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芳华-第3部分

这样继续漂流,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去,先着陆打听看看,现在,他们只能被动的做出对策,她还在很怀疑世上到底有没有菩提祖师,不会是虚构出来的人物吧?要真那样,她肯定会气得吐血。
  瞳洛熙如洋娃娃般精致的小脸上此时一扫在船上的懒散,正布满了笑意,黑曜石般的眼睛褶褶生辉,眉眼弯成了月牙形,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好啊,呵呵。
  毛球蹲在瞳洛熙的头顶,小脚紧紧的抓着她挽着的鬓发,大大的眼尚未睁开,隐约有细微的鼾声发出,不仔细听的话还听不出来,远远看去就像是戴在头上的发饰,毛茸茸的,小巧可爱。
  青衣紧跟着瞳洛熙走在身后,美目里全是冷清,只有望向前面那小小人儿时,才会浮现出点点温度,青衣殷红的唇微抿,其实,有个主人也不错。
  踏进小镇,热闹与繁华并进,在这比较偏远的街镇上有着很是少见的喧嚣,瞳洛熙和青衣走在拥挤的街道上,满眼好奇。
  青衣一直在海岛上修炼,从来没有踏足过人类世界,而瞳洛熙这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对古代的这一切也是好奇不已,但那股狂热劲一过,就再也提不起兴趣了。
  “嘿,你看,那猴子…”
  “哈哈…是啊是啊,你看他拿筷子都拿不稳…哈哈…。”
  “嘿,这猴子还蛮机灵的呢…”
  一阵嘈杂从前面的面馆传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瞳洛熙和青衣站在不远处,里外瞧了个清楚,猴子?是孙悟空那个家伙吧。
  “主人,饿了吗?要不要进去吃点东西再走?”青衣见瞳洛熙定定的看着里面,以为是她饿了,当下体贴的询问着。
  “青衣。”瞳洛熙纯真的眼眸此刻变得幽暗,声音带着质感,传入她的耳里。
  “嗯?”青衣微低着头,看着还没有自己一半高的可爱孩童,语气里没有一丝不耐。
  “你走吧。”
  青衣翠绿的眼眸加深,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清冷的眼眸紧锁她的身影,良久,才轻启红唇“…。好的。”
  目送青衣远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后才收回视线,深邃的眼眸一眨,满眼童真,嘴角勾起,转身往面馆里面跑去,孙悟空,你果真没死呢。
  仗着人小,瞳洛熙身子灵活的挤进人群,进了店。
  “小猴子,我可找到你了。”瞳洛熙站在孙悟空面前,眯起眼看着正憋手蹩脚使用筷子的家伙,语气里全是惊喜,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她眼中哪有半点欣喜?有的全是冷漠。
☆、手抓面
站在山头,望着脚下热闹的街道,或许说是看着对面那间面馆里面的小小女童,青衣的拳捏得紧紧的,点点粉末从她那紧握的拳中散落,在风里飞舞。
  深深的看了女孩一眼,青衣转身没入了深林,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那么我会照你所办。
  就在青衣转身的一刹那,只见店铺里面的女童貌似无意的看了眼对面的山顶后,又若无其实的移开视线,笑容甜美可人。
  “大叔,我要一碗牛肉拉面。”瞳洛熙在小猴子对面坐定,抬头对一旁看热闹的掌柜说道,漆黑的眼闪闪发亮,整个人看起来如洋娃娃般乖巧可爱。
  “好嘞!”
  掌柜一听,立马往身后的厨房高声一吼:“牛肉面一碗!”
  瞳洛熙收回视线,看向了正含着面一脸呆愣孙悟空,伸出小手在它眼前晃了晃,“小猴子,回神了。”
  “洛…洛熙…?”小猴子不确定,结结巴巴的叫了声,嘴里吃了一半的面条掉回了碗里,随后兴奋的从凳子上跳了下来,在她身边高兴的蹦来蹦去,“太好了,洛熙,我还以为…以为…。”说道最后,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只是用一双眼睛真挚而担忧的看着她。
  “你还以为我掉进海里回不来了是吧?”瞳洛熙将他未说完的话说了出来,随后脑袋一扬,神气的说道:“小猴子,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怎么可能就被那小湖给干掉了呢?”
  “呵呵…。”孙悟空挠了挠头,只是一个劲的笑着,看到瞳洛熙平安无事的回来,让他提着的心瞬间放了回去,兴奋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瞳洛熙就像他的妹妹一样,如果她出了什么事,那他永远也不法原谅自己,带着愧疚悔恨的心理过一辈子。
  “牛肉面来咯!”
  “请慢用。”小二端着托盘,将面条搁在瞳洛熙面前后退回大厅一角,和大家一起看起了热闹,不料被掌柜一瞪,缩缩脖子立马回了厨房。
  瞳洛熙从桌上抽出一双筷子,将里面的调料和匀,哧溜一声将嘴巴给塞得满满的,脸颊两边鼓起,犹如鼹鼠般可爱,“小猴子,你不吃吗?我吃完不会等你哦。”
  啊?孙悟空脸一跨,迅速蹿回了座位,学着瞳洛熙的样子再次拾起了竹筷,生疏的使用着,多次尝试后依旧挑不起一丝一缕来,孙悟空一燥,将筷子往桌子一拍,直接用爪子。
  听见巨响,瞳洛熙则挑了挑眉,一声不吭的吃着面前的面条,看着眼前的面,瞳洛熙微微有些失神,心里涌出一丝异样的感触,用妖的身份来吃人类的食物,还真是讽刺啊。
  用筷子搅合几下,突然没了食欲,瞳洛熙搁下竹筷,“我吃好了。”
  “嗯嗯,我,我也好了。”或许是那句“我不会等你”的威力太大,孙悟空一听她饱了后立马咽下嘴里的食物,连忙表示自己也好了,就怕她扔下自己走掉了。
  瞳洛熙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双手交叉撑在桌上,尖尖的下巴往上一搁,“没事,我等你。”见他想要否认,瞳洛熙眉头一皱,烦躁的轻吼:“我不想说第二遍。”
  孙悟空嘴一闭,悻悻的低下头继续吃,瞳洛熙不管他,发起了呆,就在她思绪放空时突然想到,好像,吃东西是要钱的吧?
  人民币在这里是用不了了,这里的货币一般是金银珠宝,银元铜币之类的东西。
  可是,她身无分文啊现在,别说一分钱了,连棵草都摸不出来,难道身为第一杀手的她要沦为做苦力来还钱的倒霉蛋么?
  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句话就是现在对她的真实写照。
  瞳洛熙无语的瞅着眼前埋头苦吃的猴子,无奈的想着,这家伙怕是不知道吃东西是要用钱来买的吧?
  “嗝~”放下饭碗,小猴子摸摸圆涨的肚皮,打了个饱嗝,“洛熙妹妹,我们走吧。”
  瞳洛熙咬唇,她讨厌小孩子,讨厌现在这个让人吐血的家伙。
☆、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
“我给你说,在这里吃别人的东西是要给钱的,这儿可不是花果山,你给我记好了!”瞳洛熙将手里的野果随意的在身上擦了擦,侧身对身后的孙悟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只要她一想到刚刚在面馆里被人拿着木棒当成吃霸王餐的,瞳洛熙就一阵冒火,这是她活了两辈子第二次这么憋屈,第一次是去偷那什么鬼珠子,第二次就是这次,差点被人赶出去,瞳洛熙虚了口气,恶狠狠的咬了口果子,大力的咀嚼着,真是越想越窝火。
  “呃…”小猴子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应答道:“哦哦,我知道了,嘿嘿!”
  “还有啊…”瞳洛熙还想说什么来着,视角突然捕捉到一个人影,瞳洛熙话锋一转:“你,去问问他知不知道菩提祖师在那里?”
  “嗯?哦。”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不远处一条灌木乱生的小道里人影闪现,见他担着两捆柴禾,应该是一个樵夫。
  孙悟空上前,躬身一拘,“大哥,你可知菩提祖师住在何处?”洛熙刚刚说过,有求于人时是要礼貌,说话要客气呢,嘿嘿。
  樵夫见他突然出现在面前,吓了一跳,身子反射性的往后退了一步,待看清后轻啐了声。“嘿!你这猴子,吓我一跳!”
  “菩提祖师啊,他就住在后面的山顶之上。”樵夫指着身后,说完绕过孙悟空往山下而去,几转小道后就不见了身影。
  “洛熙,洛熙,妹妹,我打听到菩提祖师的下落了。”孙悟空高兴的溜回瞳洛熙身边,把刚刚打听到的结果对她说了一遍。
  在听到说找到菩提祖师后,瞳洛熙却没有丝毫高兴,眉心隆起,心里一阵怪异,世上居然真的有菩提这个人存在,那么这个历史会和前世所演的一摸一样吗?可是前世的剧本里面根本就没有她这号人物,那么她现在所扮演的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
  “妹妹,妹妹?”小猴子见她敛神沉思,几乎没有什么表情,伸手在瞳洛熙面前挥了挥,“找到菩提祖师你不开心么?”
  “没啊。”瞳洛熙深邃的眼一眨,随即笑出了声,“我们上去吧。”不管如何,谁都别想掌控她的命运,不然管你是神是佛,虽远必诛!
  “嗯嗯!”孙悟空兴奋得在前面连蹦带跳,多日来的幸苦惊险终于都有了结果,顿时有些兴奋过头。
  瞳洛熙在后面虚了虚眼,心里做着种种打算,但都一一被她否定了,就在她陷入自己的思绪中不可自拔时,毛球醒了。
  “吱吱!”
  “呵呵,你醒啦?”瞳洛熙含笑的眼神宠溺的看着毛球,揉了揉它干爽的毛发。
  毛球眯起眼,对于瞳洛熙的爱抚它总是一幅享受的样子,乖巧而温顺。
  毛球对于瞳洛熙来说,它只是一个宠物,在自己孤独的时候一个玩伴,至少不会让自己感觉她始终只是一个人,寂寞而渺然。
  “咦?洛熙?这是什么东西?白白的,毛茸茸的…”走在前面的孙悟空不知什么时候窜了回来,伸出爪子戳了戳毛球圆滚滚的身子,好奇道。
  “吱吱。吱吱吱…!”毛球微眯的眼霎时圆瞪,冲孙悟空就是一阵怒吼,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之前被瞳洛熙说过一次之后长了记性,这次孙悟空算是撞枪口上了。
  “嗬!个小小,脾气到不小啊!”孙悟空猛眨了眨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毛球,骨子里的毛脾气被它给带了出来。他对瞳洛熙好是因为他把她当做妹妹,所以对她好脾气,而孙悟空骨子里的劣行因子还是存在的,好脾气也是要看对象的,他堂堂猴王还怕了一个不明生物不成?
  ------题外话------
怎么没有人冒泡呢?不应该啊不应该…
  好吧。
  我碉堡了!亲!
☆、毛球会说话
“谁小了?你才小,你全家都小!”
  “吼,你看看你自己,还没有我拳头大,你说谁小?”孙悟空翻了个白眼,藐视的意味十足。
  “你…。”毛球刚想还嘴,就被瞳洛熙拦了下来。
  “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我们要争取在天黑之前到达目的地,不然夜晚的山里可不平静。”看着眼前这吵得不可开交两只,瞳洛熙不由得抚额叹息,真实小孩子啊小孩子。
  小孩子?洛熙,你好像忘记了你自己也是小孩子的事实了吧?
  就这样,在孙悟空和毛球的吵闹声中上了路,一路上也还算得上热闹,至少瞳洛熙是这样认为的。
  “等等!”
  瞳洛熙突然顿住了脚步,漆黑的眼眸定定的看着毛球,眼底充满了阴鸷,“你会开口说话?”
  “我…”毛球被她冰冷的话吓得身子一僵,汗毛炸立,都怪自己粗心大意忘记了掩饰,当下想要辩解,心下一急,却慌乱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越急越乱,最后豆大的泪珠从它的眼掉落,呜咽不清,怎么办怎么办,洛熙一定以为自己欺骗了她,她会不会不要自己了?这样一想,心下有些窒息,立马哭出了声:“呜呜…,对,对不起,洛,洛熙,我,不是,呃,不是有意,嗯…要,这样的,呜呜…不是有意的…。”
  瞳洛熙幽暗的眼神看不出一丝思绪,只是周身的温度骤然下降,犹如寒冬腊月,冷冽刺骨,“我最讨厌欺骗,背叛,你知道吗?”
  瞳洛熙的声音飘渺如风,如棉絮一般轻盈,落在毛球心底却犹如千斤般,沉重压抑。
  “哇…!洛熙,呜呜。你别不要我,我,我知道,知道错了,呜…我怕你会不要我,也会,呃,也会像他们那样厌恶,呜呜…厌恶我…”毛球的哭声越来越凄惨,心里的悲伤似要将它淹没,让它喘不过气来,眼里的忧郁逐渐加深,凝成雨滴,掉落。
  “我怕你会不要我,厌恶我…”
  “我怕你会不要我,厌恶我…”
  话,一遍又一遍的回旋在耳边,似乎,也有人曾这样恐慌过…
  “贱人!”
  小院里,妇女踢了踢趴子地上的女孩,眼里的厌恶如黑夜里的恶鬼,吞噬着女孩那破碎的心。
  妈妈,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妈妈。女孩在心底呐喊着,后脑的剧痛远远不急心里的痛,那么真挚而浓郁。
  “你和你爸爸一样,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贱人!…”妇女骂骂咧咧回了房屋,留下女孩一个人躺子冷冰冰的院子里,殷红的血液从那枯黄的发里淌了下来,瞬间将泥土染成了黑褐色。
  妈妈,其实爸爸的离开并没有不对,就连我,也萌发这样的连头呢,你,真的让人很失望,你知道吗?妈妈。
  匍匐在冰凉的地上,肩膀剧烈抖动,女孩第一次哭出了声,放声大哭起来,声声哭声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从此以后这个小院里就再也没有了女孩的身影,直到十年以后,一个身穿黑衣的少女再次踏足了这个败落的篱院。
☆、妇女之死
  秋风吹过,卷起地上的枯叶,萧瑟而孤凉。
  “咳咳…咳…”一阵咳嗽从破旧的房屋里传来,声音不断持续着,似要将肺腑都咳出来般,难受而衰弱。
  微风猎猎,在少女的黑衣上掀起道道皱褶,少女清爽的脸颊白皙而透明,那如黑夜的眼眸目不转睛的看着小木屋,却没有想要进去的意思。
  “呕咳咳…呕…”渐渐的,咳嗽声转变成了干呕,让人不住的蹙眉。
  少女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脚下已经走向了木屋,嘴角有些苦涩,果然,这就是我的悲哀啊,不是吗?
  轻轻推开那半掩的木门,屋内一阵刺鼻的腥臭立马钻入鼻翼,让少女不由的隆起了眉头。
  视线在屋内快速一扫,碗桌上都积满了灰尘,一只老鼠从饭桌上掠过,气息微弱而瘦小。
  步伐一转,往室内而去,就在到达转角时步子一顿,抬起的手僵直在空中,微摊的手慢慢捏成拳。
  “咳。咳咳咳…呼。呼呼。”咳嗽声喘息声交织着,在这昏暗的空间里显得压抑而沉闷。
  僵在半空的手终是将那灰色的布帘掀了开来,内室的空气比预想的还要差,几乎都被那由木板拼凑而成的床遮住了阳光,点点恶臭从床上传来,远处的衣衫已经开始发霉,暗黑一片。
  “咳咳。谁啊?咳…”躺在床头的老太太狠狠的捶着胸口,想要让自己好受些,那浑浊的双眼看向了门口,但由于室内光线不是很好,加上老眼昏花,最终只能开口询问,不料那败破的身子一开口就是一阵猛咳,都快要了她的老命了,那里还有当初打女孩的那股狠劲?
  “…”能叫你妈妈吗?你会承认我吗?少女站在门口,心里不断的询问自己:“是我。”
  说到底,她心里存在着一丝侥幸,一丝期待和一丝迷茫,她很想知道,妇女有没有忘记她,还记得自己曾有一个被自己日夜毒打过的女儿吗?
  “你…是?咳咳…”床头的“老太太”使劲想了想,只觉得着声音透着某种特别的熟悉声调,却始终没有头绪。
  呵,果然,你已经忘记你还有一个女儿了呢,少女自嘲的勾起嘴角,心底弥漫着自己不愿面对的事实,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那让人窒息的话,带着透明质感的话穿破她的耳膜,“是我,瞳洛熙啊,妈妈…”声音轻柔无比,却带着一丝危险,低喃着。
  你忘了吧?忘记了那个差点被你打死在院子里的女孩…呵呵…
  “是你!咳咳…咳咳咳…”床头“老太太”突然拔高了音调后,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那眯着的痛苦眼眸已经惊得睁开,浑浊的双眼里却有着一如十年前的厌恶,但如今,里面还多一样东西,那就是憎恨!
  “你恨我什么,讨厌我什么啊?我可是你亲生女儿!”瞳洛熙突然失控的吼出了一直埋藏在心里十五年的疑问,那厌恶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都离开十年了,你为什么还是这样?不明白,她始终都不明白妇女为什么这么讨厌她。
☆、惨痛的经历
“你滚,咳咳…滚,出去…”“老太太”激动得想要起身,身体刚移动半分就已经狼狈的趴在床头忍不住的喘息着,都这样了口上依旧不饶人。
  “滚?”
  少女细细的咀嚼着这句话,白皙的脸上挂着一丝嘲讽,“当初,你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对爸爸说的,你还记得吗?”
  趴在床头剧烈喘息的人身体迅速一僵,下一秒抖动的幅度便越来越大,“贱人,咳咳…,你是来…咳,看我笑话的吧,咳咳…,我,我告诉你,呕咳咳咳…,就算死,呕…就算死,我都不会放过你…你,咳咳咳…。”
  “老太太”骨瘦如柴,脸上皱纹横纵,黑褐色的老年斑印皮肤上暗淡无光,浑噩的双眼却散发着幽幽绿光,一双如死人般干瘪的手颤抖的指着少女,神情异常恐怖。
  “你以为我会像小时候那样怕你?”愤怒击败了理智,瞳洛熙上前一步捏住了她的手腕,脸上的表情竟比“老太太”还要鬼魅几分。
  “你…”“老太太”惊了一下,连那到了嘴叫的咳嗽都被咽了回去,瞪着眼死死的看着眼前那犹如死神的少女。
  “你知道我离开以后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吗?”瞳洛熙放开了钳制住她的手,坐在她身边幽幽的说道,低垂的头让人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
  就在“老太太”刚刚平复了一下心情,被少女的一句话给吓了一跳。
  “我每天都和死人作伴,他们可比你可爱多了,如果你也和他们一样,你会不会也像他们那么可爱?”少女突然转过头来,在她耳边轻语,语气极其柔和,生怕吓着她了。
  “呃!”
  “老太太”突然一口气上不来,眼瞳隐隐上翻,青筋毕露。
  少女喟叹一声,宠溺的看着老太太,伸手在她背上抚了抚,“你还真是不小心呢,看吧。”
  “咳咳…!”待老太回过神来,立马将少女抚着自己背的手大力甩开,像是有瘟疫一样,几乎是反射性的。
  少女似乎没有想到老太太对自己避如蛇蝎,面无表情的看着那被甩开的手掌,一缕忧伤划过眼底,那感觉让她窒息。
  没有理会在一旁猛咳的老太太,瞳洛熙像是自言自语般说了起来:“那夜我忍着后脑的疼痛毅然离开了你,捻转到了广东,饥寒交迫中只能去垃圾堆里和流浪狗抢夺那些腐臭的食物果腹,到了夜晚在街上随便找个地就歇下了,广东的晚上蚊子好多,密密麻麻的,就连和你抢食物的人也如蚊蝇一般,多得不可计数,抢不过,就只有挨饿,就算这样,我也没有后悔过,你知道吗,呵,你怎么会知道呢…”瞳洛熙的手不自觉的覆上了右腹,那里,曾被一个抢她食物的乞丐刺了一刀,或许是害怕,又或许是人小力气不足的原因,伤口并没有多深,但也留下了伤痕,从那以后,她就明白了,如果你不够狠,不够毒,那么,你只有死路一条。
  “呼…呼呼…”老太太张大着嘴,混沌的眼直勾勾的看着床顶,喘息。
  “从那以后,渐渐的,我一个人独占了一条街巷,就连饿狗,都没有再出现过一只。直到…某一天的晚上。”
☆、小黑屋里的孩子们
暗黑的小巷里,隐约能看见一大一小两人互相僵持着。
  “跟我走。”高大男人的声音犹如机器人一样,毫无温度可言。
  “嗤!我为什么要跟你走?真是好笑。”七岁的小女孩衣衫褴褛,漆黑的小脸漫不经心的斜视着比自己高出大半截的男人,但眼底的警惕却丝毫没有放松,离开妇女的时日,她学会了该如何保护自己,隐藏自己,连带,释放出了心底的恶魔。
  “我会给你优越的生活,学习的条件。”男人抬了抬眼,依旧面无表情。
  女孩心中一动,但她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筵席,搞不好下场会很惨。
  “谢了,我不需要。”说完女孩转身就走,身体绷得紧紧的,时刻感受着周围的气息,就怕身后的男人下黑手,上过一次当可以原谅,但如果两次都栽在同一种手段上,那么自己可以去跳江了。
  “你必须要。”
  男人的身影鬼魅一闪,迅速消失。
  消失的不止男人一个,就连那个小女孩也在那一瞬间不见了踪影。
  听见那句“你必须要。”,女孩就暗叹一声“不好!”,随即眼前一黑,身体还未做出反应,就晕了过去。
  魂淡,尼玛最好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否则,我要你好看!
  等女孩再次醒来时发现她和五十来个与她同样大小的孩子一起被关在一间小黑屋里,只有头顶的一片透明瓦里才有一点仅存的光亮,大大小小的孩子都默不作声,三三两两分散各地。
  女孩抿了抿唇,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闪烁着驯傲不羁的神情,伸腿大力的踹着房门,“死男人!你给我开门!开门!你给我开门啊!”
  “喂!我叫你给我开门,听到没有?!”
  “都死了吗?开门啊!”
  黑暗静谧的屋内只听得女孩的呼喊声和踹门声,一直持续不断,其余的孩子都沉默的看着女孩做着一如以前他们也做过的举动,那一双双纯净的眼眸里闪过嘲讽和不怀好意,看得让人心寒。
  静,死一般的沉寂着。
  室内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见,就算女孩嗓子都喊哑了,都没有人应她一声。
  渐渐的,女孩的声音小了起来,最后索性半躺在了墙角,闭紧了眼眸。
  死男人,你最好别让我再见你,否则就不是要你看好那么简单就能了的了,我会…要你命…
  “吱——”
  一个瘦小男人推开了门,将二十馒头随手扔在了地方,“吃饭了”
  原本沉默的孩子们都提起了精神,暗自互相提防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那瘦小男子冷哼一声,再次关上了房门。
  瞳洛熙在男子打开房门的时候就睁开了眼,从这里望出去,门外站了五六个高大魁梧的黑衣男子,个个面带杀气,眼神冰冷,想要逃跑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瞳洛熙识趣的没有像刚刚那样大喊大叫,眯眼抚摸着肚皮,饿了呢。
  瞅了眼那些僵在一处的孩子们,瞳洛熙随意的走了过去,捡起两个馒头后又回到了墙角。
  瞳洛熙的举动像是导火线,一下子引爆了那群孩子。
  只见刚刚个个巍峨不动的家伙如饿狼扑食般蜂拥而至,瞬间把散落的食物一抢而空,没有抢到的只能抢夺别人手里的馒头,各自安好的孩童们一下子扭打在一起,只为了填饱肚子。
  血液,惨叫,哭喊,求饶…
  这恐怖的一幕如电影般在女孩面前上演,永无止境…
  “你!把馒头头交出来!”
  三个七八岁的小男生渐渐逼近女孩所在的角落,恶狠狠的说道。
☆、孩子们的战争
“嗤~!凭什么?”女孩嗤笑一声,挑衅似的大大的咬着手里已经被自己手指上的泥灰染脏了的馒头,扭曲的心理得到了一丝莫名快感,明知这是不对的,可女孩并不想去阻止,甚至可以说是在放任那变态的心理肆意生长。
  不给就抢!
  三个男孩子互相看了一眼,捏紧拳头朝女孩挥了过去,他们并没有看见她是女生就手下留情,在这里男女之分及淡,并不是说是女孩子待遇就要好上许多,恰恰相反,女孩力气小,打不过,抢不过,所以矛头基本都是针对那些胆小柔弱的女生,但,女孩可不是那些只会哭鼻子的女孩子。
  女孩将最后一口馒头塞进了嘴里,把剩下的放进裤包里,就地一滚躲过了他们的攻击。
  “我劝你们最好别打它主意,那是我的。”女孩抬起眼眸狠狠的瞪着他们,眸底闪烁着狼性光芒。
  男孩们收回手,再次袭来,丝毫没有将女孩的话放眼里,眼中全是不屑,“快点把吃的交出来!”
  “滚!”
  女孩眸底一丛怒火燃烧,一脚踹了过去,被那个死男人掳来就已经够窝火的了,现在还来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真是倒人胃口。
  另一边的战火已经进入到白热化了,而女孩这边也和三个男生扭打在一块,手脚并用,那股狠劲并不亚于妇女的凶恶。
  孩子的世界里并没有招式,不外乎是一些抓、咬、踢、打、踹,但就这些很是可笑的动作也让那些瘦小的孩子们吃不消,渐渐的,小黑屋里的动静慢慢的小了下去,胜利取得食物的孩子都回到自己的地盘,享用几乎是拿命还来的食物。
  疼,很疼,全身像是被火车狠狠碾压过,每一个细胞都在痛苦叫嚣。
  女孩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虚弱而耀眼。
  三个男孩子一起围上来攻击自己,虽然保住了食物,但也是惨胜。
  女孩嘲讽的看了眼那三个躺在地上哀嚎的男生,抬起胳膊忍着巨疼爬回角落,背靠着水泥墙半扬起头颅,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破皮的嘴角咧了咧,疼得她不由蹙眉,但那笑容却灿烂绚丽。
  就这样,在小黑屋里不知过了几天,女孩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但那想要逃跑的念头始终依旧。
  争夺,鲜血,沉默,饥饿,痛苦,黑暗…
  每天不断上演着,不知什么时候,女孩也莫名的卷了进去。
  饿死拖走的人每天都有,扔进来的馒头越来越少,但人数却越来越多,女孩每天都要冒着危险去抢夺食物,抢到的虽然不多,但还不至于饿死,她还没有见到那个拐迷她的死男人,还不能死。
  女孩就是这样,在妇女毒打厌恶的情况下那颗纯真的心灵已经渐渐扭曲,腐烂发臭,变得偏执,自私,狠毒,小心眼,敏感而自卑。
  室内很黑,每日沉默的重复着抢夺,腹部的饥饿促使着欲望,让这一群孩子变得不再善良,天真。
  或许,他们也曾努力过,绝望过,关心过,但都被黑暗吞噬,一切了然无声
☆、枪声
“喂!”
  女孩伸脚轻轻踢了踢离她不远的一个女生,她观察她好久了,小女生基本和她一样,也是抢到食物后就回到自己的地盘,一声不吭。
  小女生抬眼撇了撇她,敛下眼睑,一言不发。
  女孩咬了咬唇,也闭上了眼。
  漆黑的视野里,沉默的气息越来越重,消磨着人们的感官。
  “起来了,都起来了。”
  送食物的瘦小男子使劲拍了拍房门,凶神恶煞的扫视着黑屋里的孩子,轻蔑的神情一览无余。
  孩子们警惕的站起身看着眼前的男子,眼里的愤怒显而易见。
  女孩看了看旁边的小女生,见她已经起身了,女孩也慢悠悠的起身,站在了最后。瘦小的身子隐藏在黑暗里,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
  原本五十来个小孩被饿死的有很多,但被抓来填充的小孩也不少,细细算下来小屋里现在还有三四十个,个个都如煤炭里爬出来的似的,全身脏得不得了。
  酸臭味弥漫在室内,男子嫌弃的皱了皱眉,“出去,都乖乖上车。”
  一直紧闭的房门已经打开,可是外面都被一群黑衣男子把守着,想要逃走简直是做梦。
  女孩乖乖的跟着队伍走了出去,久日未见的阳光洒下,顿时温暖不少。
  女孩不适的闭了闭眼,在次睁开时,一抹笑容也爬上了她那肮脏的小脸。
  “嘭——”
  一声突兀的枪声在耳边炸响,阻断了女孩的思绪。
  僵硬的扭过脑袋,只见一黑衣男子拿着手枪对准了一名逃跑的孩子,艳红的血液从他的后脑汩汩流出,微微散发着热气。
  “哦~,忘记给你们说了,不要妄想逃跑哦,否者,这就是你们的下场…”瘦小男子朝他们怪异的笑了笑,脸上的神情充满了诡异。
  “啊!”
  “杀人啦!”
  “跑啊~!”
  安静排队的孩子们顿时发出阵阵尖叫,场面混乱不已。
  女孩呆呆的看着四处乱窜的孩子们,满脸茫然。
  她毕竟只是一个小女孩,心智并没有成|人那么成熟,突然见到这样的场景没有像别的小孩一样慌忙逃窜已经非常不错了。
  那个瘦小男子对这种场面十分不以为然,淡定的朝一旁的黑衣男子们挥了挥手,侧身抱臂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视线在落在女孩身上时,男子惊讶的挑了挑眉,移转视野,突然发现也有好几个站立不动的孩子后,隐隐的勾勾嘴角,转回头颅看着那群撒丫子逃跑的孩子。
  不管是不是吓傻了,但,还是蛮有趣的。
  女孩僵直着身体,缓慢的地下了脑袋,问自己:后悔吗?
  后悔吗?
  女孩心里忽然觉得自己很悲哀,这算什么?老天爷,你是在玩我吗?
  既然,连天都遗弃了我,那么,就以自己为天吧…
  女孩抿紧了唇,抬起头来,刚刚逃跑的孩子们都已经被抓了回来,扔回了车里,哭喊声一片。
  都被吓坏了吧?女孩想着,其实,自己也被吓到了呢,随身带枪的家伙会是什么好人吗?看他们刚刚杀人的样子,丝毫没有手软,都不知道杀过多少人了,现在明目张胆的逃跑不是找死吗?
  女孩动了动腿,自觉的上了车,等她缩在角落时发现那个小女生早已经上了车。
  女孩没有理任何人,双手抱膝,将头深深的埋进了腿里,沉默着。
  她那颗破碎丑陋的心承受了太多太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遇事不愿说出来的女孩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着,惶恐、无助、委屈、惊慌…
☆、变态的训练
车子开了一天两夜后,到了一坐了无人烟的大山里,三面环海,只有一条被人重兵看守的山路连接着外界。
  在这期间,女孩没有说过一句话,整个人在见了黑衣男子杀人后,就独自沉默着,环抱的动作犹如一道无形的屏障将自己与外界隔在了里面。
  “下车!”
  大型货车后面的铁门打开,瘦小男子狠狠吸了一口烟,脸上带着坏笑。
  大小不一的孩子依旧蹲坐在车里,看的男子眼冒邪火,将烟头一扔,碾压,语气里全是不怀好意,“去,把他们都给我带到毒娘子那里去,好好招待一下这群宝贝。”
  男子话音刚落,就被一女子接了过去:“瘦猴儿,你带什么宝贝给我了?”
  “呃…,上个月接到指示,上面让培养一批杀手给送过去。”瘦猴转身,收起了那招牌似的笑,在毒娘子面前,他可不敢为所欲为,毒娘子这女人他惹不起,心狠着呢。
  “这算什么宝贝啊?老大也是,上次答应人家的那颗南非镶钻的宝石脚链都没有给我买…”那画着妖艳浓妆的性感女人撇了撇嘴,“得了,把他们都给我弄下车,分配一下房间。”
  望着那妖娆的背影,瘦猴歪了歪嘴角,朝两旁的黑衣男子们挥了挥手,一脸的不耐烦。
  房间是四个人一间房,巧的是,那个小女生和女孩分到了一间,上下铺。
  这里的生活比小黑屋要好上许多倍,生活用品齐全,只是,现在才是噩梦的开始…
  “快!快!快点…”
  大大小小的孩子身上都背着二十公斤重的铁块,围绕着大山来回奔跑,一个魁梧男子站在车上,拿着皮鞭时不时的抽打着慢下来的孩童,瞬间留下一道血痕。
  “两百五,两百六,两百七…,没吃饭是不是?”
  炽热的阳光下,一群孩子一排排躺下,整齐的做着俯卧撑,依旧是那个男子,看见有谁腿颤的立马踢了过去,力气大得将整个人都踢出一米来远。
  “一分十一秒,一分十二秒,一分十一三秒…”
  “呜…”
  二十个脸盆装满了清水,一个盆分别站立了两个孩子练习着憋气,一旦发现谁没有到达预定的时间,站立的那个就将他的头紧紧按在水里,直到时间到达为止,期间有谁不小心憋死了,立马会有人将他尸体拖出去,丢进海里,空缺填补好后训练再次进行。
  “这个是钩吻,又名断肠草,叶绿色,藤呈褐红色,人食后肠胃难受似肝肠寸断,这个是曼陀罗,剧毒,中毒表现为:口、咽喉发干,吞咽困难,声音嘶哑、脉快、瞳孔散大、谵语幻觉、抽搐等,严重者进一步发生昏迷及呼吸、回圈衰竭而死…”
  “杀人不需要讲究花哨,只需记住一点,快、准、狠、一击毙命…”
  “女生要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容貌、身体,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男生的容貌也很重要,对付女人则要抓住目标的心理…”
  “在绝地中要准确知道什么可以吃,比如蟑螂,蚂蚱,蠕虫等,都含高蛋白…”
  “伪装不是说骗过去就可以的了,气场,气质,行为动作都要惟妙惟肖,当你选择这个角色时,心理上你就是这个人…”
☆、毒娘子
一年后…
  “经过一年的特训,你们的基础已经非常不错了,现在开始,正式进入训练。”
  “啪”
  这是一道铁门,和一年前的那个小黑屋很相似,女孩勾了勾唇,对于再次关进黑屋里她无所谓的笑了笑。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经过一年的改变,让她的心智受到了巨大的考验,也让她的心理扭曲到不行。
  这次和她一起关进来的还有一个女生,是一个实力和自己相当的女孩子,女孩扬起无害的笑容,靠墙坐在了地上,猜想着这次又是什么训练。
  被铁门圈起来的场地很简单,空旷到连板凳都没有一张,时间渐渐过去,除了定时送餐的人员来过之后,基本都是安静的,女孩抿了抿唇,像现在这样清闲的时间还真不多,想着想着,笑出了声。
  “代号015?我是011,你说,这次的训练会是什么?都一天了,也没有给我们下达指令,难道是看我们训练太辛苦了,所以让我们休息休息?”女孩偏了偏头,有些恶趣味的编排着那惨无人道的教官。
  “不知道。”015坐在女孩对面,思索了一下,摇摇头,毒娘子的变态想法他们永远都别想猜出来,因为她已经不是人了。
  “呵呵…”
  女孩的胸膛震动着,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莫名轻笑。
  笑过之后,女孩敛眉闭目,休养起来,就怕那变态毒娘子又想出什么花样来折腾他们。
  月光从铁窗里透进来,撒了一地银芒。
  自头一天有人送过食物之后,就再也没有送过任何东西进来,女孩想了想,毒娘子是要考验他们的承受能力吗?
  女孩抚摸着饿得有些痉挛的胃部,依旧笑得无害,就这点,她还受的了,抬了抬眼,朝015望了过去,“你还好吧?”
  “没事,你呢?”015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以减少不必要的能量消耗。
  “还好。”
  三天的时间过的很慢,对铁门内的两个女孩来说,他们不知道毒娘子要关他们到什么时候,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用在教官那里学到的东西来维持生命。
  终于,在第四天晚上,毒娘子迈着妖娆的步伐走了进来,看见他们只是有些虚弱,神情比预料的还要好上后,当下开心的称赞道:“嗯,不错哈,饿了吗?宝贝们?”
  女孩虚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