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风流-第36部分

字体:
纲手不禁陷入了沉思。静音担忧的望着那北边黑暗的天空。
  此时,鬼之国的宫殿里,在一张软塌上坐着一个面沉如水般的女孩儿,身上穿着华贵的衣袍,精致的小脸上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冷漠。
  就在这时,大门被轰的一声撞开了,从外面突然闯进来几个忍者,却是个个面色阴沉,眉间一片狠厉之色,嘴上带着阴森的笑意。
  “巫女,可终于找到你了!”其中的一个白头发的忍者嘿嘿的笑道。
  然而巫女却是一动不动,坐在那里,面色丝毫不变。
  那四个忍者缓缓的走向了巫女,脸上带着轻蔑的笑意。“你就乖乖的去死吧!”
  “不要过来!我不会让你们伤害紫苑大人的!”这时候一个忠心的守卫坚持着挡在了紫苑的身前。双手撑开,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来争取最后的一点时间。
  嗖嗖!破空声响起,几把暗器和手里剑夹杂着锐利的锋芒,划破空气,瞬间就朝着紫苑而去。
  噗!血贱而起,几点猩红滴落在地。然而紫苑却还是一副面色沉静的样子,而她的身前却挡着一个身影,正是那忠实的护卫。
  紫苑无动于衷,眼里没有一丝的波动。
  “快跑!紫苑大人!”那守卫最终丢下一句话倒了下来。
  “呦!还挺忠心的嘛!”那个白头发的忍者不屑的嘲讽道:“不过无论如何你们都无法阻止我们!”说着就冲了上去,举起手中的武器就往紫苑身上刺去。
  突然,紫苑身后的墙壁忽然翻开了一道口子,一个秘洞就出现在了她的身后,身边一个护卫立刻抄起紫苑就往里钻去,这人正是足惠!
  唰!一道黄|色人影突然出现,正好挡在了白发忍者的面前,正是鸣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说着握紧手中的苦无朝着他挥去。
  眼看紫苑就要逃掉了,那白发忍者身边的一个蓝发忍者忽然出手,手中射出了一把苦无,唰的一声,却正好划在了紫苑的头发上,而恰巧的是,那一缕头发上正好系着一个铃铛,一瞬间,头发就被划落下来,连着那上面的铃铛也一齐的掉落在地。而这个时候,紫苑正好进入了那洞内,墙壁又闭合了起来,她还没有察觉!
  白发忍者,也叫魏井田,看到那掉落在地的铃铛,嘴角划起一道弧度。
  。。。。。。
  足惠背着紫苑通过密道来到了一处水潭边,潭边是一座悬崖,从上面高高挂下了一面瀑布,流水哗哗的的倾泄下来。
  就在这时,宁次、小李、鸣人、小樱来到了她们面前,刚才鸣人赶来和那四个忍者大战了一场,最后宁次等人也加入了战斗,暂时逼退了那几个忍者。
  在一座屋子里,紫苑头戴金冠,端正的盘坐在地,而鸣人等人也坐在她的面前,几人经过了一番自我介绍后,就开始商讨该如何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然而紫苑却突然惊呼了声,只见她用手托着自己的头发,惊慌失措的道:“我的铃铛,我的铃铛呢?”
  “嗯?”大家都向她投去了惊讶的目光,小樱问道:“怎么了?紫苑?”
  “我的铃铛不见了,那可是母亲送给我的东西啊,里面有着能够预知未来的力量!要是没了它,我的力量将会大损啊!”紫苑内心很焦急,每次当这个铃铛响起的时候,自己就能预知到未来,用别人的牺牲来保护自己,可是现在竟然丢了,而且魍魉已经出世,现在必须要马上进行封印,否则等到它力量恢复就迟了!
  “什么铃铛啊?那种东西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鸣人无所谓的摆摆手道。
  “这难道就是命运吗。。。”紫苑失神的喃喃道:“不!我一定要去封印魍魉,就算是没了铃铛,我也有自己的力量,现在刻不容缓了!”
  “足惠,带我去祠堂!”紫苑清喝一声。
  “是!”足惠背起紫苑就往外跑去,回过头来恭敬的对宁次等人说道:“请大家好好保护紫苑大人的安全,不要再让那几个忍者来阻挠紫苑大人前进的路途!”
  宁次点点头:“放心吧!”
  几人踏上了路途,由于足惠不是忍者,已经精疲力尽了。所以只好换小樱来背她,而紫苑这个任性的巫女却抱怨长抱怨短的,惹的小樱怒火中烧。
  在那封印祠堂里,黄泉这个暗黑医疗忍术的使用着在把魍魉的灵魂寄宿在自己的体内后,现在正坐在一张榻上,看着眼前四个忍者,问道:“你们说巫女的铃铛掉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天要我魍魉再次建立起千年王国啊!”黄泉哈哈大笑,声音里透着浓重的喜意和疯狂。
  “黄泉大人。。。”
  “叫我魍魉大人!”黄泉淡淡的道。
  “是,魍魉大人,那铃铛的力量我们不敢去碰,但是留在这世上也是一个威胁啊,我想。。。派一个普通人类去将它毁掉!”魏井田开口道。
  “嗯,有道理,你们身上已经沾染了我的气息,这个铃铛会来攻击你们。。。那现在这个铃铛在什么地方,快派人去将它毁掉!”
  “是!”
  PS:昨天下午断网了,真是郁闷,到现在才连上,真是让大家久等了,今天我爆发两章!来弥补大家的等待,有月票的朋友请投给我吧,只剩下两三天了,就是一绝胜负的时刻了,榜上已经被人给追过去了,呜呜呜。。。可怜可怜俺吧。。。
第一百八十二章:各方战斗(爆发的第二更!)
  一路上,小樱背着紫苑在树间跳跃着,然而奇怪的是那几个忍者并没有追来,本来他们应该是要千方百计的杀掉紫苑才是,可现在却没有一点行动。
  除了小樱,宁次和鸣人小李三人在小樱的后面防备着那四个忍者,然而却在半路上等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他们追来,不由得感到奇怪。
  魏井田来到了那鬼之国宫殿,他手中提着一个惊慌失措的普通人,一把将他甩在了地上,冷冷的喝到:“快给我在地上找,有没有一个铃铛!”
  那人闻言不敢反抗,急忙趴在地上找了起来。
  看着他卖力寻找的样子,魏井田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微笑,没有力量的普通人就只有这种程度,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弱肉强食,只有力量才是真理,追随魍魉大人是没错的,他心里这样想着。
  在那通往祠堂的路上,名人等人遇上了三个对手,却正是那四个忍者中的其中之三,宁次看到心里一惊,另外的那个白头发忍者去哪里了?
  看到宁次那四处张望的样子,那个蓝色头发的忍者开口道:“不用找了,那家伙去办一件事了!”
  可是大家都认为那是去阻止小樱了,所以鸣人直接冲了上去,使出了影分身就展开了攻击。“宁次,你快去追小樱,我来阻止他们!”
  宁次微微迟疑,不过看到鸣人那坚定的表情后,点了点头,向小樱的方向追去。而小李和鸣人则留下来对付这三个人。
  然而鸣人对付一个忍者就已经很勉强了,根本就不能拖住第二个,所以宁次没哦租出几步就被其中一个给栏了下来。“想走?没门!”
  “可恶!”宁次暗骂一声,心里祈祷着小樱能顺利的通过那个白发忍者的追击。
  宁次三人开始和那三个忍者战斗起来,几人斗得不相上下,旗鼓相当。
  而小樱那里却是一帆风顺,身后没有追兵,心里不禁想到,看来鸣人三人还是很能干的嘛!
  。。。。。。。。。。。。。
  在祠堂的外围,一排排的兵马俑正气势浩荡的走来,脚步整齐而有力,每踏一步就会有地动山摇的效果,前方一片木桩围成的防御后,一群群的守卫人员张弓搭弩,对准那些兵马俑就直射而去,嗖嗖嗖,一片密集的箭雨降临在那兵马俑的身上,然而却没有丝毫的效果,箭断弩破,而那兵马俑却丝毫无伤。
  轰!兵马俑们渐渐逼近了那木墙,接着伸出那石臂一推,木墙纷纷而破,那些守卫人员被无情的杀死,人非金石,怎可于这毫无生命的石头相碰?最终只有被虐杀的分。
  “快!快去请求支援,这里已经守不住了!”一个守卫人员一边说着一边奋力的抵挡着他们的脚步,可是在下一刻就已经被砍成了两半。。。
  木叶村中,逍遥正盘腿坐在房间里,闭着眼睛细细的领悟着自然和空间的法则。
  突然,他猛的睁开了双眸,眼里闪过一道深邃的漆黑,皱了皱眉,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不安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鬼之国,在封印着魍魉的祠堂外面,一队队的士兵正手拿武器,和那些不死不灭的兵马俑战斗着,虽然是这无异于自寻死路,但是只要能拖住他们一步,让巫女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封印,才是最最重要的任务,自己的生死在这个时刻已经变得不重要了,世界的和平才是大家战斗的理由。
  各国的忍者也都参加了战斗,风之国派来了手鞠等人,而木叶的除了鸣人等人,还有其他的一些忍者。
  鸣人等人在和那几个忍者战斗着,但是那三个忍者却明显没有要战斗的欲望,似乎一切都只是在拖时间一样。。。。
  祠堂内,小樱终于顺利的到达了那大门口,这途中都没有什么阻碍,似乎一切都进行的太顺利了。
  “你要小心!”放下身后的紫苑,尽管看不惯她任性的小樱,在这时候也应该说上一句关心的话语,因为这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事,这也是全人类的希望。
  紫苑点点头,跑了进去。。。。。
  一个人来到这漆黑的山洞建成的祠堂内,前面忽然闪现出一阵阵的红光,紫苑跑进了这个山洞内,眼前一片豁然开朗,这洞内的空间无比的广大,是由一条条的沟堑和岩道组成的,两边是一片岩浆之地,里面流淌着炙热的岩浆,紫苑在纵横交错的道上奔跑着,为了封印魍魉,自己要第一时间去封印它,即使是堵上这条性命,身上背负了众多人的期望,还有那些为自己死去的人,这一个个的生命,自己只有实现自己的价值才能对得起这些人。
  黄泉坐在榻上微笑着看着紫苑跑来,呵呵的笑道:“巫女,你可终于来啦,我都等你好久了!”
  “嗯?”紫苑听了一惊,但是却不管它的话,径直的走到一处平台上,开始施展开了封印术。
  黄泉微笑着看着她,并不出声,只是眼里的兴奋却按捺不住。
  终于,紫苑完成了这封印术式,身上亮起了一团耀眼的光芒,周围也早已张开了一层结界,可是那黄泉却突然来到了她的身后,那张脸贴了上来,哈哈的笑道:“巫女啊,你还真是愚昧啊!我终于有机会成为完全体了!!!”
  紫苑忽然看到黄泉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那层结界就如同虚设一样,不禁尖叫了一声,急忙向前跳去,转过身来惊道:“你!你怎么进来的!”
  “哈哈,还是去我的肚子里再慢慢的说吧!”黄泉的身体突然化为了一团黒紫色的能量,咆哮着向紫苑包围而去。。。。。
  啊!!!!
  一声惊叫响起,紫苑被彻底的吞噬了进去。
  由于没有身上那铃铛的保护,紫苑在魍魉的体内被慢慢的吞噬,周围那满是黑紫色的能量,无边的虚无扩散开来,渐渐的蚕食着紫苑的身体和精神。
  感受着身体的力量正慢慢的回归,魍魉此刻的心情简直是爽到了极点,吼!!一声巨吼,那祠堂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巨大的能量,直冲云霄!一道黑紫色的能量光柱突然间从那祠堂的里直冲而出,天空顶上的云层被冲出了一个漩涡,滚滚的能量四散飘溢着。
  正在战斗的忍者们突然感到这空气里传来的这一股巨大的威压感,纷纷愕然而又惊惧的望向了那祠堂的方向,只见一根巨大的黑紫色光柱贯穿天地,散发着无边的气势。。。
  而那地面上的兵马俑突然浑身紫光一现,接着仿佛是吃了兴奋剂一般,速度力量都加快了不少。那些正在和他们战斗的人类忍者和士兵都被打得连连败退。
  鸣人等人和那三个忍者打斗正酣,感到那不祥的气息,心里都充满了焦急。
  “呵呵,魍魉大人终于又复活啦!”那三个忍者看到这个气势,纷纷兴奋的惊呼道。
  “什么?魍魉复活了?那紫苑呢?她怎么搞的?”鸣人听了心头大急,嘴里大喊道。
  “哼,既然魍魉大人已经复活,那我们也不再玩下去了,去死吧!水龙鞭!”一个忍者结印道。
  只见他站在原地不动,身前头顶处突然聚集起了一大团的水球,那水球直径足有好几米,接着从那水球里伸出了一根根睡凝成的鞭子,在空中挥舞着冲着鸣人三人而去。。。。。
  而在鬼之国的宫殿内,那个叫魏井田的白发忍者,看着眼前那个人手里的铃铛,嘿嘿的笑道:“把它弄碎!”
  “呃。。。哦!”那人愣了一愣,不敢迟疑,随手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就砸了上去。
  梆梆梆!敲了好几下后却还是没有一点儿反应。
  “废物!给我使劲!”魏井田一声大喝,顿时把那人吓得一个哆嗦。他举起手中的石块,聚了聚力,然后狠狠的往铃铛上砸去。
  砰。。。。一声脆响,铃铛终于被敲碎开来。顿时那铃铛里的特殊力量四散开来,化为了空气中的点点光芒,照亮了四周。那个普通人已经惊呆在了那里。
  魏井田看着那力量渐渐的流逝,最终化为空气中的粒子,嘴里哈哈大笑了起来,看了眼那普通人:“真是愚蠢的家伙啊!”手起刀落,一个人影倒地。
  。。。。。。。
  天地间那黑紫色的能量光柱渐渐的平息下来,天空却是变得更暗了,众人被一层层的浓雾笼罩着,此时,就算是最普通的人都已经察觉到这异样的危险,心里头不由得产生了一种绝望的感觉。
  突然,那祠堂的方向紫光一闪而没,接着就看见一条条紫色黑龙从那里急速飞来,瞬间就来到了这祠堂外面的人的眼前。
  大家都惊惧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条条紫黑色能量之龙,这些能量之龙忽然一转,龙头变换成了一个个的锥刺形状,对着那些正在顽抗的守卫刺去。
  噗!噗!噗!一声接一声的穿刺响起,人类军队的人瞬间就被穿透了胸膛,一朵朵血花飞溅而起,染红了大地。
  天空中突然又出现了大片的黑紫色长龙,从那祠堂的方向,一路延伸过来,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紫色能量网,一条条的紫色锥刺四处的穿插着,收割着人类的生命。
  手鞠看着那席卷而来的紫色锥刺,这些明显是有人在控制,难道那魍魉真的已经复活了吗?她猛力一扇扇子,一股飓风随之而起,从那扇子处,卷向了那些紫龙。“镰鼬之术!”
  呼呼呼,狂风大作,风中夹杂着锐利的风之刃,迅速的切过那些紫龙,然而却是没有多少效果,漫天的紫色长龙和手鞠的飓风相碰在一起,两者相互争持着,风刃卷过紫色长龙,却也只是在它们身上留下一道道的切痕,并没有将它们完全的斩断。
  “切!可恶!”手鞠暗骂一声,接着又挥起扇子迎了上去。。。。
  鸣人手里聚集着一颗急速旋转的螺旋丸,对着眼前的敌人狠狠的轰了上去,一阵强烈的光芒闪现,巨大的螺旋气劲肆虐飞舞,光芒过后,鸣人看着眼前的敌人,微微一愣,脸上一片惊诧。
  只见那忍者半边身子已经被打掉,可是却还站在那里,断裂处却是一片水花,那忍者呵呵的笑着:“很不错的术嘛!不过凭这还是杀不了我的!呵呵呵,我能够把身体的一部分液体化,从而来躲过你的攻击,只要你打不到我的本体,你是永远也杀不了我的!”
  “哼!”鸣人怒哼一声,又冲着他攻了上去。。。
  小李和宁次也在和其他的两人战斗着,也是打得不亦乐乎。
  鬼之国祠堂外面方圆百里之内,已经成了一片战场,那兵马俑军团现在已经开始向外扩散开来,正要向那些平民区的地方冲去。各位忍者和士兵都竭尽全力阻拦着他们的脚步,一时间,战况变得空前惨烈,一个接一个的人类士兵倒下,血染了大地,而很多忍者也都快到了精疲力竭的地步,已经支持不住,在向后退去。
  手鞠的风势渐渐的变弱了,手里的扇子也仿佛变得沉重了起来,查克拉已经不多了,自己的风遁只能够和这些紫龙相持一下,根本不能灭掉它们,看着周围大片的守卫倒下,她心里泛起了一种无力感,难道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吗?
  轻轻的咬破手指,在扇面上一划,顿时一道血痕出现,她手里微微一结印,拿起扇子,聚集起了身上所有的查克拉,猛的扇向了那些正在咆哮而来的紫龙。“通灵·斩斩舞!”
  吼!一阵巨大的如十八级台风似的飓风卷过,向那挥舞着的紫龙咆哮而去,那飓风中忽隐忽现的一只狸猫,手里拿着镰刀,四处闪现,所过之处,那紫龙顿时一刀两断,化为一片片的能量消散开来。
  只是这一阵风刃过后,风力却又慢慢的弱了下来,手鞠站在地面上呼呼的喘息,看着头顶那些紫龙又从那断裂处生长出来,顿时感到一阵绝望。
  PS:啊!爆发啦!大家看在我这么努力爆发的份上,就帮我把月票榜刷上去吧!晚上有可能还会爆发一章,不过这可要看大家的激|情了。。。嘿嘿!
第一百八十三章:逍遥到来!(第三更啦!)
  吼吼!看在小弟我这么努力爆发的份上,请月票支持吧!!!!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更啦!!!!
  。。。。。。。。。。。。。。。。。。。。。。。。。。。。。。。。。。。。。。
  手鞠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心里有着后悔和不甘,脑海中想起了逍遥的身影,自己真是不该和他赌气啊,到现在临死前都不能和他好好的在一起,难道这就是命吗!手鞠心里叹道。
  不过手鞠却是的等了很久都不见疼痛感传来,忍不住好奇的睁开了眼,却看见身前站着一位紫发的女人,那紫色的柔顺迎风飘舞,显得异常优美。
  “是。。。你?”手鞠呆呆的道,关键时刻出手的人正是怜月,上次把她拒之门外的那个可恶的女人,“你,你怎么来了?”
  怜月回过头来一笑:“我怎么不能来啊!这可是关系到整个世界的危难呢!而且,我们全家都出动了哦!”她故意把全家这两个字咬的清楚一点。
  果然,手鞠听了很生气,脸色变得很难看,轻哼一声:“谁要你来救!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你救的!哼!”
  怜月呵呵的一笑,没有再去说话,因为那紫龙又冲了过来,她提起手中细剑,轻喝一声,一道细长的剑芒闪过,那紫龙瞬间被击飞了出去,虽然没有断裂,但是也受到了巨大的损害。
  那些紫龙源源不绝的冲来,把怜月眼前的空间都笼罩在内,就仿佛是海浪一般,密集而又强大。
  怜月眼里露出了凝重的目光,身体内的力量凝聚在了那把细剑之上,顿时那把细剑开始发出了耀眼的光芒,那清冷的光在这昏暗的天地里却有着夺人的亮丽。她缓缓的举起细剑,平伸在身前,剑尖遥指那一片紫龙,嘴里轻喝一声:“一剑归魂!”
  唰!那细剑突然亮起了一片炽烈的白光,仿佛是黑夜里的月亮一般,耀眼夺目,璀璨如珠,怜月的身子轻轻的飘起,被这力量气机索引,慢慢的凌空而去。那细剑上的光芒更加的耀眼,仿佛能照亮这一片天地一般,然后只见剑影一闪,怜月的身体在空中划过,拉出了一片的残影,瞬间就来到了那些紫龙边,手中的剑芒疾闪,紧接着,剑芒忽然爆裂开来,形成了成百上千的剑气,这剑气就简直如一道道旋风般,瞬间就席卷了那些紫龙。
  轰轰轰!唰唰唰!剑气的破空声,以及它和紫龙相撞所发出的轰响声,纷纷而起,那白色的剑气就像是一片剑雨一般,瞬间就和那紫龙相撞,切割。
  天空中爆开了一片片的花火,那是能量与能量的相碰,紫龙最终被剑芒吞没,化为了天地间的点点紫光,周围掀起了一阵阵的冲击波动。
  手鞠用手挡在额前,阻挡着这突如其来的冲击波和由冲击波引起的大风。
  怜月用了这招之后,已经精疲力尽,身子缓缓的从空中飘落下来,手鞠看了一惊,急忙跳了出去,将她的身体接住。
  “喂!你怎么这么鲁莽!”手鞠看着怀里的怜月问道。
  怜月轻声道:“因为,我不想活了!”
  “嗯?”手鞠听了有点糊涂,不解的问道:“你这婆娘不是很狠嘛!怎么又这幅样子啦?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被逍遥甩了吧。。。哈哈!”
  怜月轻轻的瞥了她一眼,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有时间开玩笑!还真是佩服她看!“不是!”她淡淡的回道。
  呼!一声破空传来,不知何时,她们的头顶突然出现了一条紫龙,如流星般的冲来,手鞠心里一紧,脚下提力,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不过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出现了一条紫龙,她怀里还抱着怜月,所以想躲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那紫色长锥慢慢的在自己的眼中放大,朝着胸口而来。
  只是突然的,那紫龙却停在了那里,一只手正抓着这条巨大的紫龙,循着那手望去,却见逍遥正身影挺立,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逍遥?你这混蛋怎么来了?”怜月此时也看见了他,很是惊讶的问道。
  “唉!都怪我啊!要是我不自以为是就好了,现在害的那魍魉变成了完全体,还不知道紫苑那小美女怎么样了呢!”逍遥一把甩开了紫龙,沮丧的道。
  “你不是不来嘛!你这个懦夫!”怜月气呼呼的从手鞠怀中站了起来,跑过去拍了逍遥的胸膛一下,娇嗔道:“胆小鬼你怎么又来了啊!这里这么危险,还是回家享受你那温柔乡去吧!”话里带着浓重的醋味。
  手鞠愕然道:“你说魍魉成了完全体?这是怎么回事?”
  逍遥听了手鞠的问号,无奈的叹气:“唉!那家伙把巫女给吞噬了,这事情真是麻烦了!那铃铛怎么会没有用处呢。。。奇怪!”
  “什么吞噬了啊?逍遥你说清楚点!”手鞠听到逍遥在那里说着什么巫女铃铛什么的,有点不懂。
  “还是呆会儿再说吧,我去那边看看!白!你们出来保护好她们!”逍遥叫了声,身体瞬间消失在她们面前。
  嗖嗖!眼前突然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个浑身白色的女孩儿和一个穿着网格装的女人出现在面前。正是白和红豆,而八云却没有来,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八云的幻术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而她的体术又不出色,所以还是呆在家里比较好。
  当初逍遥感觉到了那股从魍魉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顿时惊觉,知道事情有变,所以带着白和红豆就赶来了现场,而怜月却是早就过来了,她没有和逍遥说,因为在她心里,逍遥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虽然有点坏,但是她相信他大是大非总是分的清楚的,没想到他却对这全人类的事情无动于衷,所以失望之下,来到了这里。
  其实逍遥以为魍魉会被鸣人所打败,所以他才不来插这一脚,生怕自己扰乱了他们,可是没想到这蝴蝶的翅膀终于吹起了巨大的风暴,想象中的剧情没有来临,现在却出现了这样一副场面。
  白忽然一跃而起,凌空而去,身子直直的冲向了那紫色长龙之中,双手结印,轻喝一声:“冰遁秘术·冷月霜华!”
  只见从白的身边开始,所有的物质都被冰封了起来,一阵冰寒的冷气瞬间从她的身上扩散开去。
  那些紫色长龙包围着朝她们而去,然而却在碰到那阵冷气后速度忽然降了下来,然后从那紫色长龙的头上开始结起了一层层的冰花,绚烂无比,却又透射着冰凉的寒气,然后只见那冰花开始越结越多,快速的将那紫龙冻成了冰块,顿在了原地。
  白的身边除了寒气还是寒气,半空中出现了诡异的场景,只见以白的身边十米之内,那冰寒的霜气肉眼可见,形成了一个白色的球形气团,把白包围在其中,若隐若现,而那紫色长龙却都纷纷停止下来,在那白色的冰寒蕴气内,只前进了不到三米,就已经被冻成了冰雕。
  然后,白轻喝了一声:“碎!”
  哗啦啦,只见那些被冻住的冰雕瞬间散裂开来,化为了阵阵冰渣,四散飘飞在空中,形成了一片冰雨,在这昏暗的天空中散发着晶莹,一片接着一片的冰花,绚烂如星空。
  而白也慢慢的降落下来,跳到了地上,微微的呼出口气,毕竟这第二阶段的这的术使用起来还是比较耗费查克拉的。
  那些紫龙被凋零成冰花后,剩下的那一节从那断口处流出了一阵阵的紫色能量,接着那断口处一阵蠕动,然后从那里突然又长出了一截!正条紫龙又恢复了原样。在空中挥舞起来。
  白等人看了一阵头大,这到底是什么变态啊!这简直是打不完的嘛!现在只能指望逍遥能够去解决他了!
  而此刻,逍遥已经一个瞬间移动,出现在了那个祠堂里,刚开始进入眼帘的是一片紫光大盛,只见那眼前一个巨大的紫色能量团,隐隐露出那狰狞的相貌,却是看起来很抽象,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从那能量球上延伸出去无数条分岔,直通向上方的大洞,这些有可能就是那些紫龙的发源地了吧!逍遥心想。
  “咦?人类?现在还会有人类能到达这里吗?”一个阴沉而又浑厚的声音在这片空间内响起。
  逍遥听了微微一笑:“你就是魍魉吗?异界的魔物?”
  “哼哼,人类,你倒是胆子挺大的嘛!居然不害怕我?还真是稀奇啊!”魍魉哈哈的笑道。
  “我今天就是来灭掉你的!”逍遥张狂的开口说道。
  洞内突然停顿了一下,空气中的气息也都仿佛停滞了一样,接着洞内挂起了一阵腥风,传来了一个更加张狂和不屑的声音:“哈哈哈,哈哈哈,你说什么?这真是我魍魉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你一个区区的人类,就想消灭我?哈哈,真是不自量力!不自量力啊!”
  “哼!”逍遥嘴角泛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像这种超级牛逼的人物就是死在自己的轻敌之下的,看到魍魉这幅样子,逍遥心里感到非常的爽快,和这样的笨蛋战斗才有意思啊!
  做人可以自信,但是不能自负,尽管你拥有足够自负的本钱,但是这也是不允许的,因为人一旦自负,内心就会松懈下来,这种松懈有可能连自己都未察觉,所以,自负着必死。逍遥一直坚信着这样的话,所以尽管表面上有时很猖狂,但是这只是表现给别人看的诱饵而已。
  “小子,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就不要怪我了!你就乖乖的到我肚子里去,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吧!”魍魉大喊一声,那紫色能量球上突然凸起了一块,然后迅速的变幻成了一条紫龙,只是这条紫龙和别的紫龙有所不同,逍遥明显能感觉出这紫龙身上的能量很密集,很强大。
  那紫龙前端突然变化出了一张大嘴,直直的向逍遥扑来,嘴里散发正一阵的腥臭。
  “靠!你吃的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逍遥大骂一声,急忙闪身而过。
  那紫色长龙拖着后面一条身子,从逍遥的身边擦肩而过。一阵腥风带过,吹起了逍遥的衣衫,猎猎作响。
  逍遥瞬间出手,手里一颗蓝色螺旋丸呼呼的旋转着,那剧烈的螺旋气劲,吹散了周围的腥风,接着只见蓝芒一闪,螺旋丸瞬间按上了那紫龙的身躯,轰轰。。。。
  一阵剧烈的抖动过后,紫龙的身躯直直的被击飞出去,然而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因为它这是纯能量体所够成的,逍遥的螺旋丸对这紫龙没有多大的效果,除非是逍遥的能量能够打散这紫龙的能量,否则是不会有多少的伤害的。
  “呵呵,你还是有两下子的嘛!”魍魉那不屑的语气中却带着赞叹一样的意思,然而这只是一种挑逗和玩耍罢了。
  “嘿嘿!”逍遥莫名其妙的笑了笑,接着突然间双手结印,轻喝道:“风遁·风龙龙乱舞!”片片的手印过后,只见逍遥的身前忽然涌起了一股巨大的风力,在这个空间内显得极其不稳定,呼呼呼,一阵阵的风压渐起,然后突然加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风暴,瞬间席卷了这整个空间。
  风在吼!那巨大的风暴里若隐若现的几条龙头状飓风,几乎就如实质般,那龙头上闪现着一双双晶亮的眼眸,这个术就仿佛是有自己的生命一般,那风中带着生命的活力,吼!!!吼!!几声震天的巨吼,风龙破空,龙傲绝世,几条巨大的风龙从狂风中钻了出来,在空中辗转腾移着,上下翻滚着,阵阵的风浪侵袭开来。
  那摄人心魄的吼声夹杂着对邪恶之物的镇压,那足足有上百米长和那好几米粗的身子,让这片空间充满了一种致命的视觉冲击,而且这不是一条,而是多条,那多龙起舞的气势,简直如山崩地裂般,震人心魄。
  而魍魉也是沉寂了下来,似乎是在凝神戒备着这强大的招数,这已经算是S级的忍术了吧?这招是逍遥这三年来所自创的,加入了大量的自然之力,威力自然是不用多说。
第一百八十四章:魍魉体内(求月票支持!)
  吼!再次的一声巨吼,几条风龙咆哮着冲向那魍魉的紫色能量团。
  魍魉也是不甘示弱,瞬间从那能量团里分离出好几条紫龙,而且那体积,也是丝毫不必逍遥的风龙小!紫龙前端张开着狰狞的大嘴,不顾一切的向风龙撞去。
  轰轰轰!几声爆裂的巨响,空间一阵抖动,这小小的祠堂似乎已经受不了这两股力量相互交锋时所荡开来的冲击波,周围的岩壁开始裂开了一道道的缝隙。周围刮起了猛烈的飓风,紫龙和风龙在半空中相互冲击,交缠,摩擦,一阵阵的气浪翻滚而来。逍遥身形不动,手中维持着手印,查克拉持续的输出着,要不是逍遥的查克拉量大的惊人,恐怕现在早已被抽干了吧。
  看着风龙和那紫龙在空中剧烈缠斗的样子,逍遥微微皱眉,自己的风龙看来还是不能够绞杀这些紫龙啊。
  他放开了手印,空气中的震荡渐渐的平息,而那紫龙也似乎是耗尽了力量一般,退缩了回去。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逍遥暗道一声,身体直直的像那紫色能量团而去,这个就是它的本体了吧?看来只要是毁了它就应该能彻底的消灭了吧!
  身影如浮光掠影般的划出,在空中带过一排排的残影。
  魍魉大叫一声,上百条紫龙瞬间而至,尖端形成锥刺,狠狠的朝着逍遥刺去。
  只是逍遥身子微微一偏,就已经躲过了它的攻击,伸手到背后拔出了小雪剑。这时,一条紫龙在他背后猛的转向,呼啸着划破空气朝他的背部刺来。
  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弧度,手中的小雪剑光芒大盛,然后向身后轻轻一挥,一道耀眼的寒芒一闪而逝,那紫龙却停驻在半空之中,接着崩裂成了两段,化为了紫色能量。紫龙们又开始活跃起来,不断的进攻着逍遥,几乎笼罩了逍遥的全身,这让他无处躲避,也无处防御。
  只是逍遥以那绝对的速度和精湛的技巧和体术,每每都躲过了它的攻击,一道道的紫龙刺空,一道道的剑光闪现,在这半空中,形成了一场人魔大战的绚丽画面。
  小雪剑的锋利和寒芒,透射着一边的冰冷和杀气,紫龙散发着可怖的邪恶煞气,漫天席地的涌来,在逍遥的面前形成了一面浪潮般的紫龙之雨。
  瞅准了一个机会,逍遥将小雪剑回归入鞘,双手结印道:“土遁·超土城墙之术!”
  轰轰轰!一阵阵的轰鸣声响起,逍遥身前的地面崩裂开来,只见一块块巨大的岩石破土而出,迅速的升到了半空之中。紧接着,无数的岩石从地下升起,在空中汇聚成了一面巨大的墙壁,这墙壁就仿佛是一道天堑悬崖一般,在这祠堂之内,顶天立地般的存在,厚度足足有数十米,宽度直接祠堂的两边岩壁,高度也是接天连地一般。从远处望去,就仿佛是这祠堂突然被划分成了两半一样。魍魉的紫龙狠狠地撞在了这岩石墙面之上,激起了阵阵的碎屑和尘土,轰隆隆,仿佛是山崩地裂一般的声响回荡在这祠堂内,紫龙毫不犹豫的装上了正面防御墙壁。
  紫龙的前端猛然插入这岩壁之中,深入数十米,阵阵的岩石碎屑飞泻而出,那些紫龙就像是钻地车一样,慢慢的把这墙壁给洞穿。墙壁顿时变得千疮百孔,就要崩塌下来,只是逍遥却是突然间的将手上的印结一变,大喝一声:“凝!”
  只见那被穿刺的松松垮垮的土墙瞬间的凝聚起来,那一条条紫龙顿时被卡在了这岩壁之中,进退不得。魍魉突然感受到这巨大的束缚力,不由得大叫一声,那些紫龙身上瞬间亮起一片紫光,然后它们就像是吃了伟哥一样,猛烈的挣扎起来,直晃得岩壁一阵剧烈的抖动。只是逍遥大量的输出着查克拉,极力的维持这面土墙。
  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查克拉正急剧的减少,逍遥不由得苦笑一声,看来这个状态还是不能和这种怪物打啊!
  不过就在这时,逍遥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条紫龙,那紫龙悄悄的来到逍遥背后,张开了那张幽深的大嘴,呼的一声,瞬间就向他吞来。
  逍遥正在极力的维持着查克拉的输出,一不小心就被它给吞噬了进去,顿时感到眼前一片黑暗。。。。。
  在一片幽深的空间中,紫苑的身体正慢慢悠悠的飘荡着,身子变得冰冷而又虚幻,她现在仅存的一点意识也快要模糊了,周围那无边的幽暗吞噬着她的身体和心灵。
  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那眼里却是一片呆滞的目光,轻轻的呢喃道:“我。。。还活着吗?”
  想要动动那僵硬的身体,却是感到一阵的虚无感,她微微一愣,眼里不由得流出了泪水。
  “哈哈哈,巫女,你还有知觉吗!”魍魉那猖狂的笑声传来,顿时让她感到一阵的心悸,这种感觉,难道就是死亡吗?
  “巫女,你现在的力量已经快被我吞噬干净了!你所剩的那点点能量,也即将消散开来,哈哈哈,巫女,我就让你和你母亲团聚吧!”声音刚落,在这幽暗的空间中,突然升起了一团光芒,充满着圣洁的气息。
  “紫苑。。。紫苑。。。”那光芒的内部传来轻声的呼唤。
  紫苑的眼里忽然闪现出一道神采,嘴里喊道:“母亲大人!您是母亲大人吗?”
  “傻孩子。。。你怎么把我给你的力量弄丢了呢!”光团里又传出了声音:“紫苑,现在还有一个方法能够拯救你,拯救这个世界!”
  “哈哈哈,弥撒勒!你说还有方法能够杀掉我?你别说笑了,难道这么些年你在我的体内都没感觉到吗?我的力量已经恢复了!凭你们这点微小的力量,还能把我怎么样?”魍魉听到她们的对话,不屑的大笑着:“刚刚我可又找到一个强大的人类,在吞食掉他的力量后,我的力量又将会提升!到时候整个世界都不是我的对手!”
  “嘿嘿,是吗?”在这虚无而又幽暗的空间中,逍遥的声音忽然的响起。
  紧接着,在这幽深的空间内,忽然亮起了一阵红光,逍遥的身影忽然的出现在紫苑和那光团的身前。身上散发着微弱的红光,排斥
419     445
目 录 首 页36尾 页

相关澳门在线百家乐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