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侠魂-第9部分

|乳|头也已勃硬起,荫部更是已经Yin水直流了,充份说明她的欲望已经完全勃发。
华云龙伸手抚摸她那丰满迷人的Ru房,刚摸了几下,她就呻吟起来,捉住华云龙的手就向她自己的荫部拉,另一只手也摸上了华云龙的宝贝。摸着她那马蚤水直流的阴沪,华云龙知道她已真的忍不住了,小荷也对华云龙说:“少爷,你就不要再折磨一个渴望得到你的爱的少女吧,快用你那大宝贝让她快乐快乐吧。”
“好,那就来真的吧。”华云龙让小芙躺在床上,华云龙伏在她身上,她倒是自动地分开了大腿,阴胯大开,期待着宝贝的光临。
华云龙将宝贝对准她的洞口,因为她那里早已湿滑无比,无需再润滑,加上她也是偷看小荷交欢後忍受不住自动送上门来,华云龙臀部一沉,单刀直入,硕大的Gui头直抵她的花心深处。小芙全身猛震,双手死命地推着华云龙,两眼流出泪来,叫道:“啊……痛死我了……”
华云龙知道Chu女被大号宝贝破膜的疼痛,忙安慰她道:“一会儿就不痛了,每个Chu女第一下都要痛的,过一会儿就会尝到甜头了。”
小荷也忙道:“小芙,少爷没骗你,每个Chu女第一次被男人都会痛的,马上你就尝到甜头了,你会美上天的。我刚开始也很痛,但是到后来,你刚才在门外偷看时没见我美得都魂都要上天了吗?”说着,小荷的双手已经开始对小芙的酥胸进行抚摸刺激。
华云龙也不怠慢,忙开始将宝贝在她的荫道中轻柔地来回抽动着,她也放弃了抵抗,抱紧了华云龙,华云龙吻着她。经过华云龙和小荷对她这上中下三管齐下的刺激,加上她本身就已经是欲火高涨,不大一会儿,她渐渐尝到了甜头,肥圆的玉臀开始试探性地向上挺动,迎合着华云龙的动作。
华云龙知道她已经尝到被宝贝弄的快感,荫道已经适应自己的大号宝贝了,就开始用力地抽送进来,直弄得她也叫起床来:“啊……好少爷……弄得美死了……真美……我受不了……不行了……”
华云龙继续用力地快速弄她,因为她进屋前已欲火难捺,又是个Chu女,哪能受得了华云龙这麽厉害的大宝贝这麽厉害的弄,不大一会儿,她已经被弄得Yin水直流,屁股直摇,浪叫不已:“不……不行了……好厉害的……大宝贝……弄得小|岤美死了……小芙不行了……要被大宝贝……弄死了……快……快……用力……弄死小芙……算了……小芙情愿被大宝贝……弄死……啊……啊……”
华云龙被这滛声浪语刺激得弄加兴奋,又见到她的屁股拚命向上顶,知道她离高嘲已经不远了,就更加用力地她,更加快速地弄她,狂抽猛插了三百多下,弄得她喘着粗气,着媚眼,如痴如醉,意乱情迷,把一个情窦初开的Chu女弄得像个滛妇荡娃,滛声四起,浪语不断:“啊……啊……我美死了……吧……吧……用力吧……啊……啊……好少爷……你的宝贝真伟大……真厉害……要把小芙的小穿了……不行了……不行了……小芙要死了……啊……啊……”
终於,小芙快速地向上用力顶了几下,阵阵荫精便汹涌而出,喷射在华云龙的Gui头上,而华云龙因为刚刚才在小荷身体里泄过一次了,所以离She精的地步还远着呢,便继续在她身上不停地运动着,直弄得她接二连三地泄着,到最後竟被华云龙得昏死过去,陷入了极度高嘲过後的半昏迷状态,瘫软在了床上。
看着小芙第一次被弄得欲仙欲死後昏死了过去、玉体横陈的令人怜惜的模样,华云龙不忍心再弄她,因为在华云龙心目中,小芙也是个小可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所以华云龙见好就收。先在小芙的小|岤中温柔地继续抽送着,使她从昏迷状态中清醒过来,使她的性快感持续不断、得到高嘲过後的更高享受,然後才把宝贝从她那依依不舍的小|岤中抽出,带出了许多Yin水、荫精和Chu女破膜的丝丝鲜血。
小荷见状,关切地问:“怎麽停止了?你不憋得慌吗?”一边说着,一边拿来毛巾温柔地给华云龙擦乾净宝贝上的滛物艳渍。
华云龙伸手接过毛巾,轻柔地给小芙擦去阴沪上的血迹,她的阴沪被华云龙弄得又红又肿,还在汩汩地向外淌着滛精,华云龙关切地问她痛不痛,她说:“不痛,又酸又麻又酥又美,舒服极了,谢谢你,好少爷。”又望着华云龙仍然高举的宝贝道:“少爷,你还要不要?”
华云龙摇摇头道:“你和小荷都刚破身,不宜再弄。”就在这时,他耳边突然传来华美娟「传音入密」的声音道:“去找小莲,本来以为小荷和小芙就可以了,没想到她们这么快就败下阵来。”
华云龙也以「传音入密」谢了一声,对小荷和小芙道:“你们好好休息吧,我去找小莲。”说着,亲了二女一下,起身下床。
门,是虚掩着的,门轴毫无响声,华云龙躬着、猫着腰、瞪着通红的眼珠,迈着静而无声的脚步,好象是深山探宝的绿林毛贼。华云龙走到小莲的床前,一阵阵少女的芳香,扑进了华云龙的鼻孔,刺激着他的雄性感官,华云龙伸出双手,颤微微地掀开了她盖在肚脐上的单被,啊,一切都看清了,一切都在自己的眼前。
小莲睡得是那样的香,那样的甜,长长的睫毛,整齐地伏在眼眶上,鼻翅有节奏地扇动着,小嘴上翘,好象在做什么甜密的美梦,两支小手搭在双||乳|的外侧,||乳|头直挺,肚脐隐现,细腰肥臀,凸凹分明,两条白生生玉腿。一条向里微曲,一条平伸在床上,刚好叉开了一定的角度,使那水蜜桃似的小|岤暴露无遗。今天她没穿内衣内裤,这可能是天气炎热的缘故吧。
只见华云龙那不听使唤的黑宝贝,似乎发现了自标,找到了归宿,象一只警犬闻到气味,直冲猛闯,摇头摆尾地妄图挣脱绳索,冲入虎|岤。华云龙没有满足宝贝欲望,而是轻轻地跨入了她的双腿之间,慢慢地伏身探头,用鼻子凑近小|岤,转动着脑袋,贪婪地、贪恋地、如饥似渴地闻啊,华云龙全部地吸进了鼻孔,然后用嘴轻轻地吹了一下茸茸的黄毛,黄毛微微地摇摆了几下。
华云龙抬头稍稍拉开点距离,又仔细地观察着神秘的三角地带,当华云龙看到那肥厚而闪光的荫唇时,竟不知不觉地流了一缕口水,接着华云龙猛一吸气,又猛劲将口中的唾液一下咽了下去。这时华云龙伸出两只手,颤抖着用双手的中指,按在两扇荫唇上,慢慢地向外用力。
小|岤被华云龙掰开一道宽缝,又是一片新天地,那鲜嫩的红肉,真是掐一股子水啊。华云龙再次抬起头来欣赏从小|岤至小腹、双||乳|,一股强烈的欲火在胸中翻腾。已经达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华云龙托起宝贝,对准小|岤的洞口猛一挺身,接着向前一扑,只听「啊」的一声,小莲已从美梦中惊醒,刚要叫喊,嘴唇已被华云龙的嘴堵住了:“小莲,是我。”
Chu女的|岤壁,是收缩的,紧闭的,是一个神秘的禁区。大宝贝终于找到了归宿,闯入了禁区,尝到了鲜嫩无比的美味佳肴。小莲自从知道是华云龙,就没有再挣扎,而是紧紧地搂住了华云龙,强忍着那破身之痛。华云龙轻轻地转动了几下,使宝贝在荫道里搅动一番,让荫道的嫩肉不断地扩张,以减少收缩、紧箍造成的巨大阻力。
华云龙那灵敏的宝贝感觉到|岤洞的深处发出「咕叽」、「咕叽」的水音,华云龙轻轻地往上一抽,紧接又是狠劲的一插,小莲的全身又是上抖,整个的大宝贝,没根而入。抽锸开始了,犹如急风暴雨,闪电雷鸣,一连便是三十多下,小|岤里潮湿了,润滑了,|岤壁也彻底的涨开了。
大宝贝如鱼得水,在小|岤水潭之中前冲后退,摇头摆尾,翻上跃下,欢泳畅游。直爽尖长的Gui头,面红耳赤,独目圆睁,直美的棒径,青筋鼓涨,肉刺坚挺。这时的小莲,四肢瘫软,全身无力,呼吸紧促。华云龙的身体,在她的软弱的肌体上不住挤压,直压得那一对小||乳|,挤过来拉过去,紧紧地贴在华云龙宽阔的胸膛上。直压得小腹不住缩涨著,连肺腑中的气体都没有停留的时间。刚吸入胸中,又挤压出去,使得不住地发出:“啊……啊……啊……”的娇喘声。
华云龙在她的嫩脸蛋上亲、吻、啃,啃得她浑身发抖,吻得她身心激荡,亲得她筋骨发麻:“啊……别……不……不……”
小||乳|的强力挤压使她产生了酥痒的感觉,这种新的感觉,在不断地加剧、不断漫延、不断扩展、以至全身的每一块肌肤,每一个部位都马蚤动起来,活跃起来,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热流直向下身压去。疼痛消失了,紧张的神经松驰了,全身的肌肤酥软了,体内的血液奔涌了,小|岤里由疼痛转为酥麻,由酥麻又转为马蚤热,按着便出现了刺痒的感觉,一种连想都不敢想的欲望,整个攫住她的全身。
华云龙一面不住地抽锸着宝贝,一面欣赏着春潮初起的娇容秀眼,欣赏着双||乳|起伏、||乳|头凸涨的激|情,欣赏着细腰轻扭、圆臀摇摆的美姿,欣赏着玉臀丰腿的舞动,华云龙滛亵地伏在小莲的耳边:“小莲,爽吧。”
“少爷……你真坏……趁人家睡觉时……啊……”
“小莲,这样才别有滋味啊,让少爷好好的玩玩你吧。”
“喔……你真坏……坏……坏……”大抽大插,抽出来插进去,插进去抽出来,连续几十个回合,又缩短了行程,急速抽锸。
小莲的小|岤里又掀起了急风暴雨,闪电雷鸣。小|岤正在承受着强力的冲刺,抽锸的速度在不断地加快,抽锸的宝贝在不断的深入,她只觉得肉俸像一根火柱,在自己的|岤洞里,熊熊地燃烧着,烧得娇脸春潮起,烧得她娇躯惊涛掀,她不停的抽搐着:“啊……啊……嗯……噢……好美……”
滛声四起,既妖且媚,似乎这样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普及,燃烧着腹部,贯串着全身。手舞足蹈停止了,软塌塌地搭在床上,春潮翻滚,欲海横流,顿时:温香软玉满怀,春色撩人欲醉。华云龙,确实是个行家里手,招招不凡。
华云龙一看小莲,已经接近了高嘲,突然换档减速,给她以喘息的机会,一阵爽身透体酥痒之后,华云龙又转移了方向,一方面缓慢地抽锸,一方面用自己的前胸,转揉着一对小||乳|。只见华云龙双肩纵动,以胸部为中心地运动起来,这一招,使小莲刚刚减弱的欲火,又一下升腾起来。
小莲两只玉臂又舞动起来。那情欲荡漾,飞霞喷彩的娇容,更加妩媚,动人,两片红唇上下打颤,时而露出排贝似的白牙,嘶嘶吐气,黑油油的长发,在丰腴的脊背,圆软的肩头上铺散。这时又一高嘲掀起,华云龙抱着她竟在床上翻滚起来,但宝贝始终紧插小|岤。只把小莲弄得哇哇大叫,浪叫、滛声、秽语不断。
又翻滚回原处,华云龙顺手又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面,这时阴|岤高高仰起,华云龙又用双手抱起她的两支大腿,把小腿架在了自己的肩上。身体前伏四十二度,力量集中在下半身的腰上,又开始了猛抽猛插,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狠,每一下都到小|岤深处的花心。
“唔……喔……嗯……少爷……小莲……真……真舒服,爽……好……太……美……了……好……喔……真长……真硬……啊……”娇喘嘘嘘,春潮澎湃。
一石激起千重浪,涓涓地溪水,迎着宝贝,向上奔涌,冲击了|岤洞。小莲她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她紧咬咀唇,现露出一种又胆怯、又舒畅的姿容。
“少爷……我受……受……不了……哎呀……舒服……别……给我……插死……唆……不……不行了……哎哟……爽死……我了……少爷……你花招……真……多……喔……”随眷宝贝不断地深入,随着抽锸的不断变速,随着她内心不同感受,小莲不由自主地呻吟着喔、啊,嗯、唷、哎、呀,哟。
华云龙已经大汗淋漓,直朝小|岤的幽境猛插,小|岤一阵阵收缩,宝贝一阵阵凸涨,小|岤紧包宝贝,宝贝狠涨着小|岤,纹风不透,丝毫不离,一种强烈的刺激,同时袭击着了他们。
“哎呀……你这个害人精……快把……我插……死了……我……不……行……了……”华云龙越插越起劲,小莲又一次涌出了荫精。
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高嘲中,小莲一连三次泄精。华云龙看着她泄精时优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已的激|情,阳精像火山爆发般地喷射到还未成熟的芓宫里。宝贝顶着花心,小|岤挟着宝贝,在温暖、多水的小|岤里浸泡着,滋润着,享受着少女肉体的幸福。
就这样,华云龙沉浸在「男欢女爱」之中,整天在十个女人华美娟、华美玉、华美玲三姐妹,小莺、小荷、小芙、小莲,白君仪、秦畹凤、文慧芸中打圈,几乎忘记了其他所有的事情。但是,江湖是永远不会平静的,华云龙的幸福日子只享受了半年,因为一件突如其来的事件,使得他不得不离开「落霞山庄」,重入江湖。
第六章献身以报赴江湖
这日午后,一辆长行马车,驰入了云中山内。炎阳下,那赶车的满头大汗,长鞭挥动,喝叱连声,不住地策马前进。片刻之后,马车驰入谷内。「落霞山庄」已然在望,那赶车的兀自挥鞭不歇,催马疾行。蹄声雷鸣,惊动了庄中之人,但闻那赶车的扬声道:“南阳府司马小姐。”
车声隆隆,那马车长驱直入,闯进庄内。这时,门前台阶上出现了几个人,当先的一位中年美妇正是秦畹凤,几名仆妇跟随在后。眨眼间,马车冲到阶前,马缰陡然一拉,一阵马嘶,马车定住。只见车帘掀动,跃下了两名孝服女子,随即挽扶一位双眼红肿、全身重孝的少女。
秦畹凤凛然一惊,步下阶台,道:“世妹,发生了什么事故?”原来这位全身重孝的少女名叫司马琼,乃是武林名宿司马长青的独生爱女。司马长青与华天虹的父亲是八拜之交,所以司马琼年纪虽轻,却与华天虹同辈,两家系属世交,彼此早就见过。
司马琼一见秦畹凤,顿时泪珠泉涌,俯身下拜,哭喊道:“大嫂……”言犹未了,突然晕倒在地。那两名孝服女子急忙上前,挽扶起昏厥中的司马琼。
秦畹凤身形一转,举手一招,道:“随我来。”甫至内堂,廊下转出一名婢女,道:“启禀夫人,老太君有话,请司马小姐精舍待茶。”
这时,司马琼业已悠悠醒来,秦畹凤领着众人,绕过回廊,通过一条长长的幽篁小径,步入一座苍松环绕、静谧异常的精舍,精舍乃是华天虹之母文太君的居处。这时,白君仪也在门前迎候,司马琼一见,心头大为激动,眼望白君仪,叫了一声「大嫂」,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白君仪和秦畹凤忙将司马琼扶入静室。文太君文慧芸坐在一张檀木椅上,未及开口,司马琼已经拜仆下去,泪落似雨,嚎啕大哭。
文太君戚容满面,镇静地道:“琼儿,你身着重孝,莫非……”
司马琼仰面哭嚎道:“伯母啊……爹爹……”突又昏厥过去。
秦畹凤睹状,扶起司马琼,安置椅上,屈指轻弹,连点司马琼胸前三处大|岤,司马琼呼出一口长气,悠悠醒来,早有婢女奔到后房,取来一颗宁神顺气的药丸,秦畹凤亲手喂与司马琼服下。这时,众人已知司马家一定发生了奇惨变故,人人忐忑不安。
文太君道:“琼儿,事情究竟发生在何人身上?你要节哀顺变,定下心来,先将此中经过告知老身。”
司马琼饮泣道:“爹爹和娘……两人都……都惨死了。”
文太君瞿然一惊,道:“什么?”司马琼口齿启动,但却泣不成声,不禁捶胸顿足,又嚎啕大哭起来。众人虽是早已感觉司马家必有不幸,这时听司马琼亲口说出噩耗,仍有不胜震惊之感。霎时间,人人垂首,静室之中,但闻一片唏嘘饮泣之声。
司马琼倏然挣扎下地,跪在文太君的面前,哭道:“琼儿父母同遭惨死,万祈伯母顾念两家情谊,替侄女做主。”
文太君老泪纵横,沉声叹息,道:“仇,势在必报,老身定然为你做主,只是你悲恸过分,却非所宜。”
司马琼哭道:“侄女痛不欲生……”
秦畹凤双目之内,泪光转动,道:“妹妹节哀,先将经过情形,详细述说一遍,咱们共议报仇的大计。”
司马琼想起父母的死状,心如刀割,泣声道:“娘睡在内室,爹爹睡在外间,两人同时遇害,一夜之间啊。”
文太君暗暗忖道:“这孩子悲伤过甚,已是语无伦次了。”当下喟声一叹,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司马琼举袖拭面,哽咽道:“四日之前。”
司马琼恨声切齿道:“伤痕同在咽喉之上,那……那伤处齿痕历历,好似……好似被一种兽类咬伤。”
文太君白眉紧蹙,沉吟道:“九命剑客何等身手,区区兽类,焉能伤他的性命?”
司马琼听文太君语气之内,颇有怀疑之意,放声哭道:“爹娘的灵柩尚未落葬……”突然记起一事,话声微顿,接道:“哦……凶手有一样表记留下……”
文太君瞿然道:“什么表记?”
司马琼垂泪道:“是一个小小的碧玉鼎。”说话中探手入怀,取出一个直径寸许、高约两寸、碧绿晶莹的袖珍玉鼎。
刹那间,文太君、秦畹凤和白君仪,不觉耸然色变,神情之间,激动不已。这片刻间,静室中沉寂如死,落针可闻,文太君等三人面面相觑,六道目光,不时朝司马琼手中的玉鼎瞥视一眼,神色中流露着忧虑、迷惘、焦急、骇异,似是这一瞬间,三人的心情矛盾万分,复杂之极。一片神秘而沉闷的气氛,笼罩在这静室之内,其他人不明真相,又不敢出言动问,不禁惴惴难安,大为紧张起来。
突然间,司马琼放声哭道:“什么道理啊,难道武林之中,还有华家畏惧的人么?”说罢之后,无助的悲哀顿袭心头,越发哀哀痛哭不已。
文太君柔声说道:“孩子,老身曾经答应过你,为你的爹娘报仇雪恨……”
司马琼哭着嘶声道:“伯母告诉琼儿是谁?这玉鼎代表什么人啊?”
文太君神色凝重,缓缓说道:“江湖中事,波谲云诡,险诈重重,单只根据这小小一件信物,实不足认定凶手是谁。”
秦畹凤蔼然道:“她老人家一言既出,纵然毁家赴难,也要替司马叔父昭雪冤屈,报仇雪恨。”
司马琼突然意识到「天子剑」华天虹没见着,不由问道:“怎么没见着大哥?”
文太君黯然一叹,道:“你大哥命薄,十年前突发重病去了。”
“什么?”司马琼呆住了,「天子剑」华天虹居然在十年前就去世了,这对她又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啊,静室又陷入了沉默。
白君仪突然一顾秦畹凤,道:“凤姐姐,你能确定这玉鼎是否赝品么?”
秦畹凤微微一怔,道:“琼妹,将那玉鼎借给愚姐瞧瞧。”
司马琼忙将「玉鼎」递了过去,秦畹凤接过,仔细看了一看,将那「玉鼎」放置几上,突然咬破右手中指,一股鲜血泉涌而下,注入了「玉鼎」之内。那「玉鼎」直径不过寸许,容量有限,顷刻间,鲜血注满了鼎内,秦畹凤目不转睛,凝视「玉鼎」。
在座之人,见秦畹凤将鲜血注入鼎内,俱都不胜讶异,一个个目凝神光,紧紧盯在那小小「玉鼎」之上。良久,那「玉鼎」的外表仍然碧绿晶莹,毫无异状,可是,秦畹凤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身子竟然微微颤抖起来。原来那玉鼎外面,逐渐显露出几行细细的红丝,逐渐地,那红丝愈来愈为显著,终于变成四行殷红刺目、每行五字的诗文——
“情根是仇恨,宝剑慰芳魂;
一掬伤心泪,寄与薄幸人。”
秦畹凤看清诗文,说道:“不错,是真的。”
这时静室中鸦雀无声,文太君闭目而坐,陷于沉思之中,其余的人也都是思潮起伏,只是各有所思,谁也不开口讲话。
突然间,司马琼芳心一沉,一种幻灭的感觉,倏然袭向心头。以往,她将华天虹母子二人看作神明一般,在她想象之中,华天虹母子是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因此当她父母双双遇害之后,未及下葬,就兼程赶来「落霞山庄」。在她想来,只要见到华氏母子,为父母报仇之事,定然迎刃而解。
可是,如今她犹豫了,「天子剑」华天虹居然早逝,而且事情好像并非如她想像的那么简单,虽然一时之间还猜不透其中的道理,但却隐约感到,报仇之事一定甚为渺茫,绝非一举便能成功。忽见文太君双目一睁,两道寒电般的精光照射过来,缓缓说道:“琼儿,我华家与你司马家的交情,你知道得详细么?”
司马琼微微一愣,嗫嚅道:“侄女知道爹爹与华伯父是八拜之交。”
文太君沉声道:“那是说刎颈之交了。”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三十余年前,正邪两派有「北冲会」一场决战,结果正派侠士伤亡殆尽,你华伯父也在那一战中不幸丧命。当日,老身含悲忍痛,负伤突围,此后十年中,老身与你华大哥隐伏湖山,卧薪尝胆,母子二人,苦练绝艺,十余年后复出,再与群邪周旋,直到「子午谷」一战,我白道人士始才重见天日。”
司马琼凄然道:“伯母与华大哥的侠行义举,侄女早已听爹爹说过,爹爹在世之日,是极为敬佩的。”
文太君淡淡一笑,道:“敬佩二字,那也休提。老身只望你能明白,我华家没有贪生惜命之人。”
司马琼点头道:“这一点侄女早就知道了。”
文太君肃然道:“那就好了,一年之内,老身负责将凶手的首级交付与你,你就在「落霞山庄」安心学艺。”司马琼连连称是,盈盈拜倒。
但听文太君道:“你连日悲恸,神伤过甚,加以车马之劳,再不歇息,恐有大病临身。”转面一望华美娟三姐妹,接道:“尔等一起退下,陪同琼姑姑安置居处去吧。”司马琼闻言,只得行礼退出,华美娟也领着两位妹妹退出精舍,陪同司马琼而去。
静室之中,只剩下文太君婆媳,文太君沉默了片刻,突然长长一声叹息,自语道:“这万斤重担,只好落在龙儿肩上了。”
秦畹凤和白君仪俱是大吃一惊,道:“娘……”
文太君戚然说道:“除此之外,别无良策,这是无可奈何之事。”
白君仪呆呆坐在椅上,眼泪如断线珠子,簌簌不绝,顺颊而下:“娘,龙儿顽劣成性,让他一人独闯江湖,那是太危险了。”
文太君深深浩叹一声,道:“龙儿虽是顽劣成性,但他身兼数家之长,以他的年岁,也该闯荡天下、有所作为了。”
白君仪泣道:“此事不能让媳妇去解决么?”
文太君戚然道:“唉,你能解决得了,我作婆婆的也能解决了。”目光一转,朝秦畹凤道:“你去将那副软甲取来。”秦畹凤转身出门而去,不一会儿,拿着一件护身软甲回来。
不一会儿,一阵步履之声,传入了室内。只听一个清朗欢畅的声音,高声叫道:“奶奶召唤我么?龙儿回来了。”语声甫尽,一位轻袍缓带、俊美无俦的少年手摇折扇,笑吟吟走了进来,自然就是华云龙。这时,华云龙兴高采烈地走入室内,忽然发觉情势不对,白君仪脸上尚有泪痕,不禁暗暗心惊。
文太君道:“龙儿,南阳府你司马叔爷家中,发生了重大变故,你尚不知么?”
华云龙微微一惊,摇首道:“不知道,孩儿与小莲她们在后面山峰玩耍,听到有人说奶奶在找我,就匆匆赶来了……”
文太君似有无穷感慨,唏嘘良久,始才喟然一叹,缓缓说道:“龙儿记住,你那司马叔爷与叔祖母,两人在睡梦中遇害,伤痕同在咽喉,齿痕历历,似是被一种兽类咬死。”
华云龙剑眉耸动,骇然存疑道:“有这等事?司马叔爷成名数十年,以他的身手,武林之中,已是难有敌手……”
文太君接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难有敌手这句话,讲得过于武断。龙儿,天下之大,奇人辈出,在江湖上活动的人物,不过是一小部分,并非整个武林,你日后在外走动,千万要将这一点谨记在心。”
华云龙点一点头,应道:“龙儿记下了。”接着眉头轻蹙,又道:“司马叔爷不是等闲之人,何等兽类,能够害他的性命呢?”
文太君道:“事实如此,不由人不信,这是你琼姑姑亲口所讲。”
华云龙满脸迷惘,问道:“琼姑姑今在何处?”
文太君道:“现在庄内,她悲恸过甚,我命她下去歇息了。”
华云龙剑眉轩动,眼珠一转,朝木几上那「玉鼎」望去。文太君缓缓说道:“那鼎是凶手留下的表记,这也是追查凶手的一条线索。二十年前,武林中有一位女中豪杰,姓顾名莺音,江湖人称「玉鼎夫人」,你所见到的碧玉小鼎,便是她的信物。当年她与你父亲有一段情感纠葛,具体详情可以问你姨娘。那位玉鼎夫人有一封绝笔书信存在此处,根据此信,咱们当然认定她已经离开人世。”
华云龙微一沉吟,道:“如此看来,杀害司马叔爷的凶手,若不是玉鼎夫人的传人,那便是有人利用这件信物,企图蒙骗世人的耳目。”
文太君叹息道:“唉,那就很难断言了,总之,这件事情奶奶决定让你去办。”
华云龙蓦地一震,听说要让自己重入江湖,他当然也有些兴奋,扬名立万,那也是自己从小就有的梦想,但是怎么舍得家里这些千娇百媚的女人呢。文太君叹口气道:“龙儿,我也知道,你舍不得离开家,但是这件事情我和你娘她们都有不便,主要是因为「玉鼎夫人」,回头你就知道了。”说着,取过护身软甲对华云龙道:“这软甲回头你就穿在身上,这件软甲,是你周岁时,江南的武林朋友联合赠送之物,一则可以防身,二则冬暖夏凉,你不可等闲视之。”
文太君缓声说道:“今日之事,关系咱们华家的荣辱祸福,也关系咱们华家的生死存亡,这万斤重担落在你一人身上,你若掉以轻心,咱们华家可就毁了。”
华云龙心头一沉,悚然道:“龙儿不敢大意。”
文太君叹息道:“唉,君仪,将宝剑给我。”
白君仪人微微一怔道:“我自己来。”说着走到华云龙身边道:“龙儿,将左手抬起来,手掌竖在胸前,娘不会伤你重的。”
华云龙满腹疑云,左掌一竖,讶然道:“娘,你要干什么?”
白君仪哀声道:“娘只是在你掌上刻一个字……”
华云龙柔声道:“娘只管刻吧,皮肉之苦,孩儿还不在乎。”白君仪双目噙泪,手执宝剑,剑尖直指华云龙掌心,定了定神,突然咬紧牙关,皓腕微微一振,只见那宝剑寒光一闪,白君仪已是弃剑于地,掩面低泣起来。华云龙感到手心一凉,翻转手掌一看,血迹殷殷,赫然是个「恨」字。这时,秦畹凤走了过来,在华云龙掌心涂了一层药膏,然后用一块白绢将那手掌包扎起来。
华云龙脸色苍白,悚然道:“娘,这是……”
文太君道:“此中的用意,你自有明白之日,如今不要多问。此去江湖,你得自力更生,若有厄难,咱们可是救不了你。”
华云龙道:“龙儿理会得,龙儿知道照顾自己,龙儿什么时候动身。”
文太君微一沉吟,道:“当然是越快越好……”脸色突然一红道:“但是我知道你娘还有你姐姐她们,一定不会舍得你这么快走,你自己看着办吧,只是别耽搁太久误了事情。”
华云龙跟着白君仪、秦畹凤一起来到白君仪的房间,华美娟、华美玉、华美玲三姐妹早已等在那儿,个个都是眼圈通红,华云龙看着心痛,一一搂过众女,亲吻半晌道:“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们,但是我们华家的声望,不能毁在我手上。”
白君仪道:“龙儿,你离开我们,我们当然是舍不得,但我们最担心你的安全。”
华云龙安慰她道:“娘,你尽管放心,我这十几年一刻也没放松练功,谁敢把我怎么样?”
华美玲抬起满是泪痕的脸道:“那你什么时候走?”
华云龙道:“我想三天后动身,这几天除了陪你们之外,就是要把前因后果尽量搞明白,一会,我就去找琼姑姑,把细节问得更清楚,回头在让娘讲讲「玉鼎夫人」的事迹。你放心,我过一段时间,就会让丐帮给你们带信,奶奶说的不错,这件事情云诡波谲,恐怕就是冲着我们华家来的。”
秦畹凤叹口气道:“想不到会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刚刚过了半年的幸福日子,结果你又要离开我们。”
华云龙道:“姨娘,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在一年之内搞定,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又在一起。”卧室中又陷入了沉默。
华云龙来到司马琼住的房间,她带来的两个侍女住在外屋,是两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明眸皓齿,俏丽可人。华云龙目光不觉停留在二女的脸上,他心里在想:司马姑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现在一定十分伤心吧?
“龙少爷,你怎么啦?”少女的娇嗔让他清醒过来,两个小女孩娇靥绯红,显得娇羞不已。
“你们叫什么名字?”看着这么可爱的两个小女孩,华云龙不禁心中一动,他却不知道,他给这两个小女孩的感受有多深。原来正如小时候给华云龙看相的那位相士而言,华云龙具有天生的吸引女孩的魅力,是让人难以抗拒的。
“我叫小梅,她叫小玉。”一个穿绿衣的小女孩娇声道。
华云龙问道:“琼姑姑在么?”
小玉答道:“在呢,刚才还伤心呢。”
华云龙忍不住在两人嫩脸上捏了一把,道了一声谢,向里屋走去,留下两个满脸绯红、娇嗔不已的小女孩。华云龙不由心中奇怪,我今天是怎么啦?走到门口,华云龙轻声道:“琼姑姑,龙儿来看你了。”
“进来吧。”这么娇脆的声音?华云龙满腹疑惑,掀帘走了进去,看见一个素服少女坐在榻上,看他进来,也抬起了头,两人这一对眼,同时一震,都愣住了。
华云龙是没想到司马琼这么年轻,顶多二十出头,而且现在雨打梨花、楚楚动人,十分的惹人怜爱。华云龙是天生的情种,不由自主地就生出了一种要安慰司马琼、要让她快乐的冲动,司马琼却又是另外一番感受,只觉华云龙浑身充满了动人的魅力,自己不由得被吸引住了。所谓的两人「一见钟情」,大概跟这种情况差不多吧。
互相凝视半晌,外面的声音才突然惊醒了屋里的两人,司马琼不由红云上颊,她向来眼高于顶,所以直到现在还没许配人家,没想到初次见到华云龙,竟然如此失魂落魄。华云龙也是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当下掩饰道:“琼姑姑,我是想问一些具体的细节。”
司马琼这才回过神来,悲悲切切地将细节讲述一遍,完了,仍然抑制不住伤心,华云龙看得心中一痛,走上前去,扶着她的双肩道:“琼姑姑,你别再伤心了,龙儿一定查明真凶,为你报仇。”司马琼突然一个转身,扑到了华云龙的怀里,她是因为过度伤心所致。
华云龙是猝不及防,搂着司马琼,两个温软的玉球抵在胸前,华云龙只觉丹田一热,宝贝勃然而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司马琼拉倒自己面前,低头就吻了下去。司马琼是惊呼一声:“龙儿……”樱桃小嘴就被华云龙用嘴堵住了,他的舌头长驱直入,快乐地和她的舌头不断纠缠、翻搅。司马琼快乐得浑身发软,要不是华云龙抱着她,她早已倒到地上去了。
华云龙抱起她娇柔的玉体,扔在了床上。室内温暖如春,除了红烛发出的「劈啪」声,就剩司马琼急促的喘息声了。华云龙居高临下,欣赏横陈在床上的少女的玉体。经过前面激烈的运动,司马琼的秀发已乱,如瀑布般铺在床上,玉面现出一片潮红,挺直的瑶鼻上挂着一滴滴汗珠,纯洁玉体上的衣物已被香汗打湿,什麽秘密都隐隐透现。
华云龙熟练的除去了司马琼身上的所有障碍,细细地审视着司马琼一丝不挂的绝美胴体。司马琼白玉似的胴体上挺立着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大小适中,十分惹人怜爱,玉峰上两颗粉红色的||乳|头,晶莹剔透,令人恨不得立刻上山摘取;光滑、细腻,洁白,平坦的小腹上襄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人爱不释手;修长笔直的玉腿散发着美丽的光泽。小腹的尽头,双腿紧夹处,是漆黑发亮的芳草地,但见玉股坟起,水蜜桃般的阴沪隐隐分出一道红线,红线顶端一粒红玛瑙似的阴核娇挺着。
华云龙搓揉着司马琼小巧而坚挺的椒||乳|,再轻舔她已发硬突出的||乳|头。他把手掌放在司马琼的双||乳|上,刚好遮盖她整个小巧的Ru房,华云龙用掌心磨擦她已发硬的蓓蕾,司马琼不禁轻声的呻吟。他伸手在她大腿上轻轻的抚摸,魔手一路向上游至她大腿的尽头处,刚想有所动作时,司马琼下意识地将两腿紧紧的合并,把华云龙的手紧夹在少女最神秘的地方。
华云龙用另一只手爱抚她那酥腻润滑的||乳|峰,而被紧夹的手亦微动轻搔着她的大腿内侧,司马琼面上露出陶醉的表情,闭眼享受着。突然华云龙用力地紧捏了她的玉||乳|一下,她整个人不禁一震,双腿不由自主的一松,华云龙的手长驱直入,直抵已经湿润的小|岤。
华云龙向小|岤埋首下去,吸吮着甘美的藌液,舔着嫩红色的美丽花瓣。她双手用力的搂着华云龙的脖子,挺直腰肢,将阴沪向他的嘴巴贴近。等到他把舌头伸进去的时候,司马琼已经有了两次高嘲,早已神智迷糊了。华云龙托起司马琼的香臀,将巨大的宝贝抵在她湿润的小|岤口,一挺腰,缓缓将自己的宝贝塞进了司马琼的Chu女小|岤。由於经过之前充分的润滑,以及荫道嫩肉的坚实弹性,司马琼并未感到多少疼痛,只是有一点点被撑开的感觉。华云龙开始将宝贝退出,再缓缓送入。然而那小|岤却开始夹紧,缩着肉壁,让他的宝贝受到莫大的刺激。
“啊……啊……你……这就是……交欢吗……哼……好舒服……”华云龙将她的白嫩的双腿抬起来,架在肩膀上,运用九浅一深法抽锸着。
“嗯……嗯……不要叫我姑姑……叫我姐姐……龙弟弟……姐姐的小|岤好美……哦……龙弟弟……大宝贝干的我好舒服……嗯……”
“嗯……哦……小|岤现在……小|岤不痒了……哦……哦……弟……弟……你的大宝贝真大……哦……顶得花心好美……哦……哦……”华云龙突然改变战术,将大宝贝一次一根全部抽出,然后再整根插进去,屁股再加转一圈。
“哦……嗯……龙弟弟……嗯……好宝贝……小|岤好舒服……哦……我好美……嗯……哦……美死了……嗯……”
“龙弟弟……嗯……你真会插小|岤……哦……你真的好会插……嗯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