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芳华-第10部分

你死定了。
  “所以,你还是将那身毛皮贡献出来吧,让我博美人一笑!”瞳洛熙突然将手从他掌心抽出,一把匕首从衣袖中滑出,雷霆般直逼他的咽喉。
  
  
☆、虎皮大衣
  “荆刺呢?”瞳洛熙抱着一卷金黄|色虎皮,皱着眉头问着迎面而来的灰衣。
  “听手下说,他好像回房间了。”灰衣让手下每天都要整理的新情报呈上来,以掌握最新情况动态,这一点,他们已经做得非常不错了。
  “嗯,青衣怎么样了?”瞳洛熙停下脚步,问。
  “从山下请来的婆子在照顾青衣,已经吃过郎中开的药了,醒过一次,除了还有点虚弱外,其他一切都恢复的还不错。”灰衣在心底叹了一口气,青衣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抓着他的手问瞳洛熙怎么样了,在她昏过去后有没有受伤,坐在床头满眼含泪的自责。
  “喏,你叫人将这件虎皮给荆刺送过去,我答应过他要送他一件大衣的。”瞳洛熙取下手臂上的虎皮,递给灰衣。
  “主人,这是住在西面‘哪位’的虎皮?”灰衣惊讶的接过瞳洛熙递来的毛皮,他在送郎中回去的时候,他情报司的人就送来了瞳洛熙的行程,得知是‘那位’杀了自家的人后,灰衣就尽快赶了回来。
  “我有说什么吗?”瞳洛熙笑着睇了他一眼,既不承认,也不反对。
  “那…”
  “你不是掌管情报司的使者吗?如果连这点情报都收集不到,那你可就失职了哦。”瞳洛熙笑吟吟的打趣道,但其中的寒意却极其浓郁。
  “…是!”一股寒气从灰衣脚底窜出,惊了一身冷汗,他得到情报,青衣在她的卧室杀了一个人类,就用浸泡过辣椒水和盐巴的马刺鞭鞭打一百,按道理说,青衣与她来说,怎么都不会杖责如此狠毒,最后被一个幽灵摸样的黑影拦截,才免去了一顿皮肉之灾。
  大致的原因是为什么他也不敢去深入调查,就怕惹恼了她。
  “嗯,训练怎么样了?”青衣受伤后,训练的事就暂由灰衣代理。
  “经过三妖事件,他们平时训练比以前要努力多了,也认真多了,实力都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灰衣将训练进程一一向她禀报。
  “嗯,那就好,有必要的时候,你可以适时的在自己手下培养一些人,让自己不那么操劳的同时,他们也会更加努力的往上爬的。”瞳洛熙点了点头,“我去看看青衣,你将虎皮给荆刺送过去。”
  “哦,好。”灰衣看着已经转身离的瞳洛熙,应道。
  主人,荆刺那家伙,你真的上心了吗?这虎皮,或许青衣比他更需要…
  瞳洛熙对荆刺上心吗?不,她对谁都不上心,在她眼里,将虎皮送给荆刺,以后收获的,绝对很丰厚。
  走进内室,就看见婆子端着药碗走了出来,碗内还残留了一些药渣,想来是刚吃过药不久。
  “啊,小姐…”看见朝自己走来的瞳洛熙,婆子惊了一下,刚出声就被瞳洛熙制止了:“小声点。”
  “是。”婆子端着药碗,心里七上八下的猛跳,至第一次见她时,瞳洛熙那阴冷的眼眸就印在了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吃过药了吗?”瞳洛熙站在室外,看了一眼里面那青绿色的床。
  “刚刚吃过,已经歇下了。”婆子胆战心惊的回答,端着药碗的手轻微的颤抖,在这里,不止是眼前这个主人怪,就连这座宅子里的下人也都很奇怪,看她的眼神不是嘲讽,就是恶毒,最令她心惊的是,还有对她垂延的神情,像是要吃了她似的,当她对那个带她来的小胡子男人说,她不想做了的时候,只见他冷冷的抛出一张纸条,那是她当初贪图钱财时签下的协议,上面清楚的写着,如她在期限内违反协议,则赔偿双倍押金,一百两银子,就算卖了她也不够啊。
  如今,只能小心翼翼的伺候好床上哪位小姐,祈祷她能快点好起来,让她好快点离开这让她害怕的宅院。
  “好好照顾她,我们是不会亏待你的。”瞳洛熙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啊,是是是…”婆子连连点头,就怕反应慢了惹她生气。
  “站住,你是谁?”守卫的声音传来。
  “让。”一道干净凛冽的男生随之响起。
  “擅闯者,杀!”
  “滚开!”话语中隐隐不耐。
  出了青衣的房间,就听见一阵吵闹,其中还夹杂着一丝熟悉的语调,让她朝声源走去。
  
  
☆、雅,我教你吧
  “让开!”男子抿紧了薄唇,那双好看的剑眉微拧,他们要不是小丫头的手下,早死一百遍了。
  “快离开这里,否则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守卫小妖一身护院打扮,狠狠的瞪了两眼眼前的男子,捏紧挂在腰间的长剑,颇有你敢闯,他就有拔刀相向的意思。
  “是嘛?!”男子眼一凛,利剑般的目光扫过拦在身前的人,强势霸道的威压释放,令人窒息。
  一滴冷汗从他们额头滑落,天生对百兽之王的畏惧让他们胆颤,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咬紧了牙关死守原地,不让分毫。
  气氛变得微妙,眼看就要动手了,瞳洛熙无奈的从角落走出来,“好了,你们下去吧。暗,你和我来。”
  瞳洛熙看了看男子,朝回廊走去,荷塘里清澈的水流荡漾,在美丽的假山上折射出粼粼波纹,如此帅气冷峻的一个男人,却有一个与他外表不相符的名字,真是…
  “丫头。”暗紧抿的唇微弯,修长的腿两步便追上了瞳洛熙。
  “瞳洛熙。”
  “呃…瞳儿。”那双迷人的金色眼瞳一愣,反应过来后,变幻出耀眼光芒。
  瞳…儿?
  瞳洛熙眼眸一暗,记忆里,也有一个人曾这样叫过她。
  “别调皮,来,我教你弹琴…”段博雅无奈的将正玩着自己发丝的瞳洛熙抱到身前,开始讲述基本要领。
  “琴的指法有勾、挑、打…”段博雅一边示范一边讲述着,那温和的嗓音如小溪流水般动听。
  “哎,雅,你是什么妖啊?”瞳洛熙转过头来,看着他那干净清爽的面颊道。
  “鹤。弹琴心要静…”段博雅低头望进那双纯稚的眼眸里,微微一笑。
  “哇!鹤耶,雅,雅,你变身我看看嘛,好不好?”是仙吧,虽然没有说,但是他的身上,却没有一点妖气,仙鹤,那种高贵的生物呢,而她,只是路边的野花而已,这就是云泥之别吧。
  “瞳儿…”段博雅有些无奈,他说了那么多,她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呃…呵呵…”瞳洛熙眨了眨眼,傻笑。
  “瞳儿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乐器呢?”段博雅见她对古筝没有丝毫兴趣,也就不在勉强了。
  “乐器?难道说,只要是乐器,雅都会吗?”瞳洛熙瞪圆了一双杏眸。
  “呵呵,只是会一些皮毛而已…”段博雅摸了摸她的脑袋,温柔的笑看着她,要是他只会皮毛,那么世上还有谁敢说自己精通?
  “唉,雅,你等等…”瞳洛熙从他怀里钻出来,一溜烟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又跑了回来,只是手里多了一片竹叶,递到段博雅身前,问:“雅,你会这个吗?”
  “竹叶?”段博雅看了看瞳洛熙,在她一脸期待的目光下摇了摇头。
  “嘿嘿…,原来雅也有不会的呀,雅,我教你吧。”瞳洛熙笑得J诈,扑到他的怀里,高兴的摇晃着手中的青翠竹叶。
  “好啊…”段博雅弯着唇,干净整洁的衣裳被瞳洛熙蹭出了几条皱褶。
  “诺,像这样…”瞳洛熙将竹叶横放在唇中间,微微一动,一阵清脆动人的旋律便飘荡而出。
  段博雅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简简单单的一片竹叶就能吹出如此特别的音调。
  “会了吗雅?”瞳洛熙停了下来,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问。
  “嗯。”段博雅轻轻颔首,拿起竹叶照刚刚瞳洛熙的样子,吹了起来。
  段博雅在音乐方面极有天赋,不管是什么乐器,只要一边遍就能学会,瞳洛熙望着他,想,要是在前世,他一定会是所有人的梦中情人,红遍大江南北吧。
  
  
☆、落荒而逃
  “怎么了?”暗踱着步子,来到瞳洛熙面前,骨节分明的手掌搭上她的瘦小的肩头,微拧的眉心昭显着此刻的担心。
  “哦…没事。”回过神来,瞳洛熙的眼眸凛了凛,“我在想,为什么我的功力从崖底出来后就一直停滞不前,真是奇怪啊…”
  “这样吗?”暗收回手,紧皱的眉俨然皱成了川字型。
  “嗯,也不知道为什么…”瞳洛熙转过身子,看着满池莲荷,侧看着暗的目光涌动着流光,一闪而逝。
  “这个我也不知道,崖底有秘法的事,是在一百年前不小心听见醉酒后的土地说的,之前也去查探过,但是始终都找不到头绪…”上前几步,暗缓缓道来。
  “你不怕我跌下山崖摔死?又或者找不到秘法?”瞳洛熙扬了扬眉。
  “不会,我相信你不会的,因为,你是特别的。”是的,很特别。
  “是吗?那当时土地还有没有说些其他的什么?”瞳洛熙转过头来,期翼的看着他。
  “别着急,会有办法的,丫头。”暗抬起手掌,安慰道。
  瞳洛熙猛然抓住他伸来的大手,“那个土地呢?现在在那?”只要知道是谁掌管着着片土地,那么就能找到他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几十年前就被玉帝调走了,如今新来的土地是个懒老头,几乎常年都不曾出来过。”暗看了看被瞳洛熙抓住的手掌,却说不出来她想要的。
  瞳洛熙松开手,彻底失望了,原本她以为他将她弄下山崖,就会知道她堵塞的法力是怎么回事的,所以并没有真的取了他的虎皮,留他至今。
  “丫头,你不是建立了一个情报系统吗?何不好好利用呢?”拇指与食指摩挲着,依稀还能感受到那温煦的暖意。
  瞳洛熙抬起头,对呀,如此巨大的情报司,不好好利用岂不是浪费?可是,瞳洛熙转眸,看着他的眼神极其复杂。
  “我让丫头为难了吗?还是说,你还在为那个事耿耿于怀?”暗一看她那神情,便猜到了几分,瞳儿?还是不要了吧,丫头,才是他的专属。
  瞳洛熙不搭腔,暗走到围栏边,往着那碧绿的荷叶道:“不管是人,还是妖,都要往前看,如果一直沉浸在过去里,那么你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悲伤的…”
  “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小黄说的话,我去看青衣了。”瞳洛熙一震,慌不择言的说道,却忘记了自己才刚刚从青衣房间里出来。
  看着落荒而逃的瞳洛熙,暗那双迷人的金色瞳孔变得深沉,丫头,就算你刚刚出手杀了我,我也不会有怨言,但是,你不觉得很累吗?
  “去叫灰衣使者来见我。”瞳洛熙叫住前面一个小厮打扮的小妖,皱眉低吼。
  “是,大王。”小妖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被瞳洛熙揪住的衣领,显得有些呆愣。
  “还不快去?!”看着面前纹丝不动的家伙,瞳洛熙拔高了音量。
  “大,大王,您,您先松开小得呀…”不放开我怎么去啊?小妖在心底无奈道。
  随着他的视线下移,就看见他正被自己拎着,瞳洛熙轻咳一声,淡定的放开手,随意的帮他拢了拢被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衣领,但她那是帮吗?被她弄过的地方简直比乱七八糟还不如。
  “好好做,有机会我会好好提拔你的。”瞳洛熙转过身,很自然的走了。
  留下小妖眼泪汪汪的站在原地,感动不已,大王真好,还如此温柔善良,可爱大方,高贵典雅…。
  在心里,小妖将所有能赞美的词都说了一遍,但是事实上却没有一个符合她。
  恍然响起瞳洛熙交代的事情,小妖左右看了两眼,朝情报司跑去。
  
  
☆、七年,该出来了
  “主人。”灰衣在接到通知就立马跑了过来。
  “马上传令下去,尽快查出一百年之前掌管这片土地的是谁。”瞳洛熙望着窗外,那黝黑的眼里有着一股势在必得的神情。
  “是,我马上去办,主人,训练已经结束了…”
  “是吗?结果如何?”瞳洛熙一愣,转过身来。
  “通过训练的人数有一大半,我已经和青衣使者,红衣使者商议过人手的安排与安插…”灰衣眼观鼻,鼻观心。
  “那么剩下的呢?”
  “不合格者,则安排他们做一些打杂,传讯等等,这类简单的事情…”
  “嗯,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们还得不断的增加新鲜血液,在给他们压力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瞳洛熙点了点头,赞赏的看着他,进过这几个月的磨练,灰衣也成长了不少,隐隐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了。
  “是,主人,今天被护院拦住的男子…”灰衣看着地面,似是无意提起。
  “嗯…他是我的客人,对了,梦魔呢?”瞳洛熙皱了皱眉,明显的不想提起那个男子。
  “他?前几日出去,至今未回,手下传来的消息是,他去了人界…”灰衣想了想,道。
  “哦,不用管他,你叫人盯紧点就好。”说道底,瞳洛熙还是不放心啊。
  “是,那么我先下去了。”灰衣颔首。
  “嗯。”瞳洛熙挥了挥手,转身望着窗外,心,起了涟漪,久久不能平息。
  小黄,暗,小黄,暗…
  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头疼,瞳洛熙皱紧的眉头,太阳|岤突突直跳。
  “啊拉~,娘子,嘛,主人,你送给咱的礼物咱收到了哦~,很喜欢嗯~。”
  荆刺从身后抱住瞳洛熙,在她的背上轻轻的蹭了几下。
  “是吗?喜欢就好。”瞳洛熙定定的站在窗前,在荆刺踏进房门口时她就知道了。
  “嗯嗯,主人对咱真好~,咱好喜欢主人哦~。”主人与猫?荆刺勾了勾唇,那漂亮的凤眸溢满了笑意。
  “嗯…”瞳洛熙背过手,摸了摸荆刺那柔软顺滑的栗色发丝,如此困难的姿势却被她做得如此随意,可见她身体的柔软度极高。
  “身体都好了吗?”瞳洛熙轻缀着茶,问身旁的那抹青色身影。
  “是的,谢主人关心,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青衣手执茶壶,为她注满。
  “那就好,我叫灰衣去人界稍了一点东西,已经叫人送你房间去了,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瞳洛熙转头笑看着她,尽显关切之意。
  “啊?不,不用的…”青衣一愣,心底顿时涌出一股浓郁的喜悦之情。
  “那个照顾你的婆子呢?”瞳洛熙转眸,望着屋外的冰天雪地,问。
  “已经送回去了。”青衣想到那个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的妇女,一丝嫌恶之情出现眼底。
  “嗯,今年快过去了…”瞳洛熙望着屋外银装素裹的天地,感慨道,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青衣,你派人密切关注一下对面那座山头上的‘斜月三星洞’,如有人出入,立刻禀报。”
  七年,快到了…
  孙悟空,你,该回来了吧?
  
  
☆、红包?
  经过一年的时间,洞府内的大小事务都被青衣和灰衣他们打理得井井有条,时间飞逝,瞳洛熙已经十四岁了。
  虽然说是妖精,但是瞳洛熙还是保留了人类的习性,不管是吃,还是住,都是按照人类的生活习惯来做的,连带青衣和灰衣他们也被她潜移默化了。
  淡淡梅香袭来,混合着冰凉的雪花和梅花一起掉落,为这银白色的世界调上了一丝亮色。
  坐在梅树下,瞳洛熙手执茶盏,泡起了茶。
  将热水注入紫砂壶内,升腾的白色热气从壶嘴冒出,消散于空气,清爽的空气夹杂着茶香,吸入肺腑,别有一番风味。
  在和段博雅相处的一段时间里,让瞳洛熙也爱上了煮茶,算爱屋及乌吗?瞳洛熙失笑。
  “和喝杯茶暖暖身子吧。”将注满金黄|色茶水的茶杯放到荆刺手里,淡笑。
  杯中的热气升腾,迷了他的眼,看着为青衣和灰衣倒茶的瞳洛熙,褪去了往日的邪魅,此刻的她多了一丝淡雅清幽,更让他分不清了,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谢谢主人~。”荆刺扬唇,轻饮一口。
  “谢谢。”灰衣,青衣,梦魔。
  梦魔从人界找了一具老者的身体寄居,瞳洛熙只能说,个人的欣赏水平不同。
  “啊,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明天就是除夕了。”说话间,喷晒出一口雾气。
  “除夕?”荆刺放下茶杯,好奇道,毕竟,在妖界可是不会去过人界的节日的。
  “对啊,就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就叫除夕,除夕夜要吃饺子,守夜,发红包等等…”瞳洛熙想起前世的除夕夜,应该是这样做的吧,其实,她也没有过过除夕,还记得,在除夕的时候,她还在国外执行任务呢,也没有吃饺子,能量棒到是吃了好几个。
  “哈,我们明天过除夕吧,热闹一下。”瞳洛熙笑弯了眼,兴奋道,虽然是在异界,但是味道也不会变的呢。
  “主人,红包是什么?”灰衣动了动那两撇小胡子,根据情报,瞳洛熙说的都没有错,但是红包一词他还真不知道。
  青衣与梦魔等人也好奇的看着他,等待着她的解释。
  “是红色的锦囊吗?”
  “不是,算是压岁钱吧。”瞳洛熙想了想,“嗯,借着这次机会,大家就放松一下吧。”
  未待众人回答,一道冷冽的男生传来:“丫头…”
  瞳洛熙抬头,对上那迷人的金色眼眸,举杯,“暗也来了?过来喝杯茶吧。”
  “好。”暗扫视了一下,在看见瞳洛熙左侧的荆刺时,为不可闻的皱了皱眉,跨步,在她右侧坐定,将梦魔挤到一边。
  梦魔撇了撇嘴,悻悻的坐到灰衣身边,不置一词,对于他和荆刺的暗战,都习以为常了。
  “丫头刚刚在说什么?”暗将瞳洛熙头上的雪花拭去,那金色的瞳孔在这雪白的天地里另有一丝韵味。
  “明天大家一起过个除夕夜吧。”瞳洛熙弯了弯唇,对明天的夜晚很是期待。
  “灰衣和青衣两人就负责布置一下,带动一下气氛,梦魔和荆刺就帮帮忙,做下打手吧。”瞳洛熙立马分工。
  “好,那么,明天就尽情的玩吧,不用担心过界哦…”瞳洛熙对几人眨了眨眼,邪笑道。
  
  
☆、除夕夜
  大年三十,除夕夜。
  银白色的世界被挂上了火红的灯笼,小妖们在接到通知后,欢呼一声,都尽自己所能,为夜晚出了一份力。
  至瞳洛熙回房后就没有再出来过,里面还时不时的传出声声巨响,以及瞳洛熙的叹息,任凭荆刺和暗在门外如何喊叫,都没有应声,两人相视一眼,冷哼着转开脑袋,默默的守在门口。
  还是不行吗?暗皱着眉头,瞳洛熙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对于渴望变成强者的她,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吧。
  荆刺拢了拢瞳洛熙送的虎皮大衣,低垂的视线余角窥视着暗,那漂亮的狭长凤眸划过一道阴霾,再抬头时,嘴角挂上了无懈可击的笑。
  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为整个天地都覆上了一层晶莹色彩,荆刺伸出手掌,冰凉的雪花落在手心,在接触到那温热的体温时,化成了水珠。
  看着荆刺那几乎与雪花无异的肌肤,暗那低沉的嗓音中有着比现在还要寒冷的寒意:“虽然很想看见你消失,但是就怕里面那位抓狂。”
  荆刺一愣,敛目,淡淡的收回手臂,他的身体他知道,可是,他却很享受她的关心,只要他受伤了,她就会对他嘘寒问暖,只围着他转,就好像,她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那种感觉,让他迷恋,虽然,并不是发自内心的。
  暗望了望那紧闭的大门,有些黯然,虽然瞳洛熙没有说,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她对他的疏离,就算此刻他的处境很尴尬,但他还是忍了下来,继续呆在她的身边,以防那只‘偷腥猫,想到这,暗那金色的眼瞳不着痕迹的撇了荆刺一眼,后又急速移开。
  “嗯?”后者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解。
  暗在心底不屑的轻哼一声,背过身子,等待着屋里的人儿开门。
  荆刺望着那背对着自己的高大身影,凤眸微眯,露出一抹如狐狸般的笑容来。
  时间流逝,黑夜袭来。
  荆刺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就被叫走了,身为红衣使者,哪有得闲的时间?
  离开之际,荆刺拢着大衣,狠狠的瞪了一眼暗,带着不甘的神色离去。
  暗得意的勾起薄唇,迷人的金色眼瞳蕴含着一丝发自心底的愉悦,果然,那只偷腥猫走了,就连空气都变得不一样了。
  就在暗游神时,瞳洛熙满含兴奋的打开门,“我成功啦!哈哈…”
  成功了?什么成功了?难道是她找到办法了?想到这,暗那冷酷的脸也带了一丝柔和,“恭喜丫头了。”
  “恩恩,唉?都这么晚啦?”瞳洛熙兴奋的点头,在看见完全被黑夜笼罩的大地时,才发现自己究竟在房间里呆了对久。
  “还好。”暗也随之看去,淡淡的说道,半天,六个时辰而已,也不是很久。
  瞳洛熙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扬了扬手里的包裹,“我们去看看他们布置得怎么样了。”
  “好。”暗看了一眼瞳洛熙手里的东西,不知所云,那是什么东西?
  “想知道吗?”瞳洛熙笑得贼兮兮的,“不告诉你,等下你就知道了。”
  
  
☆、男女授涭不亲
  冷冽的空气迎面而来,瞳洛熙望着漫天雪花,双手聚拢,凑到唇边大喊一声:“啊——!”
  鼻息喷晒,凝结成迷雾,瞳洛熙呼出一口浊气,“果然,情绪要发泄才能舒缓啊,暗,我们走吧,待会我给你一个惊喜。”
  暗挑眉,惊喜?
  “哈哈…”瞳洛熙一笑,举步朝前走去。
  对于暗,瞳洛熙也不知道该那什么态度来对待,要是前世的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活,但是现在,她能感觉到,她渐渐的变了,不在嗜血,不,应该说,他在没有影响到她利益情况下,都可以随意。
  暗带着好奇,跟了上去。
  等瞳洛熙两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众小妖已经聚集在一起,高歌欢舞,举杯畅饮,划拳杂耍,好不热闹。
  由于瞳洛熙说过,除夕夜不用拘束,可以畅快肆意的玩乐,所以,压抑的自由爆发,当下便高呼万岁。
  “唉,大王,您来了,我敬您一杯。”灰衣眼尖的看见厅外的瞳洛熙,拿着两个杯子走了过来,将其中一杯荤酒递给她。
  “嗯,除夕快乐。”瞳洛熙接过酒杯,微微一笑,与其碰杯。
  “丫头…”暗蹙眉,伸手拦住她的动作。
  灰衣转头,看着他接下来的举动。
  “不碍事。”瞳洛熙拂开他的手臂,一饮而尽。
  就在他们说话间,荆刺和青衣也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主人,除夕夜快乐。”青衣妖娆的脸带着冷然。
  “快乐。”瞳洛熙回应道。
  “主人,咱也敬你一杯~。”荆刺拉住旁边走过的小妖,夺过一坛尚未开封的美酒,打开盖,为瞳洛熙满上。
  “你少喝点。”看着此刻正媚眼如丝,满脸红晕的荆刺,瞳洛熙叮嘱道,身体里的蛊毒还没解,辛酒还是忌讳一点比较好。
  “唉?不碍事的啦,有主人在嘛~。”荆刺如一只魅惑人心的狐狸,软软的依附在瞳洛熙的身上。
  暗不过是转身拿了个酒盏而已,回过神来就看见了那只偷腥猫,当下脸一黑,将其大力分开。
  “呃…?”荆刺看着突然出现在他和瞳洛熙中间的暗,那带着霞红的脸有些不明所以,“你干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暗冷一张俊脸,心底对荆刺的不满愈发的大了起来。
  “呜?咱们要不是普通的男女关系呢?”荆刺回以挑衅一笑,清瘦的骨架一转,调到瞳洛熙身后,从后面环住她的腰,将下巴磕在她的肩头,笑得J诈。
  瞳洛熙侧目,看了他们一眼,对于他俩之间的战火,她保持沉默,他们就不觉得只见现在很幼稚?
  灰衣和青衣相视,灰衣无奈的摇了摇头,“青衣,我也敬你一杯吧。”
  “嗯。”青衣点头,和灰衣转身离开。
  梦魔和几个刚上升的小头目喝着酒,在看见着一幕,识趣的止步,敬酒什么的,还是等等吧。
  “什么意思?”暗的脸彻底黑了下来,语气里也夹杂着丝丝冷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哦~。”荆刺蹭了蹭瞳洛熙的脸,那舒滑的触感让他不由的眯起了那双漂亮的凤眸。
  无疑,荆刺的这句话和举动让暗的脸变得可以和黑无常媲美了,说多无益,直接动手。
  
  
☆、不男不女,阴阳怪气
  “暗,荆刺,你们慎得慌啊?”看着还没说到两句话就开打的两人,瞳洛熙头疼的扶额。
  闻言,两人同时住手,荆刺瞥过头,不言。
  暗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不语。
  “干什么呢?都给我笑。”瞳洛熙愠怒,冷笑着开口,男人还真不能惯着,不然就上房揭瓦了。
  暗紧抿着唇,他能笑得出来吗?这丫头也真迟钝,难道就没有看出来他为什么会和那只偷腥猫过不去?
  荆刺转过头来,那双漂亮的狭长凤眸溢满了晶莹的泪水,对瞳洛熙展现出一抹凄美的笑来,“主人~。”
  “…”望着他俩,瞳洛熙语塞,你们难道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除去这一小段插曲,这次的除夕夜过得还算不错,至少,瞳洛熙是这样觉得,但是暗和荆刺是不是这样想就不得而知了。
  临近深夜,暗和荆刺,以及灰衣,青衣,还有梦魔等众妖被瞳洛熙叫到了露天广场。
  瞳洛熙站在远处,从包裹里拿出一些竹筒,有顺序的排列,直到包裹里再也拿不出东西时,瞳洛熙才拍了拍手,退回到众人面前。
  暗记得,那是瞳洛熙从房间里就一直拿在手里的包袱,还说要给他一个惊喜,难道就是这些竹筒?
  荆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抹紫色身影,见她走来,立马迎了上去,“主人,那是什么嗯?”好奇…
  闻言,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瞳洛熙淡笑不语,抬起右手,拇指与中指相抵一弹,一丝火星乍然出现,朝瞳洛熙排列好的竹筒飞去。
  火星与竹筒外的一根黑色绒线相接,摩擦出丝丝火光,迅速燃烧,在火光钻进竹筒内时,只闻轰隆一声,火光直冲上天,在天空爆炸,点燃了夜色。
  一响接一响,在这漫天繁星的天幕中氤氲起了五彩霞光。
  “好美~。”看着夜幕,荆刺低喃一声。
  亮色印在暗那俊美的脸上,忽明忽现。
  灰衣和青衣等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幕,眼底的错愕毕露无遗,但更多的是对瞳洛熙的崇拜。
  梦魔愣了一下,诺有所思的看向了瞳洛熙。
  望着空中盛开的烟火,瞳洛熙也觉得不可思议,原本她只是尝试着做,并没有指望能够成功,但是,好像连老天都在帮她,让她成功了。
  “主人,这是怎么做的?好厉害哦~。”荆刺回过神来,猛然抱住瞳洛熙,低头看着她。
  虽然荆刺的骨架比较廋小,但是很修长,只有十四岁的瞳洛熙是比不上的。
  暗阴沉着脸,将其扒开,“我说你这人是怎么回事?怎么那老爱动手动脚的?”
  “不是哦,咱只对主人这样嗯~。”荆刺理了理被他皱的衣服,无辜道。
  “不男不女,阴阳怪气。”暗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你…你说什么?”荆刺放开瞳洛熙,精致的眉慢慢的皱了起来。
  “不男不女,阴阳怪气。”
  荆刺咬着红润的唇瓣,抬手就给了他一击。
  “报——”
  瞳洛熙一愣,连忙抬手化解了荆刺的力道,而禀报的人也从后面走了上来:“报—,大王,孙悟空已从三星洞中出来,前往东海去了。”
  东海?他去东海做什么?
  
  
☆、搬迁
  东海…?
  瞳洛熙一愣,在想到花果山靠近海岸时,才恍然,他这是准备从东海这边回去呢。
  瞳洛熙看了看众妖,才惊觉有点麻烦呢,舔了舔唇,对众妖道:“大家吃好玩好啊,烟火还在继续,当然,我们的狂欢亦是如此…”
  “哦——”
  “哦哦——”欢呼一片,都两三一堆,在广场开启了篝火晚会。
  青衣的心思比较细腻,当下便感应到了她的变化,“主人,需要我做什么吗?”
  瞳洛熙比较随意,也说过不用贬低自己,属下之类话的也不用说,但是青衣说,为了表明自己对她的忠心,还是保留了对她的尊称。
  “你和灰衣进来一趟。”瞳洛熙看了她一眼,率先往洞府走去,她没想到,孙悟空居然没有在她预想的时间里回去,而是选择在年末。
  “主人,咱也要去~。”荆刺将目光从天空收回,跟了上去。
  暗那迷人的金色瞳孔变得幽深,也踏进了偏殿。
  “灰衣,之前我让你打探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了?”瞳洛熙做到上位,问着坐在左下方的灰衣。
  灰衣摇了摇头,“没有任何进展,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连带他的一切资料,完全空白,这让他不由的怀疑是不是他胡诌瞎编的,想到这,灰衣的目光也随之移到了对面。
  感受到灰衣窥视的眼光,暗愣了愣,顿时冷哼一声:“如果尽了全力去查,还怕没有线索吗?”
  “说得好听,我们家族遍布四野,没有哪里是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就怕某些人居心不良…”灰衣意有所指的说道,之前瞳洛熙和他的过节他从手下传来的情报里得知了,他将瞳洛熙推下山崖事,现在又出现在这里,让他不得不防。
  “那你说我的目的是什么?”暗坐在木椅上,好笑的看着他,那冷峻的脸庞带着慑人气息,朝他逼去,一个小小的老鼠精,也敢在他面前放肆?
  “那就要问问你自己才知道咯~。”荆刺挑了挑眉,淡淡的插了一句。
  “就是…”灰衣动了动那两撇小胡子,附和道。
  荆刺的一句话,将硝烟挑到了最高处。
  瞳洛熙皱眉,不悦的敲了敲桌子,“你们就给我消停会儿吧。”
  看着沉默下来的众人,瞳洛熙开口了,“大家要团结和平的相处在一起,不要老是吵吵闹闹的,你们都多大的岁数了?啊?”
  怕都是一群老妖怪了吧,瞳洛熙在想,就以她的年龄,恐怕跟他们的边儿都沾不上。
  “灰衣,你继续追查,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他找出来。”她还就不信了,他能消失得干干净净。
  “是。”
  “青衣,你安排一下,准备搬迁。”瞳洛熙转头,淡淡的说道。
  “搬迁?”青衣。
  “搬迁?”灰衣。
  “搬迁?”梦魔。
  众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皆是诧异的盯着的瞳洛熙,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要搬迁。
  “是的,灰衣派人出去打探一下,找个好点的地方作为我们的基地,然后开始小部分的转移,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马蚤乱…”瞳洛熙点了点头,开始部署起来。
  “主人,我们为什么要搬迁啊?”在这里好好的,他们始终不明白她的用意为何,难道是刚刚那个消息?
  
  
☆、我是村长?
  经过大半年的时间发展,情报司已经初具规模,眼线遍布各界,不要质疑他的发展速度,要想想,世界上的老鼠,哪得有多少?
  第二天,灰衣就带来消息,在紧邻花果山的偏远地区找到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瞳洛熙随他去看过后,也觉得不错,便下令众妖组成小分队开始搬迁,刚开始,就有几队遭到了别处山头的攻击,灰衣得知后,便聚拢了比较近的人马,将其剿灭收拢,编进人数中,直到到达目的地时,瞳洛熙手下的人数巨增,达到了五千小妖。
  因为那处地点与人类相隔不远,为免打草惊蛇,所以瞳洛熙下令,全部化为人形,造房搭桥,一个星期后,一个小镇毅然出现。
  在一个人类贸然出现在这里后,瞳洛熙就知道完了,果不其然,在一个月后,瞳洛熙的基地便被当朝皇帝划分,编进了他的领土。
  青田县,凉雾村。
  而瞳洛熙,就是村长,当灰衣和梦魔等人前来道喜时,瞳洛熙抽了抽嘴角,这算什么事啊?
  考虑到人妖不和,瞳洛熙又多加了一条规定,那就是不得随意伤害人类,更不能让自己是妖的身份暴露,不然必是严惩不贷!
  其实,瞳洛熙也是有私心的,她前世本是人类,骨子里并没有完全将自己当成妖精来看,虽然让他们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很危险,但是,她还是这么做了,所以在被封为凉雾村的时候,她想要拒绝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随着时间发展,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繁茂的街镇,商人旅客络绎不绝,人声鼎沸,热闹不已,其中不乏闻讯而来的妖精。
  瞳洛熙怕外来的妖灵精怪们随意伤人,引起恐慌,便在四周增加了守卫与巡逻人员,一经发现有违反的,立马逮捕,严重者就地处决。
  由于这里偏离皇朝,渐渐的就成了一个自由地带,虽然很不错,但是天高皇帝远,他也管不到,而瞳洛熙,则变成了这里的土皇帝。
  短短的三个月时间,便将无人地带发展成这样,暗不得不说,她是个奇葩。
  “丫头,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暗站在窗前,望着街道上人头攒动的人流,有些担忧,和人类混合生活在一起,迟早会被发现的。
  “没问题啦,有问题,我担着…”瞳洛熙打了个哈欠,暖暖的春阳透过衣服传递,让人昏昏欲睡。
  “如果出了什么事,我来承担。”暗转过身来,迷人的金色瞳孔散发着一种莫名光芒,让人移不开视线。
  瞳洛熙望进他的眼,这个让她放弃了原则,让他活在了生与死的交界线上的男人。
  等荆刺进来就看见了这一幕,两两相望,含情脉脉的对视。
  “主人,外面好热闹哦,咱们出去玩吧~。”不着痕迹的瞪了暗一眼,荆刺站到瞳洛熙的面前,阻断了她的视线。
  “唉?身体好些了吗?”在搬迁的时候,荆刺身上的蛊毒突然发作,调养了好久才好起来,仔细看看,气色果然比前两天好多了,不过这也不得不让她担忧,发作的时间加快了不少,而且每次的时间还越来越长了,但是每次之后,她却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法力波动极大,似乎增强了不少啊,难道这就是有利必有弊吗?
  “嗯,好多了呢,小兔子说不能呆在屋里,要多出去走走,让心情愉悦,这样对身体很有好处哦~。”小兔子,是瞳洛熙捡到的一只兔精,喜欢医药,识得药性,但是胆小懦弱,瞳洛熙看中了他的医术,就连哄带吓的拐了回来,让他给荆刺看病。
  “哼,我看是你自己想出去吧。”暗不屑的冷哼两声,毫不留情的戳穿他的谎言。
  “嘛~?乃羡慕啊?”荆刺回头,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是不是真的就不需要了,只要她陪着咱就好了呢~!
  偷、腥、猫!暗咬牙,冰冷的目光狠狠的剜着他。
  瞳洛熙看看两人,突的站了起来,“那什么,刚刚灰衣找我,我先走了。”
  声落,人已经不见了。
  “主人—”一道男声至身后传来。
  瞳洛熙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瞳洛熙...哭了?
  回身一看,却是空无一人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