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影视同人]民国记事-第12部分

藏,回头却发现温雅不见了。
  
  “孙阳,看到温雅了吗?怎么不见了?”她着急了,现在这么危险的情况,千万不能分开啊。
  
  “我没注意到,在那……”孙阳惊讶的指着远处。
  
  温雅刚刚是去救被遗落在路中间的一个小女孩的,正好一颗炸弹要落下时,她忙扑过去,救了这小孩,温雅在远处用力的挥了挥手,苏梦的心这才落下。
  
  日军的轰炸时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等到飞机飞走后,房屋几乎都损害的很厉害,死了很多的难民,难民们被这轮轰炸刺激的情绪更加激动,大家没命的往租界跑去。
  
  等到了租界入口,许多的外国巡捕早已经派了一小批的军队在那里拦截着了,难民们互相推着,就要冲破防线,这时,士兵们都架起了枪,朝天开了几枪,镇住了在场的人。
  
  此时,走出了一个法国军官模样的中年男子,后面跟着一个中国翻译,男子说了一大段的话,翻译说:“大家都退后,现在租界已经不能进去了,不是租界的人都马上离开,否则就是死!”
  
  何书桓不安静了,“凭什么啊,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狠心的阻拦呢!”
  
  苏梦胃疼了,你说,你傻不傻,现在惹怒了他们有什么好处。
  
  那个翻译似乎还是很有同胞情的说:“不知道就别乱说,这是上面的要求,谁也没办法,你没看到这些枪炮吗?不想死就别乱开口。”
  
  何书桓不服地骂:“你为什么要帮着这些外国人啊,你这种行为就是汉J,你不救这些人就罢了,怎么还这么的胆小怕事啊……”
  
  那个军官男子似乎知道了点什么,拿起枪说了一段话,这次的声音比较大,苏梦听明白了,他说:“告诉这些中国人,擅闯者就死,再敢废话,我就杀了他们。”
  
  翻译说完后,又看着何书桓说:“不要太逞强,那样会害了很多人的。”
  
  苏梦示意孙阳抓住何书桓,没想到,何书桓竟然冲动的上前趁那个军官不注意就卸了他的枪,反过来威胁那些人,还没弄稳呢,那个军官反手就把何书桓的胳膊卸掉了,拿着枪就对着难民的队伍,打了几枪,当场就死去了五六个人,场面一片安静。
  
  苏梦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指甲陷进肉里,疼痛的感觉提醒着自己要冷静,何书桓被这个结果吓呆了,孙阳紧紧的抱住温雅,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翻译也沉痛的说:“大家都冷静下来吧,不要硬碰硬,你们也不想就这么的死去吧?”
  
  苏梦上前说:“先生您好,我们是《申报》的记者,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那个法国军官惊讶的看着说着法语的苏梦,又看了看她的记者证,摆手说:“可以,你们现在进去吧。”
  
  苏梦带着他们进了租界,转身看了看阻拦在那的士兵,心里有了想法。
  
  回到报社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何书桓似乎打击过重,虽然胳膊已经接好了,但精神似乎很不好,温雅一度精神崩溃的哭。
  
  也只剩下孙阳和她还算镇定,严社长了解了事情后,就让他们回去休息了,苏梦回到家,躺在床上,很快的就强迫自己入睡了。
  
  深夜的时候,醒了过来,拿着自己的那副装备,趁着夜色,出了门。
  
  现在夜里的租界并不安宁,因为之前难民的涌入,使得租界里的巡逻车不断的在街上巡逻着,苏梦快步的走着,不时的躲藏着巡逻车,很快就到了租界封锁口。
  
  封锁口的士兵不是很多,大约有十几个,两三个在来回的走动着,其他的人都在抱着枪昏昏欲睡。照明灯在来回的照着,租界外的难民也都三五人的聚集在一起,打着瞌睡。
  
  苏梦闪身躲在离封锁口不远暗处的树下,想了想就故意用手对着走动的一个士兵扔了一颗石子,士兵被惊了一下,向她躲藏的地方看了看,苏梦故意动了动树枝,士兵被吸引了过来等他走近时,苏梦一把捂着他的嘴用刀割了喉咙。把尸体拖到暗处。
  
  又用一样的方法解决了另两个士兵,这时,还在昏昏欲睡的一个士兵醒了过来,看封锁口没有了人,便着急的推了推身边的士兵,其他的士兵也醒了,两个人留在了原地,其他人拿着枪就四处找了起来。
  
  苏梦解决了找到自己这边的一个士兵,又用瞬移把在其他暗处寻找的士兵解决掉了,然后,脱了其中一个士兵的衣服,自己到空间里快速的换上,用帽子压了压自己的脸,带上枪就走到了封锁口。
  
  封锁口的两个士兵随便看了她一眼,因为天黑的缘故,并没有怎么在意,苏梦拍了拍两个人,指着自己原来藏身的地方,两个士兵就跟着她到了那里,苏梦快速的解决掉他们。
  
  转身径自的走回封锁口,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又用意念感觉了一下不远处的情形,小心的把封锁口地封锁拦打开,声音惊醒了几个难民,苏梦掩住自己的面容,打着手势,很快就有难民察觉到了什么,互相推了推身边的人,没一会,大家都醒了过来。
  
  苏梦做了噤声的手势,又用手指了指租界,很快这群人就安静下来,悄悄的跨过封锁拦,进了租界,苏梦对领头的人说:“路上有巡逻车,进去以后马上分散开,尽量的先都躲藏在暗处,等到天亮了再找地方。”
  
  领头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男人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就把话传给别人,而苏梦则转身背对着那些难民,用意念探查着情况,幸好留在此处的难民并不是很多,半个多小时候,难民都进了租界。
  
  苏梦看了看四周,把封锁拦又重新的弄好,便快速的跟在那群难民身后,看着他们很快的散开,又找了阴暗处躲藏着,没有惊动巡逻的人,心里安定了下来,就用瞬移回了家。
  
  回到家把那身军装脱下,想了想,又放在了空间的房间里,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才算真正的松了口气。
  
  1937年9月上旬,由于日军不断增兵,战争逐步升级,中国军队也陆续增援,不断调整部署。
  
  9月下旬至10月初,日军的增援部队陆续在上海登陆,加入上海派遣军之作战。
  
  至此,上海危矣!
  
  
作者有话要说:偶在想南京大屠杀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发挥作用……
每次想到南京的时候就想起那些历史课本上人们被屠杀的照片,心里就很难过……
谢谢轻轻秋尘扔了两个地雷,鞠躬……
明天尽量会加更奉上的……
41
41、过渡 ...
  淞沪会战进入10月底和11月初,中国军队虽处于被动地位,一再后撤,但仍控制上海。
  
  法租界涌进的难民越来越多了,很多教堂都组织了民间慈善团体,安置、救济涌入的难民,但是,一些生活在法租界的人们还是照常的歌舞升平,大家还是比较信任租界的安全的。
  
  苏梦到达报社的时候,报社里也宣布了一些任命,其中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开除了陆尓豪,其原因则是因为他已经旷工很长时间了,严社长最终下了这个决定。
  
  陆尓豪自从离开家后,与何书桓他们合租了一套还不错的房子,房租比较高,但他从家里拿的那些钱还是足够了,只是随之而来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的顺心。
  
  虽然之前陆尓豪和何书桓是很好的兄弟,两人平时好的不行,但真正的生活在一起,问题就层出不穷了,以前何书桓是和杜飞生活在一起的,杜飞家境比较不好,但性情还是非常开朗的,一般都会主动的收拾家里,一些小事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何书桓就不一样了,他的家世来说也算是一个少爷了,平时,也就洗洗自己的衣服而已,剩下的事情几乎都是杜飞在做。
  
  何书桓和杜飞两人分开,是因为一些理念的不同,何书桓并不缺钱花,所以平时花钱都大手大脚的,性情又很是冲动,每次采访都会惹事,何书桓身手还算不错,至少自保是可以了,但是,杜飞就不行了,杜飞是负责摄影的,脖子上都要挂着相机,每次发生冲突的时候一边要为了自己的小命东躲西藏的,一边还要保护自己的相机。
  
  几乎每个月都会损坏一个相机,刚开始还好,何书桓和陆尓豪他们都算讲义气的,会帮他陪相机的钱,可是,后来慢慢的多了,他们就已经忘记了,相机的损失只能由杜飞一个人来承担。
  
  杜飞做记者一个月的工资再扣下相机的钱,几乎是所剩无几了,很快自己的生活就不行了,可是,那时的何书桓和陆尓豪看不到他的困难,每次都要找他一起去‘大上海’,杜飞只好推辞了,次数多了,何书桓和陆尓豪心里就不爽了,直接就说杜飞不讲兄弟情义什么的,大肆的批评他的行为,而杜飞也的确是心寒了,渐渐的就减少了和他们的相处。
  
  等到在报社努力认真的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他们之前是多么的目中无人,他做记者那么多年了,可是经验却少的可怜,除了摄影好像什么都不懂,所以,在惭愧之下认真的跟着同事学习,大家之前也并不反感杜飞的为人,只是因为何书桓他们的缘故从不主动接近而已,现在杜飞主动的学习,就认真的教他一些诀窍,杜飞佩服之下,也越发的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让人痛心,便与何书桓他们的关系也渐行渐远。
  
  他之前对陆如萍很有好感,那时陆如萍还没有和何书桓在一起,杜飞经常会送一些小礼物讨好她,只是,每次碰到陆如萍的母亲时都会被冷讥热讽一顿,本来就自卑的他心里也更加的没有自信,等到知道她和何书桓在一起后,心里的最后一点痴恋也放了下来,所以在何书桓搬出他们的房子的时候,也没有再做任何的挽留。
  
  陆尓豪呢,这就是一个什么事情都不会做也不知道的大少爷,在家里一切都是由佣人来安排的,现在自己搬出去后,剩下的钱根本就请不起佣人,而白玫瑰怀孕的肚子是越来越大了,根本就做不了家务,两个大少爷从来没怎么动过手。
  
  于是,陆如萍悲剧了,家里现在也只有她收拾了,陆如萍从小也是家里娇养着地,除了学习和打扮,就没做过其他的家务,被何书桓和陆尓豪说的没有办法了,才不情愿的做起了家务,做一两次还可以,可是这几个月下来,陆如萍是彻底受不了了。
  
  陆如萍本来就很讨厌白玫瑰,心里总是认为,哥哥就是因为她的缘故才跟那个魏光雄合作的,害得自己现在也有家不能回,现在跟她生活在一起也是逼不得已,她在何书桓的甜言蜜语之下答应了照顾白玫瑰,只是,没有想到白玫瑰竟然开始得寸进尺了,天天的找她的麻烦。
  
  其实陆如萍也想错了,白玫瑰现在有脾气很正常,怀孕的女人几乎都会无缘无故的发点脾气的,只是,陆尓豪和何书桓白天几乎都不在家,没人能哄着她,所以白玫瑰也只能对着陆如萍使性子了。
  
  这两个女人的小战争不断,每次陆如萍诉苦的时候,何书桓和陆尓豪都会训斥她,陆如萍心里的火也愈来愈大,终于在白玫瑰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出事了。
  
  陆如萍和白玫瑰两人从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一直吵到动起手来,怀了孕的白玫瑰当然是打不过陆如萍的,就这样,白玫瑰被重重的推倒在地上,出事了。
  
  陆如萍惊慌失措的叫来了何书桓和陆尓豪,送到医院后,白玫瑰已经流血不止了,抢救了很长的时间,最后医生直接问他们要孩子还是大人,陆尓豪愤怒的发泄了一番,才说出要大人这话,只是最终还是晚了,孩子生下来了,是个男孩,白玫瑰却没有保住,大出血而死。
  
  陆尓豪像疯了似地开始摇晃着陆如萍,陆如萍一下子竟然昏倒了,检查了一下,发现是怀孕了,只是时机太不对了,何书桓虽然心里有些高兴,但也为白玫瑰这个善良美丽女子的死亡而伤心,根本就没怎么去注意她。
  
  而陆尓豪是直接的愤怒了,他在病房里大骂陆如萍,说她害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从此不再认这个妹妹。
  
  陆尓豪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在埋葬了白玫瑰后,开始酗酒成性,不再去报社上班,在被告知开除以后,更是变本加厉,而白玫瑰留下的那个孩子,也从来没看过一眼。
  
  何书桓也变得不再喜欢回家了,他为了白玫瑰是陆如萍间接害死的真相而苦恼,没有办法去面对怀孕的陆如萍,每天几乎都待在报社里。
  
  陆如萍自从那天的事情发生后,变得更加的沉默了,不再讲话,但她却十分的疼爱白玫瑰留下的那个孩子,仿佛是赎罪一般。
  
  只是他们的开销随着陆尓豪的堕落越来越大,很快就没钱了,陆如萍看着在客厅里醉生梦死的陆尓豪,又想着已经许久没回来的何书桓,最后摸了摸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坚定的抱着白玫瑰的孩子找到了陆家。
  
  苏梦回家时无意间的就看到了跪在陆家门前抱着孩子的陆如萍,陆如萍不断的哭诉着:“爸,我是如萍啊,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原谅我吧,爸,求您了……”
  
  很快的,依萍和梦萍就出来了,现在的陆家都是依萍和梦萍在做主,依萍在外面找了一份工作,负责赚钱养家,梦萍则待在家里照顾瘫痪的陆振华和疯癫的傅文佩,陆家的佣人也早就因为花费太多的缘故辞退了。
  
  梦萍冷眼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陆如萍:“如萍,你还有脸回这个家啊?”
  
  陆如萍才跪了几分钟而已,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很快的就站起来了,说:“梦萍,我知道错了,都是我的错,才害得家里变成这样,爸爸呢,怎么不见我,难道还不原谅我吗?”
  
  “爸爸,你还有脸叫吗?爸爸被你们气的已经不能起床了,你给我滚!”
  
  “不不不,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依萍靠着门口说:“为什么要骗你,你们引狼入室,把家里几乎洗劫一空,你觉得爸爸在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和女儿做的事情后,有什么反应啊?”
  
  “哈哈,我们现在也遭到报应了,知道吗?白玫瑰死了,被我给害死了,尓豪也不认我这个妹妹了,书桓早就快忘记我了,而我肚子里还有了他的孩子,这都是报应啊……”
  
  依萍和梦萍看着大声狂笑的陆如萍,默默无语,陆如萍在这时却昏了过去,梦萍第一时间接过她手里的孩子,依萍也忙扶着陆如萍,最终还是把她接回了陆家。
  
  ——————————————————————————————————————————
  
  陆家接回了陆如萍,在给她做了一番检查后,也只能慢慢的养着了,而苏梦这边则见到了逃到租界的可云和她的母亲,里面没有李正德。
  
  苏梦见到可云是个意外,因为救援组织的缘故,苏梦的空间种植数量也越来越大,看到租界的难民越来越多,都聚集在简陋的地方,吃都快吃不上了。
  
  苏梦便带着袁圆用车运着一批粮食到了难民集中地,下车后就见到了以前苏灿上学的学校的校长,是个五十多岁的美国男人,信奉基督教,一直都在接济着难民,看到苏梦带着粮食过来,热情的欢迎了她们。
  
  苏梦和袁圆也进入难民中,看了看情况,这时就遇见了可云,“可云,你怎么也出现在这里了?”
  
  可云抬头看向她,走了过来,说:“战争发生后,我们就逃向租界,可是,路上遇到了飞机的轰炸还有一些巷战,耽误了很长时间,不久前才到达租界的。”
  
  “那现在怎么就你一个人啊,你父母呢?”
  
  可云哭着说:“我妈在里面躺着呢,我爸……我们遇上敌机轰炸的时候,正好有炸弹落在我们身边,爸爸为了救我和妈,死了……”
  
  苏梦一阵沉默,说不出心里是该高兴还是难过,跟着可云走到里面,见到了躺在地上的李玉真,李玉真睁开眼看了一下她,被可云扶着坐起来说:“正德算是死得其所了,我代他跟你说声抱歉了,他这一死也算是赎罪了……”
  
  可云意味不明的问:“妈,什么意思啊,爸要赎什么罪啊?”
  
  李玉真摸着可云的头说:“可云啊,我们李家是欠着苏梦的,欠她们家太多太多了,你爸爸现在一定很高兴的。”
  
  苏梦回视着可云说:“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都已经了结了,我看你母亲好像病的很严重,还是到我家去养着吧。”
  
  可云摆着手:“不用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我爸爸之间有什么事情,但我还是说声抱歉了。”
  
  “没事的,走吧,我不是因为你们家的事情才要帮你的,而是因为喜欢你,才帮你们的,所以不用有什么压力。”
  
  袁圆在一边听了许久有些头昏的说:“你们俩就别绕来绕去了,一起走吧。”
  
  两人这才相视一笑,搀扶起李玉真,一起回了苏梦的家。李玉真的身体恢复的很好,只是精神明显的一日不如一日,苏梦也明白,李玉真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应该早就跟随李正德去了。
  
  这段时间袁圆和袁胤也经常的来,三人探讨着一些事情,慢慢的可云也加入进来,可云在经历过前世的坎坷和现在不能再有孩子的打击后,心地却越来越善良,喜欢帮助别人,在知道苏梦他们的救援组织后,就积极的参与进来,帮助苏梦解决一些事情。
  
  “现在上海已经快守不住了……”袁圆低声的感叹着。
  
  “嗯,照这个局势发展下去,上海很快就要沦陷了。”苏梦情绪低沉的回应,历史的脚步慢慢的走动着。
  
  可云则相反,“上海是守不住了,但这段时间的相持战也沉重的打击了日本人的气焰,他们之前不是宣扬三个月就能灭中国吗?可是,现在光上海这一战就快打了三个月了。”
  
  苏梦点头,“对,可云说的是,日本人的计划已经被全部打破了,这一点对他们影响会很大的。”
  
  袁圆也认同,“嗯,只是这日本人的野心太大了,上海沦陷后,肯定会攻打南京的,九月份我们虽然有平型关大捷,但后来的大战还是伤亡惨重,对了,苏梦,你还能多弄些药材吗?”
  
  “应该可以,不过这些中药材都可以吗?”
  
  “可以的,现在有药就不错了,你的那些中药材都很不错,前几次我们运送过去的人回来说,挺管用的,不比那些西药差,现在最缺的是绷带和盘尼西林啊?”
  
  苏梦也发愁,这些,自己也没办法弄到啊,“这些东西在战场上肯定很缺的,只是从哪里可以弄到这么一大批啊?”
  
  袁胤在一边说:“我再想一下办法吧。”
  
  袁圆疑问,“哥,上次我们弄了一大批已经有些引人耳目了,现在怎么去找啊?”
  
  “看看再说吧,尽量弄到一批。”
  
  苏梦想着说:“不必太为难自己了,我们慢慢来,尽自己的努力就好了。”
  
  袁胤抬头看着对面的苏梦,嘴角轻扬,眼底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温柔。
  
  苏梦感觉到袁胤眼底的情绪,心里惊了一下,抬头再一细看,似乎是自己眼花了,便没有再注意。一边的可云和袁圆两人则是相视一笑,不知道高兴什么。
  
  1937年11月11日,上海市长发表告市民书,沉痛宣告远东第一大都市--上海沦陷。
  
  
作者有话要说:李正德就这么死去了,偶不太想在精神上虐他了,毕竟他女儿之前已经疯了很多年了,也算是一种虐了……
本来不太愿意详细的写NC们后来的事情,但,又觉得没交代清楚也对不起大家,所以还是写了一些……
上一章的情节,偶是写的太顺了,所以也没有去注意士兵的细节,偶看电视的时候也很同情士兵的,以后会省过这些,只杀日本人的……
偶现在正处于严重的卡文中,今天就这一章了,偶欠的一章以后补上
42
42、死亡 ...
  苏梦病了,病的很严重,袁胤和袁圆以及可云找了所有的医生来看都是束手无措,只是说她已经没有什么求生意志了。
  
  这件事的原因还要从上海沦陷说起。
  
  1937年11月12日日军占领上海,淞沪会战结束,公共租界和法租界虽然尚未被日军占领,但对治安全无控制力量,顿时成为孤岛。
  
  租界现在虽然是安全的,可是,他们这些报社已经变得岌岌可危了,他们处于日本人的包围圈中,很多新闻都很难拿的到。
  
  “苏梦,最近有什么事情可做吗?”温雅转着手中的笔问。
  
  “没有,我也没找到什么事情做,难道我们报社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哎,现在还好一些呢,至少报社现在还可以随意的发布内容,我昨天听别的报社说,现在日本人好像要检查报社和出版社了。”
  
  “我们不是租界吗?轮不到我们吧。”
  
  温雅摇着头说:“我们虽然是租界,但是他们也不会跟日本人硬碰硬的,要不然怎么日本人前几天就敢带着一小股的兵来租界走动了一圈啊?”
  
  苏梦点头,也同意温雅的看法,现在的租界也不是最安全的了。
  
  “过段时间到我家聚会吧,我在家里偷偷的藏了很多的好东西,到时候带你去看。”
  
  孙阳离很远就听到了温雅的话,打击道:“你家里能有什么好东西啊,除了书就是书,千万别被她骗了。”
  
  温雅瞪了他一眼说:“谁说我家只有书地,我还有很多的娃娃呢,都是苏联的套娃,很可爱的,那些可都是我的收藏啊。”
  
  “一些娃娃有什么可看的,真不知道你们女生的想法,每天都稀奇古怪的,不可理解啊……”
  
  “你再说一句试一下?”
  
  “我就说了你能拿我怎么样啊?啊……你真打我啊……”
  
  “打的就是你……”
  
  苏梦看着孙阳和温雅两个人斗嘴打闹,总感觉里面莫名的有一些JQ的意味。
  
  —————————————————————————————————————————
  
  11月20日国民政府宣布迁都重庆。
  
  苏梦他们的救援组织也在苏梦家开起了会议。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可云一脸担心的问。
  
  袁圆气愤的说:“现在快不行了,日本人最近在拉拢我哥,什么手段都用上了,最可气的是,现在杜月笙已经转移到了香港,黄金荣也拒绝帮助日本人,张啸林现在已经和日本人狼狈为J了,四处的找我们的麻烦。”
  
  苏梦听了才知道上海这三大亨都已经各自有了自己的打算,看来,都在观望袁胤的态度了。抬头看着对面一直沉默的袁胤。
  
  袁胤跟苏梦的眼神对上了几秒就转开说:“我们共进帮要退了。”
  
  袁圆惊讶极了,“哥,你确定吗?这可关系着很多兄弟啊……”
  
  “嗯,我已经决定了,现在是不得不退,日本人和张啸林要控制这条道,就是为了兄弟们,也要退。”
  
  苏梦担心了,“那你要是退了,那些日本人不是更加毫无顾忌,他们要是找你的麻烦,你那时候就没有能力反抗了。”
  
  “他们不会这么做的,我虽然退了但是还是有很多势力的,他们不会那么傻的来找我这个已经退出战局的人。”
  
  “那就好,我现在很担心一个问题,国民政府已经迁去重庆了,很明显南京被放弃了,只是南京的那些守兵和百姓就危险了。”
  
  可云拿着报纸抬头说:“我最近一直在家里收集一些这方面的新闻,唐生智力主死守南京,主动请缨指挥南京保卫战,应该会好一点吧。”
  
  袁圆回应着,“不好说,现在日本人气势正猛,我们的军队撤退的太散乱,已经没什么战斗力了,等都撤退到南京的时候,日本人一旦占领南京,那么这些退兵就会被……”
  
  大家都看着忽然没有声音的袁圆,心里都打了个寒颤,苏梦想起了南京大屠杀,她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但却知道日本人在南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死了三十多万人,这是中国人永远难忘的耻辱。
  
  “日本人肯定会在南京屠杀退兵的,他们可是没有什么优待战俘的传统,在屠杀战俘的时候,那些百姓肯定也会枉死的。”
  
  可云上一世,只是在照顾孤儿而已,对于这些没有太多的印象,“那么照你们说,南京要出大事情了,我们该怎么办?”
  
  袁圆急切的说:“难道要去通知政府的人吗?可是也没有什么好的说法啊?”
  
  袁胤思索了一下,“我去试一下,但根据以往的经验,不会有什么成效的,现在政府都转移了,即使通知了也没办法了,南京现在暂时还安全,我先找一部分人去南京试着转移百姓,目前,也只能试一下了。”
  
  大家相互看了看,点头答应,苏梦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本来还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穿越者,肯定能改变一些历史的,可是,在这个战火纷飞、随时送命的年代,自己却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心里不由的失落。
  
  ————————————————————————————————————————-
  
  1937年12月13日,日军进占南京城。
  
  众人都沉默着……
  
  “一共出来了多少人?”可云艰难的问。
  
  “没有多少,出来了几千人而已,很多人一直在拖延时间,政府的人也不相信,等到那些人要逃得时候,南京城已经封闭了,他们只救出了这些人。”袁圆苦涩的说。
  
  苏梦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才逃出了几千人,那么南京的这场屠杀始终逃避不了了……
  
  “现在的南京城全部封闭,什么消息也传不出来啊……”袁圆感叹着。
  
  自从知道南京被日军占领以后,大家一直都很沉默,什么都不知道,四处的找人打探,很多报社也都去找消息,可是南京就像死城一般,没有人出来过。
  
  ————————————————————————————————————————
  苏梦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在等着消息,这时,电话响了。苏梦快步的走过去,接起电话,“喂,你好,哪位?”
  
  “苏梦,我是温雅……”
  
  “哦,温雅啊,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苏梦,现在认真的听我说,你去洋泾浜圣若瑟堂,这是法租界的第一座天主教堂,到那里大教堂的第三排的左数第四个座位下面帮我拿一个东西,记住,一定要拿到,一定……”
  
  “喂,喂?”
  
  苏梦听出电话那边温雅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心里不安起来,马上出门,先到报社了一趟,温雅并不在,苏梦喊着孙阳:“孙阳,你知道温雅现在在哪里吗?”
  
  孙阳忙站起来说,“她已经两三天没来报社了,这几天你也没来,我以为你们在一起呢?”
  
  “我是请假了,你知道温雅的家在哪吗?”
  
  “知道,我去过一次,怎么了?”
  
  “你带我去找她,温雅现在好像出了什么事情?”
  
  孙阳也着急了,急忙带着她就往温雅的家赶去,温雅住在法租界的边缘,离报社比较远,他们走了很久才到地方。
  
  孙阳走到一家窄小的房子前,敲了敲门,没人应,苏梦心里越来越不安,走过去,使劲的推着,没想到,门却开了,门打开的瞬间,苏梦身子不稳的差点跌倒,她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这个味道是鲜血的气味。
  
  苏梦跑进屋里,屋子里乱极了,四处都是被人搜过的痕迹,忙打开里面其中一个房间,还是看到了自己不愿看到的一幕,温雅躺在床上,一手按着床头的电话机,一手捂着胸前,眼睛睁得大大的,床被都变成了鲜红色。
  
  “苏梦,苏梦,快来啊,伯父伯母都被人杀害了,你找到温雅……”孙阳喊着就进了这个房间,声音戛然而止。
  
  孙阳跌跌撞撞的走到温雅的床前,跪在地上,颤抖着手摸着温雅已经冰冷的脸,疯癫的狂笑不已,苏梦看着这血红色,看着温雅死不瞑目的神态,心里有一股入魔的冲动,她之前杀过很多人,可是,真正的看到自己的朋友死在面前,还是承受不了……
  
  苏梦撑着身体,环顾起温雅的家,家看起来很小,可是被她布置的很温馨,淡蓝色的窗帘飘在窗口,俨然天空一般,屋子里有个很大的书架,几乎占了屋子的三分之一,书架上的书都是一些鲁迅、郭沫若等人的作品,还有一些重大新闻的剪报,书架旁边就是温雅的书桌,书桌比较小,上面摆了很多个套娃,憨态可掬的笑着,苏梦的眼泪不由自主的留下来。
  
  书桌上的东西被翻得很是凌乱,几张纸上写着一些新闻稿,苏梦猛然想起温雅出事前打的那通电话,教堂、拿东西……
  
  巡捕房的人很快就到来了,苏梦忍着痛苦跟他们交谈着,说着自己知道的线索,并没有讲到自己接到的那通电话,她知道,巡捕房的态度很是敷衍,但还是希望能查到什么线索。
  
  孙阳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一片平静,只有眼神带着冷冽的杀气,苏梦说:“孙阳,你先在这里处理着,我有一件关于温雅的事情要去办,很重要……”
  
  孙阳点着头,苏梦不放心的离开,心里想着温雅说的最后几句话,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奉上,算是补周五欠的那一更
昨天断更跟大家道歉,因为表妹来我这里上学,他们马上就要军训了,所以带她又是买东西,又是熟悉环境什么的,忙了一整天啊……
下午还有一更,算是补昨天断的那一更,谢谢liaozhuolei扔了一个地雷,偶欠的越来越多了,明后天偶都会双更还债的……
43
43、照片 ...
  洋泾浜圣若瑟堂是法租界内建成的第一座天主教堂,有很多年的历史了,苏梦很快的就找到了地方,下午的时候,教堂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苏梦看了看四周,才慢慢的走进教堂。
  
  教堂座西朝东,正立面有三扇大门,建筑是是罗马式和哥特式的组合,窗户均为拱券,高大明亮,并以宗教题材的彩色玻璃所镶嵌,走进去莫名的有种安静的祥和。
  
  苏梦从正门进入教堂的大堂,里面很大,看起来可以容纳上千人,教堂里还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老人在祷告,苏梦直直的走向第三排的左数第四个位子,坐下后,并没有动手,她现在心里很乱,脑子里一片的混乱,闭上眼睛,默默的想着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教堂里的人陆陆续续的都走了,苏梦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伸手到座位下摸索,好像什么都没有啊,想了一会,又用精神力探查了周边,便蹲下,敲了敲座位下的位置,又用手重新摸索着位子下面,终于在座位下面的偏后方找到了一个凹凸处,轻轻的用手抠了一下,一小块木板就落了下来,掉出了一个盒子,苏梦赶紧把木板重新弄好,把盒子放进了空间,就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苏梦回到温雅的家时,一切都已经收拾好了,孙阳在安排着一切,很多报社的人听到消息都过来了,大家默默无言的站在温雅一家的尸体前,过了许久,孙阳就把棺木盖上了,放声大哭……
  
  苏梦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是多么的虚假啊,也许这一切都是一场梦而已,自己莫名的来到这个世界,认识了这么多的人,也许都是梦而已,她自己也杀过很多人了,算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手了,可是,这一瞬间,她真的很想死去,也许,自己死了,可能这场梦就结束了,睁开眼睛一切都变了……
  
  苏梦摇摇晃晃的回到家,拿出空间里的盒子,盒子并不大,是银灰色的木盒,打开后,里面居然是一卷一卷的胶卷,苏梦似乎想到了什么,把袁胤他们叫来,袁圆听着苏梦呆滞的描述着今天的事情,心里很是担心,袁胤看着桌上的胶卷,直接就叫来了一个人。
  
  “他是我的兄弟,刘学明,把胶卷交给他处理吧。”袁胤介绍到。
  
  苏梦点头,刘学明带着工具直接的在客房里忙了起来,苏梦靠在沙发上,感觉头昏昏沉沉的,难受的很想死去,不由自主的呻吟了几声。
  
  感觉头上有只手摸了一下,“苏梦,怎么发烧了啊?这么烫。”
  
  可云忙去拿了一些药喂给她,苏梦喝下药后,脑袋好了一些。
  
  “大哥,这……,这是南京那边的照片啊……”刘学明哽咽的说道,他坚持着把照片全部洗了出来。
  
  袁圆一把拿过几张照片,越看越快,猛地站起来,“我要杀了那些日本人,他们……他们还是人吗?”
  
  可云颤抖着说:“为什么要这么的残忍啊,这些人何其的无辜啊,还有这些孩子,他们犯了什么错啊……”
  
  苏梦看着这些照片,忽然笑出声来,她感觉很可笑,作为一个穿越者,无意间的来到这个时空,她很努力的活着,很努力的做着事情,很努力的尽着自己作为中国人的责任,可是,什么都没有改变,历史的轨迹还是依然的向前走着,这个世界太讽刺了,那么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啊,让她这个来自未来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这段血泪史的发生,这到底是在折磨谁啊……
  
  袁圆看着大笑不已的苏梦,竟然不觉的流下了泪水,她以前也有过这种神情的,好像是很久之前了吧。
  
  “苏梦,你怎么了,笑什么啊?”可云担心的推着她。
  
  苏梦慢慢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上楼,“我笑什么?我笑这可悲可叹的世界,什么都没有改变,都死了,都死了……”
  
  大厅里一片沉默,袁圆问:“这些照片怎么办?”
  
  “多复印几份,都交给各大报社,一定要让所有人看看那些日本人的真面目。”可云愤恨的说。
  
  “你们去办吧,我在这里看着苏梦。”袁胤低声说道。
  
  袁圆特意看了他几眼,最后叹了一口气,拿着照片和可云、刘学明离开。
  
  袁胤颤抖着手从衣袋里拿出一个雪茄,手顿了顿又点燃了,好像从有一次发现苏梦不喜欢烟味开始,自己很长时间没有吸烟了,点燃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