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芳华-第4部分

了虚眼,没有回答。
  毒娘子掩嘴咯咯直笑,那妩媚的妆容愈发的惑人:“饿了吧?来,将食物给他们送过去。”
  站在她身后的人将手里的食物从铁门缝隙里放了进去。
  一个馒头,一瓶水,一把…匕首。
  女孩和015像是一眼,这是什么意思?
  “嗯,如你们所看见到,这里的食物只有一个人的份量,而你们有两个人…”
  015和女孩的心都沉了下去,所以,他们只能活一个吧?
  “祝你们好运哦~。”毒娘子朝他们抛了个媚眼,风情万种的走了出去,雪白的大腿在红色旗袍下若隐若现。
  清冷的铁门内再次恢复了沉寂,却因为毒娘子的到来带来了一丝暗潮。
  015和女孩都没有动,但,这只是暂时的。
  过来许久,015动了动身子,女孩那漫不经心的笑容隐去,多了一丝认真。
☆、我不是故意的
女孩摊开双手,做无奈状,“怎么办?”
  015看了女孩一眼,一脸警惕:“那么,我只能说抱歉了。”因为她还不想死,这一年来的辛苦训练她都咬牙挺过来了,现在也行的,所以,011,只能你死了。
  “啊?你要杀了我?”女孩惊叫一声,一脸无辜,可眼底却噙着一丝怪笑。
  015没有回答,直接用行动表明了意思。
  她的速度很快,上来就直接攻击人体最脆弱的咽喉,下手狠毒辛辣无比,招招都是夺命的招式。
  女孩和015都是同一个教官培养出来的,所以,015会的,女孩也会,只是相对于015的狠毒,女孩则显得有些迟缓,只守不攻,似乎并不想要她的命,“015,食物都给你好不好,我不用了,住手啊!我打不过你的…”
  015一个回旋踢,将女孩踹倒在地,身体立马压了上去,掐着她脖子的手并没有收紧,显然是刚刚女孩的话让015的心理防线有些松动。
  “真的?”015疑狐的盯着身下的女孩,似乎想要看穿她的真实想法。
  被她压制住的女孩猛翻了一个白眼,“真的,不吃东西我至少还能多活两天,总比你现在弄死我要强吧…”
  女孩想要将015放在她脖子上的手拂开,不料有些长的指甲在她的手背上划了一条细微的痕迹,点点血珠涔了出来,女孩无辜的望着015,尴尬的撇开视线,“呃…,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被划伤的手背,015皱紧了眉头,思索着刚刚女孩说的话的可信度,过了一会,015松开了掐着女孩脖子的手,从她身上下来,将毒娘子送来的匕首捏在手里,以防女孩耍什么诡计。
  015没有再看女孩一眼,端起食物和水去了女孩的另一侧,吃了起来,但那紧绷的身体足以说明她并没有完全相信的女孩的话。
  女孩躺在地上,翻过身子,用胳膊支撑起脑袋,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笑眯眯的看着015补充能量,“015,你还记不记得教官教过我们什么?”
  015身体迅速一僵,只觉得一阵寒气从心底冒了出来,凉透了。
  女孩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依旧挂着无害的笑容:“我记得我们刚来的第二个月的四号,教官教过我们怎样杀人,杀人者不需要多余的同情心和慈悲心,要狠,才能做杀手,否者,只能被杀,十号教过我们伪装术,第三个月的十七号,我记得教官有教过我们辨别草药…”
  草药?
  “杀人其实有很多种方法,方法不一,一个合格的杀手要迅速判断出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快速杀死敌人而耗时最短,让敌人毫无察觉,保留退路,这才是明智的做法…”
  教官的话在015的脑海里回旋着,视线落在了刚刚掐住女孩的手,只见一道红色痕迹刺入眼球,艳丽而苍凉。
  是她太仁慈,太自大,太轻敌了,015心里悔恨交加,她刚刚就不应该手软,该杀了她才对,不然…
  女孩踏着步子,坐在了015身边,温柔的夺下她手中的食物,客气的对她说了一句:“015,我好饿,我吃了哦。”
  015瞳孔涣散,身体一直维持着僵硬的姿势,呼吸全无。
☆、杀人吃肉
至那次毒娘子送过一次食物后,就如第一次一样,再也没有人来过了。
  女孩背靠着墙壁,铁门内就只有015的尸体一直陪着她,望着唯一的一扇铁窗,女孩的笑容里多了一丝寂寥。
  眨眼,六天过去了。
  女孩半眯着眼,虚弱的躺在地上,胃里阵阵发疼,干呕不断,米粒未进的腹部根本吐不出东西来,她不知道毒娘子是不是已经忘记她的存在了,但她知道,她再不吃东西,就只有等死了。
  女孩迷离眩晕的眼虚无的落在了对面那具冰冷的尸体上,眼里满是迷茫。
  冬季刚过,天气还是比较寒凉的,在这种情况下015的尸体并没有腐烂发臭的迹象。
  女孩扶着墙壁无力的站了起来,身子稍稍移动,便发觉眼前直冒金星。
  等到了015面前,女孩已经支持不住脱虚的跌坐下来,好一会儿,眼前才逐渐清晰明朗。
  盯着015看了良久,女孩突然颤抖的抬起双手解开她的衣衫,待她不著寸缕的时候才停下来,眼里满是挣扎痛苦,发青起皮的双唇更是哆嗦个不停。
  女孩用力的咬着嘴唇,鼻头发酸,干涩的眼眶似乎只有涌出某种透明的液体才能缓解。
  女孩猛的将脑袋埋进双臂里,瘦小的双肩不断颤抖着,老天啊,你真的好残忍,你究竟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啊?你告诉我,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
  等女孩醒来时,天已大亮,一双眼睛肿得有核桃般大,灼痛的胃部不断痉挛抽搐着,脸色发白。
  女孩瘦弱的胸膛不蹲起伏着,显示着她此刻的情绪极度不稳,似乎在努力压抑着什么。
  最终,在一个小时后,求生欲战胜了恐惧,女孩颤颤巍巍的去了015身边,闭紧双眸,毅然的扯下了她的一只胳膊。
  令人作呕的腐尸气息扑面而来,女孩强忍着胃里的翻腾,吃了下去,那颤抖的双睫揭示了女孩内心的恐惧心理,沉闷而苦涩。
  嘴里那腥烂的人肉刺激着大脑神经,女孩的眼角溢出了透明液体,绝望而凄凉,她好恨,好恨…
  强忍着那发麻的头皮,在解决了胃部的痉挛时,女孩苍凉颓废的倒了下去,那颗扭曲到不行的心已经麻木,两眼无神的望着房顶,毫无焦距。
  喉头一动,女孩突然翻坐在一旁呕吐起来,那刚刚吃下去的腥涩碎肉吐了一地,刺鼻的腐尸气息钻入鼻翼,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刚刚那几欲让人晕厥的一幕,呕吐不断,那声声泣呕,似乎想要将肺叶都吐出来才好受一点。
  等她再次紧贴那冰凉的地板时,女孩只觉得她的世界已经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地狱,再也别想出去了。
  温暖的阳光透过铁窗照射进来,却温暖的不了女孩那颗冰冻的心。
  女孩瘦小的身躯孤零零的蜷缩在角落,不断的吞噬尸体,不断的干呕,一次次,一回回,一天天…
  渐渐的,女孩不再呕吐,渐渐的,女孩诺无其实的吃着尸体,脸带笑意…
☆、变态的女人
  “毒娘子,你这招真狠,等这批杀人工具出来,老大绝对会满意。”瘦猴躺在沙发里,嘴里的烟头在他的吸吐中明灭不定。
  “嗯?是吗?其实人家还是蛮善良的,只是你们没有发现而已啦~”毒娘子一脸娇羞,穿着的红色短裙至臀,设计大胆露骨,性感妖娆。
  狐狸精!
  瘦猴眯眼狠狠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烟,炙热的目光在她充满诱惑的身躯上流连忘返,在看见她那艳丽的面容时,心里咯噔一声,立马收回视线。
  这女人漂亮是漂亮,但心狠手辣,对人毫不留情,带刺的玫瑰就算摘了也会扎得你血肉模糊,还记得上次他和她出去执行任务,在酒吧里一个爆发户出言调戏了她,结果眼都不眨的让人断子绝孙,之后又暗中将人掳了回来,玩虐致死,手段之毒让他这个习惯了在刀口舔血的人都为之胆寒。
  “毒娘子,老大说希望这次这批工具都是最完美的。”瘦猴将烟头掐灭,不去看那横躺在自己对面的诱惑风景。
  “叫老大放心,这次,绝对会很完美。”毒娘子起身,拢了拢微乱的发,对瘦猴道:“要去看看这次的训练结果么?保证很精彩哦~”
  “精彩的节目就此错过岂不是很可惜?”
  铁门内。
  女孩面无表情的咀嚼着嘴里的肉块,在这清冷硕大的房里显得安静而诡异。
  “我说,你这想法也太…”恶心了吧?
  瘦猴和毒娘子站在外面,透过墙壁上一个拇指大小的洞眼望进去,看得人毛骨悚然。
  “太什么?”毒娘子含笑的眼望着瘦猴,语气里全是好奇。
  “额,太…太有创意了,呵呵…”瘦猴被她一看,干笑着应道,这变态的想法恐怕也只有毒娘子这么极品的人才想的出来吧。
  “咯咯…,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是不是很好玩?我还有很多种方法没有用呢,你等着,我试验给你看,保证这次训练出来的杀手是最好的。”毒娘子对他那敷衍式的夸奖照单全收,兴奋的对后面待命的人说道:“去,将剩下来活着的人都集中在训练一室。”
  “你又要干嘛?”瘦猴疑惑道。
  “你不觉得要让人断情断爱首先要先让她动情吗?然后再发现那所谓的情谊在利益之下分文不值,一个人在被彻底伤害后才会变无情,这样,才能做一个没有心的上等杀人工具…”
  毒娘子甜腻的嗓音越说越兴奋,那双漂亮的大眼亮晶晶的看着瘦猴,像一个正等待夸奖的小孩:“是不是让人精神一振?”
  酥麻的声线在瘦猴耳边响起,夹杂着一丝阴寒气息,瘦猴只觉得头皮发麻,不知是不是天气的问题,他身上的汗毛正慢慢的一根根的竖起来…
  “是,是啊,呵呵…”瘦猴咽了咽口水,干巴巴的说道。
  疯子,神经病,变态…瘦猴在心里把能形容她的词语都想了个遍,却发现都没有一个是适合贴切她的。
  毒娘子笑着睨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瘦猴看着她扭着小蛮腰风情万种的背影,冷汗淋漓。
  哎哟我的娘耶,这女人心理变态吧?
  
  
☆、进入斜月“三星洞”
  “毒娘子的训练很成功,我们这一批杀手最后都成了人人闻之色变的恶魔,冷血无情…”
  少女低沉的嗓音在这昏暗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压抑,抬手揉了揉眼眶,即使再如何干涩她都流不出那种廉价又昂贵的液体来。
  老太太瞪着灰色帐幔,姿势就和015一样,僵硬而惊恐。
  “这次,我是来执行毒娘子所下达的任务,本以为…我心里设了千万种假设,却唯独没有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是怪你还是怪毒娘子那变态的训练?”让我能下得去手。
  少女站起身来,隐在黑暗里的身影透着孤寂,如来时般,消失得无声无息…
  床上干竭的老太太张大嘴,混浊的眼瞳不知什么时候已无神,那陀起的背部下,一根细长的银针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从此以后,这座小院就再也没有人来过,无人拔除的草树疯长,掩盖了那座破旧的小屋…
  “洛熙,洛熙?”小猴子心知闯祸了,小心翼翼的在明显呆滞的瞳洛熙眼前挥了挥手,心下很是忐忑。
  “嗯?”回过神来,瞳洛熙的头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你怎么了?那家伙哭了好久,不过现在已经走了。”小猴子说完指了指抽噎着离去的毛球。
  毛球的哭声渐渐远去,那抹白色边走,透明的泪水便撒了一地。
  直到毛球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瞳洛熙才敛下眼睑,转身往毛球相反的方向而去,“我们走吧,天快黑了。”
  “啊,啊?洛熙,那个,我们不管他了吗?”小猴子看看瞳洛熙,又转头看看后面,不解的开口道。
  瞳洛熙没有回答,矮小的身影穿梭在山间,对他的问题仿若未闻。
  小猴子抓了抓头,边走边回头,一脸疑惑。
  等瞳洛熙他们到达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除了一些不知名的蝉虫的叫声外,夜晚的山林格外静寂。
  “到了。”瞳洛熙喘了口气,望着大门说道。
  小猴子好奇的在门口张望打量,窜上窜下,呲牙咧嘴动个不停。
  “猴子,你敲门看看里面有人没有。”
  小猴子恩恩两声,拉起门环就敲了起来,“有人吗?喂…有没有人啊?”
  “谁啊?来了来了,别敲了…”一位身穿青灰色道装的小童从门内探出脑袋,打量着瞳洛熙二人,“你们找谁?”
  “我们找菩提祖师。”小猴子嬉笑道。
  “哦。我们祖师已经歇下了,你们明日再来吧!”小童看了猴子一眼,闭门谢客。
  “等等…”瞳洛熙手掌微微用力,搭在门缝边,截断了他的力道,“我们至海外漂流了几个月才到这里,历经千辛万苦不辞万里来到这是为什么了,就是为了能见上一见名传万里,法力高深,慈祥和蔼的祖师爷呀,哥哥,你忍心让我们就此遗憾的打道而归么?”瞳洛熙抬起双眼,可怜兮兮的望着小童,漆黑的眼眸里全是祈求。
  “这…”小童望了望身后,迟疑着。
  有望!
  瞳洛熙嘴角微挑,在小童看过来时小脸立马一跨,“哥哥,你看,外面天都已经黑了,你让我们住那啊?如果现在下山有可能会遇见猛兽的。哥哥,你就发发慈悲收留我们一晚吧,像祖师爷这样的人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我想身为祖师爷的弟子您也一样。”
  一句话,将小童的后路给断了个干干净净,如果让他们进去,就昭显了他们慈悲为怀,宽容大度,不拘小节,如果将他们拒之门外则显得自己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给自家门楣抹黑,这种事情就算是傻子也不会做的。
  小童当下便侧身开了门,让他们进来,“我先给你们说啊,院里的师兄弟们都已经歇息了,你们别乱跑啊,不然出了什么事我不但救不了你们,我也会受罚。”
  “恩恩,大哥哥放心,我们不会乱跑的。”瞳洛熙眉眼弯弯,拍拍胸脯保证道,天真烂漫一览无余。
  “呵呵…,哦,这里就是你们的房间,你们先休息吧,明天我帮你们禀报一下,好吧,小妹妹?”小童摸了摸瞳洛熙脑袋,安排着。
  瞳洛熙身体一僵,强忍着头顶的不适,咧了咧嘴角,不着痕迹的躲开,“好啊,谢谢哥哥,哥哥拜拜,瞳儿好困~”
  等小童离开了,瞳洛熙才收起那白痴似的笑容,“小猴子,菩提祖师找到了。”
  “对啊,洛熙,明天我们就要去见那个菩提祖师了吧,嘿嘿,不知道他本事有多大,是不是真的可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小猴子跳上像凳子,抱了一抓香蕉,扒着皮好奇道。
  “嗯,或许吧…”
  瞳洛熙推开窗,望着天上的明月,叹了一口气,“睡吧,养足精神才好面对明天的事。”
  明天,关系着以后的命数,希望一切顺利。
  ------题外话------
  坏银,看了都不冒泡的…
  给评价啦~
  
☆、一脚踩空
  “洛熙,你说菩提祖师张什么样?”小猴子在前面蹦跶着,转过身来倒退着前进。
  “人样。”
  “应该是个老头儿吧?”
  “菩提祖师、菩提祖师,都祖师了你说还能年轻么?”
  …
  带路小童一路上听着他们的问题,满头黑线,尼玛你们要不要这么天真啊?囧~
  “到了,祖师爷就在里面,你们进去吧。”
  “哦,谢谢啊。”瞳洛熙对他点了点头。
  “洛熙,快点,我们进去吧。”小猴子好奇的往门里张望,不断催促着瞳洛熙。
  瞳洛熙虚了一口气,无奈的走了进去,“猴子,你那么急干什么,他又不会跑咯,你没有听说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嘿嘿…”小猴子抓了抓脑袋,嬉笑着:“我这不是兴奋过头了么。”
  看着他们已经进去了,小童上前将门关紧,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半个时辰后…
  “洛熙,洛熙…”小猴子叫住前面直走的人儿,在她看过来时,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一句话,他能说什么?菩提祖师只收了他一个人是事实,刚刚菩提说不收她时,洛熙那一瞬间的愕然他也不是没有看见,如果再解释什么只怕越说越糟。
  瞳洛熙回过身来,见他一脸苦瓜样,随即抿了抿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猴子,我没事,你就安心好好的在这里学习吧,只希望等你名扬万里以后不会忘记我就好。”
  “恩恩,洛熙,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的。”小猴子含泪使劲点头,回应道,他会努力学好本领,然后保护你。
  小猴子被那次在海上所遇到的暴风雨给吓到了,导致他现在非常渴望变强,也让他以后非常的怕水。
  “好了好了,你回去吧,我先走了。”瞳洛熙虚了口气,转身出了门,朝山下走去。
  瞳洛熙这次完全失算了,她以为就算再怎么困难,至少也能在里面混下去,可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子。
  现在,她预先的计划全部都被打乱了,瞳洛熙皱了皱眉,叹息着,现在只得重新筹划下一步该如何走了。
  瞳洛熙边想,脚下也没停歇,快步的往来时的道路前进着。
  还是先去找回青衣再说,瞳洛熙思绪一转,脚步不由加快,不料脚下一空,整个人急速下落。
  视野被黑色笼罩,呼呼风声在耳边响起,刮得脸颊生疼,瞳洛熙伸出双手,想要抓住一个支撑点,不料入手的全是虚无的空气。
  Stop!
  瞳洛熙轻啐一声,翻转身体避免着落时脑袋先着地。
  大约一刻钟后,瞳洛熙感觉空气刹那湿润不少,大脑立即判断出下面定是有水,嘴唇微勾,安心下落。
  “哗——”
  平静的水面被落下的巨大冲击力激起阵阵水花,瞳洛熙浮在水面上,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举目四望后,朝岸边游动着。
  半坐在地面,瞳洛熙观察着四周,面前是一个水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点点雾气漂浮着,灰蒙蒙的天空,一切景物都隐藏在里面,周围的绿化肥沃茂盛,除了安静外,都很正常。
  瞳逻熙起身,运起法力将湿淋淋的衣衫哄干,或许是不习惯还是什么,她一直都不是很喜欢运用法力,不过,现在她觉得其实有这项技能也不错,至少能够哄干衣裳。
  她这是掉到那里来了呢?
  瞳洛熙一敛往常的天真,谨慎的前进,未知的危险往往是不可估量的。
  灰蒙蒙的天空阻碍了视线,能看见的地方也就十来米,瞳洛熙随手抄了一根树枝防御,以防迷雾中有野兽来袭。
  穿过荆刺林,视野突然清晰起来,眼前的景象让瞳洛熙眸色为之一亮。
  
  
☆、被当成猎物了
  入眼的是梦幻的粉色,其中夹杂着丝丝绿意,这是一颗硕大的樱花树,树干怕是有十个成年人合抱起来那么大,地面上裸露的树根更是错综复杂,节节相连,在地面与根茎之中,一座竹屋安置在里面,从她这里看去就像是树根结出来的果实一般,已经融为一体了。
  瞳洛熙站在门口,不禁想起了半年前,与雅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想着想着,就笑弯了眼,满含期待的推开了的竹门,这次,里面又会有什么在里面呢?
  “呃!”
  瞳洛熙惊叫一声,身子比大脑率先做出反应向一旁掠去,躲过门后突然扑来的庞然大物。
  靠!老虎。
  瞳洛熙此刻哭笑不得,屋里面居然会有老虎?!
  “吼——”
  一声虎啸在瞳洛熙耳旁乍起,震耳欲聋。
  巨虎瞪着一双金黄的眼睛,冷冽的看着这个突然闯入它领地的人类,眼底满是浓浓的敌意。
  “呃…,别激动,别激动哈,那个,我只是不小心掉到这里来的,嗯…那个,那个,我马上走,马上就走…”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金色大虎,瞳洛熙笑的苦兮兮,它走进一步她就后退一步,直到退得无路可退时,瞳洛熙的脸立马皱得像个包子。
  “吼,吼…”巨虎瞪圆了金色大眼,看着退到角落里无法再退的瞳洛熙时,忽的抬起了前爪。
  至此,瞳洛熙的眼眸蓦地变得的阴鸷起来,隐藏在身后的小手暗暗运起法力,准备在它攻击时给它来个措手不及。
  预想中凌冽的破空声并没有到来,只见巨虎蹲下了那庞大的身躯,面对面的和瞳洛熙对视着,那抬起的前爪慢慢的向前延伸,小心翼翼的碰了碰瞳洛熙小小的身子,金色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瞳洛熙看着不断触碰自己的虎爪,满头黑线,悲愤的抬起头颅:“尼玛没有见过人类啊?不对,妖精啊,也不对,靠,你没有见过张得像人的妖精啊?…是幻化成|人的妖精…”瞳洛熙那激昂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最后纠结的想了半天才想出一句比较合理的解释。
  巨虎原本冷冽的金色大眼开始变得柔和,條的对瞳洛熙张开了血盆大口,在她愕然的神色中将其叼了起来,慢悠悠的回到了竹屋,尾巴一甩,竹门应声而关。
  一进屋,巨虎就将她放在了角落里一块切得光滑的石块上,石块很大,正正方方的摆放着,不难看出这是一架简易的石床。
  一脱离虎口,瞳洛熙惊得立马弹跳起来,缩在了离巨虎最远的地方,它把她弄进来不会是要吃她了吧?她要不要这么倒霉啊?囧…
  巨虎对她的反应并没有表示不悦,躺在石床上悠闲的闭上了金色大眼,假寐起来。
  瞳洛熙蹲在角落里,直到脚都麻了才小心的站了起来,放轻了脚步慢慢的在房间里走动,在瞳洛熙起身时巨虎稍稍的睁了睁眼后,又重新拉下了眼皮,不闻不问。
  还来个放养式的?
  瞳洛熙愤愤的想着,在室内小心的活动了大约十分钟,那躺着老虎也没有什么动作,瞳洛熙放下心来,一步一步冒着腰向门口蹑去。
  进了,进了…
  眼看就要触及到那清凉的竹门时,身后猛然响起一声咆哮,一道疾风迅速朝瞳洛熙掠来…
  
  
☆、吼,老虎是帅锅?
  瞳洛熙听见身后响动,身子立马往下一蹲,就地朝一旁滚了过去。
  “停——!”
  瞳洛熙大喊一声,狗腿似的冲它讨好的笑着:“虎大哥,那个,我是看见门没有关好,怕您老睡的不顺心,其实我并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那个,我现在就帮你把它关上哈。”
  媚笑着上前“啪”的一声将门给关了个严严实实,背对着巨虎的小脸严重扭曲了,靠,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她要不要这么悲催啊~?
  身后的那双金色大眼弥漫着浓重的笑意,伸出爪子,只见那厚实的肉垫前端银光闪闪,向前一勾,直接拖着她的后领往石床走去。
  呜呜…,要被吃掉了,她要被吃掉了~
  “哇~,救命啊——!”
  一声惨叫盘旋在天空,惊起了无数禽兽飞鸟。
  “起来啦~喂,快点起来,我受不了了~。”瞳洛熙仰躺在石床上,两只小胳膊不断推搡着压在她身上的巨虎,白皙的脸蛋涨得通红。
  “吼——”巨虎不满的轻吼一声,但还是乖乖的从她身上撤了下来,躺在了她的身边。
  “啪…”瞳洛熙一巴掌拍向了在她身上乱嗅的巨虎。
  巨虎眨了眨那金色的大眼,显得有些呆愣。
  躺在石床上,瞳洛熙斜视着那头威猛俊美的老虎,猛翻了个白眼,尼玛没见过人啊?你嗅个啥,你嗅个啥啊你嗅?
  巨虎回过神来,探出爪子拍了拍瞳洛熙,软软的触感让它欣喜不已,那迷人的金色眼瞳微磕,一派悠闲。
  靠靠靠靠靠…!
  瞳洛熙被巨虎推搡着滚来滚去的身躯在石床上来回晃动着,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你够了吧!”
  避开它的爪子,瞳洛熙半坐起身,揉着发晕的脑袋死死的瞪着它,她心里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
  巨虎看着瞳洛熙,呜咽一声,侧身躺好,再次假寐起来。
  “轰——”
  瞳洛熙只觉得天雷滚滚,将她炸了个外焦里嫩,她没眼花吧?她看见了什么?她刚刚居然看见那双金色大眼里划过一丝狭促的笑意?!
  她居然被一只老虎鄙视了?!
  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肯定是她没有休息好,眼花了,没错,就是这样。
  瞳洛熙不可置信倒在石床上,紧紧的闭上了眼眸。
  窗外的樱花丝丝缕缕的飘洒进来,落在了那相安无事的一人一虎身上,点点清香弥漫,在这静谧又和谐的室内增加了一丝柔和色彩。
  或许是这几个月的劳累奔波让她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这一放松下来就睡得雷打不动,格外香甜,就连身边躺了一只吃人猛虎也没能让她清醒。
  不知什么时候,原本睡着了的黄金虎睁开了那迷人的眼眸,定定的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女孩,金色的碎光里流淌着一些莫名光芒。
  蓦然,石床上金光一闪,只见一位身穿金色锦袍的冷峻男人代替的黄金虎躺在了女孩身边。
  男人半撑起身子,细细打量着身侧的瞳洛熙,梦幻的粉色徜徉在空气里,唯美而和谐。
  时间静静流淌,瞳洛熙紧闭的眼睫微动,似有转醒的迹象…
  
  
☆、所谓的“出口”?
  “唔~…”
  瞳洛熙眨了眨眼,望着屋顶,脑经还有些转不来弯。
  “吼——”黄金虎抬起他硕大的脑袋轻轻的蹭了蹭瞳洛熙,不甘于忽视。
  “呃…”转头就猛然看见一只猛兽躺在自己身边,瞳洛熙心跳开始加速,在想起睡过去之前的记忆后,便放下心来,没好气的推开它那毛茸茸的虎头,转身下床。
  打开竹门,清新的空气顺利进入肺腑,瞳洛熙一扫颓废,精神奕奕的认真打量起来这个地方。
  从这里望过去,面前碧波荡漾,空中飘荡着粉红花瓣,在这迷雾般的空色中增加了不少柔亮光景。
  踏出房门,瞳洛熙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呼出一口浊气,双手聚拢在嘴边大喊一声:“啊~!”
  “呵呵…”
  喊过笑过,心中的阴霾似乎也随着呼喊倾泄而出,变得斗志勃葧起来。
  “喂~,老虎,呃,老虎不好听,你有没有名字?不回答啊?那我就当你没有哦,呐呐,以后我就叫你小黄吧,哈哈,小黄…”瞳洛熙看着比自己还要高出许多的黄金虎,心底的邪恶因子冒了出来,但同时也挺郁闷的,她自己居然还没有一只畜生高!
  “吼——”小丫头,黄金虎偏过脑袋,不理。
  “嘛`,不喜欢啊?”瞳洛熙呲牙着突然扑向了巨虎,挂在它的脖子上一阵翻腾,“不喜欢也得接受,哼哼…”
  瞳洛熙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胆大妄为,敢在老虎嘴边拔毛?
  这是因为她看准了这头看起来凶恶威猛的巨虎其实并没有想要吃她的意思,如果要吃掉自己,也不用等到现在吧?
  “小黄,你知道怎么出去吗?我从上面不小心掉下来了…”瞳洛熙伸手指了指上面,期待的看着这头巨虎,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头老虎怪怪的,要说那里怪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黄金虎歪了歪头,微眯着的眼似审视的看着吊在自己脖颈上的小女孩,金色的眼瞳散发着魅惑的气息。
  “你不知道哦?”瞳洛熙有些失望的松开圈住巨虎的小手,从它身上滑了下来。
  “吼—”黄金虎抖了抖那身漂亮的毛皮,举步朝外走去,见她没有跟上来,则回头冲她低吼着。
  “小黄,你知道怎么出去,对不对?”瞳洛熙展颜一笑,快步跑上前抱住黄金虎的大腿,欣喜的蹭着。
  巨虎低头看着女孩,那迷人的金色眼瞳越发的璀璨。
  “出口到底在那啊?怎么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到啊?”瞳洛熙跟在黄金虎身后,欲哭无泪,他们都快把这个地方转完了,也没有看见它所谓的出口。
  “啪嗒”黄金虎前进的脚步停在了一处石壁前,不走了。
  瞳洛熙四处望了望,茫然的抬头。
  绝壁险峰,云雾缭绕的山体隐埋其中,看不见上面的情形到底有多高,恐怕比五指山都要出一大截,瞳洛熙惊恐的对它道:“你不会是想让我爬上去吧?”
  这山,摔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瞳洛熙好笑的摇摇头,她怎么会有这么荒诞的想法呢,她记得她掉下来的时间并没有维持多久,按照这山的高度要掉下来起码也得五分钟左右。
  正要转身离开,不料巨虎张嘴要住了她的衣角…
  
  
☆、被舔了
  “你玩真的?”瞳洛熙吓得倒退一步,不料衣角的一截还在黄金虎的嘴里,只闻“刺啦”一声,破了。
  瞳洛熙一拍额头,很是无语,望了望这擎天的山体,嘴角微不可闻的抽了抽:“我…试试吧。”
  为了能出去,豁出去了她。
  瞳洛熙脚跟一顿,抓住山体可以攀爬的凸起,猴儿般敏捷的窜了上去,身形几个呼吸间已经隐入了云端。
  黄金虎迷人的金色瞳孔看着山顶,深邃的眼底隐隐的滑过一丝流光,丫头,果如你不行,那就留下来陪我吧。
  “啊!”一声惊叫从空中传来。
  只见一个小黑点急速从空中坠落,眨眼间便能够看清黑点的摸样。
  是瞳洛熙!
  “救命啊!”
  瞳洛熙再次体验了从高空坠落的感觉,而且还是在没有带降落伞之类的安全工具,此刻她那颗平稳的小心脏正“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弱,太弱了。
  瞳洛熙意识到,现在的她早已经不是那个在二十一世纪人人谈之色变的女杀手了,而是一个实力微弱的小小花妖,如果遇见一个法力稍强的就能让自己立刻毙命的短命鬼。
  变强,一定要变强!
  瞳洛熙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天空,脑海里想要变强的连头愈发的强烈起来。
  黄金虎扬起头颅,那金色的眼瞳眯成一条线,前肢微动,一个纵身接正确的接下了坠落的瞳洛熙,丫头,这下,你就得老老实实的陪着我了,不会再想着出去了吧?
  没错,黄金虎打的就是这个算盘,让瞳洛熙对出口产生那种遥不可及,无法到达的信念,好让她彻底断绝想要出去的念头,安心的在这里陪着自己,可以说,这丫的也是一个腹黑。
  瞳洛熙从黄金虎背上跌落下来,坐在地上,瘦小的身躯不断起伏着,看的出她此刻的情绪波动很大,“小黄,除了这条路还有没有别的出口?”
  “吼——”黄金虎摇了摇头。
  “是吗?”难道她再也不可能出去了?瞳洛熙一想到这个可能,那璀璨的杏眸立刻变得暗淡无光,感觉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打不起一丝精神来。
  时间静静的流淌着,那灰蒙蒙的天气笼罩在她的身上,愈发的让人看不清楚。
  “呐,小黄,我没有地方去了哦,怎么办?你收留我吧?”瞳洛熙强打起精神来,自嘲的对黄金虎说道,如今被困绝境,只能随机应变,再想办法出去了,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会被困在这个鬼地方多久,当务之急是得找个容身之所才是。
  黄金虎点了点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小脸,无声的安慰着。
  “呀!”粉嫩的脸颊被巨虎粗糙的舌头舔得湿漉漉的,瞳洛熙调转脑袋想要躲避,不料巨虎舔舐的方向一变,那粉红的舌尖则舔向了瞳洛熙那水润的唇辨。
  “轰!”
  一瞬间,一人一虎僵硬的维持着那舔舐的姿势。
  一抹香甜的气息从瞳洛熙的身上传来,直达肺腑,黄金虎半眯着那迷人的金色瞳孔,舌尖上的柔软给他带来一种莫名的躁动,让他不由自主的再次舔了上去。
  ------题外话------
  噢啦!小暧昧哦亲,你们要给力啊~
  
☆、放火
  一种陌生的酥麻感觉从唇上传来,瞳洛熙的头脑有些眩晕,当焦距落在眼前那颗硕大的虎头上时,立马清醒了过来,一巴掌拍了过去:“小黄,乱舔是不卫生的,知道吗?”
  “吼——”黄金虎低吼一声,那幽香的气息从鼻尖消失,让他有种莫名的失落,心底却知道了舔舐瞳洛熙那水嫩的唇瓣会很舒服,也导致了以后只要他一逮到机会就会猛然扑上去的后果。
  “走吧,我们回去。”瞳洛熙翻身坐在黄金虎背上,道。
  黄金虎甩了甩脑袋,将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抛出脑外,往来时的路奔去。
  “哇…,小黄救命啊!”瞳洛熙撒开脚丫子拼命的往竹屋跑去,惊恐的尖叫道,在女孩的身后一只凶蛮的野猪“哼哧哼哧”的红着眼一路跟了过来,那粗大的尖牙一撞,一颗古树应声而倒,留下了满路狼藉。
  野猪伤人?
  奔跑中女孩那双明亮的杏眸闪过一丝狡黠,看来,事情并不是表面这么简单呢。
  “吼——!”黄金虎健美的身躯从前方跃了过来,威胁般的对女孩身后的野猪王咆哮着,一双迷人的金色瞳孔闪烁着属于野兽的狠意。
  “哼哧哼哧…”野猪王在距离女孩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和黄金虎对持着,那双圆小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巨虎,气势稍显劣势,但尽管如此,野猪王也没有就此离开,能让野猪王不顾性命也要追来的后果,不难想象女孩又做了什么“好事”。
  “小黄,这家伙追着我在林里跑了一大圈,呼呼…,好累,好可恶,你,你要帮我教训它。”瞳洛熙走到黄金虎身边,扬起红彤彤的小脸可怜兮兮的说道。
  “哼哧哼哼…”野猪王闻言,激动得连哼哼声都加大了不少,你要不要这么无耻啊,你放火烧了我的窝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好,恶人先告状了。
  黄金虎微微拧了拧眉,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女孩,回过头在瞳洛熙看不见的地方对野猪王打了个眼色,低吼一声,衔起瞳洛熙,将她扔上背几个纵身就离开的原地。
  “小黄,人家不是故意的。”瞳洛熙搂住黄金虎的脖子,道着歉,她只是想要变强,却始终找不到头绪,只能不断的加强自己的身体机能,却没有想到会给它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黄金虎停下身来,脑袋蹭了蹭她表示无碍后,开始漫步行走着。
  丫头,我知道。
  黄金虎抬头望了望天,一丝暗芒至眼底滑落,快得让人来不及捕捉。
  一改刚刚的悠闲,黄金虎條的加快的步伐,回到了竹屋。
  黄金虎将一只刚刚捕杀的獐子拖了出来,放到了瞳洛熙脚下。
  “等等哦,小黄,待会我给你做一顿好吃的。”瞳洛熙将那只獐子剥皮刮肠后,串了起来,架在竹架上,将火点燃,翻烤着。
  火舌舔舐着那香嫩的獐子,不一会儿,表皮已经被烤得金黄一片,丝丝油珠粘附在上面,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小黄,呐,你看,这是我刚刚找到的宝贝哦。”瞳洛熙贼兮兮的从怀里摸出一把东西来,是一些青色小果,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让黄金虎不由的打了一个喷嚏。
  “咦~。”瞳洛熙嫌弃的抚开它的脑袋,将手里的果子使劲一捏,一股绿色液体从她那白皙的指缝中淌了下来,滴在了那金黄的獐子肉上。
  还别说,加了那冲鼻的青色小果粒样的东西后,那烤肉更是别有一番风味了。
  “呐,你尝尝?”瞳洛熙扯下一只后腿递到黄金虎的嘴边,眼眸弯成了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