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影视同人]民国记事-第5部分

我一个面子吗?”
  
  冈本次郎被袁圆的芊芊玉手摸的浑身爽快,说:“好,我就给袁小姐一个面子。”说完,还不住的用手摸着袁圆的手。
  
  “那,我们就继续喝酒吧,别让那些人坏了气氛。”袁圆挎着冈本次郎的胳膊往楼上走去,袁胤看了一眼紧张的秦五爷:“把事情处理好,再叫几个听话的来。”秦五爷忙连声答应着。
  
  何书桓看到他们走了上去,松了口气,虽然,平时,何书桓凭着自己的功夫很是威风,可是,自己也是知道的,拳头往往躲不过炮弹的。
  
  苏梦也暗暗的舒了口气,刚刚那个日本人的目光实在是恶心,要不是看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出手,自己早就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了,苏梦心里也很疑惑,袁胤他们怎么会跟日本人在一起呢,还有一个安易。
  
  苏梦自己觉得,根据那次采访,感觉袁胤应该是个很爱国的人,可是,现在又跟日本人掺和在一起,还有袁圆。他们越来越神秘了。
  
  秦五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让身边的人带了几个听话的人到楼上敬酒。看着还在一边哭泣‘白玫瑰’,忍着怒气说道:“还哭,哭什么哭啊,快点给我滚去整理一下。”
  
  陆尓豪虽然也被刚刚的情况给震了一下,但还是说道:“秦老板,你怎么能这么骂她呢,明明是刚刚的那些人欺负‘白玫瑰’小姐的,您不帮忙就算了,现在还要骂她。”
  
  “陆先生是吧,您要是不想再来这里,就永远不要来了。”秦五爷真想上去踹两脚。
  
  陆尓豪也不是不会看眼色的人,便不再痴缠,‘白玫瑰’看大家都不再帮自己,就哭着奔向了后台。何书桓和陆尓豪也忙跟了过去。苏梦和其他人很是无奈的对看着摇了摇头。
  
  秦五爷这才真正的舒了口气,要是真的影响了老板的生意,自己可是只有一个脑袋能担着的,这‘白玫瑰’也是,之前看着还是不错的,便也大力的提携她,谁知竟然闹出这种事。
  
  老板的这个歌舞厅,明确的表示过,不会强迫这些歌女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并且还会保护她们的利益,这种好处可是整个上海滩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所以,才能吸引到很多人来这里唱歌。
  
  秦五爷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自己为了报答袁胤的救命之恩,才过来帮忙打理事情的,可是,现在光这个歌舞厅就快要了自己的命了,哎,真是命苦哦。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电脑的网页不知是怎么回事,就是打不开,没办法更新,所以,请大家多多原谅!
看到很多亲留言说喜欢安易,偶感觉很无奈,袁胤以前的伤害跟爱情无关,后文,会慢慢交代清楚的,偶本来决定的男主是袁胤,现在被大家弄的有些摇摆不定,苦恼啊……
16
16、棋子 ...
  
  “哥,今天的事情你怎么看?”袁圆自从离开‘大上海’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问袁胤。
  “事情既然都谈成了,我当然会信守诺言了。”袁胤整个身体都靠在了躺椅上,身体很是疲惫,但,还是仔细的想了一下整个过程。
  “我们真的要帮冈本次郎吗?他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袁圆可不认为冈本次郎在拿到了好处后,还会一如既往的站在他们这边。
  
  “这我当然知道了,我会帮他的,不过,以后的事情就不好说了,他能拿到这边的管辖权,安分一些还好,要是,还不满足,那他就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去享受了。”袁胤的口气里带着危险的寒气,他可不会那么傻,既然利用完了日本人,能干掉的当然要干掉了。
  “再说了,他做的这几笔生意要是捅出去,你觉得他还能活着吗?不用我们动手,他们自己人就饶不了他的。”袁胤很是笃定的说。
  
  “我就知道,你肯定把事情都算计好了,不过,哥,不是我说,咱们确实是不缺武器啊,你干嘛还要千辛万苦的搞到这批货?”袁圆今晚都是一直在配合着哥哥,只是,她还是对他们今天谈的生意很困惑,既然都不缺,为什么还要牺牲掉一些重要的人脉来搞到这批货呢。
  
  “不该问的不要问,对了,你离安易给我远点,他不是个简单的人,别去招惹他。”袁胤警告着着袁圆,他可是知道自己妹妹惹祸的能力的,只是,不能让她惹到安易身上,要不然,到时候连他自己都不好收拾局面。
  “这我还能看不出来吗?你看今晚他看见苏梦的表情,明显的就是认识苏梦,好像还很喜欢她,可是,有危险时,他也只是隐忍着,这个男人要么就是不爱她,要么就是深不可测,当然,他是后者。”袁圆可是很仔细的观察着安易的眼神,安易在冈本次郎看向苏梦时,明显带了杀气,手都不由的握紧了,只是,为了他的生意,还是没有出声,当自己及时的转移了冈本次郎的注意力时,安易那松了口气的表情可是被自己看的一清二楚的。
  
  “知道就好,他的身份很复杂,你不要去掺和。”袁胤深怕她不听,不断警告着。
  “那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我可是,从来没听说过他这个人。”袁圆对哥哥的警告很是气愤,自己既然答应了就会做的的,干嘛这么不信任她啊。
  “还是那句话,不该问的别问,我是为你好,以后见了安易,礼貌一些就行了。”
  
  “什么都瞒着我,那你今天为什么那么不遗余力的帮他谈那笔生意呢,他谈的可是一大笔的药品生意。”袁圆靠近袁胤耳边悄声问:“哥,他不会是地下党吧?”
  “胡思乱想什么啊?别天天想这想那的,安分一点。”袁胤被妹妹搞的很不耐烦了。
  “怕什么啊,你还没回答我呢,难道让我猜对了?”袁圆激动起来了,难道真的让自己见到了神秘的人物?
  “没有的事,记住,这人不可为朋友,更不可为敌,你只要给我离他远点就好了,”袁胤被她烦的受不了了,摆了摆手:“快休息去吧。”
  
  “我还要去洗一下手。”袁圆扬了扬自己的手。
  “你都洗过几次了啊?再洗就脱皮了。”袁胤觉得她是心理问题,自从回到家就连洗了四五次了,还要洗,真是…………
  “不要,我还是感觉很恶心,要不是看他还有点用,我早就解决他了,哼,还敢占我便宜。”袁圆只要一想起,冈本次郎那恶心的爪子曾经碰过自己,就恶心的受不了。
  “放心,他活不了太久的。”袁胤安慰着她,不过语气很是阴寒,仿佛,明天冈本次郎就会死去一般。
  
  苏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没有去打扰傅文佩她们,悄悄的回了自己的房间。今天晚上的事情在苏梦的眼前不停的回转,想到那个日本人的眼神,苏梦有种想要把他的眼珠子挖下来的冲动,看来,自己要尽量多的锻炼身体了,想着,转身进了空间,苏梦已经很多天没进空间了,现在都快有些遗忘自己还有这个异能了。
  
  空间里现在是硕果累累,现在几乎没有在种蔬菜了,毕竟自己也吃不了那么多,现在蔬菜都转移到了院子里,院子里的蔬菜都是苏梦专门用空间里的土壤去种植的,再加上空间水的作用,吃起来几乎跟空间里种的味道一样。空间里只剩下了粮食和药材,粮食产量很多,苏梦把它们都堆在了仓库。这两个仓库是连接在屋子后面的,很宽旷,可以无限制的储物,苏梦很是满意这个功能。
  
  苏梦把空间里的药材又采摘了一下,把已经成熟的分类放好,忙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才全部收拾好,苏梦又看了看房间里的那些武器,想到今晚的事,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多练习一下了,虽然,自己主要是来找陆振华的,但,也可以利用空间和武器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几个小鬼子。
  嗯,要抓紧练习一下,既然有了这么多得好条件,当然不能就这么浪费了,也要学一下人家,做一下杀手,当然,日本人就是自己练习的对象。
  
  因为是周六的缘故,苏梦在家好好的休息了一下,早上,带着苏灿和依萍把院子里的菜地什么的整理了一下,吃过饭后,依萍带着苏灿去学钢琴,钢琴是原来的房主留下的,一起算在了房款里,苏梦是个地道的乐痴(音乐白痴),根本对这些乐器一窍不通,钢琴也一直都闲置着,现在依萍来了,钢琴终于是找到了主人。
  
  傅文佩依然坐在客厅里做着仿佛永远做不完的衣服,只不过这次做的明显就是给男子的,看来就是给陆振华做的了。
  
  “苏梦,司令那里的信,是你寄得吗?”傅文佩从昨天就心神不宁的。
  “哦,看来你已经见到陆振华了,怎么样?”苏梦拿着茶杯轻抿了一口。
  
  傅文佩想起来了昨天的见面,脸上浮现出一丝甜蜜的笑容,昨天,她特意站在书房的窗边不停的走到,果然,司令无意间看到了自己,司令很是惊讶,急忙就来了这边。
  当时的自己也故作惊讶的看着司令,司令也老了,头上的白发也多了起来,自己跟了司令那么多年还是很了解司令的,把她们的情况一一的说给司令听,司令很是愧疚的要她们搬过去,可是,自己还是不能答应,自己现在还没有把握能赢过王雪琴,所以,现在这样是最好的,不过看到司令脸上浮现的愧疚之情,心里也很是甜蜜,看来,司令没有忘记自己。
  
  跟司令聊了很久,结果,司令问到这家的主人时,自己还是撒了谎,没有告诉司令实情,现在的自己还没有弄清楚苏梦的目的,而司令也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个女儿。
  司令后来又说了最近的疑问,司令已经连续收到了两封信了,信里除了照片和那几行字什么都没有,司令现在被折磨的夜不能眠,她忽然想起了苏梦以前的话,难道这信是苏梦寄的?
  
  傅文佩想到这,才开口问了苏梦,听到苏梦没有正面回答,又想到司令那萎靡的精神状态,语气就不由的冲了起来:“告诉我,那信是不是你寄的?”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苏梦看着发怒的傅文佩就知道,陆振华已经把事情告诉了傅文佩,看来,这种精神打击法很有效啊!
  
  “你到底想怎么样?那信上说的是真的吗?她们都死了?”傅文佩想着那封信的内容,声音也颤抖了起来。
  “我能怎么样,不过是让,陆振华把忘记的都让他想起来而已,她们是不是死了,这我就不知道了。”苏梦模棱两可的回答,“你觉得她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啊?”
  
  傅文佩被苏梦最后的这句话给问住了,是啊,日本人占领了东北,那里还有司令以前得罪的很多仇人,是啊,她们能过的怎么样?傅文佩其实心里已经默认了那封信上的内容,只是,为了使自己心里能好过些,才问苏梦的,只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好地答案。
  
  听到这,傅文佩已经说不出话了,她狠狠的喝了一杯早已凉透了的茶,镇定了一下:“那你就是来找司令报仇的了?可是,他是你爸爸啊?”
  “谁说我是来报仇的了,我找过他吗?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父亲啊?”苏梦当然不会说出自己的目的,只不过这傅文佩越来越不好控制了。
  
  “那你想做什么,你安排了这么多,我可不相信你的说法。”傅文佩有些后悔跟苏梦合作了,毕竟,自己是真的深爱着司令的,怎么可能帮着外人害司令呢?
  “哦?是不是后悔了?”苏梦靠近傅文佩身边说:“我记得你应该是见过李副官了吧?怎么,有没有资助一下他啊?是不是觉得你自己已经不需要我了?你以为找个李副官就可以斗得过王雪琴吗?”哼,傅文佩的语气都不自觉的强硬起来,只能是她又找到了一张王牌,而对于傅文佩来说,这张王牌毫无疑问就是李副官一家了。
  
  “你,你跟踪我?”傅文佩这下是真的慌了起来,自己在搬到这边之前,李副官就找到了自己,当时是来借钱的,自己也借了一些给他,当时,没有想到要回到司令这边。昨天,在听司令又聊到李副官时,才想起,自己还有这张王牌。只是,没想到,苏梦竟然什么都知道。
  
  “你觉得我有时间跟踪你吗?不过,说来,你应该不知道吧,李正德和我还是有些关系的,只不过,过了这么多年,他好像早就忘了自己的出身了,下次,你可以直接把他请到家里来,我觉得有必要让他想起自己的出身。”苏梦想起了在国外的许叔,许叔的一只胳膊已经没有了,许叔喝醉酒的时候曾语焉不详的说起过,他在苏梦的外公去世后,为了母亲的事情找过李正德,可是,根本就见不到他的人,后来,许叔被慢慢排挤的时候,被当成弃兵送到了战场上,许叔捡回了一条命,只是却没了一只胳膊。
  
  “你跟李副官竟然认识?从来没听他提起过啊?”傅文佩觉得这个消息是最让人吃惊的。
  “不能说是认识,不过,他自己应该清楚,自己是怎么当上陆振华副官的,想来,他早就忘了,我不介意也让他慢慢的想起来。”苏梦带着阴森的寒气说,“听说,他的女儿疯了,还是被陆家弄疯的,你说,这算不算是报应啊?”
  
  “你竟然知道这些事,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傅文佩自己快要疯了,这件事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的,这个苏梦也是刚来上海的,她怎么会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你就别问了,只不过,你要弄清楚,你只能靠我,别给我想别的事,安安稳稳的做事就好,我不喜欢不听话的人!”苏梦觉得自己现在做坏人做的很成功,看,傅文佩现在不就被吓得不行。
  
  傅文佩整个后背都湿了,她现在真的是害怕了,苏梦这个人太可怕了,自己本来还很有自信的,不会去做她的棋子,可是现在,却已经下不了棋盘了。
  
  苏梦很满意自己带来的效果,傅文佩这个女人看起来温婉贤淑,可是想要控制她还是花费了她很多张牌,不过,现在成功了不是么?她可是很重要的一颗棋子,怎么可能让她自己胡乱走呢!
  
  
作者有话要说:有亲说,女主在面对日本人的眼神时是不是弱了点,我只能说,女主虽然之前杀过人,可是,毕竟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恶心的目光,所以,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再来就是,在大上海这种人多的地方,女主不好随意的运用自己的空间的,身边也都是自己的同事,在这种人那么多得情况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偶现在不断的在增强女主的实力,虽然,偶自己感觉已经很强了,
看到亲们的留言,偶决定了,袁胤就是男主了,偶自己是很萌这种冷酷的男人滴……
17
17、大事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入了冬,这段时间里,苏梦一直都是很正常的上班、下班、照顾苏灿。
  到是后来和袁圆成了好朋友,真正的交心以后,才发现袁圆的个性是不拘小节的,而且,袁圆异常的喜欢小孩子,每次来找苏梦时,都会给苏灿带很多的玩具。
  而苏灿现在和袁圆好的让苏梦都有些嫉妒了,不过,她好像每次看到孩子的时候眼底都隐藏着一股悲伤的感觉,当然,袁圆不讲,苏梦也不会去多问的。
  
  这段时间里,陆家发生了三件大事,第一件就是傅文佩正式的入住陆家了,而依萍则拒绝搬去陆家。
  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在王雪琴频繁的出去‘打牌’的这段时间里,傅文佩凭借着温柔小意的伺候着陆振华,使得陆振华心情好了很多。
  在王雪琴又一次去‘打牌’后,傅文佩直接到了陆家陪陆振华,只是世事难料,王雪琴去找魏光雄的时候,竟然发现魏光雄背着她有了一个叫安娜的女人,王雪琴一怒之下跟她撕缠了起来。
  
  安娜哪里会是王雪琴的对手啊,脸上被王雪琴挠了好几下,在魏光雄看来,安娜年轻貌美,王雪琴最多也就是一个半老徐娘,自然而然的护着安娜,便说了王雪琴,王雪琴也不甘示弱,张口就骂了魏光雄,夺门而出,王雪琴在回家的路上一直不停的向后看,希望魏光雄能追上来,哪知竟没有。
  
  其实,魏光雄也想追上的,毕竟,魏光雄心里明白,自己现在也只是在上海滩刚刚立下脚,还没站稳呢,各方面都需要金钱的支持,所以是,绝不能放过王雪琴这条线。
  
  只是在回头看见一边哭泣的安娜时,便脑袋一昏,急忙怜香惜玉起来,每次吵架,王雪琴总是拿以前帮助他的事情骂魏光雄忘恩负义,毕竟,魏光雄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更是不想被骂成是跟着她吃饭的小白脸,所以,就安稳的陪着安娜,想着,过几天,打个电话,说几句好话,王雪琴不就乐颠的又拿着钱跑过来了吗?
  
  另一边的王雪琴看魏光雄没有追上来,心里憋着一肚子的气没处撒,回到家,竟然看到陆振华和傅文佩那个贱人坐在客厅里嬉笑,王雪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看到的竟是这幅情景。
  
  陆振华和傅文佩正聊的欢呢,这段时间,自从傅文佩来了,陆振华感觉每段时间就会寄来的那些信和照片也没那么可怕了,虽然,偶尔还是会做噩梦,但,毕竟还有个倾诉的人,心情自然而然的就好起来。
  
  这天也依然如此,只是,没想到王雪琴这么快就回来了,看到王雪琴那震惊的眼神,陆振华难得的在心里竟然心虚了一下,而,傅文佩则用得意的眼神欣赏着王雪琴的怒气,转身,脸上带着百般委屈的表情看着陆振华,陆振华被傅文佩这委屈的眼神看得心里一荡,又再看王雪琴一副泼妇模样的乱骂,心里比较了一下,觉得还是书香世家出身的女子体面,知书达理。
  
  王雪琴把她心里的气全都发泄了出来,骂的话也越来越难听,而陆振华是吃软不吃硬之人,直接就开口,让傅文佩搬到陆家住,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家之主,而傅文佩也是陆家的八姨太。
  
  王雪琴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刚来到上海的时候,她很是苦恼,因为,陆振华不光带了她,还带了傅文佩这个贱人。
  所以,在后来的一段日子里,王雪琴使出了浑身的手段,成功的把傅文佩赶了出去,真正的成了陆家的女主人,现在的她,在参加一些上流太太们的聚会时,还是能抬起头的,没有人知道她是个戏子出身的姨太太,在大家的眼里,她就是陆家的夫人。
  
  王雪琴被这种情况弄的手足无措,急忙打电话让陆尓豪他们回来给她撑腰,哪知,最后,除了没有用处的梦萍回来,陆尓豪和陆如萍竟然都没有回来,而傅文佩搬进陆家的这个结果,王雪琴也只能认了。
  
  依萍很不能理解自己母亲的决定的,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干嘛还要搬到陆家去看人脸色呢,在劝阻无效后,没有答应搬走,所以,最后,傅文佩只得自己搬去陆家,苏梦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以后的陆家有好戏看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陆尓豪迷上了‘大上海’的‘白玫瑰’,现在正打的火热呢,要知道,王雪琴的泼辣程度可不一般,而陆尓豪从小就生活在王雪琴的阴影之下,当然更喜欢温柔可人的小女人咯。
  在陆尓豪看来,白玫瑰是个非常有才情的女子,为了爱情敢作敢当,这种女人简直就是为他自己量身定做的,随即就对白玫瑰展开了火热的追求。
  
  白玫瑰出身在还不错的家庭,她是家里的长女,是姨太所出,但因为自己的母亲很得父亲的宠爱,所以,白玫瑰在家里的待遇都是很不错的,而她,也一直自诩是大小姐。
  
  白玫瑰的母亲也是歌女出身,很是喜欢卖弄一些诗词歌赋,而白玫瑰从小便在母亲的熏陶之下,也接触了一些,白玫瑰经常听母亲讲,她是如何跟父亲相爱的,而大夫人又是怎么处处找母亲的麻烦的。当然,也见识了母亲私下的手段,母亲很是厉害,成功的在家里站稳了脚跟,并使得父亲厌了大夫人,更加的疼爱母亲,这些,都被白玫瑰记在了心上。
  
  随着白玫瑰的长大,心里也越来越向往着母亲那般得爱情,只是,没想到,父亲竟然意外的听从了大夫人的话,要把她嫁给一个陌生的商人,白玫瑰在这之前,喜欢上了大哥的一个经常来家里玩得朋友,慢慢的两个人就相爱了。
  
  白玫瑰一听要嫁人,就忙找母亲帮忙,而母亲果然不出所料的被他们的爱情所打动了,竟连夜帮他们收拾东西,掩护他们逃走。
  只是,白玫瑰还是单纯了一些,他们的钱都花光了,而这个满嘴说爱她的男人竟然转眼就把她卖了。
  原来,这个男人是大夫人和大哥专门为她安排的,为的就是除去她,也打击了她母亲,这一切都是早已经安排好的。
  白玫瑰实在是不敢想起被卖的那段时间里所过的日子,她反抗过,可是,最终还是屈服在拳脚之下,直到后来,她用身体买通了两个门卫,才逃了出来。
  
  白玫瑰想回家,可是,又不甘心,她想‘衣锦还乡’,不想就这样跟家里屈服,她想成功之后,再走到大夫人他们眼前好好的报复一下。所以,一路跌跌撞撞的到了上海,上海的一切都是繁华的、美丽的。
  
  她凭借着在母亲多年的教导之下的好歌喉,顺利的找到了工作。她现在整个都沉醉在这灯红酒绿的生活之中,那么多人喜欢着她,她更是认识了几个记者朋友,他们为她的故事而愤怒、而感动。他们说要报道她的事迹,他们要号召别人学习她。她觉得自己就要红了!
  
  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个陆尓豪是迷恋着她的,跟他接触的这段时间里,知道这陆尓豪家里很是富裕,他父亲曾经是个司令,司令啊,这个职称在白玫瑰的记忆里是多么威武的啊,当然,她忽略了‘曾经’二字。
  白玫瑰对着陆尓豪百般的奉承,温柔的伺候着,成功的让陆尓豪坠进了温柔乡,而白玫瑰觉得她离那纸醉金迷的富家太太的生活更进了一步。
  
  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在没有依萍的阻扰之下,陆如萍成功的和何书桓谈起了恋爱,对于何书桓而言,很是欣喜美女的崇拜和喜欢,虽然,他对白玫瑰也很是怜爱,但,毕竟门不当、户不对的,而陆如萍则不同,她家里很是不错,父亲又曾经是个司令,母亲在上流社会也有些影响(都是听王雪琴自己显摆的),又是一个那么温柔多情的女子,她那么的爱着自己,何书桓很快的就沉浸在了里面。
  
  陆如萍很是兴奋着,自从在班车上的那一眼,她就知道,自己陷了进去,在她看来,何书桓简直就是一个完美到不行的男人,而,母亲在了解了何书桓的家世之后,也天天的在她耳边传授着一些手段,她刚开始是很震惊的,可是,在自己试验了一些后,就无比的崇拜着母亲,没想到这些手段竟然会这么快收到了效果。
  
  陆如萍现在经常性的开始逃学了,在恋爱中的人是很难分开的,而王雪琴也很支持,甚至还会专门的帮她跟学校请假。
  
  所以,综上所述,陆如萍和陆尓豪是没有时间去帮王雪琴的。等到他们终于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回到家时,对于,傅文佩坐在父亲身边很是震惊。
  
  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王雪琴讲的),陆尓豪和陆如萍不断的质问着陆振华,他们觉得父亲背叛了母亲,母亲这么多年来伺候着父亲,是多么的辛苦啊,可是,现在父亲竟然会又把‘佩姨’带回了家里,这是对母亲赤裸裸的背叛。
  
  父亲怎么会变得这么的残忍啊,如果是在之前,也许他们不会这么激动的,毕竟,他们以前对‘佩姨’的印象是很好的,可是,现在他们都沉浸在恋爱的幸福当中,最看不得的就是背叛了,所以,不假思索的对着陆振华质问。
  
  陆振华何曾受过这种待遇,他堂堂的一个司令,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再说了,傅文佩本来就是自己的八姨太,这有什么不可饶恕的,难道,还要自己为王雪琴守忠吗?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陆振华上楼拿下了他那唯二的武器(还有一个是手枪)——鞭子,冲着一群人直接就挥了过去,幸好陆尓豪他们躲得快,才没有打到身上。
  
  这时的傅文佩很是通情达理的劝着陆振华,不断的向陆尓豪他们道着歉,那柔柔的声音,很快的就把气氛搞活了,陆振华也慢慢的消了气。陆尓豪他们也才想起‘佩姨’的好处来 。
  
  以前他们小得时候,王雪琴只关注父亲,对他们都很少顾及到,而‘佩姨’则经常给他们做好吃的,哄着他们。陆尓豪和陆如萍仿佛自己犯了天大的错一般,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佩姨’,而傅文佩则在心里冷笑着,自己的计策成功了,王雪琴也不怎么样嘛!几句话而已,她的孩子就站在了自己这边,看来也是很好对付的。
  
  陆家的闹剧在陆尓豪他们的道歉声,王雪琴的怒骂声,陆尔杰的哭闹声,陆梦萍的冷笑声中不断的重复上演着。
  
  苏梦不得不感叹一句:生活是多么的美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傅文佩终于回到了陆家了,不用再继续恶心着女主了。o(≧v≦)o~~
另一个NC故事的主角也会慢慢登场的。
大家期待一下吧!
18
18、水云间 ...
  苏梦最近生活的又快乐又苦恼,快乐是因为,傅文佩成功的搬进了陆家,自己也不用时不时的就听到她对陆振华的爱情宣言了,苦恼是因为,傅文佩一搬走,家里就没有人照顾了,现在每天下班后还要做饭什么的,依萍最近在准备考音乐学院,每天都忙着练习,苏梦觉得自己最近常常累得是腰酸背痛啊!
  
  这天正好苏梦在家休息,袁圆刚走进苏梦的家门,就看见苏梦坐在自家的院子里啃着个苹果,眉头紧皱着,满脸的委屈不耐,真是严重的影响了她的形象。
  
  “这是怎么了,谁给我们大小姐委屈受了!”袁圆这话说得实在是够酸的,当然,主要是这话成功的把苏梦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
  
  苏梦对袁圆很想熟视无睹,可,这话说的的确让她不想表态都不行,“我就是累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每天除了上班,还要照顾一家老小的,哪像你这个千金大小姐啊,什么都不用做,只等着让人伺候。”苏梦很是不客气的酸她。
  
  “哎哟,你家哪来的老小啊,也就一个小的灿灿而已,你要是不想要灿灿了,干脆给我得了,我还看不得,灿灿跟着你遭罪呢,你看,灿灿现在瘦的,心疼死我了!”袁圆早就觊觎苏灿良久了,现在急忙表态。
  
  “我早就知道你这‘狼子野心’了,别妄想了,再说了,灿灿哪里瘦了,我现在都嫌弃他太胖了,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她就知道袁圆会趁机说这话,得赶紧把这苗头给掐灭了,不能留有一丝儿的希望。
  
  袁圆看苏梦那斩钉截铁的口气,知道自己又失败了,不过,也不着急,来日方长嘛,就不信还能没一丁点儿的机会了,“对了,反正你现在也是很无聊,不如我们出去逛一逛,听说,现在又有了一个有名的地方,叫什么‘烟雨楼’,我们去见识一下。”
  
  “好吧,听这名字还挺诗情画意的。”苏梦听这名字挺对胃口的。
  
  “那是,听说老板是杭州人,出身书香世家,专门建了这‘烟雨楼’一来了却一些思乡之情,二来他也是个画画的人,只是想跟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流学习一下。”袁圆看苏梦心动了,忙把自己知道的介绍了一下。
  
  “哦?看来你认识他了?”她可是知道袁圆的个性的,没有好处的事情从来不会去理的。
  
  “知道他,没怎么注意过,不过我是见过她那妹妹,啧啧……”袁圆嘴里不断的发出声音。
  
  “怎么了,听你这口气莫不是很厉害不成。”苏梦觉得这里面肯定有着什么不能说的事儿。
  
  “以后你见了就知道了,说不定今天就能遇见了呢!可能还会免费的看场好戏呢!”袁圆一付我们现在就去看戏的表情。
  
  袁圆也不是很了解这个地方,也只是在一次聚会中听汪家的女儿说过,现在又没事做,就想去看看。
  她俩都不怎么知道路,还好袁圆这位‘黑道公主’有着厉害的手下,很顺利的就到了地点。
  ‘烟雨楼’从外表看来跟一般的酒楼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走进去倒的确有那么一股书香之气。
  
  掌柜的似乎也认识袁圆的手下,又看那人对袁圆她们毕恭毕敬的,就知道身份不简单,忙把她们迎到了一间包厢,包厢里的摆放很是简单,墙上挂着一幅山水国画,看功底似乎很是不错,窗口的两个素雅的蓝净瓶子里斜插着几束新鲜的花枝,使得整个包厢里都飘着淡淡的香气。
  
  来这烟雨楼的几乎都是一些学子,画家之类的,大家都是在一起交流学习的。
  “这地方到真是不错,挺清净的……”苏梦话还未说完,就听到楼下一片的哗然声。
  
  探头往下看,是一群人在评论一幅画,只是这群人里竟然还有两个女子和一个孩子,苏梦继续看下去,那幅画竟然是一幅西方油画,画上的人赫然就是人群中的一个女子,只是这画,画的实在是够□的,几乎就是没穿衣服,苏梦不得不赞一句啊,这个年代竟然有人愿意画这样的一幅画,可见其开放程度,这女子也真是胆大。
  
  “哎,这幅画上的女人不就是下面的那个吗?认识不?这女子好生有种啊?”苏梦觉得袁圆带自己来肯定是有所目的的,要不然为何单单选在这个时机呢。
  
  袁圆低头喝了一口茶,把茶杯放到桌上,又拿了一块点心吃了一小口,才慢慢的回道:“我之前也只是有些疑问,才想来瞧瞧的,现在看来,比我想象的更严重。”
  
  用手指着那个女子说:“这个女人是有家有室的,叫汪子旋,一直炫耀着这边的画,还有那边那个像乞丐的画家,叫什么梅若鸿,天哪,这么好的名字生生被糟蹋了。”
  
  苏梦顿时觉得脑仁儿疼的厉害,还有比这更让人头疼的名字么,更让人无奈的现实么,‘汪子旋’、‘梅若鸿’……,这到底是什么世界?这事不是发生在杭州吗?
  
  “这的老板是不是跟他们也有些关系啊?”她觉得很有必要探听清楚,这NC故事的发生地怎么还会变了呢。
  
  “这的老板叫汪子默,就是下边那个汪子旋身边带眼镜的,他们算是杭州人,父母已经定居在北平了,这汪子旋是嫁到了这里的谷家,汪子默也留在了这里。”袁圆一说起八卦之事也停不下来,用手指着另外的一个女子说:“那边挨着那梅若鸿的叫杜芊芊,是杜世全的女儿,那个小孩叫小葳,是杜世全的儿子,杜世全在这边办了一家‘四海航运公司’,因为总部在上海,所以全家也到了这里,这杜世全是一个典型的封建家长,只是,没想到他的宝贝女儿和儿子竟跟这群人混在一起。”
  
  苏梦已经完全确定这就是上海版的‘水云间’了,“你了解的挺清楚的嘛。”
  
  “没办法,这杜世全现在跟我们有合作,都是船运这方面的,他还曾经想把女儿送给我哥呢,不过,你也知道,我哥那三不近原则,杜世全在见识了我哥的手段后,也就不再提他的女儿了。”袁圆觉得今天这出戏演的确实不错,挺精彩的,就是不能给赏钱,这挺遗憾的。
  
  “那汪子旋不是都成亲了吗?怎么还敢做这种事?”苏梦觉得自己还是很了解现在的风气的,敢画捰体画的女子几乎都没有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已经成了亲的女子。
  
  袁圆吃了一些点心后感觉有些饱了,就把它推到了苏梦面前,说:“这汪子旋嫁给了谷家的儿子谷玉农,听说,最近在闹家变,谷玉农平时经常跑生意,可能是冷落了她,你看,迫不及待的就有了新的勾搭对象,怪不得,在聚会的时候总是提到这梅若鸿呢,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事要是被谷家知道了,我看,他们的婚姻也不保了。”
  
  “这谷家很厉害吗?”苏梦以前也只是粗略的看了几集的电视剧,现在剧情基本都忘的差不多了,也只是记住了大概的故事梗概而已。
  
  “其实,谷家和汪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了,不过,现在,汪家的长辈都到了北平,家里交给了汪子默,可你看这汪子默,一心沉溺在画中,哪有功夫去打理生意啊。”袁圆看了一眼下面正在不停的赞着梅若鸿的汪子默说,“这谷家就不一样了,他们家的谷玉农是个做生意的好手,手段很不一般,现在的两家已经快没有可比性了。”
  
  “你看看,作为哥哥,看着自己妹妹的捰体画,竟然还在这么多人面前评价着,夸赞着,真是……”袁圆有些看不惯了,这都什么哥哥啊,这不是在帮着败坏自己妹妹的名声吗?
  
  “你也不要太激动,这些人的想法不是我们能够了解的,他们还乐在其中呢!”苏梦觉得完全不用去理那些人,这些人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他们还觉得我们这些俗人不懂呢。
  
  整个烟雨楼已不复之前的安静,大厅里只听得见梅若鸿那咆哮的吼声:“你看这幅画是多么的美啊!这画上的子璇简直完美到不行!子璇,你知道吗,你的身体是最适合做模特的了,简直是太完美了,太……”
  
  汪子旋看梅若鸿那么的激动,不断的夸奖着自己,脸上的红晕不断的加深,小声的说:“只要你喜欢就好,以后,你想什么时候画,都可以的。”
  
  杜芊芊在一边听梅若鸿不断的赞叹声,眼里闪过一丝嫉妒,忙拉着梅若鸿的袖子说:“若鸿,什么时候也给我画一幅吧,你的画工真是太厉害了,我也想要一幅这样的画。”
  
  “你放心吧,芊芊,我一定会为你画一幅独一无二的画的,我很快就会成功的。”梅若鸿被杜芊芊那温柔的夸奖弄的心里踌躇满志,只觉得,自己就是那闻名于世的名人了,左右两边的女子都是那么的崇拜着自己,自己是多么的成功啊!
  
  “咱们赶紧走吧,我觉得再呆一会,就要吐了。”苏梦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了,这对话,这语气,实在是……
  
  “好好好,走吧,我可不能让他们把你给污染了。”袁圆拉着苏梦就下了楼。
  
  走出门时,还传来梅若鸿的咆哮声,苏梦拍着自己的胸口,长长的舒了口气,“你把我想的也太弱了吧,被他们传染?难道我没脑子吗?”
  
  袁圆看苏梦有些恼羞成怒了,忙拍着她的背,“是我说错话了,咱们的脑子都好好的,走,咱们去看电影去,我现在觉得电影里的那些故事比这好多了,也现实的多了。”
  
  苏梦也深有同感,这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