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影视同人]民国记事-第15部分

啊?”袁圆之前就很看不上这个女人,每次在聚会里都到处的卖弄风马蚤。
  
  “哟,这不是上海滩鼎鼎有名的袁大小姐吗?怎么?您也看上我这件衣服了?还真是不巧啊,我可是一定要拿下的,燕西,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来付钱。”邱惜珍以前还是很怕袁圆的,毕竟她的背后是有袁胤这尊大佛撑着的,可是,现在嘛,袁胤已经被迫退出了,她也就没必要再害怕她了。
  
  “清秋,是你吗?”金燕西显然没有听到邱惜珍的话,从一进门就注意到了冷清秋,虽然彼此都老了很多,但依然能够认得出来。
  
  冷清秋转头并不看他,邱惜珍被金燕西这声呼唤给震惊了,她可是对这个冷清秋印象深刻啊,以前自己做交际花的时候,虽然嘲笑过冷清秋,但心底的确也嫉妒过她,毕竟冷清秋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学生,而且还被金燕西追求着,后来,知道金燕西和她分开了,她就趁势搭上了金燕西,虽然金家已经完了,可是这金燕西做了电影演员后倒还算个摇钱树的,当然不能放开了。
  
  “哟,燕西啊,你可别是认错人了,我可是记得那冷清秋是个温婉的小家碧玉的模样,跟面前的这个妇人可是一点也不像啊……”说着还用鄙夷的目光上下的打量着冷清秋。
  
  “你是什么人啊,凭什么这么诋毁我母亲啊?”金泽同早就暴跳如雷了,他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哪容得了别人这么的说她。
  
  金燕西和邱惜珍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金泽同,但表情显然不同,邱惜珍带着疑惑和愤恨,而金燕西则是实实在在的欢喜了,他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金泽同,越看越欢喜。
  
  “你就是泽同吧?我是你父亲啊?”金燕西激动的上前就要拍着他。
  
  金泽同忙闪过,“这位先生莫不是老眼昏花了,刚刚就认错过人了,现在怎么还认错儿子啊?”
  
  “不是啊,泽同,我真的是你的父亲,这都要怪你母亲,你还小的时候家里着了一场大火,她竟然趁乱就抱着你走了,清秋,你说话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金燕西被金泽同的话给深深的刺激到了,自己的儿子竟然都不认自己。
  
  “泽同,他的确是你的父亲,但,当年的事情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了,金先生,谁是谁非,大家心里都明白的,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关系了,以前的事情我会和泽同说清楚的。”冷清秋着实的心冷了,上次看过电影之后,看到里面男主角对女主角离开那一段的诋毁和说辞,她虽然难过,但并没有多想,可是今天听到金燕西说出的话,还是失望了,自己也的确该完全的放下过去了。
  
  “燕西啊,你可别那么的好心啊,这孩子真的是你的吗?别认错了,再说了,你都再婚了,她冷清秋难道还能单身一人吗?”邱惜珍继续挑拨着,她这么多年了可是依然没有个孩子,现在冒出来一个金泽同,很是嫉恨。
  
  “你闭嘴,我不管你们与我母亲以前是什么关系,反正我只有母亲没有什么所谓的父亲,母亲,我们走。”说着就拉着母亲离开。
  
  “清秋,你就那么的狠心吗?”金燕西呼喊着就要去追冷清秋,身边的邱惜珍急忙拉住他。
  
  “金先生,邱小姐,我们就告辞了,这件衣服是你们的了,我们可是穿不起啊,哎,这屋子里都有股酸臭味了。”袁圆临走时还不忘损一下她。
  
  苏梦看着满脸愤恨不已的邱惜珍和一脸痛苦难过的金燕西,深深的觉得,电影演员这个职业真是太伟大了,面部表情还真是丰富啊……
  
  因为衣服店里的事情使得大家的心情都坏了许多,也没有继续逛下去的欲望了,草草的就回了家。
  
  冷清秋带着金泽同走回房间也不知道谈论了什么,袁圆倒是拉着苏梦等人又开始说了起来。
  
  “那个邱惜珍就是金燕西的老婆,只是不知道他们和秋姨有什么关系。”
  
  “好像泽同是秋姨和金燕西的儿子,要不然他们的反应也不会那么的大?”可云回想着之前的事情,觉得里面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也别管那么多了,这是秋姨的私事,我们贸然的去问很不好,就当做不知道好了。”苏梦还是认为不要搀和别人的私事比较好,再说了,看冷清秋那难过的神情,想必也不想提起往事。
  
  “嗯,我们明白的,不过这个邱惜珍实在是太过分了,那些话真是侮辱人。”可云一想起这个女人眉头都紧皱起来,她之前就接触过王雪琴这一个同样性格的女人,所以对这种女人有些敬而远之。
  
  “这个邱惜珍以前就是个交际花而已,不过当年在北平还算有名一些,后来慢慢的就做起了电影演员,不过,也老了,你没看她那眼角的皱纹,哼,每次还装的跟个未成年少女一般。”袁圆颇有些气愤,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闲气啊……
  
  “以前看她演的电影还不错,现在全部幻灭了……”可云表示很失望。
  
  “很正常,这些明星在荧幕上看起来光鲜亮丽的,私底下的那些手段,你听都没听过。”袁圆可是跟着袁胤见识过很多私下的龌龊的交易行为,早就行以为常了。
  
  “妈,你别再说了,我不认,也不想听……”金泽同的怒吼声从楼上传来,接着就是一声巨大的关门声,随后,金泽同就冲出了家门,而冷清秋的房间也没有了声音。
  
  苏梦几个人面面相觑……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上章女主的感情,可能大家有些意见,觉得没有爱情怎么可能结婚?
偶是这么想的,女主和男主不是没有爱情,只是他们都见过身边的那些事情,对爱情从内心来讲不太相信,所以自认为对对方只是喜欢而已。
后面他们会在生活中慢慢的了解到内心的情感的,大家也可以认为他们算是先婚后爱了……
50
50、闹剧 ...
  不知道冷清秋和金泽同说了什么,反正,整个晚上饭桌上的气氛很是诡异,大家也没有了说笑的心情,快速的吃完饭就休息去了。
  
  第二天起床后,苏梦也没有去吵醒其他人,自己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就直奔报社去了,这边的苏梦按时上班后,家里却上演了一出闹剧。
  
  金燕西自从在衣店里遇到了冷清秋和金泽同后,心里就激动不已,脑海里也回想着以前的点点滴滴。
  
  以前的金燕西是堂堂的国务总理的公子,深受家人的宠溺,那时候的他也算是醉卧美人膝的风流公子,还是在一次意外之下见到了冷清秋,那时候的冷清秋还是一个学生,素净雅致,跟他以往见过的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截然不同。
  
  金燕西觉得他在那一刻爱上了她,于是就千方百计的接近冷清秋,金燕西更是找到了冷清秋那有些贪婪势利的舅舅暗中帮助,而他也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能力,进入了她的学校做了一名老师,他又安排了诗社什么的,虽然中间经历了很多的波折,但最终还是得到了冷清秋的心。
  
  那时候家里的人都反对他和冷清秋来往,但却激起了他的叛逆之心,最终成功的娶了冷清秋,婚后的生活还是很甜蜜的,可是渐渐的矛盾就出来了,冷清秋总是怀疑着他对她的爱情,有时还会批评他的浪费行为,没多久冷清秋就怀孕了,而这时的金燕西和她的矛盾也在逐渐的加深。
  
  冷清秋很快的就生下了一个儿子,这时的金燕西是很高兴的,但慢慢的也就厌倦了婚后的生活,就很快的又与白秀珠纠缠在了一起,后来,他父亲在政坛上也开始步步难行,最终被白雄起气死,家里的财产又被姨娘卷走,一夜之间,他从一个大家公子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平民。
  
  他最后没办法只好去四处的找工作,但昔日的好友竟然躲着他,最后,只好去求助白秀珠,他心里清楚,白秀珠还是爱着他的,而且这时,她哥哥白雄起也当上了新一任的国务总理。
  
  果然,白秀珠很高兴的迎接他的到来,并且答应要带他一起去德国,金燕西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而且也早已厌倦了和冷清秋的婚姻,于是顺理成章的向白秀珠求婚了。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白家设下的局,白秀珠所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报复他的,白秀珠是要远嫁到德国的,金燕西整个人都惊呆了,他一直对自己都是极富自信的,哪知道却栽在了这里,万般无奈之下回到了金家。
  
  而这时的金家却全部都毁在了一场大火里,冷清秋和孩子也不见了踪影,金燕西找了很久也没找到,最终只能无奈的放弃了。
  
  后来的他为了生计什么都做过,意外之下又遇见了邱惜珍,这时的邱惜珍已经算是小有名气的电影演员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做演员这个行当,很快的就与邱惜珍共结连理。
  
  金燕西心里也不知道自己对冷清秋到底是什么感情,但他的确是有些怨恨着她的,所以在一些自己拍的电影里,都或多或少的加进了那些场景。
  
  遇到冷清秋这件事情,他实在是意外极了,看着头发已经有些白,脸上也有了皱纹的冷清秋,只觉得满心的难过,以前的回忆都涌了出来,只想抓住她问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可是还没有得到回答,就发现了金泽同。
  
  是了,这个就是自己的儿子了,看着他满脸的愤怒,竟然觉得自己也苍老了许多,到底该怎么认回自己这独一无二的儿子呢?
  
  “怎么,还想着你以前的女人啊?都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了,你还看得上啊?”邱惜珍看不得金燕西的神情,打从见到那个女人,回到家就坐在那里发起了呆,不用猜就知道是在想那个女人了。
  
  “你什么意思啊?”金燕西被她的话打破了思考,又听到她竟然这么说冷清秋,心里就有了火气。
  
  “哟,还真生气了啊?别告诉我,你还爱着那个女人?那我算什么?啊?我对你来说算什么?”邱惜珍虽然和金燕西在一起有一部分是因为金钱和事业发展的缘故,但心里的的确确还是对他有感情的,要不然也不会在金燕西困难的时候帮助他,并最终还嫁给了他。
  
  “我能有什么意思啊,我都跟你结婚了,我只是想要认回儿子而已……”金燕西很受不了邱惜珍的撒泼,每次吵架都来这一招。
  
  “儿子?人家根本就不想认你,你还上前求去啊?丢人不丢人啊?”她其实也是有些心虚的,毕竟嫁给金燕西这么多年了,可是竟然一个孩子都没有。
  
  “他是我的儿子,是我金家的子孙,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我相信清秋,她肯定会同意的……”金燕西觉得他还是比较了解冷清秋的,她就是一个很容易心软的人,再说了,当时也是她私自带孩子离开的,从哪方面来讲,都是自己有理的。
  
  “清秋?叫的真是亲热啊?”邱惜珍在心里暗暗的盘算着,如果真的认回了金泽同,那么金燕西以后的财产可就都是他的了,自己可就麻烦了。
  
  “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找他们去。”金燕西想着马上就要认回的儿子,心里很是兴奋。
  
  “等一下,我去找人打听一下,你这样到哪里去找人啊……”邱惜珍忙上前拦住了金燕西,派人出去打探。
  
  “还是你想的周到啊……”
  
  “那当然了,到时候我跟你去,我们女人之间比较好说话的。”邱惜珍面上温柔的笑着,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打乱这个事情。
  
  手下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于是两人就出门直奔苏家去了。
  
  ——————————————————————————————————————————
  
  袁圆几个人也陆陆续续的吃过了饭,大家就各忙各的,袁圆和可云今天也没有出去,要呆在家里收拾一下东西。
  
  “砰砰砰……”一阵的敲门声传来,可云的母亲李玉真忙起身去开门,打开门就看到了一对男女,有些疑惑。
  
  “请问你们找哪位?”
  
  “冷清秋是住在这里吧?我们是她的老朋友了,找她有事情……”邱惜珍收回打量房子的视线,连忙说道。
  
  李玉真一听是找冷清秋的,就开门请了他们进来,一路上就引领他们进来客厅。
  
  金泽同拿着一些摆摊的字画正好下楼来,看到了刚进门的金燕西,脸色顿时就变了,金燕西也看到了他,脸上堆满了慈祥的笑容,“泽同啊,还记得爸爸吗?”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随便就认儿子,我也担当不起。”
  
  “怎么了?”冷清秋在厨房听到了自己儿子的说话声,就忙走了出来,一下就看到了金泽同对面的金燕西和邱惜珍。
  
  “清秋啊,我们也算是熟识的朋友了,虽然很多年没有见面了,但还算是彼此都认识的,这不,燕西自从昨天见到了你们,心里就放心不下啊,今天一大早就来找你们了,可是这泽同的话可是很不中听啊?哪里有这么对亲生父亲说话的,还是你没有告诉泽同真相啊?”邱惜珍看到走出来的冷清秋就赶在金燕西的前面直接的问了。
  
  “你是哪位啊?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金泽同一脸鄙夷的看着邱惜珍。
  
  “你……燕西,你看,他竟然这么说我,好歹我也是你现在的妻子啊?”
  
  “行了,都别吵了。”金燕西瞪了邱惜珍一眼,转身就对冷清秋说,“清秋,你有没有告诉泽同事情的真相啊?”
  
  “这位先生,我母亲的确给我讲了一个久远的故事,但我还是对那些没有什么兴趣,那些都是豪门贵族的秘辛了,我们是小门小户的人家,实在是连接不到一起。”金泽同慢慢的就冷静了下来,虽然对母亲说的那些事情已经了解了,可是,并不代表着他就要接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父亲。
  
  “你……,清秋你怎么说?”金燕西心里已经有些恼火了,金泽同说的‘豪门贵族’这四个字直接就戳中了他,他现在虽然是个小有名气的电影演员,可是这个职业以前在他们家看来就是个卑贱的职业。
  
  “泽同,他的确是你的父亲,我昨天跟你讲的故事都是真的。”冷清秋一脸平淡的说,又转头对着金燕西,“事情我已经告诉了泽同,剩下的就看他的了,至于泽同认不认你,不是我说了算得。”
  
  “燕西啊,你听到了吗?这不就摆明了不让你认儿子吗?谁知道她跟她儿子说的故事是什么内容啊?”邱惜珍忙添油加醋。
  
  金泽同拉着母亲坐在了沙发上,才说道:“我母亲的事情我都一清二楚,你们的纠葛我也知道,以前的婚姻,可是你一手断送的,而我这个儿子,你什么时候过问过,你应该都沉浸在酒色之中吧,后来不还是跟别的女人求婚了吗?我这个儿子也是可有可无的吧?”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你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不关心你呢,清秋,你到底怎么说的啊?”金燕西彻底的愤怒了,虽然以前的这些事情都是发生过的,但是也不能什么都跟孩子讲啊……
  
  “金燕西,我只是把以前的事情照实说了而已,我不想以后泽同恨我,你根本就不必担心这些。”冷清秋已经冰冷的心仍然被他伤到了。
  
  邱惜珍看着两方僵持了下来,心里高兴了起来,“燕西啊,看来人家根本就不想认你啊,你看看人家住的房子,比我们家都好,当然不屑了……”
  
  金燕西心里也有些疑惑了,但还是重新把他们的往事给金泽同说了一遍,最后总结道,“当时家里着了一场大火,火灭了以后,你们就不见了,我四处的去打探,仍然没有你的消息啊……”
  
  金泽同听着又一遍的故事,心里有些烦闷,他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在家里困难的时候,也曾期盼过父亲的出现,可是在一次次的失望之中渡过,等到他们一切都稳定了下来,而他再也不期盼父亲的时候,竟然又出现了。
  
  听着那些故事,他心里竟然有些难过,他们每天都沉浸在或爱情或生活或享受中,可曾有关注过他这个孩子的事情,现在来认自己了,连母亲也劝着他相认,可是有谁问过他的想法。
  
  “我不管你们的事情,只想说,我会叫你一声‘父亲’的,这是报答你和母亲生下我的恩情,以后请不要来找我了,我不想再掺和你们的事情。”金泽同最终还是叫了金燕西父亲,毕竟以前的事情双方都有错,而他也的确是金燕西的儿子,这是不容分辨的,说完就拿着字画走了出去。
  
  剩下的几人一片沉默,“你看看,他竟然对你这个父亲是这个态度,真是……”邱惜珍还未说完,就被金燕西和冷清秋的眼神给定住了。
  
  金燕西满心的疲惫,看着金泽同毫不犹豫的背影,又听到那些话,心里的愧疚之情也涌了出来,站起身说:“清秋,我们就走了,能听到这声父亲,我就满足了,以后的事情再说吧。”
  
  不等冷清秋的回答就带着不甘愿的邱惜珍离开了,冷清秋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也空空的,一切都应该结束了吧……
  
  另一边一直没有出声的众人也都装作不知道一般做着手里的事情,毕竟这都是人家的家务事,没必要去掺和。
  
  冷清秋也注意到了旁边的人,心里有些不自在,看大家似乎都不在意,也就故作镇定的又进了厨房,忙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偶也正式的开学了,忙了两天的事情,好烦啊……
最近在考虑这篇文章的收尾问题呢,应该快结束了……
51
51、失踪 ...
  晚上,苏梦回到家后,发现客厅的气氛比之前更加诡异了,转头看了看几人,视线交集了几秒,便若无其事的收拾着东西。
  
  冷清秋看着自从回来后就不理自己的儿子,心里也满是难过,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对的。
  
  冷清秋在父亲去世后就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虽然有些艰辛,但日子过的还是可以的,只是一切都因为和金燕西的相遇而改变了。
  
  冷清秋在被金燕西追求的初期,也曾怀疑过,甚至讨厌过这个大家公子,可是,后来,的确慢慢的沉浸在金燕西制造的浪漫中,那时的母亲也曾反对过,可是她却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依然坚定不移的嫁给了金燕西。
  
  婚后的生活刚开始是甜蜜的,虽然金家的很多人并不喜欢她,但是金燕西对她还是很好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流动,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也渐渐的滋生出来。
  
  冷清秋的生活是清贫惯了的,每一分钱都希望能够花到实处,而在婚后,这个习惯仍然保留着,而金燕西则不同。金燕西是个大家公子,生活在富贵之中,花钱更是大手大脚,从来不会为家庭而烦恼。
  
  两个人的价值观相差的太多了,后来她就发现了白秀珠的存在,她还记得这个女子,白秀珠算是和金燕西青梅竹马长大的,两家的人甚至希望他们能够共结连理,冷清秋也开始不断的怀疑着金燕西的感情问题。
  
  后来呢?后来,金燕西的父亲去世了,金家已经四分五裂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却传来了金燕西要和白秀珠去德国的消息,冷清秋抱着自己孩子,心里一片冰冷,他从来就没有过多的关注过自己的孩子,现在更是为了前途,而选择了白秀珠。
  
  金家发生了一场大火,冷清秋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她带着孩子艰难的生活着,看着与金燕西越长越像的儿子,有时也会失神片刻。
  
  她靠着自己的能力顺利的做了一名教师,生活也慢慢的稳定下来,但随着局势的变化,他们只能不停的走动,战争爆发后,他们也是经过了千辛万苦才到达了上海。
  
  而在这一路上,心里也是担心不已,当时离开北平时,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通知母亲,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也就是母亲了。
  
  到达上海的时候,因为长年的奔波,身体最终还是病了,幸好遇见了好心人,他们也安定下来。本想等身体安稳下来就直接去北平的,可是在一次意外之下竟然又遇到了金燕西。
  
  金燕西已经是一个电影演员了,容貌几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而她却老了,回到家后,冷清秋就把以前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金泽同,哪知道他的反应这么大。
  
  金泽同小的时候也问过冷清秋关于父亲的问题,只是后来在冷清秋悲伤的神情下,再也没有问下去,冷清秋听着金泽同的质问,心里竟然明白了许多。
  
  是啊,当年的金燕西从来没有过多的关心过儿子,而冷清秋自己呢,她当年也是自作主张带走了金泽同,现在又有何颜面劝他认回父亲呢。
  
  金泽同也实在受不了母亲那愧疚的眼神,只觉得坐立不安的,匆匆的吃了几口饭就回了房间,冷清秋也慢慢的放下了碗筷,道了一声抱歉随后进了房间。
  
  “这是怎么回事啊?”苏梦看着远去的两人,觉得肯定有问题,这对母子之前的感情可是很好的,现在怎么觉得那么的诡异呢。
  
  可云又帮李玉真舀了一碗汤,坐下后才说道:“今天泽同的父亲金燕西带着他妻子来过了,几个人说了半天,最后泽同也叫了‘父亲’,但是看起来,秋姨应该是对泽同起了愧疚之心了。”
  
  “哎,事情复杂着呢,咱们也别去过问了,这是人家的家务事。”袁圆不甚在意的吃着饭,看了一眼快要被夹没的菜,身边的刘学明赶忙把最后的那点菜夹给她,袁圆横了他一眼,才慢吞吞的把菜吃下去。
  
  苏梦看到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心里好笑不已,真是别扭的一对啊,低头吃着碗里袁胤夹来的饭菜……
  
  ————————————————————————————————————————
  
  随着时间的推移,婚礼的日期也在逐渐的接近,苏梦的心也开始七上八下的,一度怀疑自己是患上了婚前恐惧症,婚礼要用的东西也准备的差不多了。
  
  报社的工作并不是太忙,但是报纸内容的检测却很严格,现在的租界正好处于日本人的包围圈之中,法国人虽然并不害怕日本人,但是也不会轻易的与日本人交恶的,所以,租界内的报纸什么的也要被日本人进行检测。
  
  “苏梦,你快要准备婚礼了吧?”梁主编在检查新闻稿件的时候,顺便问了一下,当初苏梦刚进报社的时候,就接到了要采访袁胤的任务,又有谁能想到,现在他们两个竟然会在一起了,还真是世事难料啊……
  
  “是啊,还有几天就到了,到时候梁主编一定要来参加啊!”自从温雅去世、孙阳去前线以后,苏梦在报社感觉很是凄凉,到是与梁主编的关系越来越好了,相处之后才知道,梁主编就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嘴上不说什么,但心底比谁都关注。
  
  “好啊,一定去,对了,你把这个寻人启事登一下,千万别忘了……”梁主编不放心的叮咛着。
  
  “好,我现在就整理出来。”拿过那份寻人启事,看了看内容,和之前登的那些大同小异,又说,“现在怎么那么多的寻人启事啊,而且都差不多啊……”
  
  梁主编的面色有些变化,随即说道:“现在这个时期,失踪死亡的人越来越多了,找人也很正常啊……”
  
  苏梦正忙着整理稿件,也没注意到梁主编的不同。
  
  ——————————————————————————————————————————
  
  做完报社的事情,苏梦走在路上,想了想又转身走向相反的方向,到了温雅的墓前,轻叹了一声,坐在墓碑的面前,说道:“温雅,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伸手擦了擦墓碑,又絮絮叨叨的说:“你现在应该也很高兴吧,对了,你知道吗?孙阳去前线了,现在仍然没有他的消息传来,其实啊,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我真怕有了消息却是不好的。对了,你的那些胶卷也顺利的救了很多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但是还是很佩服你的,现在已经是1939年的4月份了,战争也在不断的升级,过不了多久,租界也许就不安全了,不过啊,我还是知道很多事情的,我们最终还是会胜利的,快了,我们都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把自己之前所发生的一些事情都说了出来,心里也舒服了很多,最后,又安静的待了好一会,才起身离开。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进门后,袁圆就冲了出来,“啊……是你啊,我还以为是我哥呢?”
  
  “怎么了,袁胤不在啊?”以往这个时候,袁胤应该早就在家了。
  
  “是啊,都这个时间了,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袁圆心里还是有些焦急的,虽然现在他们已经撤出上海滩的势力了,但是危险还是存在的。
  
  “那学明呢,他没有跟袁胤一起吗?”
  
  “没有,学明刚刚出去找我哥了,我哥最近出去都没有带学明。”
  
  “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别胆心,可能是路上耽误了。”苏梦虽然嘴上劝着袁圆,但心里也担心起来。
  
  天慢慢的黑下来了,大家都坐在客厅里,也没有心情去吃饭,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袁圆和苏梦马上站起来,进来的是学明。
  
  “没有找到……”刘学明看着大家期待的眼神,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动用了很多的兄弟去找,几乎把租界都翻了个遍,仍然不见踪影。
  
  苏梦心里的感觉也越来越不好,现在已经那么晚了,那么多的人去找,竟然都没有消息,事情不妙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要去迎接新生入学了,先更这些了……
52
52、情报 ...
  天已经朦朦亮了,客厅里只剩下了苏梦和袁圆还在强撑着等待袁胤,她在想着这些天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人出于怎样的目的而去带走袁胤的?
  
  “袁圆,你心里有没有人选?”也许是以前袁胤的对手做的。
  
  “不好说,我们以前的帮派能发展到后来的规模,肯定得罪了很多的人,只是,我哥宣布退出后,也一直没有人出手,现在更不好说了。”还有一点袁圆没有说,一旦入了黑道,基本上是很难离开的,即使是离开了也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更何况是袁胤这个帮派的头。
  
  “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无论是谁,出于什么目的,都应该让我们知道他在哪里啊?”她现在心里非常的焦急,最怕的是被日本人给带走,那样的话袁胤就凶多吉少了。
  
  “再等等,学明已经去找以前的关系了,应该能知道的……”袁圆心里同样是担心这件事情会牵扯到日本人。
  
  天大亮的时候,刘学明赶了回来,“现在没消息,下午的时候一定会有消息的,大家再等等……”
  
  “那些人脉都起不了作用吗?你是从哪方面入手的?”袁圆有些疑惑,按理说,他们的那些人脉都是很厉害的,如果这样都不行的话,那么应该就真的牵扯到日本人了。
  
  “这个事情大家做好心里准备,应该是日本人做的。”刘学明在打探了许久之后,心底也确认了这个想法。
  
  “日本人?袁胤已经算是退出了,手上的人都散了,抓他的话也没什么好处啊?”苏梦在听到刘学明的回答时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这些日本人可是穷凶极恶的,一旦落入他们的手里,真的是凶多吉少了,想到这,心里忽然疼痛了起来。
  
  刘学明摇了摇头,说:“肯定是有原因的!你们别乱想了,我已经找人了,下午就能收到具体的消息了。”
  
  可云下楼时正好听到这些话,又看了看担忧的几人,说道:“我去给你们做饭,一会儿大家都要吃一点,没有力气怎么去找人啊?”
  
  苏梦点了点头,她一会还要去报社,报社现在已经很难请假了,即使能请假,她也要去的,也许在报社里能听到什么讯息,报社里的同事都是跑新闻的,而袁胤也算是公众人物了,可能会有小道消息的。
  
  可云和李玉真很快就把饭做好了,大家虽然心里很担忧,但多多少少还是吃了一些东西,苏梦看着心不在焉的吃着饭的袁圆说:“我一会就去报社,也许能打听到一点消息,你们就在家里等消息好了,千万要冷静……”
  
  “嗯,你去吧,我相信我哥肯定不会有事的。”袁圆也在心里暗示着自己。
  
  草草的吃过饭,苏梦就赶往报社,因为早到的缘故,报社里的人并不多,只有三个人在整理今天发出的报纸,苏梦先拿出来路上买的几分重要的报纸,浏览了一下内容,很多都是关于战争进展的,还有一些则是评论家的专栏,但是很少有涉及大幅度抗日的文章,看来报纸的检测工作做的挺好的,日本人现在真是得意啊……
  
  苏梦发现报纸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便放下了,这时正好看到了走进来的杜飞,马上就问道:“杜飞啊,昨天去跑新闻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别的消息啊?”昨天的报纸是杜飞和梁主编去送检的,肯定会接触到很多人,也许会有什么讯息。
  
  “消息啊?现在好像国外也发生了战争,好像是意大利吧,至于说咱们这边嘛,好像听说日本人昨天逮捕了一批进步人士,法国人也没有去管。”杜飞自从虚心的跟同事学习之后,进步是很大的,现在在报社也算是重要的一员了。
  
  “进步人士,日本人是在租界内逮捕的吗?我怎么没听到这个消息啊?”不知道袁胤是不是在此之列。
  
  “是在租界抓地,但是是秘密进行的,算是日本人与法国人的交易了,这些消息还是昨天送检的时候遇到的一个记者朋友听说的。”
  
  “消息可靠吗?这种秘密怎么可能流传出来啊?”苏梦进一步的想确认这个讯息的真实性。
  
  “可靠,我这个记者朋友他哥是在法国的领事馆工作,当时日本人去找法国人谈判的时候,他就是翻译呢,不过这个事情是不能宣扬的,要不然……”杜飞的这个朋友还是在采访中认识的,后来两个人在接触中彼此欣赏,成为了好朋友,他的朋友告诉他这个消息也是希望杜飞能够警惕一些,不要以为在租界就完全的安全了,也千万不要与日本人光明正大的对着干,也许什么时候命就不保了。
  
  苏梦看着杜飞的手做了一个手枪的形状举在了太阳|岤处,就明白了,看来这个消息是正确的,那么袁胤就在里面吗?
  
  “千万别到处说,这个事情大家心里明白就好,连很多的上层人士都不知道这个消息呢,只是这租界啊,我看早晚都会是日本人的了……”杜飞之所以告诉苏梦,一方面是因为和苏梦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另一方面是苏梦在报社也担任着重要的工作,早晚会知道这个消息的,现在说出来也只是希望大家能够都注意一下。
  
  苏梦还不敢确定袁胤是不是在那些人里面,于是就给家里的袁圆打了个电话,把自己知道的消息说了一下,袁圆则马上就让人去打探了。
  
  中午的时候,报社里的人少了很多,大多数的人都吃饭去了,而苏梦则留在报社整理东西,只是有些奇怪,今天梁主编到现在都还没来上班,有些太意外了。
  
  正想着呢,梁主编就出现了,苏梦忙站起来问道:“梁主编,您终于来了……”
  
  梁主编看了一眼苏梦,心神有些不宁,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苏梦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也就没有继续的去问。
  
  过了几分钟,梁主编睁开眼睛,看着正在认真处理工作的苏梦,问道:“苏梦,你怎么看日本人?”
  
  “嗯?日本人?还能有什么看法啊,当然是我们的敌人了。”心里对于梁主编突然这么问有些疑惑。
  
  “你知道现在日本人开始在租界秘密的逮捕一些人吗?”
  
  “早上的时候才听到杜飞说这个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件事情是真的,已经有很多人被逮捕了,袁胤也在里面……”
  
  “什么?袁胤?他现在怎么样了?你怎么知道的?”苏梦猛地站了起来,有些激动的问着。
  
  “你先别激动,我的消息来源不能告诉你,但是袁胤的确是在里面,我想找你帮我一个忙。”梁主编脸色有些不好。
  
  苏梦在心里想了一下,说:“什么忙?”
  
  “帮我送一个消息,这个消息送出去后,袁胤他们就有救了……”
  
  苏梦看来梁主编好一会儿,说道:“好,我帮你送,我信你这一次。”她是一定要救袁胤的,既然这个消息这么的重要,那么,袁胤就有希望了。
  
  “我也是相信你的,我现在已经被人跟踪了,行动很不便,我现在告诉你几组数字,你要全部的记在脑子里,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到‘云祥茶馆’,那里有一个带着深黑色帽子穿着一身的西装,手上拿着一本文摘的男子,他就坐在茶馆二楼的最里面,到时候,会有一个暗号,我会告诉你的,对了暗号以后你就把这几组数字告诉他就行了。”
  
  “你被人跟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苏梦听到她这么一大段的解说,心里也开始担忧起来。
  
  “我?我是中国人,你只要记住我所做的都是为了国家就好了,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也许这是我跟你的最后一次见面。”梁主编幽幽的说道。
  
  苏梦听到这,又看着一脸坚毅的梁主编问:“最后一次见面?难道你要离开报社吗?”
  
  “不是我想离开,而是我已经被盯上了,未来是很难讲的,别多问了,跟你接触的这么长时间里,我也算是了解你了,再说,温雅在牺牲之前会给你打那个电话,说明你值得信任的。”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你和温雅是同一类人?”
  
  “我和温雅彼此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是在温雅牺牲后才知道的,当时温雅给你打的电话,一查就知道,只不过让我们把这个讯息给破坏掉了,要不然,你以为那些日本人查不到你吗?”梁主编提到温雅也是一脸的难过。
  
  “我现在也不多问了,我会准时的把你的消息传出去的……”苏梦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些日子这么的安宁,都是有人在暗中帮助的缘故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