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影视同人]民国记事-第14部分

杀自己人,明白吗?”
  
  “嗯,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
  
  “看看,各大报纸就像过年一样,都报导了昨晚的刺杀事件。”袁圆得意的拿着一沓报纸炫耀着。
  
  “不过,好像只有松井石根死去了,那个武藤章没事,是替身死去的。”可云说着报纸上的内容。
  
  “看来,昨晚还让我蒙对了一点啊,我就觉得这些怕死的人都是有替身的。”苏梦也拿起报纸看了起来。
  
  “还好,至少松井石根死了,昨晚安易也没有白出手,杀一个算一个吧。”袁胤靠着沙发上说。
  
  “现在全城戒严,听说要抓捕可疑分子,日本方面很是震惊。”可云说。
  
  “是的,不过,很快就会没事了,现在日本人着急的不是抓人的问题,而是接替松井石根职务各方面的问题。”刘学明也凑过来说道。
  
  “现在南京方面也已经安静下来了,很多人都已经释放和转移出来了,再加上这次松井石根的死亡事件,日本人应该担心了。”袁圆放下报纸,高兴的说。
  
  “嗯,好了,现在事情也差不多了,我们大家也都做了最大的努力,尽了自己的能力,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了。”可云激动的宣布着。
  
  “对,大家也忙了很多天了,今天我去做饭,大家好好的庆祝一下,也好好的放松一下。”苏梦心里也很高兴,自己的心结解开了,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好,我们一定要大吃一顿。”
  
  屋子里大家一脸笑意,窗外的雪也已经停了,太阳出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偶还是心动了,不过没让女主金手指,安易出来了,身份是军统方面的……
战争方面也就写这么多了,后面马上就要出来另一个电视剧的人物了,剩下NC们也会慢慢的解决掉了……
谢谢忽而半夏扔了一个地雷,轻轻秋尘扔了两个地雷,轻轻红尘童鞋已经给偶扔了五个地雷了,让你们破费了。
鞠躬感谢……
46
46、转折 ...
  刺杀的事件很快的就在大家的欢笑中结束了,苏梦和可云还专门的做了很丰盛的饭菜来庆祝,当然安易也在,他最近因为枪伤的缘故,偶尔会来这里换药,毕竟去医院很不方便,而他自己更不方便。
  
  “来,为了我们的努力和成果,大家干一杯!”袁圆拿着装满葡萄酒的杯子站起身说道。
  
  “干杯……”所有的人都一起起身碰杯,为自己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和取得的成绩而干杯。
  
  “安易,我们也不想知道你是哪方面的人,不过,这次你杀了日本人,那就算是我们自己人了。”袁圆已经喝了好几杯酒了,明显有些醉了。
  
  “那就谢谢你们的认同了……”安易因为伤口的缘故,杯子里装的是白开水,但依然还是一饮而尽。
  
  饭桌上的气氛整体是很和谐美好的,袁胤时不时的帮苏梦夹着菜,她到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反而很享受这种被照顾感觉,而安易的眼神也在不断的扫视着,袁胤仿佛不知道一般,面不改色的做着这些事情。
  
  这顿饭吃到很晚,吃完以后,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而袁圆早就醉醺醺的被可云驾到了房间休息去了,安易坚持要走,苏梦就把他送出家门。
  
  “你和袁胤是?”安易在离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嗯,就是你看到的这样……”苏梦看了看自己家院子里的东西,眼神躲闪着。
  
  “你……知道我的心意吗?”安易眼神灼热的看着她,有些艰难的问。
  
  “我们还是做朋友吧。”苏梦觉得自己的这句话听起来很俗,也很雷,但当下似乎只有这句话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好,再见……”安易猛地转身离去。
  
  苏梦看着他有些决绝的背影,心里有些歉意,但还是松了口气,毕竟他们之间都说开了,这样对谁都好。
  
  回到屋子里时,饭桌上还很零乱,苏梦忙收拾了起来,袁胤今晚似乎也喝了很多的酒,现在正呆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想着什么。
  
  “想什么呢,快去休息吧……”她过去推了推袁胤,袁胤没动,只是抬起头一直看着她,过了许久,说,“苏梦,以后不要靠近安易好不好?他很不好……”还没说完,头竟然就歪在了苏梦的肩膀上,睡着了……
  
  苏梦觉得很好笑,袁胤的这话怎么听起来好像吃醋一般啊,又想起今晚饭桌上他的表现,不停的在安易面前给她夹菜,摇了摇头,还真没发现袁胤还有这么别扭的一面啊……
  
  最后把袁胤带到了客房,等一切都收拾好后,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了,苏梦洗了个热水澡,在睡觉前又到空间看了一下。
  
  空间没有任何的变化,里面种植的粮食什么的斗已经成熟了,这段时间,从空间里贡献出得东西非常的多,所以,空间里的储备已经全部都空了,苏梦又把成熟的东西收割完毕储存在仓库里,重新又洒下了种子。
  
  忙完了这些事情后,就出了空间,躺在了床上,很快的就入眠了……
  
  -
  
  也许是大家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神经紧绷,忽然间放松了一下的缘故,第二天大家起的都很晚,苏梦只匆匆的吃了点东西就去报社了。
  
  因为她请了几天病假的缘故,心里也很是不好意思,所以到报社后,就帮忙整理了一下卫生什么的。因为她这几天没有到报社的缘故,所以错过了很多的事情。
  
  首先就是,日本人正式通知孤岛内(被日本人包围的法租界和公共租界的统称)各家中国报馆,将翌日出版的报纸小样送检,如有违拗,则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很多家报纸都被迫的撤掉了很多新闻报道,《申报》也是一样,改版了很多的内容。
  
  还有一件事就是报社派遣了成员赶赴前线工作,孙阳已经走了,而后来第二批里面又有了何书桓这个人,何书桓之所以到前线的原因,也与他的家庭有关。
  
  何书桓的父亲在南京任外交官,在南京沦陷后,就失去了消息,后来在因为南京大屠杀的事情曝光的原因,很多遇难者的名字也公布了一些,里面也有他父母的名字。何书桓虽然偶尔很脑抽,但,毕竟是有着忠义廉耻的,在接到父母死讯的时候,又看到陆尓豪的失魂落魄和陆如萍的离去,毅然决然的加入到了奔赴前线的行列中。
  
  他的这个决定倒是让当时的同事很是刮目相看了一番,而严社长也很重视这次的决定,做了万全的准备后,才送走了他们。
  
  报社里一下子少了很多的人,又因为报纸要送检的原因,他们这些留在报社的人,每天颇有些无所事事的感觉,倒是梁主编时不时的会拉来一些赞助、专访和零碎的寻人启事什么的,总算报纸还有些用处。
  
  因为报社并不忙,苏梦每天也过的很轻松,于是就有了很多的空闲时间,就和袁圆以及可云经常性的去聚集所帮忙,聚集所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全国的战争也开始了,很多人都是一路逃到这里的,能活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但是聚集所的食物和药材什么的都是很缺的,而苏梦他们作为固定的捐赠大户,还是很受欢迎的,可云是来聚集所帮忙最多的人,一方面是她的时间很多,另一方面是她的确很爱孩子,心地也很善良,每次都会和她母亲到聚集所看望这些人,在聚集所的人气非常的高。
  
  “可云?是你吗?”一个声音传来,转过头发现正是依萍,依萍这段时间着实的辛苦,一方面要赚钱养家,另一方面还要照顾父母,但她还是偶尔会到就近的聚集所帮一下忙。没想到竟然遇上了。
  
  “依萍,你也在这啊……”苏梦也有些惊喜的看着依萍,自从陆家的事情发生以后好像很久没看到她了。
  
  “是啊,我今天休息,家里一切还正常,就来这里帮一下忙。”
  
  可云的神色很不对,看着依萍的眼神也变了,过了一会才说:“你也来这里啊?”
  
  依萍没注意到她的变化,之前从她母亲那里知道可云的事情时曾经想过利用可云来打击陆尓豪一家的,只是后来慢慢的就放下了,现在见到可云,心里虽然有些心虚,但还是很高兴的拉着她交谈起来。
  
  苏梦注意到可云在和依萍交谈的时候,脸上虽然带着轻柔的微笑,但是,手却握得很紧,仿佛忍着一般。
  
  “母亲,母亲,你怎么了?”一个男孩的声音很是焦急的响起。
  
  苏梦他们忙赶了过去,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抱着自己的母亲急切的呼叫着,她们忙过去帮他送到了就近的医院。
  
  很快的就诊断好了,这个妇女的身体是因为长时间的疾病加上心里郁结的原因,所以昏倒了,如果不好好的疗养的话,很难治愈。
  
  “谢谢你们今天救了我母亲,我叫金泽同,谢谢……”金泽同对着她们就要鞠躬,袁圆忙推辞着,“好了,不要这么客气,这年代能活一人是一人,你母亲的身体现在不适合住在聚集所了,还是先到我们那里住下吧。”
  
  可云也说道:“是啊,你母亲的身体一定要有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疗养的,正好我母亲也正在休养,一起去做个伴吧。”
  
  苏梦在后面很无奈的看着这两个也算是客人的人积极的领着另一个客人到她家里,脑袋疼了一下,照她们的速度,很快,自己的家就要变成另一个聚集区了,苏梦就呆呆的跟着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家。
  
  现在她的家已经变成了固定场所了,袁圆和袁胤早就搬过来住了,刘学明作为袁胤的忠实属下,也一同搬了进来,美其名说,他们现在很不安全,住在苏梦家里是最安全的,现在又加上了这对母子,家里已经住的满满的了。
  
  袁胤自从解散帮派以后就一直待在家里,偶尔策划着运送物资的事情,现在看到一行人带着一对母子回到家,脸色倒是没怎么变,只是挑了挑眉,看着苏梦。
  
  “不用看我了,现在又救了一对母子,袁圆大小姐已经同意留下他们了,我这个主人已经没有决策权了,好可怜啊……”
  
  袁胤看着假装哭诉的苏梦,故意的拿出自己的手帕递给她,镇定的说:“擦一擦吧,你的主权早已经被瓜分完毕了。”
  
  苏梦没接他的手帕,瞪了他一眼,其实她也并不怎么生气,毕竟这些都是好事,只是她这个人很怕麻烦,一想起要做这么多人的饭菜,心里就开始发憷了。
  
  
作者有话要说:两天没更了,很对不起大家……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写长篇澳门在线百家乐的缘故,偶进入了厌文期。打开电脑,情节都在脑袋里,就是写不出来,所以断更了两天调整了一下。
有没有亲猜出来金泽同是谁的?
偶写的不是电视剧的内容了,写的是一部电视剧的后续,以前看电视的时候就对结局很遗憾,又不想去改变过程,于是就想写他们的后续,所以就有了这个情节……
47
47、电影 ...
  安置好金泽同和他母亲后,苏梦又马不停蹄的做好了饭菜,又想起家里的病人,忙炖了一些参汤,大家吃饭的时候,金泽同的母亲已经好了一些,便也下楼了。
  
  金泽同的母亲看起来有将近四十岁了,可能是以前的生活所迫,头发已经白了很多,但还是能从她的脸上依稀的看出年轻时的容貌应该是很不错的。
  
  “你们好,我叫冷清秋,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们相助了。”说着就鞠了一躬,袁圆她们忙推辞着,苏梦心里则咯噔了一下,‘冷清秋’这个名字很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便忘记了。
  
  “你好,我是苏梦,这里是我家,你们就放心的住下来吧,不必客气。”
  
  “是啊,快坐下吃饭吧,不过,你的名字还真是好听,很有诗情画意的感觉。”袁圆拉着冷清秋就坐在了饭桌前。
  
  “恩,父母取的名字,也就是一个符号而已。”
  
  大家也没有说太多的话,都饿了许久了,很快就结束了这场用餐,金泽同慢慢的把冷清秋送到了房间里休息,自己则跟她们坐在了一起。
  
  “泽同啊,你们是哪里人啊,怎么到了聚集所?”可云把茶泡好后,就顺势坐在了沙发上。
  
  “我们是从徐州那边逃过来的,一路上奔波了很长时间,母亲说,我们的老家在北平,所以想回老家看看,但,走到上海后,母亲就病了,所以才流落到了聚集所。”金泽同也许是想起了一路上的艰辛,脸上的神情有些苍凉,一点也不似十八九岁的男生该有的样子。
  
  “能活着就很好了,现在很多地方都一一的沦陷了,大家都难啊……”可云边喝茶边不忘感叹几句。
  
  其他人都喝着茶沉默不语……
  
  自从冷清秋她们母子来到以后,家里也有生气了许多,冷清秋的身体在这段时间的调养中已经好了许多,现在闲着没事就照看着苏梦家,偶尔还会下厨做一点吃的,而金泽同自己以前好像也是读过书的,现在基本在路摊上卖些字画什么的,虽然赚的并不多,但还是有些人捧场的。
  
  报社里又忙碌了起来,一转眼已经进入了12月,而就在这个月的月底,汪精卫公开投敌叛国,震惊了各方,报社的评论稿和讨伐书也多了起来。
  
  而这一年(1938年)也爆发了中日战争,中国沿海的南京、上海、广州、海南、香港等港口城市相继沦陷,海上交通基本被切断,只余广州湾(今广东湛江市的前身)成了现在唯一可以自由通商的港口。
  
  因为快过年的缘故,家里的众人都开始忙碌起来,虽然是在战争时期,但新年还是要过的,这就是中国的传统,即使家里再穷再难,新年却是必不可少的。
  
  家里的东西几乎都是袁圆和可云一起置办的,而春联什么的则是金泽同自己专门写的,就连袁胤都动手打扫起房屋来,年夜饭是苏梦带着可云母女一起准备的,菜色虽不多,但大家吃的还是很尽兴。
  
  这个时期也没有什么好的娱乐活动,年三十的守岁就变得很无聊,大家都坐在沙发上偶尔聊聊天。
  
  “泽同啊,看你字画做的那么好,以前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袁圆吃着瓜子无聊的问。
  
  “我啊,没怎么上过固定的学校,家里的经济也支撑不了,很多东西都是跟我妈学的,我妈可是个才女啊,什么都会,我这些在我妈眼里也就是雕虫小技。”说着还拉过冷清秋的手,做着撒娇的意味。
  
  “你啊,就是爱自卖自夸,我哪有那么厉害,只是以前念过几天的书而已。”冷清秋用手拨了拨儿子的头发。
  
  “你们母子就不要在我们这些人面前秀你们的情深了,这不是故意的让我们嫉妒吗?”袁圆可是看不过去了,这对母子感情也太好了。
  
  “你嫉妒了啊,那我把我妈借给你一下好了,不过要收费的。”金泽同一脸J商的表情。
  
  “原以为你是那翩翩佳公子,哪曾料到你就是个J商啊,连这都能想到钱。”袁圆一脸的鄙视状,说着还推了推刘学明说,“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家的学明也能出卖劳力赚钱了。”刘学明则一脸纵容的看着袁圆的笑闹。
  
  大家听他们的逗笑也很舒适,就当是看了一场热闹,苏梦看着那边浑然不知的袁圆和眼露情意的刘学明,心里的八卦之心又勾出来了,这两个人很有情况啊,转眼看到可云也是满脸兴奋的看着他们,嘴角也带着不明意味的笑,看来还有人看出了JQ啊……
  
  新年的守夜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度过,过年的这几天,街上很是热闹,闲着没事做,就相约去看电影了。
  
  苏梦自从来到上海还真没有看过什么电影呢,虽然是在战争时期,但因为是处在租界内,所以大家的娱乐活动还是很充足的,像‘大上海’这样的歌舞厅每到晚上依然是人群涌动。
  
  走到电影院前面,门口和墙面上挂了很多的海报,她也没怎么去细看,袁圆就拿着几张电影票过来了,苏梦发现冷清秋的神色不是太好,忙问:“秋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我们现在进去吧。”冷清秋没有多说什么坚持着进去了。
  
  电影院里的人还是不少的,可能是过年的原因,大家也都来放松了一下,袁圆买的电影票是爱情片,叫《相爱》。
  
  电影很快就放映了,影片的主角是一个看起来三四十的男子演的,内容是,男主角是一个大家的公子哥,爱上了一个学校的女学生,一见钟情,他们经过了千辛万苦,两人终于共结连理,但是,后来,女主角开始变了,变得不再理解男主角了,他们的爱情一步步的解离,男主角的家里发生了事情,为了前程,他只能去找另一个深爱他的富家千金,但富家千金接近他是为了报复他,最后,是女主角一点都不理解他,大火之后就带着孩子离开了,而男主角依然深深的爱着女主角,一直痴心不悔的等着女主角的归来。
  
  电影很快的落幕了,旁边的人还在讨论着剧情。
  
  “这个女人也真是的,干嘛带着孩子离开啊,这个男人真是痴情啊,竟然一直的爱着那个女人。”
  
  “什么啊,最开始是那个男人先背叛的好不好?”
  
  “他最后不是没跟那个富家千金在一起吗?”
  
  “也是,不过,这个男的的确很深情啊,演男主角的叫什么名字啊,演的好好啊,跟真的一样。”
  
  “我知道,他叫金燕西,演过很多电影了,我都看过,不过,还是这部演的最好了。”
  
  苏梦也没有太去在意这些评论,看着满脸疲惫的冷清秋,觉得好像有些不一样了,想了想也没太在意,几人就慢慢的离开影院。
  
  “你说,这种爱情的结局到底该怪谁啊?”袁圆仍然沉浸在刚刚的电影气氛之中。
  
  “当然是怪那个男的,他去找那个富家千金求婚的时候就已经是背叛了,女主角离开他是很明智的选择。”可云忿忿不平的说道。
  
  “这种事情两方面都有一些责任的,两个人相爱也要看很多情况的,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多了,女主角是一个有着现代思想的人,自然是崇尚自由、独立,可是男主角的家里是一个封建大家庭,男主角也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公子哥而已,他们之间的观念就大相径庭,女主角既然选择嫁到他们这样的家庭就应该想到以后的困难的,只是两个人都没有为对方着想,但是,后来的男主角的那番言论,还是让人不太舒服,既然当初不珍惜,以后后悔也没什么用了。”苏梦越想这个情节觉得越熟悉,感觉好像以前看过一般。
  
  “是啊,苏梦说的很对,这段爱情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错误而已,门当户对这个观念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是金玉良言啊,门户之别是很重要的。”冷清秋满脸的怅然,眼里还隐隐的有些泪水在流动。
  
  “秋姨啊,你怎么还快流泪了啊,有那么感动吗?”袁圆大喇喇的就问出口了。
  
  “不是感动,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而已。”
  
  “哦,不过,演男主角的这个男的的确是很有大家公子的气质,这个角色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啊。”可云有些花痴的回想着。
  
  “这个男的叫金燕西,据说以前也是大家公子出身的,后来家族破落以后就出来谋生了,你可不要被这种人给骗了,这个金燕西在上流社会里也有些名声的,他可是靠着别人才被捧红的。”袁圆一脸不赞同的回应。
  
  “这有什么啊,很多电影明星不都是被捧红的吗?”可云虽然有些单纯,但是在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后,也知道了一些阴暗处的事情。
  
  “知道就好,他以前是个大家少爷,什么都不会做,后来被别人给看中了,于是就出资给他拍电影,他也就一步步的红起来了,不过,这个金燕西好像已经结婚了。”袁圆继续着自己的八卦解说。
  
  “行了,越说越不中听了,这都是什么话啊,我们只是来看电影的,别管那么多。”明星这东西放到什么时候,都会有着潜规则的存在。
  
  自从看过那场电影之后,冷清秋好像时不时的就会走神,偶尔眼神里还会流露出一丝的痛苦,金泽同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怎么了,只是每天都会想尽办法的逗她笑。
  
  苏梦看到这种场景也会不由自主的笑,但,心里也有些异样的感觉,总觉得,冷清秋的情绪变化是因为那场电影的缘故。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都很厉害,一下子就猜出了故事的人物。
偶以前在看电视的时候就觉得最后的结局,两个人都要负一点责任的,电视剧里的金燕西还不算太坏,可是《金粉世家》这个澳门在线百家乐里,就比较不好了。
澳门在线百家乐结局是金燕西和邱惜珍结婚,成了电影演员,把他和清秋的故事拍了出来,清秋带着孩子看他的电影,看到一半便伤感的离去..
而且金燕西拍的很多电影都有影射冷清秋的故事,把自己塑造的很好,一味的诋毁冷清秋。
所以偶很不喜欢澳门在线百家乐里的金燕西,想写个后续,给冷清秋一个好一点的结局吧。
48
48、感情 ...
  苏梦虽然对冷清秋的事情挺好奇的,但也没有去多问,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新年很快的就过去了,大家也都开始忙碌了起来,苏梦的报社因为前线传来的一些信息,也很是忙了一阵,袁圆和可云依然去照料聚集所的老人和孩子,而金泽同的书画摊又重新摆了出来,袁胤虽然退出了黑道的圈子,但影响力依然还是存在的,偶尔还会下达一些命令,但,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了运送物资上。
  
  苏梦他们的救援组织,虽然处在上海孤岛内,但,在一些人脉的运作下,还是正常的运往前线的一些地方,总算没有什么损失。
  
  即使大家都很忙,但晚饭过后依然还是会一起小坐一会儿,谈论一下,所发生的事情。
  
  “现在南昌也已经被占领了,战争越来越扩大了……”袁圆没有精神的靠在沙发的边缘上。
  
  “我们的物资现在运送的还安全吗?都运到哪里去了?”可云一直都有着这方面的疑问。
  
  “现在物资不是我们的人运送了,我们的物资很多,目标也很大,已经被一些有心人盯上了,现在是直接把物资交给别人负责的,那些人都跟前线有联系的,可以直接的运到,我们也就少了很多的麻烦。”袁胤还是慢慢的把事情交代清楚了。
  
  “那就好,我们的人运送的确很危险,现在战火不断的,如果因为帮我们运送物资,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也难辞其咎。”袁圆也认同哥哥的做法,毕竟,这些兄弟都是陪着他们一路闯过来的。
  
  “都放心好了,绝对没问题的。”刘学明肯定的回答。
  
  “你怎么确定的啊?”袁圆的口气有些冲了起来。
  
  “你……”刘学明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苏梦看他们两个人的气氛很是不对,有点火药味的感觉,忙说:“事情都解决了就好,不用知道那么多,我们就安静的找寻物资就好了。”
  
  袁圆默默的说了声:“我先去休息了,你们聊吧。”,说着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也休息去了。”刘学明一脸阴沉的离开。
  
  “这两个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有些针锋相对的感觉?”苏梦拉着可云问。
  
  “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这几天一直都这样,你不在身边还好,我可就惨了,每天都能看到这一出戏。”可云表示很无奈。
  
  “嗯?有问题啊!”
  
  “我想起来了,这事要从聚集区说起。”可云猛地抬起头,一脸八卦的说起了前几天的事情。
  
  袁圆他们几个有时间就去聚集所帮忙,所以,跟那边的人都很熟悉,而自从袁胤退出黑道以后,刘学明这个保镖就有些名存实亡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经常的是跟在袁圆的身边。
  
  刘学明对袁圆的感情也在一步步的暴露出来,至少家里的人几乎都了解了,就是袁胤也知道了,但也并没有去阻止,只是任他们发展。
  
  袁圆当然不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对刘学明的感情也知道的,只是以前受过的伤让她很犹豫,总是有一种自卑感,一直都躲着刘学明。
  
  刘学明早就知道袁圆的事情了,他算是早期就跟袁胤闯荡的手下,当年去解救袁圆的时候就是他负责的,但也一直没有延伸出什么其他的感情,还是在最近,袁胤彻底解散帮会后,他才慢慢的接触到真正的袁圆,感情也慢慢的滋生出来。
  
  也许是知道袁圆的想法,所以并没有去着急的行动,只是一直默默的陪在她身边,只是一次意外之下,刘学明救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也是逃到上海来的,在路上昏倒后,被刘学明送到了聚集所,哪料到这女子竟然就此缠上了他,被袁圆意外知道了,从那以后,袁圆对着刘学明就没什么好语气,总是和他对着干。
  
  “原来是吃醋了啊?怪不得呢。”苏梦觉得刘学明应该感谢那个女子,这可是一个很好的催化剂啊。
  
  “还真让你说对了,我一想到这事,也明白了一些,可不就是吃醋了,不过,这刘学明也是个榆木脑袋,愣是没看出来。”可云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刘学明对那个女子没什么想法吧?”这种送上门的好事,一般的男人可是很难拒绝的。
  
  “没有,现在刘学明都不敢去聚集所了,就怕被缠上。”
  
  “那就好,别着急,只有刘学明是真心的,这事早晚都会成的。”
  
  “也是,不跟你说了,我去休息了,你们两个好好聊吧……”可云对着苏梦说着暧昧的话,不等苏梦反应就转身离开。
  
  一时间客厅只剩下她和袁胤,感觉都有些别扭,想了想就问:“你对刘学明没什么意见吧,嗯……就是他追求袁圆的事。”
  
  “我信他,袁圆的性子和他在一起也好。”袁胤倒不怎么在意他们的事情,毕竟刘学明也是他出生入死的弟兄,什么品性,他都一清二楚的。
  
  “那就好,不过,袁圆这关很难过啊,袁圆不会还走不出以前的阴影吧?”
  
  “现在不知道,这就要看学明的能力了。”袁胤不太想聊他们的事情,随便应付了一句,就不再开口。
  
  “你这是当哥哥的样子吗?有这么不耐烦吗?”按理说,做哥哥的不是应该严格的审查这种事情的吗?
  
  “他们已经是成年人了,知道该怎么做,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我们的事情。”
  
  “我们的事情?什么事啊?”好像记得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我们结婚吧!”袁胤语出惊人。
  
  “哦……什么?结婚?”苏梦完全是被这句话给惊醒了,怎么忽然间就跳到了结婚的事情上了呢。
  
  “有那么大惊小怪吗?我们现在的年龄都很大了,结婚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愿意啊?”袁胤早就在考虑这件事情了,现在自己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很多人在这个年龄孩子都会跑了。
  
  “不是,只是这也太突然了,我……我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过啊?”自己的年龄的确是很大了,现在都二十六了,放到现代也有很多人在这个年龄就考虑婚姻的事情了,何况是民国啊,只是,她可是完全都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那就现在想一下好了。”袁胤很专制的下达命令,心里有些不爽,原来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嫁给他啊。
  
  苏梦是有些懵了,她也不是不想结婚,只是有些惧怕婚姻而已,她前世的父母就是离异的,这一世又看到陆家的事情,总是对家庭缺乏一些安全感,这个时期虽然是民国,但是还是有很多人都是三妻四妾的,即使是那些历史上的名人,也不断的离婚或者是在外面有一些红颜知己,总体来说,她其实就是对爱情没有安全感。
  
  “我的事情你知道吗?”苏梦觉得袁胤在跟她接触之前一定调查过她的事情。
  
  “什么事情?”袁胤还真不知道,他只是在第一次接触苏梦的时候查过她的来历,仅知道她是国外留学回来的,但并不知道她的家庭状况,虽然在后来的接触中猜到了一些,但却不知道全部的内容。
  
  苏梦便把自己和陆家的事情说了一通。
  
  “你相信我吗?对我有信心吗?”袁胤知道了这些,心里也明白了苏梦犹豫的原因,但却没有给她躲避的机会。
  
  “这不是相信的问题,我只是……”
  
  “我知道,我不会逼你的,你不要想那么多,我只说一遍,我喜欢你,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但是,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有一种家的味道,我们都不是喜欢轰轰烈烈的人,都喜欢安静的生活,而我正好在对的时间遇到了你,我只是想要握着你的手一直的走下去。也请你相信我!”袁胤还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他这个年纪了,什么都经历过了,虽然还算年轻但是心已经老了,他其实并不怎么相信爱情,也不屑那些打着爱情之名伤害身边人的行为,他对苏梦是一种淡淡的喜欢,并不是很强烈的情感,但,他在那次苏梦重病的时候就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他的心里就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一定要抓住这双手,她就是自己想要相伴到老的人。
  
  “好,我愿意去尝试一下,我也会努力的去经营我们的未来。”苏梦着实的被袁胤这番话给打动了,她自己对袁胤也并没有到达爱情的高度,但这种淡淡的感情却是她所向往的,家庭生活需要的并不是浓烈的爱情,而是两个人之间经营和理解,而自己所要的也只不过是这种情感。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袁胤虽然面上很镇定,但心里还是很忐忑,当听到苏梦肯定的回答时,脸上不由自主的就流露出欣喜的表情。
  
  袁胤伸手把苏梦揽在了怀里,心里有种浓浓的满足之感,就仿佛消失已久的宝物归来一般,很契合,也很幸福。
  
  苏梦也顺势靠在了袁胤的肩上,感受到他心里的喜悦,忽然觉得自己的回答真的很正确也很值得,在这个乱世,能有一个相知相伴的人在身边,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也许他们的结合很快,但是,不可否认,两个人的确都很幸福。
  
  轰轰烈烈,不顾一切的爱情并不适合他们,对他们来说,真正的爱情,应该是两个人,彼此理解,互相尊重,不缠绕,不牵绊,不占有,然后相伴,走过一段漫长的旅程……
  
  
作者有话要说:偶家的女主感情确立了,可能有些快,但,偶的理解就和文中说的一样,他们之间可能没有到达爱情的高度,但却都希望能相伴到老。
偶实在很不擅长写感情,大家就将就看吧……
49
49、遇见 ...
  自从那晚的谈话后,两个人的相处也越来越默契了,虽然彼此都没有那种轰轰烈烈的感觉,但细水长流的相处却更加的舒适。
  
  袁胤似乎很迫不及待,第二天就宣布了他们的决定。
  
  “你们什么时候做的决定啊?速度真快。”袁圆语气有些激动,这两个人的想法也太超前了。
  
  “结婚?这事要慢慢的准备,你们都想好了吗?”可云有些担心,她也是个对感情没有安全感的人,一直觉得苏梦跟她应该是同一类人。
  
  “结婚也好,我们这里正好热闹一下。”冷清秋还是比较高兴的,她可是早就看出他们两个的感情了,虽然两个当事人还有些懵懂,不过,这出婚姻应该是不错的。
  
  苏梦到没有去过多的关注这些,袁胤在她的心底是很不错的,在经历了两世之后,她甚至不太敢去相信爱情了,不过,袁胤给她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至少,她对于以后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这件事,并没有任何的抵触,反而很期盼。
  
  相反,袁胤则一反常态的积极起来,也不顾一边袁圆等人戏谑的目光,镇定自若的准备婚礼的事情,那副着急的模样让人好气又好笑,有时候静下来,他对自己的行为都有些好笑,以前只是想跟着兄弟一起打拼而已,也许在年龄大的时候随便找个顺眼的女人结婚生个孩子就好了,可是后来,在跟苏梦接触之后,却越来越不满足了,他开始向往两个人生活在一起的舒适生活,甚至对苏梦的感情也越来越浓烈,虽然自己有些逃避,但听到她肯定的回答时,那股喜悦之情还是溢于言表的。
  
  他们这边也是很多人开始出动购买一些必需品,婚礼的日期是定在4月中旬,离现在还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所以日子还是很紧凑的。
  
  “苏梦,你看这个相框怎么样啊?”袁圆拿着一个老式的雕花相框问。
  
  “嗯,挺有古典韵味的。”用来放结婚照应该还不错。
  
  几个人都是女人,逛起街来兴致很高,路上正好看到了在摆摊的金泽同。
  
  “泽同啊,把摊子收了吧,今天跟我们一起好好的逛一下,你也要选一件衣服,等我哥结婚的时候,好做个完美的伴郎啊。”袁圆大老远的就喊起来,他们对这次的婚礼可是都兴奋异常啊……
  
  金泽同脾气也很好,看到自己的母亲也在,正好也没有什么生意,于是就很快的收拾起来,把东西寄放在后面熟识的一家店里,就赶了过来。
  
  几人走了没多久就到了一家衣店,店铺很大,里面的装潢带着浓浓的古典之风,衣架上摆放的都是女士的旗袍和男士的成衣之类的,总体的样式都还不错,“苏梦,你看,这件旗袍怎么样,是不是很美啊?”可云指着店里的一件淡红色的旗袍问。
  
  苏梦也跟过去看了一下,淡红色的旗袍裙摆绣着几朵莲花,花苞欲开未开,袖口处用青绿色勾勒出几片荷叶,整个旗袍的盘扣也是一朵朵微小的莲苞组成,看起来清新淡雅又不失华贵,想着就要开口让老板拿下来试穿一下。
  
  这时却传来一个声音,“老板啊,把这个旗袍拿下来,我要了……”
  
  声音的主人穿着一身时尚的洋装,浓妆艳抹,语气带着撩人心魂的意味,只是里面还掺杂着一丝骄横。
  
  “邱惜珍,这可是我们先看上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