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影视同人]民国记事-第10部分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经历了无数的艰难与困阻,才走到了今天,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对大家说,我梅若鸿的画肯定会让大家满意的,我相信今天过后会有更多人认同我的画,我的意境,我的才华的,我也要感谢画展的幕后赞助人,他就是我的伯乐,是他看到了我的才能,我的作品,我想,这个赞助我的先生或者是女士不会失望的。我急切的希望能与大家做画技上的交流!”
  
  何书桓跟陆尓豪说:“没想到这个画展来了这么多的人,今天的新闻稿我们要好好的写,画展结束以后,再去采访一下若鸿兄,肯定要上头版的。”
  
  陆尓豪拿着笔手不停的记录着梅若鸿的演讲,边说:“当然了,你没看到今天来了这么多的记者吗?若鸿的名字肯定会红遍上海滩的。”
  
  温雅拉了拉苏梦,“你说,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竟然请到了这么多的名人和记者,这个画展有这么厉害吗?”
  
  苏梦凑到温雅的耳边说:“这个赞助人的确神通广大,至于这个画展嘛,看过了不就知道了,咱们都是俗人,就当是凑热闹得了。”
  
  梅若鸿演讲完,大家几乎是冲着画展室一拥而进,记者抢的更是厉害,苏梦他们只能走在最后,等到走进去后,展览厅里人声鼎沸,大家似乎都没怎么专注于作品,苏梦和温雅也一幅幅作品的看过去,看的速度异常的快。
  
  当然,请原谅苏梦这个艺术白痴吧,她实在是看不懂这些画的深层的含义,梅若鸿擅长的是西方油画,而他的画展里风景的比较多,还有几幅人物的画,只是里面已经没有了汪子旋的画。
  
  温雅拿着笔在本子上写着什么,苏梦探头过去,看到上面记录的几乎都是这些作品的名字,“你怎么把名字都记下来了,有什么用吗?”
  
  温雅边写边说:“我根本就了解不了这些高深的艺术,把名字记下来,回去随便交交差就好了,反正我们报社的‘剑客’会拿出好的新闻稿的。”
  
  苏梦也认同的点了点头,随手也记下了几个看起来比较顺眼作品的名字,又记录了一些背景资料,两人相视一笑就赶紧离开了。
  
  下午的时候,何书桓和陆尓豪就回来了,两人兴高采烈的进了严社长的办公室,苏梦看了看一直留在报社的杜飞,好像挺失落的样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不一会,严社长就到了梁主编办公室,何书桓和陆尓豪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两人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梁主编很快就出来了,说:“明天的头版位置就是何书桓和陆尓豪的这篇梅若鸿的专访了。”
  
  一片哗然,孙阳不服气的问:“主编,这梅若鸿是何方圣神啊,这头版位置很少是放人物专访的,我们这些时事新闻可都是很重要的。”
  
  陆尓豪反驳道:“等明天你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了,他可是未来的上海滩的艺术旗帜,别不服气,这篇专访可就我们报社有的。”
  
  梁主编把稿子直接摔在了桌子上,“行了,不用争了,明天头版就是这个,都做事情去吧。”
  
  苏梦觉得事情很不对劲,这事明显就不合理,看梁主编的表情似乎也很不爽,看来里面有大文章啊。
  
  第二天,苏梦在去报社的路上,听到很多在卖报的报童,嘴里喊的新闻几乎都是关于梅若鸿和他的画展的,路上就买了几份,回到报社打开一看。
  
  各大报社的头条几乎都是宣传梅若鸿的,这次,梅若鸿是彻底的火了起来,大街小巷都能听到关于他的讯息。
  
  梅若鸿现在正在水云间和杜芊芊拿着一沓报纸,享受着自己的成功呢,他正一脸憧憬的想着自己的未来,而杜芊芊则在一边崇拜的望着自己的爱人,满脸幸福的靠在梅若鸿的怀里,展望着美好的未来。
  
  而这时,上海这个城市正迎来了一对苦难的母女,母亲脸色蜡黄,走几步就咳嗽好几下,看起来就是疾病缠身了,女儿看起来并不大,身体瘦的都快能看得见骨头了,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脸上不知道摸得什么脏脏的,头发也乱七八糟的。
  
  这对母女走在繁华的租界上,显得异常的突出,不时的有人回头看几眼,女人似乎没注意到这些,只一心的拿着一张照片带着女儿艰难的走着。
  
  这对母女不是别人,正是梅若鸿的“前世”。
  
  
作者有话要说:噢噢,翠屏母女出现了,偶看了《水云间》这本书地结局,翠屏竟然为了成全梅若鸿和杜芊芊投湖自尽了,而画儿竟然还和杜芊芊关系那么好,偶实在是无语了……
偶摘了结尾的一段话给大家看一下:
【芊芊张大了手臂,把若鸿和画儿,全拥进了怀中。她紧紧搂着这父女二人,掉着泪说:“翠屏在天上,看着我们呢!我们不要让她失望……我们三个,要好好的活,好好的珍惜彼此,珍惜生命,好不好?好不好?……”若鸿把头埋在芊芊的肩上,拼命的点着头。
  子璇拭去了颊上的泪,低语着:“芊芊毕竟是芊芊,她的力量无人能比啊!”
  杜世全擤了擤鼻子,看着泪汪汪的意莲“这样子的爱,做父母的即使不能了解,也只好去祝福了!是不是呢?”意莲不停的点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子默看着那紧紧相拥的三个人,感动到了极点。】
偶看到这段话地时候浑身不自在啊……
谢谢尹悦扔了一颗地雷,偶下午会加更一章地,感谢……
34
34、落定 ...
  梅若鸿的画在宣传之下卖出了很多,而他在名利双收之下,情绪很是激动,杜芊芊为梅若鸿专门在胸口刺了一朵鲜红的梅花,只是她在刺身的时候,心情太兴奋了,把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
  
  杜世全在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杜芊芊的名声已经彻底毁了,各个报社都报导了这一对痴男怨女的爱情故事。
  
  梅若鸿正式的向杜芊芊求了婚,杜芊芊满脸幸福的答应了,杜世全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态度了,他还能怎么样呢?这个女儿算是白生了。
  
  在翠屏和画儿拿着信件上的地址和照片四处的找寻梅若鸿的时候,梅若鸿和杜芊芊的婚礼正在准备着。
  
  翠屏是梅若鸿乡下的妻子,在梅若鸿外出画画的这么多年里,一直都奉养着梅若鸿的双亲,而梅若鸿却自始至终没有回去过一次。翠屏在梅若鸿的父母双双去世以后,自己也疾病缠身了,只能带着他们的女儿画儿到上海来找梅若鸿。
  
  梅若鸿刚开始曾经给家里寄过一封信,信上的地址就是水云间,翠屏拿着信件四处的打听,现在的上海滩,梅若鸿的大名几乎都听过,而翠屏也很快的被记者发现了,这个记者在了解了实情之后,就答应会带他们找到梅若鸿的,给他们安排了住的地方,转身回到报社,就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了上面。
  
  上面的人第一时间告诉了杜先生,杜先生这个人虽然是混黑道的,但为人却非常的讲情义,之前的安排也是因为自己答应了汪家的条件,安排好的,只是没想到,这背后,还有这一番的实情,当即就做好了安排。
  
  而翠屏很多事情都不了解,这个乡下而来的女人从不会把人往坏处想,只是感觉给他们安排住处的都是好人,就安心的带着画儿住在旅馆里。
  
  梅若鸿和杜芊芊婚礼的这一天,异常的热闹,记者就占了绝大多数,有些类似于记者发布会了,梅若鸿一脸的志得意满,四处的游走于人群之中,而杜芊芊一袭白色的婚纱,由杜世全带着走进礼堂。
  
  礼堂里放着喜庆的音乐,梅若鸿伸手接过杜芊芊,两人慢慢的走到台前,他们选择的婚礼形式是西方的,梅若鸿还专门请了牧师来。
  
  两人宣誓结束后,牧师象征性的问了一句:“现场还有没有人反对这对新人在一起的?”
  
  “我反对!”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人群中走进来一个男人,他身后带着翠屏和画儿,梅若鸿看着他们三个,大声的吼叫:“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打扰我和芊芊的婚礼!”
  
  翠屏看着梅若鸿说:“若鸿,我是翠屏啊,你不记得了吗?这是画儿,你的女儿啊!”
  
  全场一片哗然,杜芊芊惊讶的看着梅若鸿,梅若鸿抱着杜芊芊说:“芊芊,芊芊,你不要相信她们的鬼话,她们只是我的‘前世’而已,前世的那个梅若鸿已经死了,站在你面前的是新生的梅若鸿啊!”
  
  现场的人听到这话,感觉无比的恶心,一个男人要多么的无耻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翠屏身体晃了晃,哀痛的说:“若鸿,爸妈已经去世了,我这才带着画儿来找你的。”说着就把梅若鸿父母的牌位拿了出来。
  
  梅若鸿再也无力解释了,哭着跪在牌位前:“爸妈,儿子不孝啊,儿子……”
  
  记者们马上就拍了起来,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啊,杜芊芊一脸无助的看着梅若鸿,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她扑过去,拉着梅若鸿问:“若鸿,你告诉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你到底爱不爱我,这个女人和孩子是怎么回事啊?”
  
  梅若鸿被杜芊芊的动作给惊醒了,马上就抱着她表白着:“芊芊,我当然是爱着你的啊,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对你的爱呢,他们都是我的‘前世’了,那些事情,我早就记不得了。”
  
  翠屏听着梅若鸿这一句句刺耳的话,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的倒了,离得近的记者马上就把翠屏送到了医院,而另一边的梅若鸿还在对着杜芊芊旁若无人的表白着。
  
  现场的人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这对男女,杜世全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几句话就打动了,心更寒了。
  
  梅若鸿火了,彻彻底底的火了,如果说之前是好的名声,那么现在,梅若鸿的名声彻底的臭了,一个人往往爬得越高,摔得就越痛。
  
  梅若鸿因为画展的缘故,各大报社的争相报导,再加上他和杜芊芊的豪门婚礼,使得不知道实情的人们,很是支持了他们一把,可是现在,所有的报纸报道的都是梅若鸿抛妻弃子,另攀高枝的新闻,梅若鸿成了新时代‘陈世美’的代言人。
  
  梅若鸿的名声坏了以后,又因为画展的缘故,负债累累,画展的赞助商早已撤离,有很多人拿着他的画要退钱,梅若鸿为了恢复自己的名誉,带着杜芊芊找到了医院里的翠屏母女。
  
  翠屏被一些好心人送到医院的时候,病情已经很严重了,身体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画儿很乖巧的照顾着母亲。
  
  梅若鸿不管不顾的闯了进来,吼道:“翠屏,你放过我们吧,我们是不可能的……”
  
  杜芊芊也哭着说:“翠屏姐姐,你就成全我们吧,你那么美好,那么大度,请你原谅真爱吧,祝福真爱吧,真爱是每个人一生只有一次的爱啊,我和若鸿是情不自禁相爱的,你不要怪若鸿了,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求求你了,放过我们吧……”
  
  翠屏指着他们,颤抖着手,说不出一句话,好半天吐出一口鲜血,就倒了下去,画儿吓得哭了起来,声音引来了护士,医生忙把翠屏推进了急救室,一些记者也闻风赶了过来,在知道了事情后,都骂着:“这是什么人啊,简直就是无情无义之流。”
  
  杜芊芊哭着解释:“你们怎么能这么说若鸿呢,不怪我们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刚刚还好好的……”
  
  梅若鸿吼着:“芊芊,不要跟他们解释,他们都是一群是非不分的野蛮人。”
  
  护士厉声的说:“都别吵了,这里是医院,你要是再吵就请出去!”
  
  梅若鸿和杜芊芊终于闭上了嘴。
  
  翠屏最终还是没有抢救回来,翠屏本来身体的病就不能受到太多的刺激,现在竟然硬生生的被他们给气死了。
  
  那天的结果是什么,谁都不知道,只听说翠屏的尸体有人给专门安葬了,画儿也被人给带走了,那个好心人没有人知道是谁。有人给翠屏专门写了悼文,很多人不约而同的给她上了一炷香,这个女子何其的无辜啊!
  
  杜世全正式的把杜芊芊逐出家门了,梅若鸿和杜芊芊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待得,他们每到一个地方,迎接的都是人们的口水和唾骂。
  
  后来的后来,梅若鸿终于和杜芊芊找了一个小小的房子住了下来,杜芊芊怀孕了,梅若鸿在外面根本就找不到什么工作,每天就靠着给路人画肖画勉强维持着生活。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杜芊芊一个千金小姐何曾受过这种苦,她想回家偷偷的找母亲帮忙,可是,后来才知道,母亲被杜世全送回了杭州的老家。
  
  两个人天天为了柴米油盐芝麻点的小事争吵,杜芊芊嫌弃梅若鸿没有以前那么体贴了,梅若鸿嫌弃她没有以前那么温柔了。
  
  很快的,梅若鸿又攀上了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喜欢梅若鸿的才华,梅若鸿则喜欢那个女人手里的钱,那个女人是有家室的,这段婚外情很快的就被女人的丈夫知道了,女人的丈夫派人狠狠的教训了梅若鸿一顿,梅若鸿的腿废了,每天都只能躺在床上。
  
  杜芊芊知道后,两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梅若鸿不甘心自己变成了残废,激动之下推了杜芊芊,杜芊芊的孩子就这样的没了,而杜芊芊也很难再有孩子了。
  
  梅若鸿没有心情去管杜芊芊的心情,也没有去怀念自己那未出世就已死去的孩子,他每天都沉浸在痛苦之中,腿不能动了,躺在床上画画的他每每心情不好之时,就对着杜芊芊破口大骂,而杜芊芊只呆呆的坐在门口,不知道想着什么。
  
  一天夜里,梅若鸿在睡梦中被杜芊芊给杀死了,梅若鸿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辨认不出了,全身都血肉模糊了,杜芊芊的身上也滴着血,那血是她自己用刀割胸口的梅花刺身的时候留下的。
  
  杜芊芊被抓了起来,什么都不说,嘴里不住的念叨:“宝宝,妈妈给你报仇了,他死了,我也要死了!”,最终因为杜芊芊的精神出了问题,被判定无罪释放,杜世全最后还是把已经疯了的女儿接回了家。没多久,杜世全就关掉了自己在上海的航海公司,全家回了杭州。
  
  第二天报纸的角落里只有着短短的几句话:昔日画坛新星梅若鸿,系无情无义之徒,抛妻弃女另娶豪门女子,气死妻子之后,被业界所不容,昨发现,死于一破落房中,身中数刀,疑为现任妻子所杀!
  
  
作者有话要说:偶实在不知道怎么虐他们才最好,最终还是,写了这章作为水云间故事的结局。
关于画儿、汪子旋他们,后文,可能会出现一下的,但也只是寥寥几笔就带过的,这些都不重要了。
可能有亲认为虐的还不够,偶只能抱歉了,偶的脑细胞实在是有限,感觉偶安排给他们的结局还算一般了。
亲们要是觉得不爽的话,就在心里狠狠的扎他们的小人吧……
35
35、会面 ...
  水云间这几个人的事情,苏梦并没有去关注,不过,作为报社的一员,有些讯息,还是知道的,毕竟,当时报导梅若鸿的好和坏的里面,自己的报社也是其中一个。
  
  陆尓豪对外界的事情是知道的,但却没办法出去,他现在被禁足于家里,其原因是因为白玫瑰怀孕了,陆尓豪打算娶她,陆振华怎么可能答应,于是,把他关在了家里。
  
  另一个何书桓,他也并不是太无情无义之徒,在知道梅若鸿和翠屏的事情后,心里也隐隐的有些看不上梅若鸿的作为了,而对于上海滩人人喊打的梅若鸿,他后来又偷偷的接济了一下,要不然,梅若鸿残废以后也不可能每天都有好的画纸画画,只不过,也就接济了几次而已,何书桓还是一个工作的人,也并没有那么多的钱去做好事。
  
  且不说这几人,陆振华最终还是对苏梦发出了邀请,请苏梦到陆家见一面,他觉得在自己家里见面也许对他来说舒适一些,而且,他心里已经默认了这个女儿,自然想趁此机会,把她介绍给陆家的人。
  
  苏梦爽快的答应了,自己跟报社请了假,又挑了一个苏灿上学的日子去,这种事情还是先不要让苏灿知道的好,等到,以后,再慢慢的告诉他。
  
  苏梦是在下午到陆家的,进门是陆家的佣人引入的,一进去就看到陆家竟然几乎都在,陆振华看着她时手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
  
  陆尓豪看到苏梦很是惊讶:“苏梦,你怎么到我们家来了?”
  
  苏梦没有回答,陆振华瞪了一眼陆尓豪说:“是我请她来的,怎么?你有意见啊?”
  
  陆如萍拉了拉陆尓豪,陆尓豪闭了嘴坐在一边。
  
  苏梦拿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仍旧没有开口。
  
  陆振华没想到她这么沉得住气,最终还是先开了口:“你是苏心仪给我生的女儿?”
  
  “我的确是苏心仪的女儿,但,关于我父亲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你……,那那些信件和照片都是你寄的了?”
  
  “哦,那些的确是我寄得,怎么?我也算是好心的帮助陆先生回忆起以前的往事了吧?”
  
  这番话下来,陆尓豪他们无不震惊,看着一脸平静的苏梦,又看了看陆振华铁青的脸色,怎么也不敢开口问。
  
  陆振华听到苏梦肯定的回答,心里沉了沉,“那些信上说的‘在天上’是什么意思?”
  
  “陆先生到现在还要自欺欺人吗?早在您扔下东北老家的那些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了。”
  
  “她们,她们都是怎么死的?”
  
  “陆先生还记得陈司令吗?那个和您一直有着很深的过节的人。”
  
  陆振华这才蓦然想起来陈司令这个人,陆振华当年接过苏正昌的部队后,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充,其中就跟陈司令在军队和驻地之间结下了很深的心结,但,好像里面最严重的一次,是在一次聚会上,那时的陆振华年轻气盛,曾经公开的侮辱过他,而当时的陈司令因为自身的军队不如陆振华,所以没敢当面的反驳,后来,陆振华还时不时的嘲讽几句呢。
  
  “她们的死跟陈司令有关?”陆振华激动的问。
  
  “看来陆先生的记性还是不错的,陈司令投靠日本人之后,就带兵屠杀了陆家上上下下。”
  
  苏梦站起来对着他激动的质问着:“陆振华,你知道吗?陆家满门被屠,男的被活活的杀死的,女的,那些你的妻子,你的女儿都是被那群畜生糟蹋死的,你呢,陆振华你在这上海滩活的多么的逍遥自在啊,你有美妾佳人相陪,你有所谓的佳儿佳女陪伴,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你有想过被你抛弃在东北的那些人吗?”
  
  她的一番话使得全场安静了下来,陆如萍她们从来都没想过这些,他们的记忆一直都是留在上海的这段时间的,陆尓豪的记忆还算深,在东北时,他也没怎么接触过别的兄弟姐妹,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印象的。
  
  陆振华整个人都瘫在了沙发上,苏梦的句句质问,刺中了他,他的眼前仿佛就出现了那些人死去的画面,他甚至觉得脑海里的那些人都在向他伸着手,他分不清,是在向他求助还是在拉他一起沉沦。
  
  陆振华好一会才说:“那么你是来找我报仇的了?”
  
  苏梦重新坐了下来,“报仇,即使你死了,那些人能重新复活吗?以前,我想过要把你带到东北陆家的坟前,让你对他们磕头认错的,不过,现在,好像局势很不好,也许,轻易的去不了东北了。”
  
  说着就拿出了一份文件,“不过,我今天来见你,主要的是希望你能签下离婚协议,我不希望母亲在死去以后,还被你纠缠着。”
  
  陆振华一听激动了,“你什么意思?我是你的父亲,苏心仪是你的母亲,你竟敢让我签这个鬼东西!”
  
  “陆先生当年娶我的母亲是为了什么,难道还要我说出来吗?”
  
  陆振华还没回应时,王雪琴在一边叫道:“老爷子,你怎么能随便的认女儿呢?这孩子可不能随便认的,有谁知道这个小贱人是什么时候跑出来的啊,老爷子不是一直都不知道有这个女儿吗?我看啊,还不定是谁的呢?”
  
  苏梦站起来就给了王雪琴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很响亮,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苏梦擦了擦自己的手说:“这个应该就是陆先生的九姨太了吧,太不懂礼貌了,您应该不会责怪我教训她吧,自己的人就要管好,要是管不了,我不介意帮陆先生一下。”
  
  王雪琴马上就要撒起泼来,陆振华一个眼神瞪过去,王雪琴就老实了下来,陆尓豪看不下去了,“爸,你怎么能帮着这个外人呢,她可是打了我妈啊!”
  
  陆振华站起身说:“怎么,他打你妈,怎么了?我告诉你们,她的母亲是我的原配夫人,她是我的女儿,你母亲也只是一个妾室而已,她教训你母亲又什么错。”,陆振华虽然对苏心仪没有感情,但,当年苏心仪的确是帮了他很多,作为他的糟糠之妻,多多少少有些愧疚的,再说了,他也不能忍受,有人来质疑这些事情。
  
  陆如萍哭着说:“爸,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难道忘了母亲这么多年的付出了吗?您怎么变得那么的狠心啊!”
  
  苏梦看着哭的不像样的陆如萍说:“你哭够了吗你妈付出了什么,你有脸再说一下,你母亲不过是个贱籍出身的戏子而已,一个妾室还好意思讲付出,她付出了什么,你应该好好的问问你这么母亲,她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王雪琴听了这句话后,浑身哆嗦了一下,陆振华说:“好了,都别吵了,苏梦,我告诉你,这个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的,她们是我陆振华娶回家的,生是我陆家的人,死是我陆家的鬼。”
  
  “陆先生,我一直有个问题很想问一下您,您自己据说非常的痴情,一辈子只爱过萍萍这一个女人,可是为什么不能对她忠贞不二呢,却要在她死后,娶了这八九个像萍萍的姨太太呢,其中还有戏子出身的,如果这个叫萍萍的女人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气的跳出来呢。”
  
  苏梦的这番话不仅让陆振华惊到了,王雪琴和傅文佩两个人也都愣了起来,怪不得啊,怪不得陆家每个女儿的名字里面都有一个‘萍’字,王雪琴还好,只是面露讽刺的意味,而傅文佩则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陆振华艰难的问:“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先生的风流往事,我知道的很详细的,您的事情还有很多呢,我外祖父的死,可是你亲手造成的啊,那个药是不是很好用啊,没到一年,就死去了,怎么?陆先生在梦里没见到他老人家来找你索命吗?”
  
  “你……,你,是李正德告诉你的?”陆振华笃定的说。
  
  “谁告诉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您今天还是签了这份协议吧,您以前的丰功伟业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旁边所有的人都被今天所听到的事情给惊到了,陆尓豪他们的心里一直都是崇拜着自己的父亲的,可是,现在却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父亲的女儿给一举打破了。
  
  王雪琴和傅文佩也并不知道这些往事,现在听着,心里竟然冒出一股寒气,竟然连自己的岳父都下得去手,要是……
  
  陆振华颤抖着手拿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苏梦拿起协议,心里竟然松了口气,看着陆家还在呆愣着地众人,嘴角轻轻的勾了起来,正要出去的时候,陆尔杰的玩具被她撞了一下,陆尔杰使劲的推了苏梦一下,还骂着:“爸爸,你怎么能让这个坏女人到我们家来啊,你看,她都把我的玩具弄坏了。”
  
  陆如萍忙过来,把他抱起来,哄着。
  
  苏梦看着他,对陆振华说:“陆先生,恕我直言啊,您的这个儿子真是一点都不像您啊,我看着倒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哦,对了,那个人也是从东北来到上海的,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魏光雄吧,别说,还真像啊……”,说着就出了陆家。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是见面了……
偶先安排了陆振华和女主的母亲离婚了,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让陆振华到东北好像不太现实,偶在想到底给陆振华一个怎样的结局才算虐到他。
大家给提一下建议吧。
36
36、决裂 ...
  苏梦临走时留下的那一番话,着实的打中了几个人,当然,最严重的就是王雪琴了,她那个心虚啊,都不敢抬头看陆振华了,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露出什么破绽来。
  
  陆尓豪他们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他们还没从前面的那些对话中回过神来呢,傅文佩看了看陆尔杰又瞅了瞅正在低头心虚的王雪琴,嘴角轻笑。
  
  陆振华也没有太在意苏梦说的那句话,他现在正在自我反省中,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女娃给拿捏住了,这太不像话了。
  
  苏梦今天好好的发泄了一下,心情挺爽的,专门去接了苏灿回家,苏灿很是高兴的说:“姑姑,你来接我了,你都好久没来了。”
  
  苏梦愧疚了,“是姑姑不对,姑姑给我们家灿灿道歉了,以后,姑姑会经常来接你的”
  
  苏灿高兴了,亲了亲苏梦的脸颊。
  
  两个人也没有坐车,慢悠悠的散着步,不时的帮苏灿买点衣服什么的,这时,苏灿喊了起来,“依萍阿姨,依萍阿姨……”
  
  苏梦转身看去,原来是依萍啊,不过,那个陪在依萍身边的男子是谁啊?
  
  依萍忙走过来说:“小梦姐,今天这么早就接灿灿了。”
  
  “嗯,今天请假了,没有去上班,你呢,不介绍一下这位先生?”苏梦打量着依萍身边的男子,看起来似乎二十五六岁,一身浅黑色的中山装,嘴角带着些许邪佞的笑容。
  
  依萍脸颊红了一下,还没开口,那个男子就说:“这位美丽的小姐您好,我叫孔文正,是依萍的男朋友。”
  
  苏梦嗔怪的看了一眼依萍,看来,都早已经偷偷的谈上恋爱了啊,苏灿一脸懵懂的问:“依萍阿姨,男朋友是什么意思啊?”
  
  依萍的脸轰得一下更红了,想教训苏灿,可是看着他一脸正经的疑问,又说不出口,羞恼的说:“小梦姐,你就放过我吧。”
  
  苏梦笑了,“好了,你们继续约会吧。”
  
  苏梦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里颇有点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回到家时,正要开门呢,就看见陆振华走了过来,苏梦牵着苏灿的手紧了一下。
  
  陆振华一直盯着苏灿看,苏灿躲在苏梦的身后问:“姑姑,他是谁啊,为什么总是盯着我看呢。”
  
  苏梦忙开了门,说:“灿灿乖乖的听话,自己先回家写字去好吗,姑姑说完话就进去。”
  
  苏灿点着头,蹦蹦跳跳的进去了。
  
  苏梦看着陆振华说:“陆先生,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陆振华收回自己的眼神,“这个孩子是谁的,是不是尔堔的孩子?”,他从前几天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怀疑了,尔堔作为他的第一个儿子,印象还是很深刻的,这个孩子跟尔堔小的时候很像,尔堔小的时候,陆振华着实宠爱了一阵,后来,随着孩子越来越多,慢慢的才放在了脑后。
  
  苏梦看着陆振华肯定的眼神,说:“是又怎么样,这个孩子就是唯一的幸存者,你知道吗?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是躲在暗格里,每天只有到深夜才敢偷偷的出来找吃的,他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就撑了两年多,你现在还有脸来问我他的身份,你想做什么?”
  
  陆振华有些心虚的说:“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孙子,我难道就不能见一见他吗?”
  
  “陆先生,我希望您不要见他,我不希望他知道你的那些事情,以后他长大了,也许我会慢慢的告诉他的,但,现在,我希望你不要来打扰他,他对以前的事情已经渐渐的有些遗忘了,而对你,更是没有一点印象的。”
  
  “你……,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说这话就太过分了!”
  
  “父亲?你配做一个父亲吗?什么样的父亲会对自己的子女十几年来不闻不问,什么样的父亲会连自己子女的名字和样貌都记不起来,什么样的父亲会在大难临头的时候狠心的把自己的子女抛弃,你算什么父亲,你的父爱都给了你的九姨太的孩子了吧!”
  
  “你,你……”
  
  “我有说错吗?你的陆尓豪大少爷拿着钱花天酒地的时候,你东北的儿子们正无辜的被屠杀着!你的陆如萍、陆梦萍大小姐们每天穿着体面的衣服打扮漂亮的去学校地时候,你东北的女儿们正被那些畜生糟蹋着!你的陆尔杰小少爷每天无忧无虑的玩着高档玩具的时候,你的孙子正躲在暗处每天只有在夜里才敢出来找东西吃!你还敢称父亲,你侮辱了‘父亲’这两个神圣的字。”
  
  陆振华捂着胸口,脚步不稳的扶着墙,大口的喘着气,“我只是想好好的补偿你们而已,难道连一个机会都不能给我吗?”
  
  “机会?那些死去的人,有谁给过他们机会,他们何其无辜啊!你现在跟我来谈补偿?陆振华你不是应该硬气着坚决不认错的吗?怎么会想要补偿了呢,我希望你不要出现在孩子的面前,你不要来打扰他就是对他最大的补偿了。”
  
  苏梦转身就进了家门,陆振华拖着重重的身体慢慢的走回了家。
  
  陆振华已经许久没有出过房门了,他每天都坐在书房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陆尓豪在被禁足一个多星期,又接到白玫瑰的电话时,忍不住了,冲到陆振华的书房喊道:“爸,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娶淑芬的,她已经怀了您的孙子,难道您就那么的狠心!”
  
  陆振华看着一脸狰狞的陆尓豪,心里忽然觉得陌生了,这个自己最看重的儿子,现在为了一个歌女就对着自己大喊大叫了。
  
  “出去,等着!”
  
  陆尓豪被父亲眼里的狠劲吓到了,转身出了书房,陆振华叫了佣人拿着地址去请李正德一家。
  
  李正德到的时候,陆振华已经在客厅等着了,陆尓豪看到李正德后面的可云时愣住了,他甚至有些想不起可云了,只是隐约的在脑中有个影子而已。
  
  王雪琴手上的杯子都掉在了地上,陆振华说:“正德啊,可云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是我们陆家对不起你啊,我给你道歉了,尓豪,过来道歉。”
  
  陆尓豪不服气的问:“爸,我做错了什么啊,你就要让我道歉?”
  
  “你个混账东西,你害的可云怀了孕,你害的我的孙子没了,你说你做了什么?”
  
  陆尓豪是彻底的懵了,他看着可云,说:“怎么可能啊,不可能的,你们都是骗我的!”
  
  陆振华给了他一巴掌,“我陆家的男人敢作敢当,可云的事情你要负起男人的责任来。”,又转身对李正德说:“正德啊,你看都这样了,我们陆家是一定要负责的,要不先让他们两个订婚好了。”
  
  陆尓豪吼道:“爸,你怎么能这样啊,淑芬已经有我的孩子了,我不可能娶可云的,我爱的是淑芬。”
  
  王雪琴也劝着:“老爷子,您怎么能做这个决定呢,尓豪才多大啊。”
  
  陆振华说:“可云,你是一定要娶的,至于那个淑芬,做个姨太太还是可以的。”
  
  李正德听到这满脸的愤怒,可云拉住父亲上前说:“陆司令,您想错了吧,别说您儿子不想了,就是他跪在地上求着我,我都不会嫁给他的,您请睁大眼睛看看您儿子的德行,您还真以为他是什么香饽饽吗?我们李家即使再怎么忠心,也容不得您这么的侮辱我们。您以为你们陆家还是以前东北的那个陆家吗,您也太看的起自己了,我李可云就是一辈子不嫁了,也不会到你们陆家让你们折辱我的。”
  
  王雪琴喊道:“你个小贱人说的什么话,你竟敢看不起我们尓豪,你是个什么东西啊,不过就是个不知廉耻,勾引少爷的下人罢了,看得起你,你还摆起谱来了,别给脸不要脸!”
  
  李正德发怒了:“司令大人,我最后再叫您一句司令,我是您的副官不假,但,我的家人不是您的下人,我跟着您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忠心耿耿,即使被赶出陆家,也没有过一句怨言,可是,我们老两口就这一个女儿,她不是用来给你们陆家侮辱的,我的女儿我还养的起,您口口声声说是道歉,可您的每一句话都割着我们的心窝子啊!”
  
  王雪琴看陆振华没出声气了:“李正德,你摆什么架子啊,你不是陆家的奴才是什么啊,你能有今天,都是我们老爷子一手栽培出来的,现在竟然敢这么跟老爷子说话,你也太不值好歹了,你以为你的女儿是什么好货色吗?除了我们,谁会愿意娶个破鞋啊……”
  
  李正德上前狠狠的打了王雪琴一巴掌:“王雪琴,我是看着司令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计较的,你竟然还敢说这种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丑事吗?”
  
  王雪琴这几天已经连续被两个人打了,再也忍不住的直接就撒起泼来:“你个李正德,你胆子大了啊,你敢打我,我的丑事,我的什么丑事啊,你说啊,你说啊,有什么事情比你女儿做的更丑的事情了,说不出话来了吧?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我看你是心虚了……”
  
  “好,你让我说是吧,我今天就说了,魏光雄是吧,你的那个什么表哥,那个男人可是跟着你从东北来到上海的,我在东北的时候就察觉到不对了,还有那个尔杰,你确定他是司令的儿子吗?”
  
  李正德这话一出,全场安静,王雪琴哭道:“老爷子,老爷子啊,你要给我做主啊,我是有个表哥的,可是已经很久没联系了,他血口喷人啊,老爷子,你不能相信他说的啊……”
  
  陆振华看着李正德,李正德挺了挺胸说:“司令,我知道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了,是不是假的,您可以去调查,我是绝对不许任何人来骂我的女儿的,以后,我们也不会来打扰司令了,您就当正德死了吧!”说着就带着家人离开了。
  
  陆振华转头看着跪在自己脚下哭着的王雪琴,脸上阴沉不定……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轻轻秋尘扔了一颗地雷,偶的第二更奉上,
李正德和陆振华彻底的掰了,关于李正德,偶现在先不虐,到后面抗战的时候会虐的,所以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