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火影之风流-第44部分

看起来还真有着女神般高高在上的神秘感。
  “呵呵,幽,将他的细胞样本拿来吧!”月渎说道。
  “是!”幽的身体又隐没在了暗处。
  不一会儿,幽带着逍遥的精华液体来到了月渎的面前。
  月渎接过这瓶小小的液体,双目仔细的盯着它。突然,只见她那双美丽的眸子突然变得深邃迷离了起来,眼中有如星辰幻日般变幻着,点点五彩缤纷的光芒突然从中亮起。
  奇怪的事发生了,只见那液体似乎受到召唤似的,也发出了五彩的光芒,然后从那光芒中分出了一股细小的光带,渐渐的延伸向月渎的眼睛。
  月渎身子微微一颤,那种来自他人身体的基因被植入自身的感觉,就有如被强Jian似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燥热和颤抖起来,脸上也不禁浮上了一层染红的霞彩。
  良久,月渎眼中的光芒收敛,身体也似乎恢复了正常,那瓶液体也掉落在了地上,应声而碎。
  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月渎平复了下身体内那原始的冲动,慢慢的将那从逍遥体液中抽取出来的基因与自己的神格进行融合,这种融合,不仅仅是生理上的融合,更是心理上的交融。神格是神之根本,神之本源,所有的神力都来自于神格,所以在神格中融入他人的基因,这种做法实在是危险和充满未知的。
  “呼!终于掌握了自然之力了!”月渎轻轻的呼了口气,此时的她,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容,伸手一招,刚才那不知何去的火灵珠突然间出现在了她的手上,然而下一刻,火灵珠却已经自动的融入了她的身体,化作了一股精纯的力量。
  “恭喜主人得到火神之力!”幽见到月渎将火灵珠成功吸收,脸上露出了笑容。
  月渎此时感到自己的实力又一次大大的进步了,这种自然的力量,配上自身的神力,简直比以前还要厉害。伸手一挥,一股好大的火红色查克拉顿时从手中倾泻而出,半空中有如一道红色飞鸿穿过。轰!一声巨响,眼前的地面被爆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
  “呵呵呵,还真是强大的力量啊!”月渎望着自己的双手,已经陷入了力量的漩涡当中。
  “是啊!没想到鼎鼎大名的月渎大神居然也对我的力量这么渴望啊!”这时突然一声大笑在房间中响起,月渎和幽都是脸色大变。
  “逍遥!”
  没错,来人正是逍遥,他刚才被这女人虐的虚脱,然而在自然之力的修养下,身体已经慢慢的恢复了点,于是马上进入了自然状态,这时候,他突然间发现,周围的自然元素猛然向自己聚来,身上的疲劳感顿消连带着精神力也恢复到了巅峰的时刻,还似乎有一点精进。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那浩瀚的自然之力中,有一股红色的力量在身上升起,而且似乎十分的强大,这股熟悉的感觉,不正是那已被抽走的火神之力吗?
  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居然领悟了真正的火之力!以前那中火之力是火神遗留下来的财产,充其量也是属于它的,不是自己所领悟得来的力量,终究是不能很好的运用,所以才会被月渎给抽取。
  但是那火之力存在逍遥的体内,已经被自然之力给同化,成为了自然之力的一部分,逍遥能够随时的调用这股力量。自然界中存在这诸多的元素,这些元素只是在平常的时候并没有显现出来,但是一旦有掌握了将这种元素给抽取出来的人,就能成为传说中的火神!不过这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当上火神的,逍遥只有在自然状态下才能使用这火神之力,在普通状态下是不能使用的,所以经过这次的劫难,逍遥在自然状态下的实力又进步了许多,但是在普通状态下不能使用火之力,所以还真不好说到底是实力增强了还是减弱了。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的力量不是已经在封神结界中耗尽了吗?”月渎秀眉微蹙,眼里透着警惕的目光。
  这家伙的实力,似乎是有进无退!
  此刻的逍遥已经进入了自然状态,身上带着股凌人的气势,眼神紧紧的盯着月渎。忽然间,他瞥眼看到了月渎身边的幽,眼睛顿时一缩。
  “是你!”
  逍遥大声的喊了出来,语气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是啊,能在这里见到你,这还真是命运呢!”幽站出来幽幽的说道。
  逍遥此刻都明白了,原来这是一个局,一个早就对自己设下的局!
  “吗的!竟然敢算计老子!”逍遥骂了声道:“你们究竟有什么目的,难道就是为了得到我的力量吗?难道力量真的有这么重要?”
  月渎淡淡的望着逍遥:“你不懂,对我来说,力量就是一切!”
  “哼,就算你拥有了力量,到现在也只是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千年老妖婆罢了!”逍遥脸上突然露出了嘲笑的神色,毫不示弱的望着月渎,将自己心中的鄙视无限制的朝她放去。
  果然,月渎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似乎还隐隐有着一种心伤的样子。嘴里冰冷的吐出几个字:“找死!”
  话音刚落,逍遥就感觉月渎的双眸猛然一亮,眼前陷入了另一个天地。。。。
第二百零六章:出乎意料的敌人!
  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怪物,状若犀牛,头上一对巨大的角,闪着金属的光芒,它赤红着双目,眼里一片疯狂,瞪着那双铜铃般的巨目。鼻孔里喷出一股股热流,卷起了一阵阵的热浪。逍遥感觉那股铺面而来的热气,微微皱起眉头。虽然他知道这是幻术,但是这种真实的程度还是让人心中骇然。
  周围的天空染上了一层红色,云朵也变成了暗红色,逍遥望着这片空间,感受着眼前的巨兽那凌人的气势,眼里神光一闪,双手结印,身上凝聚出了一股强大的查克拉,抵抗着这周围的气势威压。
  在幻术空间里,气势的对决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身上的力量月强大,在幻术空间内就能更好的生存。月渎施展出来的幻术绝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破解的。
  这时候,那眼前的巨兽突然间晃动了一下,接着又仰天一声长啸,口中发出了一种狂暴的吼声,那种声音能指头人的灵魂,逍遥心头一颤,感觉整个人都在颤抖起来似的,灵魂都不由自主的晃动起来,仿佛要脱体而出一般。
  “喝!”逍遥低喝一声,精神力凝聚起来,抵抗着这异样的攻击,狂风涌起,席卷过他的身体,那股强大的气势有如实质一般朝逍遥涌来。逍遥却是轻哼一声,身形昂然不动,屹立不倒。面对着这只体型巨大,面貌凶恶的强大兽类,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缕嘲笑。
  “呵呵,这种程度的幻术就想来对付我吗?还真是天真啊!”他伸出一只手,朝前平举,虚空一抓。
  那股强大的风压突然间静止了下来,那巨兽也停止了叫唤,那梗在喉咙里的吼声想发泄却又发泄不出来,面上不由得涨红了。逍遥轻蔑的一笑,那虚空而握的手掌又是一紧,那眼前的巨兽仿佛是被人扼住了脖子一般,双眼猛然瞪了出来,一根根血丝充满在它的瞳孔里,内里禁不住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逍遥手掌一用力,猛然握成了一个拳头。砰!一声轻响自空中传来,只见眼前的巨兽溃散了开来,成了一阵阵狂风呼啸而过。逍遥面色冷峻,嘴角牵起一抹神秘的弧度。这时候,空间中又忽然凝聚出了一头青面獠牙的人形怪物。他/她忽然间在逍遥的身后出现,举起了那锋利的爪牙,对着他的后背猛的划去。
  噗!
  一条血箭冲天而起。
  那怪物的眼前失去了逍遥的踪影,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两半!
  逍遥的身子轻飘飘的来到了它的身后,手中举着小雪剑,一道血光自那盖屋的腰间延伸开来,渐渐的整个怪物烟消云散。
  逍遥手中挽了几个剑花,挥了挥小雪剑,又轻飘飘的落地,自我感觉了一下这种酷呆了的造型,心里暗暗的得意。
  “哼!”空间中蓦然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冷笑。
  逍遥不明所以的向四周望了望,眼前的空中突然凝聚出了一柄巨大的剑!肩上闪烁着淡淡的光芒,那锋锐的剑芒吞吐不定,似乎要把逍遥撕碎一般,剑上的气势比之刚才的恶兽有着一股不同寻常的锐利气息,直透人的内心深处。
  逍遥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好奇怪的幻术!居然能随心所欲的幻化出这种威势惊人的东西,而且我敢肯定,要是被这东西伤到的话,后果一定很惨!”
  噌!一声剑吟响起,这比逍遥人还要大的巨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逍遥横空刺来,剑芒划破空气,发出那嘶嘶的声响。
  “还真是逼真呢!”逍遥轻笑一声,手中的小雪剑轻轻一架,叮的一声脆响,剑上爆裂出了一阵炽烈的火花。那把巨剑竟然被他以单手硬接了下来!空间中传来一声轻咦。
  逍遥感觉到一股距离从那剑上传来,震得自己的手差点拿不稳剑了,心中惊讶一闪而过,立刻加大了力量,极力的稳住这剑势。
  “厉害!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月渎忽然出现在了逍遥的身前,口中赞了一声,然而眼里却尽是冷光。手一挥,大剑蓦然消失。
  逍遥见到那大剑撤走,也是暗暗的呼了口气,这大剑的力量简直太强大了,就算自己是自然状态下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化解。见到月渎的身影出现,逍遥当即说道:“你终于现身了么,看来你这幻术是对我起不到什么效果了吧?”
  月渎冷哼一声,身影化作一阵青烟失去了踪影,空中留下串个冰冷的声音:“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尝尝惹怒神明的后果!”
  “哼!狗屁的神明!别仗着有点实力就自称为神!就你现在的力量,还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谈神明!”逍遥哈哈笑道。
  回应逍遥的却是一阵空间的波动,只见眼前的情景又换了个样子,周围一片冰天雪地,彻骨的寒意直从四面八方涌来,迫得逍遥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就让你尝尝这冰天地狱的滋味吧!”月渎那清冷的声音又在逍遥的耳边响起来。
  一阵狂风夹杂着冰雪一同在逍遥的身前形成,翻滚着,呼啸着朝他而来。逍遥皱皱眉,感到那冰寒的气息有如那九幽冰潭一样,席卷而来。他大喝一声,身上火红色的力量骤然提起,溢出体表,在他的体外形成了一层红色的保护膜。那冰雪瞬间就覆盖住了他的身形,从远处看,逍遥就像是一只小白兔,而那冰雪形成的狂风就如一只猛虎一般,猛然将其吞入。
  然而等那冰雪覆盖住逍遥的身体不久之后,只见那冰雪中忽然升起了一阵雾蒙蒙的蒸汽。接着那雪白的暴风雪中突然闪过一丝红色的光芒。
  轰!
  只听得一声巨响,天地间顿时红光大炙,一股热浪忽然从那冰雪中咆哮开来,滚滚热浪瞬间就将这冰雪化成蒸汽。漫天雾气弥漫开来,空间也似乎抖动了一下,一股股狂风夹杂着热流倒卷开来,周围的冰雪又被烫的溶化开来。
  “这是?火之力!”空间中响起了一阵轻咦声,似乎很是惊讶的样子。
  此时逍遥的身影渐渐的显现出来,只见他浑身冒起几丈高的红色查克拉,肆意的挥舞着,涌动着,那股强烈的热流让人不敢接近!周围的空气仿佛被燃烧起来似的。
  逍遥长发飘舞,身上的查克拉有着超高的温度,但是却奇怪的没有烧掉他的衣服,原因是逍遥已经掌握了火之力的运行,所以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其实鸣人身上的九尾之力也蕴含着火之力,但是鸣人不能控制九尾,所以一旦使用的力量过头了,就会烧伤自己的身体,乃至身上的经脉。
  此时在火之力的衬托下,逍遥就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火神一般,显得狂暴而又傲然。
  “真是奇怪的家伙,身上的火神之力明明已经被我抽取了出来,没想到你居然还能使用!”月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这样才有趣呢!我还真想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话音刚落,逍遥就感觉周围的环境又发生了变化,刚才的冰天雪地突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凉的原野,周围一毛不拔,然而这时候,地面一阵的颤动起来,逍遥双脚临空,不让那震动影响到自己。
  在一阵地动山摇后,逍遥的眼前豁然竖起了一座座的火山,那一个个火山口还冒着屡屡青烟,似乎在喷吐着怒气。
  逍遥暗道一声不好,身形猛然拔高,向天空飞去,下一刻,火山中突然喷出了几十丈高的火热熔岩,并且它们并没有落到地面,而是齐齐地向天空中的逍遥射去,一股股巨大热烈的熔岩流散发着滚滚热浪,在空中激射出点点火星。
  逍遥心下一惊,没想到这火山是被人为控制而攻击自己,看来这个幻术果然是强大!他身形在半空中一转,身形唰的消失不见,下一刻,又出现在了另一片地域。周围的火箭失去了目标,齐齐的落下了地面,地面上顿时被熔开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沟壑。逍遥暗呼一声好险,要是被这岩浆给泼在身上,那自己这幅身体就算是毁容了!
  逍遥试着用精神力强行突破这幻术空间,然而这幻术的施术者同样是精神力强大的怪物,所以逍遥并不能用以往的方法来破解,而且这空间就跟八云的幻术空间一样,就仿佛是真实的一般,而且受到的伤害也是能直接转移到现实中的身体上。
  就在这时,那火山口又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又齐齐的喷射出岩浆来,目标正是这边的逍遥。“你这个臭娘们儿!!”逍遥仰天大骂一声,脚下疾点,身子飞快的后退,避开这些要命的攻击。
  “逍遥!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你这区区人类是永远斗不过神明的!你看,你还不是被我玩弄于鼓掌?”月渎的头像突然出现在逍遥眼前的半空中,绝美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呵呵,你就。。。。”
  然而她的声音却是戛然而止,逍遥惊讶的发现周围的环境已经消失不见,又回到了昏暗的房间内,眼前的月渎眼里正流露出那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瞳孔收缩,身子为我额的颤抖着。
  逍遥感到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下一刻,当他的目光掠过她的身后时,却也是吃了一惊。
  原来月渎的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此人全身都隐藏在一身黑袍之下,头上带着帽子,脸颊藏在那黑暗的阴影下,令人看不真切。而更另逍遥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月渎的胸前已被一把火红色的短剑贯穿,点点嫣红的血滴顺着那短剑流下。
  “这,这怎么可能?”月渎的眼里充满了惊惧,疑惑,这是谁?怎么能无声无息的闯入自己的宫殿?
  “嘿嘿嘿!”那黑袍下隐隐传来一声低笑,哧的一声,短剑又被拔了出来,顿时一道血箭喷涌而出,月渎渐渐的倒了下来。
  逍遥微微一愣,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一滴血渍,心里直感到一阵的惊疑。不由得把目光望向了那黑袍之人。
  然而目光刚一接触他的身形,却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影,同时脑海中传来了一阵危险的气息,他毫不犹豫的使用了空间瞬移,在千钧一发间躲开了致命一击。他回头一望,却见到那人已经出现在了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上,那把红色的短剑刺了个空。
  原来那人趁着逍遥惊讶的时刻,居然用了不知道是什么的术来偷袭逍遥,幸亏逍遥凭着对危险的本能反应,使用了空间术躲开了他的攻击,但是心里还是暗暗的捏了一把汗,这家伙够诡异!够阴险,居然敢对自己来偷袭,这一点还真是令人佩服!
  逍遥刚想要开口说几句,那人却已经主动开口了:“没想到你的空间术这么纯熟了,看样子计划中产生了变数啊!”黑袍人口中这么说着,心里也是感到惊讶,没想到自己这屡试不爽的绝招居然失败了,这个男人的反应速度果然不是一般的强大!而且还身具那种神秘的空间忍术,看来这人将来一定是个劲敌啊!
  “你是谁?为什么要偷袭她?”逍遥问道,她当然指的是躺在地上的月渎了,虽然月渎于自己是敌人,但是战斗被人打扰的感觉还真是不爽,所以尽管这家伙干掉了月渎,但是逍遥还是看他很不爽,而且他还偷袭自己!
第二百零七章:相救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边上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声音,逍遥转头看见月渎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身下躺满了一地的鲜血,他能感觉到她的生命力正在飞速流逝。
  “嘿嘿,没想到我也有能干掉神的一天啊!”黑袍人瞥了眼月渎,又回头对着逍遥露出了帽子下那一抹阴冷的笑意,阴森的道:“你的能力我很喜欢,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谈谈呢?”
  他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然而语气却很是笃定。逍遥心里微微谨慎,开口道:“你就是这样和我谈的吗?”他心中冷笑,要不是刚才自己机灵,躲开了他那致命的一击,否则现在就只剩下尸体和他谈了!
  黑袍人不在意的笑了笑,紧了紧手中的匕首,略作防备,看来他对逍遥也是很忌惮的,刚才他明明看见这家伙已经被月渎给弄得死去活来了,没想到短短片刻间就已经恢复如初,看来很不简单啊。
  逍遥察觉到了他的防备,心里不自觉的对那把火红色短剑微微戒备,能把神捅到在地的武器,看来不是什么凡俗的东西呢!
  经过短暂的沉默后,黑袍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小子,能够介入到神明的世界中来,你也算是忍界中的第一个了,我不希望一颗新星就这样泯灭下去。。。。”
  听他突然这么说,逍遥就已经明白了,看来又是一个想要拉拢自己的人,不过逍遥显然是不答应的,只听他冷哼一声说:“好了,不要再多废话了,刚才你偷袭老子的账还没和你算呢,至于你想和我谈点什么,我也没兴趣知道!”
  黑袍人明显的逍遥的话阻住了,他微微恼怒,暗骂逍遥的不知好歹,语气也变得森冷了起来:“不知好歹的臭小子!就这样自大的你很快就会玩完了!”
  “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逍遥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暗暗聚集了身上的力量,打算先把他擒住再说。刚想行动,就听他嘿嘿的笑了两声说道:“一切阻挡我道路的人都将被罚下深渊的地狱,哈哈哈哈!”他哈哈的大笑了几声,微微抖动的帽檐露出了里面脸上的一角面具。
  逍遥微微一愣,随即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弧度,大喝道:“吃我一拳!”说罢,他伸手举起了一团火红色的查克拉,带着强力的劲道击向了黑袍人。
  黑袍人一挥手中的红色短剑,顿时一道火墙横空出现,挡在了逍遥的面前。
  轰!
  火墙被逍遥手中巨大的拳劲记得粉碎,散落成点点火星。等到他看清眼前的情景时,那黑袍人已不知去向。
  逍遥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心中微微冷笑,斑!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样!
  他回头看向了倒在地上双目失神的月渎,皱了皱眉,走了过去。。。。
  而另一边,在一座幽僻的山崖上,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那里,只见他缓缓的摘下了头上的帽子,露出了里边的一张漩涡面具,“呵呵,有意思!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份力量,看来得从长计议了!”话未说完,只见他身前的空间一片波荡,随即失去了他的身影,原地只留下那件袍子飘落在地。
  在一座地下基地里,一间封闭的房间中,墙壁上金光闪闪,突然间,墙上出现了一个人形阴影,遮蔽了光芒。
  房间中,地上,正端坐着一个俊朗的年轻人,剑眉星目,如刀削般的脸庞看起来是那么冷峻。他的身上散发着金光,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开口道:“怎么样?成功了吗?”
  斑点点头,淡淡的道:“要不是你给我的武器,我还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呢!”
  那男人听了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眼里闪过一丝厉色,说道:“有那人的消息了吗?”斑听了,微微一顿,开口道:“没有!”
  “哼!”只见那人突然面色一变,冷声道:“宇智波斑!希望你不要给我弄虚作假!在我的面前,你也没必要隐瞒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合作就要有合作的诚意吗?还是说你还有什么诡计不成?我想,你已经和他见过面了吧?”
  斑心下一惊,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看穿了心思,不愧是千年老妖怪!自己虽然也可以称得上老狐狸了,但是在他的面前还是有一种劣势,那是时间的积淀和岁月的累积。他只能点点头:“没错,我见过了,他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对手,而且,在我看来,现在他的实力已经不下于你了!”
  那人听了微微一惊,随即又笑了笑:“看来事情变得有趣了!对了,组织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一切还顺利吧?”
  “这个不用你操心,组织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不出意外的话,一切都是定数!”斑笃定的说道。那人听了哈哈大笑:“好!很好!宇智波斑,到时候就等着成神吧!”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斑那掩藏在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一翘,神?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你们踩在脚下!
  。。。。。。。。。。
  “喂!臭娘们!给我起来!”逍遥来到月渎身前叫道,用脚踢了踢她的身体,丝毫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这娘们把自己虐的这么苦,老子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月渎的眼神暗淡无光,似乎已经死去了一般,身下的鲜血已经躺满了一地。
  逍遥看了一眼,蹲下身子,伸出手放在月渎的身上,自然之力涌出,缓缓的修复着她身上的伤口,只是当他的自然之力用到伤口上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力量被阻隔在外,竟然不能修复!
  看来那把短剑果然是有问题啊!
  “没用的!”这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在逍遥的背后响起,逍遥惊讶的转头一看,却见到一个妖娆的身影正伫立在门口,只见她手捂着腰部,隐隐约约可以践踏那手指缝中的一缕殷红。
  “你怎么回事?”逍遥冷声问道,对于幽,逍遥可没有什么好感,况且两人也是敌对的人,虽然那时候她被自己占了身子,但是逍遥也被她摆了一道,两人算是两清了。
  幽淡淡的遥遥头,看着奄奄一息的月渎,眼里露出了恳求的神色,忽然对着逍遥诡了下来,说道:“求求你,救救月渎女神吧!她被火神的匕首伤到,现在只有你能救她了!”
  幽的语气有点生硬,显然这可能是她生平第一次相认下跪和求人吧,逍遥愣了愣,皱着眉头看着她:“为什么?”
  “当你看到我的时候,我知道你很意外,没错,我一直都是月渎女神的仆人,在世间的一切只是为了更方便的为女神办事的掩护,我为了任务而勾引你,而你也如期的上了我的套,我知道你一定很想杀掉我吧?呵呵,请你杀了我吧,只不过我只想用我的命来救女神的命!”幽淡淡的说道,面无表情,神色近乎麻木,身子也在微微的颤抖着,她腰部的伤口也在涓涓的流着血,只是她这个样子让逍遥感到更加的错愣。
  逍遥苦笑:“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敌人呢!难道你能乞求一个敌人来救你吗?你也太天真了吧!况且,我也不稀罕你的命!”他对这女人的恳求感到哭笑不得,这女人还真是脑残,先不说自己和她是敌对关系,光是她现在这副样子,好像根本没有这个资本来请求自己吧。
  幽眼里微微一闪,咬了咬牙,道:“作为月渎女神的仆人,对于某些事情我也是知道的,要是你能够救她,我会说出你想知道的事!”
  逍遥听了眼里精光一闪,淡淡的道:“我可不想知道那些麻烦的事情,还是免了吧!不过。。。。”说着,逍遥手上红光一闪,火之力夹杂着雄厚的自然之力迅速的涌进了月渎的身体,那伤口上所阻碍的力量瞬间被自己的红色查克拉吞噬,化解。
  只见月渎身上的伤口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逍遥微微惊讶,自己以前使用自然之力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快的恢复效果?
  其实逍遥不知道,月渎的神格中融进了逍遥的基因,也就带上了逍遥自然之体的特性,对自然之力有一种特别的相容性,加上神格的强大力量的帮助,恢复速度才这么快。
  渐渐的,月渎的眼底有了一丝光彩,虽然她因失血过多而面色苍白,但是总算止住的血流,而且那被短剑所伤的伤口处也愈合起来,暂时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
  看到月渎的情况得到了好转,幽对着逍遥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神色,看向他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神采,不再是那么淡漠的样子了。这个男人实在是奇怪,自己和月渎女神这么算计他,与他为敌,但是他却在关键时刻救了女神一命,自己真的是看不透他!
  “好了,暂时没问题了!”逍遥抽回了手,呼了口气道。
  月渎看着逍遥的所做所为,心底产生了一丝悸动,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嘴唇微微蠕动:“你,你。。。”
  “好了!臭娘们!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救你吧?呵呵,因为我要报复你!”逍遥哈哈笑道。
  月渎此刻浑身虚弱的几乎晕厥过去,此时也只是强提起一丝精神在支撑着,听到逍遥的话,心里感到很疑惑。眼里不由得露出了戒备的神色。
  逍遥嘿嘿笑道:“尊敬而又伟大的月渎女神!您可把我害的真苦啊!说句实话!我真想把你圈圈叉叉一百遍!哈哈哈哈!”
  听到逍遥这么放荡的笑声,还有那滛荡的话语,月渎眼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而边上的幽也是满脸骇然,惊惧的望着逍遥。
  忽然,逍遥的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郑重,带着铿锵的语气说道:“不过我可不是乘人之危的小人,为了更好的报复你,我决定要征服你!”逍遥目光直视着月渎,眼中透出一股让人不可直视的目光。
  看着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眸,月渎微微错愣,听了他的豪言壮语,她又感到好笑,他居然说要征服自己?这可实在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不说自己两人乃是敌对关系,而且自己的心早就已经死了,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是好东西!她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见她突然发起了呆,逍遥笑了笑,道:“臭娘们!敢跟我打赌吗?”见到月渎回过神来,他又道:“信不信?我会让你爱上我!”
  月渎一听,不由得呆了一呆,随即鼻间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哼声,那沉寂了千年的心也不由得加速一跳,她为此而感到不解,这是为什么?听到他那笃定的豪言壮语,看到他那深邃悠远的双眸,她感到自己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丝脾气,哼!渺小的人类,想要打动我,那是不可能的!本女神就和你赌一赌,和自己的未来赌一赌!想到这里,她的眼里又燃起了一丝神采。
  “嘿嘿,那就这样说定了啊!三年之内!要是你没有爱上我,我就任由你处置!,要是你爱上我,那你就任由我处置!”逍遥笑着站起来,看向了边上那摇摇欲坠的幽。
  幽的心里感到不可思议,这个男人居然会许下这样的赌约,而且听那赌约的内容明显是对他不利的,真不知道是什么使他这么自信?正惊讶间,她自己突然感到腰上一双温暖的大手覆盖在了上面,顿时一股清流流遍全身,只觉得精神一清,伤口处也不再那么疼痛了。“你。。。”
  “别动,你伤得很严重!”
  幽愣在了那里,双目失神的望着逍遥,看着他那近在咫尺的俊脸,闻着他身上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思绪又回到了那个夜晚,交缠的喘息,律动的快感,如潮般的侵袭,还有那绽放的芳华。。。
  “为什么。。。要救我?”良久,等到逍遥松开了放在幽腰间的手,她才愣愣的说出口。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想救你,所以我就救了!人生在世,何必要问缘由呢?今天的一切,都是我想做就做,丝毫不后悔,就算你们日后还来找我,我也会等着你们的!那时候,就是我们了解一切因果的时候了!唉,说到底,老子还是改不了美女的诱惑啊!”逍遥叹了一声,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那淡淡的风响,还有那互相对视着的月渎和幽。
  良久,幽才幽幽的叹了一声:“他终究是没有趁人之危,这可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月宫之上,逍遥身影一闪而没。月光下的影子也忽的消失。
  PS:终于有时间更新了,十一长假放五天,这五天里我会尽量更新的。这个月更新不稳定,有几天没有更新,我也不再厚颜求月票了,只希望大家不要下架就好!
第两百零八章:任务
  逍遥一个瞬间移动,瞬间出现在木叶村内的一个角落里。整了整身上的衣服,他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变得褶皱和破烂了,想起刚才在封神结界内被虐的情景,他不由得苦笑一声,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最后居然鬼使神差的放过了月渎,而且还救了她。难道自己真的看上她的美色了?
  罢了,看上就看上了,谁叫自己是风流的行者呢?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后悔就行!而且,经过这件事,那女人应该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了吧?
  想起那时候突然出现的斑,逍遥心里还是感到谨慎的,因为现在的情节里已经有了比原著中多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他隐隐的感觉到,一个阴谋正在酝酿。
  多想也无益,还是顾好自己的生活吧!这么一想,逍遥突然想起红来,这个红颜知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去看过她了,想到她那惹火的身材和芬芳的红唇,他的心里就耐不住了。
  嘿嘿一笑,他的身影瞬间消失,没一会儿他就来到了红的房间中,此刻他的身上已经换上了一套白色的休闲服。
  逍遥看了看红的这间小屋子,屋子里没有人,床头整整齐齐的放着床被,逍遥微微失望,身影一闪,又消失在了原地。
  回到逍遥居中,刚一进门,就发现大厅里亮亮堂堂的如同白昼,逍遥微微一愣,只见白,八云还有怜月都站在那里愣愣的瞪着自己,见到自己的出现,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怎么了?美女们?”
  “啊!逍遥哥!你总算回来了!”八云这小丫头首先惊叫一声,身影一闪,扑进了他的怀里。“我们都担心死你了!还以为你。。。”说着说着居然小声的抽泣起来。
  逍遥微微错愣,旋即又笑着安慰道:“还以为我怎么了啊?八云,看你说的,你逍遥哥我还用得着你这臭丫头瞎担心吗?”
  “可是,可是听鸣人他们说那天你。。。”
  “好了好了,八云,他不是回来了嘛!”这时候怜月走了过来,说道:“喂!逍遥,你跑去哪儿泡妞了啊?害得我们八云这么担心!哼!要是你没有一个让我们满意的答案的话。。。”怜月脸上带着凶厉的表情,晃了晃背上的剑,但是那眼底的担忧和不解还是出卖了她。
  “呃。。。”逍遥感到无语,怜月这女人就不能温柔点吗,但是听到她语气里的担忧心里还是很暖和。
  白心里的担忧比别人更甚,逍遥的实力她是知道的,但是任务回来听大和所说的话,她心里也很是担心,逍遥一定是碰上了强劲的敌人了。所以这几天她虽然一直表现的很淡定稳妥,但是心里却是比谁都要焦急。现在看到逍遥安然无恙的归来,脸上也终于如释重负般的笑了笑。这笑容让人感到一阵目眩神迷,以至于另逍遥失去了魂魄似的看着她。
  白的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是那样纯洁,那浓浓的关心里不参杂一丝的杂质,逍遥从白的眼神里看到了她这几天的担忧和挂念,心下更是感动莫名,转头看着几张亦喜亦嗔的脸,逍遥的心里感到很踏实,这就是家的感觉吧!
  “逍遥,还是说说你这几天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吧!看来一定很不寻常吧!”白是最了解逍遥的人,也是和逍遥最贴心的人,她询问道。
  逍遥看了看窗外的夜色,以及三女脸上的困意,微微的摇了摇头,微笑道:“还是明天再说吧,看你们的样子,应该很困了吧,快都回去休息吧,明天有的是时间述说!”
  几女听了他的话,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各自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逍遥如实的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说道自己被那结界困住的时候,都齐齐的惊呼了出来,虽然知道现在逍遥已经脱险,但是一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还是感到心有余悸。听到居然连月渎这样的女神都露面的时候,脸上都表现出来不可思议的神色。看来这种事情也实在是惊世骇俗了点,没想到逍遥去了月渎女神的宫殿里,还和她打了一场,最后居然还发生了那种种的事故。
  “逍遥,真没想到,世上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事情,跟着你我算是开眼界了!以前以为那些神只是传说中的人,没想到现实中也是真实存在的啊!”怜月听了惊诧不已,这明显已经超出了她的思考范围。
  “逍遥,不管神还是魔,我只希望你不要再让我们担心了好吗?我真是恨自己好没用啊,到现在也不能够帮助你,每一次的战斗都是你一个人在前面挺着,而我们永远也只是你护卫下的小鸟。”白幽幽的说道。
  逍遥听了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白,保护女人是男人的责任,最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有这分责任保护好你,你们只要在身后好好看着好了,那些战斗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吧,你可不要小看我哦!凭你老公的实力,保护你们几个小女人还是易如反掌的!哈哈!”
  白听到逍遥在怜月和八云面前说他是自己的老公,脸色微微一红,有点羞涩,但却是倔强的抬起了玉脸,娇声说道:“逍遥,我们不是只供观赏的花瓶,我们也有自己的力量,也能和你并肩战斗!下一次,下一次,我们也要和你站在一起面对敌人!”
  怜月和八云也看向了逍遥,三双晶莹的秀眸直射逍遥的脸,逍遥听了心下暗暗感动,点了点头,道:“好,我们一起战斗!”
  。。。。。。。。。
  天地桥任务结束后,鸣人受伤住了医院,第二天就出院了,这不得不让人叹服他的强大恢复力。左井的任务失败后,被团藏训斥了一顿,就让他继续呆在卡卡西班做卧底,然而聪明如团藏,也终究是不知道人心的特性,不知不觉间,左井已经被鸣人所感染了,谁说根的暗部没有感情?世上没有无情的人,有的只是淡情人。
  大和作为纲手一系的暗部成员,当然早就报告了当时所见到的景象和情况,纲手也不由得疑惑的皱起了眉头。那天的情景实在是有点出乎意料,没想到鸣人九尾化了,而且那时候居然还有人在战斗的样子,那个徒手接下九尾虚狗炮的人是谁呢?难道是逍遥?不过这也太夸张了吧?
  纲手凝神细思了片刻,只觉得越想越糊涂,这时候静音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鸣人在见到佐助那强大的实力过后,情绪有点失落,没想到自己这么的努力了还是赶不上他,想起当时佐助那决然离去的背影,心头掠过一丝恨意,为什么自己这么弱!居然连同伴也带不回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上歧路。
  笃笃笃!
  敲响了卡卡西房间的门,鸣人决定要让卡卡西帮帮自己,希望他能有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