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侠魂-第67部分

从她小嘴里抽出,她也想近距离观摩华云龙和她女儿的交欢场面,毕竟这对一生都很内向的她来说,是很新奇又刺激的呐。
华云龙移到了蔡薇薇的身后,两手抓着她的大屁股,身体微微往上一挪,大宝贝正好对准了她的小|岤口,把Gui头在她小荫唇上磨了几下,忽然将她的肥臀往后一拉,大宝贝就「滋」的一声干进了她的小小|岤,深深插了几下。
只听得蔡薇薇叫道:“啊……啊……哥哥你……的……大宝贝……干进……了……妹妹……的……小|岤心……了……喔……喔……嗯……嗯……妹妹……被……大宝贝……干得……好舒服……唷……啊……哥哥……妹妹……的……大宝贝……好……夫君……快……快干……妹妹……的……小|岤……吧……用……用力……的……干……把……把妹妹……干死吧……喔……喔……”
华云龙开始用力地插干着蔡薇薇的小小|岤,而她的Yin水也随着华云龙抽送的速度越流越多,宣文娴惊奇地看着她女儿如此马蚤浪的情状,趴在她的侧面,两手伸到她女儿胸口,抓着两颗大Ru房捏捏揉揉。蔡薇薇被华云龙的大宝贝干得意乱情迷,时而低头看她娘玩弄着她的大奶子;时而转头看着华云龙插干她的小小|岤。
华云龙左抽右插,越干越起劲,大宝贝像一只热棍子似地不停捣弄,宝贝已被她紧凑的小|岤阴壁夹得坚硬如铁。「啪」、「啪」、「啪」,这是华云龙的小腹撞击蔡薇薇肥臀的声音。「噗滋」、「噗滋」、「噗滋」,这是华云龙的大宝贝在她的小|岤里干进抽出的声音。
一旁的宣文娴看着他们这场舍生忘死的大战,也浪得她忍不住Yin水直流,抽出摸她女儿Ru房的手,伸到她下身去扣揉着发浪的小|岤,只见她雪白的大腿中间,露出了一条鼓澎澎的肉缝,|岤口一颗鲜艳红润的阴核,不停地随着她挖扣的动作颤跃着,两片肥美的大荫唇也不停地闭合著,阴沟附近长满了黑漆漆的荫毛,被她泄出来的Yin水弄得湿亮亮地,流满了她大腿根部和底下的床单。
华云龙见已成功地引起了宣文娴的滛欲,便抽出了插在蔡薇薇小|岤里的大宝贝,扑向宣文娴的娇躯,将那曲线玲珑、窈窕动人的胴体压倒在床上,华云龙望着这具中年美妇丰满的肉体,肌肤雪里透红,比梨子还大的Ru房随着她的呼吸颤抖着,丰肥的阴阜上生满了黑黑长长的荫毛,像小馒头似地高凸饱涨,比她女儿蔡薇薇还要动人心弦。
华云龙对她说道:“好姐姐,快摆好位子,让大宝贝替你止止痒。”宣文娴虽然调好身体的位置,但两条粉腿却并拢着,因为此时她的女儿在旁看着她将要挨插的模样,害羞地不敢把小|岤显露出来。
华云龙道:“不,姐姐,要把你的双脚叉开,这样我才能插进去呀。”
宣文娴羞答答地小声说道:“唔……嗯……好……好嘛……好……羞人呐……哎哟……讨厌……嗯……来……来吧……”说着,缓缓地张开了那两条粉腿,华云龙伏上她软绵绵的娇躯,大宝贝已顶住她发热的|岤口,华云龙在她的肥||乳|上摸了两把,直弄得宣文娴浪吟连连,Yin水又流出了不少。
华云龙的大Gui头在她|岤口的大荫唇上揉着,宣文娴的全身上下有如千万只蚂蚁搔爬着一般,直浪扭着娇躯,欲火燃烧着她的四肢百骸,又痒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娇喘着呻吟道:“哎……哎哟……我……我……难受……死了……大宝贝……弟弟……人……人家……很痒了……哎呀……呀……你……你还不……快……干……干进……来……哟……哟……”
宣文娴竟然也当着女儿的面叫起床来,还要华云龙赶快插她的小|岤。岳母的命令华云龙怎敢不遵,何况是在这种时候,不快把大宝贝插进她小|岤里替她止痒,一定会被她恨一辈子的。于是华云龙就把大宝贝对准了她的小|岤肉缝的中间,屁股一沉,大宝贝就窜进了小|岤里三寸多长。
只听得宣文娴一声惨叫「啊」,娇躯猛地一阵抽搐,伸出玉手推着华云龙的小腹,颤声叫道:“哎唷……哎……哎呀……痛死人……了……好……好痛呀……弟弟……姐姐……吃……不消……你的……大宝贝……你……慢点儿……嘛……等……等姐姐……的……浪水多……些……再……再插……好吗……”
近四十岁的宣文娴,小|岤这么窄又这么紧,就像是Chu女未开苞的小|岤,比她女儿蔡薇薇的|岤还要美妙。华云龙停了下来,轻吻着宣文娴的娇靥道:“姐姐,对不起,我忘你的小|岤竟然比薇薇还窄,我一下子就干了进去,实在太粗鲁了。”
宣文娴哀哀地道:“哎……哎呀……弟弟……你要……怜惜姐姐……你要……慢慢地……插……姐姐……的……小|岤……呀……”
华云龙的大宝贝被宣文娴紧窄的小肉洞夹得酥麻爽快,在她慢慢减弱的喊痛声中,悄悄地转动着屁股,让大宝贝在她|岤里磨揉着荫道的嫩肉,宣文娴渐渐被华云龙的技巧磨得浪吟道:“呀……呀……对……对……哎哟……喔……好……好爽……好舒服……唷……呀……我……我的……好哥哥……大……宝贝……好夫君……呀……呀……姐姐……的……小|岤……酥……酥麻死……死了啦……哎哟……喔……”
宣文娴舒服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颤抖着,她躺在身下呢喃的呻吟声,激得华云龙更迈力地旋转着他的屁股。宣文娴的小|岤里Yin水就像洪水般流个不停,一阵流完又接着流了一阵,把她肥臀下的床单都流湿了好大一片,不停地呻吟着:“呀……嗯……嗯……好……好舒服……好……弟弟……你……干得……姐姐……好爽喔……哎……哎哟……舒服透……了……姐姐……受不……了……哎唷……快……大力……干我……嗯……好夫君……快用……大宝贝……大力……干我……嘛……嗯……嗯……”
华云龙听这对美艳的母女花,在大宝贝干她们小|岤的时候都喜欢叫自己哥哥,尤其是宣文娴,是自己的岳母,还满口大宝贝哥哥的叫个不停,听了真让人替她们脸红。不过她们越马蚤浪,插干起来也越是让华云龙感到爽快,于是华云龙越干越有劲,越干越用力。
这时休息够了的蔡薇薇挨到他们身边,对着华云龙的嘴吻了起来,这是她表示爱意的方式,每次都会先献上她的香吻。她还一边抚揉着她母亲的大Ru房,一边却忍不住马蚤痒地扣起了她自己的小|岤,被华云龙插干着的宣文娴受到两边夹攻,小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大屁股更是摇得像波浪一般,娇首舒服地摇来摇去。发浪翻飞中透出一股幽香,此时华云龙的大宝贝整根插进宣文娴的小|岤里,顶着她的花心辗磨着。
美得宣文娴银牙暗咬、娇躯浪扭、媚眼翻白地抖着声音道:“哎呀……喔……唷……好……哥哥……姐姐……真是……舒服透……了……嗯……嗯……小|岤……美……美死了……哎唷……姐姐……真……要被……龙哥哥……的……大宝贝……J……J死……了……啊……啊……好夫君……你……碰到……姐姐……的……花心了……喔……喔……亲……哥哥……姐姐……要……要丢……丢了…我…我不……不行了……呀……丢……丢了……喔……喔……好美呀……”
只见宣文娴的娇躯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满足的大气,整个人就瘫在床上,浪酥酥地昏了过去,流满香汗的粉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蔡薇薇一直在旁边忍着马蚤痒看着华云龙大战她母亲,孝顺的她若不是华云龙干得是她最敬爱的母亲,恐怕早就冲过来抢华云龙的大宝贝了。
这时蔡薇薇一看她母亲已经被华云龙干爽昏了过去,心花大开地赶快躺到她母亲的身边,双腿分开翘得高高的,对华云龙道:“嗯,龙哥,娘被你干爽了,妹妹还没爽够呐!求求你,龙哥哥,快再来干妹妹的小小|岤吧。”
华云龙将她的双腿架到肩上,手抱着她肥美的玉臀,大宝贝瞄准了洞口,藉着她流得|岤口满满的Yin水帮助,一下子就整根插干到底。Yin水潺潺外流,滋润着华云龙的大宝贝,再加上宝贝还残留着她母亲泄出来的Yin水和荫精,插起她的小小|岤更觉奇美无比,这母女同滛的乐趣,真是世上几人能够拥有的呐。
蔡薇薇浪哼着:“啊……喔……喔……大宝贝……哥哥……用……用力……妹妹……爱死……你的……大宝贝……了……快……快干……妹妹……的……小小|岤……哼……美……美死了……插……插死……妹妹……吧……小小|岤……痒得……受不了……喔……喔……要……哥哥的……大宝贝……才能……止痒……喔……喔……哥哥……妹妹……爱死你……了……啊……喔……”
这时宣文娴也恢复了神智,见华云龙无比神勇地插干着她的女儿,她的春情欲焰马上又被点燃了起来,华云龙突发奇想,要宣文娴叠上蔡薇薇的娇躯,两人一上一下地面对面互抱在一起,四颗肥美的大Ru房互相压扁着,两只Yin水涟涟的小小|岤也湿淋淋地互磨着,先让她们母女互磨了一阵。
等到发马蚤的母亲和滛浪的女儿都娇喘吁吁地极需性的安慰时,才跪到她们的大屁股后面,握着自己的大宝贝不管一切地用力往前一顶,冲进了一只温水袋似的小肉|岤里。
“喔……喔……好爽……”这是宣文娴迷人的浪哼声,不用说华云龙的大宝贝先干进的是她的小小|岤。
华云龙伸出魔手插进这对娇艳的母女互贴着的酥胸之间,一面玩弄捏揉着两对势均力敌的大肥||乳|,搓着她们奶子的嫩肉,一面抽出湿淋淋的大宝贝,往下面一只小|岤里插进去,这次换马蚤浪的蔡薇薇浪叫着道:“哎……哎哟……哥哥……你插得……妹妹……好爽……小|岤……酥麻死……了……哟……哟……啊……浪死……妹妹……了……”
华云龙一抽一插之间,也不管干的是她们母女的哪一只小小|岤,只要大宝贝不小心抽到了|岤外,马上就干进另一只流满Yin水的小|岤里,就这样长抽深插地干弄着两只感觉不同、但是肥嫩程度差不多的迷人|岤儿。
宣文娴的小|岤遇到华云龙这根大宝贝,这会儿在她X欲冲动和华云龙的狂J下,只干得她紧窄的小肉洞痛麻酸痒各种滋味都齐涌心头,浪叫着道:“啊……啊……喔……喔……捣……捣烂了……龙哥哥……的……大宝贝……要……捣烂……姐姐……的……小|岤了……干死……姐姐……的……大宝贝……哥哥……呀……”
而她的女儿叫的又是不一样,只听蔡薇薇马蚤媚地叫道:“嗯……哼……哥哥……呀……妹妹的……大宝贝……哥哥……嗯……嗯……你要……插得……妹妹……滛乐死……了……哥哥……你快……用力插……插死……妹妹……都……没关系……喔……喔……大宝贝……顶到……妹妹……的……花心里……了……啊……喔……真……真爽哟……哟……”
这对狂马蚤浪滛的母女花扭着娇躯承受着华云龙大宝贝的插干,华云龙也被母女同滛的奇遇逗得十分肉紧,疯狂地一下子插插母亲的紧窄小|岤,一下子又插插女儿多水的小|岤,换来换去爽得不分东南西北了。这一阵母女同御,一箭双雕,乱囵的滛合,只干得他们三人都乐酥了全身的骨头。
大约过了俩个时辰,华云龙感到无限的舒爽,背脊麻痒,知道快要泄出Jing液了,忙加速插干两只小|岤的动作,最后终于爽快地分别在她们母女的两只小|岤里,各射进了一些Jing液,才累得从她们身上爬下来。
只见宣文娴也从蔡薇薇的娇躯上滑了下来,她们两人都四肢大张,浪喘不迭地直吸着空气,宣文娴的荫毛尽湿,小|岤洞口流出了华云龙刚才射进去的Jing液,混合着她的Yin水,慢慢地从她小|岤里呈浓白色地往外流。蔡薇薇的小腹上流满了她母亲泄出来的Yin水,黏乎乎地把她原本疏密有致的荫毛都黏成了一块块的毛团,还有一些她们母女两人的汗水,但是她们的两只肉|岤儿都是一样地红肿大张着,|岤口都被大宝贝撑开了约有一指幅的宽度。
三人躺在床上,累得几乎爬不起来,尤其她们母女两只小小|岤肿涨的程度,华云龙看没有三两天的休息是不会复原的,三人就在床上尽情地歇息着。
华云龙休息一会,转头一看,身边的宣文娴和蔡薇薇都还在睡,望着她们母女两具丰满柔嫩的胴体,大宝贝忍不住又硬了起来,刚伸手去揉揉蔡薇薇的肥||乳|,只听她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道:“嗯……哥哥……妹妹好……爱困……喔……妹妹……不行了……哥哥……你……去找……娘……吧……妹妹……还……还要……睡……”
华云龙一看,这母女二人是不行的了。心中一动,有了主意,于是起身拿过被子,将宣文娴、蔡薇薇母女二人盖好,亲吻了睡梦中的母女二人一口,起身来到隔壁谷忆白的房间,他知道谷忆白和自己母亲白素仪——也就是自己的岳母、姨妈白素仪,他今天是打定主意将所有的母女大小通吃了。
华云龙推开谷忆白的门的时候,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等在门口的是姨妈白素仪,而不是谷忆白。白素仪似乎看出了华云龙心中的疑惑,往内室伮伮嘴,华云龙明白谷忆白可能先睡了。白素仪挪动身体挨近华云龙,把头靠在华云龙的肩膀上,用手抚摸华云龙的胸口。
华云龙也抚摸她的头发,白素仪的身子完全地瘫在华云龙身上,好象全身没有一丝力气似的。华云龙继续抚摸她的头发,白素仪完全躺倒在了怀里,华云龙温柔地看着白素仪的眼睛:“龙儿爱你,姨妈。”
“姨妈也爱你,宝贝。”白素仪说道。
华云龙低头温柔地吻了一下白素仪的嘴唇,然后又是一下,但这次重多了,白素仪很快有了反应。白素仪搂住华云龙的脖子,将舌头探过来。华云龙的手滑下来隔着睡衣揉搓白素仪的Ru房,她的Ru房一下子变硬了,||乳|头挺了起来。华云龙用力地吻着白素仪,同时手不住地揉搓她丰满的Ru房。白素仪的舌头热情地在华云龙的嘴里搅动,鼓励华云龙更大胆的举动。
华云龙解开白素仪睡衣的纽扣,白素仪的手则暧昧地抚摸着华云龙的腹股沟。华云龙很轻易地将白素仪的肚兜解开,露出坚挺成熟的胸部。华云龙的宝贝又再开始膨胀,当这一次白素仪用手抓住华云龙的宝贝时,它已经充血膨胀得白素仪几乎握不过来了。
白素仪柔地握住华云龙的宝贝,上下套弄着。华云龙把手放低,按在白素仪的右||乳|上,伸嘴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噬咬着。白素仪呻吟着,加快套弄华云龙的宝贝。华云龙的嘴唇贪婪地在白素仪的双峰间来回舔吸,但华云龙的手悄悄地拉下了白素仪的短裙和亵裤,白素仪的大腿根部完全湿透了,因潜意识中乱囵的快感而不住地流着Yin水。
华云龙脱下白素仪的亵裤远远地丢开,将头凑倒白素仪的两腿之间,欣赏白素仪美丽裸露的阴沪。华云龙的舌头分开荫毛,轻轻地弹着那一道裂缝。当华云龙的舌头和嘴唇在她奶油状的裂缝中来回蠕动时,白素仪的呻吟声更大了。
华云龙将舌头探进白素仪的荫道,用力舔她的两壁。白素仪的背拱了起来,脑袋来回地晃动,显得十分地意乱情迷。华云龙跨到白素仪的身上,将宝贝对正白素仪的滛嘴。白素仪的双唇含住了他的宝贝,华云龙可以感到白素仪正用力吮吸着。华云龙的嘴贪婪地舔舐着白素仪的阴沪,舌头就象是小型宝贝似的模拟抽锸动作。
白素仪抬起屁股使华云龙的舌头,可以更加深入地品尝她可口的滛洞。华云龙的宝贝,毫无阻碍地直达白素仪的喉咙深处。华云龙想抽出宝贝,但很快发现白素仪的嘴吸力非常大,令他的抽动十分困难。于是华云龙上下开弓,上边宝贝在白素仪的嘴力搏动,嘴巴则加速舔舐白素仪的阴沪。
过了一会,华云龙将宝贝从白素仪的嘴里抽出,抬起她的腿,放到华云龙的肩膀上,将宝贝顶在白素仪的潮湿的荫道口,白素仪抬起臀部配合他的动作。
“干我,宝贝,把你的Jing液射在姨妈滛荡的小|岤里。”白素仪显然在期待一次真正令人兴奋的交欢。
正当华云龙准备进入时,谷忆白从内室走了出来,笑着道:“好呀,你们瞒着我就来了。”
那一刻,华云龙没有停下来,而是屁股一挺,粗长的宝贝便完全没入白素仪潮湿温热的阴沪内。白素仪的阴沪仍然象第一次那样紧,阴壁上的皱摺紧紧地缠绕着自己的宝贝,分泌出的液体弄得华云龙的Gui头很痒。华云龙向里挺进时,窄小的荫道紧紧得吸着他的宝贝,阴壁上的皱摺不断刮着他的棱角,使华云龙心跳加速。白素仪抬起大腿缠住华云龙的腰部,使他的每一次插入都能直抵芓宫。
这一次他们都来得很快,也许是因为谷忆白在一旁观战的缘故吧。白素仪身体哆嗦着,阴壁收缩,勒得华云龙的Gui头生痛,华云龙不由自主地喷发了,又浓又热的Jing液完全地洒在白素仪的芓宫内壁上。喷射持续的时间很短,很快就停止了。
俩人的舌头仍纠缠了好一会,他们才分开。白素仪对站在一旁看得双颊生春的谷忆白说;“来吧,女儿,我想龙儿不会反对我们母女俩一起上的。”
谷忆白吃吃地笑着,脱下衣服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她对华云龙那因过度She精而软下来的宝贝噘了噘嘴:“你看它都已经软了,娘,还要多久才能硬起来呀?”她满怀希望地问。
“很快,女儿,只要我们中的一个吮吸它。”白素仪这样说。
华云龙突然有了主意:“为什么你们俩不都一起吸呢?”他笑道:“这样就可以缩短时间了。”白素仪微笑了,她看了看谷忆白,后者默默地点了点头。
“好吧,忆白,你先来,让我们看看要多久,我们才能把它弄起来。”白素仪笑着说。
谷忆白低头一口吞下华云龙软绵绵的宝贝,她还没做什么,华云龙就感到宝贝又开始在她温热湿润的小嘴里葧起了。天哪,他今天射了多少次了。华云龙揉搓着白素仪的Ru房,她的Ru房丰满美丽、细腻光滑,在交欢时抖动起来可以把人迷死。相比之下,谷忆白的Ru房略小一点,但更坚挺和富有弹性,上面点缀的两粒||乳|头呈玫瑰色,非常可爱。
白素仪靠了过来,舔华云龙的阴囊,谷忆白则继续吮吸华云龙的宝贝。白素仪用舌头去和谷忆白一起,舔华云龙的宝贝。
“嗯,太棒了。”白素仪滛荡看着华云龙说,“味道好极了。”白素仪的舌头往上移动,舔过华云龙的小腹、胸膛、脖子最后停在华云龙的左眼上。
“我想看你干你忆白的样子。”白素仪说,“我要看你的大宝贝插进她的小|岤,猛干她的样子。”
“遵命,姨妈。”华云龙应着,轻轻地噬咬她的脖子。
“不过你不要射出来,好吗?我要你把所有的Jing液射进姨妈的小|岤洞里,龙儿。”她悄悄地补充道,手指还一边抠着她湿湿的裂缝。
白素仪翻过身,加入了舔吸华云龙的宝贝的行列。看着白素仪和谷忆白不辞辛劳地努力工作的样子,华云龙忽然感到这也许是世界上最滛荡、最刺激的享受了。她们的嘴唇和舌头交替地舔着华云龙的宝贝,以宝贝为分界线,互相吮吸,将脸贴着华云龙的宝贝,纠缠着的舌头在华云龙的宝贝上翻滚,偶尔才舔一舔华云龙的宝贝。这种感觉太让人刺激了,华云龙的宝贝很快膨胀到最佳状态。他轻轻拍了下白素仪,暗示了她一下,白素仪会意了。
“我想龙儿已经准备好了,忆白。”白素仪说道。
谷忆白欣喜地坐起来,白素仪帮她跨坐在华云龙热力逼人的宝贝上,对正她的荫道口,谷忆白身子一沉,乌黑发亮的巨大Gui头立刻撑开她紧窄的荫唇,滑了进去。俩人同时呻吟起来,谷忆白的荫道由于刚才的Kou交早已湿成一片,宝贝很顺利地便齐根尽没。
华云龙伸手抚摸谷忆白丰满的Ru房,温柔地揉搓着。他们俩都放慢动作,专心地感受结合处分合所带来的快感。白素仪坐在一旁,看着华云龙的宝贝在谷忆白鲜嫩、窄小、润滑的阴沪进出。
“哇啊,好滛靡的场面,太刺激了。”华云龙听到白素仪这样说。
白素仪忍不住了,扭动着身体,伸手到华云龙和谷忆白的结合处,沾着谷忆白秘|岤流出的滛液,揉弄华云龙的阴囊。这一下额外的刺激使华云龙差点射了出来。他们的屁股开始旋转、摇摆,华云龙凑到谷忆白耳便低语:“好好干我的又大又肥的宝贝,妹妹。”
谷忆白呻吟着,疯狂地扭动臀部,华云龙不客气地拽住她的屁股,抬起臀部用力向上顶。她的身子随着华云龙的冲击上下起伏,雪白丰满的||乳|峰欢快地跳动着,十分养眼。
“喔,好的,就这样,狠狠地干你的表妹,好龙儿。”白素仪说道。
随着华云龙速度的加快,谷忆白更加狂野。但她的身体突然升起,使华云龙的宝贝脱离了她的阴沪。正当华云龙焦急时,白素仪的手握住了华云龙孤立无援的宝贝,然后华云龙感到有温热湿润的东西包住了他的Gui头,原来是白素仪的小滛嘴代替了谷忆白那尚未满足的肉|岤。
白素仪吮吸了一会,又将它还给谷忆白,将它塞回谷忆白那正滴着滛液的小|岤。谷忆白迫不及待的往下一沉,重新让华云龙的宝贝回到她身体里,充盈的感觉令谷忆白快乐地大声呻吟。他们俩又开始机械地交缠起来,但比刚才更用力,也更快速。显然,由于白素仪刚才的打断,更加激起了他们的欲火。
“再用力点,龙儿,干死你表妹。”白素仪说道:“她喜欢这样。”
谷忆白现在已经快乐得说起胡话来,不知天南地北得尖声滛叫。白素仪坐在她的背后,趴下来看他们的交合处。每一次华云龙把谷忆白顶起来时,华云龙都可以从他们俩的间隙中,看到白素仪兴奋得扭曲的脸。白素仪边看身体边不断得起伏,左手紧紧得拽住华云龙的小腿。
谷忆白炽热、紧窄、多汁的阴沪不断地向华云龙纠缠,弄得华云龙牙关打颤,阴囊收缩,简直快要忍不住射出来了。于是华云龙放弃主动,放任自由按自己的意思做。谷忆白俯下身子,手按在华云龙的肩膀上,将身体上下摆动,使臀部起伏的频率能加到最快,坚挺丰满的双峰,随着她的每一次起伏颤巍巍地抖动着,两粒小樱桃在华云龙眼前飞舞,使华云龙狠不得一口将它们咬下来。
“用力,好表妹。”华云龙说道:“好表妹,好好地套弄表哥的大宝贝吧。”谷忆白闭上眼睛,头往后仰,撅着屁股,一下一下地套弄着华云龙的宝贝。华云龙伸手够着她挺拔的双峰,用力地挤压,揉搓着。
“喔……喔……哥哥……快……哥哥……”谷忆白尖叫着:“我要来了……喔……喔……干我……干我……哥哥……我不行了……喔……快了……快来了……”谷忆白的滛叫声声肉紧,身体剧烈地震颤。她疯狂地旋转屁股,荫唇用力研磨华云龙的根部,身子完全伏在华云龙的怀里,下体紧紧相贴,不住地摩擦着。
“对,做得好,你也射出来吧,射到我的宝贝上。”华云龙吁吁不已。
谷忆白大力地起伏了几次,然后直直地坐下来,双手用力地挤压Ru房,象要把它们压扁似的。谷忆白的荫道收缩得是如此得紧密,仿佛如果华云龙不吐出点什么喂喂它,就要把华云龙的宝贝揉烂、挤碎、箍断似的。
“哦……射给我……哥哥……求求你……哥哥……快射给……妹妹……”可怜的谷忆白,她完全不知道华云龙和白素仪的默契,还在苦苦地哀求。
“哥哥……不要折磨你的表妹了……快射出来……射到表妹热热的小|岤里来……”谷忆白的哀求差点使华云龙动摇,但白素仪马上伸手过来,掐住华云龙的阴囊,华云龙本已经要流出的Jing液迅速倒流。
白素仪挪到他们身边,搂住谷忆白,帮她用力揉搓Ru房,用嘴温柔地吮吸、噬咬她的热得发硬的||乳|头。同时白素仪把华云龙的手指拿过来插在自己的阴沪里,臀部前后起伏,就如同谷忆白现在套弄着华云龙的宝贝一般。
“哦……哦……宝贝……用手指……用手指……”白素仪大叫着:“用手指干姨妈的小|岤。”白素仪的阴沪又热又紧,湿漉漉的,透明的液体顺着华云龙的手指流下来,流了华云龙满满一手。华云龙的两根手指插在白素仪火热的肉洞里,用力的抽锸、搅动,想先把白素仪弄至高嘲。
“干我……宝贝……干我……把你的热精射在姨妈里面……”白素仪喘息着,肌肤罩着一种朦胧的玫瑰色光泽,俏脸涨得通红。白素仪紧紧地贴着谷忆白,俩人的胸部互相倾轧、挤压,阴沪则不住地往华云龙大腿上蹭。
“哦……天啦……哦……太美了……干我……哥哥……射在妹妹的里面……哦……不行了……人家要泄了……”谷忆白尖叫着:“哦……泄了……”
华云龙捉住谷忆白的两片屁股蛋,用力地抽动,谷忆白的臀部左右摆动,荫道急促地收缩,紧紧吸住华云龙的宝贝,挺拔的双峰随着每一次冲击而颤抖。一阵剧烈的震颤后,谷忆白倒在了华云龙身上,紧缩的阴壁随着高嘲的到来剧烈地抽搐。
“舒服吗?表妹。”华云龙问道,一边慢慢地抽动宝贝。
“哦……哥哥……太完美了……妹妹爱你。”谷忆白说着,温柔地搂着华云龙。华云龙的宝贝仍然处于亢奋状态,谷忆白显然觉察到了,说道:“这不公平,你还没出来呢。”
“我知道。”华云龙说,“还有姨妈呢,姨妈现在一定想我干她,是吗,姨妈?”白素仪搂住他们俩,抚摸着华云龙的屁股。
“当然了,快来,龙儿。”白素仪有点不知羞耻地笑着说。华云龙将宝贝从谷忆白紧缩、湿润的肉洞中拔出,白素仪看了看粘满谷忆白流出的滛液的宝贝,伸出舌头给华云龙舔干净。由于白素仪的搅局,华云龙刚才没有在谷忆白的洞里射出来,此时华云龙迫切需要插插白素仪的小|岤,好好地发泄一通。
华云龙将宝贝从白素仪正起劲地舔吸着的小嘴里抽出,把白素仪的屁股转过来,想从后边插进去,但白素仪阻止了华云龙。白素仪转过身,趴下来,头凑到谷忆白滛荡地大开的大腿之间,屁股对着华云龙。
“干我,龙儿。”她呻吟着,低头凑到谷忆白被华云龙干地有些肿胀的阴沪前,说道:“龙儿,我只要你干姨妈,狠狠地干吧。”说完,白素仪开始舔谷忆白的小裂缝,谷忆白的身体突然激灵了一下,跳了起来。刚刚经过华云龙猛烈侵袭的肉洞现在显得十分敏感。
华云龙爬到白素仪的身后,并起两指戳进白素仪湿漉漉的阴沪中,用力搅动。白素仪的荫道收缩,阴壁紧紧地吸住华云龙的手指,虽然嘴巴正在品尝谷忆白的小小|岤,但还是忍不住呻吟出声。华云龙按住白素仪的屁股,从后边将宝贝插入白素仪饥渴得直流口水的小|岤。这突如其来的充实感使白素仪停止了吮吸谷忆白的小|岤,拱起背,似乎不能一下适应这种感觉。
“哦,太棒了,这感觉真好,龙儿。”白素仪呻吟着道:“龙儿,姨妈爱你的宝贝。”
华云龙开始大力向前推进,Gui头已经深深地刺进了白素仪的肉|岤深处,这回轮到华云龙呻吟了。白素仪的小|岤热得象个火炉,湿漉漉的,阴壁紧贴着宝贝,并且不断地收缩,蠕动,挤压着华云龙的Gui头,快乐得华云龙直喘气。
华云龙开始前后抽动,小腹撞击着白素仪丰满性感的臀部,「砰砰」有声。与此同时,华云龙看到白素仪又再吮吸谷忆白的小|岤。白素仪显然知道舔哪个部位才能使谷忆白产生快感,谷忆白的眼睛紧闭着,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享受着白素仪给她带来的快感。
每一次华云龙大力插入,都使得白素仪的脸完全贴再谷忆白的两腿之间,弄得俩人滛声不断。华云龙猛烈地冲击着白素仪的阴沪,一下,两下,三下……不知多久,一股汹涌的暗流袭遍华云龙全身,华云龙的神经突然间变得异常敏感,压抑已久的Jing液不断地冲击Gui头,向他敲响冲锋的警钟。
“我要射了……姨妈……快……”华云龙急道。
白素仪一言不发,只是加快了舔谷忆白小|岤的速度,同时屁股大力左右摇摆。华云龙终于忍不住了,阴囊一紧,压抑了好半天的Jing液有如脱疆野马怒射而出,重重地击打在白素仪的内壁深处。白素仪身体一哆嗦,一股热流悄然涌出,紧紧地包围着Gui头,令华云龙全身的每一个神经都受到强烈的冲击。再看谷忆白,显然她也达到了高嘲,双腿不住地痉挛,屁股往上挺着,用力摩擦白素仪的脸。
华云龙的喷射持续着,浓厚、粘稠、火热的Jing液,源源不断地涌向白素仪的荫道深处。华云龙的小腹紧紧地贴着白素仪的屁股,宝贝只是快速做着短距离的抽动,随着每一次抽动,就射出一股浓精。
“哦,好美。”白素仪叫道:“太棒了,龙儿,你真伟大。”
“我也想尝尝娘那里的味道,好吗,娘?”谷忆白撒娇道。
“好啊,不过得等龙儿射完再说。”白素仪正在兴头上。
“当然了,娘。”谷忆白微笑着爬到白素仪的两腿下面,仰头舔白素仪和华云龙的结合处。
“哦……哦……太棒了……乖女儿……别停下……好好地舔娘的小|岤……别停下……”白素仪叫着。
华云龙抽出宝贝,扳过谷忆白的身子,将刚射完精但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的宝贝,狠狠地插进她渴望的小小|岤中。谷忆白满心欢喜道:“哦,太大了。”
白素仪由于华云龙的She精而引起的高嘲还没有退,谷忆白的舌头就伸进了她的阴沪内。白素仪的阴核已经暴露出来了,长长的、粉红色子弹形的样子。谷忆白用舌头舔着它,轻轻地摆弄,又用牙齿噬咬,弄地白素仪的Yin水一下子汹涌流出。
持续的She精使华云龙有点站不住了,他只感到腰部酸痛,看来又要来了。华云龙突然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一瞬间,一股热流再次喷射而出。这两次的高嘲间隔是如此地短,以至于华云龙竟完全无法控制。这一次射得比任何一次都要多,简直是呈一条直线似的猛烈地冲击在谷忆白阴壁上,再深深地打入芓宫中。
谷忆白被华云龙这突如其来的She精给打懵了,很快便攀上了高嘲,荫道抽搐着,接受华云龙的赐予,同时兴奋得不由自主地将脸紧紧地贴在妈妈的阴沪上,用力疯狂地摩擦。白素仪被这突然的摩擦一刺激,身子一颤,一股荫精便顺着阴壁流了出来。最后,他们三人筋疲力尽地瘫在一起。
华云龙抽出还插在谷忆白荫道内,已经完全软下来的宝贝,白素仪蜷成一团,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低声呻吟着。谷忆白则搂着华云龙,伏在华云龙身上,嘴里呼出的热气喷在华云龙的胸前。经过连场的激战,他们三个都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但他们的精神仍然亢奋。
就这样过了很久,已经是午夜了。华云龙把白素仪抱回床上,华云龙和谷忆白分别睡在她的两边。吻了吻白素仪,向她道晚安。然后华云龙又吻了谷忆白,温柔地抚着她红潮未退的俏脸。噢,华云龙又硬起来了,他差点想翻过身去,再干一次谷忆白。
这时白素仪睁开了眼,给了华云龙一个媚眼道:“龙儿,别太累了,太晚了,你们也应该睡了。”她轻轻说道:“还有明天呢……”三人相拥着,叠颈交股,沉沉睡去……
第四五章春宵一刻值千金
就这样,华云龙是乐不思蜀地安慰着他那些女人,或母女同欢、或姐妹同床,成亲的日志就这样悄悄来临了。自然可以想象得到,成亲得热闹是不用说了,华云龙终于又见到了薛灵琼和梅素若、小玫、小娟、小苹主婢。八个新娘子自然是高兴得很,最高兴的当然是华云龙了。
八个新娘子阮红玉、宫月兰、宫月蕙、梅素若、薛灵琼、贾嫣、蔡薇薇、谷忆白与华云龙一起拜过天地,就被送入洞房。华云龙少不得要应付贺客,总算都应付完了。阮红玉、宫月兰、宫月蕙、贾嫣、蔡薇薇、谷忆白都已经可以算是「老夫老妻」,揭开盖头,喝过「合卺酒」,就算礼仪完成了,她们今夜是不会留宿华云龙的,早早地就将华云龙推出了房间。
然后他就来到薛灵琼的房间,揭开盖头,喝过「合卺酒」,烛光下的薛灵琼出落得更为娇艳,华云龙忍不住搂在怀中痛吻了个饱。薛灵琼待他平静下来,轻声道:“你啊,还恁地嘴馋肚饱,今日妹妹不敢留你,快快去梅姐姐房中,「春宵一刻值千金」,切莫辜负了这洞房花烛夜的大好良辰。”将他推出门去。
华云龙心中暗想:这么多女人,真正明媒正娶,在洞房花烛之时才得初欢的,也就梅素若一人而已。我可不能慢待了她。不知不觉来到梅素若的房间,见梅素若正坐在床边,旁边站着小玫、小娟、小苹三个侍女,看见华云龙进来,欢天喜地地将华云龙牵到床边。华云龙掀起红头纱,只见梅素若薄施脂粉,分外艳丽照人,华云龙心一荡,搂住梅素若说道:“若妹,回想前尘,真是如梦似幻。想当初,我还差点……”
梅素若虽伶牙俐齿,但在这洞房心动的时候也变得紧张起来,她急忙伸手掩住了华云龙的嘴道:“今天别说不吉利的话,你还说呢,还不是你……”
“还不是我「讨好卖乖,儇薄可恶」是吗?”华云龙不待她说完,自己接了上去,旁边侍立的小玫、小娟、小苹三人也是掩嘴低笑。
羞态可掬的梅素若,在红烛的照映下,柳眉杏眼、朱唇半点、面如桃花,光看就让人再醉一瓮,闻言也是「噗哧」笑了:“你还是跟初次见面是一样可恶,我就知道,这辈子逃不了你的手。”
小娟笑着道:“姑爷,时候不早了,该喝「合卺酒」了。”三个小婢笑嘻嘻地服侍华云龙、梅素若二人喝过酒,铺好被褥,起身告辞。
华云龙笑着拦阻道:“你们别走,今夜是你们小姐的好日子,你们也有份。”
三个小侍女闻言羞得满脸通红,梅素若笑着道:“我就知道她们三个早晚要是你嘴边的肉,你既然提了出来,我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小玫、小娟、小苹三女闻言,娇羞地道:“我们愿意服侍小姐和姑爷一辈子。”
梅素若接道:“她们三个虽是我侍女,但情同姐妹,你可不能亏待了她们。”
华云龙笑着道:“若妹,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了她们,你有的,她们也会有。”
梅素若笑着道:“傻丫头,还不快谢谢姑爷?”
小玫、小娟、小苹三女忙道:“多谢姑爷,让我们来服侍你们吧。”
华云龙笑着道:“今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