间流向,就是说,我既不是死人,也不是活人,如果非要把我当成丨人类,那么我是处于生死之间的人。没有时间流向的我可以自由进出冥界,所以我的第三个身份是三途河之引领者。”
“三途河之引领者?”十六夜汗颜,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少秘密啊!到底有多少身份啊!“嗯,三途河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所以我的任务就是带着死人来转世。时间不早了,你也该上路了!”
岚纤手一指:“那边有一条船,是三途河的渡船。过河需要船费,船费是六文钱。喏,拿着。不要试图自己渡过三途河。三途河的河水不但没有浮力,而且还具有能够腐蚀灵魂的剧毒。那些下水的灵魂将永远没有上岸的机会了,只能变成三途河里的水鬼。永远无法转生的痛苦和彻骨冰冷的河水使那些水鬼对其它还有轮回希望的灵魂产生了妒忌。只要有灵魂落水,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将其拉入河底也变成和他们一样的水鬼。”岚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六文钱,递给十六夜。“呃……我们就……这么再见了?”十六夜不舍地看着岚。“那……能不能请你照顾犬夜叉?”
“我送你一点。”岚避开了十六夜的问题,牵起十六夜的手,一如当初,她初见十六夜的样子般。
“对了,在这之前,我要封印你前世的记忆。”岚的手抚摸上十六夜的头,手心拓散开一圈红光。
岚把十六夜送上了通向彼岸的渡船,眼底流露出一抹难掩的悲伤。
岚望着远处远去的船,嘴里轻轻的说:“别了……十六夜。来生希望我们有缘再见……”
第三十章 何去何从
( 岚默默的看着三途河上的航船越行越远,心里有点七上八下。倒不是因为十六夜的死去,在她生命中的四十多亿年里见到了太多生命的逝去,即使是对她的好朋友的逝去,岚也不会太难过,正如她说的:“死,是一种逝去,但更多的是一种新的开始。”
“十六夜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有灵力?而且……好像还很强!强的能够抵挡曼珠沙华的蚀骨之香!在二十多年里,她完全没有显出有灵力的迹象啊!”一向智商很高的岚绞尽脑汁的想也想不出结果,这要怪就要怪她实在太“孤清”了,整整四十亿年,在人界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三十年,对人界的认知实在是太少了,只是在来人界守护十六夜前,她那个精力貌似用不完、天天在两界间东跑西颠的二妹妹雨之女皇——凌给她猛上课,讲人界的各种力量。什么人类的灵力啊、法力啊……等等等等之类的。对于妖怪的认知岚已经很强了,不需要上这种无聊的“补习课”。事实证明,岚没有好好听妹妹讲课,但是还能知道这些已经纯属不容易了。(好孩子不要学……)
“真是的,小凌这家伙也有靠谱的时候啊……不过就是当时唠叨的时候不太有趣,要是再有趣一点她这个妹妹也就当的比较好了诶……”(小岚:貌似你也不是好姐姐~ 岚:叫你带坏了。)岚的大脑飞速的转动着,努力地想着当时妹妹给自己开讲课时的重点,但是自己的大脑很不给力的全忘了。也罢,都过了二十六年了,即使是神级的记忆力也忘得差不多了。
“唉,过两天回去一趟,问问小凌这家伙,但是我好歹先把犬夜叉这小鬼安置一下啊!这个小鬼自己一个人貌似没法生活诶……”(注意岚对犬夜叉的称呼,是小鬼不是小孩)岚的思维真的很脱线,自己想了这么久,却少想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她现在还在冥界啊!
“啊……不对啊,我在哪里啊?”岚终于从脱线状态转移到了正常状态:“那个……这么长时间我都在冥界里待着?”她崩溃啊,她又不是爱东跑西颠的小凌,她不喜欢冥界啊,她不喜欢像个傻子一样的站在她不喜欢的地方想着她不喜欢的事情啊!
“犬夜叉这小鬼应该等急了吧?哦……听妈妈说过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诶,这里是地界(冥界),时间应该比人界慢的诶?”岚取下自己的手镯,慢慢注入灵力,又造出一个通往人界的灵力之门。
岚刚跨入灵力之门,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个时候她的心情可不止是七上八下了,如果有九上十下这个词现在来形容她的心情都是可以的:“真是的,我怎么办啊!犬夜叉那小鬼我该怎么办啊……十六夜让我保护他,我怎么带着他啊!城里,我杀了城主也回不去了,风之国还不允许任何人界的生物进入……唉,我这是干什么啊,当时定规矩的时候也不考虑周全,这下怎么办……”岚郁闷的跨出了门,回到人界。
“呼噜……”小犬夜叉香甜的呼噜声传来,岚汗颜。这个小孩子的思维倒还真是……天真,自己为他的去处想的绞尽脑汁,脑细胞都快死光了,这个小鬼竟然……天啊,人界太疯狂,岚大人想回家了~
“喂。犬夜叉,起来!起!来!”岚无语,只能叫他起来来发挥她无语情绪。
“呃……怎么了?”小犬夜叉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脸无辜的看向岚。
第三十一章 小犬夜叉的选择
( “呃……怎么了?”小犬夜叉一脸迷糊地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自己的眼睛:“大姐姐,怎么了?”金色的眼瞳里写满了天真。要是往日的岚绝对会调侃一下小犬夜叉,但是现在她实在是没有心情去做这种事情了,现在的首要问题是给犬夜叉这个小鬼找到他的安身之所。但是一向智商颇高的女皇陛下也会出现绞尽脑汁想不出办法的时候。岚只恨自己在人界的这20多年没有广交江湖众豪杰,出现这种时刻也好给自己留条退路啊!(小岚:你要是广交天下众豪杰我这文也就不用写了。)
“大姐姐?你怎么了?”小犬夜叉一脸天真地看着满头是汗的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能把这个一向冷静的可怕的神级人物给搞的满头是汗,不知如何是好。
“啊……没什么。对了,那边有一棵樱花树哎,你妈妈好像一直最喜欢樱花了,我们把她埋葬了吧,也让她来生安心转世。”岚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能转移小犬夜叉注意力的话题。
“呜呜……妈妈她就这么走了……爸爸也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呜呜……”小犬夜叉大哭起来,他的智力本来不高,刚才被岚一提醒才想起来伤心。
“呃……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好像跟你说过!”岚真的快抓狂了,她不喜欢看别人哭,尤其是最讨厌看男孩子流泪。现在的岚看着这么小的一个小鬼哭,自己真的是又心疼又无语。心疼的原因自己都不知道,无语就是因为她的鬼脾气了~
“呜呜……我来自己埋葬妈妈……好吗?”小犬夜叉倔强的擦干净自己的眼泪,看向一边的岚。“随便你。”岚这家伙倒还真是落得清闲,脸色又变回了正常的平静的吓死人的状态。
“嗯嗯!”小犬夜叉很卖力地点着头,同时还很卖力地挖着坑。挖坑的熟练度令岚惊奇:“呃……果然是狗……不不,半妖啊……”岚的大脑思维根本就没停下来。
“啊!挖好了!然后怎么办?”一声大喊把岚从沉思中拉回到现实来,被打搅思考的岚有点不爽:“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小犬夜叉汗。
“怎么了?”岚的一记“眼刀”杀了过去。
“没……没什么……”小犬夜叉浑身发冷。
岚:“我来帮你?”
小犬夜叉无语,你能帮我之前你悠闲的看热闹?但小犬夜叉还是要保留自己的尊严的:“才不要你帮咧!”
岚悠闲的坐下:“行了,你自己干吧!自己干的才有意义!”
小犬夜叉连哭的心都有了,自己神经大条,难道岚比自己神经还要大条?
过了很长时间……
“干好了!”小犬夜叉大叫。
岚:“让道。”
小犬夜叉怕:“干嘛啊……”
岚淡定:“让道。”
小犬夜叉让道了……看着岚走到十六夜的墓前,手一挥,一道风刃击在远处的岩壁上,整整齐齐的一块大岩石就被岚切割了下来。
小犬夜叉呆:“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岚无视掉了呆呆的小犬夜叉,平静的又挥出一道道非常小的风刃。小风刃在坚硬的岩石上刻下了几个字:“十六夜之墓”,成了一块墓碑。又是一挥手,手中挥出的风之力把墓碑转移过来,牢牢安放在十六夜的墓前。
“犬夜叉,以后你……”岚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对策,只能叫这个小鬼自己给自己决定自己未来的路。“我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到处走走,锻炼锻炼自己。”小犬夜叉的眼睛里写满了坚定。
“喔……那也好诶……好吧,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别乱惹事啊!还有,我要回家一趟,你自己好好保重啊!”岚实在是太想家了,所以听到小犬夜叉这个鲁莽的决定甚至没有思考,甚至是迫不及待地同意了。但是事实证明,岚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也就是这个错误,改变了她的后半生。
“嗯嗯!”小犬夜叉站在原地,目送着岚的身影远去,直至消失。
第三十二章 守护契约的秘密
( 风之国,议事殿。ww
岚发现自己那个总爱东跑西颠的二妹妹——凌根本就不在。不在倒也是很正常,反正这里又不是她的家,天知道她又跑到哪里去了!整天连事情都不管,就知道到处乱跑,连国家都不管,这就是人类说的无为而治吗?岚真的对凌没话可说,这家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是把她这里当旅店了!(小岚:我觉得你要是想的话你也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女皇陛下,您回来了?”“呦~风童子啊。”(这里的风童子指的是力量不强的初级风族人,与白童子没关系……大家别想歪了)岚微微一笑,倒把无辜的风童子吓了一跳:“女皇……女皇陛下,我记得你从来都不笑的……你没事吧?”风童子警觉地发动自己的力量,来感应自己面前这位笑眯眯的女皇陛下。没错啊,能感觉到,力量还是那么强大,只是……好像多了一点!看来不是冒牌货!一定是女皇陛下守护结束归来了!
“呦~还挺警觉的。ww本宫以前不笑又不是说本宫不会笑。”岚收起笑容,平静的对风童子解释道。“呃~女皇陛下你笑起来真好看……”风童子尴尬地解释道。
“凌呢?”岚直奔主题,她可没兴趣和风童子研究自己笑不笑的问题。“凌大人今天早上才走,说要回国。”岚顿时就恨铁不成钢了,这丫头,东跑西颠个啥啊。自己没事找她,她非要来。自己一有事找她,她立马就不在了!
岚从自己衣服里拉出一个挂在自己脖子上的东西,是一块形状奇怪的四瓣玉佩,如同花朵一样,每一瓣的颜色都不同。分别是:浅蓝、蓝色、橘黄、鹅黄。岚伸出一根食指,轻轻点在蓝色那一瓣上,蓝色的一瓣发出了淡淡的蓝光。
要说起这块玉佩,那可有来头了,这个东西年龄可是比岚还大的!这块玉佩是岚和妹妹们用于联络的东西,每个人都有一块。玉佩的四瓣分别代表着四个人。
“喂!岚姐姐,你叫我来干什么?不会是来找我玩的吧?”凌的身影出现在议事殿中(瞬移)。“我没兴趣和你闹,当时我下界守护的时候是你一手包办的吧?我一点都不清楚,我是要问你,我们是如何确定自己的被守护者的?”
“呵呵,也就只有这个时候你才会想到我了。是这样的,我们与被守护者要定下一个契约,也就是守护契约。他们体内就会存在我们的一点点力量,这力量对我们来说微不足道,举个例子,姐姐大人你有四十亿年的修为,而只需要把一年的修为存入被守护者的体内,所以你几乎感觉不到。”
“我陪伴了十六夜二十多年,可是从来没有感觉到十六夜的灵力波动,但是在三途河,我却感觉到了,而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