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影视同人]民国记事-第6部分

C的世界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当然,一般人也不想去理解。只是,不知道这‘水云间’从杭州搬到了上海,故事的发展曲线会不会有影响?
  
作者有话要说:‘水云间’出现,
偶把故事搬到了上海,时间、情节上也会有一些变化的,但NC依然会是NC,希望大家不要太在意了。
就当在看一个纯粹的NC故事好了,不要太去深究原来的剧情了!
19
19、异能 ...
  自从知道了‘水云间’的故事以后,苏梦这几天一直都在头疼着,感觉自己其实就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好像连她自己都早已经成了故事中的一员。
  
  自己虽然是来报仇的,可是,其实,何尝不是想留在这里啊,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国家,以前,在国外上学的时候,总是会有各种不适应的地方,如果是一个真正的少女还好,可是,对于一个来自未来,一直生活在国内的她来说,是很不喜欢的,自己内心还是想回到国内的,只是,那时的自己不想违背母亲和许叔的安排。
  
  现在,其实,她已经完全的适应了这种生活,自己在慢慢的报复着陆家的同时,心里也是在拖延着时间,她还是想留在国内的,她想在以后的抗战中也奉献自己的一些力量,也许很微不足道,但,她不想逃避。
  
  苏梦没有把‘水云间’的那些事太放在心上,主要是这段时间里,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
  
  体内隐隐的有一股气,发不出来又压不下去,身体不由自主的有些疼痛的感觉,脑子里混乱复杂,她只得请了几天的假,在家里休息一下。
  
  天气慢慢地转冷,最近又大雨不断,已经连续下了几天的雨了,苏灿和依萍也都待在了家里。
  依萍看苏梦痛苦的模样,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小梦姐,你头有些发烫,不会是感冒的原因吧,赶紧再吃点药。”说着就要去拿药。
  
  苏梦赶忙拉住她,“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我去躺一下吧。”她心底有种感觉,自己这次生病不是因为所谓的感冒引起的。
  
  “姑姑,那你快乖乖的去睡觉吧,灿灿会听话的。”小苏灿自从上了幼稚园以后,慢慢的懂了很多道理,现在看姑姑难受的样子,便努力的劝着她。
  
  “好,姑姑会听话的,灿灿跟依萍姐姐玩去吧。”苏梦猛然想起空间,觉得自己应该进去看一下,总感觉自己的病和这空间隐隐的有些关系。
  
  苏梦回到房间后,就进了空间,空间里仿佛飘着一股的雾气,白雾雾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进来空间后,身体里的那股气愈来愈往胸口冲撞,撞到她疼痛不止。
  
  那股气仿佛要破体而出,苏梦全身都痉挛起来,捂着胸口倒在地上,在她没发觉的时候,手腕上的那个叶子形状的胎记不断的闪动着异样的光芒,一股更大的疼痛袭来,苏梦被痛昏了过去。
  
  她并不知道,在她昏过去的瞬间,身体里冲出了一股巨大的能量,整个空间也在刹那间恢复了原有的模样,雾气慢慢的散开,空间又恢复了平静。
  
  苏梦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想回空间里的房子里再重新看一下,有没有遗留下来但自己可能疏忽的讯息,没想到,这念头一出,自己的身体就飘到到了房间,这……
  
  这好像是瞬间移动一样,苏梦迫不及待的试了很多下,又出了空间试了下,发现自己的确是拥有了这项异能,只要自己在脑子里想一下,自己的身体就会不自觉的做出本能的反应,轻飘飘的就到了目的地,不过,这异能,好像有些像是所谓的轻功一般,只不过,要比真正的轻功快多了,也省事多了。
  
  对于拥有这项异能,她心里还是欣喜异常的,以后,自己要是躲藏什么的,不用再利用自己的空间了,可以直接的运用这项能力,这样,自己空间被暴露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
  
  苏梦虽然在房间里还是什么都没找到,但身体好了,心情自然而然的就好了起来,感觉到肚子里传来的饥饿声,便直接在空间里自己动手解决了。
  
  出了房屋,看到空间里的那棵总是长满异果的树似乎快要倒了下来,苏梦一个箭步上前,就扶起了这棵树,最后又把树重新的载好。
  
  弄完后,才发现了问题,那么一大棵的树,重量是很重的,可是,自己好像拿一颗葱一样,就直接可以拿起来,苏梦看了看自己的手,仿佛想起来什么,顺手就拿起来旁边一个很大的石头,这种石头,对于一个成年男子来说,两只手拿起来都是很困难的,可是,她竟然可以,一只手就能拖起来。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彻底的出了问题,这两个异能的出现,没有任何的预兆,自己也没有像一些澳门在线百家乐里写的那样,有修真、修仙的古籍来指导,自己甚至什么都没有,可是,无缘无故的就有了这些异能。这难道又是运气……
  
  苏梦想了好一会,抬头看着面前的这颗果树,自己好像没事就吃这棵树上的果子,曾经有给苏灿也吃过,可是,苏灿嫌弃这果子有怪怪的味道,吃了一颗就不肯再吃了。
  
  但是,自己好像觉得这果子异常的甜美,当时还认为,小孩子的味觉可能跟大人不一样,所以就没放在心上,后来,家里的院子里也种了很多的瓜果,她就没有把这果子放在心上了,只是,闲来无事就会在睡前吃几颗。
  
  现在想来,唯一的意外就是出在这颗果树上,难道这树上结的的果子有什么特别的作用?苏梦想了许久,也想不明白,不过,现在看来,这果树也是个神奇的东西,以后,万不能拿出来的。
  
  想明白这些事后,感觉一身的轻松,轻轻的深呼吸了一下,发现现在自己的视力还有听力也变得更好了,苏梦想起了‘精神力’一词,看来,自己虽没能接收到一些武功秘籍,但,还是阴差阳错的有了这些常人所没有的能力。
  
  现在的苏梦不知道,她的气质已经完全的发生了变化,以前的她是文雅的,婉约的,也是低调的,所以虽然会吸引人,但并不会太引起别人的注意,现在的她整个的气质似乎的展露了出来,并不是容貌上有了什么变化,而是,整个人看起来有了一些并不属于女子的气势。
  
  总体来说,她很是高兴的,有了这些能力,自己以后做起事情来也方便了许多,她对这个意外之喜很是满意。
作者有话要说:解答一下亲们的一些问题:
第一个是关于金钱的,女主回国时间是1933年初,这个时期是以银元为货币,文章里金条换的就是银元,换钱的问题,主要是为了以后女主解决吃住问题的,存在银行也只是一小部分,后来,女主买了房子后,银行基本也没有存款了,钱都在空间里,对于有亲所说的国民党时期的贬值问题,这已经是抗战胜利以后,1948年的事情了,所以,不用担心的。
第二个是关于责任的问题,有亲说,女主在国家水深火热的时候,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报仇上,为什么不赶紧报了仇。
偶像解释一下,现在的时期,国民政府已经和日本人签了停战协议,在卢沟桥事件发生前,中国整体是处于内战时期的,所以,女主不可能会帮到什么忙,当然,抗战发生后,肯定会帮的,只是,偶设定的NC故事主要是发生在抗战前地这段时期,所以,相对而言,是比较平和的。抗战发生后,女主肯定会出一份力的,亲们不要着急。
关于女主报仇的问题,女主重生前一直是跟母亲相依为命的,直到她前世的母亲去世,而重生后,她小的时候也是在这一世的母亲身边生活了一段时间,这一世的母亲为了她也做了很多的努力,所以,对女主来说,两世的母亲是重叠在一起的,所以,女主的仇恨才会这么强烈。
而对于女主为什么不直接报仇,却拖拖拉拉的,偶也想解释一下,女主其实还是想留在国内的,对于她来说,陆振华是仇人,但,她也不想放过其他的一些人的,她是想从精神上打击陆家,换句话来说,就是,让他们内部人自己斗起来,最后,她再出场。
偶只是想说,偶写的毕竟算是同人的故事,所以,会有一些错误,NC故事也是不可少的,要不然,亲们也没什么看头了。
偶是新人,所以在文笔、构文方面有很多的不足,所以,有不对的地方,在这里给大家道歉了!
今天就先更这些了,明天偶会奉献两更的。
20
20、救人 ...
  自从发现了这两个异能之后,苏梦一直留在空间里练习了一下午,感觉现在用枪的准头什么的都很不错了,嗯……,以后可以多杀几个日本人了。自己的这两个异能完全就是为了杀手所准备的嘛,不好好地利用一下,也太浪费自己的能力了。
  
  想到这,很是高兴,这年头,能多杀一个日本人就可能在以后多救好几个中国人呢,而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嗯……,一定要把这些能力熟悉的掌握好。
  
  连续几天的休息,再加上得到好东西的兴奋,使得苏梦到了晚上怎么也睡不着了,看了一会书,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就悄声的到了楼下,准备自己煮点面,吃点宵夜。
  
  一道强光划过天际,仿佛要把天空撕裂开来。随即震人心魄的雷鸣隆隆传来。玻璃窗被震的啪啪作响。
  
  这暴风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过去,苏梦担心院子里的瓜果蔬菜,忙打开了院子里的灯,打着伞来到了院子里,幸好之前,雨下的还不大的时候,自己就和依萍把一些成熟的瓜果蔬菜都摘了下来,用一些枝条重新架好,所以,现在看来,暴风雨虽然很大,但,它们还没有受到太大的摧残。
  
  苏梦又重新从空间里弄了一些泥土和石头,又固定了一下,雨越下越大,整个世界都被雨声、风声所覆盖,这时,隐约的从不远处传来枪声……
  
  苏梦对这声音很是熟悉,毕竟自己不仅杀过人还经常的练习一下。她今天在空间就练习了一下午呢,两三声枪响后,就安静了下来,好一会都没什么动静了。
  
  苏梦正想回屋子里时,就听到大门有一些声响,她马上从空间里拿了一把枪,慢慢的走到门后,“谁?”苏梦的声音很轻,不仔细听的话,一不留心就能淹没在风雨声中。
  
  没有人回答,但,门‘嘭’的一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倒了一般,苏梦握紧上了膛的枪,悄悄的打开了门的一条缝,只见,门上靠着一个昏迷的男子,再一细看,这男人竟然是袁胤。
  
  苏梦忙把门打开,袁胤身上流了很多血,靠着门上一动不动,幸好苏梦现在力量变得很大,所以,还是很快的就把他带到了客厅,又想到之前听到的那几声枪响,忙又重新到了门外,四周看了一下,好像没有什么人,苏梦又在门外的路上看了一下,路上的血迹也已经被雨冲刷的一干二净,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的把门关上。
  
  进了客厅后才发现袁胤已经清醒了,苏梦对着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忙进房间拿了一个医药箱出来,先帮他止了一点血。可是,慢慢的发现这胳膊上的血好像是止了,可是好像其他地方还是有血,“那个,你哪里还有伤?”苏梦问的自己都有些尴尬。
  
  “咳咳……”袁胤一直咳嗽着,颤抖着伸手,把已经染血的衬衫打开,右胸上中了一颗子弹,苏梦有些紧张了,她是杀过人,以前也学过一些医,可是,没做过什么实践性的手术啊,这子弹要马上取出来才行的,有些为难,“对了,我去帮你找安易吧?他就住在我家隔壁,他是医生,你也认识他。”她猛然想起来住在旁边的安易,他和袁胤好像关系还不错,应该算是安全的。
  
  袁胤拉住正要起身的苏梦,“不行!咳咳……不能找他,你,你来取。”袁胤的态度很坚决,拿着镊子交给她。
  
  苏梦不知道袁胤为什么这么坚决的不去找安易,又想了一下,可能,这些做大哥的人都不怎么信任别人吧,不过,为什么又会到她家呢?她可不认为袁胤会信任只一面之缘的她。
  
  “我没有做过,如果你坚持的话,可以的。”苏梦也不跟他浪费时间了,自己没做过,但基本的手术知识还是了解的,现在关键的是把子弹取出来。
  
  忙了一通以后,还算顺利的把子弹取了出来,当然,如果能忽略掉袁胤那惨白的脸色、额头上的冷汗和紧握的双手就更完美了,不过她还是很佩服袁胤的,没有麻醉的状态下,又是一个菜鸟出身的自己手术的情况下,还能坚持着没有昏过去,足见这人的毅力有多强大了。
  
  苏梦忙把他的伤口都包扎好,又给他吃了一些消炎药,“那个,是不是要通知一下袁圆啊?”苏梦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这个麻烦事赶紧转移掉。
  
  “不用,咳……,明天再通知她。”袁胤现在说话都有些困难,但还是出声阻止苏梦,现在,还不是通知袁圆的时候。
  
  “那好吧,那个,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再休息一下。”苏梦忙了这一会,觉得自己的肚子更饿了,又想着袁胤的伤,忙征求着袁胤的意见。
  
  袁胤点了点头,苏梦便到厨房忙了起来,很快的就煮了两碗的素面,本来是想给他煮碗粥的,可是,好像,会耗时很长,袁胤刚受伤,还是,先填饱肚子快点去休息才是正道。
  
  把面端到客厅,袁胤靠着沙发上,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闻到香味,便坐起身,看苏梦端来了一碗面,面上一个荷包蛋和些许的蔬菜,看起来很清淡但让人很有食欲,袁胤觉得自己的肚子也饿了,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也幸好他右手没受伤,虽然身体很疼,但还是很快的把面解决了。
  
  苏梦把碗筷收拾好后,看着他说:“我带你去客房,你好好休息一下吧。”说着就带着袁胤到了客房,房间里什么都很齐全,收拾好后,就离开了。
  
  袁胤这才躺在床上闭目休息,今天晚上是自己太失算了,看来家里有问题了,回去要好好的清理一下了,最近,都太大意了。
  
  袁胤会知道苏梦的住处,是因为详细的调查过她,袁圆现在和苏梦的关系愈来愈好,今晚受伤后,他就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回家了,说不定,在回去的路上还会有什么埋伏,正好想起住这附近的苏梦,便拖着伤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苏梦很值得信任。
  
  没想到安易竟然就住在这附近,看来自己的情报没有弄清楚,这种时候怎么能够让安易知道呢,安易这个人太危险了,但是,自己又不能够明着拒绝他的合作,只能尽量的减少与他的合作,虽然,这人能力很不错,不过,这种人还是不能深交的。
  
  这次的事情损失太大了,没想到那些日本人会那么嚣张,竟敢在法租界就这么猖狂的杀人,竟然杀了他的人,想到这,袁胤心里涌起了一股深深的恨意,那个人算自己的恩人了,可是就这么轻易的死在了刀下,袁胤恨自己没能劝动他,要是他能听自己的赶紧走,也许就不会是这种结果了!
  
  苏梦似乎戒心很强,虽然第一次做手术,但,手还是很稳的,对自己的枪伤竟然没有什么反应,又想到她手上拿的那把枪,看来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不过,吃着那碗面,自己还是有些沉浸在这种安宁的生活中,很久没有吃过一顿安静的饭了,虽然只是一碗面。
  
  袁胤想着就慢慢的进入了梦乡,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很多。
  
  苏梦觉得今晚的事情很是蹊跷,她想到了那几声枪声,看来袁胤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能让上海滩的大亨受伤地,可见对手很不一般。苏梦从窗口看了看门外的小路,除了雨点之外没有什么人,这才放下心,看来,明早要赶紧给袁圆打个电话了,虽然,自己现在的能力是很强的,可是苏灿他们还是不能有任何危险的。
  
  想着,也慢慢的入睡了,夜已深了,窗外的风雨声愈来愈大,但,却没有影响到房里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奉上
21
21、遇害 ...
  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第二天醒来,太阳就已经升了起来,整个天空也亮了起来,苏梦下楼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已经起来了,苏灿和袁胤竟然还在沙发上玩起了拼图的游戏。
  
  这个发现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肯定眼珠子都会掉出来的,袁胤鼎鼎大名的‘三不近’,可是闻名上海滩啊,现在却在陪小孩玩游戏,苏梦顿时觉得自己一定是在梦里,看来还是没有睡醒啊。
  
  苏灿看到正要下楼的苏梦,忙举着拼图说:“姑姑,你快来看啊,灿灿的拼图马上就要成功了,这下,依萍阿姨再也不会笑灿灿了。”苏灿觉得自己能够找到袁叔叔这样的军师,真是了不起啊。
  
  “是啊,我再也不敢嘲笑我们的灿灿了。”依萍对苏灿这献宝的样子很是无语,这小家伙还挺记仇的,不就是嘲笑了几声吗,竟然还记到了现在。
  
  苏梦对他们的行为感到好笑,苏灿和依萍有时候好的跟一个人似地,有时候又互相瞪着眼睛,谁也不让谁,这种关系实在是让人无解啊。
  
  “当然了,现在我有了这么厉害的军师,你肯定是不敢再迎战了。”苏灿还拉着袁胤没受伤的一只手对着苏梦献宝道:“姑姑,我厉害吧,袁叔叔已经答应要做我的军师了。”
  
  苏梦看着苏灿那灿烂的小脸,又看着一边面无表情的袁胤,顿时觉得胃疼的厉害。
  
  “你的伤还好吗?”苏梦没有怎么理苏灿,想起袁胤的伤来,昨天还那么严重,今天就能这么有精神,这恢复能力,实在是强人啊!
  
  “已经好多了。”袁胤的身体素质一直都很不错,早上起来后,就看到了在一边拼图的苏灿,打量着他,肉呼呼的小脸配上圆溜溜的大眼睛,的确是很可爱,怪不得,袁圆这么爱呢,不过,跟那个孩子也不会很相像啊,看来,袁圆是移情的作用了。
  
  他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就非常的讨厌孩子,可是,在苏灿拉着他一起帮忙拼图的时候,自己竟然不会讨厌这种碰触,不一会,竟然就沉迷在这种游戏中,看着他的笑脸,听着这清脆脆的笑声,忽然间很希望时间能够停在这一刻。
  
  苏梦看他们玩的高兴,就去厨房做饭,又专门给袁胤熬了参汤,依萍在一旁切着菜,问,“小梦姐,这个袁胤不会就是上海滩的那个共进帮的袁胤吧?”依萍自从早上听到袁胤的介绍后,就一直疑问着,可是,又看他竟然和苏灿玩在一起,又不敢确定了。
  
  苏梦把汤倒在碗里,又开始炒起菜来,“是啊,他就是那个袁胤。”苏梦趁着空挡回答依萍的问题。
  
  “啊!真的啊,天哪,小梦姐是怎认识他的?”依萍用猥亵的目光看着苏梦,仿佛要从她身上看出什么JQ来。
  
  苏梦转过头看到依萍的目光很是哆嗦了一下,“乱想什么啊,我有采访过他,袁圆不是经常来我们家吗?她就是袁胤的妹妹,昨晚,袁胤出了一点事情,就先在我们这住了一夜,一会就走了。”
  
  “哦,原来袁圆竟然是袁胤的妹妹啊,没想到,咱们家还净出厉害人物啊。”依萍没听过袁圆的大名也很正常,袁圆一直算是隐身在袁胤背后的,只有一些上流人物什么的才知道她的名号,不像袁胤,那么家喻户晓。
  
  “好了,赶紧把菜端出去,一会帮我送苏灿上学去,我今天有事,就不能去了。”苏梦忙推着依萍动起来。
  
  “好、好、好,小梦姐别推了,都要撒了。”依萍急忙躲过苏梦的魔爪,把菜端进客厅。
  
  饭桌上总体来说还算安静的,如果能够忽视掉,苏灿那明显为了讨好袁胤给袁胤夹菜的举动,袁胤很是无奈的咽下已经堆成小山高的饭菜,依萍捂嘴偷笑的话就更好了。
  
  苏梦其实也挺奇怪的,苏灿平时可没这么热情的,不过,她是不知道,苏灿是认为这个袁叔叔那么聪明,自己一定要用好吃的挽留住他,让他以后继续做自己的军师,这样,自己以后就什么都不用怕了,要是袁胤知道原因,肯定会心酸的,自己这堂堂的上海滩数一数二的人物竟然会被几口饭菜就能收买的吗?还做军师,这也太廉价了吧。
  
  吃过饭,送别了苏灿和依萍,看着依然镇定的坐在沙发上的袁胤,忙问道:“我要去上班了,要不要通知一下袁圆,让她来接你啊?”
  
  袁胤看着一脸期盼他赶紧答应的苏梦,心里微微的有些不舒服,难道自己这么不受待见。
  
  苏梦看袁胤皱着眉头,脸色也臭了起来,觉得自己可能说错了话,忙补救道:“那个,主要是,你在这里不太安全,再说,袁圆现在肯定很着急的。”
  
  袁胤听了她的解释,心里竟然舒服了许多,拿起来电话,给袁圆打了过去。
  
  不一会,袁圆就到了,袁圆一晚上都快急死了,一直没有哥哥的消息,虽然相信以哥哥的身手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的,可是,还是很担心,没想到,竟然会在苏梦家里。
  
  袁圆进门后就看到哥哥和苏梦一左一右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茶,心里乐了,看这情形,怎么会这么和谐呢,真像一家人啊。
  
  “哥,怎么现在才通知我啊,我可是担心的一晚上没睡呢。”袁圆看向哥哥,马上转换表情的兴师问罪起来。
  
  “没事,回去再说。”袁胤觉得现在不是说事的地方,起身对着苏梦说:“昨晚谢谢你了,告辞。”
  
  “没关系的,慢走。”苏梦暗暗的松了口气,终于送走了。
  
  “哥,不用这么客气,苏梦跟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了,是不是啊?苏梦。”袁圆看不惯哥哥的见外。
  
  苏梦无语了,我只跟你是好朋友好不好,可跟你哥哥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不过,也没好反驳她,袁胤显然不想反对这种说法,反正,她救了自己一次,做朋友也很不错。
  
  -
  
  苏梦送走了这对兄妹就去报社了,因为身体的缘故,请了几天的假,到报社后,就谢过了大家的关心。
  
  梁主编走了进来,拿着一份报纸很沉重的说:“我在这里,给大家说一下规定,以后,对于一些专栏的作者都要严格的审查,一旦发现问题的就直接退稿,最关键的是,以后,大家都给我记住,你是哪个国家的人,你是在哪里长大的,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要摸着自己的胸口,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苏梦被这消息弄的摸不清头脑,不过,好像大家的神情都不对劲,忙问温雅:“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条通知很奇怪啊。”
  
  温雅拿着报纸,语气有些哽咽,“《上海日报》(名字是虚构的)的专栏作家严老被害了,你知道吗,他被日本人乱刀砍死的,可是,出卖他的竟然就是报社里的人。”
  
  苏梦知道这个人,严正明是著名的国学家,评论家,也是一个极度痛恨日本人的人,大家都尊称一声:严老。
  
  这位老人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他的文字鼓舞了一大批的青年学子,他的文笔非常的犀利,一直是各大报社专栏作家,他的文章犀利的刺能刺进敌人的心脏,日本人看了都暴跳如雷,声称一定要杀了他,可是,一直,找不到他的踪迹,好像被什么人保护着,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被自己人给出卖了。
  
  报纸上,刊印着那一幅幅极度残忍的照片,老人的右手甚至被什么重物给砸断了,那断裂的手腕上还带着一块老式的手表。
  
  苏梦的眼泪有些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这些文人何其的无辜啊,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知识分子啊,他们只是利用自己仅有的能力在对抗着侵略者,可是,最终却被自己人给害死了。
  
  温雅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我们谁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你知道吗,严老是多么的和蔼可亲,他对我们这些后辈是很照顾的,可是,竟然会……”
  
  整个报社都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大家心里都明白,严老就是被日本人害死的,可是,他们却都无能为力,苏梦满腔的怒意涌上心头,钢笔也被折断了,“是谁告的密?”
  
  “那个报社的一个副编辑,以前都是只有主编才接触严老的,可是,有一次,主编生病了,他作为副编才跟严老接触的,可是,没想到,就因为这一次,他就出卖了严老,他现在已经被日本人保护起来了,这种人渣,真是该杀!”孙阳咬牙切齿的说了经过。
  
  “现在整个文学界都联合起来准备向他们施压,让他们交出告密者,只是,却拿日本人没办法。”温雅神色很是不好,她算是报社里曾经跟严老接触最多的了,所以,心情更是悲痛欲绝。
  
  “光靠这些根本就无济于事的,那些人根本就是有恃无恐。”苏梦知道,现在的国民政府绝对是不希望跟日本人杠上的,只是,谁也料不到他们这么猖狂,在法租界竟然也敢胡作非为。
  
  苏梦想到自己的能力,心中一动,“那群日本人和告密者都躲在哪里啊,你们知道吗?”
  
  “在日本外交使馆那边,就是因为涉及了法租界的问题,事情才更复杂的。我们做的这些都是无用功,没有法国人的同意,谁拿他们都没办法。”孙阳早已经打听清楚了,只恨自己无能为力。
  
  苏梦暗暗的在心里记了下来,“明天,大家要一起给严老办送别会,别忘记了。”温雅忙通知着。
  
  明天办送别会,正好,该让他们血债血还了!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奉上
看了留言,谢谢那么多的亲支持偶,偶很感动
鞠躬……
给大家补上:情人节快乐呀!O(∩_∩)O哈哈~
22
22、血偿 ...
  自从在报社知道了一些有用的消息后,苏梦就暗暗地记在了心上,现在自己的异能已经能够熟练的掌握了,看来,也该出手了。
  
  下午回到家后,苏梦自己随便的吃了点饭就去休息了,一直睡到深夜。
  
  深夜一点多的时候,苏梦醒了过来,自己换上了一身的黑色衣服,是白天的时候专门买的,比较宽松,有点类似于练武之人所穿的练功服,穿在身上很轻,动手也方便许多。
  
  把头发绑了个马尾,又想了一下,还是拿了一方深色的纱巾,折了几折后,把脸蒙了起来,把枪也带好,不到万不得已是最好不用手枪的,现在自己的力量再加上瞬移功能足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人了,毕竟,枪地声音是很大的,可能会引来大量的士兵,虽然自己并不是怕了,但还是尽量的不要暴露自己的好。
  
  一切准备就绪,苏梦没有直接的用瞬移,而是减缓速度,利用轻功先到达了领事馆的外围,运用自己的精神力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苏梦现在的精神力很是强大,在夜里也可以透过墙壁看到里面的情况。
  
  领事馆外的士兵很多,但,里面的士兵却并不多,大量的士兵都是守在领事馆后面的一栋三层高的楼里,从这些士兵的神色可以看出,重要的人物是被他们保护在那栋楼里的,而领事馆只是一个陷阱而已,幸好自己的精神力随着异能的出现长了很多,在夜里,也可以清楚探测到很远的情形。
  
  看来,白天孙阳知道的那些消息都是他们故意放出的,知道确切的信息后,苏梦心念一动进了这栋楼的第三层的通道,三楼一共有两个通道。
  
  她所在的这个通道是有了损坏的,所以只有两个士兵在把守,这两个人可能也是觉得自己的工作可有可无的,都眯着眼在打盹,苏梦用匕首直接把他们的喉咙给割断了,看着他们的尸体,想了一下,就把尸体弄到了空间里,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
  
  这层楼的走道里不断的有士兵在巡逻,比另外的两层要严备的多了,看来就在这一层了,听到有人走过来的声音,苏梦忙闪身进了旁边的一个小的房间里,这个房间里没有人,只有很多的衣物,可能是个搁放衣物的地方。
  
  “哎,这里怎么没人在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谁知道啊,可能休息去了吧,这些日本人就知道偷懒。”
  
  “也是,你说,他们人也挺多的了,做什么又抽调我们来帮忙啊?”
  
  “你不知道,咱们的头就跟日本人的关系很不错,这不,一听说要帮忙,马上就答应了。”
  
  “不就保护一个线人吗?至于吗?既然敢做汉J就别怕死啊。”
  
  “一个线人哪值得出这么大的力啊,这里面可是还有这领事馆的头,反正,听别的兄弟说,这里还有好几个厉害的人物,他们能不紧张吗?”
  
  “哎,这大半夜的怕什么啊,谁会来啊?困死了。”
  
  “你要困了,就眯一会,一会,再换我。”
  
  “行,我先眯会了。”
  
  苏梦把这话听在耳里,便用精神力打探了一下三楼每个房间的情况,最后锁定了几个房间,瞬移到了中间偏左的房间。
  
  房间里的人看来已经睡了,苏梦现在也不会去看是谁了,反正来了一趟,把房间里的都杀了就是了,不过,在黑夜里,苏梦还是能够准确的视物的,到了这人的床边,看面庞应该是个中国人(别问为什么,偶只是觉得日本人还是挺好认的),床头还有写的文章,看内容,竟然是批评严老蛊惑人心的评论,看落款,这个应该就是那个副主编了,没想到第一个就找到他了,不知道这是苏梦的运气还是他的运气。
  
  苏梦没有多想,直接就用匕首割了他的喉咙,他在临死前竟然还是睁开了眼睛,不甘而又疑问的瞪着苏梦,不一会就死去了。
  
  苏梦看着他死透了,想了一下,就直接用房里的毛笔沾着他的鲜血在墙上写了几个字:‘汉J必杀!’临走还在落款上画了一片树叶。
  
  当然这纯属是苏梦的恶趣味,以前看过很多的谍战剧,一般杀人后都要留下几句话的,她也不能免俗,至于说落款问题,她觉得既然自己以后还会继续做这种事情,不如就留个记号,她承认自己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杀完后,又杀了好几个日本人,最后才来到最中间也是最大的房间,瞬移到外面的窗台上。
  
  里面的人显然还没休息,好像是有两个日本人在谈论事情,其中一个人的声音,苏梦是知道的,就是在‘大上海’跟在袁胤身边的那个日本人。
  
  他们是用日语交流的,苏梦听不懂,前世,她虽是学的语言学,也能熟悉的掌握好几国的语言,可是,就是没有学习日语,不要问为什么,她就是不想学,现在想要探听一下讯息,都没办法,看来,回去以后,要好好的学一下了,这万一哪一次就可能错过了重要的情报,那可就可惜了。
  
  房里的人叽里呱啦的没完没了,现在已经快接近冬天了,夜里更是寒冷,苏梦也不想再躲进空间里耽误时间了,就直接瞬移进去,接近他们,就出了手,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杀了,苏梦看了一下两人,果然,其中一人就是那个日本人,另一人看穿的军装,应该来头也不小,真是赚了。
  
  苏梦照样留下话,写完正要离开时,就听,远处传来了枪声,听枪声是来自领事馆那边的,看来,还是有人进了那个陷阱了,赶紧去救一下吧,苏梦把空间里的两具尸体扔了出来后瞬移到了领事馆,发现日本人都已经围了过去,被围的那个人也是全副武装,但,苏梦还是认出来了,竟然是袁圆,苏梦想起前晚救袁胤的事情,难道,这两者有什么关联?
  
  看下边的情形不妙,苏梦拿着枪忙加进了战局,她的枪法还是不错的,至少都打中了,不过,袁圆好像越来越吃力。
  
  苏梦正想用瞬移带着袁圆逃走之时,那栋楼里也传来了枪声,看来,今晚有很多人行动啊,对方很厉害,竟然能够看出领事馆是个陷阱,只是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既然是来杀日本人的,那么就是自己人,这边的人,也有些惊慌了,苏梦连忙出手,抵住他们,那栋楼里的日本人已经被解决的差不多了,对方能够顺利的逃脱的。
  
  苏梦努力的牵制住这边的人,好一会,解决的差不多了,那栋楼也没有了声音,看来应该是离开了。苏梦趁机赶紧抱住袁圆离开。
  
  回到家后,苏梦看着吃惊的袁圆,:“怎么?很惊讶?”
  
  “你……,怎么是你啊?”袁圆实在是难以置信,救她的人竟然是苏梦。
  
  “说说吧,为什么要一个人去冒险?”苏梦觉得很有必要了解清楚,袁圆的身手是不错,可是,还是不可能敢这么冒险的。
  
  “我……”袁圆好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般,拽着衣角慢慢的说了经过。
  
  袁圆是为了报仇而去的,其实,他们兄妹跟严老有很大的关系,以前在他们刚刚混上海滩的时候,曾经被对手追杀过,那时候,是严老救了他们。
  
  严老看他们年纪还小,又很可怜,就一直资助着他们,当时,很努力的希望他们能够去上学,而不是混黑道,但,还是没能劝动袁胤,不过,袁圆还是听话的读了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还是兄妹俩都走上了这条道。
  
  他们也一直记着这个恩情,后来,严老的文章影响力越来越大,已经有很多势力想动他,不过,这时的袁胤已经可以在上海滩叱咤风云了,又派人保护着,甚至在道上也放了话,所以,还没人敢动手。
  
  后来,严老的文章已经大大的损害了日本人在租界的利益问题(不要觉得太假了,民国时期文人的文字都是很厉害的,文字有时甚至可以杀人的,也有很多的文人受到迫害的)。
  
  袁胤苦劝着严老离开一段时间,可是,严老严词拒绝了,袁胤没办法,只好就近的保护严老,只是,没想到连自己的家里都出了问题,袁胤还是晚了,去的时候,严老已经被杀害了,袁胤也被埋伏在那边的日本人给包围了,最后,幸好还能活着逃了出来。
  
  之前,袁圆都是一无所知的,但,袁胤受伤回家,大规模的清洗家里的人员,让袁圆起了疑心,在书房里看到了报纸上的报道,意气之下,自己只身前往去报仇,只是,她还是太嫩了点,冲进了陷阱里,这才有了苏梦救她的一幕。
  
  “苏梦,你还没解释呢,你怎么会出现的,还有你这一身的功夫。”袁圆很是怀疑苏梦对她藏私。
  
  “我当然是属于热血青年咯,看不惯那些汉J和日本人,替天行道去了,至于我的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